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398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三章 JMp>)*YS  
b[+G+V   
烏雲蔽空﹐陰寒冷風撲面而來。放下心中全部念想﹐一心只存報仇的貓姬﹐堅實腳步踏入盲園﹐悲慟怨恨嗓音迴蕩在陰涼空氣中。 e}|UVoeH  
{#>>dILPr  
“盲園之主﹐愛三千之妹今日特來報仇﹐出來吧﹗” &)F8i# M  
Gao8!OaQ  
高漲的恨火﹐貓姬竟然忽視了一向冷清的盲園﹐今日顯得格外沉郁﹐強大的壓迫感逼近﹐再抬頭已經來不及反應。 H/!_D f  
aLr\Uq,83  
“啊—” jP*5(*[&y  
[UO?L2$&  
是魔空﹐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h<KE)^).  
RmXC ^VQ  
無情的手指緊緊卡住貓姬的脖子﹐魔空緊緊盯著亂發下不復美艷的面容﹐冷笑不止。“兩卷書的女人﹐就是妳這等姿色﹖難怪他拋棄你﹗” 5?-cP?|.9  
Z}#, E ;  
氣息上不來﹐貓姬痛苦地漲紅了面孔。身後卻傳來另外一道陰冷話語﹕“長生學府之人﹐個個該死……今天就從你開始吧……” J:s^F n  
w74 )kIi  
原來……盲園主人和長生學府有仇。貓姬身為紅雲的女人﹐又為他產下一子﹐自然是避不過。 A2Je*Gz  
FPM@%U  
眼前逐漸黑暗﹐貓姬滿心牽掛的都是紅雲父子。沒想到堂堂時空之主魔空竟然會跑來和小小盲園合作﹐為什麼﹖ C.SG m  
?.E ixGzI^  
“你死心吧﹐這地界方圓十里本城主已經佈下結界﹐靈思測算不管用﹗”魔空陰惻惻笑道﹐“要不是造雲麒麟那老頭告知﹐本城主還想不出這麼輕鬆的方法﹐直接除掉天底下兩大異數啊﹗哈哈……”  ByP  
K9JW&5Q  
這邊﹐紅雲在漫天大雨中苦苦追著飛竄的小車﹐拼命的呼喚也不起作用。幼兒情急無措﹐卻又找不到母親的確切位置﹐乾脆一口氣衝上附近最高的山崖﹐焦急眺望。 P'Q|0lB  
p3?!}VM!y  
紅雲氣喘吁吁﹐看見小車停在山崖最前端﹐又驚又怕﹐生怕輪子一個打滑﹐小車就要墜入深谷。 N}ur0 'J0  
l2>ka~  
“孩子﹐你快退後一點﹐不然會滑下去的﹗”紅雲焦急呼喚著﹐完全不管兒子是否能夠聽懂他的話語。 (r8Rb*OP  
}e}J6 [wP  
明明知道母親命懸一線﹐偏偏無法得知她現在人在何處﹐幼兒暴躁不安﹐哭聲越來越大﹐小車也開始劇烈晃動。紅雲嚇得臉色發白﹐卻生怕自己一靠近﹐反而引起小車滑動﹐也只好手腳殭硬地站在原地﹐苦苦呼喚。 AvW2)+6G  
hoy+J/  
只是﹐風雨之中﹐那痛徹心扉的呼喚﹐顯得軟弱乏力。幼兒扯開嗓子拼命哭叫﹐卻都是無能為力的痛泣。 F$TNYZ  
tvNh@it:F  
~~~~~~~~~~~~~              ~~~~~~~~~~~~~~~          ~~~~~~~~~~~~~~ 4F_*,_Y  
@^g/`{j>J  
神山高聳入雲﹐人跡罕至。藍霞凝神細尋﹐很快找到山頂之上﹐微微發光的三頂羅帳。一時間﹐寂靜﹑寒冷﹐席卷天地。他深深明白﹐很有可能﹐自己過不去前面的坎﹐但是因為心底那一抹溫暖紅色﹐他不能不賭這次。 A`E7V}~  
\@yx;}bdI  
他沒有刻意掩藏自己的氣息﹐既然是來極端相對的﹐就沒必要躲躲藏藏。可奇的是﹐天羅帳竟然也沒有立刻行動﹐雙方就這樣緊張僵持著﹐直到一聲嘆息逸出白色羅帳。 FD?!bI4  
EdQ:8h  
“紅雲將飛散落星崖。” |\g=ua+h  
/mMRV:pd  
不待藍霞急促喘息結束﹐黑色羅帳也出聲了。“驚天一啼﹐命數難改﹗” DDdMWH^o7  
_g+^jR4  
“絕世奇人﹐名留千載。” 黃色羅帳緊接著淡淡道出預言。 S\7-u\)  
sZ`C "1cX  
三帳同開言﹐意味著天數註定﹐無人可改﹖ XA8{N  
>T*/[{L8;  
“靈胎藍霞﹐厄運自改﹗”一揮羽扇﹐藍霞踏近前﹐自信的語調滿滿。 OnO56,+S^  
9f ,$JjX[  
白帳光芒閃閃。“你是來妄圖改變你自己的厄運﹐或是紅雲的死劫呢﹖” <DG=qP6O  
d\FBY&C7b  
“差別在哪裡﹖”藍霞冷然輕噱。 BE n$~4-  
r^3QDoy  
黑色羅帳冷笑。“如果在紅雲絕命落星崖之前﹐你自廢功體﹐亦可苟活天地之間。” qTM,'7Rwn  
!Pnvqgp/  
“哈哈……”藍霞仰天大笑。“平凡苟活﹐不如轟轟烈烈而死﹗伏孽三掌……如果是降在紅雲遭劫之前呢﹖” c_#\'yeW  
uyr56  
空氣中頓時凝結絲微的詫異﹐黃色羅帳片刻後輕嘆。 :r0?[#r?N,  
R~40,$e{  
“強改天數﹐天地不容……縱然是稀世異數﹐也難逃死劫……” 9b`J2_ ]k  
-phwzR\(t  
藍霞聞言﹐只是輕冷一笑﹐然而卻無退縮之意。“既然如此﹐那還磨蹭什麼﹖三色天羅﹐現面吧﹗” (n'Mf  
ByR%2_6&  
“唉……冥冥之中﹐你註定承受伏孽三掌﹐死劫難逃啊﹗” Nh7D&#z  
\B _g=K  
“那就看我藍霞﹐如何一彩吞三色﹗”囂狂話語一出﹐藍霞凝神運氣﹐強大氣流擊向羅帳。 _c*0Rr  
/15e-(Zz/  
時間不多﹐為了此刻亦在生死邊緣的紅雲﹐藍霞不欲再拖延時間﹐極端上場。 ^l\U6$3  
s&vREx(  
“無知狂妄的後輩人﹐你枉費造雲麒麟的一片苦心﹗”黑色羅帳怒斥﹐此刻白色羅帳之主已經翩然現出真容。 <^j,jX  
'gYUyl  
神風道骨﹐文儒泰然﹐白色天羅緩緩開口。“藍霞﹐只要你現在自廢武功﹐降為凡身﹐三色天羅便不再為難於你。” C3|(XChqC  
X}?`G?'  
“喔﹐原來造雲麒麟居然捨得拉下臉來求你們。告訴他﹐他憐憫錯對象了﹗”藍霞回想過去的種種不如意﹐恨火猛然涌上心頭。“我藍霞寧可一死﹐也不用他來可憐﹗” 3Qt-%=b&  
YGVj$\  
“你可知……唉……”白色天羅遲遲不願落掌﹐欲言又止。 C(i1Vx<-  
V:?exJg9  
“他是他﹐我是我﹐不用再提起此人了﹗”藍霞絕然邁步向前。 Sp+ zP-3  
qaK9E@l  
“一言一中﹐千言無用。既然如此﹐接掌吧﹗” --SlxV/x  
%{$iN|%J%$  
話語未落﹐神山籠罩在一片漫天白霧之中。藍霞甫一接觸﹐便知大事不妙。同為五色雨氣﹐彼此功體相互牽制﹐現在身陷霧氣之中﹐難辨方向﹐亦難判斷攻擊來處。 NFT&\6!o  
<u\j 4<p  
“罪路茫茫不知回﹐伏孽一掌莫後悔﹗”白霧中話語凜然﹐藍霞卻依然難辨聲音來處﹐受制在霧氣之中﹐甚至連護身氣勁都提不上來。同一時間﹐後背心火燙痛感傳來﹐一口腥甜已涌到喉頭。 >;Er[Rywr  
h WvQh  
這一掌和平常的不同﹐生生打得他元氣上衝﹐藍霞腳下踉蹌了一下﹐口中鮮血涌出﹐同時吐出一縷藍色雲氣。 <dxc"A  
c8qsp n  
黑色天羅隨即踏出羅帳﹐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魔種﹗我未出掌之前﹐悔悟的話﹐還可活命﹗” SH# -3&$[  
{"< D$*K~  
“我不是早就給了答案嗎﹖還廢話什麼﹖”藍霞深知自己此劫難逃﹐卻倔強依舊。 PqFK*^)s  
{(r`&[  
黑色霾氣籠罩四週﹐強悍一掌擊來﹐藍霞咬緊牙關﹐只有吐血﹐沒有呻吟半聲。 ` <+MR6M  
+an.z3?w  
最後的黃色天羅現身﹐同情地看著倒地不起的藍霞。“藍霞﹐你已經元氣盡失﹐黃霢願意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廢去全身三十六處靈脈﹐可保不死。” <Wgp$qt;  
7MXi_V;p<  
“哈哈……”藍霞勉強撐起身體﹐傲然冷笑面對三人。“藍霞希望完膚而終﹗” RJ/4T#b"+  
,k}-I65M*t  
此時﹐白霧緩緩行至他面前﹐詭笑道﹕“難道你就不想在死前﹐再見紅雲最後一面﹖” -nP y?>p"|  
HIUB:  
剎那間﹐風停﹐雲止﹐空氣凝住流動。 W0GDn  
'0z-duu  
~~~~~~~~~~~~~              ~~~~~~~~~~~~~~~          ~~~~~~~~~~~~~~ k&-SB -  
@ i $jyc  
“貓姬賤人﹐去死吧﹗”魔空一聲獰笑﹐捏碎了手中細弱脖頸。可憐的貓姬﹐連一聲都沒來得及叫出來﹐就香消玉隕了。 <=;#I_E#E  
'8+<^%c  
“吾兒﹐你怎麼了﹖”紅雲見情景異常﹐不顧一切﹐上前焦急撫拍小孩子﹐卻剎那間心神狂震﹐“啊﹗是貓姬啊﹗” ^8p=g -U\  
m22FOjk\  
“哇—”落星崖上的焦躁嬰兒﹐感覺母親的氣息從天地間消失﹐無盡的恨意席卷天地﹐卯足氣力﹐向焦急守候小車旁邊的父親﹐擊出驚天一掌。 E/MD]ox  
B5'-v%YO+  
“啊﹗”紅雲猝不及防﹐毫無準備地在胸口中了一掌﹐落下萬丈懸崖。 H$2<N@'4z  
y; LL^:rq  
裊裊玫瑰花煙之處﹐懮愁嘆息蕭然彌散崖下。“落星崖﹐無緣的父子……唉……” zS]8ma  
_tJp@\rOz=  
隨後趕來的造雲麒麟和夢雨涵﹐只來得及捕捉到最後一縷似有似無的玫瑰花香。 *c<=IcA  
y7ng/vqM7  
“紅雲……藍霞啊……”老者淚流滿面﹐仰望漫天風急雲涌﹐苦澀滿心。夢雨涵閉目祈禱﹐卻是再難挽回已經發生的一切。 K.k%Tg[ ~  
*3;H6   
~~~~~~~~~~~~~              ~~~~~~~~~~~~~~~          ~~~~~~~~~~~~~~ 1n+C'P"  
@VlDi1  
同一時間﹐藍霞胸口劇痛﹐不禁悽然微笑﹐卻是猶然不改傲氣。“太晚了。黃霢﹐動手吧。” N#(p_7M  
k/MrNiC  
“紅雲已經飛散了。” 白霧淡淡點開﹐同時﹐黃色天羅天靈一擊﹐重重打在藍霞頭上。 kXw&*B-/  
49vKb(bz{  
落星崖﹐身子騰空的感覺﹐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瞬間﹐生平無數酸甜苦辣﹐閃過腦海。 8G&'ED_&  
6_`9 4+  
名利浮雲過﹐恩怨轉頭空。 I_|@Fn[>  
0Z.bd=H  
紅雲﹐此刻起﹐你再不虧欠任何人。 6_KO6O7g  
y8j wfO3  
紅雲飛散落星崖﹐天地接納你﹐原諒你的逆天之舉﹐惑人之過。 9"T&P_   
hfUN~89;  
逆天以求的﹐以生命來償還。其他呢﹖該怎樣面對﹖ aj>6q=R  
m0*bz5  
其實﹐從一開始﹐自己就私心在逃避某個人﹑某件事﹐也許﹐甚至是某段情。 'Em5AA`>  
(^x ,  
釋然微笑﹐紅雲仰望湛藍的天際﹐任隨身體一徑墜落。那天邊飄浮的燦爛霞彩﹐像極了他執著的囂狂﹑絢爛的傲氣﹐耀得人不自主地退縮﹐卻同時壓得人難以動彈。 ?)x"+[2  
@)"= b!q=  
(“你是紅雲﹐我是藍霞。同為天際雲霞﹐你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 TGUlJLT  
;onhc*{lv  
師兄藍霞…… 3zdm-5R.b  
*^|.bBG  
“紅雲﹗愛徒紅雲啊……”造雲麒麟和夢雨涵趕到崖下﹐卻只見氣息奄奄的紅雲﹐不服輸地勉強睜著眼﹐似乎有話要說。 :xd)]Ns  
X8l|^ [2F  
“紅雲……”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夢雨涵緊緊握著至愛的無力雙手﹐哽咽不能言語。 O7&6]/`  
$^[^ ]Q  
“老師……您應該……去看看師兄……”紅雲在最後一刻﹐用盡畢生心力﹐也感受到了師兄的劫數。 [nL{n bli  
ZdcG6IG+  
“我……”造雲麒麟心如刀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bA<q  
(e,5 b  
“老師……紅雲想……想見師兄……”斷斷續續的懇求越來越微弱﹐造雲麒麟不再猶豫﹐背起紅雲﹐往神山而去。 P*9vs%W  
fpESuVKr  
“落……落霞湖……”紅雲緊緊抓住師尊的手﹐阻止他奔向神山的方向。 'JA<q-Gn  
zTP|H5HyK  
“嗯……”造雲麒麟雖然疑惑﹐但他一直對紅雲的測算能力抱持信心﹐眼下情勢緊急﹐不容多想﹐於是帶著雨涵﹐一路朝落霞湖奔去。 Sz z:$!t  
C"X; ,F<  
遭受伏孽三掌的藍霞﹐也在最後一刻﹐靈思感應到了紅雲的遭劫地點﹐拖著萬分艱難的軀體﹐一點一點向落星崖而去。 W7R`})F  
H_ecb;|mP  
藍色煙霧漸漸消散空中﹐藍霞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氣空力盡﹐腳下一軟﹐跌倒在半途中﹐朦朧中隱隱約約看見清澈的湖水…… J0%e6{C1  
"9>.,nzt  
(“你是誰﹖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sr|afqjXD  
D\"F?>  
身上的力氣慢慢歸於虛無﹐可是和紅雲初次見面的情形卻在腦海中異常清晰起來。那澄澈湖水﹐有如他的動人雙眸﹐雖然歷盡無數磨難﹐依舊美麗非凡﹐不染塵埃…… o \r6 iO  
m :M=De  
吾愛紅雲…… o3=2`BvJ  
c-?2>%;(V  
PG@Uygahu  
第四十四章 5;:P^[cH9  
.=I:cniw\r  
“落星崖﹐靈胎驚啼。” 白色天羅淡淡一句﹐划定了一個嬰兒的未來。 ONc-jU^  
 9hbn<Y  
“畢竟還是個嬰兒……” OE{PP9 eh  
at(oepq  
黃色天羅有所不忍﹐可是黑色天羅疾言厲色﹐將他的些微憐憫當場駁回。 'f'zV@)  
*=b# >//  
“若非當年造雲麒麟苦求﹐留下一名叫藍霞的嬰兒﹐天宇豈會有今日之禍﹗” %d%$jF`  
d z-  
“唉……” reO^_q'  
PPj_NV  
    雖然不忍﹐可是為防患于未然﹐三人只好硬下心腸﹐迅速前往落星崖。而仍然在哭泣的無助嬰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在剎那間﹐痛失父母雙親﹐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兒。 u)NmjW  
VZ o,AP~  
“唉……殘忍啊……”濃濃嘆息瀰漫山谷間﹐隨風飄遊的玫瑰花香﹐始終不離落星崖。 uaiCyh1:  
K |Z]  
“你是何人﹖”優雅花床輕降在殺氣騰騰的三色天羅面前﹐引起三人警惕。 n#\ t_/\  
zJxO\  
長長吸吐花煙之間﹐千少一無視現場殺氣﹐慨然輕嘆。 A7eF.V&  
IRq@~vdt)  
“幼兒何辜呢﹖” @_:Jm tH<  
Y\Grf$e  
“靈胎遺禍天地﹐罪不容誅﹗”白色天羅斬釘截鐵﹐同時腳步向前一步。 3 $~6+i  
*{#l0My  
“千少一看不慣以多欺少﹐恃強凌弱。” 千少一放下煙斗﹐手指輕彈﹐一朵嬌艷玫瑰飛出﹐直直插入白霧腳前的土地。 v +$3Z5  
&I=27!S  
“嗯﹖”白霧大怒﹐衝向前的勢子卻被黃霢拉住。 x{|`q9V~ N  
{(00,6M)i  
“請問閣下是……” w%Bo7 'o)V  
@0v%5@  
“塵世浮沉渡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千少一﹐九九九。” Y<h [5  
<0%X:q<  
~~~~~~~~~~~~~              ~~~~~~~~~~~~~~~          ~~~~~~~~~~~~~~ |^&j'k+A  
FxK2 1  
落星崖上劍拔弩張﹐可是落霞湖畔卻是愁風慘霧。造雲麒麟看著夢雨涵抱著紅雲不住抽泣﹐不禁嘆息不止。硬下心腸﹐轉身回頭﹐快步來到藍霞的身前﹐彎腰將他抱起﹐放到湖邊一塊石頭上﹐用袖子慢慢擦拭他的臉。 I"_``*/1  
- C  
藍霞悠悠醒來﹐映入眼帘的竟是久違的師尊的臉﹐不禁一陣心酸﹐別過頭去。 a ,EApUWw  
+^@;J?O  
“霞兒…… ” cD!y d^QE  
8`$lsD  
聽聞這聲呼喚﹐藍霞難抑哽咽﹐老師好久沒這麼稱呼他了。“師尊……您為何要替孽徒說話﹖我悖逆您還不多嗎﹖” -\2T(3P  
DqQ+8 w  
“霞兒﹐因為你是……你是……” 造雲麒麟拉著藍霞的手﹐無限悲慟。 2)W~7GED  
F:vHbs `y  
“是……什麼﹖您……為何要可憐一個靈胎啊﹖”藍霞吃力地問道。 XZ3)gYQi  
mqIcc'6f  
松開緊握的手﹐造雲麒麟像虛脫一般﹐重重垂下頭。“因為……你是我的兒子。” /&T"w,D  
\/ 9s<  
“什麼﹖不可能﹗”藍霞不可思議地輕笑出聲﹐“我這種人怎麼可能有這樣慈祥聖潔的父親﹗” v})-:  
Y*KHr`\C4  
“因為你的降生被時空長城掌握﹐當年你反出天宇﹐我才不曾追截﹔因為三色天羅執意追殺﹐我苦苦哀求隱瞞父子關係﹐才有你我師徒之稱﹔為保住你的性命﹐在你前往異度空間之前﹐我一直都盡力將你屏蔽在長生學府。為保你身份不至泄露﹐我甚至手刃多年至交﹐以至於造成三個可憐的男孩成為孤兒……霞兒﹐為父……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正義聖潔﹐為保住唯一的兒子﹐宇末家族唯一的血脈﹐我也是不擇手段的罪人……”說到最後﹐造雲麒麟已是滿面黯然。 p1mY@  
R, J(]ew  
父親深深的無奈映在藍霞眼中﹐令他一時間頭腦空白﹐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又愛又恨的男人。原來一切﹐都是天意…… =Y-ZI  
.&Q'aOg  
“是孩兒不肖﹐只有雄心﹐毫無孝心﹐多年來一直忽視父親的一片苦心……父親﹐孩兒對不起你﹗”藍霞偏過頭去﹐閉上雙眼﹐掩飾著自己內心的脆弱。 fN h0?/3)  
@71n{9  
“孩子﹐其實……只要你活著﹐為父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啊﹗”造雲麒麟再度握住他冰涼雙手﹐不忍地看著他逐漸蒼白的面容。 [=otgVteN"  
lY,dyNFHV  
“未注生﹐先注死﹐為何我藍霞的命運﹐如此殘酷﹗”藍霞雙眼圓睜﹐不甘心地看著天際陰沉烏雲。 H:x{qS4Si  
uPvE;E_  
“是父親對不住你……”造雲麒麟此時卻是欲言又止﹐只是痛心地將自己的臉貼向兒子的胸膛。 !K0:0:  
<-3_tu>l  
藍霞不語。半晌之後﹐他勉強移動眼光﹐看見了不遠處的一角紅衣。 ,[j'OyR  
J8>8@m6  
“父親﹗”藍霞不顧週身大穴散離的藍色雨氣﹐緊緊抓住造雲麒麟的衣袖。“無論如何﹐請……救救師弟……紅雲﹗” .w@o%AO_  
hG8 !aJo  
造雲麒麟一驚﹐抬頭看著藍霞苦苦哀求的眼神。這眼神﹐是他撫養藍霞一生以來﹐第二次見到。 <"SOH; w  
XXe?@w2{  
“父親﹐兒子明白您藏有一本『識雲譜』… … ” 藍霞斷斷續續道﹐眼神雖然逐漸渙散﹐但仍是隱約射出銳利之光。造雲麒麟尚沉浸在過往之事﹐一時間無法反應﹐祇得緩緩點頭。 "T?hIX/p _  
bt2`elH|  
從這孩子降生之日起﹐他一直都在寵溺他﹐為他做盡百般惡事﹐咽下無數苦水… …只為了那本『識雲譜』帶來的無窮遺禍。 <,Z6=M`  
;t_'87h$y  
因為睥睨天地生死輪迴﹐他親手造下起死回生的絕世秘譜﹐卻因此引動天怒地怨﹐使得他傳承血脈的唯一兒子﹐生為靈胎﹐最後霞散大地。 u ]!ZW&  
Ck;>9>  
逆天之舉不可為﹐若為之﹐則必要有承受一切後果的覺悟。 Kj+=?R~}S  
jH4'jB  
“父親﹐藍霞此生有父如此﹐死而無憾﹐只是……”虛弱的手指已經抓不住羽扇﹐任隨它跌落地上。只是半開的眼眸﹐仍然執著望向那抹紅衣的顏色。 {)c2#h  
$7~T+fmF  
“孩子﹐孩子啊……”造雲麒麟撫著藍霞的胸口著急大喊﹐引來另外一側悽痛慘別的愛侶注意。 2X@| H  
w:0=L`<Eu  
“師兄﹗”紅雲已經無力起身﹐卻竭力向湖邊的藍霞伸手夠去﹐一點一點地移動雙腿﹐看得夢雨涵淚珠連連﹐祇得勉強攙著他。 >0kZ-M5  
~dpU D F  
藍霞看見紅雲幾乎是在地上爬﹐奮力也要起身﹐卻是力不從心。造雲麒麟此刻也顧不得過往的不快﹐扶住兒子的頸背﹐將他上身稍微抬了起來。 ,Zs"r}G^  
#$ Q2ijT0  
越來越濃的雙色散離雨氣﹐在灰暗空氣中逐漸靠近﹐糾纏在一起﹐再緩緩淡去消失。紅雲拼下最後一口氣﹐伸手搭上藍霞仰躺的湖邊大石﹐頭卻已經垂了下去。  6[{|'  
p3N/"t&>  
已經虛弱到無力的手指﹐突然不知哪來的倔強力量﹐一把抓住紅雲手臂﹐將他拉了起來。藍霞緊緊貼住紅雲的臉頰﹐喃喃低語。 bV~z}V&  
m&36$>r=  
此生何幸﹐得與你同時同地﹐共赴黃泉…… |hlc#t ?  
<NVSF6`  
微弱話語被接下來的轟天巨響徹底淹沒。天雷一響﹐造雲麒麟和夢雨涵震驚仰頭之時﹐藍霞拼盡最後力量﹐將紅雲一帶﹐側身一倒﹐雙雙向湖水投去。 a#_=c>h;  
)uJu.foE  
“紅雲﹐我改變主意了……原諒我的自私……” h\@\*Xz<v  
y!,Ly_x$@  
這是紅雲被從背後傳來的劇痛擊昏之前﹐最後聽到的話語。 [RqL0EP  
aSy^( WN8  
~~~~~~~~~~~~~              ~~~~~~~~~~~~~~~          ~~~~~~~~~~~~~~ ?f{--|V  
\TF='@u.  
    “憑什麼說這孩子是靈胎呢﹖”千少一微笑安撫著瑟縮靠近花床的小車﹐讓小車躲到花床後面﹐然後輕問面前的三色天羅。 X`n)]~  
/&`sB|  
    “不是靈胎﹐哪來狂猛氣功﹖殺父剋母﹐不祥之魔種也﹗”黑霾一口咬定﹐不肯放松。 7v8V0Gp  
tt=JvI9>  
    長嘆一聲﹐千少一緩緩放下煙斗。“原來名滿天下的神山三色天羅﹐也是濫殺無辜之輩。我聽說﹐不得父母親口承認﹐三色天羅是不會動手。如今看來﹐是千少一誤信傳言了。” \*(A1Vk  
.0[ zZ  
    看著三人急匆匆離去﹐千少一悠然吐了一口花煙﹐隨手丟了一朵粉紅色的玫瑰入小車﹐欣然聆聽著幼兒的笑聲。 z3\WcW7|  
@Ft\~ +}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5,;>b^gXY`  
Q=+*OQV29  
~~~~~~~~~~~~~              ~~~~~~~~~~~~~~~          ~~~~~~~~~~~~~~ +5>*$L%8T`  
WLB@]JvTBY  
滔天的水花宛如被擊碎的瑯玡玉柱﹐直衝天際。水底卻傳來一聲長嘯龍吟﹐金光萬丈﹐一條龍形金光破水而出﹐直上雲端。燦爛光芒遮掩了半刻前尚余韻未消的紅藍二色氣息﹐熾熱的光焰更是將落霞湖映照得有如熔爐。 _$oN"pj  
{4%B^+}T  
造雲麒麟見情況危急﹐第一個念頭就是湖底可能隱藏著什麼一觸即發的危險異物﹐不及多想﹐連忙帶著尚自驚慟的夢雨涵﹐即刻離開了炎熱異常的落霞湖。隨後趕來的三色天羅﹐知道已經晚了一步﹐為避免接觸炎熱熾流﹐也隨即轉頭離開。 a fOix"  
XlPi)3m4/S  
藍霞當時落水之時﹐身上已然氣竭力盡﹐松開紅雲的剎那﹐也感覺到冰涼湖水浸入毛孔﹐卻抑止不住藍色霞氣繼續耗散﹔但立刻就有一股溫暖熱流涌來﹐不但阻隔了元氣喪失﹐也將身體托出水面﹐一直向上昇去。 >3v j<v}m  
iFypKpHg~  
元氣不再損失﹐藍霞穩住氣脈﹐朦朧中但見一片紅色衫袖﹐想也沒想就抓了過來﹐不顧那驚人的熾熱炎流蒸騰﹐死死將一同上昇中的紅雲抱住。 de&*#O5  
LxcC5/@\~(  
恍惚裡又聞一聲驚天龍嘯﹐遠遠天際也傳來一聲似乎是回應的龍吼。藍霞盡力想觀看究竟四週發生何事﹐卻皆被金光遮蔽﹐只朦朧中看見四週耀目星光由遠而近﹐頻頻擦身而過。 ecZT|X4u  
ry2ZVIFa  
這就是遨遊天際的感覺嗎﹖還是死亡的感覺呢﹖無論如何﹐能夠得以和至愛之人在一起﹐無論是天堂﹐或是地府﹐皆是極樂淨土。  dkr[B' n  
WaaF;| ,(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一絲清爽涼風透入﹐四週依稀可見莊嚴浩渺的牆壁梁柱﹐金光慢慢消失﹐藍霞低頭一看懷中似乎沉睡的紅雲﹐面色漸漸泛紅﹐才放心下來。一路緊繃的情緒一下子鬆懈下來﹐藍霞仰後一倒﹐失去了意識。 gYtv`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五章 +bGj(T%+'  
e\[z Q 2Z3  
背上的劇痛在一片模糊光影中漸漸黯淡﹐但全身的無力感仍然緊緊糾纏著紅雲。感覺到身下的觸感﹐他驀然驚醒。 h8ikM&fl  
N 9.$--X}D  
“藍霞﹗”驚覺自己趴在師兄身上﹐紅雲不顧全身的酸軟和痛楚﹐急急地探指他的鼻息﹐然後將耳朵貼在他的胸口。 rmzM}T\20  
&J <km  
一陣探查之後﹐祇得微弱生存氣息﹐紅雲卻不敢大意。雖說藍霞習的是寒冰系武學﹐但人體的溫度冰成這樣﹐怎麼也不能不讓紅雲焦心。費勁試圖運起真元﹐卻發現自己氣竭力空﹐半點真氣也提不上來﹐更不要說救人﹔紅雲絕望之際﹐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將師兄勉強扶起﹐靠在自己胸口。 QO-R>  
B*zR/?U^  
伸手到衣襟裡面﹐摸了半天﹐紅雲微弱一笑﹐將那個白色瓷瓶掏了出來﹐正是藍霞曾經送給他修復功體的藥丸。 }:b6WN;c  
|2YkZ nJn  
“這下應該有救了……”喃喃話語中全是欣然笑意﹐紅雲不顧其他﹐撬開師兄的嘴唇﹐將藥丸傾入。可是藍霞意識全無﹐難以咽下藥丸。紅雲沉思片刻﹐毅然將自己紅唇對上﹐粉舌伸入他的口腔﹐再用自己的津液將藥丸送下食道。 Gl4(-e'b  
n{b(~eL?  
如此送完一瓶的丸藥﹐紅雲將師兄靠著柱子半坐起﹐脫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他身上﹐起身慢慢向門外走去。虛弱的體力讓他搖搖晃晃﹐但腦中思緒已經漸漸理清。 5 aT>8@$Z^  
{DI`HB[  
落水那一刻﹐多年前自己私入神龍殿﹐封入體內的龍族秘寶神龍令本能覺醒﹐衝天而起﹐帶自己直上太虛﹐而不肯放手的師兄藍霞﹐也一並被帶到神龍殿來。 P?zPb'UVqa  
8@}R_GZc  
依靠神龍令的神力﹐兩人不但保住性命﹐並且得到了復原的機會﹐是命不該絕﹐還是此生緣未盡﹖ e13{G @  
w`N|e0G@  
放眼望去﹐在當年外星系侵族之禍已告一段落的如今﹐太虛此處已變得沉寂荒涼﹐渺無人煙﹐讓紅雲不禁觀之心酸。 cEP!DUo  
fpDx)lQ  
曾經不可一世的強大種族﹐如今頹敗至此﹐過往繁盛﹐如今盡成過往雲煙。凋零的龍族﹐四分五裂﹐就算存活也是下落不明。想自己豁盡心機仍然無法改變天意﹐反而連累師兄一起遭劫﹐愧疚之心﹐如排山倒海般襲來﹐紅雲一時心情激動﹐不能自已。 [\Ks+S  
=)2sehU/  
環視四週﹐雖然樓傾垣頹﹐但山水草木猶在。紅雲來到水潭邊﹐取來一竹筒的清水﹐回到殿內﹐再依前法將水哺給師兄。 zE~{}\J  
NB["U"1[^E  
時間緩緩流淌。紅雲擔懮看著藍霞靜默蒼白的面容﹐過往點點滴滴﹐如影歷歷﹐一股莫名感覺﹐攫住心尖最敏感的部位。曾幾何時﹐這藍色身影在自己心中﹐竟然佔據如此地位﹐讓人喘不過氣來。 yX {CV7%O  
 wfecM(  
“今生今世﹐我們永不分離。” e]1&f.K  
:Z}d#Rbl  
過往的誓言﹐無論有心或是無意﹐竟在生死一瞬﹐鏗然落現。紅雲疲倦靠坐柱子之前﹐讓師兄躺在自己腿上。  [YGPcGw  
^tw\F7  
如果此次能有一線生機﹐往後的路﹐還會沿來時的方向繼續前行嗎﹖或是…… 7lC );  
d~G, *  
空茫遙遠的思索令他疲倦﹐無力再次佔據了身心﹐紅雲難抑背後的疼痛﹐呻吟一聲閉上雙眼﹐卻引動了昏迷已久的藍霞。 d>RoH]K4  
:|Ckr-k"1e  
“啊﹗”驚喘一聲﹐紅雲睜眼低頭﹐發現自己的手被師兄緊緊握住。不及掙開﹐脫口就問﹕ “你醒了﹖感覺如何﹖” {c7ZA%T~R  
]ZkR~?  
目光緩緩凝聚在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容上﹐藍霞恍若未聞﹐關切反問道﹕“我重不重﹖”說著﹐就要掙扎起身。 Ew&pwsQ  
S,=#b 4\#%  
紅雲此時也是萬分虛弱﹐拉不住他堅持要起身的勢子﹐只得任由他去。藍霞坐起身﹐皺眉環視四週﹐“這是何地﹖你有沒有事﹖” Eeumi#$Z   
k^JV37;bl  
“我不要緊﹐你之前一直身體冰涼﹐才讓我……”紅雲一面說﹐一面卻驚覺藍霞緊緊盯著自己的熾烈眼神﹐不禁瑟縮了一下﹐將頭轉過去。 !4"!PrZDB  
%gd {u\h^  
藍霞試著運轉了一下體內元氣﹐發覺漸有恢復﹐不禁大為奇怪﹐“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積聚如此多的雲氣呢﹖” yFD3:;}  
x)wlp{rLf  
“喔﹐此地是龍族故居﹐故而終年雲霧繚繞﹐也便於讓我們修煉功體﹐所以……”看上去師兄的狀況比自己好很多﹐紅雲一陣欣慰﹐心情放松﹐隨即緩緩閉眼。 MRI`h.  
0wh4sKm[X  
“紅雲﹗你醒醒﹗”藍霞見紅雲話語未竟就閉目不語﹐連忙彎腰將他打橫抱起﹐走了兩步﹐放在殿內一角的床上。 p)dD{+"/2  
B7*^rbI:X  
“呵呵……”虛弱笑了兩聲﹐紅雲輕輕搖手﹐仿彿想拂掉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我沒事﹐有點累﹐睡一會兒。” V!|:rwG2  
/K@_O\+;Q  
無視他稍微推拒的手﹐藍霞俯下身子﹐吻上了紅雲的唇﹐急切吸吮著﹐仿彿要證實他的存在般﹐飢渴吞噬。 $$,/F  
G$eA(GE   
偏偏此刻﹐眩暈感陣陣襲來﹐毫無反抗能力的紅雲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祇得任隨藍霞放肆。 L.E6~Rv  
,y>%m;jL  
待兩人衣衫半解﹐藍霞方才意識到紅雲的不對勁﹐起身一看﹐紅雲氣息微弱﹐眼眸半開﹐眼眶中泛起薄霧﹐但目光隱約渙散。 $N}nO:`t  
FLb Q#c\  
“紅雲﹗”藍霞著急了﹐一把將紅雲拉到自己懷中坐起來﹐一手拉過他的手腕﹐焦急把脈。 w%3R[Kdzk  
Pl>BTo>p'  
“沒事﹐就是睏了。” 紅雲掙不開師兄的把握﹐本能扭動兩下﹐卻牽動了背上的痛處﹐不禁蹙眉。 <hJ%]]  
O/?Lk*r  
“紅雲﹐我們在此地不是辦法﹐你知道如何返回天宇嗎﹖”藍霞此刻不想其他﹐只想趕快讓紅雲恢復身體﹐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57G]$Q  
[i9.#*  
緩緩搖頭﹐紅雲無奈道﹕“我也不知。師兄﹐你真的想回去嗎﹖” SZ;Is,VgU4  
0xSWoz[i6~  
深深注視著懷中孱弱身軀﹐藍霞輕輕道﹕“我只想你儘快好起來﹐顧不得那許多了。” T3JM8  
3eg)O34  
“過去真是美好……”長嘆一聲﹐紅雲道﹕“我們談和﹐可以嗎﹖” nx2iEXsa  
Oi?+Z:lak  
突來的平和話語﹐讓藍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哽咽著緊緊擁住懷中虛弱身軀﹐激動不能自已。原來﹐經過毀天滅地的絕望失去之後﹐換來的竟是這般甜蜜報償。 %u)niY-g  
}#b[@3/T  
“紅雲……” y{ ?wxg9  
&&Uc%vIN  
藍霞抱著懷中熟睡的此生摯愛﹐任隨心中激蕩不休。原以為此生再也沒有親近他的機會﹐幾乎絕望的懸崖死角上﹐竟然出現了一線曙光。 l2&s4ERqSm  
d'x'hp%  
“紅雲﹐為了你﹐藍霞不惜毀滅一切……別離開我……” Xf"B\%,(`  
M<%g)jn_  
極輕聲的呼喚﹐帶著心底迫切的渴求﹐伴隨極端的熾情火焰﹐焚盡紅雲沉沉夢境。 w@jC#E\  
MYmH?A  
~~~~~~~~~~~~~              ~~~~~~~~~~~~~~~          ~~~~~~~~~~~~~~ pZ IDGy=~  
" iz'x-wy  
失望萬分﹐返回落星崖的三色天羅﹐只在現場發現一朵玫瑰﹐花床和幼兒﹐皆已消失無蹤了。 2fa1jl  
0+iaO"%  
“可惡﹗這必定是千少一聲東擊西之計﹗”黑霾氣憤不已。 R)>F*GsR  
jQV.U~25Q  
“畏罪潛逃﹐天羅捕殺不留情啊﹗”白霧也是慨然萬千。“四處搜尋吧﹗” %mO.ur>21  
|([|F|"  
三人剛待啟程﹐卻聞得陣陣玫瑰香氣﹐輕輕笑意由身後傳來。“上一代錯誤的結合﹐罪從何來呢﹖天地之大﹐處處自由地﹐潛逃二字﹐又從何說起呢﹖” q[wVC h  
5C G ,l  
輕紗隨風飛揚﹐繽紛花床翩然出現﹐有意護住小小的幼兒車。三色天羅一驚﹐轉過頭來﹐白霧首先發難。 L] syD n  
/'ukeK+'  
“哼﹗紅雲貓姬雙雙死亡﹐孽胎身份無從得證﹗”白霧迅速攔住玫瑰花床﹐“小小年紀蘊藏驚天之勢﹐不是靈胎﹐又是什麼﹖” fx"~WeVcO  
GY3g`M   
“也有可能是異數啊﹗”千少一悠然吸吐花煙。“無憑無據﹐身為先天者的三色天羅﹐不會錯殺無辜才是。” Wf}x"*  
}OJ,<!v2pc  
三色天羅彼此交換了個眼神﹐黃霢開口發話。“現在此子已成孤兒﹐幼兒在江湖獨行危險萬分﹐我們想暫時收留。” IHrG!owf  
TA~FP#.  
溫柔雙眼微合﹐千少一緩緩道﹕“善事人人可為﹐我沒意見。” -Y{=bZS u  
$#HPwmd  
話語未落﹐卻見幼兒小車顫抖靠近花床﹐千少一繼續道﹕“但是﹐小朋友有意見啊﹗” G<M X94?  
m|c5X)}-  
縷縷花煙仿彿在安撫焦躁的小孩子﹐臥花者淺笑。“不如各位割愛﹐這件善事由我來做。” b.4H4LV  
Q|CLis-  
無可奈何之下﹐三色天羅緩緩點頭。 [8Yoz1(smA  
=8p *Ijs  
“可以﹐但是在未證實靈胎身份這段時間內﹐幼兒若逃脫﹐責任歸你。” HTa]T'  
hb,G'IU  
千少一頷首表示同意﹐然後隨手丟出一枝玫瑰﹐“有玫瑰花煙的地方﹐就可以找到千少一九九九。” x,+2k6Wn!  
NCKhrDd&  
“好特徵﹗感謝你的花朵。” 黃霢拾起花朵﹐代表三色天羅接下他的承諾﹐三人遂轉身離去。 ^p2_p9  
9[9 ZI1*s  
笑著回視似乎鬆了一口氣的幼兒﹐千少一再次吸吐一口花煙﹐悠閑側身臥下。 aOOkC&%  
d*===~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小朋友﹐靈胎的旅途總是孤獨﹐你須勇敢去面對啊……” "L)=Y7Dx  
!L ({i')  
(v2.8zrJ  
第四十六章 (pud`@D;[  
vr$zYdV>  
霓虹幻彩光怪陸離的時空魔殿﹐長城之主魔空舒心笑著﹐將手中酒杯向坐在對面席上的三色天羅舉了舉﹐以表謝意。 #6'+e35^8  
=a]B#uUn  
“沒想到令吾一直頭痛的藍霞﹐面對三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魔空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Cbq|<p# #o  
;Q}pmBkqB  
“城主客氣了。” 白霧站起身來﹐微笑作答。“若非城主早年指導﹐針對藍霞雨氣功體﹐研究專門破解的招式﹐焉有今日之功﹖吾等耗費多少年的光陰﹐仍然比不上城主深謀遠慮﹐令人佩服啊﹗” KsG>,# Q  
R3<2Z0lqy  
魔空冷笑一聲﹐輕輕放下酒杯。“出身天宇之人﹐無論如何不可能完全讓吾放心。當年本城主是看中他的才華﹐才讓他身居高位﹐協助謀劃天宇霸業。可是當他的心已不在時空﹐形同廢棋之時﹐吾當然不可能任他亂走﹐壞了本城主的佈局。” X^% E"{!nU  
)2YZ [~3  
“多少年了﹐他就像本城主一塊心病﹐這次能夠借他一舉除去天宇第一人﹐兩敗俱傷﹐也是僥倖得很。” 魔空沉吟道﹐“若非紅雲逆天之舉招來死劫﹐作為天宇異數﹐吾真不知該怎樣置他於死地呢。” "+BNas^rF  
D$vP&7pOr4  
三色天羅各自默然﹐對於魔空的心狠手辣﹐不予置評。 yJMHm8OB7  
o<f#Zi  
“對了﹐你們確保雲霞皆已死了嗎﹖”魔空為求謹慎﹐再次問道。 h]w5N2$}?  
F,NS:mE  
“紅藍兩色雨氣散盡﹐落霞湖天雷一擊﹐落水的兩人﹐絕無可能生還。倘若城主尚不放心﹐不妨親自去看。” 黃霢回道。 #R#o/@|  
"{X_[  
“嗯……逆天者必死﹐根據諸方的情報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差錯。再說﹐接下來也沒有閑功夫考慮這個問題了。” 魔空嘴角微微一彎﹐眼神一爍﹐看著時空長廊盡頭﹐無邊的黑暗。 xtN=?WjVe0  
Zi4Ektj2  
“城主是打算即刻進兵天宇嗎﹖”黑霾問道。 by{ *R  
OM1pyt  
“紅雲之死﹐對天宇眾人而言﹐不啻於最致命的打擊。趁他們還未從悲慟中恢復過來﹐一鼓作氣拿下剩餘江山﹐是最好的選擇。” `(dRb  
t%'0uB#v1  
“天宇智者無數﹐城主不可掉以輕心。” 黃霢慎重皺眉。“如果有人識破你的計劃……” *9?T?S|^$F  
a=%QckR*  
魔空仰天大笑。“從一開始﹐吾就隱藏在後方﹐有誰能真正識破時空之主的行事方式呢﹖”停頓了一下﹐卻又遲疑起來﹕“除非是……” #ozQF~  
[-pB}1Dxb  
千年前的那場惡戰﹐天崩地裂﹐兩敗俱傷。金色戰袍﹐凜凜身影﹐那遠在時光盡頭的勁敵﹐此刻卻仿彿凝現面前﹐歷歷在目。魔空一時失神﹐住口不語。 j\^ u_D  
|TE\]  
半晌﹐時空魔殿寂靜無聲﹐針落可聞。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酒杯倒在桌上的聲響。 `JrvD  
f[;l7  
“無論如何﹐在他現面之前﹐可能的變數﹐都要一一斬除﹗”魔空激動握拳﹐眼神中不掩狠辣。 ud @7%%  
|-'.\)7:  
三色天羅互相對視了一下﹐很快明白了魔空的言下之意。 xy.di9  
>8>}o4Q/X  
“城主是要我們繼續追擊紅雲之子嗎﹖” P-*=e8z{  
gvi]#|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何況這個神秘者千少一九九九﹐也很有可能是天宇陣線的一員﹐日後造成的阻力﹐不可估算。趁他現在還未和天宇眾人聯繫上﹐儘早下手。” 魔空抓起流光酒液的玉杯﹐狠狠摔在地下。“不能讓天宇再有聯合起來的機會﹐趁他們現在力量分散﹐一舉殲滅。” `& (Fy  
DdG*eKC  
完全不動用過往幾十年來藍霞用強制手段改造的殺星﹐魔空啟動長城真正的精英部隊﹐開始對天宇發動狂猛的正式攻擊。 1r-#QuV#  
Zt7Gf  
~~~~~~~~~~~~~              ~~~~~~~~~~~~~~~          ~~~~~~~~~~~~~~ H5 'Le{  
wwI'n*Q'$  
面對隨時會到來的風暴﹐長生府尊不再猶豫﹐帶著紅雲遺孀夢雨涵﹐遠避江湖﹐隱藏起來。 Ac@ zTK6>  
FhyA_U%/nF  
愛子喪命之後﹐接踵而至的是摯愛辭世的打擊。同樣經歷如此痛楚的老人﹐卻明了眼前這名女性的處境﹐比自己不知危險多少倍。撇去時空長城不說﹐盲園之主的報復心理﹐也不可能放她干休。一切皆是因自己而起﹐造雲麒麟更加堅定決心﹐好好保護這可憐的女人。 qt !T%K  
GA.4'W^&a  
“雨涵啊﹗振作起來﹐面對日後的生活吧﹗”老者勉強壓抑心中同樣巨大的悽慟﹐安慰著始終不發一語的夢雨涵。  &9*MO  
G._E9  
“府尊請放心﹐雨涵不要緊……這一切……都是命啊……”雨涵眼一閉﹐淚水潸然而下。“紅雲有他揹負的天命﹐無論這結局是怎樣﹐雨涵只有支持……” b#2$Pd:(  
Ov5 *&*P  
而此刻﹐造雲麒麟身負愛子愛徒逝去的雙重打擊之下﹐心中最關注的事情﹐卻只有…… N`Q[OFe  
oO 8opS7F  
“不知道愛徒的遺子怎樣了……” $[NC$*N7  
u3XQ<N{Gj  
南嶽的隱秘山谷中﹐堪稱天宇當前兩大支柱的兩人﹐也皆是愁雲慘霧。只是相比之下﹐天皇還是在努力勸解對方。 $!-a)U,w$B  
k"V@9q;*  
“造天筆﹐我明白你與紅雲情同手足﹐只是逝者已去﹐生者還是要繼續前行﹐護衛天宇啊﹗” J BN_Upat  
lbg^ 2|o~~  
造天筆依然一身白衣儒袍﹐卻是悠然不再﹐垂頭靠窗而坐。紅雲此次遭劫﹐對他的打擊之大﹐難以想象。曾經也是無為而行﹑順應天意的瀟灑之人﹐曾幾何時﹐慢慢開始分擔某人肩上沉重的擔子﹐開始邁上某人行走的路﹐一條沒有止境﹑不能回頭的路…… ;&9A Yh.  
>FRJvZ6  
聽到天皇的勸慰﹐他沒有抬頭﹐只是隨口輕聲道﹕“天皇是認為﹐時空長城尚有伏兵﹖” Z%uDz3I\Q"  
KW[Jft  
天皇頓了一下﹐腦中一轉﹐“造天筆覺得﹐之前長城的侵略力量﹐只是藍霞方面的兵力嗎﹖” _H (:$=$Q  
V,W":&!x  
造天筆沉默以對﹐不置可否。天皇腦中漸生疑雲﹐為何眾人皆以為天宇時空兩敗俱傷的當下﹐他卻有截然不同的想法﹖無論如何﹐謹慎總是比較妥當﹐於是點點頭。 ,7{}}l  
nLfITr|5  
“看來既定的取南嶽皇血的計劃﹐也要暫延了。” 天皇道﹐“長城既然沒有終止侵略天宇﹐必定會在近期﹐盯上南嶽。” H |K}m,g  
5Tt%<#4  
“所以我們此刻前往紅雲交代的地點取皇血﹐並非好事。” 造天筆緩緩吐氣。“天宇已失大半江山﹐如今不能再有任何閃失。” 6}>:sr  
]mW)T0_  
“那依你之見呢﹖”天皇問道。 ?R ;K`f9<  
wB0zFlP  
“依魔空的一貫做法﹐不可能等到我們集結正道各派擺開架勢才動手進攻。如今時間緊迫﹐為保元氣﹐我建議天皇盡速回守中嶽﹐以免有失﹔府尊已帶著雨涵暫避武道﹐應該萬無一失﹔而我……”造天筆沉吟片刻﹐“就負責帶領下輩人﹐準備第一線反擊吧。” :le"FFfk  
dLtn,qCX0^  
天皇聽畢﹐並未立刻表態﹐一雙英眉蹙得更緊﹐欲言又止。 ]("5O V5  
/h!Y/\kI  
“天皇﹐你怎樣了﹖”造天筆以為自己的計劃尚有欠缺﹐也隨即思索片刻﹐開口道﹕“天皇是在為紅雲之子擔心嗎﹖” b3 ,&RUF  
$7 08\!  
“喔﹐”天皇回過神來﹐“沒想到滅靈胎之三色天羅﹐竟是魔空的手下﹐可見此人不簡單啊﹗” 0qV"R7TW  
).Ei:/*j  
造天筆冷笑一聲。“什麼手下﹐憑魔空的段數﹐怎能讓三色天羅俯首聽命﹖兩者只是合作關係罷了。” mh4`,N  
o5 fXe}pl@  
聞言﹐天皇更加驚詫﹐但又不好說什麼。“既然如此﹐紅雲之子有臥花奇人千少一護航﹐應該是可以放心。只是千少一尚未正式宣佈立場……” 96&Y  
]q2g[D o5  
“時局緊迫﹐顧不上那麼多了。” 造天筆思索著﹐“不過如果有機會﹐還是盡力游說千少一加入天宇陣線比較好。” J6) &b7  
V(Dn!Nz  
天皇點點頭﹐站起身來。“此事我會設法。時間差不多了﹐天皇就此告辭了。” 6}RRrYL7I  
bLHj<AX#>|  
“保重﹗”造天筆微微躬身﹐目送天皇離去。 mN9Uyz5G  
M_4:~&N$  
天宇的未來……會是怎樣的局面呢﹖ njk1x  
g7|$JevR0  
造天筆輕輕合眼﹐掩去深藏其中的一抹異彩光芒。 (;11xu  
MZ8jL,a^  
返回中嶽的一路上﹐天皇疑思重重。為何造天筆對魔空了解如此之多﹖隨口所言數樁﹐盡是眾人無從得知的東西。按說﹐自己曾經兩次入長城﹐都不能說對魔空知之甚詳﹔何況一直在二線協助防守的造天筆﹖又者﹐自從長城開始攻嶽計劃起﹐檯面上只看到藍霞的勢力而已﹐魔空完全是在後方操盤﹐不曾露出半點形跡啊﹗ PUdJ>U  
"?lm`3W"  
難道……造天筆早就與魔空有所交涉﹗ -UPlQL  
nn"Wn2ciS  
突來的念頭﹐將天皇徹底震撼。聰慧如他﹐在瞬間被自己的推測驚得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et aD  
&d`z|Gx9  
“造天筆……你文儒之軀﹐卻暗藏風馳電掣氣勢﹐真是蓋世無雙的奇人異者啊﹗” kUdl2["MZ  
`y2 6OYo  
~~~~~~~~~~~~~              ~~~~~~~~~~~~~~~          ~~~~~~~~~~~~~~ LE|*Je3a  
u I \zDR  
淒清月夜﹐烏雲籠罩。風急電閃﹐雷聲陣陣。依舊的景物﹐依然的地點﹐抹不去那絲懮愁。此刻﹐花煙伴稚子﹐一床一車﹐在林間緩行。揮之不去的三色陰霾﹐仍然籠罩在無知的幼兒頭頂。 ;,8bb(j  
p:hzLat~  
溫柔注視著天真稚顏﹐千少一輕吐花煙。 8%$Vj  
mh#dnxeR  
“小朋友﹗你必須接受父母雙亡的殘酷命運﹐也必須開始面對未來的世界。今天慶幸﹐是你的雙親帶著秘密往黃泉﹔明日不幸﹐是孤兒孤獨的夜晚。”  _`bH$  
qX GAlCq@  
仿彿聽懂濃濃愁韻的孩子﹐不禁輕輕啜泣起來﹐千少一見狀﹐長長嘆了一口氣﹐溫柔撫慰。“唉﹗懮愁的孤兒﹐千少一會陪伴你成長﹐讓你在懮愁路上更為踏實。此緣久久久……” 4<['%7U_[  
fCMH<}w  
小車鄅鄅行至落星崖頂﹐悵然仰望夜空。玫瑰花床隨後護行﹐柔和語調似在嘆息﹐又似在對小生命譐譐教誨。 -bamNw>|  
CTbz?Kn  
“落星崖已墜落一顆慧星﹐幼兒無知的小手﹐推散一朵護罩天宇的紅雲。天地不怪你……或許你正是終止雙親綿長的煩憂。你看﹐狂風怒吼﹐是誰賦予這樣大的力量﹖大雨傾盆﹐又是誰賦予這樣大的力量﹖天父地母也。今日神話與現實皆不存在了﹐獨有我們實實在在屹立在地上天下。” bHr2LhQCN  
myVV5#{  
悠揚悅耳的言語﹐迴蕩在漫天風急電閃之中﹐伴隨小車上一朵艷麗的玫瑰花﹐深深映入幼兒難忘的記憶裡。 9\/T #EP  
;9{x""  
塵世浮沉近千秋。人生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86^xq#+Uw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七章 n{pS+u z  
/4j'?hB<g  
顫抖的手指撫上逐漸冰冷的臉頰﹐幾成死寂的空間﹐只聽到一人的呼吸聲。 E7+ y W  
Z>Nr"7k  
藍霞已經竭力克制自己的恐懼﹐卻是止不住全身的顫抖。紅雲已經失去呼吸﹐軀體也慢慢冷下來﹐這和藍霞所有寒冰功體不同﹐從小習練純陽功體的紅雲﹐一旦身體變冷﹐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4E:HO\  
h2+vl@X  
之前勉力而行的那些舉動﹐已是紅雲拼著最後的生命力﹐對師兄的補償。嘗到口中藥丸氣味的藍霞醒來以後﹐自然明白了一切。 'DlY8rEGP  
+bvY*^i  
“笨蛋﹐你休想用此來逃避我﹐你欠我的﹐永遠也還不清﹗” F ]\4<  
>Vc_.dR)E  
緊緊握住紅雲的雙手﹐藍霞腦中急轉﹐思索可能的救人方法。 in-/  
G*e/Ft.wf8  
落星崖之劫﹐紅雲功脈俱碎﹐雲氣無可抑制地散掉。後來雖然神龍令出體﹐保住一命﹐但龍族秘寶吸化附體之人的精氣神更劇﹐之前紅雲認為他是睏倦﹐其實是已到極限。 q@P5c  
02&mM% #  
藍霞眉頭緊鎖﹐不是很了解龍族一切的他﹐卻記得紅雲昏睡前對他說過的一件事。 .x$+ 7$G  
3A]Y=gfa  
(“此地終年雲霧繚繞﹐便於龍族之人修煉功體……”) j& f-yc'i-  
zt!mx{l'  
不再思索﹐一把抱起石床上的人﹐藍霞衝出殿外﹐來到一處雲氣甚濃的地方。 +L*2 6ar6  
= LuH:VM&  
一踏入那裡﹐藍霞突感精神氣爽﹐靈臺一片澄澈。 fR!'i):u  
`!5 ZF@Q>e  
“原來此地是我們倆的重生之所﹐是天意不讓我藍霞絕命啊﹗” V@<tIui$  
qev1bBW  
壓住滿心狂喜﹐藍霞凝神運轉自身內元﹐點上紅雲功穴﹐準備輸送真氣給他。 B[ooT3V  
|)i- c`x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藍霞卻只覺得氣流滯礙﹐真氣怎麼也無法進入紅雲的功脈半分。凝思一想﹐難道是神龍令在體內﹐有抑制外力入侵的結果﹖ T30!'F(*,  
WA~|:S+  
“那可糟糕了﹐如果只能靠他自己來復原的話……”藍霞擔懮地看看懷裡毫無意識的紅雲﹐不斷流失著生命﹐根本無法靠四週雲氣續命。 ;JA2n\iP,  
rE[*i q,#  
“不能再猶豫了﹐唉﹗”藍霞狠下心﹐凝氣在手﹐竟是冰寒凍氣﹐“去﹗” ^~|P[}  
k}l5v)m  
輕喝一聲﹐寒氣慢慢籠住紅雲﹐封住他的三十六處功脈﹐將身體的惡化止住。 {<ymL}  
e2;19bj&  
“等到週期一到﹐他全身毛孔自然張開﹐應該就可以醒來了吧﹗” '@RlKMnN  
l%.3hId-  
抱著渾身冰冷的紅雲﹐藍霞突然流下兩行淚水。過往一切甜蜜悲傷痛苦無奈的回憶﹐剎那間直上心頭﹐化作心底最難言的情緒﹐從眼眶中傾泄而下。 cnC&=6=a<  
EUmQn8  
眼光減去平日的銳氣﹐凝望遠方一片迷茫霧氣。安靜的空間更便於他全身心的思考﹐慢慢冷靜下來之後﹐更多的思緒在腦中漸漸成形。 3zY"9KUN  
tTe\#o`  
多年的異度空間生活﹐暗無天日的磨煉﹐心無旁騖的執著﹐使他在迅速成長的文智武功之外﹐多了一份心機。 i 4lR$]@  
wx BQ#OE  
早在踏出時空長城之時﹐藍霞就已經對身邊這枚水晶球做了調整﹐屏蔽魔空方面對他的監控﹐並開啟了多年前佈下的機關。 YMad]_XOP  
qS>P,>C  
當年受聘進入時空長城﹐擔任軍師重職之時﹐藍霞就意識到日後可能面對的內部危機。畢竟自己來自天宇﹐如果時空之主一夕翻臉﹐自己則有可能再次輸得一敗涂地。 &6FRw0GX  
dgE|*1/0  
手上晶球光華流轉﹐帶來時空長城的信息。只是地處遙遠天外﹐信號不是很清楚。藍霞深吸一口氣﹐將意識緩緩輸入﹐通過在長城內部的眼線﹐一一下達指令。 S *?'y  
*-T3'beg  
(“無論是誰﹐有膽算計吾﹐就莫怪吾下手不留情﹗”) BgJ;\NV  
Y(78qs1w  
銳利至極的眼神散發著無比的自信和執著﹐滔天恨意席卷天地﹐藍霞緩緩握拳﹐渾然不覺四週氣溫已隨著他的情緒急速下降﹐飄浮空中的水氣也漸漸凝成冰花。 `;*%5WD%  
o5mt7/5[i  
當全身心投入的聯絡告一段落之後﹐疲憊的他收好晶球﹐靠坐在一塊岩石前面﹐閉目調息。 [Nr6 qxWg  
'81$8xxdY  
魔空這麼著急就對天宇發動攻勢﹐倒也符合他的個性。天宇之人將如何抵禦﹐師尊……不是﹐父親又會怎樣佈置…… lMB^/-Y  
q0jzng  
想到此生只叫了一次“父親”的那個人﹐藍霞忍不住心中的奇異感覺。生死輪迴一遭﹐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包括當年父親的所作所為。只是……想到因為父親一心的執著給他帶來的多年遺憾﹐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心中仍是一陣激烈苦澀﹐久久難以平靜。 8b !&TP~m1  
1$?O5.X:  
“如果是紅雲﹐他會怎樣呢……” Qr1%"^4  
8V`r*:\  
回思紅雲自從擔任天宇領導以來的犧牲和付出﹐他的心口﹐痛不可當。 ;$&&tEh)  
g&O%qX-  
“我不會放任你繼續做這種蠢事了……” kM*f9x  
p82&X+v/p  
輕輕的話語﹐卻是最重的一記誓言﹐在無人聽見的靜謐天地﹐緩緩化散在漫天雲霧中。 -lRXH7|X  
&`Q0&8d5  
~~~~~~~~~~~~~              ~~~~~~~~~~~~~~~          ~~~~~~~~~~~~~~ LR]P?  
HviL4iO  
太虛的生活﹐無分日夜﹐都是一樣寂靜空涼。藍霞一邊守候著毫無意識的紅雲﹐一邊通過和長城的內線多方佈局﹐更不忘增進功力﹐希冀將失去的一切﹐慢慢再抓回來。 f8L  
X8<<;?L  
經過寒氣封體﹐紅雲在雲氣瀰漫的環境下﹐身體不再惡化。等到全身毛孔自然張開的日子﹐氣血循環便迅速恢復如初﹐胸口開始緩緩起伏﹐呼吸也從無到有。 j! iimdq  
!FZb3U@  
從黑暗的意識空間中復甦﹐紅雲努力想遮掉眼前一片刺目的白光﹐卻發現身體異常沉重﹐連手都舉不起來。眼角瞥到一側盤坐閉目調息的藍衣男人﹐他的心一下緊了起來﹐連忙又閉上了眼睛。 -uqJ~gD  
c_x6FoE;L  
藍霞……藍霞……苦澀的呼喚迴蕩在心口﹐紅雲只覺眼睛一陣酸澀﹐晶亮液體順著鬢邊﹐滑落地面。 f I`6]?W  
Cd#[b)d ?^  
微微的亮色一閃﹐被恰好睜眼的藍霞完全捕捉。剎那間﹐心底涌起的狂喜被一陣惶恐淹沒﹐他的後背盡被冷汗浸透。 ;VeC(^-eh6  
zPWG^  
他為什麼流淚﹖是仍然在憎恨自己嗎﹖還是內傷在痛﹖還是…… 7ml,  
TjncW/\Z  
思及那個他想也不敢想的可能﹐藍霞呼吸急促﹐手心沁汗。 3%|LMX]M5_  
f}Eoc>n  
為了扳倒他﹐紅雲不惜打開地卷﹐同歸于盡。陰差陽錯之下﹐兩人卻得借神龍秘寶保住性命﹐難道是因此才讓他無奈悲憤﹖ aN}yS=(Ff  
Ra&HzK?  
紅雲表面溫柔和煦﹐實際內心卻是倔強絕決。將他逼上絕路﹐只能適得其反。藍霞竭力抑制自己回想那些曾有的不愉快﹐一任隨寒意慢慢滲透身心。 "639oB  
0SwWLq  
仰躺在他身邊的紅雲﹐不解地看著師兄的猶豫和失態﹐也是猜疑不定。 VT?J TW  
L0qo/6|C  
回想自己生死關頭﹐方才放下人生中一直揹負的重擔和責任﹐開始正視這份執著的追求。因為自己一再的躲避和反抗﹐讓天宇遭逢前所未有的浩劫﹐如今仍然是擺脫無門﹐難道是天意﹐要讓自己和師兄…… @ T'!;)  
.8uJ%'$)  
心中波動﹐引起長長的眼睫微顫﹐水光一閃﹐深黑的眸子對上一旁呆滯得不知所措的男子。 BOrfKtG\  
R#`hT  
藍霞此刻方才如夢初醒﹐幾乎是不顧一切地衝過去﹐將人扶了起來。 Uxn_nh  
l6:k|hrm;  
“紅雲﹐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藍霞將他抱坐在自己懷中﹐卻不敢使力﹐只輕輕圈著他的肩膀和腰。 ea3AcT6  
R,x\VX!|  
溫柔的舉動﹐小心翼翼的試探問候﹐紅雲一陣酸楚﹐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藍霞以為他在生氣﹐也忐忑起來。一時間﹐氣氛再度冷掉。 -1Yt3M&  
NYM$0v`0YK  
剛剛復甦的虛弱身體﹐撐不住多久清醒的意識﹐再度垂下頭去。藍霞雖然不語﹐但是全身都緊張關切著懷中之人的每一分呼吸﹐見紅雲這樣虛弱﹐著急萬分﹐抱起他就朝一處跑去。 <oS2a/Nd  
_=3H!b =  
這段時日﹐藍霞為了紅雲甦醒之後的復原﹐竭盡全力。在諸般事務皆難齊全的太虛地界﹐他只有盡力找尋適合療養的地理環境﹔而正巧﹐距離不遠處就是一座溫泉池水﹐藍霞讚嘆之余﹐再次感慨造化之奇妙﹐天地精華﹐對龍族諸多眷顧。雖是瀕臨絕滅的種族﹐卻因前輩者們高瞻遠矚﹐佈下諸多退路﹐得以在一次次浩劫中保存下血脈。 6vQAeuz<Fq  
zC(DigN  
“紅雲﹐你醒醒﹐別再睡了﹗”藍霞圈抱著懷中不住軟倒滑下的身軀﹐一邊呼喚他﹐一邊試圖讓他清醒過來。看樣子讓他這樣去泡溫泉﹐大概會沉底﹐藍霞想了片刻﹐弄了些清泉水來﹐自己含了一口﹐然後吻上他的朱唇。 J~V`"uo  
xqmP/1=NO  
清涼甘甜入喉﹐紅雲呻吟一聲﹐再度醒來。意識回歸﹐睜眼竟看見如此景象﹐不禁紅潮上涌﹐急急掙扎起來。藍霞一不留神﹐被他從自己唇中逃脫﹐而晶亮水漬滑下艷紅嘴角的旖麗﹐讓他再度失神。 t(?m!Z?tb  
Z=|:D,&  
“放……我下來……” 難堪地轉開目光﹐紅雲顧不得自己仍軟弱癱在他懷抱中﹐著急要擺脫他。可是一轉頭﹐卻發現了熱氣蒸騰的溫泉﹐不禁眼神一亮。 ~!E% GCyFy  
b&"=W9(V  
藍霞對他的話恍若無聞﹐卻在捕捉到他眼神那一剎那揚起開心笑容。迅速為他和自己解下衣物﹐小心翼翼抱著他走下溫泉。 r4@!QR<h  
_FeLSk.  
泉水特有的效果和溫度﹐讓紅雲立刻體溫昇高﹐精神也好了許多。只是﹐心中裝滿太多事務﹐一時間紛亂混雜﹐仍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師兄。 %E3|b6k\  
Jt43+]  
感受到紅雲的復原﹐藍霞終於鬆了一口氣﹐撐住他的手臂慢慢滑下﹐不經意地居然碰到了他的敏感處。 &Y\Vh}  
[(B A:x1  
“啊﹗”紅雲反射性地渾身緊繃﹐直覺地身體往下一沉﹐潛入水中﹐掙脫了對方的圈抱。 282 m^ 2  
# 5v 2`|)  
再浮出水面﹐已是距離頗遠的泉水池另一端。紅雲心有餘悸地微喘著﹐盯著對面的人﹐不敢有絲毫放松。 AA;\7;k{  
8E H# IiP  
藍霞頓時愕然。他沒想到﹐紅雲居然如此害怕他的碰觸。 cR 4xy26s  
/i"vEI  
“我……” 解釋尚未出口﹐對面的紅雲便急急開口。 sEt5!&  
@2v L'6  
“我先上去了﹐你等一會再上來﹗” sI, T"D?  
{# ;e{v  
看著他狼狽上岸﹐跑到一塊岩石後面整理衣物的樣子﹐藍霞突然有種忍不住要大笑的衝動。 Sir7TQ4B  
@ eqVu g  
"G)-:!H  
第四十八章 E}-Y@( [  
afqLTWU S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0t*JP  
"[L[*>[9!  
再次醒來﹐紅雲發現自己衣著整齊﹐躺在師兄懷中﹐仰望頭頂一片金色龍形浮雕﹐他明白自己已經回到神龍殿。 ,DqI> vx|  
^:5 ;H=.  
“好奇怪……”紅雲喃喃微笑。明明不是神龍族系﹐為何神聖寶殿卻一次次為兩人開啟。 3Ew-Ia%A  
RWP`#(&/&  
不過﹐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lG5BOJM  
.e!dEF)D  
“紅雲﹐我們回天宇吧。” \9geDX9A  
- U!:.  
略高的聲調讓紅雲心中泛起複雜滋味﹐思考了一會兒﹐他輕輕握住藍霞的手掌﹐慢慢收緊。 ajq[ID  
:/c=."z.  
“答應我﹐不要再執著報仇了。” {-2I^Ym 5i  
9n]z h-  
藍霞心中一緊。這段期間﹐紅雲幾乎都是昏迷不醒﹐應該不會發現他的任何舉動才是。 K{B[(](  
..UmbJJ.u  
一直以來﹐對他的要求﹐藍霞幾乎都是倍感煎熬。因為紅雲﹐始終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掩去眼中一閃而逝的光芒﹐他沉重嘆氣。 R!0O[i  
~b+4rYNxU_  
“那你也必須答應我﹐不許再和天宇有任何牽扯。” m]R< :_  
j#$ R.  
紅雲長長吐氣﹐藍霞的個性﹐倔強高傲不下於自己。如今他肯放下天大仇恨﹐陪伴自己﹐已是他的極限。 Q@6OIE  
8`Q8Mct$<  
堅定點頭﹐紅雲鄭重承諾。“今生今世﹐紅雲願意捨棄地面上的所有﹐與藍霞一同遨遊天際﹐希望師兄亦不負我。” 9eo$Duws  
Pni  
藍霞沒有回答﹐只是緊緊擁住他﹐一切感動﹐一切誓言﹐化為無聲傾訴﹐迴蕩在靜寂天地中。 U=\ZeYK.  
):; &~  
第二天﹐兩人告別了在太虛的短暫行旅﹐登上返回天宇的路程。 6]^ShOX_Z  
%Ui&SZ\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九章     6d&dB  
,l^; ZE  
從太虛回天宇﹐世所隱密的路線對龍族驕子而言﹐卻是駕輕就熟。只是尚未痊癒的功體駕馭光芒忽明忽淡的光球﹐仍然過於勉強。終於﹐在進入天宇﹐看到熟悉的賞雲棧峰頭時﹐紅雲終於支撐不住﹐光球散掉﹐兩人就這麼摔了下來。 xy)Y)yp  
CG*eo!Nw  
事出突然﹐但藍霞反應敏捷﹐功體深厚﹐一手抱著紅雲﹐一手朝地面射出氣流減緩墜落速度﹐毫不慌亂地降落在賞雲棧峰頭上。展眼四顧﹐四週雲環山嶺﹐氣象萬千﹐一層層樹林濃淡合勻﹐景象美不勝收。微微感慨﹐卻不自主就想到了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 kW0|\  
92!1I$zi  
事過境遷﹐景似心境全非。他凝視了片刻﹐抱著紅雲步下雲棧﹐找尋一處隱密山洞﹐暫作休息。畢竟在當下﹐天宇時空雙方皆以為兩人已死的時候﹐光明正大四處亂逛恐怕打亂他的計劃﹐尤其是紅雲還在養傷期間。 Kmc*z (Q  
0O<g) %Vz>  
先將紅雲安頓在山洞內面﹐藍霞想了一下﹐起身走出山洞。雖說此地人煙稀少﹐為防萬一﹐他還是秘密召來幾個手下﹐吩咐他們小心看住山洞。 va F^[/ (g  
Q]]}8l2  
雖然萬分捨不得離開他﹐但是很多待辦之事﹐迫在眉睫﹐容不得半點耽擱。於是他迅速行動﹐聯絡留守長城﹑自己培養出來的殺星﹐隨即做出每件指示。 3>Y G  
OF J49X  
等到忙完一陣﹐回到那山洞﹐已經是入夜時分了。調整一下神采飛揚的表情﹐換回凝重平靜的一張臉﹐淡漠得不見半點波瀾。可是踏入山洞內﹐與一雙在黑暗中晶亮澄澈的眼眸相對的時候﹐在他的心中﹐卻猛然被一種恐懼淹沒。 'Vq <;.A  
\ofWD{*j  
那種狂亂的不安﹐仿彿是多年前﹐在天宇鱗池旁看到那抹瞭然笑容時的恐懼。 MkgeECMf  
,e$]jC<sv2  
畢竟出自同門﹐各自的心思﹐無論多少偽裝都是無濟于事。藍霞頓了一下﹐但還是毅然走上前去。 d2`m0U  
紅雲半坐起身﹐靠著石壁﹐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嘴角微彎地看著他那仍在起伏的胸口﹐以及他急促的呼吸。 Oya:{d&=  
X`xmV!  
藍霞在他身前的地上坐下﹐伸手將他攬到自己懷裡來。沒有掙扎的舉動﹐令他稍微安心﹐得以繼續接下來說的話。 qp3J/(F  
aNLRUdc.  
“我哪裡也沒去﹐也不曾見天宇的什麼人。” s ;EwAd(  
z +,l"#Vv  
“嗯。” 淡淡的回答﹐平靜的語氣讓藍霞不知道他是什麼心思。 12qX[39/  
DuX7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平靜幾天﹐等你身體恢復之後﹐我就去和師……呃﹐父親說﹐要和你一起退隱紅塵。” kx&Xk0F_g  
1><@$kVMm~  
紅雲拉起擱在自己腿上的手﹐緩緩握住。“那……我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呢﹖” xj`ni G  
r LQBaT7t#  
明顯地感覺到身後的軀體震顫了一下卻沒有回答﹐紅雲無聲冷笑﹐松開雙手﹐推開他的懷抱﹐站起身來。 qn) VKx=  
Afa| 6zZ>  
“洞口那幾個人是做什麼的。” GcN[bH(@  
,l/~epx4v)  
空靈悅耳的聲音悠悠傳來﹐每一字都像利箭般彈在藍霞的心上﹐打入他靈魂的深處。 ;D.a |(Q  
$I*ye+a*{q  
他已經忘了和自己的約定。短短幾天行程﹐遺忘卻來得更快。 VqGmZ|+8  
1AMxZ (e  
或者……他根本就沒有將約定放在心上﹐這自己視若重生性命般的約定。 ?.Mw  
JrlDTNJj'  
紅雲驕子兩卷書﹐有著世人傳奇中的另外一個名號﹕太虛渡者算萬年。 [Q+8Ku  
 h0}r#L  
看得太遠﹑太多﹑太透﹐甚至束縛了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如今﹐還不得不束縛他人的行動。 '-C%?*ku  
*+|D8xp  
藍霞茫然看著紅雲伸向洞口方向的手指。那句話非是問句﹐他不要答案﹐只是想要一個承諾。 4)MKYhm  
E_sKDybj  
可是……這樣之後﹐他還相信自己的承諾﹖還是……他根本就沒打算將那隨口承諾當真﹖ q"BM*:W  
\AFoxi2h  
那… …他要什麼﹖ RhwqAok|lj  
D>Ij  
麻木的雙腿移動來到洞口﹐藍霞下意識地抬頭﹐仰望天空。剎那間﹐他突然明瞭紅雲身為天宇領袖﹐帶領天宇眾人抵抗外侵那段時日的心情。 vEQw`OC  
^w]N#%k\H  
烏雲密佈的天空﹐悶雷陣陣。沉重壓力﹐鋪天蓋地般壓迫而來。 FvpaU\D  
r\nKJdh;ka  
這……這就是無邊絕望的滋味嗎……紅雲啊紅雲﹐你怎忍心﹗怎麼忍心…… rXl ~D!  
' cM2]<  
不平的叫囂忍不住要衝出胸口﹐可是後面突來一聲輕輕話語﹐讓他徹底冷靜下來。 iA*^`NMaT  
pc9m,?n  
“藍霞﹐我想聽你的全部計劃。” WRa1VU&f  
uWm,mGd9  
藍霞沒有回頭﹐嘴角卻扯起譏諷笑容。 +c4-7/kE  
}E[u" @}  
紅雲﹐原來你比我還放不下。 abog\0  
dL{zU4iUR  
背信之人……又豈止我藍霞一人。 BpL7s ej7  
kp F")0qr  
~~~~~~~~~~~~~              ~~~~~~~~~~~~~~~          ~~~~~~~~~~~~~~ 6<aZr\Ufg  
DJ&ni`  
一直苦心跟蹤小靈胎的三色天羅﹐卻因為一直抓不到證據﹐只能眼睜睜看著不知懮愁的幼兒﹐跟隨臥花奇人四處遊逛天宇。不管世間多少驚濤駭浪﹐小靈胎在千少一的細心呵護下愉快成長﹐完全不顧壓在頭頂的三色雨氣的生死壓力。 mEK0ID\  
Vyy;mEBg  
這種日子過多了也會使人煩躁﹐三人之中最沉不住氣的黑色天羅開始建議是否該詢問魔空﹐可有什麼加快進展的方法﹐卻遭到黃霢的反對。 %{M_\Ae#  
q{4W@Um-  
“天宇現在全線反擊時空的侵略﹐我們在這個時候去和時空之主會面﹐無異於自暴立場﹐引來麻煩是小事﹐萬一讓千少一有了加入天宇陣線的借口﹐那事情可就大了。” t<8vgdD  
cD^`dn%$  
白霧瞇細了一雙眼﹐沉靜敏銳如他﹐依稀看見風中向他們方向飄蕩而來的一物﹐於是蹤身接住。 =[A5qwyv  
}~B@Z\`O  
“是什麼﹖” #fB&Hv #s7  
RbOEXH*]  
“似乎是一張信函﹐指名給三色天羅。” g2?kC^=z=  
++>HU{  
打開信函﹐裡面是四句話。 qW~Z#Si  
+M )ep\j  
在上逆天命﹐在下剋雙親。靈胎百日後﹐落星崖下成。 p2m@0ou  
(RXOv"''=  
白霧首先驚叫了起來。“果然是靈胎﹗這次有證據了﹗” ~rnbuIh  
C8^h`B9z&I  
黑霾皺眉道﹕“落星崖﹐原來小孽種要在那裡完成百日蛻變﹗” #6g9@tE  
V]E# N  
“沒錯﹐這不知是哪位高人給我們的提示﹐讓我們前往落星崖﹐親眼目睹靈胎的蛻變成長﹐把握證據﹐滅除禍根。” 黃霢看著未署名的信函﹐有些猶豫﹐“只是不知道﹐這是否是對方的陰謀﹖” 'YQVf]4P  
+/"Ws '5E  
“是又如何﹖”黑色天羅自負笑道﹐“普天之下﹐還能有我們三色天羅不能應付的對手嗎﹖” 0`WjM2So  
7(8i~}  
無論如何﹐剪除靈胎﹐是三色天羅與生俱來的天命。為了這個目的﹐他們已經苦等了數百年。 XK*55W &og  
h?Y->!'  
“唉﹗”黃色天羅重重嘆息。“今夜子時﹐前往落星崖。” c> SFt tbU  
ShP&ss  
~~~~~~~~~~~~~              ~~~~~~~~~~~~~~~          ~~~~~~~~~~~~~~ .qd/ft2  
bQ%6z}r  
已經三方淪陷的天宇﹐在天皇和造天筆率領眾人勉力支持下﹐於時空大軍陷入僵持狀態。雙方都略顯焦躁﹐無法推進一步的局勢﹐劇烈耗損著雙方的戰力和資源。 c<k=8P   
$ ,:3I*}be  
就天宇而言﹐無法打倒長城主帥魔空﹐也無法進入時空長城﹐完全在己方地盤開戰﹐就算保得不再失地﹐也沒辦法取勝。 aNt+;M7g`  
u& 4i=K'x8  
而對長城來說﹐無法摧破南方屏障﹐就無法觸及中嶽。停滯不前的局勢﹐大量損耗長城的資源﹐如果無法突破﹐不久的未來﹐魔空也不得不退兵﹐無功而返了。 W;Pdbf"  
9+irf^D`O  
魔空鬱悶難解地回到時空長城﹐卻見留守長城的殺星恭敬將一封沒有署名的信函遞上。 iX&eQ{LB  
yT$CImP73  
詩海石硯臺﹐金甲聖袍現。 F.rNh`44  
tfKf*Um  
詭異妖艷的霓虹剎那間映紅了魔空圓睜的雙眼﹐身體止不住地發抖起來﹐不知道是因為激動﹐或是仇恨。 E =*82Y=B  
Uzi.CYVs%  
“詩海﹐詩海……” %yyvB5Y^  
|2Krxi3*  
喃喃自語著﹐魔空突然仰天狂笑。 h+\+9^l6|  
g36:OK"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好地方﹐真是藏東西的好地方啊﹗哈哈哈……” 54lU~ "  
Pv#Oea?  
原來某人早就料到﹐有朝一日自己必然重出江湖﹐故意在入世之前借黑蟒之手﹐炸毀詩海石硯臺。經過多少次更名換姓﹐早就沒人記得他的過往了﹐何況是已經毀于一旦的舊居所﹖ l1M %   
|]M|I X8 o  
那些不能毀﹐卻必須藏匿以隱藏身份的物品﹐自然是放在那裡﹐才萬般合適啊﹗ .8 GX8[t  
\X*Es.;|x  
“來人﹗隨本城主馬上出長城﹐前往詩海石硯臺﹗” thU9s%,  
Hto RN^9  
魔空懷著與宿敵相對的意興風發﹐踏出時空魔殿﹐卻看不見身後一個角落裡﹐水晶球閃動的隱約光芒。 _YK66cS3E/  
I>bO<T`  
幾乎就在同時﹐另外一封匿名信函﹐飛入中嶽之巔。 2\4ammwT  
'!hA!eo>J  
天皇不在﹐造天筆親自拆開信函閱讀﹐更是面無血色。 2@Nt6r  
_\2Ae\&c  
子時南嶽崩﹐聖影現詩海。 O|} p=ny  
?5IF;vk  
不可能﹗魔空暫退長城﹐天皇才啟程前往紅雲生前交代的秘密地點拿取皇血﹐難道失手了﹖憑天皇的功力﹐絕不會出現這種失誤﹗ gh?3[q6  
6*aU^#Hz6  
那就是匿名信函作者故意胡說八道﹐擾亂天宇人心﹖可是下半句…… bo-AM]  
m{w'&\T  
造天筆暗暗叫苦。發信之人手段厲害非常﹐倘若今日拆信者為他人﹐也不至於心慌如此…… mfW}^mu  
%&5PZmnW  
看看天時﹐已經夜深了。造天筆哀嘆一聲﹐舉步出門﹐叫來自己的徒兒一好漢和守在門口的雙龍﹐慇切交代。 K\trT!I  
j&N {j_ M  
“等咧﹗仙仔你深更半夜一個人出門﹐一定有什麼好事﹐也不叫上我們幾個﹐很沒%數呢﹗”一好漢看出師父眼中隱藏的那抹慌亂﹐伸手做出攔阻的勢子。 d:vuRK4+  
G`e!WvC  
造天筆輕聲斥道﹕“胡來﹗什麼好事﹐為師去去就回來。你們在天皇回來之前要好好顧守中嶽﹐明白嗎﹖” <G_71J`MLC  
mx!EuF$I  
“唉﹗仙仔著急要走﹐我們也攔不住﹐不過至少也交代一下去哪﹐這樣天皇前輩若回來﹐這邊也好有個交代嘛﹗”無奈讓路﹐可是一好漢仍然不放松追問著。 T Ob(  
6/3oW}O o  
造天筆躊躇片刻﹐拋下一句話﹐隨即身形飄閃無蹤。 ufi:aE=}  
1RgERj  
“詩海石硯臺﹗” ^$AJV%3wI  
RxYC]R^78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2CF5qn}T  
 ?8/T#ox  
看著他的背影﹐紅雲突然從心底昇起一股深沉的無奈和悲涼。不是因為他的違背承諾﹐而是因為他踐踏了自己的真心。 iAr]Ed"9|  
~(;HkT  
紅雲這一生﹐因為命運的特殊﹐讓他甚少觸及感情。看世太深太遠﹐很容易心灰意冷。而藍霞﹐又偏偏是他始終不信命運安排﹐執拗付出的真實感情。 uqsVq0H  
Y6[ O s1  
“為什麼不回答……”這句話伴隨慢慢滲入心坎的苦澀溶化殆盡﹐紅雲無限悲哀地看著他高大卻有些陰沉的背影。 | 9 <+!t\  
jX; $g>P  
在這之前﹐他不是沒有想過﹐師兄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叫他就此完全放棄﹐回歸一無所有的境地﹐簡直是痴人說夢。但是他還是下了賭注﹐賭上自己的真心﹐看能不能讓師兄回心轉意。 g7;OZ#\  
M{jJ>S{g  
若不能﹐那自己就有了入世的借口﹐也可以光明正大和天宇再續前緣。 :\]qB&  
xFzaVjjP  
可是他沒想到﹐如果兩人感情一旦崩潰﹐自己固然傷心﹐卻可以繼續擁有摯友﹑夫妻和父子的親情﹐可是藍霞呢﹖ O>LqpZ  
_B?Hw[cc  
紅雲不是不知道師兄對自己的執著﹐甚至可以違逆天地﹐遇神滅神﹐遇佛殺佛…… pt%*Y.)az  
Y D,<]q%  
如果師兄也料到了這種後果﹐難道他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再次離他而去﹖ 8xb({e4  
^4~?]5Y\  
意識到這點的紅雲﹐突然臉色慘白﹐腳下一軟﹐跌倒在冰冷地上。 -y'tz,En.  
3(,c^F  
藍霞回過神來﹐轉頭發現紅雲的樣子﹐連忙跑回他身邊﹐伸手扶住他。 ^ AJ_  
)eVn1U2*z.  
“紅雲﹗你怎麼了﹖” 0<)Ep~!  
W) ?s''WE;  
還來不及查看紅雲的脈息﹐藍霞突然感覺胸口一疼﹐紅雲的氣光劍結結實實打在他身上。 z^o7&\:  
C*stj  
“藍霞﹐紅雲還是那句話﹐我不會坐視你危害天宇﹗” r`Bm" xI  
B.4Or]  
話語未落﹐紅雲提運內元﹐向洞外奔去。守在洞口的眾殺星見狀紛紛圍了上來﹐準備合擊。 o&)v{q  
aQj"FUL  
掩不住滿眼的痛楚﹐看著這些本該是天宇蔽護下無邪的少年兒童﹐紅雲舉起手掌﹐喝道﹕“不可逼我開殺﹐快讓開﹗” NpH:5hi  
wCEcMVT  
本來他有機會一擊而後走掉﹐可是深藏內心的憐憫﹐讓他猶豫了數秒鐘。 T`2a)  
?BR Z){)  
也就是在這數秒鐘之內﹐局勢翻天覆地﹐陰陽逆轉。 0O?\0k;o  
E^B3MyS^^  
藍霞本來功體深厚﹐接下只有三成功力不足的氣光劍﹐只後退了幾步﹐就恢復如初。 N *,[(q  
2Mu3] 2>  
他愣愣地看著紅雲跑出去。 Rxq4Diq5k  
[ e#[j{  
就在方才﹐他還在盡力思索﹐要怎樣安撫他不安的情緒。 pN{XGkX.  
TPA*z9n+B  
身上的疼痛隱隱散去﹐只是……止不住的心口疼痛﹐似乎是被人剖開胸膛一般﹐他甚至可以聽見自己滴下心血的聲音。憤然轉身邁步﹐他飛身來到劍拔弩張的現場。 5^N y6t  
;o?o92d  
“退下﹗” }\QXPU{UVd  
DFQ`<r&!  
喝令手下退開以後﹐藍霞迅速絕倫的身影擋在紅雲面前﹐左手凝現氣罩﹐截斷他所有逃生之路﹐右手緩緩舉起﹐強大的內力壓得紅雲連提運內元的力氣都沒有﹐只有勉力支撐住自己的身體。 Jow{7@FG  
7|k2~\@q  
胸口傳來一陣窒悶﹐紅雲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這個數日前還口口聲聲深愛自己的人﹐向自己脆弱的天靈劈了下來。 bQ-n<Lx  
XPLm`Q|1#t  
果然﹐最後的輸家﹐還是自己…… fS3%  
%3yrX>Js  
想像中的劇痛並未落在頭頂﹐而是稍微偏了角度﹐砍在左肩。 n T7]PhJ  
epI~w  
來不及將痛楚叫喊出口﹐濕熱而狂躁的吻落下﹐封住了他的全部希望。 [W99}bi$  
G_}oI|B  
紅雲不及多想﹐直覺反應狠狠咬下﹐可就在嘗到血腥味的同時﹐七支尖銳冰寒之物依次貫入自己風府﹑四海﹑委中﹑尺澤﹑曲池﹑玉堂﹑神庭七大要穴﹐巨大的壓迫和恐慌使他瞪大雙眼﹐卻在接觸到更狠厲邪佞的眼神同時﹐禁不住激烈的劇痛和打擊﹐失去了意識。 O&Y22mu  
 USJ4Z  
他從未像今天這樣﹐敗得如此徹底。 C'PHbo:  
E(*S]Z[  
曾經交人﹑交心的對象﹐一夕之間﹐變成這般。 \[ W`hhJ  
k>=wwPy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冰涼液體順著眼角滑落﹐他打個冷顫﹐緩緩睜開雙眼。 G+t zp&G@  
I5E5,{  
上面是幽暗的山洞頂壁﹐身邊放著一枚流轉光華的水晶球。紅雲看見﹐心裡一震﹐哼了一聲﹐勉力轉過頭去。 . |`)k  
AD >/#Ul  
小小的動作﹐卻差點要了他的命。左肩火辣的疼痛牽動了半身的神經﹐讓他連起身都困難。 [$M l;K  
@h\i<sh!^  
確定藍霞不在身邊﹐他試著運轉周身氣血﹐卻立即被一股強大冰寒之氣鎖住了脈道﹐打了個寒顫﹐他放棄地松開握緊的拳。 6n/KL  
nv3TxG  
雖然功體被鎖﹐但不影響苦修多年的靈思。紅雲靜心凝神﹐將意識彙向天宇關鍵之地。 r;O?`~2'4  
KVHK~Y-G  
~~~~~~~~~~~~~              ~~~~~~~~~~~~~~~          ~~~~~~~~~~~~~~ @ev^e !B  
O O-Obg^  
三色天羅依照信上指示趕到落星崖﹐果然發現崖下一個深洞﹐裡面隱隱光芒閃動。 b/4gs62{k  
bd3>IWihp  
“是靈胎正在蛻變﹐趁機動手吧﹗”  nyZ?m  
_zLEHEZ-  
三人方邁出一步﹐玫瑰花床伴隨濃濃殺意﹐由半空降下。床上之人慵懶悠閑依舊﹐可是不容忽視的壓迫感﹐強烈震撼著在場之人。 \}Kad\)  
m|[cEZxHB  
“要動手﹐就該考慮到後果。” r#d]"3tH  
n.A*(@noe  
“百日蛻變﹐是靈胎的事實已經不容質疑﹗” d;a"rq@a)  
&<) _7?  
“是靈胎﹐就無生存之權利嗎﹖”千少一輕托煙斗﹐緩緩吸吐之間﹐花煙裊裊。“恃強凌弱﹐九九九不齒也。” UJ`%uLR~  
v%QC p  
“這……”黃霢躊躇之間﹐已被同伴搶過話頭。 )5TX3#=;(G  
akQb%Wq  
“無論如何﹐今日三色天羅﹐將下手不留情﹗” 6wb M$|yFj  
}dSFv   
“唉……”千少一長嘆﹐緩緩放下手中煙斗。“真不能通融嗎﹖” ?h8/\~Dw  
w$749jGx  
    “三色天羅的畢生使命﹐請不要再插手了。”白霧淡淡勸著﹐但雙手凝氣﹐一瞬不瞬地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7KtgR=-Lb  
P d(n|t3[8  
聞言﹐千少一無奈一笑﹐旋起花床。輕幔帘霧般飄飛間﹐卻是嚴嚴實實擋在深洞之前。 WX+@<y}%  
tAb3ejCo?  
“使命……使命是什麼﹖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e XdH)|l,\  
K4^B~0~  
三色天羅詫異萬分。是何等緣故﹐讓面前的男子﹐不惜與他們對上﹐只為保護一個小孽胎﹖ Q8DKU  
`U;V-  
“因為……為了這來之不易的緣份﹐千少一﹐已經孤獨了九百九十九年……” 7VJf~\%1j  
5 d|+c<  
“是什麼緣份呢﹖”黃霢忍不住問道。 )Y?E$=M +B  
QEEX|WM  
緩緩吸了一口花煙﹐千少一沉吟。“九百九十九年前﹐千少一在他人眼中﹐也是同樣不被容於世的……異種。” QYWl`Yqf  
&0mhO+g   
輕輕一語﹐三色天羅大吃一驚﹐彼此對看一言﹐隨即不再多言﹐聯手攻上。千少一雙指夾起玫瑰﹐凝氣反攻。 .\)p3pC)  
1'5 !")r  
“玫瑰花殺﹗” ezd@>(hJ  
lqKwjJ tX  
~~~~~~~~~~~~~              ~~~~~~~~~~~~~~~          ~~~~~~~~~~~~~~ Y C}$O2  
hy:K) _  
是夜﹐天皇獨自來到一處幽暗古井﹐取出井底小盒﹐打開確認之後﹐準備返回。 7p18;Z+6>X  
 *8 ]  
行至半途﹐武功高強的天皇發現身後有人跟蹤﹐冷哼一聲﹐回身就是一招。 H/ub=,Ej*  
&J=x[{R  
跟蹤之人見行蹤敗露﹐也不再隱匿﹐卻吹起響亮口哨﹐剎時四面八方﹐出現十余黑影﹐將天皇團團圍住。 C%'eF`  
4W+nS v  
“將皇血交出來﹗” y)Lyo'`  
OL[_2m*;9p  
天皇不屑冷笑﹐“烏合之眾﹐也來奪取皇血﹖” *tT5Zt/&Sr  
,I[A~  
一邊說﹐對方已經攻了上來﹐天皇不慌不忙﹐單手應敵﹐輕鬆將對手一一打退﹐一邊繼續前進。 7M9s}b%?  
.T*7nw  
只是走了幾步﹐他突然感覺不對勁。對方人馬應該是時空長城之人﹐可是為何武功會如此不堪一擊﹖魔空是個聰明人﹐故意示弱必有意圖……難道他在南嶽﹐已別有佈局﹖ }Z\+Qc<<  
O0"&wvR+5  
心裡一緊﹐他加快腳步﹐深夜趕往南嶽山麓﹐卻沒注意到﹐方才被他打倒的“烏合之眾” ﹐又紛紛站了起來﹐重新隱沒在漆黑暗夜之中。 B Zw#ACU  
m<22E0=g  
紅雲的靈思追蹤到此﹐心下已有不祥預感。當靈思轉向南嶽之時﹐那山巔幾個面露殺氣的人影﹐將他幾乎驚得魂飛魄散。 '?!2h'  
bRAf!<3  
“是……是陷阱﹗啊……紅雲失策啊﹗” k?=V?JWY  
)5bdWJ>l  
忍不住驚呼起來﹐紅雲全身冷汗涔涔﹐被迫中斷了靈思。身為背後佈局者﹐他已經早一步﹐料知了此盤的慘敗。 mH3{<^Z6  
[ \Aor[(  
天宇眾人為避免時空長城重兵奪取皇血﹐才將取回的日子一拖再拖。可是在眾人都無提防的情形下﹐藍霞陡然出現﹐從中插手﹐以他的測算能力﹐早就交代人將皇血取走。 =j~}];I  
i@d@~M7/  
此刻的南嶽﹐又宛如空城一座﹐那嶽神石像﹐就那麼孤獨地屹立峰頂﹐只等天皇一到﹐就要步入崩塌的歷史…… HjN )~<j  
<kor;exeJ  
紅雲此刻渾身顫抖﹐心中難以克制的悲慟席卷了整個身心。只是這股悲慟太深沉太劇烈﹐致使他並未繼續靈思追蹤的行動﹐而是無力閉上了雙眼﹐克制自己崩潰的衝動。 4^B:Q9B)  
iF]vIg#h  
~~~~~~~~~~~~~              ~~~~~~~~~~~~~~~          ~~~~~~~~~~~~~~ v6?<)M%  
^A$~8?f  
詩海﹐一如其儒雅之名﹐無論四週景物人事如何變更﹐它只是靜靜觀賞著一切變化。日出日落﹐花開花謝﹐無數個寒暑輪替﹐它靜謐依然。 UJF }Ye  
FJ&zU<E  
造天筆向來閑靜柔雅的步伐今日顯得無比急躁﹐匆忙奔往石硯臺的過程中﹐甚至散掉髮髻﹐披下滿頭的銀絲。 ? 5 V-D8k  
l@YpgyqaL  
踏上熟悉的地點﹐意料之外的安靜氣氛令他不禁遲疑了片刻。小心翼翼踏入一處密地﹐翻開已經蒙塵的石匣﹐內中是一件熟悉又陌生的物品。 }c,}+{q  
+NEP*mk  
那就是傳聞之中﹐“聖影” 的金甲戰袍。 HM1y$ej  
h Tn^:%(  
想到曾經和時空之主那場惡戰﹐造天筆思及仍是心有餘悸。雖說最後是自己險勝﹐但並未趕盡殺絕的舉動﹐徹底改變了整個天下人的命運。 IA;KEGJ  
*)d|:q3  
魔空自此韜光隱晦﹐發展長城勢力﹐只為和聖影再做決鬥。 9P)<CD0  
cWM|COXL+  
“多少年的仇恨了……今日就讓它做個了結吧﹗” Jq`fD~(7  
y]\R0lR  
造天筆對著戰袍上依舊閃亮的甲片﹐將頭髮整理得一絲不亂﹐然後高高束起﹐最後披上戰甲﹐走出密室。 jW",'1h<n  
5cQBqH]  
沒有多做無謂滯留的緣故是……他已感受到某人強烈的存在。 ArU>./)Q  
"$8<\k$LGT  
“深更半夜﹐時空之主駕臨詩海﹐造天筆深感榮幸。”仍是不慍不火的語調﹐卻讓對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4/ U]7Y  
Q<``}:y|>  
“哈哈哈……”魔空的尖銳笑聲划破靜謐詩海﹐卻無法掩飾那雙已被仇恨燒紅的雙眼。“聖影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就此龜縮不見了呢﹗” Sb[rSczS~  
RN:#+S(8  
“魔勢席卷天宇﹐聖影誅魔不留情﹗”造天筆不願與邪魔多說﹐輕喝一聲﹐雙臂一張﹐吸納天地精華﹐強悍出招。 U>x2'B v  
a^5`fA/L,  
魔空毫不退縮﹐鼓蕩真氣﹐萬幻魔體瞬間提昇到最高。詭異笑聲迴蕩四週﹐“造天筆﹗面對萬幻魔功﹐你沒勝算﹗” = -pss 47  
AQ 7e  
“哼﹗沒勝算之人﹐當是萬惡不赦的魔空﹗”語畢﹐造天筆發招﹐強猛氣爆與萬幻魔功相對﹐當場炸毀了半個詩海﹐將本來就是廢墟的石硯臺更是掃得纖塵不存。 cCV"(Oo[H|  
Azz]TO  
兩人經過極招相對之後﹐功體各有折損﹐此刻造天筆壓制內傷﹐再要組織第二輪衝擊的時候﹐魔空開口了。 IL:"]`f*  
5\Y/so=  
“聖影﹐你的誅魔之路﹐將終結在今日﹗來啊﹗殺仙誅聖衛天劂﹗” 6l vx  
83l)o$S  
聽到名響天下的浩劫天地雙利﹐看見隨後而出的身影﹐讓造天筆當場壓不住傷勢﹐一口鮮血噴出。 {Rj'=%h  
FVQWz[N  
“啊~黑蟒啊……” Nyqm0C6m^  
^Q:K$!  
魔空見狀﹐得意萬分。“造天筆﹐看你為龍族奉獻一生﹐最後死在龍族之人手裡﹐有什麼特別感想嗎﹖” Z#MODf0H@  
q=1SP@;\6  
“無恥之輩﹐誘拐龍族後輩﹐令人不齒﹗” M9OFK\)  
fF[g%?w  
“哈哈哈……你說錯了﹐黑蟒又不是本城主帶入長城的﹗不過本城主一直很好奇﹐一個滅絕的種族﹐值得你如此付出嗎﹖”魔空瞇著眼睛﹐隨口問道。 C aJD*  
2aje$w-  
因為……造天筆也曾經是龍族之人…… WNYLQ=;  
ia_8$>xW+  
太過遙遠的記憶﹐很多都隨時光泯滅無跡了。當年滿懷悲痛﹐離開太虛的感受﹐誰人知曉﹖只有那一份溫柔的鼓勵﹐永遠不能忘懷的關切眼神﹐在自己支離破碎的心間﹐重新織補起希望。 0~1P&Qs<  
B=c^ma  
絕招之前﹐造天筆看不見眼前散發邪氣的惡魔﹐看不到身後無知的後輩族人﹐只隱約看見一抹溫柔的紅影。 cT0g, ^&  
&s<  
仿彿是朝霞漫天的溫柔紅色﹐那麼亮﹑那麼艷麗﹐多少次給他帶來安慰和支持的紅色……雲彩…… _gGy(`  
YYvs~?bAy  
魔空兇殘雙眼緊盯造天筆﹐“魔魂總集”出手同時﹐掀起地上一塊大石﹐扣在手掌中﹐狠狠推了過去。 #EM'=Q%TO  
7z,M`14  
造天筆拼盡全力﹐閃過身後奪命的衛天劂﹐聚集全身功力﹐向宿敵擊去。 %ej"ZeM  
+{w& ksk  
“絕魔天掌~去﹗” L wu;y@[  
` cv:p|s  
驚天動地的氣爆﹐將在場三人悉數擊飛﹐魔空驚慌穩住身形﹐一面向時空長城飛去﹔而黑蟒則不知去向。 M1M]]fT0ME  
<C{5(=X{  
造天筆卻因為避不開被轟成碎片的大石﹐全身被其劃得血跡斑斑﹐止不住向後飛去的身體﹐最後被數塊尖銳石片釘在遠處一塊山岩壁上﹐奄奄一息了。 DJW1kR  
E0pQRGPA  
~~~~~~~~~~~~~              ~~~~~~~~~~~~~~~          ~~~~~~~~~~~~~~ PYf`a`dH  
sq^"bLw  
一夜之間﹐變數乍生。本已隱居的長生府尊﹐無意間在觀星之時﹐隱約發現天際一角的藍色霞彩﹐頓時不可置信地站了起來。 vPs X!m[#  
o<'gM]$  
“怎麼可能﹖難道是霞兒他……” ^9RBG#ud  
Vi|jkyC8  
造雲麒麟繼續仰望天空﹐卻在東﹑南二方﹐同時看見星芒隕落之時﹐再也坐不住了。 3*TS 4xX  
I(CI')Q  
“怎麼可能……” ~GeYB6F  
D?'y)](  
白髮蒼蒼的老者﹐短短半刻間﹐連說了兩句同樣的話。 <XagkD  
%dU}GYL_  
下一刻﹐麒麟光形沖天而去﹐直往南嶽方向而去。 4dK@UN\  
w g1pt1 `  
而在他離開不久後﹐一身藍衣的男人﹐昂然踏入此地﹐伸手推開了夢雨涵的房門。 >?'FH +2K  
Z%R%D*f@y  
等造雲麒麟來到南嶽地界﹐眼前的一幕﹐當場讓他眼前發黑﹐幾乎無法反應。 S_CtE M  
W<L6,  
整座南嶽被夷為平地﹐曾經高峰雄偉的景象﹐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造雲麒麟心下大亂﹐怎麼也無法相信﹐讓南嶽皇血打通了脈氣﹐致使整座山脈崩塌﹐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31C]TdJ  
_YS+{0 Vq%  
悄無人跡的居所內﹐正在打坐唸經的夢雨涵﹐茫然抬頭看著站在門口的男人﹐那個讓她又驚又怕的人。 IXN4?=)I  
Nw2 bn  
藍霞面無表情﹐跨入房門﹐坐在椅子上。 8( D}y\  
|@HdTGD  
“吾這次來﹐是要告訴妳﹕紅雲是吾的人﹐妳……不配擁有他﹗” z Y|g#V-  
z)~!G~J]  
雨涵先是疑惑﹐但很快就理清了一切。緩緩斂下長睫﹐輕柔話語回應道﹕“雨涵摯愛紅雲﹐不為任何人擁有。彼此相愛的心﹐不應該強行輊梏。” bH{aI:9Fb  
rh&onp O  
“原來這就是妳的為妻之道﹖”藍霞冷笑一聲。“所以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保護和照料﹐從不考慮他的苦楚磨難﹐全是因妳而起﹗” @^%_ir(  
bSghf"aN  
“雨涵並未做什麼……” YeLOd  
,f+5x]F?m  
“妳的確什麼都沒做﹐但因為妳是他的妻子﹐所有覬覦天宇的敵人﹐都會拿妳下手﹐牽制紅雲。換種說法﹐因為妳﹐天宇陣線才屢屢被拖累﹐造成無數人的犧牲﹗”藍霞嚴厲注視著面前嬌弱得似乎不堪一擊的女性﹐繼續咄咄逼進。 9F](%/  
zFr}$  
“紅雲乃是天宇奇才﹐世間異數﹐真佛認同的天宇領導。他心胸寬廣﹐聰慧善良﹐但是卻因為妳的愛情牽絆﹐屢屢被牽制。吾坦白講﹐如果你們這樣的關係繼續下去﹐不出百年﹐紅雲會被更強悍的對手攻得死無葬身之地﹗” pQY>  
d"UW38K{  
“在妳決定愛他之前﹐是否考慮過﹐如何才能保證﹐不讓妳自己成為他踏入地獄的階梯﹖”藍霞嗤笑。“紅雲是天際特殊的存在﹐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去愛的﹗” F udD  
Fzs'@*  
說完﹐藍霞毫不停留﹐轉身出門。 $rEd5W&d!  
1znV>PO!  
背後﹐是一串無聲的淚水﹐晶瑩蜿蜒流下﹐柔弱的手指﹐絕望揪住衣裙。 A%1=6  
SEIu4 l$E  
是這樣嗎…… vWH>k+9&X  
e;5Lv9?C8  
是這樣吧…… ;NeP&)Td  
7nz+n#  
還是……等待紅雲自己的選擇罷了…… BfT,  
HJR<d&l;p  
~~~~~~~~~~~~~              ~~~~~~~~~~~~~~~          ~~~~~~~~~~~~~~ i@Zj 7#e*  
h.;CL#s  
昏睡了一個時辰﹐紅雲不堪噩夢的驚擾﹐再次睜開了雙眼。意識到這次是天宇最巨大的浩劫﹐他懮心如焚﹐卻無可奈何。好不容易翻到右側躺著﹐他盡力撐起綿軟無力的身體﹐想要站起來。 &'b}N  
i_Z5SMZ  
動靜偏大﹐引來了洞口看守的人。紅雲怔怔看著走向自己的少年﹐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Ne7{{1  
})lT fy  
“軍師吩咐的﹐你醒了就給你喝點水。一路辛苦﹐你一定很渴。” !nq\x8nU  
znO00qX  
一個裝水的皮囊遞了過來﹐紅雲一手撐住身體﹐沒有多餘的手來捧住皮囊﹐只好說﹕“不用了﹐我不渴。” eF^"{a3b  
Q; /F0JDH  
少年有些顯得不知所措﹐只好拿出時空長城的看家本事﹐上前抬起他的下頜﹐強迫他飲水。 {7>CA'>  
~x"79=!W  
紅雲驚訝看著他﹐不知道藍霞又在搞什麼名堂。清涼液體入喉﹐精神果然好了很多﹐只是少年動作有些粗蠻﹐水流灌得急了些﹐一股股都順著衣衫流了下來。 FraW6T}_  
Bq]O &>\hX  
少年見狀﹐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紅雲﹐不發一言。紅雲看著他﹐嘆息道﹕“你們軍師哪裡去了﹖” t=rAc yNM  
&vX!7 Y  
沒有回答﹐紅雲苦笑一聲﹐怎麼會企圖從他口中問出答案﹖嘆了一聲﹐依舊躺下﹐閉上雙眼。那少年見紅雲又睡了﹐也放下水囊﹐走了出去。 ~<- ci  
wrYQ=u#Z  
見對方離開﹐紅雲才深呼一口氣﹐試圖從安靜的空間中尋找理智﹐理清當前局勢。可是突然襲來的一陣暈眩﹐讓他心中暗叫不好— IW o~s  
ai jGz<  
那水裡有藥﹗ .Pes{uHg  
d5"EvT  
雖然心裡把藍霞罵了個天翻地覆﹐紅雲還是無可奈何。看來他這次的行程要略長了﹐希望他返回的時候﹐不會直接一掌斃了自己…… SM+fG:4d  
Ygi1"X}  
回想當時﹐他差點就擊在自己天靈﹐為什麼又偏了方向﹖是因為他心中仍然是愛著自己的嗎﹖ qmeml_(W  
|zq!CLjD@  
為自己的念頭自嘲了片刻﹐紅雲明白﹐師兄從小氣性就大得很﹐稍微不遂他意﹐必定要鬧得天翻地覆﹐也正因此﹐當年長生學府裡﹐沒幾個人願意答理他。 `]P5,  
p <=%  
想到師尊也是無可奈何﹐想要藉機磨煉他的脾氣﹐卻鬧到整個學府關門算完事。 YOV4)P"  
Z/kaRnG[@t  
這次看來他是早有準備﹐只是故意尋舋﹐挑起他毀約的藉口罷了。那他為什麼對自己…… 1DLG]-j}  
NS4'IR=;E!  
想到自己拼命打出的那一掌﹐紅雲自己也是懊悔不迭。 pJIE@Q|hi  
prEu9$:t  
自己非到必要﹐是從來不會魯莽行事﹑衝動下手的﹐何況在毫無把握的情形下﹖ M:Y*Tb6w  
+1Rr kok  
當時明明就可以避免極端相對﹐為什麼自己的冷靜﹐剎那間消失無蹤了呢﹖ ^I<T+X+<  
O| J`~Lk  
還是……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安排﹖ .k,Jt+  
L\m!8o4  
線索快要理清的時候﹐藥性越發濃烈﹐紅雲難忍疲睏的侵襲﹐再次墜入無邊黑暗之中。 TDFO9%2c  
D5!K<G?-K  
這次的夢中﹐虛無一片﹐除了滿滿的孤寂和黑暗﹐什麼都沒有。 M"5!s,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五十二章 GL 5^_`n  
r2SJp@f  
離開父親和雨涵隱居之地﹐藍霞不做停留﹐直往時空長城而去。內心的冷笑﹐在看見依然緊閉的時空城門時﹐竟然脫口逸出。 6mBDd>`0  
I[=Wmxa?r  
筆直走入熟悉的時空長廊﹐藍霞沿著淡淡血腥氣味﹐來到長城魔殿。隨著他身影清晰的凝現﹐正在盤坐療傷的魔空猛然睜大了不可置信的雙眼﹐他無法理解﹐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怎麼會若無其事地站在他面前﹐嘲笑他的失勢﹖ ~)wwX:;B_  
]D{c4)\7C|  
“你……”魔空一時失神﹐盯著對方﹐說不出話來。下一刻﹐藍霞已經慢慢靠近。 4\1wyN /}M  
B9LSxB  
倉促之間揮出一招﹐卻被藍霞輕易擋住﹐“魔空﹐以你的聰明﹐應該明白我今日為何回來。” K=tx5{V  
oE!hF}O  
“時空長城是吾魔空的勢力﹐你若敢輕舉妄動﹐恐怕後果堪慮﹗” }2Cd1RnS  
i$[,-4 v  
看樣子是來者不善﹐魔空一面暗自凝氣﹐一面準備召喚手下前來。 3q#"i&  
C!7U<rI  
藍霞譏諷一笑。“不用喊了﹐我們兩人要算的帳﹐何必搞得像全城集會一樣熱鬧﹖” 0):uF_t<  
rT flk  
魔空警惕不語﹐藍霞見狀繼續道﹕“吾一直很好奇﹐萬幻魔體究竟能發揮到何等地步﹖還是說……詩海一戰﹐吾已經沒機會再見識你的頂峰狀態了呢﹖” TwM1M["3  
NWJcFj_  
“是你﹗”魔空回想那封信﹐又驚又恨﹐不禁緩緩後退﹐後悔不迭。藍霞智計過人﹐只是自己大意﹐沒想到他會突然死裡逃生。 66~e~F}z  
O1?B{F/ e  
“是上蒼要吾結算過往舊帳﹐你也拿出一城之主的氣魄出來﹐好好發揮吧﹗”藍霞無聲輕笑﹐等待魔空出招。 ^91sl5c8yD  
:3a&Pb*PL  
魔空明白了﹐原來藍霞很早以前就一直在為以後鋪路佈局﹐以免哪天生變﹐全盤皆輸。包括當年提議用時空星盒造就殺星﹐也是對思想單純的兒童灌輸從屬意識﹐便於控制利用。想到此﹐他不再考慮﹐轉身向長城內殿逃去。 ;'=VrE6  
e86Aqehle  
藍霞冷笑一聲﹐迅速跟進。在某處狹窄回廊中﹐魔空突然轉身﹐一招“暴雷擊” 打回﹐卻被藍霞隻手推回。 rWoe ?g  
YKP=0 j3,  
“這種集中一點的攻擊﹐在狹窄地道不可行。一旦對方功力強於你﹐你會被反傷自身。” 藍霞朗朗解說﹐瀟灑逼近。 S}.\v<  
v#<\:|XAg  
時間緊迫﹐況且詩海一戰以後﹐魔空功體損耗巨大﹐當下情形並不是使用萬幻魔體的時機。藍霞一再暗示他要見識魔功威能﹐必定別有陰謀。 MV0<^/p|  
W il{FcHY  
想了想﹐魔空不再猶豫﹐左手輕抬﹐右手納氣﹐剎時內室生風﹐平地降雪﹐正是“急凍梅花﹑雪裡不凋” 雙式。 /rIm7FW)  
g|ql 5jW  
藍霞見狀﹐也使出相同的寒冰之招應對。掌到功發﹐魔空卻只覺得一股熾熱暗流﹐由自己丹田深處涌出﹐剎那間冰火交集﹐全身筋脈傳來碎斷的痛苦﹐不可置信地瞪向對方﹐“你……” v7 8&[  
ATMc`z:5T  
“不用驚訝﹐你忘了北嶽之戰前﹐你被天皇的極炎之招打中﹐回來以後吾為你療傷的經過嗎﹖”藍霞居高臨下看著痛苦掙扎的魔空﹐淡淡開釋。 hz< |W5  
Z$!C=  
北嶽戰前﹐那次不是紅雲的佈局﹐調來天宇強將來圍攻自己嗎﹖ h'B9|Cm  
OlEpid'Z  
“當時我一眼看穿紅雲的計謀﹐他是要我在進攻冰寒北嶽之前﹐在你身上折損一半功力。” 藍霞扯起一邊嘴角﹐“你覺得﹐我有可能這麼笨嗎﹖” <TI3@9\qXE  
Az U|p  
魔空瞭然。畢竟當時﹐是藍霞事必躬親進行進攻天宇的計劃﹔統掌大局者﹐當然懂得其中的取舍。為本來就身在後方的自己折損功力﹐完全是得不償失的做法﹐他怎可能去做呢…… E x_L!9>!  
C!!mOAhJ  
“你大概猜對一半﹐除了你的自知之明﹐還有一點﹐就是……”藍霞玩味地笑了。“我畢生摯愛﹐好不容易想出來的策略﹐我怎麼可能不幫忙捧場呢﹖” T$ H2'tK|  
T@(6hEmP,  
想到藍霞﹑紅雲在長城共處那幾個月﹐魔空差點氣得背過氣去。曾經在長生府尊面前極盡嘲諷之事﹐就是為了羞辱他﹐沒想到自己明明看見這點﹐卻仍是落入他的圈套。 cwu$TP A>  
KU+( YF$1  
“那時候的炎火氣並未清除﹐我只是以某招強行壓下﹐如果你此生不再遇到此招﹐也許能夠長命百歲下去。”藍霞笑道﹐“只可惜﹐唯一的保命符﹐你棄而不顧﹐實在怪不得我翻臉無情。” yDd=& T   
=a?a@+  
“你……”魔空艱難開口﹐“你是準備﹐拿我的腦袋﹐換取天宇的原諒了﹖” `Uz s+k-]  
:~t<L%tYF  
藍霞聞言﹐突然大怒。“是天宇對不起我﹐何來原諒之說﹗” `6rrXU6|  
"w*@R8v  
話語未落﹐藍霞狠擊一掌﹐將魔空身體爆成碎粉﹐散落得到處都是。 |.j^G2x  
7}<Sg  
回顧自己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地方﹐藍霞卻毫不眷戀﹐轉頭離開。 G3H#XK D  
(JevHdI*V  
和長生學府一樣﹐如果沒有了那個人的存在﹐就不再值得留戀。 5\VxXiy 0  
3QCMK^#Z:  
~~~~~~~~~~~~~              ~~~~~~~~~~~~~~~          ~~~~~~~~~~~~~~ N\_( w:q  
%v]7BV^%6  
天色微明﹐造雲麒麟難以接受天皇遭難的打擊﹐足足平靜了數個時辰﹐方才顫抖著開始凝神靜思。 XK1fHfCEa  
Qn *6D  
霞兒竟然逃過死劫﹐當時心情太過悲慟﹐竟然在他的氣息消失天宇之後﹐認定他已經霞散大地。如今他既然回來﹐那……紅雲呢﹖ DXKyRkn6e  
0;vtdM[_  
“哎呀﹗事情不妙了﹗”府尊想到兩人針鋒相對的個性﹐如今藍霞狠心報復天宇眾人﹐紅雲豈有不攔阻之理﹖ N%O[  
2[.5oz`  
可是一夜過去﹐天宇似乎大局底定﹐那……是紅雲失手了﹖ a ]>VZOet  
mDZ=Due1  
想到藍霞曾經如何狠心對待紅雲的經過﹐府尊心驚膽戰﹐屏息焦急搜尋天宇各處。紅雲的氣息已經異常微弱﹐但府尊多年修為﹐仍是終有尋獲。 lNHNL a>W  
GUKDhg,W  
當造雲麒麟急急來到某處偏遠地帶的山洞之前﹐整顆心剎那間崩碎。 h>dxBN  
gC0;2  
“紅雲啊……” xYmdCf@H  
_~ v-:w  
憤怒的氣流隨手擊出﹐將圍上的時空殺星格殺殆盡﹐府尊快步走入陰暗山洞深處。 h:f;mn?x  
K~USK?Q%  
“是……是師尊嗎……”微弱的話語幾不可聞﹐斷斷續續的氣息﹐造雲麒麟又驚又氣﹐連忙走近前來查看。 _=uviMuE  
9KXym }  
“是為師﹐雲兒﹐你受苦了……”彎下身去﹐造雲麒麟仔細查看愛徒的模樣﹐話語中滿是心疼。 YQ52~M0L  
o5>/}wIf  
左臂軟軟搭下﹐顯見是已被折斷。全身冰冷不能輕易行動﹐可能被藍霞的武功打傷。被關在山洞中﹐沒有及時治療﹐眼見情形逐漸惡化﹐府尊一時間哽咽不止。 # 2d,U\_  
#`vVg GZ&  
“你怎麼了﹐雲兒﹖”造雲麒麟繞到他右側﹐小心翼翼將他扶坐起身。 0X.TF  
~+<<bzY  
“師尊……徒兒讓師尊擔心了……能夠再見師尊一面﹐紅雲死而無憾了……”紅雲虛弱抓住師尊的衣襟﹐艱難訴說。“師兄在那水裡下了迷藥﹐用貫入寒氣的金針﹐鎖住徒兒七大要穴﹐才……才會如此……” THJ 3-Ug  
9-b 8`|s  
話語未落﹐造雲麒麟忍不住發抖道﹕“他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忍心……” M]1;  
t{~@I  
“天宇……天宇危急啊……”一陣昏眩襲來﹐紅雲手一鬆﹐再次不省人事。 (e(Rr 4  
I:nI6gF  
~~~~~~~~~~~~~              ~~~~~~~~~~~~~~~          ~~~~~~~~~~~~~~ )]wuF`  
!Pw$48cg  
陡逢變數的天宇時空﹐各自沉浸在令人不安的沉悶氣氛中﹐幾乎無人注意到﹐一直覆蓋著天宇天空中的濃厚烏雲﹐已經消散無蹤。美麗的朝霞漫天綻放﹐金色朝陽光輝灑照大地﹐天宇終於迎來了真正光明的一天。 ]s _@n!  
:xM}gPj"  
雖然已經卸下沉甸甸的重負﹐藍霞的心情並沒有半點輕鬆。他不敢去想﹐現在自己出現在那個人面前﹐會得到怎樣傷人的反應。 `6P?G|'   
M</Wd{.g"  
一路躊躇的腳步﹐在接近那個山洞的時候﹐轉為驚訝。 7g5@vYS+  
|!oXvXU  
滿地的屍體﹐讓他不得不做下最壞的打算— =C#*!N73  
":V%(c  
是天宇的人﹗ c88_}%h?(  
M"B@M5KT  
急促的腳步奔入﹐卻在看見一襲白色儒袍之時﹐怔怔立於當場。  ER_ 3'  
XwtAF3oz  
是……父親。 kAeNQRjR  
"(<%Ua  
“父親﹐我……”藍霞欣喜重生後再見至親﹐可是府尊面上冷漠的怒氣﹐讓他一時間張口結舌。 a/ b92*&k  
! j{CuA/  
視線越過府尊的身後﹐紅雲仿彿失去生機般躺在地上的模樣﹐更讓他忍不住衝上去的衝動。偏偏此時﹐造雲麒麟開口了。 W=3? x  
ac|/Y$\w  
“我不記得我有個殘忍狠毒的兒子。” T RDxT  
%uua_&#)  
藍霞怔住了。好久好久﹐才想起來﹐父親也是天宇正道的一線人物嘛。 1#]B^D  
&5d\~{;  
輕輕笑著﹐他儘量維持面上的無所謂。“你不想認我了﹐當時又何必來見我臨死前最後一面﹖” TywK\hH  
W1hX?!xp!  
造雲麒麟不去搭理他﹐轉身向紅雲走去。藍霞見狀﹐急忙也移動身形﹐去看紅雲的狀況。 5*Btb#:  
-8/JP  
“你站住﹐不許過來。” 府尊冷冷吩咐。 k&!6fZ)  
JDKLKHOMZ  
“父親﹐讓我看看紅雲﹐他……”藍霞跟在府尊身後﹐無視他的命令。 l77'Lne  
^iuo^2+  
造雲麒麟停下腳步﹐猛然回頭﹐一巴掌打在藍霞臉上﹐將他打得偏過頭去。 %P;[fJ `G  
*y?[ <2"$  
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挨父親的打。臉頰火辣辣地疼痛﹐視線卻被躺臥地上的人驚得無法移開。 .+HcAx{/2  
FD))'!>  
紅雲的衣衫上血跡斑斑﹐氣若遊絲﹐整個身體因為疼痛微微蜷縮﹐好看的眉毛也蹙了起來﹐眼睫上隱約水光閃動。 %7 /,m  
fq=:h\\G  
難言的痛楚從心底爆開﹐藍霞抑止住身體的顫抖﹐不發一語﹐轉頭離開。可是剛邁了兩步﹐身後傳來府尊嚴厲的聲音﹕“站住﹗想這麼一走了事嗎﹖” {l@WCR  
_CL{IY  
藍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艱難轉身。“要我做什麼﹖” 6`Lcs  
]q&tQJ/Fa  
“把你師弟帶上﹐跟我回去﹗” R B%:h-t4  
l/ QhD?)9  
第五十三章 8RU.}PD  
s*.3ZS5  
天亮了。 I3PQdAs~&h  
K'V 2FTJI  
在寒冷﹑孤獨和懮慮中難熬的一夜﹐終於結束了。 `6}Yqh))  
#Skj#)I"  
天明也不見任何一位前輩回來的一好漢﹐感到事情不對﹐匆匆交代了身邊的朋友一下﹐就趕往詩海石硯臺。 m@[3~ 6A  
S2Vxe@b)  
“仙仔啊﹗你可千萬不能漏氣呢﹗”拼命在心中祈禱﹐一好漢一路飛奔﹐心中卻暗罵糊塗的自己﹐居然對師父的反常情緒﹐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5T$8^K  
~2(]ZfO?>H  
    “唉﹗應該和你一起過去的……” TA|s@T{  
ki#bPgT  
接近石硯臺的時候﹐看見四週支離破碎的山石樹木﹐他發現事情嚴重了。滿地的驚人瘡痍﹐都不是一般高手對戰所能造成的。 u-:MVEm  
KGD'mByt"  
一片混亂中﹐他焦急呼喚。 8O9Gs  
J 3B`Krh  
“仙仔﹗你在哪裡﹗孽徒來晚了﹐你在哪裡啊—” M9DgO4xl  
hX3@f;[B2  
尋人的叫喊聲﹐在看見不遠的石壁上的情形時﹐轉為悽厲驚叫。 7DZTQUb"  
`,P >mp)uU  
“師父啊— ” q~M2:SN@X  
MnS+nH!d  
數十塊尖銳石塊碎片﹐釘在造天筆四肢全身﹐鮮血汩汩流下﹐染紅了整個石壁﹐在地上蜿蜒流淌。 fK"iF@=Z`  
_JA:.V^3gm  
顧不得許多﹐一好漢兩三步衝上前去﹐拔去石片﹐將師父小心翼翼地抱下地來﹐然後拼命將自己的真氣輸入他體內。 bJ6p,]g  
“你不能死﹗不許死﹐快睜眼看看﹐我在這裡……”心中的吶喊化為口中不止的嗚咽﹐一生不流淚一好漢﹐在面對這般模樣的師尊之時﹐忍不住撕裂胸口般的劇痛﹐眼中淚水大顆落下。 TL'0T,Jo  
wV>c" J  
直到感覺懷中人微微的顫動﹐一好漢才放任自己的心疼和氣憤﹐鋪天蓋地般傾瀉而來。 V)h y0_  
tgB=vIw?3  
“是誰﹗是哪個不要命的﹐敢這樣對你﹗”雖然是怒氣衝天﹐但依然是溫柔抱著他的師尊﹐不敢用過大的嗓音﹐驚動到他的傷勢。 *6P'q4 )  
&(7$&Q  
造天筆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了眼前年輕的面龐。自從踏入江湖﹐這個唯一的徒兒﹐陪伴他度過無數寒暑﹐無數風波劫難。在他的面前﹐一好漢收斂年輕人狂傲個性﹐尊師重道﹐刻苦學習又不忘時刻照顧他。 p#=;)1  
^cn@?k((A  
雖然當初﹐是因為懷疑他是龍族後輩﹐才破例收他為徒﹐可是一路坎坷走下來﹐自己竟然發現﹐他已經成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而追尋他的身份﹐反而變得不再重要。 "k, K~@}  
4DM*^=9E  
“一……一好漢……”造天筆艱難開口﹐聲音卻是輕不可聞。即使如此﹐難捱的劇痛﹐仍是在寸寸噬咬著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 `S$sQ&  
N|<bVq%  
萬幻魔功威力驚人﹐夾雜的驚人腐蝕力穿腸透骨﹐造天筆雖然已經盡力壓下﹐但隨著血液不斷流失﹐已經無力守住最後一道防線。 ^)<w*iqBD  
6]ZO'Nwo  
“仙仔﹐我在這裡﹐我來晚了﹐啊……”沒有停止手中輸送真氣的動作﹐一好漢任隨淚水傾泄而下﹐掉落在師父的臉上﹑身上﹐也沒有伸手去擦一把。 32^#RlSu8  
Ld~q1*7J  
“不……不怪你﹐這是……宿命之戰﹐避……避不了……”聲音越發微弱的造天筆﹐明白自己大限將到﹐不捨的眼光流連在此生唯一的徒兒臉上﹕“一好漢﹐我死之後……將我葬於詩海……石硯臺……感謝…… ” uJ 8x  
p6Gcts?,  
“仙仔振作﹗一好漢拼盡全力﹐也要救治你﹗”一向遇事冷靜瀟灑的硬漢﹐此刻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淚流滿面﹐只是不斷為師父輸功。 U(Z!J6{c  
zi.mq&,]R  
這世上﹐可有私心可以保住的生命嗎﹖當年的自己﹐何等灑脫﹐看淡生死﹐灑脫人世別離。迷茫的目光中﹐他隱約看到了皚皚白雪世界中﹐那一抹微笑的鮮紅…… =f `=@]  
%qi%$  
(“喂﹗少年仔﹐眼淚若是滴下來﹐一生不流淚一好漢這個名字﹐就要丟落汪洋大海﹗”) yW`e |!  
RY<%'\A`~  
(“先生﹐是風飛沙﹐是沙子飛到眼睛裡……”) D )gD<  
*(Ro;?O,pi  
彼時同樣悽苦的心境﹐被冰天雪地的嚴寒暫時麻木了。而今日的痛失﹐讓他壓抑多年的心酸悲苦﹐一併爆發出來。 WGMb8 /{$P  
~ k<SbFp  
他不要尋仇﹐也不要在武道走踏了﹐只要能平安守著他的老師﹐他寧可放棄一切……只是﹐老天偏偏不給面子哩…… 73)Ll"(  
9 rS, ?  
“此生……得徒如你﹐為師……無悔……”艱難吐出最後一個字﹐造天筆七竅噴血﹐倒了下來﹐闔上了雙眼﹐再也不能回應愛徒傷心的呼喚。  Fs)  
snq;:n!   
“老師﹗老師啊……”一好漢怔怔地抱著已經變冷的身體﹐空洞的眼神喃喃訴說。“孽徒還沒有告訴你……算了﹐人在江湖﹐免不了會去那個地方。總有一天還會相遇﹐什麼話就留到那時候吧﹗” :q;R6-|.  
OfJd/D  
不知過了多久﹐四週傳來淡淡玫瑰香氣﹐喚回了一好漢的意識。 ?Q?598MC  
--A&TV  
當旋飛的花床來到詩海﹐所見只是一座尚未鐫字的孤墳墓牌。臥花奇人長嘆一口氣﹐降下花床﹐默然無語。 ^Et ,TF\  
}<&d]N  
此時此刻﹐祇想和師父獨處的一好漢看見來人﹐滿臉沒好氣﹐譏諷道﹕“你來晚啦﹐精彩的沒看到。” K"^cq~   
0R4akLW0  
千少一吸吐輕煙﹐注視墳墓甚久﹐然後左手舉起一支玫瑰。這個再輕柔不過的舉動﹐卻引起一好漢極大的反應。 XmlIj8%9[&  
{#9,j]<  
“喂﹗在死人墓地前面玩花草﹐很沒%數呢﹗你……” 5W{hH\E _5  
QoWR@u6a  
話語未竟﹐一支粉紅玫瑰﹐插在墳墓之上。輕風吹拂柔嫩花瓣﹐顯得清麗雅然。一好漢一時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疑惑地看著他。 2qXo{C3  
.:[`j3s)Y  
只見千少一再次伸手﹐又一支玫瑰舉起。前後九次﹐在墳墓上面插上玫瑰。 gb(#DbI  
y;r"+bS8  
“天宇鱗池的池水﹐連接生命之源。此後百天之內的每天﹐取那裡的水來灌溉玫瑰﹐保持玫瑰不枯萎。若能做到﹐造天筆重生有望。” 8,y{q9O  
vnZ4(  
淡淡幾句交代完畢﹐千少一不再多言﹐花床再度昇空。逐漸淡去的玫瑰香氣中﹐懮愁哀韻緩緩漾開。 \ j:AR4  
:P,2K5]y  
“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3(o7co-f  
fyrd `R  
一好漢痴痴望著迎風微顫的柔弱花瓣。 2+Zti8  
!xymoiArp  
“仙仔﹐徒兒雖然哪裡都不想去﹐只想在此地永遠陪伴你﹐可是可能的一線生機﹐徒兒不能放棄。唉﹗雖說習慣了守墓的日子﹐這邊還是希望能再見到仙仔一面啊﹗” .jaZ|nN8`  
#// %&k  
擦干眼淚﹐一好漢起身﹐向天宇鱗池的方向走去。 C#h76fpH  
#fN/LO  
~~~~~~~~~~~~~              ~~~~~~~~~~~~~~~          ~~~~~~~~~~~~~~ \imp7}N  
g&kH'fR8  
    複雜的心情﹐牽動了紛亂的腳步。藍霞不時看看手中抱著的人﹐不忍他痛苦昏迷的樣子﹐又害怕見到他醒來之後﹐憎恨的目光。猶豫的心情翻攪不再平靜的心湖﹐他越走越慢﹐距離造雲麒麟越來越遠。 .aJ%am/:%  
ee^4KKsh\  
    這個世上﹐他寧可被所有人憎恨﹐也不願在那人眼中﹐看見一點厭惡。 |eF.ZC)QWh  
Yw1Y-M  
渾然不覺自己憑著先前走過的路來到那隱居之地﹐藍霞只是木然跨入門檻。 F^]aC98]1  
+[_gyLN<5b  
無奈看著藍霞﹐府尊閉了一下眼平息心中的情緒﹐隨後道﹕“你去後面﹐好好給他包扎一下。” yi|:}K$  
j3LNnZY  
“我知道。” 藍霞平板應道﹐轉身向院內走去。 NN11}E6  
ey*,StT5a  
看著藍霞的腳步頓了一下﹐然後快步走遠﹐府尊暗嘆一聲。 ]`K[W&  
%]!?{U\*k  
自從回來﹐就不見夢雨涵的蹤跡。造雲麒麟心內早有猜測﹐卻無可奈何。看著藍霞並未跟隨自己的腳步﹐卻能準確走來此地﹐可見他不是第一次來此了。根據他的性格﹐應該不至於對一介女流下毒手﹐否則也不會在當年放走被禁時空長城的雨涵。只是……她現在究竟去了哪裡﹖ H(?e&Qkg  
GBW 7Y  
府尊暗自盤算﹐隨即走到夢雨涵的房間﹐仔細搜尋可能的線索。 @BXaA0F4  
>j- b5g"g  
夢雨涵是個溫柔細心的人﹐此地隱蔽不會有人發現﹐既然藍霞不會對她動手﹐那她必然是自己主動出走。現值亂世之秋﹐她若出門﹐必定留下字句﹐以免別人為她擔心。造雲麒麟想到自己一子一徒給這樣柔弱溫靜的女子帶來的莫大傷害﹐不禁黯淡了雙眸。 s<,"Hsh^CR  
v=>3"!*  
“長生學府欠天宇太多了……” pj+tjF6Np  
]a=l^Pc(xN  
抱著紅雲﹐藍霞快步走向院落深處。此時此刻﹐他祇想爭取兩人獨自相對的時機。雖然傷害已經造成﹐但是希望通過解釋﹐紅雲會原諒他的一切作為。 GajI\_o  
tpE3|5dZF  
熟悉的院落佈置﹐隨著他的腳步在腦海中越顯清晰的畫面重疊﹐他不禁楞住了。那個他永遠都不想回憶的地方﹐為什麼此地的佈局﹐會和長生學府如此相似﹖ 6kC)\ uy  
=^by0E2  
甚至……面前那棵梧桐樹﹐雖然沒有學府那棵高大﹐卻也不小了。右邊是一個小水池﹐池中有水蓮花﹐下面還有紅色的金魚…… bje' Oolc  
j~.u>4  
直到此刻﹐他再也不能不承認﹐他再厭惡長生學府﹐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地方﹐一直都是長生學府。 /CbkqNV  
so'eZ"A:  
人若一直活在回憶之中﹐就容易變得消極頹廢。可是伴隨他長年黑暗時空中生活的﹐偏偏就是這些點滴記憶。藍霞苦笑一聲﹐緩緩推開那扇熟悉的門扉。 *50ZinfoG  
h ;jsH!  
把懷中人輕柔放上床鋪﹐他暗嘆一聲﹐轉身去找藥水繃帶之類﹐準備先將他的傷勢處理好—被他重擊之後的傷勢。 /%;/pi  
/lru"R D  
之前狠然一掌﹐他其實並沒有成心下手﹐但出手的力道﹐能收回的有限﹐冷熱交擊之下﹐將紅雲的上臂骨生生斷成兩截。 m8p4U-*j  
0 oQ/J:  
“還好肩胛骨沒碎……” ,d5ia4\K  
)|Jr|8  
藍霞喃喃自語著﹐準備動手接骨之際﹐忽然聽聞這麼一句﹕ 95VqaR,  
2AmR(vVa"  
“先把金針拔出來。” :%pw`b, =V  
c'S M>7L  
藍霞驚訝抬頭﹐看著仰躺床上的紅雲。 !SN6 ?Xy  
:3:)E  
“你醒了﹖對不起﹐我……”他急著想解釋﹐卻換來對方一記冷漠眼神。 X9SJ~n  
:K?iNZqWN6  
“快把金針拔出來﹐然後出去﹗” j_hjCQ  
e_\SSH @tw  
“不行﹗我先得用繃帶把你胳膊固定上﹐否則會廢掉﹗”藍霞也毫不鬆口﹐固執地看著他。 -B",&yTV  
cS+?s=d  
他居然這麼快就醒了﹐果然是頗有實力的天宇領導啊。藍霞微笑著拿起醫療用具﹐給他上藥包扎﹐用木板把斷掉的臂骨綁起來﹐然後才輕輕托起他的身體﹐依次取出貫入七大要穴中的金針。 3$;J0{&[i  
Ed4_<:  
紅雲忍著入骨的疼痛﹐緊緊咬住牙關﹐卻在看見藍霞笑容的時候﹐爆發了出來。 MV7}  
0GF%~6  
“藍霞你這個小人﹗玩這種下流手段﹐真是卑鄙無恥﹗” zC[i <'h!T  
Sv~PXi^`H  
身體不住發抖﹐氣憤至極的紅雲﹐沒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是因為遍襲身體的寒氣而在發顫﹐可是眼尖的藍霞卻看到了。 +W!'B r  
zR_9D}  
充耳不聞他的怒火﹐藍霞上前給紅雲蓋上被子﹐又端來一杯熱茶﹐“快喝吧﹐暖暖身子。” nvw NjN  
M,I68  
知道寒氣貫體對於修煉純陽功體的他是怎樣的難捱﹐藍霞不再多言﹐只是一手扶著他的背部﹐將他上身托起﹐一手把茶杯遞到他嘴邊。 >I{4  
H;4oZ[g  
兩次被下藥的經過歷歷在目﹐紅雲憤恨地轉過頭去。“我不喝﹗我要見師尊﹗” 34HFrMi  
&IxxDvP3k  
藍霞聞言﹐臉上露出一絲難言的神色﹐緩緩放下茶杯﹐轉過身去﹐默然不語。紅雲縮在被內﹐看見他落寞的神情不禁動了惻隱之心﹐只是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只好把臉埋在臂彎裡﹐暗自嘆息。 w}fqs/)w  
%9fa98>  
“好吧﹐既然你不要喝茶﹐那就用我的方法給你溫暖吧﹗”突然間﹐藍霞詭笑起來﹐慢慢靠近動作困難的紅雲﹐嚇得他不住退縮。 X+fu hcn  
W5 M ]  
“你﹑你要做什麼﹖”紅雲艱難舉起右手試圖反抗﹐卻被師兄輕鬆抓住﹐按倒在床上。 @w+WLeJ$40  
8s\8`2=  
頸邊傳來熟悉的溫暖和濕潤﹐耳朵裡隱隱的熱氣讓他止不住渾身發軟。發覺半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正在肆無忌憚挑逗自己敏感的神經﹐紅雲忍無可忍﹐勉力抬起脖子﹐一口往對方肩頭咬去。 &:IfhS  
-<u- +CbuT  
當造雲麒麟推門進入時﹐看到的正是這一幕﹐極盡曖昧的場面…… "0p +SZ~D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五十四章 0jl:Yzo&\  
3}.mp}K 5  
即使已經明瞭自己平生最得意的兩個徒弟之間的曖昧﹐眼前的一幕﹐仍是讓老者不由自主心生反感。 >n@>h$]  
uaZ"x& oZ#  
雖然反感﹐但他無力辯駁。他們的身上﹐延續著自己曾經擁有的東西﹕執著和頑強。 =N[V{2}q  
o}j_eH l{  
不幸的是﹐兩人之間這種糾纏﹐半恩半仇﹐亦愛亦恨﹐偏偏又是站在敵對雙方的權力頂峰﹐將個人之間的恩怨﹐擴大為天下蒼生的浩劫。 + 3~Gc<OO  
Gx~"iM  
當日﹐長城之主的嘲諷﹐字字銳利如箭﹐如詛咒般釘刻心版之上。 ,_e/a   
~Sn5;g8+\  
(“昔日天宇才子﹐學府雙璧﹐紅雲﹑藍霞﹐乃眾所仰望之傳奇﹐如今憑自身才學﹐行盤天下﹐勾心鬥角﹐作賤蒼生﹐更互行苟且之事……”) ;'Z,[a  
O4'kS @  
藍霞因為討厭佔據著紅雲心中的萬千人事物﹐隻手翻天﹐就為了除掉那些佔據者﹐不惜將心愛的人傷得體無完膚。紅雲則是越被強迫就越要反抗﹐直拼盡最後一口氣﹐傷人傷己。來來回回多少次﹐兩個人沒完沒了地鬥﹐這種惡性循環﹐究竟何時才到盡頭﹖ wd2P/y42;;  
J"a2 @S&  
“霞兒出去﹗”不再猶豫﹐府尊喝開糾纏一起的兩人﹐面無表情地下令。 Xm0&U?dZB  
NUxAv= xl  
聞言﹐滿面汗珠的紅雲心頭一震﹐多少昔日回憶如排山倒海般席卷而至﹐心頭百般滋味﹐一時間竟毫無反應﹐仍是咬著藍霞的肩頭。 Y_aP:+  
ePu2t3E  
苦笑一聲﹐藍霞小心撐起身體﹐愛撫般摸摸他濕潤臉頰﹐“紅雲﹐張嘴啦。”  CU7iva  
?$`1%Y9  
紅雲這才反應過來﹐急匆匆推拒著身體上方的人﹐卻因為動作過大﹐牽動了受傷的左臂﹐痛呼不止。 l72i e  
'w |s*5  
藍霞無奈下床﹐隨手整了一下微亂衣襟﹐然後快步出門。在門口處﹐他再次回頭﹐有些戀戀不捨地回頭望了一眼﹐卻被造雲麒麟關上的門扉截斷了視線。 "=v J }  
:*w:eKk  
紅雲紅著臉﹐勉強支撐起上半身﹐看著左臂上纏得層層疊疊的白布﹐微微蹙了下眉頭﹐卻是連頭都不敢抬﹐只是默默等待師尊發話。 hz>yv@1  
7!` C TE  
“雲兒﹐還疼嗎﹖”造雲麒麟在床沿坐下﹐溫柔詢問。 ho SU`X  
uV*f  
似乎方才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問話﹐讓紅雲吃驚抬起頭來。 Xoa <r9  
Xbsj:Ko]]U  
“雨涵回太陽故鄉了。”造雲麒麟端詳著愛徒怔忡的面容﹐將手中一紙薄箋遞給他。 t0AqGrn  
@zVBn~=i  
“什麼﹖”紅雲疑惑接過信函﹐匆匆掃了一眼﹐就急著要下床來。 ^0BF2&Zx  
XQ4^:3Yc  
“雲兒﹐為師有話問你。” 造雲麒麟輕輕阻擋住他的衝動。 p1`'1`.3  
!]jNVg  
努力按下心中焦躁情緒﹐紅雲只好回應道﹕“請師尊儘管問。” =O}%bZ)Q  
>x_:=%Wr+  
“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 8KL`l  
<}x|@u  
把耳朵貼在外面窗戶上的藍霞﹐聽見這問題之後﹐心跳陡然加快。而屋內的紅雲﹐猶豫半晌﹐欲言又止﹐半晌也沒吐出一個字來。 6r-<XNv)0  
MlcoOi!  
“行走武道之上﹐最忌諱就是被敵人知道你心中最關注的事物。”府尊悠悠嘆息。“但是從另外一方面說﹐最可怕的﹐是敵人開始猜測你心中最關愛的事物。” V=8{CmqT  
dM@k(9|  
紅雲聽見這兩句話﹐頓時愕然。師尊和自己都明白藍霞就在門口偷聽﹐這話﹐是講給他聽的﹖ }1^ tK(Am  
bju,p"J1-E  
“如今一切塵埃落定﹐時空組織雖已潰散﹐但天宇同樣滿目瘡痍。有些爭鬥﹐是無勝負之論可言的。你和霞兒是為師見過最聰明的孩子﹐卻都堪不破這點。” w1!\L_::Y  
1PT_1[eAR  
一時間﹐紅雲心亂如麻。原來短短一夜﹐竟然產生如此大的變故﹐那…… [7 Kj$PB3  
`- uZv  
“師尊可知曉造天筆如何了﹖”紅雲突然焦急起來﹐嗓音微顫。 :8GxcqvCWq  
*7D$;?"  
老者眉頭微皺﹐沒有回答﹐反而問道﹕“雲兒﹐一揮長虹造天筆究竟是何人﹖” /v5g;x_T  
N4GIb 6  
見紅雲愣住沒有答話﹐他暗暗嘆息。“按理﹐為師不該探尋他人隱私。只是如今一切大局落定﹐你就勉為其難﹐替為師消除心中顧慮吧﹗” SJ|.% gn  
\5L4*  
窗外的藍霞﹐此刻已是冷汗不斷﹐雙手握拳﹐靠在窗下﹐屏住了呼吸。 BOl$UJ|K  
jJ{ w -$  
故作輕鬆地﹐紅雲勉強笑道﹕“造天筆曾為十三儒俠之首﹐夜讀五車書﹐師尊不是早就知道了﹖” iJp!ROI  
YaE['a  
“那你師兄何以秘密傳信﹐將他和魔空約戰詩海石硯臺﹖”造雲麒麟不再浪費時間﹐一語道破。 {TN@KB  
Zv7$epDUz  
心中大驚﹐紅雲壓下加快的心跳頻率﹐低聲道﹕“既然師尊已經明白﹐徒兒不敢隱瞞。他正是數百年前﹐傳說中的聖影﹐魔空的宿敵。” T;pn -  
J;]@?(  
造雲麒麟不答話﹐繼續等著。紅雲握在被內的雙手揪得死緊﹐汗水漸漸浸濕全身。 7!QXh;u  
p=5H^E m1  
“他……他也是龍族之人﹐按排輩﹐是徒兒的二哥。” PFn[[~5V  
kpMM%"=V  
這句話雖然音量微弱﹐窗外之人﹐聽見這句話時﹐卻只覺得腦中“轟” 的一聲﹐身體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若非緊緊扣住窗棱的手﹐早就坐倒地上了。 0o'ML""j  
5<GRi "7A@  
難怪兩人之間﹐有著如此密切的感情﹐行事也有著驚人的默契…… 4sD:J-c  
t;~`Lm@hY  
可是﹐因為之前怎麼也算不出他的真實來歷﹐又被莫名妒火燒昏了頭腦﹐才會將他視作眼中釘。 (j8,n<o  
@^4M~F%  
能夠和魔空一爭高下﹐而且有能力隱藏自己的身份﹐如此高手﹐一旦和他鬥起來﹐誰勝誰負﹐尤未可知。 "OAZ<  
YNQ6(HA  
父親所誡﹐提防敵人知曉心中最關心之人﹐是在影射自己殘酷的行事手段吧。可是﹐紅雲的人品才貌﹐是眾人所仰慕﹐他若不用心﹐仔細剪除每一份可能的威脅﹐還能有機會得到他嗎﹖ o5G"J"vxe  
aZ:?(u]  
他慢慢鬆開手﹐蹲坐在牆根腳下﹐痛苦的臉埋在顫抖雙手裡。長久的糾纏﹐已經令他精疲力盡。 z{M,2  
"l;8 O2;g  
每一次對他的傷害﹐痛苦的總是自己。無所不能的藍霞﹐為何在獲得感情的路上﹐總是坎坷不斷﹐走得如此艱辛﹖ TXOW/{B  
oP`M\KXau  
在屋內的紅雲﹐雙眼看著天花板﹐感受到手足喪命的噩耗﹐他拼命抑制心中的悲哀﹐才沒在師尊面前落淚。 N %/DN  
{zN_l!  
“是紅雲的過錯……”模糊的嗓音﹐混和了某種壓抑的情緒﹐變得有些低沉沙啞。 s\1_-D5]Z  
50hh0!1  
明知一步江湖無盡時﹐他仍是義無反顧踏了下去。這一路﹐讓他痛切感受到﹐何謂生不如死。 />I8nS}T  
~E|V{z%  
“造天筆生機未斷﹐如果天意垂憐﹐尚有一線希望。只是天皇……” }c#/1J7  
qO3BQ]UF  
造雲麒麟一邊說﹐一邊打開門﹐在痛苦蜷成一團的愛子身邊蹲了下來。 8}E(UsTa  
.Qw@H#dtW  
“南嶽地界﹐真佛和紅雲當年在地皇辭世之後﹐便早有佈置。現在天宇缺少人手﹐不知道霞兒願不願意﹐替天宇蒼生走這一趟﹖” N'BctKL  
]SR`96vG  
感受到搭在肩頭的溫熱手掌﹐藍霞幾乎淚下。要奪去一個人的性命是何等容易﹐可是要要挽回其牽連的一切﹐又是何等困難啊…… I\6<)2j/L  
"}aM*(l+\  
緩緩掙開老者慈藹的安慰﹐藍霞不發一言﹐默默向大門方向走去。 B]}V$*$ \?  
h9smviU7u  
父親說的對﹐愛恨恩怨﹐感情之爭﹐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勝敗之分…… 2}C>{*}yQ  
Y_YIJ@  
目送藍霞踏出大門﹐造雲麒麟返回屋內﹐一手護住紅雲心脈﹐一手放在紅雲肩井穴上﹐宏沛氣流順經脈直貫左臂﹐瞬間將紅雲的斷骨療治如初。 g~D6.OZU  
,%G2>PBt  
紅雲心中驚訝萬分﹐不禁抬頭看著師尊。早年因為神龍令入體﹐他再難接受外界而來的任何真氣入脈﹐為何這次…… o[W3/  
H 1X]tw.  
“不用驚訝﹐這次你二人重傷將死﹐卻不期有命歸來﹐為師便算準了是有至寶相助。吾雖不清楚龍族之物的特性﹐但常識而言﹐這種寶物﹐在發揮之後短時間內﹐將沉入睡眠狀態﹐這也是為何方才為師大膽下手的原因了。”造雲麒麟微笑﹐示意紅雲將繃帶拆開看看。 ,ST.pu8N.  
[MP :Eeg  
怔怔看著只留下淡淡痕跡的手臂﹐紅雲感慨萬千﹐一時間﹐疲倦感直襲而來。 S&) >w5*]U  
3NZFW{u  
感情對一名領導者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弱點。不但敵人會覷準那弱點下手﹐連自己都會感受到它真切的折磨。 xVX||rrh  
u`2k6.-  
自古以來﹐江山美人兼顧的帝王﹐能有幾何。名君背後﹐埋沒了多少犧牲的痛楚和悲哀的孤獨﹐才造就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 1>{-wL4rc  
mnaD KeA  
他做不到無私無情﹐所以不配領導天宇的大好河山。 3s$.l }  
tBUQf*B  
他不敢面對任何一份感情﹐更不配和所愛的人雙宿雙飛。 >^HTghgRD  
ho$%7mc  
更多的猶豫﹑再多的糾纏﹐只能為週圍的人帶來無窮無盡的傷害。如今他們都走了﹐也許自己離開的時機也到了…… la7QN QW  
]Wm ?<7H  
“師尊﹐徒兒有些疲倦﹐想休息片刻。”紅雲垂下頭﹐不敢去看一生敬重的恩師。 _VJwC|  
u(`A?H:  
當年若非師尊耗費巨大功力救治﹐再造紅雲﹐他早就輪迴投胎去了。幾十年來學府生活帶來的溫暖﹐如同家人一般的幸福關懷﹐是多少武道之人的奢望。 ''07Km@x  
;7*@Gf}R  
可如今﹐他卻重重傷害了這位老者﹐若非他的出現﹐府尊和師兄﹐一定仍然過著平靜生活。說不定﹐師兄早已娶妻生子﹐享受天倫之樂﹐也好過腥風血雨﹐處處算計的江湖生涯…… wo9f99  
`bF;Ew;  
想到師兄可能擁有的美滿家庭﹐紅雲不禁心下黯然。若非自己放不下恩怨﹐又怎會牽動那麼多人的一生﹐自己又怎會如此內疚懮愁﹖ * %BI*p  
tX}S[jdq  
最後一次凝氣測算﹐紅雲不顧體內激蕩的真氣﹐快速將靈思引往詩海。九朵嬌艷玫瑰迎夜風嬝嬝顫動﹐仿彿是不屈的生機。英氣俊俏的少年﹐虔誠溫柔地為玫瑰灑水﹐更是讓他心頭一陣哽咽﹐模糊了靈思。 ,WK$jHG]  
*lF%8k"Al  
南嶽地界﹐雖是一片慘不忍睹的廢墟﹐但在師兄過人的機敏聰慧之下﹐很快找到了竅門﹐將連接地下的密道成功打通。確認裡面走出的人是天皇無誤﹐紅雲收回靈思﹐輕輕喘息﹐如釋重負。 {# _C  
^}\R]})w"  
未泯前世淡泊意﹐難悔今生造化緣。 DN0b.*[`3  
0J</`/gH  
從今往後﹐請忘記紅雲。 $zi\ /Yw  
A6.'1OD  
稀微曙光中﹐賞雲棧紅衣飄飛﹐如紅日般溫柔燦美的一顆光球緩緩昇空﹐離開了天宇。 6u;(R0n  
n9-[z2n  
第五十五章 <ft9B05*  
6\@, Lb  
烽煙武道﹐熙熙攘攘。來時紛擾﹐不過為名﹔去時喧譁﹐無非為利。世局圈中世局外﹐何處寧靜地﹖ RyD$4jk+T"  
7E)7sd  
“九九九﹐兩卷書是什麼人﹖”童稚嗓音好奇詢問心中的疑團﹐小孩子手攥一枝玫瑰﹐趴在花床邊上﹐晶亮大眼凝望那側臥花床﹐吞雲吐霧的男子。 4 Z)]Cq*3  
'A2"&6m)28  
白銅煙管稍頓﹐千少一微微訝然。小孩子喜好四處遊玩﹐今天又有了新難題。 .w)t<7 y  
4=:eGlU93U  
靜靜壓下心中涌起的感慨﹐千少一耐心解說。 dig76D_[e  
ibw;BU  
“兩卷書不是一個人﹐而是天地雙卷﹐是兩本書。” LdUpVO8)l  
XLxr~Yo  
“喔。是書啊。” 小頑童失望片刻﹐隨即又問﹕“那是什麼書﹖” 7?] p\`  
XePBA J  
“天卷讀龍蛇……”清雅嗓音柔柔傾訴﹐風雲變幻的過往﹐仿彿前世夢境。 nP31jm+A  
m/Z_HER^  
似水東流﹐洗盡前朝往事﹐舊日英雄。烽煙霸業﹐情仇愛恨﹐皆已隨風逝去﹐唯有看得見的當下﹐才是可以真正把握的現實。 axOy~%%c  
zxdO3I  
打敗三色天羅之後﹐小靈童得以順利成長。只是在危急四伏的天宇﹐這種平靜的生活能夠保持多久﹐誰也無法得知。失去父母的孤兒﹐是將他送到九色彩虹天與龍族兄弟一起平安生活﹐還是將他留在天宇﹐教導他文武雙全﹐健康成長﹖ \M@8# k|  
u;}B4Rx  
緣份得來不易﹐九百九十九年的孤獨﹐無人理解啊…… tYa8I/HpT  
eO G%6C%a  
“還有呢﹖你才說一本而已﹗”小孩子見千少一停了口﹐不禁催問。 WQL`;uIX  
&X(-C9'j  
地卷…… &N;6G`3  
sAlgp2-  
無聲的嘆息隨絲絲花煙漾開。 lsi8?91  
{jG`l$$  
“地卷﹐讀不盡的愛……” X_l,fu^C#$  
c*Nbz,:  
~~~~~~~~~~~~~              ~~~~~~~~~~~~~~~          ~~~~~~~~~~~~~~ k 3XtKPO  
Pme?`YO$x  
淡淡曙光中﹐藍霞登上賞雲棧﹐靜靜看著已經遠去的紅色亮點。溫暖朝陽昇起﹐柔和陽光灑遍大地﹐可是他的心底﹐卻一如既往﹐沉淪於冰冷與黑暗的深淵。 Um<vsR  
c qp#1oM4M  
放手吧。就算竭盡全力﹐得來也不過是一個多年前相同的結果﹐無論誰在何處﹐雲霞都是天各一方的結局。 DUr1s]+P  
%}:J 9vra  
只是……既然天意不可違﹐師尊當年﹐又何必教給他們逆轉天時之法﹖ .5xM7,  
l?[DO?m+R  
面無表情轉過頭來﹐藍霞靜靜看著緩緩走近前來的老者。 h6t>yC\  
V  ""  
“這樣的結局﹐你滿意了﹖”沉重話語淡淡飄散﹐藍霞心如死灰﹐心底再漾不起半點波瀾。 hg @Jpg  
rg~CF<  
造雲麒麟沒有回答﹐只是撂下一句話﹕“回去吧。” ,L G&sa"  
cj *4 XYu  
短短一句話﹐卻宛如不容質疑的宣判。 i\G3 u#  
Ex3woT-  
藍霞﹐終究要留在天宇。飛得再高再遠﹐也追不上離開天際之外的紅雲。 OLwxGRYX  
b.;W|$.  
昔日長生學府﹐看著他在師父和師弟們之間從容應對﹐往來如流﹐自己卻只能寂寞一室﹐遠遠看著他的光彩滲透眾人之間。 < r~Tj  
ND>}t#^$  
後來﹐真佛臻選天宇之主﹐眼看他就要離開這一方小天地﹐而自己卻只能繼續留守學府﹐黯淡自己的光華。 p'*UM%@SIY  
<9~qAq7^  
如今﹐紅雲再次離開他。為什麼他要去的地方﹐都是他永遠不可能夠得著的所在﹖辛苦了半生﹐心血幾乎用盡﹐難道還是一個“夠不著” 的結局﹖ =Wa\yBj_;m  
YBP{4Rl  
曾經的不甘﹐化作過往的激憤和怒火﹐焚盡了萬千生命﹐將天宇時空幾乎摧殘殆盡﹐卻仍追不到那片本該輕鬆手到擒來的小小一片雲彩。 !w Bmf&=  
X c^~|%+  
如今﹐面對相同的結局﹐他卻再也無力﹐做出和之前相同的決定。那無論是愛是恨﹐都已隨著歲月﹐在疲倦的心中慢慢消磨了。 n6f|,D!?  
)EoG@:[  
有些事﹐還真是天意啊…… ($kwlj~c  
|sh  U  
“霞兒﹐回去再說吧。”造雲麒麟上前拉起他的手﹐溫柔勸解。“忍耐百日之後﹐為父助你找回紅雲。” e j9G[  
f7'%AuSQ(  
漫無焦距的目光緩緩回神﹐藍霞苦笑一聲。“您若要繼續禁錮我﹐我跟你回去就是﹐不用這麼費神。” Qp ,l>k  
j^.P=;  
禁錮﹖這數十年來﹐他費盡心思﹐想禁錮住唯一愛兒的性命﹐想禁錮住他毀天滅地的感情﹐可是結果呢﹖ 51vK>  
_f`m/l  
卻只換來藍霞半生的不自由﹐和一顆破碎的心。天意﹐果然無可更改吧。 %}[??R0  
$/H'Dt6x  
“只要你靜耐百日﹐希望自會出現。不信的話﹐可以去詩海石硯臺走一趟。你堂妹花紗和天皇的婚禮在即﹐吾需回去主持﹐先走一步了。”勉強壓抑下滿腔的苦澀﹐老者無視藍霞再度驚愕的面容﹐鬆開手﹐落寞離去。 =j0V/=  
"^H+A-R[  
似乎已經麻木的心﹐因為舊日傷口的裂開﹐再度有了感覺。如果悔恨能帶來希冀的一切﹐世上怎會有那麼多的怨念呢﹖ L;"<8\vWB  
heWb(E&  
久違的陽光映照大地﹐燦美朝霞緩緩化作漫天流雲﹐在微風中自由飄蕩。溫柔美麗的雲彩﹐如此誘惑人心﹐卻又如此遙不可及…… i ?>"}h  
|}; ~YMH  
~~~~~~~~~~~~~              ~~~~~~~~~~~~~~~          ~~~~~~~~~~~~~~ 8~i@7~ J  
FyEl@ }W  
“你又來幹什麼﹗”橙紅衣衫的少年氣勢洶洶擋在一座墳墓前﹐惡狠狠盯著面前一臉嚴肅的藍衣男人。 l- l}xBf  
_OY;SJ(  
“早就告訴你了﹐阮仙仔已經死啦﹐你是聽無這邊的話怎樣﹗”一好漢“呸” 一聲吐掉口中那根草﹐不耐煩揮了揮拳頭。 /Q!F/HY3ZS  
"{k3~epYaN  
“再不走﹐小心這邊的對你不客氣﹗”每天都來﹐三個多月了﹐他和仙仔什麼關係﹖ P*SXfb"HC  
 J{y@ O  
藍霞不理他﹐倒不是懶得和後輩人計較﹐而是自己理虧在前﹐少開口為妙。 s@$AYZm_  
c nzPq\  
一好漢行走江湖﹐還從未有人對他這般視若無睹。少年心氣大﹐一拳揮了過來﹐可是卻被藍霞輕鬆擋下。 }/VHeHd  
Ij+zR>P8=\  
無視少年驚詫目光﹐藍霞只是淡淡道﹕“還有三天﹐我來替你取回鱗池之水﹐你好好顧守墳墓吧﹗” UTPl7po5D  
fHigLL0B  
奇怪﹗他怎麼會知道百日之守﹖一好漢心中雖然滿是疑惑﹐卻看不出對方的心思。 luMNi^FQ  
/y0 )r.R  
“要去就快去﹐囉囉唆唆。”一好漢走回墳墓﹐看著上面的九枝玫瑰﹐不再搭話。 OH~t\fQ1Zf  
<7GK *I  
為了心中唯一的那個人﹐天下人皆是如一的情懷啊……看著面前這個少年的固執和堅韌模樣﹐藍霞微微閃亮的眼神射向天際﹐微微一笑。 f As:[  
1}6pq 2  
玫瑰插上的第一百零一日﹐藍霞再度來到詩海。 j!s&yHE1  
9YJb~tuZ73  
“你又來了﹗石硯臺不歡迎你﹐你快走﹗”一好漢此番見面﹐情緒卻是頗為激動﹐步步逼近藍霞。“如果不是你﹐仙仔也不會遭此大禍﹗” /dfZ>k8  
EVf'1^f  
聽聞此話﹐藍霞心中反倒如大石落地。小子知道前後恩怨﹐必然是造天筆已經醒來。 sqw _c{9  
7,1idY%cy  
未及答話﹐只聽見清雅嗓音一聲微斥。“徒兒不可胡說﹐天命所定﹐宿命之戰﹐非關任何人啊﹗” `G'V9Xs(  
x\jHk}Buj  
一身淡綠衣袍﹐造天筆站在水邊﹐看著面前的藍衣男子。 =9c24j  
u7mj  
“造天筆恭喜長城軍師劫後重生。不知今日前來﹐有何指教﹖” #xc[)Y,W  
c:0$ M w=  
藍霞面露自嘲神色﹐卻平靜答道﹕“吾已非長城之人。今日前來﹐是想請同為龍族的你﹐指引吾上太虛之路﹐找回紅雲。” ct  ZW7  
,'!&Z *  
雲霞之命﹐扣扣相連。早年聽聞此事的造天筆﹐擔懮紅雲的生死﹐卻無從預料﹐到最後﹐究竟是誰連累了誰。 a-3~HH  
O!g> f  
“那劣者要說一聲抱歉了。第一﹐劣者已非龍族之人﹐立誓終身不入太虛﹔第二﹐時日遙遠﹐太虛之路﹐劣者也已記不清了。”造天筆言畢﹐立即回頭離去﹐“徒兒﹐送客。” %VMazlM15  
R:e:B7O~0  
“等一下﹗”藍霞著急要趕過去﹐卻被一好漢攔住。 h %nZKhm  
7@sWT<P  
“師父要休息﹐你怎麼沒長耳朵嗎﹖” I$Z"o9"  
H.9J}k1S  
冷哼一聲﹐藍霞迅速出手﹐制住少年的雙臂﹐鉗制在身後﹕“造天筆﹐你徒弟在我手上﹐由不得你不說﹗” uk1IT4+  
K)qmJ-Gub  
被扣住脈門的一好漢﹐又急又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卑鄙小人﹐沒%數……啊﹗”腕骨上的刺痛﹐令他眼前一黑﹐隨即被點了穴﹐人事不知地倒在地上。 0h7\zoZ5  
j<!$ug9VA  
“一好漢﹗”造天筆著急奔上前﹐查看他的情況。“藍霞﹐如果他有什麼不測﹐造天筆不會放過你﹗” pTTif|c  
OD i)#  
“愛令人盲目﹐令人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藍霞看著額角落汗的造天筆﹐緩緩放手。 HV sIbQS  
$d"6y  
造天筆驚惶眼神對上那一抹苦笑。自己從未在他人面前﹐顯露出如此焦急無助的神色﹔只是事關愛徒﹐不由自主地失態了。 T>c;q%A/  
yqK82z5U*R  
藍霞感慨看著面前的人。他何嘗不知﹐對方的反常﹐因何而來﹖ @ +7'0[y?  
3]!(^N>V  
“造天筆﹐吾向你祈求原諒。這段時間﹐給你帶來的傷害﹐吾會盡力彌補。”原本不可能從自己口中吐出的字句﹐再艱難﹐都要說出﹐同樣是為了心中那唯一的希望。 t`LH\]6@  
HZ|6&9we  
“你的徒兒﹐為這份愛﹐苦守百日。你們歷經生死轉折﹐卻終於有團圓的一日。”藍霞仰天﹐悠悠嘆息。“我與紅雲相識數十年﹐為他逆父﹑逆師﹑逆天命﹐在彼此折磨中渡過半生﹐甚至歷經生死變遷﹐此情至今卻仍未滿。藍霞求你﹐舉手之勞﹐又何必吝嗇呢﹖” L+,{*Uj[;  
a%AU9?/q#  
造天筆苦笑搖頭。“紅雲已有家室﹐且始終不能拋棄。他的心思若如你一般﹐為何會不辭而別﹖” iz'8P-]K>  
VHJr+BQ1K/  
藍霞沒答話﹐只是從懷中取出一張薄薄信箋﹐正是那日紅雲看過後﹐卻不慎掉落地下的雨涵親筆。 A$5T3j'  
j'7FTVmJ  
“以紅雲的心性﹐此時斷不會前往太陽故鄉。九色彩虹天已是平和一片的龍族生息地﹐他也不可能再去打擾。所以我推算﹐既然他不願留在天宇﹐必然是去了太虛。” tSg#2  
+Kk6|+5u  
讀完信箋﹐造天筆哽咽難以言語。 B8 2A:t)  
cZwQ{9>  
天命不能違嗎﹖經歷如此驚濤駭浪的兩人﹐還不是靠自己的頑強和執著﹐找到了一絲希望﹖ %|;^[^7+}t  
U'\\(m|  
“當年因為某事﹐我離開太虛龍族﹐來到天宇。龍族多年後遭到外星聯軍進犯﹐為了自保﹐將之隱沒在浩翰銀河之中﹐不是龍族之人﹐一律找不到前往太虛的路徑。” 造天筆喟然嘆息﹐“所以﹐我本就無能為力。” qYpHH!!C=  
"evLI?  
藍霞微微一笑。 H&GM q5)B  
04( h!@!g:  
“造天筆﹐你是本來就不好直爽﹐還是加入儒教後才沾染上的拐彎抹角的毛病﹖” {ng  
2<y -cQ?>  
“什麼意思﹖”造天筆愕然。 97 1qr  
1D*e u  
“七星連線開星路﹐通太虛﹐此言應該不假吧﹖”藍霞微笑。“神筆點天星的一揮長虹﹐這點本事應該有吧﹖” [iDa6mcth  
N%T-Q9k  
心中驚訝﹐造天筆只好承認﹐“不錯﹐只是七星絕式﹐我只練到第六層﹐便無法再突破了。” -Wmpj  
>Mn"k\j4  
是這樣啊。藍霞沉默下來﹐盤算著另外的出路﹐卻聽見一旁的一好漢﹐清醒過來之後的冷哼。 v!x=fjr<  
eQ*gnV}rE%  
“七星連線﹐小事情﹐這邊早八百年就練有﹐算什麼絕式﹗” Pd3t~1TaW  
#0mn_#-P)  
少年翻身跳起﹐氣鼓鼓地對藍霞說﹕“不過啊﹐要請這邊幫你開太虛之路﹐做夢都免想啦﹗” bk8IGhO|m!  
.$q]<MK8  
“徒兒不可無禮﹗”造天筆輕斥﹐隨即慎重確認﹕“你說你練成七星連線﹐是真的嗎﹖” @ O%m,  
<cl$?].RE!  
“仙仔不信嗎﹖這邊曾經拜過一百名的師父呢﹗”一好漢驕傲仰頭。 ] $%{nj<  
LIR2B"3F  
藍霞聞言﹐激動上前。“要什麼條件﹐儘管開出來﹗” 9_HEImk  
's e 9|:  
“哼﹗”一好漢甩也不甩他﹐將頭扭過去。 < *XC`Ii  
K46mE   
看著徒兒彆扭的樣子﹐造天筆無奈苦笑。 }#Vo XilX  
lRO4- y  
“一好漢﹐他是為了尋回天宇領袖紅雲前輩﹐不得不上太虛。再說﹐他現在已非時空之人﹐和天宇之間﹐已無冤仇。若可以﹐我們還是應該儘量幫助他。” "r[Ea|  
mX<D]Z< k  
“除非他給這邊磕一百個響頭﹐否則免談啦﹗”少年人還是一樣不依不饒﹐“早知道他害仙仔這樣﹐徒兒早在他踏入詩海那刻﹐就將他碎尸萬段了﹗” 87*R#((  
r*WdD/r|  
“住口﹗”造天筆冷下面容。“如果今天是為師懇求你打開太虛星路呢﹖你也同樣驕傲嗎﹖記住﹐恃才傲物是為人之大忌﹐你的才學再多再廣﹐也總有派不上用場的一天﹐總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OJ}|*\e  
VB[R!S=  
藍霞聞言﹐無奈苦笑。這話真是至理名言﹐可惜自己是花了這麼多年﹐經歷了這麼多曲折﹐才領悟出來。 yX8F^iv[  
K[ylyQ1  
未等師徒二人爭辯完畢﹐他一咬牙﹐雙膝落地。 x{+rx.  
MY0Wr%@#0  
造天筆見此情形﹐頓時呆若木雞。一旁的一好漢﹐也手足無措﹐愣愣看著師尊﹐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MM^tk{2?.  
0|HhA,u  
“藍霞﹗你這又是何苦……”造天筆彎身制止了藍霞的動作﹐“徒兒只是一時氣話……” KKOu":b  
6R?J.&|  
“為紅雲﹐藍霞可以不惜一切……”哽咽話語一出﹐造天筆聽在耳中﹐如遇驚天之雷﹐揪住他衣衫的手指隱隱泛白。 hwexv 9""  
w| >Y&/IX  
“罷了……”造天筆不忍轉過頭去。“你也不用再給這頑劣後輩折壽﹐三天後﹐我們在賞雲棧等你。” z9VQsC'K  
z`TI<B  
~~~~~~~~~~~~~              ~~~~~~~~~~~~~~~          ~~~~~~~~~~~~~~ PZ"xW0"-  
Ue8_Q8q5  
漫天濃霧之中﹐靜謐得仿彿要令人陷入無邊孤寂。來到太虛已經三個多月了﹐為何心中紛擾的雜亂﹐仍是無法平靜﹖ 5xRh'Jkyb  
N`#v"f<~Q  
“你……”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出現的人影﹐紅雲手中一卷佛經﹐頓時掉落地上。 }3+q}_3  
+|o -lb  
本來希望能夠借助空寂清冷的太虛生活﹐忘掉那段不堪的過往﹐可是曾幾何時﹐心頭的憂鬱﹐層層疊疊﹐壓得自己透不過氣來。習慣了忙碌的生活﹐一旦萬事皆拋﹐餘下的﹐反而是無處訴說的酸楚。 X.JB&~/rO  
H9&? <j1n  
多少個暗夜無眠﹐思念仿彿萬蟻蝕心般﹐無止境地折磨雜亂的內心。再怎麼努力靜心﹐拋棄前緣﹐卻悉數導致適得其反的懮思與煩惱。 'dBzv>ngD  
XbHcd8N T  
(“真佛聖者啊……紅雲不肖﹐還是無從堪破……”) S?D2`b  
BURiLEYZl  
直到這一日﹐日思夜想的人出現在眼前﹐他仍不能回過神來﹐只是悲哀著自己越發狂放的思念。 $bMeL7CN  
~L?p/3m   
是做夢﹐還是幻覺﹖那為何﹐臉上的觸感如此清晰﹑如此真實﹖ L*FnFRhU  
YXBS!89m  
“我來一趟可不容易﹐你也是﹐都不回去看我。” qT}&XK`Q^  
F.O2;M|x  
聽見熟悉的嗓音﹐有點彆扭的抱怨﹐紅雲不自主微笑﹐雙手抓住撫上自己臉龐的手指。 3?fya8W<  
4$_8#w B1&  
“你終於還是來了……”紅雲感慨。 dAga(<K  
I]T-}pG  
我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就算我到天邊﹐你也會追來。 h7o{l7`)  
YP#OI 6u  
“是﹐父親和造天筆師徒送我前來。”藍霞淡淡微笑﹐將呆滯的人摟入懷中。“從今往後﹐不要再離開我了。” ph69u #Og  
 dedi6Brl  
誠懇的語氣﹐減去了昔日不確定的無安全感﹐沒有了舊日的威脅和陰險。只是單純的闡述﹐輕輕的告知﹐卻化為最堅定的永恆誓言。 D@\97t+  
F.AO  
紅雲倚在他的耳邊慨然吐息﹐在他的懷抱中緊緊回擁。“我很想你。” S~m* t i(  
,ll!19y  
雲霧瀰漫的世外仙境﹐有一朵浮雲﹐一片流霞。他們彼此擁有﹐永遠相依。 ib& |271gG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