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413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三章 69L&H!<i:  
\hX^Cn=6  
烏雲蔽空﹐陰寒冷風撲面而來。放下心中全部念想﹐一心只存報仇的貓姬﹐堅實腳步踏入盲園﹐悲慟怨恨嗓音迴蕩在陰涼空氣中。 /iy/2x28>  
Fv B2y8&W  
“盲園之主﹐愛三千之妹今日特來報仇﹐出來吧﹗” 4QDzG~N4)|  
,+{ 43;a  
高漲的恨火﹐貓姬竟然忽視了一向冷清的盲園﹐今日顯得格外沉郁﹐強大的壓迫感逼近﹐再抬頭已經來不及反應。 Ha\hQ'99  
bZJiubBRI  
“啊—” 5$w1[}UUd  
fA5# 2P{  
是魔空﹐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z94>}Z=  
=="SW"vNi  
無情的手指緊緊卡住貓姬的脖子﹐魔空緊緊盯著亂發下不復美艷的面容﹐冷笑不止。“兩卷書的女人﹐就是妳這等姿色﹖難怪他拋棄你﹗” 3+ 'w%I  
^.7xu/T  
氣息上不來﹐貓姬痛苦地漲紅了面孔。身後卻傳來另外一道陰冷話語﹕“長生學府之人﹐個個該死……今天就從你開始吧……” bSzb! hT`  
MDt4KD+bZ  
原來……盲園主人和長生學府有仇。貓姬身為紅雲的女人﹐又為他產下一子﹐自然是避不過。 uWQ.h ,  
P'';F}NwfX  
眼前逐漸黑暗﹐貓姬滿心牽掛的都是紅雲父子。沒想到堂堂時空之主魔空竟然會跑來和小小盲園合作﹐為什麼﹖ H(|v  
FUqiP(A  
“你死心吧﹐這地界方圓十里本城主已經佈下結界﹐靈思測算不管用﹗”魔空陰惻惻笑道﹐“要不是造雲麒麟那老頭告知﹐本城主還想不出這麼輕鬆的方法﹐直接除掉天底下兩大異數啊﹗哈哈……” 7va%-&.&t  
T9 1Iz+j  
這邊﹐紅雲在漫天大雨中苦苦追著飛竄的小車﹐拼命的呼喚也不起作用。幼兒情急無措﹐卻又找不到母親的確切位置﹐乾脆一口氣衝上附近最高的山崖﹐焦急眺望。 hCrgN?M z  
JJr<cZ4]  
紅雲氣喘吁吁﹐看見小車停在山崖最前端﹐又驚又怕﹐生怕輪子一個打滑﹐小車就要墜入深谷。 Ig2VJs;  
t!$/r]XM h  
“孩子﹐你快退後一點﹐不然會滑下去的﹗”紅雲焦急呼喚著﹐完全不管兒子是否能夠聽懂他的話語。 X;0@41t'  
WJWrLu92\U  
明明知道母親命懸一線﹐偏偏無法得知她現在人在何處﹐幼兒暴躁不安﹐哭聲越來越大﹐小車也開始劇烈晃動。紅雲嚇得臉色發白﹐卻生怕自己一靠近﹐反而引起小車滑動﹐也只好手腳殭硬地站在原地﹐苦苦呼喚。 c@P,  
aJ ts  
只是﹐風雨之中﹐那痛徹心扉的呼喚﹐顯得軟弱乏力。幼兒扯開嗓子拼命哭叫﹐卻都是無能為力的痛泣。 . j },  
O)?0G$0  
~~~~~~~~~~~~~              ~~~~~~~~~~~~~~~          ~~~~~~~~~~~~~~ muLTYgaM  
c1f6RCu$b  
神山高聳入雲﹐人跡罕至。藍霞凝神細尋﹐很快找到山頂之上﹐微微發光的三頂羅帳。一時間﹐寂靜﹑寒冷﹐席卷天地。他深深明白﹐很有可能﹐自己過不去前面的坎﹐但是因為心底那一抹溫暖紅色﹐他不能不賭這次。 s&l[GKR  
c4|.!AQ>  
他沒有刻意掩藏自己的氣息﹐既然是來極端相對的﹐就沒必要躲躲藏藏。可奇的是﹐天羅帳竟然也沒有立刻行動﹐雙方就這樣緊張僵持著﹐直到一聲嘆息逸出白色羅帳。 /WMLr5  
uBXI*51{  
“紅雲將飛散落星崖。” 1*"Uc!7.%  
A{k@V!A%  
不待藍霞急促喘息結束﹐黑色羅帳也出聲了。“驚天一啼﹐命數難改﹗” &W%TY:Da|  
h=aHZ6v  
“絕世奇人﹐名留千載。” 黃色羅帳緊接著淡淡道出預言。 VI4d/2e  
e:]$UAzp  
三帳同開言﹐意味著天數註定﹐無人可改﹖ A@4Cfb@  
RDbA"e5x  
“靈胎藍霞﹐厄運自改﹗”一揮羽扇﹐藍霞踏近前﹐自信的語調滿滿。 dK-G%5)r  
b]~M$y60q  
白帳光芒閃閃。“你是來妄圖改變你自己的厄運﹐或是紅雲的死劫呢﹖” >; Bhl|r~z  
{+ m)*3~w  
“差別在哪裡﹖”藍霞冷然輕噱。 VmW_,  
Kj7Osqu2bE  
黑色羅帳冷笑。“如果在紅雲絕命落星崖之前﹐你自廢功體﹐亦可苟活天地之間。” S70ERRk  
#'[ f^xgJ  
“哈哈……”藍霞仰天大笑。“平凡苟活﹐不如轟轟烈烈而死﹗伏孽三掌……如果是降在紅雲遭劫之前呢﹖” N=kACEo  
BBDOjhik  
空氣中頓時凝結絲微的詫異﹐黃色羅帳片刻後輕嘆。  Y+N87C<  
8CL05:&  
“強改天數﹐天地不容……縱然是稀世異數﹐也難逃死劫……” ;Mc}If*  
j(SQNSFD  
藍霞聞言﹐只是輕冷一笑﹐然而卻無退縮之意。“既然如此﹐那還磨蹭什麼﹖三色天羅﹐現面吧﹗” m-:k]9I  
X*sF-T$.  
“唉……冥冥之中﹐你註定承受伏孽三掌﹐死劫難逃啊﹗” Ldu!uihx  
al2v1.Y}  
“那就看我藍霞﹐如何一彩吞三色﹗”囂狂話語一出﹐藍霞凝神運氣﹐強大氣流擊向羅帳。 S'WmPv  
9/{g%40B^  
時間不多﹐為了此刻亦在生死邊緣的紅雲﹐藍霞不欲再拖延時間﹐極端上場。 F-nt7l  
4xlsdq8`t  
“無知狂妄的後輩人﹐你枉費造雲麒麟的一片苦心﹗”黑色羅帳怒斥﹐此刻白色羅帳之主已經翩然現出真容。 ^a]:GPc  
f,$CiZ"  
神風道骨﹐文儒泰然﹐白色天羅緩緩開口。“藍霞﹐只要你現在自廢武功﹐降為凡身﹐三色天羅便不再為難於你。” v-kH7H"z  
1yo@CaW[\  
“喔﹐原來造雲麒麟居然捨得拉下臉來求你們。告訴他﹐他憐憫錯對象了﹗”藍霞回想過去的種種不如意﹐恨火猛然涌上心頭。“我藍霞寧可一死﹐也不用他來可憐﹗” `>V.}K^4  
c}Qc2D3*  
“你可知……唉……”白色天羅遲遲不願落掌﹐欲言又止。 'K`)q6m  
k$hWR;U  
“他是他﹐我是我﹐不用再提起此人了﹗”藍霞絕然邁步向前。 *6h.#$\  
1 >Op)T>{c  
“一言一中﹐千言無用。既然如此﹐接掌吧﹗” \l:n  
]KfHuYjM  
話語未落﹐神山籠罩在一片漫天白霧之中。藍霞甫一接觸﹐便知大事不妙。同為五色雨氣﹐彼此功體相互牽制﹐現在身陷霧氣之中﹐難辨方向﹐亦難判斷攻擊來處。 4]cOTXk9C  
b`2~  
“罪路茫茫不知回﹐伏孽一掌莫後悔﹗”白霧中話語凜然﹐藍霞卻依然難辨聲音來處﹐受制在霧氣之中﹐甚至連護身氣勁都提不上來。同一時間﹐後背心火燙痛感傳來﹐一口腥甜已涌到喉頭。 GV9"8M Z6  
b~|B(lL6Xm  
這一掌和平常的不同﹐生生打得他元氣上衝﹐藍霞腳下踉蹌了一下﹐口中鮮血涌出﹐同時吐出一縷藍色雲氣。 2XE4w# [j  
h'bxgIl'`  
黑色天羅隨即踏出羅帳﹐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魔種﹗我未出掌之前﹐悔悟的話﹐還可活命﹗” zIL.R#|D=  
ScI9.{  
“我不是早就給了答案嗎﹖還廢話什麼﹖”藍霞深知自己此劫難逃﹐卻倔強依舊。 3 3V/<v  
NENbr$,G  
黑色霾氣籠罩四週﹐強悍一掌擊來﹐藍霞咬緊牙關﹐只有吐血﹐沒有呻吟半聲。 XhS<GF%  
@a~K#Bvlm  
最後的黃色天羅現身﹐同情地看著倒地不起的藍霞。“藍霞﹐你已經元氣盡失﹐黃霢願意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廢去全身三十六處靈脈﹐可保不死。” m$4Gm(Up  
FGZOn5U6'  
“哈哈……”藍霞勉強撐起身體﹐傲然冷笑面對三人。“藍霞希望完膚而終﹗” m^ILcp!  
Y-Z.AA,  
此時﹐白霧緩緩行至他面前﹐詭笑道﹕“難道你就不想在死前﹐再見紅雲最後一面﹖” :!R+/5a  
cgU7)`0j  
剎那間﹐風停﹐雲止﹐空氣凝住流動。 v/kYyz  
6Us#4 v,  
~~~~~~~~~~~~~              ~~~~~~~~~~~~~~~          ~~~~~~~~~~~~~~ / og'W j  
rR7}SEa  
“貓姬賤人﹐去死吧﹗”魔空一聲獰笑﹐捏碎了手中細弱脖頸。可憐的貓姬﹐連一聲都沒來得及叫出來﹐就香消玉隕了。 {C<ch@sR  
s)-=l _4T  
“吾兒﹐你怎麼了﹖”紅雲見情景異常﹐不顧一切﹐上前焦急撫拍小孩子﹐卻剎那間心神狂震﹐“啊﹗是貓姬啊﹗” WUHijHo5(8  
$,R|$0B7  
“哇—”落星崖上的焦躁嬰兒﹐感覺母親的氣息從天地間消失﹐無盡的恨意席卷天地﹐卯足氣力﹐向焦急守候小車旁邊的父親﹐擊出驚天一掌。 U#Ud~Q q  
5T,`j=\  
“啊﹗”紅雲猝不及防﹐毫無準備地在胸口中了一掌﹐落下萬丈懸崖。 ua2SW(C@  
v67o>`<$  
裊裊玫瑰花煙之處﹐懮愁嘆息蕭然彌散崖下。“落星崖﹐無緣的父子……唉……” ATwPfo8jx@  
E")82I  
隨後趕來的造雲麒麟和夢雨涵﹐只來得及捕捉到最後一縷似有似無的玫瑰花香。 -{ZRk[>Z  
"6.kZ$`%  
“紅雲……藍霞啊……”老者淚流滿面﹐仰望漫天風急雲涌﹐苦澀滿心。夢雨涵閉目祈禱﹐卻是再難挽回已經發生的一切。 x ;kW }U  
{ c]y<q  
~~~~~~~~~~~~~              ~~~~~~~~~~~~~~~          ~~~~~~~~~~~~~~ Ru2kC} Dx!  
/ S]<MS  
同一時間﹐藍霞胸口劇痛﹐不禁悽然微笑﹐卻是猶然不改傲氣。“太晚了。黃霢﹐動手吧。” "/wZtc  
1{_;`V  
“紅雲已經飛散了。” 白霧淡淡點開﹐同時﹐黃色天羅天靈一擊﹐重重打在藍霞頭上。 D;m>9{=  
3^C  
落星崖﹐身子騰空的感覺﹐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瞬間﹐生平無數酸甜苦辣﹐閃過腦海。 b1_HDC(  
_},u[+  
名利浮雲過﹐恩怨轉頭空。 FL- sXg  
9z,V]v=  
紅雲﹐此刻起﹐你再不虧欠任何人。 U }xRvNz  
'`^`NI`  
紅雲飛散落星崖﹐天地接納你﹐原諒你的逆天之舉﹐惑人之過。 Eqnc("m)  
<$/'iRtRzW  
逆天以求的﹐以生命來償還。其他呢﹖該怎樣面對﹖ u 6;SgPw  
r,aV11{  
其實﹐從一開始﹐自己就私心在逃避某個人﹑某件事﹐也許﹐甚至是某段情。 a|{RK}|3  
qE!.C}L +  
釋然微笑﹐紅雲仰望湛藍的天際﹐任隨身體一徑墜落。那天邊飄浮的燦爛霞彩﹐像極了他執著的囂狂﹑絢爛的傲氣﹐耀得人不自主地退縮﹐卻同時壓得人難以動彈。 CB\E@u,  
Jwgd9a5  
(“你是紅雲﹐我是藍霞。同為天際雲霞﹐你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 } U\n:@:2B  
]+Ik/+Nz  
師兄藍霞…… B^Fe.ty  
h`;w/+/Zr  
“紅雲﹗愛徒紅雲啊……”造雲麒麟和夢雨涵趕到崖下﹐卻只見氣息奄奄的紅雲﹐不服輸地勉強睜著眼﹐似乎有話要說。 ?@!dc6   
#+>8gq^5  
“紅雲……”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夢雨涵緊緊握著至愛的無力雙手﹐哽咽不能言語。 :/A3l=}iV  
3]$qY_|7  
“老師……您應該……去看看師兄……”紅雲在最後一刻﹐用盡畢生心力﹐也感受到了師兄的劫數。 Q!9AxM2K  
H}Z\r2  
“我……”造雲麒麟心如刀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2guWWFS  
_vr> -:G  
“老師……紅雲想……想見師兄……”斷斷續續的懇求越來越微弱﹐造雲麒麟不再猶豫﹐背起紅雲﹐往神山而去。 q &]I  
_=S 4H  
“落……落霞湖……”紅雲緊緊抓住師尊的手﹐阻止他奔向神山的方向。 INt]OPD  
`o4alK\  
“嗯……”造雲麒麟雖然疑惑﹐但他一直對紅雲的測算能力抱持信心﹐眼下情勢緊急﹐不容多想﹐於是帶著雨涵﹐一路朝落霞湖奔去。 }]VFLBl`w  
C+tB$yahO  
遭受伏孽三掌的藍霞﹐也在最後一刻﹐靈思感應到了紅雲的遭劫地點﹐拖著萬分艱難的軀體﹐一點一點向落星崖而去。 rY yB"|  
,}?x!3  
藍色煙霧漸漸消散空中﹐藍霞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氣空力盡﹐腳下一軟﹐跌倒在半途中﹐朦朧中隱隱約約看見清澈的湖水…… % s&l^&ux  
ny'?Hl'Q  
(“你是誰﹖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a/p} ?!\  
&![3{G"+>l  
身上的力氣慢慢歸於虛無﹐可是和紅雲初次見面的情形卻在腦海中異常清晰起來。那澄澈湖水﹐有如他的動人雙眸﹐雖然歷盡無數磨難﹐依舊美麗非凡﹐不染塵埃…… jjLx60|{  
t`%Xxxu  
吾愛紅雲…… "=H(\ V  
Q &~|P}  
pg0Sq9qCN  
第四十四章 FglW|Hwy  
Qze.1h  
“落星崖﹐靈胎驚啼。” 白色天羅淡淡一句﹐划定了一個嬰兒的未來。 [P_@-:(O  
,#?iu?i/  
“畢竟還是個嬰兒……” L/*D5k%J  
m!#'4  
黃色天羅有所不忍﹐可是黑色天羅疾言厲色﹐將他的些微憐憫當場駁回。 ykMdH:  
X?f\j"v  
“若非當年造雲麒麟苦求﹐留下一名叫藍霞的嬰兒﹐天宇豈會有今日之禍﹗” :}0>IPW-V  
@'IRh9  
“唉……” R^*%yjy9  
F .h A.E  
    雖然不忍﹐可是為防患于未然﹐三人只好硬下心腸﹐迅速前往落星崖。而仍然在哭泣的無助嬰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在剎那間﹐痛失父母雙親﹐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兒。 b';oFUU>Q  
"($"T v2  
“唉……殘忍啊……”濃濃嘆息瀰漫山谷間﹐隨風飄遊的玫瑰花香﹐始終不離落星崖。 E! "N}v  
?cur}`  
“你是何人﹖”優雅花床輕降在殺氣騰騰的三色天羅面前﹐引起三人警惕。 1RHFWK5Si  
Te d1Ky2O  
長長吸吐花煙之間﹐千少一無視現場殺氣﹐慨然輕嘆。 ag02=}Q'r  
tXXnHEz  
“幼兒何辜呢﹖” ,uo K'_  
;]vJ[mi~  
“靈胎遺禍天地﹐罪不容誅﹗”白色天羅斬釘截鐵﹐同時腳步向前一步。 cZR9rnZT  
@h=r;N#/`P  
“千少一看不慣以多欺少﹐恃強凌弱。” 千少一放下煙斗﹐手指輕彈﹐一朵嬌艷玫瑰飛出﹐直直插入白霧腳前的土地。 +Hd'*'c  
0&Z+P?Wb4  
“嗯﹖”白霧大怒﹐衝向前的勢子卻被黃霢拉住。 Gg TrIF  
[x[ nTIg  
“請問閣下是……” -4Hf5!  
]L6[ vJHx  
“塵世浮沉渡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千少一﹐九九九。” hEhvA6f,  
W!Fu7a  
~~~~~~~~~~~~~              ~~~~~~~~~~~~~~~          ~~~~~~~~~~~~~~ ,hSTR)  
lY$9-Q(  
落星崖上劍拔弩張﹐可是落霞湖畔卻是愁風慘霧。造雲麒麟看著夢雨涵抱著紅雲不住抽泣﹐不禁嘆息不止。硬下心腸﹐轉身回頭﹐快步來到藍霞的身前﹐彎腰將他抱起﹐放到湖邊一塊石頭上﹐用袖子慢慢擦拭他的臉。 O= 84ZP%  
bDtb"V8e  
藍霞悠悠醒來﹐映入眼帘的竟是久違的師尊的臉﹐不禁一陣心酸﹐別過頭去。 Wj I NY  
iy-~CPNB_  
“霞兒…… ” 5c ($~EFr  
K#;EjR4H  
聽聞這聲呼喚﹐藍霞難抑哽咽﹐老師好久沒這麼稱呼他了。“師尊……您為何要替孽徒說話﹖我悖逆您還不多嗎﹖” Xn6'*u>+;[  
rO[ Zx'a  
“霞兒﹐因為你是……你是……” 造雲麒麟拉著藍霞的手﹐無限悲慟。 "30R%oL]=  
;d<RP VE:  
“是……什麼﹖您……為何要可憐一個靈胎啊﹖”藍霞吃力地問道。 ,Pj UlcO_  
\5DOp-2  
松開緊握的手﹐造雲麒麟像虛脫一般﹐重重垂下頭。“因為……你是我的兒子。” #`qP7E w  
.azA1@V|  
“什麼﹖不可能﹗”藍霞不可思議地輕笑出聲﹐“我這種人怎麼可能有這樣慈祥聖潔的父親﹗” !n3J6%b9y/  
"w&G1kw5I  
“因為你的降生被時空長城掌握﹐當年你反出天宇﹐我才不曾追截﹔因為三色天羅執意追殺﹐我苦苦哀求隱瞞父子關係﹐才有你我師徒之稱﹔為保住你的性命﹐在你前往異度空間之前﹐我一直都盡力將你屏蔽在長生學府。為保你身份不至泄露﹐我甚至手刃多年至交﹐以至於造成三個可憐的男孩成為孤兒……霞兒﹐為父……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正義聖潔﹐為保住唯一的兒子﹐宇末家族唯一的血脈﹐我也是不擇手段的罪人……”說到最後﹐造雲麒麟已是滿面黯然。 Jty/gjK+  
=z4kK_?F,  
父親深深的無奈映在藍霞眼中﹐令他一時間頭腦空白﹐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又愛又恨的男人。原來一切﹐都是天意…… `nv82v  
PzH#tG&.j  
“是孩兒不肖﹐只有雄心﹐毫無孝心﹐多年來一直忽視父親的一片苦心……父親﹐孩兒對不起你﹗”藍霞偏過頭去﹐閉上雙眼﹐掩飾著自己內心的脆弱。 Bhf4 /$  
T:0#se  
“孩子﹐其實……只要你活著﹐為父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啊﹗”造雲麒麟再度握住他冰涼雙手﹐不忍地看著他逐漸蒼白的面容。 QLDld[  
C^fUhLVSZ^  
“未注生﹐先注死﹐為何我藍霞的命運﹐如此殘酷﹗”藍霞雙眼圓睜﹐不甘心地看著天際陰沉烏雲。 Al^h^ 9tJ  
NsF8`r g  
“是父親對不住你……”造雲麒麟此時卻是欲言又止﹐只是痛心地將自己的臉貼向兒子的胸膛。 S*'  
b |JM4jgK  
藍霞不語。半晌之後﹐他勉強移動眼光﹐看見了不遠處的一角紅衣。 Bs;.oK5!n@  
RGz NZc  
“父親﹗”藍霞不顧週身大穴散離的藍色雨氣﹐緊緊抓住造雲麒麟的衣袖。“無論如何﹐請……救救師弟……紅雲﹗” Rdl^-\BV  
dS)c~:&+  
造雲麒麟一驚﹐抬頭看著藍霞苦苦哀求的眼神。這眼神﹐是他撫養藍霞一生以來﹐第二次見到。 M D,+>kh  
p -wEPC0  
“父親﹐兒子明白您藏有一本『識雲譜』… … ” 藍霞斷斷續續道﹐眼神雖然逐漸渙散﹐但仍是隱約射出銳利之光。造雲麒麟尚沉浸在過往之事﹐一時間無法反應﹐祇得緩緩點頭。 IiB"F<&[j{  
&k@r23V7r  
從這孩子降生之日起﹐他一直都在寵溺他﹐為他做盡百般惡事﹐咽下無數苦水… …只為了那本『識雲譜』帶來的無窮遺禍。  IA{I|g<  
W?2Z31;7  
因為睥睨天地生死輪迴﹐他親手造下起死回生的絕世秘譜﹐卻因此引動天怒地怨﹐使得他傳承血脈的唯一兒子﹐生為靈胎﹐最後霞散大地。 >*e,+ok  
zOT(>1'  
逆天之舉不可為﹐若為之﹐則必要有承受一切後果的覺悟。 egh_1Wg2a  
=plU3D2  
“父親﹐藍霞此生有父如此﹐死而無憾﹐只是……”虛弱的手指已經抓不住羽扇﹐任隨它跌落地上。只是半開的眼眸﹐仍然執著望向那抹紅衣的顏色。 tY0C& u2  
s*UO!bHa  
“孩子﹐孩子啊……”造雲麒麟撫著藍霞的胸口著急大喊﹐引來另外一側悽痛慘別的愛侶注意。 m8NKuhu  
gvy c(d  
“師兄﹗”紅雲已經無力起身﹐卻竭力向湖邊的藍霞伸手夠去﹐一點一點地移動雙腿﹐看得夢雨涵淚珠連連﹐祇得勉強攙著他。 ? yek\X  
xAJuIR1Hi  
藍霞看見紅雲幾乎是在地上爬﹐奮力也要起身﹐卻是力不從心。造雲麒麟此刻也顧不得過往的不快﹐扶住兒子的頸背﹐將他上身稍微抬了起來。 ![hVTZ,hyZ  
PNG!q}(c  
越來越濃的雙色散離雨氣﹐在灰暗空氣中逐漸靠近﹐糾纏在一起﹐再緩緩淡去消失。紅雲拼下最後一口氣﹐伸手搭上藍霞仰躺的湖邊大石﹐頭卻已經垂了下去。 pHv~^L%=  
\K%A}gnHe  
已經虛弱到無力的手指﹐突然不知哪來的倔強力量﹐一把抓住紅雲手臂﹐將他拉了起來。藍霞緊緊貼住紅雲的臉頰﹐喃喃低語。 ht5eb"c+ 8  
k+`e0Jago  
此生何幸﹐得與你同時同地﹐共赴黃泉…… 5$Da\?Fpn  
q8[I` V{  
微弱話語被接下來的轟天巨響徹底淹沒。天雷一響﹐造雲麒麟和夢雨涵震驚仰頭之時﹐藍霞拼盡最後力量﹐將紅雲一帶﹐側身一倒﹐雙雙向湖水投去。 .wJv_  
.E&-gXJ4  
“紅雲﹐我改變主意了……原諒我的自私……” !/wR[`s9w  
*\T ]Z&E"  
這是紅雲被從背後傳來的劇痛擊昏之前﹐最後聽到的話語。 _NkbB"+L  
QX >Pni  
~~~~~~~~~~~~~              ~~~~~~~~~~~~~~~          ~~~~~~~~~~~~~~ fLR\@f  
gbL!8Z1h  
    “憑什麼說這孩子是靈胎呢﹖”千少一微笑安撫著瑟縮靠近花床的小車﹐讓小車躲到花床後面﹐然後輕問面前的三色天羅。 -$+`v<[r  
%VmHw~xyF:  
    “不是靈胎﹐哪來狂猛氣功﹖殺父剋母﹐不祥之魔種也﹗”黑霾一口咬定﹐不肯放松。 s6.#uT7h  
cr"AK"TQ  
    長嘆一聲﹐千少一緩緩放下煙斗。“原來名滿天下的神山三色天羅﹐也是濫殺無辜之輩。我聽說﹐不得父母親口承認﹐三色天羅是不會動手。如今看來﹐是千少一誤信傳言了。” {v~.zRW%]r  
(OT&:WwW  
    看著三人急匆匆離去﹐千少一悠然吐了一口花煙﹐隨手丟了一朵粉紅色的玫瑰入小車﹐欣然聆聽著幼兒的笑聲。 KL4vr|i,  
z[bS soK`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U3 y-cgE  
5*IfI+}  
~~~~~~~~~~~~~              ~~~~~~~~~~~~~~~          ~~~~~~~~~~~~~~ g}Esj"7  
K3On8  
滔天的水花宛如被擊碎的瑯玡玉柱﹐直衝天際。水底卻傳來一聲長嘯龍吟﹐金光萬丈﹐一條龍形金光破水而出﹐直上雲端。燦爛光芒遮掩了半刻前尚余韻未消的紅藍二色氣息﹐熾熱的光焰更是將落霞湖映照得有如熔爐。 rA6lyzJ  
iQJ[?l`  
造雲麒麟見情況危急﹐第一個念頭就是湖底可能隱藏著什麼一觸即發的危險異物﹐不及多想﹐連忙帶著尚自驚慟的夢雨涵﹐即刻離開了炎熱異常的落霞湖。隨後趕來的三色天羅﹐知道已經晚了一步﹐為避免接觸炎熱熾流﹐也隨即轉頭離開。 YMfjTt@Q  
mOE%:xq9-  
藍霞當時落水之時﹐身上已然氣竭力盡﹐松開紅雲的剎那﹐也感覺到冰涼湖水浸入毛孔﹐卻抑止不住藍色霞氣繼續耗散﹔但立刻就有一股溫暖熱流涌來﹐不但阻隔了元氣喪失﹐也將身體托出水面﹐一直向上昇去。 )%D>U  
- }2AXP2q  
元氣不再損失﹐藍霞穩住氣脈﹐朦朧中但見一片紅色衫袖﹐想也沒想就抓了過來﹐不顧那驚人的熾熱炎流蒸騰﹐死死將一同上昇中的紅雲抱住。 zf}X%tp  
^oT!%"\  
恍惚裡又聞一聲驚天龍嘯﹐遠遠天際也傳來一聲似乎是回應的龍吼。藍霞盡力想觀看究竟四週發生何事﹐卻皆被金光遮蔽﹐只朦朧中看見四週耀目星光由遠而近﹐頻頻擦身而過。 ZQ'bB5I  
2c4x=%  
這就是遨遊天際的感覺嗎﹖還是死亡的感覺呢﹖無論如何﹐能夠得以和至愛之人在一起﹐無論是天堂﹐或是地府﹐皆是極樂淨土。 sm>5n_Vw  
C=uYX"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一絲清爽涼風透入﹐四週依稀可見莊嚴浩渺的牆壁梁柱﹐金光慢慢消失﹐藍霞低頭一看懷中似乎沉睡的紅雲﹐面色漸漸泛紅﹐才放心下來。一路緊繃的情緒一下子鬆懈下來﹐藍霞仰後一倒﹐失去了意識。 ubZcpqm?Q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五章 1#m'u5L  
mtunD;_Dek  
背上的劇痛在一片模糊光影中漸漸黯淡﹐但全身的無力感仍然緊緊糾纏著紅雲。感覺到身下的觸感﹐他驀然驚醒。 b)1v:X4Bv=  
f}C$!Lhs  
“藍霞﹗”驚覺自己趴在師兄身上﹐紅雲不顧全身的酸軟和痛楚﹐急急地探指他的鼻息﹐然後將耳朵貼在他的胸口。 jFr[T  
KqI<#hUl  
一陣探查之後﹐祇得微弱生存氣息﹐紅雲卻不敢大意。雖說藍霞習的是寒冰系武學﹐但人體的溫度冰成這樣﹐怎麼也不能不讓紅雲焦心。費勁試圖運起真元﹐卻發現自己氣竭力空﹐半點真氣也提不上來﹐更不要說救人﹔紅雲絕望之際﹐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將師兄勉強扶起﹐靠在自己胸口。 XVwJr""+  
!um~P  
伸手到衣襟裡面﹐摸了半天﹐紅雲微弱一笑﹐將那個白色瓷瓶掏了出來﹐正是藍霞曾經送給他修復功體的藥丸。 psaPrE  
V ~%C me  
“這下應該有救了……”喃喃話語中全是欣然笑意﹐紅雲不顧其他﹐撬開師兄的嘴唇﹐將藥丸傾入。可是藍霞意識全無﹐難以咽下藥丸。紅雲沉思片刻﹐毅然將自己紅唇對上﹐粉舌伸入他的口腔﹐再用自己的津液將藥丸送下食道。 ]QbT%0  
k/;%{@G)  
如此送完一瓶的丸藥﹐紅雲將師兄靠著柱子半坐起﹐脫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他身上﹐起身慢慢向門外走去。虛弱的體力讓他搖搖晃晃﹐但腦中思緒已經漸漸理清。 )5NjwLs  
Jdc{H/10  
落水那一刻﹐多年前自己私入神龍殿﹐封入體內的龍族秘寶神龍令本能覺醒﹐衝天而起﹐帶自己直上太虛﹐而不肯放手的師兄藍霞﹐也一並被帶到神龍殿來。 U-mZO7y!  
1](PuQm7+  
依靠神龍令的神力﹐兩人不但保住性命﹐並且得到了復原的機會﹐是命不該絕﹐還是此生緣未盡﹖ b$W~w*O   
)oU%++cdo  
放眼望去﹐在當年外星系侵族之禍已告一段落的如今﹐太虛此處已變得沉寂荒涼﹐渺無人煙﹐讓紅雲不禁觀之心酸。 I)YUGA5  
R|u2ga ~  
曾經不可一世的強大種族﹐如今頹敗至此﹐過往繁盛﹐如今盡成過往雲煙。凋零的龍族﹐四分五裂﹐就算存活也是下落不明。想自己豁盡心機仍然無法改變天意﹐反而連累師兄一起遭劫﹐愧疚之心﹐如排山倒海般襲來﹐紅雲一時心情激動﹐不能自已。 WNmG'hlA  
j2GTo~muq  
環視四週﹐雖然樓傾垣頹﹐但山水草木猶在。紅雲來到水潭邊﹐取來一竹筒的清水﹐回到殿內﹐再依前法將水哺給師兄。 B}U:c]  
}gR!]Cs)^  
時間緩緩流淌。紅雲擔懮看著藍霞靜默蒼白的面容﹐過往點點滴滴﹐如影歷歷﹐一股莫名感覺﹐攫住心尖最敏感的部位。曾幾何時﹐這藍色身影在自己心中﹐竟然佔據如此地位﹐讓人喘不過氣來。 :H(wW   
hzcSKRm  
“今生今世﹐我們永不分離。” yRyUOTK  
u"s@eN  
過往的誓言﹐無論有心或是無意﹐竟在生死一瞬﹐鏗然落現。紅雲疲倦靠坐柱子之前﹐讓師兄躺在自己腿上。  gmW-#.  
V=cJdF  
如果此次能有一線生機﹐往後的路﹐還會沿來時的方向繼續前行嗎﹖或是…… C4H$w:bVk  
f]C`]qg  
空茫遙遠的思索令他疲倦﹐無力再次佔據了身心﹐紅雲難抑背後的疼痛﹐呻吟一聲閉上雙眼﹐卻引動了昏迷已久的藍霞。 x=VLTH/oo  
\0,8?S  
“啊﹗”驚喘一聲﹐紅雲睜眼低頭﹐發現自己的手被師兄緊緊握住。不及掙開﹐脫口就問﹕ “你醒了﹖感覺如何﹖” F +Dke>j  
&)ED||r,  
目光緩緩凝聚在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容上﹐藍霞恍若未聞﹐關切反問道﹕“我重不重﹖”說著﹐就要掙扎起身。 epm ~  
o^8Z cN>  
紅雲此時也是萬分虛弱﹐拉不住他堅持要起身的勢子﹐只得任由他去。藍霞坐起身﹐皺眉環視四週﹐“這是何地﹖你有沒有事﹖” XEe$Wh  
!+V."*]l  
“我不要緊﹐你之前一直身體冰涼﹐才讓我……”紅雲一面說﹐一面卻驚覺藍霞緊緊盯著自己的熾烈眼神﹐不禁瑟縮了一下﹐將頭轉過去。 dzRnI*  
"969F(S$  
藍霞試著運轉了一下體內元氣﹐發覺漸有恢復﹐不禁大為奇怪﹐“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積聚如此多的雲氣呢﹖” f>zd,|)At  
dIq*"Ry+~  
“喔﹐此地是龍族故居﹐故而終年雲霧繚繞﹐也便於讓我們修煉功體﹐所以……”看上去師兄的狀況比自己好很多﹐紅雲一陣欣慰﹐心情放松﹐隨即緩緩閉眼。 G vTA/zA  
'(fzznRH  
“紅雲﹗你醒醒﹗”藍霞見紅雲話語未竟就閉目不語﹐連忙彎腰將他打橫抱起﹐走了兩步﹐放在殿內一角的床上。 l0K_29^  
[R(dCq>  
“呵呵……”虛弱笑了兩聲﹐紅雲輕輕搖手﹐仿彿想拂掉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我沒事﹐有點累﹐睡一會兒。” 9  M90X8  
-2qI2Z  
無視他稍微推拒的手﹐藍霞俯下身子﹐吻上了紅雲的唇﹐急切吸吮著﹐仿彿要證實他的存在般﹐飢渴吞噬。 3S=$ng  
ecMpU8}rR  
偏偏此刻﹐眩暈感陣陣襲來﹐毫無反抗能力的紅雲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祇得任隨藍霞放肆。 AK//]   
Uo0[ZsFD  
待兩人衣衫半解﹐藍霞方才意識到紅雲的不對勁﹐起身一看﹐紅雲氣息微弱﹐眼眸半開﹐眼眶中泛起薄霧﹐但目光隱約渙散。 %zYTTPLZ  
9ePR6WS4  
“紅雲﹗”藍霞著急了﹐一把將紅雲拉到自己懷中坐起來﹐一手拉過他的手腕﹐焦急把脈。 P%y9fU2[  
qoAJcr2uN  
“沒事﹐就是睏了。” 紅雲掙不開師兄的把握﹐本能扭動兩下﹐卻牽動了背上的痛處﹐不禁蹙眉。 4K0Fc^-  
^5q}M'  
“紅雲﹐我們在此地不是辦法﹐你知道如何返回天宇嗎﹖”藍霞此刻不想其他﹐只想趕快讓紅雲恢復身體﹐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quK%VO!  
5 D[`nU}  
緩緩搖頭﹐紅雲無奈道﹕“我也不知。師兄﹐你真的想回去嗎﹖” _Rk>yJD7s  
*]>~lO1  
深深注視著懷中孱弱身軀﹐藍霞輕輕道﹕“我只想你儘快好起來﹐顧不得那許多了。” ? ]H'egG6  
%4x,^ K]  
“過去真是美好……”長嘆一聲﹐紅雲道﹕“我們談和﹐可以嗎﹖” 1B`JvNtd  
4hWFgk  
突來的平和話語﹐讓藍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哽咽著緊緊擁住懷中虛弱身軀﹐激動不能自已。原來﹐經過毀天滅地的絕望失去之後﹐換來的竟是這般甜蜜報償。 ?OBB)hj  
IN=l|Q$8f  
“紅雲……” +HF*X~},i  
:a*F>S!  
藍霞抱著懷中熟睡的此生摯愛﹐任隨心中激蕩不休。原以為此生再也沒有親近他的機會﹐幾乎絕望的懸崖死角上﹐竟然出現了一線曙光。 F#Bi*YY  
B*^8kc:)L  
“紅雲﹐為了你﹐藍霞不惜毀滅一切……別離開我……” asJt 6C  
(G 9Ku 8Y  
極輕聲的呼喚﹐帶著心底迫切的渴求﹐伴隨極端的熾情火焰﹐焚盡紅雲沉沉夢境。 l'RuzBQr  
"u3 N9  
~~~~~~~~~~~~~              ~~~~~~~~~~~~~~~          ~~~~~~~~~~~~~~ (AT)w/  
2>vn'sXdj  
失望萬分﹐返回落星崖的三色天羅﹐只在現場發現一朵玫瑰﹐花床和幼兒﹐皆已消失無蹤了。 /rnP/X)T  
J@RV^2  
“可惡﹗這必定是千少一聲東擊西之計﹗”黑霾氣憤不已。 uz@lz +  
v03 ^  
“畏罪潛逃﹐天羅捕殺不留情啊﹗”白霧也是慨然萬千。“四處搜尋吧﹗” Qy\K oo  
S~\u]j^%y  
三人剛待啟程﹐卻聞得陣陣玫瑰香氣﹐輕輕笑意由身後傳來。“上一代錯誤的結合﹐罪從何來呢﹖天地之大﹐處處自由地﹐潛逃二字﹐又從何說起呢﹖” l-q.VY2  
P`y 0FKS  
輕紗隨風飛揚﹐繽紛花床翩然出現﹐有意護住小小的幼兒車。三色天羅一驚﹐轉過頭來﹐白霧首先發難。 E@8&#<  
gx=2]~O1(  
“哼﹗紅雲貓姬雙雙死亡﹐孽胎身份無從得證﹗”白霧迅速攔住玫瑰花床﹐“小小年紀蘊藏驚天之勢﹐不是靈胎﹐又是什麼﹖” $Hal]  
`_E@cZ4  
“也有可能是異數啊﹗”千少一悠然吸吐花煙。“無憑無據﹐身為先天者的三色天羅﹐不會錯殺無辜才是。” , R $ZZ4  
bX`VIFc  
三色天羅彼此交換了個眼神﹐黃霢開口發話。“現在此子已成孤兒﹐幼兒在江湖獨行危險萬分﹐我們想暫時收留。” Ombvp;  
ol@LLT_m  
溫柔雙眼微合﹐千少一緩緩道﹕“善事人人可為﹐我沒意見。” p 4Y 2AQ9  
qdwjg8fo4Z  
話語未落﹐卻見幼兒小車顫抖靠近花床﹐千少一繼續道﹕“但是﹐小朋友有意見啊﹗” PHqIfH [  
F2Co Xe7  
縷縷花煙仿彿在安撫焦躁的小孩子﹐臥花者淺笑。“不如各位割愛﹐這件善事由我來做。” F}4jm,w  
YCu9dBeVS  
無可奈何之下﹐三色天羅緩緩點頭。 qj<_*  
fMIKA72>{  
“可以﹐但是在未證實靈胎身份這段時間內﹐幼兒若逃脫﹐責任歸你。” N}7tjk   
8\rHSsP  
千少一頷首表示同意﹐然後隨手丟出一枝玫瑰﹐“有玫瑰花煙的地方﹐就可以找到千少一九九九。” B#K2?Et!t  
XkuZ2(  
“好特徵﹗感謝你的花朵。” 黃霢拾起花朵﹐代表三色天羅接下他的承諾﹐三人遂轉身離去。 ?iaD;:'qE  
q /^&si  
笑著回視似乎鬆了一口氣的幼兒﹐千少一再次吸吐一口花煙﹐悠閑側身臥下。 ~ H $q  
M\jTeB"Z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小朋友﹐靈胎的旅途總是孤獨﹐你須勇敢去面對啊……” X5wYfN  
AE&IN.-  
9`v[Jm% $m  
第四十六章 x)!NB99(tC  
a%)-iL X8&  
霓虹幻彩光怪陸離的時空魔殿﹐長城之主魔空舒心笑著﹐將手中酒杯向坐在對面席上的三色天羅舉了舉﹐以表謝意。 L\y>WR%s  
O;~d ao  
“沒想到令吾一直頭痛的藍霞﹐面對三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魔空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S p IFH1  
PV/S zfvIq  
“城主客氣了。” 白霧站起身來﹐微笑作答。“若非城主早年指導﹐針對藍霞雨氣功體﹐研究專門破解的招式﹐焉有今日之功﹖吾等耗費多少年的光陰﹐仍然比不上城主深謀遠慮﹐令人佩服啊﹗” +)l6%QKcW  
1U;p+k5c  
魔空冷笑一聲﹐輕輕放下酒杯。“出身天宇之人﹐無論如何不可能完全讓吾放心。當年本城主是看中他的才華﹐才讓他身居高位﹐協助謀劃天宇霸業。可是當他的心已不在時空﹐形同廢棋之時﹐吾當然不可能任他亂走﹐壞了本城主的佈局。” j?'It`s  
J,]U"+;H  
“多少年了﹐他就像本城主一塊心病﹐這次能夠借他一舉除去天宇第一人﹐兩敗俱傷﹐也是僥倖得很。” 魔空沉吟道﹐“若非紅雲逆天之舉招來死劫﹐作為天宇異數﹐吾真不知該怎樣置他於死地呢。” Ee-yP[2 *  
l*z.20^P  
三色天羅各自默然﹐對於魔空的心狠手辣﹐不予置評。 >s+*D=k  
cG~-OHU  
“對了﹐你們確保雲霞皆已死了嗎﹖”魔空為求謹慎﹐再次問道。 l-RwCw4f  
uQlQ%n%  
“紅藍兩色雨氣散盡﹐落霞湖天雷一擊﹐落水的兩人﹐絕無可能生還。倘若城主尚不放心﹐不妨親自去看。” 黃霢回道。 ::A]p@  
q+Cq&|4 ?2  
“嗯……逆天者必死﹐根據諸方的情報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差錯。再說﹐接下來也沒有閑功夫考慮這個問題了。” 魔空嘴角微微一彎﹐眼神一爍﹐看著時空長廊盡頭﹐無邊的黑暗。 p@+r&Mg%W"  
ds"q1  
“城主是打算即刻進兵天宇嗎﹖”黑霾問道。 c;pv< lX'  
J)leRR&  
“紅雲之死﹐對天宇眾人而言﹐不啻於最致命的打擊。趁他們還未從悲慟中恢復過來﹐一鼓作氣拿下剩餘江山﹐是最好的選擇。” cN\Fgbt  
=g+Rk+jn  
“天宇智者無數﹐城主不可掉以輕心。” 黃霢慎重皺眉。“如果有人識破你的計劃……” uRfFPOYH  
}Pn]j7u!  
魔空仰天大笑。“從一開始﹐吾就隱藏在後方﹐有誰能真正識破時空之主的行事方式呢﹖”停頓了一下﹐卻又遲疑起來﹕“除非是……” JM-+p  
O$,MdhyXC  
千年前的那場惡戰﹐天崩地裂﹐兩敗俱傷。金色戰袍﹐凜凜身影﹐那遠在時光盡頭的勁敵﹐此刻卻仿彿凝現面前﹐歷歷在目。魔空一時失神﹐住口不語。 9k[>(LC  
amH..D7_>  
半晌﹐時空魔殿寂靜無聲﹐針落可聞。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酒杯倒在桌上的聲響。 0O:')R&  
;}k9YlQrN  
“無論如何﹐在他現面之前﹐可能的變數﹐都要一一斬除﹗”魔空激動握拳﹐眼神中不掩狠辣。 /"%(i#<)xs  
zwa%$U  
三色天羅互相對視了一下﹐很快明白了魔空的言下之意。 WVfwt.Y  
}{.0mu9  
“城主是要我們繼續追擊紅雲之子嗎﹖” Wy`ve~y  
#N'W+M /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何況這個神秘者千少一九九九﹐也很有可能是天宇陣線的一員﹐日後造成的阻力﹐不可估算。趁他現在還未和天宇眾人聯繫上﹐儘早下手。” 魔空抓起流光酒液的玉杯﹐狠狠摔在地下。“不能讓天宇再有聯合起來的機會﹐趁他們現在力量分散﹐一舉殲滅。” &?xZ Hr`  
3.?kxac  
完全不動用過往幾十年來藍霞用強制手段改造的殺星﹐魔空啟動長城真正的精英部隊﹐開始對天宇發動狂猛的正式攻擊。 pZg}7F{$  
UfWn\*J&k  
~~~~~~~~~~~~~              ~~~~~~~~~~~~~~~          ~~~~~~~~~~~~~~ t/TWLhx/  
GnzKDDH '  
面對隨時會到來的風暴﹐長生府尊不再猶豫﹐帶著紅雲遺孀夢雨涵﹐遠避江湖﹐隱藏起來。 qu:nV"~_  
w( ^  
愛子喪命之後﹐接踵而至的是摯愛辭世的打擊。同樣經歷如此痛楚的老人﹐卻明了眼前這名女性的處境﹐比自己不知危險多少倍。撇去時空長城不說﹐盲園之主的報復心理﹐也不可能放她干休。一切皆是因自己而起﹐造雲麒麟更加堅定決心﹐好好保護這可憐的女人。 H<`<5M8  
?]]d s]  
“雨涵啊﹗振作起來﹐面對日後的生活吧﹗”老者勉強壓抑心中同樣巨大的悽慟﹐安慰著始終不發一語的夢雨涵。 <//#0r*  
O.% $oV  
“府尊請放心﹐雨涵不要緊……這一切……都是命啊……”雨涵眼一閉﹐淚水潸然而下。“紅雲有他揹負的天命﹐無論這結局是怎樣﹐雨涵只有支持……” 3</gK$f2  
86AZ)UP2D  
而此刻﹐造雲麒麟身負愛子愛徒逝去的雙重打擊之下﹐心中最關注的事情﹐卻只有…… shAoib?Kw:  
U$,W/G}m  
“不知道愛徒的遺子怎樣了……” OmR) W'  
yHk}'YP  
南嶽的隱秘山谷中﹐堪稱天宇當前兩大支柱的兩人﹐也皆是愁雲慘霧。只是相比之下﹐天皇還是在努力勸解對方。 .h7`Q{  
:7 P/ZC%  
“造天筆﹐我明白你與紅雲情同手足﹐只是逝者已去﹐生者還是要繼續前行﹐護衛天宇啊﹗” L H8iHB  
' M'k$G@Z  
造天筆依然一身白衣儒袍﹐卻是悠然不再﹐垂頭靠窗而坐。紅雲此次遭劫﹐對他的打擊之大﹐難以想象。曾經也是無為而行﹑順應天意的瀟灑之人﹐曾幾何時﹐慢慢開始分擔某人肩上沉重的擔子﹐開始邁上某人行走的路﹐一條沒有止境﹑不能回頭的路…… 7(S66  
=W_Pph  
聽到天皇的勸慰﹐他沒有抬頭﹐只是隨口輕聲道﹕“天皇是認為﹐時空長城尚有伏兵﹖” t0*,%ge:<  
1\aJ[t  
天皇頓了一下﹐腦中一轉﹐“造天筆覺得﹐之前長城的侵略力量﹐只是藍霞方面的兵力嗎﹖” 74p=uQ  
/)<x<7FKW  
造天筆沉默以對﹐不置可否。天皇腦中漸生疑雲﹐為何眾人皆以為天宇時空兩敗俱傷的當下﹐他卻有截然不同的想法﹖無論如何﹐謹慎總是比較妥當﹐於是點點頭。 4,]z  
j @HOU~x  
“看來既定的取南嶽皇血的計劃﹐也要暫延了。” 天皇道﹐“長城既然沒有終止侵略天宇﹐必定會在近期﹐盯上南嶽。” cfP9b8JG  
4{rqGC /  
“所以我們此刻前往紅雲交代的地點取皇血﹐並非好事。” 造天筆緩緩吐氣。“天宇已失大半江山﹐如今不能再有任何閃失。” ~>"m`Q&[  
y k{8O.g  
“那依你之見呢﹖”天皇問道。 CVy\']  
qLYz-P'ik  
“依魔空的一貫做法﹐不可能等到我們集結正道各派擺開架勢才動手進攻。如今時間緊迫﹐為保元氣﹐我建議天皇盡速回守中嶽﹐以免有失﹔府尊已帶著雨涵暫避武道﹐應該萬無一失﹔而我……”造天筆沉吟片刻﹐“就負責帶領下輩人﹐準備第一線反擊吧。” ;LXwW(_6d  
:+q d>;yf#  
天皇聽畢﹐並未立刻表態﹐一雙英眉蹙得更緊﹐欲言又止。 -$2a@K,i  
~Bi>T15e  
“天皇﹐你怎樣了﹖”造天筆以為自己的計劃尚有欠缺﹐也隨即思索片刻﹐開口道﹕“天皇是在為紅雲之子擔心嗎﹖” !JGe .U5  
nUy.gAb  
“喔﹐”天皇回過神來﹐“沒想到滅靈胎之三色天羅﹐竟是魔空的手下﹐可見此人不簡單啊﹗” 8%ea(|Wjg  
9-3, DxZ}  
造天筆冷笑一聲。“什麼手下﹐憑魔空的段數﹐怎能讓三色天羅俯首聽命﹖兩者只是合作關係罷了。” (E{}iq@2  
y2{uEbA  
聞言﹐天皇更加驚詫﹐但又不好說什麼。“既然如此﹐紅雲之子有臥花奇人千少一護航﹐應該是可以放心。只是千少一尚未正式宣佈立場……” /L yoTBG  
 J^V}%N".  
“時局緊迫﹐顧不上那麼多了。” 造天筆思索著﹐“不過如果有機會﹐還是盡力游說千少一加入天宇陣線比較好。” {TL.2  
Pb`Uxv  
天皇點點頭﹐站起身來。“此事我會設法。時間差不多了﹐天皇就此告辭了。” J6[V7R[\  
qC x|}5:  
“保重﹗”造天筆微微躬身﹐目送天皇離去。 uSgR|b;R]  
(xdC'@&  
天宇的未來……會是怎樣的局面呢﹖ $Vp*,oRL  
~~\C.6c#  
造天筆輕輕合眼﹐掩去深藏其中的一抹異彩光芒。 F(?O7z"d  
B{ Ab #  
返回中嶽的一路上﹐天皇疑思重重。為何造天筆對魔空了解如此之多﹖隨口所言數樁﹐盡是眾人無從得知的東西。按說﹐自己曾經兩次入長城﹐都不能說對魔空知之甚詳﹔何況一直在二線協助防守的造天筆﹖又者﹐自從長城開始攻嶽計劃起﹐檯面上只看到藍霞的勢力而已﹐魔空完全是在後方操盤﹐不曾露出半點形跡啊﹗ C==yl"w  
.sCj3sX*  
難道……造天筆早就與魔空有所交涉﹗ 9]Fi2M  
?:$\ t?e^  
突來的念頭﹐將天皇徹底震撼。聰慧如他﹐在瞬間被自己的推測驚得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TT@ U_^o  
4=~+B z  
“造天筆……你文儒之軀﹐卻暗藏風馳電掣氣勢﹐真是蓋世無雙的奇人異者啊﹗” 4OaU1Y[  
'L@kZ  
~~~~~~~~~~~~~              ~~~~~~~~~~~~~~~          ~~~~~~~~~~~~~~ HSk_'g(\0  
gHo sPY[  
淒清月夜﹐烏雲籠罩。風急電閃﹐雷聲陣陣。依舊的景物﹐依然的地點﹐抹不去那絲懮愁。此刻﹐花煙伴稚子﹐一床一車﹐在林間緩行。揮之不去的三色陰霾﹐仍然籠罩在無知的幼兒頭頂。 Gl"|t't(  
ve]hE}o/}  
溫柔注視著天真稚顏﹐千少一輕吐花煙。 YSh@+AN  
ZfMs6`Wv 1  
“小朋友﹗你必須接受父母雙亡的殘酷命運﹐也必須開始面對未來的世界。今天慶幸﹐是你的雙親帶著秘密往黃泉﹔明日不幸﹐是孤兒孤獨的夜晚。” k5%W8dI  
BPuum  
仿彿聽懂濃濃愁韻的孩子﹐不禁輕輕啜泣起來﹐千少一見狀﹐長長嘆了一口氣﹐溫柔撫慰。“唉﹗懮愁的孤兒﹐千少一會陪伴你成長﹐讓你在懮愁路上更為踏實。此緣久久久……” %E\zR/  
&,l(2z[  
小車鄅鄅行至落星崖頂﹐悵然仰望夜空。玫瑰花床隨後護行﹐柔和語調似在嘆息﹐又似在對小生命譐譐教誨。 ^6On^k[|fw  
~].?8C.>*  
“落星崖已墜落一顆慧星﹐幼兒無知的小手﹐推散一朵護罩天宇的紅雲。天地不怪你……或許你正是終止雙親綿長的煩憂。你看﹐狂風怒吼﹐是誰賦予這樣大的力量﹖大雨傾盆﹐又是誰賦予這樣大的力量﹖天父地母也。今日神話與現實皆不存在了﹐獨有我們實實在在屹立在地上天下。” U4.$o ]58  
M$48}q+  
悠揚悅耳的言語﹐迴蕩在漫天風急電閃之中﹐伴隨小車上一朵艷麗的玫瑰花﹐深深映入幼兒難忘的記憶裡。 T-LX>*  
d9&   
塵世浮沉近千秋。人生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1Q/= s,{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七章 #NW+t|E  
#4JMb#q0E  
顫抖的手指撫上逐漸冰冷的臉頰﹐幾成死寂的空間﹐只聽到一人的呼吸聲。 nzC *mPX8  
s/tLY/U/  
藍霞已經竭力克制自己的恐懼﹐卻是止不住全身的顫抖。紅雲已經失去呼吸﹐軀體也慢慢冷下來﹐這和藍霞所有寒冰功體不同﹐從小習練純陽功體的紅雲﹐一旦身體變冷﹐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rx2)uUbR  
hSm?Z!+  
之前勉力而行的那些舉動﹐已是紅雲拼著最後的生命力﹐對師兄的補償。嘗到口中藥丸氣味的藍霞醒來以後﹐自然明白了一切。 w.q`E@ T*  
v>]g="5}8  
“笨蛋﹐你休想用此來逃避我﹐你欠我的﹐永遠也還不清﹗” ?4bYb]8Z  
m$p}cok#+S  
緊緊握住紅雲的雙手﹐藍霞腦中急轉﹐思索可能的救人方法。 :C*}Yg  
.; F<X \_  
落星崖之劫﹐紅雲功脈俱碎﹐雲氣無可抑制地散掉。後來雖然神龍令出體﹐保住一命﹐但龍族秘寶吸化附體之人的精氣神更劇﹐之前紅雲認為他是睏倦﹐其實是已到極限。 |9jK-F6   
)8A.Wg4S;c  
藍霞眉頭緊鎖﹐不是很了解龍族一切的他﹐卻記得紅雲昏睡前對他說過的一件事。 '#7k9\  
]q1w@)]n}  
(“此地終年雲霧繚繞﹐便於龍族之人修煉功體……”) AioW*`[WjA  
YVMvT>/,  
不再思索﹐一把抱起石床上的人﹐藍霞衝出殿外﹐來到一處雲氣甚濃的地方。 ,)1C"'  
w a_{\v=  
一踏入那裡﹐藍霞突感精神氣爽﹐靈臺一片澄澈。 !T,<p    
)#m{"rk[x,  
“原來此地是我們倆的重生之所﹐是天意不讓我藍霞絕命啊﹗” |M;Nq@bRv  
,D;8~l lM  
壓住滿心狂喜﹐藍霞凝神運轉自身內元﹐點上紅雲功穴﹐準備輸送真氣給他。 klUV&O+=%  
N;3!oo4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藍霞卻只覺得氣流滯礙﹐真氣怎麼也無法進入紅雲的功脈半分。凝思一想﹐難道是神龍令在體內﹐有抑制外力入侵的結果﹖ }|Qh+{H*.  
juR>4SH  
“那可糟糕了﹐如果只能靠他自己來復原的話……”藍霞擔懮地看看懷裡毫無意識的紅雲﹐不斷流失著生命﹐根本無法靠四週雲氣續命。 9<u&27.  
9i\RdJv.  
“不能再猶豫了﹐唉﹗”藍霞狠下心﹐凝氣在手﹐竟是冰寒凍氣﹐“去﹗” $`|h F[tv  
L<!h3n  
輕喝一聲﹐寒氣慢慢籠住紅雲﹐封住他的三十六處功脈﹐將身體的惡化止住。 F_qApyU,7  
sE?%;uBb  
“等到週期一到﹐他全身毛孔自然張開﹐應該就可以醒來了吧﹗” 1Vy8eI`4  
ZWCsrV*;  
抱著渾身冰冷的紅雲﹐藍霞突然流下兩行淚水。過往一切甜蜜悲傷痛苦無奈的回憶﹐剎那間直上心頭﹐化作心底最難言的情緒﹐從眼眶中傾泄而下。 h"1}j'2>@  
zDdo RK@  
眼光減去平日的銳氣﹐凝望遠方一片迷茫霧氣。安靜的空間更便於他全身心的思考﹐慢慢冷靜下來之後﹐更多的思緒在腦中漸漸成形。 D`p2aeI  
S%\5"uGa  
多年的異度空間生活﹐暗無天日的磨煉﹐心無旁騖的執著﹐使他在迅速成長的文智武功之外﹐多了一份心機。 ?Z{/0X)]|  
c,r6+oX  
早在踏出時空長城之時﹐藍霞就已經對身邊這枚水晶球做了調整﹐屏蔽魔空方面對他的監控﹐並開啟了多年前佈下的機關。 nk|(cyt)  
>)WE3PT/O"  
當年受聘進入時空長城﹐擔任軍師重職之時﹐藍霞就意識到日後可能面對的內部危機。畢竟自己來自天宇﹐如果時空之主一夕翻臉﹐自己則有可能再次輸得一敗涂地。 }ekNZNcuM  
&}u_e`A  
手上晶球光華流轉﹐帶來時空長城的信息。只是地處遙遠天外﹐信號不是很清楚。藍霞深吸一口氣﹐將意識緩緩輸入﹐通過在長城內部的眼線﹐一一下達指令。 r ~{nlLO}  
D9g*+KM&  
(“無論是誰﹐有膽算計吾﹐就莫怪吾下手不留情﹗”) spA|[\Nl  
l-XfUjJ  
銳利至極的眼神散發著無比的自信和執著﹐滔天恨意席卷天地﹐藍霞緩緩握拳﹐渾然不覺四週氣溫已隨著他的情緒急速下降﹐飄浮空中的水氣也漸漸凝成冰花。 &E]) sJ0  
|B (,53  
當全身心投入的聯絡告一段落之後﹐疲憊的他收好晶球﹐靠坐在一塊岩石前面﹐閉目調息。 bSIY|/d+  
^6 l5@#)w  
魔空這麼著急就對天宇發動攻勢﹐倒也符合他的個性。天宇之人將如何抵禦﹐師尊……不是﹐父親又會怎樣佈置…… - k0a((?  
[\ku,yd%0  
想到此生只叫了一次“父親”的那個人﹐藍霞忍不住心中的奇異感覺。生死輪迴一遭﹐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包括當年父親的所作所為。只是……想到因為父親一心的執著給他帶來的多年遺憾﹐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心中仍是一陣激烈苦澀﹐久久難以平靜。 niS\0ZA  
<1vogUDW  
“如果是紅雲﹐他會怎樣呢……” HA c"&#pG  
d1yLDj?  
回思紅雲自從擔任天宇領導以來的犧牲和付出﹐他的心口﹐痛不可當。 )E",)}Nh  
"X<V>q$0~c  
“我不會放任你繼續做這種蠢事了……” k7JC~D E#  
XFFm 'W6@  
輕輕的話語﹐卻是最重的一記誓言﹐在無人聽見的靜謐天地﹐緩緩化散在漫天雲霧中。 <DqFfrpc  
6oWFjeZ0  
~~~~~~~~~~~~~              ~~~~~~~~~~~~~~~          ~~~~~~~~~~~~~~ t^bh2 $J  
 2X`t&zg  
太虛的生活﹐無分日夜﹐都是一樣寂靜空涼。藍霞一邊守候著毫無意識的紅雲﹐一邊通過和長城的內線多方佈局﹐更不忘增進功力﹐希冀將失去的一切﹐慢慢再抓回來。 rXSw@pqZ&  
pvWNiW:~k  
經過寒氣封體﹐紅雲在雲氣瀰漫的環境下﹐身體不再惡化。等到全身毛孔自然張開的日子﹐氣血循環便迅速恢復如初﹐胸口開始緩緩起伏﹐呼吸也從無到有。 2kgSIvk\  
fda2dY;  
從黑暗的意識空間中復甦﹐紅雲努力想遮掉眼前一片刺目的白光﹐卻發現身體異常沉重﹐連手都舉不起來。眼角瞥到一側盤坐閉目調息的藍衣男人﹐他的心一下緊了起來﹐連忙又閉上了眼睛。 ?5G; =#I  
S!-t{Q+j^  
藍霞……藍霞……苦澀的呼喚迴蕩在心口﹐紅雲只覺眼睛一陣酸澀﹐晶亮液體順著鬢邊﹐滑落地面。 9QD+  
asW W@E  
微微的亮色一閃﹐被恰好睜眼的藍霞完全捕捉。剎那間﹐心底涌起的狂喜被一陣惶恐淹沒﹐他的後背盡被冷汗浸透。 )REegFN@  
;Gu(Yoa}y  
他為什麼流淚﹖是仍然在憎恨自己嗎﹖還是內傷在痛﹖還是…… f4`Nws-dP  
9G1ZW=83  
思及那個他想也不敢想的可能﹐藍霞呼吸急促﹐手心沁汗。 6R2F,b(_  
>of9m  
為了扳倒他﹐紅雲不惜打開地卷﹐同歸于盡。陰差陽錯之下﹐兩人卻得借神龍秘寶保住性命﹐難道是因此才讓他無奈悲憤﹖ &i805,lx  
nBd(p Oe  
紅雲表面溫柔和煦﹐實際內心卻是倔強絕決。將他逼上絕路﹐只能適得其反。藍霞竭力抑制自己回想那些曾有的不愉快﹐一任隨寒意慢慢滲透身心。 TPj,4&|  
Zirp_[KZ%  
仰躺在他身邊的紅雲﹐不解地看著師兄的猶豫和失態﹐也是猜疑不定。 N5MWMN[6aP  
B_@p@6z  
回想自己生死關頭﹐方才放下人生中一直揹負的重擔和責任﹐開始正視這份執著的追求。因為自己一再的躲避和反抗﹐讓天宇遭逢前所未有的浩劫﹐如今仍然是擺脫無門﹐難道是天意﹐要讓自己和師兄…… '8 ^cl:X  
Wa!C2nB  
心中波動﹐引起長長的眼睫微顫﹐水光一閃﹐深黑的眸子對上一旁呆滯得不知所措的男子。 +Lr`-</VF  
( s+}l?  
藍霞此刻方才如夢初醒﹐幾乎是不顧一切地衝過去﹐將人扶了起來。 J6 A3Hrg  
1vh[sKv9%  
“紅雲﹐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藍霞將他抱坐在自己懷中﹐卻不敢使力﹐只輕輕圈著他的肩膀和腰。 ZlMS=<hgFx  
T7Y+ WfYh  
溫柔的舉動﹐小心翼翼的試探問候﹐紅雲一陣酸楚﹐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藍霞以為他在生氣﹐也忐忑起來。一時間﹐氣氛再度冷掉。 uowdzJ7  
1Si$Q  
剛剛復甦的虛弱身體﹐撐不住多久清醒的意識﹐再度垂下頭去。藍霞雖然不語﹐但是全身都緊張關切著懷中之人的每一分呼吸﹐見紅雲這樣虛弱﹐著急萬分﹐抱起他就朝一處跑去。 7 /" Z/^  
L8pKVr  
這段時日﹐藍霞為了紅雲甦醒之後的復原﹐竭盡全力。在諸般事務皆難齊全的太虛地界﹐他只有盡力找尋適合療養的地理環境﹔而正巧﹐距離不遠處就是一座溫泉池水﹐藍霞讚嘆之余﹐再次感慨造化之奇妙﹐天地精華﹐對龍族諸多眷顧。雖是瀕臨絕滅的種族﹐卻因前輩者們高瞻遠矚﹐佈下諸多退路﹐得以在一次次浩劫中保存下血脈。 Q{ g{  
2`V0k.$?p  
“紅雲﹐你醒醒﹐別再睡了﹗”藍霞圈抱著懷中不住軟倒滑下的身軀﹐一邊呼喚他﹐一邊試圖讓他清醒過來。看樣子讓他這樣去泡溫泉﹐大概會沉底﹐藍霞想了片刻﹐弄了些清泉水來﹐自己含了一口﹐然後吻上他的朱唇。 &j"_hFhv  
H-% B<7  
清涼甘甜入喉﹐紅雲呻吟一聲﹐再度醒來。意識回歸﹐睜眼竟看見如此景象﹐不禁紅潮上涌﹐急急掙扎起來。藍霞一不留神﹐被他從自己唇中逃脫﹐而晶亮水漬滑下艷紅嘴角的旖麗﹐讓他再度失神。 bdBLfWe  
n "I{aJ]K  
“放……我下來……” 難堪地轉開目光﹐紅雲顧不得自己仍軟弱癱在他懷抱中﹐著急要擺脫他。可是一轉頭﹐卻發現了熱氣蒸騰的溫泉﹐不禁眼神一亮。 MHCwjo"  
hBDmC_\~  
藍霞對他的話恍若無聞﹐卻在捕捉到他眼神那一剎那揚起開心笑容。迅速為他和自己解下衣物﹐小心翼翼抱著他走下溫泉。 7$Cv=8  
a0k/R<4  
泉水特有的效果和溫度﹐讓紅雲立刻體溫昇高﹐精神也好了許多。只是﹐心中裝滿太多事務﹐一時間紛亂混雜﹐仍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師兄。 $}H,g}@0  
\Jwc[R&x  
感受到紅雲的復原﹐藍霞終於鬆了一口氣﹐撐住他的手臂慢慢滑下﹐不經意地居然碰到了他的敏感處。 TD/ 4lL~(x  
#8WHIDS>  
“啊﹗”紅雲反射性地渾身緊繃﹐直覺地身體往下一沉﹐潛入水中﹐掙脫了對方的圈抱。 8y4t9V  
tt&{f <*  
再浮出水面﹐已是距離頗遠的泉水池另一端。紅雲心有餘悸地微喘著﹐盯著對面的人﹐不敢有絲毫放松。 Eh *u6K)Z  
F:Yp1Wrb<  
藍霞頓時愕然。他沒想到﹐紅雲居然如此害怕他的碰觸。 DnCIfda2g  
9 H>J S  
“我……” 解釋尚未出口﹐對面的紅雲便急急開口。 z>*\nomOn=  
; Yt'$D*CP  
“我先上去了﹐你等一會再上來﹗” r+a0.  
|QyZ:`0u  
看著他狼狽上岸﹐跑到一塊岩石後面整理衣物的樣子﹐藍霞突然有種忍不住要大笑的衝動。 XS>( Bu  
N.V5>2  
L7yEgYB  
第四十八章 K;R!>p}t  
:?gp}.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5hDm[*83  
`nd$6i^#W  
再次醒來﹐紅雲發現自己衣著整齊﹐躺在師兄懷中﹐仰望頭頂一片金色龍形浮雕﹐他明白自己已經回到神龍殿。 &'m&'wDt:  
Jn\>S z(96  
“好奇怪……”紅雲喃喃微笑。明明不是神龍族系﹐為何神聖寶殿卻一次次為兩人開啟。 "!#KQ''R  
WXa<(\S\V  
不過﹐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Bl+PJ 0  
|-]'~ @~  
“紅雲﹐我們回天宇吧。” RV@mAw.T  
AD7&-=p&w  
略高的聲調讓紅雲心中泛起複雜滋味﹐思考了一會兒﹐他輕輕握住藍霞的手掌﹐慢慢收緊。 +@+*sVb  
o}L\b,])  
“答應我﹐不要再執著報仇了。” s[t?At->  
FD8d-G  
藍霞心中一緊。這段期間﹐紅雲幾乎都是昏迷不醒﹐應該不會發現他的任何舉動才是。 =]LAL w  
,UxAHCR~9  
一直以來﹐對他的要求﹐藍霞幾乎都是倍感煎熬。因為紅雲﹐始終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掩去眼中一閃而逝的光芒﹐他沉重嘆氣。 X(;W Y^i!  
=GC,1WVEqV  
“那你也必須答應我﹐不許再和天宇有任何牽扯。” :!wt/Y  
/b."d\  
紅雲長長吐氣﹐藍霞的個性﹐倔強高傲不下於自己。如今他肯放下天大仇恨﹐陪伴自己﹐已是他的極限。 3oApazH*  
v+DXs!O{  
堅定點頭﹐紅雲鄭重承諾。“今生今世﹐紅雲願意捨棄地面上的所有﹐與藍霞一同遨遊天際﹐希望師兄亦不負我。” /!pJ"@  
N LSJ D  
藍霞沒有回答﹐只是緊緊擁住他﹐一切感動﹐一切誓言﹐化為無聲傾訴﹐迴蕩在靜寂天地中。 2zkO s:  
}u;`k'J@  
第二天﹐兩人告別了在太虛的短暫行旅﹐登上返回天宇的路程。 *dx E (dP  
Z1U@xQj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九章     s133N?  
f'TEua_`  
從太虛回天宇﹐世所隱密的路線對龍族驕子而言﹐卻是駕輕就熟。只是尚未痊癒的功體駕馭光芒忽明忽淡的光球﹐仍然過於勉強。終於﹐在進入天宇﹐看到熟悉的賞雲棧峰頭時﹐紅雲終於支撐不住﹐光球散掉﹐兩人就這麼摔了下來。 N t\ZM  
Y;k iU  
事出突然﹐但藍霞反應敏捷﹐功體深厚﹐一手抱著紅雲﹐一手朝地面射出氣流減緩墜落速度﹐毫不慌亂地降落在賞雲棧峰頭上。展眼四顧﹐四週雲環山嶺﹐氣象萬千﹐一層層樹林濃淡合勻﹐景象美不勝收。微微感慨﹐卻不自主就想到了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 ZWQ/BgKB  
U+&Eps&NI  
事過境遷﹐景似心境全非。他凝視了片刻﹐抱著紅雲步下雲棧﹐找尋一處隱密山洞﹐暫作休息。畢竟在當下﹐天宇時空雙方皆以為兩人已死的時候﹐光明正大四處亂逛恐怕打亂他的計劃﹐尤其是紅雲還在養傷期間。 bbT$$b-  
iWIq~t*,H]  
先將紅雲安頓在山洞內面﹐藍霞想了一下﹐起身走出山洞。雖說此地人煙稀少﹐為防萬一﹐他還是秘密召來幾個手下﹐吩咐他們小心看住山洞。 kq@~QI?9  
Pk;YM}  
雖然萬分捨不得離開他﹐但是很多待辦之事﹐迫在眉睫﹐容不得半點耽擱。於是他迅速行動﹐聯絡留守長城﹑自己培養出來的殺星﹐隨即做出每件指示。 \jx3Fs:Q  
 BO.Db``  
等到忙完一陣﹐回到那山洞﹐已經是入夜時分了。調整一下神采飛揚的表情﹐換回凝重平靜的一張臉﹐淡漠得不見半點波瀾。可是踏入山洞內﹐與一雙在黑暗中晶亮澄澈的眼眸相對的時候﹐在他的心中﹐卻猛然被一種恐懼淹沒。 0B: v0 R  
J|`.d46  
那種狂亂的不安﹐仿彿是多年前﹐在天宇鱗池旁看到那抹瞭然笑容時的恐懼。 wZWAx  
/y(0GP4A  
畢竟出自同門﹐各自的心思﹐無論多少偽裝都是無濟于事。藍霞頓了一下﹐但還是毅然走上前去。 tTWEhHQ`  
紅雲半坐起身﹐靠著石壁﹐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嘴角微彎地看著他那仍在起伏的胸口﹐以及他急促的呼吸。 =Q*3\ )7  
I+ Y{_yw"f  
藍霞在他身前的地上坐下﹐伸手將他攬到自己懷裡來。沒有掙扎的舉動﹐令他稍微安心﹐得以繼續接下來說的話。 |qBcE  
%< `D' V@  
“我哪裡也沒去﹐也不曾見天宇的什麼人。” nkf7Fq}  
t(jE9t|2e6  
“嗯。” 淡淡的回答﹐平靜的語氣讓藍霞不知道他是什麼心思。 }b/P\1#z  
uF<?y0t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平靜幾天﹐等你身體恢復之後﹐我就去和師……呃﹐父親說﹐要和你一起退隱紅塵。” 8[D"  
O&,8X-Ix  
紅雲拉起擱在自己腿上的手﹐緩緩握住。“那……我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呢﹖” zjOOEvi  
'.&Y)A6!  
明顯地感覺到身後的軀體震顫了一下卻沒有回答﹐紅雲無聲冷笑﹐松開雙手﹐推開他的懷抱﹐站起身來。 /Q_ Dd  
m"QDc[^Ge  
“洞口那幾個人是做什麼的。” ?:G 3U\M  
$tej~xZK  
空靈悅耳的聲音悠悠傳來﹐每一字都像利箭般彈在藍霞的心上﹐打入他靈魂的深處。 6[S IDOp*^  
opMnLor  
他已經忘了和自己的約定。短短幾天行程﹐遺忘卻來得更快。 ` 46z D ?  
E;[Uhh|78!  
或者……他根本就沒有將約定放在心上﹐這自己視若重生性命般的約定。 h~ZLULW)B  
jcb&h@T8kv  
紅雲驕子兩卷書﹐有著世人傳奇中的另外一個名號﹕太虛渡者算萬年。 _W^;a  
Nd&UWk^  
看得太遠﹑太多﹑太透﹐甚至束縛了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如今﹐還不得不束縛他人的行動。 MdmN7>  
NpaS2q-d  
藍霞茫然看著紅雲伸向洞口方向的手指。那句話非是問句﹐他不要答案﹐只是想要一個承諾。 w 5?D]u  
PcqS#!t  
可是……這樣之後﹐他還相信自己的承諾﹖還是……他根本就沒打算將那隨口承諾當真﹖ </u=<^ire  
fP\q?X@]E  
那… …他要什麼﹖ 5~j#Z (}u  
e .~11bx  
麻木的雙腿移動來到洞口﹐藍霞下意識地抬頭﹐仰望天空。剎那間﹐他突然明瞭紅雲身為天宇領袖﹐帶領天宇眾人抵抗外侵那段時日的心情。 T^(> 8/O  
A+3SLB  
烏雲密佈的天空﹐悶雷陣陣。沉重壓力﹐鋪天蓋地般壓迫而來。 0[e!/*_V  
iaLZ|\`3a  
這……這就是無邊絕望的滋味嗎……紅雲啊紅雲﹐你怎忍心﹗怎麼忍心…… 6|~^P!&  
O1bW, n(  
不平的叫囂忍不住要衝出胸口﹐可是後面突來一聲輕輕話語﹐讓他徹底冷靜下來。 T6QRr}8`/J  
?{e}ouKYX1  
“藍霞﹐我想聽你的全部計劃。” *UJ4\  
v?Utz~lQ  
藍霞沒有回頭﹐嘴角卻扯起譏諷笑容。 .6xMLo,R  
eLnS1w 2  
紅雲﹐原來你比我還放不下。 P%gA` j  
CS~_>bn  
背信之人……又豈止我藍霞一人。 7eju%d  
gdA2u;q  
~~~~~~~~~~~~~              ~~~~~~~~~~~~~~~          ~~~~~~~~~~~~~~ .Z  67  
"r* `*1  
一直苦心跟蹤小靈胎的三色天羅﹐卻因為一直抓不到證據﹐只能眼睜睜看著不知懮愁的幼兒﹐跟隨臥花奇人四處遊逛天宇。不管世間多少驚濤駭浪﹐小靈胎在千少一的細心呵護下愉快成長﹐完全不顧壓在頭頂的三色雨氣的生死壓力。 @XXPJq;J  
6dV )pJd  
這種日子過多了也會使人煩躁﹐三人之中最沉不住氣的黑色天羅開始建議是否該詢問魔空﹐可有什麼加快進展的方法﹐卻遭到黃霢的反對。 sRA2O/yKCE  
QS5t~rb  
“天宇現在全線反擊時空的侵略﹐我們在這個時候去和時空之主會面﹐無異於自暴立場﹐引來麻煩是小事﹐萬一讓千少一有了加入天宇陣線的借口﹐那事情可就大了。” U||GeEd  
Kk6=61}A  
白霧瞇細了一雙眼﹐沉靜敏銳如他﹐依稀看見風中向他們方向飄蕩而來的一物﹐於是蹤身接住。 .7  0  
a4*976~![  
“是什麼﹖” "ayV8{m^3  
*=.~PR6W{  
“似乎是一張信函﹐指名給三色天羅。” owQ,op #  
)Wr_*>xj  
打開信函﹐裡面是四句話。 nqm=snh  
.8u@/f%pV  
在上逆天命﹐在下剋雙親。靈胎百日後﹐落星崖下成。 ]i$0s  
4&sf{tI  
白霧首先驚叫了起來。“果然是靈胎﹗這次有證據了﹗” ,1#? 0q  
9`*Eeb>  
黑霾皺眉道﹕“落星崖﹐原來小孽種要在那裡完成百日蛻變﹗” w9G|)UDib  
5P%#5Yr2  
“沒錯﹐這不知是哪位高人給我們的提示﹐讓我們前往落星崖﹐親眼目睹靈胎的蛻變成長﹐把握證據﹐滅除禍根。” 黃霢看著未署名的信函﹐有些猶豫﹐“只是不知道﹐這是否是對方的陰謀﹖” Y=O+d\_W  
rB$~,q&.V  
“是又如何﹖”黑色天羅自負笑道﹐“普天之下﹐還能有我們三色天羅不能應付的對手嗎﹖” 1o%#kf  
$Gv@lZ@=  
無論如何﹐剪除靈胎﹐是三色天羅與生俱來的天命。為了這個目的﹐他們已經苦等了數百年。 {zvaZY|K"  
94BH{9b5  
“唉﹗”黃色天羅重重嘆息。“今夜子時﹐前往落星崖。” =g9n =spAn  
YWl#!"-  
~~~~~~~~~~~~~              ~~~~~~~~~~~~~~~          ~~~~~~~~~~~~~~ r)pt(*KHo  
Lo{wTYt:J  
已經三方淪陷的天宇﹐在天皇和造天筆率領眾人勉力支持下﹐於時空大軍陷入僵持狀態。雙方都略顯焦躁﹐無法推進一步的局勢﹐劇烈耗損著雙方的戰力和資源。 r|u[36NmA  
uBx\xeI  
就天宇而言﹐無法打倒長城主帥魔空﹐也無法進入時空長城﹐完全在己方地盤開戰﹐就算保得不再失地﹐也沒辦法取勝。 95z|}16UK  
w\o6G7  
而對長城來說﹐無法摧破南方屏障﹐就無法觸及中嶽。停滯不前的局勢﹐大量損耗長城的資源﹐如果無法突破﹐不久的未來﹐魔空也不得不退兵﹐無功而返了。 jJ$B^Y"4  
Y~g{9 <!  
魔空鬱悶難解地回到時空長城﹐卻見留守長城的殺星恭敬將一封沒有署名的信函遞上。 )|xu5.F  
-je} PwT  
詩海石硯臺﹐金甲聖袍現。 XNWtX-[ ^@  
`}l%61n0  
詭異妖艷的霓虹剎那間映紅了魔空圓睜的雙眼﹐身體止不住地發抖起來﹐不知道是因為激動﹐或是仇恨。 Lz.khE<  
W_ `]7RO8  
“詩海﹐詩海……” hbH~Ya=+S  
,%*UF6B M  
喃喃自語著﹐魔空突然仰天狂笑。 N7_eLhPt*8  
$qQYxx@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好地方﹐真是藏東西的好地方啊﹗哈哈哈……” cZNcplt8  
cQj`W *  
原來某人早就料到﹐有朝一日自己必然重出江湖﹐故意在入世之前借黑蟒之手﹐炸毀詩海石硯臺。經過多少次更名換姓﹐早就沒人記得他的過往了﹐何況是已經毀于一旦的舊居所﹖ UpGDLbf^  
p|t" 4HQ  
那些不能毀﹐卻必須藏匿以隱藏身份的物品﹐自然是放在那裡﹐才萬般合適啊﹗ !Ud'(iGa  
S@HC$  
“來人﹗隨本城主馬上出長城﹐前往詩海石硯臺﹗” [g/D<g5O  
'Z4}O_5_  
魔空懷著與宿敵相對的意興風發﹐踏出時空魔殿﹐卻看不見身後一個角落裡﹐水晶球閃動的隱約光芒。 0w3c8s.  
U]sAYp^$  
幾乎就在同時﹐另外一封匿名信函﹐飛入中嶽之巔。 ~4{q  
ju{Y6XJ)  
天皇不在﹐造天筆親自拆開信函閱讀﹐更是面無血色。 :S0!  
^[x cfTN  
子時南嶽崩﹐聖影現詩海。 7z4k5d<^_  
pY"WW0p"C  
不可能﹗魔空暫退長城﹐天皇才啟程前往紅雲生前交代的秘密地點拿取皇血﹐難道失手了﹖憑天皇的功力﹐絕不會出現這種失誤﹗ '6dVe 2V  
1RYrUg"s"  
那就是匿名信函作者故意胡說八道﹐擾亂天宇人心﹖可是下半句……  @./h$]6  
~Kw#^.$3T  
造天筆暗暗叫苦。發信之人手段厲害非常﹐倘若今日拆信者為他人﹐也不至於心慌如此…… aZ4EcQ@-$]  
(4+P7Z,Nc  
看看天時﹐已經夜深了。造天筆哀嘆一聲﹐舉步出門﹐叫來自己的徒兒一好漢和守在門口的雙龍﹐慇切交代。 XGx[Ny_A2  
2CzhaO  
“等咧﹗仙仔你深更半夜一個人出門﹐一定有什麼好事﹐也不叫上我們幾個﹐很沒%數呢﹗”一好漢看出師父眼中隱藏的那抹慌亂﹐伸手做出攔阻的勢子。 SV>tw`2  
5[ zN M  
造天筆輕聲斥道﹕“胡來﹗什麼好事﹐為師去去就回來。你們在天皇回來之前要好好顧守中嶽﹐明白嗎﹖” ."$t&[;s  
13X}pnW  
“唉﹗仙仔著急要走﹐我們也攔不住﹐不過至少也交代一下去哪﹐這樣天皇前輩若回來﹐這邊也好有個交代嘛﹗”無奈讓路﹐可是一好漢仍然不放松追問著。 =b%}x >>  
F}nwTras  
造天筆躊躇片刻﹐拋下一句話﹐隨即身形飄閃無蹤。 EnM  
AEyvljv  
“詩海石硯臺﹗” uAn}qrqE9  
Z10Vx2B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8z#Qp(he  
)!"fUz$  
看著他的背影﹐紅雲突然從心底昇起一股深沉的無奈和悲涼。不是因為他的違背承諾﹐而是因為他踐踏了自己的真心。 ' k,2*.A  
rm[C{Pn  
紅雲這一生﹐因為命運的特殊﹐讓他甚少觸及感情。看世太深太遠﹐很容易心灰意冷。而藍霞﹐又偏偏是他始終不信命運安排﹐執拗付出的真實感情。 P1-eDHYw  
_? gCOr  
“為什麼不回答……”這句話伴隨慢慢滲入心坎的苦澀溶化殆盡﹐紅雲無限悲哀地看著他高大卻有些陰沉的背影。 D@bGJc0  
32YbBGDN!f  
在這之前﹐他不是沒有想過﹐師兄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叫他就此完全放棄﹐回歸一無所有的境地﹐簡直是痴人說夢。但是他還是下了賭注﹐賭上自己的真心﹐看能不能讓師兄回心轉意。 Du+W7]yCl  
;,&cWz  
若不能﹐那自己就有了入世的借口﹐也可以光明正大和天宇再續前緣。 vgwpuRL5b  
cpQ5F;FI  
可是他沒想到﹐如果兩人感情一旦崩潰﹐自己固然傷心﹐卻可以繼續擁有摯友﹑夫妻和父子的親情﹐可是藍霞呢﹖ w 9dkJo  
'#'noB;,  
紅雲不是不知道師兄對自己的執著﹐甚至可以違逆天地﹐遇神滅神﹐遇佛殺佛…… UT<e/  
&xnQLz:#  
如果師兄也料到了這種後果﹐難道他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再次離他而去﹖ entU+Or  
\R#SoOd  
意識到這點的紅雲﹐突然臉色慘白﹐腳下一軟﹐跌倒在冰冷地上。 <CyU9`ye  
CvoFt=c$jE  
藍霞回過神來﹐轉頭發現紅雲的樣子﹐連忙跑回他身邊﹐伸手扶住他。 3:+9H}Q  
^#Ii=K-[^  
“紅雲﹗你怎麼了﹖” UY',n,  
ax&?Z5%a  
還來不及查看紅雲的脈息﹐藍霞突然感覺胸口一疼﹐紅雲的氣光劍結結實實打在他身上。 |b   
Pxlc RF  
“藍霞﹐紅雲還是那句話﹐我不會坐視你危害天宇﹗” ;k<dp7^  
1R2IlUlzFr  
話語未落﹐紅雲提運內元﹐向洞外奔去。守在洞口的眾殺星見狀紛紛圍了上來﹐準備合擊。 my?Ly(#  
WMB%?30  
掩不住滿眼的痛楚﹐看著這些本該是天宇蔽護下無邪的少年兒童﹐紅雲舉起手掌﹐喝道﹕“不可逼我開殺﹐快讓開﹗” uz8LF47@:-  
U+Y(:  
本來他有機會一擊而後走掉﹐可是深藏內心的憐憫﹐讓他猶豫了數秒鐘。 8SGaS&  
c[h~=0UtJ  
也就是在這數秒鐘之內﹐局勢翻天覆地﹐陰陽逆轉。 * ,hhX psa  
nKx)R^]k  
藍霞本來功體深厚﹐接下只有三成功力不足的氣光劍﹐只後退了幾步﹐就恢復如初。 pXk^EV0  
R;< q<i_l  
他愣愣地看著紅雲跑出去。 GcBqe=/B!  
{&51@UX  
就在方才﹐他還在盡力思索﹐要怎樣安撫他不安的情緒。 X6HaC+P  
'75T2Ud  
身上的疼痛隱隱散去﹐只是……止不住的心口疼痛﹐似乎是被人剖開胸膛一般﹐他甚至可以聽見自己滴下心血的聲音。憤然轉身邁步﹐他飛身來到劍拔弩張的現場。 WK{`_c U^  
XNz+a|cF  
“退下﹗” I|@+O#  
$V~@w.-Z#  
喝令手下退開以後﹐藍霞迅速絕倫的身影擋在紅雲面前﹐左手凝現氣罩﹐截斷他所有逃生之路﹐右手緩緩舉起﹐強大的內力壓得紅雲連提運內元的力氣都沒有﹐只有勉力支撐住自己的身體。 xRh 22z  
gmGK3am  
胸口傳來一陣窒悶﹐紅雲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這個數日前還口口聲聲深愛自己的人﹐向自己脆弱的天靈劈了下來。 8 x{Owj:Q  
Kj4/fB  
果然﹐最後的輸家﹐還是自己…… ATs_d_Sz  
 .U1wVIM  
想像中的劇痛並未落在頭頂﹐而是稍微偏了角度﹐砍在左肩。 :Jd7q.  
U&^q#['  
來不及將痛楚叫喊出口﹐濕熱而狂躁的吻落下﹐封住了他的全部希望。 &W<7!U:2m  
!]4u"e  
紅雲不及多想﹐直覺反應狠狠咬下﹐可就在嘗到血腥味的同時﹐七支尖銳冰寒之物依次貫入自己風府﹑四海﹑委中﹑尺澤﹑曲池﹑玉堂﹑神庭七大要穴﹐巨大的壓迫和恐慌使他瞪大雙眼﹐卻在接觸到更狠厲邪佞的眼神同時﹐禁不住激烈的劇痛和打擊﹐失去了意識。 3jx%]S^z|  
ho\1[xS  
他從未像今天這樣﹐敗得如此徹底。 H/,KY/>i  
Bx?3E^!T  
曾經交人﹑交心的對象﹐一夕之間﹐變成這般。 xGd60"w2  
"Y&I#&$b\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冰涼液體順著眼角滑落﹐他打個冷顫﹐緩緩睜開雙眼。 j\y;~ V  
8`4M4" lj  
上面是幽暗的山洞頂壁﹐身邊放著一枚流轉光華的水晶球。紅雲看見﹐心裡一震﹐哼了一聲﹐勉力轉過頭去。 e(c\U}&  
{[y6qQm  
小小的動作﹐卻差點要了他的命。左肩火辣的疼痛牽動了半身的神經﹐讓他連起身都困難。 !>`Q]M`  
GBJL B  
確定藍霞不在身邊﹐他試著運轉周身氣血﹐卻立即被一股強大冰寒之氣鎖住了脈道﹐打了個寒顫﹐他放棄地松開握緊的拳。 C=?S  
+H-=`+,  
雖然功體被鎖﹐但不影響苦修多年的靈思。紅雲靜心凝神﹐將意識彙向天宇關鍵之地。 LlTD =tJ0  
w\buQ6pR)  
~~~~~~~~~~~~~              ~~~~~~~~~~~~~~~          ~~~~~~~~~~~~~~ V DFgu  
vq$6e*A  
三色天羅依照信上指示趕到落星崖﹐果然發現崖下一個深洞﹐裡面隱隱光芒閃動。 ~D52b1f  
DE(XS zX  
“是靈胎正在蛻變﹐趁機動手吧﹗” [|nK5(e9  
<A3%1 82  
三人方邁出一步﹐玫瑰花床伴隨濃濃殺意﹐由半空降下。床上之人慵懶悠閑依舊﹐可是不容忽視的壓迫感﹐強烈震撼著在場之人。 g"-j/ c   
Cfi{%,em  
“要動手﹐就該考慮到後果。” iOfm:DTPr  
(i&+=+"wn  
“百日蛻變﹐是靈胎的事實已經不容質疑﹗” XC<fNK  
Yh<F-WOo2  
“是靈胎﹐就無生存之權利嗎﹖”千少一輕托煙斗﹐緩緩吸吐之間﹐花煙裊裊。“恃強凌弱﹐九九九不齒也。” QV|6"4\  
PGTEIptX7  
“這……”黃霢躊躇之間﹐已被同伴搶過話頭。 j=sfE qN).  
C5~#lNC  
“無論如何﹐今日三色天羅﹐將下手不留情﹗” k+QGvgP[4@  
0=ws)@[I  
“唉……”千少一長嘆﹐緩緩放下手中煙斗。“真不能通融嗎﹖” F`D$bE;|  
Aztrq  
    “三色天羅的畢生使命﹐請不要再插手了。”白霧淡淡勸著﹐但雙手凝氣﹐一瞬不瞬地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g/GI'8EMj  
=*UK!y?n  
聞言﹐千少一無奈一笑﹐旋起花床。輕幔帘霧般飄飛間﹐卻是嚴嚴實實擋在深洞之前。 }k-V(  
)*KMU?  
“使命……使命是什麼﹖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j>k ;Z j  
S_lGr k\j  
三色天羅詫異萬分。是何等緣故﹐讓面前的男子﹐不惜與他們對上﹐只為保護一個小孽胎﹖ *yZ6"  
jWdviS9&g  
“因為……為了這來之不易的緣份﹐千少一﹐已經孤獨了九百九十九年……” Ib(C`4%  
fUw:jE xz  
“是什麼緣份呢﹖”黃霢忍不住問道。 9o@3$  
a;o0#I#Si  
緩緩吸了一口花煙﹐千少一沉吟。“九百九十九年前﹐千少一在他人眼中﹐也是同樣不被容於世的……異種。” J( 1Tl  
VDxm|7  
輕輕一語﹐三色天羅大吃一驚﹐彼此對看一言﹐隨即不再多言﹐聯手攻上。千少一雙指夾起玫瑰﹐凝氣反攻。 aCZ0-X?c  
Y9.3`VX  
“玫瑰花殺﹗” GQ(Y#HSq  
A7 RI&g v5  
~~~~~~~~~~~~~              ~~~~~~~~~~~~~~~          ~~~~~~~~~~~~~~ 1RAkqw<E  
]d*9@+Iu  
是夜﹐天皇獨自來到一處幽暗古井﹐取出井底小盒﹐打開確認之後﹐準備返回。 P(T-2Ux6  
g->*@%?<w>  
行至半途﹐武功高強的天皇發現身後有人跟蹤﹐冷哼一聲﹐回身就是一招。 /-M:6  
#`Su3~T=S  
跟蹤之人見行蹤敗露﹐也不再隱匿﹐卻吹起響亮口哨﹐剎時四面八方﹐出現十余黑影﹐將天皇團團圍住。 m?S;s ew@5  
Z`TfS+O6  
“將皇血交出來﹗” /^=1]+_!  
}Rh\JDiQ  
天皇不屑冷笑﹐“烏合之眾﹐也來奪取皇血﹖” E%w^q9C  
&}DfIP<  
一邊說﹐對方已經攻了上來﹐天皇不慌不忙﹐單手應敵﹐輕鬆將對手一一打退﹐一邊繼續前進。 n|5\Q  
3kxo1eb  
只是走了幾步﹐他突然感覺不對勁。對方人馬應該是時空長城之人﹐可是為何武功會如此不堪一擊﹖魔空是個聰明人﹐故意示弱必有意圖……難道他在南嶽﹐已別有佈局﹖ yZlT#^$\  
45~x #Q  
心裡一緊﹐他加快腳步﹐深夜趕往南嶽山麓﹐卻沒注意到﹐方才被他打倒的“烏合之眾” ﹐又紛紛站了起來﹐重新隱沒在漆黑暗夜之中。 (~~m8VJ>  
 ~,lt^@a  
紅雲的靈思追蹤到此﹐心下已有不祥預感。當靈思轉向南嶽之時﹐那山巔幾個面露殺氣的人影﹐將他幾乎驚得魂飛魄散。 -y.cy'$f  
(]@S<0  
“是……是陷阱﹗啊……紅雲失策啊﹗” V60L\?a  
:9&c%~7B9  
忍不住驚呼起來﹐紅雲全身冷汗涔涔﹐被迫中斷了靈思。身為背後佈局者﹐他已經早一步﹐料知了此盤的慘敗。 x?AG*' h&  
hjL;B 'IL  
天宇眾人為避免時空長城重兵奪取皇血﹐才將取回的日子一拖再拖。可是在眾人都無提防的情形下﹐藍霞陡然出現﹐從中插手﹐以他的測算能力﹐早就交代人將皇血取走。 VMah3T!  
e#[Klh$]EW  
此刻的南嶽﹐又宛如空城一座﹐那嶽神石像﹐就那麼孤獨地屹立峰頂﹐只等天皇一到﹐就要步入崩塌的歷史…… /pMOinuO  
g *$2qKm  
紅雲此刻渾身顫抖﹐心中難以克制的悲慟席卷了整個身心。只是這股悲慟太深沉太劇烈﹐致使他並未繼續靈思追蹤的行動﹐而是無力閉上了雙眼﹐克制自己崩潰的衝動。 ~[CFs'`(2  
z:Am1B  
~~~~~~~~~~~~~              ~~~~~~~~~~~~~~~          ~~~~~~~~~~~~~~ .IW`?9O$E  
KVZB`c$<t  
詩海﹐一如其儒雅之名﹐無論四週景物人事如何變更﹐它只是靜靜觀賞著一切變化。日出日落﹐花開花謝﹐無數個寒暑輪替﹐它靜謐依然。 9=j9vBV  
/A9RmTb  
造天筆向來閑靜柔雅的步伐今日顯得無比急躁﹐匆忙奔往石硯臺的過程中﹐甚至散掉髮髻﹐披下滿頭的銀絲。 5>}$]d/o  
%`]+sg[i  
踏上熟悉的地點﹐意料之外的安靜氣氛令他不禁遲疑了片刻。小心翼翼踏入一處密地﹐翻開已經蒙塵的石匣﹐內中是一件熟悉又陌生的物品。 x/,;:S  
7I3_$uF  
那就是傳聞之中﹐“聖影” 的金甲戰袍。 %+*=Vr  
|~Dl<#58  
想到曾經和時空之主那場惡戰﹐造天筆思及仍是心有餘悸。雖說最後是自己險勝﹐但並未趕盡殺絕的舉動﹐徹底改變了整個天下人的命運。 NK|UeL7ght  
=Jm[1Mgt  
魔空自此韜光隱晦﹐發展長城勢力﹐只為和聖影再做決鬥。 P~ObxY|  
;!<}oZp{  
“多少年的仇恨了……今日就讓它做個了結吧﹗” e:O,$R#g  
ytttF5-  
造天筆對著戰袍上依舊閃亮的甲片﹐將頭髮整理得一絲不亂﹐然後高高束起﹐最後披上戰甲﹐走出密室。 53t_#Yte  
 7)2K6<q  
沒有多做無謂滯留的緣故是……他已感受到某人強烈的存在。 Sa g)}6+  
Pb&tWv\ql  
“深更半夜﹐時空之主駕臨詩海﹐造天筆深感榮幸。”仍是不慍不火的語調﹐卻讓對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OLqr/ yb  
=E9\fRGU  
“哈哈哈……”魔空的尖銳笑聲划破靜謐詩海﹐卻無法掩飾那雙已被仇恨燒紅的雙眼。“聖影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就此龜縮不見了呢﹗” Lt*P&  
B4.: 9Od3  
“魔勢席卷天宇﹐聖影誅魔不留情﹗”造天筆不願與邪魔多說﹐輕喝一聲﹐雙臂一張﹐吸納天地精華﹐強悍出招。 c~<;}ve^z  
i{^T;uAE  
魔空毫不退縮﹐鼓蕩真氣﹐萬幻魔體瞬間提昇到最高。詭異笑聲迴蕩四週﹐“造天筆﹗面對萬幻魔功﹐你沒勝算﹗” oC5 h-4~  
m. pm,  
“哼﹗沒勝算之人﹐當是萬惡不赦的魔空﹗”語畢﹐造天筆發招﹐強猛氣爆與萬幻魔功相對﹐當場炸毀了半個詩海﹐將本來就是廢墟的石硯臺更是掃得纖塵不存。 a=2.Y?  
zYzV!s2^  
兩人經過極招相對之後﹐功體各有折損﹐此刻造天筆壓制內傷﹐再要組織第二輪衝擊的時候﹐魔空開口了。 |62` {+  
3;>ls~4  
“聖影﹐你的誅魔之路﹐將終結在今日﹗來啊﹗殺仙誅聖衛天劂﹗” (p>|e\(]0  
<YvXyIs  
聽到名響天下的浩劫天地雙利﹐看見隨後而出的身影﹐讓造天筆當場壓不住傷勢﹐一口鮮血噴出。 d{YvdN9d  
W,4!"*+  
“啊~黑蟒啊……” kY)Vr3uGA  
x;~:p;]J2F  
魔空見狀﹐得意萬分。“造天筆﹐看你為龍族奉獻一生﹐最後死在龍族之人手裡﹐有什麼特別感想嗎﹖” 4>,X.|9{  
Z"8lW+r *  
“無恥之輩﹐誘拐龍族後輩﹐令人不齒﹗” J ?o  
ovKM;cRs/  
“哈哈哈……你說錯了﹐黑蟒又不是本城主帶入長城的﹗不過本城主一直很好奇﹐一個滅絕的種族﹐值得你如此付出嗎﹖”魔空瞇著眼睛﹐隨口問道。 Yg&(kmm  
-#ZvjEaey  
因為……造天筆也曾經是龍族之人…… sh :$J[  
?tLApy^`?  
太過遙遠的記憶﹐很多都隨時光泯滅無跡了。當年滿懷悲痛﹐離開太虛的感受﹐誰人知曉﹖只有那一份溫柔的鼓勵﹐永遠不能忘懷的關切眼神﹐在自己支離破碎的心間﹐重新織補起希望。 !1l~UB_  
`*s:[k5k  
絕招之前﹐造天筆看不見眼前散發邪氣的惡魔﹐看不到身後無知的後輩族人﹐只隱約看見一抹溫柔的紅影。 L-|l$Ti"  
IR-n:z  
仿彿是朝霞漫天的溫柔紅色﹐那麼亮﹑那麼艷麗﹐多少次給他帶來安慰和支持的紅色……雲彩…… l5D)UO  
D40 vCax^J  
魔空兇殘雙眼緊盯造天筆﹐“魔魂總集”出手同時﹐掀起地上一塊大石﹐扣在手掌中﹐狠狠推了過去。 Bve|+c6W  
zxn|]P bS  
造天筆拼盡全力﹐閃過身後奪命的衛天劂﹐聚集全身功力﹐向宿敵擊去。 flCT]ZR  
G'JHimP2j  
“絕魔天掌~去﹗” ">[#Ops-;$  
WZ'Z"'  
驚天動地的氣爆﹐將在場三人悉數擊飛﹐魔空驚慌穩住身形﹐一面向時空長城飛去﹔而黑蟒則不知去向。 7(84j5zb  
YYQvt  
造天筆卻因為避不開被轟成碎片的大石﹐全身被其劃得血跡斑斑﹐止不住向後飛去的身體﹐最後被數塊尖銳石片釘在遠處一塊山岩壁上﹐奄奄一息了。 sa'1hX^@  
x0# Bc7y  
~~~~~~~~~~~~~              ~~~~~~~~~~~~~~~          ~~~~~~~~~~~~~~ `vBBJ@f4)  
QXb2jWz  
一夜之間﹐變數乍生。本已隱居的長生府尊﹐無意間在觀星之時﹐隱約發現天際一角的藍色霞彩﹐頓時不可置信地站了起來。 Bt<)1_  
kp*v:*  
“怎麼可能﹖難道是霞兒他……” CzBYH   
.`IhxE~mN  
造雲麒麟繼續仰望天空﹐卻在東﹑南二方﹐同時看見星芒隕落之時﹐再也坐不住了。 u IXA{89  
_*AI1/>`  
“怎麼可能……” VukbvBWPN  
~uhW~bT  
白髮蒼蒼的老者﹐短短半刻間﹐連說了兩句同樣的話。 vm@V5oH  
$9YQ aN%  
下一刻﹐麒麟光形沖天而去﹐直往南嶽方向而去。 :'T+`(  
Bc8&-eZ ,  
而在他離開不久後﹐一身藍衣的男人﹐昂然踏入此地﹐伸手推開了夢雨涵的房門。 c 4AJ`f.5  
KPToyCyR1  
等造雲麒麟來到南嶽地界﹐眼前的一幕﹐當場讓他眼前發黑﹐幾乎無法反應。 UV2W~g  
E`j' <#V!  
整座南嶽被夷為平地﹐曾經高峰雄偉的景象﹐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造雲麒麟心下大亂﹐怎麼也無法相信﹐讓南嶽皇血打通了脈氣﹐致使整座山脈崩塌﹐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BvP\c_  
=K:[26  
悄無人跡的居所內﹐正在打坐唸經的夢雨涵﹐茫然抬頭看著站在門口的男人﹐那個讓她又驚又怕的人。 7L #)yY  
|Z>-<]p9g  
藍霞面無表情﹐跨入房門﹐坐在椅子上。 )5@P|{FF  
y hKH} kR  
“吾這次來﹐是要告訴妳﹕紅雲是吾的人﹐妳……不配擁有他﹗” '@Uu/~;h  
$6n J+  
雨涵先是疑惑﹐但很快就理清了一切。緩緩斂下長睫﹐輕柔話語回應道﹕“雨涵摯愛紅雲﹐不為任何人擁有。彼此相愛的心﹐不應該強行輊梏。” at?I @By  
J?V$V >d  
“原來這就是妳的為妻之道﹖”藍霞冷笑一聲。“所以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保護和照料﹐從不考慮他的苦楚磨難﹐全是因妳而起﹗” $2W#'_K+  
!/,oQoG  
“雨涵並未做什麼……” xuUEJ a&  
qIJc\,'  
“妳的確什麼都沒做﹐但因為妳是他的妻子﹐所有覬覦天宇的敵人﹐都會拿妳下手﹐牽制紅雲。換種說法﹐因為妳﹐天宇陣線才屢屢被拖累﹐造成無數人的犧牲﹗”藍霞嚴厲注視著面前嬌弱得似乎不堪一擊的女性﹐繼續咄咄逼進。 eQi^d/yi  
45 ^ Z5t  
“紅雲乃是天宇奇才﹐世間異數﹐真佛認同的天宇領導。他心胸寬廣﹐聰慧善良﹐但是卻因為妳的愛情牽絆﹐屢屢被牽制。吾坦白講﹐如果你們這樣的關係繼續下去﹐不出百年﹐紅雲會被更強悍的對手攻得死無葬身之地﹗” vN(~}gOd\  
O[ z0+Q?6Z  
“在妳決定愛他之前﹐是否考慮過﹐如何才能保證﹐不讓妳自己成為他踏入地獄的階梯﹖”藍霞嗤笑。“紅雲是天際特殊的存在﹐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去愛的﹗” Zv}F?4T~:  
;?{^LiD+F  
說完﹐藍霞毫不停留﹐轉身出門。 FF#Aq  
6c!F%xU}  
背後﹐是一串無聲的淚水﹐晶瑩蜿蜒流下﹐柔弱的手指﹐絕望揪住衣裙。 6 ZRc|ZQ  
`i.fm1I]  
是這樣嗎…… d*tWFr|J-  
/rpr_Xw}  
是這樣吧…… ,6]ID1o:y  
&S(>L[)9  
還是……等待紅雲自己的選擇罷了…… Y%/RGYKh  
WdOxwsq"  
~~~~~~~~~~~~~              ~~~~~~~~~~~~~~~          ~~~~~~~~~~~~~~ wa,`BAKJ+F  
Z=8&`  
昏睡了一個時辰﹐紅雲不堪噩夢的驚擾﹐再次睜開了雙眼。意識到這次是天宇最巨大的浩劫﹐他懮心如焚﹐卻無可奈何。好不容易翻到右側躺著﹐他盡力撐起綿軟無力的身體﹐想要站起來。 Osz=OO{  
"3VX9{'%@  
動靜偏大﹐引來了洞口看守的人。紅雲怔怔看著走向自己的少年﹐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Y-})/zFc  
v/ Ge+o0K  
“軍師吩咐的﹐你醒了就給你喝點水。一路辛苦﹐你一定很渴。” yhgGvyD  
P DY :?/  
一個裝水的皮囊遞了過來﹐紅雲一手撐住身體﹐沒有多餘的手來捧住皮囊﹐只好說﹕“不用了﹐我不渴。” #)}BY"C%  
Do(G;D`h+_  
少年有些顯得不知所措﹐只好拿出時空長城的看家本事﹐上前抬起他的下頜﹐強迫他飲水。 o<A-ETx<  
WzFXF{(  
紅雲驚訝看著他﹐不知道藍霞又在搞什麼名堂。清涼液體入喉﹐精神果然好了很多﹐只是少年動作有些粗蠻﹐水流灌得急了些﹐一股股都順著衣衫流了下來。 X_'tgP9  
07SW$INb  
少年見狀﹐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紅雲﹐不發一言。紅雲看著他﹐嘆息道﹕“你們軍師哪裡去了﹖” ;R 6f9tu2  
_b8KK4UR  
沒有回答﹐紅雲苦笑一聲﹐怎麼會企圖從他口中問出答案﹖嘆了一聲﹐依舊躺下﹐閉上雙眼。那少年見紅雲又睡了﹐也放下水囊﹐走了出去。 K^o$uUBe  
2@bOy~$A  
見對方離開﹐紅雲才深呼一口氣﹐試圖從安靜的空間中尋找理智﹐理清當前局勢。可是突然襲來的一陣暈眩﹐讓他心中暗叫不好— 8{0XqE~ix=  
z(c8]Wu#  
那水裡有藥﹗ (P? |Bk [  
=ttD5 p  
雖然心裡把藍霞罵了個天翻地覆﹐紅雲還是無可奈何。看來他這次的行程要略長了﹐希望他返回的時候﹐不會直接一掌斃了自己…… V_ (Ly8"1;  
]+`K\G ^X  
回想當時﹐他差點就擊在自己天靈﹐為什麼又偏了方向﹖是因為他心中仍然是愛著自己的嗎﹖ V^tD@N  
 gwIR3u  
為自己的念頭自嘲了片刻﹐紅雲明白﹐師兄從小氣性就大得很﹐稍微不遂他意﹐必定要鬧得天翻地覆﹐也正因此﹐當年長生學府裡﹐沒幾個人願意答理他。 ps:"0^7  
R/1e/t  
想到師尊也是無可奈何﹐想要藉機磨煉他的脾氣﹐卻鬧到整個學府關門算完事。 }{+?>!qDt  
x]YzVJ=Y  
這次看來他是早有準備﹐只是故意尋舋﹐挑起他毀約的藉口罷了。那他為什麼對自己…… v1i-O'  
;4-$C=&  
想到自己拼命打出的那一掌﹐紅雲自己也是懊悔不迭。 !DA4q3-U>>  
_b>z'4_'  
自己非到必要﹐是從來不會魯莽行事﹑衝動下手的﹐何況在毫無把握的情形下﹖ R-$w* =Y  
'O 7:=l  
當時明明就可以避免極端相對﹐為什麼自己的冷靜﹐剎那間消失無蹤了呢﹖ 1d!s8um;  
[pms>TQ2  
還是……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安排﹖ R7b-/ !L  
uB\UIz)e  
線索快要理清的時候﹐藥性越發濃烈﹐紅雲難忍疲睏的侵襲﹐再次墜入無邊黑暗之中。 /)v+|%U  
bkR~>F]FAu  
這次的夢中﹐虛無一片﹐除了滿滿的孤寂和黑暗﹐什麼都沒有。 CC@U'9]bH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五十二章 N?S;v&q+  
w?3ww7yf`  
離開父親和雨涵隱居之地﹐藍霞不做停留﹐直往時空長城而去。內心的冷笑﹐在看見依然緊閉的時空城門時﹐竟然脫口逸出。 ~f[;(?39xZ  
3J8>r|u;1'  
筆直走入熟悉的時空長廊﹐藍霞沿著淡淡血腥氣味﹐來到長城魔殿。隨著他身影清晰的凝現﹐正在盤坐療傷的魔空猛然睜大了不可置信的雙眼﹐他無法理解﹐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怎麼會若無其事地站在他面前﹐嘲笑他的失勢﹖ Qru&lAYc<  
EGFP$nvq  
“你……”魔空一時失神﹐盯著對方﹐說不出話來。下一刻﹐藍霞已經慢慢靠近。 <  j  
*>2FcoN;  
倉促之間揮出一招﹐卻被藍霞輕易擋住﹐“魔空﹐以你的聰明﹐應該明白我今日為何回來。” v 9G~i  
v}5YUM0H`  
“時空長城是吾魔空的勢力﹐你若敢輕舉妄動﹐恐怕後果堪慮﹗” g"!cO^GkT  
LO%e1y  
看樣子是來者不善﹐魔空一面暗自凝氣﹐一面準備召喚手下前來。 n}9<7e~/  
%H_-`A`  
藍霞譏諷一笑。“不用喊了﹐我們兩人要算的帳﹐何必搞得像全城集會一樣熱鬧﹖” aox@- jyr  
: maBec)  
魔空警惕不語﹐藍霞見狀繼續道﹕“吾一直很好奇﹐萬幻魔體究竟能發揮到何等地步﹖還是說……詩海一戰﹐吾已經沒機會再見識你的頂峰狀態了呢﹖” FP y}Wc*UA  
GM8>u O  
“是你﹗”魔空回想那封信﹐又驚又恨﹐不禁緩緩後退﹐後悔不迭。藍霞智計過人﹐只是自己大意﹐沒想到他會突然死裡逃生。 ?|NsaW  
W}7Uh b  
“是上蒼要吾結算過往舊帳﹐你也拿出一城之主的氣魄出來﹐好好發揮吧﹗”藍霞無聲輕笑﹐等待魔空出招。 toj5b;+4F  
7F2:'3SQ  
魔空明白了﹐原來藍霞很早以前就一直在為以後鋪路佈局﹐以免哪天生變﹐全盤皆輸。包括當年提議用時空星盒造就殺星﹐也是對思想單純的兒童灌輸從屬意識﹐便於控制利用。想到此﹐他不再考慮﹐轉身向長城內殿逃去。 e&A3=a~\s  
4!3<[J;N;  
藍霞冷笑一聲﹐迅速跟進。在某處狹窄回廊中﹐魔空突然轉身﹐一招“暴雷擊” 打回﹐卻被藍霞隻手推回。 mJ[_q >  
$t6t 6<M)  
“這種集中一點的攻擊﹐在狹窄地道不可行。一旦對方功力強於你﹐你會被反傷自身。” 藍霞朗朗解說﹐瀟灑逼近。 !z :j-gT3  
5KTFf6Uq  
時間緊迫﹐況且詩海一戰以後﹐魔空功體損耗巨大﹐當下情形並不是使用萬幻魔體的時機。藍霞一再暗示他要見識魔功威能﹐必定別有陰謀。 %y_pF?2@q  
l7<VHz0b  
想了想﹐魔空不再猶豫﹐左手輕抬﹐右手納氣﹐剎時內室生風﹐平地降雪﹐正是“急凍梅花﹑雪裡不凋” 雙式。 ,'<NyA><  
^G5fs'd  
藍霞見狀﹐也使出相同的寒冰之招應對。掌到功發﹐魔空卻只覺得一股熾熱暗流﹐由自己丹田深處涌出﹐剎那間冰火交集﹐全身筋脈傳來碎斷的痛苦﹐不可置信地瞪向對方﹐“你……” 5&A' +]  
"9X(.v0ze  
“不用驚訝﹐你忘了北嶽之戰前﹐你被天皇的極炎之招打中﹐回來以後吾為你療傷的經過嗎﹖”藍霞居高臨下看著痛苦掙扎的魔空﹐淡淡開釋。 DP*$@5  
[P6A $HC<  
北嶽戰前﹐那次不是紅雲的佈局﹐調來天宇強將來圍攻自己嗎﹖ 5yJ~ q  
W?N+7_%'  
“當時我一眼看穿紅雲的計謀﹐他是要我在進攻冰寒北嶽之前﹐在你身上折損一半功力。” 藍霞扯起一邊嘴角﹐“你覺得﹐我有可能這麼笨嗎﹖” n Jz*}=  
VgY6M_V  
魔空瞭然。畢竟當時﹐是藍霞事必躬親進行進攻天宇的計劃﹔統掌大局者﹐當然懂得其中的取舍。為本來就身在後方的自己折損功力﹐完全是得不償失的做法﹐他怎可能去做呢…… z#n+iC$9  
'UGgY3  
“你大概猜對一半﹐除了你的自知之明﹐還有一點﹐就是……”藍霞玩味地笑了。“我畢生摯愛﹐好不容易想出來的策略﹐我怎麼可能不幫忙捧場呢﹖” wsR\qq  
G7GKO  
想到藍霞﹑紅雲在長城共處那幾個月﹐魔空差點氣得背過氣去。曾經在長生府尊面前極盡嘲諷之事﹐就是為了羞辱他﹐沒想到自己明明看見這點﹐卻仍是落入他的圈套。 S@ y! 0,  
MCXt,`}[  
“那時候的炎火氣並未清除﹐我只是以某招強行壓下﹐如果你此生不再遇到此招﹐也許能夠長命百歲下去。”藍霞笑道﹐“只可惜﹐唯一的保命符﹐你棄而不顧﹐實在怪不得我翻臉無情。” c>r~pY~$  
VY|U B7,C  
“你……”魔空艱難開口﹐“你是準備﹐拿我的腦袋﹐換取天宇的原諒了﹖” u#V;  
1?"Zrd  
藍霞聞言﹐突然大怒。“是天宇對不起我﹐何來原諒之說﹗” 6Y.k<oem  
hr&UD|E=  
話語未落﹐藍霞狠擊一掌﹐將魔空身體爆成碎粉﹐散落得到處都是。 P;X0L{u0H  
kA2)T,s74  
回顧自己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地方﹐藍霞卻毫不眷戀﹐轉頭離開。 $j!:ET'V  
VVuNU"-  
和長生學府一樣﹐如果沒有了那個人的存在﹐就不再值得留戀。 xvWP^Qkb  
.G<Or`K^i  
~~~~~~~~~~~~~              ~~~~~~~~~~~~~~~          ~~~~~~~~~~~~~~ E3x<o<v  
$fPiR  
天色微明﹐造雲麒麟難以接受天皇遭難的打擊﹐足足平靜了數個時辰﹐方才顫抖著開始凝神靜思。 c*(=Glzn  
D51O/.:U2  
霞兒竟然逃過死劫﹐當時心情太過悲慟﹐竟然在他的氣息消失天宇之後﹐認定他已經霞散大地。如今他既然回來﹐那……紅雲呢﹖ DU5rB\!.~  
;?-{Uk  
“哎呀﹗事情不妙了﹗”府尊想到兩人針鋒相對的個性﹐如今藍霞狠心報復天宇眾人﹐紅雲豈有不攔阻之理﹖ plzwk>b_  
hO$29_^"  
可是一夜過去﹐天宇似乎大局底定﹐那……是紅雲失手了﹖ hA`9[58/  
&u) qw }  
想到藍霞曾經如何狠心對待紅雲的經過﹐府尊心驚膽戰﹐屏息焦急搜尋天宇各處。紅雲的氣息已經異常微弱﹐但府尊多年修為﹐仍是終有尋獲。 mEb`ET|  
h,/3 }  
當造雲麒麟急急來到某處偏遠地帶的山洞之前﹐整顆心剎那間崩碎。 ,[_)BM  
daf-B-  
“紅雲啊……” e)L!4Y44K  
OaByfo<S  
憤怒的氣流隨手擊出﹐將圍上的時空殺星格殺殆盡﹐府尊快步走入陰暗山洞深處。 S!iDPl~  
ILHn~d IC  
“是……是師尊嗎……”微弱的話語幾不可聞﹐斷斷續續的氣息﹐造雲麒麟又驚又氣﹐連忙走近前來查看。 +\vN#xDz  
\ov]Rn  
“是為師﹐雲兒﹐你受苦了……”彎下身去﹐造雲麒麟仔細查看愛徒的模樣﹐話語中滿是心疼。 g)<[-Q1  
i-sm9K'ns  
左臂軟軟搭下﹐顯見是已被折斷。全身冰冷不能輕易行動﹐可能被藍霞的武功打傷。被關在山洞中﹐沒有及時治療﹐眼見情形逐漸惡化﹐府尊一時間哽咽不止。 $7Tj<;TV  
LH~ t5  
“你怎麼了﹐雲兒﹖”造雲麒麟繞到他右側﹐小心翼翼將他扶坐起身。 +:J:S"G  
:yOJL [x  
“師尊……徒兒讓師尊擔心了……能夠再見師尊一面﹐紅雲死而無憾了……”紅雲虛弱抓住師尊的衣襟﹐艱難訴說。“師兄在那水裡下了迷藥﹐用貫入寒氣的金針﹐鎖住徒兒七大要穴﹐才……才會如此……” a uve&y"R  
grDz7\i:  
話語未落﹐造雲麒麟忍不住發抖道﹕“他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忍心……” q}&+{dN\1  
'?E@H.""  
“天宇……天宇危急啊……”一陣昏眩襲來﹐紅雲手一鬆﹐再次不省人事。 hg `N`O  
A<[w'"  
~~~~~~~~~~~~~              ~~~~~~~~~~~~~~~          ~~~~~~~~~~~~~~ N VDvd6  
368H6 Jj  
陡逢變數的天宇時空﹐各自沉浸在令人不安的沉悶氣氛中﹐幾乎無人注意到﹐一直覆蓋著天宇天空中的濃厚烏雲﹐已經消散無蹤。美麗的朝霞漫天綻放﹐金色朝陽光輝灑照大地﹐天宇終於迎來了真正光明的一天。 S~y.>X3"P  
fa/p  
雖然已經卸下沉甸甸的重負﹐藍霞的心情並沒有半點輕鬆。他不敢去想﹐現在自己出現在那個人面前﹐會得到怎樣傷人的反應。 HDhG1B"NL  
A&Q!W)=  
一路躊躇的腳步﹐在接近那個山洞的時候﹐轉為驚訝。 S.owVMQ  
oIKuo~  
滿地的屍體﹐讓他不得不做下最壞的打算— j2#B l  
Ak\"C4s  
是天宇的人﹗ L%.=Sb mS  
1a#R7chl  
急促的腳步奔入﹐卻在看見一襲白色儒袍之時﹐怔怔立於當場。 EmV ZqW  
w6l56 CB`  
是……父親。 3cFvS[JG  
W jBtL52  
“父親﹐我……”藍霞欣喜重生後再見至親﹐可是府尊面上冷漠的怒氣﹐讓他一時間張口結舌。 )Mw 3ZE92  
 Z Mf,3  
視線越過府尊的身後﹐紅雲仿彿失去生機般躺在地上的模樣﹐更讓他忍不住衝上去的衝動。偏偏此時﹐造雲麒麟開口了。 rT{ 2  
K$ |!IXs  
“我不記得我有個殘忍狠毒的兒子。” uq]E^#^  
dQAo~] B  
藍霞怔住了。好久好久﹐才想起來﹐父親也是天宇正道的一線人物嘛。 Uetna!ABB  
wq#'o9s,  
輕輕笑著﹐他儘量維持面上的無所謂。“你不想認我了﹐當時又何必來見我臨死前最後一面﹖” `6G:<wX  
5S #6{Y =  
造雲麒麟不去搭理他﹐轉身向紅雲走去。藍霞見狀﹐急忙也移動身形﹐去看紅雲的狀況。 M3q7{w*bM  
RSF@Oo{  
“你站住﹐不許過來。” 府尊冷冷吩咐。 jx];=IC3tt  
StMvz~  
“父親﹐讓我看看紅雲﹐他……”藍霞跟在府尊身後﹐無視他的命令。 6IL-S%EGK1  
'i8?]` T  
造雲麒麟停下腳步﹐猛然回頭﹐一巴掌打在藍霞臉上﹐將他打得偏過頭去。 MAG /7T5  
&. "ltB  
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挨父親的打。臉頰火辣辣地疼痛﹐視線卻被躺臥地上的人驚得無法移開。 S!~p/bB[+I  
bY=Yb  
紅雲的衣衫上血跡斑斑﹐氣若遊絲﹐整個身體因為疼痛微微蜷縮﹐好看的眉毛也蹙了起來﹐眼睫上隱約水光閃動。 ~*G}+Ur$2  
NJ!}(=1|K  
難言的痛楚從心底爆開﹐藍霞抑止住身體的顫抖﹐不發一語﹐轉頭離開。可是剛邁了兩步﹐身後傳來府尊嚴厲的聲音﹕“站住﹗想這麼一走了事嗎﹖” o){<PN|z  
rj;~SC{  
藍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艱難轉身。“要我做什麼﹖” +D#.u^  
2}#VB;B  
“把你師弟帶上﹐跟我回去﹗” /C[XC7^4'  
Z , 98  
第五十三章 l65Qk2<YC  
s Qa9M  
天亮了。 L(kW]  
8)&J oPN  
在寒冷﹑孤獨和懮慮中難熬的一夜﹐終於結束了。 kX'a*AG  
M cbiO)@I  
天明也不見任何一位前輩回來的一好漢﹐感到事情不對﹐匆匆交代了身邊的朋友一下﹐就趕往詩海石硯臺。 \'Ca%j  
#4?:4Im#  
“仙仔啊﹗你可千萬不能漏氣呢﹗”拼命在心中祈禱﹐一好漢一路飛奔﹐心中卻暗罵糊塗的自己﹐居然對師父的反常情緒﹐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3+:uV  
 7e@Bkq0)  
    “唉﹗應該和你一起過去的……” T`|>oX  
q3Y49d  
接近石硯臺的時候﹐看見四週支離破碎的山石樹木﹐他發現事情嚴重了。滿地的驚人瘡痍﹐都不是一般高手對戰所能造成的。 v!rOT/I  
Wi!$bL`l  
一片混亂中﹐他焦急呼喚。 P, SI0$Z  
vjXCArS  
“仙仔﹗你在哪裡﹗孽徒來晚了﹐你在哪裡啊—” ]hA]o7 k  
Kl+4A}Uo  
尋人的叫喊聲﹐在看見不遠的石壁上的情形時﹐轉為悽厲驚叫。 b]5S9^=LI  
e#{l  
“師父啊— ” Z`bo1,6>  
BjbpRQ,  
數十塊尖銳石塊碎片﹐釘在造天筆四肢全身﹐鮮血汩汩流下﹐染紅了整個石壁﹐在地上蜿蜒流淌。 o|c"W}W  
)]m_ L$9  
顧不得許多﹐一好漢兩三步衝上前去﹐拔去石片﹐將師父小心翼翼地抱下地來﹐然後拼命將自己的真氣輸入他體內。 ZfIeq<8 _  
“你不能死﹗不許死﹐快睜眼看看﹐我在這裡……”心中的吶喊化為口中不止的嗚咽﹐一生不流淚一好漢﹐在面對這般模樣的師尊之時﹐忍不住撕裂胸口般的劇痛﹐眼中淚水大顆落下。 3})0p  
m?D k(DJ  
直到感覺懷中人微微的顫動﹐一好漢才放任自己的心疼和氣憤﹐鋪天蓋地般傾瀉而來。 @NJJ  
JWs?az  
“是誰﹗是哪個不要命的﹐敢這樣對你﹗”雖然是怒氣衝天﹐但依然是溫柔抱著他的師尊﹐不敢用過大的嗓音﹐驚動到他的傷勢。 OL$^7FB  
d0@czNWIC  
造天筆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了眼前年輕的面龐。自從踏入江湖﹐這個唯一的徒兒﹐陪伴他度過無數寒暑﹐無數風波劫難。在他的面前﹐一好漢收斂年輕人狂傲個性﹐尊師重道﹐刻苦學習又不忘時刻照顧他。 Zl`sY5{1  
Q##L|*Qy  
雖然當初﹐是因為懷疑他是龍族後輩﹐才破例收他為徒﹐可是一路坎坷走下來﹐自己竟然發現﹐他已經成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而追尋他的身份﹐反而變得不再重要。 >R8eAR$N  
ffE>%M*  
“一……一好漢……”造天筆艱難開口﹐聲音卻是輕不可聞。即使如此﹐難捱的劇痛﹐仍是在寸寸噬咬著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 Z~Z+Yt;,9a  
O(f&0h !  
萬幻魔功威力驚人﹐夾雜的驚人腐蝕力穿腸透骨﹐造天筆雖然已經盡力壓下﹐但隨著血液不斷流失﹐已經無力守住最後一道防線。 g4>1> .s  
dq$C COC^F  
“仙仔﹐我在這裡﹐我來晚了﹐啊……”沒有停止手中輸送真氣的動作﹐一好漢任隨淚水傾泄而下﹐掉落在師父的臉上﹑身上﹐也沒有伸手去擦一把。 G,b1u"  
oq}Q2[.b  
“不……不怪你﹐這是……宿命之戰﹐避……避不了……”聲音越發微弱的造天筆﹐明白自己大限將到﹐不捨的眼光流連在此生唯一的徒兒臉上﹕“一好漢﹐我死之後……將我葬於詩海……石硯臺……感謝…… ” nXF|AeAco  
 al:c2o  
“仙仔振作﹗一好漢拼盡全力﹐也要救治你﹗”一向遇事冷靜瀟灑的硬漢﹐此刻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淚流滿面﹐只是不斷為師父輸功。 f@= lK?Pfh  
(Qys`D   
這世上﹐可有私心可以保住的生命嗎﹖當年的自己﹐何等灑脫﹐看淡生死﹐灑脫人世別離。迷茫的目光中﹐他隱約看到了皚皚白雪世界中﹐那一抹微笑的鮮紅……  |{@_J  
r<L>~S>yb  
(“喂﹗少年仔﹐眼淚若是滴下來﹐一生不流淚一好漢這個名字﹐就要丟落汪洋大海﹗”) ) _O 6_  
zE<GwVI~  
(“先生﹐是風飛沙﹐是沙子飛到眼睛裡……”) |MXv  w6P  
vdN0YCXG  
彼時同樣悽苦的心境﹐被冰天雪地的嚴寒暫時麻木了。而今日的痛失﹐讓他壓抑多年的心酸悲苦﹐一併爆發出來。 `` mi9E  
#NLLl EE  
他不要尋仇﹐也不要在武道走踏了﹐只要能平安守著他的老師﹐他寧可放棄一切……只是﹐老天偏偏不給面子哩…… j{a3AEmps  
E8.xmTq  
“此生……得徒如你﹐為師……無悔……”艱難吐出最後一個字﹐造天筆七竅噴血﹐倒了下來﹐闔上了雙眼﹐再也不能回應愛徒傷心的呼喚。 }D&fw=r"M  
XZ8;Ow=  
“老師﹗老師啊……”一好漢怔怔地抱著已經變冷的身體﹐空洞的眼神喃喃訴說。“孽徒還沒有告訴你……算了﹐人在江湖﹐免不了會去那個地方。總有一天還會相遇﹐什麼話就留到那時候吧﹗” L]HYk}oD.  
)C CrO   
不知過了多久﹐四週傳來淡淡玫瑰香氣﹐喚回了一好漢的意識。 -"e$ VB  
A/"p PO  
當旋飛的花床來到詩海﹐所見只是一座尚未鐫字的孤墳墓牌。臥花奇人長嘆一口氣﹐降下花床﹐默然無語。 B>&eciY  
Li;(~_62a]  
此時此刻﹐祇想和師父獨處的一好漢看見來人﹐滿臉沒好氣﹐譏諷道﹕“你來晚啦﹐精彩的沒看到。” r'ydjy  
P>t[35/1  
千少一吸吐輕煙﹐注視墳墓甚久﹐然後左手舉起一支玫瑰。這個再輕柔不過的舉動﹐卻引起一好漢極大的反應。 Z"fnjH  
UPkD^D,  
“喂﹗在死人墓地前面玩花草﹐很沒%數呢﹗你……” /RmHG H!  
O/=i'0X v  
話語未竟﹐一支粉紅玫瑰﹐插在墳墓之上。輕風吹拂柔嫩花瓣﹐顯得清麗雅然。一好漢一時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疑惑地看著他。 [oQ&}3\XJ  
W<D(M.61A  
只見千少一再次伸手﹐又一支玫瑰舉起。前後九次﹐在墳墓上面插上玫瑰。 e r;3TG~  
,\K1cW~U5  
“天宇鱗池的池水﹐連接生命之源。此後百天之內的每天﹐取那裡的水來灌溉玫瑰﹐保持玫瑰不枯萎。若能做到﹐造天筆重生有望。” S qQqG3F  
ZSTpA,+6  
淡淡幾句交代完畢﹐千少一不再多言﹐花床再度昇空。逐漸淡去的玫瑰香氣中﹐懮愁哀韻緩緩漾開。 uvrfR?%QK  
X;ZR"YgT  
“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BdN  
?DC3BA\)  
一好漢痴痴望著迎風微顫的柔弱花瓣。 yv<0fQ  
^Q?I8,4}  
“仙仔﹐徒兒雖然哪裡都不想去﹐只想在此地永遠陪伴你﹐可是可能的一線生機﹐徒兒不能放棄。唉﹗雖說習慣了守墓的日子﹐這邊還是希望能再見到仙仔一面啊﹗” -R;.Md_  
h,V#V1>Hu  
擦干眼淚﹐一好漢起身﹐向天宇鱗池的方向走去。 f9FsZD  
7n~BDqT  
~~~~~~~~~~~~~              ~~~~~~~~~~~~~~~          ~~~~~~~~~~~~~~ M#qZ0JT4  
snBC +`-  
    複雜的心情﹐牽動了紛亂的腳步。藍霞不時看看手中抱著的人﹐不忍他痛苦昏迷的樣子﹐又害怕見到他醒來之後﹐憎恨的目光。猶豫的心情翻攪不再平靜的心湖﹐他越走越慢﹐距離造雲麒麟越來越遠。 w%1B_PyDg  
pAV}hB  
    這個世上﹐他寧可被所有人憎恨﹐也不願在那人眼中﹐看見一點厭惡。 m GWT</=[$  
WbS2w @8  
渾然不覺自己憑著先前走過的路來到那隱居之地﹐藍霞只是木然跨入門檻。 rY>{L6d  
{ A(= phN  
無奈看著藍霞﹐府尊閉了一下眼平息心中的情緒﹐隨後道﹕“你去後面﹐好好給他包扎一下。” +mP3 y~|-j  
v5t`?+e  
“我知道。” 藍霞平板應道﹐轉身向院內走去。 qx"?')+  
NDRk%_Eu(  
看著藍霞的腳步頓了一下﹐然後快步走遠﹐府尊暗嘆一聲。 'C~NQ{1TV  
PL8eM]XS  
自從回來﹐就不見夢雨涵的蹤跡。造雲麒麟心內早有猜測﹐卻無可奈何。看著藍霞並未跟隨自己的腳步﹐卻能準確走來此地﹐可見他不是第一次來此了。根據他的性格﹐應該不至於對一介女流下毒手﹐否則也不會在當年放走被禁時空長城的雨涵。只是……她現在究竟去了哪裡﹖ sDCa&"6+@  
C<6IiF[>%  
府尊暗自盤算﹐隨即走到夢雨涵的房間﹐仔細搜尋可能的線索。 '7W?VipU  
9`)NFy?  
夢雨涵是個溫柔細心的人﹐此地隱蔽不會有人發現﹐既然藍霞不會對她動手﹐那她必然是自己主動出走。現值亂世之秋﹐她若出門﹐必定留下字句﹐以免別人為她擔心。造雲麒麟想到自己一子一徒給這樣柔弱溫靜的女子帶來的莫大傷害﹐不禁黯淡了雙眸。 P,O9On  
#TUsi,jG  
“長生學府欠天宇太多了……” I,AI$A  
%t\`20-1<  
抱著紅雲﹐藍霞快步走向院落深處。此時此刻﹐他祇想爭取兩人獨自相對的時機。雖然傷害已經造成﹐但是希望通過解釋﹐紅雲會原諒他的一切作為。 q5[%B K  
;1cX|N=  
熟悉的院落佈置﹐隨著他的腳步在腦海中越顯清晰的畫面重疊﹐他不禁楞住了。那個他永遠都不想回憶的地方﹐為什麼此地的佈局﹐會和長生學府如此相似﹖ 8jjJ/Mz`  
cJm!3X  
甚至……面前那棵梧桐樹﹐雖然沒有學府那棵高大﹐卻也不小了。右邊是一個小水池﹐池中有水蓮花﹐下面還有紅色的金魚…… *kxk@(lT?  
<9/oqp{C4  
直到此刻﹐他再也不能不承認﹐他再厭惡長生學府﹐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地方﹐一直都是長生學府。 T.HI $(d  
&K`[SX=  
人若一直活在回憶之中﹐就容易變得消極頹廢。可是伴隨他長年黑暗時空中生活的﹐偏偏就是這些點滴記憶。藍霞苦笑一聲﹐緩緩推開那扇熟悉的門扉。 fZXJPy;n  
}_M .-Xm  
把懷中人輕柔放上床鋪﹐他暗嘆一聲﹐轉身去找藥水繃帶之類﹐準備先將他的傷勢處理好—被他重擊之後的傷勢。 3u7E?*{sH  
b9OT~i=S|  
之前狠然一掌﹐他其實並沒有成心下手﹐但出手的力道﹐能收回的有限﹐冷熱交擊之下﹐將紅雲的上臂骨生生斷成兩截。 DnaG$a<  
9\Mesf1$o  
“還好肩胛骨沒碎……” `a2Oj@jP  
|n=kYs  
藍霞喃喃自語著﹐準備動手接骨之際﹐忽然聽聞這麼一句﹕ 5\f*xY  
R6)p4#|i  
“先把金針拔出來。” }x-~>$:"  
x-Z`^O  
藍霞驚訝抬頭﹐看著仰躺床上的紅雲。 9GkG'  
X?Omk, '  
“你醒了﹖對不起﹐我……”他急著想解釋﹐卻換來對方一記冷漠眼神。 GA6Z{U{XS  
NeHR% a2~  
“快把金針拔出來﹐然後出去﹗” #joU}Rj|  
}k<b)I*A  
“不行﹗我先得用繃帶把你胳膊固定上﹐否則會廢掉﹗”藍霞也毫不鬆口﹐固執地看著他。 gA!-F}x$  
rP;Fh|w#  
他居然這麼快就醒了﹐果然是頗有實力的天宇領導啊。藍霞微笑著拿起醫療用具﹐給他上藥包扎﹐用木板把斷掉的臂骨綁起來﹐然後才輕輕托起他的身體﹐依次取出貫入七大要穴中的金針。 PKfxL}:"8  
ez86+  
紅雲忍著入骨的疼痛﹐緊緊咬住牙關﹐卻在看見藍霞笑容的時候﹐爆發了出來。 kd'qYh  
dlK#V)  
“藍霞你這個小人﹗玩這種下流手段﹐真是卑鄙無恥﹗” Roy`HU ;0a  
;myu8B7&  
身體不住發抖﹐氣憤至極的紅雲﹐沒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是因為遍襲身體的寒氣而在發顫﹐可是眼尖的藍霞卻看到了。 0} liK  
yi# Nrc5B  
充耳不聞他的怒火﹐藍霞上前給紅雲蓋上被子﹐又端來一杯熱茶﹐“快喝吧﹐暖暖身子。” ',6QL4qV/  
Nf0b?jn-  
知道寒氣貫體對於修煉純陽功體的他是怎樣的難捱﹐藍霞不再多言﹐只是一手扶著他的背部﹐將他上身托起﹐一手把茶杯遞到他嘴邊。 g;v{JB  
G+b$WQn2t  
兩次被下藥的經過歷歷在目﹐紅雲憤恨地轉過頭去。“我不喝﹗我要見師尊﹗” >}u?{_s *0  
 O\]CfzR  
藍霞聞言﹐臉上露出一絲難言的神色﹐緩緩放下茶杯﹐轉過身去﹐默然不語。紅雲縮在被內﹐看見他落寞的神情不禁動了惻隱之心﹐只是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只好把臉埋在臂彎裡﹐暗自嘆息。 x7Ly,  
\D,0  
“好吧﹐既然你不要喝茶﹐那就用我的方法給你溫暖吧﹗”突然間﹐藍霞詭笑起來﹐慢慢靠近動作困難的紅雲﹐嚇得他不住退縮。 C+ r--"Z  
+2B{"Czm  
“你﹑你要做什麼﹖”紅雲艱難舉起右手試圖反抗﹐卻被師兄輕鬆抓住﹐按倒在床上。 ;csAhkf:S  
YcRjbF,|6  
頸邊傳來熟悉的溫暖和濕潤﹐耳朵裡隱隱的熱氣讓他止不住渾身發軟。發覺半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正在肆無忌憚挑逗自己敏感的神經﹐紅雲忍無可忍﹐勉力抬起脖子﹐一口往對方肩頭咬去。 zi[bpa17W  
9qwVBu ;  
當造雲麒麟推門進入時﹐看到的正是這一幕﹐極盡曖昧的場面…… 1oj7R7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五十四章 ] =>vv;L  
O+.V,` O  
即使已經明瞭自己平生最得意的兩個徒弟之間的曖昧﹐眼前的一幕﹐仍是讓老者不由自主心生反感。 SRM[IU  
2lAuO!%  
雖然反感﹐但他無力辯駁。他們的身上﹐延續著自己曾經擁有的東西﹕執著和頑強。 8C4 Tyms  
lP9a*>=a  
不幸的是﹐兩人之間這種糾纏﹐半恩半仇﹐亦愛亦恨﹐偏偏又是站在敵對雙方的權力頂峰﹐將個人之間的恩怨﹐擴大為天下蒼生的浩劫。 mtmBL 2?  
vhWj_\m  
當日﹐長城之主的嘲諷﹐字字銳利如箭﹐如詛咒般釘刻心版之上。 JguE#ob2  
_i}6zxqw  
(“昔日天宇才子﹐學府雙璧﹐紅雲﹑藍霞﹐乃眾所仰望之傳奇﹐如今憑自身才學﹐行盤天下﹐勾心鬥角﹐作賤蒼生﹐更互行苟且之事……”) cQ3Dk<GZ  
7zR 7v  
藍霞因為討厭佔據著紅雲心中的萬千人事物﹐隻手翻天﹐就為了除掉那些佔據者﹐不惜將心愛的人傷得體無完膚。紅雲則是越被強迫就越要反抗﹐直拼盡最後一口氣﹐傷人傷己。來來回回多少次﹐兩個人沒完沒了地鬥﹐這種惡性循環﹐究竟何時才到盡頭﹖ 2$[u&__E  
]>R`]U9*O  
“霞兒出去﹗”不再猶豫﹐府尊喝開糾纏一起的兩人﹐面無表情地下令。 TrkoLJmB  
aWe H,A%  
聞言﹐滿面汗珠的紅雲心頭一震﹐多少昔日回憶如排山倒海般席卷而至﹐心頭百般滋味﹐一時間竟毫無反應﹐仍是咬著藍霞的肩頭。 m&2< ?a}l  
`jP\*k`~]  
苦笑一聲﹐藍霞小心撐起身體﹐愛撫般摸摸他濕潤臉頰﹐“紅雲﹐張嘴啦。” Q$kSK+ q!  
pN*>A^  
紅雲這才反應過來﹐急匆匆推拒著身體上方的人﹐卻因為動作過大﹐牽動了受傷的左臂﹐痛呼不止。 z%*ZmF^K  
G _42ckLq  
藍霞無奈下床﹐隨手整了一下微亂衣襟﹐然後快步出門。在門口處﹐他再次回頭﹐有些戀戀不捨地回頭望了一眼﹐卻被造雲麒麟關上的門扉截斷了視線。 O$$s]R6  
@zd)]O]xH?  
紅雲紅著臉﹐勉強支撐起上半身﹐看著左臂上纏得層層疊疊的白布﹐微微蹙了下眉頭﹐卻是連頭都不敢抬﹐只是默默等待師尊發話。 z${B|  
O;qS 3  
“雲兒﹐還疼嗎﹖”造雲麒麟在床沿坐下﹐溫柔詢問。 +Icg;m{  
A`X$jpAn&  
似乎方才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問話﹐讓紅雲吃驚抬起頭來。 x,>@IEN7  
LAMTf"a  
“雨涵回太陽故鄉了。”造雲麒麟端詳著愛徒怔忡的面容﹐將手中一紙薄箋遞給他。 6wnfAli.  
RMLs(?e  
“什麼﹖”紅雲疑惑接過信函﹐匆匆掃了一眼﹐就急著要下床來。 *(o~pxFTR  
!u\X,.h  
“雲兒﹐為師有話問你。” 造雲麒麟輕輕阻擋住他的衝動。 q7m-} mBN~  
n/^wzG  
努力按下心中焦躁情緒﹐紅雲只好回應道﹕“請師尊儘管問。” D_@r_^}  
lv$tp,+  
“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eT}c_h)  
q ,}W.  
把耳朵貼在外面窗戶上的藍霞﹐聽見這問題之後﹐心跳陡然加快。而屋內的紅雲﹐猶豫半晌﹐欲言又止﹐半晌也沒吐出一個字來。 4\Q ?4ZX  
#G9S[J=xe  
“行走武道之上﹐最忌諱就是被敵人知道你心中最關注的事物。”府尊悠悠嘆息。“但是從另外一方面說﹐最可怕的﹐是敵人開始猜測你心中最關愛的事物。” ]'T-6  
=$b^ X?x  
紅雲聽見這兩句話﹐頓時愕然。師尊和自己都明白藍霞就在門口偷聽﹐這話﹐是講給他聽的﹖ BS+N   
uv9cOd  
“如今一切塵埃落定﹐時空組織雖已潰散﹐但天宇同樣滿目瘡痍。有些爭鬥﹐是無勝負之論可言的。你和霞兒是為師見過最聰明的孩子﹐卻都堪不破這點。” Ej6vGC.,  
%Vive2j C  
一時間﹐紅雲心亂如麻。原來短短一夜﹐竟然產生如此大的變故﹐那…… ">CjnF2>R  
Z4E:Z}~''  
“師尊可知曉造天筆如何了﹖”紅雲突然焦急起來﹐嗓音微顫。 .rN 5A+By`  
#.Ft PR  
老者眉頭微皺﹐沒有回答﹐反而問道﹕“雲兒﹐一揮長虹造天筆究竟是何人﹖” uF@Q8 7G  
I.q nA  
見紅雲愣住沒有答話﹐他暗暗嘆息。“按理﹐為師不該探尋他人隱私。只是如今一切大局落定﹐你就勉為其難﹐替為師消除心中顧慮吧﹗” 0Ba-VY.H  
!:rQ@PSy9  
窗外的藍霞﹐此刻已是冷汗不斷﹐雙手握拳﹐靠在窗下﹐屏住了呼吸。 ] hL 1qS  
\gj@O5rGP  
故作輕鬆地﹐紅雲勉強笑道﹕“造天筆曾為十三儒俠之首﹐夜讀五車書﹐師尊不是早就知道了﹖” p0'A\@|  
XP6R$0yN  
“那你師兄何以秘密傳信﹐將他和魔空約戰詩海石硯臺﹖”造雲麒麟不再浪費時間﹐一語道破。 &W`yHQ"JY  
mY;Y$fz;xL  
心中大驚﹐紅雲壓下加快的心跳頻率﹐低聲道﹕“既然師尊已經明白﹐徒兒不敢隱瞞。他正是數百年前﹐傳說中的聖影﹐魔空的宿敵。” eN N%%Q  
;f0+'W  
造雲麒麟不答話﹐繼續等著。紅雲握在被內的雙手揪得死緊﹐汗水漸漸浸濕全身。 *4]I#N  
9s5CqB  
“他……他也是龍族之人﹐按排輩﹐是徒兒的二哥。” /g@.1z1w  
4J-)+C/edx  
這句話雖然音量微弱﹐窗外之人﹐聽見這句話時﹐卻只覺得腦中“轟” 的一聲﹐身體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若非緊緊扣住窗棱的手﹐早就坐倒地上了。 _YO` x  
*vUKh^="  
難怪兩人之間﹐有著如此密切的感情﹐行事也有著驚人的默契…… |2{y'?,  
}|{yd03 +  
可是﹐因為之前怎麼也算不出他的真實來歷﹐又被莫名妒火燒昏了頭腦﹐才會將他視作眼中釘。 C!RxMccTh  
s 6vsV  
能夠和魔空一爭高下﹐而且有能力隱藏自己的身份﹐如此高手﹐一旦和他鬥起來﹐誰勝誰負﹐尤未可知。 XSn^$$S  
Aw9^}k}UfD  
父親所誡﹐提防敵人知曉心中最關心之人﹐是在影射自己殘酷的行事手段吧。可是﹐紅雲的人品才貌﹐是眾人所仰慕﹐他若不用心﹐仔細剪除每一份可能的威脅﹐還能有機會得到他嗎﹖ C37KvLQ  
j4+hWalm  
他慢慢鬆開手﹐蹲坐在牆根腳下﹐痛苦的臉埋在顫抖雙手裡。長久的糾纏﹐已經令他精疲力盡。 ryN/sjQC  
]}~*uT}>  
每一次對他的傷害﹐痛苦的總是自己。無所不能的藍霞﹐為何在獲得感情的路上﹐總是坎坷不斷﹐走得如此艱辛﹖ >Y)jt*vQ  
kM]?  
在屋內的紅雲﹐雙眼看著天花板﹐感受到手足喪命的噩耗﹐他拼命抑制心中的悲哀﹐才沒在師尊面前落淚。 Q5{i#F7nJm  
~U ?cL-`n  
“是紅雲的過錯……”模糊的嗓音﹐混和了某種壓抑的情緒﹐變得有些低沉沙啞。 m:II<tv  
Ny p5=  
明知一步江湖無盡時﹐他仍是義無反顧踏了下去。這一路﹐讓他痛切感受到﹐何謂生不如死。 Lt|k}p@]  
{$oZR" MP  
“造天筆生機未斷﹐如果天意垂憐﹐尚有一線希望。只是天皇……” qRTxg%  
n=L;(jp<j  
造雲麒麟一邊說﹐一邊打開門﹐在痛苦蜷成一團的愛子身邊蹲了下來。 p,$1%/m  
a?M<r>  
“南嶽地界﹐真佛和紅雲當年在地皇辭世之後﹐便早有佈置。現在天宇缺少人手﹐不知道霞兒願不願意﹐替天宇蒼生走這一趟﹖” u23^* -  
j?[fpN$  
感受到搭在肩頭的溫熱手掌﹐藍霞幾乎淚下。要奪去一個人的性命是何等容易﹐可是要要挽回其牽連的一切﹐又是何等困難啊…… Y-gjX$qGo  
y<8)mw  
緩緩掙開老者慈藹的安慰﹐藍霞不發一言﹐默默向大門方向走去。 vC&y:XMt,`  
!`)-seTm  
父親說的對﹐愛恨恩怨﹐感情之爭﹐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勝敗之分…… T_y 'cvh  
ATk>:^n  
目送藍霞踏出大門﹐造雲麒麟返回屋內﹐一手護住紅雲心脈﹐一手放在紅雲肩井穴上﹐宏沛氣流順經脈直貫左臂﹐瞬間將紅雲的斷骨療治如初。 Xv9kJ  
n"(n*Hf7b  
紅雲心中驚訝萬分﹐不禁抬頭看著師尊。早年因為神龍令入體﹐他再難接受外界而來的任何真氣入脈﹐為何這次…… v3Te+oLg  
ShF ][v1L  
“不用驚訝﹐這次你二人重傷將死﹐卻不期有命歸來﹐為師便算準了是有至寶相助。吾雖不清楚龍族之物的特性﹐但常識而言﹐這種寶物﹐在發揮之後短時間內﹐將沉入睡眠狀態﹐這也是為何方才為師大膽下手的原因了。”造雲麒麟微笑﹐示意紅雲將繃帶拆開看看。 DIkD6n?V  
:*)~nPVV  
怔怔看著只留下淡淡痕跡的手臂﹐紅雲感慨萬千﹐一時間﹐疲倦感直襲而來。 8/ZJkI  
VKS:d!}3E  
感情對一名領導者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弱點。不但敵人會覷準那弱點下手﹐連自己都會感受到它真切的折磨。 Ga+\b>C  
J0C<Qb[  
自古以來﹐江山美人兼顧的帝王﹐能有幾何。名君背後﹐埋沒了多少犧牲的痛楚和悲哀的孤獨﹐才造就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 D>VI{p  
_ZC4O&fL  
他做不到無私無情﹐所以不配領導天宇的大好河山。 Bwn9ZYu#r  
2RT9Q!BX{  
他不敢面對任何一份感情﹐更不配和所愛的人雙宿雙飛。 eLL> ThMyW  
K>,Kbs=D6  
更多的猶豫﹑再多的糾纏﹐只能為週圍的人帶來無窮無盡的傷害。如今他們都走了﹐也許自己離開的時機也到了…… QE=Cum  
zf5s\w.4  
“師尊﹐徒兒有些疲倦﹐想休息片刻。”紅雲垂下頭﹐不敢去看一生敬重的恩師。 M5: f^  
W6E9  
當年若非師尊耗費巨大功力救治﹐再造紅雲﹐他早就輪迴投胎去了。幾十年來學府生活帶來的溫暖﹐如同家人一般的幸福關懷﹐是多少武道之人的奢望。 2:&8FdU  
}8fxCW*|  
可如今﹐他卻重重傷害了這位老者﹐若非他的出現﹐府尊和師兄﹐一定仍然過著平靜生活。說不定﹐師兄早已娶妻生子﹐享受天倫之樂﹐也好過腥風血雨﹐處處算計的江湖生涯…… FOM~Uj  
aVO5zR./)  
想到師兄可能擁有的美滿家庭﹐紅雲不禁心下黯然。若非自己放不下恩怨﹐又怎會牽動那麼多人的一生﹐自己又怎會如此內疚懮愁﹖ :BC 0f9  
xAjLn*d|N  
最後一次凝氣測算﹐紅雲不顧體內激蕩的真氣﹐快速將靈思引往詩海。九朵嬌艷玫瑰迎夜風嬝嬝顫動﹐仿彿是不屈的生機。英氣俊俏的少年﹐虔誠溫柔地為玫瑰灑水﹐更是讓他心頭一陣哽咽﹐模糊了靈思。 G0^23j  
<E&1HeP  
南嶽地界﹐雖是一片慘不忍睹的廢墟﹐但在師兄過人的機敏聰慧之下﹐很快找到了竅門﹐將連接地下的密道成功打通。確認裡面走出的人是天皇無誤﹐紅雲收回靈思﹐輕輕喘息﹐如釋重負。 %R7Q`!@8  
/>FrMz8;(  
未泯前世淡泊意﹐難悔今生造化緣。  C!Y|k.`p  
\G#Qe*"'K  
從今往後﹐請忘記紅雲。 Zo-E0[9  
os/~6  
稀微曙光中﹐賞雲棧紅衣飄飛﹐如紅日般溫柔燦美的一顆光球緩緩昇空﹐離開了天宇。 `$nMTx]Y  
 aVz<RS  
第五十五章 C ])Q#!D|  
9hmCvQgtf  
烽煙武道﹐熙熙攘攘。來時紛擾﹐不過為名﹔去時喧譁﹐無非為利。世局圈中世局外﹐何處寧靜地﹖ ^h1VCyoR*  
n AoGG0$5  
“九九九﹐兩卷書是什麼人﹖”童稚嗓音好奇詢問心中的疑團﹐小孩子手攥一枝玫瑰﹐趴在花床邊上﹐晶亮大眼凝望那側臥花床﹐吞雲吐霧的男子。 6IctW5b  
&oWWc$  
白銅煙管稍頓﹐千少一微微訝然。小孩子喜好四處遊玩﹐今天又有了新難題。 6@]Xwq  
>|o-&dk  
靜靜壓下心中涌起的感慨﹐千少一耐心解說。 lqF{Y<l  
GH7{_@pv8  
“兩卷書不是一個人﹐而是天地雙卷﹐是兩本書。” Mpk^e_9`<  
@1*lmFq'kV  
“喔。是書啊。” 小頑童失望片刻﹐隨即又問﹕“那是什麼書﹖” &M6)-V4  
r{YyKSL1*K  
“天卷讀龍蛇……”清雅嗓音柔柔傾訴﹐風雲變幻的過往﹐仿彿前世夢境。 &VY;Al  
9x;/q7  
似水東流﹐洗盡前朝往事﹐舊日英雄。烽煙霸業﹐情仇愛恨﹐皆已隨風逝去﹐唯有看得見的當下﹐才是可以真正把握的現實。 Wey-nsk  
%,K|v  
打敗三色天羅之後﹐小靈童得以順利成長。只是在危急四伏的天宇﹐這種平靜的生活能夠保持多久﹐誰也無法得知。失去父母的孤兒﹐是將他送到九色彩虹天與龍族兄弟一起平安生活﹐還是將他留在天宇﹐教導他文武雙全﹐健康成長﹖ `y P-,lA$  
JjfNH ~  
緣份得來不易﹐九百九十九年的孤獨﹐無人理解啊…… a_waLH/  
_xl#1>G^J  
“還有呢﹖你才說一本而已﹗”小孩子見千少一停了口﹐不禁催問。 Rb#Z'1D'G  
_8 vxb  
地卷…… MeQ(,irr^  
r?{Vqephz  
無聲的嘆息隨絲絲花煙漾開。 <j ;HRm  
smIZ:L %  
“地卷﹐讀不盡的愛……” thipfS  
6ynQCD  
~~~~~~~~~~~~~              ~~~~~~~~~~~~~~~          ~~~~~~~~~~~~~~ 3[SN[faS  
mH;Z_ME"  
淡淡曙光中﹐藍霞登上賞雲棧﹐靜靜看著已經遠去的紅色亮點。溫暖朝陽昇起﹐柔和陽光灑遍大地﹐可是他的心底﹐卻一如既往﹐沉淪於冰冷與黑暗的深淵。 >B8)Wb :  
{)4Vv`n  
放手吧。就算竭盡全力﹐得來也不過是一個多年前相同的結果﹐無論誰在何處﹐雲霞都是天各一方的結局。 q E$ .a[  
Wn0r[h5t  
只是……既然天意不可違﹐師尊當年﹐又何必教給他們逆轉天時之法﹖ p\+#`] Q7}  
_q6+]  
面無表情轉過頭來﹐藍霞靜靜看著緩緩走近前來的老者。 f910drg7  
Ct}"o  
“這樣的結局﹐你滿意了﹖”沉重話語淡淡飄散﹐藍霞心如死灰﹐心底再漾不起半點波瀾。 K8|6r|x  
5\R8>G~H  
造雲麒麟沒有回答﹐只是撂下一句話﹕“回去吧。” B|:{.U@ne  
1Y}gki^F  
短短一句話﹐卻宛如不容質疑的宣判。 R3?~+ y&  
PO&xi9_  
藍霞﹐終究要留在天宇。飛得再高再遠﹐也追不上離開天際之外的紅雲。 &=$8 v"&^  
Ic#+*W\ZW  
昔日長生學府﹐看著他在師父和師弟們之間從容應對﹐往來如流﹐自己卻只能寂寞一室﹐遠遠看著他的光彩滲透眾人之間。 _j%Rm:m;<  
Y1`.  
後來﹐真佛臻選天宇之主﹐眼看他就要離開這一方小天地﹐而自己卻只能繼續留守學府﹐黯淡自己的光華。 *9PS2*n  
jvu,W4  
如今﹐紅雲再次離開他。為什麼他要去的地方﹐都是他永遠不可能夠得著的所在﹖辛苦了半生﹐心血幾乎用盡﹐難道還是一個“夠不著” 的結局﹖ V9Au\  
}{K)5k@  
曾經的不甘﹐化作過往的激憤和怒火﹐焚盡了萬千生命﹐將天宇時空幾乎摧殘殆盡﹐卻仍追不到那片本該輕鬆手到擒來的小小一片雲彩。 OQ+?nB  
$ZcmE<7k  
如今﹐面對相同的結局﹐他卻再也無力﹐做出和之前相同的決定。那無論是愛是恨﹐都已隨著歲月﹐在疲倦的心中慢慢消磨了。 }Q\yem  
PDD` eK}Fj  
有些事﹐還真是天意啊…… -\UzL:9>  
/jj!DO#  
“霞兒﹐回去再說吧。”造雲麒麟上前拉起他的手﹐溫柔勸解。“忍耐百日之後﹐為父助你找回紅雲。” U}gYZi;;$  
Qbv)(&i# ~  
漫無焦距的目光緩緩回神﹐藍霞苦笑一聲。“您若要繼續禁錮我﹐我跟你回去就是﹐不用這麼費神。” GExG1n-  
ya:H{#%6  
禁錮﹖這數十年來﹐他費盡心思﹐想禁錮住唯一愛兒的性命﹐想禁錮住他毀天滅地的感情﹐可是結果呢﹖ 1+y&n?  
XJ?@l3D:  
卻只換來藍霞半生的不自由﹐和一顆破碎的心。天意﹐果然無可更改吧。 TUpEh Q+*  
^1*p]j(  
“只要你靜耐百日﹐希望自會出現。不信的話﹐可以去詩海石硯臺走一趟。你堂妹花紗和天皇的婚禮在即﹐吾需回去主持﹐先走一步了。”勉強壓抑下滿腔的苦澀﹐老者無視藍霞再度驚愕的面容﹐鬆開手﹐落寞離去。 /)oxuk&}c  
K9w24Oka  
似乎已經麻木的心﹐因為舊日傷口的裂開﹐再度有了感覺。如果悔恨能帶來希冀的一切﹐世上怎會有那麼多的怨念呢﹖ V 8n}"  
f^$\+H"W  
久違的陽光映照大地﹐燦美朝霞緩緩化作漫天流雲﹐在微風中自由飄蕩。溫柔美麗的雲彩﹐如此誘惑人心﹐卻又如此遙不可及…… oK(ua  
!kV?h5@Bo  
~~~~~~~~~~~~~              ~~~~~~~~~~~~~~~          ~~~~~~~~~~~~~~ }DZkCzK  
@F3d9t-  
“你又來幹什麼﹗”橙紅衣衫的少年氣勢洶洶擋在一座墳墓前﹐惡狠狠盯著面前一臉嚴肅的藍衣男人。 .-WCB  
$mlsFBd  
“早就告訴你了﹐阮仙仔已經死啦﹐你是聽無這邊的話怎樣﹗”一好漢“呸” 一聲吐掉口中那根草﹐不耐煩揮了揮拳頭。 W]M[5p]*  
!. 0W?6yo  
“再不走﹐小心這邊的對你不客氣﹗”每天都來﹐三個多月了﹐他和仙仔什麼關係﹖ \ [>Rt  
A@DIq/^xM  
藍霞不理他﹐倒不是懶得和後輩人計較﹐而是自己理虧在前﹐少開口為妙。 q5HHMHB  
G53!wIW2:  
一好漢行走江湖﹐還從未有人對他這般視若無睹。少年心氣大﹐一拳揮了過來﹐可是卻被藍霞輕鬆擋下。 niA{L:4  
n"dT^ g  
無視少年驚詫目光﹐藍霞只是淡淡道﹕“還有三天﹐我來替你取回鱗池之水﹐你好好顧守墳墓吧﹗” Pc4sReo'  
rcyH2)Y/e  
奇怪﹗他怎麼會知道百日之守﹖一好漢心中雖然滿是疑惑﹐卻看不出對方的心思。 JT_#>',  
=%]dk=n?TN  
“要去就快去﹐囉囉唆唆。”一好漢走回墳墓﹐看著上面的九枝玫瑰﹐不再搭話。 ~?L. n:wu  
Pt1Htt:BE  
為了心中唯一的那個人﹐天下人皆是如一的情懷啊……看著面前這個少年的固執和堅韌模樣﹐藍霞微微閃亮的眼神射向天際﹐微微一笑。 lT(MywNsg  
YEZ"BgUnbp  
玫瑰插上的第一百零一日﹐藍霞再度來到詩海。 Zmp ^!|=X!  
G7),!Qol  
“你又來了﹗石硯臺不歡迎你﹐你快走﹗”一好漢此番見面﹐情緒卻是頗為激動﹐步步逼近藍霞。“如果不是你﹐仙仔也不會遭此大禍﹗” Ql\GL"  
FijzO  
聽聞此話﹐藍霞心中反倒如大石落地。小子知道前後恩怨﹐必然是造天筆已經醒來。 6'Lij&,f?{  
h,#AY[Q  
未及答話﹐只聽見清雅嗓音一聲微斥。“徒兒不可胡說﹐天命所定﹐宿命之戰﹐非關任何人啊﹗” JgxOxZS`@  
2^:5aABQ  
一身淡綠衣袍﹐造天筆站在水邊﹐看著面前的藍衣男子。 &j>`H:  
0#yo\McZ  
“造天筆恭喜長城軍師劫後重生。不知今日前來﹐有何指教﹖” 9wI1/>  
)?_c7 R  
藍霞面露自嘲神色﹐卻平靜答道﹕“吾已非長城之人。今日前來﹐是想請同為龍族的你﹐指引吾上太虛之路﹐找回紅雲。” e8gD(T  
2smLv1w@  
雲霞之命﹐扣扣相連。早年聽聞此事的造天筆﹐擔懮紅雲的生死﹐卻無從預料﹐到最後﹐究竟是誰連累了誰。 H~$a6T"&  
(^6SF>'  
“那劣者要說一聲抱歉了。第一﹐劣者已非龍族之人﹐立誓終身不入太虛﹔第二﹐時日遙遠﹐太虛之路﹐劣者也已記不清了。”造天筆言畢﹐立即回頭離去﹐“徒兒﹐送客。” g!K(xh EO  
A46y?"]/30  
“等一下﹗”藍霞著急要趕過去﹐卻被一好漢攔住。 IPY@9+]  
#nu?b?X'  
“師父要休息﹐你怎麼沒長耳朵嗎﹖” C"YM"9JSJ  
mk0rAN  
冷哼一聲﹐藍霞迅速出手﹐制住少年的雙臂﹐鉗制在身後﹕“造天筆﹐你徒弟在我手上﹐由不得你不說﹗” |#MA?oz3T  
U`:$1*(`  
被扣住脈門的一好漢﹐又急又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卑鄙小人﹐沒%數……啊﹗”腕骨上的刺痛﹐令他眼前一黑﹐隨即被點了穴﹐人事不知地倒在地上。 IJs` 3?  
BGUP-_&  
“一好漢﹗”造天筆著急奔上前﹐查看他的情況。“藍霞﹐如果他有什麼不測﹐造天筆不會放過你﹗” \a}%/_M\  
&| ',o ?'F  
“愛令人盲目﹐令人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藍霞看著額角落汗的造天筆﹐緩緩放手。 g y&B"`  
c"fnTJXr79  
造天筆驚惶眼神對上那一抹苦笑。自己從未在他人面前﹐顯露出如此焦急無助的神色﹔只是事關愛徒﹐不由自主地失態了。 VV?KJz=,W=  
A!hkofQ  
藍霞感慨看著面前的人。他何嘗不知﹐對方的反常﹐因何而來﹖ QDyL0l{C  
Pirc49c  
“造天筆﹐吾向你祈求原諒。這段時間﹐給你帶來的傷害﹐吾會盡力彌補。”原本不可能從自己口中吐出的字句﹐再艱難﹐都要說出﹐同樣是為了心中那唯一的希望。 QZzi4[-as  
zf6k%  
“你的徒兒﹐為這份愛﹐苦守百日。你們歷經生死轉折﹐卻終於有團圓的一日。”藍霞仰天﹐悠悠嘆息。“我與紅雲相識數十年﹐為他逆父﹑逆師﹑逆天命﹐在彼此折磨中渡過半生﹐甚至歷經生死變遷﹐此情至今卻仍未滿。藍霞求你﹐舉手之勞﹐又何必吝嗇呢﹖” p5Y"W(5_  
p+A#t~K  
造天筆苦笑搖頭。“紅雲已有家室﹐且始終不能拋棄。他的心思若如你一般﹐為何會不辭而別﹖” $0{c =r9  
qL3*H\9N  
藍霞沒答話﹐只是從懷中取出一張薄薄信箋﹐正是那日紅雲看過後﹐卻不慎掉落地下的雨涵親筆。 =cg0o_q8  
72Ft?;R  
“以紅雲的心性﹐此時斷不會前往太陽故鄉。九色彩虹天已是平和一片的龍族生息地﹐他也不可能再去打擾。所以我推算﹐既然他不願留在天宇﹐必然是去了太虛。” h*&-[nSo  
friNo^v&  
讀完信箋﹐造天筆哽咽難以言語。 LUJKR6oT{>  
#uFP eu:  
天命不能違嗎﹖經歷如此驚濤駭浪的兩人﹐還不是靠自己的頑強和執著﹐找到了一絲希望﹖ Uln[UK  
XG*Luc-v  
“當年因為某事﹐我離開太虛龍族﹐來到天宇。龍族多年後遭到外星聯軍進犯﹐為了自保﹐將之隱沒在浩翰銀河之中﹐不是龍族之人﹐一律找不到前往太虛的路徑。” 造天筆喟然嘆息﹐“所以﹐我本就無能為力。” 8g&uCv/Uk  
s8eFEi  
藍霞微微一笑。 r1xN U0A  
Ean@GDLz8  
“造天筆﹐你是本來就不好直爽﹐還是加入儒教後才沾染上的拐彎抹角的毛病﹖” @ Al\:  
91e&-acA  
“什麼意思﹖”造天筆愕然。 EubF`w$KWX  
 I=|b3-  
“七星連線開星路﹐通太虛﹐此言應該不假吧﹖”藍霞微笑。“神筆點天星的一揮長虹﹐這點本事應該有吧﹖”  Wu9@Ecb  
XkOsnI8n  
心中驚訝﹐造天筆只好承認﹐“不錯﹐只是七星絕式﹐我只練到第六層﹐便無法再突破了。” ;#cb%e3  
h0d;a  
是這樣啊。藍霞沉默下來﹐盤算著另外的出路﹐卻聽見一旁的一好漢﹐清醒過來之後的冷哼。 : xB<Rq  
TDk'  
“七星連線﹐小事情﹐這邊早八百年就練有﹐算什麼絕式﹗” -AJe\ J 2  
;ukwKf s  
少年翻身跳起﹐氣鼓鼓地對藍霞說﹕“不過啊﹐要請這邊幫你開太虛之路﹐做夢都免想啦﹗” XeKIue@_  
G2zfdgW${/  
“徒兒不可無禮﹗”造天筆輕斥﹐隨即慎重確認﹕“你說你練成七星連線﹐是真的嗎﹖” U,~\}$<I  
z45ImItH  
“仙仔不信嗎﹖這邊曾經拜過一百名的師父呢﹗”一好漢驕傲仰頭。 ON\_9\kv  
-6(C ^X%  
藍霞聞言﹐激動上前。“要什麼條件﹐儘管開出來﹗” ( n|PLi  
,QdUfM  
“哼﹗”一好漢甩也不甩他﹐將頭扭過去。 O2-9Oo@#,  
v:nm#P%P  
看著徒兒彆扭的樣子﹐造天筆無奈苦笑。 O4S~JE3o  
3g`uLA X>u  
“一好漢﹐他是為了尋回天宇領袖紅雲前輩﹐不得不上太虛。再說﹐他現在已非時空之人﹐和天宇之間﹐已無冤仇。若可以﹐我們還是應該儘量幫助他。” VkZrb2]v  
k$j>_U? P  
“除非他給這邊磕一百個響頭﹐否則免談啦﹗”少年人還是一樣不依不饒﹐“早知道他害仙仔這樣﹐徒兒早在他踏入詩海那刻﹐就將他碎尸萬段了﹗” YJ3aJ^m#E  
@GK0j"_  
“住口﹗”造天筆冷下面容。“如果今天是為師懇求你打開太虛星路呢﹖你也同樣驕傲嗎﹖記住﹐恃才傲物是為人之大忌﹐你的才學再多再廣﹐也總有派不上用場的一天﹐總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pMe'fC~*  
"FwbhD0Gb  
藍霞聞言﹐無奈苦笑。這話真是至理名言﹐可惜自己是花了這麼多年﹐經歷了這麼多曲折﹐才領悟出來。 R6r'[- B2  
Ux2(Oph  
未等師徒二人爭辯完畢﹐他一咬牙﹐雙膝落地。 O=?WI  
T;IaVMFG|d  
造天筆見此情形﹐頓時呆若木雞。一旁的一好漢﹐也手足無措﹐愣愣看著師尊﹐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i^{\zv  
4#1[i|:M  
“藍霞﹗你這又是何苦……”造天筆彎身制止了藍霞的動作﹐“徒兒只是一時氣話……” D .oX>L#:  
#HfvY}[o  
“為紅雲﹐藍霞可以不惜一切……”哽咽話語一出﹐造天筆聽在耳中﹐如遇驚天之雷﹐揪住他衣衫的手指隱隱泛白。 3pl/k T.\  
^OnU;8IC  
“罷了……”造天筆不忍轉過頭去。“你也不用再給這頑劣後輩折壽﹐三天後﹐我們在賞雲棧等你。” w$MFCJ:p&  
YIvJN  
~~~~~~~~~~~~~              ~~~~~~~~~~~~~~~          ~~~~~~~~~~~~~~ 0GK<l  
0&mOu #l  
漫天濃霧之中﹐靜謐得仿彿要令人陷入無邊孤寂。來到太虛已經三個多月了﹐為何心中紛擾的雜亂﹐仍是無法平靜﹖ 7Ps I'1v  
wt0^R<28  
“你……”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出現的人影﹐紅雲手中一卷佛經﹐頓時掉落地上。 )7l+\t  
4C\>JGZvq  
本來希望能夠借助空寂清冷的太虛生活﹐忘掉那段不堪的過往﹐可是曾幾何時﹐心頭的憂鬱﹐層層疊疊﹐壓得自己透不過氣來。習慣了忙碌的生活﹐一旦萬事皆拋﹐餘下的﹐反而是無處訴說的酸楚。 g"Mqh!{ FI  
;P3sDN  
多少個暗夜無眠﹐思念仿彿萬蟻蝕心般﹐無止境地折磨雜亂的內心。再怎麼努力靜心﹐拋棄前緣﹐卻悉數導致適得其反的懮思與煩惱。 ^I*</w8  
s<Px au+A  
(“真佛聖者啊……紅雲不肖﹐還是無從堪破……”) B2w\  
^V#9{)B  
直到這一日﹐日思夜想的人出現在眼前﹐他仍不能回過神來﹐只是悲哀著自己越發狂放的思念。 yV,ki^^  
U` uP^  
是做夢﹐還是幻覺﹖那為何﹐臉上的觸感如此清晰﹑如此真實﹖ ?mU 3foa  
h,o/(GNnW  
“我來一趟可不容易﹐你也是﹐都不回去看我。” DN3#W w2[r  
RY3ANEu+  
聽見熟悉的嗓音﹐有點彆扭的抱怨﹐紅雲不自主微笑﹐雙手抓住撫上自己臉龐的手指。 KHV5V3q4  
%5Hsd  
“你終於還是來了……”紅雲感慨。 ? FGzw  
rf^ Q%ds  
我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就算我到天邊﹐你也會追來。 uu@Y]0-  
h U\)CM  
“是﹐父親和造天筆師徒送我前來。”藍霞淡淡微笑﹐將呆滯的人摟入懷中。“從今往後﹐不要再離開我了。” (&HAjB  
G5a PjP  
誠懇的語氣﹐減去了昔日不確定的無安全感﹐沒有了舊日的威脅和陰險。只是單純的闡述﹐輕輕的告知﹐卻化為最堅定的永恆誓言。 (N{Rda*8  
e=ZwhRP  
紅雲倚在他的耳邊慨然吐息﹐在他的懷抱中緊緊回擁。“我很想你。” QWz5iM  
91d@/z  
雲霧瀰漫的世外仙境﹐有一朵浮雲﹐一片流霞。他們彼此擁有﹐永遠相依。 Z]kk.@P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