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501阅读
  • 41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1-34 (完) +番外 40F (武俠推理)

楼层直达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9.  亂情
I5$@1+B  
~ }g"Fe  
無情的轎子向前數步後停住不動,四周氣流猶如冰雪,氣壓低得讓人喘不過氣。 i3s,C;7[2  
_?+gfi+  
Bn5O;I13  
以殘弱之軀,面對天外三大高手,武學功力之懸殊,著時令無情更加心力交瘁。但為了力保山河,再難也得扛下來。但是…即使是無情精心設計的暗器也難傷分毫,只怕得使用……只是這是最後手段……。 dg?[gD8!4&  
…………………………… n> >!dg Og  
……………………… +$b_,s  
…………… ]0+5@c  
依舊無聲無形,在等什麼呢? 手撫機扣,卻等不到行動,不是已下達殺令嗎? 不認為自己對他們能有多少威脅,為何呢? 幾滴冷汗流過臉頰。 不!,切勿急躁! 此刻是雙方耐性考驗! c~0hu*&  
J!5>8I(_wX  
^Iz(V2  
無情急速冷卻緊繃的心,觀察四周,忽然靈光一閃……… C]xKdPQj%  
 YXdd=F  
BJ]4j-^o  
******************************************************** k!^Au8Up?  
狂飆的風,吹襲著殺戮戰場,此邊無聲的對峙對照另一邊激烈的戰鬥。寧靜的心境折磨,與爭逐的血肉紛飛,對比出兩種不同意境的打鬥。 ')8c  
|K H&,  
n&51_.@Q  
同是分秒必爭的時刻,眾人緊繃的心,面對著生死攸關的戰鬥,更加讓此次戰役更為慘烈。 +a{P,fRl@  
xux j  
sI7<rI.t){  
此幕,忍著傷痛的戚少商與王小石頃全力合攻劍絕。劍絕乃羅睡覺等之師輩,劍術登鋒造及。王小石等與之對招,想要致勝雖難,拖住對方勉強有餘。正當雙方難分難捨時,一長劍鍊忽然冒出,席捲溫柔。王小石一見,急忙推開溫柔,但自己也被打中右胸,步伐踉蹌。但長鍊如蛇般,靈巧拋空反捲而上,再回刺王小石。 此時王小石才驚覺,襲擊溫柔乃為幌子,目標乃自己時,已為之過晚,重創之身形難以即時閃避,王小石已無法擋下反捲而來的劍鍊。 R`_RcHY:  
h^tU*"   
["N)=d|LS  
忽然一劍跳出,挑飛長鍊。長鍊轉向,直攻來人。來人不閃不躲,硬是以劍捲鍊,順著鐵鍊刺向使鍊者。 [xTu29X.  
|#6B<'e'  
U|Du9_0  
鍊再急轉,勒緊擠斷纏在鍊上的劍,但斷劍竟不受影響的順勢再刺過來。 ?dJ[? <aG  
y" (-O%Pe  
/O@dqEbc  
使鍊者急忙跳離,後退十餘步,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唯有 ….「哼!冷血?」 ;{zgp  
7B|ddi7Q>  
7V^\fh5~  
冷血冷冰冰的點頭,扶住王小石。 sNet[y:O3  
Jj_ t0"  
H\zV/1~Y  
劍絕一見來人,高興道:「事可成否?」 jO|D# nC  
4H<@da}  
vS!%!-F  
「成了! 一起收拾這幾個小子吧!」鍊絕與劍絕忽交替身影,以鍊為主,劍為副,形成一種陣法。戚少商一見,心呼不妙,開戰之初已見實力懸殊,雖然冷血事後加入,但是王小石已受重傷,如今再添勁敵鍊絕,讓此番戰役更為不利。 W'>"E/Tx#O  
B.e3IM0  
K,!"5WrX*  
「小石! 冷兄! 合陣! 寶牛! 恨少! 保護溫姑娘退至一旁。」三人彼此互看一眼,心照不宣同時出劍。 9]{(~=D7  
;^Q - 1  
oj|\NlR  
溫柔不依,正想強辯,但王小石也開口了! 「不是逞一時之快的時候,退至一旁吧!」 6`ZHFem  
0/1Ay{ns  
KA=cIm  
方恨少也知情勢不對,趕緊拖著唐寶牛與溫柔到一旁。 :sf(=Y.qA  
^#-i%V%  
b3>`%?A  
「我們不要去礙手礙腳,讓他們專心抗敵吧!」 gPo3jwo$  
7j9X<8 *  
J%Cn  
雙絕雙人陣,對上冷血三人,形成二對三,晚輩對上先天之局勢。三人雖是年輕一輩的高手,但劍絕鍊絕卻是同級高手的師父輩。三人抱定必死決心,毅然無悔,只覺能與知交一同轟轟烈烈戰上一場,不枉此生也! nB; yS<  
{Q%"{h']  
=54"9*  
鍊絕手持二鍊,右鍊攻向王小石右胸,劍絕則劍打冷血,讓冷血無法分心救王小石,戚少商欲救助王小石,但鍊絕之左鍊手已到,擋下戚少商。 1>KZ1Kf  
0u3"$o'R  
^}F@*A;o  
王小石右胸傷痛,難以行動自如。右鍊如靈蛇出洞,又軟又犀利,纏住王小石長劍後,甩脫長劍,右鍊再伸長五呎連劍一起飛刺王小石。 1<Z~Gw4  
?hz9]I/8  
%,Pwo{SH  
王小石眼見無可躲避,閉目待死之刻,一聲清脆聲響。睜目只見一棍適時撞上右鍊,巧妙撥開劍上之纏鍊,劍落地前霎那間,棍尾勾回長劍,回到王小石手中。棍頭再向右一勾,快速又俐落地岔開攻擊戚少商之左鍊。 zKnHo:SV  
q|;Sn  
VGHy|5K$  
鍊絕收回兩道劍鍊,看著眼前這位擁有出神入化棍術的老人。「米蒼穹!」一道身影隨之跳入戰圈,竟是方應看,有僑集團主力來到。 MPexc5_  
6 4fB$  
w 2o% {n\L  
劍絕急攻下之冷血也正覺不支,一個飄逸身影飛入,打退劍絕數步。來人清風道骨,眼神卻透著精明的神光。「諸葛小花!」 )[w_LHKI  
g9rsw7  
&!adW@y  
蔡京人馬也跟進現場,意想不到汴京三大競爭勢力竟在此地合作抗敵,是歷史上難見的一刻。 XOdkfmc+s'  
]0 g$3  
b <1k$0J6  
************************************************* % T2C0P  
h rksPK"s2  
'ot,6@~x>  
這方無情與夙烈等對立,忽然一陣呼嘯聲,大宋之東南兩方援兵到達,無情馬上發出第一輪暗器攻向夙烈與司徒遠。 |%i|P)]  
NV[_XXTv7  
4!I;U>b b  
兩人各發出氣罩擋下暗器,第二輪暗器已由轎頂再射夙烈與司徒遠,兩人各自閃避。 EYsf<8cl  
U#7moS'r  
ZjOUk;H?  
閃避中,滿天暗器飛下,兩人以掌氣對抗,輕鬆躲過,暗器全部落空。 jP{W|9@ (  
_6"YWR  
q%RPA e  
夙烈大笑:「遊戲結束!,是收人的時候了!」  .L vg $d  
)(aj  
-9L [eYn  
「他只是個殘廢,吾等如此圍攻他,勝之不武。何不重傷他,使其難以起身即可。」司徒遠忽開口求道。 $PNS`@B  
|, Lp1  
#wvmVB.5~  
「不行! 此人屢破大計,留之不得。汝若不忍,由吾殺之。」看到司徒遠的猶豫,夙烈示意無式劍,發氣打向轎底,無式劍則一掌打入轎中。 u`Sg'ro  
/F3bZ3F  
!Q0aKkMfL  
掌氣來勢洶洶席捲而來,無情當機脫轎而出,綠轎被打中 ,飛落到一旁。無式劍自然不放過機會,再向無情多贊幾發劍氣。眼見劍氣迎面而來之時,忽一道身影橫腰抱住無情,飛向一旁與劍氣擦身而過。 gmU0/z3&  
1>$}N?u:T  
:We}l;.jQ  
無情不可置信的望向救自己的司徒遠,忽見司徒遠背後精光一閃,無情急呼:「小心背後!」手中發出迴旋鏢。 ~I_v {  
V*|#j0}b  
[xrM){ItW  
司徒遠一聽,急閃一旁,但已太遲,一短劍由背後穿透到前胸。幸而無情急喊,司徒遠才及時閃過要害,但也重傷難支,搖搖欲墜。司徒遠急向背後發出幾道指氣,轉過身子一看,竟是腳絕。 /=|5YxY  
(16U]s  
p?#cn   
腳絕刺中司徒遠後,伸手搶去司徒遠的綁在腰上裝鳳棲台的袋子。腳絕本欲拔出短劍再贊一劍,但無情飛鏢已至,削向握劍的手,腳絕忙縮手。欲要再行刺司徒遠,幾道指氣已到眼前,腳絕急閃跳到一旁。想再向前,無情已落地,手扣暗器, 怒氣沖沖的面向腳絕,腳絕停住動作。 )]^xy&:|  
C8J3^ ?7E  
M[Kk43;QY!  
夙烈見到司徒遠被刺,心神俱裂,孿生效應,胸膛亦疼痛難當。突然宏大氣流衝入,夙烈急運氣護身,向旁急閃。但是一道劍氣由氣流中衝出,如排山倒海之勢刺入右胸。夙烈雖以氣護身,劍鋒僥倖的偏離要害,但劍氣竟夾帶強大氣勁直衝諸穴,中傷嗑血,身不由己的向前翻滾幾下才踉蹌的穩住身形。右胸傷處血流不止,加上氣勁衝穴而右半身麻痺,內外皆傷。等到身形立定才發現中傷翻滾時,掉了手上的八月秋風。 jW?siQO^  
VgoN=S  
7Lv5@  
無式劍趁機撿起八月秋風,向司徒遠再發一掌,受重傷的司徒遠已無能力躲避。盤坐在地的無情眼看劍氣襲來,但無力推開司徒遠,同時又得盯緊腳絕,以防偷襲,心中焦慮難當。 3=SN;cn  
,%L>TD'48s  
p-6(>,+E[  
劍氣在打中司徒遠的一煞那間,紫影飄入,替司徒遠阻擋劍氣。本就受傷的杜鳳兒,血氣翻騰,再吐鮮血,與司徒遠一同被後勁之力打落翻倒在地。 syseYt]  
*>ilT5q  
)/:r $n7  
腳絕見機會難失,正想再施毒手,此時慢,那時快,一黃影飛入,一手托起無情,將無情飄送上燕窩(輪椅)。原來無情知情況危急,只準四僮觀望,四僮自知實力無能幫上手,只能在一旁乾著急。當綠轎被打歪到一旁時,四僮趕緊拆轎,將燕窩推出,以備所需,正好派上用場。 S!u`V3-s  
:=<0Z1S  
"n4' \ig  
黃影人接著一手一人的幫司徒遠杜鳳兒運氣療傷,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在劍絕稍楞還未及行動下完成。 -9.Rmv#og{  
77:s=)   
r%QnV0L^  
「秋八月!」腳絕驚嚇的飛跳到無式劍身後。 SiM1Go}#  
F$;vPAxbK"  
|&>!"27;w  
冷風吹起,嘯聲悲鳴,遍地傷兵屍首。一邊劍絕鍊絕對上當世高手諸葛小花與米蒼穹,激烈萬分,飛沙走石,震聲蓋天。 e-taBrl;  
@\!9dK-W  
X1P_IB  
一邊情勢逆轉,轉眼間司徒遠夙烈杜鳳兒重傷,八月秋風易手,無情坐在燕窩與秋八月靜對無式劍與腳絕。震驚的事實讓在場人士,靜默無聲,無法言語。 <IX)D `mf  
%?4 G^f  
r RfPq  
夙烈兇惡的瞪了司徒遠一眼後 步履蹣跚的向前顛走 司徒遠忽開口道:「他…不能….死…..他是…..唯一……..能擋住…..秋八月….的利器。」 rQ4i%.  
JE`mB}8s/  
LGOeBEAMV^  
夙烈微微一愣 嘆了口氣:「吾知此點, 但是他也的確一再的壞事,他的活能牽制秋八月,但死更能重創應天風。 %o~w  
f +#  
wR"4slY_%  
「汝…應慶幸…司徒遠…救了無情,否則應天風….翻臉的後果,比颶風駭浪…更驚人。」杜鳳兒只覺心有餘悸,幸而無情無事,否則…。 Mohy;#8Wk  
" -Ie  
()E:gq Q  
「好友! 專心運氣! 」臉現陰沉的秋八月 ,盡全力為兩人療傷。 6iozb~!Rr  
f> u{e~Q,  
=uYz4IDB  
夙烈緊盯無式劍恨道:「哈! 千算萬算,漏算了汝這個老狐狸! 汝怎麼敢選在此時對吾等動手?」 Rv ]?qJL  
s1[_Pk;!  
.45XS>=z#  
「小子! 別以為吾不知,毋論此次成敗,汝定殺吾,吾當然得算計在最好時機反撲。你兩本是對上秋八月與杜鳳兒,卻在此出現,吾想他兩應該在後緊追。汝等雖要撲殺無情,但是心一定還掛懸隨時會出現的秋鳳兩人。加上吾有意的遲不出手,汝本多疑,內心會猜忌盤算加上焦慮秋鳳,急怒交身,意欲早早了結這個瘸子,專注力分散,此時不動手又待何時。不過還得多謝大捕頭”賜予良機”,吾很好奇汝如何得知吾欲反撲。」無式劍八月秋風在手,再無顧忌的露出崢嶸的臉孔。 h-XMr_F  
pearf2F  
tGKIJ`w*h  
「三人圍殺卻無動作,眼波流轉,可見三人之心互有忌諱。倘若合作無間,吾命休矣!」無情喘噓氣弱的回道 O\5*p=v  
u% ^Lu.l_c  
[ imC21U  
「所以汝就拼命攻擊司徒遠與夙烈,製造機會。如何確定吾會順勢而為?」 AX|-Gv  
doCWJ   
8tc9H}>  
「如你所言,你也知他們定會殺你,所以你沒有時間了。正巧秋八月與杜鳳兒都沒出現,你們只對上一個我,一個對你們毫無威脅能力的殘人。在你們眼裏,我可能連敵手都構不上。況且我們曾經交手,自然對我的武功招式有幾分認知,輕敵的夙烈略顯憂慮,而應進攻你卻無行動反而在有意無意間留意夙烈與司徒遠,我猜測你可能會利用這剎那反攻,只是…」 I<w`+<o(  
_HT*>-B  
8e'0AI_>  
「只是汝沒料定吾以殺汝為餌來擊潰兩人。」無式劍得意的大笑,總算找到一項死瘸子沒料到的事。 A2` QlhZ  
*>=vSRL0_  
n 0X_m@  
無情抱著歉意的眼光望向司徒遠。「雖是誘兵之計,汝如何確定他一定會救我?」 x 5u.D^  
>`jsUeS  
3^LSK7.:  
「哈哈哈!原來大捕頭也有眼拙之時,你…不發覺得司徒遠看你的眼神異於他平常之冷酷嗎? 司徒遠很欣賞汝,加上他應該會想以汝制秋八月,他就是敗在多情,這招對夙烈是絕對無用,但是夙烈的致命傷卻是雙生的弟弟-司徒遠。」 h_ ^,|@C "  
728}K^7:  
W#<&(s4  
「汝如何衝破月旬之毒力,施展全部功力?」月旬雖不會馬上中毒而亡,但也會影響幾成功力,夙烈實不解此點。 w"CcWng1  
6 ~b~[gA  
s$Il;  
無情替無式劍回答:「是四川唐門的解藥。」 &FWPb#  
Jmb [d\ /D  
W|U!kqU  
「四川唐門?」夙烈不解。 Z=O2tR  
~P*t_cpZ  
n2bL-  
「喔!,大捕頭竟能知曉此點。不錯!,碰上汝們,吾怎能不防。月旬毒藥吾也有,但沒解藥,所以一直無法使用。唐門不愧是毒門世家,竟能研製出解藥,今日吾才能順利打倒汝們。」 8gap _qTo  
nL}bCX{  
<v?9:}  
「你一直沒用,是因你與唐門最近才拉上線吧!」無情再問。 t)o #!)|  
$+IE`(Ckf  
H|='|k5Y.  
「大捕頭這是在問案嗎? 哼! 吾很好奇,汝如何得知?」 hFw\uETu  
,jBd3GdlZ  
yQ4]LyS  
「那瓶解藥是我送上刑部的。(詳情見應天番外-七夕)」 c7j^O P  
Kp *nOZ  
]1 #&J(  
「難怪汝膽敢擺設此局,原來汝已知吾解毒了。」無式劍不知為何有種碰上知己的感覺。 d"nz/$  
j%iz>  
y2V9!  
「不! 我不確定,橫豎都是死,何妨賭上一本!」無情輕搖頭。 u93=>S  
9&A-o  
-OpI,qyS  
夙烈無法釋懷的問:「既然汝有解藥,為何甘心在吾等之下如此久。」 L<>;E  
'sJ=h0d_[V  
^e$;I8l  
無情再替無式劍回答:「因為解藥出了意外,到手時太遲了。」 O6P0Am7s  
SGW2'  
BRP9j y  
無式劍直視無情,好個厲害的人,難怪以殘缺之身能成為六扇門之首。嗯..對汝……越來越有興趣了! ;T2)nSAqt  
v]g/ 5qI&  
p.q :vI$J  
「沒錯! 但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鋒芒畢露的人往往為老實藏拙的人所蒙蔽。自以為高人一等,才智過人,實不知身入陷阱,幫人衝鋒陷陣。到頭來,江山拱手送人。哈~汝等真以為吾如你們所想那般無所適從又容易控制嗎? 紓不知吾利用汝等替吾打江山,對上大敵秋八月。」 rt%.IQdY  
xm>RLx}9  
XG"&\FL{T  
「腳絕也是個局嗎?」夙烈陰狠的注視腳絕。 *LeFI%  
=:a H2T*  
9`\hG%F  
「汝可真是貴人多忘事, 忘了腳絕是吾之後代傳人。他本就是貪圖利益,妄想坐大之人。吾找上他,曉以利益,他自當做出正確選擇。何況要牽人入局,須要有繩索,腳絕聰敏狡黠,是最佳人選。」 > _U)=q  
sk!v!^\_r  
@EzSosmF  
「沒想到汝才是最陰沉最需提防的人,是吾等錯估汝,導至一敗塗地。」 ;C%40;Q  
e*uaxh+7  
krZ J"`  
「哼! 吾無式劍是何等人物,豈是黃毛小口所能掌控,只能怪星宗太無情,將吾等無緣由的監禁於此地如此之久。」 p_Fc:%j>  
[7?K9r\#  
1oaiA/bq  
「當初是因大陵星的環境惡劣,再過多年將無法住人,所以當汝等找到環境相似的大宋時,星宗才會令汝等來此佔據以供移民。加上七星爭鬥不休,惡劣的大陵無法好好練兵,所以才想以此星為大陵第二行星。為怕被其它星得知來掠奪,才會將汝等與任務列為最高機密。本來一切順利,但星宗卻出了意外,被關在倚天航多年,暫代星主不知汝等之事,才會造成天外孤軍的意外。星主是為大陵努力,只是錯在兵分兩路進攻大宋與天宇,才會首尾難以兼顧,造成今朝憾事,這是無奈,汝怎可怨恨星宗?」 vm)&WEL!  
!v|j C  
#d%'BUde  
「如星宗真心對吾,為何臨行前下血咒,讓吾等一世回不了大陵呢?,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唯我獨尊才是真。看在與汝相處一陣的情義下,勸汝們回轉大陵或天宇,不然下次再見就是索命時。」無式劍退後幾步準備走人。 Q44Pg$jp  
nBL7LocvR  
M#on-[  
夙烈指氣起,劍氣出,無式劍發掌打飛劍氣後。大喊:「想要雷純活命,就擋到吾面前」 Vb06z3"r  
;HM& ":7  
$rDeI-)S  
一人垂首跳到無式劍前,正是狄飛驚。雷純迷茫的看著狄飛驚背影,不禁淚流滿面。狄大哥! 你真傻! 總是真心的對待吾沒回應的心! KotJ,s]B  
^.,pq?_  
,#&lNQ'I  
「秋八月! 無情! 想要雷純的命,拿翎羽令來換。」 @(PYeXdV6&  
>`p`^:  
!o 2" th  
夙烈急道:「不要! 血咒解後,他會倒打天宇與大陵。」 S =q.Y  
.ps'{rl8  
Mn$TWhg'  
「天宇與吾何干,吾也不一定要回大陵。不用太緊張,雷純對吾來說是個累贅,吾不想再讓她拖慢腳步。」無式劍忽吐氣揚聲喊道:「最後一次!,要不要雷純的命!」 ?b2  
>/1N#S#9  
STs~GOm-  
凌小石與溫柔聞言震動,開始朝此邊奔近。 zJ7vAL  
9H ?er_6Yf  
4)+MvKxjS  
「雷純是一個異數存在,亦黑又白,不但六分半堂要保她,王小石等相信也不願意看到她身亡。到底朋友一場,又以自身清白換取溫柔。(詳情請看溫大哥的溫柔的刀) 這種情義,溫柔等難償還。無情! 身為捕快,真要致人質於不顧?」 i4 KW  
)I{41/_YA  
vmL% %7  
正在幫杜鳳兒與司徒遠療傷的秋八月暗嘆一聲,拿出翎羽令丟給無情。 Jt"0|+g|  
%d*k3 f }  
-0PT(gx  
「秋八月…汝……」無式劍恨道。 ;! &A  
|r1\  
DCM ,|FE  
「雷純是大宋人,由大宋來決定。」秋八月望著無情點頭,,眼眸射出支援與信心的光芒。 E~_2Jf\U  
}rsD$  
[Rw0']i`4  
無情相望,微微一笑,你總是能透視我心意也感謝你的信任與支持。無情問道:「翎羽令在此! 汝先放了雷純吧!」 7 }>j [  
esx<feP)\  
5j1}?0v_  
「大捕頭! 汝認為汝還能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嗎? 交出來後,等吾退到林子後,自會放人。快點丟過來,不然吾手已疲倦,快拿不住匕首,隨時會在臉蛋上刻花。」 Z+)R%Z'aL  
ibex:W^  
6ND,4'6  
狄飛驚低垂的頭顱,忽微微抬起,眼瞳對上無情。 {M U>5\  
Ji4c8*&Jpc  
MBRRzq%F  
「接著!」無情丟出翎羽令。 Q^/66"Z:Z  
6Lz{/l8  
?JDZDPVJ)  
無式劍無法控制心悸的伸手接令,多少年的等待與束縛,終可解放。離星流浪的日子,終可完結。但時空人情事物已變,故國舊家是否如常,還是不堪回首明月中。矛盾的心難舒解,只願從此如鵬自油飛翔,傲視群雄,無式劍的時代降臨! 1w'iD X  
T{d7,.:  
R K#e7  
接令的瞬間,無式劍不可止的狂笑,忽然握令的手掌一陣燒痛,火自手掌處燒起,手一時捉不住令牌,懸空掉下,一陣颶風襲捲。 Cq;t;qN,nQ  
_,_>B8  
&K2[>5 mG  
狄飛驚在無式劍接令一煞間,轉身指捉無式劍頸項。無式劍驚懼失落令牌,加上手掌焦痛,只能向旁翻滾躲避指功。忽然手背一痛,是無情發射的小火球,火球於接近手背的須臾間燒起,手背一鬆,雷純已被狄飛驚救走。原來狄飛驚發的是虛招,無情的火球才是攻擊要點,主要是要營救雷純,只是雷純身上也沾上火花。 9d^o2Y o  
Lg pj<H[  
y562g`"U  
狄飛驚將雷純帶離遠處後,趕緊幫雷純打滅,忽然背部一緊,雷純緊緊抱住狄飛驚流淚。狄飛驚喜上心頭,妳終於肯接受我? 還是因為受此打擊,一時需要找個靠岸處? 不管是為何,此時妳是屬於我,即使日後你我又如從前,此刻將永藏於心。 Fh9`8  
D`0II=  
Um]>B`."wK  
無式劍猝失雷純後,趕緊忍痛撿起令牌,夙烈趁此出招,無式劍飛身躲到腳絕身後。 w' K\}G~  
mza1Q~<  
x0@J~ _0  
「為何令牌會著火?」 ZN-J!e"`  
n^'ip{  
rBa <s  
無情冷冷的回道:「我丟出令牌時,已裝上個小火器。處心積慮想得到的令牌就在眼前,你心中難免會感概萬千,定當牢牢抓住不肯放過。只要你捉住火器,馬上就會燒起。由於體積很小,殺傷力沒一般火器強,不過足以讓你驚慌失措。」 ]=of=T:  
[[P?T^KT  
&^FCp'J-  
「你與狄飛驚早計畫這步?」 2;r(?ebw  
OJ\IdUZ   
(h7 rW3  
「不! 我們怎可能能預知情況會變成如此。只是一種默契,我只是順著狄飛驚的行動,加上助力罷了!」無情語畢,不由心生感概,自己與狄飛驚竟有某方面的相似。兩人憑藉眼波傳語竟能合作無間,如果他不是敵人,應可成為知己。可惜…不同想法與信念,將讓兩人互相成了畢生對手。 %YG ~ql  
8:0QIkqk  
Xg?hh 0s  
「汝等四大名捕的事績武功,吾都打聽的很清楚,汝的暗器少有火器,但汝竟連用數次。」無式劍無法釋懷,知己知己,百戰百勝。自己上京時,早將重要人物的底細探明,為何會出錯? dN\Byl(6  
ZW}*]rg  
aAiSP+#  
「你們天外人的武功太高,不是我們能抗衡,我的暗器更難以傷到你們。但你們仗勢武功差距,輕敵下會讓暗器近身或伸手捉住,此時出其不意的火器,能引起效應,所以此次我設計了一些火器來對付你們天外人。」 'x{g P?.  
U(]a(k<r  
G$ XvxJ  
「哈! 哈! 汝… 比吾所估算還犀利與狡黠,是吾低估汝了,但並不表示吾已落敗。」無式劍忽出掌擊地,引起滿地狂風塵埃。夙烈趕緊再贊掌想阻止無式劍逃走,但無式劍一掌將腳絕推向掌風後,蹤身跳入樹林。 1VL!0H  
:,%~rR  
87c7p=/0`  
腳絕料不到無式劍竟忍心犧牲自己,一掌被夙烈打中,重傷跌倒在地。 ?Q[uIQ?dV  
f;`pj`-k%  
8<t6_* f  
秋八月即時發掌將風沙平復,但已看不到無式劍的蹤影。秋八月收起幫杜鳳兒與司徒遠療傷的雙掌,與夙烈正想急追,忽然兩人心神震動不已。 gN1b?_g  
)Q9m,/F  
^;@q^b)ZP  
無情與四僮本想往樹林去,卻看到難得一見的秋杜夙司四人同時臉色大變,忍不住問道:「出了什麼事? 為何你們同時變臉?」 P66{l^  
~4y&]:I  
I=6\z^:  
杜鳳兒苦笑道:「來自天宇的大陵星宗的急訊,吾無法再滯留此地,得即刻回天宇應變。」邊說邊以特別的表情瞪向秋八月「吾知好友還”有事待辦”,所以吾先回處理,汝盡快趕回吧!」 v+f:VA  
:TJv<NZi'  
,$EM3   
「夙烈! 汝..」秋八月不放心的看著夙烈。 wx n D3  
(f^WC,  
asb-syqU  
「汝放心去追人吧! 吾已一敗塗地,加上星宗傳送緊急召令,吾即刻就得回天宇,此地對吾而言已無意義了! 再增殺孽又有何用。」夙烈慎重的回應秋八月。 Ke '?  
}GJIM|7^  
U*`7   
秋八月深望無情一眼後,蹤身入樹林,空中傳來語音。「崖餘! 吾先走一步,汝慢慢過來吧!」 Er^ijh,  
0ohpJh61Q  
>Lp^QP1gU  
忽然一個錦囊飛至杜鳳兒身前,打開觀視是秋八月之留言:「好友! 汝知吾心,天宇要請汝多費心了。如果碰上靈山神人紀子焉,不要正面對上,吾會親自應對。汝回到天宇後,可否走一躺滄海履行對怒雨飛龍的承諾?」第一頁到此結束 9%WUh-|'p  
."Wdpf`~  
_"_ W KlN  
「是龍雞的代價嗎?」(應天番外-中秋) 原來早好友早算知吾會先回天宇。可惡! 原想將汝推給怒雨飛龍,竟被推回給吾,杜鳳兒略顯怒氣開讀第二頁。 ^ }Rqe  
}Iz'#I Xx  
exrsYo!%  
「好友! 勿怒! 聰慧如汝當知龍雞代價蜚淺,汝也知龍族難惹,怒雨飛龍更是難纏。當初吾借天洩石(流星)墜落滄海而出,只缺金雨,請他順手送金雨過來,交換條件卻是勞心勞力的將滄海開道的路徑延長,而今吾等借食飛龍寵物,只得回情予他,汝就勉為其難吧!」 CwZ+P n0  
/KjRB_5~q}  
-jnx0{/  
「唉! 也罷!」杜鳳兒心中也甚為掛念天宇安危,就來去會會聞名的怒雨飛龍。 *#-X0}'s  
u[9i>7}9  
EKoAIC*?p  
「傀渡論將出土,好友小心三角。此間事了,式劍失鋒,自會回歸。好友放心回去,該做的吾自會應付。天宇再會!」 a5ZU"6Hi  
4wh_ iO  
?F]Yebp^  
杜鳳兒長嘆一聲,想不到好友陷的如此深,用心良苦,臨行前還要幫無情消滅無式劍這強敵才放心。將錦囊交予無情觀視 B?9K!c  
,}2yxo;i  
?rID fEvV  
此時夙烈忽略帶慚色對著杜鳳兒道:「可否拜託汝一件事?」 cZI )lX  
w|:UTJ>@  
rTYDa3  
「嗯..」 s `fIeP  
ln%xp)t  
Dw{rjK\TT'  
「可否請汝看在司徒遠曾經是汝的師兄份上,代吾送他回大陵星。他重傷如斯,恐無法自己凝聚光球回去。」 T`KH7y|bv  
c9imfA+e  
LWE[]1=  
「為何是…大陵? 不…是…天宇? 汝…帶吾回……天宇…即可。」司徒遠抱怨。 u}Vc2a,WV  
UOHU 1.3$T  
O 4@sN=o  
「汝需養傷,還有汝…已不適合在爾虞我詐的天宇,汝太重情了! 放心! 吾回天宇後,會送雷娟回大陵與你一起。至於你們之間的發展,就看造化了!」 D,%R[F? 5O  
"@U9'rKx  
~6m-2-14q  
「為何汝說話猶如在交待遺言?」 sKYb&2 wJ  
y>wrm:b-O  
7sKN`  
「好了! 不要爭了! 汝現在的傷勢只會增添吾等的麻煩,乖乖回大陵吧!」夙烈帶著請求的眼神望向杜鳳兒,杜鳳兒示意的點點頭。 Kk+IUs  
q(<#7 spz  
+^tq?PfE  
看完八月給鳳兒的信,無情心中翻騰! E6a$c`H@?  
Jv1igA21_h  
6z v+Av:  
怒雨飛龍! 已連續聽了幾次的名字,能讓秋八月杜鳳兒在中秋時落荒而逃,這是何等人物呢? 挑起無情的好奇,可疑的是為何對之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k_%2Ok   
(完全是私心的想提起最愛的飛龍 也是伏筆) b:3n)-V{u  
'WK}T)o  
;@p2s'(  
「大師兄! 吾看到三師兄的信號。噫! 你怎麼了?」冷血走近,吃驚的看到難得發呆的無情。 Rr ! PU  
W$LaXytmak  
BE. v+'c"  
「沒事! 咱們走吧!」無情輕搖搖頭,怎麼自己也被怒雨飛龍的效應影響。「杜公子! 事態緊急,我得先行,請多保重,希望有機會能再相見。」 Li~(kw3  
x)0g31 4 9  
It'hmwu#  
杜鳳兒心中也難捨,早視無情為至交知己,只是星隔萬里天遠無邊,何日能再見呢? 此人又如此的病弱,也許…。 唉! 人生並不是只有情感,還有許多的枷鎖與責任,個人有個人的業障要擔當,再不捨也得分離。「汝…多多照顧自己,後會有期。」 vw=OGjT_>m  
Kn3qq  
Y: &?xR  
無情走了幾步後再回首:「司徒遠! 承蒙多次手下留情,希望下次是以朋友的身份見面。夙烈! 你也保重。」說罷,與冷血往樹林深處急奔。 xcdy/J&  
hZ|*=/3k  
2KVMQH`B9  
司徒遠夙烈無語抱拳示意,一直以來的敵手,竟是這般收場,是笑還是悲呢? N),bhYS]  
-y]\;pbZ0  
o`S|  
毋論敵友,已是過去。時空的隔閡,相見豈是易事,離別的感傷籠罩眾人。只是在場眾人皆沒想到,此役竟影響天宇重大。 m^cr-'  
!xmvCH=2  
DpjiE/*  
回天宇後,杜鳳兒應怒雨飛龍要求,巧扮紅雲。 但因重傷未癒,只能選擇遊走敵手間,不幸為飛蛾侵襲,而中毒昏迷。 %7=B?c |  
v#*9rNEj0  
*A C){M  
夙烈回歸天宇,碰上天翼現世,因傷重無法與之抗衡 ,與大陵星宗同遭擊斃。 s\ft:a@  
m[ *)sm  
J'^H@L/E  
司徒遠回返大陵療傷,雷娟也被送返居地。但為花經爭王,雷娟重回天宇,司徒遠尾隨。不幸雷娟被偷襲墬崖,司徒遠為救至愛,一同跳下懸崖,但終救不起雷娟,香消玉殞。司徒遠殉情自盡未竟,反為闇流所利用,最終全身功力被吸盡而亡。 Kp?):6  
Cj31>k1  
@igGfYy  
一場大宋戰事竟導至天宇來人二死一重傷,實始料未及。 /Am,5X.   
0<*R 0  
)6U&^9=  
無情冷血走後,夙烈眼露陰狠冷酷,手掌凝氣。杜鳳兒一驚,急忙強自運氣,準備拼死相博,但夙烈卻做出一件料想不到的事。 *i zPLM}+  
C9zQ{G  
x95[*[  
終於開始把天宇來人送回去, (|%YyRaX  
ㄠ回去原來天宇的劇情, bM7y}P5`1  
順便幫原劇填幾個bugs。 rFJ(t7\9h  
kBolDPvBG  
Q\>9PKK  
gi!{y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0.  變情
*m2{6N_  
bxX[$q  
V,t&jgG*  
/ J 3   
「公子! 咱們為何不捉他們?」 進入樹林後,陳日月心有疑惑。 5Y<O  
.)Xyz d  
>C,=elM  
「因為吾等根本捉不住他們,捉住後又如何,有法子關得住他們嗎? 你沒聽到天宇有事,杜公子等很快就離去,秋八月大概也待不久了。一旦他們不在,萬一夙烈作亂,我們拿什麼去阻擋他們? 他們已放棄此地,要回自己的星系,應該不會再回來,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 lGHU{7j\  
yVA<-PlS<  
/G)Y~1ASA%  
「救回皇上後,怎麼交待呢?」 & h)G>Sqc  
.xJW=G{/  
tXj28sh$  
「放心! 皇上知道他們走了,應不會再追究,若要追究就讓蔡京去煩惱吧! 別忘了六分半堂是相府的下屬。」 v:otR%yt  
Q1tZ]Q.6  
^rF{%1DT  
皇上! 哼! 無情心中矛盾,一個荒淫敗國的人,值得去救嗎? 當初還曾聯合金風細雨樓去刺殺他,如今竟演變成要救他……救或不救呢?   c_$9z>$  
E-Z6qZ^  
&8VB{S>r  
不成! 一旦他被天外人挾持,即使我們另立新王,無式劍也會抬他出來亂局。世叔也說過,他死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增多亂象,加速大宋頹敗。 ^7Sk`V  
R5 O{;/w  
+E.}k!y  
「唉…」一聲重嘆,秋八月問過的一句話彷彿又在耳邊響起。 「為何不肯承認大宋已病入膏肓,沒救了呢?」 當時的回答是:「黎民! 因為毋論世局如何轉變,苦的都是老百姓。」為免時局更壞,再不想救也得去救。 J:6wFmU  
$`7cs}#  
m1,?rqeb  
「大師兄! 這又有三師兄的標記。」 z?o1 6o-:  
-$Y@]uf^  
o$dnp`E  
當無情等人從西方趕往北方後,正好看到馬車進樹林,記得戚少商的警告,皇上應是在馬車裏。由於追命的追蹤術天下無雙,所以無情讓追命追蹤馬車而去,留下標記,好趕往支援。 9+'QH  
"4W@p'  
Oc\Bu6F  
秋八月先無情一步進入樹林追無式劍,意想不到林中竟有多條叉路,馬車痕跡已被人湮滅。正愁不知方向時,忽一黑影走出。來人長的高大壯碩,一雙手臂結實鼓起,長相平凡,但自有一股讓人感到謙和、開朗、從容的氣度,是個臉上掛著溫和笑容的三十來歲人。 "[ f"h  
cYBv}ylw}R  
a.P7O!2Lp  
「汝是那道進出崖餘房間的黑影! 汝應該是…」 _-^bAr`z  
C.SG m  
q ld2<W  
「久仰了! 秋高人! 請隨我來吧!」 lPcp 17U  
t;wfp>El  
tI651Wm9  
「汝是崖餘之暗樁。」 oK cgP  
Rw4"co6  
B8Ob~?  
「嗯! 在我回京路上,發現大批武林人士與訓練精良的軍團,化裝入京。雖然他們化整為零,但是數量太多,太不尋常,所以我一直暗中留意。但是進京後的他們卻無動作,像是在等什麼。如果這是一人所能號召,那他們入京一定有大事,所以我決定混入他們之中。雖然進不去內部,但是多少可知其動態,他們開始行動時正是藏寶齋竊案之後。」 ]Z/<H P$#  
{(mT,}`4  
hh\\api  
「武林人士與軍團?」秋八月疑惑為何特別要分開說。 H>8B$fi)$  
4;G:.k!K  
#qL?;Zh0S  
「秋高人有所不知,我們在京城住很久,看盡高官、候爵、將帥、兵卒、三教九流,所以可以區分出其中之不同。那個軍團的精良,世上難見,我敢說我們大宋絕無這樣好的軍種。而且那種紀律絕對是軍隊的訓練,絕非私人民兵所能比擬。但他們卻混在武林人士中一同進京,絕非常事 所以我決定暗中混入,查清來意。在祭天前,武林人士與軍團集合在一點,後來就授命分開行事。」   ;CbQ}k  
1.7tXjRd+  
i <KWFF#  
「莫怪崖餘堅持巡視各方御林軍,原來是汝之情報,崖餘因此想藉機探查軍容分配。汝在這出現,想必是跟蹤馬車到某處,出來求援。」 6=V&3|"  
Jt4&%b-T  
j3j<01rq  
「秋高人都已猜到我的行動了! 沒錯! 我們定下計劃,你們在明處我在暗,戰役中我不動聲色,只為查探無式劍等的目的是為何,順此趁機化解。」 Tac7+=T  
G8}w|'0m  
*Xh)22~T  
「那汝想必已知馬車上是何人了! 只是汝為何在此出現,我相信汝們應該有汝們共通的暗記,是什麼原因讓汝無法待在馬車停留處?」 KA)9&6  
, sEu[m  
<~:Lp:6 J  
「秋高人果然犀利,你們還真是一對,若是一起合作,不知要偵破多少案。」 >T*/[{L8;  
W,</  
cID{X&or  
沒想到連他都知曉自己與無情的事,秋八月難得的冉色爬上臉龐,此刻兩人已出樹林,來到一片深谷。深谷中一片屋舍,屋舍前雜樹大石林立,頗不尋常,平常人家那有人讓家門口如此凌亂。 ?L=@Zs  
2qEm,x'S  
o(~QuHOp8>  
「秋高人! 這就是原因,當我發現關人所在後,更意外的碰上三師弟。三師弟的輕功勝過我,由他摸進,我則出谷,想去通知你們。誰知鍊絕在我之後踏出,我趕緊躲到樹林深處,卻發現有兩人在屋前搬石移樹,接著我就發現我無法接近門口了。」 /P<K)a4GM  
FBit /0  
#X&`gDW  
「是陣法嗎?」 Ap}^6_YXd  
ka_]s:>+  
<gU^#gsGra  
「若只是普通的陣法,我或許還可以嘗試。秋高人! 請仔細看,樹木` 石頭有些鱗光黑點, 晴空下空氣帶霧,陣中佈滿毒物。吾無自信能通過,所以又回頭找你們。」 y%.^| G  
9}e`_z  
9IFK4>&O6  
「在汝回頭期間,那批人可能早已離去。」 ~Yrtz   
v-`RX;8  
B+:'Ld](  
「秋高人! 雖說我是單獨行動,但事實上有一些手下是由我調用,他們沒看到任何人出入。何況如果已離開就不需再擺陣下毒了。」 i7h!,vaK  
wLeP;u1  
vby[# S|  
有意試探,更見此人不凡,四大名補果然各有特色。 H38ODWO3  
m`(5B  
cx?XJ)  
「讓吾一探究竟!」 秋八月蠢蠢欲動。 32[lsU>1  
xL,;(F\^  
98u$5=Z' /  
「你熟悉陣法嗎? 不怕劇毒?」 O][R "5d  
#DMt<1#:  
P]*,955*)  
「吾略知一二但不精通,吾可施功閉住六覺七竅,劇毒傷不了吾,讓吾試試吧! 如果此陣無什威力,就是人已走遠,若不然,人必在內。」 f?O?2g  
J!sIxwF  
b/N+X}VMN  
秋八月一步一步走近房舍,在天宇自己始終處於高峰之顛,難逢敵手。 沒想到在此地碰到在天宇難得一見的暗器、機關、陣法、甚至毒物,對自己而言是種難得的嘗試。 T/NeoU3 p  
#K1VPezN  
0 rbMT`Hy  
以秋霜之氣包圍全身,讓毒氣無法入侵,緩緩進入亂石地。秋八月心中回想著與無情談過的機關陣法常識,大部份陣法不離金木水火土五行,或生死門八卦變化,這會是怎樣的情形呢? Y*-#yG9  
,v;P@RL|g  
T_}9b  
走入陣中央後,陣法才啟動。秋八月冷笑,好個狡獪的排陣者,讓人深入才啟陣,想退出都來不及。亂石開始移動,隱約形成八個方位。 Z1j3F  
@di mZsi1  
d` > '<  
秋八月憶起與無情談過的陣法,無情說過陣法多變,但絕對有生死兩門,習慣上這兩門是擺在乾坤兩位。但不知那一個是生? 那一個是死? 何況陣法上常虛實難辨,是生猶死,是死還生,與其去其他方位亂闖,不如直選生死。 +o]DT7W  
O)g\/uRy  
OZ2gIK  
秋八月笑笑,此陣還無能掌吾生死,先走馬看花一晌。嗯! 試試坤位吧!  秋八月一動,亂石隨之轉動,變換方位,同時白霧升起。 (UW V#AR  
{[V<mT2/  
AS[yNCsjC  
秋八月秋霜之氣護全身,白霧侵不入身體外圓周半丈。腳踏坤位,但因亂石轉動,坤位變成坎位 秋八月急轉身形,回到坤位,瞬間又成了震位。毋論秋八月如何轉換方位,亂石也隨著轉動位子,將八卦方位移位。原來這個陣法雖是以八卦排成,但卻是浮動的八卦,破陣難度更上一層樓,也讓秋八月更確定,馬車上的人還在此地。 -LAYj:4  
XW]'by  
qx3@]9  
秋八月一掌”秋風趕月”,欲打毀亂石 誰知亂石移走,掌氣落空。忽覺一道風起,趕緊移動到兌位,原來是棍影,但不見來人,看來這道陣法還加上假象。 }E626d}uA  
m44Ab6gpsb  
.W _'6Q+  
棍法隨身如影而至,秋八月也迅速移形換位。因被棍影與亂石的攪亂,當秋八月停住時,已偏離坤位,停在離位。 V gLnpPOQ  
\{W}  
o+e:H jZZ  
秋八月急找坤位,但陣法已因離而變,其它方位已不見蹤影,卻看到紀子焉拿冰劍在前。 ,DUD4 [3  
I^h^QeBis  
`Paz   
在天宇靈山的紀子焉怎麼可能出現,看著自己今生大敵,秋八月不敢置信! 是幻象嗎! :q_(=EA  
9sQ7wlK  
E! '|FJ  
沉思間,一道快速無比刀氣忽從背後飛來,秋八月急閃一望,竟是刀隼手握弔月刀於後。這…不可能! 他不是消失天宇武林很久了嗎? R pUq#Y:a  
JQCQpn/  
`9IG//  
思潮洶湧時,劍氣刀鋒已至,冷鋒近身之冷芒讓秋八月陷入疑雲中。 這……既是幻像,為何如此真實? r(g:b ^S  
!]1'?8  
kk6Af\NZ  
正在驚疑中,一道蕭聲傳入。蕭音不像樂曲,像是談話,蕭樂沒有連貫,每一音就頓一下,每一節頓幾拍,每節以單音起音。 0[(TrIpXl  
eEvE3=,hg  
{C6,h#|pg  
「是他! 嗯…」 秋八月凝聽後一笑,不再去理會紀子焉與刀隼,反而專心聽蕭音。聽出蕭聲表達之意義後,跟著蕭音,秋八月身動了! )erI3?k  
F@</Ev  
M`6rI  
幾轉路徑,秋八月循著蕭音節拍出陣。到達在房舍前,轉身一掌”秋蓋大地” 由地層表面飛括。沙石入陣,如狂風暴雨襲擊,整個陣石樹木人員被打成碎片,碎屑飄散,壟籠蓋整個陣地,毒霧被碎石土屑蓋下。 Gw 4~  
\.m"u14[b  
_.b^4^[  
秋八月一掌將整個陣,移為平地,加石蓋土,平白似多個小平台。 *&7F(  
g\;&Z  
/DxaKZ ;b  
輪椅聲轉動,無情等踏陣而來。 d|T87K>|r"  
`;?`XC"m  
i8CO+Iv*{  
房舍飛出一些綠衣人,秋八月一看,即知是比七絕劍神更高一輩的人。 8UY[$lc  
QrmiQ]d*p  
v(5zSo  
「你們去找你們要找的人! 這些人由我來吧!」 秋八月一掌”秋風掃葉”,往屋舍大門橫掃,掌風強勁,帶起一地落葉齊往大門而去。 ~.-o*  
5Q $6~\  
o Ho@rGU  
綠衣人剛見識到秋八月一掌毀陣,爭相走避。但掌氣看似霸道,到達房舍大門前卻消弭無蹤,徒留一地落葉。而無情早有默契的跟著掌氣走,掌氣消失後,無情等人也無阻的進入大門內。 BhJag L ^o  
(-'Jf#&X^  
:Kc9k(3&r  
秋八月先以實招毀陣立威,讓躲藏的人心悸驚愕。同時也打開陣勢與毒氣,讓無情平穩的接近。再以虛招,用以嚇走擋在前方的人,開路讓無情冷血等進入房舍。 9fLxp$`(T  
(yh zjN~  
-u!{8S~wA  
由闖陣到進屋,兩人無需見面或交談,彼此心靈相通,互知對方動向。而秋八月之用心良苦,幫自己打前鋒去障礙,讓無情心中一陣溫熱,全身充滿力量,這就是兩情相悅的感覺嗎? 讓人活力無限,無情寶石般的眼珠更形明亮。 ~!bA<q  
Pe-1o#7~W  
1?6zsA%N  
進入大門後,面對的是庭園,通往三邊,分別是倉庫、內堂、石碑堂  四周是一片死寂,陳日月疑道:「所有人都到外面了嗎?」   /*v} .fH%  
)#|I(Gz ^  
)SJ18 no|l  
「不! 擺陣與下毒的人沒出現! 一定藏匿在某處!」 無情仔細觀察周邊環境。   YzasT:EZN  
gK8E|f-z  
G)|s(C!  
「大師兄! 我們分頭尋找吧!」 冷血正想飛身行動,卻被無情喊停。 9c `Vrlu  
CFo>D\*J  
~hx__^]d  
「等等! 此地有放毒與擺陣高手坐鎮,不要隨便輕舉妄動。」 無情緩緩環視四周深思。 l)1FCDV  
j>D[iHrH  
gHL v zm  
為何不出來擋人呢? 嗯! 難道裡頭有事…… 0m`{m'B4n  
]Ak/:pu  
YwYCXFQ|  
「公子…」 陳日月忍不住逼人的靜寂。 TOH!vQP  
eaNMcC1  
iL vzoQ  
無情雙眸掃射四方,沉思片刻後道:「跟著我走!」 無情推著”燕窩”向碑堂走去,意外的竟一路無阻,四周寂靜的讓人心神難安。 x'OYJ>l|  
*3A`7usU  
ONc-jU^  
所謂石碑堂小的可憐,只立三碑 石碑堂後面是房舍,中間以牆隔絕。  9hbn<Y  
SuorCp]  
!:zWhu,  
冷血與四僮有默契的周圍查看,無情眼巡四方,精光一閃,走向左邊石碑。 "$@Wy,yp  
}VetaO2*  
oM<Y o%n  
一道轟隆大響,堂後屋舍崩塌,碑移壁開,一道密門忽然出現。無情正想推輪向前查看,一道強力氣勁由門內向外急遽發出,事出意外,無情無內力武功可擋,更來不及發力使用輕功,避無可避….. Ug2^cgL  
.|Ee,Un  
Z+3j>_Ss  
「大師兄……….」 ZKk*2EK]2z  
OVy ZyZ#  
E:!qnc L:  
************************************************************************ p  K=  
無情示意追命追尋馬車,追命只好棄戰場,尋跡進樹林。馬車雖快,但追命的追蹤術天下稱冠,加上專精腿功,不多久就找到馬車可能走的方向 ,追命急忙向前奔馳追趕。忽然一道黑影跳到身旁,追命一驚,但看到來人後,兩人皆露出笑容, 一切盡在不言中。 來人指著西方,追命點頭與來人直追馬車。   &@&0n)VTd  
7QnQ=gu  
|_ChK6Q?v  
出了樹林後,馬車急駛下深谷, 追命發現馬車的目的地是谷下房舍。此等大事,應有人接應,追命減速,小心翼翼的跟隨其後。 3 $~6+i  
*{#l0My  
*F_ dP  
從進樹林後至此,一路無人。想必是為怕事跡敗露,一干人等隱藏於谷下唯一的莊院。只要人員藏匿不出,雖御林軍事前嚴密搜查,只怕也查不所以然。 :<"b"{X"  
AbXaxt/[g?  
QOfqW@g  
見馬車進了莊院後,兩人默契十足,高大黑影轉身回頭報信,追命則偷偷得跳牆而入。原本擔心可能有被查覺之風險,但見莊院內一陣騷動,反而掩飾了追命的侵入,當然追命的獨步天下輕功亦不凡。   h3udS{9 '8  
$>Mqo  
.#BWu(EYV  
劍絕邊從馬車跳下邊喊道:「情況不好! 事跡可能敗露,馬上準備到莊外佈陣,防備來襲,我與鍊絕回頭幫忙。」 說罷與鍊絕進入碑堂半响後,急飛出院。   94Hs.S)  
qhIO7h  
S8S<>W  
其餘眾人搬石移樹,好不忙碌,追命正驚疑眾人所為。石碑堂走出兩人,一瘦一矮,打扮怪異,似乎與在場眾人不屬同掛。眾人對兩人尊敬但亦有所顧忌,兩人示意,眾人隨之到院外。 76'vsg  
s\Zp/-Q  
!+F6Bf  
追命一眼即認出兩人,是唐門的唐七唐八,名如其人,一高一矮,猶如七爺八爺。唐七善毒,唐八巧手,這兩人是唐門副門主唐皇之左右手,什麼時候竟與無式劍合作? 'K8emt$d+  
"i5Rh^  
cD!y d^QE  
馬車裏一壯漢將矇著嘴與全身被綑綁的宋徽宗扛出,走向只有三碑的石碑堂。 3lW7auH4Y{  
z}gfH|  
Q*GJREC  
「噫! 怎麽會往碑堂而去而非房舍?」 追命心中犯疑,偷偷跟進,幸好莊內人員都跑出莊外協助擺陣,追命才能順利接近。 eG F{.]  
kN'.e*  
c^%vyBMY  
壯漢手按左邊碑文上的一字,中間石碑移動,牆上露出一密門,壯漢帶著徽宗進入。進門口後,徽宗忽然掙扎,壯漢怒叱,邊捉手腳,邊往門內走。   {&qB!axj  
dM^1O-K:  
1vmK  d  
追命看機不可失,一縱也跟著進門,心欲速戰速決,一腳即踢出絕招十腿連環。 $%%K9Y  
 '7j!B1K-  
Mu~DB:Y9e  
事出突然,壯漢急閃。但十腿連環形成暴風圈,罩向壯漢全身 壯漢身扛徽宗,難移身形,左閃右避中,將徽宗摔向地上。 c!2j+ORz  
Qgel^"t]i  
QnJ(C]cW  
追命再添一腳,“腳震東海”,壯漢再後退數十步,以躲這震撼的一招。追命趁機抱起徽宗往門外衝。但強烈攻勢忽至眼前,為免傷及徽宗,追命只好往裡邊退。等站定後才發現密門內是一大廳,自己被壯漢與發動攻擊的另兩人圍住。原來此密門,連接碑堂與後面的房舍,一聲聲響,密門關閉。 Fh3>y2 `/  
=ghN)[AZV  
d9E'4Zm  
唉! 早知道密門內應有接應,本想盡快將徽宗帶離密室,大師兄與秋八月等應很快就會到達。在莊內總比密室好找,但是還是被堵住了……… BY&+fK ae  
kpQXnDm 2  
8}A+{xVp8  
「沒想到追命竟追到此地! 汝們也太不小心了!」 壯漢臉紅低頭   `'gadCTb=  
HK/T`p#  
BB)( #yoi  
追命看著眼前兩人,竟是唐七唐八,心涼一半,難道他們已佈好陣勢。。唉! 這下易進難出了! +)cjW"9  
E#T6rd P  
2y"|l  
「這個狗腿子既已查到此,只怕很快他們的人會來到」 c-ud $0)c  
L)!9+!PKD  
"F.0(<4)  
「殘兵爛將有什驚人處。」 vnrP;T=^  
yH:gFEJ:x  
O:hCUr  
「別忘了他們的皇帝老子在我等手裏,事非尋常,為了救人,可能會用人海戰術。以我們些許人等在此,只怕也會吃虧。」 j1sZRl)D  
jJ B+UF=  
42If/N?  
「要回天山嗎? 還是去唐門?  老祖宗還未到,此等大事,豈是你我能決定?」 3EHn}#+U  
7: cmBkXm  
g`69 0  
追命看著眼前的人,似無顧忌的談論,分明將自己當成死人般! 聽他們的語氣,無式劍的人竟已滲透到唐門,這太可怕了! 毋論如何,一定要先衝出此地。 7w_cKR1;  
o2J-&   
ZtFOIb*  
追命忽發動攻擊,連出數腿將傢具踢飛,一瞬間桌椅四飛。兩人有些驚訝追命竟以傢具進攻,出手破物,同時追擊追命。 ;@&mR <5j  
%xH2jf  
oU`J~6.&S  
追命帶著徽宗,踏柱上樑,飛簷走壁,四處逃竄,採取游擊戰術。三人其後直追,偏偏追命不與正面交鋒,反而踏星步閃躲,只是懷中的徽宗嚇昏了! IL\2?(&Z  
Oapv`Z\i~  
nJ]oApb/-  
忽然一股劍氣兇猛來到,劍鋒詭異,劍法高超,刺傷追命右腿。 /%P|<[< [  
O6gl[aZN  
Z^'i16  
來人緩緩由後面的暗門走進廳堂,三人忙作揖 「老祖宗!」 來人竟是無式劍….追命整個心沉到谷底。 82z\^a  
F"?OLV1B&  
w}`TJijl  
無式劍看到追命,稍稍一愣,隨即恢復冰冷神態。「哼! 難怪那個死瘸子硬要死擋,原來是讓汝跟蹤至此。」 0j-- X?-  
tt=JvI9>  
\*(A1Vk  
追命聞言一驚。「你…對大師兄做了什麼?」 1_aUU,|.  
eMDO;q  
Hfw*\=p  
無式劍笑道:「汝認為他有何能耐擋得住吾嗎?」 5,;>b^gXY`  
2c Pd$j  
+5>*$L%8T`  
追命聞言認定無情已出事,怒極攻心 正預備一拼。遲疑未動間,看到懷中徽宗,暗嘆一聲,硬壓下心中激動,冷靜下來。   *G6Py,- !f  
>*v P*H:P  
f2abee  
想不到不止那個瘸子,連這個追命也能瞬間控制住心緒激動,四大名捕果然非凡,不可留! ."u-5r<O  
2D"n#O`y  
^)|!nd  
追命眼看無式劍眼露殺機,追命知已無退路,一腳踢上兩根圓柱,圓柱倒連帶樑頹牆倒。原來追命在剛的追逐中,一邊游走,一邊使力,將屋樑圓柱內部破壞。所以當圓柱倒時,連帶屋樑傾覆,整個廳堂倒塌一半,材飛塵落,一片狼藉。 +;ILj<!Z7  
"G&S`8  
AD** 4E  
無式劍手下急忙躲閃,無式劍則運氣身體四周,倒塌的木材,在數呎內無法近無式劍身。無式劍本欲出手,在追命出密門前斬殺,忽然冷芒的雙眼一閃,嘴角泛起了冷笑,祭出一指劍氣不打追命反而打開密門。   ;nDCyn4i]  
zOEdFU{x  
'DDlX3W-  
追命發現身後密門竟被打開,追命再變身形,一腳踢向密門外。已無時間拖延,追命決定先下手為強,讓門外的人措手不及,以換一線生機。 6hW ~Q  
h !yu. v  
{Y\W&Edw%  
「大師兄!」 8~~*/oCoJt  
,/XeG`vk  
rQuozbBb  
聽聞一聲冷血急呼大師兄, 追命心碎膽裂,身形已老,無法停手。大師兄啊………………. </.9QV  
   3t*e|Ih&j5  
*********************************************************************************** 6 G^x%s  
另一方戰場上,夙烈臉忽現猙獰,冷肅的眼眸充滿殺氣,氣勁全身。 uVQH,NA,  
9ozK}Cg4  
]WO0v`xh  
「夙烈! 你…….」 杜鳳兒一驚,忙凝氣於指,欲與夙烈鬥生死。 S-4C >gM  
>Z\{P8@k0  
MHm=X8eg  
司徒遠掙扎的出聲:「二師弟! 不可!」 R?/!7  
U)PNY  
Ci}v+  
夙烈發出強烈掌氣,但不是針對杜鳳兒,而是一掌擊斃受傷在地的腳絕。夙烈轉身投入戰場。 3Y L  
I|`/#BYbW  
>E9:3&[F  
鍊絕與方應看米蒼穹交鋒,打得不可開支,難以分心。加上有段距離,無法得知另一頭發生的事情。三人忽見夙烈跳進場中,即刻分開,雙方知情況有變,各自嚴陣以待 "X.JD  
$wQkTx  
oC~8h8"l  
鍊絕大笑:「哈哈! 您來得正好! 咱們快收拾他們……啊…!」 隨著一聲巨痛,鍊絕的最後一眼只看到夙烈的手穿過自己胸膛,帶著不可置信的眼光而亡。 BeNH"Y:E  
aT]G&bR?  
6c?;-5.  
方應看米蒼穹一時間也反應不來,怎麼起內訌了??? 夙烈疾馳至劍絕的戰圈。 BkH- d z  
{DI`HB[  
P?zPb'UVqa  
劍絕獨對諸葛小花與戚少商,雖暫時不敗但也吃力,心中甚為驚愕己方低估了諸葛小花的武功。打鬥中,一瘦高身影忽闖入,一掌分開三人的纏鬥。劍絕見到來人,不覺欣喜,還來不及說話,一股驚天動地的掌氣已至,一掌將劍絕身軀打扁,劍絕至死都不知發生何事。諸葛神侯亦迷惘夙烈的倒戈。 w6-A-M6hD  
e13{G @  
w`N|e0G@  
夙烈不發一語冷冷的繼續往其他地方去,一路殺盡無式劍的手下。由於事出突然,上司變殺手,防備不及,許多將官兵猝死的莫名,一時間無式劍人馬屍橫遍野。 wU9H=w^  
 *b$8O  
 /z0X  
突然的巨變,讓戰場提早結束。夙烈也因狠烈手段而喘息不已,一時間,眾人互望,寂靜無聲。 =)2sehU/  
_D{V(c<WD  
J0 [^hH  
「哈! 吾必需回天宇,但是吾不能留禍害給星宗。時辰所限,吾只能殲滅這些人,無式劍就交予秋八月了!」 yX {CV7%O  
=&5^[:ksB  
3k#?E]'  
「夙烈…你…就認定無式劍必回打天外嗎?」 杜鳳兒一時也難解。  [YGPcGw  
cJ}J4?  
udEJo~u  
「汝等沒跟他正式相處過,他是個梟雄人物,野心很大。若不是身中血咒,他早打回大陵,此地更是早就淪陷。只是沒想到他比我想像更陰沉,是吾低估他了,他才是汝等需提防之人。 此處兵力應不是全部,他應還有伏兵 有次他的屬下無意間露口,據說是在白雪蒼蒼的山上,接近天堂之冰地。吾對此地形不熟,無法知曉是何處,汝等自求多福了! 杜鳳兒! 吾就以此消息與清除此地的垃圾先回報汝之情義! 遠弟! 就拜託了!」 夙烈說罷,深望一眼司徒遠,兄弟情深,盡在不言中,轉身飛逝。 /uh?F  
yU e7o4Zm  
="k9 y  
司徒遠欲叫無聲,不祥的預感讓司徒遠傷透心扉,再度吐血! {c7ZA%T~R  
dTE(+M- Gr  
Ew&pwsQ  
「大師兄! 保重!」 杜鳳兒擔憂司徒遠的狀況,但亦煩心無式劍的去向,所以先將司徒遠交予神侯府醫療照顧,自己則跟隨諸葛等人去看看狀況,再回天宇。 S,=#b 4\#%  
/8)-j}gZa  
 .IO_&^  
忽然另一匹人馬到來,竟是蔡京高俅等親自帶兵前來。米蒼穹冷笑,惡戰結束後才來,還真是來的巧。文官敢來到此地。哼! 你也知事態嚴重! C\Y%FTS:  
_7)>/YK?}4  
(9"w{pnlLc  
此時三方聚首,自有默契知曉不是自家鬥法時,還有什麼比救皇帝重要呢? 毋在多語,眾人跟隨著諸葛神侯救駕。 0ESxsba  
_RTJEG  
oCCTRLb02  
諸葛神侯帶領眾人,沿者暗記來到靈谷深院,正是綠衣人與秋八月戰到尾聲時。秋八月擔心無情在裏面的情況,出手不再留情,綠衣人等死傷不計其數。大軍一到,綠衣人更是自亂陣腳。 U)f;*{U  
.nN>Ipv  
#:~MtV  
忽然一聲長嘯由莊內傳出,秋八月感到心神震動,是你嗎? 秋八月忽臉變陰沉,杜鳳兒急叫大宋軍隊後退。一股強大掌氣發出,地再起三吋,剩餘的綠衣人根本連逃的機會都沒有而全軍覆沒。  1\[En/6  
B7*^rbI:X  
oPqWL9]  
秋八月不理來人,冷冷往莊院行,連大門都懶得拐彎走去,直接一掌,打毀園牆。杜鳳兒暗嘆,哇! 難得的時刻 好友! 汝動怒了! ;fdROI  
L.E6~Rv  
csEF^T-  
*************************************************************************************** Z4"SKsJT/>  
追命萬沒想到,自己凝聚功力的一踢,竟是踢向無武功的無情。這就是無式劍沒追出來的原因,這也是無式劍”好心”打開密門的理由。我中計了! 手抱徽宗,飛踢半空,加上先前的腳傷,追命已難改身形,心慌的手軟,把徽宗掉到地上。 w%3R[Kdzk  
Dc2U+U(J  
Q^B !^_M  
無情看到是追命,怎忍發出暗器,也來不及凝氣用輕功,只好坐等命運的決定了! c,v?2*<  
U= Gw(  
L/YEW7M  
一道身影竄入,擋在無情前,一掌硬擋退追命的腿。看到來人,三聲同響。 &F8N$H  
RF#S=X6  
bm</qF'T6  
「二師弟!」  「二師兄」 是鐵手幫無情擋下追命的殺著。再次會面,恍如隔世。幾近府破人亡,逃命入獄,幾經生死,今終再度聚首,四人忍不住伸手抱住彼此之手。「我們又再一起了!」 M6j!_0j  
#835 $vOe  
w;p: 4`  
一句煞風景的呼喊,讓四人驚醒。 「你等這些奴才還不趕快來救駕!」 vC# *w,  
1+{V^) V?  
kn^? .^dVX  
被摔在地的徽宗,由昏迷中痛醒 掙扎中,四僮趕緊幫他解繩去口罩。徽宗定神看到四位名捕,忍不住哭訴,自己從小生在帝王家,那受過這種苦,四人趕緊過來護駕。 !U 6 x_  
8iB}gHe9  
T> !Y-e.q  
徽宗心中感概,還是四大名捕靠得住。 :vsF4  
PQ#zF&gL9t  
fFSQLtm?E  
忽然半塌的堂內傳出一聲哨聲。 “轟!” 一聲巨響,石碑堂後的園牆倒毀,一群約略三四十人的綠衣兵將站在牆後。個個虎背熊腰,眼神精光四射。帶頭八位將官更是神氣活現,精光內斂,感覺得出有著與年齡不合的內力修為。 gf&\)"  
;RElG>#$  
BDO]-y  
追命驚嘆:「竟還有伏兵。」 Cuk!I$  
'Avp16zg  
#77p>zhY  
鐵手道:「不妙! 是無式劍的直屬子弟兵。」 :/.SrkN(A7  
\i2S'AblYq  
.!B>pp(9  
無情心中叫苦,又是一群天外來的不死鬼胎。 (噫! 無情罵到某月喔!) ~+HZQv3Y  
kdam]L:9  
HRG2sv T4t  
“轟!” 另一聲巨響由後面傳起,回頭一看,是秋八月一掌打碎園牆,踏入莊院,後面大宋人馬也跟進。蔡京看到徽宗灰頭土臉的坐在地上,更糟糕的是竟與四大名捕一起,這爭寵那能輸人,馬上唉嚎向前。 「皇上! 微臣救駕來遲,請恕罪!」 )~Pj 3  
5, j&-{ 0W  
Yu`KHvur  
忽然一棍擋在眼前。 「米公公! 你?」 A_ftf 7,  
}OJ,<!v2pc  
IHrG!owf  
「想做戲也得看清情勢! 你不見對方派出的絕頂高手在皇上旁邊嗎? 想害死聖上嗎? 」 .*x |TPv{  
pSPVY2qKX  
4)DI0b"  
旁邊的諸葛神侯也開口:「只怕這場面已不是吾等能控制,超出我們所知太多,秋高人自會應付,我們先看局勢再應對吧!。」 D2@J4;UW*W  
z0v|%&IK  
Q&@~<!t  
蔡京能爬到今日的地位,自有過人的一套。只是身為文官,無法清楚武人修為。米蒼穹一提醒,馬上知曉應對,默默站到一旁去。 ;;Y>7Kn!u  
[%1 87dz:D  
M?nYplC  
杜鳳兒對三人低聲道:「對頭有幾個天外來人,與對你們而言武功絕頂的人,不是一般人能應付。你們挑幾個頂尖高手合作, 其餘在旁助陣即可,省得礙手又無辜送命。」 Mqk[+n  
c:@lR/oe"  
!e0OGf  
三巨頭也知情勢不對,各自命令。 kgQyG[u  
'A#bBn,|  
v?)u1-V0  
秋八月踏進莊院後,一直沒再動,無式劍部下亦無動作。身處中間接近敵方的徽宗與四大名捕見雙方僵持,暫不敢輕舉妄動。 9P)28\4  
>}p'E9J?r  
kuZs30^  
兩牆皆碎,莊不成莊,雙方人馬,目標皆同。 =_@Q+N*]|(  
;LhNz()b  
,iy;L_N  
此時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大雨,似乎要沖刷將再起的血戰……雙方對峙於暴雨中。 rmq^P;At  
5{.g~3"  
=a]B#uUn  
冷雨中,雙方人馬定住身形互望,各自衡量對方實力,肅殺氣氛濃厚,卻無人敢輕舉妄動。 P*kKeMl  
mi>CHa+$  
EXz{Pqz  
徽宗也被影響,顫慄地捉著鐵手的手臂不放,深怕會被丟下。 雨! 好冷! 徽宗何時受過這種罪,再也忍不住大喊道:「朕要回宮! 」 m`Dn R`+  
vrr` ^UB2  
@&4s)&-F  
一句話如平地生雷,劃破寂冰,全部人馬都動! AgU 7U/yk  
K;NaiRP#k  
2\'5LL3  
秋八月身形移向無情前面,綠衣兵衝向四大名捕與徽宗,將官級則飛擋秋八月。 NA<6s]Cs.  
mKh <M)Bz  
&# w~S~  
無情發出漫天暗器,其中暗藏幾種特殊暗器加強烈火器,是無情極少使用的絕招風火山林四極明器。但是並非射向綠衣人,而是碑堂。碑堂發生強烈爆炸,大火燃起,此乃江南霹靂堂最厲害的火器-無間,是無情向霹靂堂情商拿到的,數量有限,若非得已,不輕易使用。 ~=#jr0IZ  
K]0K/~>8  
re%MT@L#  
追命冷血四僮則迎向綠衣兵衛。鐵手忽做意外之舉,將死捉自己不放的徽宗往後飛扔,杜鳳兒則飛身接下徽宗,退到大軍中道: 「吾會保護皇上! 」 &58TX[#  
QN'v]z  
ywl7bU-f  
諸葛神侯、戚少商、方應看、米蒼穹、狄飛驚、任勞任怨全飛入戰圈與綠衣人決戰! ->0OqVQA  
B*,Qw_3dG  
zB@@Gs>  
「爾等是大陵星派來的? 」秋八月被將官們圍住。 BGSqfr1F  
=JK# "'  
-y1t;yU.L  
「沒錯! 吾等身經百戰,遊鬥各星。來此後汝是第一個讓我們出手的,汝應死而無怨! 」 !arTR.b\  
;=ci7IT'  
|#rP~Nj)  
「客死異鄉是悲情,難得血咒已解,因何不保命回鄉? 」秋八月同情眼前這羣流落外星不得回歸的人,希望給他們一次機會,因為自己已有些壓不住魔性了。 zm9_[0  
xy.di9  
h=`1sfz  
「軍人使命就是服從!,汝無需多言! 」 說罷全體使槍殺向秋八月。 Dj$W?dC"^  
HHMv%H]M  
J@4,@+X  
看似亂槍亂闖,實含陣法,虛實之間,藏短捕拙。秋八月一時間竟衝不開槍陣,暗嘆自己低估了這群孤星。 %x5zs ]4^  
|AS`MsbI9  
:87HXz6]jS  
另一方大宋強手對上綠衣兵衛,戰得辛苦非常,此兵團雖只有十幾人,但個個是好手,比七絕劍神更上一級。 #]_S)_Z-  
aDreN*n  
YJ[Jo3M@j0  
無情險象環生,對手的武功太高,已非自己這輩能應付了! 其中較弱的四僮,雖只對上一人,但已是傷痕累累,險象還生。 7lJs{$ P  
u}L;/1,B  
Wt8=j1>  
杜鳳兒看情況不妙,想下場幫忙,但又擔心這個累贅的宋朝皇帝。 嗯! 勒令一干人等圍成一圈,杜鳳兒雙指凝氣,以徽宗為中心畫圈。 交待徽宗: 「您千萬不要走出這個圈。」 rdY/QvP0=  
% w0Vf$  
oP0ZJK&;  
徽宗早已嚇破膽,緊捉住杜鳳兒。「小海子! 不要走! 朕需要卿護駕。」 Db5y";T  
-Z/'kYj?U  
0 3/ <A^  
「吾若不幫他們! 吾等全體將葬送於此! 相信吾! 此圈會保護您! 」輕輕甩開徽宗的手,往大宋戰圈飛去,正是何梵危急時候。 .^} vDA  
:+nECk   
faJ>,^V#  
杜鳳兒知事情難了,不再保留,以指代劍,春秋劍氣凝劍型,衝進四僮戰團。 幾招內殺掉四僮的對手,無情急呼四僮排劍陣,與自己同對一人,五人師師徒,情同手足,亦師亦友,默契十足 深諳兵法的無情,操控四人攻防加上自己的明器,硬是與對手暫時打成平手。 ktMUTL(B  
#ivN-WKCl  
a!?&8$^<  
杜鳳兒採游擊戰術,一個一個慢慢殲滅敵人。 因為他知曉,真正厲害的對手是圍住秋八月的一羣,任何一個皆非大宋人能抗衡。 nP+]WUnY  
|##rs  
Nsd7?|@HI  
秋八月被強力槍陣圍攻,一時出不了陣,但也難傷自己。 忽聽到一聲驚呼。 CaV>\E)  
w&E*{{otJ  
+mqz)-x  
「公子~~」 eK]$8l|LI  
\a|bx4M  
df$VC  
眼光望去,無情的輪椅被對手翻倒,無情飛向半空躲過劫難,但也失”腳力”只能盤膝坐在地上抗敵。濕透的身軀導致咳喘病發,臉孔瞬間變成蒼白無色,以無力的身體對敵,更顯異常辛苦與危急。 !KEnr`O2u  
nnm9pnx  
1hT!~'  
秋八月心中一陣心疼,怒氣再也壓不住的衝破一向無波的心湖。閉上雙眼,雙手緩緩舉起。 全身冒出光芒。 \;%DDw  
V`7^v:  
k\J 6WT  
「這是怎麼回事? 不管了! 砍頭再說吧! 」帶頭的將領一刀往秋八月的脖子砍下。 wB0zFlP  
Gw;[maM!%`  
<g^!xX<r?  
「啊~~~」 一聲哀鳴,帶頭將領才一碰上秋八月,就全身爆破而亡。 Q;3 v ]h_  
B9-Nb 4  
WRWcB  
「快退! 」 一聲大喊由破碎的牆傳來,綠衣將領們急速後退,為時已晚。秋八月全身冒出八道掌氣以不同方位發出,綠衣將領快速逃走,但逃不過由後而來的強烈氣流。 中者皆爆破而亡,無一倖免。 D}| 30s?u1  
{m&8Viq1  
%](H?'H  
雨不知何時已停止,血水屍塊代替了雨水淋落大地,殘酷的景象讓戰團僵固眾人呆滯。 p^s k?E  
GG}(*pOr  
_cW (R,i  
秋八月此掌齊集全身功力,意在速戰速決,雖只一掌卻分八道分流。 一掌過後, 秋八月臉色蒼白, 身體急喘。   jC)lWD  
;AwQpq>dy  
njk1x  
一道身影怒吼飛出,衝向徽宗,事情發生太快,眾人來不及防備,秋八月也正在調息體中紛亂氣流。無式劍痛失跟隨自己多年將領,怨恨的撲向徽宗。 xGzp}   
cVR3_e{&H  
_v+mjDdQ  
徽宗看見無式劍如瘋子般衝來,腳軟倒地,說不出話來。 XgfaTX*  
0F\ e*{gc  
*FwHZZ~U  
無式劍衝到徽宗前的圓圈,強力的劍氣由圓圈劃出,杜鳳兒暗藏的春秋劍招碰氣發作。 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借力使力,吸取踏進圈的來人之氣與原先佈下之氣結合上衝。 bwm?\l.A  
2|1s!Q  
;I#S m;  
無式劍心傷意動,一時沒留意。忽出的強力劍氣,讓無式劍躲閃不及,僅僅避過要害,卻無法全身而退。右半身被劍氣劃過,鮮血淋漓,右眼頓失光明。 B f_oIc  
A!K/92[#@  
~[mAv #d&i  
無式劍怒吼飛起,杜鳳兒秋八月飛身而近。 秋八月發掌,氣先至,一聲強力觸撞後,掌氣竟迴轉打向飛馳中的秋八月與杜鳳兒。 7sQw&yUL)  
% 1+\N  
l[2 d{r  
「可惡! 八月秋風」 秋八月急推開杜鳳兒,同時急閃。 但事出突然,被自己的掌氣掃中,氣翻血湧,吐出幾口鮮血。 B~/LAD_  
tkG0xRH  
4@wH4H8  
其餘眾人,被這些天外人的飛來高去,掌來劍去,搞的傻眼,呆愣一旁,等待塵埃落定時。 M# sDPT  
r/![ohrEB  
t ._PS3  
「不~~公子! 」 )m-l&UK  
@[qGoai  
Kzs]+Cl  
秋八月一驚,回頭一看,無式劍已捉住無情,攔腰抱起。 無情的蕭滾落在地,顯然無情以蕭發暗器,但無法傷及無式劍。 fC2   
6T}bD[h4?  
{ZS-]|Kx  
「哼! 若不是汝以火藥炸毀密門,讓吾來不及出來,吾怎會失去同袍下屬? 」 手臂用力勒緊無情腰身。 : .-z) C}  
q>~\w1%}a\  
pX:FXzYQ  
無情咳嗽不已,腰痛難當。「咳咳咳….是嗎? 密門毀……只能…暫時阻止你…再挾持皇上… 你…早就從…另一邊…出來…是你眼睜睜讓……他們送死..咳咳.. 」 OZF^w[ `w  
a:o Z5PX=  
PC| U]  
當大戰剛起,無情就防備無式劍會從密門出現,所以一舉毀壞密門,讓無式劍一時無法出來 以這些許時間,暗示鐵手將徽宗轉給杜鳳兒,以防萬一。 雖未出聲,但三人默契好,無需言語就成功的行動。 x*~a{M,h  
1GnT^u y/  
::y+|V/  
「啪! 」一個耳光! 「汝太多嘴了! 」 *ay>MlcV2=  
1$q>\  
LiyEF&_u  
「住手! 」秋八月怒吼,無式劍一抬頭就看到眾人忿恨的看著自己,只是礙於無情,皆不敢動。 yn0OPjH  
)V^J^1  
&=sVq^d@qe  
「杜鳳兒! 汝們怎麼可能來得如此快? 」 H<M ggs-  
C*}TY)8  
o b  
「夙烈臨走前,殺掉汝的手下。」 kF9T 9  
|5wuYG  
y(K?mtQ   
「哈~~~想不到吾會一敗塗地至此。夙烈竟下此狠招。秋八月! 杜鳳兒! 你們如敢阻止我,無情當場就陪葬。」 }}3*tn<6  
T,72I  
X517PT8O  
「你……」 ZDZPJp,  
YC:>)  
iQczvn)"m  
「哈~~ 大捕頭! 你終究是落到吾的手中。 秋八月! 吾在唐門恭候大駕! 哈~~~~~」 無式劍帶著剩餘手下揚長而去。 G4Zs(:a  
AW8"@  
# E'g{.N  
*v'&i) J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005年 七夕搞笑番外篇
tTe\#o`  
應天風無情 2005年 七夕搞笑番外篇 "EF: +gi#"  
z m\=4^X  
CHENY 轉貼。 )!hDF9O  
以往由吾寫情節, Cheny 校正。 SQWwxFJ  
此次搞笑篇,任務對調。 dgE|*1/0  
Cheny 寫文,吾校正。 S *?'y  
情情與八月的形象………………. 8Z:NT_Ss  
BgJ;\NV  
*********************************************** N \[Cuh8Fe  
soA>&b !?  
~~~~~~~~~~~~~~~~~~~~~~~~~~~~~~~~~~~~~~~~~~~~~~~~~~~~~~~~~~ I<z /Y?  
                        啊~~~~~~~~~~~~~~~~~~~~~~~~~~~~~~~~~~~~~~~~~~~~~~~~~~~~  .VuZ=  
                                                啊~~~~~~~~~~~~~~~~~~~~~~~~~~~~~~~~~~~~~~~~~~~~ :,y V?E6]  
一聲聲叫喊聲從房內傳出,四童` 鐵手` 追命個個都把耳貼在門上,非常非常用心地聆聽。 c^}gJ  
Qr1%"^4  
「哇!看不出公子這麼厲害,能把秋高人給搞定。」銀童豎著耳躲說。 bw9a@X  
「嗯嗯!! 點頭,真的是黑瓶裝醬油。平常看大師兄無足不便`身體盈弱,沒想到那方面還挺……挺有本事阿。」追命跟著講。 1Jc-hrN-  
U:c!9uhp  
~~~~~~~~~~~~~~~~~~~~~~~~~~~~~~~~~~~~~~~~~~~~~~ BQ,]]}e43z  
                        啊~~~~~~~~~~~~~~~~~~~~~~~~~~~~~~~~~~~~~~ [G+M94[A  
}:5r#Cd  
~~~~~汝在做什麼,不要射在吾~~~~~~~~屁股~~~~上~~~ Sb>;k(;`:  
                        啊~~~~~~~~~~~~~~~~~~~~~~~~~~~~~~~~~~~~~~~~ KR%p*Nh+C  
X3%7VFy9  
x&+/da-E/5  
~~~又來兩聲,看來這次真的進入高潮。 v)!Rir5  
U: ~O^  
qxG @Zd  
!!咳!! O1Ey{2Q  
眾人轉頭,哇!! E@hvO%  
諸葛神侯走來。「你等也太無禮吧!!還不快回房去!!」 :g}WN  
Y b]eWLv  
「呃! 走~~ 走啦~~ 走啦!」大家彼此催促,可是腳步如鳥步。 #q9jFW8  
目送眾人離去,諸葛也把耳貼在門上。 E).N u  
x,@cU}D  
Q9q:HGXxv  
#,Fk  
[mJc c  
次日,眾人家傭等皆以著推崇的眼光看著無情。重點是,今日不見八月出房門,肯定被搞定無力起床。 (奇怪! 秋八月不是攻嗎?) )i0\U  
0diQfu)Fi  
「公子! 咳~~ 嗯~~~ 您~~~」 8k2prv^  
「有話直說,何必吞吞吐吐。」 gsGwf[XdJ  
「公子,您把秋高人搞定了! 」 Eh#W*Bg  
「搞定??嗯~~~」 無情想了一想,「算是吧! 」 l131^48U  
「為何今天不見高人呢?」 Dh BUMDoB  
K:c5Yq^  
「他目前還需要在床上多休養,自然不便起床。」 +IK~a9t  
z^gf@r  
「哇~~~ 秋高人不便起床,公子,你真行啊!~~~~~~公子,教幾招怎麼樣? 」 dMCV !$  
0yfmQ=,X  
CSRcTxH  
-1Yt3M&  
話說當時情境,無情正在替秋八月推拿。 Z`o}xV  
,6~c0]/  
堂堂秋高人也需要推拿?? 當然,秋高人什麼都高,自然年事也高。對那個年紀的人而言,閃到腰是很正常的,否則你們看看秋高人,為何總是八風不動直直鼎立,不論戰鬥`山海開道` 坐姿喝茶` 觀景賞月等,連掃墓都腰肩挺直。當然啦,除了突顯秋高人穩重之風範,另一個主因乃為了避免閃到腰。 "uDLty?*k  
Q 6{2@  
唉!這個年紀,只要稍許彎腰就很有折損,想當年那頭臭屁飛龍就是不聽吾言,非要在天空展腰翱翔不服老,結果呢?還不也閃腰了,才會來一句閒適臥雲中,三世鱗未動來掩蓋自己的糗事。 Yl% Ra1  
s+2\uMwf*  
這次很不幸,壞運降臨到自己身上,在少許僅有彎腰中就給閃到了。對年紀大的人而言,腰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固然死要面子不露聲色,還是難逃無情銳利的雙眼。基於自己數次鼎力相助,無情自然很熱心,自告奮勇的要幫吾推拿減輕痛苦。在盛情難卻之下,死要面子的吾…竟然…也點頭,當然偷香成分多一點。 <@.f#  
3:&!Q*i;  
RvZi%)  
但是….卻是一場慘痛的經驗,固然崖餘是位出色的捕頭,但他不是一位優秀的推拿師,況且他要求也挺高。 fa8vY  
>7!4o9)c  
首先,要先把衣服脫光。好吧! 都是男人,沒關係,秋高人可不是被叫假的,拿得起放得下,脫~~。 P+:FiVj@~  
1t+]r:{  
什麼?? 連內褲都不能穿,有這麼誇張嗎? 身無遮蔽在人眼皮下,還真需要點膽識,但是對方是自己的心上人,那也很欣慰。好…..脫….! 況且那個部位自己也很自豪。 <,(6*b  
HB\<nK  
好了,脫光了,也趴在床上了,下一步是什麼呢? 喔! 你要坐在我臀部上幫我塗潤滑劑。當然沒問題,你愛坐多久就坐多久,哈!哈!。內心無比開心啊! UtIwrR[  
^SpD)O{  
~~還挺舒服的~~潤滑劑剛抹下去之初有著涼涼的感覺,可是經過無情雙手來回磨擦,竟慢慢”熱”起來了。 0\qbJ  
57Y(_h:  
這還不算什麼,無情體質本柔弱,無法使力。而秋高人傲人的身材,結實的肌肉,無論無情如何使力推用力拿,對八月而言猶如撫摸,讓人心癢 Se9I1~mX  
y-cRqIM  
最要老命是那個地方竟然這個時候…升起,自已的手也不聽話了,開始摸上床邊那人的大腿… z'O$[6m6  
w{#K.dx  
感觸到變化,無情臉瞬間全紅,漸升怒氣,秋八月卻陷入自我陶醉中。 #*BcO-N  
i*:lZeU61  
什麼? 汝要更換醫療方式,要換什麼方式呢? 剛才那方法不錯,吾挺喜歡。 p ~J`}>yo  
O(!J^J3_z  
! 汝覺得不夠力嗎? DM/J,q  
FTI[YR8?Y  
~~汝正在找什麼呢??  天ㄚ~~那是什麼東西?一根根那麼粗,你不會想打在吾身上吧! Q1mz~r  
1 y$Bz?4  
什麼? 就是用在吾身上!! 等一下,吾道歉~~剛才是吾無禮。住手啊~~~~~~~ /0s1q  
eh2w7 @7Q  
天啊! 汝這是針灸還是射飛針。  :J`:Q3@  
A7>0Pn%D3  
~~~~吾乃病人非敵人。 T;w%-k\<r  
1Cki}$k@  
~~~ 吾之穴位非是汝攻擊的目標。 %a&Yt  
'uGn1|Pvy  
~~~~~~連屁股都不放過。上次已經扎過一次了,這次卻要連射六針。 s 4Lqam!  
5?kJ]:  
@QV|<NeH  
 0$b)@  
「不要叫這麼難聽好不好,別人會聽到的。」 無情說 SSY E&  
|y)Rlb# d  
「汝放心!! 他們……通通已經……聽到了。」 秋八月忍著痛非常小聲地說 '*MNRduE6  
k {_X%H/  
「什麼?  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MLtfi{;LH  
4.$<o/M  
「沒什麼~~~」 hC4##pAa  
tH,}_Bp  
「我的技術有這麼差,會讓你哀號成如此。」 q]T{g*lT  
;g?oU "YM  
「沒有,是因為你的技術太好了,我才會~~~~~~~~~舒服的叫」。 v3x_8n$C9  
b? jRA^  
「是嗎? 」 y2gI]A  
{"S"V  
「是的~~」 ,-myR1}  
r&@#,g  
「那我就放心~~~再來一次吧! 」 6QkdH7Qf=  
bccJVwXv  
「什麼?? 還要再來一次~~~~~~~~~~~~~」 {Lwgj7|~  
IeLG/ fB  
}dX[u`zQ  
「好了! 好了!好了!汝已經身上連續在吾背扎了三十六針,汝的手也需要休息吧。況且吾也怕了你,以後再也不敢了。」 7dyGC:YuTL  
Ch%W C ,  
「什麼?? 汝不要開玩笑吧,那些針要停留在吾身上六個時辰。汝要吾如此這般趴在床上六個時辰,我的顏面可是茲事體大阿,打個商量行不行,一個時辰就可以了。」  ;)s$Et%  
yoGe^gar  
「不能啊! 好吧! 這次汝贏了,不過劣者有個小小的請求。」秋八月陰沉的請求 mYJ%gdTpo  
,#hS#?t   
「說吧!! 」無情回問 Pc#8~t}2  
_W'>?e0i  
忽然,握住無情的手腕,一個翻轉倒下,無情就這樣倒在八月的懷裏,有力的手臂緊緊扣住無情雙手,無力施展。 |s`j=<rNQI  
x9k(mn%,  
我要的不多,就只要……薄唇緊緊覆上無情。 `[3Iz$K=  
@GDe{GG+  
一道指氣打斷燈蕊,屋內忽暗………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005年 中秋番外-代價
 u*m|o8  
每年到中秋寫個番外,好像成了定律…. Y D,<]q%  
由於時間差異,這篇是以正文的事件結束後的第一個中秋,其時秋八月也因傀渡論回歸天宇。 d6f T  
|Kq<}R  
故事集中在天宇,不影響正文,沒興趣的可以不看! 7NMy1'-q  
前半無情部份由吾執筆。 4[ *G  
後半部飛龍秋八月由cheny提供。   ;w<r/dK   
----------------------------------------------------------------------------------------------------- FmhT^  
又到了中秋夜,宋都更是繁華喧嘩。徽宗不會錯過任何玩得的節日,京城陷入熱鬧慶典中,圓月也感應節慶,不捨躲於雲層中,高掛夜空與民同樂。 v hGX&   
$YiG0GK<"  
宋都歡樂,神侯府小樓卻是愁雲一片。自從無式劍事件後,無情身子骨更差了,感染風寒後竟多日無法起床,身子骨似乎是掏空般的虛弱,全身感覺不到任何氣力。看著窗外圓月,更添思念 「八月! 你是否也在對空興嘆呢? hEA;5-m  
+&4@HHU{G  
一陣目黑,感覺到知覺漸漸流失。是大限來臨了嗎?” 隨著一問而陷入昏迷。 rM`z2*7%d  
m^o?{ (K  
「公子 四僮急呼,但喚不醒脆弱的人兒。「快叫世叔 fP/;t61Z  
jpkKdQX)  
********************************************** .^wBv 'Y  
再度清醒的無情,發現自己與燕窩(輪椅),飄浮在空中急飛。 「我不是病倒在床嗎? 怎麼會…? r@c!M|m@  
)tx2lyY:  
一陣天旋地轉,急速落下。 無情發現自己跟本無力做任何事,只好任由身體落下。下意識中打開機括,燕窩伸出夾子夾住無情腰身,與無情一起墜落。誰知…. 7?ILmYBw  
qV)hCc/ ~  
「噗嗵! 掉進海中,無情無腿跟本無法游水,加上與燕窩一起縛住,更是雪上加霜的直往海底去。 tI<6TE'!p#  
HBm(l@#.  
無情漸漸陷入溺水昏迷,忽然一股很溫暖的金色氣息抱住自己。 一瞬間水消失了,半昏半醒間,無情感應到這股氣息似曾相識。這。種熟悉感,似乎是多年前的那場夢……………………………………………………………….. %RIlu[J  
…………………………………………………………….. w$0*5n>)  
…………………………………………………. IqFmJs|C  
mYFc53B  
二十年前,同樣是中秋夜,此刻應該是一家團員歡樂的時刻,卻勾出無情最傷痛的過往。 f{-,"6Y1  
_LFABG=  
K?u:-QX^  
十三位黑衣人莫名其妙的衝進家中,斬殺所有府中人,雞犬不留。 殺戮似嫌不夠,臨行時還潑油放火,整個府邸陷入層層火海。 wA o6:)  
~g}blv0q+B  
一夕間無情失去所有親人父母更失去了雙腿。 c27Zh=;Tj  
e\._M$l  
趕盡殺絕的十三人,連府邸都得燒盡,怎麼會留下自己這個活口呢? (_R!:H(]m  
uMjL>YLq{?  
那是一種難醒的夢魘,也是不明的夢境,似真似幻,連自己也分不清了 "8 ?6;!,  
I2gSgv%  
當自己的雙腿被砍斷後,其中一個黑衣人更殘忍的狠踢自己到火海中的樓閣裏。 那一踢似運足真氣,半空中的自己感到血氣胸湧,五臟移位,痛苦非常。 重重摔下地後,傷重已無法移動身子,只知炙熱難當,昏迷前依稀看到屋樑往身上倒下。 爹娘! 我們很快就再見面了! ~xJ ^YkyH  
j>3Fwg9V  
恍惚之間,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氣流,流過全身,減弱疼痛。勉強睜開雙眼,看到自己置身在一片龍形彩光中,想直起身子,卻全身無力,這身子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 [W99}bi$  
} x Kv N  
「小朋友! 不要亂動! 汝傷得很重! ,x utI  
C'PHbo:  
溫和平穩的聲音,輕撫心扉,讓一直咬牙隱忍的無情忍不住眼淚直流。 #!>`$  
p.5 *`, )  
「好好哭一場吧! 發洩後會舒服些! k>=wwPy  
G+t zp&G@  
無情知道能將自己救出,必是絕世的高人!  「可否請高人傳我武功? | Pqs)Mb]  
uT Y G/O  
「汝要報仇雪恨? AD >/#Ul  
p7L6~IN  
「他們殺我家人,毀我家園,不該嗎? o\qeX|.70  
?lm<)y?I7+  
「然後呢? x[R?hS,0 t  
E O"  
「嗯? 然後 無情忽停頓片刻。 「我不知! 我只知此時此刻,報仇是唯一目標。」 X{iidTW`xv  
fVYv 2  
龍形彩光忽然散出些許光華,打在前方地上。 「假設剛剛吾已幫你殺盡汝的仇人,汝有何打算? 88}04  
]''tuo2g8  
無情一愣,假如我的仇人已亡。 …… 無情忽感一片茫然,全身無力,一時無語。 `FK qVd  
D=)qd@,K  
「這世上本就很多悲慘事,大多數人只能隨著命運漂泊,無法抵抗也無力抗衡,因果報應、天道輪迴更非事事都應驗,報應之說只是安慰無法反擊的苦命人。 就算有能力報仇,又如何?一心為了報仇,不顧一切,也許所付出的負面代價更大。 報了仇後呢? 真能再恢復以往童真嗎? 非吾狠心不願傳授,汝必需得承受的下打擊。如汝能撐過此劫難是幸,但一生將無法習武,汝之經脈已嚴重損傷,爾後將容易病痛纏身,連常人都。」  輕嘆一聲,那人不忍再說下去。 其實真正的事實是無情只是靠著他所輸入的真氣才得以清醒,五臟六腑實在傷得太重,一旦真氣停止將永遠沉眠。 @h5Q?I  
I#xhmsF  
當發現此小孩於火海中後,一時不忍,試著挽救。 但行氣一周天後,已知無可救藥,除非….值得嗎? #2+hu^Q-  
5a/3nsup5  
一陣無聲的沉寂後,無情眼中忽發亮光,似乎是定下一種決心。 「不能習武又如何? 武力又豈能解決天下事,市井小民多苦難,天道不到,我幫祂報。」 {"0n^!  
Q;@w\_ OR  
「嗯汝可清楚吾所言之狀態? 何況汝之雙腳 J?Rp  
KF7d`bRe  
「我清楚! 上天既憐我一命,我就幫祂行天道。」 Cyud)BZvm  
R%JEx3)0m  
「這…. 吾能說他根本是無救嗎?  …….. 再深凝無情雙眼,看出真心,此小孩真有骨氣,在這種情形下還立誓淑世。 不知為何,他一向平靜無波的心, 掀起微微漣漪。 也罷! 失去再修就是! mG%cE(j*D  
oTA'=<W?D  
無情忽覺一股強大暖流侵入,流遍全身,不但撫平五臟六腑的燒痛,身體也生出能源。氣力慢慢恢復,好溫暖的感覺,忍不住陷入昏睡,輕語依稀環繞耳邊。 p+2uK|T9  
(CE2]Nv9")  
「小朋友! 這龍氣隱入經脈,可幫你重生,給予潛力。如好好修養,可多活幾年。 但若過分透支,龍氣折損完的那天就是死期! 切記! #Z]<E6<=9  
!9^GkFR6n  
龍氣何意呢? 無情意識陷入黑暗中。 YGi_7fTyc=  
7A  
當無情再度清醒時,模糊的意識漸漸轉清晰,一位端正不怒而威的中年者正看著自己。低頭觀下,原來自己正在這位中年者懷中。「抱歉! 我來遲一步,幸而你昏倒於花園牆邊,才沒受到祝融之災。」 VKi3z%kwK  
U}{\qs-zt  
花園? 無情撐起身子,觀望四周,不在火海中, 是什麼時候移到自己家中的花園? ! 我的身體可以動了,握拳,張拳,伸指,竟然手也靈活起來,除了斷腿處,其他各處只覺輕微傷痛。 望向四周,沒有看到什麼龍形彩光。 是夢? 是真? Q8DKU  
gIcPKj"8${  
「吾是諸葛小花,是你爹的好友,我會照顧你,跟我一起回府吧! TSsx^h8/  
:$QwOz^N*  
整件事太懸疑離奇了了! 包括世叔在內,無情一直沒向人提起,但那種溫心的感覺卻直沁心靈,永世難忘。 *}LQZFrnX  
DE?@8k  
如今溺水昏迷中的自己,再度感受到同樣的溫暖,由雙掌傳入的暖流,這感覺是如此真實。無情不容許自己再陷入同樣夢境,趕緊睜開雙眼…………. w$Mb+b$  
;e~K<vMm;y  
眼前不再是龍形彩光,而是一位讓人一見難忘的人物。白衣金邊,白髮裏露出幾許金絲,前額金髮由右邊垂下。兩道隆起的金眉英氣逼人,臉部線條粗獷又半帶斯文俊秀,沉穩氣勢中隱含狂狷,是與鳳兒的俊美不同型的雄性美,全身散發出亮麗的男性魅力,好一位風采絕代的人物,無情不由看痴了。 os(}X(   
,-> P+m5  
「公子! 不要亂動! 汝傷得很重! Fh)YNW@  
) |hHbD^V  
無情忍不住輕笑,不同的時間,同樣的口白與動作,時光似乎回到二十年前。 qche7kg!a  
E eCgV{9B  
眼前人物看到無情輕笑,猶如春陽化雪,砰然心動,好個俊美的人兒! CzT_$v_  
VE/~tT;  
「恩公 Bc#6mO-  
W*D*\E  
「請勿稱為恩公! 吾乃怒雨飛龍! 簡稱飛龍即可! J1Y3>40  
b$FXRR\G  
是他! 久仰的怒雨飛龍! 他竟是連救我兩次的恩人。 gwYTOs ^  
|nO }YU\E  
「兩次承蒙相救,我 q{.~=~  
4_S%K&  
「真是不聽話的小鬼! 忘了吾之交代嗎? 怎麽把龍氣折損如斯? ,I[A~  
uMP&.Y(  
「為民請命,義不容辭,個人生命,置之度外。」 X .S8vlb4z  
!?)iP  
「一樣的骨氣! 真深之執念! 吾果然沒救錯人! 汝怎麼會以這種形態到此? 5TdI  
M~!LjJg;  
這種形態? 不解飛龍言下之意?  「吾一病不起,昏睡中不知為何就到此地了! m<22E0=g  
jdVdz,Y  
「喔! 真是巧合! ! 汝把吾輸入之龍氣耗用殆盡,怎麼可能會好的起來! 太不懂得珍惜自己了! dnTXx*I:  
&nZ.$UK<  
「很抱歉! 我辜負您的好意! 此地是滄海嗎? 我怎麼會穿雲越星到天宇? )^'wcBod,  
fKT(.VN q5  
「汝怎會知此地是天宇滄海? ….無腿行千里,難道汝就是鳳兒提過的無情盛崖餘? fI0L\^b%  
;d  >  
無情點頭。經过短暫交談,無情把過去一一向飛龍陳述。 __||cQ  
4HDQj]z/  
「你竟做了捕快! 難怪會提早耗損龍氣! 也罷! 在此時此地出現,也算是緣份,吾再助汝一次。」 qsL6*(S(r  
~ .Eln+N  
「前輩…. k)USLA  
*'(dcy9  
「專心放鬆四肢。」 LvS3c9|Aj  
QfM*K.7Sl  
無情感到與二十年前一樣的強大暖流侵入,流遍全身 前輩又傳輸真氣給我了,這份恩情如何償還的了呢? 3'2}F%!Mv  
R:JS)>B  
幾個時辰後,氣巡數周天,無情感到身子又似乎回復以往,不再無力病態厭厭。 看著飛龍臉孔轉為蒼白,想必內力消耗不輕。 r^6v o6^  
Sq==)$G  
飛龍將龍氣輸給無情後,收掌行氣周身。「休息片刻後! 吾送汝回去汝之星宿。」 g@"6QAP  
VbX$i!>8  
「我….…..我既然來了,可否順便探視秋八月呢? 前輩您可否幫忙? _E[{7 "3}  
Dy^4^ J5+  
飛龍一愣。 「這…… 3/@'tLtN  
^q$vyY   
從杜鳳兒處早得知秋無兩人之情形…….也許是轉機。 efP2 C\  
PX'I:B]x*  
「這…..秋八月目前不宜會客,但是你或許能幫他點忙。不如….我讓小星帶你過去,只是….見到後望你能控制情緒。」 +e"}"]n  
0?t!tugG  
此番話讓無情更為疑惑。 XT_BiZ%l5O  
P-`^I`r  
「等你會面後,詳情杜公子會向汝述說,即刻動身吧! 記住! 必要時可能得採取非常手段,不可心軟! 臨行前同樣叮嚀,龍氣只是幫汝維持生機,汝非龍族,身體本無法接受。若非遇你兩次,你都是身虛氣空,才得以讓龍氣進駐,但無法融入吸為己用。切記! 氣虛時即是」怒雨飛龍不忍多說。 HwSPOII|8K  
Gb \ 7W  
.< vg[  
「我了解。氣盡即是喪命時,我會珍惜再次的恩賜。」 T}]Ao  
Fk(0q/b  
無情看著臉色蒼白的飛龍,不禁憂心。 「兩次搭救之情,我要如何報答呢? ~K],hi^<P  
TJ5{Ee GV  
飛龍嚴肅的臉孔忽然笑開,邪美魅誘的笑靨。讓同樣身為男子的無情,猛然心口一跳,但是………是錯覺嗎? 怎麼笑意中隱隱有算計感。 |/lIasI  
@+X}O /74  
「哈~~放心,這份中秋大禮有人會幫你還! )x|BY>  
7<^D7  
無情不解其意,眼露迷惑。 飛龍掩不住笑意,轉身寫信。 P[nWmY  
?3z+|;t6C  
「不用胡思亂想! 見到杜鳳兒時,把信函交予他,請他事後上此地一趟吧! Da-(D<[0  
5\Y/so=  
送走無情後,飛龍想起二十年前之往事。一時心動,以三成功體輸送龍氣,回太虛後,沉睡重修功體,為此還遭黑龍嘲笑。 想不到那個小孩長大後竟成了名捕而且出落得如此俊俏! 真是被秋八月撿到寶……這怎能不索取代價呢? _ zmx  
#CQ>d8&  
無情由小星推著燕窩來到清白湖,眾人訝異怎麼此人會出現在天宇,而且身形若隱若現,有時實體有時虛幻。這 '\*Rw]bR|  
3Yj}ra}  
小秘正想開口。小星即時開口道:「飛龍前輩交待不准說破! 否則秋高人無救! RLHe;-*b]I  
47K5[R  
! 無情不解話意,這個飛龍前輩說話為何如此難懂。 dju&Ku  
C aJD*  
杜鳳兒看完信後道: 「一好漢! 造天筆! 小星! 大好機會! 趁冉七還在裏面音療,吾等趕快帶盛公子進去,其餘人在外防護! 2aje$w-  
WNYLQ=;  
「盛公子! 汝得有心理準備,好友已不是昔日汝所認識的秋八月,他被勁敵紀子焉打傷腦部,如今心智閉塞,長年昏睡,清醒時也記不起任何人了。」 \+AH>I;vO  
,m b3H  
無情無法置信,震驚的說不出話,心若沉入傷悲湖底。 -% f DfjP  
(&nl}_`7?,  
「或許汝此時的身形能喚醒渾沌的他,汝可願大膽一試? }\*Sf[EMD  
GyPN)!X@.&  
「當然」 無情眼眸一亮 _gGy(`  
*-Yw0Y[E  
z"O-d<U5  
進到內洞,看到秋八月痴傻般的躺在床上,無情心傷難已,捉緊輪椅把手,極力忍住衝上前抱住秋八月的衝動。 X*yl% V  
$WPN.,7  
杜鳳兒向冉七說明飛龍指示的治療過程後,向著無情道:「盛公子! 冉先生以音療法治療好友,飛龍要你跟著樂音進入好友腦海意識,試著喚醒他。」 Mk9 kGP%  
v1lj/A  
「這….可能嗎? z*[Z:  
ha),N<'  
杜鳳兒深望無情片刻後,點頭道: 「值得一試! 若不成! 吾等回頭去請教出此鬼主意之人。」 -)I_+N  
_/=ZkI5  
「盛公子! 弦音起後,請汝閉目專注於樂音,將自己融入樂音中,秋八月就靠汝了! 0Yjy  
5y'Yosy:  
冉七弦音再起,無情閉目凝聽。沒多久,覺得自己似乎與燕窩開始飄動。 db XG?K][  
M#>GU<4"  
一節過後,無情發現自己在一黑暗所在,四週不見燈火,只有樂音伴隨。 燃起火折子,慢慢推輪前進。 數十步後,看到一個人躺在地上。走近一看,是秋八月! 披頭散髮,黑絨衣著已然污穢蒙塵,全身冒汗,夢囈不斷。 4yM8W\je  
3U`.:w`  
看到這樣的秋八月,無情陷入感傷。 一向高人一等淡如清風明月,一笑揮紅塵的應天風,怎麼會成了這付模樣? 是怎樣的強敵能逼迫他至此呢?   rh l5r"%  
(! 那是因無情你不知紀子焉的可怕!) IyuT=A~Ki  
z} \9/`  
試著呼喚秋八月,但連喊了數十聲,皆無動靜,秋八月似乎是沉淪於自己的夢魘,無法聽到外界聲響。 試著搖醒,但依舊沉睡。 -&A[{m<,>  
~Iu09t|a  
無情沉思片刻後,忽想起飛龍曾提起的非常手段。 也許….手一翻,拿出暗器,秋八月對此暗器應是刻骨銘心。 ! 得罪了! t}FMBG o[  
J?<L8;$s7  
手一按,將半鑲入腰側,鮮血緩緩滴出,一收,將再收回。 2yZ6:U~  
s?E:]  
無情忽以無力聲喊出: 「八月….今生足矣! 勿傷必忘! 還珠名淚! 7| T:TbY>  
(這段在正史上會做交代) rh_({rvQ  
GT.^u#r  
連喊數聲後,秋八月忽然驚醒躍起。 「不…….」八月慢慢清醒來,緩緩轉頭看著身旁之人,看見無情,忍不住心殤,用力抱住 「汝無事! 太好了! e`rY]X  
(這段在正史上會做交代) Vel;t<1  
O?WaMfS[1  
@i h}x  
無情知曉秋八月憶起當時之情景。此時隱忍已久的淚水才滑落,緊緊回抱,一切盡在不言中……. -CrZ'k;4  
| <*(`\ 'w  
兩人相擁良久,才在新樂章中驚醒。「汝怎麼會到此? 這裏是…. kt#W~n  
K0g:Q*J-  
無情也不知如何解釋,因為許多細節自己也不清楚,只能把自己奇遇簡短敘述。 ]>L]?Rm  
K?je(t^  
聽完後,秋八月重整心情,恢復理智,也識清現在自己與無情的處境,臉上再度散發出神人風采。 「唉! 是飛龍….這下又是代價匪淺」 ~e+w@ lK  
 c$|dK  
無情不解,秋八月再度緊抱住無情。「難得今日適逢中秋,我們竟能以此形式相見,不要贅言,讓吾等好好把握這難得之相聚。」 q': wSu u  
kI'A` /B l  
無情溫馨的一笑,難得看到失控的秋八月,是因為自己,心漲得滿滿的。……… S8RB0^Q7  
………………………………….  o %%fO  
………………………….. w0!,1 Ry  
N96BWgT  
忽然….一女聲傳入:「冉先生! 要不要休息吃飯? ! 這不是前陣子來的盛公子! 你怎麼身體一下透明一下又回復! 小秘老婆如潑婦罵街的大喊。 j#f&!&G5<&  
's?Fip  
「死八婆! 你怎麼說破呢? ?Q3~n^  
ks;wc"k"  
「啊…………….. 在秋八月意識裏的無情大喊,一股吸力,將無情拉開,直衝天際「 無情被這股強大的力道拉向天際,直衝星群,終不堪壓力而昏厥! ? ^CGJ1  
<yPHdbF  
漫遊黑暗,似乎過了好久,看到前方燈火,順光而行。 03o3[g?  
[BBKj)IK  
「公子醒了!  謝天謝地! 快請世叔! YMTA`T(+  
NR&9:?  
無情緩緩睜開雙眼,眼前是熟悉的景象與人,自己正臥睡在自己房裏的床上,四僮歡喜的立在一旁。 )1}g7:  
He!!oKK>  
………我不是在天宇嗎? 八月呢? 杜鳳兒呢? 怒雨飛龍?  慢慢的坐起。 8!GLw-kb  
Dj+Osh  
「嗚……奇蹟! 公子竟好了! 陳日月看到無情忽然好轉,高興的大哭。 e}[we:  
J\'5CG  
我的身體我的病……試伸動手指舉起手臂….力氣也回來了….………. l%(`<a]VIB  
P{!:pxu[  
「公子! 你昏迷了幾個時辰,幾乎沒呼吸,我們好擔心,怕你就此…. ;x^,t@ xge  
YX VJJd$U  
「何梵! 不準講不吉利的話。」 'kvFU_)  
Y0\\(0j64  
看著四僮爭鬧,從話意中知道,自己分明重病在床,可是剛才…..不是在他的懷裡嗎?? 怎麼…..? 抬頭看到外頭明月,圓月西垂,外頭慶典聲依舊喧鬧不已。 只過了兩個時辰,這到底是夢境?還是真? Td1ba^J  
zD;] sk4  
忽發現手中緊握東西,舉手一觀,是幾撮灰黃髮絲。 \]A;EwC4C  
[B3aRi0AQ  
眼框微濕….八月…… b6vYM_ Q  
7$W;4!BN*  
還有那位與自己極有緣的怒雨飛龍……… \_AEuz3 F  
#L:P R>  
無情嫣然一笑……真是中秋大禮! &vX!7 Y  
t}k'Ba3]:Y  
************************************************************* MW~B[%/  
滄海龍族基地裏 ~ 鳳會龍 :wZ`>,K"t>  
aSkx#mV  
「喔! 是嗎? 功虧一簣! 飛龍與杜鳳兒會談。 m%c0#=D  
Jx$#GUl#j  
「也不完全是,因為好友已有甦醒狀態了。 多虧汝送無情過來,只是為何無情能以這種半意識形態來天宇? P`dHR;Y0  
#6s C&w3  
「他小時遭逢大變,頻死前被吾以龍氣貫體所救。 中秋時分,吾齊聚龍氣,欲交予汝等救八月。 因緣際會的與他身上殘留的一點龍氣接上,竟將他以此種形態呼喚來,也因此他才得以再度重生。」 [Cqqjv;_  
-wQ^oOJ  
「此話怎解? MlK`sH6  
^;$a_$ |  
「他非龍族,無法融入龍氣成為己用,只能幫他維持生機,其間會逐漸流失。 所以他無法練武,身體多病。但他竟挖掘龍氣所付予之潛力,用於暗器,雪上加霜,把龍氣消耗殆盡,到此地時已是奄奄一息。 再見之時正是龍氣完納時, 幾近斷氣,時機太巧合,或許是緣份吧! 所以吾再賠出三成功體輸送龍氣,得以應天中秋會無情。 杜公子! 可知這三成功體因龍氣喪失無法回復,得重新修鍊,可是若吾不輸送龍氣,他已斷氣。」 }K80G~O2<  
#2R%H.*t  
「哇! 這可是大禮! 代價匪淺! zk'K.! `^  
$7&l6~sMQ  
「無情既是秋高人密友,又因此得以甦醒,這代價 Z3So|M{v  
 AY'?Xt  
「當然由秋高人償還! 杜鳳兒馬上接話。 p;=kH{uu  
nH>V Da  
「可否麻煩杜儒聖傳達于秋高人,當他情況好轉後,到此一聚! 」兩人相視而笑。 tNuCxb-  
QrckTO  
洞中的秋八月忽身形一顫,感覺冷氣上升,未醒先冷。 ZoON5P>  
U+PCvl=x  
經飛龍杜鳳兒商議,定下計謀。 甦醒後的秋八月順便假裝未醒,讓正聯會長與紀子焉合作殺八月,利用此機將八月換成假扮八月昏迷不醒的紅雲,讓會長以陰陽雙針刺入紅雲腦中,喚醒紅雲。 8$v zpu  
:~3{oZGX&  
大事抵定後 秋八月依約前來會見飛龍。 M2E87w  
$7n#\h  
此次見面只會壞不會好,八月太了解飛龍不吃虧的心態了。如不索取代價,那就不是怒雨飛龍。 `X<`j6zaG  
L;M^>{>  
飛龍一臉嚴肅開口:秋高人! 汝也知道龍氣的可貴花了這麼多的龍氣,幫汝打通血脈,更造就了某人兩次相信秋高人不會吝嗇幫吾解決一件難題。」 [TK? P0  
)@bH"  
秋八月別有心思得看著飛龍,果然來了! 吾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你會這麼快就來討債,可見事情不簡單,但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度量,還是勉強露出笑臉:當然! 飛龍既然開口了如果劣者做得到一定盡力而為。 Rw}2*5#y  
[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 c Z6p^  
這樣就好說了,這件事情對吾而言是個難題,相信以秋高人的智慧一定能迎刃而解 Sm$j:xw <  
noh|/sPMD  
過獎了,但說無妨! c@9Z&2)  
3Wb2p'V7$?  
*$L z2 ]  
其實也沒什麼,汝也知吾最近苦於寵愛喀爾之糾纏他以男扮女裝為樂無意於女人卻鍾情於成熟有魅力的男人。爾今時機未至,吾暫且不能離開墨龍壁,所以難以擺脫[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 。 吾左思右想,當今天下男子誰能如秋高人風采翩翩呢? 如果秋高人能開手解囊,與寵愛相交一陣,讓他能忘記吾的存在即可。 |3, yq^2  
nl'J.dJe  
}kCn@  
秋八月驚嚇道:「這感情非兒戲,個人造業個人還,恕劣者無能為之。況且,吾無處理此種感情之經驗。」 Q5y q"/=[a  
<F)w=_%&  
「耶!秋高人太客氣了,此事非不可! 再說汝與無情的這檔事能不算是經驗嗎? 就這麼說定了,吾靜候佳音。 )y`TymM[F  
IQw %|^  
P 0Efh?oZ  
秋八月聽話意知曉飛龍心意已絕不容更改鐵青著臉: 能不能換別的代價? &*aer5?`  
}*.:Hv"  
6mBDd>`0  
這個[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目前就只想到這個,所以還請高人出手吧! I[=Wmxa?r  
[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 4Hml.|$  
稍後回來的路上,秋八月腳步沉重,內心不停咒罵,苦惱著怎麼假意追求寵愛喀爾 Bzu(XQ  
]D{c4)\7C|  
先別說自己內心有著千萬個不個願意,之前自已還曾經大發猛威獨闖釋靈真,給摩喀爾留下了壞印象。光他在寵愛面前隨便三言兩語就能把自己否決出場。 4\1wyN /}M  
該怎麼辦才好呢? B9LSxB  
mX@j  
回到清白湖後正好遇到頭上升煙,誓言要千刀萬剮紀子焉的的一好漢。原來在秋八月癡傻之時,子焉三番兩次來挑釁不說,更在前天當場侮辱他的仙仔造天筆是偽君子,只會裝可憐卻不肯拿出實力。 oE!hF}O  
]HyHz9QkL  
! 自己也深知紀子焉的實力,想要把紀子焉拉下台非三言兩語,能被吾視為畢生大敵的人,豈是易與之輩。 .>kccLr:z  
2 {mY:\  
哎呀~~ 吾怎麼沒想到呢? 何不利用此機會送一個紅軍給紀神人,飛龍的目的只是想擺脫寵愛,至於寵愛會心儀何者,皆不重要。 何況紀神人之夫人也過世多年。嗯嗯!紀子焉! 等著接吾之中秋大禮吧! #juGD9e  
VR4E 2^  
這就是今年中秋之龍氣釋無情,八月換紅雲,應天寵愛情 秋絮償龍願。 KP=D! l&q  
TwM1M["3  
d<^_w!4X}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第二十六章番外-七夕
被好友逼出來的應景文 +ZX .1[O  
|e:rYLxm:  
[NL -!  
雖是番外, 但劇情有衍生到正文去。是當初寫番外時, 始料未及! q4+Yv2e <r  
********************************************************** >{b3>s~T  
:b5XKv^  
夕陽西下,喚醒彎月,月半睜眼,光影朦朧,正是日月交替時。 A0OB$OK  
'<W<B!HP5Z  
秋八月輕踩餘暉,享受盛夏中難得的清爽,微風拂身,難得的偷閒夏夜。 i$["aP~G  
O~atNrHD  
庭園深處,假山角落,驚見追命,醉坐樹下,酒壺滿地,酒香四溢,不像平日的崔略商。 GoazH?%  
BR3wX4i\  
秋八月知追命個性開朗好客,好與眾人牛飲,如此獨酌,不大尋常。 gn^!"MN+g  
;7L;  
追命聽到腳步聲,抬頭看見是秋八月道:「大師兄出府辦案,秋高人是否應節無味而四處閒逛? FJ}gUs{m  
1) 'Iu`k/  
秋八月看見醉眼濛濛的追命,不禁微笑道:「三爺!,見笑了! 難得夏夜,秋某踏月乘風,享受自然之嬌媚,何來無味說? 三爺為何獨自在此喝悶酒? 是否有秋某能效勞之處? l77'Lne  
pu#[pa  
追命苦笑道:「我忘了你不是此中人,不知七夕是何夕。」 TVYz3~m  
Tv1]v.  
「喔…? a}dw9wU!:  
L/%Y#  
「聽杜公子說秋高人精懂測算,不知是否在我們此地試過,要不要算算吾與離離呢?  jC4O`  
]=|P<F   
秋八月有點吃驚追命之請求: 「好友真是無時無刻想法子派任務于吾,難得三爺有興致,劣者現醜了。」 \qB6TiB/  
n_}aZB3;U  
須臾間,秋八月道: 「三爺出北城,延汴河行,或有相會時。」 &*A:[b\  
>;7a1+`3  
醉醺醺的追命忽搖搖頭道: 「算了! 我們無法像牛郎織女一般,在無任何牽掛下相會。」 i\  "{#  
JL``iA  
秋八月疑道: 「牛郎織女? 三爺為何突有此深沉感慨? 你與離離或許無解,但非無情。」 djfU:$!j&  
L0xsazX:x  
追命望向秋八月道: 「大概因為今天是七夕吧! ~3d*b8  
)T/J  
「七夕? UhdqY]  
x%pRDytA  
**************************************** v1h.pbz`w  
汴京近郊發生連續離奇命案,屍體皆是離奇死亡,仵作宣稱無傷無痕,以暴斃報關。四大名捕中以無情最懂醫理,所以無情請纓調查。 8+ hhdy*b  
- zQ<Z E  
無情不信接連幾人皆是暴斃,親來驗屍。回程途中,正巧遇新命案。 9$wAm89  
%i595Ij-]  
無情仔細的檢驗屍體,體溫尚溫,命案才發生不久。細密查看後,在屍體頭頂髮根處發現幾滴血滴,進而找到細孔,由孔中採到少許綠液。以銀針試之,銀針轉黑。 >8(jW  
Fv A8T 2-v  
如此精密之毒,讓仵作查不出,感覺上應與唐門有關連,是蠢蠢欲動的四川唐門嗎? ly=a>}F_  
~?d>fR:X  
「公子! 神情嚴重! 是否案件棘手? 何梵問道。 XfDX:b1p  
C bQ4Y  
「嗯! 幸而及早撞上命案,否則幾滴血液乾旱或滲入土中,加上屍體移動,跟本就查不出了! UBIIo'u  
^N{k6>;  
「是唐門嗎? 陳日月問。 w&5/Zh[~~L  
7 OWsHlU  
「十之八九,只是還得求證,以免造成冤屈。」 x9D/s`!  
%{"dP%|w4}  
「公子! 肚皮上的血痕好奇怪喔! 三橫線下畫個口字,有這種傷口嗎? ?<6@^X"  
7O$ &  
無情看後,細查屍體指頭 「是死者所留。」 @h9K  
%N1"* </q  
何梵道:「為何自己畫在肚皮上,而且血痕猶新,是不是死前留言? 但有這個字嗎?會不會是吉寫錯邊? cWM:  
a%*_2#  
「不會! 屋內擺飾甚有書香氣,此人是識字的。」 說完後,無情望就陷入沉思,頭緩緩環視屋內各角落。 h7*O.Opm=  
QtlT&|$   
「嗯」無情推椅到竹架前,停住觀看。 }1@E"6kF  
D J_DonO]  
三層竹架以兩直樑在邊,固定於牆。橫板直樑交接處,以虎臉開口裝飾。直樑凸出於第三層下方幾尺,以虎尾結束。是一精美的藝術書架,釘於牆上。 Yt*vqm[WV  
x,uBJ  
無情雙手同時發出四道暗器,兩道打向第三層竹架之虎臉口中,兩道打向虎尾。 N|<bVq%  
wASX\D }  
暗器打中口中與虎尾後,第三層竹架下方,長方形壁開,一木盒藏於暗壁中。 d"GDZ[6  
g}Mi9Kp  
無情拿出木盒打開,只見盒中只裝有一藥瓶與一留言。 _r5wF(Y?7  
tah }^  
「公子! 這個 _Jy,yMQ^[_  
|]tZ hI"3<  
「這就是死者的死前留言,也應該是兇手在找的東西。」 ?;RD u[eD  
=f `=@]  
忽然….震天笑聲響。 %qi%$  
KSsWjF}d  
「哈哈哈! 不愧是天下第一捕頭,感謝你幫我們找出東西。」 RY<%'\A`~  
D )gD<  
無情急拿出盒中物,塞在何梵懷中,趕緊再蓋上木盒。低語交代四僮,四僮不贊同: 「公子 *(Ro;?O,pi  
WGMb8 /{$P  
無情低聲怒道:「想全身而退,就聽話。」 四僮無語點頭。 ~ k<SbFp  
73)Ll"(  
忽然轟天大響,大門牆壁被震破,四僮急抬椅出屋。 9 rS, ?  
 Fs)  
屋外兩人圍立。矮小之人,瘦骨嶙峋,一臉病相,雙手藏於袍中,笑道: 「大捕頭! 你的任務至此結束,將東西交給我們吧! snq;:n!   
-=sf}4A  
無情冷笑道:「沒想到唐門之副總堂主唐病會在此迎接,真是不敢當。木盒是呈堂證物,得直接送交到刑部,這個情面恕難從命。」 UFf,+4q  
Y;g% e3nu  
「大捕頭! 最好想清楚,你們諸葛神府可惹不起四川唐門。先禮後兵已是給足面子。尤其現在你還有四個年輕小子在旁,英年早逝未免可惜。」 #Qsk}Gv  
])UwC-l  
「法之所在,豈容私下交售。諸葛神府無意與你們爭鬥。但只要違法,四川唐門又如何,照樣得伏刑。」 }<&d]N  
K"^cq~   
「看樣子是沒得商量了! 語畢,唐病慢慢將雙手移開。 A _i zSzC1  
bQj`g2eyM  
無情瞬間發出數十道暗器,攻向兩人,四僮三劍一刀也起劍攻向於暗器後直擊兩人。同時無情飛起,把輪椅推向唐病,自己則向南按地逸去。 0e\y~#-  
@() {/cF  
四僮也在向前攻擊行進中忽轉向四方逃去,輪椅燕窩似有人控制似的發出滿天暗器。 FJF3B)Va|  
gi1j/j7  
唐病本開始發出毒霧,但誰知無情竟沒正面交鋒,五人分五方逃跑,面對竟是滿天暗器。急閃身形,飛動披風躲過暗器。 ;AJ< LC  
v8  
另一唐門高手唐山經驗不足,沒想到無情竟是以空椅攻擊,臂中數標,血流如注。 +(y>qd  
Wp`C:H  
唐病望著滿天紫霧震怒,唐山問道: 「頭兒! 現在要如何呢? 要追那一個呢? K( z[ }  
Vmtzig3w[  
「當然是無情,無情竟第一個開溜,這是從沒發生的事。只有一個解釋,他急著帶木盒走。」 :P,2K5]y  
3(o7co-f  
「但是他丟下座椅,是逃不遠的,他可能冒這個險嗎? fyrd `R  
2+Zti8  
「無情是四大名捕中最狡詐的一個,他做出不可能的事,就是要我們料想不到。 我唐病豈是平庸之輩,快追無情。」 兩人急往無情逝去方向直飛。 !xymoiArp  
U3+A MVnB  
無情到達金水河邊,已累得喘氣連連,但唐門高手也已追到。 唐病唐山與無情保持數丈距離,唐門似也忌諱無情的暗器。 kF?S 2(vH  
-O%[!&`  
「大捕頭! 無腿跑數里,未免太辛苦,放棄吧! 不過咱們皆是長距離兵器,你有意鬥鬥也無妨,唐病絕對奉陪到底。」 iJ4 <f->t  
}_]As}E  
無情急調氣息,贏弱的身體已說不出話來,只能輕輕搖首。 qw2)v*Fn  
d EI a=e|  
唐病眼神殘酷道: 「哼!,那就怪不得咱們對個殘廢下手了。」 雙手一伸白煙散出,唐山同時發毒掌打向無情。 phmVkV2a;#  
g&kH'fR8  
無情想反擊,但忽氣喘病起,一時手腳無力。按地飛空,卻後力無繼的掉下來。被掌氣偏中,打到河裏。 /`}6rXnw9  
******************************* v4C3uNW  
追命帶著濃厚醉意,下意識往北出城, 沿汴河顛行。 E[ 0Sst x  
qh H+m  
直至深夜, 心中升起陣陣失望。離離是自己誓要親手追捕的要犯吳鐵翼的女兒, 我究竟在希冀什麼呢? 穨喪的搖頭後,拿起葫蘆, 把最後的酒喝盡。眼花昏眩之際,不小心睬空, 跌倒於河邊,上身跌入河裏。 *W%'Di  
PU"S;4m  
忽一股拉力, 把追命拉起,羅帕幫追命擦乾臉上水澤。 被河水沖醒三分的追命, 看見眼前的人,忍不住捉住忙著擦拭之玉手。 WAv@F[  
0$l&i=L  
離離! 真的是妳? 妳怎麼會在此出現? KX=/B=3~  
*#6|!%?g  
「我正好路經此地, 看到三爺醉行於河邊。三爺似隨時會摔進河裏, 所以離離就跟著三爺…. 三爺! 你怎麼喝得如此糜醉? 7N6zqjIB  
r.?+gW!C  
追命苦笑道: 「觸景生情吧! ;AltNGcM  
WkP|4&-<  
一時兩人相望無語,太多的隔閡橫於其中, 折磨有情人。  緊握的雙手,兩人皆不捨放開。 4rm87/u*0  
5c)wZ  
「三爺! 我該走了! 不然會連累 >j- b5g"g  
8TI#7  
「別走! 今夜我們誰也不是。就只今晚,讓我們忘卻彼此吧! .T{U^0 )  
C`pan /t  
離離不禁眼中含淚道: 「是的! 今晚我們只是陌路相逢的過客! 418gcg6)  
Rd0?zEKV  
兩人相擁於河畔! 或許是上天亦不忍拆散難得一夜的平和,河邊竟無旁人, 就只寂靜月夜相伴,  讓兩人傾訴難言之心事! }FZp 840  
*5^ze+:  
************************************************************* sZT VM9<)  
唐病氣急敗壞的跑到河邊道: 「你怎麼把他打到河裏,這個殘廢無法游水,必死無疑,怎麼拿回我們的東西。」 i6FP[6H1  
[:BW+6  
唐山道: 「我怎知會這麼巧的打到河裏,那我下去撈他起來好了。」 pRmEryR(U  
.C6gl]6y@  
忽然河流發生奇異漩渦,河水忽然向上衝激,河道竟從中間分成兩半,兩旁河水衝向天際。唐門兩人驚嚇的傻在河畔,而無情正躺於中間露出的河床。在兩人驚惶失色時,河中飄來黃影,一把抱起無情後,飄立河上。 Etdd\^  
,rXW`7!2  
河水開始下滑,慢慢的填滿河床。秋八月也趁此輸氣幫無情排毒,讓無情體力復原。 /%;/pi  
[-QK$~[ g  
唐山嚇得回頭就跑: 「妖法,妖怪啊…. Re{ej  
4@gl4&<h  
秋八月怒氣衝天,一掌打碎唐山。 iKY-;YK  
bnIf}ut-G  
唐病知情況不妙,毒氣再出。秋八月發掌引起河水水氣,灑向毒氣,毒氣化水,倒迴向唐病。 ,~iFEaV+  
g*^wF?t'T  
唐病閃不過意外的水氣,淋了滿身濕。誰知河水竟含勁道,如同子彈般,穿透唐病全身,哀鳴而亡。全身血流成河,不似人形。 f&f[La  
 eMztjN  
「你怎麼殺了他們? 他們可是線索啊。」 無情眼看著一切發生卻無力阻止,不免怨道。 rtoSCj:  
^g\h]RD}  
「哈! 他們也是真兇,不是嗎? 以毒害人,死有餘辜! 秋八月冷酷道。 3EO#EYAHiM  
7~:>WMv9  
「但他們關係到唐門….. E#m76]vkCU  
V.+DP  
「滅了唐門不就天下太平。」 cz$c)It  
dnk1Mu<  
「你….怎可沒證沒據就亂下定論滅門呢? 這就是杜鳳兒口中,另一個你嗎? MV7}  
0GF%~6  
「沒證據嗎? 何梵懷中的東西不就是證據,若不是碰上他,我怎能及時趕到。 我若晚一步到,你就…..。你怎可以身犯險,做出這種事。」 3KbUHSx  
@ $ 9m>6V  
「因為這是最好的方法保住木盒的藥瓶。」 ">03~:oA  
nsy !p5o  
秋八月心疼道:「那你自己的命呢? 不值得一個藥瓶嗎? zp}yiE!bl  
9[B<rz  
無情放軟聲音回道: 「我一時估算錯誤。你好像很生氣,不像平常的秋高人。」 <ihhV e  
l@ (t^68OD  
「氣你不惜命,恨唐門傷你,心殤你落河。」 1i ?gvzrq  
1V#B]x:  
無情忽伸手拉扯秋八月鬢髮,柔柔的輕聲低喃: 「抱歉! 讓你擔憂了! X*(gT1"t  
^a: Saq-}  
秋八月望向懷中無情,兩眼閃著寶石亮光,難得的柔媚似水神情,不禁看癡了。 `Nc`xO?  
:+kg4v&r  
無情紅了臉頰,拉拉秋八月鬢髮道: 「怎麼跑到這來? r@\,VD6J  
,!xz*o+#@  
秋八月笑笑: 「想跟你一起渡過今夜。」 # r2$ZCo3o  
~]jx+6k]  
「喔?」秋八月是怎麼了?  今晚怎麼講話這般其怪。 =lw4 H_  
aU,0gvI(}  
「可是 Q3'(f9 x  
1v+JCOy  
「何梵已回去交差,你不必急於回去。 陪吾走走! +F#=`+V  
5VCMpy  
「在河上空走走? 無情越來越不解今晚的秋八月。 R V_MWv  
{b\Y?t^>f  
此時的秋八月已經飄到接近岸邊,河水也從波濤洶湧慢慢的平緩。 N4[ B:n  
fq)Ohb  
秋八月笑對懷中人說:「你不覺得我們這樣很應景嗎? qen44;\L  
vY8WqG]  
「應景? T9&,v<f  
i'[n`|c<  
「另類的渡鵲橋。」 >"2\D|-/  
I_R5\l}O+D  
今晚是七夕!  無情想到此, 擋不住的紅霞升起,低頭鑽進秋八月懷裏 低喃道: 「這種神話,你會相信嗎? o+PQ;Dl  
A= \'r<:  
「因為很像! 不是嗎? 我們不就是各屬銀河的另一方 卻萬里相會。」 0jl:Yzo&\  
HXl r  
無情升起愁思「遲早也是要各回所屬。」 8=!r nJCav  
mH7CgI  
秋八月微笑道: 「所以才要跨越銀河相會喔!  不過不需鵲橋,  只需銀河行”! 2 `q^Q  
V{/)RZ/  
無情不解道: 「銀河行? M9ter&  
 Y,<WX v  
「吾之尋星成癡之好友,當汝之腳力,飛越銀河,非他莫屬。」 k}+MvGq  
,Yiq$Z{qQ  
「看來當你的好友都沒好事。」 83p$!8]u  
*;V2_fWJ@  
「這可是傳承自杜鳳兒好友。」 *IjdN,wox  
x _YV{  
「你今晚是怎麼了? 不斷的損友。」 7k[`]:*o  
?trt4Tbe/  
「但求汝之一笑。」 \6nQ-S_  
|yId6v  
或許是七夕影響, 秋八月竟打破壓抑的心, 越說越白了。 無情羞紅雙頰, 反擊道: 「這就是鳳兒口中聞名的滄海開道?  滄海不開反開金河,真是大材小用。」 &D&5UdN x  
Zip K;!9by  
「為撈起心中的寶珠,絕對值得! 4`EvEv$i  
9>} (]T  
或許是七夕,今夜的無情也放下平日之剛強, 靜靠在秋八月懷裏私語。 在月光星夜下,享受難得的情人夜!   .yHHogbt  
OmoplJ+  
******* ^| a&%wxA  
! 番外進度超過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