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2969阅读
  • 23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秋鳳]秋風‧春霖(1-46) 23L [連載中]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秋風•春霖 i!ejK6Q  
d+[hB4!l2  
起篇 nke[}Hqf  
~Se/uL;*  
遙遠的銀河之中﹐深邃星辰散佈在無際空間。銀紅色的光球在其中遊走﹐溫和光芒閃閃爍爍。 f*bs{H'5  
X 4;+`  
置身星河之中的感覺﹐是和身處地面仰望它們不同的。那些看來細碎遙遠的星子﹐其實是碩大﹑熾熱﹑危險的物體﹐稍有不慎﹐不是迷失無盡天外﹐就是隕身於瞬間。 %l5Uy??Z  
]C}z3hhk  
銀紅色的光球之中有一個人﹐為了探尋銀河系的秘密﹐已經遊走太空三千餘年。不見疲憊的炯炯眼神落在距離數十丈遠的空間﹐那裡﹐一顆相似的光球停住﹐燦爛的紅色光芒﹐宛若夕陽的色澤。 4$1sBY/  
rq T@i(i  
驅動光球近前﹐頜首一笑﹐彼此打量著對方。 /$/\$f$  
 Z:u7`%  
“銀河系浩渺無邊﹐暗藏玄機無數。” J:M^oA'N:>  
BVC\~j j  
“正是。探尋銀河十二星﹐畢生願望也。” +8mfq\ Y1  
L`yS '  
紅衣男子輕笑搖頭。“但仍是差了一步﹐閣下不希望功虧一簣吧﹗” y [.0L!C {  
"a>%tsl$K  
他微微驚愕。三千年的願望﹐難道真的尚差一步﹖ & i)p^AmM  
<?2[]h:wp  
“聞名天下的銀河奇人﹐探尋星系乃蓋世壯舉﹐豈能有所缺憾﹖” fL' 42  
pc:~_6S  
一語道破他的身份來歷﹐銀河行更感震撼。“請問閣下是……” C(xdiQJh  
CdC&y}u  
“日出日落又一天﹐生死道中皆聖賢。修繪星象讀不滅﹐太虛渡者算萬年。” zT0FTAl ^  
`?2S4lN/  
“原來是算萬年。不知攔住在下﹐有何指教﹖”銀河行彬彬有禮。 kYmkKl_  
CQ"5bnR  
“客氣了。銀河星系總共包含十三星球﹐所以閣下的確還差一步。就此止步﹐將成千古之憾哪﹗” xud =(HLl  
<eQS16  
銀河行仔細打量著面前之人。出眾的外貌﹐溫潤的嗓音﹐深厚平穩的內力傳送著誠懇的話語﹐不禁開口道﹕“請問閣下是天宇之人嗎﹖” 2{| U  
Ym2![FC1  
算萬年微微一笑﹐“云遊八方四地﹐期待有朝一日﹐與天宇結緣。” dHg[0Br)r  
$l7 <j_C  
“既然閣下知曉銀河第十三星的位置﹐不知可否告知在下﹖”模棱兩可的答案﹐讓向來直率的銀河行微感頭痛﹐乾脆直接丟出自己的疑問。 FgKDk!ci  
m7~kRY514  
“其實憑銀河奇人的道行﹐算萬年就是不說﹐也不過多費您一甲子的光陰。如今斗膽說出﹐正是希望替天宇眾生﹐求下奇人這一甲子的歲月罷了。”算萬年清晰吐辭﹐澄澈目光盈盈看著另一顆光球之中的先天之人。 svHs&v  
1`X{$mxw  
“此話怎講﹖”銀河行好奇看著他。既然號稱算萬年﹐測算能力必然一流。但他的修為相比自己尚有段距離﹐也可趁此一問﹐借機看看他的能力。 '<4/Md[  
]M-j_("&  
“劣者不敢求冀太多﹐只希望銀河奇人在一甲子後的今日﹐駕臨天宇渡天臺﹐與劣者相會﹐則算萬年畢生萬幸﹐天宇眾生萬幸﹗” s{'r'`z.  
GbBcC#0  
“這是條件交換了﹖”銀河行心中感慨對方的心思之密﹑佈局之廣﹐但表面仍是一派謹慎﹐嚴肅異常。 M,3sK!`>  
cOxF.(L  
“以一甲子的奔波勞頓﹐交換一夕相會。如此便宜的事情﹐銀河奇人尚有顧慮嗎﹖”算萬年的笑容被光球的紅暈稍微掩蓋﹐看得銀河行略略失神。 5ju\!Re3X  
tb"UGa  
提議接納﹐條件談妥。手卷飛揚而起﹐瞬間落到銀河行手上﹐遠處是疾行而去的紅色光球中傳來的靈識留音。 D)K/zh)  
6rq:jvlx$  
“銀河行﹐算萬年期待六十年之後的渡天臺之會﹗” j^Bo0{{  
A)/_:  
目送奇異男子離去﹐銀河行緩緩打開手卷﹐一行紅色工整小楷映入眼幕﹕ at/besW  
[?.k8;k  
十三奇數藏太虛。 (wo.OH  
*)T},|Gc  
*         *          *          *           *           *          *          * <;=?~QK%-  
TO- [6Pq#  
武道向來是非地﹐從無一刻可從容。在接下來的百年之內﹐天宇眾生將面對風起雲涌的考驗﹐來自各界的野心家將層出不窮﹐所有的佈局﹐必須一一著手進行了。 PL%U  
TMT65X!  
“秋八月高人請留步。” E&7U |$  
9]xOu Cb  
滄海之濱﹐寂寞的海岸線一望無際﹐只有一隻同樣孤寂的小舟﹐擱淺在海灘上。緩步上前的黃袍之人略微頓卻腳步﹐側身望向從容而來的紅衣青年。 gcQ>:m i  
K*d+pImrV  
雖然從未見過面﹐但見識非凡的秋八月﹐一眼認出了來人。 4pduzO'I  
)8!""n~  
“龍族驕子上官金鴒﹐找秋某有事嗎﹖” #JWW ;M6F  
dE%rQE7'  
對方輕聲笑嘆。“不愧是名滿天下的神人﹐一眼識破劣者來歷。” oDrfzm|[Y  
5,Mc` IIK1  
“好說。閣下不也是脫口道出秋某之名。” R]/3`X9!d>  
 &)T5V  
“秋高人是龍族的貴賓﹐先代龍首的摯友。劣者神交已久﹐今日一見﹐果然是風采非凡﹐氣度不俗﹐真是不枉此行啊。” ;S7MP`o@  
)4bBR@QM  
秋八月淡淡笑了兩聲。“客套之話省下吧﹗秋某尚有要事在身﹐如無他事﹐吾先告辭了。” f)Z$ ,&  
6:fe.0H 9  
上官金鴒慧眸一轉﹐笑道﹕“秋高人此去遠避紅塵不知年﹐未曉尚有歸期否﹖” wJNiw)C  
&&nvv&a  
“秋某向來應天而為﹐如若誓言降現﹐自當再涉武道。龍族異數通徹過去未來﹐何必多此一問呢﹖” Vof[yL `  
Uz} #.  
淺淺嘆息融入海風﹐上官金鴒道﹕“滄海開道引﹐金雨駕前行﹐的確非是人力可以實現。如無天意點頭﹐恐怕秋高人就只能像今天這般﹐趁夜私入天宇﹐而終生不得再現武道了。” 7b_t%G"  
9l]+ rs +  
秋八月不答話﹐只是趣味地看著面前之人。拐彎抹角的對話﹐雖非他的習慣﹐但也不甚排斥。 O@ F0UM`!  
5N@k9x  
“但天下無絕對之事﹐尤其是對秋高人而言﹐未來的一甲子之內﹐劣者可以期待嗎﹖” I~-W4{  
8LB,8 *L^  
“直說吧。開出如此震撼條件﹐你有何要求﹖” $^?Mip  
64fa0j~<*M  
紅衣智者神色突然凝重起來。“秋高人言重了。天意雖然無常﹐但人力之爭亦不可疏忽。” g=XvqD<  
&7VN?ox1  
“人力之爭﹖爭得過天意麼﹖”秋八月微微冷嗤。 %iPWg  
@@-n/9>vs  
“但看有心無心。”上官金鴒微微揚首﹐仰望漫天星斗﹕“一甲子之後﹐將再逢倚天百年盛會﹐撼宇之爭﹐眾星璀燦﹐而天外之石週期一到﹐將飛墜滄海﹐形成千年難見的壯麗景觀。秋高人不想趁機再度和百年摯友重逢嗎﹖” nm`[\3R  
=\"88e;b2  
冷凝平靜的心湖﹐剎那間投入巨石。那飛濺而起的水花﹐宛若一直心心念念記掛著的某人﹐點點滴滴﹐瑩潤整個心房。  _zvCc%  
ZX'q-JUv f  
秋八月深邃雙眼靜靜凝望著一望無垠的滄海。許久許久﹐才讓那淡淡笑意沖開現場僵冷的氣氛。 gFizw:l  
`*g(_EZsS  
“不愧是得到真佛賜封的算萬年﹐天宇有閣下領航﹐必可千萬年不墮啊﹗” ]w`)"{j5m  
ZVs]_`(+  
“秋高人讚謬了。滄海開道雖可期﹐仍須高人親手開出半壁海道﹔而金雨一項﹐劣者懇請﹐就以高人日後立場來交換﹐不知可否﹖” BiT #bg  
Ti$G2dBO  
看似誠懇忠厚的言辭﹐隱隱暗藏狡黠機鋒。算萬年自詡算盡過去未來﹐卻錯算了同樣高深莫測的秋八月的內心。 _~/F-  
Q,9"/@:c,  
“上官金鴒﹐秋某知道你這步棋走得凶險異常﹐但吾也相信﹐龍族異數絕不做吃虧之事。只是你這條件浪費了﹐天宇之中﹐早已有人向秋某要求過了。” /99S<U2ej  
Y3=5J\d!a  
“哦﹖還有何人﹖”眼珠一轉﹐上官金鴒若有所思地笑開。“既然如此﹐那劣者可否重提條件﹖” #s>AiD  
X6)%2TwO  
“說來聽聽。” Z}#'.y\ f  
2[ = =  
“倚天百年盛會……” c%+/TO  
C~-x637/  
爽朗笑聲在微風海面上層層漾開。黃色衣袍輕掀﹐捲起波浪。小舟在瞬間下海﹐漸行漸遠﹐只有不散的詩韻﹐蕩滌在寂靜的滄海沙灣。 q!iTDg*$  
+O"!*  
“應天長﹐千古流雲雲飄飄……” DB%}@IW"  
E6JfSH#  
眺望那已經看不見的小舟遠去﹐紅衣智者自嘲般苦笑出聲。看來未來百年之中﹐天宇陣線的精彩﹐足堪期待。 VRU"2mQ.P6  
SQ'\Kd=  
飄航海上的小舟﹐海霧陣陣﹐略微沾濕了高人的髮鬢。目光穿過海岸上的朱紅身影﹐仿彿直接望進那雙期待的明亮雙眸。 q)te/J@  
])OrSsV}  
不久之前的承諾猶然在耳﹐也只有在面對那樣的人物之時﹐他才願意放下心機﹐全然慷慨以對。 \kWL:uU  
|y1O M  
“為天宇﹐也為了你﹐秋某答應﹐奪下下屆真主寶座。” ]8@s+ N  
VaP9&tWXj  
遙望天海交際之處﹐秋八月眼神中滲入些微的溫柔。 x3DUz  
yC\dM1X  
碧海……連青天。 _|+}4 ap  
$~7uDq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一章 TOT#l6yqdd  
CP0;<}k  
秋夜的星空下﹐顯得稀落的蟲鳴夾雜著淡淡風聲﹐落在詩海岸邊。孤寂的硯臺在暗夜月光下微微反射著瑩白的光芒﹐澄澈水面上隱約起了波紋﹐卻又漸漸歸於平靜。 /U$5'BoS  
F $/7X~*  
“這麼晚了﹐好友還不曾安歇嗎﹖” AQ%B&Q(V1  
{ 9:vq|  
關懷話語伴隨一陣清涼夜風吹入屋內﹐紅雲在看到好友造天筆手中之物的時候﹐寒喧的話語﹐瞬間僵住。 H!'Ek[s+  
3d>8~ANi=%  
那是一個晶瑩剔透的冰晶小盒﹐經過石硯臺主人的寒冰神功運凝﹐散發著縷縷寒氣。仔細看去﹐內中竟是一朵盛放的花朵﹐仿彿無視歲月荏冉﹐依舊傲氣十足地展現她的貴氣與神采。 *kY JwO^  
i?wEd!=w  
“好友請坐。” 造天筆放下小盒﹐起身去倒茶。 E)3Ah!  
:$6mS[@|  
“不用了﹐紅雲只是前來……”話語未竟﹐紅雲的眼神﹐一下子被凝固在盒中的花朵震懾。“這是……” c,CcKy;+  
e"#QUc(  
仿彿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雪美艷﹐帶著與生俱來的嬌美矜貴﹐絲絲綻放的前塵今世﹐在變得沉默的兩人之間流轉起來。 B4@1WZn<8  
^>wlj  
時光﹐瞬間被引往某個不知名的宿命之始。 v6U Gr4  
~nJ"#Q_T  
*       *       *        *        *        *       *      * o75l&`  
LZtO Q__B)  
“啊—” z:^ (#G{  
MgO_gFr  
夾帶強大氣勁的一掌﹐轟在胸口。本該是撕心裂肺的痛苦﹐在看到一雙不帶溫度的眼眸之時﹐生生將慘叫壓了下去。 ~6A;H$dr  
j>8S,b=%  
“住手啊﹗”圍牆上跳下一名黑衣青年﹐攪得這本來一面倒的戰局出現了一絲空隙﹐也使得嘴角溢血的人得以跌跌撞撞逃離。 a B$x(8pP@  
mzRH:HgN?  
“看見他不還手﹐你居然還忍心下這麼重的手﹗” )%q!XM  
Qz4eQlWhp  
“哈哈……以孔孟學院第三儒聖的修養﹐他當然不可能以小犯上﹗” Etn uEU  
E- jJ!>&K  
“哼﹐那你這個堂堂儒宗﹐是沒什麼儒教修養了﹖”一句反唇相譏﹐讓文衡儒宗惱羞成怒。 T mK[^  
`h%K8];<6f  
“住口﹗你這個不肖……”衝口而出的責罵﹐瞬間被暴怒的言辭截斷。 dQn , 0  
CJjT-(a  
“真是無聊至極﹗冠冕堂皇的倚天航﹐聖人之姿的孔孟儒院﹐全是虛偽懦弱之人﹐看來倚天數百年基業﹐維持不了多久了﹗” BZQ"[-V{  
}y1r yeW<  
老者舉起的手掌﹐在聽到這話之後﹐隱約顫抖。翕了翕嘴唇﹐他面色複雜地放下手臂﹐神色無奈地看著黑衣青年衝出花圃。 ~|G`f\Ln"  
HV&i! M@T  
“烈兒……” gy1R.SN  
(: P#l&f  
幾不可聞的低喃﹐在春日清芬香氣中散去。 LC7%Bfn!  
82)%`$yZw[  
徒留滿地牡丹殘落枝葉。 -x{@D{Q%  
X2|&\G9c  
*       *       *        *        *        *       *      * 5O(U1 *  
+~>cAWZq_  
“江南飛﹗你給我出來﹗”夙烈幾乎是以毀天滅地的動作﹐搜尋著倚天界外的每一寸草皮。“你再不出聲﹐信不信我毀掉整個鬼影叢林﹗” tkYPfUvTE  
D GL=\  
藏身樹叢的他不是沒聽到﹐而是已經無力應答。不久前還沉浸在師兄弟三人和樂生活中的他﹐一夕之間﹐驚見天地陡變。 \9fJ)*-  
uZTbJ3$$  
淺藍的衣衫﹐污泥斑斑﹐鮮血點點。不斷從嘴角溢出的血跡﹐已經慢慢轉黑。向來注重儀表的他﹐此刻卻不肯伸袖拭一下面部的狼狽— XU<XK9EA  
nx(jYXVT  
只因為手中捧著他一生的寶貝﹕一朵嬌艷牡丹。如火般的顏色﹐金色花蕊﹐是他歷盡心血培育數載﹐今年方見開花的奇異品種﹐他將之命名為「嬌凰」。往昔的歲月﹐讀書人的風流才情﹐塵世中超脫凡俗的風雅品格﹐盡顯其中。 KVevvy)W  
d]USk&8  
“江南飛﹗你已經離開倚天儒教﹐文衡儒宗和第一儒聖再不能對你怎麼樣了﹗只要你出聲﹐我會保護你﹐快出來吧﹗”依舊霸氣驕縱的嗓音﹐到了後來﹐轉為濃濃焦急和懮心。 u9{SG^  
U2)?[C1q{  
而他仿若不曾聽聞﹐只是像捧住自己全部生命一樣﹐小心翼翼呵護著手心裡的嬌艷花朵。強悍氣流掃近﹐他扯下一塊衣袂﹐將花朵包起﹐放入懷中﹐然後起身繼續飛遁。 -mP2}BNM  
=Fc}T%  
夙烈毫無章法的肆意掃蕩﹐捲起大量煙塵。江南飛趁這個機會﹐提氣壓住傷勢﹐施展儒門特有的輕功身法﹐疾速遠去。 ZkWMo= vL  
1#3eY? Nb  
“江南飛﹗你快出來﹗快出來……”明知第三儒聖輕功底子非他能及﹐夙烈只有借助自身的優勢﹐以強大內力捲起氣流﹐希望能夠逼他現形。 ]SAGh|+xl  
ev #/v:$?  
煙霧瀰漫的鬼影叢林﹐瞬間一片狼藉﹐慘不忍睹的殘木敗草遍地。煙塵落地之後﹐一切歸於寂然。 m 7S`u  
o5['5?i}/  
“你還是走了……”黑衣青年不顧自己汗流滿面的模樣﹐一任深深的痛苦慢慢席卷了整個身心。 O1@3V/.Wu  
4k9$' k  
父子兄弟的親情﹐終於佔了上風。在他此生至關重要的一個抉擇之中﹐他親手將至愛推上了不歸路…… Kum" }ux  
<*I*#WI&B  
*       *       *        *        *        *       *      * Zt& 7p  
# 0d7  
孔孟學院內廳之中﹐聞訊趕來的函紘儒宗﹐等到了現場﹐已經人去室空。 VnqcpJ  
Scug wSB  
“二師兄﹗江南飛是我們孔孟學院未來的希望﹐你怎麼可以對他下這樣的毒手﹗” ]XcWGQv~  
>;]S+^dXY  
“真難得你還叫我一聲師兄。”文衡微微冷笑﹐轉過身去。“自從大師兄過世﹐你就百般阻撓我代理他的職位。孔孟學院交給你也就罷了﹐如今竟然一己私心﹐不肯傳位給遠兒﹐你也太自私了﹗” La28%10  
+f$ {r7  
“平平都是我的弟子﹐說什麼自私不自私﹖二師兄﹐副真主之位雖然因為大師兄過世而空缺﹐但未經藍天臺論智﹐貿然頂替未免招人議論。學院之主一職﹐我也是遵循大師兄的安排……” S}VN(g  
1Vkb}A,'  
“夠了﹗”文衡怒氣更盛﹐“副真主空缺﹐你卻推薦佛門之人代理﹐胳膊往外彎不說﹐更處處打壓於我﹐究竟安何居心﹗還有﹐你不用處處都拿大師兄來壓我﹐他已經死了﹐現在……” n2dOCntN>  
rmi&{o:  
“現在我是學院之主﹐就算你是我的師兄﹐一樣得聽命於我。”溫雅的函紘見對方的怒氣一發不可收拾﹐甚至開始翻陳年舊帳﹐也不禁出言反擊。 P1z:L  
IA Ws}xIly  
犀利的一語﹐劃開孔孟學院兩代恩怨。 37biRXqLH  
m7`S@qG  
就算是師兄﹐如果不能當上掌院﹐同樣要聽命於師弟。 bxPJ5oT  
P'SGt  
“天內天外﹐永不相連。” } @ [!%hE  
U# IPYyV  
冷酷一語﹐讓文衡頓如五雷轟頂﹐怔在當場。 #S] O|$&*  
nVrV6w  
孔孟學院本代之後﹐文衡向來致力於武學﹐門下只有一名弟子﹐而身為掌院的函紘儒宗﹐則親傳三名弟子﹕司徒遠﹑杜鳳兒和江南飛。 $WE=u9m  
+vH#xc\'  
司徒遠是文衡的親生兒子﹐但是做父親的﹐生怕自己父子性情牽絆﹐難以教育﹐便將他託付給師弟教導。 f'MRC \  
'"XVe+.O  
論輩分﹐掌院一職﹐非這個大弟子莫屬。畢竟在三人文治武功均不相上下的情況下﹐擇長而立﹐是最符合禮教的。 y<~(}xsHh  
c (29JZ  
“原來你知道了……”文衡喃喃道﹐苦笑出聲。 :#\jx  
I FvigDj?  
“飛兒的嬌凰牡丹﹐道觀中四象天官的瑞草。這兩樣奇花異草﹐皆非天宇所有﹐你說﹐本院能不作懷疑嗎﹖” _+)n}Se  
bl^pMt1fv  
函紘儒宗說至此﹐心中也暗暗嘆了一口氣。二師兄本來就非是自甘屈居人下者﹐會在倚天隱忍百年﹐也只是為了他這個兒子吧。 ,S m?2<  
R5mb4  
做父母的﹐總不吝將自己的希望﹐寄託在血脈的延續之上。可是自己做下選擇的當時﹐就已經等於將他的百年希望﹐無情地粉碎。 's5H_ah  
<(~Wg{  
“再怎麼說﹐堂堂儒宗逼殺門下弟子一事﹐傳出去總是不好聽。為了孔孟學院的面子﹐二師兄﹐你走吧。” (uX"n`Dk  
3''Uxlo\  
聞言﹐文衡先是愣了片刻﹐隨即低笑出聲。“還是烈兒說的對﹐儒門無非是一群迂腐虛偽的傢伙……” @+_pj.D  
F&#I[]#  
“倚天孔孟學院﹐自成立以來便秉持高潔君子之風﹐請你不要隨意污衊。” a^^OI|?  
<;@E .I\N  
“好吧。”文衡以不大不小的聲音諷刺著。“且不說懦弱無為的如來禪境﹐你了解最近道教發生的事嗎﹖” APJFy@l}  
/cVZ/"  
“你不用刺激我。”函紘開口。“不過是為了探訪蓬萊殿﹐無量天官和離火天官才會遲遲未歸﹐既然是倚天境內三大玄秘之地﹐也沒什麼奇怪的。” tR 4+]K  
xIV#}z0  
“但四象天官有一個弟子……哈哈﹐我方才說漏了﹐不只孔孟學院﹐整個倚天航﹐已經充滿了腐朽與邪惡﹐也許等不到天外入侵那日﹐它自己就會從內部腐爛潰散吧﹗”文衡諷刺一笑﹐轉身向門外走去。“這種瀕臨滅亡的組織﹐的確沒什麼再待下去的意思。別了﹗” ONZ(0H{ 1$  
nv(6NV  
冷凝的眼眸注視著最後一位師兄離去的背影﹐函紘儒宗壓下心中苦澀﹐整理衣飾﹐踏出了倚天航。 +;)Xu}  
WRRR"Q$  
*       *       *        *        *        *       *      * .g7\+aiTUd  
8M,z#DF  
沿著狹長的詩海﹐一路令人驚心的黑色的血跡已經再難掩飾他逃離的路線。昏迷之中﹐感覺有人將他扶坐起來﹐溫暖的真氣注入體內。 6-\' *5r  
+;*4.}  
“啊……不可啊……”微弱的拒絕﹐被隨即身後一聲悶哼掩過。 zTl,VIa3p  
t?b@l<, s  
江南飛吃力回頭﹐看到了嘴角同樣溢血的師尊﹐不禁天旋地轉﹐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GO*D4<#u  
:T>OJ"p  
函紘儒宗顧不上通過真氣反噬到自身體內的奇毒﹐只是心疼地看著已經氣息奄奄的愛徒﹐一時間﹐天地寂靜無聲。 a<]vHC7  
#)i+'L8  
看來﹐文衡是鐵了心要殺他…… X)= m4\R  
{iCX?Sb  
只是為了掌院一職嗎﹖他疑惑著。若真如此﹐那日前出遊的二弟子杜鳳兒﹐很可能也會遭到毒手。若不是…… }jP/XO1f  
4H@7t,>  
看著把頭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愛徒﹐正緩緩伸手入衣﹐吃力掏出一樣東西。 Q \S Sv;3_  
~ 588md :  
“徒兒無能﹐不能再侍奉師尊了……”氣若遊絲的聲調﹐顯示了他﹐已經距離死神不遠了。“請師尊代徒兒保管此物……” mVN\  
m?1r@!/y  
聲音已經越來越低﹐函紘儒宗必須將耳朵靠近他的嘴唇﹐方能勉強辨認他的話語。 0bD\`Jiv,  
bYX.4(R  
“我的死訊﹐不可讓……師兄……他們知情……” h Z/p'  
;TK$?hrv*1  
手臂瞬間無力垂下﹐沾血的布包在地上散開。層層繁複的艷紅花瓣包裹住其中妖嬈的金黃﹐在一片淒涼的景色中﹐倍顯突兀。 T-iQ!D~  
\@T;/Pj{[  
衣襟裡隱約露出書籍的一角﹐函紘緩緩將之抽出﹐然後緊緊抱住愛徒已經沒有溫度的身體﹐老淚縱橫。 kY9$ M8b  
$Y\7E/T  
淚水在古舊書面上暈開﹐沒想到刻意的私心栽培﹐變成愛徒致命的死因。 ^ 4p$@5zH  
91nB?8ZE6,  
朦朧淚眼穿過層層山麓﹐越過河川大海﹐望向那個不知名的彼岸。 |+JC'b?,  
epG =)gd=8  
(“身為上代天宇神人的你﹐早就預料到了倚天儒教的變故吧……不然﹐也不會阻止我執意將「天地奇鑒」交他……好友啊……”) 2z AxGX  
J/,m'wH  
*       *       *        *        *        *       *      * ~BE=z:  
wbk$(P'gN  
詩海石硯臺﹐盈盈燭火依舊﹐天際處已經微微泛白。金蕊艷紅的花中異品﹐雖然已經離根多年﹐但因為隔絕空氣的低溫保存﹐一直未有枯萎之象。 ??LE0i  
@Jb-[W$*  
“你說﹐記憶會枯萎嗎﹖”低沉悅耳的聲調流瀉滿室﹐紅雲感慨萬千。 - (q7"h  
S!^I<#d K  
“世上萬物﹐隨時光流逝﹐沒有不變的。只有一種東西﹐可稱之為永恆。” 造天筆緩緩回答。 PCa0I^d  
a] 6d hQ`  
“感情是嗎……”紅雲微微合眼﹐心中泛起無限滋味。 \C2HeA\#SW  
x2/ciC  
儘管軀體已經不在了﹐還是費盡心機要護持這份愛﹐竭盡全力地留著最後一絲牽掛。等待那個也許永不出現的人﹐有機會明白自己的心意。 TN08 ,:k  
+1\t 0P24  
思念宛如無邊海岸﹐在人心深處﹐無盡蔓延。 A6E~GJa  
`D$RL*C;M`  
秋風又至。 ^X"x,8}&V  
B1%xU?  
*       *       *        *        *        *       *      * Df]*S  
O*n@!ye  
“稟第二儒聖﹐儒宗請您前往後書院。” +CXq41g"c  
(.wR!l# !  
剛剛與好友廣陵道君遊離名山歸來﹐杜鳳兒一邊更衣﹐一邊回道﹕“知道了。” hM=X# ;  
ICc:k%wE7  
“請儒聖快點﹐儒宗他老人家……” HV]u9nrt#  
9C!b f \  
“嗯﹖”杜鳳兒調整著髮簪﹐奇怪地側身瞥了那個儒生一眼。 /1bQ RI^\  
N-Bw&hEZ  
看得出來﹐他雖是極力鎮靜地掩飾﹐但語氣中﹐散發出強烈的恐懼和不安— ^ ]+vtk  
=+[` 9  
難道出事了﹖甩下髮梳﹐杜鳳兒疾步奔向學院內室。 sv#b5,>9  
F ^m;xy  
“函紘儒宗不許任何人進入……除了您……” rd=+[:7L  
0xaK"\Q   
看到守在房門口﹐幾乎快哭出來的小弟子﹐杜鳳兒心中警鐘大響﹐不及回答什麼﹐徑直推開了房門。 =8"xQ>D62  
'!`]Zc  
滿室的死寂﹐床上歪靠的老邁身影﹐只剩眼中閃爍的最後微光。 LW9F%?e!>  
Q~rE+?n9 F  
“啊﹗師尊啊—” Ka%#RNW  
<7gv<N6BQf  
杜鳳兒慟叫一聲﹐趕上前去﹐跪倒床前。 b?, =|H  
R+=wSG]  
“鳳兒來晚了……”清亮的嗓音此刻顯得模糊低沉﹐卻見儒宗眼光緩緩挪向床側那隻木盒。 `}FZ;q3DP  
0h{&k7T<7  
“你來了就好……”函紘吃力敘述著他最後的交待。“孔孟學院……交給你了……” _~}2@&*G"  
k%aJ%(  
“師尊振作啊﹗”鳳兒淚流滿面﹐苦苦哀求。 O3#eQs  
Q|U [|U  
“還有﹐不要怪你師伯和你……大師兄……” Lzcea+*uw  
l?Ibq}[~  
身體一震﹐杜鳳兒抬眼。“是他們﹗” C9,Uwz<!]  
{.e^1qE  
“答應我﹐不要記恨……”老者的聲音越來越弱﹐眼中最後一絲清明﹐漸漸歸於虛無。 PY&mLux%  
/bo`@ !-#  
“師尊﹗師尊啊……” #3A|Z=,5  
HXkXDX9&'.  
迴蕩房內的啜泣聲﹐悄悄將老者最後一句含笑之語遮掩無跡。 H6/gRv@  
Oq)7XL4  
“好友……我來找你了……” :sA UV79M  
IlB*JJnl  
七日之後﹐孔孟學院第二儒聖﹐碧海春霖杜鳳兒﹐正式成為學院之主﹐統掌倚天航儒門。 9w=[}<E  
GLMpWD`Wo  
“人類的宿命﹐真不可改嗎﹖” LyL(~Jc|  
SDs#w  
清秋的楓紅﹐在蕭瑟秋風中倍感淒艷。文弱的孔孟學子﹐在學院的多事之秋﹐迎來了自己命中的第一絲秋風。 aY6F4,7/B  
-D%mVe)&+  
第二章 wyLyPJv  
_sY; dS/  
文武盛會過後﹐秋山景色﹐一片蕭肅。杜鳳兒為沉澱心緒﹐緩步來到此地﹐置身無邊楓林之中﹐靜靜凝思。 *9EW &Ek  
Q^* 3 3  
百年盛會之前﹐孔孟學院陡遭變故﹐本該有充足資源和無極道觀﹑如來禪境分庭抗禮的若大儒門﹐變成只有他一人參與。但終究是儒門的百年精英﹐杜鳳兒不負眾望﹐奪下倚天副真主之位﹐同時名列秋山第二人﹐護體光形未散即輕鬆戰勝對手﹐為孔孟學院掙足了面子﹐也使得倚天儒教再度有了和另兩家持平的地位。 1jaK N*  
P'*Fd3B#A=  
但﹐究竟是何原因﹐使得師伯和大師兄憤然出走﹐師尊辭世﹖又因何三師弟的下落﹐連師尊都不肯提及﹖層層困擾﹐使得看似平靜澄澈的過往生活矇上一層看不見的陰影﹐絞入心間的憂煩﹐也凝結成眉間化不開的細摺。 k dhwnO  
\5Y<UJ Ki  
“原來衷情秋日楓林美景者﹐不止秋某一人啊。” gP |>gy#e  
i)$<j!L  
正在閉目沉思﹐身後傳來的突兀讚嘆﹐令儒者渾身一震。此刻倚天境內﹐不可能有人能夠如此無聲無息地接近他﹐而能夠不經傳報﹐直接踏入的外人﹐難道……  _~S[  
n9R0f9:*  
腦中急轉應變之策﹐身後那人又開口了。 U *go}dt"5  
)CgH|z:=b  
“何必緊張呢﹖秋某沒有惡意﹐只是專程來拜訪孔孟學院院主而已。” io@f5E+?  
.1_kRy2*.  
杜鳳兒緩緩回身。 wzBI<0]z  
) t CNp  
“既言拜訪﹐閣下何不從大門通報而入﹖私自入後山重地﹐實為無禮也。” J"TF@7{p  
p%K(dA  
這人竟然知曉自己的身份﹐難道他是師伯或者大師兄派來的嗎﹖能夠打通倚天航內外關節﹐不請自入者﹐實在沒有其他的可能。 1xSG(!  
h 9}x6t,  
“既然無禮﹐秋某又怎會是禮教傳世的儒宗手下呢﹖閣下多慮了。秋某此來﹐只是為探望恩師故友﹐並無歹心啊﹗” (A "yE4rYK  
LC\U6J't1  
杜鳳兒聞言心中更驚﹐這人既然非是師伯一黨﹐有此修為﹐實在可怕。既然已沒什麼可隱藏﹐不如坦蕩托出底牌﹐但看他有何來意。 9}H]4"f7  
Ds#BfP7a  
“失敬了。既然是先師故友所托﹐杜某多有怠慢﹐請多多原諒。” -=ZDfM  
81w"*G5AM  
“好說。在下秋八月﹐閣下想必就是甫臨副真主寶座的孔孟學院儒聖杜鳳兒了﹖” b`F]oQ_*  
~@#a*="  
“你何以曉得這樣的清楚﹖” OB*V4Yv  
S0}=uL#dt  
秋八月輕笑。“天下事﹐盡在秋某掌握之中。” %E"Z &_3{  
 'S:$4j  
“既然如此﹐又何必屈尊降駕﹐跋涉千里來此﹖” ExeZj8U  
JV_VM{w{K  
“師尊逝前所托﹐讓秋某來此﹐與你交換一物。”秋八月眉間稍緩﹐溫和看著依舊防備的儒者。 P+QL||>L  
E]=>@EX  
杜鳳兒秀眉一揚。“何物呢﹖” ''3I0X*!  
mkl^2V13~  
“「天地奇鑒」。” [+!&iN  
-Zp BYX5e_  
儒者稍愣。“不曾聽聞。” ?GW}:'z  
sRqecG(n  
“嗯﹖”秋八月略感訝異。“令師不曾將此物傳你﹖” C7DwA/$D  
5HIQw9g6  
杜鳳兒一時無言。聽對方口氣﹐似乎是學院之寶。既然如此﹐想必牽扯儒教諸事﹐若言語不當﹐談話間泄露一二﹐恐怕貽笑外人。 (NN;1{DB8  
/'b7q y  
“請問閣下如何知曉此物﹖” ml /S|`Drk  
nd7g8P9p  
“哦﹐因為先師與令師曾為摯友﹐為護天宇萬年不墮﹐分著兩書﹐述盡四方玄奇﹐以傳後世。為防萬一﹐必須將兩書對照閱讀﹐方可解讀其中涵意﹐堪破天機﹐趨吉避凶。” 說著﹐他拿出一本書來。 W+$G{XSr5C  
),|z4~  
有這事﹖杜鳳兒暫且按下疑惑﹐接過那本書﹐“「通玄遺書」﹖” $48 Z>ij?f  
TPak,h(1  
嗜書如命的孔孟學子﹐不再言語﹐翻動著泛黃的書頁﹐仔仔細細誦讀其中玄奧奇妙的字句﹐連連讚嘆。 JYv<QsD  
TBRG D l  
大概一頓飯的時間﹐杜鳳兒已經將書閱讀完畢﹐“好書﹐真是百年難得的玄奇之誌﹐令師真乃天宇神人啊﹗” %%zlqd"0  
-Tn%O|#K  
秋八月微笑地看著神采靈動的儒者﹐緩緩接過書冊。“既然已經看完﹐是否也該將閣下那本﹐交給秋某見識一下呢﹖” Hmnxm gx  
ZY@ntV?  
“啊……這……”杜鳳兒這才想起來﹐自己這裡﹐並無「天地奇鑒」啊﹗ }r!hm?e  
#<EYO  
“實在對不住﹐杜某這裡﹐確無此書。學院不久前變故甚大﹐師尊辭世時﹐並未將此書交我。” )a x>*  
O;|Cu7WU  
“喔﹖如此說來﹐是閣下佔了便宜了﹖”秋八月微微凝重了口氣﹐好奇如他﹐希望一見對方溫和平靜之外的表情﹐才故意嚴肅起來﹐看他如何應對。 KHgn  
+C[g>c}d  
“這……無心之過﹐請閣下原諒。” 杜鳳兒心知理虧﹐只好道歉。 *>1^q9M  
P,9Pn)M|  
“無心﹐但有眼是嗎﹖”秋八月淡淡微笑。“既是孔孟學院的嫡傳弟子﹐也不算什麼大過錯﹐只要閣下答應秋某一事﹐秋某自然將此事從此一筆勾銷﹐再不提起。” S>S7\b'  
i'4.w?OZ  
杜鳳兒聽聞此話﹐卻是有種誤踏陷阱的感覺。但事已至此﹐只好隨他開口了。 e =r  b  
" 0m4&K(3,  
“有何條件﹐請說吧﹗” ~E!kx  
;BYuNQr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之事﹐只是希望日後在儒聖的地盤上﹐都能夠隨時為秋某敞開方便之門﹐這樣我也省很多事﹐儒聖也不必再顧慮今日無心之過。”秋八月看著臉色微變的杜鳳兒﹐慢悠悠補充了一句﹐“或者儒聖可以開始著手找尋「天地奇鑒」﹖” 8ZLHN',  
${eV3LSC  
孔孟學院向來以清聖正氣的君子作風立世﹐何況是身為表率的院主…… C+[)^ 2M{  
R&a$w8  
“這……既然是閣下之願﹐杜某無從推辭﹐就此說定了。” a @d 15CN  
OZnKJ<  
讓一外人隨時進入……這成何體統…… p:z~>ca  
U+@U/s%8  
看見杜鳳兒努力抑制的無奈哀怨﹐秋八月更覺趣味。剛剛和自己家裡鬧翻﹐正愁沒去處﹐沒想到略施小計﹐就賺來一處落腳之地﹐附加有趣的朋友一個。 PMV,*`"9"A  
>%0$AW|Exu  
“杜某尚有要事在身﹐今日不能奉陪了﹐改日再好好招待閣下吧。” 杜鳳兒瞥見他微露的喜悅模樣﹐心中哀怨更甚。 I[d<SHo  
Z6A-i@  
“耶~何必如此見外﹐閣下長閣下短﹐你我既有師門之誼﹐理當以名相稱啊﹗”說罷﹐站在恨不得馬上離去的杜鳳兒身前﹐故意擋著他的去路。 R&J?X Q  
@NqwJ.%g  
“秋八月你﹗”杜鳳兒壓抑多時的脾氣終於爆發﹐但只有片刻﹐又泄氣般地低下頭去。“杜某失禮了﹐請勿見怪。” xLDD;Qm,  
d Rnf  
秋八月見狀﹐爽朗笑聲不絕﹐清秋涼意中憑添一股輕鬆氣氛﹐浸染整個楓林。 O#^H.B  
\7"|'fz  
*       *       *        *        *        *       *      * stBe ^C  
8/BMFRJ  
次日﹐秋八月再度造訪之時﹐杜鳳兒便將他引出倚天航。 ^B% =P  
+a 1iZ bh  
“孔孟學院畢竟是公務之所﹐讓鳳兒帶你去另一處所在。” j)6p>6  
{svo!pN:  
秋八月好奇地跟上有些匆忙得不自在的步伐﹐開口問道﹕“喔﹖留秋某在倚天航內不妥當嗎﹖” )<:TpMdUk  
%0N HU`j  
“如果閣下願意加入倚天三教﹐我自然無話可說。” 6/Xs}[iJ  
Vm>EF~r  
“哈哈……好吧﹐那麼敢問儒聖﹐我們現在欲往何處呢﹖” JcA+ztPU  
DQm%=ON7  
“自然是鳳兒私人之居所了。” KP>9hEh  
Mjy:k|aY"  
秋八月揚眉淺笑﹐心中泛起微微得意。“聽聞鳳凰非甘露不飲﹐非梧桐不棲﹐看來秋某這次有眼福﹐可以一見俗世之外的所謂仙境矣。” HP1QI/*v  
G7Sw\wW  
杜鳳兒也回以微笑。“高人的眼福﹐也是來自玲瓏心機不是嗎﹖” ,0 q1Id  
LzNfMvh  
“哈﹐儒聖過獎呀。”好久不曾感受過棋逢對手的快感﹐秋八月不禁更加欣然。 wz*iwd-  
@ 2)nhW/z6  
見對方仍然一副毫不氣惱的模樣﹐杜鳳兒也感覺無力﹐暗自搖頭。 mV$ebFco0  
6 AGZ)gX  
真是好久沒遇到臉皮這麼厚的人了…… b' y*\9Ru  
f,KB BBbG  
那日初遇之後﹐杜鳳兒回轉﹐來到無極道觀﹐將自己惹下的麻煩告知好友廣陵道君。但平日相處和諧無話不談的好友﹐只說了一句話。 .t5.(0Xk[A  
)J}v.8   
“禍福天定﹐從何計較﹖” AXW.`~ 4  
t'l4$}(  
好吧﹐那就不要計較太多了。 ?YLq iAA  
$2?AJ/2r$b  
距離倚天航界域不遠的橫雲山﹐終年雲霧繚繞﹐路徑虛幻。加上茂密叢林﹐如無人帶領﹐迷路是必然之事。秋八月跟隨儒者輕盈的腳步一路走上山來﹐寸步不離﹐仍能有余暇觀賞山景﹐順便熟記路徑。 8Auek#[  
_!@:@e)yB{  
“果然是天然妙境﹐神仙居所。”駐足在目的地之前﹐遊走大千世界﹐見識廣博的秋高人﹐也不免發出心底的讚嘆。 =abcLrf2G  
?<TJ}("/  
“說笑了。鳳兒並非修道人﹐哪堪比九天神仙﹖”一時間﹐儒者再次恍惚地後悔﹐感覺自己又主動往火坑裡走了一步。 ExS5RV@v'  
VNHce H  
“但此地的天然景物﹑機關佈局﹐處處精巧玄奇﹐人工之跡亦溶化在天然景致之中﹐倚天儒聖果然手筆不凡啊﹗”秋八月隨口讚賞﹐腳步卻已經隨著自身願望﹐四處遊走觀賞。 7|DG1p9C  
7GYf#} N  
“客氣了﹐不如讓鳳兒帶領秋高人前後一遊如何﹖” ~\jP+[>M'  
VP~2F E  
這才發覺自己逾矩的秋八月﹐連忙回身歉笑。“那就有勞鳳兒了。” < $0is:]  
|Ev|A9J!  
不要計較……不要計較…… ^H3N1eC,`F  
yu6{6 [  
盡力的忍耐仍是從眉宇之間微微散發出來﹐但儒者多年的學子修養可不是一般﹐平穩清亮的音調絲毫沒有變﹐娓娓道說著小筑的點點滴滴﹐隨時節方位不同而變化的細節景致﹐以至於後院一花一草﹐內室一書一畫﹐無不詳盡。 <m]0!ii  
Yi*F;V   
秋八月走在他的後側方﹐專注聆聽著儒者動人的嗓音。出色的面容在仙境般的霧氣籠罩下別顯迷人﹐人﹑景似乎已經融為不可或缺的一體﹐無論缺了哪一方﹐都不啻於一種遺憾。 e~N&?^M  
:ZV |8xI  
“秋某今日至幸﹐得以一見傳聞之中的橫雲小筑﹐多謝好友成全了。” X8$Mzeq  
,X4+i8Yc  
杜鳳兒回過頭來。“何謂好友﹖何謂成全呢﹖鳳兒不解其中意呀﹗” 1 :p'  
`$B?TNuch7  
接了一著準確卻不失風度的反擊﹐秋八月感覺趣味極了。 %8FfP5#  
6dRhK+|  
“所謂好友﹐樂共處﹐閑共遊﹐倦則同棲﹐煩則同解。劫共擔﹐禍共受﹔而成全者﹐則是指好友不忍坐視秋某此刻的飄零處境﹐願分檐借屋以待啊﹗” +[!S[KE  
e0zP LU}  
“喔﹖堂堂行遊八方四地的天宇高人﹐會沒有落腳之處﹖”儒者睨了看似得意﹐把握十足的高人一眼﹐“還是說……先前寄居之客為人所不容﹐只好另覓他所呢﹖” F@i >l{C  
qk2E>  
“哈哈……杜副真主﹐剛剛上任﹐公務應該不多吧﹗” 4,I,f>V  
)4L2&e`k)(  
“怎樣岔開話題了﹖”  GfE>?mG  
b&:v6#i  
“不然怎麼會有精力好奇秋某的私事呢﹖”秋八月笑道。 &zdS9e-fF  
f+cb83}n]  
“哎呀﹐高人此言差矣。既然是好友﹐不妨來了解一下彼此背景﹐也不枉相交一場啊﹗”因為被吊起胃口﹐杜鳳兒更加好奇地看著他。 d m8t ~38  
Q)DEcx-|,  
是時﹐已經入夜了。秋八月一開始沉默了一會兒﹐身側之人也默默陪他看著浩翰星空。許久許久﹐他開口了。 /?'~`4!(  
fp' '+R[   
“天際每顆星子﹐皆如人的一生﹐有各自難以言述的故事。” /iU<\+ H  
*#T: _  
聰慧之鳳隨即瞭然。 .\R9tt}  
R| ?Q&F_$  
“鳳兒不強求啊。” k$3pmy*  
Vp/XVyL}R  
“秋八月本屬於三秋闈﹐手足三人之中﹐吾便是那格格不入者。” 秋八月沉沉訴說。“縱然是親兄弟﹐但身處地位特殊﹐不同的理念﹐在我們之間劃開了難以逾越的鴻溝。凡事順應天意﹐從不強求的吾﹐隨即離開。” Qr$'Q7  
2/&=:,"t,B  
山湔流水聲。暗夜的投影落在秋八月微微冷凝的眉眼中﹐略顯幽暗。儒者一時無言。 # )y`Zz{h  
xE:jcA d$}  
“但作下如此決定﹐必然令武道眾人有複雜想法。因此秋某臨行之前﹐以不可能之誓言﹐昭告天下。” \,Y .5?  
^k=<+*9  
“是在江湖頗具地位的三秋闈﹐想必秋八月此行走得沉重。”杜鳳兒聞言感慨道。 4z0gyCAC A  
qVC+q8  
“的確。‘滄海開道引﹐金雨駕前行’﹐已形同將吾日後之路﹐徹底封鎖。” JbPkC*.  
l=CAr  
“誓言之所累﹐寸步難行。你真的打算恪守誓言﹐不再重履武道嗎﹖”杜鳳兒心底略微感到可惜﹐但甫昇起的同情感﹐被對方接下來輕巧的一句話瞬間化散。 4YfM.~ 6  
{r_HcI(h  
“好友這是在挽留秋某囉﹖” /ox7$|Jyr  
* ,a F-  
果然是厚臉皮的高人。 n n7LL+h  
zm&[K53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三章 6>]_H(z7  
rfwJLl/  
精緻的硯臺﹐沉郁的磨墨聲不緩不急﹐室內無風﹐亦無任何閑雜人等﹐顯得閑雅之外﹐平添一抹寂寥。 cGV%=N^BE<  
k{qxsNM  
墨香浮動。空寂的房間﹐揮不去的心中漣漪。屈指已近百年。百年之中﹐相聚不過數次﹐但帶來的感覺卻是非常奇妙。儒者靜靜凝望墨池中勻膩的墨色﹐一時神思萬里。 (<Cq_K w  
`etw[#~N  
“副真主凝神靜思﹐是又要有絕妙文章問世嘍﹖” xS|9Gk  
~+\=X`y  
杜鳳兒如夢方醒﹐抬起頭來。 s5*4<VxQN.  
k4q":}M  
“原來是真主大駕光臨﹐鳳兒不及遠迎﹐失禮之處請多包涵。” |5~Oh`w  
~J].~^[  
“唉。”包容的一聲嘆息﹐廣陵搖頭。“你這道貌岸然的壞習慣﹐越發精進了。” P]Fb0X  
Bp^LLH  
“耶﹐道君何必太自謙﹐咱們是半斤八兩呀。”放下手中墨條﹐杜鳳兒走出書房﹐將來者延至前廳上座。“來人﹐奉茶。” 4/(#masIL  
;%n'k  
淺啜一口清茶﹐廣陵讚嘆不已。“孔孟學院的茶品﹐向來上乘﹐副真主費心啊﹗” qyRN0ZB"A^  
cEL:5*cAU}  
“誇獎了﹐是道君品味不俗。不知真主大駕此來﹐是為了將近的百年文武盛會嗎﹖” nah?V" ?Y  
2y`h'z  
“是啊。轉眼間百年如一夢﹐天宇已是歷盡滄桑﹐人事皆非了。” S^%3Vf}  
vkG#G]Qs";  
杜鳳兒不語。倚天航在廣陵道君“無為而治”的政策下﹐百年來大隱於世﹐無論外界多少風雲變幻﹐始終默不作聲。如今百年一輪的轉變將至﹐是到了該行動的時候了。 yJ?=##  
1V2]@VQF  
“廣陵知曉這百年以來﹐對天宇毫無貢獻﹐如今黑色勢力如日方中﹐倚天航要想維持現狀﹐難矣﹗” {!2K-7;  
Jqxd92 bI  
“但該來的還是要來﹐無法避免之事﹐著急何用呢﹖”杜鳳兒微笑。“道君領導之下的倚天航﹐百年來毫無硝煙﹐對戰火不斷的天宇﹐已是極大貢獻。至於日後該如何﹐不妨研討一下﹐屆時也好有應變之策啊。” DtANb^  
HYdM1s6vo  
“嗯。廣陵想和你參商﹐本屆文武大會開始﹐倚天之人﹐也皆在雕命石上名。” %6Gg&Y$j!  
X_78;T)uA  
“道君這樣做﹐是針對黑色馬車嗎﹖”杜鳳兒抬眼。 fG0ZVV!   
a>v *  
道者點頭。“而且此屆開始﹐三教只各選一人出賽。我們應該給天宇正道同盟﹐更多的機會。” F6U#EvL  
Qz@_"wm[  
“但如此一來﹐難保邪勢不會步步緊逼。道君如此做法﹐不怕反被鑽空子嗎﹖” Q/|.=:~FO  
yr%[IX]R  
“好友你的考慮﹐也正是廣陵的目的。” %IO*(5f  
 /b=C  
眼中流光一閃﹐杜鳳兒頓時瞭然。鬥敗天者亦梵的佛門狂人越三乘﹐近日來氣焰高漲﹐統合武道諸方勢力﹐不可一世。但觀其手下﹐皆是當日一方之雄﹐個個都不是能長久安於人下者。這次倚天文武盛會﹐也是對黑色同盟向心力的一次考驗。 UBL{3s^"  
9 dNB _  
“鳳兒明白了。如果能夠借此機會﹐側面打擊越三乘的黑色馬車之戰力以及向心力﹐也不失為一種對天宇正道的支持。” 63E6nW M  
Ek<Qz5)  
“哈哈……副真主的腦智﹐依舊是無人能及啊﹗”廣陵欣慰看著共事百年的好友﹐“依照傳統﹐本屆真主不能出賽。廣陵打算暫離倚天﹐一切事務﹐就由好友你全權調度處理了。” O i\ s  
,>B11Z}PH  
“真主器重啊﹗鳳兒自當小心處理﹐希望不會辜負道君的期待。”杜鳳兒明白好友此番安排的苦心﹐更加感激。 W`x.qumN  
s*rR> D:  
“我並未期待什麼﹐倚天百年變動﹐也是順天時而至啊﹗”道君苦笑。“只不過是希望借助有限的人力﹐將損傷減至最低﹐就足以慰藉了。” 1m5l((d  
{~9zuNi  
靜靜聆聽著好友兼上司的囑托﹐杜鳳兒的心思﹐已經飄得無邊無際。 i|{psA  
/l<(i+0  
盛會之日將近﹐無論他會不會出現﹐都必須做個安排了。 y[b 8rv  
C_J@:HlJ  
只是個人的努力﹐能有多大成效﹖席卷天下的風雲狂勢﹐自己真的有把握憑一人之力﹐穩穩掌控而不失手嗎﹖ 4M&$wi  
1{N+B#*<[X  
“此屆盛會﹐三教各自會選出參賽者﹐而三教裁判﹐仍是上屆的裁判人選。好友所要注意﹐是雕命石之上﹐來自他方的各路高手。” KJ+6Y9b1  
 T7nI/y  
“這鳳兒曉得。”杜鳳兒即刻命人傳話﹐“來人﹐傳玉璇才子賈文郎前來。” C+' -TLeu  
1J[$f>%n]  
片刻﹐一名身著雪白儒服的門生進入。“賈文郎見過真主﹑院長。” T U6s~  
i bzY&f  
“不用多禮﹐賈文郎﹐本屆百年文武盛會﹐你就代表孔孟學院子弟﹐在穿雲巔雕命石前顧守﹐有何情報﹐即刻回報。明白嗎﹖” I0x)d`  
J$6WUz:?  
雖然賈文郎進入學院的時間不長﹐但他辦事伶俐﹐頭腦聰慧﹐深得杜鳳兒的信任。此刻被委以重任﹐不敢怠慢﹐應了一聲﹐即刻轉身準備去了。 ,P9F*;Dj  
%np(z&@wi  
“好機靈的下屬﹐掌院真是教導有方。”廣陵道君誇讚了一句﹐隨即告辭。“此次盛會﹐恐怕是風雨交加。辛苦好友了。” VJ\qp%  
:6Z2@9.}w  
“道君何必客氣﹐同為天宇正道的一分子﹐鳳兒必定盡力而為﹐放心吧﹗” nT?+^Ruc  
WVR/0l&bU  
下午的陽光從窗戶中斜射進入﹐金色流彩鋪滿桌面。流動之光線﹐蘊含種種複雜色彩﹐但因為交雜於烈陽之中﹐令人一時難以將它們分辨開來。 K/zb6=->  
\a+Q5g  
*       *       *        *        *        *       *      * 9D14/9*(dU  
!L.R"8!  
倚天航三教建築之外﹐寂靜幽森的鬼影叢林一角﹐濃密樹蔭將日光大半掩蔽﹐雖是白日﹐卻顯得有些陰森鬼怖。晃動的樹影之中﹐隱約有人聲在低低言語。 {m*lt3$k  
P;.roD9  
“廣陵要離開倚天航一段時間﹖難道他毫不關心下屆真主是由誰奪魁嗎﹖” dU9;sx  
g7! LX[  
“確實頗費猜疑。大概他和杜鳳兒﹐都已有了不好的預感。” kn}^oRT  
;+DEU0|pe  
“當然﹐百年之後的變動﹐誰能預料呢﹖他們兩人﹐也只能盡一己之力勉強抗爭罷了。真正的武道魁首﹐非魔魑……” [yMSCCswW  
&.E/%pQ`  
“噤聲﹗你聲音太大了﹗” ;j9%D`u<  
W(]A^C=/  
兩人沉默片刻﹐聲調又壓了下去。 z-MQGq xR  
H5 z1_O_+  
“廣陵真是心機用盡。避開盛會﹐就是借機給杜鳳兒獨攬大權的機會﹐收買人心。趁這段時間鞏固日後某人在倚天的地位﹐廣陵真是愧對無極道觀哪﹗” wn@~80)$  
A8tJ&O rwY  
“你是說﹐他有意袒護杜鳳兒﹖” (nQm9 M(  
:,l16{^  
“名為上下﹐實為好友。反正廣陵這屆是不可能出頭了﹐他當然要儘量在最後的權限內﹐給杜鳳兒最大的好處。” `<g]p-=":  
)5( jx  
“果真如此﹐廣陵實在不配再為道觀之人﹐哼﹗” CzG[S\{+  
dm}1"BU<  
另外一道聲音沉寂了片刻。 /W .s1N  
CF>&mXg\  
那你呢﹖歸魔之人﹐同樣不配再為清聖的道觀中人﹐不是嗎﹖ Y/J~M$9P,  
$,K@xq5  
或者說﹐天下本無純粹正道﹑魔道之說呢﹖ (nO2+@ !  
QcrhgR  
鬼影叢林這番不得見光的約談之後﹐孔孟學院兩名儒生接到一份秘密任務。 =RHtugwy  
?lkB{-%rQ  
“奇怪了﹐孔孟學院從來不曾和八衡有過什麼牽連﹐為何要捉拿疾鶴牧雲呢﹖” 1?BLL;[a8  
6hj[/O)E  
“是上級的任務﹐照辦吧﹗” Q~(Qh_Ff  
S"*k#ao  
“可是百年以來﹐倚天航並不曾介入武道事啊﹗” 8XYxyOl  
(W#CDw<ja  
“你太糊塗了﹐現在真主廣陵道君不在﹐掌理倚天航的正是我們的掌院﹐當然要趁機有一番作為啊﹗好了﹐快走吧﹐不可耽誤了任務﹗” 4L,wBce;,t  
ftpPrtaP  
倚天航終於在隱世百年之後﹐正式踏入武道。孔孟學院問塵第一戰﹐南鄉子﹑北庭子﹐使出高妙的倚天儒教招式﹐圍攻八衡之一的疾鶴牧雲。 'Y @yW3K  
&Y^4>y%  
天色已暗。激戰中的三人﹐絲毫不覺不遠之處暗地中的人。 ^1~lnD~0  
' ds2\gN  
詭異暗笑輕輕化散在煙塵之中﹐本該顯得亮眼的純白紗衣﹐隱沒在混沌夜色裡。 Gx$m"Jeq\  
v)np.j0V7  
“可惜了你是秋八月的徒弟﹐命該如此﹐怪不得人啊﹗哈哈……” h[u@UGK%  
+@]k[9  
*       *       *        *        *        *       *      * [;Ih I  
1Du5Z9AM  
武道百年來﹐硝煙不絕。今夜的清白湖﹐殺氣散去﹐但隱約飄動的緊張氣氛﹐讓身處其中的天宇之人﹐未敢絲毫放松警惕。 l@&-be  
0 \ U*  
輕靈步伐帶來一個身穿白衣的儒門學子﹐無視滿地瘡痍的戰鬥痕跡﹐一路來到清白湖中游。 Lxv;[2XsW)  
adu6`2 *$  
“夜合花開香滿城﹐夜深微雨醉初醒﹔遠書珍重何由答﹐舊事淒涼不可聽啊﹗” zgz!"knVx  
7 q!==P=  
莫名的詩韻響起﹐集聚清白湖的眾人望向來人。身為天宇此刻領導的銀河行﹐緩緩步出。 T%oJmp?0  
W0MgY%Qv[  
“儒韻清雅﹐書香悠然﹐閣下是儒門中人﹖來清白湖有何貴幹呢﹖” ,vLQx\m{  
[R1|=kGU  
學子淺施一禮。“在下玉璇才子賈文郎﹐閣下想必就是銀河奇人﹖” L+G0/G}O\  
$gnrd~v4e  
“正是在下。”銀河行口中應答﹐心中暗自揣測來人身分﹑來由。天宇甫遭黑色馬車﹑三秋闈的進攻﹐在此關鍵時刻前來之人﹐不可不防。  omg#[  
Ce-= -  
“賈文郎代表倚天航前來通告天宇聯盟﹐百年盛會的雕命工作﹐將於明日在穿雲巔展開。時限只有五天﹐希望天宇同盟不可錯失良機﹐告辭了。” 5eL b/,R  
~ Rk.x +  
簡短的通告之後﹐白衣才子並無多做停留的打算﹐但卻被銀河行攔住了腳步。 ]&H"EHC<$  
7k,BE2]"  
“請留步。銀河行有事請教。” `uMc.:5\  
7[P-;8)tq  
“何事呢﹖” /ojx$Um  
/&|p7  
“閣下可是倚天航三教聯盟之中﹐儒門的成員﹖貴方是只有對天宇同盟發此通告﹐或者是各方勢力﹐皆予以通知呢﹖” OvQzMXU^I  
 &lU\9  
“遵照倚天航傳統﹐選拔武道之中﹐文武雙全的高人來領導倚天百年不墮。你想呢﹖”賈文郎回答完畢之後﹐隨即轉身離去。 $)@D(m,ybd  
p*5_+u  
“前輩﹐什麼是倚天航﹖飛心怎麼沒聽說過﹖” =r/8~~=  
|hj!NhBe  
看著面前英武少年﹐銀河奇人緩緩開釋。 5.ab/uk;M  
T16gq-h'  
“那是一個頗有年代的組織了﹐以你的道行﹐自然不曾聽說過。” X+sKG5nS  
iJE:>qOTD5  
“所謂的百年盛會﹐如此受世人囑目﹐難道就為了文武第一人的名號嗎﹖”飛心好奇﹐難道虛名在世人眼中﹐仍是如此重要﹖ R~iv%+  
cH*")oD  
“你錯了。若在秋山紅葉道取得武鬥魁首﹐將成為倚天百年之主。一百年前﹐秋山第一人的頭銜﹐是落入倚天道教手中。也就是說﹐百年以來﹐倚天航是被道教統治。” ~tWh6-:|{J  
]QHp?Ii1  
“難怪他們會如此重視百年大會。”飛心想了想﹐“如果我們天宇的人﹐成為倚天航之主﹐就有能力消滅罪惡的越三乘和龍鮶笑嘍﹖” l'q%bi=f  
s}". po]  
銀河奇人嚴肅地看了他一眼。“若是邪道取得真主之位﹐恐怕我們天宇同盟﹐就變成被消滅的對象了。” T8Mqu`$r  
$ c-O+~  
倚天航是個資源豐富﹐人力充足的強大組織﹐必然成為日後左右天宇的強大勢力。看來天宇的確需要好好規劃一下這次百年不遇的機會。 Z8Ig,  
NA2={RB;  
緊緊握在手中的紙張微微被汗水浸濕。上面是來自天宇聖地﹐佛門洗心院的聖諭。 /0qbRk i  
RtR@wZ2\s  
「天年適逢秋﹐宇道風月愁。魔魑策馬疾﹐航行烽火流。」 9tv,,I;iU  
~n@rX=Y)]0  
默誦上面的文字﹐銀河行漠視下輩人躍躍欲試的期待興奮﹐任隨心中那絲牽掛﹐飛向遙遠的彼端。 +kd1q  
`1P|<VbZ  
“紅雲啊﹗你現在無恙乎……” >U`G3(#7S  
:8eI_X  
遠遠的天際一側﹐傳來隱約雷聲﹐似乎在回答他心中的期待與想念。 UH6 7<_mK  
&*" *b\  
百年之後﹐風雲依舊﹐人事已殘。 O6/ vFEB  
%m dtVQ@  
第四章 \8$~ i  
G\ F>*  
桌上放著如來禪境送來的一紙﹐杜鳳兒抬頭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AJQ2  
dq.U#Rhrx  
已經是午時了﹐雕命石應該已經揭開了吧。 -t S\  
Dq~;h \='  
天年適逢秋﹐宇道風月愁。魔魑策馬疾﹐航行烽火流。 pD({"A.x9z  
X-nC2[tu'W  
“秋八月﹐你聲名遠揚啊。”儒者看著紙上字句﹐沉沉吐息。 vTx>z\7q,  
Z6${nUX  
天年適逢秋﹐秋所指﹐不唯當下時季﹐亦是兵事也。禪境之如來醒語﹐內涵果然頗深。 C`t @tgT  
R+NiIoa  
此刻﹐一名儒生叩見。 ' m~=sC_uL  
}NyQ<,+mq&  
“稟掌院﹐賈文郎回報﹐雕命石一揭開﹐五行天梟龍鮶笑﹑法儀道君便雙雙上名﹐另外在場的﹐有越三乘。” {aUTTEu  
uU3A,-{-  
杜鳳兒點頭﹐將桌上那紙折好。“知道了。” v]{UH {6  
-O\i^?lD;  
五色光形旋飛穿雲巔﹐“杜鳳兒”三字﹐如同刻在石上的力道﹐將這個名號印入眾人內心深處。為上屆失利而耿耿于懷一百年的龍鮶笑更加咬牙切齒﹐發誓要報回前仇﹔可惜武決分組﹐是一對二﹐三對四﹐依此類推。上名第三位的越三乘﹐則成為孔孟掌院的第一輪對手。 Kw`CN  
ou-UR5  
“天下間能勝得了本座之人﹐已經寥寥無幾。雖然前日龍鮶笑敗在吾手下﹐但曾令他飲恨之人﹐本座豈能輕視。” \\\8{jq  
?[Y(JO#  
回到黑色馬車基地的越三乘﹐始終揮不去心中惴惴之亂。回想穿雲巔上﹐昔日秋山第二人的輕笑﹐更是坐立不安。 =[]6NjKS,  
DNq(\@x[!  
(“越三乘﹐保持原有的信心啊﹗”) ;x\oY6:  
2lsUCQI;  
倚天航眾高手的實力﹐他尚無底案。就目前所得﹐畢竟非親身涉入﹐無法多作評斷。 J6s]vV q"  
(&eF E;c  
“哼﹗倚天真主一位﹐本座勢在必得﹗” pAatv;Ex  
="YGR:  
一旁的覆世梟陰沉接話。 seEo)m`d  
HuTtp|zM>  
“尊者既然有意﹐何不借他人之力﹐解心中疑惑﹖” !5lV#w!vb  
YS^!'IyG/B  
越三乘稍合雙眼﹐考慮了片刻。 !\4B.  
,9bnR;f\  
“昔日秋山第二人﹐不是輕易可以對付的。”如果探不出其真正實力﹐反而引起警惕﹐就得不償失。 dWQsC|  
h*l$!nEN  
“如果是昔日的第三人﹐對上這個第二人呢﹖”覆世梟再度提議。 6qZ\^ U  
Oq.ss!/z  
“好建議。”豁然開朗之間﹐毫不做作的狂笑﹐使得四週風沙狂掃﹐剎時日月無光。 [ -$ Do  
$!>.h*np  
他已經迫不及待﹐看看那團光形後面﹐掩藏著怎樣偽善或者懦弱的面目。 5_'lu  
J;obh.}u"{  
*       *       *        *        *        *       *      * 4l  ZK@3  
nte?a e  
剛剛回到孔孟學院的杜鳳兒﹐心中激蕩尤自難平。除卻今日聚集穿雲巔的各方高手﹐還有尚未前來的雲城﹑三秋闈﹐而自己猶不確定﹐當日信誓旦旦的好友秋八月﹐能否創開奇跡﹐再渡風塵。 9(TGkz(NA  
2.z-&lFBZ  
正在全心思索可能的上名人物之時﹐門下再次遞上信函。  eo9/  
>E+g.5 ,:W  
“喔﹖是龍鮶笑﹖”  '?9zL*  
oVy{~D=  
杜鳳兒略微疑惑。本來以為﹐會是越三乘最先找上他。畢竟武決初賽的對手﹐才是迫不及待要求一觀實力的對象﹐不是嗎﹖ 0mSP  
WChP,hw  
是夜﹐五色光形再度旋飛而出﹐來到望星徑。然而映入眼帘者﹐不獨是約見之人﹐越三乘也負手旁立﹐強大的魔威甚至略略蓋過宿龍。 4`#Q  
t 6nRg  
“龍鮶笑﹐你信函之中﹐並無提及越三乘也在場啊﹗” *[]E 5U  
DD$> 3`  
“哈哈……”宿龍故意忽視對方的責難﹐仰頭大笑﹐“你終於來了﹗” OtqFI!ns  
d{4;qM#  
儒者微微不悅。眼前顯然是遭人算計﹐但若有機會﹐還是可以全身而退。 xW`y7Q}p  
f zo'9  
一直沉默的越三乘緩緩開口。“不用緊張﹐本座只是前來觀戰﹐主角還是你們二位。請吧﹗”  JaY"Wfc  
{zAI-?#*u  
“觀戰﹖”杜鳳兒瞭然﹐心中冷笑不已。“要了解對手實力﹐何不親自動手呢﹖堂堂地者﹐不該是畏首畏尾之人吧﹗” 4MS<t FH)  
Gc|)4c  
龍鮶笑望向越三乘。“哈哈……本龍君樂見其成啊﹗怎麼樣﹐越三乘﹐自己動手的快感才是真實﹗” 2 DW @}[G  
TsTc3  
“杜鳳兒。”越三乘面無表情﹐波瀾不驚。“你的好意本座記下了﹐但此乃我與龍鮶笑之協議﹐相信宿龍言出必行。” ?+d`_/IB  
d5m -f/  
宿龍冷笑一聲。“如果你有意上陣﹐本龍君也可以讓位﹗” 3^y(@XFt  
O6;"cUv  
“不用了。只希望你記住﹐是飽足內元的一掌。”越三乘冷眸輕睨儒者光形。“杜鳳兒﹐請小心保重。” Eu?z!  
R(~wSL*R>  
杜鳳兒雖然小心對歭﹐但看龍君遲遲不動﹐似乎別有計較﹐心神快轉之間﹐想到了一個突兀的可能。 ^OY]Y+S`Ox  
q ;'f3Y  
在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天外銀河之中﹐巨大的隕星正劃開氣層﹐高速向此地飛來…… GF ux?8A:%  
Tzex\]fw  
但是透過提足內元﹐蓄勢待發的宿龍﹐他的眼神﹐不經意落入後方樹林之中那雙詭眸之中。 BNK]Os  
+Dy^4p?o  
只有一剎那的時間﹐但儒者猛然回神時﹐已是冷汗涔涔。閃神的模糊中﹐甚至不確定﹐對方是否已經透過層層光形﹐看到了深處其中的自己。 1Nt &+o  
HK!ecQ^+  
那眼神﹐並無散發任何犀利光芒﹐但對上那眼神之人都有種錯覺﹐似乎自己已經被吸了進去﹐瞬間吞噬。 -x//@8"   
uNzc,OH  
心神轉念之間﹐巨大的天瀉隕石破風而至。 y>a?<*Y+e  
&-ro pY  
就在此時﹐宿龍扎實的一掌﹐不偏不倚印入大石。厚重熾熱的石質化消了幾乎全部的力道﹐但四散的金色粉末﹐有如飛散的火花﹐撲面的焚風依然令儒者感受到一陣窒息。 ~18a&T:  
@oAz  
強大壓力過後﹐杜鳳兒穩住光形﹐依舊優雅飄浮半空。看著同樣被氣勁震退的另兩人﹐他朗朗開口。 Yb+A{`  
E^i]eK*"  
“好渾厚的一掌﹗若非上蒼眷顧﹐別說光形散離﹐恐怕連命都要搭上﹗ ” !&VfOx:PN  
P"vrYom  
貌似自危的言辭間﹐卻全然不見一絲惶恐意味。杜鳳兒冷眼看著在場兩人﹐只見龍鮶笑仿彿嘲笑地者一般﹐哼笑出口。 A8Ju+  
yn62NyK  
“杜鳳兒﹗今天就讓你撿個便宜﹐因為天瀉石的墜落﹐讓越三乘空歡喜一場了。” T`EV uRJ  
NHGTV$T`1  
“嗯﹖原來你早有打算﹐料到了天瀉石今日降落的時刻﹑地點。”越三乘沉吟著﹐神色依然是毫無動容。 I'uwJy_I\  
Tz]R}DKB&  
“地者。”杜鳳兒此刻也被激起心緒﹐“你若真想了解杜鳳兒﹐何必借他人之手﹖現在我們就可以面對面地接觸。” E8# >k  
[%P#ieD4  
越三乘眼神一轉。“哈哈……不用了。本座已經改變主意﹐精彩的部份﹐就留到秋山紅葉道吧﹗” \Rny*px  
W'[V$*  
龍鮶笑看出地者心思﹐也輕蔑大笑。“越三乘﹐想不到你竟是個膽怯之人。放心吧﹗秋山你若勝得了杜鳳兒﹐第二輪裡﹐自然有和本龍君對上的機會﹗” ,'X"(tpu@  
n"(!v7YNp  
“嗯﹐那秋山紅葉道再見了。告辭﹗”不再多說什麼﹐既然目的並未達成﹐再拖延時間﹐毫無意義。 ShB]U5b:k  
s6bsVAO>  
精心設計的局﹐反被他人設計。不過﹐真的是一無所獲嗎﹖黑色馬車的領導﹐不可能沒有後招。  j#](Q!  
p-[WpY3  
“龍鮶笑﹐你今日的作為﹐恐怕會使越三乘對你的敵意愈深啊﹗”儒者思索片刻﹐感慨開口。 0* $w(*  
T D _@0Rd  
“笑話﹗本龍君難道還需要乞求他的善意﹖”龍鮶笑一派自信﹐豪氣衝天。 Q7s@,c!m_  
=c[tHf  
“可是地者三奠魔式已成﹐聽說三奠能夠克制你的五行遊氣﹐難道你從不在意﹖”杜鳳兒仔細觀察著對方的表情﹐層層點破。 =hPXLCeC  
[qYr~:`-[  
“哼﹗若無正式交鋒﹐誰也不能論斷輸贏啊﹗杜鳳兒﹐與其擔心旁人﹐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宿龍冷笑一聲﹐話語間滿是不屑。 -R`{]7V  
=gB5JB<}2  
“哦﹖怎樣說呢﹖” ?5C'9 V  
}E 'r?N  
“一百年前本龍君敗在你的手上﹐不過本龍君已是今非昔比了。秋山之上希望你能勝得了越三乘﹐這樣本龍君才有報仇雪恨的機會呀﹗哈哈……” ~G!JqdKJ0  
xVm-4gB  
目送囂狂者的離去﹐杜鳳兒感慨萬千。百年修造﹐宿龍的能為已非昔日﹐而真正需要警惕之人…… X,QsE{  
&R94xh%@(  
“魔魑策馬疾。雕命期限已進入倒數﹐秋八月你也該重回天宇了吧﹗” H71sxek3  
"z~ba>,-\  
*         *           *          *          *          *           ;5Sdx5`_  
?{ir$M  
返回黑色馬車基地﹐風雲坪的越三乘﹐亦是極力壓抑心中波瀾。足夠挑戰性的強大對手﹐足以引發嗜血的魔性﹔而神秘莫測的能者﹐更加讓他躍躍欲試﹐興奮異常。 ^Bx[%  
y?$DDD  
但腳步踏上風雲坪的瞬間﹐他感覺氣氛變了。定眼一瞧﹐四週盡是三秋闈的兵馬。 r\Nfq(w  
q-F K=r 5  
“停步。”冷峻面容﹐手握背後劍柄﹐正是三秋闈第三掌令﹐秋九月。“風雲坪從即刻起﹐由宿龍接管。” /DYyl/  
g68p9#G  
雖然對大哥執意與宿龍合作一事頗為不解﹐但事事以大哥命令為重的秋九月﹐此刻不過是原話宣告。 eVXXn)>  
:L[>!~YG_n  
三秋闈自擁一方勢力﹐本來沒必要跟隨龍鮶笑一派。但秋七月冷酷的一句話﹐使得眾人不得不聽從他的安排。 D|;O9iks#  
r"7n2   
(“能屈能伸大丈夫。何況秋八月若再渡紅塵﹐龍鮶笑也可以在第一線﹐幫我們對付秋八月。”) zCx4DN`  
OviS(}v4@  
“嗯﹖”越三乘前後思考一番﹐很快悟通其中原由。三秋闈的地盤被宿龍霸佔﹐秋七月懷疑是投靠黑色馬車的疾鶴牧雲所為﹐故而將怨氣撒在他越三乘的頭上。 AYts &+  
7{;it uqX  
“秋九月。”地者面色略沉﹐“黑色馬車之人無一幸免嗎﹖” %ByPwu:f  
=*mT{q@  
“覆世梟命大﹐拖命遁離。”秋九月如實答覆。 3N7H7(IR  
c`a(  
此時此刻﹐越三乘囂狂依舊﹐仰天狂笑。“感謝你手下留情了﹐三秋闈的恩情﹐來日本座必將回報啊﹗哈哈……” }r,\0Wm  
\(o"/*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迴蕩在暗夜的風中﹐地者眼中毫無笑意﹐反而昇起一抹殘酷。也許等不了多久﹐秋七月就會明白﹐今日之舉﹐是多麼失敗的一招爛棋。 7},A. q  
=&HLz 7|  
“本座要風雲坪何用呢﹖不久之後﹐倚天航就將成為魔魑聯會的新基地啊﹗哈哈……” &.?XntI9O  
y>^a~}Zq  
*       *       *        *        *        *       *      * V>Wk\'h  
mB?x_6#d9  
一日之內﹐發生如許多事﹐儒者不慌不忙﹐經由層層思考﹐將面前看似星散之人﹑事﹐整理成局。 o5 L^  
W'lqNOX[v  
聽聞倚天航如來禪境這回出賽者是平日與法儀道君交好的五通大師﹐而最近頗為眾人耳語流言的﹐正是這二人過密的交往﹐而且每每商談之時﹐不在如來禪境﹐亦不在無極道觀。 "W|A^@r}  
3*b5V<}'|  
今日穿雲巔會面﹐經由短暫交談﹐發現法儀對自己句句帶刺﹐對龍鮶笑也是囂張放話﹐唯獨不曾正面譏刺越三乘。同為詩海秋山的對手﹐些微的待遇差別﹐就足以令人生疑。 bF'rK'',  
%`Re {%1;  
當然﹐這些都不過是猜測而已﹐倚天航之內能者甚眾﹐隱忍百年﹐躍躍欲試者豈止一﹑兩人﹖杜鳳兒勸說自己放寬心腸﹐畢竟致力于百年盛會﹐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 ]-fkmnmWX  
WyL+HB}  
光形緩緩接近倚天境外的鬼影叢林。夜色正濃﹐遠處卻隱約傳來打鬥聲﹐引起了儒者的注意。 tK#R`AQ  
+X}i%F'  
(“是外人尋舋倚天航﹖不會是自家內鬥吧﹖”) L4#pMc  
2eT?qCxqc  
踏著無聲的氣流來到現場﹐映入眼帘的一幕﹐讓杜鳳兒無比錯愕。 {@Mr7*u  
i|YS>Pw~j  
孔孟學院六筆牆之中的四支巨筆﹐再明顯不過地插在曠地上﹐變換著陣勢﹐將秋八月另外一名徒弟﹐雲瀟灑﹐困在當中。 v9*m0|T0M  
{T){!UVp!  
眼角余光一掃﹐更加驚訝地發覺﹐一旁走出的無極道觀兩名門生﹐鱗顏敬草命﹐陸解紅﹐也加入了戰局﹐合攻雲瀟灑。 &d#R'Z  
()3\(d5e  
光形暫隱樹梢之中﹐三方彼此的答話﹐更加令他呆滯當場。 A'WR!*Yt  
sp9gz~Kq  
“孔孟學院﹐不是已經抓了疾鶴牧雲了嗎﹖還來搶這個做什麼﹖” d0 cL9&~qW  
NFK`,  
“那你們無極道觀不是也已經擒拿了顧馡雲﹖何必又做額外工作呢﹖” $vO&C6m$  
x0*{oP  
“哼﹐行此宵小行徑﹐就想牽制師尊﹐做夢﹗” W U(_N*a  
|{jT+  
頃刻間﹐風雲突變﹐那看不見的烏雲﹐不知何時﹐已經籠罩整個倚天航。百年和平之象﹐瞬間粉碎。 nB[-KS  
YO6BzS/~  
k ;WD[SV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五章 PT"}2sR)  
J 3!~e+wn  
雲瀟灑被杜鳳兒從倚天眾人包圍之中解救出來之後﹐跟隨他來到孔孟學院。 *[Hrbln  
XQ}Zr/f6  
杜鳳兒走在前面﹐腳步極快﹐雲瀟灑心中掛念師兄師妹﹐也匆忙跟著。但當孔孟學院大廳之前﹐他還是禁不住愣了片刻。 K %^n.  
kc,"w\ ai  
一園儒風﹐滿室書香。讀書人的處所果然與眾不同﹐又風雅又有品格。但滿眼雅致高潔之外﹐他總是有一種不搭的感覺﹐似乎某種東西﹐破壞了整個畫面的閒雅。 ~j0rORy]  
v gN!9  
舉步跨入門廳的剎那﹐守在門口準備報告穿雲巔情況的南鄉子﹑北庭子﹐同時驚呼出聲。 / )0hsQs  
k[=qx{Osx%  
“啊﹗是他﹗” 0p.bmQSH  
0mw1CUx9K  
“嗯﹖”杜鳳兒極其機敏﹐見屬下並無在第一時間施禮﹐而是眼光注視到雲瀟灑﹐心底更加驚怒。 NnZW@ln"|  
xO$P C,  
跟在後面的雲瀟灑此刻才明白那股不協調來自何處。前輩微微的側臉﹐明顯的怒氣﹐夾雜著居上位者的威嚴﹐壓得本來氣氛清和鬆弛的學院大廳﹐一片濃雲。 >r.]a`  
3v* ~CQy9  
“南鄉北庭﹐候在此地﹐不准離開﹐待本掌院稍後問話﹗” }D/+YG  
jDzQw>T X  
將雲瀟灑帶往學院後院﹐確定安置妥當之後﹐杜鳳兒快步回到前廳。 JAbUK[:K  
Vej$|nF  
坐在書案之後﹐杜鳳兒微微緩解了下心中的波瀾﹐確定自己能夠平靜開口時﹐傳喚兩人進入。 7#8Gn=g  
v=`yfCX-qX  
“南鄉北庭﹐先將穿雲巔雕命的情況報上來。” q5'S<qY^  
T U%@_vYR  
“是。現在已有七人雕命﹐掌院之後﹐依次是如來禪境的五通大師﹐天宇同盟的銀河行﹐以及幻海雲城的花中人。”南鄉子見身側的同年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只好上前回報。 :yay:3qv  
Sb.8d]DW  
“嗯。”杜鳳兒微微盤算了片刻﹐雖然奇怪為何不見秋七月前去雕命﹐但時下要操心之事﹐可比那一樁嚴重得多。 .UyE|t4  
DM.lQ0xk  
“南鄉子﹐本掌院問你﹐是不是你們去擒捉疾鶴牧雲﹖” :1v,QEb\  
[^H2'&]  
南鄉子支支吾吾﹐眼光一直沒離開北庭子﹐那意思﹐明顯是暗示他不可默然推脫。杜鳳兒見狀一拍桌子﹕“北庭子﹗此事你也參與﹐為何不敢坦誠﹖” 3"fDFR  
A~ya{^}  
見掌院發怒﹐兩人一起跪在地上。 8$00\><r  
<,d550GSm  
“掌院請息怒﹗我們兩人本以為是孔孟學院的命令﹐所以才前往執行任務。” 誰知道並不是掌院親下的命令﹖ Bous d  
8\"<t/_ W  
“喔﹖那是何人傳書給你們﹖”杜鳳兒問道﹐“那記載任務的紙條還在嗎﹖” |diI(2w  
P<<$o-a"  
“在﹐請掌院過目。”南鄉子急忙從懷中摸出一折好的紙條﹐畢恭畢敬遞上前去。 .RQra+up  
]5!3|UYS  
看了一眼﹐杜鳳兒頹然嘆息。“你們太糊塗了。這紙上並無學院掌院的印信﹐更沒有副真主的玉璽﹐你們單見一仿造簽名﹐不問究竟就前往﹐真是……” VK}4 <u  
$-4](br|  
又看了那紙條片刻﹐“究竟是何人將此信交你們呢﹖” +X?ErQm  
z*@eQauA  
“這……因為是飛書所以……” 6W1GvM\e  
%&ejO= r  
“那牧雲現在何處﹖”杜鳳兒從椅上站起﹐“帶本掌院去見他。” |Q?h"5i"(  
] 5Cr$%H=  
“這﹐這……” nF3}wCe)  
0RR|!zEu  
連續的吞吞吐吐﹐讓杜鳳兒耐心到了極限。“究竟發生何事﹖你們將他殺人滅口了嗎﹖” Mk! Fy]3  
H R>Y?B{  
“不是﹗是學長﹐玉璇才子賈文郎將他帶走了﹐我們也不知道他人現在何處呀﹗”  T:}Q3  
<O#&D|EMd|  
“什麼﹗”杜鳳兒聞言﹐吃驚地後退一步﹐手肘撞到桌案上的筆架﹐頓時嘩啦啦一陣聲響﹐各色毛筆散了一地。 1#vy# '  
<'y<8gpM  
驀然回頭﹐看著散亂一地的樣子﹐杜鳳兒只覺眼前一片恍惚。勉強扶著書案﹐沒有回身﹐只是殭硬著聲音吩咐下去。 ~uQ*u.wi  
=~^b  
“待玉璇才子返回﹐傳他直接前來此處。”杜鳳兒想了想﹐又補充一句。“今日之事﹐不許對第四個人提起﹐否則唯你們是問﹗” -YoL.`s1   
'Waa zk[@O  
“屬下明白。” 恍得大赦的兩名儒生﹐汗流浹背地退了出去。 I16FVdUun4  
-H| 9 82=  
長久的安平祥和﹐一朝顛覆﹐便萬劫不復。 1v@#b@NXM7  
xJq|,":gj  
*       *       *        *        *        *       *      * dwj?;  
]ua3I}_B6v  
勉強回到後院的寢間﹐杜鳳兒再也支持不住﹐任隨冷汗浸透背後的衣衫。 *yq65yZi5  
RQ+,7Ir  
是自己的疏忽﹐不知從何時起﹐已經有這麼多人堂而皇之地在自己眼皮底下搗鬼﹐如今更是明目張膽﹐假傳諭令。自己的聲名被毀不說﹐若是好友重返天宇﹐見此狀況﹐該怎樣看待他的百年至交﹖ 2D\ pt  
~(kEGEF  
雖然已經盡力保下雲瀟灑﹐但秋八月另外兩名徒弟﹐還是被擒走了。現下廣陵道君偏偏不在﹐不然只要他一句話﹐還來得及將人找到﹐在好友歸來之際有所交待﹔如今雖然是廣陵將大權交給自己﹐在各方高手雕命期間﹐倚天盛事如火如荼的當前﹐也不可能強逼道觀交人。三教之間向來就不是親密無間﹐如今一事處理失當﹐難保不會給學院帶來大禍。 Nc[@QC{  
\S}/2]* 1  
想到不可原諒的疏忽﹐以及對方陰謀的深遠綿密﹐他仍是心頭如壓重石。 '|}A /`  
#~0Nk6*u  
君子日省己身。回想自己並無失德廢行之處﹐為何會教導出這般陽奉陰違的背德弟子﹖ \aSP7DzqQ  
p1N}2]e  
無數紛亂支線﹐夾雜著種種複雜迷思﹐縈繞在腦中﹐推算出來的可能﹐個個都是萬分不願承認的局。 =NB[jQ :(  
LI,wSTVjC  
回憶穿雲巔雕命之時﹐法儀道君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誰都不放在眼內的架式﹐杜鳳兒猛然驚醒。 tBo\R?YRs  
y6(PG:L  
“莫非賈文郎是法儀的人﹗” :e<jD_.X  
VKa+[  
連當今不可一世的越三乘都會忌憚秋八月﹐為什麼法儀在自己提到秋八月的時候會毫不在乎﹖分明就是他早有打算﹗ x}G:n[B7_V  
_!xrBdaJ  
迷思逐漸成型﹐杜鳳兒頹然坐倒在床上﹐伸手撐住微痛的額際。 >?g@Nt8  
*ug~LK5Y.  
窗外靜謐如常﹐微微秋風吹過﹐一片枯黃落葉顫顫飄下﹐無聲墜在院中地上。 R%r bysP  
Q%e<0t7  
*       *       *        *        *        *       *      * tE*BZXBlm  
ax@H^Gj@2  
當日夜瞑﹐秋七月踏上雕命之路。無論二弟秋八月會不會出現﹐三秋闈都不可能坐失良機。 VcjbRpTy&  
YQ0#j'}/  
只是此程﹐被半路攔阻的身影中斷。 5es t  
.?}M(mL  
“秋七月﹐行色匆匆是要去哪裡﹖” s$Vl">9#  
>Kgw2,y+  
一見面前陰森臉色的越三乘﹐秋七月明瞭﹐自己的麻煩來了。 Y6{^cZ!=  
4o>y9  
“越三乘﹐我已經講得很明白了﹐攻佔風雲坪是龍鮶笑的意思﹐你若要報仇﹐去盤龍殿。” GDu^P+^  
Gp%po@A&  
地者哈哈大笑﹐諷刺的眼光在對方身上逡巡。“你當本座是三歲孩童嗎﹖大丈夫敢做敢當﹐你必須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jAJ='|[X\  
2D 4,#X  
秋七月沒想到對方如此一針見血﹐本來想週旋一陣﹐結果卻被瞬間逼到死角。 =Rd`"]Mnfb  
Gxr\a2Z&r%  
越三乘心中暗暗不屑他的怯懦﹐眼神一轉﹐詭笑道﹕“你想去穿雲巔雕命是嗎﹖這樣吧﹐只要你將本座打敗﹐本座就放棄盛會﹐如何﹖” 7q0_lEh  
m*^)#  
“你既然明白我欲參賽﹐何不將恩怨放在紅葉道﹐一併解決呢﹖”秋七月依然試圖走一步算一步﹐渡過今日難關再做打算。 W(q3m;n  
3W1Lh~Av  
“可以。”越三乘正色道﹐“不過今夜你若勝不了本座﹐就必須留下雙足。若你仍能上穿雲巔﹐我們就紅葉道再見﹗” _i_='dsyW/  
Xhe& "rM  
“你﹗”秋七月大怒。“可惡﹗” D4%J!L<P  
%=**cvVy  
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恥辱﹐秋七月提足內元﹐出招猛攻對方﹐誓要讓那說大話的人付出代價。 x0j5D  
sn"((BsO<  
可惜叱剎風雲的黑道聯盟之首的實力﹐是他永遠也料想不到的。 +p 6Ty2rz  
]r`;89:s>  
“本座從來不是說大話之人﹐秋七月﹐今夜你是註定命該如此啊﹗” 9r%fBiSk  
9 qx4F<   
一番猛攻不見成效﹐拉近身之後的內力互搏更是讓秋七月內腑氣血翻涌。勉強挪開身形﹐他心慌意亂了。 T zL|{9  
!Asncc G  
“越三乘﹐如果你願意化消仇恨﹐風雲坪我可以歸還你﹐三秋闈也願意與你合作。” G,C`+1$*  
w8lrpbLh  
“可以啊﹐不過本座希望得到你的雙足﹐作為談和的條件﹐你看如何﹖”仿彿只是談天般的玩笑口氣﹐伴隨著狠辣的招式﹐瞬間氣芒閃過﹐秋七月腳踝處齊根被斬了下來﹐頓時鮮血四濺﹐慘叫不絕— JFv70rBe  
~ l}f@@u  
“啊— ” ? AfThJc  
s8-RXEPb  
“妖齋血邪秋七月﹐現在我們可以談合作之事了。”越三乘輕輕撫掌﹐不帶溫度的笑容響徹曠野。 \'|n.1Fr  
W3:j Z:  
“你以為本座只是純粹針對你前日愚蠢之舉嗎﹖” [f+wP|NKL  
M CC4'  
強忍劇痛﹐秋七月疑惑抬頭。 n#!c!EfG  
; Y/nS  
“誰讓你是秋八月的兄長呢﹖三秋闈將成為這次百年盛會的犧牲品啊﹗哈哈哈… … ” Es>' N3A z  
PUQ",;&y1  
有如一道閃電般劈入腦中的驚詫﹐隨著血液不斷流失的昏眩﹐一齊沉入了無邊的黑暗。 FjCGD4x1N  
ElO|6kOBYG  
“秋八月﹐從你開始﹐本座將開始親手清理前方道路的一切障礙啊﹗哈哈… … ” }c G)$E  
bEcs(Mc~  
陰森風聲陣陣﹐肅殺之氣籠罩了半個天空。 RV~t%Sw^  
ni;)6,i  
*       *       *        *        *        *       *      * i1evB9FZ1z  
UPtj@gtcY  
不知道沉靜了多久﹐杜鳳兒打開房門﹐緩緩走出。卻見久候門口的一名門生﹐手中拿著一封信函。 ky2]%cw  
zPnb_[YF  
“啟稟掌院﹐這是從大圓頂傳來的消息﹐請掌院過目。” j]Gn\QF  
JrcbJt  
“嗯﹐辛苦了。你下去吧。”杜鳳兒的聲音有些沙啞﹐但仍是迅速恢復了往日的精神﹐打算開始處理學院各種事務。 gC}}8( k  
$RDlM  
信箋打開﹐簡單兩句話﹐剎時攫住了全部心神。 A]c'T T@6  
4/ ` *mPW  
亥時﹕滄海開道﹐金雨隨行。 OIK x:&uIk  
TcZ.5Oe6h#  
渾然不知信封已經悄然掉落地上﹐儒者揉了揉微微酸澀的眼眶﹐輕吐一口氣﹐靠在了門框上。 n/ KO{:  
|d0ZB_ci  
“秋八月﹐你終於要回來了……” Y` }X5(A@  
EE 9w^.3a  
微不可聞的呢喃﹐隨著夜色漸濃﹐融入涼涼風中。 cWW?@ _  
izP )t  
五色光形再度旋飛而起﹐匆忙趕向滄海方向。 (dlp5:lQz  
|]-Zz7N)  
時隔百年﹐相聚在際。可是途經一處茂密叢林之時﹐一陣令人發寒的笑聲卻不合時宜地響起﹐攔下了儒者匆匆的腳步。 97liSd  
q7 PCMe  
“碧海春霖杜鳳兒﹐如此行色匆匆﹐是要前往滄海﹐迎接秋八月嗎﹖” ;6/WjUDw<|  
O2fq9%lk  
Vh~hfj"  
第六章 pU_3Z3CeE  
3(e_2v  
冷肅氣氛頓時凝聚叢林之中。 MpOU>\  
?^VPO%  
距離滄海只有不到一刻鐘的步行距離﹐但當下的情況﹐是不容許儒者再前進一步。 5W)ST&YPL*  
@43psq1  
越三乘只是擋在路的一端﹐手中並未凝氣﹐但四週集聚的警告和壓力已經不容小覷。他是純粹要見識自己的實力﹐還是要隔去自己和秋八月重逢的場面﹖如果是前者﹐不會一直拖到今夜﹐他隨時都可以行動﹔那就是後者了。畢竟是紅葉道強大的對手﹐自然要竭盡全力﹐予以牽制。 3sr_V~cZ9  
V'9.l6l   
“越三乘﹐今夜是秋八月再渡紅塵之時﹐你執意攔路﹐意欲為何呢﹖”時局至此﹐杜鳳兒沒有絲毫慌亂﹐只是藉清揚音調﹐散化了四圍的戾氣。 prZ ,4\  
qyM/p.mP  
眼見對方毫不畏懼自己刻意釋放的沉重威壓﹐越三乘哈哈大笑。“對吾而言﹐秋八月渡紅塵﹐遠不及杜鳳兒現面來得重要﹗你我是秋山第二場的主角﹐你不覺得決戰之前﹐你應該現身一會﹖” \3hA_{ w  
Qvp"gut)%X  
“呵。”杜鳳兒冷笑。“鳳兒並無打算在此刻現面﹐不過你若不想重蹈望星徑的覆轍﹐就拿出實力吧﹗” #@FA=p[%  
?^voA.Bv<  
越三乘並不多言﹐一聲沉喝﹐運氣上手。“那就得罪了﹗” u1meys a{0  
P<g(i 6]  
光形之中的儒者卻瞬間變了臉色。如果是為了拖延自己和秋八月見面的時間﹐怎麼會如此迅速就出手﹖ vAX(3  
f<8Hvumw  
毫無應變空間﹐杜鳳兒不再猶豫﹐也凝運內元﹐護住全身。 lcl|o3yQ  
Z3]I^i FI  
“引魅靈歸﹗” `,]Bs*~  
ZV gfrvZP  
越三乘大喝一聲﹐三奠魔功傾瀉而出﹐一時邪光大熾﹐氣勁飛掃﹐四週塵沙漫天。強大的魔流彙集為一束﹐對准光形中心衝擊而去。強大力勁剎時突破光罩護壁﹐轟然巨響之後﹐五色光形應聲碎散。 -,bnj^L  
%,bD| NKp  
漫天光華閃耀中﹐片片落葉在夜空下的叢林間飛舞﹐身著一襲淡紫外袍的杜鳳兒﹐乘風緩緩而降。衣袂翻飛﹐衣帶流蘇微微晃動﹐但披在背後的長髮無一絲紊亂。在默然注視的目光中﹐儒者穩穩落了地﹐看著面前默不作聲的魔魑之主。 6*i **  
%o8o~B|{.U  
“越三乘﹐鳳兒將你低估了。想不到三奠魔鑑﹐竟有此驚人威力。看來在秋山紅葉道﹐勝負尤是未定之天啊﹗”杜鳳兒此刻也看清了對方比預計中還要高的實力﹐加上那股勢在必得的強悍﹐毫不迂迴的行事方式﹐魔魑之主的自信﹐果然有其來由。 &_L%wV|[  
JmCMFq B9  
這句話牽引回對方的心神。將他低估了﹖恐怕是別有心機﹐才如是虛偽應對吧。 m(8Tup|  
1Ms]\<^j  
“錯不在你﹐只是因為本座從不輕易展露實力﹐才會造成你判斷錯誤。”越三乘詭譎眼神一轉﹐“不如就在今夜此地﹐讓本座見識一番你的真功夫如何﹖” @HS*%N"*  
5{'hsC  
“嗯﹖”杜鳳兒此刻才感覺不對。早一步掀開彼此的底牌﹐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只會白白便宜了雕命石上其他的人。 6qT@M0)i  
B@F@,?K4%  
果然之前是故意混淆視線的做法……只是﹐他也不算失敗。自己在三奠魔功威力下現身﹐這種投一石而中兩鳥的行事手段﹐當真可怖。 xFF!)k #  
,4'gj0  
“越三乘﹐亥時將過。如果再不前往滄海沙灣﹐恐怕就錯過滄海開道的好戲了。” 為證實推測的準確﹐杜鳳兒直接將話挑明。 BAQ-1kSz  
3y)\dln  
“呵呵。只要你與本座過上十招﹐本座就同你前往滄海沙灣。或者不想動武﹐也可以先行論智﹐同樣以十題分勝負。”越三乘看到對方眼中的猶豫﹐心內暗自冷笑﹐讀書人果然都是斤斤計較﹐盤算不已的懦者啊﹗ #I=EYl=Vvi  
dk&e EDvfd  
看到了對方的不屑﹐杜鳳兒不禁微嗤。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客氣﹖ &vrQ *jX  
VKttJok1  
“越三乘﹐其實你的目的﹐是想阻止鳳兒前往滄海沙灣﹐文鬥武鬥根本毫不重要﹐是不是呢﹖” `=Ip>7T&  
8 #4K@nm5  
越三乘聞言大奇。既然早就知道自己的目的﹐還能如此閑雅地繞圈子﹐莫非有什麼陰謀嗎﹖ ;MN$.x+  
M FIb-*wT  
無論如何﹐由他親自牽制﹐不怕對方會飛走。 brA#p>4]Wf  
M">v4f&K1!  
確認了對方的目的﹐杜鳳兒冷冷開口。“你有自信擋得住鳳兒嗎﹖” ~ YH?wdT  
?W'z5'|  
他真的打算動武嗎﹖精明的眼神盤算了片刻﹐越三乘哈哈大笑。“最好是將極端留在紅葉道。不過如果你現在就想一試﹐本座也不反對﹗”  Qxz[  
]c>@RXY'  
杜鳳兒凜然。久聞魔魑霸主威名﹐這名當前天宇陣線最難纏的敵手﹐或許自己早該抓住機會﹐熟悉對手的行事手段了。 aEN` `  
G|,&V0*  
“離子時只剩三刻﹐如果滄海方面有人故意攔阻﹐應天風秋八月就將失去雕命的機會了。”杜鳳兒直言不諱﹐並非乞求對方垂憐﹐而是要看看對方用何種方式接招。 pX%:XpC!h  
| In{5E k  
“秋八月若參與盛會﹐對你孔孟學院也無好處。”為了確認天宇勢力是否早就滲透倚天航﹐越三乘的話語愈來愈尖刻﹐似乎執意要探出兩人的關係。 egu{}5  
D_lRYLA+  
明瞭對方用意﹐杜鳳兒從容應對。“秋八月若不能參賽﹐最大的受益者也非是杜鳳兒。” SWr TM  
,1ev2T  
“你是上屆的秋山第二人﹐第一的廣陵道君無權參賽﹐你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又會是誰呢﹖” hF$`=hE,F~  
7wj2-BWa  
“或許是法儀道君﹐或許是五通大師﹐又或許是你—越三乘。” t/[lA=0 )2  
kgo#JY-4  
杜鳳兒不急不緩﹐掀開了對方的底牌﹐果然如願看到了魔魑之主瞬刻的怔忡﹐以及微變的臉色。 CE3l_[c  
7$<pdayd  
越三乘心中警鐘大響。他明白些什麼﹖或者只是推測而已﹖盛會在即﹐多方的變數依然甚多﹐再多的地下佈局也不嫌多。但如果被挑開一股線﹐難保沒有後續的連鎖反應﹐從此麻煩透頂。 _%Z.Re  
@V:K]M 5  
見對方神色﹐杜鳳兒立刻明白自己握住了當今武道前沿最精準的寶貴情報。之前在學院內的層層迷思在瞬間開鎖﹐連鐶結一般地縷縷通透。明白了敵方的人際佈線﹐哪怕只有一小股﹐就足以由彼而始﹐著手破局。 W^iK9|[qp  
kQ>2W5o-d-  
越三乘不愧是先天中的智者﹐長年的經驗令他馬上恢復了之前的神色﹐矢口否認。 Nk9=A4=|  
<ww D*t  
“碧海春霖杜鳳兒﹐自作聰明恐怕會導致對戰局的誤判﹗” p -$C*0{  
Ovt]3`U9J  
“法儀與五通私交甚密﹐早就引起三教的懷疑了﹐只是目前尚苦無證據。”杜鳳兒對脫口的謊言暗捏一把汗﹐畢竟到目前為止﹐對此事心存懷疑的﹐並沒有幾個人。 4.,EKw3  
PMP{|yEx"  
但這番警告對急于入主倚天航的越三乘﹐頗為有效。因為不願看到屆時大多數人反對的場面﹐他更是一力撇清。 }sxs-  
$U[d#:]  
“這是倚天航之事﹐與本座無關。” UC+Qn  
eV"%(<{  
“當然有關。”杜鳳兒朗朗解說。“因為你與法儀﹑五通﹐亦是同路之人。你既然會在此地牽制杜鳳兒﹐沙灣方面一定也有人牽制秋八月。會聽從你命令﹐與盛會切身相關的雕命者……除了法儀﹑五通﹐還會有誰﹖” N1'"7eg/  
i~Tt\UA>  
這是他之前的推斷﹐或者早已掌握的情報﹖越三乘雖然表面上仍是一派平然﹐但心緒已漸漸失了平穩。“秋八月現身參與盛會﹐本就是每個雕命者所不願看見之事﹐你不用做太多無謂的聯想。今夜你我能夠在此地和平對談﹐真是難得。亥時已盡﹐你我詩海秋山再見了﹗” 0$|VkMq(  
lfAy$qP"}  
牽制的目的已經達到﹐不管此行心中鬱積了多少不爽﹐越三乘決意今夜到此為止。 2E40&  
c';~bYZ  
狂笑聲漸漸消失在野徑的一端﹐杜鳳兒微微冷笑。 d.f0OhQ  
_\>y[e["p  
不願看見﹖杜鳳兒心中暗嘲。本次的百年盛會﹐已經不止論智比武的範疇。攙入了幫派勢力的明爭暗鬥﹐會耍些許詭譎的小點子﹐也不算什麼稀奇事。 Owf!dMA;nF  
I<QUvs%e  
“你們認為應天風秋八月﹐是你們牽制得了的嗎﹖” ]KuM's  
Qm[((6}  
比起自己﹐那位神人之稱的秋八月﹐才堪為地者越三乘的最佳對手呀﹗ .OJG o<#$f  
!EIH"`>!  
*       *       *        *        *        *       *      * 04U|Frc  
XEiVs\) G  
既然亥時已盡﹐杜鳳兒便不再前往滄海﹐而是趕到穿雲巔﹐會同佛教的竹真大師﹑道教的律嚴道君﹐將雕命石上的名字原版抄走。秋八月並未現身雕命石前﹐但金粉鐫字清晰印刻其上﹐不由人不嘆服其高人之名﹐自有來歷。 [j@ek  
im*sSz 0 (  
而隨後一步上穿雲巔的法儀等眾人﹐則是完全變了臉色。 $tu   
]L~z9)  
“什麼﹗杜鳳兒—” 3.YH7rN  
wwl,F=| Y  
足以引起其他人懷疑的憤恨口氣﹐被一旁的五通勸了下來。來到一處隱密之地﹐卻見到了同樣滿面烏雲的越三乘。 %ZoJu  
=\]gL%N-|  
“秋八月還是雕命成功了﹐是嗎﹖”不等來人開口﹐越三乘沉著臉色﹐先行發問。 #)S}z+I  
`&NFl'l1C  
“哼﹗原來是憑借天瀉石墜入滄海造成的景象﹐也算不得什麼真本事﹗”法儀恨恨地﹐咬牙切齒。“若早知道所謂的金雨﹐就是龍鮶笑部下金行戰士的金磷粉﹐眾人也不至於防備不著﹗” Q%O9DCi  
\y7?w*K  
“法儀。”越三乘可不讚同他的話。“能夠早一步堪破天機﹐佈局在先的人固然難得﹐但早在他人料到之前﹐自創玄機﹐才是真正的勁敵。” r)S:= Is5  
c&T5C, ]  
秋八月早就指示天宇在大圓頂佈局﹐吸引龍鮶笑的五行戰士前來﹐然後在適當時機打散金行磷素﹐借風勢吹到滄海沙灣﹐形成難得一見的金雨飛灑。而後更借機行巧﹐不動聲色振衣飛粉以雕命﹐簡直出神入化到無人之境﹐令人膽寒。 (m1m}* @  
(~G*' /)  
百年之後﹐再入紅塵﹐氣勢在瞬間就壓倒武道眾人﹐無論是黑色馬車還是盤龍殿﹐大概都已經被這股氣勢深深震撼。越三乘思索著當前的步數﹐開口下令。 6teu_FS  
TU?n;h#TZ  
“秋八月之事﹐我們暫且不去管他。名響一時的武道名人﹐必然恩仇無數﹐讓其他人先來處理。目前要著手的人﹐是孔孟學院的儒聖﹐碧海春霖杜鳳兒。” {b-C,J  
E{6ku=2F  
“嗯~杜鳳兒曾經看見無極道觀圍捕雲瀟灑﹐此人確是留不得。”法儀想了片刻﹐說道。 $MasYi  
VQ!4( <XD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已經對我們三人的關係起了疑心。”越三乘道﹐“文武大會在即﹐魔魑聯會絕不能出半點差錯﹗” #xmiUN,|  
?e-rwaW  
在這個節骨眼上被抓住把柄﹐恐怕百年的苦心計劃﹐就變成泡影了。 iY>x x~V  
:G#%+,  
五通接話道﹕“你放心吧﹐我和法儀皆已在雕命石上名﹐按條例﹐道觀和禪境也不能把我們怎樣。” L^e*_q2d:>  
s-*N_Dv  
“杜鳳兒是倚天副真主﹐難道他不能把你們治罪﹖”越三乘懷疑道。 pXNhU88  
0 iSNom}m  
“哈哈……副真主只有三分之一的權力﹐孔孟學院才是他的轄區﹐就算他拿出副真主的大印﹐到道觀和禪境理論﹐在當前這個關鍵時刻﹐道觀和禪境也不可能交出我們﹐而放棄文武大會的參賽權啊﹗”法儀得意大笑。 _3 [E$Lg  
]}SV%*{ %  
“嗯~”越三乘略微思索﹐繼續下令。“你二人盡速將雲瀟灑一併捉走﹐如果杜鳳兒阻攔﹐就不用客氣﹐儘量討教一下儒教的絕招﹗” fyUW;dj  
3wN4kltt  
二人對視一眼﹐點頭應允。“我們明白了。” -rsS_[$2  
t>]W+Lx#  
*       *       *        *        *        *       *      * o,k#ft<  
?Ho$fGz  
陪同律嚴道君﹑竹真大師將參賽名單遞交三教裁判團之後﹐杜鳳兒腳步不停﹐再度踏出倚天航。盛會之前﹐必須先解決好友愛徒一事﹐否則好友怎麼有心思全力參賽呢﹖ Mxz X@GBX  
gs2qLb  
匆匆腳步在茂密叢林中走著﹐突然前方兩股不善的冷風吹來﹐明顯示威。 2h5T$[fV  
a?Om;-i2`S  
一抬眼﹐果然是法儀﹑五通兩人。“兩位此時前來﹐有何指教﹖” lJa-O  
])pX)(a  
“杜鳳兒﹐你少裝糊塗。你是主動交出雲瀟灑﹐還是要我們動手﹖” %/zHL?RqJ  
Ew}GPJ  
“就算我交出雲瀟灑﹐你們也不一定會放過鳳兒吧﹗”事到如今﹐邪魔勢力居然不打自招﹐杜鳳兒有些寒心﹕曾幾何時﹐倚天航已經腐敗至此了﹖ |QzJHP @  
Uj 3{c  
“果然聰明﹐那就認命吧﹗”五通不再多言﹐為防夜長夢多﹐先一步出手﹐展開攻擊。 M/V"Ke"N  
gu3)HCZ  
以一敵二﹐杜鳳兒卻絲毫不亂﹐凝氣出招同時﹐仔細觀察對方來往路數﹐是打算車輪戰或者合力夾攻。對方似乎沒有拖時間的意圖﹐五通法杖拄地﹐同時法儀也在一旁助力﹐兩顧強大氣勁合為一股﹐向對方衝擊而去。 )FB<gCh7X  
yq3"VFh3d  
杜鳳兒揚袖﹐身形一轉一退之間﹐已將來襲力道化消七成。雙方皆屬當前倚天航武功一線的人物﹐雖然皆不曾拿出拼命的架式﹐但兩相交鋒﹐足以撼天裂地。剎時間﹐四週樹木狼藉﹐塵沙一片﹐模糊了人的視線。 /_fZ2$/  
fo}@B &=4  
當下裡光線不足﹐枝葉搖影灰塵漫天﹐三人尚未來得及穩住腳步﹐只覺一陣清爽秋風從遠處一徑吹來﹐瞬時將戰場的一片混亂掃清— $_ $%L0)5  
.f!'> _  
法儀與五通深感驚訝﹐迅速回頭﹐辨認著遠處悠然而近的人影﹐而杜鳳兒則無聲舒了一口氣﹐全身的緊張也在不知不覺中﹐消散無跡。 'PMzm/;8st  
1slt[&4N  
銀髮高冠﹐衣袂飄然。一身黃袍﹐氣宇軒昂的絕世高人秋八月﹐終於在百年之後﹐再度踏入了倚天航界域。 f`8fNt  
dd=5`Bo9Yh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七章 G`!;RX  
1_W5@)  
甫見來人﹐法儀﹑五通皆變了臉色。法儀道君哼了一聲﹐搶先發難。 OQX ek@~2  
G[yN*C  
“是你秋八月﹗倚天航可不是你這種外人能隨意進入的﹗” Q!%CU8!`&  
;rta#pRn  
杜鳳兒卻在此刻緩緩出聲。“秋八月是孔孟學院的貴賓﹐鳳兒是特別來此恭候。” 8&f"")m  
!as<UH"\  
清亮聲調隱約挑舋﹐法儀聽之更是火冒三丈。秋八月卻故作嚴肅地發問道﹕“倚天三教本是同一家﹐為何你們三人卻在此干戈相對呢﹖” 8<^6<c  
`V ++})5v  
關他這個外人何事﹖法儀剛想辯斥﹐被五通擋下。 PzTTL=G +  
[laX~(ND{  
“秋八月你誤會了﹐這不過是我們三教在秋山盛會之前的互相切磋﹐並無其他意圖。” bOmM~pD  
w1A&p  
“喔。”秋八月理解地點點頭。“那真是抱歉﹐秋某打擾了你們的比試呀﹗”  K[TMTn  
=09j1:''<d  
“好友﹐你是無心之過﹐相信他們兩位不會計較。”杜鳳兒站在法儀兩人身後﹐看著秋八月說話時的目光一直向自己射過來﹐於是建議道﹕“此地光線黯淡﹐不如請各位移駕孔孟學院﹐讓鳳兒好好招待﹐如何呢﹖” OEGAwP?F  
d0Kg,HB  
“不用麻煩了。”法儀冷笑著﹐“現在秋八月就在此地﹐你也可以向他好好解釋一下﹐孔孟學院早先捉拿牧雲﹐你又扣押雲瀟灑的內情。” zT+yZA.L  
")M.p_b[Z=  
“你誤解了。”秋八月的眼神依然沒有離開好友﹐口中卻回答道﹕“雲瀟灑是我拜託好友﹐先將他帶至孔孟學院。” *t|j+*c}  
>|I3h5\M  
“那疾鶴牧雲呢﹖”五通不甘心地繼續追問。 Zk;;~ESOU  
Js#c9l{{  
杜鳳兒暗自冷嗤。明明就是壞事做盡﹐還在這裡牽拖。正欲開口﹐卻又被秋八月搶先。 )@`w^\E_~_  
tT#Q`cB  
“牧雲很快就會回到清白湖﹐請二位不用掛懷。秋某自己的弟子惹下的麻煩﹐自然會親自妥善處理。” yM D* >8/  
O,1u\Zy/  
平靜無波的話語﹐仿彿不是解釋﹐而是宣示﹐滿滿的自信讓面前的兩名小人一時怔忡﹐說不出話來。 t_VHw'~"  
!%M-w0vC9  
“既然這樣﹐那五通先向你賠不是了。”見情況有變﹐五通決定先回見越三乘﹐查明牧雲是否真的已經離開魔魑聯會的掌控。 .r*b+rc;]  
^lMnwqx<  
“佛尊所指是滄海故意攔阻秋某上穿雲巔一事嗎﹖”秋八月淡笑。“其實也無妨﹐畢竟讓二位白忙一場﹐陪著秋某吹了一個時辰的冷風不是嗎﹖” IA!ixabG  
Q}.y"|^  
“秋八月你﹗哼﹐有本事就不要只逞口舌之能﹐秋山見高低吧﹗”法儀再也聽不下去﹐差點就跳腳了。 /~tfP  
;<X3AhF  
看見兩人匆忙離開﹐杜鳳兒轉而發問﹐“好友﹐你怎麼知道牧雲不久就會回歸清白湖﹖” GRV9s9^  
S@"=,Xj M  
“因為好友一定會全力以赴﹐為秋某排懮解難啊﹗”秋八月微笑。 ez5`B$$  
+m7 x>ie)  
“你……罷了﹐先回孔孟學院吧。”杜鳳兒這才明白了對方此言的涵意﹐加上之前對此事一直的懮悶﹐一時間竟無反駁之言。 kWz%v  
&% r#eB?7  
見好友沉默下來﹐秋八月走上前去﹐注視著他微透懮色的面容。 /eMZTh*1P  
D\l.?<C  
“秋某雖人不在紅塵﹐但紅塵卻在吾心﹐所有事吾一清二楚。好友不必憂煩。” g4$%)0x%  
G =4y!y  
此時已經四下無人的鬼影叢林﹐除了風拂枝葉的沙沙聲響﹐就只有迴蕩耳邊的故人低沉話語。杜鳳兒聞言﹐收起煩惱臉色﹐抬頭笑道﹕“是呀﹗若非如此﹐怎能掌握滄海開道﹑金雨隨行呢﹖” ~D=@4(f8|  
O}D8  
“這是兩回事啊。”秋八月道﹐“牧雲之事﹐是因為秋某知曉﹐好友你一定不會坐視……” CC-:dNb  
tr/dd&(Y1  
不再答言﹐杜鳳兒轉身進入倚天航﹐故意忽視掉身後難禁的一絲笑意。 ^{K8uN7  
kL|Y-(FPo%  
*       *       *        *        *        *       *      * r;T/  
l?1!h2z%  
“好友請進。”兩人來到孔孟學院﹐杜鳳兒將好友讓至正廳上座﹐轉頭開始下令。 (MIw$)#^  
EH "g`r  
玉璇才子賈文郎已由穿雲巔完成任務回歸學院﹐正在偏廳等候。杜鳳兒瞥了他一眼﹐走到門口﹐對另外兩名儒生吩咐道﹕“左文思﹑右長樂﹐帶著本掌院的副真主玉璽﹐跟隨方才離開無極道觀的人﹐認準了對方前往的所在﹐然後將對方逮捕回學院。如有抵抗﹐格殺勿論﹗” xA5$!Oq7  
7~Ga>BK  
兩人領令前去﹐杜鳳兒則毫不拖延﹐回身走入偏廳﹐落座之後﹐將賈文郎喚至案前。 *(MvNN*  
G\p; bUF  
“賈文郎﹐你應該明白﹐本掌院召你來此的緣故﹗”杜鳳兒盯著下首故作鎮定的人﹐心中一陣惱火。 k51s*U6=  
+?:V\niQI  
沒想到最信任的人﹐竟然也和魔魑一掛﹐居安者不能常思危急﹐真是太疏忽大意了。 Yr=mLT|JN  
@!'H'GvA  
“賈文郎愚昧﹐不知掌院此話何意啊﹖”雖然看見門廳側立的南鄉子﹑北庭子皆是惴惴不安的神色﹐曉得東窗事發﹐但他依然冷靜如昔。 2,;t%GB  
fBOPd =  
“大膽﹗”杜鳳兒見他故作無辜﹐心中怒氣更甚﹐“你不但犯下滔天大罪﹐而且還不願坦誠﹐南鄉子﹗你說給他聽﹗” VfcQibm  
_Usg`ax-  
侍立一旁的南鄉子連忙對賈文郎道﹕“學長﹐你下令擒拿疾鶴牧雲之事﹐掌院已經全部了解了。” GDB>!ukg  
h*9o_  
賈文郎這才變了臉色。“什麼﹗南鄉北庭﹐你們竟敢出賣我﹗” wqOhJYc  
yrs3`/  
“放肆﹗”杜鳳兒重重擊桌﹐這個賈文郎真是膽大包天﹐居然還敢大聲吆喝﹖“孔孟學院哪裡虧待你了﹐為何要與魔人為伍﹐做下不法之事﹖” e,*[5xQ  
YcV~S#b  
看見事跡已經敗露﹐賈文郎反而笑起來。“既然你們都已經明白﹐那我就說給你聽。杜鳳兒﹐其實我本來就是法儀道君的人﹐三年前奉命混入學院﹐主要就是向他提供儒教的機密﹐以及你杜鳳兒的武功精要。主要目的如今都已經達成﹐你們是追悔莫及啊﹗” LI<5;oE;  
.am*d|&+G  
“你﹗真是可惡至極﹗” FOA%( 5$4  
oCYD@S>h  
杜鳳兒此刻知道自己已經幾近控制不住情緒﹐轉身對正廳端坐的秋八月嘆道﹕“真是學院之辱啊﹗好友﹐是他擒你徒兒﹐就交給你發落了。” Zn0fgQd  
NFc8"7Mz}  
“何必麻煩呢﹖”秋八月冷眼望去﹐“他既然敢將全盤托出﹐難道還妄想離開這裡嗎﹖” nu<!/O  
j1kc&(  
“聰明啊﹗”屑然冷哼一聲﹐賈文郎發話。“勸你們不要白費心機了﹐這次倚天真主的寶座﹐一定屬於魔魑聯會啊﹗哈哈……” 7&)F;;H  
\veL5  
笑聲未絕﹐賈文郎手起扇落﹐自蓋天靈。頓時血流如瀑﹐尸身倒落地面﹐發出沉重鈍響。 k-e@G'  
6 {Z\cwP)c  
略微瞬間的失神﹐杜鳳兒努力平復情緒﹐卻在不經意側轉身體的片刻﹐接到了秋八月深邃的目光。正欲說些什麼﹐門口傳來另一份通報。 iIw ea`  
(Qm;]?/  
“稟掌院﹐左文思﹑右長樂回來了。” X8x>oV;8  
P[K=']c  
“傳他們進入。對了﹐順便將此地收拾乾淨吧。” \(FDR  
/,UkT*+>!  
看見兩人空手而歸﹐杜鳳兒慨然。果然﹐對方是無極道觀法儀道君的手下陸解紅﹐前往地獄穴的途中拒捕﹐一番纏鬥之後被就地處決。 pb Ie)nK  
$\!;*SSj  
入魔之人﹐果然個個死心塌地。看來對手越三乘﹐已經不是普通難纏的敵人了。 q_&IZ,{Vk  
`C?OAR44  
“好友﹐真是抱歉﹐是鳳兒大意﹐現在我就陪你去地獄穴﹐救出你的徒弟。” 杜鳳兒屏退手下﹐來到正廳之中。 TMCA?r%Y\  
Z5[:Zf?h7J  
“不用﹐地獄穴我會親自前往﹐你只需會齊釋道二教的威信人物﹐隨後趕到現場即可。”秋八月微微一笑﹐心中為好友配合的驚人默契度讚嘆不已。 OP}p;(  
:a@z53X@M  
“嗯﹐鳳兒明白了。”時間緊迫﹐杜鳳兒無暇多慮﹐轉身走出學院﹐再次有意或無意地忽視了身後別有意義的目光。 1[`<JCFClc  
N=wy)+  
*       *       *        *        *        *       *      * OF/)-}!  
@EZONKT  
匆忙回到魔魑集會的一處山洞之內﹐法儀焦急萬分地等待著屬下的傳報。 3= zQ U  
J"%}t\Q  
“牧雲怎麼會逃出地獄坑﹖不可能啊﹗難道是秋八月胡言亂語﹖” r![JPhei  
odf^W  
“秋八月何許人物﹐他會輕易胡說嗎﹖”五通雖然疑惑﹐也猜不中秋八月的用意。 Q$L(fH kw  
3rg^R"&  
一直沉默聆聽對方討論的越三乘﹐突然開口發問。“是秋八月告訴你們﹐牧雲已經返回清白湖﹖” k& s7 -yY  
!y~b;>887  
“是啊﹗本道君就是不信﹐所以才隨即派手下之人前往查看……” ONiI:Z>%  
9lJj/  
越三乘立時一嘆。“你中了他的計策了﹗如果本座料想得沒錯﹐你派去的人﹐已經落入杜鳳兒手中了﹗” )"uG*}\?b  
<SZO- -+lB  
“他敢動本道君的人﹗”法儀暴跳如雷。 Jk`)`94 I  
6ya87H'e@  
“他當然敢﹐身為副真主﹐現任真主又不在倚天航內﹐並且有了秋八月的撐腰﹐他還有什麼事不敢為﹖”越三乘冷冷點破。 a3O_#l-Z  
by[i"!RCu  
果然﹐這番話語剛落﹐道觀即刻來人報信。“稟道君﹐孔孟學院左文思﹑右長樂帶著副真主的印璽捕捉陸解紅﹐陸解紅努力抗爭﹐不敵被殺了。” qjzW9yV+  
i?dKmRp(@y  
“杜鳳兒﹗”法儀道君恨不得立刻衝去孔孟學院理論﹐卻被越三乘攔下。 =>\-ma+  
; S ` -9}6  
“地獄穴方位暴露﹐法儀五通﹐即刻隨本座前往地獄穴﹗有什麼仇怨不快﹐到那裡一併解決吧﹗” jY+S,lD  
"nno)~)u  
越三乘想到才能卓絕的孔孟儒聖杜鳳兒﹐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果然是他魔魑之主看上的對手﹐值得他全心全力對付的死敵。 oK:P@V6!  
yWi0 tE{  
“杜鳳兒﹐看來本座是留你不得了﹗” 8 {]Gh 0+  
O:tX0<6  
`lezJ (Xm  
第八章 ]NV ]@*`tO  
XuoEAu8]  
地獄穴一行﹐秋八月﹑杜鳳兒配合默契﹐再次重挫魔魑聯會的銳氣。秋八月卻面無喜色﹐一路上只是沉默無言。杜鳳兒體諒他心中有事﹐也默默不語。一直行到接近倚天航﹐秋八月才突然開口。 0DVZRB  
fR%1FXpK&  
“好友。秋某真是忍不住為你擔心呀。” &MZy;Sq  
9XqAjez\  
“哦﹖”杜鳳兒抬頭。“因何呢﹖” yUmsE-W  
?VP!1O=J  
“將人帶出牢坑就罷了﹐你何必又對越三乘嗆聲呢﹖”話雖如此說﹐但秋八月還是忍不住嘴角上彎。 `{lAhZ5  
hdJwNmEA>  
“此事與擔心鳳兒有關嗎﹖”杜鳳兒瞥見他的笑意﹐反問道。 .`>l.gmi&  
EQ63VF  
“喔﹐秋某明白了。堂堂倚天副真主﹐當然不怕任何人記仇啊。” ~!:Sp_y  
D>b5Uwt  
“好友言差了。”杜鳳兒一本正經道﹐“當時身邊有絕世高人秋八月撐腰﹐鳳兒還有何畏懼呢﹖” )(Mr f{  
kefv=n*]l  
“原來這就是好友對友情的解讀嗎﹖”秋八月瞭然般地苦笑。 _s^:zPl  
a<wQzgxG  
“彼此彼此﹐好友你又何必掛懷呢﹖” 6mpg&'>  
h` h>H X  
兩人一路說著﹐已經回到了孔孟學院。杜鳳兒看了一眼惴惴不安的牧雲﹑馡雲﹐於是轉移話題。 J2< QAX  
L@n6N|[_  
“好友﹐今日傍晚﹐詩海藍天臺將拉開論智序幕。依你看﹐誰最有機會奪魁呢﹖” W#jZRviyq!  
1~5q:X  
秋八月笑道﹕“魔魑聯會方面﹐最有機會的當然是曾經鬥敗天者亦梵的越三乘。天宇方面﹐捨好友其誰呢﹖” 6$fnQcpJ  
=ch Af=  
“往年鳳兒僥倖﹐適逢山中無大樹而已。今年有了好友參賽﹐情形可就不同了。” v;]I^Kq  
B5,QJ W*  
“你我且莫互相稱讚了。文賽之外﹐好友不覺得越三乘是一位難纏的人物嗎﹖”秋八月話語來往之間﹐已然看出好友的心思﹐可是某些該辦之事﹐卻不能含混而過。 !H|82:`t+  
YG 5Z8@kH  
杜鳳兒心中一沉。秋八月教徒之嚴﹐天下有名。雖是他人師徒之事﹐但他仍然試圖挽回接下來的發展。 ) Zb`~w  
[}ZPg3Y  
“好友﹐鳳兒明白你在想什麼。昔日一宿覺遇害﹐牧雲固然難辭其咎﹐但若非你自己的誓言未現﹐不能現身﹐又豈有後來的悲劇呢﹖請好友念在牧雲身為八衡一員﹐給予寬赦吧。” o47 f  
LX\*4[0%K  
秋八月面無表情地看著下首垂手而立的徒兒﹐默然不語。雖然沒有正視好友懇切的面容﹐但他明白﹐杜鳳兒是不忍看他親手處決愛徒﹐才會予以委婉勸諫。 %:w% o$  
PL9eUy  
“好友以為牧雲當日的舉動﹐牽涉的只有一宿覺一人嗎﹖”秋八月終於將目光轉向杜鳳兒﹐隨即沉沉嘆息。“教不嚴﹐師之惰﹐秋某固然自責﹐卻不是為百年前的誓言而已啊﹗” 2iPmCG  
|[owNV>  
當日﹐越三乘長年佈局﹐讓武道之中流傳“七蓮金剛指”乃制地秘式﹐越三乘甚至不惜親手殺死身為七貘的闇陀羅。但睿智細心的亦梵尊者仍然半信半疑﹐竭力尋找破綻。天宇眾人則各執一詞﹐遲遲難以決斷 。 2@R8P~^W  
Ly)(_Tp@+  
其實﹐在當時的處境下﹐只要再多些時候﹐亦梵未必揭穿不了越三乘的計謀﹔但越三乘卻在這個節骨眼上﹐啟動了最關鍵的一枚棋子。 *M&VqG4P9w  
,d>X/kd|o  
利用年輕人急躁的個性﹑為感情冒失的衝動﹐越三乘說服牧雲背叛了天宇眾人﹐出賣了同為八衡的一宿覺﹐從而使一宿覺慘死在越三乘手中。 H/Ec^Lc+_  
vf'cx:m  
天宇連逢慘禍﹐和一宿覺有著同門之誼的天者亦梵再難隱忍﹐終於向地者越三乘下了戰書。 p37zz4  
En,)}yI  
天地對決﹐失之毫釐﹐便是生死兩分。越三乘押下巨大成本的豪賭終於連本帶利贏了回來﹐而隨著天者的軀體倒落風塵﹐天宇正道頓時痛失巨柱。 71l"m^Z3zy  
w~$c= JO#  
思及此﹐杜鳳兒不禁冷汗涔涔。年輕人沒什麼心機﹐未必想得到日後的局勢﹔秋八月身為人師﹐又何必責徒太苛呢﹖ YF! &*6m  
Le` /  
仿彿看出了好友的不然﹐在秋八月的心中﹐卻一樣是痛心無比。自從天者亦梵遇難之後﹐天宇便連逢災禍﹐龍族更是死傷慘重。紅雲驕子不惜十渡雲觀請來的天宇執首﹐竟然就此犧牲。如果不處決牧雲﹐自己將如何向天宇交代﹖ +-aU+7tu  
XnE %$NJ  
“牧雲﹐你說吧。”秋八月示意好友不必多言﹐杜鳳兒也祇得閉嘴坐下。 i,'Ka[6   
B]|6`UfB  
“是。弟子自知犯下滔天大罪﹐無可饒恕﹐但求師尊及天宇眾人原諒﹐牧雲死而無怨。” xv$)u<Ve  
2&gd"Ak(  
低沉的嗓音﹐夾雜著對錯誤抉擇的痛悔。太年輕的他﹐並不懂得人生是不可隨意為感情不擇手段付出一切的﹐否則牽扯的﹐將不止是一個人的前途。 [EmOA.6  
Rct"\{V')n  
身側的女子則一直看著她的大師兄。正如她自己無怨無悔地追著二師兄雲瀟灑的身影一樣﹐牧雲也在一直追隨著她的腳步﹐並且不惜違背師囑﹐同門互鬥﹐更在最後徹底反叛了天宇同盟。 %|*nmIPq(  
NDRW  
但同樣年輕的少女也不曾想到﹐有一天﹐他們竟會為了這段個人感情﹐付出巨大代價。 $K?T=a;z  
^)OZ`u8  
室內氣壓低沉抑鬱﹐馡雲含淚開口。 b$?Xn{Y  
'n^2|"$sH  
“師尊在上﹐馡雲不敢企求師尊對大師兄的原諒﹐但會造成今日的局面﹐馡雲也難辭其咎﹐就請師尊也賜徒兒同罪吧﹗” vr{'FMc  
N4a`8dS|  
秋八月聞言﹐抬高聲調﹐重重喝斥。“放肆﹗牧雲罪大惡極﹐豈容你為他求情﹖如果不以死謝罪﹐為師如何向天宇交代﹗” /i{tS`[F2a  
A \MfF  
一旁的杜鳳兒也感受到秋八月心中的沉重壓力﹐慨然暗嘆。牧雲兩人並不了解﹐當時的一個棋步﹐竟然會牽扯出全局的翻盤。彼時衡貘交鋒﹐正道八衡其實已然佔住上風﹐而天者亦梵﹐也的確身懷滅地之招﹔若非一宿覺慘死﹐天宇正道未必就是輸家。 <o&o=Y8  
Dh&:-  
不同於上座兩名先天的內心活動﹐牧雲但見師妹為自己求情﹐心中頓時一陣激動。多年來不擇手段試圖付出的感情﹐終於不算徹底白費。只是……難得看見師尊如此嚴厲呵斥師妹﹐他的內心﹐終也激起一陣波瀾。 'T)Or,d  
1iNsX\M  
“師妹﹐你不用多說了﹐一切都是牧雲罪有應得。師尊﹐是徒兒辜負你的期望﹐多年來的養育之恩﹐牧雲只有來生再報﹐珍重了。” &\1'1`N1  
&0+x2e)7g  
手掌凝氣﹐向天靈擊落。馡雲眼中含淚﹐不忍轉過頭去﹐而秋八月則是壓抑內心﹐一瞬不瞬地注視著這個自己曾經寄予厚望的弟子。 6wb^*dD92  
=de<WoKnu2  
剎時間﹐杜鳳兒閃電般迅速出手﹐散化掉牧雲自盡的掌氣﹐也令在場眾人錯愕不已。 "Y G\  
aFRTNu/r  
秋八月心中一頓﹐緩緩開口。“好友你……” 7_Ba3+9jpa  
9Hf*cQ  
“往者誠可諫﹐來者猶可追。”杜鳳兒站了起來﹐走到好友面前﹐注視著他。“讓鳳兒為他求情吧。” HQ^9 [HN.  
<$jKy3@  
其實杜鳳兒心中並不確定﹐自己的話語究竟有多少份量。秋八月正式踏入天宇﹐如果第一步就是隨意包庇自己的徒弟﹐日後的路﹐不知要多出幾番坎坷。 ]{IR&{EI-  
U@.u-)oX  
看著好友忽閃的眼神﹐秋八月心中一動﹐思量片刻﹐示意牧雲起身。 G&x'=dJ  
Kajkw>z  
“既然是杜鳳兒開口﹐秋某只好網開一面。牧雲﹐快道謝。” b:P\=k]8#  
X0y?<G1( a  
“牧雲謝過杜前輩﹑師尊﹐日後必將克盡全力﹐報效天宇。” 8^/+wa+G  
L!;^ #g  
杜鳳兒看著兩名少年﹐輕輕點了點頭﹐不再言語﹐只是默默看著他們退下。 8W~lU~-  
6IEUJ-M Z  
“好友﹐你又欠我一回了。”秋八月也站起身來﹐走到杜鳳兒面前。 Qm.z@DwFM{  
mi7sBA9L8  
“徒弟是你的﹐怎麼說是我欠你的呢﹖”杜鳳兒嘆道﹐“難道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引我開口﹐你做好人。” wVgi+P  
aGPqh,<QD  
“耶﹐方才做了好人的可是好友你呀﹗秋某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 1P_Fe[8  
8#+`9GI  
“對呀。日後天宇眾人若有微詞﹐好友也可以順便一氣推到鳳兒頭上﹐是不是呢﹖” ~TYbP  
=m`l%V[  
“這的確是個好主意﹐秋某會適當考慮。”秋八月微笑。 DpA\r_D  
Bu7A{DRf  
“罷了﹐不和你多說。鳳兒原以為你會用‘天意’兩字﹐為令徒脫罪﹐沒想到還是毫不容情。”杜鳳兒嘆道﹐“年輕人犯錯難免﹐你又何必如此執著呢﹖何況天宇危機在際﹐保存下一份實力﹐也未免不是天宇眾人之願啊﹗” 89zuL18V  
S?*^>Y-e;  
面對一針見血的評判﹐秋八月很難得地沒有還嘴﹐反而沉默下來。杜鳳兒見狀好奇問道﹕ “好友怎樣棄甲了﹖”  bt;lq!g  
3YR* ^  
“你想聽秋某說什麼呢﹖” xME(B@j  
|]^l^e 6m  
窗外日漸西沉﹐寧靜的孔孟學院大廳﹐更顯秋日蕭瑟。 P?^JPbfV  
B-!guf rnY  
*       *       *        *        *        *       *      * " Wp   
#hIEEkCp +  
回到魔魑基地的眾人﹐心中積壓的鬱悶﹐已經到了臨界爆發的境地。 @. "q  
y:Z$LmPc<  
(“越三乘﹐離去之際﹐記得帶走這次的教訓﹗”) A&N$tH  
Js/N()X  
杜鳳兒清揚挑舋猶然在耳﹐越三乘看著法儀﹑五通咬牙切齒的模樣﹐只是緩緩捏緊了拳頭。 +Dv7:x7  
aT&t_^[]   
這個倚天現任副真主﹐顯然不將他放在眼內。地獄穴前﹐看著突然現身的三教高層人物﹐越三乘等三人不敢輕舉妄動﹐眼睜睜讓秋八月將人帶走﹐一干人揚長而去。 4Mk8Cpz  
j*XjY[  
自從千巒碑展開天地對談開始﹐連天者亦梵都對他忌憚三分﹐統合黑色馬車以來﹐更是氣焰昇到了頂點﹐武道四方有點頭臉的人物對他莫不是畏懼兼敬服。只有這個杜鳳兒﹐三番五次挑戰他的威信﹐擺明不將他當成一回事。 f[x~)=  
$h,d? .u6w  
“越三乘﹐杜鳳兒這是在給我們下馬威啊﹗”法儀越想越不甘心﹐“不如你乾脆在秋山就下手﹐結果掉他﹗” qtO1hZ  
LyIKP$t  
緩緩平息了心中怒火﹐越三乘沉聲回應。 Tru c[A.2Z  
8Bq-0=E  
“何必等到秋山呢﹖今夜詩海藍天臺﹐本座就可讓他有命來﹐無命回去﹗” &9RH}zv6  
Tj=gRQ2v  
兩人對望一眼﹐臉上都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pg+b[7  
'}_=kp'X  
“我們就全力配合你﹐給杜鳳兒一份意想不到的厚禮吧﹗” Q*gnAi&.#  
yKYl@&H/%  
夕陽餘輝照映大地之時﹐各方雕命高手紛紛踏上藍天臺文賽之路﹐倚天航重要的一頁正式掀開。 "c6<zP  
6_WmCtvF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九章 L"^OdpOs  
44~hw:   
日落西山﹐藍天臺文智之爭正式拉開帷幕。雕命者之一的花中人已然打算放棄文賽﹐而將全盤賭注壓在秋山武決﹐理由則是非常明顯的事實﹕ w-ALCh8o  
9p4y>3  
“如果秋八月或者越三乘成為倚天航真主﹐你認為副真主之位﹐還有什麼意義嗎﹖” Hs$'0:  
0'`S,  
而另一方面﹐杜鳳兒對這個議題﹐卻有著不同的解說。 a$}NW.  
BKay*!'PX  
“副真主至少有牽制獨裁的作用。” eeW`JG-E  
h,t:]  
秋八月則是深信好友的才能。儘管在過去百年之間﹐倚天航有幸由兩位同樣愛好和平的正﹑副真主領航﹐他仍然在這短短數日之內﹐為杜鳳兒驚人的處世智慧﹑出色的辦事能力而嘆服。 <[ZI.+_Wt  
n}JPYu  
正如文賽第一輪的謎儒文虎之題﹐在短短時間內結束。裁判之題才出口﹐杜鳳兒馬上接聲應答﹐絲毫無誤。秋八月凝視著好友優雅揮灑﹐文采出眾的迷人姿態﹐一時間略微走神。 FIS "Z(  
DHv2&zH  
而在接下來群辯的題目﹐則是兵事的沙盤推演。配合天宇眾人在亂世中的態度﹐秋八月也以保守論題﹐迎辯魔魑陣營的主動進擊的戰略意識。 A @2Bs 5F  
&))\2pl  
杜鳳兒環視現場﹐微微冷笑。第三陣營的龍鮶笑﹑花中人皆放棄了文賽﹐說明詩海之爭﹐天宇﹑魔魑已是五五分立的情勢。既然這樣﹐接下來就需要額外的表演了。 tb,9a!?  
>La><.z~  
第二論辯題結束之後﹐判定越三乘略高一籌。不等在場眾人發話﹐法儀道君竟然抑制不住﹐搶先開懷大笑。 &<Zdyf?[Ou  
!p',Za   
“哈哈……我就說嘛﹐秋八月你這回絕對勝不了﹗” V&%C\ns4  
GJ,a RI  
“本輪獲勝的是越三乘﹐怎麼你法儀道君卻如此開懷﹖這說明三位關係﹐果然匪淺。”秋八月以不大不小的聲調﹐讓全場眾人都聽了個一清二楚﹐也讓五通和法儀當場臉黑了一半。 g5Hr7K m  
{~'H  
越三乘見狀﹐也隨後為之解圍。“秋八月﹐你何必注意這些細節﹖畢竟最後的勝利﹐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m*dNrG  
O%&cE*eX  
“是呀。”杜鳳兒對好友微笑﹐“如此場合﹐好友就不要讓他們難堪了吧﹗” 45<y{8  
FY4T(4#  
“也對。”秋八月也一本正經地點頭道﹐“畢竟多次徒勞無功的人﹐心情總是不好﹐劣者就不再刺激他們了。” \J3/keL  
0e16Ow6\!1  
一邊的法儀早就氣得幾乎暴跳﹐幸而五通及時解圍。“裁判﹐進入第三題吧。” DZk1ZLz  
bq NP#C  
“文賽第三議題是臨場出題﹐題目就是……”儒院裁判白香禮手指藍天臺方圓景色﹐“詩海藍天臺南臨浩瀚大海﹐北有太山聳立﹐誰能在一刻間﹐使海水淹沒太山﹐就算勝出了。” UV@0gdy[  
&I/qG`W  
“讓大海淹沒山峰﹖這連大羅天仙也未必能做到﹗”法儀不假思索﹐哼出聲來。 ($8t%jVWJJ  
"}zt`3  
“是嗎﹖”杜鳳兒卻是立刻接過話來﹕“那就看我表現了﹗” A[)C:q,  
/8c&Axuv  
此言一出﹐令在場眾人皆驚。銀河行眉頭一緊﹐正欲開口﹐卻被秋八月眼神暗示而攔下。 e;h,V(  
),` 8eQC  
杜鳳兒驚人話語一出﹐法儀抓住機會﹐立刻向眾人高聲宣揚。 R,,Qt TGB  
2+Yb 7 uI,  
“杜鳳兒誇下大言﹐一刻間使海水淹沒太山﹐這話大家皆聽見了﹗” Oaa"T8t  
u R:rO^  
“鳳兒說出之言﹐自當負責﹗”杜鳳兒斬釘截鐵﹐毫無猶豫。 <cj{Qk  
~*-qX$gr  
“如果不能做到呢﹖”越三乘也跟著問道。 /iG7MC\`  
9:8|)a(1  
法儀支吾了一下﹐越三乘伸手攔下。“且慢﹗讓秋八月先說。” 2hq\n<  
x+7*ADKb  
毫不掩飾的狠辣眼光﹐盯住天宇方面的三人。秋八月看了劍拔弩張的魔魑三人一眼﹐淡淡道﹕“我認為用詞不當非是什麼大罪﹐萬一做不到﹐自當退隱深山﹐修口終身。” p$XKlg&  
0BK5qz  
站在秋八月一旁的銀河行緊接著上前一步﹐“秋八月的話我贊成。” x)oRSsv!Tr  
[_.n$p-  
杜鳳兒輕輕挑眉﹐卻是別有意味地看著秋八月。銀河行則萬分緊張﹐眼神在越三乘一方與臺上裁判之間移動﹐忽視了秋﹑杜兩人之間無聲的氣息。 +~35G:&:  
%u!b& 5]e  
秋八月的內心﹐其實遠沒有表現出來的輕鬆。他明白好友智慧超常﹐也必有一番週旋的理由﹐只是沒想到他會如此突兀地弄險。 Bm/YgQi  
pW|u P8#  
“呵呵……”越三乘陰沉嘲諷﹐“好便宜的修口終身﹗” ;dZMa]X0  
8@eOTzm  
秋八月明白越三乘此舉的用意﹐是在宣告他現身天宇的立場。凡是與魔魑聯會對立之人﹐他們便有了動手剿除的理由。看著杜鳳兒仍然是輕鬆滿面的模樣﹐他不由得心念一轉。 Fr [7  
&%,DZA`  
“不然呢﹖五通大師你以為呢﹖”秋八月故意試探﹐卻是全意注視杜鳳兒。無奈﹐仍然不見半點波瀾的面容。 6R4<J% $P  
Z a(|(M H  
“嗯﹖”五通沒想到會被秋八月提名﹐想了想便道﹕“我認為身為孔孟學院之主﹐信口開河有失領導風范﹐罰他不見日月。” Ia4)uV8  
 v~=\H  
杜鳳兒仍是一派泰然﹐淡然解釋﹕“不見日月則是廢掉雙眼。” *9 D!A  
L0"~[zB]N  
此話一出﹐臺上裁判亦是一震。向來倚天文賽﹐還不曾演出如此激烈的對峙﹐竟需要以傷人作為裁決﹖ m4m<nnM  
G;1?<3   
法儀看見天宇一方的沉默﹐不禁得意道﹕“杜鳳兒﹐如果你認為罰得過重﹐可以收回你誇下的狂言﹐順便向眾人賠不是。” LW:1/w&pv  
RUo9eQIPD  
“是啊。法儀道君的建議合理又不傷和氣﹐好友考慮一下如何﹖”秋八月看著杜鳳兒﹐眼神中卻不自主顯露出奇異的光芒。 %l !xkCKA  
Gquuy7[&  
“秋八月﹐你的關懷心領﹐但是鳳兒絕不收回講出之話。”杜鳳兒此刻不太確定好友是何種心態﹐但越三乘尚未表態﹐可以接此機會繼續試探下去。 E=w3=\JP  
+ts0^;QO2{  
“既然如此﹐那你就速速獻藝吧。” 越三乘冷笑不止。 Tv$sqVe9  
m;,xmEp  
“可以可以。”杜鳳兒貌似心不在焉的回答﹐再次令眾人疑惑不已。 ^4pto$#@O:  
@S3f:s0~D  
“想什麼呢﹖”越三乘不放心地挑破﹐“不會在思考失敗以後如何逃跑吧﹖” VR0=SE  
`JURQ:l)3^  
秋八月此刻也不遺余力挺身相辯。“越三乘﹐你何不等結果出爐再下斷言﹖” $B .Qc!m  
^%<pJMgdF  
“看到結果之前﹐各位裁判是否應該先訂下自大的後果﹖”見眾人皆默然不語﹐越三乘慢慢說道﹐“我認為﹐如果杜鳳兒不能在一刻間淹沒太山﹐應該遭受裂身之極﹐以示負責。” {C3Y7<  
L%h/OD  
聽見此話﹐杜鳳兒身形僵了片刻﹐而秋八月則立刻出言反對。“裂身是殘酷的死法﹐秋某反對﹗” VaLs`q&3>  
Qa4MZj ;$K  
“或者你秋八月有能力水淹太山﹐這邊同樣可以接受﹗”事到如今﹐越三乘再也不掩蓋自己狠毒的野心﹐威嚇之語雖是對秋八月而說﹐可是仇恨的眼神卻是直射杜鳳兒。 vHKlLl>*2  
`dW]4>`O  
“不用。”杜鳳兒坦然回應。“不能言出而行﹐苟活何用﹖裂身之死我接受。” K5 KyG  
8%:]W^  
終於在最後一刻看到了某人緊張的模樣﹐杜鳳兒此刻心中﹐非但沒有半點緊迫壓滯感﹐反而激起一絲興奮。而對面的秋八月捕捉到好友一閃而逝的別樣眼神﹐也頓時壓力全消﹐回頭對依舊緊張無比的銀河行使個眼色。 C9~~O~7x  
K=\O5#F?3  
“不過開始之前﹐我有一個要求。”杜鳳兒望向裁判﹐“我希望展藝的一刻內﹐現場只留下三名裁判。其他的人退到藍天臺十里之外﹐以免被我強大的氣流所傷。” >n*\bXf  
wCKj7y[  
從方才就沒想到對方會爽快答應﹐越三乘這次在愣了片刻之後﹐開始全面警戒﹐以防有詐。 D E/:['  
z`3( ,V  
“你說什麼﹖我們會被你強大的氣功所傷﹖哼﹐杜鳳兒﹐你是在給大家說笑話嗎﹖離開藍天臺﹐做夢﹗”  9A$m$  
B[o`k]]  
“不離開也可以﹐誰不想離開﹐鳳兒就將水淹太山的機會﹐讓給哪個不願離開之人。”杜鳳兒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輕鬆撂話。 ^ c%N/V \  
r4XH =  
看著魔魑三人的難看臉色﹐秋八月隨即搭言。“我自認學藝不精﹐願意先離開現場。法儀道君﹐你可能有這份能耐。” ^J/)6/TMXm  
5M_Wj*a}7  
“哼﹗讓杜鳳兒自己收場吧﹗”法儀氣鼓鼓地轉過身去。 q3w1GD  
q1{H~VSn"  
“好友﹐其實我倒是看好越三乘能夠替我解圍﹐否則鳳兒死定了。”雖然是三分怯懦的言辭﹐但卻和語氣全然不搭。而越三乘此刻死咬住協議不放﹐他身邊之人也不願多作糾纏﹐免得又被算計。 RHY4P4B<v>  
n1v5Q2xw  
“什麼人也無法替你解圍﹗我就等著看你遭受裂身之刑了﹗”一句話﹐宣告參賽眾人全體允諾離開現場的事實。 L 3XB"A#  
+j/~Af p5f  
杜鳳兒則是不慌不忙﹐再次提出請求。“最後一個要求﹐此時天色已完﹐請裁判將我獻藝的時辰﹐推遲到明日清早。” ~mp0B9L%  
j`>^1Q  
“反對反對﹗”正準備離開藍天臺的越三乘﹐聞言之後又驚又怒﹐“杜鳳兒一拖再拖﹐分明是玩弄大家﹗” [iS$JG-  
p Pro }@@  
“越三乘。”杜鳳兒沉著駁斥。“一個賭性命的人﹐沒權利小小要求嗎﹖” A%bCMP  
,xi({{L*  
“經過我們裁判團裁決﹐答應杜鳳兒的要求。”臺上的裁判一番討論之後宣佈﹐“將時辰延到明早。” []pN$]+c  
UQ?%|y*Kc  
越三乘百思不得其解﹐拖延時間﹐並不能改變註定失敗的命運﹐杜鳳兒是在等什麼呢﹖ c-4STPNQi  
4'>1HW  
“他該不會打算偷偷逃跑吧。”越三乘尋思著﹐卻望見杜鳳兒走到一邊去﹐臉上全無緊張神色。 [ .,>wo~  
@%ECj)u`O  
秋八月跟了過去﹐嘆道﹕“好友啊﹐你這回鬧大了。” F7}-!  
iz[gHB  
“不在此時展威風﹐更待何時呢﹖”杜鳳兒微笑﹐也制止了銀河行滿面的懮慮。“銀河奇人請放心﹐相信鳳兒的能耐吧﹗” gFN 9jM  
!36]ud&  
秋八月見他意氣風發的模樣﹐深深看了他一眼。雖然不清楚好友接下來要怎樣玩把戲﹐但他也是不得不配合到底﹐也算了卻好友的心願。 r6.d s^  
+cu^%CXT  
“杜儒聖。”銀河行考慮許久﹐才慎重開口。“萬一真的失敗﹐你有沒有想過……” L,_.$1d  
Ctu?o+^;z  
“萬一真的失敗﹐好友就將一肩挑起天宇和平的重擔了﹐鳳兒也算死而無憾哪﹗”杜鳳兒被秋八月不明意義的目光盯得別扭﹐故意回敬一句。 gE7L L=x  
dY!Z  
“杜儒聖百年文魁之名豈是虛得﹐秋某相信好友的能力。”秋八月微笑作答﹐“何況還有銀河奇人﹐劣者怎好意思獨自出頭呢﹖” \IM4Z|NN"  
*C|  
“唉﹗鳳兒就知道﹐在眾目睽睽之下獨自出頭逞能﹐果然會招來猜忌和嫉妒啊﹗” E8[T   
8{ c!).  
“所以﹐有好友的前車之鑒﹐秋某又怎會步你的後塵呢﹖” KLWDo%%u  
~mz%E  
兩人一來一往的唇槍舌劍﹐銀河行見他們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心情也放松不少。不知不覺間﹐天際已露出曙光。 2t#L:vY  
Dt}rR[yJ  
“好友啊﹐一切看你了。”秋八月微笑﹐看著杜鳳兒徑直前往裁判臺﹐而眾人則依次退離到十里之外。 -0uV z)  
N:5[,O<m_  
十里目力範圍﹐功力再高﹐也只能隱約辨識人影﹐卻聽不見講話﹑看不清表情。秋八月心中暗忖﹐好友應該不會使用什麼計策花招﹐將裁判矇混過關吧﹗如果如此﹐接下來如何應對越三乘一幹人的責問﹖ $&I 'o  
olux6RP[B  
轉頭望向越三乘三人﹐見他們也是滿臉疑惑﹐顯然也是尚未知曉杜鳳兒的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 4"?^UBr  
W7No ls{  
“秋八月。”銀河行越看越感覺不對﹐靠近前來對秋八月悄聲道﹕“等下如果杜儒聖失手﹐我們就一起殺出去﹐救人要緊。” KA s1(oG  
W8WXY_yJt  
秋八月看了銀河行一眼。連遊走銀河三千年的先天奇人都摸不清楚﹐好友這次的冒險舉動太駭人了﹗ T]9\VW4  
{p<Zbm.  
“銀河行﹐此舉絕不可為。未到最後一刻﹐我們還是相信杜鳳兒吧﹗”秋八月發現越三乘已經開始注意他們兩人的悄聲對談﹐決然拒絕了銀河行的提議。 RVw9Y*]b  
`C E^2  
隨著漸漸昇起的朝陽﹐詩海海面一片波光粼粼。從秋八月眾人的角度看去﹐燦爛的光線逐漸增強﹐映得微風吹拂的水波光華耀眼﹐蕩漾在藍天臺四週。 %3Z/+uT@v]  
c,\i"=!$  
越三乘三人則是運足目力﹐緊緊盯住杜鳳兒的身影。因為距離的限制﹐無法判斷是使出何種招式﹐但見杜鳳兒身體離地﹐飄浮半空﹐而招式的威力只是在影響四週空氣微微的流動而已。 4Ft1@  
\_6OCVil  
“虛有其表﹐華而不實﹐杜鳳兒在搞什麼花樣﹗” +>f<EPGn  
y(jg#7)  
大概一刻鐘的靜默之後﹐藍天臺方向一切平息﹐只有微風﹐不見半點水花。越三乘便迫不及待走過去﹐欲趕在天宇之人之前﹐確認杜鳳兒的失敗。 ?uLeFD  
u,. 3  
“三位裁判無恙吧﹗杜鳳兒的驚世之招一定尚未發揮至極點﹐否則三位絕對非死即傷啊﹐哈哈……”越三乘譏諷不已﹐卻是對著一旁默不作聲的杜鳳兒﹐囂張冷笑。 V&{MQWy  
I27,mS+]  
“結果如何﹐我尊重三教裁判的判決。各位呢﹖”杜鳳兒氣定神閒﹐無視魔魑眾人射來的殺人目光﹐坦然道。 '-$XX%TOAc  
QCOo  
“我沒異議。”秋八月看著杜鳳兒﹐“只不過越三乘有始至終一直忿忿不平﹐恐有意見。” :3h{ A`u  
%|W.^q  
“只要言行合一﹐我哪有什麼意見﹖三位裁判﹐請宣佈判決結果吧﹗”越三乘此刻已是暗自手掌凝氣﹐只待判決一出﹐便要當場擊斃杜鳳兒﹐為日後魔魑大業去除心病。 Pt,ebL~  
y2L#:[8  
“嗯~”白香禮上前一步﹐環視下方眾人。“文決之試最後一題﹐經由我們三人裁決﹐判定杜鳳兒— [I*! lbt  
l:B;zi`)oB  
通過﹗” &]6) LFm  
*~XA'Vw!  
z,SYw &S  
第十章 z9/G4^qF  
22hSove.  
“抗議抗議﹗杜鳳兒只是誇大言﹐根本不曾真正水淹太山﹗”越三乘驚怒於裁判之裁決﹐凝運的真氣一下沒拿捏好﹐震得現場山石撼動。 &?,U_)x/  
~EiH-z4U  
“越三乘﹐你是想大鬧會場嗎﹖”秋八月冷睨。 [IZM.r`Z  
k`KGB  
白香禮見眾人諸多疑問﹐於是緩緩解釋。 4vnUN  
w*7|dZk{  
藍天臺文決﹐論智為先。杜鳳兒明知世上無人能夠真正做到水淹太山﹐而利用朝陽之光﹑詩海之水﹐配合使空氣波動的折射光華﹐做出水波光華隨招式蕩漾藍天臺﹐從而遮住裁判視線﹐造成“水淹太山”的視覺錯覺。 )=pD%$iq  
Rfb?f} j  
“能夠靈活應用武學﹐配合天時地利﹐做出對自己最有利的形勢﹐這就是智之體現。我們會判他通過﹐也是這一層的考量。” <i?a0  
{2d_"lHBt  
“可是眾人之前期待的可是真功夫﹐而不是障眼戲法﹗” Njc%_&r  
Yf_6PGNzX  
“越三乘。”銀河行出聲駁斥。“這個問題早在當初你就該提出﹐而不是事後再搬上檯面。” +FG$x/\*0  
 gJN0!N'  
越三乘一時啞口無言﹐倏而頓悟。看著魔魑之主的臉色由青轉白﹐杜鳳兒也開口了。 c,EBF\r8*  
3Mjj' 5KH!  
“地者果然是聰明人﹐明白鳳兒之前故意激怒大家﹐正是為保護我的戲法不被找到破綻。避實就虛之計﹐越三乘你應該也不陌生吧﹗” Ol /\t  
R9vT[{!i  
“那倚天三教裁判團就在此恭喜杜鳳兒蟬聯副真主之位了。五天之後﹐各位在紅葉道再見吧﹗”三位裁判讀完結果﹐便直接離去﹐留下心思百態的參賽眾人。 jR ~DToQ  
/lhz],w  
“杜鳳兒。”越三乘盯著面前痛恨的對手﹐“你且不用歡喜過早﹐秋山紅葉道將是你的不歸之路﹗” Nil}js27  
cV K7  
看著魔魑一行人忿忿離去﹐杜鳳兒面上仍是波瀾不驚﹐但身後的秋八月﹐卻微微變了臉色。 /hWd/H]  
K]oM8H1  
*       *       *        *        *        *       *      * ]w).8=I  
IV16d  
“好友﹐你在藍天臺的表現故意失常。”杜鳳兒帶秋八月返回孔孟學院﹐隨即一語道破當時情景。 )P&9A)8  
e'*HS7g  
“你多心了。”秋八月淺笑﹐心中卻暗嘆杜鳳兒識事之犀利。 YB))S!;Ok  
Nt`b;X&  
“若是連你都無法看穿水淹太山的戲法﹐可就真的侮辱我的智慧了。” +YY8h>hj  
<~emx'F|  
“你的讚賞真是讓人冷熱交錯﹐不知如何是好呀﹗”秋八月故作慨然狀。 'Ye v} QM  
FjfN3#qlg  
又是躲避重心。“或者真是我多心﹖”杜鳳兒起身走向大廳的一角﹐“還是該說你因為害怕我遭受裂身之極﹐頓時冷熱交錯﹐所以也被我誤導了﹖” | $^;wP  
kfb/n)b'  
“這種分析我能接受。”秋八月只是悠然接招﹐並不反擊。 w?vVVA  
c{#yx_)V&  
細心的杜鳳兒於是頓起疑竇。好友今天是怎麼了﹖自從藍天臺回來﹐就一直心不在焉﹐難道…… NLd``=&  
R,2=&+ e  
“好友是在為了你那失落的楓葉化石苦惱嗎﹖” ^>&k]T`  
2RtHg_d_l  
“放心吧﹐秋山一戰﹐一定會現出蛛絲馬跡。” $& ~;@*[  
8ovM\9qT  
杜鳳兒沉默不語。能夠讓秋高人雙眉緊鎖的事情﹐必定相當嚴重。 $P o}  
F!!N9VIC  
“好友究竟有何心事﹐不願對鳳兒說明嗎﹖” [] W;t\h  
?9MVM~$  
秋八月看著大廳一角﹐陰影裡的人影。明亮的眼眸﹐閃爍著他今生見過最美的光芒。接下倚天航今後百年的副位之職﹐不但等於接下三教聯盟三分之一的重擔﹐更是接下可能面對武道極端的風險。好友的悠然自若﹐孤身涉險﹐再再都是他插不進去的領域。無論秋山是何種結果﹐他仍是一樣坦然。 LE^G&<!  
l.)}t)my}  
但是現在﹐一切都已有所不同。成為名動江湖的先天高人﹐秋八月甚至已經看到了不遠的未來﹐某人必須承擔的劫數。 yoe}$f4  
Cr/`keR  
“你多心了。秋某對你﹐向來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啊。”  l]!9$  
5`[n8mU  
“那……可否告知鳳兒﹐楓葉化石上的那六個字是什麼﹖”杜鳳兒心念一轉﹐笑問道。 Zi$ziDz&  
m`? MV\^  
看到秋八月的臉色變得沉郁﹐杜鳳兒更加好奇。“好友已經將鳳兒這份小小的好奇拖了近百年﹐難道真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 XH?/Wi  
CG]Sj*SA~  
“不是吝嗇分享﹐而是時機未到。”秋八月難得地在他面前嚴肅了起來﹐“逆天而行﹐後果不堪負荷啊。” ,8G{]X)  
9%)=`W  
“好吧﹐鳳兒也不強人所難﹐今天好友也辛苦了﹐先回橫雲小筑休息吧。”杜鳳兒略微失望﹐但並不在意。 NtGn88='{  
Yd cK&{  
“那你呢﹖”秋八月問道。 .0HZNWRtb  
M[ 5[N{  
“尚有公事未處理完畢﹐今夜鳳兒就在孔孟學院歇下了。”說罷﹐杜鳳兒朝秋八月點點頭﹐就要往裡間走去。 &p UZDjo?  
gIEl.  
“嗯﹖”走了幾步﹐杜鳳兒回頭一看﹐發現好友依然在原地站著﹐不由奇怪﹐“好友怎麼不走﹖難道是忘了小筑的路徑嗎﹖” #.B"q:CW*P  
K r`]_m  
秋八月眼神一閃。“多年未前往﹐是忘了。” vH %gdpxX  
?dZt[vAMn  
“好友平白撒謊的功力﹐又見長了。” )u ?' ;  
i7[uLdQ  
“既知如此﹐你又何必多問呢﹖” B#%; Qc  
,.IEDF<&  
“算了。”杜鳳兒輕嘆一聲﹐任隨他跟著自己走了進去。 JWP*>\P  
,SlN zR  
*       *       *        *        *        *       *      * #%3rTU  
7sNw  
是夜﹐一直待到那間院落熄燈﹐秋八月才悄然離開﹐踏上前往清白湖之路。 th5g\h%j*  
E .6HpIx  
“秋高人深夜前來﹐有要事嗎﹖”銀河行很詫異秋八月會在這個時辰前來。 cp Ear  
S*)1|~pRvQ  
“銀河奇人對秋山之會﹐有什麼預測嗎﹖”秋八月並不直說﹐而是旁敲側擊。 Tsb{25`+  
Br>Fpe$q4  
“這次參與盛會的﹐皆是一時之選﹐實話說……劣者對天宇所佔有幾分勝算﹐並不確信。”銀河行望著滿天繁星﹐慨然不已。 36m5bYMd)  
{ >{B`e`$  
“紅雲驕子在嘯雷谷也有一段時日了吧。”秋八月也望向某個方向﹐“不知道怎麼樣了。” ^D67y%  
'WyTI^K9  
“天宇當今正值風雨飄搖﹐急需智者領航。如今你我均被捲入倚天之爭﹐無法分身﹐而紅雲復出又是遙遙無期……” 4pz|1Hw7  
&:*q_$]Oz  
“雲城之劫﹐出乎意料。”秋八月嘆息。“可是天意註定如此安排﹐我等凡人又怎能逆天而行。” ITuq/qts]A  
=dP{Gh  
天意的安排﹐銀河行兩度入天宇﹐皆與紅雲驕子錯身而過。一步之差﹐接下來便是漫長的等待。 lt'I,Xt  
!hxIlVd{  
(“總有一天﹐紅雲會親自迎接銀河奇人﹐再回天宇。”) he3SR @\T  
>n5:1.g  
可是真的到了那天﹐滿目繁華的江湖﹐卻已經不見他的身影。往昔的承諾﹐化為最無奈的錯失。 s$h] G[x  
`:{B(+6  
“秋高人今天前來﹐是對紅葉道之爭有所困擾吧。”銀河行緩緩收斂心緒﹐開口詢問。 wt }9B[  
"v*8_El  
“哦﹖”秋八月斂眉。“銀河奇人看出來了﹖” u8zbYd3  
OU DcY@x~  
“是為了杜副真主嗎﹖”銀河行一語點破。自從杜鳳兒踏出倚天航﹑秋八月滄海現身﹐兩人便是經常同進同出。而今日﹐秋八月特別深夜獨自前來﹐想必與杜鳳兒有關。 uv{P,]lK  
wgeNs9L  
“不愧是銀河奇人。”秋八月這時才收斂之前的拐彎抹角﹐直接道出。“杜鳳兒的秋山第二場武決﹐乃是……死劫。” mZk0@C&:6  
=wu*D5  
*       *       *        *        *        *       *      * rPzQ8<  
q!'rz  
是夜﹐魔魑聯會的基地內﹐越三乘收到一封印滿花朵的信箋。閱畢﹐他的雙眼不禁瞇了起來。 Ac k}QzXO  
RWq{Ff}Hk  
“有條件的勝出﹖” XdEPbD-  
3M*Bwt;F_  
一旁負責送信的覆世梟好奇問道﹕“尊者﹐花中人用什麼來做條件交換呢﹖” `xS{0P{uj  
Doze8pn  
“他信中所說﹐如果我在秋山第二場擊斃杜鳳兒﹐他願意在其後晉級的爭鋒之中﹐將機會讓給我。” -7>)i  
E|"=. T  
“喔﹖花中人有把握戰勝秋八月﹖” _,h@:Xij  
)QKf7 [:  
越三乘嘴角彎起冷笑。“如果杜鳳兒命歸黃泉﹐你想秋八月還有心思武決嗎﹖” De  *7OC  
DsDzkwJE  
智者總是武道各方勢力的忌憚之首﹐在詩海奪魁的後續﹐帶來真正的殺機。嚴苛的賭注﹐仍是在秋山紅葉道。 92W&x'  
-PB[-CX  
*       *       *        *        *        *       *      * V% TH7@y  
L7Dh(y=;7  
銀河行聽聞此言﹐不禁驚得後退一步。“秋八月﹐玩笑不能亂開。” "HMP$)d  
}WFf''Z-  
“劣者何必三更半夜﹐專程來清白湖開玩笑﹖” }b3/b  
:q3+AtF  
“那你打算怎樣﹖” 3Q}$fQ&S  
@* 1U{`  
“不惜一切﹐換回杜鳳兒平安無事。” 6Q|k7*,B  
{kI#A?M  
不容質疑的堅定﹐仿彿豁盡一切的執著﹐讓銀河行第一次開始懷疑起“應天風”名號的實質。 YL^=t^ !4  
Sywu=b  
“秋高人是打算逆天了。” &`|:L(+  
mumXUX  
“劈開滄海的剎那﹐劣者早有覺悟。” -XoPia2  
?gGt2O1J  
“後果呢﹖” &UHPX?x  
eZhPu'id\s  
“無怨無悔。” 2 mjV~  
sf} Dh  
堅定的神情﹐化為令人吃驚的溫柔﹐銀河行在他的眼中﹐仿彿看到了過往的自己。無論多少歲月﹐始終不變的心情。 UsVMoX^  
z:Sigo_z[  
“既然如此﹐那劣者就走一趟嘯雷谷。”銀河行鄭重允諾﹐目送秋八月離去的背影﹐離去的輕風﹐帶起蕭瑟之感。 pfuW  
$Byj}^;1  
秋意漸深。 I 1d0iU  
Ths_CKwgWY  
清早的秋山﹐濃霧瀰漫在林中。無數紅葉在風露寒霜中盡情綻放風姿。秋八月心中默默唸著千年以來﹐幾乎刻在心版之上的六字﹐隱隱心痛。 %bXx!x8(  
w-B^ [<  
“秋八月。”清朗的音韻由遠而近﹐散開在微涼的清早空氣中。“每一次看見楓葉﹐你總是感慨良多。” \b8sG"G  
v'2[[u{7*  
“無非是一些已經過去的故事罷了。”秋八月回身﹐凝望著那襲淡紫身影﹐心中漸起微瀾﹐卻又小心掩飾。“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對你的過去﹐秋某也不甚了解不是嗎﹖” 5}ie]/[|  
4 fV3Ear=j  
“秋八月是滄海開道﹑金雨隨行的天宇至極先天高人﹐甫出武道就激起震撼各方的氣勢﹐何必和杜鳳兒計較呢﹖” YO)$M-]>%J  
pC,o2~%{  
“說計較就有失孔孟儒聖的修養了。你卻說說看﹐過度的炫耀自己﹐反而變成眾人的目標﹐對我又有什麼好處﹖” ;|%dY{L-  
V2Q$g^X'  
杜鳳兒淡笑。“對你當然沒好處﹐不過就是轉移武道眾人注意的目標﹐將來至極之招落到我身上的可能﹐就大大降低。” 4S0>-?{  
2Tav;LKX  
“越三乘可不是小氣之人﹐你以為他會捨不得對你動用極招嗎﹖”秋八月嚴肅提點。 }]1BO  
dth&?/MERL  
“好友的意思是……鳳兒這輪晉級無望了﹖” z"4]5&3A  
Cm$1$?J  
秋八月閉眼不語。行走江湖不知年﹐沒想到會在此刻﹐為逆天之舉﹐正式啟動八月秋風牽連的命運。 eg+!*>GaX  
bZ _mYyBh  
他理解紅雲之前一次又一次的犧牲﹐雖然內心所為不同﹐但一樣執著。 ij5g^{_T;8  
2],_^XBvB  
“穿雲巔雕命石上的諸多名字﹐唯有你﹐能夠名留青史。” `L;eba  
Q\ ^[!|  
“鳳兒對虛名浮雲﹐倒不甚興趣。畢生心願﹐唯有一事﹐就不知秋高人是否肯成全﹖”看見好友心念浮動﹐神情激蕩﹐杜鳳兒決意不可失去這難得機會﹐再次將問題搬出。 1x J TWWj-  
fBtm%f  
“不會是讓我替你掌管孔孟學院﹐讓你可以全力對付魔魑聯會吧。”秋八月雖然心情不復平靜﹐但理智依然通澈﹐立刻就明瞭了好友的心思。  1iT\df  
o;"OSp  
“這點小事倒不用麻煩你。”杜鳳兒微笑。“千年楓樹﹐留下的哪六個字呢﹖” k`HP "H  
UAF<m1  
“好友啊﹐每次見我凝望楓葉﹐見景傷情之時就搬出同樣問題﹐也是一種壓迫呀﹗” ~Aad9yyi  
%wV>0gQTf  
“你見景傷情﹐我卻見景傷神。神思勞傷﹐體力必損﹐日後的武決上﹐鳳兒怕自己不能竭盡全力﹐有負天宇眾人之望。” Rr(* aC2P  
3 vP(S IF  
“好吧﹐這份威脅果然有效。”秋八月道﹐“不過天下沒白來的好處﹐我要求條件交換。” uNbH\qd=  
\b'x t  
“果然是向來計較的秋高人。”杜鳳兒欣喜好友終於肯鬆口﹐“請說﹐快請說來。” _zxLwU1(x  
PHg48Y"Nd  
“越三乘最弱的罩門在哪裡﹖” !;@_VWR  
.UCt|> $  
“眼部。” `+lHeLz':  
3LR p2(A  
“那最強的氣門又在哪裡﹖” ! ueN|8'  
2g*J  
“喉井。” d &cU*  
9n]|PEoAB  
“嗯﹐碧海春霖果然不負其名。”秋八月誇讚道。“是之前荒郊現身之時看出的嗎﹖” bok.j  
O/%< }3Sq  
“嗯。秋高人﹐你的六個字呢﹖”杜鳳兒生怕好友又將話題轉開﹐連忙緊追詢問。 rR ES8/  
\ A1uhHP!  
“祝你武決勝利。”秋八月說完﹐笑盈盈看著好友。 Mkp/0|Q*  
/ il@`w;G  
杜鳳兒秀眉一蹙﹐不滿神情溢於言表。“你是奸詐小人—六字回送你﹗” WE}kTq  
;cQW sTfT  
“喔﹖學海文人罵人。”秋八月挑眉。 gMWBu~;!  
=6FUNvP#8  
“你—”杜鳳兒無奈咽下不忿﹐“看破﹐看破﹐看破﹗” HWns.[  
b/$km?R  
“哎呀﹐好友勿怒﹐勿怒﹐勿怒啊﹗”秋八月連忙跟上拂袖而去的好友﹐“秋某只是擔心……” a~h:qpg c  
F1;lQA*7K.  
杜鳳兒疾行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 B(k=oXDF  
 uD_v!  
“你說什麼﹖” ?q`0ZuAg\<  
+`mGK:>  
“武決當前﹐秋某未免有些緊張。” Bsf7mcXz7z  
C<^YVeG  
“武決當前﹐我更需要鼓勵﹐非是被戲弄﹗” -kz4FS  
148V2H)  
認真的神情﹐讓秋八月為之心中一沉。明白自己這個玩笑有些過份﹐他只得開口道﹕“好吧﹐如果你拿下秋山第二戰﹐秋某一定如你所願﹗” 5F+APz7  
{ kSf{>Ia  
“君子一言﹐這次不可反悔了。”杜鳳兒這才面色稍霽。 09KcKhFB  
{n3EGSP#  
“為了不給你增添壓力﹐第二戰我就不到場了。自己保重。” _Jz8{` "  
_3iHkQr  
輕盈的腳步﹐翩飛的衣袂﹐在濃霧散盡的楓紅林裡漸行漸遠﹐秋日陽光灑下﹐籠罩一片勝景。 oq/G`{`\  
i>L+gLW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十一章 qL6c`(0  
sKz`aqI  
嘯雷谷是天地間罕見異地﹐終日電光閃閃﹐雷鳴不斷。方圓百里﹐寸草不生﹐任何生靈皆無法生存。但經由雲城摧識破體之劫的紅雲驕子﹐卻依憑特殊體質﹐潛於此地修復靈識與肉體﹐準備再度復出天宇。 7`vEe 'qz  
U/ V  
“紅雲﹐是我來了。”銀河行連夜趕到嘯雷谷的流光壁之前﹐因為流光壁之內就是絕對無法踏入的禁區﹐所以他便停留在外面。 gXT9 r' k  
+:=(#Y  
“是銀河行﹐天宇一切辛苦你了。”滾滾雷聲振聾發聵﹐但內中之人溫潤低沉的聲音卻清晰傳出。“倚天真主之爭﹐天宇方面雖然是竭盡全力﹐但不可不妨小人背後暗算啊﹗” m`#Od^vk  
yw[#  
“其他且不談﹐明日是杜副真主與地者越三乘第二場武決﹐銀河行此次前來﹐是希望你能夠伸出援手﹐助杜副真主脫出死劫。” _$NIp `d  
OV2 -8ERS  
“是秋八月高人的好友杜鳳兒﹐紅雲自當盡力。只是……”語氣稍微停頓﹐似在猶豫什麼。 #&<)! YY5  
cEW0;\$  
銀河行猜到他的想法﹐坦然以告。“不用擔心﹐正是秋高人委託我來此。” 3P~o"a>  
o56`  
紅雲聞聽此言﹐便寂然不語﹐直到寅初刻﹐整個嘯雷谷五行運轉暫息﹐四週一片寂靜。而銀河行也靜靜等待紅雲的答復﹐畢竟將近復出階段﹐更要步步為營﹐小心佈局。 yNW\?Z$@q  
\}6;Kf}\  
良久﹐谷內傳出一聲長嘆。“是逆天之舉﹐也是順應天數之舉。” H>Q%"|  
;Mm7n12z C  
“紅雲何出此言呢﹖”銀河行詢問。 @J{m@ji{  
^2d!*W|  
“我明白秋高人執意保全摯友的苦心﹐但天宇之衰微﹐已是在所難免的趨勢。三秋闈的落幕﹐將開啟日後一系列全新之局。為天宇﹐先拋棄百年個人私情﹐秋八月真是令人敬佩之人。” N#V.1<Y  
`.x$7!zLC  
“紅雲你也是同樣啊。”銀河行轉隨即移話題道﹐“你的功體修復得如何了﹖” 1"8yLvtn  
hc (e$##  
“靈識無礙﹐功體尚須一段時間恢復。”紅雲道﹐“大概是來不及趕上倚天新政權登基那日了。” kp?w2+rz  
}7fZ[J3  
“打算何時踏出嘯雷谷呢﹖” ]A FI\$qB\  
GWsE;  
流光壁之中傳來輕不可聞的嘆笑。“等劫數到來那日吧。” sAo& uZ  
J{[n?/A{  
“你……”銀河行大驚﹐“既知自己的劫數﹐為何還要……” ~DO4,  
Z UKf`m[  
“總是不能辜負秋高人一片苦心啊﹗銀河行﹐你放心﹐紅雲雖龍劫纏身﹐但我保證﹐一定平安回歸天宇……與你相見。” ~pa!w?/bQ  
kP#e((f,  
悅耳低沉的語調穿越五光十色的流光障壁﹐迴旋在數步之遙的谷外。雖然只是幾步間的距離﹐卻恍若相隔萬里天涯。 g&dPd7  
}nt* [:%  
“賞雲棧之上﹐那日……你也如此保證過。” A,i75kd  
(%iRaw7hp  
一直壓抑隱忍的心情﹐在寂靜暗夜中無處宣泄。銀河行舉步準備踏入流光壁﹐但寅一刻已過﹐一道驚雷當天劈落﹐生生擋住了他的腳步。 _0+0#! J!  
!-s!f&_  
谷中的紅雲﹐語調漸弱﹐直到完全被再起的狂雷驟電吞沒。銀河行等待良久﹐卻再不聞對方任何回答﹐只有再次長嘆﹐轉身回程。感受到友人漸遠的氣息﹐紅雲緩緩調息﹐身後靠坐的石壁﹐卻已然完全被汗水浸濕。 4tg<iH{  
a`Gx=8  
“逞口舌之能﹐拖住你入谷的時機﹐是為了不讓你看到我這般狼狽模樣。何況紅雲雖負天宇領導之名﹐長久以來﹐時局所逼﹐做下無數不堪之事﹐揹負諸多惡名﹐早非當日銀河中初遇之算萬年。這樣的紅雲﹐還值得你如此執著嗎﹖” "G >3QL+O|  
wB'zuPAK6  
苦澀自嘲﹐在東方隱隱的白色之中﹐化散無跡。而嘯雷谷上空﹐依然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gVeEdo`$<  
)9,  
*       *       *        *        *        *       *      * Z\[N!Zt|  
YV=QF J'  
秋山第一場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幕﹐志滿意興的龍鮶笑輕鬆拿下勝利﹐返回盤龍殿。 dd2[yKC`  
OY[e.N t&  
“越三乘﹐無論是你﹐或是你的魔魑聯會﹐都將敗在偉大的龍君手下﹗” 1+b{}d  
Z*G(5SqUh"  
但偏遠的山洞之內﹐越三乘仿若不聞囂張的挑舋﹐只專心加強修煉功體﹐準備著次日的第二場賽事。 |AZg*T3:W  
/iG*)6*^k  
“杜鳳兒﹐詩海之勝不過是一個副真主之位﹐秋山才是真正要你的命﹗” 5cx#SD&5/  
V"cKJ;s  
時辰將至﹐越三乘大步踏入戰場中心﹐掃視會場四週﹐卻不見秋八月。 A+@&"  
zMIT}$L  
是過份自信﹐還是另有安排﹖越三乘暗暗冷笑﹐已經迫不及待看到天宇眾人面對杜鳳兒死亡的驚懼模樣﹐於是率先出手。 ]weoTn:  
4|A>b})H  
杜鳳兒沉穩不亂﹐見魔魑之主攜強大氣勁而至﹐遂以柔克剛﹐掌風柔轉﹐擋下第一招。 CctJFcEZ  
%;#^l+UB  
高手過招﹐初幾式通常是試探對方功力如何﹐武功走什麼門路。等一切心中有底﹐便是極招上場。 6c0>gUQx-  
Nn>'^KZNG  
甫接杜鳳兒的擋招﹐越三乘實戰經驗豐富﹐一次次加強內力﹐頻頻向將對手轟去﹐借機觀察對方的底氣如何。杜鳳兒也不甘示弱﹐以守為攻幾個回合之後﹐轉守為攻﹐招招攻擊對手的弱門﹐也逼得越三乘幾次飛身退步﹐免遭見紅。 5s(1[(  
(EPsTox  
數次的內力衝擊﹐杜鳳兒暗自提元﹐始終將體能保持在高峰。只要對手不能估算自己的深淺﹐就有勝出的希望。 P`r55@af4  
4k./(f2+  
大約過了兩個時辰﹐越三乘發現對手氣息開始不穩﹐於是使出一招“策地蕩檟”﹐腳底發出氣勁﹐直擊地層。由下向上爆發的威力﹐震得地層略微裂縫。杜鳳兒旋身側轉﹐縱身上天﹐衣袖輕甩﹐一招“梅花落”﹐輕巧解去此招。 XMG]Wf^%\<  
vb9OonE2  
將向天碎骨之氣化散之後﹐杜鳳兒緊接著凝氣﹑出擊﹐對付越三乘這等高手﹐是容不得半點躊躇。 W0I#\b18  
fnx-s{c?  
“聖賢開卷﹗” Z{'i F   
IK*07h/!  
越三乘卻是意外地並無躲避﹐而是迅速以雙掌扣住迎面而來的氣勁光團﹐然後用加倍功力反彈回去。杜鳳兒勉強接下回擊之掌氣﹐但已被生生逼退數十步﹐地上兩道深長足痕﹐觸目驚心。 r$)w7Gk<  
5nbEf9&  
一旁觀視的銀河行看得目不轉睛﹐此刻深為緊張。杜鳳兒此刻已承受不小的內傷﹐如果不趕緊運氣打散雙手手掌淤血﹐祇怕隨時都有見血的危險。秋山武決﹐見紅者敗﹐可是看越三乘的架勢﹐可不只是打算讓對手落敗了事啊﹗ KZ~*Nz+H2  
[w ;kkMJAy  
“杜鳳兒﹗秋山之行後悔吧﹗”越三乘狠笑﹐頻頻強力進擊﹐招招狂猛霸道﹐逼得對方絲毫無調息空間。 phO;c;y}  
E 7-@&=]v  
“武決最終必有勝負﹐後悔什麼呢﹖”杜鳳兒語氣雖仍是悠閑﹐但聲調已不如往常平穩﹐就在勉強接下另一掌勁過後﹐突然站地不動。 `est|C '+  
&^ 4++  
“杜鳳兒﹗”觀戰的銀河行見狀﹐知道形勢不妙了。戰場之中充斥著魔魑之主強猛的氣息﹐卻是絲毫不覺杜鳳兒的功體。 O|_h_I-2  
g+X}c/" .  
博學多識的銀河行見狀﹐驟然恍然大悟﹐杜鳳兒在連接如此多次的重擊之下能夠保持不見紅﹐必是曾經修練過“死血活化”的功夫﹐戰鬥過程中不斷將體內淤血轉化。但這種功夫最危險的地方﹐就是當體內淤血與活血達到某個量的平衡之後﹐使用者會有片刻全身休眠的瞬間﹐這短短的瞬間﹐就是致命之機。 4Qn$9D+?  
!?Wp+e6  
越三乘銳利的雙眼﹐鎖定了對方的身形﹐大喝一聲﹐席卷天地暴戾之氣而至﹕“黑馬載魂﹗” gv5*!eI  
B=|cS;bM$3  
一觸即發之際﹐秋山天空之上突然風起雲捲﹐狂雷暴電﹐水平穿越整個戰場。霹靂一響﹐將在場眾人皆驚了一跳﹐或者舉頭仰望﹐或者不自主移動腳步。越三乘雖在運氣階段﹐天雷做響﹐也不由得頓了片刻。昔日某地景象有如重現﹐再回神﹐對手已經身體一顫﹐嘴角見紅。 :1Sl"?xU  
Haqm^Ky$  
反應迅速的越三乘見狀﹐明白自己被人狠狠地擺了一道﹐下意識地就要重新凝氣出招。 #Fyuf,hw4  
a&vY!vx 3  
“停戰﹗停戰﹗勝負已分﹗”銀河行此刻已經步入戰場﹐站在杜鳳兒身後﹐嚴密注視著越三乘的一舉一動。而越三乘哪肯輕易放棄﹐畢竟智者兼高手過招﹐不是每天都能遇到這絕佳的機會的。 4@xE8`+b G  
n]he-NHP  
“越三乘﹐收招。”三名裁判及時出聲。“你一出招﹐馬上取消參賽資格﹗” qWw\_S  
,@5I:X!rR  
“裁判﹗杜鳳兒詐敗﹗”越三乘心中憤慨不已﹐恨聲抗議。 *hcYGLx r  
y(K" -?  
“無論真敗詐敗﹐對手已經見紅﹐勝利者不得再補招乃是規矩。現在宣判﹐秋山第二場由越三乘取得勝利。” # W"=ry3{  
w&ak"GgV  
“杜鳳兒﹗就算你能逆天求生﹐日後也不一定再有這麼好的運氣﹗請﹗”越三乘咬牙切齒﹐拂袖而去﹐心中卻是不斷思索﹐究竟是因何﹐這幾日晴朗無雲的秋山﹐會突然響起驚雷﹖ ?7{H|sI  
#:SNHM^><  
死關已過﹐杜鳳兒緩緩回頭﹐對滿面關懷之情的銀河行歉嘆﹕“鳳兒慚愧﹐未能拿下此戰﹐真是……” aMTu-hA  
^j7azn  
“副真主不用過謙﹐勝敗乃兵家常事﹐天宇同盟畢竟尚有兩場機會。”銀河行看了看他﹐關切問道﹐“此戰已經結束﹐不如讓銀河行陪你回孔孟學院如何﹖” s=CK~+,/  
hpU2  
“多謝銀河奇人﹐只是天宇現在形勢危急﹐倚天航未來懸而未知﹐雲中城﹑盤龍殿蠢蠢欲動﹐銀河奇人你尚有諸多瑣事在身﹐不必顧及鳳兒﹐我獨自回去即可。” s&j-\bOic9  
$ `7^+8vHV  
“杜儒聖對世局洞若觀火﹐真是難得的奇才。”銀河行思之片刻﹐自己在此刻前往孔孟學院也是不妥﹐何況還有第三戰需要應付。“只是萬一越三乘心懷不軌﹐中途下手﹐又該當如何﹖” mc4i@<_?  
}f2r!7:x  
杜鳳兒微微一笑。“同為雕命石上名之人﹐除非他想放棄入主倚天的機會﹐否則絕不會如此短視近利﹐自找麻煩。” orb_"Qw  
>t7x>_~   
“那樣劣者就放心了。”銀河行不再多言﹐略略頜首之後離去。 ;| 1$Q!4  
* RtgC/  
*       *       *        *        *        *       *      * XVU2T5s}  
<_Q1k>  
秋山紅葉道距離孔孟學院﹐以平常的腳程﹐也不過半個時辰而已。杜鳳兒卻站在山嶺﹐眺望嘯雷谷方向﹐心中暗自沉吟。思索半晌之後緩慢的步伐﹐使得短短路程﹐竟然恍若天涯之遙﹐而踏入孔孟學院大廳之時﹐已經經過了一宿﹐東方的天際﹐已經漸漸泛白。 |fo0  
+@r*}  
遠遠地就看見一襲黃色衣袍之人佇立之中﹐他的腳步不由得又頓了一下。不知為何﹐眼前的身影﹐竟是從裡到外﹐都散發著難言的悽滄﹐使得整個儒門雅苑﹐頓顯秋瑟。 D_Bb?o5  
l#n,Fg3  
杜鳳兒舉步邁入。“好友……” cp h:y  
-IV]U*4  
“看你龜速的腳程﹐真難以相信你是詐敗﹐或是真敗。”秋八月面無表情地轉過身來﹐顯然對苦等一夜的事實不滿。 7B?c{  
ge8/``=  
“鳳兒雖是詐敗﹐不過也是內元挫損不少﹐好友有疑問嗎﹖”杜鳳兒也不願多做開解﹐“你的消息真是靈通﹐是銀河奇人半途告知嗎﹖” 4!KoFoZt*  
c [5KG}  
“看來銀河行並無虛言。”秋八月看了他一眼﹐“面對越三乘還有機會詐敗﹐你也是雖敗尤榮了。” Po%(~ )S>  
M9f35 :  
“越三乘頻頻進攻﹐鳳兒一不能隨時補足元力﹐二無法使招回擋﹐若非他極招將出之時﹐天雷一響﹐好友啊……”杜鳳兒故作哀嘆道﹐“你就是等再久﹐也等不到抱怨的對象了﹗” 0bo/XUpi  
33}oO,}t,  
“這麼說來﹐那響天雷暗藏玄機。” --DoB=5%8  
PdvqDa8  
“應該是人為造成﹐好友﹐你知道是何人嗎﹖”杜鳳兒看他一直鎮定自若的模樣﹐直覺就是他曾經參與這場安排。 #Skv(IL  
- |gmQG  
“別的事秋某倒不甚清楚﹐只是第二戰當中﹐預言頂曾經飛貼一張紅色預言﹐‘大地一聲雷﹐鳳自梧桐墜’﹐由此線索看來﹐應該和紅雲脫不了關係。” TiH) 5  
VH:]@x//{  
“紅雲是嗎……”杜鳳兒手按額角﹐緩緩坐在廳內椅上﹐合眼沉思。 V dn&c  
TjG4`:*y#m  
曙光微曦﹐又一日的清晨終於來到。看著好友似睡非睡的模樣﹐秋八月不再搭言﹐只是從內室取來一領披風﹐輕輕為好友披上。 1UQHq@aM  
H$6`{lx,  
死血活化的功體﹐每日清早卯初刻也是開穴調氣之時。杜鳳兒此刻全身脈道自動開啟﹐閉眼小憩。秋八月清楚好友的身體狀況﹐更了解他的自尊倔強﹐所以才不曾問候﹑不曾告知﹐只是擔心秋日涼風侵襲﹐才悄悄為他披上披風。 =Qn ;_+Ct  
1x,tu}<u^  
半睡半醒之間的杜鳳兒﹐氣息依舊平緩綿長﹐嘴角卻彎起一抹淺淺弧度。 h\'n**f_x  
{%C7EAq*  
YX#-nyK  
第十二章 e>AE8T  
@/1w4'M  
終日雲霧繚繞的幻海雲中城﹐靜謐而肅穆。花中人緩緩行返﹐一時間城內花香繚繞﹐端坐其中的三裁公不禁略皺起眉頭。 Z:_D0jG  
Nr=d<Us9f  
走上前來﹐花中人專心調整衣帶﹐對端坐的合作對象隱約散發的不滿視而不見。 7sXxq4  
,\@O(; mF  
“秋山第三戰結束了﹐銀河行與五通雙雙落敗。” <'g:T(t  
!*OJ.W&  
三裁公瞇起狹長眼眸。“這並非是我想要得知的東西。” `HBf&Z  
% $DI^yS  
花中人一笑。“我忘記了﹐雲城之主無所不知的能耐﹐無人能出其右啊﹗” GDuMY\1  
*Aa?yg:=  
“憑本座對銀河行的了解﹐他會做出何等選擇﹐顯而易見。”三裁公慢慢站起來﹐雖是再悠閑不過的動作﹐卻帶起顯見的壓迫感﹐直逼花中人。“我比較關心第三戰的側面戰局﹐不妨說來聽聽。” M8TSt\  
x]33LQ1]  
側面戰局﹐指的正是不久之前重建的預言頂。花中人定了定神﹐笑道﹕“你料得沒錯﹐天宇紅雲智壓群雄﹐當頭重挫魔魑銳氣。即使我們三方的預言都未失準﹐但紅雲這一手﹐的確是惹火越三乘了。” w[ ~#av9  
kTvd+TP4  
看著花中人遞來的紙條﹐三裁公不禁嘴角輕勾。銳利的挑舋﹐直指當今武道最大的黑手﹐魔魑聯會。果然是他看上的人﹐不必現身﹐隨便出手就能讓天地為之一震。 p l&Muv  
)[Yv?>ib  
“越三乘與我皆指出銀河行落敗﹐但紅雲之預言卻是當我們的面飛貼而上﹐‘天道弘揚真理﹐五通無緣晉級’﹐看似相反的結局﹐其實卻是對戰局無比精準的預測。挑舋之意﹐再明顯不過。”花中人仔細端詳著對方的表情﹐心裡卻暗自譏諷起來。 [2Ud]l:6E  
9WR6!.y#f  
從何時起﹐擴展整個銀河十三星的野心﹐會為了小小一片雲彩﹐甘心屈守在天宇﹖ OiP!vn}k  
3=L.uXVb  
三裁公眼角一抹精光瞥到他的不屑﹐也冷然開口。“花中人﹐做大事要有長遠的佈局和長久的耐心﹐事實到來之前的表象﹐並不能說明什麼。” p"U, G -_  
NG6& :4!  
花中人輕笑﹐並不正面反駁他的辯解。“有動力是件好事﹐就怕過了頭﹐變成執著。” ny54XjtG,  
\oZ5JoO  
“我自有分寸﹐你只要專心你的秋山第四戰即可。”三裁公沉下臉﹐轉過身去。 /7YF mI/0  
Nj 00W1  
看見對方的神情﹐也知道自己已然捅到了他的死穴。花中人於是見好就收﹐識時務地終止了這個話題。 ~JH:EB:  
&sd}ulEg`  
“放心吧﹐花中人已有完全準備﹐秋八月必敗無疑﹗” ~T89_L  
5;{H&O9Q  
三裁公若有所思﹐回身問道﹕“除開秋八月﹐你已經見識了此次參賽的眾人功夫﹐有何感想﹖” ~B(6+~%  
tmtT (  
這個問題﹐看似是在收集眾高手的情報﹐但花中人心竅玲瓏﹐一眼看破對方此番問話的真目的。 nxl[d\ap+n  
k Zq!&  
“三裁公你不必擔心﹐雲城參賽﹐進可號令倚天﹐退則鼎立成局﹐無論鹿死誰手﹐對雲中城的霸業皆是益大於損﹐這點花中人可以向你保證。” QMpoa5ZQG  
L5\WpM=  
尖銳的嗓音﹐帶著滿滿的自信﹐在寂靜的雲城之中顯得突兀。三裁公仿彿不在意地聽著﹐手中的紙條卻越捏越緊。 x>Jr_A(  
"%x<ttLl  
曾幾何時﹐他已經不在意是否能逐鹿天宇﹐是否能獲得銀河星系之外﹐天宇的掌控權。就連深藏銀河深處的第十三顆星球﹐若非是因為那個人的存在﹐恐怕也是絲毫提不起興趣來。 UMcgdJB  
$81*^  
他的目的﹐已經變得尖銳而狹隘﹐正如花中人點明的﹐到了執著的程度。他的眼中﹐只有那個一襲紅衣的天宇異數。 Ny%(VI5:  
:dqn h  
很早以前﹐他為了拿下天宇﹐親自佈局﹐參與角逐。天宇眾人在星聯攻勢之下潰不成軍﹐而他也如願以償擊倒天宇執首紅雲驕子。 *VZ5B<Ic  
,xxR\}  
很久以後﹐他在天宇成立幻海雲城﹐等著復生的紅雲踏入陷阱。使盡手段再次摧毀他﹐卻換來屬下茫然的不解。 :EA\)@^$R  
=7o"u3hG  
“大帝﹐何必為了一個手下敗將花費如此心神﹖費盡心機卻不要他的命﹐萬一哪天他東山再起……” .>IhN 5  
W!&vul5  
“本大帝的事﹐幾時輪到你插嘴了。” O7$hYk  
'u1?tQ=gmk  
再回頭﹐已經褪去之前眼中那一絲微妙光芒﹐淡淡的宣判﹐是多嘴之人慘痛的下場。 8M`#pN^  
82DmG@"s2  
從此以後﹐雲城之內﹐無人再敢直接提起這個話題。 ;/rXQe1  
KFwzy U"  
見三裁公不再搭話﹐花中人一撩衣帶﹐翩然退下。 BV[5}  
B[4KX  
他雖然也是無情之人﹐但對感情了解之深之透﹐不下於善於玩弄人心的合作對手三裁公。魔魑勢力坐大的當前﹐各存心思的兩人不謀而合﹐在暗處悄悄將第三勢力發展壯大起來。 se>MQM5 )  
#"5 Dk#@  
“呵呵……”花中人暗自冷笑。“你以為天宇就只有紅雲一股勢力嗎﹖打倒紅雲就等於打倒天宇﹖真是笑話……” {b   
^:Gie  
輕輕的笑聲並未傳到三裁公耳中﹐但雲城之主的一句自言自語卻頗絕妙地回應了這個質疑。 WpRc)g :  
sK5r$Dbr  
“扣除即將被魔魑聯會纏得分身乏術的秋八月和杜鳳兒﹐天宇的支柱不就只剩尚未復出的紅雲了嗎﹖當然……還有銀河行。” ut I"\1hQ  
7[}xP#Z  
自從他許久之前現身踏入天宇世局﹐實際的對手一直都是銀﹑紅兩人。雖從未同時站在檯面上指點江山﹐但三裁公明白﹐一旦他們兩人聯手﹐默契度將是不可想像的。 [YcG(^^  
n0e1k.A  
“嘯雷谷……真是個好地方。”他冷笑﹐“卻不是你永遠的護身屏障。” HZf/CE9T  
vt9)pMs  
修長有力的手指蘸了些許茶水﹐桌案之上慢慢划出一個人名。 K]0JC/R6(@  
lh;:M -b9  
龍鮶笑。 cu/5$m?xx  
<>aw 1WM+  
*       *       *        *        *        *       *      * &mtJRfnu  
rq/I` :  
望著窗外的朝陽緩緩昇起﹐雲城之中濃霧卻只是微散。燦爛的陽光射不穿雲城之中濃霧﹐僅有稀薄光線絲絲透入﹐恍若幻境。 | ]X  
k>g _Z`%<  
看著稀薄日影移動﹐三裁公穩坐長桌的一端﹐手中端著一隻酒杯。他對面的座位空無一人﹐但同樣放上一隻酒杯﹐其中滿滿的醇酒。聽見外面開門關門的聲響﹐他神情卻毫無變化﹐只是注視著清亮的酒液﹐似乎想透過那清醇的顏色﹐看到其他的東西。 |VNnOM  
-u8NF_{c  
“我拿下秋山第四戰了。”花中人語氣激動地踏入大廳﹐在看見合作對手之時﹐發出尖銳高亢的笑聲。“哦﹐原來你早就料到了啊﹗” } =]M2}  
LpqO{#ZG  
三裁公不搭話﹐繼續凝視手中酒液。花中人的手段伎倆﹐曾經是他爛熟於心﹐一次一次鬥垮對手的路數﹐他閉著眼睛也能想像得出。 DS[#|  
uvG]1m#  
“我不喝酒。”花中人走到桌邊﹐蹙眉看了看那一滿杯的酒﹐“花中人只飲露水。” `.Qi?* ^  
L>R P-x>  
他明白三裁公此刻在盤算什麼。秋八月被自己狠狠擺了一道﹐但以應天風的個性﹐就算“應天”也是有期限的﹐屆時若不好好打算﹐祇怕自己死得難看。 J:zU,IIJ  
o_^?n[4  
“那不是給你的。”三裁公放下手中酒杯﹐漠然起身﹐然後端起花中人面前那一杯酒﹐潑在地上。“這是雲城﹐對三秋闈大掌令的祭祀。” AGYc |;  
h9G RI  
見狀﹐花中人不自主地顫抖了一下﹐但很快恢復了鎮定。“哈哈……三秋闈氣數已盡﹐我花中人不過是替天行道而已。何況之前若非越三乘下手無情﹐秋七月也不會落到今日下場啊﹗” 4s*ZS}] o  
b7p@Dn?E  
三裁公心中卻是諸多存疑。以秋八月的修為﹐為何會輕易入這個穀而完全沒有查覺﹖何況天宇之人前兩場皆落敗﹐他沒有理由輕易放棄。 `,(,t n_  
%YC_Se7  
但﹐無可否認﹐花中人此次的多層佈局﹐的確有效。 @6]sNm  
ry`z(f  
“武道之事就是這樣﹐多情人失敗。”花中人冷笑﹐“秋八月關愛兄弟﹐友人﹐愛徒﹐所以當我雙管齊下之時﹐他便毫無轉寰空間。武場上勝敗一瞬﹐凝聚真氣的剎那走神﹐還硬接我全力一擊﹐居然沒有真氣岔走﹐絕命當場﹐也實在不簡單。” Z Z:}AQ  
-K3^BZ HI  
“哦﹖可惜他的愛徒卻是險地求生。”三裁公道﹐“這些天宇小輩最是難纏﹐不怕日後變成不勝其煩的禍害﹖” <,e+ kL{  
%*0^0wz  
“我本意並非要雲瀟灑絕命﹐何況……哎呀﹗”花中人突然大驚失聲﹐“這……怎會如此﹖” z-.+x3&o @  
"$N+"3I  
“有人插手﹐是誰﹖”三裁公見他變了臉色﹐也連忙追問。 m1M t#@,$  
?1K#dC52#  
“正是碧海春霖杜鳳兒﹐秋八月的摯友﹗” =t H:,SH  
k@3Q|na  
自從倚天航入世﹐秋八月渡海現身﹐這兩個人一裡一外﹐嚴密護持著天宇的防線﹐讓銀河行游刃有餘地處理紅雲回歸的大小事項。而且這兩人皆是智慧卓絕之人﹐配合之默契﹐屢屢讓魔魑吃虧。 Dw<bn<e-  
+2&@x=xy  
秋山第四戰的結果﹐也許牽連了一些非常隱密的事情﹐這些秘密﹐必須在新任倚天真主登基之前﹐予以掌握﹐否則雲中城就失去武道先機﹐更遑論開創第三勢力﹐與人鼎足天下了。 Lja>8m  
\}"$ ?d'f  
“無妨。”三裁公開口道﹐“事實的真相﹐在秋山決賽那天﹐必定會有所眉目。對了﹐你說是杜鳳兒攪局……” V^Q#:@0  
9E"vN  
“正是﹐杜鳳兒最後一刻﹐將雲瀟灑﹑馡雲兩人從秋九月的冷劍之下救了出來。”花中人如實彙報。 A"G 1^8wvX  
)]H-BIuGm  
“秋九月是劍界頂尖人物﹐能從他的冷鋒之下救人﹐杜鳳兒顯然也是劍術高手。”三裁公推測道﹐“既然如此﹐為何秋山第二戰當前﹐他不肯全力而爭呢﹖” vRH d&0  
E(8* pI  
原來﹐天宇早就明瞭倚天未來的局勢﹐才會不約而同地將更有利的籌碼﹐保留到日後危急之時。這說明﹐未來的武道局勢﹐尚有變數。 li}1S  
?-dX`n  
想到這一點﹐三裁公眉頭皺得更緊。之前預言頂上的些微端倪﹐或許就是未來這層變數的開端。 w"cZHm  
c_'OPJ  
“暗藏手腕﹐必然是為了將來的變數考慮。”同樣想到了眾家智者文鬥的熱門地點﹐花中人見三裁公神色有異﹐也開口詢問。“預言頂上有什麼特別的預言嗎﹖” 2;DuHO1  
G?;e-OhV  
“我正要和你說。”三裁公讚許合作之人迅速而準確的思路﹐但同時亦提防之。“有張署名‘西’的預言﹐精準無比地料中你花中人獲勝的結局。” q$B>|y U  
ZOeQ+j)|I  
“‘西’是嗎﹖”花中人沉吟﹐思緒仿彿飄往遙遠的古早。 y+c|vdW%  
fj;y}t1E]  
早已記不起是多久以前了﹐在同樣一片水雲霧氣中失去意識的自己﹐再度睜眼﹐卻只看見一枚一人多高的白繭立在眼前﹐以及四週神殿般的建築物。 $',K7%y  
\ b?" b  
無數蝶影在眼前剎那爆散﹐分不清是幻影或是真實﹐蝶翼挾風而來﹐自大囂狂的話語﹐一度是他夜夜揮之不能去的夢魘。 5BlR1*  
Hn%xDJ'  
“從今往後﹐你就是本偉大神蝶的魂體﹗” =IQ5<;U3  
; Q3n  
後來﹐他成了半隻蝴蝶﹐頂著“花”的名號﹐居住在名為“西亞”的一座神殿之中。神殿之主﹐正是他的主人﹐他的主體﹐神蝶。 0c<.iM  
, P70J b  
許多年以後﹐他如願以償﹐徹底脫出了神蝶的陰影﹐展開真正屬於自己的武道生涯。所以﹐他不再屈服於任何人﹐就算是三裁公﹐他也只承認彼此的合作關係﹐而非從屬。 I uMQ9 &  
S/e2P|}  
“你想起什麼了嗎﹖”三裁公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思。 "J [K 3  
QSszn`e  
“我懷疑﹐那是一個了不得的組織﹐或許……會和我當年來自的星球有關。” [d1mL JAR  
0Tx{3#  
“十二星以內﹐沒有我不知道的秘密。你確定嗎﹖” LXC9I/j/  
e :%ieH<  
“不﹐我不確定。”花中人還是將話語咽了下去﹐“還是靜待局勢發展﹐神秘者若不甘寂寞﹐自然會再有動作。” m g4nrr\  
7 /VK##z  
昔日風雲﹐如今皆已殘落凋零。而花期……又能維持多久呢﹖ %t" CX5 n  
DVB{2~7 4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十三章 <`B,R*H{  
q_g+Jf P-D  
“杜儒聖﹐辛苦你了。” Y2ZT.l  
pb ~u E  
“比起銀河奇人數日來的操勞﹐又算什麼呢。” 52 fA/sx  
A+"ia1p,}  
漫步在曠野之上﹐杜鳳兒仰天喟嘆。“秋山第一輪的賽事已經全部落幕了﹐天宇此刻應該抓緊時機﹐籌劃為紅雲復出的佈局。” {|&5_][  
X(]WVCu  
秋山第三場﹐魔魑爪牙擒捉天宇之人作為人質﹐逼迫銀河行落敗。銀河行自然不甘示弱﹐在武決中鬥巧﹐令對手五通和自己同一時刻見紅﹐於是雙雙被淘汰。 aB{vFTD5  
i|w81p^o  
而秋八月與花中人的秋山第四場﹐花中人則以秋七月為餌﹐脅迫秋九月逼殺雲瀟灑﹑馡雲兩人﹐同時對秋七月痛下殺招﹐使武決之中的秋八月分神落敗。 K]s[5  
mpI5J'>]  
“雲城和魔魑﹐皆是天宇不可小覷的威脅。且不論日後怎樣應對﹐當下之機﹐是趕快迎回紅雲驕子﹐支持大局。”杜鳳兒分析道﹐“新任倚天真主登基掌權之前﹐是天宇最後的空間﹐如不全力以赴﹐計劃周詳﹐恐怕隨後而至的各方衝擊﹐將應接不暇矣。” +eyc`J  
>VP= MbN  
銀河行擔懮地看著對方。“劣者所擔心﹐乃是秋八月高人……” "$ Y_UJT7  
ur$ _  
杜鳳兒初不語﹐片刻才道﹕“放心吧﹐好友是一位堅強之人﹐不被任何挫折所影響。” % NA9{<I  
8S mCpg  
青袍會花衣﹐楓道殘月泣。曾經在武道叱吒風雲的三秋闈﹐也正式走入了歷史。 C&*oI =6  
2 Ga7$q  
銀河行微微點頭回應﹐心中則思索著另一份疑惑。秋山第四場之前﹐杜鳳兒曾經在預言頂﹐張貼預測秋八月勝利的預言。遺憾的是﹐這張預言失準了。 w+#C-&z  
;V*R*R  
“第四場之前﹐杜儒聖曾上預言頂﹐張貼預言﹐為秋高人打氣。可為何……” Z~oo;xE  
75"f2;  
“也不全是為好友打氣。”杜鳳兒嘆道﹐“秋山第四戰落幕之後﹐天宇方面的參賽者全數出局﹐入駐倚天無望。如果鳳兒在預言頂再出錯﹐這對正道又有什麼好處呢﹖” _aFl_\3>  
8\^}~s$$A  
銀河行注視著他﹐等待他的解釋。 0- HqPdjR  
%k-3?%&8  
“鳳兒並不在意自己的面子﹐但如果能借此機會﹐引出我心中的疑惑﹐區區的犧牲﹐鳳兒不會放在心上。” Rz bj  
kP#B5K_U|  
“儒聖是想探查何事嗎﹖” m?pstuUK(  
` k[-M2[  
“銀河奇人所料不差﹐鳳兒的懷疑﹐源於前日突來的事件。”杜鳳兒蹙眉細述。“那日我返回倚天儒院﹐道觀的律嚴道君卻忽然來訪﹐告訴鳳兒﹐他方才自一處古洞反回﹐內中之人﹐給他觀看了一本罕世奇書﹐「天地奇鑒」。” 8+a4>8[M  
@kpv{`Y  
“什麼﹗是天地兩大奇書之一的「天地奇鑒」﹖”銀河行是天宇頂先天級的人物﹐三千年來遊走銀河﹐見多識廣。雖然和倚天航不曾有過交集﹐但通過其他管道﹐他確實了解內中些許不為外道的秘密。 - }7e:!.  
yj;sSRT  
杜鳳兒見狀﹐緊跟著詢問。“銀河奇人了解這本書﹖” v(B<Nb  
01r 8$+  
“「天地奇鑒」﹐為何會落到外人手中﹐而非是留存在倚天航呢﹖” hAYTj0GZ  
3 Nreqq  
原來銀河行也明白此書是倚天儒院的珍藏。杜鳳兒雙眉緊蹙﹐為何律嚴專程來通知他此事﹖那古洞內出示此書的﹐又是何人﹖ P `}zlml  
<tF9V Jq  
昔日孔孟學院之變﹐恰逢杜鳳兒出遊﹐儒宗函紘又是只字不提﹐因此內幕一概不明。後來秋八月私入倚天﹐與現任掌院杜鳳兒欲交換奇冊觀閱未果﹐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lE;Ewg  
\m7-rV6r  
當時的變故之中﹐出走而下落不明者﹐有師伯和大師兄﹑三師弟。師伯文衡儒宗向來與函紘不和﹐大師兄司徒遠更是對三師弟江南飛極盡冷淡﹐幾乎反目。隨著他們失蹤流落在外的儒院奇書如今再現﹐那古洞之中的人﹐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3nT^?;-  
Pz>s6 [ob  
“鳳兒會在第四戰之前﹐上預言頂張貼失準之預言﹐用意之一﹐在於引出此人。”杜鳳兒並未正面回答銀河行的提問﹐而是回到之前的話題上。“我接任孔孟學院之主以前﹐學院曾遭變故﹐如今以一紙預言﹐引出昔日已斷的線索﹐故有價值存在。” YQ+tDZY8`  
ohFJZ'  
“難道預言頂上的高人﹐是儒聖舊識﹖那古洞中之人……” lD^]\;?  
!>{G,\^=pT  
“恐怕也是昔日孔孟之人啊﹗”杜鳳兒反問道﹕“銀河奇人去過預言頂﹐那紙預言署名為何呢﹖” Mn9dqq~a  
A )^`?m3  
“署名只有一字﹐「西」。” dx;Ysn0-  
Ss~;m']68  
*       *       *        *        *        *       *      * <j&DK2u=i  
LJk@Vy <?  
返回清白湖的秋八月﹐半途被一紙飛書攔住去路。 Ge-CY  
yaah*1ip[  
(“若不想紅雲濺血﹐秋風天山會魔魑。”) tZ} v%3  
0Sle  
越三乘帶有威脅話意的囂張字句﹐讓秋八月心中微微不快。閉目沉思了片刻﹐腳步還是轉了方向﹐邁向天山的方向。 As3.Q(#Z  
:`-,Lbg  
終年積雪﹐寒風颯颯。雖無生跡﹐但狂嘯冰風﹐依然席卷四週空間﹐令人有種難以喘息的壓迫感。 *AoR==:ya  
-BRc8 /  
“魔魑之主約見秋某何事﹐直說吧。”秋八月在漫天風雪中﹐視線依然絲毫不受影響﹐高人之姿毫無隱藏地散發出來。 oFy=-p+C  
Xf02"PXC  
“哈哈哈……”寒凍霜雪之中﹐越三乘的笑聲也依然囂狂。“你是豪爽之人﹐本座也不囉唆。只要你全力與本座對擊一掌﹐未來紅雲重返天宇之日﹐本座便不為難他。” BGOuDKz9C  
!lf|7  
“聽起來的確是不錯的條件。”秋八月諷刺一笑。“只不過﹐你不為難他﹐難保你的手下也是同樣。” =U#dJ^4P  
X 9p.gXF  
“什麼意思﹖”越三乘面色微變。 3Mxp)uG/  
zo+nq%=  
“你越三乘的確是不用動手﹐只不過是屆時指使旁人對紅雲下手而已。”秋八月冷然點破﹐“秋某可不是仁慈善良的天者亦梵﹐你的手段和把戲﹐少在吾面前賣弄。” q}~3C1  
9Wnn'T@Tl  
“哈哈哈……人都說秋八月難對付﹐果然不錯。”越三乘道﹐“那麼本座就在此給你一個保證﹐如果你履行條件﹐屆時魔魑聯會的所有人﹐都不得對紅雲復出有任何不利行動。如何﹖” b%<9Sn   
8Eakif0CO  
“憑天宇的資源和人力﹐秋某沒必要答應你。”秋八月轉過身去﹐準備離開。 d]:I(9K  
b4E:Wn9x  
“你不可忘記﹐幻海雲中城內有一個人﹐也對紅雲虎視眈眈。” 3&u&x(   
)Y2{_ bx4"  
越三乘這一句話﹐將秋八月的腳步止住。 ~aMlr6;  
E=e*VEjy  
晉級秋山第二輪的三人﹐單數抽籤決定準決賽名單。越三乘恰逢天時﹐直接晉級決賽﹐距離真主寶座只有一步之遙。而另外五成的勝機﹐則是由龍鮶笑和花中人五五平分。 [z9 `)VIe  
D}dn.$  
雲城三裁公﹐是紅雲畢生宿敵﹐說他是紅雲的剋星﹐一點不為過。而龍鮶笑仇恨龍族﹐天下皆知﹐如果這次選擇錯誤﹐恐怕日後追悔莫及。 R%Q@   
|+iws8xK?  
秋山第二場﹐秋八月和紅雲聯手逆天﹐將一腳邁入死城的杜鳳兒從絕處救了起來。秋八月心中暗忖﹐不知道能耐通天的越三乘﹐是否看出了天宇這步棋路。魔魑之主是個心機深沉之人﹐走到哪一步上﹐就掀哪一步的底牌﹐絕不會提前亮出其他棋子。權衡利弊﹐秋八月依然無法拿定主意。 4 !y%O  
k"NVV$;  
似乎是看穿了對方的猶豫﹐越三乘反而不再緊張。“哈哈……應天風﹐難以做下決定的話﹐何不順應天意而行呢﹖” ~-EOjX(X'E  
9cf:pXMi  
秋八月反復盤算﹐已無其他方法可以減輕紅雲劫數﹐只好放手一搏。“嗯~秋某相信越三乘非是食言小人﹐也希望你能恪守今日的承諾﹐不對紅雲下手。” |K.mP4CKY  
k p<OJy  
“必須是你秋八月全力的一擊﹐否則紅雲毫無生機﹐記住了﹗”越三乘語畢﹐大喝一聲﹐氣走全身。“出招來﹗” /LO -HnJ  
zUKmxy@  
秋霜一指﹐氣凝三秋。天地之間精華通靈之氣﹐剎時灌入魔魑頭頂﹐遊走全身三十六處脈絡。強悍的威力﹑迅猛的氣勁摧枯拉朽般﹐將越三乘全身血肉儘數摧散﹐只聽一聲驚天動地的爆裂聲﹐純白如玉的雪地上﹐魔血點點﹐觸目驚心。 <_3b1VhZ  
0BIy>wy:  
越三乘昔年自千巒碑始﹐修練“三奠魔功”﹐最後進階最上層的蛻變﹐則必須經過生死蛻變﹐一招之間毀盡肉體﹐方可成功。放眼天下﹐唯有秋八月有此能為﹐今日用紅雲安全為脅﹐終於成功。 ~~v3p>zRr  
?YZ- P{rTS  
邪魔歪道﹐永遠只有用小人手段﹐達到目的。不過武道上成王敗寇﹐千古正邪﹐誰人說得清楚﹖ *^f<W6xc  
U<CTubF  
“滄海先迎日﹐銀河倒列星。平生耽勝事﹐妙解通玄經。”秋八月回視滿地血沫﹐慨然喟嘆。“哪朝月令不相連﹐驕子屈指算萬年。唉……算不盡的天機﹐過不完的秋意啊﹗” 7g%E`3)"  
4:|S` jm  
*       *       *        *        *        *       *      * A9wh(P0\  
W7U2MqQ  
“「西」﹖”杜鳳兒初感陌生﹐一時並未作答。 q OSM}ei>s  
^c&L,!_)H  
“儒聖昔日舊識﹐沒有人與此有關聯嗎﹖”銀河行明白預言頂上神秘奇人必然和杜鳳兒有所牽連﹐不禁追問。 N'g>MBdI  
c- }X_)U }  
“有﹐昔日學院之中﹐鳳兒的師伯﹐單傳一徒﹐號「雁西」。只是久在一次外出任務之中﹐不明去向﹐至今生死未知。”因為不是在後來那場變故中出走的人﹐所以被忽視了。 >N]7IU[-  
K Pt5=a  
銀河行長年處世經歷﹐一聽便覺此事大有藏掖﹐“走失之後﹐可有找尋﹖” W0l,cOOZJ  
@^T1XX  
“嗯。當時學院派人四處找尋﹐但一無所獲。時間一久﹐眾人就淡忘了。”杜鳳兒回答。 73xAG1D$r  
0URji~?|x  
“孔孟學院經常派弟子出這等危險任務嗎﹖” BaSZ71>9]r  
gREzZ+([  
此語一出﹐杜鳳兒也頓了一下。銀河行緊接問道﹕“是令師伯的單傳弟子﹐在學院之內﹐地位應該與你相差不遠﹐如此危險的任務﹐為何不派其他人前往﹖出事之後﹐又是這般輕描淡寫處理﹐原因何在﹖” '=Rs/EDME  
.Yf:[`Q6g  
是陷害﹐還是陰謀﹖剎那間﹐百年前出事後的冷觫之感仿彿再度回歸﹐杜鳳兒一再內心迴避這個問題﹐卻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迎頭撞上。 ?)u@Rf9>  
`-3O w[  
孔孟學院之於他﹐已經不止是成長的家庭﹑或者是事業的基柱﹐甚至是全部情感與理想的託付。也因此﹐他對孔孟學院的陰影﹐不是視而不見﹐就是有意逃避。 D'J 0wT#  
D|Q#gcWpo  
如今﹐事態已現出端倪﹐而且是直指天宇而來。 5*1D$mxD"  
:.$3vaZ@  
“劣者對孔孟學院的情形﹐並不清楚﹐以上也只是些許猜測而已。杜儒聖不用太多心。”銀河行看見杜鳳兒微汗的髮鬢﹐也不忍而停下了追問。 !4^C #{$  
<Dwar>}  
“也許銀河奇人的猜測﹐並非謬誤……”杜鳳兒低聲緩言﹐衣袖內的手指微微握起。“秋八月應該已經回來了﹐鳳兒須趕回﹐向他說明秋九月一事﹐我們來日再談吧。” n2oz"<?$S  
ptU \[Tq  
“也好。”銀河行道﹐“秋八月的心緒﹐還請儒聖多多費心。” `[W[H(AjQ  
> U%gctIg  
“杜某恐怕能力有限﹐該怎樣處理﹐好友他應該已有底案。”杜鳳兒長吁一口氣﹐“鳳兒就此告別了。” ApAO/q  
4scNSeW  
短短一夜﹐千頭萬緒。未知的明天﹐變數難期。 8xccp4  
fp+gyTnd3  
第十四章 LUqB&,a}  
4<k9?)~(J  
秋山武競第二輪﹐由越三乘幸運抽得籤首﹐得以直接晉級決賽。花中人明白遲早要對上龍鮶笑或者越三乘﹐心中也不甚在意。武道生存的意義﹐不僅只是武功修為﹐更重要是能夠看透全局的心眼﹐操盤落子的能力﹐以及適時應變的智慧。 FLGk?.x$\  
#MRMNL@   
他習慣地一邊慢慢低頭走著﹐一邊思索一些事情﹐但全神貫注之外﹐他並未忽視前方迎面而來的一小組氣勢洶洶的人馬。 cNM3I,o7  
vvKEv/pN7  
“嗯﹖是你們這群魔魑聯會的人。”懶懶地抬了一下眼皮﹐花中人再次垂下眼眸﹐嘴角一抹微笑卻掩飾不了心中的厭惡。 <})2#sZO!  
UE$UR#T'w  
來人之中﹐有加入魔魑聯會的法儀道君﹐以及跟隨越三乘甚久的覆世梟。“我們是來傳越三乘的口信﹐相信你也明白是何事。” Q$="_y2cTA  
QNpqdwu%h  
果然是囂張無比的魔魑聯會﹐隨便幾個小手下都用這種口氣指使人嗎﹖花中人不欲和他們多說﹐於是冷笑道﹕“是不是希望我盡全力打敗龍鮶笑﹐然後向越三乘棄權呢﹖” J/[=p<I)  
YbTxn="_  
法儀等人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花中人如此直接。沒有故做姿態﹐也沒有絲毫的試探。是認命﹐還是不屑﹖ JV]^zW  
.=X}cJ]`[  
“棄權與否在你﹐越三乘並無這樣說。” >D(RYI  
[3{W^WSOz  
開口的是覆世梟﹐而花中人只是垂眸看著地面﹐雙手自然放在身子兩側。 rEv$+pP  
i 7x7xtq  
“那他怎樣說﹖如果我花中人不棄權﹐決賽之時就讓我花散大地﹖” C/TF-g-_Y  
rvXWcu-"  
“哼﹗你也明白﹐戰場上一向殘酷。” m^GJuP LW  
]%?YZn<{  
“這也是花中人要講之話。”花中人突然抬頭﹐眼中射出不容忽視的銳利光芒﹐讓囂張放話的魔魑爪牙再度被懾住。 _Ou WB"  
cm&I* 0\  
法儀道君心中略轉﹐放軟了語氣道﹕“其實﹐越三乘一直視你為合作的盟友﹐何不仔細考慮一下呢﹖” YKO){f5  
sB c (gr  
盟友﹖從黑色馬車到魔魑聯會﹐越三乘的氣焰越來越大﹐何曾想到要有盟友了﹖ >g+?Oebgw  
aC%m-m  
明顯的威脅之舉﹐讓花中人不滿至極。“法儀﹐我與龍鮶笑一戰的成敗尚未定局﹐談盟友一事﹐有意義嗎﹖” y0'Rmk,  
W9D86]3Y  
“魔魑之主看重你的才能。” N6 (  
2JJ"O|Ibz  
“哈哈……”花中人譏諷大笑。“回去告訴越三乘﹐感謝他青眼有加﹐但是沒有把握之事﹐花中人不願為之﹗” }>VG~u8  
]dI2y=[!C  
覆世梟惱火欲上前﹐卻被法儀攔下。“不管怎樣﹐魔魑聯會始終對你伸出友善雙手﹐望你斟酌。請﹗” d5D$&5Ec  
IHJ=i-  
談判未果﹐魔魑一行人忿忿離去。花中人毫無畏懼之態﹐就算明白接下來可能面對的情勢﹐他始終不曾退縮。 fO0XA"=  
;9#Z@]p  
凶險武道﹐誰是一路順暢﹑無懮無愁走過來的﹖認清局勢﹑衡量敵我﹐才有生存下去的資本。 &!/}Qp  
=gJb^ Gx(w  
*       *       *        *        *        *       *      * 2\7`/,U6  
.zn;:M#T  
“哼﹗這個花中人﹐也未免太囂狂了﹗” ^xij{W`|  
A7%:05  
“他的這種態度﹐只會為他帶來殺身之禍。” v(EEG/~  
+YqZ ((  
越三乘不甚在意地聽著屬下的報告與討論。花中人強硬的態度在他預期之中﹐他只是想借此一看對方對準決賽的信心罷了。 -5I2ga  
DsT>3  
“花中人真有把握能夠取勝﹖”法儀不解的問話﹐打斷了越三乘的沉思。 l,,> & F  
U2ZD]q  
“花中人若真取勝﹐距離真主之座就只有一步。你想﹐他會甘心就此放棄嗎﹖” 3WUTI(  
oE(7v7iY  
“那為何……” dVsE^jsL  
!!`!|w  
“哼。”越三乘冷笑。“花中人是個不擇手段的小人﹐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今天不過是試探他的態度罷了﹐至於如何對付他﹐你們很快就知道。” U`Wauv&  
2UFv9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如此重視花中人﹖他不過是投靠雲城的小人﹐而且未必是龍鮶笑的對手。” |b|&XB_<]Z  
7D!u1?]d{  
“他可是雲城的一大關鍵人物﹐何況雲城日後也將成為天宇一大天敵﹐我們大意不得。”越三乘嚴肅糾正法儀的看法。“魔魑聯會日後入駐倚天﹐為防雲城和天宇可能的合作﹐我們就必須終結掉這個關鍵人物。” xYhrO  
p TeOW9  
“哪有可能﹖”覆世梟怪叫。“三裁公是天宇死敵﹐怎麼會和天宇合作﹖” .R9IL-3fO  
A9kzq_ 3  
“強勢當前﹐次強者當然可能彼此聯合。”越三乘看了他一眼﹐“昔日異流道重出天宇之時﹐和天宇簽訂合作同盟書的﹐不就是星聯之主三裁公嗎﹖” 4Qo]n re!  
-eN\ !  
看著驚得面如土色的屬下﹐越三乘隨即哈哈大笑。“不用擔心﹐既然本座已經考慮到此點﹐就不會重蹈異流道的覆轍。魔魑之焰﹐必將燃盡整個天宇﹗” z&{5;A}Q@  
*{y K 8  
*       *       *        *        *        *       *      * p\JfFfC  
69J4=5lX  
子夜已到。秋八月協杜鳳兒同往預言頂而去。意外的是﹐本打算前往秋山西戰場﹐觀看花中人與龍鮶笑準決賽的銀河行﹐也在同一時間來到了預言頂。 OnK~3j  
Oh'Y0_oB>  
“今夜是秋山準決賽﹐紅雲必定有所預言﹐所以劣者前來一觀。”銀河行如是解說。 ;ByOth|9P  
VxXzAeM  
“鳳兒是請好友一同前來﹐確認一個人的身份。”杜鳳兒道﹐“預言頂向來是眾家智者較量的所在﹐如果對方真的是我心中鎖定之人﹐今夜的好機會﹐他一定不會錯過。” ,;(PwJe  
[&nh5 |f  
銀河行明白他心中所想為何人﹐也嘆息道﹕“時局扑朔迷離﹐武道形式變得緊張﹐倚天落入極端分子手中已成定數。天宇今後的步履﹐越發艱難了。” Hrzf'a|^  
kn>$lTHQ  
“銀河奇人何必懮心呢﹖”一旁的秋八月微笑開口。“好友杜鳳兒是副真主﹐有牽制獨裁的作用。” vh*U]3@  
Ygl%eP%Z  
“你……”杜鳳兒看了他一眼﹐“當初我曾向你保證奪下副真主之職﹐你也承諾我你會拿下真主之位。可是如今你居然臨陣抽腳﹐留下我一人﹐未免有損道德吧﹗” l?Fb ='#  
yRiP{$E  
“唉﹗”秋八月側過身去﹐“若非兄長慘絕在秋山武決現場﹐秋某也不會出那樣的岔子啊﹗” hWT[L.>k  
r%.do;5  
深夜的預言頂﹐只有稀微月光﹐清冷的照射。杜鳳兒一時看不清他的面容﹐只聽得極為落寞的語調﹐迴蕩在微微夜風之中﹐心中一時也波動起來。 E5N{j4\F  
hYM@?/(q  
“真抱歉﹐鳳兒非是有意提起好友心中創傷。” _<NMyRJo  
:P@rkT3Qt  
秋八月這才轉身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後悔無益。今夜特別邀秋某來預言頂﹐是為證實何人的身份呢﹖” FDv+*sZ  
yZ7,QsEsN  
“時辰一到﹐自見分曉。” YJl("MZ  
E Kz'&Gu  
時間分秒消逝在冷清暗夜之中﹐杜鳳兒不語﹐只是不停望向天空﹐斟酌時辰。銀河行則是望向嘯雷谷的方向﹐只有秋八月﹐閉目沉思﹐久久不動。 ]f_6 '|5 A  
I<8sI%,s  
隨著秋山戰場之決接近尾聲﹐西向突起勁風﹐帶來一卷紙卷﹐飛貼預言頂之上。杜鳳兒目不轉睛看著這張未打開的預言﹐“他在等什麼﹖其他預言者嗎﹖” EoxQ */  
N1}={yF.fQ  
話語剛落﹐又一紙卷飛來﹐同樣不曾打開﹐貼在先前那紙卷旁邊。 K%X^n>O7C  
Tp9- niW  
沒有紅雲的預言﹐銀河行眉頭皺了起來﹐但就在下一刻﹐天雷隱約作響﹐疾風帶來一卷紅色紙卷。 rn=m\Gv e  
[g Z"a*  
“秋山準決賽落幕了。”閉目沉思的秋八月此刻睜開了雙眼﹐也轉身面嚮預言欄。 d R]Q$CJ  
%0mMz.f  
秋八月話語方落﹐三卷紙卷同時打開﹐簡潔字句﹐同時準確預測了這場戰事的結果。 n Ml%'[u  
dGFGr}&s  
「宿龍勝出。西題。」 *L'>U[Pl7  
/M*a,o  
「龍爪擒花。無名氏。」 ZU9c 5/J  
{nvLPUL  
「龍嘯花殘。紅雲。」 !k/Pv\j/R  
IW% |G  
對並不意外的結果﹐秋八月和銀河行均無特別表示﹐但杜鳳兒卻當場大驚失色﹐臉色刷白﹐連後退了兩步。 =T7A]U]  
<@Fy5k-%.  
“無名氏﹗” k!KDWb  
W!"}E%zx   
當日律嚴道君來到孔孟學院﹐告知杜鳳兒曾經在一處古洞之中觀閱「天地奇鑒」之時﹐也曾經告訴他﹐那人不肯透露真實姓名﹐只以「無名氏」代之。 `/MvQ/  
C$@yG)Pj   
(“無名氏一舉一動﹐都頗得儒家之風﹐手中一柄羽扇﹐顯得文質彬彬。本道君看來﹐說不定他正是昔日儒門弟子。”) Xj5~%DZp  
nYt/U\n!  
現在﹐就剩下唯一一個謎題了﹕「西」是誰﹖ en:4H   
~35U]s@v  
“好友﹐你怎樣了﹖”秋八月見杜鳳兒如此震驚﹐連忙問道。 &09U@uc$  
yH<$k^0r*  
銀河行也是連忙回頭﹐將那三張預言再看一遍。 3^Q]j^e4Ny  
jOyvDY9\  
“看來﹐這位「西」﹐並非是儒聖你之前認定之人。” W5'3$,X9  
T1r3=Y4  
“是否有可能﹐對方以不同的名字﹐來預言頂張貼預言呢﹖”杜鳳兒開始猜疑。 A?oXqb  
G_dsrpI=N  
“我確定這兩張預言的作者﹐是不同的兩人。”秋八月上前觸摸紙卷﹐確認上面的氣息。“難道這兩人﹐皆是好友你的舊識﹖” hAjM1UQ,Y  
(}5S  
“掌握孔孟學院失蹤的「天地奇鑒」﹐我無法不懷疑啊﹗”杜鳳兒顯得有些疲憊﹐“我們回去再談吧﹗” xGG,2W+z  
4#'(" #R  
秋八月於是向銀河行告辭﹐卻被對方攔下﹕“秋高人請留步﹐劣者有事想請教一二。” ]Y| 9?9d  
[F[K^xYTlg  
杜鳳兒看見好友投來的征詢目光﹐於是道﹕“無妨﹐鳳兒一人回去就可以。” rX;Ys2vQ*  
1 `7<2w  
目送紫衫儒者的身影消失在暗夜﹐秋八月才回身﹐劈頭就問﹕“銀河行﹐杜鳳兒究竟要查的是什麼人﹖希望你不要對秋某隱瞞。” >R2SQA o  
)|I5j];L  
“秋高人對昔日儒門人員﹐了解多少呢﹖”銀河行反問道。 i9D0]3/>  
ee/&/Gt  
“鳳兒極少提及﹐似乎有關孔孟學院某種難堪往事。” "9bN+1[<  
vi)%$~  
“副真主所忌憚﹐應該是昔年孔孟學院之中﹐地位與他相近的同門弟子。”銀河行緩緩言明﹐“劣者的猜測﹐副真主先前似乎懷疑﹐這署名為「西」者乃是某人﹐但是今日看見這張無名氏的帖子﹐又推翻了之前的假設。這其中﹐大有文章。” @YH+c G|  
PDLpNTBf  
“能讓好友如此費神﹐此人行情不差啊。”秋八月淺笑。“感謝銀河奇人的告知﹐秋某就此告辭了。” Na\WZSu'"  
NcAp_q? 4  
“秋八月。”銀河行再度喚住將離去的腳步。“杜副真主接下來﹐可能面對前所未有的風刀雨劍﹐希望秋高人配合天宇同盟﹐多多費心。” QERU5|.wc  
fbkd"7u  
“銀河行﹐你放心吧。”秋八月鄭重道﹐“你也該找個機會﹐去看看紅雲功體修復得怎樣了。魔焰即將燃遍大地﹐紅雲驕子必須出面﹐支撐大局啊﹗” wM _ 6{  
x+@&(NMP5  
銀河行微微點頭﹐目光再度投向隱隱雷鳴電閃之地。 cf7v[ZZ}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十五章 <q,+ON\'  
[Lp,Hqi5  
“三裁公﹐很久不見你參與預言之爭了啊。”花中人准決賽敗陣之後﹐於次日清早﹐返回雲中城。 Ft@Wyo`^  
@wq#>bm  
“你關注的焦點應該不在這上面吧。”三裁公瞥了一眼故作平靜的合作對手﹐“早些將傷體休養好﹐接下來要忙的事﹐可能會讓你無暇分身。” i%#$*  
?Mp1~{8  
“哼。”花中人不滿偏頭。“看來你根本就不擔心我和魔魑聯會結下的過節嘛﹗” ^<0IB#dA  
Y?#i{ixX6n  
“過節﹖”三裁公大笑﹐冰冷的笑意讓花中人不禁怔住了。 R1-k3;v^  
$iM=4 3W  
“你是說﹐未盡全力拿下准決賽﹐就讓越三乘對你不滿了﹖” 7rHS^8'H&  
D0;tcm.$  
“我的確已經盡力。”花中人凝重了神色﹐“龍鮶笑身懷五行遊氣﹐變幻莫測﹐我的狂花殺式確是不如他。” 1 11D3  
Y1dVM]l  
“你在魔魑之人面前的囂張態度﹐是導致日後殺機纏身的關鍵。”三裁公冷冷分析。“越三乘其實並不在乎此戰的勝負﹐他只是通過你﹐探查雲城日後的動機和走向。” 7);:ZpDv%L  
PVa o  
見合作對手並無對自己的失敗耿耿于懷﹐花中人心中一鬆﹐面上也微笑起來。“三裁公﹐你放心。屈服於強勢﹐不是花中人的作風。只要天宇方面未有動作﹐魔魑聯會就算奪下倚天﹐同樣難以統合天下﹗” f '6|OsVQ  
+3,|"g::  
“是嗎﹖”三裁公譏諷輕笑。“當年屈身神蝶的﹐不知又是誰呢﹖” > 4oY3wk8  
gNx+>h`AF  
“你﹗”花中人大怒﹐昔年最難堪的回憶被掀出﹐一抹紅潮泛上雪白面容﹐顯得別有風姿。但三裁公明白﹐這無非是他狂怒的表露罷了。 M)cGz$Q|  
+^6}   
“好了。既然合作﹐就要坦誠相待。”三裁公盯著他﹐“放眼天下﹐敢如此大膽地挑舋魔魑之主﹐除了那個不知死活的杜鳳兒﹐就是你花中人了。” 'xFYUU]#T^  
{[(pWd%J  
花中人心中一驚。這個合作對手實在是了不得﹐過份的細心敏感﹐成為虛罩自己頭頂的彌天大網﹐凝成一股難堪的窒息。 #yc L'T`X%  
H0*5_OJ!i  
“越三乘氣焰如此囂張﹐我不過是想殺殺他的威風。”花中人垂眸﹐“非常之時﹐當行非常之事。” K<v:-TjQZ:  
/9Ilo\MdD  
“必要之時﹐需要雲城協助嗎﹖”三裁公似笑非笑地瞇起雙眼。 Vj; vo`T  
!6w{(Rc(C  
“我……”花中人難得地猶豫了。 #3kXmeyrD  
+ySY>`1k~  
“小小一片楓葉化石﹐會比寶貴的生命來得重要嗎﹖” c#b:3dXx9  
`dJDucD  
音量不大的一句話﹐卻如千鈞巨石﹐墜入平靜湖面。被戳穿底牌的花中人狼狽不堪﹐後退之時連帶絆倒了一把椅子。 "D* Wi7  
}iIbcA  
“不用緊張﹐了解此事的人只有本座﹐怎麼說也比秋八月或者越三乘安全多了﹐你說是不是﹖”三裁公繼續道﹐“完成這一步的計劃之後﹐你打算怎樣處理此物呢﹖” Q1>zg,r  
~DLIzg7p!  
“當然是找秋八月條件交換。”花中人虛弱落座。先前在戰鬥中所受的重傷﹐在接連的打擊之後已經漸漸壓制不住。 LNQSb4  
|)@N-f:E  
“很好的想法﹐但我必須提醒你﹐秋八月不可能將兄長之仇輕易抹滅。不如提個更實在的條件。” R#4 ^s  
r dj@u47  
花中人狐疑地抬起頭來。“難道你想……” sXl ??UGe  
8o)L,{yl  
“本座怎可能那樣天真。”三裁公淡笑。“關鍵的一天很快就來到﹐屆時我會告訴你。” )%du@a8  
Vos?PqUi 4  
“嗯。” 花中人撐著桌面起身。“那我先去調養傷體。”  d^39t4  
G+)?^QTn  
“花中人。”三裁公在對方走到門口之時﹐出聲將他喚住。“本座不介意你接下來與天宇任何人的合作﹐但你須記住﹐紅雲踏出嘯雷谷之日﹐就是你們合作關係終結之時﹗” dyQh:u -  
oTOfK}  
回答他的﹐是合上的門扉響聲﹐以及帶血腥味道的一縷花香。 9u wL{P&  
!v !N>f4S$  
*       *       *        *        *        *       *      * u9![6$R  
>uHS[ _`nM  
秋山決賽那日﹐天幕四圍風起雲涌﹐山雨欲來。是秋山最後一場戰事﹐越三乘與龍鮶笑皆是凝神以對﹐畢生絕式盡出﹐一時間風雲變色﹐山嶽齊動。 MB:n~>ga  
Q2C)tVK+  
“龍鮶笑﹗”越三乘仰天大笑﹐霸氣席卷天地。“你苦等一百年的倚天真主寶座﹐最終還是要與你擦身而過﹐這是你無奈的宿命﹐更是越三乘無可取代的天命﹗” ^{[`=P'/  
0 15Owi  
“你繼續說大話吧﹗”龍鮶笑運動真元﹐將迎面而來的滔天魔氣彈回﹐“等本龍君登上寶座﹐必定讓你為今日的誇口悔不當初﹗” a ]1i/3/  
b?kPN:U#N/  
“哈哈……你的大話本座也記下了﹐為你悽慘的日後後悔去吧﹗”越三乘在兩人比拼內元的最後階段﹐突然光球罩身﹐借由完全進化的三奠魔威﹐轉換了自身的功體。 # bX~=`  
\iMyo  
“平分諸曜銷魔獄﹐玉壘眾生朝魔帝—乾坤歸魔﹗” BV9*s  
2ALj}  
百年盛會﹐終有落幕之時。隨著魔氣貫體﹐龍君一大口鮮血噴出﹐決賽終於有了結果。 Xyv8LB  
7;HUE!5,^l  
看著越走越近的仇敵﹐龍鮶笑傲氣衝天﹐倔強地往東邊懸崖挪動了步伐。 $ u2Cd4  
/BzA(Ic/  
“本龍君寧死不受辱﹐越三乘﹐你含恨去吧﹗” ~4s-S3YzaM  
) Ypz!  
看著手下敗將投崖自盡﹐越三乘居然沒有一絲動容。早已安排好的棋局﹐哪容小小的棋子自作主張呢﹖ L? ;/cO^  
j%M @#  
百年一輪﹐時局大轉變。天意既然如此安排﹐凡人又奈何呢﹖ g'G8 3F  
'TEyP56  
*       *       *        *        *        *       *      * #t5juX9Ho9  
4/L>&%8V  
曙光微露﹐孔孟學院內院之中﹐又是一夜未熄的燈火。自從那日從預言頂返回﹐杜鳳兒已經數日未好好安寢了。盤旋心中的迷惑和疑問﹐隨著漸漸而來的時局壓迫﹐變成不得不正面以對的尖銳問題。 "d?f:x3v^  
N^B@3QF  
“好友﹐你回來了。”杜鳳兒發覺門口的氣息﹐吹熄燈火﹐站起身來﹐笑吟吟地走出門去﹐迎接由外而歸的秋八月。 -,>:DUN2  
WbzA Jx 5  
看著杜鳳兒眼下隱約的陰影﹐秋八月嘆息。“還在為預言頂之人煩心嗎﹖” [:i sZG*  
\ j]~>9  
“非也。鳳兒只是掛心秋山最後的戰局﹐究竟結果如何呢﹖好友既然明白﹐就說來聽聽吧﹗” ?"@ET9  
(G5T%[/U  
“之前我們不是已經和銀河行眾人分析過了嗎﹖”秋八月道﹐“越三乘即將成為你的頂頭上司了。落敗者龍鮶笑則墜崖自盡。” ~yN(-I1P  
1PU*:58[  
“唉……功名如浮雲﹐權勢隨流水啊﹗”杜鳳兒感慨不已。“越三乘步步經營﹐處心積慮計劃至今﹔連之前提出鳳兒與龍君的望星徑之約﹐亦是他的機鋒之一。有這樣的頭腦﹐真是可畏。” Am7| /  
}'jV/  
那一次﹐雖未如越三乘之願﹐打散杜鳳兒護體光形﹐但龍鮶笑全力一掌﹐印上由天而墜的天瀉石﹐也造成龍君功體損失一分﹐為日後秋山之爭﹐埋下敗筆。 -]&<Sr-  
%)IrXz>Zh  
“決戰前夕﹐他更要求秋某將秋霜之氣渡給他﹐否則紅雲將濺血嘯雷谷。若非忌憚紅雲劫數當前﹐吾也不願助魔魑一臂之力啊﹗”秋八月感慨﹐隨即似乎發現了什麼﹐連忙箴口不語。 -I vL+}K  
|p'i,.(c_W  
“紅雲劫數﹖”杜鳳兒卻是未曾忽略此點﹐“怎麼不曾聽你或銀河奇人講過﹖” sM9- 0A  
4 ? {*(  
“魔魑登基當前﹐是秋某不願再讓此事﹐分了你的心。”秋八月看著他﹐“再者﹐紅雲畢竟是武道各方注視的焦點人物﹐這是他的天命﹐無從抗拒啊﹗” 9}whWh  
&9h  
“秋八月﹐鳳兒發現﹐你有時候真是冷淡得令人心寒。”杜鳳兒不滿。“如此大事﹐應該早做準備﹐為何一直瞞著鳳兒呢﹖喔﹐我明白了﹐小小的副真主之位﹐當然不被名滿天下的秋高人看在眼內。” >PH< N  
nE<J`Wo$f  
聞言﹐向來言辭爭鋒不落人後的秋八月﹐這次卻並無爭辯的意圖﹐只是輕描淡寫道﹕“怎麼會呢﹖倚天歸魔﹐日後需要勞煩副真主的事還有很多﹐先將目光放在此處吧。” Y?.gfEXSQo  
7S2c|U4IM  
“此處”﹐指的自然是倚天航。杜鳳兒若有所思﹐好一會兒才說﹕“至於預言頂的玄機﹐如果鳳兒斟酌無誤﹐倚天儒院的未來﹐或許尚有一線生機。” +GPd   
IuWX*b`v  
“預言之人﹐哪個是你的舊時至交嗎﹖”秋八月口中應著﹐心裡卻感萬分古怪。 [5LMt*Y  
q/J3cXa{K  
無論是「西風」﹐或是「無名氏」﹐有可能成為杜鳳兒的助力嗎﹖他又是憑什麼確定呢﹖ Ey = 4 b  
lDU#7\5.  
“鳳兒已有八分把握﹐但此事急不得﹐須得從長計議。”杜鳳兒考慮著如何打發好友的好奇心﹐恰好外面一名儒生前來稟報事情。 z{V8@q/  
Ds G !S*  
“稟院主﹐道教送來一張信函。” @_uFX!;  
c8tP+O9  
杜鳳兒接過信函﹐閱畢。剎時間﹐霽月般笑容浮現面上﹐多日來的凝重表情如冰化消無跡。 ;l#?SYY  
5YLho2h38!  
“看好友如此開懷﹐是有什麼喜事嗎﹖”秋八月看著他手中的信函﹐也微笑起來。 +9}' s{  
k^yy$^=<  
“廣陵道君親筆﹐他說今天落日時分將回轉無極道觀﹐與三教的朋友敘舊。鳳兒希望你代表天宇﹐一會這個為天宇和平奮鬥百年的人﹐不知道好友意下如何﹖” tQ6|PV  
k#-[ M.i  
“是你的希望﹐秋某卻之不恭。”秋八月笑道﹐“只是我又不屬倚天三教﹐出現在那種場合不適當吧﹗” X?_v+'G  
gTyW#verh$  
“參加過倚天航百年盛會﹐就是倚天的貴賓了。秋八月﹐你何時變得謙虛了呢﹖” YL!oF^XO  
W -!dMa  
“不是我變得謙虛﹐而是好友的嘴上功夫又精進了。”秋八月又道﹐“秋某只不過是在考慮﹐如果到時候﹐法儀以及五通百般阻撓﹐又該如何呢﹖” t.u{.P\Md\  
?xf~!D  
“所以有時候你會感覺友情是無價。” 杜鳳兒無聲微笑。 u4xA'X'~R  
;q^,[(8  
“這麼說也沒錯﹐不過你若不站在我這邊﹐還有哪一邊可站呢﹖”秋八月不以為然地坐在椅上。 b__n~\q_  
J b|mXNcL  
“好友你言差了﹐我也可以默然無語啊。” 杜鳳兒命人送上香茗。 (F_7%!g1d  
hAYQ6g$A  
“其實我也不願意看你將立場表現得太過明顯。”秋八月望著窗外金色的陽光縷縷透入。“萬一敵人多過朋友﹐那我……” G)K9la<p  
C!I\Gh  
“你將萬分歡喜。” 杜鳳兒笑道﹐“這不正是你用心計較的奸計嗎﹖” f 3\w99\o  
\J\vp0[nO}  
“唉﹐”秋八月見好友又恢復了鬥嘴的心情﹐自己也難忍笑意﹐“朋友算計朋友﹐算是什麼朋友。” 00R%  
q w"e0q%)  
“還是朋友﹐只不過你出拳﹐我出腿罷了。” 杜鳳兒悠然啜飲香茶。 6l=M;B7:i  
:hi$}xHa  
“話若這樣講﹐就有違孔孟儒聖的胸懷了。”秋八月笑道﹕“蜇伏了百年之久的鳳凰﹐世人哪有不期待看他一飛衝天的風采呢﹖” MQhYJ01i  
Vc{/o=1u  
是啊﹐只不過鳳兒所期待﹐是看見隱世百年的翔鳶﹐無拘無束一飛衝天的神采啊﹗ EywZIw?mjX  
H?ieNXP7{  
未曾出口的慇切期待和深深企盼﹐化為嘴角美麗的笑意﹐溶在清晨難得的輕鬆空氣中。 X{4xm,B/  
Iy-u`S  
第十六章 ,\Z8*Jr3Q  
KF*B  
“日落時分﹐現任倚天真主廣陵道君將返回倚天航。”法儀和五通來到魔魑聚會的地方﹐向越三乘稟報。“我們認為﹐要煞煞廣陵和杜鳳兒的威風﹐這是最好的機會。” >l6XZQ >  
s-y'<(ll  
越三乘哈哈大笑。“你們都想到了﹐本座哪能錯過這大好機會呢﹖放心吧﹐今天傍晚﹐本座就要前往倚天航﹐魔魑之焰﹐即將燃遍三教聯盟﹐隨而覆蓋整個天宇﹗” 7Ljs4>%l9j  
)vxVg*.Ee  
五通想到一事﹐為難道﹕“可是沒有三教高層簽署的邀請函﹐要怎樣進入倚天航啊﹖”  ; \Y-  
)bF)RL Z  
“是啊。道教和佛教方面﹐我和五通可以為你籌劃﹐儒教方面怎麼辦﹖” '[0 3L9  
Pau&4h0  
倚天航向來戒備森嚴﹐外人要進入非易。雖然魔魑聯會是要在登基前期給倚天航上上下下一個下馬威﹐但如果因為硬闖而留下暴戾野蠻的印象﹐對日後一系列征服天下的計劃﹐恐留下障礙。越三乘怎麼說也是個“外人”﹐這一步﹐一定得走穩妥。 c M|af#o  
;o&_:]S  
“哼﹗本道君之前在杜鳳兒身邊安插的暗線﹐竟然都被他剿除﹐不然尚有機會……” `7+tPbjs  
a^(S!I  
話音未落﹐協商密議的洞外突然傳來腳步聲﹐三人以及其他魔魑之人頓時全神戒備﹐法儀一個箭步衝到了洞口。 b'i%B9yU:%  
ntd ":BKi  
“不用緊張﹐吾是來助你們的。”溫雅沉定的嗓音﹐伴隨一襲白色衣袍﹐出現在法儀面前。 t%ou1 &SO  
|J @|  
“你是哪裡來的﹗竟敢隨意闖入……喂﹗”法儀正待呵斥﹐來人卻輕輕巧巧﹐抬腳就往裡走。 &L2`L)  
k)o7COx  
法儀不再客氣﹐一招轟了過去﹐接連又是幾掌。四週狹窄洞壁﹐氣茫幾個來回反彈﹐竟然沒能攔住那人。煙塵過後﹐白衣依舊乾乾淨淨﹐人卻已經站在越三乘面前。 k B$lkl\C  
Zm?G'06  
“尊駕何人﹖”越三乘見狀﹐專注起來﹐認真打量著來人。“來此有何貴干﹖” C _ k_D  
!: `Ra  
白衣人淺笑。“我們殿主命我前來﹐傳達雙方友好之意。知道今夜魔魑之主將駕臨無極道觀﹐特別吩咐送來儒教的邀請函﹐請越三乘儘管前往﹐不用顧慮。” 1WZKQeOo  
B]CS2LEqh  
“你們殿主是誰﹖閣下尊姓大名﹖” KHiYV  
rGP? E3  
“既然是和儒教有關﹐尊者還是猜不著麼﹖”白衣之人一擺衣袖。“雖然杜鳳兒認得我們﹐不過如今﹐我們已非同路之人。殿主有言﹕期待尊者入主倚天的那日﹗告辭。” "dFdOb"O-  
uugzIV)  
“站住﹗”法儀氣喘吁吁﹐正為了方才的疏忽氣惱不已﹐豈肯輕易善罷甘休﹐“身份不明行蹤詭異……” aa'0EU:  
u^;sx/  
“法儀﹗不得無禮﹗”越三乘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呵斥住了差點動手的法儀。可是就在這短短兩句話之間﹐白影一晃﹐輕風一陣﹐來人神秘地消失在眾人面前。洞內眾人皆是目瞪口呆﹐魔魑之主卻是開懷大笑。 }6b7a1p  
c'm-XL_La  
“魔魑策馬疾﹐航行烽火流﹗天命既歸吾越三乘﹐廣陵﹑杜鳳兒﹐你們又能耐吾何啊﹗哈哈……” [ 7CH(o1a&  
y^vfgP<@  
*       *       *        *        *        *       *      * !'c6Hs  
X,Q 6  
日落西山﹐西向的無極道觀之內﹐齊集三教聯盟的重要人物。人雖然多﹐但卻無嘈雜之聲﹐各人皆自懷心思﹐默默等待真主的出現。 bDcWb2 lqs  
rYP8V >  
秋山競武結束﹐百年大會也算到了尾聲。魔魑之主越三乘登上頂峰﹐倚天航未來的一百年﹐劇變已是無可避免。有人期待即將卸任的廣陵道君能夠給他們這些同樣愛好和平的同僚們做些指引﹐而另外一些人﹐則已經迫不及待地揚起了下頜。 oC;l5v<  
1-ndJ@Wlz  
杜鳳兒踏入無極道觀﹐秋八月則跟在他後面﹐一起走了進來。雖然之前曾數次作客於孔孟學院﹐但他踏入無極道觀尚屬首次。秋八月環視四週﹐仔細打量分立廳內的三教眾人﹐一邊隨著杜鳳兒站在一側。法儀與五通雖然訝異於秋八月的進入﹐但礙於場合﹐也並未發難﹐只是暗暗以敵視的眼神警告之。秋八月不動聲色﹐故意視而不見。 1L(Nfkh  
cPa 0n4  
不多時﹐無極道觀內瑞氣瀰漫﹐豪光耀目﹐眾人皆微微躬下身子。秋八月心中微笑﹐知道是真主廣陵道君駕到了。煙霧之中﹐一襲絕俗超然身影靜立上首﹐樸素的道袍顯得格外飄逸雅致﹐祥和的面容使人見之忘俗。秋八月想著倚天航在他的領導下百年無戰事的奇跡﹐不禁對這個人物多端詳了幾眼。 vs)HbQ  
:ok!,QN  
“讓各位久等了。”沉雅的嗓音令人平和安心﹐眾人都抬起頭來。只是這句話甫落﹐門口就響起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囂狂大笑。 mw%[qeL V  
pU\xzLD  
“哈哈……我也讓各位久等了﹗” -6*OF.Ag`  
2t~7eI%d  
道觀整肅的氣氛頓時僵住。眾人的眼光落在門口的越三乘身上﹐有的變了臉色﹐有的露出恐慌神情﹐有的則是紋絲不動﹐仿彿事不關己。但眾人之共同點﹐是皆默然無語。 "J0Oa?  
MWp\D#H  
看著道觀之內一下子靜了下來﹐越三乘笑道﹕“怎麼我一進入﹐現場就變得如此沉悶﹖是不是我不受歡迎﹖” cfQh  
9X*eE  
雖然魔魑之主帶笑詢問﹐卻是一股殺氣瀰漫過眾人。佛門大師竹真忍無可忍﹐挺身出列。 N:sECGS,  
}(hYG"5  
“越三乘﹐你尚未登基﹐就不屬於倚天航之內﹐怎可私入道觀﹖” Bwi[qw  
lFzQG:k@  
越三乘帶殺的視線劃過竹真﹐然後落在秋八月身上。 9# .NPfMF  
e`gGzyM  
“我不屬於倚天航﹖那秋八月呢﹖秋八月你說﹐你屬於倚天三教嗎﹖” -;DE&~p  
ML9T (th6v  
“秋某不屬於倚天三教之內。”秋八月坦言。 1&>nL`E[3  
FcbA)7dD  
“竹真大師﹐你也聽見了。為何同樣不屬於倚天航﹐受到的待遇差別如此之大﹖” d5Eee^Qu/  
-qnXa  
“是本道君邀請秋八月前來。”廣陵道君開口解圍﹐“相信秋八月手中此刻也拿得出三教高層的邀請函。” a)yNXn8E_  
[b\lcQ8O  
的確如此。在杜鳳兒籌劃之下﹐除了廣陵道君以外﹐也請竹真大師簽了一份﹐作為秋八月參與此次聚會的證件。 :pV("tHE  
\!4ghev3  
“是嗎﹖那本座同樣拿得出﹗”越三乘竟然從懷中掏出一紙信函﹐同時詭魅的目光﹐直射杜鳳兒。 { <ao4w6B  
oW\7q{l2)  
眼尖的杜鳳兒看見信紙背面所繪的圖樣﹐腦中轟然一響﹐身子不由自主向後退去。站在他身後的秋八月見狀﹐伸手扣住他的手肘﹐不動聲色地止住了他的失態。 {/[?YTDU  
>?uH#%C5  
越三乘冷笑一聲﹐繼續道﹕“本座知道﹐魔魑聯會的面子沒有滄海開道的高人來得大﹐所以特別準備一份厚禮﹐平息你們的不滿。” Duo#WtC  
D2wgSrY  
“越三乘。”杜鳳兒平穩了心緒﹐開口駁斥。“不可看輕倚天航眾人的人格。” `Mh<S+/  
Qe=Q8cT  
“人格﹖”越三乘哈哈大笑。“杜鳳兒﹐武道向來現實無情﹐有權則有人格﹐無權則一文不值。說話之前﹐先見識一下本座帶來的這個人格教材吧﹗來人﹗禮物送上來﹗” s D8xH  
o^"d2=  
這聲話語一落﹐眾人皆吃驚不已。幾個猥瑣蒙面﹑髮亂如草的魔魑小兵﹐手持鐵鏈一端﹐竟然也大搖大擺踏入道觀門口﹐更可驚者﹐鐵鏈的另一端﹐拴著一個眾人怎麼也想不到的人物﹕龍鮶笑﹗ IbNTdg]/F`  
W:N"O\`{m  
此刻道觀之內﹐邪佞戾氣充斥﹐眾人一時尚無言語。但秋八月心眼通澈﹐剎時臉色大變。 Rc m(Y7  
=-B3vd:LF  
“啊~龍鮶笑﹗” \gk3w,B?E  
@8 yE(  
“好眼力﹗”越三乘陰沉冷笑﹐“這樣狼狽的人你也認得出。” 7>e~i,  
xuH<=-O>ki  
昔日盤龍殿之主﹐秋山一方之雄﹐只因一夕落敗﹐便遭此大辱。被拴在鐵鏈一端的人﹐渾身淤青血跡﹐披髮面殘﹐衣衫破損﹐雙眼無光﹐哪裡還有往日的半分神采。 >c'_xa?^G  
(nP*  
“越三乘﹗快將龍鮶笑釋放﹗”杜鳳兒見好友露出少有的緊張﹐知道越三乘這步必然牽連不小。 :e9jK[)h0  
Up2\X#6  
“杜鳳兒﹐你憑什麼對你未來百年的頂頭上司大聲吆喝﹖”越三乘狠笑﹐“不怕我將你治罪嗎﹖” Wx\"wlJ7.3  
S:GUR6g8D  
“王者落敗已經很可憐了﹐你何必如此這樣挫折他。”杜鳳兒毫不畏懼﹐繼續和對方理論。 TB3T:A>2  
MBTt'6M  
“誰讓他武決之前誇下海口﹐說要讓本座後悔莫及﹖這是天理報應﹐怨不得誰﹗” NbK?Dg8WJG  
!`S%l1[Z  
耳中聽著好友和魔魑的爭論﹐秋八月的心中﹐卻是難得的困擾起來。看龍鮶笑的模樣﹐雙眼獃滯﹑面色泛青﹐天靈隱約黑氣﹐是中了越三乘的三奠魔功﹐現在心智腦識皆被控制﹐身不由己了。 (NWN&  
!NY^(^   
“越三乘。”秋八月開口。“你要什麼條件﹐才肯釋放龍鮶笑﹖” pQ2)M8 gf  
T4, Zc  
“呵呵……我越三乘竟然這麼有面子。”陰森的笑意難言得逞的歡喜﹐“你若能治癒這尾殘龍﹐我就讓你把他帶走。若不能﹐你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 :DF4g=  
@p'v.;~#  
杜鳳兒猛起警戒。越三乘君臨倚天之後的計劃﹐他多少有所防範﹐此刻更是明白得很﹐他將會提出何種要求。 `"-!UkD+  
qYrGe  
秋八月此次再涉紅塵﹐乃是踏滄海而來。滄海之中﹐第一大的謎團﹐就是隱藏浩瀚大海之中﹐龍族的基地﹐滄海無盡涯。 'krMVC-  
Gw\HL  
當年紅雲在雲城遇劫﹐之前早有準備﹐將龍族後輩精英皆移往該處。有這層保護﹐未來武道上掀起再大的風浪﹐也無所畏懼了。 ~v,KI["o  
.j'IYlv/P  
(“越三乘所要求﹐必定是通往滄海無盡涯的航線。秋八月啊﹗你千萬不可上當啊﹗”) }oxaB9r  
7 V1k$S(  
“秋八月。”無極道觀的律嚴從方才起就一直擰著眉頭。“你何必為了一個非同道的落敗者﹐弄得自己左右為難﹖放棄吧﹗” +(k)1kCMn  
=$z$VbBv  
“是啊﹐律嚴道君說的有理﹐我贊成。”杜鳳兒接著說道。“好友還是應該將心力投注在大體之上。” ^~IcQ!j/5  
*9:6t6x  
一句話﹐點醒了秋八月。就算越三乘早佈圈套﹐如果自己這般輕易的踏入﹐恐怕也會辜負紅雲一片苦心。 z=h5  
u9^;~i,  
“罷了。”秋八月冷眼迎向魔魑挑舋的眼神。“不過請你記住﹐天宇眾人非是弱者﹐不可能讓你有機會得逞。” H;!hp0y  
6V?&hq&t  
“你不用過份自信。”越三乘狂笑。“七天之後本座入主倚天航﹐你很快就明白﹐天下將會屬於哪一方﹗” _G*x:<  
21EUP6}8j  
自始至終﹐越三乘一行人始終不曾踏入廳正中央﹐但一直到他離去之後﹐眾人依然被這股沉重難抑的壓迫﹐逼得不甚暢快。 3jdB8a]T_  
?GfA;O  
“副真主杜鳳兒﹐勞煩隨我入內片刻。”廣陵示意眾人散會﹐隨即請杜鳳兒密談。 nv[Sb%/  
= FJ9wiL  
“好友先到孔孟學院等我﹐鳳兒隨後就回去。”平靜話語一如往常﹐但秋八月卻明白﹐好友的心中﹐已經再難平靜了。 r[4F?W  
+Y^F>/4=Y  
越三乘出示的那張信紙﹐究竟意味著什麼﹖如果是杜鳳兒的宿敵﹐欲聯合日行中天的魔魑聯會﹐後果將不堪設想。 {3uSg)  
d/zX%  
擔懮地看了一眼廣陵道君和好友離去的方向﹐他暗嘆一口氣﹐走向孔孟學院。 xR6IXF>*  
umrI4.1c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十七章 M#2U'jy  
S^n4aBm\+  
“今日三教聚會﹐越三乘公然挑舋﹐道君卻面不改色﹐真是好定性。”在沒有其他人的道觀裡間﹐杜鳳兒笑盈盈地看著廣陵道君。 VQx-gm8}!  
O5*uL{pvT{  
廣陵卻是苦笑。“天意如此﹐誰也無法改變的結局﹐懮心何用呢﹖” Q&a<9e&  
?qW|k6{O  
“雖然是天數令倚天歸魔﹐但世道無常﹐豈可輕言放棄。就算有萬分之一的機會﹐也要放手一搏。” 5|t&qUV  
<aD+Ki6  
“你還是這副不屈不撓的性子﹐讓人擔心啊。”廣陵嘆了一口氣﹐轉而問道﹐“今日看到越三乘手中信箋﹐副真主因何大驚失色呢﹖” rz7b%WY  
5h7DVr!  
“這……”杜鳳兒躊躇片刻﹐上前低語道﹕“道君不是外人﹐鳳兒就將這層事情說與你。鳳兒懷疑……魔魑聯會﹐搭上了昔日孔孟學院的人。” DNO%J^  
phSP+/w  
倚天航三教雖是聯盟﹐但互不干涉﹐各家內務﹐並不令他人知曉。百年前的儒苑變故﹐廣陵雖有耳聞﹐但其中關節﹐也不甚清楚。如今聽杜鳳兒說起﹐頓時也凝重了神色。 PS]X Lz  
F RUt}*  
“大師兄與三師弟一直不和﹐之前又雙雙出走﹐下落不明。大師兄是師伯的骨肉﹐他們一派的勢力﹐自此也消聲匿跡多時。如今預言頂再起風雲﹐化名﹑匿名者並出﹐鳳兒懷疑﹐這是他們在私下裡的較量。”杜鳳兒緩緩將心中的分析說出﹐臉色不復輕鬆。 raZRa*C;  
ZSb+92g{L$  
“杜儒聖的推測﹐不知道有幾分把握﹖”廣陵皺眉。“萬一是障眼法﹐日後難免受虧。” Kg6 7cmj)f  
TrA Uu`?#  
“大師兄一派勢力﹐大抵羽翼已成﹐但只蜇伏未出而已。不是鳳兒刻意詆毀師長﹐他們對孔孟院主之位﹐企望已久﹐故此和魔魑聯會搭上關係﹐欲從中興事。反觀向來受師尊疼愛的三師弟江南飛﹐一旦脫離孔孟﹐就是孤身一人﹐行走江湖之間﹐豈能不步步謹慎。鳳兒無法不做此猜想﹐畢竟……學院秘寶很有可能在他手上。”回思當日律嚴對他提起的神秘山洞中人和「天地奇鑒」﹐杜鳳兒不禁悵然。 y>1 8)8  
!]T|=yw  
“除非第三儒聖不肯再入倚天航﹐否則為何不現身來見你﹖”廣陵詢問。“令師伯以及兩位儒聖皆是失蹤甚久之人﹐杜儒聖確定他們的生死嗎﹖匿名之人身份扑朔迷離﹐千萬要慎之。” <v^.FxId  
(ajX ;/  
“道君放心﹐鳳兒非是單憑揣測而下定論之人﹐但我看得出來﹐師弟並未現蹤的緣故﹐是因為師兄一派也正在找尋他。鳳兒如今是倚天航要人﹐大師兄豈有不關注的道理。為防萬一﹐只好將此事隱密不宣﹐希望道君也能體諒。” M<7*\1  
j zp%.4/j  
廣陵道君聞言﹐注視了他半晌﹐而後道﹕“所以此事﹐你不曾再對第三個人講起。” 9K(b Z {  
Wm_-T]#_  
“沒錯。”杜鳳兒鄭重道﹐“因為鳳兒希望三師弟能夠避開有心人的耳目。” rvO+=Tk  
zwHsdB=v  
*       *       *        *        *        *       *      * y +vcBuX  
Y" |U$  
“恭喜真主今日大顯神威﹐震懾那些不知好歹之人﹗”法儀﹑五通在會後﹐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搖大擺跟隨越三乘離去﹐此刻更是極盡諂媚之事﹐仿彿越三乘已然登基為主了。 xGPv3TLH^  
6>%NL"* ]  
“哼﹗本座從來不為虛應之事﹐此次向廣陵示威﹐是意在逼他離開倚天航。”越三乘嘴裡回答著﹐腦中卻滿是秋八月深沉莫測的眼神﹐一時心思煩躁﹐口氣不佳。 (<-0UR]%q;  
`-2`UGB-  
“可是此種做法﹐真的能將廣陵嚇住嗎﹖” j. cH,Y  
$OuA<-  
“他當然不會畏懼﹐不過就是心地太善﹐為了替擁護他的教下尋得一線生機﹐他非走不可。”越三乘狠笑﹐“杜鳳兒日後在倚天航孤立無援﹐本座倒要看秋八月有何通天的能耐來保他﹗” o LRio.u*  
i:To8kdO  
法儀忽然想起一事﹐“不知道真主打算如何對付花中人﹖” )[.URp&  
9r}} m0  
“花中人看似無關緊要﹐其實不可輕忽。本座已經派人有所行動﹐必要讓他嘗嘗苦頭﹐才知道魔魑聯會的厲害﹗”越三乘冷笑著﹐倔強狡猾之人﹐合該被好好教訓一番。“等他被秋九月殺到奄奄一息﹐本座再親自出馬﹐結束他的性命。” k0|InP7  
JH9CN  
法儀與五通面面相覷﹐越三乘果然是心狠手辣之人﹐借刀殺人的手段用得毫不含糊﹐無論雙方誰勝誰敗﹐對魔魑聯會都是好事。 ,)8Hl[y  
lPP7w`[PA  
“對了﹐派人暗地監視此事的進展。本座估算﹐就算花中人得以險勝﹐也是已經重傷﹐那個時候﹐再派魔魑部隊去圍殺他﹐務必不可留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越三乘眼中閃著精光﹐“花中人是如今江湖上第一等狡猾之人﹐你們千萬不可掉以輕心﹗” 7c7SU^hD  
SOJHw6  
這一輪任務分派畢﹐越三乘看著外面﹐站起身來。 S8t9Ms: k  
$>Do&TU   
“本座這些日子忙於倚天百年盛會﹐想必天宇之人休息太久﹐已覺得無聊。法儀﹑五通﹐今夜魔魑聯會就在毫無預警之下率兵攻入清白湖﹐殺幾個算幾個﹐順便考驗考驗魔魑部隊的實力﹗” 5j %jhby?  
c-{]H8$v  
法儀眼中現出嗜血的光芒。“這真是好主意﹐清白湖染血﹐說不定就可以逼出自命不凡的紅雲﹗紅雲現身﹐天宇的兵力才算全盤浮現檯面上啊﹗” -K4RQ{=>UZ  
K;O\Pd  
“沒錯。”越三乘冷笑。“紅雲最好儘早現身﹐否則只會造成更大的傷亡。” l-rI|0D#  
7IR n  
可惜﹐紅雲功體修復完成之前﹐是不可能踏出嘯雷谷一步。 +(T,d]o]  
[;+YO)  
紅雲當年十渡雲觀所遭的創傷﹐真有那麼重嗎﹖ +q!6zGs.  
>EG;2]M&  
“可惜啊﹐紅雲。既然你命數如此﹐怪不得越三乘心狠手辣了﹗” QBg'VV  
cA,xf@itp  
*       *       *        *        *        *       *      * gUl Z cb  
kS>j!U(%d  
“日後倚天航乃至天宇的一切﹐就請杜儒聖量力而為﹐師門之事如過於掣肘﹐不妨與天宇眾人商議。”廣陵道君嘆道﹐“廣陵此去不知年﹐好友一定要善自保重﹐以期後會。” C_o.d~xm  
4}`MV.  
“道君要離開﹖為何﹖”杜鳳兒吃驚﹐“倚天航前景難測﹐正需要道君之力﹐因何遽然言退﹖” J<D =\  
M_DkjuR  
“今日之事﹐你也看見了。”廣陵道﹐“越三乘之挑舋﹐不在他人﹐而正是對廣陵而來。吾雖非怕事之人﹐但越三乘入主倚天之後﹐必然在發動外戰之前﹐先傾全力壓制你我二人的勢力。無極道觀眾人﹐如果因為廣陵而與之背馳﹐恐成為魔魑行權下的犧牲者。”不是故意將好友單獨置於險境﹐而是確實無奈之下﹐迫不得已的選擇。 DzMkeX  
-)/>qFj )  
“鳳兒明白了。”魔魑之主初掌大權﹐必然需要時間熟悉倚天航的一切布署﹐對天宇出兵之前﹐利用這段空閑掃清反對勢力﹐實屬必然。孔孟學院有副真主坐鎮而可保無虞﹐但無極道觀就完全不同了。“只是道君此次一去﹐不知何時才會歸來。” 3dfSu'  
7UfyOOFa  
看著對方略傷感的模樣﹐廣陵沉默了。該說“等倚天重回正道手中” 嗎﹖還是…… ~V4|DN[I  
[;}c@  
“越三乘此人野心極大﹐城府又深﹐這次又策劃已久﹐奪取倚天航作為基業﹐今後的天宇﹐恐怕將烽火瀰漫。幸而你我之前曾經對倚天三殿處理完畢﹐希望對今後局勢有所幫助。”杜鳳兒緩緩合眼沉思。 [ q}WS5Cp  
Z]dc%>  
“天下間無永遠的秘密﹐越三乘恐怕會不擇手段去了解。”廣陵道﹐“倚天三教的前輩們﹐曾數次探求三殿秘密而未果﹐相信倚天航之中也必然有人急於揭秘。” 6 AY%o nY  
;#*mB`  
“就目前的推測﹐師伯和大師兄一派與越三乘聯合的可能最大。”杜鳳兒嘆息不已。“如果三師弟能夠出面幫助鳳兒﹐壓力就減輕不少了。” a+d|9y/k  
0td;Ag  
聽著杜鳳兒三番兩次提到不知下落的師兄﹑師弟﹐廣陵內心之懮愈甚。但他明白杜鳳兒的個性﹐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hsh W5j  
n=~?BxB  
一番長談﹐已是深夜時分。杜鳳兒返回孔孟學院﹐卻得到秋八月已經離開的消息。 ) PtaX|U  
sz5@=  
“越三乘繼無極道觀示威之後﹐他的下一步將為何呢﹖”他自言自語著﹐秋八月匆匆離開﹐並未留下只言片語﹐實在令人不解。 @%K 8 oYK  
SJfsFi?n  
“難道是和天宇有關﹖”杜鳳兒心中猛起警戒﹐舉步踏出倚天航﹐卻在半途遇到秋八月。 \% (R~ H  
7u;B[qH  
“秋八月﹗你這……”好友手裡抱著三秋闈的三掌令秋九月﹐是因為感應到兄弟之劫﹐才匆忙離開的嗎﹖“快回孔孟學院﹐讓鳳兒找人醫治他﹗” 1E(pJu'K  
`|4{|X*U.  
不知為何﹐秋八月躊躇了片刻﹐又嘆了一聲。“罷了﹗先回去吧。” UqH7ec  
Pj$a$C`Z  
“究竟發生何事﹖是誰將事實的真相告知令弟呢﹖”一切安頓妥當之後﹐杜鳳兒不滿蹙眉。“難道又是越三乘一干人﹗” 6%>0g^`)9Y  
am=56J$ig  
“倚天航新政在即﹐掃除異己乃是必然行為。”秋八月抬眼看看微曦天色。“秋某實在不想再失去這唯一手足了。” x!J L9  
+KZc"0?  
明白好友的意思﹐但杜鳳兒只能默然。秋九月是重情執著之人﹐大哥之仇﹐無論如何不可能平白抹掉。 W cnYD)  
,b/0_Q  
兩人正在商談﹐卻見儒生傳報﹐竹真大師帶著如來禪境門下的死訊返回倚天航。 yq2Bz7P  
g`6S*&8I  
“是天宇遭劫﹖”杜鳳兒馬上與秋八月一同前往﹐卻見竹真大師眼泛淚光﹐憤恨之意溢於言表。 rW6LMkt72  
@#p4QEQA  
就因為昨日傍晚﹐挺身呵斥魔魑無禮的暴行﹐竟招來今日的血災。 n D?XP<9UU  
x&sF_<[  
“魔魑率兵突襲天宇清白湖﹐門人聖無懮﹑聖無愁前往相助﹐竟然喪命……” }w$/x<Q[  
i ):el=  
“竹真大師請節哀……”杜鳳兒不忍勸解。“人死不能復生﹐切勿悲傷過度啊﹗” ~96"^%D  
}I]9I _S  
“尚未登基就已經如此﹐日後魔魑殘暴之路可想而知﹗”竹真悲憤道﹐“吾倚天佛門註定劫數難破啊﹗” 6eb5q/  
3x#G SS  
“魔魑領航﹐儒道釋三教早晚都要遭劫﹐只是不幸佛門先來而已。” 杜鳳兒揚聲道﹐“越三乘既然已將矛頭指向天宇﹐清白湖之後﹐洗心院必然也難逃魔爪。” BJvVZl2h  
>?5`FC  
“好友是想知會天宇移兵至洗心院嗎﹖”秋八月問道。 X6PfOep  
SngV<J>zR  
“如今局勢﹐過於被動對正道不利。”杜鳳兒看著好友道﹕“但如果有能人回攻清白湖﹐必可解洗心院之危了。” HwOw.K<  
`g#\ Ws  
“好友﹐‘能人’二字﹐要如何解讀呢﹖”窺到好友的想法﹐秋八月無奈問道。 v / a/  
nV'B!q  
“當然是能使滄海開道的天宇神人﹐秋八月你。”杜鳳兒不假思索﹐脫口應對。 0]T ;{  
R,(^fM  
“你又算計我。”秋八月笑道﹐“眾人皆忙碌﹐你這個關鍵人物一身清閑﹐未免招人議論。” /c09-$M  
pz(clTOD:  
“四下皆妥當了﹐哪還有需要鳳兒的地方呢﹖” s;A]GJ  
cq/)Yff@:  
“到嘯雷谷一游如何﹖”秋八月面露嚴肅﹐“越三乘既然已經將主意動到天宇﹐哪會忽略這位天宇異數呢﹖為了紅雲﹐好友就不辭辛苦跑一趟吧。” G|o-C:~  
8`*(lKiL  
“這……”在這種時候和魔魑之主對上﹖ t ;[Me0  
 iGR(  
“你是在猶豫什麼﹐難道是做了虧心事﹐害怕被五雷轟頂﹖”秋八月故意言語刺激。 ar{Yq  
+ISB"a  
“哦﹐我是擔心橫雲小筑無人顧守。”心裡難得昇起緊張﹐杜鳳兒倉促答了一句。 *rWE.4=&  
lcih [M6z  
“沒人會來搬走你的住處﹐放心去吧﹗” u*"tZ+|m  
WvR}c  
“秋八月﹗”此刻四週無人﹐杜鳳兒終於忍無可忍。“你將我往火坑裡推啊﹗” c$p1Sovw  
3#dUQ1qo6  
“不然我們交換行程﹐秋某也沒意見。” :yv!  x  
 3o/f#y  
“……” Odagaca  
y`'Ly@s  
……………… ]TGJ|X  
lp4sO#>`  
9~N7hLT  
第十八章 fY>\VY$>  
#Qkl| h  
目送好友離去﹐秋八月跟上憤然而行的竹真大師﹐向清白湖而去。 F M`pPx  
e{"d6pF=  
清白湖﹐自從早年紅雲絕命渡天臺﹐銀河行正式接下領導天宇重任之時﹐便成為天宇正道的基地。如今被魔魑肖小佔據﹐四週均瀰漫著難以忽視的魔魑邪氣。 6~^+</?  
]t<%v_K  
今夜的清白湖﹐由投靠越三乘的五通領隊看守。竹真一見昔日同門﹐不禁怒上心來﹐揚聲就是一頓斥責。 v%_sCg  
 Vb/J`  
“五通﹗你身為倚天佛子﹐竟然投靠邪惡組織魔魑聯會﹐殘殺同門弟子﹐罪行難見天理﹐竹真今日定要為如來禪境清理門戶啊﹗” bMgp  
9) wjVk  
早已不耐煩那一大串囉唆﹐五通見竹真如見世仇﹐“今後倚天航就是魔魑聯會的天下﹐你若不趕快投降﹐就是死路一條﹐自己想清楚﹗” ? [ =P  
cLamqZf3  
“阿彌陀佛﹐放下屠刀﹐佛祖還可寬赦你啊﹗” 7 0KZXgBy_  
y#r=^r]l)  
“別囉唆了﹐快出招來﹗否則我三招了結你的性命﹗” GlVq<RG*  
 xU)~)eK  
竹真見昔日佛友變成今日模樣﹐心下哀痛﹐莫可名狀﹐兩人一觸即發。只是未及答話﹐下游一陣清肅寒風吹來﹐在場眾人怔忡之間﹐一襲高俊挺拔身影已到現場。 2H4+D)  
9;.dNdg>  
“不可一世的五通大師﹐今日就讓秋某來見識見識你的佛門秘式如何﹖” e;Q~P]x  
DT_012 z  
“哼﹗是你秋八月﹗”五通心想﹐天宇果然還有援兵。“秋山落敗之人﹐哪有誇大言的資格﹗” l46O=?usDX  
x'}{^'}/  
秋八月嘴角一勾。“是嗎﹖那你聽好了﹐秋某在三招之內﹐必定送走你污穢的靈魂。” 1298&C@  
)5&Wt@7Kj`  
素淡青袍﹐在暗夜之中顯得出色。秋八月一身凜然氣勢﹐早已震懾當場眾人﹐直到首當其衝的五通猛然回神。 S# SA:>8s  
A*W QdY  
“三招﹖你是在做夢嗎﹖” &u$l2hSS  
bvZmo zbD  
“三招之內﹐好好享受活著的感覺。” 'tF<7\!  
u{8Wu;  
言畢﹐秋八月單手背在身後﹐轉過身去。明顯的藐視態度﹐激怒五通﹐第一招隨手而至。 2_UH,n  
g=a-zg9LX  
“血劫輪迴﹗” =n%?oLg^  
0!xD+IA!8  
氣芒近身﹐化為三路攻上。秋八月微微側身﹐彈指破去三道氣勁﹐腳步卻都不曾移動。 )\p@E3Uxf  
}k'8*v}8  
第一招落空﹐五通不禁心下一凜﹐但隨即揮動佛仗﹐拄地而動。 _M{m6k(h  
+BmA4/P$  
“萬力伏魔﹗” #~nI^ ggW  
}K0.*+M  
氣流捲入地下﹐攻向秋八月。可是對方只是屑然挑眉﹐右足輕移﹐左手平舉﹐將入地氣勁吸出合入掌內﹐加倍推了回去。 uPb9j;Q?  
|)1"*`z  
“你這樣不行啊﹐五通。秋波無痕﹗” V.;0F%zks5  
L[<MBgF Kv  
雙倍回擊力道﹐將五通逼退數十步開外。一陣氣血翻騰﹐嘴角已經見紅。 PL wa!j  
+STT(bMn  
一旁的竹真看得肅然﹐原來秋八月的真正實力﹐並未在秋山上完全展出。但對手已然落敗的當下﹐為何他的殺氣仍是凝而不散﹖ 8&H1w9NrX_  
&:w{[H$-  
“秋某說過﹐三招之內﹐送走你污穢的靈魂。” 0s= GM|y  
Xo }w$q5  
“哼﹗等過完三招﹐再來論生死吧﹗” kf^Wzp  
#kk_iS>8  
“寂寞秋江一夜霜﹗”秋八月不欲拖戰﹐招式隨手而出﹐犀利的攻勢﹐斷杖﹑殺人。 _/7[=e}y  
w Xfy,W  
“三招之後﹐只有活著的人﹐才有資格論世事人情。”無視倒落身前之人﹐輕撣袖底微塵﹐秋八月冷然面對覆世梟等一干魔魑部隊。“若珍惜性命﹐半刻之內全部離開。” WF_G GF{  
RQv`D&u_  
“秋八月你﹐你身為正道之人﹐怎可如此造殺﹗”覆世梟目睹五通絕命慘劇﹐再被秋八月的威勢壓逼﹐頓時驚惶失措﹐不知所云。 y%p&g  
P6;L\9=H<  
“你說錯了。”秋八月淡淡開釋。“秋某所行﹐皆從天道。天道正耶﹖邪耶﹖”  6 5qH  
BB=%tz`B  
一夜之間﹐天宇陣營重新奪回清白湖。 (eG#JVsm9  
yP~D."  
*       *       *        *        *        *       *      * dEns|r  
0p:n'P  
暗夜沉沉。越三乘獨自來到嘯雷谷﹐窺探紅雲復原的情形。流光壁之內依舊電光閃爍﹐內中隱約的紅色雲氣﹐顯得若有若無。谷中雷聲不斷﹐過遠的距離外﹐完全無法斷定內部情形。他一邊思索﹐卻在抬眼時﹐看見了另外一個身影。 N(/DC)DJg  
P !6r`d  
“是銀河行﹐他來做什麼﹖”越三乘思忖。必然是商議天宇日後的機密﹐雖然雷聲嘈雜無法辨聽﹐但若能稱此機會偷襲﹐也不算空走一趟。 *T*MLD]Q  
UP%X`  
銀河行閉目佇立在流光壁前良久﹐不曾移動。越三乘的視線來回逡巡在其身上與電光流閃的谷口之間﹐直到一道耀目紅光驟然亮起。 ,!PNfJA2  
Aln\:1MU  
熾熱紅光伴隨飄渺雲氣﹐蒸騰了流光壁內模糊的空間﹐朗朗詩韻隱約傳來。 CQ6Z[hLWF  
O" n/.`  
“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 ?5"~V^L3  
6d`6=D:  
“紅雲。” 銀河行睜開雙眼。“銀河行待你這刻﹐已經很久了……” MhHygZT[}  
Uo5l =\  
敏銳的魔魑之主卻狠然一笑﹕對方情緒激動之時﹐正是下手良機。邁上前的腳步﹐未及靠近﹐卻被另一異象止住。 (T!Q  
n+j'FfSz  
形似環形電光的強大力量﹐在流光壁四週盤旋不去﹐修為高深的他立刻辨認出﹐那是一名不可小覷的高手。 o=4d2V%m  
m>:3Ku  
“哼﹗”天宇之人果然暗藏伏兵。悻然收回腳步﹐眼神側方一瞥﹐卻看見谷口之外巨石後的一片紫白衣袂。 pOpie5)7X  
!&ac}uD^g  
是他﹖ Jc:*X4-'  
M*{ EK  
憤然怒火猛然炸開。“想不到堂堂倚天副真主﹐也淪為藏身暗處的小人﹗” :8jHN_u  
 jats)!:  
尖刻話語一出﹐魔魑之主心裡卻驚訝不已。曾幾何時﹐向來鎮靜而不動聲色的自己﹐會變得如此浮躁衝動﹖ Mryi6XT  
OV Iu&6#  
杜鳳兒卻是悠然步出。“杜某乃是恰好閑遊至此﹐越三乘﹐你何必話中帶刺﹖” OT\[qaK  
"~N#Jqzr:  
“深更半夜閑遊到如今武道重地嘯雷谷﹐杜鳳兒﹐你真是有心﹗”越三乘冷哼。 Z Oyq{w!2  
bsR&%C  
“越三乘﹐你言差了。有道是‘心燈一盞﹐暗室千年’。心中無惡念者﹐雖身處暗室﹐一盞心燈可照幽微。”有意看了一眼谷中情形﹐“不過﹐心中若存不軌﹐則處白日也生暗鬼﹐你說是不是呢﹖” qP*$wKY,  
5}E8Tl  
言下之意﹐越三乘偷窺銀﹑紅兩人相會﹐心懷叵測﹐尚有何立場責備他人。越三乘心中雖恨﹐表面卻只是笑道﹕“說的好﹐說的好﹗我相信你杜鳳兒會出現在此地﹐也必然是與紅雲有關吧﹖” 'C!b($Y  
mS0*%[S {  
杜鳳兒關懷視線穿過魔魑之主﹐直達谷中隱約人影﹐屑然不語。 -@<k)hWr  
\P+lb-~\"  
“哼﹗”見對方不做搭理﹐越三乘舉起手來。“那我就老話一句﹐你可敢在此地﹐與我一分勝負﹖” x^;nQas;  
d*7 Tjs{\  
話語剛落﹐狂猛氣芒脫手而出﹐瞬間將杜鳳兒面前大石擊成粉碎。 ]7fqVOiOu  
00n6v;X  
散落煙塵伴隨碎片四濺﹐強烈的挑舋意味濃厚。 pkM_ @K  
LH3PgGi,  
“越三乘。”杜鳳兒非但沒有露出半絲慌亂表情﹐反而更踏近前一步。“你不可忘卻﹐新舊政權交接之前﹐倚天裁判團依然保持最高裁判權。” e(,sFhR  
/@Y/(+DE  
“那又如何﹖”越三乘冷笑﹐“本座乃是新任的真主。” LezM=om.  
l%rwJLN1  
“若在登基之前﹐正副真主發生什麼意外﹐祇怕一夕變天。” CXb)k.L   
K Ps 5? X  
越三乘聞言不禁怔忡。說到底﹐自己尚未登基﹐如果副真主有個好歹﹐倚天航反對魔魑聯會的一派﹐必然會竭盡全力﹐阻止自己的登基之路。新政權鞏固之前﹐還是不宜憑意氣行事。 jun>(7  
Ks{^R`O au  
意識到這一點的他﹐更加驚怒。無形之中帶來情緒上的反常﹐說明杜鳳兒已經成為他霸業之路上﹐不可不除的首要之人。 hd8:|_  
W{?7Pn?1`  
看見對方的躊躇﹐杜鳳兒更加了一句。“如今你魔魑之主遠涉嘯雷谷﹐難道不怕後方有所不妥﹐枉費之前的一片苦心嗎﹖” Y_xPr%%A  
G<Z|NT  
秋八月﹗猛然醒悟過來的越三乘﹐臉色變得更加難看﹐明知此行徒勞無功﹐仍是不忘震懾這名智勇雙全的敵手。 xmT(yv,  
W,}HQ  
“杜鳳兒﹐本座在此提醒你﹐好運不可能永遠伴隨你﹗” htq#( M  
"fL:scq@0  
“天時也不可能永遠眷顧邪魔之人。”杜鳳兒冷然凝睇匆忙離去的憤怒背影﹐重新將視線投注在紅光閃現的嘯雷谷流光壁之上。 I.euuzBgA  
 Jx[IHE  
*       *       *        *        *        *       *      * 8m2-fuJz  
Yq $(Ex  
銀河行仰首注視著流光壁之中氤氳紅色雲氣。紅雲方才長吟詩號﹐聽不出有半點虛弱之象﹐但虛而未實的雲氣伴隨忽明忽暗的光芒﹐令他一時無法做下準確判斷。 BOoLs(p  
6&`.C/"2  
“天宇近日遭到魔勢第一輪衝擊﹐銀河奇人為何不在清白湖堅守呢﹖”內中的紅雲突然出聲﹐喚回銀河行的出神。 '/Hx0]V  
8~u#?xs6  
“暫失基地無妨﹐銀河行更關心紅雲的傷勢。” 7eqax33f  
hmHm;l  
紅雲略微沉默。“讓倚天航正義之士遭受牽連﹐紅雲自咎。” HUfH/x3zj]  
'@3hU|jO!  
“紅雲切勿這樣說。”銀河行嘆道﹐“三教聯盟的損失﹐天宇一定會討回。現在眾人最關注的﹐是你何時踏出嘯雷谷。” d@8=%x:  
.u>IjK^  
“這段時間﹐辛苦銀河奇人了。”紅雲並不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誠摯答謝﹐避開難堪。 oL2|@WNj,  
CVyqr_n65/  
“紅雲……”銀河行欲言又止。“天宇需要你啊﹗” {r#2X1  
"Rf8#\Y/<  
背靠巨石﹐紅雲無法起身﹐只是黯然看著雷電不斷的天空。寅初刻將至﹐雷電將息。 p%jl-CC1  
{*r*+}@  
“今夜清白湖之戰﹐銀河奇人毫不關心嗎﹖”紅雲咬牙﹐暗下決定﹐不能再讓他待下去。 wyMj^+ 2m  
-y1%c^36_J  
“紅雲﹐你究竟為何﹐不肯告知我你當前的狀況﹖”感覺到對方逐客之意﹐銀河行不禁提高語調﹐“重傷至此﹐不可執意隱瞞﹐否則若造成天宇眾人困擾﹐該當如何﹖” :lcZ )6&S  
.>Gq/[c0|  
“我已經無大礙了﹐你不用掛心。” /o*r[g7<  
k^}8=,j}  
“現在四下裡無人﹐真的無礙﹐可否請你踏近前﹐讓我觀視。” k`F$aQV9`  
\`Db|D?oy  
半晌﹐紅色雲氣漸淡﹐亦不復聞任何話語。銀河行不明究理﹐耐心等待。打算只要時辰一到﹐雷電停息﹐他就踏入流光壁。 Ig-9Y;hdmn  
}:5AB93(  
“銀河行。”紅雲再次出聲。“杜副真主因為關心紅雲的情形﹐已經再次惹上越三乘。請銀河奇人隨後查看﹐我怕魔魑聯會暗處下手。” OQ;DqV  
hyH"  
“紅雲你……”銀河行隱隱不滿。“就算真有大礙﹐你也該早日道出﹐眾人也好商討解決之法啊﹗” (`>RwooE  
s/ibj@h  
“紅雲已經言明﹐我無大礙。” cE '`W7&A  
@kK${  
話語方落﹐狂雷驟電剎止﹐四週死寂。銀河行不再多辯﹐舉步欲踏入流光壁。 RXP0 4  
t|jX%s=  
“嗯﹖”踏出的腳步﹐竟被無形氣罩擋住。銀河行伸手觸摸﹐按在其上的手掌暗暗加壓﹐卻難以動搖其分毫。壁上流彩四溢﹐阻隔了透往其中的視線﹐又不聞紅雲的聲音﹐使他一時猶豫起來。 GU8b_~Gk?  
2$. ubA  
思考了片刻﹐他再度出聲。“紅雲﹐我打算擊破這層障壁﹐你聽著我的聲音﹐去另外一頭避一避。” J@54B  
Jtnuo]{R  
“銀河行﹐不要打破流光壁。”紅雲疲憊的聲音傳來﹐“你還是回去吧。” \Lv eZ_h5  
RLOB  
期待相見的心﹐被一次次冷漠話語降溫。但細心的銀河奇人﹐依然隱約判斷出一個事實﹕紅雲一直沒有挪動地方。 2-Y%W(bEzs  
WBFG_])  
手指撫過冰涼光壁﹐銀河行暗暗慨嘆這層阻隔的堅實。如果紅雲真是重傷至此﹐若自己由外強力擊破流光壁﹐內中的他必定難以承受。 rR@ t5  
I2hX;pk,  
“銀河行﹐我答應你﹐不久的將來﹐一定平安出關﹐與你相會。”紅雲竭力抑制著自己﹐除了維持平穩的嗓音﹐全身上下﹐已是止不住的顫抖。 6q RZ#MC  
8zS't2 u  
真有信心的話﹐又何必一再承諾﹖反復的強調﹐是否正表示了自己的不安﹖ Yv\.QrxPm  
e; 5 n.+m  
紅雲無聲苦笑。過往的無數歲月裡﹐他可以為了天宇一波連一波的危難﹐親身遭劫以代﹔而天宇眾生﹐又何嘗不是因為他﹐一次接一次的犧牲。 :?2+'+%'  
)sWdN(E3  
魔魑聯會魔威吞天﹐他才會歷盡艱辛﹐十渡雲關請下天者亦梵﹐卻也為天者招來難破死劫。紅雲自己雖飽受挫折卻終得以保下殘命﹐一得一失之間﹐世人茫茫不見﹐暗處難免指責紅雲運棋失算﹐才導致天宇勢力頻遭重創。 ]1>U@oK  
*G7$wW:?  
就連此次﹐天宇眾人為保他平安渡出嘯雷谷﹐必定也是百般籌劃﹐尤其是秋八月和杜鳳兒﹐已經正面對上魔魑之主越三乘。更可怕的是一直未有明顯行動的幻海雲中城﹐自從紅雲失去意識﹐就隱入地下﹐想來也必定是伺機待動的勢力…… OM*N)*  
2cY7sE068  
驟然想到自己的宿敵﹐紅雲再難忍耐﹐一口鮮血噴涌而出﹐悶聲的呻吟本來在萬籟俱寂的此刻是逃不過有心人的雙耳﹐但卻被時刻過後的第一聲天雷轟然掩去。 J)vP<.3:  
8aQ\Yx  
流光壁之外的銀河行頹然收回雙手﹐無奈看著百道天雷再次齊下的天際。紅雲從來不在人前示弱﹐但也不曾在他面前如此支吾。 zA=gDuy3@  
n*(Vf'k  
“倚天新政登基在即﹐銀河行須與眾人商議應變之策﹐就此告辭了。”決心已定﹐銀河行不再多言﹐毅然回身離開。 |FG t'  
`X'-4/Y  
淡淡嘆息﹐頃刻消散在驚天動地的雷聲之中。月沉星暗﹐天際一片沉黑。 2siUpmX  
?sWPx!t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_doX&*9u  
pMnkh}Q#  
從嘯雷谷返回的越三乘﹐滿面陰沉踏入秘洞﹐一語不發坐在椅上。其餘人見狀﹐更是一聲不敢出﹐魔魑聯會在即將一步登天的節骨眼上受到如此嚴重的挫折﹐眾人心中都很不是滋味。 GzxtC  &  
kKFmTo   
“一群廢物﹗”越三乘敲敲石椅扶手﹐“一個秋八月就讓你們兵敗如山倒﹐眾目睽睽之下殺我一員大將﹐兵未興而士氣挫﹐哼﹗” 0i/l2&x*k]  
]CsF} wr'z  
“沒想到秋八月偏向天宇的立場如此明顯。”法儀若有所思。之前的三秋闈﹐不也是和天宇立場相對的組織嗎﹖ F#>?i}  
7t=e"|^  
“事已至此﹐多說無宜。”越三乘冷哼。“秋八月為人行事﹐向來難以捉摸﹐天宇同盟竟能讓他確定立場﹐想必費了不少心思。” 25]Mi2_  
Jy?s'tc  
“更可恨的是﹐天宇同盟也通過秋八月和杜鳳兒之間的關係﹐將觸手間接伸入倚天航高層﹐等於在我們眼皮底下戳了一根刺﹗” XF(0>-  
xzTTK+D@  
聽著法儀眾人的議論﹐越三乘心裡頗不是滋味。“天宇方面真是撿了個大便宜﹐如果秋八月站在反天宇的立場上﹐恐怕世局早就翻天了。” =$;i  
xvOGE]n  
“真主﹐如今紅雲復出在即﹐我們更應該防範秋八月聯合紅雲﹑杜鳳兒﹐對倚天新政內外夾擊。” (1p[K-J)r  
Se/VOzzg  
“你說的沒錯。” 越三乘看了一眼法儀﹐“不過﹐本座對此早有防範。” }UNRe]ft$  
. #`lW7  
“真主有什麼精妙的計劃嗎﹖” ?JO x9;`  
Sd/?xyF1(  
“有本座操盤﹐紅雲休想踏出嘯雷谷一步﹗”越三乘狠厲視線穿過層層石壁﹐直達遙遠的天際。“任秋八月百般計劃﹐終也克不了天命的安排﹗” t &XH:w&j  
ZLw7-H6Fh  
“祇怕天宇方面早有防備﹐真主還是需要小心為是。”法儀道﹐“尤其那個杜鳳兒﹐三番五次為了天宇和真主作對﹐真是可惡﹗” MT9c:7}[&  
W<C \g~\  
“可恨本座現在尚不能動他。”越三乘沉吟片刻。“不過﹐對於蠢蠢欲動的第三勢力﹐我們則不必客氣。” b-R!oP+vP  
vn<z\wVbf  
“是之前和真主嗆聲的花中人。” 法儀心領神會﹐“讓屬下去除掉他﹗” aZEi|\VU  
+InAK>NZ'  
“不必。”越三乘猛然起身﹐周身散發的戾氣﹐顯見是已經積壓多時。“這朵花讓我來﹗” l6Wa~E  
WtOpxAq  
*       *       *        *        *        *       *      * 3`[f<XaL  
ZlD\)6 dZ  
與秋九月激戰後兩敗俱傷的花中人﹐因為傷勢過於嚴重﹐不及返回雲城﹐於是就近尋覓了一處山洞﹐靜心調養傷勢。倚天新政入世局之時將近﹐交接之時本是行動的大好良機﹐無奈合作夥伴拒絕了讓雲城插手的建議。既然身負重傷﹐花中人此刻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權且調養傷勢﹐準備伺機而作。 Lh.?G#EM  
bE:oF9J?  
一段調息完畢﹐無名山洞內充斥著濃郁花香。花中人輕舒四肢﹐突然臉色陡變﹐剛站起身來﹐魔氣已經逼入洞來。 ^*(*tS|M  
7ukJ\P5[&1  
“哈哈哈……花中人﹐你想不到吧﹗”越三乘堵住洞口﹐一臉森寒地盯住臉色依然蒼白的花中人。“曾經名響江湖的花中人﹐今日將絕命此地了﹗” S^0Po%d  
o&}!bq]  
明眸輕閃﹐花中人眼神晃過一抹黯然﹐但隨即揚起不屈傲然。“原來之前針對我的一連串逼殺計劃﹐都是你在幕後主使。只可惜﹐花中人也是堂堂上過秋山之人﹐豈能讓你隨心所欲﹗” 2>BWu  
1H sfCky{  
“是嗎﹖”越三乘不住冷笑﹐“除非奇跡降臨﹐否則憑你現在這般情形﹐今日就是花落之期﹗” >MD['=J[d  
7pH`"$  
“誇口﹗”花中人雙臂一揚﹐四週頓時塵土飛散。小小山洞內﹐土石崩墜﹐引起地動山搖。 /.{4 KW5  
?,~B@Kx  
越三乘精銳雙眼﹐早已看出花中人的傷勢﹐已是強弩之末﹐於是噱意陡盛﹐打算慢慢玩弄對手瀕死的掙扎之態。 8JxJ>I-9p  
<?UbzT7X  
塵沙之中﹐隱約瀰漫細小花瓣﹐排成數條線狀盤旋在空中﹐若不細看﹐則無法在光線不足的洞中辨認。花中人慢慢後退﹐同時操控這個花陣﹐盡己所能地守住最後的防線。 SXkUtY$  
DZo7T!  
“又是這種小把戲﹐哼﹗”越三乘卻突進一步﹐同時轟然一響﹐將捲雜塵土之中的花瓣爆為齏粉。“小小花陣﹐如何阻擋得了本真主的蓋天魔威﹖” tUouO0_l  
.y'iF>QQ\  
“你……”花中人被迎面而來的強悍氣勁余波衝擊﹐一時腳步踉蹌﹐若非身後石壁支撐﹐早已倒下。 N>qOiw[  
Pqiw[+a$  
“花中人﹐遺言想好了嗎﹖”越三乘步步逼近﹐殘酷地笑看對手已經無路可退的窘境。 {"|P  
0G`_dMN  
敗落劣勢下的花中人﹐卻是詭秘揚起嘴角。艷媚笑容﹐在鮮血襯托之下﹐尤顯驚心。 i}teY{pyc  
l_bvwo  
“遺言倒是不急﹐因為……還派不上用場﹗” U6^x(2De  
Sq^f}q  
越三乘眉頭一擰﹐猛然出手﹐在花中人左側石壁上﹐轟出闊且深的一個洞。 q SR\=:$  
lnuf_;0  
“本座給你最後一個機會﹐投入我魔魑手下﹐可保殘命﹗” wBz?OnD/D  
Ibt~e4f  
“哎呀﹐倚天真主垂青﹐花中人真是榮幸之至。”花中人冷笑﹐“祇怕投降之後﹐也是和龍鮶笑一樣的下場﹐豈不可悲。” 8xs}neDg*  
`x%v& >  
“哈哈哈……”越三乘仰天狂笑。“那尾落雲的殘龍﹐就是因為不肯主動屈從﹐才有今日之辱。花中人﹐你是聰明人﹐知道怎樣抉擇。” ,#&\1Vxf  
sXHrCU  
“倘若花中人寧可一死﹐也不願答應你卑鄙無恥的提議呢﹖” '.Iz*%"  
NAd|n+[d  
“你難道不知道﹐有時候話說得太滿﹐就將遭到報應嗎﹖想死……”越三乘冷銳凝睇對方。“魔魑聯會的地下密牢﹐可是為你留著一席之地呢﹗” Qvc "?yx8}  
umPd+5i  
花中人眼中閃爍一道激烈之光﹐更加激起越三乘鬥志。兩人對峙良久﹐花中人終於凝聚全身之力﹐拼死出招。 uY jE)"  
DM {r<?V  
“讓本座欣賞你垂死掙扎的美妙模樣吧。”越三乘亦是全力以赴﹐三奠魔式彙聚強大的內元凝集﹐向對手轟去。 h tC~BK3(  
[vMksHk4  
“哎~”花中人驚呼﹐被三奠魔功擊中。但本該侵肉蝕骨的魔功﹐竟然以更快的速度﹐以更大威力反彈回去﹐打中措手不及的越三乘。 }uWIF|h~  
_'pow&w~  
“什……啊﹗”越三乘愕然退步﹐瞪大的雙眼中是全然的無法置信。明明已經是末路的花中人﹐怎可能有如此強大功力反擊﹖“啊﹗我明白了﹗” ]WlE9z7:8  
g}>Sc=e <  
複雜的眼神投向同樣倒在地上的花中人﹐越三乘連忙運動真氣﹐穩住被傷得一塌糊塗的經脈。  2fZVBj  
lS"g[O+  
“果然不出我所料﹐秋八月遺失的楓葉化石﹐果然在你手上﹗花中人……你是個了不起的對手﹗” :|cC7, S  
hx|Cam"  
“過獎了。”花中人雖然傷重難以動作﹐回瞪的眼神一樣激烈。“若非天意眷顧你越三乘﹐花中人今日必然讓你有命入洞﹐無命返回﹗” 3ZdheenK9  
/5cFa  
一番調息已畢﹐越三乘勉強壓下奔涌氣血﹐站起身來。斬草不除根﹐則必然後患叢生。當他一步步逼近角落的花中人時﹐卻只見一縷花煙朦朧而至﹐由淡轉濃﹐化去了那抹五彩繽紛的軀體﹐徒留一地花瓣。 K_/-mwA v  
!RX\">z  
化體逃生﹐花中人再次削了這位不可一世的魔魑之主的面子﹐也令雙方矛盾更加激化。越三乘陰沉著臉﹐緩緩走出幾乎破損殆盡的山洞﹐隨手一揮﹐將山洞轟成廢墟。 =!}n .  
1aEM&=h_W  
“呃—” 4n6EkTa  
Ky"]L~8$  
手未放下﹐已是一大口鮮血涌出。越三乘臉色更壞﹐方才的重傷已經牽動經脈﹐看來近期內是不能運動元力了。 [O)(0  
0 *!CJ;%N  
“花中人……可恨﹑可惱﹗” }:JE*D|  
YrlOvXW  
*       *       *        *        *        *       *      * #rZF4>c  
},r30`)Q  
當杜鳳兒返回孔孟學院之時﹐天際已露出破曉曙光。看見已在廳內的秋八月同竹真大師﹐他連忙走上前去。 kU uDA><1  
fTQ_miAlP  
“好友的動作真是乾淨爽利﹐不愧是一代天宇神人。” hf5yTs  
poJ7q (  
“哪比得上兩屆詩海文魁的智慧呢﹖”秋八月笑道﹐“好友也是遠歸不易。” "},0Cs  
 pkWJb!  
“是鳳兒誤中奸計﹐也怨不得誰。” vo48\w7[  
J<K- Yeph  
“堂堂副真主﹐怎可如此小肚雞腸。”秋八月仰首望著窗外﹐“早知你如此計較﹐就該讓你去清白湖開開殺戒。” QuG=am?l`  
{+D 6o  
“是啊﹐開殺戒殺人﹐當然比被人開殺戒所殺﹐來得便宜。秋高人精明一世﹐鳳兒哪是對手呀。” Hn~=O8/2  
b.=bgRV2{x  
“呃……二位……”一旁的竹真見兩人看似劍拔弩張﹐不知這個圓場該不該打。 %V r vu5  
,-!h  
“呵呵……竹真大師不必緊張﹐我們一同就關心之事﹐聽聽好友的分析吧。” 秋八月面對好友笑道。 S b0p?  
O>8|Lc  
看見竹真大師滿面尷尬表情﹐杜鳳兒也只有淡然一笑。“秋八月﹐不知你所關心﹐是越三乘或者是紅雲呢﹖” |Z\?nZ~  
: ?K}.Kb  
“當然是現今武道的紅人﹐倚天未來一百年的真主﹐越三乘。” QGv$~A[h  
2hZ>bg  
“唉﹐我以為好友在意天宇領袖多些﹐沒想到啊。”杜鳳兒故作嘆息﹐大有識人不明之嘆。 8sMDe'  
oW0A8_|9  
“越三乘如今已是王座在握﹐三奠魔功獨步天下﹐手中奇將不可計數﹐好友難道毫不懮懼嗎﹖”秋八月反而凝重了神色。 >lyX";X#  
hN0Y8Ia/5%  
“對杜某而言﹐只要秋八月挺身而出﹐三奠魔功便不足為懼。” t9zPUR  
+rT%C&ze  
秋八月卻是慨然喟嘆。“秋某肩擔三秋闈的恩怨﹐尚不知何時方能了結﹐怎又精力再鬥魔魑﹖倒是好友你﹐日後與魔魑之主同席議事﹐動手的機會還多些。” _8*}S=  
SVr3OyzI  
“越三乘是天宇和倚天共同的心腹之患﹐雙方理應攜手除之。”竹真大師不明兩人推來推去的意圖﹐方才插話。 ?-'m#5i"  
$bf&ct*$h  
“但魔魑之主適逢天年﹐勢不可違﹐亦不宜操之過急。”秋八月道﹐“不如來聽聽好友對紅雲這方面的看法。” Gk"o/]Sf  
+y%"[6c|  
提到紅雲﹐杜鳳兒不禁默然了片刻﹐才緩緩開口。 ~3]ZN'b\  
. X  (^E  
“據鳳兒在嘯雷谷的觀察﹐紅雲光氣華而不凝﹑虛而未實﹐乃靈識分散之現象。” l/=2P_8+Z  
rL{3O4O  
“靈識分散﹖怎會如此﹖”竹真大師不禁緊張起來。 @|e4.(9A  
N?Wx-pK  
“大師忘記了紅雲驕子之前十渡雲觀﹐經歷多番苦劫之事了嗎﹖”杜鳳兒道﹐“‘渡九災﹐見至愛’﹐雲觀之下的九劫﹐都比不上他在雲城遭受的苦難。為保一線生機﹐聰慧的紅雲自然會百般計劃﹐以待來日。” V L^.7U  
OR{<)L  
“紅雲驕子遭受三裁公摧識破體之刑﹐本當神毀識滅﹐但因為他心中懸系天宇安危﹐勉力將靈識暫時寄託在他物之上﹐才保得不死。”秋八月從旁補充。“只是施展這種術法﹐功體便會大大減弱﹐幸虧嘯雷谷這處天然異地﹐否則只有五分之一功體的紅雲﹐就變成魔道急欲殺之的對象了。” ixK& E#  
^]x%z*6  
“只剩五分之一的功體﹐那紅雲獨自一人在嘯雷谷﹐豈不是很危險﹖”竹真聞言緊張起來。 RQaB _bg7  
=bn(9Gm!J  
“大師勿懮﹐你看秋八月一直氣定神閑的模樣﹐就明白他早有佈局。” 杜鳳兒斜睨好友。 ,tt .oF|  
|I; tBqN{u  
“杜儒聖的春秋之眼真是名不虛傳﹐秋某小小佈局﹐也難逃你的法眼。”秋八月轉向竹真﹐“大師放心﹐秋某已經找人護住嘯雷谷﹐不怕有心人的覬覦。” f9+J}  
zWN/>~}U \  
“今晚就是新政權登基之日﹐好友﹐是不是應該前往清白湖﹐和天宇眾人做適當的商議﹖” Y|'0bujr  
hxwo<wEg  
“銀河行二訪嘯雷谷﹐是出了什麼差錯嗎﹖”秋八月看見他略懮神色﹐立刻有所聯想。 ld RV JVZc  
2(SU# /,  
“倒也不是﹐只是……”杜鳳兒沉吟著﹐“不如邊走邊說吧。關於紅雲復出一事﹐也該和銀河行商討才是。” B =EI&+F+  
}}R?pU_  
“嗯﹐竹真大師和我們一起前往嗎﹖”秋八月問道。 bn$('  
YY! Lv:.7>  
“阿彌陀佛﹐老衲尚需回如來禪境處理些許事務﹐以備登基大典。”竹真歉意道﹐“杜副真主也要早些返回﹐畢竟這次不比尋常﹐不知道越三乘那魔頭又會玩出什麼花樣來。” ].=~C"s,a  
sj;n1t}$S  
“鳳兒曉得。” 4rcNBmA,  
x,U '!F  
*       *       *        *        *        *       *      * K-_XdJ\  
3YKJN4  
“好友這次在嘯雷谷請來的伏兵﹐是何方神聖呢﹖”行走在林間小路上﹐杜鳳兒開口詢問。 ,M4G_U[  
[`F}<L."  
“好友的春秋之眼﹐不是早就一目瞭然嗎﹖何必多此一問﹖”秋八月笑道﹐“難道是想套出秋某與之的關係﹖” k-:wM`C  
#8Bs15aV  
“哎呀﹐你的心機和口舌一樣凌利。”杜鳳兒道﹐“單看那團光形﹐和隱約散出的龍氣﹐就知道是龍族的高手。” ce3UB~Q  
_Q9Mn-&qQ  
“謙虛了。碧海春霖的辯才才是天下第一﹐否則又怎能從魔魑之主手下平安返回。”秋八月故意言語刺激﹐看著對方平靜面容上一閃而逝的異樣。 & bKl(,  
3/aK#TjK  
“想必是好友在隱居那段日子熟悉的吧。”杜鳳兒沉吟﹐“有龍族高人護谷﹐紅雲的安危應該無慮。” mJ_ 5Vt=  
?S*Cvr+=4  
“此次紅雲復出﹐天宇應該提防之人﹐可不只是越三乘一方。”秋八月欲言又止﹐回頭看了看好友。 0XcH  
Rm&^[mv  
“銀河行二訪嘯雷谷﹐但紅雲似乎在某方面對他守口如瓶﹐看得出來銀河奇人對此也頗煩惱。”杜鳳兒想了想﹐“如果只是不想讓友人擔心﹐倒也不至於此。” }@)r\t4m  
cuw 7P  
“你打算向銀河行點明這點嗎﹖”秋八月嚴肅了起來。 H^VNw1.   
P{bRRn4Z  
“銀河奇人心中應該有數﹐不必鳳兒多嘴。”杜鳳兒躊躇片刻﹐“還是不提為好。” 6`c5\G+  
BR*'SF\T  
“好友細心體察不易。”秋八月笑著看向他。“紅雲若知曉好友心意﹐必也是十分感動。” H%nA"-  
As}e I!  
“好友你過獎了。嗯﹖”隨意抬頭﹐竟然發現空中稀疏的粉紅花瓣。“這個時節﹐哪來花瓣飄飛呢﹖” }Wk^7[Y  
xJ$/#UdP  
“是呀﹐除了經常在暗處鬼祟的花中小人﹐何來這種不合時宜的俗艷呢﹖”秋八月停下了腳步﹐等待某個人的現面。 F @%`(/^TA  
v)f;dq^z-  
行蹤被發現﹐花中人現出身形﹐“哈哈哈……秋高人果然感知敏銳。” >U~{WM$"Y  
5 O't-'  
“嗯﹖花中人﹐看你十指凝氣﹐週身尚留魔元﹐難道是和魔魑之人動過手﹖”杜鳳兒心念快轉﹐“能在你身側留下殘存魔氣﹐必定是相當層級之上的人… …莫非是越三乘﹖” !J6;F}Pd/  
\80W?9qj  
花中人大吃一驚。“好厲害的杜鳳兒﹗” ~E8L,h~  
wHT]&fZ  
秋八月看了杜鳳兒一眼﹐也緊接著說﹕“你雖運動元功﹐但未有全力出招之徵。面對一心想殺你的越三乘﹐還能全身而退﹐莫非……嗯﹐拿來吧﹗” D2y[?RG  
K9HXy*y49  
看了看秋八月伸來的手掌﹐花中人嘆道﹕“秋八月真是神通無比啊。沒錯﹐楓葉化石的確在我身上。” A2 r\=for  
'^{:HR#i  
“有楓葉化石護身﹐想必越三乘傷的不輕。”杜鳳兒道﹕“你此番攔路﹐就是為告知我們此事嗎﹖” TQ,KPf$0U  
f?qp*  
“除此之外﹐花中人想與你們﹐做一樁條件交換。”花中人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明來意。 ? PI2X.6  
/q^\g4J  
“師門遺物果然在你這小人身上﹐快快歸還楓葉化石﹐否則休怪秋某無情。”秋八月難得的沉下表情﹐壓迫感頓時沉聚四週。 l%_r3W  
t=;P1d?E;  
“我知道你們在趕路﹐欲往清白湖﹐和銀河行商議紅雲之事。”花中人拿出一個小小錦袋﹐丟給秋八月。“至於什麼條件﹐等日後我自然會向你們說明。” {!L25  
NT0im%  
“什麼條件皆可談﹐唯有兄弟之仇免談﹗”秋八月收好錦袋﹐從花中人擦身而過﹐掀起寒秋凜風一陣。 ^H(,^cVN  
+%~/~1  
“杜鳳兒﹐越三乘現在應該在距離雲城不遠的山谷中療傷﹐花中人在那裡等你們啊﹗哈哈……”毫不在意秋八月散出的壓迫氣勢﹐花中人只是銳聲大笑﹐目送兩人離去的身影。 tKX+eA]  
QVR8b3T@  
“這才是世事難料呢﹗相見眼紅的仇敵﹐居然也有目標相同的一日﹐哈哈哈……” W{i s2s  
zR!p-7_w  
*       *       *        *        *        *       *      * 4lF(..Ix  
4Zn"K}q  
“真抱歉﹐因為路上耽擱﹐讓大家久等了。”來到清白湖﹐杜鳳兒看見在場眾人已經齊聚﹐連造天筆也到了﹐不禁歉意一笑。 \-W|)H  
d7]~t|  
“哪裡。”銀河行誠摯道﹐“二位能夠參與﹐乃天宇同盟萬幸。事到如今﹐魔魑聯會入駐倚天航已成定局﹐想必不久之後﹐魔焰就將燃至天宇同盟。” tW -f_0a.  
c-y`Hm2"  
“也許事情尚未成定局。”杜鳳兒往前走了一步﹐“來時路上恰逢花中人﹐邀約我們一同剿滅越三乘。” s# 9*`K  
?r'2GR2Sk4  
聽罷事情的來龍去脈﹐銀河行嘆道﹕“魔魑之主的威勢﹐果然已經引起各方忌憚。得天下而不得人心﹐想必不久以後﹐越三乘的政權就將土崩瓦解。” &cSZ?0R  
fe4Ki  
“那銀河奇人的意思是﹖”造天筆問道。 SjL&\),  
>]}c,4D(  
“花中人屬雲城一派﹐本是天宇死敵﹐只是不知道三裁公是否也插手此事。” v,d bto0  
JC.nfxG@:  
“我想花中人從雕命以來的一連串舉動﹐應該只是他個人的企圖。”杜鳳兒緩緩分析﹐“雲城固然會在背地裡給予支持﹐但三裁公本人並沒有親身參與的打算﹐否則好友的楓葉化石﹐絕不可能這麼早就物歸原主。好友﹐你說是嗎﹖” XCd[<\l  
]ft}fU5C1  
“真沒想到﹐花中人竟然如此心機深沉。” )>]@@Trx  
n)uck5  
“曉得在何時拋出關鍵的一張牌﹐加上本身個性的冷酷﹐行事又不擇手段﹐花中人的確是難纏的人物。”秋八月感慨。“尤其這次主動要求聯合天宇﹐剿滅越三乘﹐從他口中道出﹐更是不簡單。” mHF? t.y  
Tl!}Rw~Pg  
“畢竟當前武道各方大人物﹐個個都是玩智的高手﹐若無特別資質﹐又怎樣和人逐鹿天下呢﹖” P;U(2;9 N  
9SQc ChG~j  
聽罷兩人的討論﹐銀河行點點頭。“今天傍晚就將是魔魑登基之時﹐不妨前往一觀。若是三裁公也到了現場﹐就可證明之前的猜測了。” fc<~R  
\(&UDG$  
“看來三裁公關注的對象﹐始終都只是……”造天筆感慨的一句話﹐卻讓杜鳳兒臉色一變。 "j/jhe6  
[:(hqi!  
“造天筆﹐此事暫且按下﹐鳳兒還需儘早返回倚天航﹐不如我們早些出發吧。” $]<wQH/?_  
V0G"Z6  
“既然如此﹐就啟程吧。”秋八月看看天色﹐“若是幸運的話﹐好友也不必趕回倚天航﹐參加今日的登基大典了。” H(gETRh  
61W[  
半句未出口的話﹐卻著實讓銀河行躊躇起來。“造天筆。” WyU\,"  
'w8p[h (,  
“何事呢﹖” _J X>#h  
fZavZ\qU  
“這……罷了﹐等返回後再談吧。”思及在嘯雷谷中﹐紅雲反常的態度﹐他心中不只是疑惑﹐更多的是擔懮和掛慮。 JFu9_=%+  
<lgX=wx L  
看著跟隨杜鳳兒腳步而去的銀河行﹐秋八月緩緩轉身﹐默然無語。好友向來細心體察他人情誼﹐卻始終不肯正式自身涉及的感情。 isU4D  
s3[\&zt  
澄澈湖面﹐深不見底。時值秋冬之交﹐遍地枯草落葉﹐水天一色﹐空寂無比。 awl3|k/  
mMw--Gc?  
寂寞千秋誰為鄰。風雨欲來的天宇﹐無論是守望抑或相隔﹐皆是無盡天涯。 0fog/c#q(  
)m$MC25  
天涯遙遙﹐心事憑誰訴。 -oT3`d3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二十一章 [nf 5<  
<DN7  
好容易把傷勢勉強壓下﹐越三乘起身﹐準備返回倚天航﹐參加登基大典。可是在倚天航東向三十里的荒郊處﹐滿天花葉紛飛﹐尖銳高亢的笑聲迴蕩荒野。 ?&-$Zog  
PsM8J  
“越三乘﹐腳步這麼著急﹐是為了回倚天航登基吧﹗” 6x;!E&<  
G_`Ae%'h  
越三乘只是冷眼看著巧妙掩飾自己內傷的花中人。“花中人﹐你內傷未癒﹐這個時候送上門來﹐不怕死在荒郊野外﹐無人為你收屍嗎﹖” srhI%Zj  
^/I.? :+  
花中人冷笑。“看清楚﹐不只我一個人呀。” "hnvND4=  
!j/54,  
遠處緩緩走來的銀河行和杜鳳兒﹐映入魔魑之主的眼帘。見狀﹐越三乘並沒有半點動容﹐反而諷刺而笑。 89j*uT  
p,BoiYdi  
“看來魔魑之焰太盛﹐已經使人敵我不分﹐胡亂聯合了﹗”看看前後兩方的三個人﹐他冷靜指明。“不過這種組合﹐是絕對無法同心協力的。” q1Ad"rm  
0ev='v8?  
“越三乘﹐此刻進行分化戰術無用。”銀河行義正詞嚴道﹕“你的荒唐暴虐已經不容於天下﹐從而成為多數人必除的目標。誅魔之路﹐人人有責﹗” L=dQ,yA  
+~"(Wooi  
花中人也輕諷淡笑。“是啊﹐不過你放心﹐花中人一定會將你的尸首帶回倚天航登基﹐不過你可能要在幽冥享受你的權利了喔﹗” ]wwNmmE  
S 3s6  
越三乘面上鎮定﹐但心中已經有底。此刻的確是他命數最低之時﹐天命不由人﹐只有今日踏過此劫﹐才有可能榮登權力巔峰。 ^% L;FGaA  
ZgfhNI\  
“杜鳳兒。”思索片刻﹐他對一直未開口的副真主喊話。“難道你膽敢對未來的真主動武﹖” &88c@Ksn  
3oV2Ek<d  
“越三乘﹗”向來溫雅低調的杜鳳兒﹐此刻卻有如展翅欲飛的猛禽﹐一雙銳利眼眸毫不掩飾其中的戰意。“你尚未登基啊﹗” LkWY6 ?$U  
2({|LQqk  
*       *       *        *        *        *       *      * OAaLCpRp  
eo~b]D  
荒野之上劍拔弩張﹐晚一步自清白湖啟程的秋八月﹐卻在半途陡遇阻攔。 1DlXsup&?#  
Z23T 2  
一襲純白衣衫﹐儒風雅然﹐羽扇輕揚﹐無聲飄落在他面前。 J:@yG1VIp  
S9[Y1qH>K  
“秋八月﹐聽說你行事向來應天而行﹐想必明瞭吾攔路用意。” NA$%Up  
Uy|Tu~  
輕柔平和的話語﹐不帶一絲壓迫或威脅﹐但從中透露而出的不卑不亢﹐清雅而超然﹐秋八月一時並無言語﹐只是靜靜注視著對方。 PZVH=dagq  
MDBqIL]Hc  
“越三乘的勢力﹐早在數年之前﹐就已經滲透倚天航。寄希望於最後的一擊﹐不知勝算幾何﹖”白衣人淺笑﹐娓娓道來。“魔魑之焰自千巒碑燃起﹐衝霄而焚天﹐平地而降龍﹐吞九流﹑滅三秋﹐統合黑色魔流﹐霸業之威勢如瀉玉飛瀑﹐縱千萬人無可阻擋。秋高人一向自詡順天應命﹐為何要在關鍵之刻﹐行此明知不可之事﹖” OC)=KV@KE  
`FwE^_9d  
秋八月神色凝重。“閣下是倚天儒教之人﹖” ~x^Ra8A  
%Fx ^"  
對方表情一滯﹐隨即恢復正常。看見他的不自然﹐秋八月不動聲色﹐靜靜等待回覆。 Bus]OF>hu  
J%lrXm(l{  
“已經不是了。”半晌﹐沉重的字句勉強吐出﹐白衣之人眼中也悄然閃過一抹黯然。 7\N }QP0"u  
bB)$=7\  
真假難辨﹐是非如幻。這個人的身份﹑目的如此一目瞭然﹐卻擺明是一個陷阱。一念之錯﹐恐怕萬劫不復的﹐不止某一人。 <"8F=3:uk  
MnlD87x@X  
*       *       *        *        *        *       *      * }a;H2&bu  
<fE ^S  
三十里的距離﹐看似不長﹐卻成為魔魑之主此生最艱苦的一段路程。花中人不顧先前所受內傷﹐全力搶攻﹐銀河行和杜鳳兒雖暫且沒有出手﹐卻也不露痕跡地擋住敵人試圖脫逃的各條生路。幾下裡逼得越三乘左支右絀﹐狼狽不堪。 { <1uV']x  
B4*uS (  
“越三乘﹐你認命點﹐早點上路﹐省得我們費事。”花中人看準越三乘不能運動內元﹐猛攻不懈。 ,~/WYw<o  
Q.fUpa v  
花中人的頂尖花式層出不窮﹐雖不是十足的威力﹐但對付此刻的敵手﹐已是綽綽有餘。越三乘見情況不妙﹐連忙雙手合圓﹐拉出一光氣護罩﹐借大地能量﹐護住己身。 S$gLL kD1  
+F.@n_}p-I  
“越三乘﹐你堂堂魔魑之主﹐手握半壁河山的梟雄﹐何時變成縮頭烏龜了﹖”花中人一次次力攻氣罩﹐無奈不得其門而入﹐於是隔空喊話﹐意在刺激對手。 uw/N`u  
9z`72(  
此刻的越三乘﹐全心全力穩固氣罩﹐難得沒有還口。事實上﹐攻守已入生死一線之間。 UC j:]!P  
hiv {A9a?  
“銀河行﹐為避免夜長夢多﹐誅魔行動已刻不容緩。不如你我齊上吧。” 杜鳳兒向夥伴示意﹐隨即手臂輕揚﹐強悍光束倏然擊出。 $)~:H-  
eJ6 #x$I,  
在銀河行也出手之後﹐光罩之內的越三乘面上露出焦急。冷眼觀察著各方招式的巧妙以及威力之余﹐自身的安危﹐也變成分秒必爭的嚴重事態。 Dp4x\97O  
! ?>I  
集中某一點的攻擊﹐讓光罩出現氣流不穩的情形。三人專注的突破界限﹐以至於忽略了從側方迅猛擊來的數道氣流— bk&kZI.D  
Cm]\5}Py  
夾雜強大攻擊力的幾道指氣﹐迅速而準確地擊向三人的要害。花中人首當其衝﹐鮮血飛濺﹐身體也彈飛而出﹐軟軟倒落地面。 Gqj(2.AY  
1M b[S{  
銀河行的掌氣則被凌空截斷﹐反擊的力道雖不至於使他受傷﹐但之前攻擊的氣波範圍﹐已經無法再傷及越三乘的護體光罩。 $@l=FV_;  
Z>l|R C  
三人之中﹐只有杜鳳兒驚叫了出來。熟悉的招式﹑相似的手法﹐對方雖然隱蔽在耀目光形之中﹐但來人的身份﹐他絕對不會認錯。 AxeQv'e  
>I-rsw2  
“難道是你﹗真的是你嗎……” <Mu T7x-  
)!U@:x\K  
看見對方來了幫手﹐而且還是和杜鳳兒熟悉﹐花中人不再猶豫﹐帶著重傷迅速離開戰場。留得青山方有來日﹐今天之後﹐天下局勢異變﹐但智慧家總是可以突破窘境﹐找到機會。 5$Kd<ky  
L2_[M'  
耀目光形旋飛在半空﹐仿彿在審視著當場的一切。面對現場唯一提出質問的人﹐他沉默無語。 e tL?UF$  
l-Ha*>gX[j  
(“你不是一直很想見識孔孟學院的這隻鳳凰嗎﹖”) N|%r5%  
p]<)6sZ  
(“能得你如此重視的人不多﹐我當然不會錯過這大好機會。”) `$XB_ o%@  
~2 nt33"  
(“順便提醒你一句﹐鳳凰能居百禽之尊﹐可不只是靠皮相。千萬別小看他。”) =M}tet }  
g7^|(!Y%  
某些對話在他耳中不住回旋。他人看不見的臉上﹐露出複雜的表情。一開口﹐卻是言不由衷的回答。 \RtFF  
\ueCbfV!Z4  
“久違了﹐碧海春霖杜鳳兒。” KYwUkuw)  
6(x53 y__  
*       *       *        *        *        *       *      * 3t9CN )*  
uF1&m5^W  
秋八月冷眼看著面前之人。時間分秒流失﹐此人卻毫無放手的打算﹐顯見在暴露自己身份的同時﹐也暴露出這一干人今日行事的目的。 _q}Cnp5  
1GIBqs~-  
憑著天下無雙的虛空之眼﹐秋八月一眼看出此人與杜鳳兒相似的倚天儒門功體﹐而初見面就點出倚天航著魔已久﹐則必定是別有心機而來。舊日儒教的一股另類勢力﹐在棋局關鍵處落子﹐居心著實可議。 C#8A|  
,F*HZBNFZ  
今日之事﹐大概會變成流局吧。秋八月暗自思忖著﹐與其只是為趕上一場沒有結果的戰局而掃掉眼前這個障礙﹐不如留待來日﹐也讓自己見識見識﹐究竟是何方勢力﹐有這等心計手腕。 We\i0zUU  
|i~-,:/-Y  
“秋八月。”白衣之人輕柔開口。“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你如有何疑問﹐吾願意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nJ2i?"  
cNN0-<#c  
“呵呵。”秋八月冷笑兩聲。“吾比較想知曉﹐你的頂頭上司﹐交代你在此攔阻多久﹖” Z9MR"!0  
h?$J;xn  
“自然要等到那邊戰事結束了。”他微笑﹐了解了對方並無取命意圖﹐膽子自然也大了起來。 cK2;)&U7  
f$9|qfW'$  
“你有自信可以擋這麼久﹖” z}B8&*>  
9HPmJ`b  
“高人若不信﹐可以一試。” KhP_U{)D  
Om;aE1sW  
秋八月暗自皺眉。這名儒生﹐比想像中來得難對付。“你需知道﹐要走不一定要開殺戒。” M,X)rM}Q  
XR 3 dG:  
“高人誤會了﹐天下間誰能擋得住滄海開道的秋八月呢﹖”突來的一陣寒風吹過﹐仿彿解圍般地﹐白衣如仙袂般飄起。“今日之約﹐吾感尤深﹐當銘刻於心﹐以期後會。” N=7iQ@{1   
[La}h2gz  
隨著頃刻消失的鬼魅般身影與那抹詭譎微笑﹐秋八月心知大局落定﹐不禁輕嘆。 +IWf~|s  
=,C]d~  
“時也﹑運也﹑命也。” /I1n${{5  
^Sj;~  
*       *       *        *        *        *       *      * /Oi(5?Jn  
GmE`YW  
聽見久違的嗓音﹐杜鳳兒緩緩垂下雙手﹐臉上雖未有半絲動容﹐但心中卻是無比沉重。 GU9G5S.  
|z"$^|@d?  
昔日就算是平淡如水的相處﹐也至少保持著表面的禮節﹐如今﹐卻是連稱呼都變了。 cui%r!D  
p|NY.N  
甫踏入武道﹐就全力插手倚天歸魔一局之中﹐其報復心理之強﹐令人黯然。 ?B$L'i[l  
isdNW l  
現場陡然冷了下來。銀河行凝視光形﹐心知來人是杜鳳兒故交﹐一時也不好貿然插入其中﹐只是靜靜旁觀。 tN_=&|{WE4  
=tY%`e  
“你真要護魔魑之人﹐任其作踐清聖百世的三教聯盟嗎﹖”杜鳳兒脫口而出的質問﹐卻問得很慢﹐仿彿是用盡心力﹐凝結心魄才吐出的字句。 + !" Y C  
~c] q:pU2  
“杜鳳兒﹐三教聯盟清聖與否﹐你心知肚明﹐何必裝出一副偽善面孔呢﹖”那聲音陡然提高﹐“或者說﹐你只是因為自己在倚天地位即將不保﹐才竭盡全力﹐參與謀殺新任真主的舉動﹖” `IJ)'$pn  
'h 7x@[|  
“你……” r%WHYhD  
8DMqjt3B  
“我是忘記了﹐孔孟學院的嫡傳子弟﹐皆以鞏固自己的勢力而不擇手段。杜鳳兒﹐你也不例外吧。” ),y`Iw  
7E#h(bt j  
杜鳳兒霍然心驚。百年隱忍﹐他的怨氣已經積壓到了這個地步嗎﹖ >mpNn  
Qds:*]vGS  
僵持之下﹐遠處快速移動的一小組黑影﹐引起在場眾人的注意。 K" |~D0Qgo  
?'|GGtvm  
“呵呵……”越三乘發覺那是自己魔魑的人馬﹐立刻開懷大笑。“銀河行﹑杜鳳兒﹐你們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已經失去了﹗” jUl_ToX  
7=yjd)Iy9m  
銀河行不答話﹐全力擊向逐漸淡弱的光罩﹐希望在最後一瞬﹐給對方致命打擊。 Y2'HP)tfIw  
O!hp=`B,jf  
剎那間﹐兩個人同時出招。狠厲迅猛的指氣直指銀河行敞開的後方命門﹐杜鳳兒也隨即揚手﹐兩道力度相仿的真氣﹐在半空中爆開。 akPd#mf  
K'e,9P{  
同時﹐一陣凜冽寒風襲來﹐借著氣爆威力﹐捲起塵煙漫天﹐遮擋住眾人視線。光線一閃過後﹐半空中的光形和越三乘﹐皆消失無蹤。 )m+O.`x  
+'iqGg-  
“越三乘鴻福齊天﹐算他走運。” 銀河行看著四週﹐緩緩言道。 I<,~>'cq.  
 qT #=C'?  
“銀河行﹐對不住﹐登基大典時辰相近﹐恕鳳兒先行一步。”杜鳳兒不願多談﹐只是看著風勢來處﹐略有所思。 isy[RAP<  
KKb7dZbt<  
“杜儒聖言重了。”銀河行回禮﹐“待秋高人返回﹐我會通知他去橫雲小筑等你。” {O).!  
kP/<S<h,g  
風雲動﹐塵浪生。面對今非昔比的孔孟學院﹐吞落一聲嘆息之後﹐依然得繼續前行。 n @R/zy  
yB/F6/B~  
8z7eL>)  
第二十二章 <gGO  
$)c[FR~a  
隱於橫雲山間的出塵之地橫雲小筑﹐借一股清泉水蜿流而建﹐山間樹繁竹秀﹐清泉淺溪﹐幽谷鋪雲﹐石立風行。既得天地精華﹐兼得巧心佈置﹐顯得格外不俗。夜間的橫雲山﹐霧氣更濃﹐看到隱約燈火的時候﹐已經近在咫尺。 /ueOc<[8"  
e6H}L:;  
看到小筑之內燈火熒熒﹐就明白好友已經到了。杜鳳兒推門進入﹐笑道﹕“好友什麼時候變成小筑的常客了﹖” t^>P,%$  
"PWGtM:L8Y  
“明知故問啊。”秋八月轉身走了過來﹐“知道登基大典一定會在天明之前結束﹐所以提前回來等你。” :is2 &-|x  
Rq e|7/As  
“喔﹖等我有事嗎﹖”杜鳳兒卸下外袍坐下﹐接過對方遞來的一杯熱茶﹐品了一口。“好友泡茶的手藝愈來愈好了。” =./PY10'  
2A =Y  
“哪裡﹐是主人的茶葉好。”秋八月道﹕“不妨談談越真主大刀闊斧的新政吧。” X2;72  
F|/6;&*?M  
“鳳兒早就看出來了﹐你關心的重點﹐果然都是越三乘。”杜鳳兒捧著溫熱茶盅道﹕“今天他宣佈﹐倚天航這一百年的重點﹐就是要一統天下。” ~`^kP.()  
e-UWbn'~  
“一統天下﹐似乎是歷史上所有野心家皆有的共同目標。”秋八月微嗤。“他可有對孔孟學院作何舉動嗎﹖” m8x?`Gw~jw  
g:xg ~H2  
“那倒沒有﹐儒教兵力不變﹐依然歸我掌管。”杜鳳兒微蹙眉﹐“只是他抽取佛道兩教的主要戰力﹐組成真主直接調控的精衛團﹐心思可說是昭然若揭了。” y1~ QKz  
%C #Ps   
“對於一個地位不甚鞏固的組織新任領袖而言﹐最重要就是掌握兵權﹐壓控人心。” 6I=xjgwvf  
JY"J}  
“另外﹐法儀成為道觀之主﹐而如來禪境則由竹真大師作主。” R/fE@d2~In  
`#85r{c$:  
如果五通沒死﹐禪境大概也要易主了吧。 " W{rS4L  
mA%}ijR6y  
“竹真大師的情緒還穩定嗎﹖”秋八月問道。 7J`v#  
xh CQ Rw  
典禮當場﹐越三乘為煞煞耿直的竹真的銳氣﹐詢問他將如何處理秋八月殺五通一事。 d(d3@b4Ta  
} _];yw  
而竹真毫不思索地回答﹕“五通曾經公開言明不屬佛教﹐因此生死與如來禪境無關。” zFipuG02  
5 8L@:>"  
就在當場皆驚的時候﹐這位過份正義的老者又提出了一個更尖銳的質問﹐鋒頭直指新任的上司。 PY4a3dp U  
3D5adI<aq"  
“不過﹐我倒要質問越三乘你﹐殺害如來禪境門下弟子聖無憂﹑聖無愁之事。” RhT:]  
23K#9!3  
杜鳳兒嘆道﹕“雖然我立即勸下大師﹐但仍不能阻止他當場拂袖而去﹐對越三乘公開聲明的‘順生逆死’之威脅話語毫無動容。” -:Fr($^  
2XV|(  
倚天三教之中﹐佛門是表面看來精華內斂並不顯眼﹐但不說明其中人人皆是逆來順受者。嚮往強權的五通﹐以及為了教下可以不惜觸怒真主的竹真﹐皆是典範。 z#|Auc0  
$sb@*K}:4  
秋八月聽著好友的闡述﹐也沉默下來。本來如他估計﹐越三乘第一步清除異己的方向應該是看似滴水不漏的孔孟學院﹐可是如今看來﹐恐怕竹真已經成為他首要的必除目標了。 59:kL<;S-  
`mYp?N jR_  
“雖然如此﹐我想越三乘新政之始﹐應該是不至於立刻就對佛教高層下手吧。”杜鳳兒卻有著完全不同的想法。 j jv'"K2  
 lA4J#  
“這恐怕難說。”秋八月道﹐“不可忘記法儀一干人﹐早就對竹真大師積怨頗深。” qK@,O \  
nygeR|:\  
“嗯﹐鳳兒會提醒大師﹐多多小心。”杜鳳兒放下茶盅﹐“對了﹐好友今日為何遲遲未到圍攻現場呢﹖” `*yOc6i]  
`WxGU  
“這嘛……”秋八月頓了一下﹐轉而問道﹕“好友尚記得舊日故人嗎﹖” bO6cv{>x  
"Wk K1u  
杜鳳兒的眼神閃了一下﹐聽著好友仔細描述對方的長相﹑衣著﹑動作﹐然後將回憶整理出來。 n!~QC  
k\/es1jOEh  
“看來﹐大師兄的勢力已經漸漸浮上檯面了。”半晌過後﹐得出如此的結論﹐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OI:=>Bk  
qh&KNJ>1  
“如果鳳兒猜測無誤﹐此人就是當年師伯的弟子﹐姓白名雁﹐別號雁西。前次越三乘能夠得以進入倚天航參與聚會﹐大概拿的就是大師兄的帖子。”斟酌許久﹐杜鳳兒抬頭﹐正色道﹕“只是事關孔孟學院過往﹐希望好友不用費心。” *Sbc 8Y  
p14$XV  
“人不犯吾﹐則吾不犯人。”秋八月道﹐“縱使日後他們與天宇反目以對﹐秋某也沒有越俎代庖之理﹐好友放心。” ;Z;` BGZJ  
\k6OP  
“感謝。” =z<sx2#*  
ts@ e ,  
*       *       *        *        *        *       *      * yDe*-N\'W  
VC Ay~,  
次日﹐前往清白湖與天宇眾人會談的竹真大師﹐卻在回程的時候﹐遭逢到圍阻。 tBwPB#:W  
I{H!K rM!  
法儀帶著一干魔魑聯會的人﹐在半路截住了年長佛者。竹真略有些吃驚﹐他不曾想到﹐越三乘竟會這般迫不及待。 ,m7Z w_.  
$(OL#>9Ly  
“真主有令﹐今日就是你上西天的時候﹗”毫不掩飾嗜殺殘忍的面孔﹐法儀揮手﹐命人將他圍起﹐一場奪命殺戮由是展開。 B=X_c5  
A]o3 MoSt  
其實一開始﹐竹真就明白﹐這一天遲早會來到。一生善惡分明﹑正氣耿直的他﹐無法忍受由一個大魔頭統制倚天航的事實。在毫無轉寰余地之下﹐雙方也只有撕破臉一條路。 6"rS?>W/mO  
fHI@' '0  
法儀當然不怕動手殺人之後會有什麼後果。魔魑聯會吞滅天宇是遲早的事﹐事實上﹐昨晚私下時﹐越三乘就發佈了近日裡必然直搗嘯雷谷的命令。 673G6Nk  
(tzAUrC  
帶著一大群魔魑兵將﹐圍攻兼車輪戰﹐竹真雖是得道高僧﹐武功非凡也漸露疲相﹐破綻頻出了。法儀明白夜長夢多這番道理﹐於是暗招毫不留情打了過去。這招若扎實落在對方身上﹐必是穩死無生。 KM^}d$x}s  
4IM&#_6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氣芒破空而至﹐不但截斷法儀的暗招﹐而且余勁未消﹐將兩名近身而戰的兵卒爆成血粉。威力之迅猛﹐讓人不寒而慄。 eUgKwu;  
xs "\c7pC  
戰場上出了變數﹐所有人皆回頭﹐望向那不知名的方向。閃神之際﹐一道光形飛速衝出﹐帶走了竹真。 g&ba]?[A  
#a8i($k{e  
“哼﹗算你命不該絕﹗”法儀憤而收手﹐“撤﹗” ^;\6ju2  
(V/! 0Lj  
另外一處荒郊﹐當竹真感覺自己已經脫離危險﹐那團光形卻已然不見行蹤。 chE}`I?  
ashVV~\8A  
“阿彌陀佛﹐不知是哪位英雄相助﹐可否現身﹐讓老衲表示感激之心呢﹖” 8jLO-^X<<  
cj[%.M5iBA  
空曠野地﹐不見人影﹐更不聞人聲。冬季已臨﹐只有勉強懸掛枝頭的枯葉在風中瑟瑟。 '$ G%HUn  
Z%r8oj\n  
竹真暗嘆了一口氣﹐向前隨意走了幾步。 [f$pq5f='  
{w99~?  
“嗯﹖”腳下似乎踩到什麼硬物﹐他彎下腰去﹐將那物件拾起。 pf=CP%L  
WS@8Z0@RD  
時值黃昏時分﹐稀薄的金色陽光從側面打照在一顆小小印章上。紅玉制的方形印章﹐頂端則刻著一整朵牡丹﹐彫工精細。花瓣重重疊疊﹐層次繁複﹐濃淡勻致﹐形態優雅﹐在流光映照下﹐仿彿在其中閃動著魅人色彩。 : :/vDUDc  
q'biTn]2  
竹真不是沒見識過這等俗世凡塵﹐但此刻依然為此怔忡了許久。輕輕擦去上面沾染的少許泥土﹐翻過底部來﹐眯起眼睛﹐只見印章上只刻了一個字。 lx82:_  
L>57eF)7  
「飛」。 x_4{MD^%  
 Zzr  
*       *       *        *        *        *       *      * L'>0E(D  
mT1Q7ta*P  
九龍武冊經歷千劫萬難﹐終於再次回歸龍族。連日來為此事奔波的銀河行﹐終於為完成好友的心願﹐心裡終於能稍微釋然。只是明白接下來將面對更大的凶險波瀾﹐他的情緒﹐始終無法完全平靜下來。 8{CBWXo$)  
4'`*Sce}  
當竹真將這枚不知來歷的印章送到銀河行手裡的時候﹐他的考量是這樣的。 #N\<(SD/  
S8]YS@@D   
“既然願意相助﹐就有一半機會是愛好和平的天宇中人。縱然不是﹐以銀河奇人的廣博交際﹐必然也有線索可尋。” `M_w^&6+n  
y#lg)nB  
銀河行則是如此想法﹕“魔魑勢力日漸坐大﹐天宇同盟急需強有力的盟友。如果能夠多得一份助力﹐對天宇和平而言﹐也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lstnxi%x  
LQ"xm  
只是很遺憾﹐這枚華麗中不失雅致的印章﹐出自哪裡﹐主人為誰﹐他卻毫無線索。故而當秋八月前來清白湖的時候﹐便交給他﹐希望明白這枚印章的主人﹐也是一位正道中人。 N$8"X-na?  
kAoh#8=  
“很可惜﹐秋某從未見過誰的身上﹐有這枚印章。”秋八月沉思片刻﹐“不過﹐好友杜鳳兒可能知道。” ;, u7)  
t@`Sa<  
“喔﹖”銀河行略微詫異。“你認為杜儒聖認得此人﹖” SR9M:%dga  
B :1r;8{j  
“既然是隨身攜帶之物﹐可以想見主人習性愛好。”秋八月仰望灰白的天空﹐略有所思。“秋某曾經在孔孟學院後園內﹐見過一大片牡丹花圃﹐故此猜想與此有關。” >9Y0t^Fl  
E0Kt4%b  
“倚天航並非適合牡丹生長的環境﹐會有為數不少的牡丹種植﹐想必主人對牡丹有所偏好。”銀河行一邊解說﹐一邊卻皺起眉頭。“孔孟學院之內﹐並不曾聽聞有哪位……難道……” (G{2ec:?  
FWyfFCK  
“好友之前對秋某只是隱約提及﹐但是具體的情況以及事實﹐也只有等好友親自向我們解說了。”秋八月說到此﹐卻不由得沉吟而不語起來。 yf e4}0}  
byj7c(  
他明白好友對過往舊事﹐一直在對很多人隱瞞﹐既然觸及這方面﹐不如請他親自來開解。因此﹐他並不曾對銀河行提及﹐所謂他見到的牡丹花圃﹐已經是荒廢多年的一抹頹垣殘壁了。 '[[*(4 a3  
i$'#7U  
其實﹐杜鳳兒的心思﹐他多少會盡力去猜測。對他的一切﹐秋八月總是無法無動于衷。明知好友是個個性獨立﹑性格堅強的人﹐那掩飾在眼底深處的情緒﹐卻往往能讓他情潮翻涌﹐不能自已。 ')E4N+h/  
8uetv  
孔孟學院在百年前曾經遭逢怎樣的變故﹐他並未親眼看到﹐但他明白﹐這始終是好友深藏心底的傷痛。介於某種原因﹐杜鳳兒不和他說﹐他就不問。 2fdC @V  
(R{z3[/u&  
(“每個人皆有自己的故事……就好比這塊楓葉化石。”) !f8]gTzN  
/KCIb:U  
彼此將最痛的事深埋心底﹐只將美好喜樂的一面呈現在好友面前﹐希望對方一樣喜樂無懮。 (_~Dyvo  
=$vy_UN  
鐫刻在小小一片化石之上的六字﹐是他不到迫不得已﹐絕不肯告知好友的隱痛。那麼﹐推己及人﹐這方玉印﹐恐怕也是好友心底的一道傷痕吧。 4p`z%U~=u  
0 aiE0b9c  
“秋高人是怎樣了﹖”銀河行看著對方沉下來的臉色﹐不解問道。 )/?s^D$,  
4= hz4(5a  
“沒什麼。”再次抬頭﹐卻已換上一如既往的平靜神色。“不如去一趟橫雲小築﹐銀河奇人的意思呢﹖” J`A )WsKkb  
to'O;f">n  
“也好﹐走吧。” DYL\=ya1  
f1/i f:~6  
攥在手心裡的紅玉﹐令人感覺溫潤舒適。略平滑的棱角﹐仿彿也是長年被人這樣握著。嵌在字縫裡淺淺的緋色印泥﹐也因為長久不使用而早就乾涸。銀河行不住摩挲著它﹐在默默前往小築的路上﹐突然有了一種奇怪的想法。 'ewVn1ME[  
G%fNGQwT  
或許長年攜帶這枚印章的人﹐並不是它的主人﹐而只是一個借物思人的人﹔當伊人遠去﹐印章就再也沒有被使用過﹐而只是作為思念的憑借罷了。 T:EUI]  
[~IFg~*,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二十三章 1jQlwT(:  
BZWGXzOFh  
西亞神殿﹐原本是武道風雲一時的重地﹐但自從十三星圖現世﹐神蝶遷移回蝶門育繭島﹐此地便荒廢下來。只是不知曾幾何時﹐舊日的殘室舊壁﹐已經悄無聲息地修整一新了。 /c-%+Xd  
$ &fm^1  
沉重的七重石門之內﹐是豁然開朗的正廳﹐佈置大氣亮堂。奇異的壁上圖騰﹐取代了神蝶昔日豎立的巨大詭異石像。空曠但潔淨的空間﹐冷寂卻朗然﹐凝聚著一股莫名的氣氛。 Cr$8\{2OA7  
BvV!?DY4  
內室通往大廳的門一開﹐一團耀目光形飛出﹐隨即落地﹐散去光形之後現身。只是因為面上依然戴著面具﹐所以之前一直以光形出現的他﹐掩藏身份的目的顯得極為明瞭。 !3Me 6&$O  
( G#W6  
獨自一人來到大廳﹐卻不是為了沉默獨處。不多時﹐神殿內中也傳出說話聲來。 XYsU)(;j  
5Gsjt+ o  
“辛苦你了。” 0w ] pDj  
w `r)B`!g  
“哼。”面具下傳來模糊一聲冷笑。“不然你願意親自出馬﹐我也沒意見。” :s'hXo  
AwO'%+Bv  
“現在還不到我出面的時機。” lC(g&(\{  
B#;0{  
“罷了。反正燙手山芋也接過不止一次﹐你以為我會在乎嗎﹖” d<B=p&~  
M-+= t8  
“時間緊迫﹐對手可是你挑的。”屢屢的挑撥似乎無效﹐殿內的說話聲音依舊平穩﹐波瀾不興。 #sp8 !8|y  
y@Q? guB  
“廢話﹐天宇現在顯然居于劣勢﹐紅雲復出那攤子事還料理不清呢﹐除了杜鳳兒﹐天宇之人哪有機會碰到三殿的一角﹖” B(|dT66K  
t+Rt*yjO  
“好啦﹐你聰明。不過不可忘記﹐杜鳳兒可是詩海兩屆之冠﹐有名的聰明人。” 那聲音冷冷提點。 _a~-B@2g  
OLM}en_L  
“我問你﹐當初如果你也參賽﹐他還有可能在文決奪冠嗎﹖”半是好奇﹐半是挑舋。  #mcU);s  
\mp5G&+/Q  
“如果我有機會參賽……”音調突然不穩起來﹐出現時強時弱的現象。原來﹐說話之人根本就不在大廳附近﹐只是用傳音術進行交談。 (qXl=e8  
+zn207 .`  
“怎麼樣﹖” h9L/.>CX  
qJrMr4:F  
“我們哪會有今天﹗”音波倏然拔高﹐引起廳內隱約顫動。 J?N9*ap)  
uA2-&smw  
為了實現當年的夢想﹐一干人非但沒能退回大陵星繼續發展﹐更失去了在天宇謀得的百年基業﹐卡在不為人知的尷尬角落﹐變得像幽靈一般﹑生死無人管。 hz_F^gF  
/Jci1o  
而這一切﹐都是他們的錯﹗ 5!)_" u3  
esVZ2_eL  
感受到同胞兄弟的心情﹐面具男子苦澀一笑﹐不再搭言﹐而是轉身踏入深黑長廊﹐走出了七層厚重石門。 Fq9>t/Zj  
qo" _w%{  
此行﹐將為西亞神殿的未來﹐開啟全新的一頁。 a2N4Jg@  
koAM",5D  
*       *       *        *        *        *       *      * fnm:Wa|,%|  
gC qQ~lWZ  
熟悉的字跡﹐久違的感覺﹐即使天色已漸漸暗下來﹐杜鳳兒依然決定立刻赴約。 H0.,h;  
l]o)KM<  
好友秋八月和銀河行帶著師弟江南飛的私人印章前來﹐也帶來不知何人飛遞的匿名書信﹐指明要見自己。 Co#_Cyxg=9  
.JkF{&=B  
兩樁事碰得有些湊巧﹐又皆與他個人相關。無論如何﹐為一解心中疑惑﹐他還是前往了。 %/x%hs;d  
=q-HR+  
“是閣下約見杜某嗎﹖”遠遠看到一襲身形佇立月光之下﹐杜鳳兒發問。 3V`.<  
Z w&_Wt  
那人轉過身來。“正是。” ^  M4-O~  
B 8ycr~  
臉上的猙獰面具攫去了杜鳳兒第一時間的注意力﹐但那髮色﹐那身形﹐那聲音﹐絕對錯不了。 fCxF3m(O  
Yi+~}YP.E(  
“是師兄你嗎﹖”他還是慎重詢問了一句。 L/R ES  
`F<[\@\d5  
“嗯﹐難得你還記得有我這個師兄。”冰冷的話語﹐直指對方。 f:-dw6a=s  
=wy3h0k^  
“師兄言重了。百年以來﹐鳳兒一直記掛著師兄弟。”杜鳳兒清澈雙眼直視對方﹐一瞬不瞬。 2i3& 3oz]O  
d4#Ra%   
“心裡記掛即可﹐也不必費神關注具體的去向﹐是嗎﹖”他問的輕柔﹐但隱約暗藏怒火。 z.7'yJIP#  
N%.Dj H  
“師兄今日約鳳兒前來﹐就是為教訓鳳兒嗎﹖” MjHjL~Tg  
dnP3{!"b  
他冷笑慨嘆。“身居高位已久﹐幾句刺耳話就聽不進去了。” )d|hIW]7(  
sR1 &2hB  
杜鳳兒沉默下來﹐不再與他口頭爭鋒。他明白﹐只有這樣﹐才能早些將話題轉到正事上來。 S(f V ,;Z  
= 5 E:CP  
夜風細細﹐水聲淙淙﹐四下一片寂靜。皎潔月光照在杜鳳兒面上﹐男子剎那恍然失神。 mTW@E#)n  
@GiR~bKZ  
君子如玉。 S3k>34_%9  
'Na/AcRdg  
當年﹐他將歷盡百般艱辛得到的一團瑪瑙紅玉﹐鄭重交與某人。那團令人恨不得化進胸口的溫潤紅澤﹐澄淨透明﹐像極了在月光下凝神的他。 /:}z*a  
dIR6dI   
後來……後來他將它雕成一枚印章﹐頂端赫然懸著一朵綻放的嬌艷牡丹花。 \#A=twp  
*I}_B\kY  
親眼看到他撂筆之後﹐在雪箋上印上一個殷紅的「飛」字﹐然後交給他﹐要求轉交給她。 *ppb 4R;CW  
9$xEktfV  
孔孟學院才華橫溢的少年俊杰和如花佳人的愛情﹐在大陵星之中並非什麼隱密之事﹐但當他正面直視這一切的時候﹐依然隱隱咬牙。 Tcglt>tj"  
drQioH-  
難道是天數註定﹐生長在大陵星的一切﹐都無法在天宇得到一席之地嗎﹖ ",ic" ~  
PUN.nt  
“師兄如果無其他事﹐鳳兒先告辭了。”杜鳳兒感覺得到對方隱隱的憤恨與不甘﹐卻只理解成當年學院風波的余韻。 H5N(MihT  
-e{H8ro  
對方緩緩側過頭去。“此次找你前來﹐是為一樁條件交換。我可以幫你除去越三乘。” ,Wp0,>!  
Z0~}'K   
杜鳳兒一震。武功權勢皆已到達頂峰的絕代魔梟﹐在他眼裡﹐難道只值這麼輕巧的一句話﹖ adJoT-8P6  
RhJL`>W`  
心中頓起警戒。畢竟當下立場不同﹐是陷阱的機會還多些。 d\ &jl`8*  
S %"7`xl  
“師兄可是想借此回歸孔孟學院嗎﹖”無論如何﹐暫且試探一下。 e XU;UO^  
TLL.Ch|#Y  
“我要求的條件很簡單。第一﹐絳星鏡。第二﹐「天地奇鑒」。”即使戴著面具﹐也依然能夠感覺到那抹掛在嘴邊的冷笑﹐“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對區區功名權勢念念不忘嗎﹖” \\D~Yg\#  
N[$(y} !s  
“師兄誤解了。如真能為天下掃除魔魑勢力﹐任何代價﹐鳳兒皆願付出。”眉梢一挑﹐他繼續道﹕“只是﹐鳳兒不曾聽過絳星鏡或者「天地奇鑒」﹐要如何協助師兄找尋呢﹖” /rNY;qXM  
$Q:5KNF+p  
對方倏然握緊拳頭。“杜鳳兒﹐你是在裝糊塗嗎﹖” 6wWA(![w"  
Z v=p0xH  
杜鳳兒沉默不語﹐等他繼續講。 K6 ,5C0  
?nFT51 t/4  
“要我直接戳破﹐我就不客氣了。”他狠笑﹐“或者你可以找一找江南飛﹗” , "zS  pN  
FVsNOU  
杜鳳兒下意識地輕合手指﹐握住袖中那枚潤澤方玉。 S)"5X)mq  
9tS& $-  
三師弟果然尚在人世﹐現在師兄也急於找尋他﹐看來自己需要加快找人的腳步了。 |jV4]7Luq  
oh;F]*k6  
“這……” 55oLj.l^j  
LwUvM  
“我可以提醒你一事。”冷冷轉過身去﹐他勉強克制著自己的失態。“如果有了江南飛的下落﹐那兩件物品也就現世了。你不用懷疑我的企圖﹐這也是除掉越三乘﹐最快的捷徑。” w9}I*Nra  
p;n)YY$  
“鳳兒願聞其詳。” Q9[dUdQm  
=*'X  
聰明如他﹐早就明瞭師兄此次前來﹐決非抱著同窗之誼﹐欲與他友善合作。雖然猜不透他的目的究竟為何﹐但可以肯定的是﹐現在的他﹐已經不會滿足於區區孔孟掌院之職了。 0zpP$q$  
H[x9 7r  
自預言頂風雲再起﹐謎團就一個接一個而來﹐他曾做過多次推測﹐但思緒始終卡在某個地方﹐如墮十里迷陣﹐無法突破。 2597#O  
-o#0Yt}3  
絳星鏡和「天地奇鑒」﹐是孔孟學院的鎮教之寶﹐當年學院變故之中失蹤。秋八月曾經簡單說過那書冊的奧秘﹐但終究是不曾親眼見過﹐也無從了解。而絳星鏡則似乎一直是學院的忌諱﹐師尊向來不許任何人碰﹐甚至不大提起此物的存在。 tazBZ'\c  
7$GP#V1r/  
如今師兄重要這鏡﹐想必想借此揭開某種秘密。倚天航秘密甚多﹐包括從不開啟﹑甚至不許人靠近的倚天三殿— 0;TMwE  
d1j v>tu  
心中的迷思仿彿被敲開一個缺口﹐一縷光線射了進來。 =]E1T8|  
d*3R0Q|#{  
想必絳星鏡牽引的迷局﹐也必在倚天航之內。否則﹐師兄為何用除掉越三乘作為條件交換﹐又何必找上自己﹖ _@jKFDPL  
:B- ,*@EU  
耳中一邊細聽師兄安排的種種計劃﹐一邊在心底暗暗揣測﹐如果這一步邁下去﹐日後可能遭逢的變局。 !wrl.A/P  
V!KtF  
“我明白天宇如今正為紅雲復出之事忙碌﹐故而找你作為合作對象。你可以拒絕﹐畢竟對我而言﹐找另外一方合作﹐也不是什麼不可能之事。” yB. 6U56  
rMlbj2T  
杜鳳兒悚然心驚。師兄一黨在暗裡的力量究竟有多少﹐沒有人明白。由前些日子裡頻頻幫助越三乘的舉動看來﹐他們倘或要和魔魑合作﹐無論殺人取物﹐簡直易如反掌。 xDr *|d  
nbpN+a%  
孔孟學院當年的第一儒聖﹐錦心雲手司徒遠﹐因為策論文章眾所稱讚﹐曾被師尊讚曰﹕錦繡文華遠﹐雲端玲瓏心。只是尚不曾想到﹐師兄的心竅﹐豈止是用在文章之上。 ]Wa,a T'  
3F}d,aB A  
眼下裡各方勢力﹐要天宇擔懮的﹐遠不止歸魔的倚天航。如果自己能夠借助師兄這邊的力量﹐先鏟平了越三乘﹐也是利大於弊的事情。 JsPuxu_  
kd\yHI9A  
何況……現在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天宇同盟雖然勢弱﹐但尚不至於頹然欲傾﹐如果輕言放棄﹐恐怕為時過早。 g6W.Gl"5\w  
l:@.D|(o3  
既然師兄明言那兩件物品在師弟江南飛的手上﹐天宇同盟也需要外來的助力﹐不妨找人計劃同時進行。如果能和師弟一同努力﹐或許到時候可以牽制師兄深藏的心機。 +[2lS54"W4  
*rEW@06^\  
“我答應你的條件﹐但是尚有一個條件。” 6-X7C9`C  
N7#GK]n%/}  
他凝視著那張如玉面容﹐靜靜等待。這是西亞神殿關鍵的一局﹐絕不能失敗。 Q|G[9HBI  
P6=|C;[  
“希望師兄從此放過師弟﹐不要再為難他。” Eun%uah6c  
&2\.6rb.  
清晰明瞭的話語迴蕩在寂靜月夜﹐坦蕩明亮的眼神之中﹐他看不見一絲雜質。一時間﹐他突然感覺到一股悲傷﹐從心底滿滿攀升上來。 DTIy/  
_X.M,id  
他點頭。杜鳳兒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仍慎重確認。 gieX`}  
kD; BwU[  
“君子一諾重千金﹐願師兄不可反悔。” $9J"r9@@  
2dI:],7  
“當然。” .HtDcGp  
\R#XSW,  
很久很久了﹐他已經忘記怎樣才能毫無顧慮地發出自己心底真正的聲音。今夜﹐面對這名日後的最大敵手﹐他卻這樣自然地吐露心聲。 W4YC5ZH{l  
ZK'I$p]b  
“如果能夠再看見他﹐我將不惜一切代價。” cA Lu  
pI^n("|  
遠去的紫白衣袂一定不曾聽見這句話﹐因為低沉的囈語般的承諾﹐被一聲突然而來的天際雷鳴﹐徹底掩蓋過去。 7I.[1V`  
Aio0++ r-  
嘯雷谷方向的夜空﹐紅光燦然﹐如晚霞重現﹐染紅了半邊天。 (Pu*[STTT  
L|H{;r'  
{jq-dL  
第二十四章 ?NwFpSB2  
yi%B5KF~Al  
“喲﹐你也終於按捺不住了。”花中人踏出修養的內室﹐抬眼就看見三裁公準備出城的勢子。 I%s/h4x^B[  
>3Y&jsh<  
“非是按捺不住﹐而是時機已到。”冷冷地回了他一句﹐三裁公向外走去﹐對於花中人的怔忡微嗤。“怎麼﹐你沒興趣前往嗎﹖” PHOW,8)dZh  
QDDSJ>l5_T  
當然。難得這個眼高於頂的人為紅雲復出籌劃這麼久﹐他當然想見識一番這想來不會太無聊的戲碼。 (HJ60Hj  
<=`@`rm{  
不知是舊傷未完全痊癒還是怎樣﹐花中人的腳程明顯落後。他不是沒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但至少在目前狀況下﹐他的每一步﹐是走得越來越謹慎了。 ``\H'^{B  
}ps6}_FE  
寅初刻的嘯雷谷﹐向來是雷電全熄的片刻寧靜地﹐今夜只見紅光徹夜不滅﹐偶爾夾雜著些微的電閃雷鳴﹐不由得讓人懷疑這是人為的操控。 HYY|) Wo  
Cv=0&S.  
“紅雲驕子兩卷書﹐如此情景之下﹐想必你已接近復出之刻了吧。” qj/P4*6E  
m8f_w  
流光壁上詭譎流彩瞬間黯淡﹐內中之人聞言﹐亦是心內一震。  6$Dbeb  
RcE%?2l D  
“真想不到你能第二次從本大帝手下脫出生天。”三裁公緩緩踏近。“不過﹐今夜過後﹐恐怕你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C/$IF M<  
1GNA x\(  
“雲城之主言差了。”紅雲清晰鎮定之話傳出。“今夜﹐並非劣者復出之時啊。” w7W-=\Hvh  
BxG;vS3>*e  
“是也罷﹐不是也罷﹐你是不可能一再逆轉天意。”三裁公將手放在冰冷的流光壁上﹐冷冷宣告。“你只要記住﹐本大帝志在必得之物﹐從來就不曾失手﹗” oc?VAF  
u/zfx ;K  
“可惜紅雲一再讓你失望。”輕柔話語中夾雜不容忽視的譏刺。“三裁公﹐昊雄之光已經失去往日的華彩﹐你又何必如此固執。人生處處海闊天空﹐退一步則是柳暗花明啊。” :=8vy  
u J$"2<O  
三裁公挑眉輕笑。“真是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快就恢復意識。還是說﹐當初在雲城﹐我根本就不曾摧破你的靈識﹖” YJ0[ BcZ  
bd9c/>&  
原來對方意在試探。紅雲頹然吐息﹐再度穩定情緒。 Cm&itG  
8;5/_BwMu  
“是或不是﹐你自己心知肚明﹐又何必再來試探劣者。” Ylf4q/-  
,8 .`;  
聽聞此話﹐三裁公卻毫無動怒﹐反而開懷大笑。“紅雲﹐你是在抱怨本大帝當時招待不周嗎﹖” g?`J,*y  
4H:WpW*r  
“你住口﹗”紅雲突然失了自制﹐滿谷的紅色雲氣倏然稀薄暗淡。 *Zvw&y*  
| jkmh6  
就在這一剎那間﹐三裁公掌中吐勁﹐堅實的流光壁上出現無數裂縫。紅雲本能地後退了一步﹐抬頭的一瞬間﹐幸得無數天雷救命一般重新轟下﹐隔開了這個可怕的剋星。 yqU++;6  
(1o^Dn3  
冷笑地緩緩退開﹐剛欲開口﹐後方掌氣排山倒海般攻來。三裁公回身擋下攻擊﹐卻被這股力道逼得隱隱吃驚。 3m^BYr*y^  
 96BMJE'  
“趁人之危﹐雲城之主的手段﹐又在走下流了。” oMVwId f  
g,;MV7yE  
責備的音調不高﹐紅雲卻是聽得一清二楚。虛弱的雙腿勉強支撐身體的重量﹐艱難的步伐挪向流光壁一側。 qRFN@ID$  
cQR1v-Xt  
銀河行來了。 ?-f>zx8O  
8+ u8piG  
幾乎是與此同時﹐一陣狂笑由遠而近﹐帶來了一前一後兩個人— j0GI[#  
x0d+cSw  
倚天航新任真主越三乘﹐以及消失多日的龍鮶笑。 $1v5*E  
ZUu^==a  
“今夜嘯雷谷群英彙集﹐熱鬧非凡哪。”三裁公冷笑地看著銀河行眼底微微動蕩的波瀾。“銀河行﹐或許今夜真的會成為天宇同盟的滅亡日。” w9FI*30  
\x!>5Z Y  
一時間﹐紅雲的心情驟然恐慌。非是擔心友人的安危﹐卻是— u62sq: GjH  
gU?)  
他聽見多少﹖ ^ WNJQg'  
Rc4EFHL  
*       *       *        *        *        *       *      * ST3qg6Cq2J  
qkIU>b,B  
遠遠看見嘯雷谷上空不尋常的耀眼紅光﹐杜鳳兒無暇返回﹐直接趕往彼處。秋八月當時的話語猶然在耳﹐紅雲是天宇的第一支柱﹐這番劫數的結果﹐直接牽連天宇日後的安危。 )=D&NO67Pq  
qEAF!iB]L  
“秋八月﹐想必你是不會坐視紅雲遭劫﹐否則鳳兒可就要期待日後秋高人主持天宇大局的風采了。” FMn&2fH  
B4}XK =)  
“好友真是看得起秋某。”聽見這番自言自語的秋八月﹐從他身後走出來﹐“所以為了日後的清閑﹐我們需要盡心協力。” 9<#D0hh$  
Trrh`@R  
杜鳳兒回頭看了他一眼。“好友的意思﹐是要杜某為了你日後的清閑﹐而盡心盡力吧。” 0 OBkd  
x3Ud0[(  
“耶﹐好友本當同甘共苦﹐何必分得這麼仔細。”秋八月笑著說﹕“不過今夜事態緊急﹐早些趕過去為是。” p[b\x_0%c  
QP#Wfk(C  
“嗯。不如好友先前往嘯雷谷﹐鳳兒去通知天宇眾人一併前去。”杜鳳兒思忖著﹐“紅雲這一劫是大事﹐想從中取事的人恐怕不在少數。” oo!g?X[[  
my1kF%?  
“來不及了。”秋八月冷眼看著前方攔阻之人。“看來今夜﹐有人想將天宇方面的援兵﹐悉數屏拒在嘯雷谷之外。” ng*%1;P  
L,6Y=?  
“碧海春霖杜鳳兒。”攔路者是法儀道君。“真主有令﹐不得再前往一步﹗” z7q2+;L  
!A!\S/x4  
秋八月如若無聞﹐大步向前走去。法儀和幾名隨從見狀﹐憤而攔阻﹐卻被杜鳳兒揚手制止。 RVfe}4Stm#  
aW"!bAdx`,  
“法儀道君﹐我想越三乘的命令﹐對秋八月是起不了作用。” k 3 l  
{Fi@|'  
“杜鳳兒﹐違逆真主之令有何後果﹐想必你很清楚﹗”法儀根本攔不住秋八月﹐只能憤然回頭叫囂。 RY{tX`  
R~~rqvLm  
“我只知道﹐紅雲今日必平安回歸天宇。”杜鳳兒凜然道。 u3vmC:bV  
_ ^{Ep/ME=  
法儀大怒。“你這種做法﹐顯然是背叛倚天航﹐你不怕孔孟學院遭到滅門之禍嗎﹖” /<0D E22  
;X(n3F  
杜鳳兒微微冷笑﹐衣袖輕揮﹐卻捲起四週沙塵。“喔﹖憑你嗎﹖” !qlGt)G3  
blcKtrYg  
谷中頻閃的紅光﹐映襯著谷外劍拔弩張的情勢。完全對立的立場﹐註定了這場對峙﹐已不可能和平收尾。 B$l`9!,  
0Mg8{  
前往嘯雷谷之中的秋八月﹐雖然預料到將有人頻頻攔路的事實﹐可是在看清面前之人的時候﹐還是微微詫異。 6mdnEmFM]  
R(sM(x5a`  
西亞聖殿的白衣使者﹐冷靜的眼波盈盈注視﹐但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卻全然不見半點友善。 >A&@Wp1  
c~xo@[NaS  
“殿主有令﹐任何天宇之人﹐皆不得踏入嘯雷谷﹗” %7msAvbk  
opMUt,4  
秋八月卻只是玩味地看著面前的人。明明不是對手﹐還如此倔強地執行著上級交待的任務。西亞之主應該不是糊塗人﹐這次的把戲他要怎麼玩﹐真是足堪期待。 Ug21d42Z4  
h '[vB^  
“哦﹖”秋八月端詳了對方片刻﹐隨即轉過身去。“算來我們已非初遇﹐也就沒必要給你留面子。今天雙方的目的也清楚﹐就速戰速決吧﹗” 4MJzx9#  
=[JN'|Q+  
沒想到對方如此決絕﹐詫異了片刻的臉色立即換成笑容。“前次是我們失禮唐突了﹐在下白雁﹐還請秋高人多多包涵。” /BM1AV{s6  
sg{D ?zl  
殿主交待過﹐杜鳳兒之前必然已經提及自己一路的來歷﹐秋八月此次相見﹐顧及至交好友的面子﹐總也不至於立刻就動手。難道杜鳳兒並不曾告訴他己方的身份﹖ * Xoscc  
d|]O<]CG_  
“你的來歷身份﹐秋某一清二楚。只不過和你有舊的﹐乃是孔孟學院的杜鳳兒﹐非是秋某。” aLi_Hrb9  
K//T}-Uub  
*       *       *        *        *        *       *      * s.`d<(X?  
(0W}e(D8  
面對三裁公的威脅﹐銀河行自然不會放在眼裡。“哦﹖雲城之前不是還參與了圍剿越三乘的戰事﹐倚天航今夜的首要目標是誰﹐恐怕尚在未定之天吧。” pm]DxJ@  
pFTlhj)1  
“銀河行﹐多逞口舌無用。戰場上瞬息萬變﹐你未必皆能預料的中。”三裁公不動聲色地反擊回去﹐“不過話說回來﹐天宇眾人對紅雲真是關注得很啊。” aMQjoamz  
gvNZrp>e!  
“你不也同樣。”銀河行知道當下個人力量有限﹐只有暫時先穩住三裁公﹐其餘的就必須期待天宇同盟的配合度了。“今夜天宇眾人必然全力保護紅雲回歸﹐三裁公﹐勸你還是省下這方面的心思。” Jwd&[ O  
</gp3WQ.  
“嗯﹐銀河奇人果然不簡單。”三裁公瞥了一眼數十步之遙的流光障壁﹐冷冷微笑。“也難怪紅雲三番五次提起你﹐讚譽有加。” ulf/C%t,R  
>&QH{!(  
“什麼意思﹖”銀河行知道他話中有話﹐不禁警惕起來。 87KrSZ  
4|N\Q=,  
“哦﹖你不知道嗎﹖前些日子紅雲在雲城作客的時候﹐曾經對本大帝說過﹐‘如果銀河行現在天宇……’” WEtA4zCO  
/;AZ/Ocy!  
故意隱去的半句話﹐已經掀起紅雲翻涌的心潮。腦海中不堪回首的記憶﹐竟然在自己最脆弱的時刻﹐被硬生生地掀了起來。 HhmVV"g  
RX5.bVp eE  
瀰漫心中的痛楚漸漸擴大﹐他虛弱倚靠在流光溢彩的石壁上﹐堪堪喘息。 kQVDC,d  
S9R]Zl7{-  
久久沒有下文﹐銀河行也不細問﹐往前走了幾步﹐有意無意間攔住對方通向流光壁的道路。 qQOD  
,|X+/|gm  
“難道銀河行絲毫不好奇﹐紅雲和本大帝私下裡發生的事情嗎﹖”三裁公見對方無動于衷﹐於是繼續挑舋。 /;&+ < }  
6_<s=nTX  
“三裁公。”卻是紅雲虛弱開口。“已經過去的事情﹐不值得再提起。銀河行是紅雲多年至交﹐不會輕易被你的胡言亂語挑撥。” G4Kmt98I  
RO{@RhnV  
“喔﹖本大帝說了什麼嗎﹖何謂‘胡言亂語’呢﹖”引得紅雲親自開口﹐三裁公得意萬分﹐步步逼近。“銀河行﹐難道你不想知道那些已經過去的事情嗎﹖” - SS r  
s!ZW'`4!z  
“今夜是天宇關鍵的一夜﹐劣者暫無閒暇細聽。日後如有機會﹐銀河行自會當面請教。”銀河行已經覺出這其中的詭譎﹐一口回絕了對方的陷阱。 =6L*!JP<  
ge):<k_  
清晰聽見好友的回答﹐紅雲一直緊繃的心弦終於鬆了下來﹐整個人也因此冷汗涔涔﹐坐倒在地上。 4su_;+]  
K- I\P6R`  
然而﹐冷眼將這一切皆看在眼裡的越三乘﹐卻即刻揮手下令。 r1oku0o  
dA1 C)gLi  
“龍鮶笑﹐使出你至絕一掌﹐本真主就還你自由身﹗”魔魑之主的手指冷冷指向流光壁某個地方﹐“就打在這裡。” ;DD>k bd  
n2d8;B#  
從外面看﹐流光壁上有一個掌印﹐無數裂紋向四週散開。三裁公之前未完的半截工作﹐卻已為內中的紅雲埋下了致命危機。龍鮶笑雖然現在身不由己﹐但功力卻並未損失多少﹐他的全力一掌﹐別說是轟碎流光壁﹐恐怕連裡中的紅雲﹐都會當場隕命。 Z-SwJtWk  
L; q)8Pb  
(“好狠毒的越三乘﹗”) ?#m<\]S<  
FU\/JF.j  
銀河行心中萬分焦急﹐視線卻不敢離開三裁公。彼此牽制下相互僵持的兩人﹐此刻皆是凝神專注﹐沒有絲毫分心。 0^9:KZ.!  
|vfujzRZ  
雖然成為在場重點目標﹐慣經江湖風浪的紅雲﹐卻比在場眾多高人都更早發現了另外一樁事實— DVl[t8K!  
3G%wZ,)C  
嘯雷谷口的背面﹐隱藏著另外一人。 z0 2}&^Zzk  
mT6q}``vtG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J)/Et  
>-5td=:Z  
距離嘯雷谷數里之外的山野中﹐倚天航三教兩大執首終於針鋒相對﹐武力相向。雖無奈﹐但勢在必行。 jq57C}X}2  
=6cyE  
“可悲可嘆﹐倚天三教百年來表面和平的假象﹐今日毀于一旦矣﹗”杜鳳兒口中雖慨嘆﹐但出手的功夫絲毫不見含糊。嘯雷谷內形勢千鈞一髮﹐此刻容不得絲毫拖延。 6| *(dE2x(  
^^7L"je]g  
“哼﹗背叛倚天航是你自己的選擇﹐怪不得本道君翻臉﹗”法儀甚恨儒教之人處處正義凜然的模樣﹐狠厲招式層出不窮﹐到最後甚至已不止是攔人﹐而是殺人的架式了。 @s%X  
/!=U +X  
“心中無愧﹐雖千萬人吾往矣。”杜鳳兒朗朗開釋﹐並對法儀不顧一切的手法深表遺憾﹐“道君還是適可而止﹐百年共事﹐為孔孟學院和無極道觀留下一分情吧﹗” 17>5#JLP  
+`;+RDKY*  
“留情﹖”法儀嗤笑。“本道君正想領教﹐昔日的秋山第二人﹐有何驚人的修為﹗” @[MO,J&h  
:7p9t.R<$h  
“唉~”杜鳳兒長嘆。“法儀道君﹐事既至此﹐今日你是有幸領教我儒門塵封兩甲子的絕藝啊﹗” 6FL?4>MZ  
@B,j;2eb  
“求之不得﹗”法儀狠笑﹐“因為你也將有幸領教道教的絕藝﹗” X"h%tsuw  
q&zny2])  
*       *       *        *        *        *       *      * -$+,]t^GV  
EXA^!/)  
谷內外幾處緊張對峙﹐紅雲知道時刻已到﹐自己避無可避﹐只好出聲。 \U/v;Ijf  
9p <:=T  
“龍鮶笑﹐越三乘是一名出爾反爾的小人﹐你不可聽信他的話﹐而自掘墳墓。” NWEhAj<w  
:KEq<fEI  
越三乘哈哈大笑。“他還有選擇的權力嗎﹖龍鮶笑﹐完成任務之後本真主就替你解開魔功鎖脈之苦﹐若不能﹐今天你就在嘯雷谷陪葬吧﹗” u`'ki7LA  
.#*D!;f  
意識被魔功強行壓制的龍鮶笑﹐在這番言語刺激之下﹐腦海中長遠以來的恨意﹐此時已佔足了上風。 {7vgHutp  
~?#~Ar  
“龍族負我……” %'N$l F"]  
`-VG ?J  
這句話一出﹐在場眾人皆是一怔。看似神智不清的宿龍﹐此刻的這句話﹐究竟何意﹖ \UQ9MX _  
di7A/ B  
越三乘反應極快﹐接過來答道﹕“紅雲現在是龍族之首﹐殺他可以一解多年積怨。” (O$}(Tn  
1p8:.1)q  
“龍鮶笑﹗”銀河行遠遠喊話。“你一再擊殺三世九龍﹐已是滔天大罪﹐切不可一錯再錯﹗” 9khjwt  
s(teQ\  
紅雲只是暗暗嘆息。要在這個千鈞一髮的時刻做平心靜氣的開解﹐是無論如何不可能。如此﹐也只好一賭了。 ?-e7e %  
'%R<"  
“宿龍﹐如果你今日殺我﹐你心中的遺憾﹐恐怕永遠得不到彌平。” {'NBp0i  
mge#YV::  
很可惜﹐這句話聽在對方耳內﹐完全變成挑舋之辭。龍鮶笑哼了一聲﹐掌氣驟然向對面轟去。 YWEYHr;%^?  
Te# ]Cn|  
“龍騰九九﹐五行映千宵﹗” & x`&03X  
_B)s=Snx  
龍族自相殘殺的悲劇﹐始終在上演。代代積累的怨恨﹐帶來永遠無法撫平的仇痛﹐越來越深。 Zr=ib  
'e F%  
強大的力道﹐準確擊在流光障壁裂紋之處。轟然巨響中﹐流光壁化為齏粉。流星般的碎片在空氣中旋飛﹐伴隨漸弱的雷聲﹐終於歸於虛無。 C1b*v&1{  
vX ?aB!nkw  
“啊﹗”紅雲經受衝擊的餘波﹐腳步不穩﹐連連後退。 >-b&v$  
# Mu<8`T-  
“紅雲﹗”銀河行幾欲衝上前去﹐卻被三裁公擋住去路。 Q|?'(J+  
7%e1cI  
“銀河行﹐遠觀即可﹐你認為呢﹖” U_]=E<el  
>?z:2@Q)B  
紅光瀰漫﹐雲氣四溢。隱約雲霧中﹐依稀可辨淡淡人影。 le.anJAr  
a0PE^U  
“龍鮶笑﹐一掌之約已了﹐停手吧﹗” ymYBm: "  
6 Ew@L<v  
越三乘站在宿龍身後﹐看不清紅雲光氣中籠罩的人﹐但憑那不弱的聲調中氣﹐就斷定紅雲並未遭到重創。 Pb#P`L7OB  
+p9- .YM  
“且慢﹗方才一掌不能算﹗” 6D|p Qs  
JnY$fs*"  
“越三乘﹗是你親口所言﹐一掌之後﹐就還宿龍自由﹐怎可臨陣反悔﹗”銀河行怒斥魔魑之主的無信﹐卻在看見三裁公嘴角一抹似有似無的笑意時﹐倏然生疑。 (~JwLe@a  
?ty>}.c t  
難道雲中城另有預謀﹗ yNBv-oe5  
5$kdgFq(  
越三乘卻冷笑一聲﹐高聲解說。“本真主認為方才的一掌不算數﹐是因為龍騰九九並非是龍鮶笑的最強之招﹗” ?-f,8Z|h  
* r;xw  
語畢﹐三裁公面上微露複雜神色﹐但與銀河行一樣﹐皆未出聲。 O5zE {#  
AotCX7T2T  
龍鮶笑在奮力一擊之後﹐看著眼前迷霧中的紅影﹐一時也躊躇了。這個人﹐總有種似曾相識之感﹐讓他在出手之際﹐保存著幾分猶豫。 ++b$E&lYU  
}Al YNEY  
為免夜長夢多﹐越三乘下令。“龍鮶笑﹐快點出招﹐否則後果自負﹗” 'S*k_vuN  
)n>+m|IqY(  
*       *       *        *        *        *       *      * +"dv7  
U6<M/>RG$  
秋八月看著對方已無法掩飾的慌亂神情﹐微微冷笑。 J? .F\`N)  
Ke!'gohv  
“想必今夜﹐聖殿之主也在嘯雷谷風雲際會吧。”秋八月悠然評點。“秋某實在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啊。” -U >y   
`PgdJrE  
白雁不再答話﹐下一刻﹐右手凝氣﹐身形似飛﹐迅速攔在秋八月面前。“你是不可能為紅雲破解此劫了﹗認命吧﹗” ]W/>Ldv  
Ird|C[la  
秋八月輕輕挑眉。對方以指形劍﹐氣鋒銳利﹐速度也不慢﹐只是要傷到他﹐實在還差得太遠。 b5<okICD  
1Ipfw  
他不是為武成痴的人﹐卻一向對孔孟儒院的武學深感興趣。眼前是孔孟的三大武學之一的“春秋劍”﹐他自然想看看是這招式是什麼路數。 E"6X|I n  
BJk Z2=  
白雁雖是奉令拖延﹐但見眼下處處不利﹐冷汗也濕透了全身。殿主吩咐﹐無論如何﹐一定要把秋八月拖延到某個時刻— |0g{"}%  
KnGTcoXg_  
“劍斷春秋﹗”一招甫發﹐只聽嘯雷谷內傳出驚天巨響﹐谷外地層也震動不止。出招的勢子一下失了準頭﹐努力穩住內息的同時﹐對方的招式已經來到面前。  lq>AGw  
BRzfic :e  
“啊—” _[t8rl  
~E)fpGJ  
鑽心的劇痛襲徹全身﹐右肩窩被開了一道血口﹐鮮血染在純白袍服之上﹐觸目驚心。 bWmw3w  
^nNitF  
他無法再跟上已經飛馳而去的秋八月﹐只是惶恐看著隱約怒氣散發的高大背影。他也明白﹐以對方的功力﹐要斷他一臂或者當場殺人﹐都是易如反掌。這……也算是對好友昔日舊交的手下留情吧。 du_4eB  
v+xB7w  
*       *       *        *        *        *       *      * iX"C/L|JN  
9AQxNbs  
撼動山嶽的巨響同樣傳至對戰的倚天儒道兩人耳中。杜鳳兒不及說話﹐法儀道君已經面露狂喜之態﹐哈哈大笑。 cE\>f8 I  
.UQE{.?  
“是天意要滅紅雲﹐天宇之人又能如何啊﹗” pDl3!m  
F9a^ED0l\  
至此﹐一再隱忍﹐未出絕招的杜鳳兒﹐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怒火﹐厲聲呵斥。 ]JXKZV8$0  
6;iJ*2f5V  
“投身魔魑﹐背離正道天理﹐真是忍無可忍﹗” }r%X`i|  
2YlH}fnH  
左手輕舉﹐氣凝指端﹐一團耀目光芒聚勁﹐瞬間指向得意洋洋的法儀道君。 Z"y=sDO{  
vUesV%9hq  
“霸王指—一指破千軍﹗” xr%#dVk  
n}?wVfEy  
“大道逍遙﹗”法儀也鼓足真氣﹐全力回擊。但杜鳳兒的氣勁銳利剛猛﹐瞬間摧破了他的防護氣層﹐長驅直入。 \+ 0k+B4a  
= a}b+(R  
“啊﹗” a`!@+6yC  
WQ6"0*er  
接不下這股意外的強力﹐法儀連連退步﹐若非身後部下的攙扶﹐幾乎就要跌倒在地。 !h`kX[:  
,|h)bg7.  
低頭﹐權杖和鮮血淋瀝滿地﹐更清楚說明了此戰的結果。剛要憤恨不平﹐杜鳳兒甩下一句話﹐揚長而去。 ypdT&5Mqb!  
'e!J06  
“多行不義必自斃。” Hy_;nN+e  
;j%BK(5  
本就氣血翻涌的法儀﹐聽聞這句話之後﹐種種情緒涌上心頭﹐不甘﹑怨恨﹑無奈﹐狼狽的模樣丟盡了道觀的面子…… -7{ $ Vj  
bt$)Xu<R  
白眼一翻﹐就生生氣暈了過去。 Qk976  
wW>fVP r  
*       *       *        *        *        *       *      * bB}5U@G|  
Ul+Mo&y-  
“小人得志﹐無奈啊﹗”龍鮶笑被越三乘催促﹐再度運氣凝神﹐準備出招。 OI}cs2m  
.@F]Pht  
“龍鮶笑﹐萬萬不可啊﹗毫厘之差﹐謬以千里﹐你若出招﹐將悔恨終生﹗”紅雲悽苦的語調在雲霧籠罩之中顯得有些悚然﹐但龍鮶笑卻隨即翻臉。 8}s.Fg@tE  
$I9qgDJ)  
“紅雲驕子兩卷書﹐你以為你是何人﹖龍君自從反出太虛﹐殺龍族之人無數﹐今日多殺你一個﹐算不了什麼﹗” EYX$pz(x;  
.6f%?oo  
此刻﹐紅雲背後是谷底山壁﹐面前是魔魑之主以及龍鮶笑﹐是斷然無路可退了。他長嘆一聲﹐出聲交待遠處的友人。 r^,<(pbd  
tjT>VwqH  
“銀河行﹐天宇今後的命運﹐就拜託你了……” [7FItlF%I  
m P'^%TE  
聽見這句話﹐銀河行和三裁公同時變了臉色。紅雲完全沒有運氣抵抗之勢﹐說明之前所遭受的摧殘﹐已經在他身體上刻下難愈的痕跡。放眼天下﹐就算當今一流的武功高手﹐也不敢說一定能全身接下這一擊﹐更遑論毫無功體的人。 !\Xm!I8  
YXo|~p;=Y  
越三乘口中催促﹐眼觀四方﹐頓時志滿意得﹐認定這局已經拿下九成有餘了。雖然自己的目的盡顯人前﹐但除了他以外﹐別人任憑本領通天﹐此刻卻個個皆是身不由己﹐不由得平添十分得意。 Iw<i@=V  
TuDE@ gq(  
“紅雲﹐死不可怨嘆﹗”龍鮶笑再次提足內元﹐一股更強大的氣流運成龍形﹐摧天毀地﹐席卷壓逼而至。 \ZU1J b1c  
Q'O[R+YT ,  
“星波動﹑魚龍變﹗” JM- t<.  
`;l.MZL!  
氣芒正擊中紅雲胸口﹐巨大的疼痛席卷身心。但紅雲明白﹐此刻自己尚不能失去意識﹐否則若不能把握住那千萬分之一的機會﹐之前的一切就功虧一簣了。 :GpDg  
j hbonuV_  
瀰漫身前的紅雲光氣﹐受了這一擊之後﹐悉數回身﹐然後散成六道金色光焰﹐疾速向上空竄飛而去。此刻谷中昇起的異光夾雜龍氣猛然昇起﹐剎時風捲雲動﹐護住散飛的金色光芒﹐直往太虛而去。 *3/T;x.  
%ru;;h  
見到此狀﹐三裁公揚聲發招﹐強猛氣芒擊中那道異光﹐也衝散了六道金芒。銀河行也不甘落後﹐抬手將飛散的金光納住一道﹐回送至紅雲身前。此刻秋八月和杜鳳兒連袂踏入現場﹐見此狀況﹐不及多言﹐也飛身出招擋住散離的金光。 : j }fC8'  
6Htg5o|W  
前後電光石火之間﹐飛走三道金光。紅雲忍痛接受回流的雲識﹐生死之間﹐再度激動自身深藏的秘密— *^%Q0mU[  
DwHF[]v'  
“龍潤千里﹑再造生機﹗” 9}a_:hAy/  
l 'DsZ9y@2  
雖是散髮亂服﹐但紅雲面上泛起不正常的紅彩﹐左眼熾光灼焰﹐光芒直射太陽故鄉﹐右眼則冷陰凝洌﹐仿彿月光。全身散出的浩然龍氣﹐亦在身後彙成龍形金光﹐直衝太虛而去。驚人的異變在眾人面前上演﹐紅雲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而冰寒﹐讓人陡生不寒而慄之感。 /zDi9W*~1  
2owEw*5jl/  
本該見血甚至血肉橫飛的慘烈畫面並未出現﹐越三乘第一時間感到不對﹐正欲幾步搶上前去﹐卻被秋八月揚手制止。 L@`ouQ"sa  
10!wqyj&  
“越三乘﹐當初天山頂一擊﹐你可是信誓旦旦﹐放紅雲自由遨遊天宇啊﹗” n_ lo`  
xj5;: g#!  
“沒錯﹗”見已失去了先機﹐越三乘祇得答言。“不過你也看到了﹐出手的並不是我﹐而是龍族叛孽﹐龍鮶笑﹗” Sf5X3,Uw  
K*UgX(xu4P  
“是啊。”紅雲冷嗤。“不過劣者還須感謝你﹐若無龍君魚龍變相助﹐哪來今日龍潤千里呢﹖” JM1R ;i6  
b2b?hA'k  
“什麼意思﹗” o*U]v   
B(xN Gs  
“就是紅雲借龍君一擊﹐讓自身蛻變﹐從而釋出龍族新的生機。”杜鳳兒緩緩行入場中。“越三乘﹐你以龍制龍的計策﹐反而被人將計就計了。” EI!6MC)  
8#!i[UF dj  
越三乘聞言﹐怒氣衝天﹐不再多言﹐揚手對準紅雲就要發招。此刻花中人也施施然行入﹐伸手擋下他的舉動。 <\kr1qH H  
_=CZR7:O  
“越三乘﹐你與龍鮶笑的一掌之約已經完成﹐應該是還他自由的時候了。” A+hT3;lp  
b)(?qfXWP  
陡然見到漫天旋飛的淡紅花瓣﹐越三乘下意識地頓了一下﹐隨即冷笑。“紅雲未死﹐這樁約定不能算數﹗” ;qHOOT  
U!U$x74D5  
花中人聞言卻毫無動容﹐反而揚起諷刺微笑。和遠處的三裁公交換一個眼神之後﹐他來到秋八月面前。 otggN:^Qw  
/|6;Z}2  
“秋八月﹐前次的楓葉化石的人情﹐今日雲城要你兌現。” fd-q3 _f  
{43>m)8+  
在場眾人的注意力﹐立刻聚集在他身上﹐等待他開啟的條件。 ^&y$Wd]6  
( =~&+z  
“你說過﹐兄弟之仇以外﹐任何要求都可以。那麼﹐花中人要你解開龍鮶笑被三奠魔流鎖脈的禁制。” .{y uo{u  
y~()|L[  
“且慢﹗”出聲的卻是龍鮶笑。“紅雲﹐為何你受我魚龍變絕式﹐卻毫髮無損﹖” 3Zi@A4Wu  
M1KqY:9E  
紅雲冷睨他一眼。“宿龍聽著﹗消息火﹐刀圭變﹐初九潛龍不可煉﹔五行數內一陽生﹐跨虎乘龍離凡境。” ZXm/A0)S  
0RoU}r@z4  
暗藏玄機的詩句﹐使在場眾人皆面面相覷﹐但龍鮶笑卻是臉色陡變。 /0Ax*919j  
S)D nPjN{  
“你﹑原來你就是……” GnvL'ESa@M  
9k{PBAP  
“沒錯﹐我就是多年以前﹐傳授你魚龍百變極招的人。”紅雲緩緩解釋﹐但語氣中卻有著不可忽視的冰冷。“此招最後的蛻變﹐不在自己身上﹐而是擊在練有同樣招式的對手身上﹐助他蛻變。龍鮶笑﹐當年你為一己之慾﹐造成龍族血流成河﹐幾乎滅絕的慘劇﹐如今也該是你補償的時刻了。” / X1 x  
'C"9QfK  
三裁公見狀踏近前來。“宿龍﹐如果你願意加入幻海雲中城﹐就可以報今日被紅雲愚弄之仇。我們同樣可以為你解除魔流鎖脈的禁制﹐不考慮一下嗎﹖” rtc9wu  
_%QhOY5tv"  
原來這才是雲城一派今日前來嘯雷谷的目的﹗秋八月心中雖怒﹐但昔日承諾﹐不可輕易反悔﹐猶豫之中﹐紅雲卻淡淡笑開。 +SwR+H)?  
9-MUX^?u  
“越三乘﹐難道你就這麼輕易放走龍鮶笑嗎﹖”狡獪表情出現在他一向溫雅的面上。“一名武功僅次於你的強者﹐一旦投入敵方的陣營﹐你該清楚日後將面對何種情況﹗” !"Oh3 6  
fkac_X$7  
這話一出﹐三裁公和花中人都立刻沉下臉來。越三乘本就不打算留宿龍活命﹐受了這句推動﹐只覺滿胸憤怒﹑不甘剎時欲衝出胸口﹐狠厲一掌﹐結結實實蓋在龍鮶笑的天靈。 *QH28%^  
K'GBMnjD  
“既然如此﹐你就為龍族死而後已去吧﹗” }sxYxn~  
eH{[C*  
強大的魔氣瞬間貫入魔流沉積的大小脈道﹐內外夾擊之下﹐盤龍殿之主雖是武功蓋世﹐但立刻血肉爆飛﹐回天乏術﹐魂消魄散﹐亡命當場了。 7Hs%Cc"  
6'FdGS  
紅雲一瞬不瞬地盯著慘絕人寰的畫面﹐無動于衷。龍鮶笑碎身的剎那﹐五行遊氣失去依附﹐緩緩飛昇﹐散入了浩瀚宇宙之中。 E~6c-Lw  
<i,U )Tt^C  
“多謝魔魑之主相助﹐太虛有了五行遊氣的保護﹐外星若要入侵﹐就更多一層困難了。”恢復了溫潤和雅的姿態﹐紅雲以誠懇的口氣﹐“感謝” 著越三乘的舉動。 "s{5O>  
L*:jXmUM_~  
如行雲流水一般的事態演變﹐足令在場的每一個人震撼不已。花中人反應極快﹐見原本目的未成﹐眼光掃了四週一圈﹐立刻向天宇眾人喊話。 lv04g} W  
b9l;a+]d  
“越三乘現在已是孤立無援﹐不如雲城和天宇聯合起來﹐先結果了這個魔魑﹐豈不是雙方有益﹖” S_Wrw z  
M]J ^N#  
沒錯﹐越三乘今夜信心滿滿而至﹐完全不曾另攜高手同行。今日若放走他﹐恐怕日後誅魔﹐就更加困難了。 >Z5gSs0  
' ET~  
“越三乘﹐你的命途真是坎坷啊﹗”花中人面對紅雲﹐繼續游說。“天宇如果不想日後同時面對多方敵對勢力﹐今日是最好的機會﹗” xoN3  
ml+; Rmvb  
話語未落﹐嘯雷谷後方陰風霎起﹐掀起一股莫名的強大的壓迫。一襲黑影緩緩現身﹐出現在眾人面前。 =|Y,+/R?  
sfNE68I2  
“墨池飛出北溟魚﹐飄風驟雨如疾電﹗” h D/*h*}T>  
(=om,g}  
*       *       *        *        *        *       *      * R#I0|;q4|p  
-[wGX}}  
來人臉戴詭異面具﹐不見面容﹐但現場的某人﹐立刻大驚失色。 JT!9\i  
~Yy>zUH^X  
“是你﹗” GaK-t*Q  
h%uZYsK  
“孔孟學院第二儒聖﹐碧海春霖杜鳳兒﹐此刻見到吾﹐是否很驚訝﹖” ax<?GjpM  
'!eKTC>  
見到此人﹐越三乘反而鬆了一口氣。冷眼旁觀花中人的驚疑不定﹐他卻是非常明白﹐此人此時前來﹐目的絕不是和故交敘舊。 VcXq?f>\  
++^l]8  
“第二儒聖﹖”秋八月聽見來人喚出這個名號﹐心下也大致瞭然。方才谷外白雁的擋路﹐與現在此人的身份﹐一個謎團已經基本揭露開來了。 \hx1o\  
,Pdf,2  
“越三乘真主﹐你我既為盟友﹐你的危急﹐西亞聖殿又豈會袖手旁觀﹗” yjF1}SQ  
TIQkW,  
此刻越三乘方才真正放下心來。“倚天航和西亞聖殿的結合﹐一統武道誰與爭鋒啊﹗” sG92XJ  
)% ~OH  
“原來昔日預言頂留名者﹐就是令師兄。”秋八月對杜鳳兒說道。 U`2e{>'4t  
xwq+j "  
“師兄﹐你為何……”杜鳳兒望向對方﹐似乎想說些什麼﹐卻被秋八月制止住。 <4HDZ{"M  
pu2 tY7J a  
“既然第一儒聖已親自前來﹐何不現面一談﹖” A\HxDIU  
+nJgl8'^y  
秋八月的言談舉止﹐已經明顯宣示他打算插手此事。杜鳳兒微愕﹐好友為何在此事上變得如此堅決﹖ ^rifRY-,yO  
f,018]|  
“哈哈……”狂囂笑聲從面具下傳來﹐“好說好說﹐在場諸位都是一時之雄﹐風雲際會百年難得﹐吾正欲當面請教﹗” J1C3&t}  
xHD=\,{ig  
袖風一掃﹐氣勁卻是衝著杜鳳兒而去。杜鳳兒不及應變﹐生生倒退了兩步。 ww], y@da  
8Dj c c z  
“師兄你﹗” e&&53?  
R#%(5-Zu#R  
“今日吾會與你為敵﹐並非你的過錯﹐要怨﹐就怨那個為老不尊的函紘儒宗吧﹗” 7/I,HxXp!  
hoK>~:;  
“當年孔孟學院高層的決定﹐非是鳳兒可以干涉。師兄你又何必逞一時之氣﹐延百代之懮呢﹖” ^ hZ0IM  
v|dBSX9k0  
第一儒聖冷笑。“若非當年我離開孔孟學院﹐今日的倚天航副真主﹐恐怕不是你碧海春霖杜鳳兒﹗” tMf}   
_({hc+9p  
昔日恩怨﹐今日過後﹐當為武道眾所週知。為保師尊和孔孟的名聲﹐杜鳳兒嚴厲反駁。 zh8nc%X{  
Y 0d<~*  
“想必當年師尊的決定﹐亦非是你錦心雲手司徒遠吧﹗若非如此﹐三師弟為何寧肯隱匿紅塵百年﹐至今也不肯現面﹖” W3MJr&p  
:bwjJ}F  
默默觀視這一幕的紅雲﹐突然面露哀悽神色﹐喃喃低語。 )48QBz?  
(|klSz_4LM  
“本是同根生﹐相煎太何急啊……” O$_)G\\\m  
au: fw  
這句話一出口﹐紅雲身形微晃﹐一口鮮血溢出嘴角。 1v.c 6~  
(nf~x  
面對天宇的隔岸觀火﹐花中人為保己身利益﹐向天宇眾人喊話。“秋八月﹑紅雲﹐如今倚天聖殿與西亞聖殿連通一氣﹐祇怕日後第一個受害者﹐會是孔孟學院的杜鳳兒啊﹗” }fb#G<3  
0i!uUF  
這句犀利無比的言辭﹐一語中的。秋八月險些按捺不住控在手中蓄勢待發的真氣﹐“越三乘﹗秋八月今日不能讓你活命﹗” ywGd>@  
~*z% e*EL  
“好友請慢﹗”杜鳳兒大驚失色﹐不知道他為何會這樣一時衝動起來。“紅雲氣色不對﹐還是先離開這裡﹐再做打算。” C~2F9Pg  
|H;F7Y_  
低低的勸解話語﹐總算拉回秋八月的心神﹐哼了一聲﹐他放下手掌﹐走向嘯雷谷中心的紅雲。 `6~Aoe  
Yc_8r+;(  
三裁公一直冷眼旁觀四方你來我往的明爭暗斗﹐明白今夜大事底定﹐天宇局勢已經重新洗牌﹐此刻也不多做無用之功﹐只是沉喝一聲﹐出招擊在谷中地脈上。 k_ & :24Lj  
QbkLdM,S*  
“花中人﹐回雲中城﹗” hT`J1nNt  
42G)~lun-d  
剎那間﹐嘯雷谷地動山搖﹐土崩石裂。 1OCeN%4]Qk  
)dbB =OZ  
“不好﹐嘯雷谷要崩坍了﹗”越三乘對新任盟友示意﹐兩人先後飛離谷中。 m% -g~q  
 M+||rct  
“紅雲﹐我們回去吧。”銀河行終於在漫長的等待之後﹐走上前去。紅雲見狀卻垂眸斂睫﹐踉蹌不穩的腳步從他關懷的身邊刻意避開﹐不答話﹐也不看他一眼。 "p_J8  
,':fu  
秋八月看了看兩人﹐欲言又止﹐也和杜鳳兒一起邁步離開。 G_bG  
2@'oe7E  
眼見即將崩毀的山谷﹐一時風雲﹐瞬間過眼。多少成敗﹐轉頭如空。 ]zE;Tw.S  
FGigbtj`  
江山今已改﹐幾度夕陽紅。 uki#/Gza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04-29
第二十七章 %HGD;_bhI  
(D#B_`;-  
嘯雷谷來往清白湖的路程﹐在銀河行而言已經是第三遍了。唯有這次﹐格外滯重。靜靜地看著紅雲頭也不回地從他身邊避開﹐儘管身後土崩石裂的場景驚天動地﹐他卻明白﹐紅雲躲的是他。 %<k2#6K  
LLk(l#K*  
僅憑著腳步的記憶﹐恍然若失地走回清白湖﹐看著等候已久的造天筆迎上前來。 = s>T;|  
e@Fo^#ImDx  
“銀河行﹐杜副真主帶信來﹐說紅雲暫且前往橫雲小筑了。” E27vR 7  
jN{Xfjmfv  
略微點點頭﹐謝過友人的關懷神色。“多謝造天筆。我先進去休息了。” F_w Z"e6  
?I6fye7  
本想喚住他離去的腳步﹐造天筆明白﹐這個在任何時候都閑不下來的銀河奇人﹐日程裡根本就沒有“休息”二字。這次為紅雲復出﹐他也辛苦了很久﹐可是為何紅雲並未回到清白湖呢﹖  CJ1 7n  
JlH&??  
“銀河行﹐紅雲無恙吧﹖” En~5"yW5>]  
@Z*W  
同樣記掛著天宇執首的狀況﹐造天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銀河行的腳步略頓了片刻﹐但回答他的﹐卻另有其人。 mw_~*Nc'9  
<'qeXgi  
“造天筆請放心﹐是好友杜鳳兒有事請教他﹐故此不曾即刻回轉清白湖。” ve MH  
$@z5kwx:P  
造天筆回頭﹐見是秋八月前來﹐連忙讓進來。“秋高人一路辛苦了。” w`4=_J=GO  
Huy5-[)15  
秋八月來到﹐作為主人的銀河行也不好迴避不見﹐只得轉回頭來略微致意。 }SX,^|eN  
%-)H^i~]%  
“感謝秋高人為紅雲付出的心力﹐天宇眾人感激不盡。” $;1#To  
p`b"-[93  
“客套了。” l==``  
n!YKz"$  
三人說著話﹐已來到清白湖下游﹐圍桌坐了下來。秋八月只淡淡一笑﹐若非半途中杜鳳兒執意要自己前來開解﹐他又怎肯浪費這已經不多的空閑時間﹖ ]JCvyz H  
f[@77m*  
“銀河奇人不必道謝﹐說起來﹐秋某和你一樣﹐都是中了某人之計﹐才被拖到天宇一線的。” x.7]/)  
_wTOmz%|R  
“喔﹖”銀河行和造天筆興趣起來。“紅雲與你原是舊識﹖” }Ga\wV  
(61EDKNd9  
秋八月苦笑道﹕“也不過是聞名未曾見過面罷了。都是長年四處奔波的人﹐哪得那麼巧的相遇。” ,5i`-OI  
JSkLEa~<  
銀河行點點頭。“是啊。當年和算萬年初遇﹐想來算是他特別找上我﹐以太虛智星的星河座標﹐交換一甲子後渡天臺之會。” }p}[j t  
Wr<j!>J6Ki  
聽到這裡﹐秋八月就只是笑﹐卻不答話。造天筆悟出了其中的關節﹐忍不住開口問道﹕“難道也是紅雲特意找上秋高人的嗎﹖” k3u "A_"c  
1Yq?X:  
“此事暫且不論。”秋八月退隱江湖兩甲子﹐其間私入天宇之事﹐並不想讓太多人知曉。“太虛智星的方位﹐除去龍族高層﹐以及退隱的萬花女祖﹐想必只有今日在座的幾位明瞭﹐不知是否﹖” A#Iyb){Y  
uD}2<$PP  
造天筆呼吸一滯。這名無所不知的高人﹐又要揭露何事了﹖ cv?06x{  
\#f <!R4  
“各位不必起疑。秋某因為和先代龍首有舊﹐曾經訪問過太虛一次而已。” f-bVKHt  
D ~stM  
“這造某曾聽紅雲說起過。”造天筆點頭答言。 ;|p BFKx  
q)Lu_6 mg  
銀河行只是靜靜聽著。在座三人﹐造天筆並沒有獨自入銀河的能力﹐除去秋八月﹐就只有自己﹐可以暢通無阻﹐進入龍族的聖地。作為一個非屬龍族之人﹐這特權代表了什麼﹐會不會就是秋八月此次前來要提點的東西﹖ wfNk=)^$  
Sm)Ha:[4  
“眾所週知﹐紅雲對龍族的興衰安危﹐看得比身家性命還要重百倍。對他而言﹐幾乎是沒有什麼可以和龍族基地的安危相提並論的。” iI\oz&!vH  
rm5bkJcg~  
紅雲曾經為了挽救龍族血脈的一線生機﹐不惜逆天而行﹐幾乎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名聲盡毀﹐雲散大地﹐卻依然毫無後悔。銀河行應約踏入天宇的那一次﹐才了解到紅雲的這些過往。 fa++MNf}3  
!ipR$ dM  
“我明白。”銀河行緩緩吐息。“你不必再說了。” =:&ly'QB&  
?j40} B]]d  
沉沉的語調中﹐有著重重的疲憊。這些眾所週知的事實﹐卻並非是他現下希望聽到的。 .LZwuJ^;  
2/?`J  
抬起頭﹐和造天筆的一個眼神交會的剎那﹐銀河行卻再次失望了。 )[PtaPWeT  
z2MWN\?8  
造天筆迅速避開了他征詢的眼神﹐只是垂眸看著光潔的石桌桌面﹐不發一語。 4[;X{ !  
q|j2MV5#g  
*       *       *        *        *        *       *      * Rtb7|  
le1}0 L  
“西亞聖殿之主親臨倚天航﹐是倚天眾人之幸啊﹗”越三乘一邊為對方讓座﹐一邊客套地笑著。 N9jH\0nG  
T;L>;E>B  
靜靜打量著已成真主駐駕之處的無極道觀﹐夙烈隱藏在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彎。過往他只去過倚天航內的孔孟學院而已﹐但今日情勢不同﹐估計過不了多久﹐他就有機會遊遍倚天三大教派了。 q#T/  
VXYK?Qc'  
“真主客套了。”口中雖是客套之辭﹐那股昂然的霸氣﹐卻儼然全無讀書人的謙謙之態。“嘯雷谷紅雲佈計﹐天宇局勢重新洗牌﹐不知真主有何打算﹖” uehDIl0\[b  
@CTgT-0!  
越三乘對這名未來的合作對象﹐深為嘉許﹐但同時提防。想不到孔孟學院的第一儒聖﹐氣度風范和那名陽奉陰違道貌岸然的副真主竟是大相徑庭﹐這樣的人﹐才是他所讚賞的。 v16 JgycM  
.}q&5v  
“雲城一脈﹐勢力並未完全出臺﹐本真主並不想和他們正面敵對。何況看三裁公的意思﹐他也並沒有針對倚天航的意思﹔雖然吾毀了他一枚棋子﹐但這也是命定之中無可奈何之事﹐相信他此刻的首要目標﹐依然是天宇同盟。” W yB3ls~  
b:Wm8pp?  
夙烈微微頜首。“真主思考正確。” spdvZU=}  
o9JMH.G  
“如今倚天航與西亞聖殿不分彼此﹐殿主對日後的方針有何建議﹐不妨說來聽聽。”  Of"  
C1 jHz  
越三乘奸詐無比﹐生性多疑﹐此舉不過是試探西亞的立場和針對目標而已。夙烈心中冷笑﹐口中卻言道﹕“依本殿主之見﹐目前可以兵分兩路。一路進逼天宇聯盟﹐削除紅雲的勢力﹔一路取下孔孟學院﹐讓倚天三教﹐真正合為一體。” =osv3>&q  
M[mF8Zf  
了不起。雖然是建言﹐但一語道破了倚天航現如今最大的心病﹐而且擋住越三乘的原本意圖﹐可謂週轉得滴水不漏。 I,0q4  
e4!:c^?  
“很好。”越三乘陰沉一笑。“天宇方面﹐就先針對八衡巨子﹐削弱天宇的支持力量。” eCqHvMp  
<R''oEf9  
“真主不必急于一時。如今你三奠魔功功源流失﹐首要目標應該是儘快恢復﹐否則功力一旦不足以駕馭魔元﹐恐怕反有被魔元反噬之虞。”夙烈犀利點明此點﹐然後等著越三乘的回應。 ?98("T|y;  
m;'6MHx;  
好厲害的第一儒聖﹗越三乘心中陡起警戒。能夠對三奠魔功的弱點罩門瞭如指掌﹐難怪當年﹐此人會不甘心區區孔孟學院第一儒聖的身份﹗ t; 4]cg:_  
S<VSn}vn  
“多謝殿主關心。”越三乘客套地假笑兩聲﹐又嘆了一口氣。“本來打算借由吸收七貘之首覆世梟來增強功元﹐可是如今他已然亡命﹐這下可是要大費周章了。” 3on7~*  
\9cG36  
夙烈的眼神一緊。這傢伙﹐就這麼對待忠心耿耿的下屬嗎﹖西亞豈能放心與這種人共事﹖ [3(7  4  
d Vj_8>  
罷了﹐反正也是雙面做戲﹐步步為營就是了。 n\xX},  
;5zz<;Zy  
“真主不必擔懮。”夙烈淺笑。“倚天航之內﹐自有解決之道﹐你何妨一試。” s$cK(S#  
o=50>$5jlS  
越三乘再度心驚。如今入主倚天航﹐身邊親近之屬並無昔日三教的高層人物﹐若非今日由第一儒聖點明﹐自己這個真主﹐還真是當得稀裡糊塗。 r[BVvX/,F  
x[$z({Yf  
“此事本是三教共守的秘密﹐在昔日倚天航亦是禁忌﹐連我西亞一脈﹐亦所知無多。”夙烈緩緩陳述道﹐“倚天航佔地數千里江山﹐唯有三座殿堂﹐乃是禁忌之所。其中之一﹐就是充滿先天魔氣的藏經閣。” >33=<~#n  
~F4fFQ-yy  
“倚天三殿﹗”越三乘此刻才猛然醒悟﹐“不錯﹐本真主登基那日﹐法儀曾經要求卸任的廣陵﹐將一盒三支玉鎖交到本真主手上。一直在疑惑這玉鎖是什麼用場﹐原來就是開啟三殿的密鑰﹗” ]^lw*724'>  
}|g\ 8jq  
夙烈無聲冷笑。“法儀道君對真主忠心耿耿﹐你可不要負了他才是。若非他堅持為你取到玉鎖﹐祇怕三殿的秘密﹐早就隨著退隱江湖的廣陵而永沉世間了﹗” VHCK2}ps  
;D:9+E<>a  
越三乘沉思。倚天航的秘密﹐三殿內中的玄機﹐說不定就是扭轉天下局勢的關鍵。“如此說來﹐倚天航早先的領導﹐皆是無緣參透內中秘密﹐才將之鎖住﹐不令眾人涉入﹖” i+p^ ^t\  
.!f$ \1l  
“並不全是。”夙烈沉吟。“比如這藏經閣﹐本來是一處極普通的藏書之所﹐但恰巧建築在充滿魔氣的洞穴之外﹐長年魔氣滾滾﹐修煉清聖功體的眾人皆無法靠近。” vRs,zL$W  
j6Yy6X]  
“結果竟便宜了本真主這魔魑之首﹐倚天歸魔﹐還是天意啊﹗”越三乘接過話語來﹐開懷大笑﹐“既然如此﹐本真主就先謝過聖殿之主。望你我日後合作愉快﹗” }s(N6a&(  
0w)^)  
“請﹗”夙烈見達成目標﹐不再多言﹐轉身告辭。 { OXFN;2  
"JlpU-8[0@  
*       *       *        *        *        *       *      * Hea;?4Vg  
^>jwh  
整整一日﹐由日出到日落﹐紅雲才回到清白湖。本來清白湖只有一個入口﹐就是由中游而入﹐然後在內中沿湖進入上游或下游。但紅雲有心避開銀河行﹐所以在外面繞了一大圈﹐出現在下游之處。 BI3@|,._N  
2w["aVr =  
“紅雲涉水不易啊。” 3~uW I%I`  
q35f&O;  
本來無聲無息的傍晚﹐卻出現突兀的嗓音﹐雖細弱輕柔﹐但也令紅雲一怔﹐差點岔了氣﹐一腳踩到水裡。 3BtaH#ZY  
L3@82yPo!  
“造天筆﹐你嚇人的功力見長啊。” FFu9&8Y  
-Z 4e.ay5  
“不做賊﹐不心虛。堂堂的天宇紅雲﹐還會被何事輕易嚇住呢﹖” L<ue$'  
wE?'Cl  
仔細端詳了片刻好友的臉色﹐紅雲心中凝重起來。向來脾氣甚佳的造天筆﹐很少動氣。但這次﹐自己的某些舉動﹐看來的確惹惱他了。 GBRa.;Kk  
1JztFix  
看著神情窘迫的紅雲﹐造天筆反而不好繼續責問﹐只得令開話題。 VU&7P/\f%  
@\f^0^G  
“造某並非要你的解釋﹐只是想問你另外一事。” G LIi6  
] Hztb  
“好友請說。” ?QFpv #4  
G+X Sfr  
“聽聞好友嘯雷谷復出﹐釋出六道金翅雲氣。” )N7Y^CN~  
xx#zN0I>-y  
紅雲點頭。“這是魚龍百變﹐龍潤千里的必然過程。” PE5R7)~A  
2E}*v5b,  
造天筆看了他一眼。“秋高人說﹐回體的﹐只有三道。” 0=AVW`J  
7Rd'm'l)  
金翅雲氣乃是紅雲靈識所系﹐至關重要。若長時間不能返回身體﹐造成的後果將難以預料。 (O.d>  
j$?{\iXZ  
等了許久許久沒有回答﹐造天筆向來靜定的神色﹐已滿是焦慮。 X]wRwG  
;c4 gv,q@  
“紅雲﹐另外三道雲氣呢﹖” BYVY)<v/  
D/vOs[X o,  
第二十八章 LUM@#3&  
P:k>aHnW  
緊緊的逼問﹐幾乎將紅雲卡入死角裡。造天筆萬分懊惱﹐不是有意要讓好友難堪﹐而是依照他的個性﹐恐怕等到劫數臨身﹐也不肯向眾人透露半點。 L.S;J[a;  
Hn5|B 3vN  
紅雲亦是相當無措。此刻縱然有一百個足以支吾過去的滑頭手段﹐他也不肯對向來支持關心他的摯友使出。 `f*Q$Ulqx  
^j31S*f&:  
“紅雲﹐你回來了。” 8,? h~prc  
l'/R&`-n  
這一聲輕吟﹐剎時挑開緊繃的氣氛。紅雲驀然轉身﹐卻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 kBD>-5Sn_T  
>[*8I\*@n  
本以為因為夜深而不至於立刻面對的人﹐此刻就出現在眼前。紅雲雖然強迫自己鎮靜下來﹐卻也沉默無語。 Z0Vl+  
.J)I | '  
“是銀河行﹐這麼晚了﹐尚未安歇嗎﹖”造天筆客套的場面話﹐卻拉不開銀河行直視紅雲的視線﹐不禁在心內暗暗叫苦。 +n{#V;J  
G(p`1~xm  
“紅雲深夜方歸﹐一路辛苦了。”依然平穩的語調﹐卻帶著不容忽視的犀利﹐語鋒直指呼吸急促﹑調開目光的紅雲。 E5I"%9X0H  
i{`FmrPO~  
“紅雲﹐你衣襟下襬濕了﹐還不快進去換一換。”造天筆背對銀河行﹐向紅雲使著眼色﹐試圖解開當場的尷尬。 a&c6.#E{y  
}:us:%  
“我隨你一起入內。”不等紅雲開口﹐銀河行客氣地一伸手﹐將他打算婉拒的話語全數堵回。“走吧。” y5?RVlKJ  
G9xmmc  
拖著仿彿有千斤重的步子﹐紅雲慢慢走入內室。靜謐的屋裡﹐桌上只有一盞油燈。熟悉無比的簡單擺設﹐數十年來﹐竟然不曾改變。他只看了一眼﹐已然難掩滿心的激蕩﹐幾乎哽咽。 SYCEQ5 -  
BD_Iz A<wK  
“請坐。”銀河行示意對方坐下﹐“雖然很久沒來了﹐也不必如此拘謹。” mlJ!:WG  
3%E }JU?MM  
紅雲順從地落座。該來的還是避不過﹐不如順著他的意思﹐見招拆招﹐問什麼就答什麼吧。 >8WP0 Qx/  
k1{K*O$e  
“我了解你在嘯雷谷之中的考量﹐所以不肯相見。如今此行既然順利﹐你卻繼續閃避﹐必有緣故。” |wiqGzAr{  
!g5xq  
紅雲垂眸想了片刻。“也許是經歷不堪﹐心緒未平﹐所以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好友吧。” zgNc4B  
ow_W%I=6  
“是嗎﹖”銀河行不置可否﹐卻突然傾身上前﹐撩起紅雲的衣袍﹐準備用內力將浸濕的下襬烘乾。 9Iwe2lu  
"Zl5<  
意想不到的動作﹐讓紅雲下意識閃躲了一下﹐卻差點掀翻椅子。後仰的姿勢並沒造成狼狽的跌倒﹐因為銀河行及時拉住了他的手腕— JBE!j-F  
x:),P-~w  
紅雲卻因此大驚失色﹐拼命要將手從對方的把握之中抽出﹐卻徒勞無功。狀似鬆鬆的牽制﹐卻在這刻間﹐將紅雲的經脈功體探查了個一清二楚。紅雲知道再也避不開他接下來的質問﹐卻礙於驚動在清白湖的其他人﹐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 [|(N_[E|6  
j bVECi-  
“銀河行﹐紅雲沒事了﹐請你放手。” nbm&wa[  
j|U#)v/  
“為什麼﹖”銀河行並不鬆手﹐只是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侷促不安坐在椅上的他﹐眉宇間隱有不滿。 pEBM3r!X  
gy#/D& N[  
“因為紅雲不習慣被人……” Y9uC&/_C  
'ig&$fzb  
“我是指﹐你的虛浮脈象。”他究竟要支吾到何時﹖ ^p[rc@+  
&O9 |#YUq  
“可能是很久沒休息﹐加上方才的驚訝……”紅雲幾乎可以看見自己被圈握的手掌之中滲出的冰涼汗水﹐低頭喃喃。 8$6Y{$&C  
o4m\~as)Y  
銀河行的手倏然一緊﹐隨即無奈鬆開。“真對不起﹐方才是銀河行逾距了。” mZSD(  
w80oXXs[#  
“銀河行……”紅雲看著他刻意轉開的視線﹐心中苦苦掙扎。“我方才去橫雲小筑﹐就是因為杜副真主向我詢問秋山第二場的天雷之事。” _FH`pv  
`|{-+m  
銀河行目光直直盯著漆黑的門口﹐一言不發。 #$18*?tLv|  
7 n8"/0kc:  
“杜副真主意識到﹐那可能是我挪動天雷﹐解他死劫﹐卻也因此令我多負一重劫數。嘯雷谷之難﹐在所難免。” ar__ Pf6r  
-w9pwB  
可是杜鳳兒並不知道﹐除了紅雲﹐插手此事的﹐還有一人。 &dM. d!  
yE:+Lo`>  
說到此處﹐銀河行才終於轉過頭來﹐關切地看著他。專注的眼神﹐令對方略微緊張。 =/s>Q l  
c6h.iBJ'  
“越三乘和孔孟學院第一儒聖的同盟已成﹐我擔心杜副真主陷入危機之中。”紅雲慢慢開解﹐“如果秋八月也陷入無暇協助的情況﹐那情勢豈不困難。” ii T"5`KY  
G`cHCP_n  
銀河行無力嘆息﹐隨即陷入沉思。幾乎已經坦白出口的答案﹐再次被他迂迴躲避掉。 |TS>h wkI  
o /j*d3  
紅雲明顯地在忽略幻海雲中城這個強大而隱密的勢力﹐而只是一味談論倚天聖殿﹐究竟是為什麼﹐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63\/ * NNB  
&e @2  
畢竟﹐當年雙足踏上渡天臺之後﹐他就開始和三裁公正面交手﹐並帶領天宇渡過了最艱難的星聯時代。 RL!Oi|8  
&"yx<&c}  
何況……也沒有人比他更加在意關注紅雲的一切。 &]`(v}`]  
3EJj9}#x"'  
“你不要這樣看著我。” Xe$I7iKD  
B3We|oe!  
突來的一句話﹐令銀河行恍然失神。面前的人﹐眼眸中儼然映著自己清晰的形容﹐那雙清亮的眼睛﹐讓他難以放下﹑無法忘記的眼睛…… ]Lf{Jboo  
Q6PHpaj  
他的心裡不由得一緊。曾幾何時﹐不曾以這般緊迫的態勢逼過對手了﹖何況他並不是敵人﹐而是…… i3tg6o4C  
X <f8,n  
“現在這裡只有我們兩人﹐你還是不肯說嗎﹖”微微的壓迫﹐令他再次微愕。此情此景﹐他竟然一再難以控制自己的言行。 q!.byrod  
Of*Pw[vD  
紅雲聞言﹐先是驚訝﹐隨即也明瞭。再怎麼說﹐這麼大的事﹐要瞞過銀河奇人﹐當然是不可能。 C 3^JAP  
Cn,d?H  
心底突然昇起一股無力感﹐他無聲嘆了一口氣。 _Gn2o2T  
Q-_N2W ?  
“想必你都知道了吧。”他落寞呢喃。“那你又何必再來問我……” BmbyH{4  
ns9U/ :L  
“因為我並不確定﹐你打算讓我知曉幾分。” |XQIfW]A  
zd2)M@  
不知是不是夜晚溫度太低﹐紅雲感覺自己有些發冷。微微顫抖的嗓音﹐卻已經泄露了某種情緒。 arIf'CG6  
6a[}'/  
“雲識六飛之劫﹐尚未結束。” 6HT ;#Znn  
0(eB ZdRO  
就是先前造天筆擔心的﹐另外三道雲識﹐並未歸體。 "|EM;o  
q ?|,O;?  
“後續之事如何﹖”銀河行緊緊盯著對方﹐緊張的情緒﹐完全蓋過焦急。 YWe{juXSw  
VJeu 8ZJ.  
紅雲雙手用力捏著袖口﹐艱難吐字。“紅雲此刻靈識不足﹐難以測知。” PQy4{0 _  
cr%"$1sY;  
“既然如此﹐此事就交待我。”銀河行的語氣冷了下來﹐“你先好好休息吧。” z06r6  
Nv#t:J9f  
什麼﹖紅雲詫然抬頭﹐他本意不想讓好友知道此事﹐才故作為難﹐沒想到對方竟然就此將此事完全接過來﹐絲毫不給他轉寰余地。 /5S30 |K  
i6^twK)j  
或者……他早已知曉一切﹐只是想試探自己的反應﹖ (/=f6^}  
%'b M){  
紅雲內心開始惶然。長年工於心計﹐所擅長的勾心鬥角之術﹐並不適合用在摯友身上啊﹗ e^8 O_VB  
SW H2  
“銀河行﹐我……” L{X_^  
,|3MG",@@h  
“你不是很久沒休息嗎﹖”銀河行客氣而疏冷地地將他引至內室床前。“或者說﹐你還有事情要忙碌呢﹖有什麼事情﹐不如就交代我吧。” F0GxH?  
p*< 0"0  
看見友人的反應﹐紅雲一顆心直直往下沉去。刻意的隱瞞和迴避﹐已令對方極度不悅。腦中迅速思考著應對之話以圖挽回﹐卻為時已晚。 N(; 1o.~  
'=39+*6?  
怔怔看著輕輕合上卻無落鎖的房門﹐紅雲的心裡也不由得“咯登” 一聲。薄薄一扇門﹐仿彿將兩人就此隔開﹐再不復從前。 C6VLy x  
F}F&T  
*       *       *        *        *        *       *      * ~5NXd)2+Ks  
#jkf1"8C  
回到清白湖下游﹐造天筆仍然在那裡等候﹐仿彿算準了銀河行一定有話詢問。銀河行看見他﹐也不多做客套之話﹐直接切入主題。 [A~y%bI"  
C uFSeRe  
“紅雲從雲城回來﹐是你去接迎的吧。” {&cJDqz5=  
C_( *>!Z%  
“嗯。可是彼時他並不是外界傳言的那般神識俱傷﹐四極寄靈之術﹐為他保得一線生機。”造天筆儘量平靜地敘說那段不堪的往事﹐“隨後也是他指點我﹐在寅初一刻雷電均熄的時刻﹐將他送入嘯雷谷﹐修補功體與靈識。” $|L Sx  
)Q=_0;#;k  
銀河行沉吟片刻。“那麼﹐他在雲城裡究竟發生何事﹐你知道多少﹐就告訴我多少。” y`VyQWW  
3-[q4R  
造天筆心裡一驚﹐語氣也猶豫起來。“聽夢雨涵說﹐是三裁公在紅雲面前對她斷髮﹐又傷害玉體香唇﹐更將洗心院長的頭顱帶來。多重刺激之下﹐才導致紅雲摧識破體﹐重創難癒。” 'H3^e}   
rNrxaRQ  
回思昔日星聯初出﹐三裁公以同樣手段﹐三事換殘珠﹐將紅雲逼得心碎吐血﹐氣絕渡天臺﹐銀河行不禁皺起了眉頭。 <lgYcdJ   
xqeyD*s  
“幾次忽敵忽友﹐亦殘亦救﹐無非是要向天宇示威﹐紅雲不過是他永遠的手下敗將﹐他想什麼時候殺﹐就什麼時候殺。”造天筆摸不透對方此刻在想些什麼﹐只好繼續說下去﹐“雖然異流道時代曾經和天宇結盟﹐支持紅雲重生﹐那也不過更表明他沒將天宇當成頭號敵人。此人驕狂而棘手﹐實力又深不可測﹐銀河行﹐你方才是和紅雲在討論此事嗎﹖” 4QH3fTv   
~Y`ldL  
“喔﹐不是。”銀河行轉頭﹐對著清澈靜謐湖水凝睇。“我們只是在商討倚天航和西亞聖殿結盟一事﹐對天宇將帶來的影響。” lsJSYJG&  
Ghu#XJB?  
細心的造天筆立刻聽出這裡面的問題。銀河行一再探求的訊息﹐紅雲卻極力隱瞞。紅雲雖然不時有隱瞞計劃的習慣﹐可是還不曾在朋友的一再詢問之下閉口不言。相識許久﹐會出現這種情況﹐就只說明一點﹕ &b.=M>\9Q  
+O"!qAiK  
事情鬧大了。 RM]\+BK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