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502阅读
  • 41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1-34 (完) +番外 40F (武俠推理)

楼层直达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u iEAi  
前記: ghu8Eg,Y  
&hri4p/  
自認不是寫文的人才﹐平常只寫點布布搞笑性質或是討論性質的文;可是近來與cheny突發奇想﹐聯想到我們喜歡的溫瑞安小說中的四大名捕之首無情與天宇布袋戲中的秋八月碰在一起時是怎樣的情形…… E` aAPk_ y  
UI}df<Ge  
由於背景是以無情為主;也就是宋徽宗時期﹐所以不像一般布布同人﹐而是較傾向於武俠推理﹐對初寫的人而言﹐是一個挑戰;希望不會太無聊^^;;;; ^N`bA8  
5Dv ;-G;  
感謝妖精與丁丁的修改 ZN]LJ4|xu  
r|W 2I,P  
天宇布袋戲是以天宇星為中心  外圍銀河十三星  戲中的武功高到可以在星河間來往 cm!|A)~  
秋八月乃天宇之絕頂高手  成熟穩重 神采風流 幾無人能及 qJ8@A}}8  
司徒遠是來自大陵星  意欲侵占天宇 1P1"xT  
故事架構上有點像外星人來到地球 SC 6cFyp2  
map#4\  
5C&]YT3 )  
1.  圓月 _Boe"   
A tU!8Z  
北宋徽宗期間;繁華的京城。 WP b4L9<  
2A^>>Q/,u  
正值中秋佳節﹐為了迎合只愛詩意的徽宗皇帝﹐汴京城裡正舉行著盛大的中秋慶典。 RCvf@[y4  
]J aV +b'O  
********************************* P pF"n[j  
*#n?6KqZ  
圓月當空;秋意嫣然。 `NNr]__  
/^F$cQX(  
諸葛小花的府邸”諸葛神侯府”是一片的寧靜與府外的喧嘩﹐猶如兩個不同的世界。 ',<B o{  
lm 1Mz  
明亮夜色對映無情雙眸﹐難得能清閒的望星賞月﹐撿起遺忘已久的詩意﹐悠悠的享受虛無的寧靜。 /v^1/i  
; Fi(zl  
身為諸葛神侯手下的四大名捕之首;公認的六扇門第一位;以殘疾的雙腿與無法練內力的身子、輔以智慧、暗器與機關﹐堅強的無情一向比別人更辛苦與操勞。 LQs>[3rK  
.2V`sg.!  
只因不願順從命;而是選擇掌握運。多病的他能“偷”得一晚的安寧﹐著實不易。 ?%Pd:~4D  
>,V~-Tp  
無情:「唉!!」   rnV\O L  
GV aIZh<  
不經意的長嘆﹐忽被天際的美景打斷! X$<s@_#1  
HpD<NVu  
忽然! :XP/`%:  
kkz{;OW  
一串流星………………畫過天際直飛而過! {+&qC\YF  
9Un3La8PX  
#_b U/rk)*  
{"([p L  
w>]?gN?8Fe  
#J,?oe=<4  
2{sx"/k\A  
#EO@<> I  
wM"P JG  
R zOs,  
*h `P+_Q7  
yi*2^??` 1  
v9<'nU WVR  
*QIlh""6  
不知為何無情心悸幾下;似乎有什麼事將要發生? A=(<g";m  
H:d@@/  
流星“殘石”似乎是落到蔡京府的方向…… nSM8o<)H  
Y$%z]i5   
無情心想:「希望隕石沒有傷到無辜…………」 4w\@D>@}H  
Nzo;j0 [  
********************************** [K\Vc9  
(rHS2SA\5  
為拿回被司徒遠從雲瀟灑處搶走的八月秋風;“應天風”-秋八月由天宇追逐司徒遠到天外銀河十三星﹐忽然迎面碰上天瀉石群﹐與司徒遠一起被捲進裏面。 BXCB/:0  
8{t^< j$n  
石群隱藏著莫名吸力﹐秋八月氣走全身、穩定身形避開石群﹐同時留意前方司徒遠的動靜。 Ob+Rnfx37  
X &z|im'd  
隨著游行一段時間後﹐忽然石群速度加快下落。 ]f3eiHg*  
kma)DW  
就在下落的瞬間﹐司徒遠順勢跳出石群﹐往不知名的星宿直飛落地;秋八月也緊隨著飄然而下﹐落定在一個雄偉建築中的廣闊花園。 3Dd"qON!  
T;f`ND2fY  
池畔二人冷眼以對﹐凝重的空氣中﹐攙雜著不明就裡的旁人驚呼: $hn=MOMc  
「神仙!是神仙降世了!」 gtV^6(Y  
w6RB|^  
\%qzTk.&r  
*********************************************************** AO R{Xm  
VDyQv^=#  
應天風無情   s?:&#  
2+2Gl7" s  
2.  秋月 I:ag}L8`  
zXop@"(e  
秋八月雙手放後:「遊戲都有結束的時候﹐也該是物歸原主的時候了!司徒遠!」 (SEE(G35  
*Va;ra(V2  
司徒遠冷冷凝視:「遊戲真的已經結束了嗎﹖哈~~~秋八月既是大鵬鳥﹐吾又豈能為孤雀!!」 Cw*:`  
cIL I%W1  
語畢﹐馬上發掌擊向秋八月;秋八月揮手以“逆風推力”將掌氣定於掌中﹐再融入自己的內力回打司徒遠﹐司徒遠移向池塘的另一角﹐躲過驚天一擊﹐強大的氣流擊碎池旁的假山與奇石﹐波及些許亭台樓閣。 ,u:J"epM  
CWTPf1?eB  
塵埃飛揚中﹐司徒遠連旋即發三掌、再縱身隨掌氣之後﹐發霸王指攻向秋八月! eVXlQO  
iB]xYfQ&@V  
秋八月輕移身形、躲過三掌;此時司徒遠已飛至秋八月身前﹐以指氣化劍的劃向身形尚未落定的秋八月。秋八月以”五月變形”發功形成氣盾抵擋司徒遠的氣劍。 @Nm;lZK  
Xiy9Oeq2uh  
秋八月心中吃驚:「原來這位倚天航孔孟學院的第一儒聖竟擁有高超的武功﹐只怕連身為第二儒聖的好友杜鳳兒都不知情!」 JZa^GW:YQh  
Z8X=Md8=  
Cj,Yy  
“錦心雲手”之司徒遠再起變招;左手翻掌右手發劍﹐但秋八月氣閒逸趣的化解。 p-6Y5$Y  
見連攻不下秋八月﹐司徒遠心中暗知不妙﹐虛發一掌拉開距離。 l8XgzaW  
此時兩人周圍的小池花園樓閣已是一片殘垣斷壁。 9?jD90@ }  
OzVCqq"]  
忽然一道士跳入戰圈﹐怒叱:「何方惡徒!竟敢大鬧太師府!!」 Cggu#//Z}Q  
{CO]wqEj  
司徒遠眼光透露殺氣﹐右掌輕揮﹐一道凌厲掌氣襲擊而去 WS!:w'rzr  
道士雙掌一擋方知苦﹐開始懊悔自己的急功貪利﹐如今也只有為了顏面挺身硬撐﹐正當源源而來的後勁﹐死亡氣息如漩渦般壓迫而來之時﹐一股暖流從自己的後心注入﹐巧妙地化開這勁道﹐同時另一強流將自己身形拖離戰場﹐輕飄飄的落向遠方屋簷下觀望的人群。飄出的瞬間 冷淡語聲入耳:「司徒遠﹗﹗此非汝之作風矣!」 ,[} XK9  
#{m~=1%;Ya  
司徒遠:「非常之事﹐用非常手段﹐ 汝﹗秋八月不也如此嗎?」 _+OnH!G0  
D <16m<b  
驚慌失措的道士黑衣上人鎮定神情後﹐看到旁邊的天下第七﹐不禁罵道:「我命在旦夕﹐你卻袖手旁觀!」 K4G43P5q`  
isG8S(}IW&  
天下第七不與理會﹐雙眸凝視”戰場”﹐閃著陰霾的亮光 .+@;gVZx1  
FyF./  
蔡京輕撫鬚髯:「稍安忽燥!靜觀其變吧!」 UgVLHwkvk  
;ewqGDe'3  
黑衣上人恭敬的回道:「是!」 'P:u/Sq?m  
語畢竟發現有些家奴向著遠處武鬥的兩人跪地膜拜﹐這是什麼情景! |g$n-t  
]FQO@ y  
***************************** @L9C_a  
+nz6+{li\  
司徒遠凝聚七成功力﹐趁秋八月救援黑衣上人之際﹐發掌攻擊;而危機偷襲的行為則讓秋八月腦怒!閃過掌氣﹐以”寂寞秋江一夜霜”回攻一掌!  1?oX"  
面對秋八月強大的氣功﹐司徒遠竟不閃不躲的當面迎接!轟隆大響﹐氣功完全擊中司途遠;司徒遠連退數步﹐嘴角流出些許鮮血﹐但氣功竟以三倍的力量回轉打向秋八月! UdiogXZ  
 y[C++Q  
秋八月:「是八月秋風!」 As y&X  
(八月秋風乃楓葉型化石能將襲擊來的掌氣以加三倍力彈回﹐是秋八月的寶物)   2`[iTBZ=^  
秋八月身形瞬動、連著幾個躍身﹐躲過自己的掌氣﹐深知司徒遠剛剛巧用八月秋風借力使力功能接住自己的氣功﹐對於迴轉的氣功﹐自己也只能閃躲不予硬擋。 I*SrK Zb  
mBrH`!  
3w>S?"W#  
秋八月:「司徒遠竟甘冒重傷﹐祭出八月秋風來迴轉我的掌力……噫!司徒遠呢?」 :j)v=qul  
H;~Lv;,g,  
秋八月一個回頭竟已不見司徒遠的身影﹐心下一惱﹐急急而追。跳出這片廣大的建築後﹐再經幾條巷道﹐忽然滿街的熱鬧與人群迎面而至;汴京正在盛大的慶祝中秋﹐大道上滿滿的民眾﹐秋八月失去了追逐的紫紅身影…… F=B[%4q`%  
k6}M7 &nY  
******************************************** }%T8?d]  
]SO-NR  
蔡京面無表情的巡視著遭到嚴重破壞的府第﹐隨從無人敢吭一聲 Hdn%r<+c  
P,eP>55'K  
護衛硬著頭皮問:「相爺…這……我們是否………………」 BQ;F`!Hx?  
pef)c,U$  
蔡京下令:「不要收拾、維持原狀!備服!!我要面見聖上!」 pkKcTY1Fx  
 jO5,PTV  
心中冷笑道:「諸葛小花! 四大名捕! 你們走運了!!」 ^5GyW`a}  
DO^ J=e  
t++ a  
C3]"y7  
4#D<#!]^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文珀 +2
xuanying 文珀 +2 2015-05-16 完結﹐分貼給﹐一共是5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4-01
&7 9F Uac  
fg/hUUl  
3.   探月 l{Et:W%|  
[Wxf,rW i  
正在小樓編排機關的無情﹐意外的看到諸葛神侯臉色凝重的上來。 p^w_-( p  
:`c@&WF8  
無情:「世叔!有大事發生嗎?」無情推著輪椅迎接。 jW{bP_,"  
xwj{4fzpk{  
諸葛小花:「唉!蔡京的府上出事了﹐據蔡京向聖上哭訴﹐蔡府花園與樓閣被人毀壞無數﹐不少避之不及的護衛家丁受傷。京畿重地﹐發生如此大事﹐聖上為之震怒!」諸葛先生道。  tYG6Gl  
!DD4Bqez  
無情:「是否蔡京得罪太多人﹐被仇家找上門呢?蔡府高手無數﹐怎會擋不住人而造成如此災害?但聽世叔的語氣﹐蔡京又似乎沒事?來人只是破壞景物而志不在傷人嗎?是警告嗎?好像不像……」無情一連提出幾點疑問。 `O!yt  
_p?s[r*  
諸葛小花讚賞的看著自己的得意弟子說:「此事甚為詭異﹐據說來犯比鬥的兩人武功之高﹐前所未見!至於為何選在蔡府的花園實耐人尋味﹐但因太師府受到嚴重的破壞﹐事關朝廷體面﹐聖上勒令限期破案;而蔡京更是藉口來犯之人武功高而怪異、膽量、氣度非比常人﹐指定由你們四師兄弟負責緝捕﹐恐怕是有所圖謀……」 B%5"B} nG  
7=s7dYlu  
無情:「喔!世叔是擔心蔡京想借他們的手除掉我們?」 EHfB9%O7y  
5lyHg{iqD  
諸葛小花:「沒錯!!以蔡京如今的地位與氣焰﹐那容得下他人如此無禮侵犯﹐但他竟推諉給你們﹐可能是想借題發揮藉機剷除我們! iu$Y0.H@  
Lj/  
無情傲然道:「此事關係到私闖官邸、破壞屋舍與傷人;何況發生在京城﹐論職責我們是應前去探查﹐如今三位師弟出外辦案未歸﹐此事就由我先著手吧。」 [ ~kS)  
Y?-Ef sK  
諸葛小花:「凡事小心!!追命的案子接近結案﹐我會飛令他辦完後前去支援你。」 `NNP}O2  
U;M !jj  
無情:「世叔認為我無法自行處理此案嗎?」 xZ(d*/6E  
v3(0Mu0J  
諸葛小花:「你雖殘疾但能力在人之上,世叔當然信得過。但是此兩人能來去蔡府如入無人之境﹐不可小觑;況且蔡京既然有意要讓你們惹上他們﹐更有可能暗中放箭﹐不得不防………更主要的還是防止蔡京拉攏兩人﹐否則京師大勢恐會生變。」 :\C/mT3xL)  
Zy|u5J  
無情:「世叔﹐請放心吧!崖餘了解其中厲害;現在京師由我們諸葛神侯府加金風細雨樓與蔡京及有僑集團﹐形成三方均勢而情勢暫定;一但一方加入超強對手或損失重要人員﹐京師可能會因勢力重新分配而陷入混亂中。吾會見機行事﹐崖餘現就前往蔡府勘察現場。」 ND/oKM+?  
-j@IDd7  
_UY=y^ c0>  
S4rm K&  
無情由四童抬著轎到蔡京府第﹐轉換成輪椅來到蔡府的斷垣殘骸中查看。不由心驚區區兩人相鬥﹐居然發出如此大的殺傷力!恐怕武功不在關七之下。 9v1Snr  
wh!8\9{g  
奇怪的是由現場的種種痕跡﹐竟看不出是何門派的絕學;尤其是某些石上草根有結霜的痕跡﹐記得昨晚汴京天氣十分悶熱﹐不可能會降霜下雪! N36B*9m&p  
cM\BEh h  
正在思量中……僮子陳日月拿著一塊石片過來…… s#(7D3Pr#  
N,.awA{  
陳日月:「公子!您看!聽說這是一片巨石碎片﹐這上頭有指印。」 ~S$ex,~  
b;nqhO[f}  
無情翻著心中各大門派的武譜﹐未曾發現有那一門指功能一指破巨石 5H,(\Xd  
D&pp <  
此時黑衣上人帶著一些家奴護院過來後﹐便道:「盛大捕頭!相爺要我們協助你的偵查﹐這些人都是昨晚在場的人;包括與他們過招的我。」黑衣上人驕傲的說。 .KtK<Ps[S  
I:0dz:T7*  
對於蔡京難得的合作﹐無情更心生警覺…… xe9\5Gb}  
9< S  
                                                                                 b`ksTO`}x  
家奴一:「昨晚抬頭看月亮﹐看到兩位神仙隨著流星由天而降﹐嚇得我趕緊跪下磕頭。」 m_FTg)_=  
h)aLq  
家奴二:「一位身穿暖黃色長掛﹐頭戴同色之束髮頂冠、黃白色頭髮﹐清澈攝人的細長雙眼、一付仙風道骨的模樣。」 1^ iLs  
W@i|=xS?  
家奴三:「那不是仙風道骨!是非常穩重強壯才是!!看那仙人上身的肌肉一定很飽滿。」 V;Q@' <w  
MP.ye|i4Q  
家奴二:「那另一個人瘦的可說仙風道骨了吧?紅紫色衣服、上半頭髮旋髮成髻、臉頰凹入、但稜角分明。」 KFy|,@NI  
m)]|mYjju  
黑衣上人也不甘示弱的描述當時的情況;最讓他得意的一點是…他聽到兩人的名字…“秋八月”與“司徒遠”。 %Aa_Bumf*:  
@Y<fj^]k  
rv<qze;?|  
******************************************************************** KuEM~Q=  
無情:「先別回府;到金風細雨樓。」 l@]Fzl  
%IDl+_j  
由蔡京府上出來後﹐無情向四位抬轎小童交代去處後就陷入深思…… /iJsa&W}  
i[w&!mn%  
無情心想:「秋八月與司徒遠? 很陌生的名字?擁有如此高強的武功﹐竟是默默無聞之輩!?與我所見之黃與紫的流星殘石有關嗎?這…………可能嗎?但卻是蔡府眾人親眼所見﹐武功更是前所未見!為何選在蔡京的府邸武鬥?是巧合還是另有目的???」 2/Ye<.#  
-y[y.#o  
…………………… h 0)oQrY  
$Rn9*OKr  
………………………… :9(w~bB9$  
+;Gvp=hk  
無情心想:「目前也只能利用黑白兩道關係暗查其行蹤與身份。 Z-M4J;J@}  
}WF6w+  
dj}P|v/;z  
Z=< D`  
開封第一樓“金風細雨樓”是許多天下雄豪投靠之處;雖是類似黑道組織﹐但講求正義﹐暗中支援諸葛神府對抗蔡京與童貫一干奸黨;尤其在新任樓主﹐也是江湖龍頭的戚少商管理下﹐更是聲勢日漸壯大;與蔡京控制的六分半堂和米蒼穹、方應看的有僑集團在京城形成三角對立。 G^SDB!/@J  
1v<uA9A%[  
無情決定要求戚少商協助調查秋八月與司徒遠兩人行蹤﹐再配上官家的力量﹐應該有點蛛絲馬跡可尋…… l E* .9T  
8%xiHPVg  
%o`Cp64`Q  
6UuM `eu  
秋八月駐立在美麗的湖光山色中﹐萬綠中幾點楓紅﹐特別的迷人。八月中秋那日﹐因為人潮而失去司徒遠下落﹐不過處於陌生地帶的他﹐應該是走不遠。悠遊的賞景﹐讚嘆此星宿之美。而服飾與語言與天宇相似﹐環境氣候如出一轍﹐此地的人可能是天宇很久前的移民。以前的隱居日子﹐竟沒留意到這片星塵。走向清爽的湖邊﹐忽然……一愣…… &(jt|?{  
75A60Uw  
遠方湖旁石邊映著一道幽靈般的白色身影 ;!OME*?m<  
i98PlAq)B  
*********************************** 2P{! n#"  
o=F!&]+  
!\5)!B  
聽說繁塔高台附近湖邊有人看到類似黃衣人的蹤影﹐ L Z3=K`gj  
無情決定前往查看。 w;J#+ik  
Fl"LK:)  
舊疾腹疼似又發作﹐沒想到刺殺蔡京不成﹐ r4iT 9 D  
反而被黑衣上人詭異的掌氣傷至經脈; Jq+@%#G  
qQS&K%F  
偎著轎壁﹐忍受著疼痛﹐好不容易得到的一點消息﹐ |>-0q~  
如不快速前去﹐只怕又會一場空。  q ^Gj IP  
?3i<^@?  
由於上山的山路狹小﹐無情在山下拆轎換成輪椅﹐由三劍一刀童推上來; 2%MS$Fto  
3ZvQUH/{W  
來到緲無人跡的湖邊﹐已是明月當空的夜晚﹐ 6^FUuj.  
據樵夫消息﹐曾看到秋八月在湖邊徘徊。 0 4oMgH>Vd  
$]?M[sL\N7  
! 冷凍的空氣讓腹痛更加劇烈」﹐無情臉色蒼白忍痛。 JqEo~]E]  
"tj]mij2)G  
「公子!! 你不舒服  要不要在這休息一會! 我們會讓樵夫帶路去四處看看。」 lg 1r]  
何梵憂心忡忡的輕聲問道。 eEeK ] 8@  
qVd s 2  
一向深知自己主子的脾氣﹐雖然身體多病﹐ P%<MQg|k`  
但一旦決定的事﹐無論多苦多難也會去完成; $us7fuKE  
+Lo,*  
陳日月趕緊再加一句: Cio (Ptt:  
「我們分頭去找﹐也許那人會來到湖邊而錯開﹐ 8P2_/)|  
公子留在這等他﹐也許碰上的機會也很大。」 :K!L-*>A9  
a!PN`N28  
知曉四童的心意﹐微微地點了頭﹐輕聲交代幾聲。 &@qB6!^  
!T}R=;)e h  
望著漸離的四童﹐無情俯瞰陷入深思: Ihl]"76q/  
=CaSd|   
「發動官方與江湖的力量﹐竟沒有半點關於那兩人的消息或出身﹐ PW9tZx#  
司徒遠到是找到了好幾個﹐但皆不是那人。 AO8%!+"_  
#Q|ACNpYM  
如此的高人能夠隱藏到完全不為人知的地步嗎? #O7phjzgD  
|;YDRI  
難道是外邦人士? 5L\Im^  
`>0(N.'T  
可是穿著與語言又十分接近漢人﹐真是流星帶來的高人嗎? 」 !ed0  
ZPHatC  
********** xB}B1H%  
X\BdN Hr  
無情很清麗漂亮﹐比漂亮女子還漂亮的五官﹐ *bi;mQ  
ZrWA,~;  
若有所思的模樣很沉靜﹐靜如處子的靜﹐ V j[,o Vt$  
SqoO"(1x  
眼神說不出的漂亮﹐ 形容不出的好看; )U{IQE;T#  
K!gocNOf  
眼光像月魂盡攝在眼裏﹐夢魂又浮現在眼中﹐ P_M!h~  
) =|8%IrB  
夢是遺忘的回憶﹐ 月是寒夜的心; N2Cf(  
(這是抄自原作者溫瑞安) +^%0/0e  
*,wW-8  
蒼白的臉色配上一雙發亮如寶石的雙眸﹐ ,go$ 6  
Wk]E6yz6  
月下白衣飄飄下的瘦削身子﹐好像隨時會乘風而飛。 oCB#i~|>a  
&GI'-i  
「好個氣質特別的人! 」 8ya|eJ]/L  
tj tN<y  
秋八月在接近湖邊的林中﹐望見坐在石後的無情﹐ [Y6ZcO/-i  
JiiYl&#  
不禁停步欣賞這個如幽靈般弱不禁風﹐ EOf*1/Ih  
卻眼眸清亮閃著冷傲光芒的身影。 p%e/>N.P  
6H|&HV(!R  
寧靜的風中﹐被幾股狂流割破﹐ _(KzjOMt  
;oRgg'k<  
攝魂的眼神一轉為冰冷的虛無﹐ N\ zUQ J  
湖邊猶如冰霜凍頂﹐冷的讓秋八月心中罩下寒意。 Kj|\ALI':  
z HvW@A'F  
三條蒙面黑影飛入﹐圍住無情。 vH]2t.\  
wPpern05  
「大捕頭! 不捉犯人! 反倒是閒情逸緻坐在這裡對月發呆阿。哈~~ 0y/P  
<;NxmO<%\  
無情無語只是冷冷凝視﹐一時空氣凍結; 0JLQ.%_  
*BQy$dfE  
「好冷的人! 」黑衣人覺得好像自討沒趣的墜入深海。 Q_|Lv&  
E}|IU Pm  
「誰叫你要追捕老大秋八月﹐你怪不得我們。」 R"e533  
SCXtBZ`.G  
說完 三人即展開攻擊。 k i{8f  
[S[@ Q[zP@  
d?=r:TBU  
老大? 哈! 我秋某何時多了手下﹐拉關係也要看對人﹐看來我有必要出手教訓一下了? c)17[9"  
q_0,KOGW  
秋八月在思量之際﹐忽見幾道飛快銀光攻向三人; C0'_bTfB  
M}9PicI?7  
二隻小型飛刀飛向右側的人﹐ 飛行的兩隻飛刀在出手後﹐ NQ\<~a`Eq  
由並行忽成一前一後攻擊右側的蒙面人﹐ {7 nz:f  
右側的蒙面人急用劍格開第一把飛刀﹐ ImI, q:[67  
可是第二把已迎風而至﹐蒙面人左手舉起已不及﹐刀已打進左胸。 E)( Rhvij  
k)S'@>n{u  
而隔開的刀竟飛向出言的人﹐ /3 d6Og  
!ziO1U  
出言的蒙面人面對三顆成三角急飛而來的鐵球﹐ <VmEXJIk  
在不及全數擋開的情況下﹐向右移開數步閃開﹐   [u/Wh+  
P64< O 5l/  
但是在停步時﹐只覺臉上一陣冰冷 ﹐ 6"jV>CNc@  
/QVhT  
原來打向右側的飛刀因被隔開而飛向出言的蒙面人﹐ &y:SK)  
割開面罩留下細痕﹐露出右臉頰上帶有青色胎記的臉。 5=P*<Dnj  
i  M!=/  
左側的蒙面人則是遭到上下飛鏢攻擊﹐兩隻飛鏢同時打向頭腿﹐ b'G!)n  
左側蒙面人以奇怪的握劍姿態﹐劍柄由上迅速往下移﹐ ^9oJuT!tu  
但只擋住上方的飛鏢﹐ 只覺一陣刺痛下肢已受傷。 qbQH1<yS<  
rs:a^W5t  
IVSd,AR7yY  
「果然是你們! 太行三獸! 」  無情冷然的道。 t x#(K#/  
}e&Z"H |  
露出真面目的老大徐虎不可置信的道: 「你怎麼知道是我們太行三獸? 」 hx sW9  
+ Scw;gO  
「太行三獸! 作惡多端!  三人各使不同武器﹐老大本就是用劍﹐  :O{ ZZ  
.V|o-~c  
老二用槍﹐老三用雙短戟 ﹐ 雖然你們將武器全換成劍 ﹐ 6?KJ"Ai9  
2k"!o~s^  
但是對稱手兵器的習慣性拿法未變; k>72W/L^  
VeWvSIP,EQ  
使槍的老二 ﹐以雙手拿劍﹐  但一手緊握劍柄頭向外傾斜﹐ %n>*jFC  
一手緊捉住柄尾的劍穗扯直﹐ 所以我猜測此人是善使棍棒類兵器的人﹐ Y%)@)$sK  
因此我的暗器是分上下攻擊。 >^ M=/+<c  
Y'2 |GJc2  
老三雖單手使劍﹐但另一手拳頭緊握與使劍的手成對立狀﹐ zX ?@[OT  
應該是習慣雙手拿兵器的人﹐ 所以我的暗器是以前後攻﹐ ?DKwKt  
自然反應會讓他用沒拿兵器的手擋。 KJN{p~Q  
}`$Sr&n 1  
危急時﹐ 慣性的武招對上不稱手的兵器--是致命傷!」 [78^:q-/0  
by0M(h  
無情冷冷的看著徐虎解釋﹐ 秋八月暗中叫好! zsha/:b  
8yn}|Y9Fu  
徐虎心中一涼: 「好可怕的人! 不愧為四大名捕之首! 不過…哼!」 B]5G"4,  
8iwqy0<  
一個手勢﹐樹林中又飛出四個蒙面人。 A>W8^|l6+-  
V<G=pPC'H  
「秋老大要你的命﹐ 你就得向閻羅王報到!」 AF-uTf  
mA>u6Rlc  
受傷的兩人也丟棄劍﹐ 換上自己的兵器。 C.oC@P  
v6`TbIq%  
面對更多的敵人﹐風中盈弱的無情﹐更顯單薄﹐ u}I\!-EX!v  
lq\/E`fc`  
但冰冷的眼神﹐平靜的神態似乎無視於眼前的危機﹐ 7>>6c7e  
DZ~qk+,I  
在場的敵人絕沒人敢小看這位堅強的超乎常人的人。 e|jmOYWG  
ZF6?N?t}h8  
>@9>bI+Q  
秋八月以一種有趣的眼光﹐ {P@OV1  
6+Wkcr h  
想看看這位到現在都還不願意站起來的白衣”懶人”﹐ 1dahVc1W  
RkuPMs Hw;  
如何的應付這人。 4` zfrT^  
?oO<PR}y  
這位白衣少俠外表雖弱不禁風但內心卻非常孤傲﹐能單獨到此又能傲然對敵﹐對周遭觀察入微﹐暗器收發自如﹐那些蒙面人對他是又驚懼又顧忌﹐此人膽大心細﹐機智聰敏非是一般! 秋八月心中正讚賞著。 \<K@t=/ 6  
.,5N/p"aV  
2dUVHu= +  
*********** ?go+oS^  
面對敵手環伺的無情﹐蒼白的手輕推輪子由石後”走”出﹐ }D>nXhO&  
N]6M4j!  
只是幾步推動﹐ 卻凝聚著肅殺之氣﹐蒙面人們不由地退了幾步。 Z:(yX0U,[  
vPA {)l\K  
秋八月看到椅旁的輪子﹐心中震驚道: jk'.Gz  
b 5X~^L  
「白衣人竟不良於行………………」 ">^O{X\  
4#^?-6  
(秋八月先前看到的無情是在石後﹐石頭遮住了輪子) lYq4f|5H}m  
/?wH1 ,  
o<r|YRzQl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文珀 +2 萝卜 +30 兔子 +1
xuanying 文珀 +2 2015-05-16 分貼給﹐一共是5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3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4-01
應天風無情 4.  殘月
"5,tEP!  
「那個輕飄的似要融入月色中的聰慧人﹐ 竟雙腳殘疾! ~K-c-Zs#z  
多麼令人惋惜! 」  秋八月心中感嘆。 Uz`K#Bz   
_*I@ J/  
@1w9!\7Vt  
「大捕頭! 你今天逃不掉的﹐秋八月要人死﹐閻王也擋不住。」 !6UtwCVR  
蒙面人狠狠的道完後﹐七人一起猛攻無情。 YGj3W.eH  
kt ILKpHt"  
無情冷笑語: 「又是秋八月﹐是嗎? 」 .%pbKi `  
=&J 7 'nDP  
>(} I7  
「嗯~我在此的名氣不小啊! 」 ;%_fQNFb  
J4-64t nZ  
一旁的秋八月凝氣等待﹐準備適時的援助白衣人。 JIl<4 %A  
秋八月看得出白衣人雖行動不便﹐不過一身傲氣凌然﹐ 8$H_:*A?  
有著勇士般的膽氣﹐全身充滿自傲自信﹐所以他決定先靜觀其變。 YtzB/q8I  
$ {iV]Xt  
面對七人的攻擊﹐無情冷靜應付自如﹐ .%D9leiRe  
首當其衝的太行三獸受傷的兩人先被無情暗器擊殺。. e*7nq ~ B5  
Tq r]5  
X_}2xo|T  
其餘四人﹐ 一人率先躲過飛鏢但是躲不過隨之而來的飛矢; OKo39 A\fu  
yj6o533o  
一人險險躲過迎面而來的飛石﹐ 正當要向前攻擊時﹐ Yy$GfjJtL]  
忽覺眼睛一紅﹐ 飛針打入眼睛﹐直穿入腦部。 hpxqL%r  
f#s /Ycp+  
一人被鐵彈、鐵沙擊退數步﹐ 但閃過的鐵彈竟撞擊到樹幹﹐ nty^De%  
從後迴旋回來打中其背部。 vakAl;  
Jzg>Y?jN R  
另一人也是武功最高的一位﹐險險地躲過兩排飛刀攻擊﹐ U9d0nj9 j  
但也因此後退了數十步。   |hp_<F9.  
%V>Ss9;/8  
看到兄弟一一倒地﹐徐虎失去理智瘋狂的進攻﹐ iBq|]  
空門大開近身到無情身前﹐正在興奮可以除殺這個聞名江湖的捕頭時﹐ = h _>OA  
忽覺腹部慘痛﹐由輪椅上的把手彈出利刃刺進腹腔﹐ n( |~z   
劍落地﹐意外的徐虎忍痛跪地捉住無情雙肩﹐無情上身動彈不得。 dPdodjSu,!  
MT8BP)C  
武功最高的蒙面人﹐見機不可失﹐跳到輪椅前舉刀要連徐虎一起砍殺。 _Ra$"j  
+J^-B}v  
秋八月見狀急忙發出兩道指氣﹐ 同一時間無情腳踏一下﹐ ]}3AP!:  
雙箭由踏板射出﹐越過徐虎肩上射進蒙面人的前胸﹐   Q -!,yCu  
在箭射入的同時﹐指氣也貫穿蒙面人身體﹐ |a(%a43fC  
受到雙重的攻擊的蒙面人當場斃命。 1ke H1[  
G8w<^z>pTg  
輪椅把手的飛刀回收﹐徐虎也緩緩地落地﹐ X}~5%B(  
無情冷冷的看著眼前的屍體滑落在椅邊﹐ Z'P>sV  
心中湧起難以言喻的疲憊感﹐ 5Av bKT  
激烈的戰鬥又再激起腹痛。 _B@=fY(g!  
y~.k-b<{[  
但身體的折磨﹐ 比不上心中的驚愕﹐ ;b(*Bh<  
雖無武功與內力﹐ 但多年的追捕生涯﹐ `aj;FrF  
對周圍反應一向感知異常敏感與銳利 ﹐ Svs!C+:le  
觀察細微到無所遁形﹐ 這也是無武功的他能屹立江湖的利器。 ~nQv yM!$  
但為何此次不知道發指氣的人存在﹐ 此人非常人也! xQ[~ c1  
無論是善或惡﹐總都得面對。 }tvLe3O  
8n.sg({g  
無情面無表情地說: 「何方高人相助? 」 bbDl?m&bq  
:x36^{7  
秋八月在暗處應聲道: 「畫蛇添足﹐多此一舉﹐還談不上相助。」 W| z djb  
xWwQm'I2}  
無情面向樹林道: 「無論如何, 既然高人出手, 就算得上是援助, 吾行動不便, 高人若不嫌棄,  能否出來一會, 讓我一表謝意呢? 」 Z /#&c  
.?L&k|wX-  
「此人對吾﹐明著道謝﹐ 暗懷戒心, 但是初到陌生的星塵, 也需有人協助尋找司徒遠, 此人說不定對吾有所幫助。」 秋八月暗思計量後, 就跨步走出樹林。 v"y0D  
e)pQh& uD  
'y(;:Kc  
「應天長﹐千古流雲雲飄飄﹐涉世行﹐萬丈紅塵塵邈邈﹐ zYCrfr  
落一葉﹐歲暮臨景景悠悠﹐八月秋﹐笑染西風風蕭蕭。」 k 8C[fRev  
%?GLMf7)  
隨著詩號﹐ 秋八月現身在殘月光下。 [0M2`x4`  
 Q.3oDq  
無情推著輪椅 “走出”戰場﹐乍然初見黃色身影﹐ \7W4)>At-  
無情難得的心神一震﹐ 不由心生讚歎: 「好個風采飄逸﹐絕塵傲世的人! 」 Q9-o$4#R[  
D(EY"s37  
忽然頭腦一響: 「端看此人模樣與氣度,  他是秋八月嗎? 」 [I4:R_\  
X2X.&^  
心中浮起說不出的感覺﹐想要親近結識多於追捕問案﹐ T7vSp<i/  
發現自己的奇妙情緒 : 「唉! 」  無情暗嘆一聲﹐不喜地按下心緒﹐ svt%UE|_:$  
面無表情地面向秋八月: 「月下散遊是逍遙﹐ 閣下好興緻。」 s:_M+_7_  
K4]42#  
秋八月笑道: 「公子又何嘗不是?  月因夜而美﹐夜為月而媚。 LaI(  
怎可辜負月夜!」 qH3<,s*  
f L @rv  
「月總是吝於全﹐殘月照紅塵﹐自古月難圓﹐   $$U Mc-Pq  
可惜了今晚的月色。」 無情望向滿地的屍首感嘆道。 ~hubh!d=  
7+I%0U}m  
腹痛又隱隱發作﹐蒼白的臉更是泛白﹐手不經意地撫著肚子。 +~gqP k  
^tWt"GgC  
********************************************* !1i(6?~#4  
無情的手很蒼白﹐手指很秀氣。 ]:lqbg[J  
wYZ"fusT  
有人說「臉色太蒼白的人身子不好﹐男子長得太秀氣也不夠福氣﹐ ?^F*M#%?  
卻不知無情是不是也福分不太足夠﹐以及傷殘在身﹐還屢屢涉險﹐常常遇劫﹖ (&n4^tJ+_  
W<J".2D  
無情一向都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 W/z\j/Rgc  
^%)H;  
──除了不良於行﹐他還身患許多種病。 BUH~aV  
L@ ,-V  
由於他常坐著﹑躺著﹐所以容易遇寒則手足冰冷﹐逢熱則遍體流汗﹐ 0((3q'[ <  
大解之時﹐常流鮮血﹐怵目驚心。 "qL4D4  
deD%E-Ja  
有時候﹐那種麻瘴的感覺﹐從盤骨以下﹐直升到上身來﹐而且﹕ 1J}i :i&  
多還凝聚在左頸之下﹐連左手也常麻木起來。 e-$ U .cx  
h'{}eYb+   
他懷疑自己的左手﹐是不是也遲早會像雙腳一樣廢了。 pEUbP,3M:  
\/rK0|2A  
因為知道自己不夠健康﹐所以他更急著去辦案。破案﹐專一而集中﹐ K<@gU\-!  
;B%NFvG  
甚至不欲掌權。不要升官﹐連名位也棄之如敝屣。 g[VVxp!C<  
R5`"~qP-  
他只想﹕「既來到這世上﹐在離開之前﹐多做幾件事﹐尤其是好事﹐多救幾條命﹐ ,2Y P D4  
尤其是好人﹐多殺幾個家伙﹐尤其是壞蛋﹐那就不枉此生了。」 b;wf7~a*  
Y{].%xM5  
可是﹐以他那樣的身體﹐要辦常人所不能的艱難事﹐必須要很堅強。 g.AMCM?z  
很幸運。得心狠手辣才可行。 ;]ojfR=?%  
>Ab>"!/'K  
他一向不認為自己幸運。 txF)R[dZK  
:HSqa9>wa  
所以﹐他要自己創造幸運。 ]X:{y&g(  
T[mo PD5  
他把自己武裝得夠堅毅﹐也很防衛﹐因此人稱他為﹕無情。 Qr`WPTQr"  
V^ O dTM  
他為求公道﹐追求正義﹐不惜不講情面。 vn n4  
zYf `o0U  
──因為他是無情。 i^c  
(以上這段小說上來的) 3"2 8=)o  
+\SNaq~&  
*********************************************** w7b?ve3-  
't2dP,u<-  
「殘月! 」 秋八月心生感觸地想到”八月秋風”上的六字。 Da#|}m0>  
W~15[r0  
而六字「笑嘆一身秋意」所代表的﹐即是血緣至親的生離死別。 19)fN-0Z  
#q{i<E 07  
至今大哥、小弟、徒弟﹐一個一個的死別。 JpVV0x/Q/_  
VKtrSY}6T  
縱是武功蓋世又如何﹐曾經滄海開道﹐也曾讓天宇武道上聞風喪膽﹐ jEQr{X7bEL  
}D5*   
卻無法挽救失去的人。   #(o 'G4T  
&1hJ?uM01  
自號應天風﹐順應天意﹐大哥秋七月﹐徒弟牧雲順天而逝﹐ PV?XpT  
卻又眼睜睜地讓愛弟秋九月逆天而亡。 0sjw`<ic  
pdnkHR$  
究竟應天風應”順天”還是”逆天”呢?   6d~[My  
<v<TsEI  
&]VCZQL  
K*uFqdLL!  
一時間兩人”失去”言語﹐默然相對﹐陷入各自的感傷。 QJFx/zU  
.lMIJN&/  
「公子! 」 四童由遠而近的呼喊。 O=os ,'"  
&I8,<(`  
無情即時清醒﹐奇怪自己怎麼就這麼沒戒心的失神﹐ w$J0/eX{A  
對自己的失態﹐不禁臉紅微微苦笑。 |CME:;{T  
du2q6"  
無情微笑的時候﹐就好像一朵蓮花破冰而出﹐讓人心動。 &gc8"B@V  
a jy.K'B*  
秋八月回神後﹐忽見前方白衣難得的一笑﹐說不出的美麗﹐ hw`+,_ g  
\A`pF'50  
不由凝視著難得一開的冰蓮。 MRvtuE|g  
mk JS_6  
「公子!  這位是……」 何梵問。 ;I'pC?!y  
OZ?4"1$.t  
「劣者應天風秋八月。」 AL/`Pqlk  
7)zn[4v7qt  
「這發生何事了? 公子沒事吧? 」 何梵關心的問。 =re1xR!E5  
G!~[+B  
「算是我的”屬下”自找死路吧! 」 秋八月難得詼諧的說。 \LB =_W$  
RYMOLX84  
四僮還沒來得及反應時﹐秋八月忽飄近無情﹐一把捉起無情的左手。 \XR%pC  
9NwA5TP9_  
「啊~~ 公子………………….. 」 qX{m7  
2Up1 FFRx  
A:3bL: ;t  
看到無情手被捉住﹐四童作勢要攻憤慨的一轟向前叫道: ehO@3%z30c  
;u LD_1%  
「喂~~ 秋八月啊~~ 我警告你~~  你如果對我家公子心懷不軌 ﹐   [T', ZLR|  
小心我們把你碎屍萬段。」 4VE7%.z+  
gx&BzODPd0  
「退下!! 我沒事!! 」無情出聲喝止四僮。 gBRhO^Sz  
@YyTXg{ZK  
冷冷的望向秋八月。 2Mx9Kd'a r  
}zVPdBRfm  
秋八月: 「汝不怕吾現在就為屬下報仇。」 70! &  
CQfrAk4mu  
無情: 「你不會!! 」 6L~@jg~0A[  
89KX.d  
秋八月: 「喔!  汝如此確定? 」 c8mcJAc  
EzY?=<Y(  
無情: 「因為你不是他們的秋八月﹐否則在你捉住我手腕的一剎那﹐ &)L2a)  
你就中了逆脈神針。」 ' pOtd7Vr  
' >[KVvm  
秋八月: 「汝對自己很有信心﹐不怕錯判嗎? 」 h d1H  
}x4,a6^  
無情傲然道: 「我有錯判嗎? 」 -}k'a{sj=  
h+|3\>/@9{  
秋八月微微一笑﹐翻手把脈後﹐掌中運氣按向無情肩頭。 sqHv rI  
GqhnE>  
原來秋八月發現對談時﹐無情臉色更加蒼白﹐冷汗直流﹐捉緊手把的手筋脈浮起﹐ MjC;)z  
所以冒昧上前一探﹐發現此人體弱經脈血絡不甚通暢﹐似有哮喘症狀﹐是多病的脈象﹐兼身受內傷﹐ 腹部似有股氣滯礙難行﹐於腹中翻滾。 kNfqdCF{P  
zcItZP  
不由心惜此人的堅強﹐內傷殘疾多病又無武功的身驅﹐不僅四處追查自己﹐ |E-0P=h  
還能面不改色的退敵﹐ 此人到底把自己的身子當作什麼了。 4R\bU"+jZ_  
~T<#HSR`  
心生憐惜﹐決定發氣助他疏散氣流療傷。 p8y_uN QE  
PPT"?lt*&  
半响後﹐秋八月收回掌氣﹐調理內息。 Oy[1_qfP  
J) v~  
無情頓覺身體輕鬆許多﹐沒想到秋八月這麼厲害﹐ .EVy?-   
連世叔與太醫都無法治癒的腹痛內傷也能治好一半以上。 k%#`{#n i  
5=Mm=HyI2  
「為何要醫我? 」無情問。 Q17"hO>kC  
,s0E]](  
秋八月反問: 「汝又為何確定吾不是要傷汝? 」 dC@aQi6{6  
5gW`;Cdbyc  
無情: 「因為我感覺的出你從出現到現在皆無惡意﹐更無殺意。何況如你欲殺我﹐你不用等到現在才出手﹐剛剛就好幾次機會。 而死者既然是蒙面換兵器前來﹐就是不希望洩露身份﹐卻連提三次首領是秋八月﹐有欲蓋彌彰之嫌﹐分明是希望我找上秋八月!  況且秋公子應該算是初到此地﹐如何能得知我在追查你﹐更不可能臨時去找屬下來對抗。」 XhFa9RC  
%a+X\\v2  
秋八月瞄了無情的腹部道: 「算汝贏了這個賭注。」言下之意﹐毋需無情答謝。 V ?3>hQtB  
%JDG aG'  
無情的三劍一刀僮悶了一陣﹐此時趕快插話進來。 \Q{@AC<?i  
*w4jET>  
白可兒: 「我們公子明察秋毫﹐算無遺策﹐那需用賭。」 (r`+q[  
葉告: 「是啊! 他可是皇上的殿前副都指揮使盛崖餘。」 a&)0_i:r  
陳日月: 「名滿天下的四大名捕之首無情。」 wo7.y["$  
何梵: 「”無腿行千里﹐千手不能防! “ 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 ed*Cx~rT  
` 1DJwe2  
四僮對於秋八月的面無表情覺得不滿﹐在江湖走動的人有誰不知四大名捕﹐ "5e~19  
尤其公子又是這麼好認。 @Fqh]1t  
]CH@ T9d5V  
秋八月對眼前這位外表身形與頭銜名號完全不符合的人越來越覺有趣﹐ I#@iA!  
心想: 「坐輪椅的捕頭﹐很奇怪的組合。」 1Nw&Z0MI  
4cL NPl<  
無情白了四僮一眼: 「還是得感謝閣下出手醫治舊患﹐請問高人從何而來?」 8YraW|H  
8rXq-V_u  
秋八月笑道: 「汝認為呢? 」 dN;kYWRK  
W5(t+$L.  
無情回道: 「閣下雖貌似中原人士﹐但談吐言行不盡相同﹐   (?xGl V`n  
衣著武功也不像周圍的鄰國夏金遼等﹐是從不知名的遙遠邊境國度而來或是…. 」 MQE=8\  
nul?5{z@  
秋八月好奇的看著猶豫未語的無情: 「直說無妨! 」 C<fWDLwYqV  
%Rr!I:[ $  
「或是…乘著流星而來的高人。」 話出口後﹐無情自己都覺得有點難以致信。 Y32F { z  
\v]}  
四僮喧嚷: 「公子!! 這是什麼意思? 」 I*@\pc}  
]R}#3(]1  
秋八月問: 「流星? 」 $ZYEH  
Gk,{{:M:5  
無情: 「就是天上的飛星﹐拖著長尾劃過天際。」 QL}5vSl  
&d`Umm]  
秋八月讚道: 「原來是天瀉石! 大捕頭的確高明。」 28SlFu?  
O+`^]D7  
無情透著難解的語氣道: 「過譽了! 我是看到兩道黃紫光形由流星上落下而推測的。」 4 C[,S|J  
Rp A76ug  
秋八月: 「吾是來自銀河星塵裏星座之一的天宇﹐由於追趕某人﹐ [6 wI22  
誤上了天瀉石也就是流星的軌道才到此。」 nFW^^v<  
7GfgW02  
無情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答﹐這實在是超出所知的領域太多。 K7<'4i~k  
+@]1!|@(  
在看過奇異飛行物帶走關七後﹐(說英雄誰是英雄的群龍之首)   |`s}PcV  
(U2G"  
對未知的先進已較能接受﹐但是秋八月說的實在是太玄異了。 PTA;a 0A  
i2.y)K)  
四僮鬧: 「你在開玩笑吧!  星星怎麼能住人?  尤其是流動的星。」 x `PIJE  
*]z.BZI:  
秋八月悠然釋疑道: 「汝等看到的星星其實就如同汝們現在住的地方一樣﹐   I"Ji_4QV  
只是不同的星系有不同的環境與人文﹐汝們現在也是身在一顆美麗的星球。」 yNc>s/  
|_F-Abk  
四僮已昏頭轉向: 「那你不就像神仙一樣﹐可以飛天鑽地。」 h@Ea$1'e,  
9Q]v#&1  
秋八月覺得四僮的稚氣很可愛﹐就不厭其煩地說: 「不是神仙! A/{pG#if]3  
是一種武功修行﹐修行到了﹐自可化氣成光球﹐悠遊銀河。」 nX5*pTfjL3  
kBIF[.v(\  
無情嘆道: 「你說的修行只怕是超出我們所知太多﹐看來你出身的銀河星系 N$pwTyk  
比我們的文明高出很多。」 , 9|%  
=G}_PRn  
陳日月猛然跳起來: 「公子!! 很像我朝初期國師陳摶對不對? 6\ux;lksn*  
聽說他武功出神入化﹑飛天遁地﹑一身瘦削﹑仙風道骨﹐ ~0ZEnejy  
五撮白鬚細長﹐飛揚風中猶如神仙下凡。   }yx{13:[  
被太宗皇帝(趙光義) 賜華山封神仙﹐前無古人。」 <Ml,H%F  
@EfCNOy  
秋八月心中一驚: 「陳摶?  是巧合嗎?  聽說大陵星宗的憾天大將軍﹐ ;07!^#:L=Q  
就名為陳摶﹐不像將軍像道士﹐外貌與小僮所言神似。 {,IWjt &>  
可是據傳此人失蹤已久﹐會是他嗎?  而司徒遠來到此地﹐也是另一個巧合嗎?」 }K~JM1(26  
:m8ED[9b  
秋八月問: 「封神的太宗皇帝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 -/x +M-X#  
+n,8o:fU:  
無情答道: 「太宗皇帝趙光義是開國太祖的弟弟﹐他是一個狠毒背信的人﹐ z$7YC49^  
整肅異己、不擇手段、六親不認﹐但是陳摶影響了太宗皇帝。 "x\3`Qk  
Cb=r8C  
他提出”遠招賢士”的建議﹐太宗皇帝接納還認真實施﹐以科舉取士﹐ /T#<g:   
大量引入讀書人﹐使朝廷的氣象丕變﹐可說是組織的大換血﹐一個文人政治的時代終於來臨。 l]WV?^*  
P7egT,Z  
對政權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其實我們宋朝從前唐朝的”安史之亂”開始﹐ ez(4TtT  
武人勢力高張﹐藩鎮割據﹐動亂頻繁﹐天下處於大混亂中﹐歷經唐末與五代十國﹐這期間長達兩百年﹐是武人的天堂。 Z;%  
yel>-=Vn  
太祖皇帝結束的五代十國﹐卻沒能真正結束武人統治﹐直到太宗皇帝的”遠招賢士”才徹底地改革了武人的命途﹐如無這樣的變革﹐宋朝隨時會因任何政變而亡。   (ZShhy8g  
*Z{$0K  
但也讓我朝因過於重文輕武而積弱不振﹐無論如何﹐太宗替我朝開展了一個 ”大未來。」 WcH^bAY6  
X&wK<  
秋八月: 「趙光義算是替宋朝奠下基礎而傳承至今﹐如此的皇帝所封之神﹐應該也非凡人了? 」 x ?^c:`.  
V.y+u7<3}  
無情: 「我不認為太宗是個昏庸到隨便附會就相信神仙﹐進而封號的人。 T:)>Tcv}:  
或許陳摶確有過人之處﹐現在的華山﹐是他桃李滿天下之所在。 不過我猜測﹐ d.2b7q09  
當初太宗繼位﹐政權動盪不安﹐為了鞏固自己的王位﹐太宗皇帝做過些事﹐   r0\bi6;s/  
他可能是要名聲遠揚的陳摶來背書才封神吧! 」 dZ%b|CUb  
'Dat.@j  
秋八月陷入深思。 OzO_E8Kb\  
q/;mxq$  
何梵看著若有所思的秋八月笑道: 「大叔對仙人一定很感興趣吧? 」 T"QY@#E  
葉告說: 「大概同屬仙人等級﹐想尋找仙友。」 /2FX"I[0V%  
陳日月戲道: 「可惜陳仙人不是仙姑。」 GGJ_,S*  
白可兒接著說: 「否則可配作一對。」 L+I[yJY:!  
說罷四僮齊笑。 n:*+pL;  
cYbO)?mC_  
秋八月忍俊不笑﹐心想: 「這四個小僮從”喂”﹑”秋八月”﹑到現在的”大叔”﹐外加胡思亂想﹐真是天真。」 GC4$9q}C4Z  
]m4LY.SQ  
無情笑罵: 「好了! 不許無禮﹐貽笑大方!  說說你們隨樵夫去後的情形。」 >F+:ej  
#jZ:Ex  
何梵道: 「那有什麼情形﹐就是跟著跟著就跟丟了。」 XX6&% 7(  
白可兒道: 「我們找了一陣子不見人影﹐怕是調虎離山﹐就趕回來了。」 6,@M0CX  
葉告瞄了地上的屍體道: 「看樣子我們真的中計﹐他們是針對公子來的。」 @%#(Hse  
!?l 23(d  
無情傲然道: 「但是派來的這些人﹐還沒能力對我造成威脅﹐不過倒是不斷地提起是”秋八月”派來的。」 c U{LyZp  
mceSUKI;L  
秋八月補充: 「是希望我與汝等相鬥吧! 他們打算在撂出我的名號後﹐當吾與汝們相遇時﹐就會容易起衝突。只是沒料到我與汝的相遇過早了些。」 hA@X;Mh^w  
Ix(4<s  
陳日月問: 「他們怎麼確定我們會碰上你? 」 5Q%#Z L/'  
Ys<wWfW  
秋八月轉頭望向繁塔凝視: 「因為此塔是附近最高的點﹐而知道吾會到此徘徊的人﹐ |HG%o 3E]  
只有他了…. 」 e<p$Op  
l w%fY{  
BKD Wd]KEf  
(註: 繁塔原來是一座六角形的九層高塔﹐高240尺﹐極爲壯觀。 VqbiZOZ@  
位於開封市東南郊的繁塔﹐始建於北宋開寶七年(974)﹐ AGv;8'`  
元代泰定年間(1324-1328)由於繁塔太高﹐上部由雷電所毀。到了明初﹐由於藩於開封的朱元璋第五子周王﹐覬覦皇權﹐圖謀不軌﹐被朝廷以"鏟王氣"爲名﹐又被鏟去了四級﹐只留下三層。至清﹐始在殘塔上增築一座九級小塔﹐形成了今天獨特的塔形。繁塔現仍高達36.68米。) PN'8"8`{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文珀 +1 萝卜 +20
xuanying 文珀 +1 2015-05-16 分貼給﹐一共5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4-01
Re:應天風無情 5. 聯月
|8&-66pX  
>]Mq)V9  
G 2%  
awj+#^  
”六分半堂”與”金風細雨樓”為汴京兩大幫派  天下英豪﹐都服膺“六分半堂”。 GXOFk7>  
他們把所得的一切﹐分三分半給“六分半堂”﹐若遇上任何禍難﹐“六分半堂” P]pmt1a  
必定付出六分半的力量支助。 ,U6*kvHS6  
w1wXTt  
天下即一家--“六分半堂”的前總堂主雷損﹐天下好漢都奉他為“老大”。 8w)e/*:j  
真正能跟“六分半堂”抗衡的﹐只有“金風細雨樓”而已。 abM84EU  
'RDWU7c9]  
而在開封府裡能跟雷損並列稱雄的﹐也只有“金風細雨樓”前樓主“紅袖刀”蘇夢枕一人。 Ms.PO{wb  
在江湖上﹐未列入什麼名門正宗的江湖中人﹐近幾年來﹐不是投靠“金風細雨樓”﹐便是投靠“六分半堂”。“金風細雨樓”有朝廷官衙撐腰﹐“六分半堂”則是在武林和綠林扎好了穩定的根基﹐各有千秋﹐不分軒輊。 b7,  
t{_!Z(Rt5)  
近幾年來兩派不段的爭鬥﹐(溫瑞安之說英雄誰是英雄系列)  雷損與蘇夢忱相繼死亡﹐   -'80>[}q/  
兩派的對立也隨著政治鬥爭開始擺上抬面。  現”金風細雨樓”樓主戚少商與諸葛神侯府交好。 KK:N [x  
而”六分半堂”則由雷損的女兒雷純繼位﹐投靠在蔡京麾下。兩大勢力成為蔡京與諸葛小花的民間鬥爭。 Q,zC_  
****************************************************************** ' 2>l  
90Xt_$_}s  
狄飛驚感傷的看著亭中的雷純。 >j&1?M2C  
$Llta,ULE  
狄飛驚﹐年輕、孤寞、且帶一種逸然出塵的氣質 7< ^'DO s  
T1l&B  
但頸骨折斷的他﹐雖僥倖存活﹐但一世只能保持低著頭的姿態。 VVs{l\$=ZV  
i4hJE  
身為“六分半堂”的大堂主﹐ Q 2*/`L}m\  
@(Z( /P;:  
在“六分半堂”裏在一人之下﹐而在萬人之上。 Kn']n91m  
|}Q( F+cL  
甚至絕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六分半堂”裏最受尊敬的人是他﹐而不是雷損。 m'd^?Qc  
JYPxd~T/-  
“顧盼白首無相知﹐ SEYGy+#K  
SV&kWbS  
天下唯有狄飛驚”。 P?uf?{  
Y mq3ty]Pe  
   口   口 llNXQlP\B  
"cwR^DoD&  
如果你沒有朋友﹐請找狄飛驚﹐狄飛驚會是你最忠誠的朋友。 Z,3 CC \  
f7Yz>To  
如果你沒人了解﹐請找狄飛驚﹐狄飛驚會是你的知音。 ?RDO] I>  
*%3oyWwCd  
如果你惹上麻煩﹐請找狄飛驚﹐因為他可以為你解決一切疑難。 ~ 9=27 p  
:JR<SFjm  
這是城里廣為流傳的傳說。 ~u! gUJ:  
fVYiwE=F  
任誰能交到狄飛驚這樣的朋友﹐都一定能有驚人的藝業﹐ d5Qd'  
但也許狄飛驚真正的知交﹐也只有雷損一人爾。 -)X{n?i  
ai4PM b$p  
有人說﹐狄飛驚能容天下﹐雷損能用狄飛驚﹐所以他能“得天下”。 5lO^;.cS,  
[G\o+D?2  
因為雷損知道狄飛驚知道什麼是該做的﹑什麼才是不該做的。 SWT:frki`  
M2dmG<  
有野心﹑有志氣﹑有魄力爭坐第一把交椅的人﹐俯拾皆是﹐在所多有﹐但一個有野 c )03Ms4 D  
心﹑有志氣﹑有魄力的人只願坐穩他的第二把交椅﹐才是萬中無一﹑罕見罕有的人物。 yOc|*O=]U  
狄飛驚就是這樣的人物。 w$b~x4y%  
ovz#  
而狄飛驚本人認為鋒芒不露﹐才能讓人不設防。 zHV|-R  
所以即使他才是六分半堂真正決策的人﹐ 他選擇只坐在第二把交椅上﹐ 因此即使六分半堂經過許多變故﹐依然屹立不搖﹐狄飛驚的幕後操盤﹐功不可沒。   BH5w@  
Oo kxg *!5  
雷損死後﹐很多人以為狄飛驚會接替總堂主位置﹐可是意外的是雷損的獨生女雷純接任。   而狄飛驚依舊故我﹐保持第二人地位。 y5_XHi@u~o  
C,.-Q"juH  
雷純! 就是這個深深繫住他心的女子。 ms7SoY bSu  
P])L8zK  
能在身邊陪她看她幫她﹐我就心滿意足了。 %bXsGPB  
2 % %|fU9  
因為知道純兒妳在受過傷害後﹐是個無心的人﹐ sYW[O"oNi  
即使為了手段與人交好﹐也只是利用。 vb %T7  
妳的心深藏在黑暗中﹐狄飛驚不強求什麼﹐只希望長伴身旁。 ?ZaD=nh$mK  
v{.\iIg N  
不否認心中還是有點希冀﹐也許有天雷純會心動。 -Un=T X  
至少目前他是她的依靠﹐雷純身邊也只有狄飛驚。 AeaPK  
d5:tSO  
但一切變了! 自從碰上那個異人後﹐雷純的心動了。 AVv#\JrRW  
.liyC~YW  
狄飛驚感傷地深望著雷純: 「妳是否曾回頭看過在妳背後的我? 」 `dO}L  
@89I#t6A.  
※※※※※※※※※※ [^M|lf   
Mb/L~gd"  
雷純心絮紛飛地看著園中的司徒遠。 O~6Q;qP  
.EG* +,  
想起少時與賴笑娥統御的”桃花社”結拜成為七道旋風﹐ n$YE !D'  
與兄弟姐妹們一起快意江湖﹑彈劍狂歌﹑隨心漂蕩﹐ =-qf;5[|  
那時的日子是多麼樂哉! gD6tHg>_  
"XhOsMJ  
但自從六分半堂大小姐的身份被拆穿後﹐ ESIzGaM  
又不幸為溫柔在”高板門”三條街後牆失去清白﹐ jN6b*-2  
緊接著喪父﹑接任﹑未婚夫蘇夢忱等於間接死在自己手裏﹐ <BPRV> 0X  
至今與蔡京靠攏短短日子裏﹐面對種種衝擊。 ]~8v^A7u  
d&u 7]<yDA  
有時照鏡﹐看到的鏡中人是個蒼髮老婦﹐ -w~(3(  
幾曾何時﹐心境蒼老的這麼快﹐捉不著也找不到.. {i>Jfl]G}  
IA2GUnUhu  
但自從在轎中與他相會後﹐死去的心又活起來了。 uY;R8CiD  
f;wc{qy  
那天心悶氣餒﹐忽然想到人群中一起過中秋﹐ *NlpotW,f  
f05=Mc&)  
瞞著狄堂主偷偷坐轎出府﹐停在大街角落後又怯步。 Qci$YTwl>  
.=XD)>$  
滿街熱鬧似是另一個境域﹐雖身在人群心孤飛﹐ LN^UC$[tk  
@KA1"Wb_  
怎麼樣也融入不進歡樂裏﹐無法駕馭的孤獨感襲擊內心深處。 %`+'v_iu  
`hzrfum4  
忽然紫影輕飄入轎中﹐身子之輕盈宛如微風輕追簾幕﹐ 5V@&o`!=h  
Sl>>SP  
來不及反應就已穴道被制。 jV^C19  
*b"CPg/\  
「姑娘! 冒犯了!! 」 來人在制住她的穴道後﹐    so fu  
就以手抵轎壁﹐身子成弓型狀﹐盡量避免碰觸到她。 8%ik853`  
}lP5 GT2  
看清來人清俊面貌與傲世的氣質﹐不免心中一動。 Obo_YE  
`(DJs-xD  
忽覺臉上一涼﹐幾滴血痕由來人口中溢出滴在臉上﹐ rY,PSK/j  
隨即昏厥倒在腳旁﹐ 身上掉出一片楓型化石。 M3(k'q7&:  
*********************** 6Y7H|>g)  
rl?7W];  
「司徒遠! 幾日的相處﹐ 你讓吾心恍恍。」 眼光總是忍不住跟隨著他。 /K|:9Q$K6  
w<t,j~ Pr#  
心中的黑暗開始被光衝散﹐ 0^#DNq*NQ  
q (>c`5  
為幫他擺脫宿敵﹐派出手下向無情下手。 O-PdM`mqW  
<'&F;5F3V  
可是司徒遠總是冷冷淡淡﹐奇怪的是喜歡流連於牡丹花間。 [M:S`{SbY  
XlkGjjW#/J  
雷純感嘆的凝望著司徒遠: 「唉! 異域來的你﹐會為我停留嗎? 」 ooE{V*Ie  
b/<mRQ{  
※※※※※※※※※※ P^[/Qi}j  
\84v-VK  
司徒遠深思的遙望天際。 p<5!0 2yQ\  
B1$ikY  
來自”微塵天大陵星”的他﹐身負著任務來到此地。 m<:IFx#  
PZ,z15PG]  
與眾星宗在天宇的爭奪逐漸白熱化﹐龍族已經插手進來﹐ Hm9<fQuM  
_]|Qec)  
翼族似有復甦跡象﹐增強實力是必要的。 IgM v =^U  
)~ z Z'^  
大陵星宗授命來此找尋憾天將軍陳摶﹐順便查視此地建立的勢力﹐ T2weAk#J  
做為將來大舉進攻天宇的後盾。 = .`jjDJ  
/\E [  
只是沒想到因為八月秋風﹐讓秋八月跟到此地。 %0XvJF)s  
得不償失的遺失了八月秋風! B:9.e?t  
看來只好利用此地的人來牽制秋八月; {QQl$ys/  
_%ZP{5D>  
還得防止秋八月知曉大陵星宗要將此地當做第二陣營用以進攻天宇的計畫。 6>DLp}d  
_k2w(ew?  
意外的撞進六分半堂﹐而背後的蔡京似乎是掌管整個朝廷的地下皇帝﹐ , 2`~ NPb  
或許……是個契機! 6D/'`  
2P9J' L  
!! 沒想到這裏有個牡丹園﹐惜英王嬌凰牡丹的紅影徘徊不去﹐ 8Xn!Kpa  
明知她心許師弟第三儒聖江南飛。  但是….. ;7rv  
&q>zR6jne  
司徒遠失意的望著明月: 「嬌凰牡丹飛江南﹐錦心雲手空惜英 @`|)Ia<  
汝可曾知曉吾心? 」 [B9;?G  
?)i1b\4Go  
※※※※※※※※※ iiNSDc  
u) *Kws  
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驚擾了三人思緒。 .y):Rh^  
n29(!10Px  
來人一付驚魂未定的模樣向狄飛驚報告: 「堂主! 太行三獸七人被無情格殺﹐ lS9n@  
秋八月與無情起衝突﹐大打出手。」 S_Z`so}  
*Km7U-BG  
司徒遠疑道: 「汝等口中之無情應無勝算打得過秋八月吧? 」 &erm`Ho  
9lspo~M  
探子道: 「不清楚! 埋伏的人只看到兩人由林中衝出﹐秋八月的掌氣似乎傷不了無情? $1 @,Qor  
這點很奇怪??? 」 X9XI;c;b-  
KQmZ#W%2m  
司徒遠疑道: 「這…可能嗎!!  秋八月的武功此地只怕無人能擋﹐除非那位無情是個異數。」 IOEM[zhb$  
:"'nK6>  
狄飛驚答道: 「當然不可能!!  任何人都有可能擋下秋八月的掌氣﹐但絕非無情; QxpKX_@Q5  
因為他是無武功又無內力的捕頭﹐憑著一手厲害的機關暗器捉拿犯人。 97LpY_sU  
他還是…. 」 ]vo_gKZ  
l\Xd.H" j,  
司徒遠忽打斷狄飛驚的話﹐問探子: 「然後呢?  秋八月有沒有受傷? 」 {THqz$KN  
o""~jc~  
狄飛驚吃驚於冷靜的司徒遠忽起的急性﹐轉問探子: 「把經過說完。」 k4y}&?$B  
`|Fp^gM  
探子: 「秋八月動作好快﹐在掌氣傷不了無情下﹐連閃幾道暗器就近了無情的身﹐ =2 jhII  
只看到黃白身影交互一閃﹐秋八月就衝出戰圈往繁塔而去﹐無情愣了一下﹐ C-SLjJw  
就隨後飛追而去。 秋八月到塔下後﹐就直接飄上到塔頂﹐好可怕!   (|u31[  
那麼高的九層塔就這樣飛上去﹐也不見縱跳之姿﹐像神人一樣!! 」 g>0vm2|  
b{&FuvQg2  
狄飛驚罵道: 「不要說廢話﹐接下去呢? 」 =r6qX  
4/*q0M{}B  
「可是再下來實在太可怕了﹐秋八月到塔頂後﹐忽然變成一個光球就飛上天上去了。 [m2+9MMl  
我連擦幾下眼睛﹐以為自己遇仙撞鬼﹐可是連無情都嚇到﹐他就呆在塔下 。 !O)qYmK]|  
過了一响後﹐無情才轉回。 我一直跟到諸葛神府﹐才趕緊回稟。」 PRr*]$\&Mj  
-s"0/)HD  
雷純罵道: 「你在做夢嗎?  滿口胡言亂語﹐看來是日子過得太舒服了。」 L *Y|ey  
「不!! 他沒胡說。」司徒遠說完後陷入沉思 $0qMQ%P  
2`Gv5}LfyR  
「難道八月秋風被無情揀去﹐所以才擋得住秋八月的掌氣。 Tr.hmGU  
否則以他無武功的身子﹐怎敢去追捕秋八月。聽這情形﹐ !OE*z $\  
秋八月似乎是搶回”八月秋風”回天外去了。 有這般容易嗎? 」 V4K'R2t  
J8Z0D:5  
司徒遠決定自己前往探查﹐雷純看到他轉頭向外行﹐急忙跟上前說: #`ejU&!6  
「我陪你去看﹐你對此地不熟。」 @ 4UxRp6+  
Zb(t3I>n  
看著兩人同行﹐狄飛驚心中一痛﹐隨即又收回目光向探子道: 「速稟告相爺﹐ e!X(yJI[O6  
此事只怕不是那麼簡單。」 {fz$Z!8-  
w^;DG  
:.nRN`e  
,XB%\[pKe  
夜深人靜﹐繁華的汴京進入睡眠狀態﹐司徒遠與雷純飛奔在街道上。 @d&H]5  
vsMmCd)7U  
前方街道上﹐一頂綠轎停在中間﹐司徒遠與雷純不得不停下腳步。 >^SEWZ_[  
BIMKsF Zt  
雷純一驚: 「是你! 你不是回府?」 4gZ &^y'  
K&_Uk548  
無情聲音由轎中傳出: 「雷姑娘! 妳很清楚在下的行蹤嘛!  我的轎是回府了﹐ p/olCmHD)  
但我與戚樓主有約﹐所以乘坐另一座轎子到此。」此時抬轎的兩名捕頭也於轎後現身﹐ .+.j*>q>u  
是”老魚”蘇察哈爾魚與”小余”余大目﹐都是六扇門的戰士與好手。 G+WM`:v8%  
(無情有備用的幾台輪椅與轎)   {eHAg<+  
@;)PSp*j  
雷純後面傳來戚少商的聲音: 「總堂主與貴友好興緻﹐半夜偕同踏街。」 npH?4S-8G  
2<r\/-#pU  
雷純一回頭﹐心中一緊﹐戚少商與金風細雨樓的手下由後緩緩走出。 f8n V=AQ  
jRQ+2@n{E  
司徒遠低聲道: 「中計了。」 ..qd,9H  
u, kU$  
雷純對著轎說: 「大捕頭!  我一不作奸、二不犯法﹐半夜出巡堂口應與王法無關吧!」 1FERmf? ?d  
Q{y{rC2P  
無情心笑打官腔我可是行家: 「但是貴友就有關係﹐他是破壞相府的嫌犯之一﹐ jRj=Awy  
既然碰上﹐可否請他與我回刑部調查? 」 pJ^NA2  
PHr a+NY#A  
司徒遠不發一語的冷笑﹐蹤身跳起欲飛越綠轎。  此時一道氣流襲入﹐司徒遠轉身擋招﹐幾個上下﹐又回到雷純的旁邊。  空中飄下黃影﹐輕落街中。 aMwB>bt  
X0$@Ik  
「哼! 秋八月! 汝竟與無情聯合誘吾現身。」 !1Y&Y@ze  
X.#oEmA ,P  
「司徒遠! 咱們的事與旁人無關﹐無需涉及他人﹐咱們自行了斷吧。」 (03pJV&K  
&m'kI  
司徒遠發招襲向秋八月﹐兩大高手在宋街上二度交手。 #h'@5 l  
&|o$=Ad  
此時六分半堂的人馬也聞聲來到﹐雷純看著決鬥的兩人蠢蠢欲動﹐ p]&j;H.  
無情發出警告: 「雷姑娘! 我勸妳不要輕舉妄動﹐他們的事由他們自己了結。」 w"zE_9I\  
Op}ZB:  
雷純: 「你…」 再看圍觀的金風細雨樓眾人雖無動手跡象﹐但是似乎留意自己這邊的動靜﹐自己更是插不進秋司兩人之鬥﹐不覺心焦。 r o\1]`6  
q mQfLz7&x  
此時在場的秋八月與司徒遠已過手數招了﹐就在司徒遠略感不支﹐暫停喘息時; -_0?_Cb  
jai|/"HSXw  
此時一個帶著包袱之瘦長灰袍人影跳入秋八月與司徒遠之間﹐ cxyM\@QB3  
*yaw$oB  
另一黑影則出現在秋八月之後。 {qpi?oY  
jAhP> t:  
「是他們! 」戚少商想向前示警﹐但是看到屋簷下一個低著頭的影子緩緩走出。 4^Rd{'mt  
H[WQ=){  
「戚樓主! 忙什麼呢? 」狄飛驚猶如碰上好友的語氣﹐走向戚少商﹐停在數尺之距﹐ "v]%3i.* -  
yfj(Q s  
兩人就僵持在街頭上﹐與另一頭戰場形成一動一靜的對峙。 q31>uF  
4< S'  
灰影人面對秋八月﹐ 手中一動﹐ 只見陡地亮起了一束光﹐ M {a #  
光得令秋八月一時目眼難睜﹐ 忽感凌厲劍風侵體﹐ _GA$6#]  
右手輕揮﹐ 一道氣牆擋住劍勢﹐ 但入鼻一股香味﹐ 頓感四肢麻痺﹐ j,-C{ K  
秋八月心知中毒﹐迅速退後數步﹐同時運起元功將毒排出 。 :0~QRc-u  
pbBoy+.>  
灰衣人乃天下第七﹐ 曾在蔡府花園親眼見識到秋八月的厲害﹐ hv)8K'u  
*dsX#Iz  
所以向”老字號”溫家購買最毒的香料 - 闇香﹐塗於包袱裏的勢劍﹐ /n{1o\  
:8f[|XR4\N  
一跳入戰場﹐馬上發出最強的勢劍。 _eQ-`?  
S\ ,mR4:  
心知可能傷不了秋八月﹐ AR&:Q4r|  
但秋八月決不知真正的致命招是隨著勢劍而飄出的”闇香。” 2YBIWR8z  
cDkV;$  
看到秋八月連退數步﹐ 天下第七忍不住想大笑: 4 J^Q]-Z  
!!,0'c  
「哈~~~武功如此厲害的秋八月都為我所格殺﹐天下間還有誰能與我爭鋒。」 L ^J- ("e_  
6(V /yn ~  
可惜阿!他碰上的是秋八月。 5>_5]t {  
ql{_%x?  
************************************* -K %5(Eg  
/DFV$+9  
秋八月倒退幾步﹐ 寒氣襲背。 1y"3  
%V_-%/3Z  
<z)m%*lvU  
黑衣人是世上唯一以一個“劍”字為名的人「羅睡覺」。 D]03eu  
a:Q[gF8>  
羅睡覺看似睡覺﹐睡像極甜、極沉、也極入夢﹐同天下第七一同到來的他﹐似乎對介入這場武鬥沒興趣,反倒是專心再旁睡覺﹐就算動手﹐也不應該是他。 4 gBp8*2  
v zo4g,Bj  
實則不然矣。 Im72Vt:p-  
fw-\|fP  
他突然。 vT{kL  
"M H6fF  
醒了。 HIc a nk  
kI\tqNJi  
睜目。 gX @`X  
2.I^Xf2  
拔劍。 MmoR~~*  
fb]S-z(  
動手。 7(k^a)~PL  
S;\R!%t_  
──要知道:醒了、睜目、拔劍、動手﹐此四個動作﹐一氣呵成。 Fwg^(;bL  
q0xjA  
他拔劍的方式很奇特。 7'p8 a<x  
.IrNa>J~  
極為奇特。 DocbxB={I  
*|:Q%xr-  
劍客絕對不會有此拔劍動作。 v4vf }.L]  
n> w`26MMp  
武林更不會有第二把那樣的“劍”。 S/A1RUt  
~Qj}ijWD  
他“拔劍”的方式是「脫鞋」。 P }7zE3V  
2b@tj 5  
他穿的是長靴。 3c'#6virz  
DT(d@upH  
他一脫了靴﹐就完成了“拔劍”的動作。 ':h =*v8a  
D)b}f`  
因為他的腳就是他的“劍”「腳劍」 ~qVz)<  
C"uahP[Y  
──這就是他命名為“劍”的真正原因「他人劍早已合一」。 0HeD{TH\  
0"WDH)7hJ  
腳就是他的劍。 !ku X,*}q  
- xm{&0e)  
甚至還發出浸浸的劍芒來。 q3e8#R)l  
o @Z#  
甦醒、睜目、拔劍、動手﹐四個動作﹐一氣呵成﹐主要是因為他得到「指令」。 "E*e2W  
)q~DTR^z-  
他此趟過來﹐只答允一件事:──一看到天下第七的亮光﹐就擊殺 aE VsU|  
?? qq:`s  
可是他手上無劍。 jQs>`P-CM  
GC@+V|u  
──他的劍呢? U^lW@u?:  
y*b3&%.ml  
腳。 w|Cx>8P8@  
.giz=* q+  
他是羅睡覺。 L1m{]>{-  
Qt>>$3]!!  
對他而言﹐他的腳就是劍。 MHj,<|8Q  
m"2d$vro"  
──而且是兩把劍。 CON0E~"  
1`bl&}6l|E  
對他的敵人而言﹐若不能抵住他的劍。 L{{CAB!  
A#h/B+  
──等於死亡來臨。 !vD{Df>  
`RRE(SiKU  
(以上羅睡覺的描述來自溫瑞安的朝天一棍) cW8\d  
62'1X"  
但是…他碰上的是秋八月。 1=}qBR#scY  
v}JD2.O+  
_D7]-3uC!  
r{?Ta iK  
秋八月一感到後方殺氣﹐輕移腳步向旁飄去﹐躲過羅睡覺的腳劍﹐同時也運功去毒。 |`d0^(X  
o :q1beU  
忽聽到圍觀的人群中﹐傳出騷動: 「小七子! 你怎麼了? 啊! 七孔流血。」 ;QCrHqRT`  
v 4/-b4ET  
接著數響倒地聲﹐”闇香”的毒氣禍延圍觀的眾人。 6=hk=2]f  
Rf-[svA  
秋八月心中怒氣漸生﹐天下第七驚於秋八月不但未被毒倒﹐還有餘力閃開羅睡覺﹐ tB7}|jC  
[V8fu qE>  
心中寒意生﹐決定絕不讓此勁敵活過今夜﹐ 趕緊加入戰圈圍攻秋八月。 e$)300 o  
{No L  
; 0v>Rfa  
SGc8^%-`  
一旁司徒遠見秋八月被圍攻﹐ 轉頭飛跳過街﹐ RJeDEYXeg  
eJCjJ)  
忽然幾道暗器分上中下飛至﹐手起腳踢彈開暗器﹐但接著而來的是成群鐵沙﹐ u"xJjS  
bvBHYf:^  
司徒遠手起勁風﹐打散鐵沙﹐但身形也因而慢下﹐綠轎擋於前方。 KW^<,qt5w  
58xnB!h\}  
“哼! ” 冷哼一聲﹐凝聚掌氣﹐攻下無情坐轎﹐同時飛身而起﹐向街尾飛去。 VZn=rw  
_,74)l1  
轎簷連發幾道暗器﹐但皆被司徒遠輕易化去﹐掌氣直攻而來。 az;Q"V'6  
/t<@"BoV  
老魚小余見情況不妙﹐擋於轎前﹐可是雄厚掌氣﹐不但打傷老魚小余 q=Zr>I;(Ks  
:G w~7v_  
連轎也一起打飛出去﹐滾落到街旁。   g9fq5E<G  
Z#l%r0(o  
空中的司徒遠忽看到一縷白衣身影跳起﹐ 前後三道暗器: 情人箭、喪門釘、柳葉飛刀﹐分三角前後攻向司徒遠。 owpWz6k7  
Ty(@+M~-  
司徒遠移動身影﹐幾個轉身躲過暗器﹐躍過白衣。 BKa- k!  
6M.;@t,Y  
半空中伸手一掌﹐打向無情﹐無情輕飄躲過。 V D?*h  
smY$-v)@  
司徒遠見此人機制靈巧躲過他的一掌輕功, 便立即回身左拍一掌。 qo6y %[  
無情輕巧挪動身子再躲過一掌躲過。 qZEoiNH(Tj  
DaHZ{T8>d  
司徒遠: 『好,輕功了得,再試試這一掌。』 T^<>Xiam  
司徒遠指發氣勁﹐逼無情飛身躲避﹐隨即雙掌至胸前加重速度和力,快速相互迴轉雙掌﹐形成氣流揮向無情。 rX7QbAB  
g?v\!/~(u  
此時月光突破雲層﹐為空中白衣披上一身銀白﹐冷然的面容飄於月下﹐說不出的美麗。劍眉星目﹐溫文中帶殺氣。 qGmNz}4D5  
gy: %l  
但是他雙膝以下﹐全不著力。 AdZ;j6#  
/.Nov  
「來人竟是殘廢? 」司徒遠心中惜﹐原本已發極招“織雲收魂”忽又收回。 ?YM4b5!3T  
但餘氣仍襲向無情﹐無情連發幾道暗器後﹐試著躲閃掌氣。但身於空中﹐又無內力可轉氣﹐加上未曾聽聞的怪異掌氣﹐以非尋常途徑飛至﹐無情躲無可躲的被擊中﹐往秋八月方向飛倒。 X@)z80  
jVgFZ,  
司徒遠勉強收回氣功﹐  氣震經脈﹐ 但迎面而來又是數道暗器 。只好發氣震開﹐  氣血衝擊各個穴位﹐ 震憾全身﹐ 趕緊轉身飛向街尾。 `p kMN  
hG~reVNf  
司徒遠忽感項背氣流不對﹐試圖側身但一排細針已至﹐雖勉強躲過多數﹐但是手臂上還是中了三只細針。 |wE3UWsy  
-m= 8&B  
「真是了得,精準的暗器,天下間沒有幾人能與匹敵啊!」司徒遠心中暗自佩服﹐但也疑惑被擊飛的他如何打出如此細密的暗器。 DmVP  
3l<S}k@M)  
無暇多想﹐  司徒遠輕縱身形﹐ 遠離現場。 V==z"  
|tzg :T;  
整個過程發生一瞬間﹐當雷純回神環顧四週時已失去司徒遠的下落。 )&{K~i;:  
>evS} O6  
\qvaE+  
$QEilf;E  
被打飛的無情﹐心急速轉思著:「 司徒遠的氣勁,震傷經絡,全身無法使出半點力。這般落地非死既傷,我該如何落地呢?」 2g9 G{~,@g  
Q^K"8 ;  
無法發力的他,實無法可想,  正準備感觸激烈撞擊。  他發現他的身子不飛了,還有暖意流入心頭,他抬頭,雙眼正對上秋八月雙眸,關懷的目光溫柔的撫慰無情激盪的心。 那種剎那心動令他臉紅,這個溫暖的懷抱,是自遙遠母親懷抱外的另一種感受。 ^04Q%,  
>N\0"F7.  
秋八月退毒後﹐看到空中飛來的熟悉軀體,  輕躍幾步到半空中接住了的身驅。 柔弱似無骨的身軀微微顫動 , 『他受傷了! 』 s#Jh -+lM  
D0(xNhmKz  
關心的雙眼對上無情,微微的粉紅悄悄爬上懷中人的臉龐。秋八月向來平靜的心,忽起波濤。一瞬間,冰封似崩潰一角。 (R~]|?:wt  
9mc!bj^811  
但後面的攻勢又到﹐連點無情身上數穴﹐抱著無情躲過天下第七的勢劍﹐心中怒火漸熾。 mV73 \P6K  
wv QMnE8\  
此時羅睡覺發現一個更夫躲在樹後發抖﹐捉起更夫往秋八月丟去。 {j{+0V  
-V"22sR]  
秋八月感到一物攻來﹐正想擋之﹐竟看到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7+TiyY]K  
[OTJVpC  
一個掌氣將之輕放在屋簷上﹐但天下第七與羅睡覺已趁機聯手攻至。 ,h\sF#|  
秋八月憤怒了!!   @;xMs8@  
WnUweSdW  
”風堰秋波”與“秋波無痕”打向兩人﹐宏大的掌氣讓天下第七與羅睡覺躲無可躲﹐分別打中兩人﹐碎體殘肢飄落一地。   BG^C9*ZuP  
qa(>wR"mT  
街道眾人看到蔡府頂尖的兩位高手就這樣成了飛塵﹐全都驚愕的發不出聲響﹐   {y]mk?j  
一時間整個街道安靜無聲﹐氣氛詭譎﹐無人敢呼一聲。 X7UuwIIP  
J?JeU/:+  
「全不要動! 刑部尚書朱大人在此。」朱月明像個和氣大老闆慢慢地走過來。 q{2I_[p  
%u^ JpC{E  
無情強忍著痛楚﹐開言道: 「朱大人! 雷純庇護通緝中之人犯司徒遠才引起爭執﹐在場眾人可為證。」 0,s$T2  
V~ ~=Qp+.  
雷純反駁: 「你不是也被秋八月抱著啊? 」 m]_FQWfet  
thO ~=RB  
朱明月皮笑肉不笑的說: 「啊呀!! 副指揮使! 你受傷了﹐這麼辛苦﹐半夜還來查案。 !}\4u tHY  
@\oz4^  
一切皆是誤會﹐相爺已來刑部撤下告訴﹐既無原告﹐當然沒有被告也就沒所謂的犯人了。 (\"k&O{  
>StO.Q99  
明日早朝﹐相爺會知會諸葛神侯﹐我特來通知副指揮使﹐通緝取消﹐辛苦你了! 還因此重傷﹐快回府療傷吧。」 to8X=80-3  
OX%MP!#KU  
案子忽然急轉直下﹐眾人驚訝中﹐又是一片肅靜。 xt'tL:d  
vB37M@wm  
無情冷漠如同無事般: 「謝大人通知﹐此案就此了結﹐誤會一場﹐大家回家歇著吧!」 fl Jp4-nx  
N$Y" c*  
雷純還想再說﹐但狄飛驚過來拖著她與眾人退回六分半堂。 戚少商也悄然離去。 .*$OQA  
}~h'FHCC+  
等一切結束後﹐無情驚覺自己還在秋八月的懷抱裏﹐非常尷尬想快點下來致謝﹐但 一陣痛處忽傳遍全身讓他呼吸困難頭暈﹐秋八月立即對老魚小余道: 「快帶路到個清靜的醫療場所。」 :{'k@J"| a  
p5O",3,A4  
兩人趕緊抬起損壞的綠轎﹐領著八月回諸葛神府。 ! / y!QXj  
iyVB3:M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萝卜 +20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4-01
Re:應天風無情 6.  試月
神侯府內有五座主樓﹐正中是諸葛神侯的主廳﹐主廳四方是四座不同風格的獨樓﹐ A>y#}^l]  
是四大名捕所住之小樓、舊樓、老樓、大樓。 P#9-bYNU  
C9+Dw#-f V  
秋八月幫無情療傷後被安排住在無情的小樓旁的月靈廂房。 ~l4Q~'  
a!{hC)d*  
看著小樓﹐想到在裏面昏睡的人。 ceI [hM  
vev8l\  
「唉! 一時大意中毒,雖及時排出體外﹐但卻招小人暗算,只是傷痕似是司徒遠的絕學”織雲收魂”﹐為何無情公子能逃過死厄? 好在司徒遠未用十分功力﹐事情如預料般的結束﹐ 但是八月秋風還是不知去向。」 $pJ3xp&  
l?N`V2SuR  
rr6"Y&v  
遙望著明月﹐思緒回到繁塔初會的那一天.............................. n%Rjt!9  
3g+ \? L-c  
th;]Vo  
)%1&/uN)  
秋八月轉頭望向繁塔凝視: 「此塔乃方圓十里處最高點﹐而能預知我會在那徘徊的人﹐也只有他了……」 <#!8?o&i  
(N9`WuI  
無情:「喔!你是指司徒遠嗎? 」 :4b- sg#  
!-@SS>  
陳日月問道: 「為什麼?  你們不是都才剛來這裡嗎? 司徒遠怎麼會知道繁塔? 」 5vl2yN  
&<OMGGQ[h  
何梵接著說: 「難道你們那邊的人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 aGe\.A=  
葉告説: 「那個不算未卜先知﹐是猜心術吧? 」 |oB]6VS`  
*,_2hvlz  
秋八月心裏因這些可愛的僮子泛起笑意: 「因為要回天宇﹐我們通常會到最高的地方﹐  閉五孔關七竅﹐凝成光球的飛出天外﹐ 而這個塔是這附近最靠近天空的地方。」 $jDD0<F.#  
O/'f$Zj36  
白可兒叫道: 「大叔!  你又再講怪力亂神的事﹐好難懂的仙事唷。」 $Jt8d|UP  
@#J H=-06  
葉告: 「神仙講話讓你聽懂﹐你也可飛天了。」 R7y-#?  
>4Fd xa  
白可兒回道: 「你….誰要飛天﹐你才升天呢!」 ZlUFJ*pk  
j= p|'`  
「好了!! 不要鬧了! 應該是他們的一種武功型式來遊走星河吧!因此你來此等待﹐而深知此點的司徒遠﹐才派人冒名來犯。」無情眼中閃著亮光。   +._f.BRmX.  
i$2MjFC-  
秋八月讚賞的點頭道: 「沒錯! 只是他們沒料到我會在冒名衝突那一刻來到現場; 其實即使我沒出現﹐也瞞不過大捕頭﹐只是為何你會來此找我呢? 」 X@G[=Rs  
+ 4++Z  
無情回道: 「因為你與司徒遠破壞相爺府﹐也就是蔡京的府邸﹐為此龍顏大怒﹐令我們追捕你兩人﹐限期破案! 」 I%C]>ZZh  
_LLW{^V  
秋八月:「如今汝知曉吾的行蹤﹐那..司徒遠呢? 想必公子大捕頭您心中有數。」 ',<{X (#(  
4t"*)xy  
無情:「原本不知﹐現在已大約清楚去向。」 thR|h+B  
3" 8t)s  
秋八月:「只有短短數日﹐司徒遠不可能找到人來淌此渾水。」 30:HRF(:  
\Gv-sA  
無情:「所以他應是與六分半堂合作﹐六分半堂投靠蔡京勢力﹐所以能得知你我之行蹤。」 4h[2C6 \+`  
:a#|  
秋八月:「司徒遠是想用汝來牽制吾。」 s$eK66H  
4d,qXSKty  
無情:「蔡京想用你來打擊我們。」 &FT5w T  
*(>F'>F1"  
秋八月道:「大捕頭現有何打算? 緝捕吾歸案? 」 B>c[Zg1  
V/+H_=|  
無情:「原本破壞府邸與傷人是有罪的﹐但是如果原告與破壞人是合作關係﹐那又另當別論。」 pU[a[  
' h0\4eu  
秋八月傲然道:「汝定奪吧!吾不會無故傷人但也不喜被限。」 X:iG[iU*  
xUV_2n+  
葉告老氣橫秋的對著秋八月說: 「大叔雖武功超凡﹐沒人動得了你。 但是通輯令會讓大叔寸步難行﹐到那都有人找麻煩﹐大叔不會喜歡那種感覺的。」 2*b# +b  
UzP@{?  
秋八月覺得好笑: 「大叔? 我看起來有這樣老嗎?」也反以玩笑的語氣道:「不要叫我大叔,直接稱呼我為老祖宗即可,哈!」 R A-^!4tX  
`K@5_db\  
葉告:「我給你面子,你還賣乖!」 ~{kA) :  
y?rK5Yos  
秋八月一付無辜樣道: 「吾所言屬實!   吾來自天外﹐實不知此地情況﹐當初與司徒遠動武﹐乃情非得已﹐不知者無罪。何況吾也盡力避免傷亡﹐應是功過相抵﹐通緝令自當取消才合理。」 Mr@<ZTw  
G*kXWEx  
何梵道: 「你可知你上次救的黑衣上人是個壞蛋﹐早死早超生﹐真是白花氣力。」 pb$ An<P  
c9>8IW  
秋八月再道: 「吾不知他為何人?  如何判他生死?  何況我是天外人更不受貴地律法限制,但是人都有惻隱之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7cJO)cm0'  
bUEt0wRR  
葉告一付嚴肅口吻: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大叔怎可自以為是天外來人就無法無天。」 |^>L`6uo  
|~1rKzZwF  
陳日月也加入: 「大叔如果當時把蔡京一掌擊斃﹐我們絕對力保您老人家無事。」 10a=YG  
!IQfeo T  
秋八月被幾個小鬼逗得臉上浮現笑意。 想起自己的徒兒雲瀟灑、 馡雲與牧雲與自己相處總是戰戰兢兢﹐自己應該不是如此嚴肅的人啊! 倒是這幾個小子﹐沒大沒小的淘氣﹐就再微笑回道: 「童子! 你們不是說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怎麼此一時彼一時呢?  還有初次相遇﹐不必尊稱吾為老人家。」 E#WjoIk  
bF8xQ<i~Y  
[v>Z(  
無情看他們越鬥越興奮﹐就打斷四僮的話: 「取消海捕文書並非易事﹐要經由刑部。刑部尚書朱月明不要看他一付和善的臉孔﹐其實是個奸險的人﹐更是與蔡京狼狽為奸。唉!如果讓蔡京與司徒遠聯合就不妙了。」 QqT6P`0u  
tOp:e KN  
秋八月: 「喔?? 」 H-PW(  
xP|%rl4  
無情: 「高人有所不知﹐蔡京禍國殃民﹐偏又深得皇帝寵愛﹐大權在握﹐控制朝野。我們試著救助正道﹐雖無法完全阻止﹐但在制衡下多少有些作用﹐可是如今…」 QZz{74]n  
g6k&c"%IQ(  
秋八月覺得頭痛﹐他最不喜捲入政治鬥爭裏﹐但是要找到司徒遠似乎就會介入,肯定到時弄得烏煙瘴氣﹐麻煩上身!  還是速戰速決﹐於是向無情道: 「當今之計就是引出司徒遠﹐一向心傲的他會躲著吾﹐讓地頭蛇出面﹐可能是遺失八月秋風﹐所以不願正面對敵。」 j.G.Mx"  
B[2h   
無情: 「八月秋風? 」 EusfgU:  
xOX*=Wv  
秋八月: 「八月秋風乃一特殊之化石﹐不僅能保護持有人減低掌氣襲擊﹐還能把掌氣以三倍之力彈回給發掌人。所以如果司徒遠拿著八月秋風﹐他就不會顧忌吾而以這種手段來製造衝突。」 D{3 x}5  
HquB*=^xh  
無情: 「原來如此!!  那的確可疑! 極有可能八月秋風出了問題﹐所以司徒遠才會投靠六分半堂﹐可以利用此點。」 \I`=JKYT  
4N0W& Dy  
秋八月: 「汝願意演一齣戲嗎?? 」 av| 6r#  
zN8&M<mTl  
無情望著秋八月露出了然於心的神情: 「何樂不為呢? 」 \M1M2(@pDJ  
!D|pbzQc8  
四僮叫道: 「演戲? 什麼意思?  公子你怎麼就這樣答應了? 」 8M(|{~~3:  
+p%5/ smfs  
秋八月:「如八月秋風還在手﹐可能會打草驚蛇。不然! 司徒遠一定會忍不住來查看。」 /^es0$Co.  
6vp8LNSW  
無情:「值得一試! 不但如此! 捏著蔡京有意籠絡司徒遠的心﹐我可藉此還你自由身。」 )b:~kuHi  
3 MI) E  
UHsrZgIRYT  
語畢﹐在四僮一片茫然中﹐兩人相視而笑。 p7ns(g@9  
3R$CxRc:  
秋八月回想起初會時就已心靈相通﹐ DRFuvU+e  
只是….  6@Z'fT4  
難相信! 為何拖著殘驅走遍天下? U{:(j5m  
J=Y( *D7Q  
不了解! 為何抱著多病身體拼命? fuIv,lDA  
+Hm+ #o  
在堅持何事?  在執著什麼? X6"^:)&1M  
Qi'WV9ke  
想不到沉靜已久的心湖會因他而起波濤。 M b /X@51  
&j~|3  
心細的無情在從繁塔回程後就已暗中安排金風細雨樓派出暗樁﹐埋伏在京城到繁塔間﹐但皆無司徒遠的消息。   (^s&#_w03  
0qV*d  
奇怪! o- e,  
無情被傷後﹐匆匆帶他回府療傷的這段時間﹐是司徒遠離去的最好時機﹐為何無動靜呢? /B#lju!  
%(7wZ0Z  
不認為司徒遠會因找尋八月秋風而留下﹐到底他想做什麼呢?   Hr8$1I$=  
司徒遠來此絕對不簡單! 會對天宇不利嗎?  lN`_0  
2ZzD^:V[}  
蔡京極有可能已經與司徒遠接頭﹐而且已經與六分半堂合作。在可能會被無情他們捉把柄與討好司徒遠的情況下﹐才明令消案。 ?M{ 6U[?  
nAba =iW  
唉!介入他人爭鬥實非己願,但為了探出司徒遠的意圖﹐也只好暫時棲身在此了! l1|,Lr  
xvz5\s|b  
嗯!幫無情公子療傷已過兩天了﹐但是他仍處於半昏睡狀態中﹐贏弱的身體出乎吾之意料之外。還好沒人煩他﹐除了四小僮偶爾來問候順便報告暗樁的消息。 >a`zkl  
A>1p]#  
在幫無情運氣療傷時﹐與諸葛神侯談上幾句。此人學識淵博、文韜武略﹐武功看來在此地是最高的一位﹐有著非常執著的正義心腸﹐但是不似一般好人般的倔強堅持忠厚老實反而是老奸巨滑、心機深沉、老謀深算﹐還是避著他點﹐要留意被他拖進旋渦。 GPqB\bxb'  
))+9 8iU1s  
還是比較喜與無情相處﹐無情大概是傳承於他﹐有著相似的奸滑但多了一份”真”! tP^mq>  
算計背後是真誠﹐熱情藏於冷漠。   {@F["YPxy  
r(2'0JQ  
************ f[I'j0H%  
{ `|YX_HS  
諸葛神侯探視醒來後的無情﹐從無情的脈象﹐黑衣上人所造成的內傷已痊癒。 )D-.7m.v]  
6Cv2>'{S  
「嗯! 看來秋八月治好你的腹疾內傷﹐此傷我們一直束手無策﹐可見他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JLV}Fw  
s2v#evI`+  
無情道: 「他們那邊的武學遠超過我們﹐是崖餘運好﹐碰上他伸出援手﹐治癒這個擾我極深的腹疾。」 mP .&fS  
kpreTeA]  
諸葛憂心的說: 「那司徒遠只怕也是遠在我們之上 ﹐他的那掌世叔也是無從下手﹐  多虧有秋八月。 不過照你描述﹐他應該是與蔡京搭上線﹐否則蔡京怎可能如此輕易就銷毀他府邸之人的追捕令。」 n#L2cv~Aj"  
S%gO6&^  
無情: 「意料不到的是﹐蔡京竟捨得用蔡府最頂尖的兩大殺手天下第七與羅睡覺助司徒遠脫逃。」 (>5VS  
%LZM5Z^  
諸葛: 「蔡京一向當他手下如棋子﹐對他而言是去卒保車﹐一個司徒遠是遠勝過天下第七與羅睡覺。他此次是下重本投注。況且羅睡覺死也有好處﹐他們”七絕神劍”師兄弟只剩他一人﹐他死能引出他們那七位本已收山隱居但又不甘寂寞的師父。是蔡元長求之不得的事。」 E `j5y(44  
lXk-86[M  
無情: 「因為如果連他也死了,他們的師父‘七絕劍神’為報殺徒之仇,必定出手。蔡京、梁師成等人,早已渴切期待他們重出江湖,再為他們賣命。」 "M#`y!__  
HF=C8ZtlL  
諸葛先生點頭稱是:「這七大高手的確是絕頂強手,誰有他們之助,簡直如虎添翼,所向披糜。」 WQmiG=Dw^  
'GdlqbX(%  
無情道:「所以,蔡京巴不得‘七絕神劍’一個不剩,惟有這樣,才會有‘神劍死盡,劍神復出’的一日!也就可請”七絕劍神”下山幫忙對付秋八月與我們」 xS-nO_t 'E  
96E7hp !:  
諸葛憂心重重的說: 「如果神劍的師父真的出現再加上司徒遠﹐這局面就難收拾了。」 > FcA ,  
7LZb*+>  
無情: 「世叔!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四兄弟會盡力而為。」 I%b:Z  
yc4f\0B/  
諸葛深深地看著無情: 「修為差太遠要如何擋? 」 3 !w>"h0(  
D}/.;]w<[&  
無情: 「我本身無武功更無內力﹐還不是走過來了。」 p1gX4t]%}a  
oYm{I ~"  
「此次情勢不同﹐不比從前﹐就算我出手也無法應付,所以…」諸葛忽然頓住話語。 ?$&rC0 t  
MdboWE5i  
「世叔! 您是不是有什麼話要對崖餘說? 」無情隱約已知諸葛要說什麼。 1YD.jU^;HD  
KXbYv62  
「這…」諸葛再頓一下 「當今之計是拉攏秋八月相助﹐秋八月對你甚為關懷…」 Dt'e<d Is  
sU_4+Mk  
無情趕緊回話: 「世叔! 那是因為此事正好牽扯到雙方面﹐我們合作一併解決。秋八月是一代高人﹐表面溫和但骨子裏桀驁不馴﹐傲骨天成﹐他似乎不喜捲入爭端。而且他來自天外﹐沒必要將他硬拉進我們的紛爭。」 1Y"qQp  
| xI_aYv*  
諸葛嚴肅的直視無情: 「但是他要找司徒遠﹐不是嗎?  此地人生地不熟﹐他只認識你﹐也只有你能幫他﹐所以世叔希望你能酌情而為﹐也是幫人幫己。  吾知這與你性情不合﹐但是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為了天下蒼生﹐你不是一向都勇往直前無視苦難嗎?」 )n[Mh!mn  
`lh?Z3W  
無情為難道: 「我………」 jqsktJw#i  
Y},GZ^zqy  
@' :um  
※※※※※※※※※※ mb`}sTU).  
5@rqU(]<  
無情望著樓外的花園﹐落英繽紛如同心之亂流。 SK}g(X7IWH  
R.'Gg  
從與秋八月初會到合作療傷﹐猶如多年好友似的默契。 G6F['g);  
1xV1#'@[Jd  
私心已將他當做至友﹐有心結交﹐實不願加入一些利用成份。 R/xCS.yl}  
Hwc8i"{9y\  
但世叔的交代… oc%le2   
5)NfZN# &  
四小僮輕呼上前道:「公子,您覺得如何了?」 CIvT5^}  
 jy|xDQ  
無情緩緩道:「好多了!」 `a-T95IFy  
>b](v)  
四僮齊聲道:「太好了。」 yf^gU*  
`rJ ~*7-  
陳日月:「您可知您已經睡了一天一夜了,您再不醒來大家都要殺到六分半堂為你報仇了。」 dY` J,s  
'eY[?LJ]U  
葉告自告奮勇說:「對啊,對啊,我會整合府裡上下十萬大軍踏平六分半堂。」 0]0M>vx u  
Guc^gq}  
白可兒:「府理上下加奴婢還不足百人,你哪裡招來十萬大軍啊?」 ZGvNEjff  
%9)J-B  
何梵用力推開葉告擠身近來:「公子,不要理葉告,他最喜歡吹牛了,如果是我我會放一把火燒了六分半堂,把他們通通燒成紅燒鴨,呱呱呱地雞飛狗跳,哈~~。」 yVv3S[J  
OWfj<#}t+  
葉告‵白可兒‵陳日月冷眼看著何梵齊聲道:「不好笑。」 Z'bMIdV  
V)jhyCL  
大家都搶著跟無情說話,七嘴八舌地,一瞬間小樓裡開始鬧轟轟起來了。 :2gO) 'cD  
5)i0g  
此時一個冷冷的聲音從窗外響起:「汝們不知道病人最需要的是安靜和休息嗎?」 b>._ r&.  
m 4LM10  
四小僮齊身一至向窗外瞪眼,用著敵視的眼神望著秋八月,一種"你不是受歡迎的人物,請速速離開"的眼神看著秋八月。 j=QjvWD  
%b4(wn?n:B  
秋八月不與理會走近,四僮手叉腰齊向前一步。 r_RTtS#  
b#j5fEY  
秋八月心理不禁好笑,那種怕情人與情敵相見的醋酸真是可愛! 於是有意戲弄一下,秋八月用著他那秋波凝指」打通一氣,四僮站立不住向左右兩邊倒,滑稽的模樣讓無情「噗~」笑一聲,隨輕輕道:「好了!  不要再鬧了!  你們先下去吧!   秋高人親臨有何貴事?」 N |L5Ru  
*heQ@ww  
「看來大捕頭好很多了﹐能起床賞花逸志。」秋八月直視無情慢慢踱步到窗前。 tV4aUve  
n}kz&,  
「秋高人! 我好很多了﹐多謝你醫好崖餘舊疾與新傷﹐ 大恩尚不知如何言謝﹐ dj**,*s  
請不要稱我為大捕頭。」 無情看著他的關心的眼光﹐不覺慚愧地低頭。 d>psqmQ  
y^BM*CI  
「奇怪! 無情公子怎麼有這種扭扭捏捏的神情﹐不過冷冰冰的他﹐初現這種表情倒也賞心悅目。」秋八月暗想後答道:「吾是聽眾人如此稱呼汝才隨著叫﹐不然在汝還未曾向吾自行介紹下﹐吾要如何稱呼呢? 」 8?pZZtad  
t4f\0`jN  
無情有些不好意思道: 「失禮了! 我姓盛名崖餘﹐無情是大家對我的戲號。  而我們四兄弟是皇上御賜四大名捕﹐師兄弟中我排行第一﹐所以大捕頭只是外頭人對我官銜上的尊稱﹐秋高人就直稱我為崖餘即可。」 YWF<2l.  
aV, J_Q6r  
秋八月看他窘態暗笑想道: 「那四個小鬼早介紹過﹐吾怎麼可能不知﹐用得著這麼正式的再介紹嗎?」 . Hf|:A(vCx  
就回道: 「汝還不是口口聲聲的秋高人﹐咱們就算打平﹐如不嫌棄﹐吾就直呼汝為好友。」 >9|+F [Fc  
=R`2m  
無情: 「這怎麼敢當﹐崖餘一個小小捕快怎可高攀絕代高人。」 YHAg4 eb8  
xWV7#Z7  
秋八月奇怪今天的無情怎麼失去前日的爽朗: 「此言差矣! 朋友貴在知心﹐而不受限於形體、年紀、修行等外在因素﹐莫非汝覺得吾不值得一交。」 X/749"23  
ZA@"uqa6b  
無情臉紅道: 「絕無此意! 是我淺薄了! 好友!」 VH65=9z  
n K=V`  
秋八月道:「既是好友! 怎吝於請吾進去小樓坐? 讓吾在外擔心數日。」 th|Q NG  
Sp:de,9@  
無情: 「好友有所不知! 因崖餘一無內力二無武功﹐身體又多病容易昏睡。由於職務又下手無情﹐結仇甚多。所以通常昏睡時﹐為安全起見會打開樓中機關。他們阻止你進入是怕傷到你﹐絕無他意。」 ?&_\$L[  
&p/k VM  
秋八月傲然道: 「汝們太多慮了! 早知如此﹐更該進入探望好友了。」 @S):a`J  
?! Gt. fb  
無情好勝心被激起: 「我知好友武功之高已超出想像﹐不過我排設之機關暗器不是以功力取勝﹐是配合巧妙零件、行動測知與意想不到為主﹐總是怕會無意間傷了好友。」 s yvi/6  
wyM3|%RZ  
秋八月被激起興致: 「吾看大家對汝又驚又懼﹐是因為汝的暗器機關吧! 能小傷司徒遠的確是不同凡響﹐吾有意見識﹐好友意下如何?」 a@1gMZc*  
&T}e9 3]  
「這…」 無情猶豫著 &t4(86Bmq  
jX@9849@  
「放心! 吾絕不會有事﹐就會真傷到﹐也不關汝事﹐是吾自願的。」秋八月興致勃勃道。 4{E=wg^p  
Jq)k?WS  
無情也有意試探秋八月的武學﹐順便也想知道自己的暗器能達到何種程度: 「好吧! 等一會! 讓崖餘啟動機關。」 Y [S^&pF  
inrL'z   
秋八月道: 「請好友就當做是敵人來犯。」 TUr}p aw_  
yRDLg c  
無情心想:「好高傲的人! 意思要吾盡全力擋他﹐也太小看我了。」 ;oE4,  
;_*F [ }w  
無情開啟機關後﹐拿起火盆上方的水壺到桌上﹐對著外面的秋八月道: 「我已溫好水﹐就等好友進來品茶。」 7]bq s"t  
$<PVzW,$o  
秋八月傲然揮灑衣角: 「吾會在水還溫時與汝共享。好友!  吾來拜訪了! 」 mQJGKh&Pk  
en)DN3  
秋八月不覺意氣風發﹐要試試這個聞名於此星宿的小樓暗器。 :{2$X|f 3  
R\?!r4  
双手擺後﹐慢慢地走進小樓﹐口中吟誦詩號: =Y0m;-1M  
,55`s#;  
應天長﹐千古流雲雲飄飄。」 ^bGi_YC  
TmiQq'm[b  
一踏進小樓玄關機關觸動各類不同型類的暗器如排山倒海般左右襲來﹐不同時間不同方向,給人深深的窒息感。秋八月則展現他的傲人武學,寒霜之氣環繞全身,更帶動周圍空氣的氣流,因此使得尖銳暗器偏了準頭相觸衝擊落地,就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的落地。 [ Ma9  
mH"`46  
第一波攻擊失效﹐無情並不失望,反而眼中閃動興奮與刺激的亮光 0kfw8Lon  
In2D32"F  
涉世行﹐萬丈紅塵塵邈邈。」 Fy^\Uw  
LX'US-B.!  
闊腳步進大廳旁邊的幾層紗簾迅速落下﹐擋住秋八月的視線也纏住了秋八月的身形 應天風揚手一輕揮紗簾向旁飛起隨著紗簾而來的暗器也一起飛向旁邊 fCR;Fk2B  
地上跳出尖刺 秋八月跳躍至空中旋轉一圈竟在尖刺上行走 MiRB*eA  
由上而下的各類暗器也近不了秋八月的身 % e(,PL  
無情眼中浮起讚賞的眼光 nFSa~M  
lLv0lf  
落一葉﹐歲暮臨景景悠悠。」 DS fKUx&  
arJ[.f9s  
秋八月慢慢通過圓柱圓柱上射出細小飛針與飛斧 無情利用力道原理 sYzG_* )  
為了躲飛斧通常行者都得大揮兵器或閃開但過大的力道與揮動反而讓飛針能穿過空門而入這是擋斧不能擋針擋針無法防斧的配合運用 同時腳下飛出數條繩索 錯綜排開來犯之人要擋上頭的要命針斧就無暇應付而被腳下的繩索纏綁 `Ii>w b  
>xN^#$ng}  
迎面而來十數飛刀追撞而至為何說是追撞呢? 因為飛刀發出後 第三隻追上第二隻打歪第二隻往下盤去 sh 1fz 6g  
&~8}y+z  
類似此種追撞飛刀剛出時是一排到了眼前已分不清是那個方向而來只覺一堆飛刀以不同速度與高度飛至 (猶如棒球的變化球般 會改”刀”路) _1~Sj*  
後頭鐵壁落下擋住退路 鐵壁上布滿尖刺 退無可退 (Lp-3Xx  
"7DPsPs  
但對象是秋八月秋八月輕發氣功全身猶如在一氣罩裏震開所有暗器也震斷地上繩索慢慢地往無情接近 aum,bm/0J  
iy 5  
可怕的是秋八月從進門就維持著慢走的速度﹐身形絲毫不受暗器影響慢慢地走過來。 x$E l7=.  
M<729M  
八月秋﹐笑染西風風蕭蕭。」 6~s,j({^  
[*(MI 9WM  
慢慢來到桌前﹐氣罩卸下時﹐兩道暗器由地底迴旋而出。 秋八月身形移近椅子﹐椅上射出情人箭﹐而兩道地底出來的暗器被秋八月躲開打中桌面﹐引發桌面上的”淚”﹐桌上的水跡竟是暗器”淚”﹐小小的猶如淚跡急射。秋八月在防不勝防下﹐雙手一捉﹐捉住了幾許淚。 情人箭及時由旁射過﹐但也射下幾許髮絲。 Jz6PqU|=  
foeVjL:T  
「好友! 佩服! 佩服! 茶還是溫的!請! 」無情衷心佩服﹐想不到秋八月竟如此輕易的通過機關暗器﹐一切只讓他的手動了那麼一下。 =@'"\ "Nh  
@tA.^k0`  
秋八月笑道: 「汝也很不凡! 竟能讓吾動到手﹐加上幾絲髮絲﹐這幾個小巧暗器就給吾當作紀念了。」 KME #5=~  
V-31x)  
無情道: 「唉! 盡全力也只勉強讓你稍有動作﹐看來我真得再下功夫研究機關暗器了﹐你喜歡”淚”就留下吧!」 pP#?|  
!Zrvko  
秋八月「淚? 」 fiZ8s=J  
c8u0\X,  
無情道: 「那是我親手用水晶打造的”淚”! 小巧如淚、晶瑩剔透、周邊鋒銳﹐可偽裝成水跡﹐放在任何地方﹐都不會讓人懷疑是暗器。打入人體﹐循血脈而行﹐至心破脈而亡﹐是我的寶貝之一﹐既被你所收﹐就送你當紀念了。」 *QVE>{  
#3S/TBy,  
看著手中的幾滴猶如液體的淚﹐不由地心讚道: 「好巧的手藝!  很犀利的暗器!」  >Pu*MD;  
ocMf}"  
無情看到秋八月眼中閃著好奇﹐就說: 「你對此樓的機關暗器有興趣? 」 )I#kG{z|P;  
{2nXItso  
秋八月: 「很特別!  吾還沒碰過類似這樣機巧的”武功”。」 ra3WLK  
UpITx]y?"m  
無情: 「見笑了! 這算不上武功! 充其量只是利用不同的兵器加上巧勁帶點出人意料來矇騙敵人吧!」 d3\8BKp  
#[8gH>7  
秋八月帶點興奮的語氣道: 「武功不分型式﹐兵器使用各有所長﹐但看個人誰用得專使得精。汝絕對是暗器宗師級人物﹐這類的”武功”與眾不同﹐不是單靠蠻力就可﹐還得推算角度方位心理等﹐是一門不凡也不易的學問。今日碰上﹐真箇不虛此行。」 :/3`+&T^/  
"~ /3  
看著秋八月這等高手居然對暗器機關興致高昂﹐無情笑意上心頭: 「我帶你參觀一下吧!」 =P!Vi6[gF~  
YANEdH`d  
秋八月: 「這樣好嗎?  此乃汝之保命符。」 cA*%K[9  
P+/L, u  
「無妨!  機關對你無效﹐自然沒什麼好保密的﹐況且我也信得過好友!」 Wi[Y@  
1ysA~2  
9T]]TEv4  
無情反轉輪椅欲往內室而行﹐秋八月向前﹐伸手幫無情推動輪椅。 {`'b+0[;@  
_FV.}%W<u  
忽感到無情後背僵硬繃緊﹐手指緊緊捉住把手﹐有點像刺蝟般﹐心中奇怪﹐ ~ 0[K%]]  
無情在緊張什麼。 就問道: 「吾只是對如此精密機關感到好奇﹐一時興起﹐無意冒犯﹐如果不方便的話…」 }X UHP%  
y|aWUX/a  
無情道: 「別誤會! 我只是…只是不習慣除了四僮外﹐有人站在後面﹐請前往內室床旁。」 LV[4zo]=  
^ey\ c1K  
無情一向苛己﹐盡可能的克服殘軀所帶來的不便。面對邪惡之徒,輪椅”燕窩”不單是腳力更是與生命息息相關﹐“燕窩”能讓他試與常人有同樣的行動能力﹐更是對抗邪惡的利器。雖是殘廢卻不願成為他人的累贅與包袱﹐更要進一步幫助可憐無助的人們因此他要堅強﹐也必需強悍。燕窩讓他可以做到這些;一向堅信自己無法改命但能抗運﹐心中傲然面對一切﹐不要同情與憐憫﹐只要對他如常人般公平看待。因此除了四僮外﹐連四大名捕的其他三人﹐都不見得能碰到他的”燕窩”。可是秋八月自然的過來推他走﹐他竟沒有抵抗﹐反而有種溫馨與安定感﹐讓他一向挺直的背﹐不自主地靠在椅背上﹐長久來的精神緊繃﹐一瞬間都放開了﹐好久好久沒有這種舒適與輕鬆的感覺﹐或許是從來沒有過。 L \$zr,=C  
2#R"#Q!  
無情心中驚慌: 「不行! 我不能沉迷這種鬆懈﹐萬一成習慣﹐如何是好? 我是怎麼了?」   I9MI}0}7  
myo/}58Nv  
秋八月似乎感觸到無情的心情﹐就半跪到無情椅前﹐直視無情勸道: 「弦太滿易斷﹐汝太嚴己了! 放開一下對身心都好。」 B[$e;h*Aw[  
'fB`e]_  
秋八月輕扶無情又再挺直的背﹐溫柔的後靠在椅背上﹐以很嚴肅的神情對著無情說: 「汝幫吾甚多﹐換吾幫汝服務一下﹐這可是應天風的”初夜”﹐汝可別弄擰了我的第一次。」 c]9OP9F  
 4@5<B  
無情聽到秋八月語帶雙關的幽默﹐臉頰泛紅﹐忍不住笑逐顏開﹐整個人隨笑而快意輕飄。他一笑的時候﹐好像一朵蓮花破冰而出。忽爾不笑了﹐又像冰封天地﹐讓人心裡都涼了一涼﹐寒了一寒。 , R)[$n  
c*h5lM'n6  
其實大家大抵都知曉﹕四大名捕笑起來的時候﹐各有不同的風味。 {r"s.|n  
T&c[m!}X|t  
無情平時很冷酷﹐其實眉頭常蹩﹐有點鬱鬱。他少有大笑﹐就是嘴角稍牽出一點笑意﹐也像萬裡冰封一點春﹐足以令人怦然心動。 b&ADj8cKC  
qGw6Wp~  
鐵手為人較寬厚。溫和。端正﹐有點嚴肅﹐能克己自律﹐責任感很重。他笑起來的時 xP*RH-<  
候﹐就像千年神木風吹葉動﹐自蘊一股勃勃生機﹐讓人覺得開朗﹑有信心。且生無事不可解決之感。 e'ZgF~  
`XD$1>  
追命年紀較大﹐飽歷世故﹐較為滄桑。他總是個笑看風雲的人物﹐一切都以遊戲人間。百笑怒罵行天下﹐以棺皮笑臉﹑醉看世問去走江湖﹐他的笑就是他的狂歇﹐他的哭﹐也是他的蒼涼與無奈。他的笑有一切江湖人的迷和悟。 2vwT8/  
H$;\TG@,  
冷血年青而激烈﹐遇強愈強﹐見敵殺敵﹐越戰越勇﹐以惡鬥惡﹐遇挫不折﹐遏悲不傷﹐其實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性情中人﹐平素殺氣騰騰﹐虎虎來風﹐一旦笑起來﹐便真讓人開心﹐如風吹花開﹐日出夜落﹐一個鬥士因一個笑容而變成了一個孩子。 /oI ''O%M  
(上面這段四大名捕的笑是抄自原著) vL><Y.kOEs  
WlY%f}l n  
-{< %Wt9  
秋八月感到從沒有過的心動﹐癡迷的看著無情﹐收不回扶在無情肩膀的手﹐笑道: 「汝應該多笑! 汝的笑很美﹐讓人陷入其中﹐怦然心動﹐比起冷漠更讓人心儀。  汝的笑勝過汝的暗器﹐讓人主動棄械投降。」 7}*5Mir p  
>!$4nxq2>  
無情紅頰難消﹐瞪了秋八月一眼﹐看到的是痞痞的笑容﹐ 沖沖道: 「高人抬舉,崖餘無福消受,高人是否還要參觀?」 HCP Be2  
HqbTJ!a  
秋八月起身回到椅後道: 「吾正等著汝牽我進去啊! 」 4b#YpK$7U  
/#XO!%=7  
無意再跟他胡扯下去﹐從沒有人這樣跟他開玩笑﹐一時還真無所適從。 *f[`Yv  
{ sZrI5   
無情揮手打出幾道暗器到床與牆邊﹐暗門出現在床旁﹐秋八月推著無情進入甬道。 |k)u..k{>  
! 87ebo  
每隔幾步就有油燈﹐照亮甬道。甬道旁有兩個分叉小路﹐就是小樓牆壁的後面﹐上面布滿齒輪等﹐與各式可供轉動的工具﹐秋八月看了嘆為觀止。   G0^PnE0-  
問道: 「這是汝自己設計的嗎? 」 Kq1sGk  
4uv }6&R  
無情道: 「是我與世叔加上”班”家好手聯手設計完成﹐班”家是當世的工程大族機關世家﹐多虧他們的手藝才能完成。」 !=-l760  
iZ58;`  
再往前走﹐秋八月發現他們是走在小樓後面的龐大假山裏﹐原來這個假山不只是點綴花園﹐更是無情的機關大本營。往前幾個密室﹐一個裏面擺了好幾頂轎輿﹐包括被司徒遠打壞的那頂。一個擺了數個輪椅。 DJ\lvT#j  
n;MoMGnPh,  
無情解釋: 「這是雀巢與燕窩的廂房。」 iD\joh-C  
NO<myN+N  
秋八月: 「雀巢與燕窩? 」 B<o i,S  
`w q\K8v  
無情道: 「是我的轎輿與輪椅﹐它們如同我的親人﹐所以我替他們取名雀巢與燕窩。」 3:C *'@  
hP|5q&wX  
再往前一個大密室﹐中間桌上擺滿各式的人體反應與方位走勢、暗器迴旋等圖案﹐是用於設計暗器打出的方向與敵人可能的行動﹐旁邊擺滿打造暗器的器具。 %~eZrG.  
SVR AkP-  
無情說明道: 「此地是我自己打造小型暗器與設計的地方﹐粗重的燒製剪裁則是送到”班”家去。」 'Hq}h)`  
ZpwB"%e$  
秋八月感嘆道: 「這真是一門繁密學問﹐不止是暗器的走勢還包括人可能的行動思想。恐怕汝的暗器的大小形狀飛馳速度都有在思量範圍內﹐似乎很少看汝用彈簧機括發射暗器?」 ='mqfGRi>  
s0\X%U("  
無情道: 「我大多都用手射暗器﹐掌控上比機械還好與準﹐機械是死手是活﹐可根據臨場反應調整。」 3U}z?gP[  
]s u\[?l  
秋八月: 「可是汝不是沒有內力嗎? 還有汝身懷輕功﹐這…」  l[ L{m7  
Sy8Og] a  
無情道: 「是世叔教我利用‘潛力’,以空無之力來換取實有之力。輕功如是,發出強大暗器的腕力亦源自于此。這是以無勝有之力。世叔說“人能擅用自己心智,不過百之五六。人能運用自己才能,不過十之一二。人多分心,心有旁騖,加上俗世瑣務,不可能全神貫注,全力以赴。 zRKg>GG`  
UgUW4x'+  
人對自身許多潛力,既未能掌握,甚至亦未知透徹。故而,‘佐史拾遺’中有記:一村婦見駟駒馬車撞向自己在道旁戲鬧的小兒,竟奮不顧身,一力挽住奔馬。而‘博古輕今雜譚’中陳禮亦有載:一秀士本手無縛雞力,從商歸來,見大火燒村,竟奮衝入衝天火場,背馱病母,懷攬病妻,左右手各攬若八九歲之兒女,五人一同衝出大火。村人見之,為之駭然,事後秀士亦幾不敢信,自己竟有此神力!以為神跡!其實這類奇跡、神力,古今中外,在所多有,這種力量本來就蟄伏在人的體內、腦裡、心中,只是一般人既不懂得善加運用,甚至也不知道它確然存在而已。 ^EB}e15"  
is6JS^Q  
這叫潛力。在練功的人來說,這就是內力。內力可以至大、至鉅、也至無限,甚至是可以無生有,也能以無勝有。”也因為這個“內力”的論調,而能夠以廢腿施展輕功,能以無法練習內勁之身而發出需以莫大內力運使的犀利暗器。世叔一直就是運用這個原理,為我殘軀找到了一種似無本有的‘瞬發之力’,使我能夠使暗器、施輕功。眾人了解,以為矛盾,其實不然。」 k<St:X%.O  
(這段‘潛力’說 也是來自原著,無情的發力,不是我憑空想像,是遵循原著上的解釋) "c}b qoN  
     u!F3Rh8D  
秋八月嘆道:「可是這種‘瞬發力’無法持久,汝千萬要珍之惜之,勿耗盡用 Obw uyhjQ  
殆,悔之莫及。」 Hj5b.fB  
]2( %^#qBG  
\h"s[G zq  
參觀完機關房後﹐兩人回到房裏。深談後的兩人﹐覺得彼此間似無距離﹐總可侃侃而談。 這對無情而言﹐幾乎是從沒有過﹐他從未跟任何人說出這麼多關於自己的事。 SI@I  
t!PFosFp  
「好友! 請用茶! 」無情倒茶給秋八月﹐但卻替自己換上開水。 L 5>>gG ,  
<|.M]]}j  
「你…」秋八月問。 'SuYNA)  
T\]z0M  
無情解釋: 「喔! 我精神太好﹐經常徹夜無眠﹐連喝水都會睡不著﹐所以無法享用茶或其他飲品﹐只能喝水﹐希望好友別見怪!」 amPQU  
f+)F-3  
秋八月帶些心疼道: 「這是竭盡腦智﹐想得過多﹐才會無眠﹐對身體無益﹐尤其是汝。」 q-uYfXZ{j  
O /GD[9$i  
無情: 「實在是太多事得處理﹐而且得謹慎處理﹐否則會牽一髮動全身。」 7qs[t7-h?  
VJ wzYl   
秋八月: 「為何如此折磨自己? 」 ' rXkTm1{  
Hiw{1E:rW  
無情道: 「我不認為這是折磨﹐天下有太多的不平﹐無辜者無處申冤。壞者坐在上位﹐縱有救世心﹐即使是行俠仗義﹐所救也只是一兩個﹐救後的後緒又如何?再怎樣也敵不上大權在握的人﹐一為惡就是千百﹐禍延巨大。 難得我能在朝堂上有一地位﹐勉強可以抗衡﹐可以幫百姓們做些事﹐殺些壞人﹐至少多少也能阻止些殺戮。  我並無法消弭壞事﹐但能做多少是多少。 我不否認﹐我很多時候是以殺止殺。與其讓捉到的壞人再回鍋去繼續使壞﹐不如就此了斷他們。為此年紀輕輕的我﹐就己學會盡量不去注重任何人和事﹐這樣或許還能減少、減輕部分感情上的衝擊──心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 我必須”無情”。」 ;ymUMQ%;/  
]o_ Ps|  
秋八月嘆道: 「汝是對自己無情﹐對他人有情﹐你們很像──像紅雲。」 z`/v}'d[X  
(紅雲是天宇裏如同霹靂素還真的地位) Q:%gJ6pa  
[jafPi(#g  
無情:「紅雲? 」 VD1*br^,  
LEk W^Mv  
秋八月輕輕帶過道: 「可是在吾看﹐這片皇城氣數將盡﹐汝再努力也無用啊!」 u[cbRn,W  
e#08,wgW  
無情: 「我清楚! 現今聖上不理朝政﹐全權由蔡京把持朝政﹐民不聊生﹐天下大亂是遲早的事。許多事與命是無可改﹐我也曾想過刺上換君﹐但此舉只會造成更多的混亂﹐所以目前我們也只能盡力而為﹐為民出頭。」 Ar>-xCT D  
d/|@"z^?  
秋八月心受感動道: 「想多做點事﹐身子骨得健康。 汝不要太勉強﹐既是有淑世理想﹐就得有準備走長路的心。」 K}Aaflq  
8 2_3|T  
秋八月眼露憐惜的看著無情﹐正對上無情發亮的雙眸﹐一時間言語成了多餘。 %]NbTTL  
Z EG  
「公子! 出事了! 」葉告大叫的進來。 \b' <q  
SA}]ZK P  
無情臉紅低頭﹐奇怪自己怎麼老是在秋八月前失態。 x; :[0(st}  
TG'A'wXxy  
「通往六分半堂的大道上﹐發現幾個華山道士屍體﹐旁邊幾個金風細雨樓的暗樁似乎呈發瘋狀態﹐正好回京的三爺碰上﹐戚樓主差人請公子去一趟。」 }mX;0qO  
'?q|7[SU  
秋八月馬上道: 「吾與汝一同前往。」 3{ `fT5]U  
fLPB *y6  
無情望了秋八月一眼: 「他怎麼忽然這樣熱心? 」 dGZVWEaPfx  
Ll&Y_Ry  
lQ@ 2s[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萝卜 +20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4-01
Re:應天風無情 7.   鬼月
司徒遠在躲開秋八月與震傷無情後﹐身形幾個上下 來到陌生的街頭。 &rq7;X  
忽然有人對他招手: 「司徒公子!這邊請!相爺派我來幫你的。」 UDt.w82  
''?.6r  
此人帶他繞路回到六分半堂﹐雷純正在擔憂﹐忽見司徒遠歸來﹐ shYcfLJ  
雷純嫣然一笑。笑得很美。 G"O %u|7  
o-("S|A-  
她是一個脾氣溫和的女子、受多大的侮辱﹐或遇上多大的欺凌﹐她都保持溫柔优雅的風度﹐不慍不火﹐也寬容慈悲﹐不以為忤。 ZT"?W $  
[\@!~F{  
她的溫順甚至使人為她抱不平﹐感到不值得。 8W[QV  
w^A8ZT0^7  
她自己倒沒什麼﹐既沒感覺到傷害﹐而且也是決不會主動去傷人。 @ns2$(wkm@  
zOg#=ql  
她仿佛與世無爭──然而作為她這個人﹐以及她所處的環境﹐所占的位置﹐絕對是豺狼滿布﹐虎視眈眈﹐危機四伏、天下有敵。 oT\B-lx  
E@0w t^  
幾曾何時﹐環境讓她忘記了”笑”。 +ulX(u(,  
<*8nv.PX*  
狄飛驚已經好久沒看到雷純這樣真心笑過﹐多麼希望雷純能常這樣的笑﹐即使笑容不是對著他。 BXZ( %tnY  
j<"0ym)A  
進到堂中﹐雷純看到司徒遠手臂上的針傷與口角的血跡﹐心疼道: 「狡猾的無情! 最後那波暗器裏﹐有一道似是打歪﹐其實是打向旁邊的綠轎啟動機關。他算準你一定能躲過那輪暗器﹐越過他而逃﹐機關的暗器是射向他的背後﹐時間方位恰恰好﹐讓人難以防備。我看到時已來不及通知﹐但你的掌氣似乎沒盡全力﹐否則無功體的他必死無疑。」 _&19OD%  
K{x<zv&,  
司徒遠: 「是吾大意! 吾以為無情被吾震飛﹐一切就無阻﹐沒想到他還留了一步。不過吾並不知他雙腿殘廢﹐吾司徒遠再如何不擇手段﹐怎可能對一個無功體又殘肢的人下重手。是吾臨時收手﹐但還是震傷他﹐不過這收手也讓吾之功體倒震受損﹐加上舊傷﹐吾需要休養一陣。」 NV36Q^Am[  
6X7r=w  
司徒遠眼前似乎又看到輕飄於月下的白影。 N95"dNZE  
t=xO12Z  
狄飛驚道: 「這就是當初我要跟你說的﹐卻被你打斷  無情看似柔弱又無法行走﹐但比任何有腿的人還可怕。他以機智、聰明加機關暗器彌補不全的身驅﹐四大名捕裏公認最難惹的一位﹐城府深沉﹐完全繼承諸葛神侯的奸險﹐你千萬不可因外貌而對他掉以輕心或同情。」 NO`LSF  
c ?V,a`6  
司徒遠憤憤不平自語: 「吾有吾之行事原則!  哼!  若不是遺失八月秋風﹐吾也不會輕易上當。」 }1:jM_H)k  
:*0k:h6g  
雷純: 「八月秋風? 」 ;Zw!  
&EE6<-B-  
司徒遠: 「就是吾問過妳的那個楓葉化石。」 O4]Ss}ol  
H+zQz8zMC  
雷純低頭小聲道: 「很重要嗎? 」 y{!`4CxF  
$daI++v`  
司徒遠瞪著雷純道: 「汝該還吾了吧! 」 ^%IKlj- E  
?mG ?N(t/h  
雷純驚嚇道: 「你…。」 43,- t_jV  
[9[tn -  
司徒遠嘆了口氣: 「汝的表情已經說實話 吾曾懷疑過是汝﹐但還是選擇相信汝﹐結果讓吾自己因而踏入陷阱。」 ]9R?2{"K  
EpOVrk  
雷純靜了片刻﹐拿出八月秋風還給司徒遠: 「我…不是有意的﹐我不知它的重要性。我只是….只是…想要擁有關於你的紀念﹐希望你能長留此地。」 "y_$!KY%  
azj<aaH  
司徒遠困擾的嘆道:「唉! 汝不應對一個隨時會離去的人付出真心﹐徒增困擾與感傷﹐多看看汝身邊的人吧!」 4w2V["?X1  
&y3_>!L  
「你…」雷純止不住的眼淚直落﹐傷心地進內堂。 ] A<\ d  
djZOx;/  
狄飛驚怒道: 「你為何要如此傷她的心? 」 >Q[]i4*A  
hL67g  
司徒遠望向天際: 「吾是過客﹐遲早要回到屬於吾的地方﹐相信也瞞不了汝。就算咱們各有目的而合作﹐吾也不希望欺騙感情﹐所以實話實說。」 SY>N-fW\H:  
P@k ;Lg"  
狄飛驚回道: 「汝何必明講﹐何不讓她暗自擁有片刻心靈的寄託呢? 」 }9 qsPn  
:bLGDEC  
司徒遠深深地看了狄飛驚: 「汝又何苦呢? 為何不直視自己的心﹐表明心意呢?」 goRoi\z $  
說罷﹐轉頭走出﹐留下驚愕的狄飛驚。 bnB}VRal  
@<>](4D  
****** XfViLBY( >  
三人間氣氛詭異﹐數天來各自躲著對方。 0kmVP~K  
$Snwx  
雷純下定決心﹐走向司徒遠道: 「你有你行事原則﹐我有我的執著﹐我不會礙著你﹐但你也不要躲著我。好嗎?不然你將我當妹子看待﹐如果你將來有心上人﹐我也會祝福你。」 9I]*T  
xV}|G   
司徒遠一時無語的望著雷純﹐心想:「她是個好姑娘  奈何無緣 唉…為何她就是看不到狄飛驚的心呢? 吾跟狄飛驚是同病相憐。 唉! 無奈啊!」 X k<X:,T  
n; v8Vc'  
司徒遠:開口道: 「雷姑娘。」 h8pc<t\6  
!6f#OAP\  
雷純忙回道: 「叫我純兒﹐好嗎?  爹都如此叫我﹐我叫你司徒大哥﹐好嗎? 」 J[VQ6fD%  
P/M*XUG.  
看著楚楚可憐的雷純閃著請求的眼光﹐司徒遠不忍拂其意: 「純兒! 」 _4[kg)#+  
.6e5w1r63  
雷純笑靨比花嬌:「司徒大哥! 」 Vu~mi%UH  
WiPMvl8  
司徒遠道:「純兒! 有件事可能交淺言深。」 \-V  
M ;\K+,  
雷純無法停止的笑意道: 「遠哥! 但說無妨! 」 mR8&9]g&  
h %MPppCEa  
司徒遠忽向園門口道: 「狄堂主! 此事關係你們的將來﹐吾希望汝也在場!」 9.vHnMcq  
~[k 2(  
狄飛驚不好意思的由園門口走出: 「抱歉! 我無意偷聽﹐但也不想驚擾你們。」 'hU&$lgMF  
Ddt(*z /  
司徒遠笑道: 「怎麼會呢? 吾與純兒正大光明﹐沒什不可向人言﹐由其是對汝!  對汝! 吾早當朋友看待了。」 Rjm5{aa-  
D$#=;H ,  
低著頭的狄飛驚﹐無法看出心裡在想什麼﹐只聞聲響: 「不敢當! 你客氣了!請直說吧! 」 SJy:5e?zk  
;9B:E"K?@1  
司徒遠道: 「你們有沒有想過六分半堂的未來? 」 <aL$d7  
O23f\pm&  
狄飛驚道: 「此話何解? 當然有﹐所以才不得不靠在蔡京麾下。否則以現在京華的龍爭虎鬥﹐無強大靠山﹐可能很快就走入歷史。」 A3Ltk 2<  
q SCt= eQ  
司徒遠道: 「就算是在蔡京麾下﹐就安全了嗎? 這幾日來﹐吾也大約明白此地的情況。你們對吾有救命之恩﹐吾不得不幫你們打算。以蔡京的大權在握﹐要什麼人才就有什麼﹐否則不會輕易把你們口中最強的天下第七與羅睡覺就這樣犧牲。大凡此類權勢蓋天的梟雄﹐許多人都會來投靠﹐而他們也懂得如何取捨才對自己有益﹐為了爭一席之地。 "b-6kM  
多少人運用權術計謀就求能出人頭地﹐而在眾多選擇下﹐挑最好最有利於自己是首要目標﹐其中衡量包括實力、智慧、忠心、與淘汰。」 (iBBdB  
(doFYF~w  
狄飛驚回道: 「我了解你的意思 但是我們六分半堂﹐有眾多部屬與綠林好友支援。對他而言﹐我們是一個雄厚的江湖後盾﹐正好對上諸葛的”金風細雨樓”。我們是同栓在一條繩上﹐他需要我們的勢力支持﹐我們需要他的權力庇護﹐相輔相成。司徒兄!只怕是多心了。」 b*?="%eE(  
U{i9h6b"18  
司徒遠嚴肅地看著狄飛驚: 「以目前來說﹐是無可厚非。 但如有強大助力出現﹐或是利益相爭需犧牲你們?汝認為他會手軟或念舊嗎?  羅睡覺亡﹐他的師父們如果下山幫助蔡京﹐蔡京會看重那邊? 如果他們要拿六分半堂﹐蔡京會因你們而拒絕嗎?  汝認為汝的綠林朋友與屬下們﹐會通通為你們而開罪蔡京嗎?  前些時候﹐或許你們的實力堅強﹐蔡京絕對當你們是寶﹐但是將來之人乃武功上乘之高手時﹐汝敢擔保蔡京會再像以往那樣倚重汝嗎?  甚至如果拿你們去換”金風細雨樓”與王小石的“象鼻塔”汝認為蔡京會拒絕嗎? 據吾這幾天來所知‘太平門’、‘下三濫’、‘江南霹靂堂’、‘蜀中唐門’、‘四分半壇’、‘飛斧隊’、‘神槍會’、‘大安門’中,有不少好手都己給招攬過去,有的正在結納篩選中,爭相靠攏,連‘老字號’裏的頂尖人物:‘十全十美’,聽說也有人己投效蔡京。這些組織雖然吾不清楚﹐但只怕也都不是等閒之輩才能入蔡京的眼裏。蔡京不需與整個六分半堂翻臉﹐換個主子是很平常的事。」 pm3?  
TyGXDU  
狄飛驚心悸數下﹐他知道司徒遠沒說錯﹐蔡京那人無情義可言﹐的確有可能會如此做。 h r*KDT^!  
33"{"2==`  
雷純也感事態嚴重: 「那要如何是好? 」 O3Ks|%1  
oBAD4qK  
司徒遠道: 「除非你們要退隱江湖﹐否則這個鬥爭是遲早來臨﹐汝等需增強實力﹐以防萬一﹐也可避免被淘汰!」 .i[Tp6'%,  
JMO"(?  
雷純問道: 「如何做呢? 」 O yj!N`&z@  
pX6OhwkTK  
司徒遠道: 「祕密訓練人手﹐要精簡嚴格﹐個個能獨當一面的高手。 不要曝光﹐到緊急時是救命符也是王牌。」 ZFz>" vt@  
h'IBVI!P  
雷純: 「可是誰能訓練呢? 如何能讓他們達成一流高手?」 s&8QRI.  
)Bd+jli|s  
司徒遠道: 「吾只是未雨綢繆的提意見﹐要如何做是妳們的事﹐這是妳們的幫務﹐吾無權過問﹐當然有可能是吾太多心而危言聳聽。」 Yx XDRb\kW  
D/@:wY  
一直陷入深思的狄飛驚道: 「不! 你並沒說錯!  是有可能發生﹐以現在六分半堂的實力﹐加上無情義的蔡京﹐誰也無法擔保將來﹐蔡京派人來接收六分半堂﹐並非不可能。」 Q:=s99  
}{]{`\  
雷純望著司徒遠求道: 「司徒大哥武功蓋世﹐你幫我們訓練﹐定可調教出一流好手﹐來鎮守六分半堂。」 Ao?H.=#y  
YBHmd  
司徒遠: 「吾是來這裡尋找故人﹐基於關心才說出疑惑﹐無意捲入此地的紛爭。」 j_p.KF'[?  
d-xKm2sH  
雷純: 「就當是幫我好嗎?  狄堂主! 你認為呢? 」 9I^_n+E  
>UR-37g{p  
狄飛驚想:「司徒遠是真心還是假意呢?  可是如果他要霸佔六分半堂﹐根本無需大費周章﹐更不用拒絕純兒的情﹐只要一點頭就是六分半堂的乘龍快婿﹐他的目的是什麼? )h>Cp,|{  
真只是關心?  以當今情勢﹐只要司徒遠留在六分半堂﹐無人敢動我們  嗯.. 目前只好先穩住他了。」 f[h=>O  
}ndH|,  
狄飛驚開口道: 「司徒兄! 我通盤想過了﹐總堂主沒說錯﹐只有你才是最合適的人。或許這個要求是過份些﹐但眼前惟有武功蓋世的你﹐才能訓練出一批有用的人才﹐不求太多﹐只希望你能不棄教導我們。以你的修為﹐我們怎樣都趕不上﹐能學到皮毛就可獨步此地的天下。我知你也心急尋人﹐尋人的事就交給我們﹐以我們六分半堂的勢力與交情﹐定可打聽岀下落。」 :^J(%zy  
G8akMd]2  
司徒遠暗中心喜﹐但不落痕跡的猶疑: 「這…。」 ?Mji'ZW}  
~mmI] pC  
雷純跪倒在地: 「求求你! 幫助我們吧!」 NTgk0cq  
Z*s/%4On  
趕緊拉住雷純道: 「也罷!  好吧! 汝先起身。」 TZ-n)rC)v  
"+Xwc+v^  
忽有人匆匆來報: 「總堂主! 堂外大街上發現華山道士一路向堂口走來。」 RQ}x7< /{  
3vVhE,1N  
雷純疑道: 「華山一向與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怎麼會有道士來到堂口呢? 」 |wVoJO!O}  
B>AIec\jG  
司徒遠: 「吾去看看。」就急著向外走去﹐狄飛驚擋住道: 「現在無情與秋八月都在留意這裏﹐汝最好不要出門。」 stoBjDS  
%Ljc#AVg  
「沒關係! 吾會留意! 」司徒遠急道﹐雷純一急想跟著去﹐狄飛驚撂下話:「讓我跟著司徒遠吧! 」 就隨後追上。 dtm_~r7~  
Tje =vI  
m!E36ce}  
※※※※※※※※※※※※※※※※ J"FKd3~:E  
IExQ}I  
德真道人跟著幾位同袍在深夜裏進入汴京城﹐不免心中感觸想: D zl#[|q  
「多少年了!  終於收到歸陵氣箭﹐見面後會是怎樣的情景?是否從此結束平靜的生活呢?  無奈….唉!!!」 *"j_3vAx  
9I30ULm  
德全似也壓不住心中的思緒﹐與德真邊走邊討論。 <(#cPV@j  
;?h#',(p  
嘆氣中﹐已來到了六分半堂外的大道上。 I2K52A+  
klJDYFX=HK  
原本清明涼爽的大道﹐猛然由空中降下一團青色霧氣伴隨著螢火蟲環繞。 >2>xr"  
正當四人驚愕之際﹐霧氣中幻化出半條人影﹐ 上身依稀可見形體﹐   _.Uz!2  
下半身似乎是溶化於霧中浮於半空。 <m UDx n  
~iF*+\  
德真叱道: 「何人在此裝神弄鬼? 」 p B?a5jpA  
-+Quw2465^  
人影慢慢地轉身面向德真眾人﹐道士們驚慌的說不出來。 vAwFPqu  
G?>~w[#mQR  
青色面孔在閃爍的螢光照映下﹐透明晶瑩﹐猶如玻璃般。  /=[M  
深黑色無神眼珠鑲於臉上﹐可怕的是螢火蟲竟穿梭其身體飛行﹐始終不離數尺。 ( 9dV%#G\  
sy/J+==  
德全克制不住的顫慄道: 「這是什麼…?  …鬼…怪嗎?」 [J-r*t"!  
5g/^wKhKG  
浮遊半空中的青色人影看著德全﹐詭譎的微開唇角一笑﹐德全只覺心頭一痛﹐眼睛一暗﹐從此墮入碧落。 .B#Lt,m  
l]3g6c  
青影轉向其餘三人﹐手向空中輕捉﹐握拳中閃著螢光﹐揮向三人。 >Z<ym|(T*  
三人只覺閃閃螢光迎面飛來﹐還來不及反應就心痛難當而亡。 LUS7-~:F  
J,m.LpY  
青影越來越來稀薄﹐忽又轉向道旁﹐連發數指。 _ [XEL+.  
iWQBo>x  
***** 3<fJ5-z|-  
EsA^P2?_+  
司徒遠快速到達大街的廊下﹐看到一團青色濃霧中隱約人影襲向街旁的人。  司徒遠迅速發一指﹐青影躲過指氣﹐迅速飛升﹐失於半空﹐此時遠處奔來兩三道人影。 If!0w ;h  
8a. |CgI#h  
司徒遠正想追逐青影﹐被狄飛驚攔下: 「前面來人是戚少商與四大名捕之三“追命”﹐碰到的話很麻煩﹐先避開一下吧!」 jnH44  
t'm]E2/  
司徒遠心有不甘地隨狄飛驚回去。 ?xUz{O0/  
R>pa? tQgK  
※※※※※※※※※※※※※※※※※ Mt@K01MI%  
hTVN`9h7  
「三爺是何人? 」秋八月在聽到三爺回京時﹐看到無情眼中的笑意﹐忍不住好奇﹐除了他誰能讓這塊冰山融化展笑容。(無情對秋八月破例笑了幾次) lh?mN3-*  
Arfq  
葉告四人推著無情前往現場﹐聽到秋八月的疑問就回道: 「三爺是公子的三師弟﹐就是四大名捕的”追命”崔略商﹐以腿功與酒聞名、平易近人﹐大叔待會看到可別嚇到。」 R&PQ[Xc  
}})4S;j  
葉告神秘地笑笑﹐急往前奔去。 -uO< ]  
iF61J% 3-  
接近六分半堂時﹐捕快們已圍住現場。一中年落魄男子﹐不修邊幅、 破鞋爛衫、 迎面而來 : 「大師兄! 好久不見! 你可安好?  這幾具屍體很奇特﹐戚樓主說此案可能與你有關聯﹐所以派人請你來查看。」 +".&A#wU  
Ie4*#N_  
秋八月端詳這位中年男子﹐年級幾乎比無情大一倍﹐居然喊他為”大師兄”頗為有趣! @$+l ^"#-]  
'*-X 3p  
葉告得意道: 「吃驚了吧! 他們是以入門前後決定輩份﹐公子從小跟著神侯﹐所以是大師兄。  三爺是帶藝投師﹐入門較晚﹐連二爺都比他年輕。  二爺也比公子大上八九歲。 不過二爺三爺﹐並不因年齡而有所不服﹐反而他們都很尊敬與關心公子﹐四人感情非常好。」 q. BqOa:  
\hNMTj#O  
秋八月邊想邊向無情緩步走去:「何止年齡﹐連外型也是天淵之別。 一個是翩翩公子﹐清潔亮麗。一個是邋遢隨便的流浪漢。 看來吾碰上四位有趣的非凡人物。」 H,3$TNX y  
`yuD/-j  
Kau*e8  
「三師弟! 我還好! 是很久沒相聚了!我們先辦案再敘舊吧! 」無情帶著笑意答道。 C .YtjLQP$  
IFpmf0;^  
「調查現場! 」 無情向四僮下令﹐四僮急分開查勘。 ]*zF#Voc  
QfwGf,0p  
「這位是?? 」追命看到跟著無情而來的秋八月問道。 ]p0m6}B  
^T^U:Zdq  
無情回道: 「喔! 是我的至交秋八月。」 X8;03EW;  
wJ IJPYTK  
秋八月: 「三爺! 久仰了! 」 P?]q*KViM  
Y>%A*|U%  
追命抱拳道: 「秋公子!  幸會! 幸會!」 *'exvY~  
心想:「大師兄難得有至交好友﹐怎麼沒聽過這號人物?  神韻過人、雙目有神、穩如泰山、是一流高手。 秋八月!沒聽說過的名字。 奇怪!  雖說武林臥虎藏龍﹐這樣的風采怎可能是無名之輩呢? ? 大師兄怎麼會讓他跟來查案? 」 .iew5.eB+  
lD C74g  
無情接道: 「我們先查問當時在現場的人吧! 」 `I m;@_J  
秋八月點了點頭﹐過來推著輪椅向目擊者走去。 cpE&Fba}"  
!lu$WJ{M  
追命無法置信的呆若木雞:「他竟推著小大師兄的輪椅﹐而且是如此自然的﹐大師兄竟也理所當然的接受。  怎麼可能?  大師兄的輪椅一向是不讓人碰的﹐即使是身為師弟的我。秋八月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讓大師兄對他如此信任。」 /I6?t= ?<  
xYwbbFGrG  
「三師弟! 你有事嗎?  怎麼在發呆? 」無情關心的言語驚醒追命。 jh8%Xu]t  
{bc<0  
「沒什麼? 」追命急忙走過去會合無情等。 #3/l4`/j  
※※※※ DB>>U>H-  
Ii[rM/sG  
「這件事由我先說起吧! 我與友人在附近有約。 忽然守在這裏的暗樁傳來消息﹐有幾個華山道士進城門後一路向六分半堂走來﹐行跡詭異﹐似是怕讓人看見。  從沒聽過六分半堂與華山道士派之人有關聯﹐所以我順道過來查看究竟。  正巧碰上三爺﹐三爺與我到時﹐只看到現在的陳屍處附近幾丈一片濃霧﹐隱約幾條人影。奇怪的是﹐這霧只集中在陳屍處﹐怎麼看都不自然﹐像是人為。等到我們走近﹐霧隨風飄散﹐在我們面前已是幾具道士屍體與坐在地上呈癡呆狀的手下﹐又隱約好像看到兩條人影消失於巷旁。」戚少商對著無情與秋八月解釋經過。 {v]>sn;P1  
= b)q.2'#  
秋八月疑道: 「汝怎麼知道這些道士是華山派? 」 =1+I<Ljk  
aty K^*aX  
追命再望秋八月一眼想道: 「這人怎麼會連這個都不知道?」 r-Dcc;+=Q  
#+_Oy Z*  
無情回道: 「當初太宗皇帝把華山封賜給陳摶﹐ 陳摶的道場一枝獨秀的得到朝廷恩澤與認可。為有別於他派﹐他們的道服是墨綠而非平常的墨藍﹐所以一眼便知是華山來的。」 q{ctHsQ(9  
4] DmgOru%  
無情問道: 「這些暗樁他們又怎麼了? 似乎是受到什麼刺激?」 AA05wpu8  
|: nuT$(  
戚少商道: 「唉! 他們似乎被特別的武功傷及腦部﹐現在口齒不清﹐講話顛三倒四﹐似乎神智不清。」說罷向著癡呆似的幾人道: 「你們說說當時情形吧! 」 >Zmpsa+  
lfI[r|  
「很可怕!! 好害怕! 是鬼! 是鬼魂索命! 娘啊~~救救小七仔!」陳小七眼神渙散﹐流露出童心﹐失常的喊叫後﹐就抱頭跌坐不語。 c[",WB<9  
Yn I   
在同時忽聽到林富一聲慘叫: 「天譴! 天譴! 老天爺發怒! 世人完了! 」 %LVk%kz  
Ke 'bH  
無情放柔語氣: 「別怕! 他們已經走了! 你母親交代大哥哥來聽你說說看是怎麼回事?  大哥哥會幫你去跟天帝說。」 無情的眼神有說不出的漂亮﹐形容不出的好看﹐哪怕他在對敵問話的時候﹐這一點特色依然不改。 0!(Ii@m=N  
%8 4<@f&n]  
陳小七抬頭看著無情﹐由眼神處讀出的安全感與信任讓小七覺得稍微心安: 「你會相信我嗎? 我不是瘋子﹐我真的不是。」說完又大聲嚎哭。 1p8E!c{}j  
q2/Vt0aYx  
無情道: 「我相信你﹐不過你要跟大哥哥說﹐大哥哥才知道怎麼回事才能幫你啊! 」 XU SfOf(  
/!%P7F  
※※※※※※※※ {[Yv@CpN  
E+7S:B  
「我只記得當時好晚好晚了﹐我在這條街上躲在竹簍裏留意..留意..那個什麼堂的某某人。嗯是司徒…司徒遠 忽然看到幾個道士飛奔而來﹐而且是穿綠色道袍。 好奇怪! 怎麼跟一般道服顏色不一樣。走近後﹐忽然又停下來﹐在那咬耳朵﹐什麼該不該﹐怎麼辦  還說個什麼大….大.. 想不起來了﹐反正就是大某某。  忽然﹐一團橢圓形霧團由天空降下﹐ 停在道士們頭頂處﹐上面站個全身青色的鬼與一堆螢火蟲﹐青鬼冷冷的看著道士﹐螢火蟲不斷在他身邊飛舞﹐甚至穿越青鬼的身子。  螢光映照青臉﹐好可怕!  道士們好像受到驚嚇﹐忽然就倒地死亡 。 C %EQ9Iq6r  
我嚇的喊了一聲﹐青鬼瞪我一眼  然後….然後..青鬼螢火蟲一起向我飛來….啊~~~好可怕! 」 說完又嚇得抱頭痛哭。 ff:&MsA|,  
I=3q#^}[  
連問幾人﹐都是胡言亂語似的回答。 $6'xRUx X  
.R-:vU880  
追命道: 「他們的腦部似乎受到重擊﹐奇怪的是為何沒取他們的性命而只是打成癡呆?   Fg,[=CqB[  
這種情況下﹐他們講的話有幾成可信呢? 」 ,#"AWQ  
BB|{VwN  
無情道: 「子不語怪力亂神﹐應該是人為的幻像。但這是目前唯一的線索﹐也只好先立案﹐不過應該是跟六分半堂有關聯。」 Y[x ^59  
0p[$8SCJ  
戚少商道: 「可是我不曾聽聞六分半堂與華山有牽連? 」 ( bBetX  
Dri1A%  
無情看了一直沉默不語的秋八月一眼﹐心疑:「怎麼忽然沒聲音了? 在想什麼呢?」 ::M/s#-@  
Tzk8y 7$[  
追命忽問: 「為何戚樓主說此事與大師兄有關? 」 H=yD}!j  
%[p[F~Z^Z  
無情接道: 「因為近來我與六分半堂有點衝突﹐所以拜託戚樓主幫我監視他們的行動。」 uF^+}Y ZT  
Z;n}*^U  
戚少商道: 「而最後消失於現場的那兩道黑影﹐一個是狄飛驚 另一個很像…司徒遠。」 [e&$4l IS  
*#2`b%qh\M  
追命疑道: 「司徒遠?? 」 WVo%'DtF`  
g~V{Ca;}  
無情再開口道: 「我們驗屍吧! 」 D#k>.)g  
"3hw]`a}  
無情飛出輪椅落於道士屍旁﹐與仵作一起驗屍,追命知道這位”小”大師兄的脾氣﹐可能是有內情所以不便明言﹐就陪同一起檢驗屍體。 #lB[]2]N  
;^ /9sLW?#  
秋八月若有所思地緩緩走近﹐無情與追命沉著臉﹐眼神皆帶著疑惑﹐秋八月奇怪兩人的反應: 「好友! 怎麼了? 」 ?Z14l0iZ%d  
L g%cVSz/C  
「這些屍體都很古怪﹐外表看似沒事﹐但都沒心﹐死因是心碎而亡!  似乎是被外力震碎心臟。可怕的是軀體上不留痕跡﹐只有一具是心臟被針刺穿。」 無情對著秋八月解釋。 0{B5C[PTG  
hU4~`g p  
追命接著說: 「死因離奇﹐所以不得不挑一具屍體﹐讓仵作當場開膛驗屍。 一開體內鮮血洶湧流出﹐心臟的位置竟成黑洞﹐在滿地鮮血中找到幾片心之碎片。好詭異的殺法﹐前所未見﹐真是青鬼索命嗎?」 O%+:fJz6wI  
 vb70~k  
秋八月趕緊上前觀看﹐心中一驚: 「這死法像是死於大陵星宗的絕學—“摘星獵影”。」 ,,G0}N@7s  
u_ Q3v9  
(仵作是古代的驗屍官) cAiIbh>c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萝卜 +20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4-02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8.   疑月
.秋八月獨自佇立於樹下沉思﹐追命踱步而來。 R UX  
nTHP~]  
回府後﹐諸葛已向追命提到秋八月的出現﹐雖然覺得不可思議﹐ y'+^ ME$H  
v)pdm\P  
但是世叔與大師兄不是誇張喧譁的人。 fNK~z*  
wo_FM `@  
「秋高人! 還習慣此地嗎?」追命抱拳問道。 ^X_%e|  
k?";$C}#  
秋八月看著這位帶著歷盡滄桑眼神的神捕﹐回道: 「吾一向隨性隨緣﹐ ^< E,aCy  
無所謂習不習慣﹐踏遍星宇處處家。」 "qDEI}  
^L'K?o  
追命頓了一下問:「你與大師兄交情很好嗎? 」 L@2H>Lh35  
A2vOI8  
秋八月笑意上心頭﹐答: 「是心靈相通的至交﹐汝為何有此一問。」 {bNnhW*qOu  
oZ8SEC "]  
追命誠意道: 「大師兄一向孤傲自苦﹐自小遭受大難而導至無法行走又多病。 m?m,w$K  
他非常努力又嚴己的讓自己能夠替世人做事維持正義。 但也慣性的吞忍一切在心裏﹐ =-q)I[4#  
甘苦自知﹐不形於色。偏是從小跟隨世叔為捕快﹐所遇皆是詐騙殘殺、姦淫擄掠偷竊勒索﹐面對的大都是人生的罪惡面。大師兄內心總是憂鬱不樂﹐拒人於千里而戴上冷漠冰傲的面具。我們皆尊敬他但也不捨他的鬱抑與非人的堅韌。難得他對你展開心房﹐希望你能好好對待大師兄﹐我們神侯府非古板守舊遵循舊規的人家。」 .Ftml'!  
N7M^  
秋八月看著這位”老師弟”言中流露出無限的關心﹐心有所感道:「吾十分欣賞令師兄﹐也樂與他為友。既是至友﹐自是相互關懷﹐放在心中呵護﹐如此而已。 汝可能是誤會什麼了! 」 ~M\s!!t3  
UGN. ]#"#  
忽見白可兒與葉告經過﹐秋八月疑問道: 「汝家公子呢? 」 .oe,# 1Qh{  
5fLCmLM`  
葉告答道:「公子對道士的死因一直無法釋懷﹐帶著何梵與日月往義莊去再次查驗。」 2N]y)S_<V  
:WxMv~e{U  
秋八月聽完道: 「可否麻煩小公子帶路。」 '<Vvv^Er  
i 9b^\&&  
葉告道: 「請隨我來! 。 」 mj,r@@k:=+  
HK-?<$Yc  
三人急急出府。 $]T7Iwk  
?Rwn1.Z  
追命望著秋八月匆匆而去的背影想:「是誤會嗎?? 」 f{)*"  
-meKaQv  
※ ※※※※※※※※※※※※※※※※※※※※※※※※※※※※※※※※※※※※ %v|,-B7Yx  
x x 'XR'zK  
義莊是暫時停放屍體處﹐在處理完道士遺體後﹐就被移送至此﹐直到親屬好友招領。 Jz-f1mhQV  
Dho~6K }"  
無情手拿燭火﹐慢慢的走進道士的棺木處﹐預備再開棺再仔細推敲死因。 $6J5yE  
SEuj=Vie#  
命案現場的初驗結果是一具道士被細針打入心頭﹐穿孔而亡。 另三具是心碎而死。 Jrffb=+b  
=uvv|@Z  
除上列死因﹐沒發現什麼異狀﹐另外發現些許綠粉末隱約散在路上﹐已命四僮採取﹐還在查驗中﹐現場也無打鬥與可疑的痕跡。 \Js9U|lY  
t=pG6U  
是什麼原因讓他們毫無抵抗的受死? HD`%Ma Yhc  
'}OrFN  
何梵與陳日月打開第一具棺木﹐無情近看﹐心中驚嚇不已。 6F<L4*4U  
屍體的肌膚竟呈現老化現象﹐而且是極度老化﹐皺紋滿身﹐ /R,/hi Kx\  
紋痕之多﹐ 難以想像。 XkNi 'GJf  
{<_}[} XY  
陳日月顫慄的問道: 「是..屍..變..嗎?  真..有..鬼..怪嗎? 」 ())|x[>JS+  
` Y ut 1N  
無情伸手碰觸數處道:「據我觀察﹐他的確已經死亡﹐只是不知何故肌肉竟萎縮老化。 從肌肉的彈性與皺紋摺痕來看﹐像是百歲以上的人。」再仔細查看﹐不見其他異處。 xCQ<G{;C  
ypsCyDQK`  
無情道:「把棺木蓋好﹐打開下一具。」 ^]v}AEcmW  
Jsw<,uT D  
何梵嚇得言語哆嗦道:「公子!  你…還…要…看…嗎? 要不要先叫個道士來﹐省得一開棺木﹐ _I -0[w  
他們跳出來。」 *$s)p>  
cg$~.ytPK  
陳日月回道:「他們已經是道士﹐如何叫道士來收道士的妖? 」 G%6wk=IH  
i&l$G55F  
無情叱道:「不要胡思亂想! 我們是來查案﹐不是來捉鬼。 打開下一具棺木。」 g\^(>Ouc  
!",@,$  
兩僮無奈只好打開另一具棺木﹐屍體與第一具呈現同樣的老化。 ^ ]B&7\w"t  
0 @ ,@  
無情眼神銳利的更仔細的掃過屍體。   ^*0;Z<_  
^@)+P/&  
再轉往另兩具屍骸﹐也都是同樣的老化﹐兩僮已心中發痲。 3O]e  
Qr0GxGWU  
陳日月問道:「公子! 該看也看完了﹐可不可以走了? 」 bEy%S "\<  
#{]=>n)j  
無情點點頭﹐兩僮趕緊關緊棺蓋﹐預備推著無情離開。 YZnrGkQ  
SGbo|Xe7:  
忽然屋外花園傳來異響﹐無情迅速熄滅燭火﹐與二僮退入簾後。 !.F\v .  
[Y:HVr,  
來人不熟地形﹐摸索一陣才進到屋內。 蠟燭點燃後﹐面容依稀可見。 ~#-`Qh  
無情暗想:「是司徒遠!  他怎麼會來這裡呢?」 ).&$pXj  
*JDc1$H0  
司徒遠打開四具道士棺木細看﹐若有所思﹐忽生警覺。 U} g%`<  
rKjQEO$yi  
左手一揮布簾起﹐纖細的白色身影再度出現眼前。 n XQg(!  
u}$U|Cw-;T  
「是他!」司徒遠飛近無情﹐隨手輕點兩小僮之穴道。 cJty4m-  
u!X 2ju<  
在無情還來不及有所行動時被捉住﹐左手強大的氣流震得無情無法移動身子。 36j.is  
X!"y>J  
「又碰上了!  大捕頭! 」司徒遠冷笑道。 :bh[6 F  
+wio:==  
無情放棄抵抗﹐默默無語。司徒遠道:「怎麼不掙扎了﹐不怕吾殺了汝。」 69L s"e  
7/~"\nN:/  
無情冷冷回望道:「你如要殺我﹐日前在大街上早就動手了。當時我感覺到氣功逆轉﹐你不但未盡全力﹐還臨時停招﹐為什麼? 」 ~ PPGU1  
A8A+ImwO"  
司徒遠回道:「不為什麼。不過汝也不差﹐能以暗器傷吾。」 Q647a}  
2R_k$kHl  
無情道:「那是因為出其不備﹐加上你急於離去﹐否則難傷你分毫。」 G{s ,Y^  
#VrT)po+  
司徒遠道:「汝很有自知之明。」 ;1y\!f3#V~  
`C=p7 %  
無情凝視著司徒遠問道:「你怎麼會對道士發生興趣?  死亡那天你是否有看到什麼? 」 ?Jma^ S  
x^;n fqn|  
望著無情一雙黑白分明亮如秋水的眼帶著漂亮的眼神和倔強不服輸的神情。 q&wMp{  
司徒遠瞬間心弦輕彈﹐似乎看到牡丹紅影。 但很快又恢復冷靜: 7>4t{aRf_8  
「汝是在問案嗎? 別忘了汝還在吾的掌控下﹐汝怎麼會認為吾不是兇手呢? 」 / )EB~|4']  
BujWql  
無情回道:「如果你是兇手﹐就不會在六分半堂外殺人﹐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1ri#hm0x\  
$)uQ%/DH>  
司徒遠笑道:「哈! 汝很有自信﹐的確名不虛傳﹐是精亦是奸。」 zb3ir|  
<Q8bn?Z  
「公子! 」莊外傳來呼喊聲。 司徒遠道: 「看來汝得跟吾走了。」 bb<Vh2b>R  
Psv-y  
無情忽然抬頭道:「不! 」 細針由嘴裏射出。 司徒遠急忙連退數步﹐ Z uE 0'9  
但仍閃躲不及﹐肩上中針  急忙運氣將針逼出﹐再氣轉周天﹐無其它異處。 R0+m7mx#E  
nd?m+C&W  
無情傲然的對司徒遠道:「我的暗器從不沾毒。」 i?R qv<n  
w(@`g/b  
此時秋八月也到來。 vuK 5DG4  
mH hm~u  
司徒遠急忙衣袖一揮﹐熄滅燭火﹐將無情連輪椅一起向前推倒飛出。 {!="PnB  
D~ {)\;w^!  
秋八月急忙上前扶住無情﹐司徒遠趁此奪窗而出﹐燭光再起。 H1@"Yg8  
Lf,gS*Tg?  
秋八月低頭看喘息不已的無情:「汝沒事嗎?  為何不跟吾說一聲就自行來此。」 j9,X.?Xvx  
#2dmki"~(  
無情稍平息喘氣後答:「我沒事! 司徒遠無意傷我﹐只是單純的推倒輪椅阻擋你。 :Rq D0>1  
因為此案深擾心中﹐所以才想再驗一次屍﹐只是沒想到…咳…」 2<'gX>TW  
a#{a{>  
秋八月略帶指責語氣道: 「喔! 司徒遠對汝挺特別的嘛! 」 0q3 :"X  
1H ZexV  
無情不慍不火的回瞪秋八月:「此話何意? 」 EuAa  
b_LzG_n!   
\K4m~e@!  
葉告看兩人似要爭執。。 就插入:「大叔!  你別光只顧著我家公子﹐可否幫日月與何梵解穴道?  我們解不開」 ZqhINM*Rm  
K[9<a>D`  
秋八月左手輕指就解開兩僮的穴道﹐抬頭間忽看到被無情的輪椅撞開的一具棺蓋﹐  Wi|.Z/  
忍不住扶持無情向前觀看:「四具皆是如此嗎? 」 +I')>6  
 "3v%|  
無情道:「沒錯! 只是紋路有差﹐可能是年齡不同所展生的差異。」 v14[G@V~\  
>,y QG+  
沒聽到秋八月回應﹐無情抬頭看秋八月﹐秋八月似是若有所思的神遊天外。 EUNG&U  
Z]6D0b  
「啊!!! 這是什麼?  屍變? 」葉告看見老化的屍首﹐忍不住驚叫。 '3xSzsDn  
fpqKa r  
秋八月關起棺蓋道:「不用大驚小怪! 可能是特殊武功造成的。你們公子累了﹐ N$3F4b%+  
我們還是回府吧!」 Z# :Ww  
isN"7y|r:X  
葉告不服道:「可是…」 g_q{3PW.  
WT0U)x( m5  
無情回道:「有話明天再說﹐我們回去吧! 」 SQHV gj  
.FC1:y<aO  
※※※※※※※※※※※※※※※※※※※※※※※※※ @B[V'|  
2{qoWys8[  
打道回府後﹐無情打發四僮下去休息﹐由秋八月推著到達小樓前。 p&q&Fr-   
無情轉頭深深地看著秋八月。他的眼睛在凝望人的時候﹐很好看。 LPXwfEHOm  
像月華一般皎潔﹐明亮﹐寧溫。清澈。但月華沒他眼睛好看。 ;^xku%u  
因為月色沒有神彩﹐只有華彩。而且月亮沒有他眼裡那兩點黑而亮的「双瞳」。 "44X'G8N  
──盡管有點冷峻﹐但讓他看久了﹐凝視了一段時間﹐就會覺得很舒服﹐ j jwY{jV  
很清靜﹐很有安全感﹐很有一種千言萬語說不出﹐此時無聲勝有聲的感覺。 QTDI^ZeuF  
秋八月不由得有些心動。他已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JjTzO  
他甚至以為自己已失去這種感覺了﹕那是心動的感覺。 t & ucq Y  
aR3W9  
秋八月忽對自己的心陷感到恐慌﹐趕緊轉頭望向星空道:「好友! 有事要說嗎? 」 D]0#A|n F  
's9)\LS>p  
「你和司徒遠並不完全為了八月秋風才留下。」無情忽開口問。 QM$?}>:  
4iw+3 Q|  
秋八月心惶道:「好友多心了! 吾是因為找不著司徒遠才留下。」 #A|M NJ%m  
%@IR7v~  
K 4 >d  
無情道:「六分半堂庇護司徒遠﹐你我心知肚明。」 lKa}Bcd  
'Kq%t M26!  
秋八月道:「吾是不想讓汝因吾與六分半堂發生衝突。 夜深了﹐早點歇息吧! 」 *AJW8tIP  
)D@ NX/}  
「是我打擾了! 你早點回房吧! 」 無情自行推動輪椅往房裏走。 68D.Li  
J"z8olV  
秋八月望著無情背影﹐心中興起心虛的感概。 TN0d fba[  
Y`_6Ny="  
************************** a([cuh.  
一連幾天﹐無情應卯入宮﹐不在府內。 秋八月趁此機會再回義莊﹐詳察屍首。 h  qxe  
果不出所料﹐死亡的道士們乃是來自天外。再夜探六分半堂數次﹐竟查不到司徒遠下落﹐心中更認定司徒遠到此的企圖不單純。 \:Nbl<9(9  
ge E7<"m%  
越牆回到院中﹐白色身影已在院裏。 j#Y8h5r  
e06r5%|.%  
無情道:「夜遊歸來﹐怎麼不從大門進來呢? 」  :${Lm&J  
+DU}f;O8v  
秋八月慢步走近﹐看到一臉病相的無情﹐心疼道:「不想因晚歸而驚動他人睡眠。 {? 6]_J  
你的臉色很蒼白﹐重傷未癒又疲於奔命﹐鐵打的身子也挨不住。」 Xf.SJ8G  
[WB8X,  
無情仰望夜空道:「一生註定身體多病﹐無所謂好不好。 生之吾運﹐死之吾命。」 Q2+e`  
Iz  ,C!c  
秋八月半跪無情椅前 “面對”無情勸道:「生命誠可貴﹐汝不應輕視之。吾知汝一心為民﹐但理想也得有命才能完成。當吾是好友﹐珍惜自己吧。」 p{88v3b6  
l.&6|   
無情凝望秋八月:「我一直視你為至交﹐真誠以對。你呢? 你是否也如此? 」 Y(-+>>j_  
b>o38(  
秋八月疑道:「此話何解? 」 yJ?4B?p(  
:V >Z|?[*H  
無情冷冷問到:「夜探六分半堂﹐可有收獲?」 OpiN,>;  
AJj6@hi2P  
秋八月起身背向無情道:「汝太關心吾了,這樣會惹人遐想。」 j]jwQRe  
n}YRE`>D  
無情冷笑道:「我的確是非常關心你, 因為我想知道你為何選擇留在神侯府。」 g4U%(3,>D  
BCFvqhF7s  
秋八月慢慢轉身雙眼凝視無情雙眼:「我只是想找回八月秋風,因此想從六分半堂查出他的下落,但是他似乎沒有再回去那裡的跡象。」 "zYlddh  
Of-l<Ks\  
無情直視秋八月問:「事情就如此單純嗎?那些道士屍體離奇屍變,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但你有意隱瞞。」 ]r|X[9  
LB-4/G$  
秋八月沉默了一會後答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汝不要想太多﹐可能是一種特殊的武功。」 {6RT&w  
4D0"Y #&G  
無情再問:「有這種返童成老的武功嗎? 你知曉道士死於何種武學﹐對吧? 」 7=}`"7i~  
[X;yJ$  
秋八月道:「汝毋需多想!  夜深了! 早點休息! 」轉身想走。 $2\ OBc=  
Q xKC5`1  
無情氣道:「你來府中﹐除了探查八月秋風外﹐是否是要透過我們找司徒遠與探知他的用意? 」 T,5]EHea  
S\mh{#Lpk  
秋八月回頭冷冷回道:「你們又何嘗不是要利用吾對付蔡京。」說罷後秋八月就後悔自己的嘴快。 `2}Mz9mk  
Z}WMpp^r  
無情瞬間閃過受傷眼神﹐隨即又換上冷漠的表情:「我們都累了! 還是早點回房歇息! 」 t}]=5)9<  
1_f(;WOg  
轉身推著輪椅﹐挺直腰身往小樓走去﹐短短的幾步路竟似遙遙長路。 s_u@8e 6_  
推著輪椅的無情﹐忽覺孤單無依﹐成幾何時竟習慣於背後的強大屏障。 $(G.P!/  
心中有股難以言喻的傷痛:「你的內心並不信任我。」 cbNrto9  
Fq9AO~z  
望著無情挺直的纖弱背影﹐秋八月心中無限憐惜著道: =M>pL+#  
「抱歉! 吾有難言之隱﹐請汝見諒。」心中更是惆悵著:「況且吾也不願汝捲入天外戰事啊。」 K oo%mr   
}c^`!9  
※※※※※※※※※※※※※※※※※※※※※※※ IrM Ws86;  
eqg|bc[i!t  
深更時分﹐追命無法入眠﹐鬼魅般的命案要如何破呢? pm@Mlwg`1  
3+0 $=ef  
忽聽到微響的木輪聲﹐往酒窖裏去。 Qv|A^%Ub!  
iJT_*,P^  
「是大師兄!  這麼晚了﹐還來找酒喝。照理說最近連續的行動﹐ >6KuZ_  
大師兄的身子只怕撐不住得早點休息才是。」追命往老樓酒窖去。  GMrjZ  
DFcgUEq  
無情原本就少眠的體質﹐今晚更是無眠 。慢慢推動著輪椅來到追命的老樓。 ;&oS=6$  
進入酒窖後﹐看著各式各樣的酒﹐不由讚嘆三師弟不愧為酒仙。 )|zLjF$  
由於身子不好﹐追命特別在櫃上最下層擺上淡酒、補酒或水果酒﹐ B!4chxzUZ  
專門供無情飲用。可是今天的無情卻想試試上層的烈酒。 u%}zLwMH  
lmf vT}$B  
無奈上層高了點﹐手怎樣都搆不著。忽然追命聲音傳入: "@#^/m)  
「大師兄! 不要拿錯了﹐下面那些是專為你準備的。」 7'LKyy !"3  
TY"8.vd  
「三師弟! 我明白! 只是我今晚想輕嚐名酒﹐偶爾為之應無妨。」 /0A9d-Qd<  
無情依然面向酒櫃﹐帶點孤寂味答道。 scT,yNV  
fp^{612O?  
追命深深地望著無情背影﹐輕嘆一聲﹐向前拿起櫃上的女兒紅道: ark~#<SqAr  
「單影獨酌不如同飲﹐我們師兄弟也好一陣子沒相聚了。」 =^\yE"a  
m&a.i B  
四大名捕經常得出外辦案﹐一起相處的時間很短﹐更不用說四人同在一堂。 >g+yw1nC  
不過四人皆喜有閒時來追命的老樓酒窖一起飲酒談天 。 TF R8  
g 0O~5.f  
但今晚的氣氛卻不同﹐追命心知無情無意開口閒聊。   Q8. =w  
兩人默默的喝了數杯﹐無情的臉色雖為酒印紅﹐但氣息轉亂﹐喘息加重。 追命道: 「大師兄! 這個酒烈﹐你不宜喝過多﹐快回房休息吧! 」 Se{x-vn?p  
qQ6rF nA  
無情知這位亦兄亦弟的三師弟對自己的真心關懷﹐ lJb1{\|.,  
還是不要讓他太憂心﹐ 就說:「是太晚了! 三師弟! 謝謝你! 我的酒力實在太差。」 @cRR  
=HapCmrx8  
追命起身欲幫無情推動輪椅:「大師兄已有醉意﹐我送你回去吧!」 3CcCcZ9I  
Vq-W|<7C=  
無情忽像碰上刺蝟般﹐轉身向外行:「不用了!」 Di) %vU  
g\%;b3"#  
追命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看著無情孤寂的推動著輪椅離去。 ![1+=F !  
 Z(F['Zf  
無情忽停住輪椅﹐面向外道:「三師弟! 我或許曾迷失自我﹐ Y &wtF8  
不自量力的強求與依賴。但是人最終還是得靠自己﹐不是嗎? 」 H{ M7_1T  
說完後﹐輪椅再動﹐在嚴重醉意下困難的推回小樓。 Jui:Ms  
aG_@--=  
追命心中湧起無法形容的哀潮﹐看著倔強硬是挺直腰桿的背影﹐ wr5ScsNS  
心痛的想問道:「大師兄! 你怎麼又退回孤獨的心闇中? 」   r ]s7a?O  
C-)mP- |8  
※※※※※※※※※※※※※※※※※※※※※※※ h @AKfE!\~  
K-,4eq!  
無情酒醉回樓後就病倒昏睡半天。 w2X0.2)P2  
7XzhKA6  
諸葛神侯特來探望:「你怎麼喝醉了? 自己應知自己的身體﹐怎麼不知節制呢?」 O"^3,-  
HKp|I%b]J  
無情:「世叔! 抱歉! 我只是想試試看﹐沒想到就這樣不堪。」 yxk:5L \A  
0{Uc/  
諸葛看著無情道:「是這樣嗎? 」 ^#( B4l!  
{#`O'F>  
無情迴避諸葛的注視道: 「世叔! 有事發生嗎? 」 *Ri\7CqU"6  
= -bGH   
諸葛笑道:「沒事就不能來看你嗎? 不過還是瞞不過你﹐的確是有事。 $;iMo/  
王小石一伙探到通緝的吳鐵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