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332阅读
  • 0回复

[转载清水]★【君燹君】休戚 by语朝霜(jjID秋风朝夕波)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865
萝卜
205
兔子
862
计都
8
天币
7
银枪
146
文珀
3
属性
本命

作者微博ID:语朝霜 pP'-}%  
        jjID:秋风朝夕波 `f^`i~c\  
授权书见下↓↓↓ C3%,pDh  
w^*jhvV%kW  
rwxJR@Ttn  
QsmG(1=  
【君燹君】休戚 C%P"Ds=w0N  
^saJfr x  
~~ON!l9n  
       燹王深受恋慕之苦,君权神授建议道,不如送花给心仪之人,相思花。 g(:y_EpmLH  
  每天种一株,一花一叶皆是相思,种在两人相见的地方,日复一日,便是石头心肠也能打动,何况依先前所述,那女子对吾王并非无意。 2#A u6BvX  
小君如此有经验——? t3/!esay  
       嘴角理所当然的抽起来,那人学了乖,自以为得了妙法欣然大悦,身轻体健往圣殿去会访客,手里不忘顺一串葡萄。 l!ye\  
  葡萄卖相极好,青如玛瑙,粒粒鲜润饱满,彩绿险磡人人皆知,燹王是一个风雅的人,一个有品位的人,一个讲究养生的人,笼统综合起来,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尤其在同盟森狱当家阎王的衬托下,纵然被敌对阵营质疑过眼光,比如顶一脑袋小骷髅为饰的审美风格,燹王仍特立独行,随意脱口而出便是内涵深沉的语句,整个人质感的一塌糊涂。 w9}I*Nra  
  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燹王在外人眼中略显奇葩,或者说二逼,阎王表示习惯,君权神授则表示理解。 p;n)YY$  
       燹王喜饮晨露,必得是每日第一道晨曦中堪堪垂落花叶的露水,错过将滴未滴的刹那便不算完美。 Q9[dUdQm  
       燹王嗜吃葡萄,亲自测试土壤选定地点,划出一片果园,指定品种,教授座下南风法则种植方法。 =*'X  
  南风法则是女性,女性较男性更为细心,这是她中选的原因之一,彩绿险磡入世,她不关心战事,无需亲赴战场,也不必分出精神力维持灾绿魇墙,作为专属的质感师,只要留心燹王的生活品味,但南风法则仍旧力不从心,忍不住向君权神授诉苦。 0EXAdRR  
       完全跟不上步调,一丝一毫的误差都不允许。南风轻抚面颊,为了收集所谓‘完美的晨露’,她数日不得好眠,黑眼圈十分严重。 H[x9 7r  
坦白来讲,南风法则肤色泛青,一眼扫过根本看不出那据说‘憔悴了许多的容貌’同之前有何差别,但这样直接盯着女性的面孔细细打量终究不礼貌,君权神授收回目光,沉吟半晌。 2597#O  
       代王也无法可想吗? -o#0Yt}3  
       相识多年,燹王不在期间,君权神授不负所托,将封关的彩绿险磡打理的井然有序,他性情沉稳,谋略出众,是深可倚赖的上司,且面目精致俊美,在一众外貌平庸的同僚中极为赏心悦目,若非对方表示心有所属,南风法则想必早已芳心暗许。 e7L;{+XI  
       女性的第六感向来敏锐,但不知君权神授是否敷衍,心上人云云只是虚构,抑或实在掩饰的巧妙,不欲为外人知,南风至始至终无法确定那人是谁。 q9Y0Lk  
  吾的确无法可想。君权神授无奈道,辛苦了。 f|VP_o<  
       意料之中的答案,倒也不会太过沮丧,只是她并未留意对方紧握成拳的手指,的确,比起职场X骚扰的严重性,吹毛求疵的口舌挑剔怎可同日而语? sZ'3PNpCP  
       南风隐隐听说了些八卦,以为再过不久,彩绿险磡将迎来一位王妃,君权神授不置可否,相较燹王为爱情而苦恼,与苦境的战事才是他关注的重点,深脑长议暗幕揭开,诸王逐一现世,他对目前的同盟森狱无法信任,其余境界的立场打算也属未知,需事事谨慎,这样严峻的情况下,他还要抽时间倾听燹王的心事,给予建议,并在必要之际场景陪练,君权神授自我反省一番,认为有必要拉高自己的底线。 LM _4.J  
cQPH le2  
? =IbiT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vfhip"1  
       燹王手捧一物,器宇轩昂行至面前,深情款款道,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KKX;L[D(  
  君权神授面无表情。 yB. 6U56  
       怎样? j7-#">YL  
       能换个道具吗?君权神授道,瞥了一眼燹王手中的葡萄。这种时候,你应该拿着写好的情书,也可以将情书系在精心挑选的花枝上。 *OF7 {^~&  
       燹王若有所思,取出早已备好的纸笺,邀君权神授品评,神情略略羞惭,看对方似笑非笑,心中极为不安,是用词不够优美含蓄吗。 nbpN+a%  
       言辞尚可。君权神授道,吾王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33Mr9Doon  
  但字写得太烂,重练。 WaMn[/{  
  如此种种,燹王越挫越勇。 <R{\pz2w  
  阎王不以为然,以他无可吐槽的人生经历得来的经验,女人乃是男人霸业的绊脚石,特别是身世迷离,容貌美好,颇有几分头脑的女人,她们外表柔弱无辜,遭遇坎坷悲戚,引起男子的垂爱怜悯,而一旦因此麻痹大意,就要有被对方搞死的觉悟。 L761m7J]B  
  阎王夺舍二十八代子嗣,坚定不移朝自己的目标迈进,只是这一辈遇到繁雪逸冬青,很是吃了一顿亏,虽然没有被搞死,黑历史也足以为鉴。 JmYi&  
  燹王神游天外,根本没听清他絮叨的具体内容,午后是练字的时间,他道声失陪,自去书房磨墨铺纸,又多了一项兼职的君权神授等在那里,正在翻看他前一天的功课,笔尖饱蘸朱砂,给稍微看得过眼的字画个圈,以示鼓励。 wU#Q>ut'%  
  万山飞雪与彩绿险磡并不算近,但对深陷恋情中的人而言,天涯亦如咫尺,燹王每隔数日往返一次,每次回来必找君权神授,君权神授对此释出无限耐心,已经练就睁着眼睛打瞌睡和信口开河的本领,燹王在感情之事上青涩如少年,一切问题的根本乃是行动力欠佳,通俗的说,有贼心没贼胆,倾听着此等级别的烦恼,只要鼓励、鼓励、再鼓励就好了。 `bC_J,>_  
  最初的敞开心扉,是在生源根本,一处风景优美的山岭,绿意盎然生机勃勃,无数奇花异草,晨曦穿透雾海,崖底水声隆隆,隐约可见水瀑下玉带蜿蜒的河流,尽头汇为湖泊,那里土壤肥沃,水质清澈,相邻一大片区域都是花圃,还有南风法则负责打理的葡萄园。 &U 'Ds!  
  燹王每每沉浸在回忆中不可自拔,多情则忘形,私人时间随侍的大多是君权神授,无可避免被当成了幻境中的暗恋对象,累计被摸手两次,后背位拥抱一次,甜言蜜语激起鸡皮疙瘩无数次,为人臣忠君事,君权神授不能抱怨的太过分,但面对这样幼稚的举动,看不下去,又不能不看,唯一的做法就是出谋划策,祈祷有朝一日燹王得偿所愿,他也能脱离苦海。 1*-58N*  
  于是陪聊,陪练字,陪写诗,尤其是在最关键的场景练习中担当替代品——最后一项完全可以严词拒绝,君权神授仍然接下,燹王感动非常,表示一定会兑现前诺,替君权神授加薪双倍,加三节礼金。 YgWnPp  
'`o+#\,b^%  
# |UrHK;  
  ——从今以后,请你别再离开了。 q>omCk%h  
       双臂虚虚环在背后的王者声音温柔而低沉,面孔埋在他颈侧,君权神授嘴角微扬,波澜不惊的双眼轻轻阖起。 <1jiU%!w  
       他答他的声音同样温柔低沉,怎么会呢,吾永远不会离开你。 m d C. FO-  
  天光微亮,君权神授比往日起得更早,山路平缓盘旋而下,空气清新,抬手掠开青翠枝叶,梢头三三两两半绽玉白琉璃色的花苞,晨露晶莹欲滴。 [=E<iPl  
  南风法则不慎得了伤寒,告假数日,那人为喝不到新鲜的露水唉声叹气,君权神授装聋作哑,他近来工作量增加数倍,起早贪黑,虽然没有黑眼圈,但也不愿意为此等无聊事牺牲宝贵的睡眠时间。 OC\C^Yh*U  
       那么帮南风去挑选葡萄吧。燹王道,别人的眼光,吾不放心。 \W@?revK  
       南风法则等在路口,她多加了件衣裳在前引路,手中竹编的提篮里放着小剪刀,个人兴趣缘故,她原本对园艺种植之事一无所知,早年燹王将任务委派下来,不知道只有现学,学习的对象便是君权神授。 Dkdm~~Rr  
       君权神授的人品在同僚中一直拥有良好口碑,看着一脸邪魅傲慢的,为人着实靠谱,懂得很多旁人原本以为他‘不该懂’的事情,例如种葡萄,因为太能干也太贴心,未免大材小用,燹王始终没舍得让他操持琐事。 1g/mzC   
  南风法则的回忆中,燹王与代王私人交情可回溯至久远之前,久远到燹王还不是燹王的时候,彼时那人地位尊贵年轻气盛,审美喜好与如今有很大不同。 rWvJ{-%  
       也不知是遭遇什么事情,回来后性情大变。南风咳了两声,君权神授解下披风递过去,他自然是清楚原因的,但这样的原因,不必人人知道。 -=qmYf  
当年彩绿险磡因一场干旱生机几近灭绝,需要外出寻得取水之法,那人意外中选,孰料前往苦境许久不归,旁人都道也许身遭不测,唯有他笃定他必会信守承诺,如今想起,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是内心深处不愿相信而已,后来那人果然回归,带来异境的方法,也因此居功至伟,成为日后称王的一大勋绩。 E>V8|Hz;  
  燹王告诉他,惯性是可怕的制约,却也是仅余的重温方式。 *smo{!0Gg  
君权神授没有反驳,这一点上,他感同身受,面对如今需要俯首下拜的王者,他似乎习惯了等待,深脑长议的时间停留在一个重复的流速,无法区分光阴究竟逝去多久,十年,百年,数百年,临行前一日他接受代王身份,问了最简单的问题,得到模棱两可的回答。 @/7Rp8Fr  
何时回归,吾也不知啊。他拍拍他的肩膀,一切有劳了 cL WM]\Y  
  这样的场景分外熟悉,君权神授恍惚记起更久之前的那一次等待,他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那人不在的时候,他替他竭力维护境界运作,境内资源并不充裕,该享用的时候享用,但绝不允许浪费,出于节省的必要,不如彩绿险磡就此封关,多数人将因此陷入沉眠。 Z=H f OC  
  这项提议得到众人赞同,燹王座下临界法则精通机关之术,于是漫长的数百年里,唯有他二人日复一日重复枯燥乏味的工作,偶尔有同僚醒来,面对昏蒙蒙绿光惨淡的世界,聊不了几句话,身边再次悄无声息。 4*dT|NU  
  沉默太久会令人心生不安,更荒唐的是,这样的沉默将持续多久,无人知晓。  03#_ (  
       托付是因为信任,被信任是因为能力,但能力在此刻并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可以说,能力越大,越可能引起猜忌。 RZ.5:v6  
       君权神授没有说话,毕竟一时无人可说,而时间将证明一切。 WD)[Ac[  
       这一串好不好? yWK[@;S]%  
       上面一颗被雨水浇坏了,换一架吧。 j/Kw-h ,5"  
       将手探入繁茂的枝叶间,沉甸甸果实托在掌心,碧绿冰凉,这一日他莫名有些烦乱,心思屡屡不知飘去何处。 LQQhn{[D  
       要歇一歇吗?南风法则疑惑道,这些也差不多了。 [}AcCXg`L  
  竹篮里垫着宽大的葡萄叶子,盛了已有半数,南风在旁边的木架随意剪下一串,借泉水冲了冲,递给君权神授。 k<f*ns  
  你也尝尝。 H5aUZ=  
       挺甜的,水分也足。 r-V./M@L  
       哟,搁燹王那儿可就不行。南风笑道,吾没有那么高的品味,这样寻常的品种吃一吃也就罢了。 QWP_8$Q  
  君权神授也笑,捏着酸痛的手腕活动筋骨。 $i`YtV  
       说起来,也就代王你有那么好的耐性……  :D/R  
       耐性什么的,还不都是磨出来的。君权神授安慰道,你跟随他的时间不如吾长,久了就习惯了。 -J6}7>4^8}  
  也不短了吧。忆苦思甜,南风心中不免感慨。 )i>KYg w  
  宽容的理解一下,燹王如今的琐碎习惯,都是早年苦日子逼出来的。 !kz\ {  
       干旱旷日持久,吃饭都成问题,哪里去寻新鲜水果?吃葡萄吗,有葡萄干吃就谢天谢地,君权神授回忆,那时候的天气还真适合做干果,只是后来连葡萄干都没有了,凭票供应,燹王跟他关系好,往往吃光了自己的来蹭他的,那么大的人,偏偏零食断不了。 [j/-(?+  
再说令南风大为头痛的晨露,水源干涸,有人提出收集露水解渴的法子,于是每天起大早,端茶杯仰头等在寥寥无几的树底下,一群人神情麻木双眼呆滞,乍看着跟想不开要去上吊寻死一般。 Z3/zUtgs  
  好在后来燹王寻得方法,生源根本的种子终于发芽,天降雨露,彩绿险磡恢复气象,只是那些年里养成的习惯很难改变了,放在燹王身上,变本加厉成了吹毛求疵。 5s|gKM  
  君权神授叹口气,所以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毛病,能忍就忍了吧,大家都吃过不少苦,彼此要体谅。 u@|yw)  
  君权神授问,吾种的花长的还好? oyd{}$71d  
  就是那片秋海棠。君权神授耐心解释道。 /;>EyWW  
       啊……开得很美,要去看看吗。  +*!!  
       吾自己前去即可。君权神授提起竹篮,顺便的,剪刀借吾用一用。 $H 9xM  
  花圃临着一片湖,土壤肥沃湿润,温度也很适合,时节正好,遍地流霞织锦,胭脂尽染。  )Ob{]  
  吾当初怎么有那么多的闲心……君权神授自言自语道,封关期间,唯一清醒的同僚要维持机关运作,他不好时常打扰对方,独自一人待在生源根本百无聊赖,索性去种花。 %$}iM<  
  那时的生源根本,是水源光线与往日别无不同的唯一地界,他寻来秋海棠的种子一颗颗埋下,隔窗看着那些幼苗,不知哪一日就破出了土壤。 C^~iz in  
幼苗还很弱小,需要有人耐心照料,好在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又不知哪一日,淡红粉白的花朵绽放在枝头,随风摇曳,娇艳的姿态惹人怜惜。 &S{F"z  
再后来海棠枝繁叶茂,要种花也不再如先前麻烦,挑选健康茁壮的枝叶扦插入土,也能开出同样美丽的花朵,他一日种下一株,占用的土地愈来愈广,蔓延到山脚下,翠浪连波,红花如海,风吹起胭脂色的花瓣落在湖面,将湖水都映红了。 WgL! @g  
  他日复一日的等待,那人不在的时候,他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然后在对方归来的一日,彩绿险磡恢复如旧,一切生机盎然,如同离开之前。 lDA%M3(p  
  我没有辜负你的信任,现在,让我期待你的回归将带来的改变,就像当年一样。 &vn9l#\(  
  他用杯子接下第一道晨曦中堪堪垂落花叶的露水,然后去瞧一眼这日新种的秋海棠,饮去半盏,剩余半盏倾入泥土,路上静悄悄的,偶尔有落花沾在衣角,不多时被风吹散。 doa$ ;=wg  
  君权神授四处看了看,最近一段日子他忙的厉害,几乎抽不出时间过来了。 }qg!Um0  
       他在生的最好的几株花木前停住脚步,小心剪下青翠枝干,剔去杂叶,再放入竹篮,一半青绿色的葡萄,一半胭脂样的花朵,相映成趣。 bd9c/>&  
       背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转头去看,起身行了一礼,手中还捏着花枝。 Cm&itG  
  南风说你在这里。燹王似是刚睡醒,伸了个懒腰,吾去湖边练功,顺路来看看……你在做什么? 8;5/_BwMu  
       上次说起过的,吾想播下种子还要等一段时日。君权神授将篮子指给他看,不如扦插快些,一样好活。 &V ;a:  
       这不是——?燹王一拍额头,吾竟忘了,相思花原是秋海棠的别名。 B?4\IXek  
  是啊。他笑了笑。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文珀 +1 兔子 +1
永夜 文珀 +1 2015-08-03 感谢po文!
永夜 兔子 +1 2015-08-03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