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412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六章 z[*zuo  
'bl%Y).9w  
“只顧及龍族其他後輩以及好友﹐卻忽視自己親生兒子。紅雲﹐你是逃避﹐還是……” _O LI%o  
~C0 Pu.{o  
緩緩睜開眼睛﹐紅雲看清眼前的人﹐正是數理命皇香九齡。苦嘆一聲﹐便又閉上了眼睛。 f*v1J<1#  
$:(z}sYQ7  
“紅雲﹐造天筆之事我會關注﹐你不必掛心。只是尚有一事﹐吾不知是否應該告訴你。” >C:If0S4X  
mLQUcYfR  
艱難開口﹐紅雲輕聲道﹕“是殘心吧。” h+5 @I%WX  
sx:Hv1d  
“為了小梅在太陰門受辱﹐殘心屢次找上太陰地皇﹐如今局面已經無可收拾。小梅怨我不肯處理此事﹐已經自盡……殘心他……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哪……” g(nK$,c  
%iX/y  
“讓我見他吧。” ]?M)NRk%S  
db'K!M)  
紅雲﹐你為九龍﹐奔波無眠。香九齡已然盡力﹐卻只能替你照顧殘心。可是你身為生父﹐卻從不來探視自己的兒子﹐當年西嶽一別﹐就再不見你的身影。如今若非為了造天筆﹐你我尚不知何時再見啊…… (ZS/@He  
3hLqAj  
“命皇﹖”紅雲見他眼神複雜﹐卻遲遲未有行動﹐不禁出聲呼喚。 \x(.d.l/  
p+vh[+yp  
猛然回神﹐香九齡尷尬起身。“來人﹐傳殘心進入。” ]r!QmWw~V  
dt<~sOT3s  
紅雲也站了起來﹐轉過身去﹐長睫掩去深深的心痛。片刻﹐身後傳來幾不可聞的輕哼﹐紅雲眉頭微蹙﹐責備話語便脫口而出。 j!7Qw 8  
2Sjt=LOc="  
“為了一名女子﹐失魂落魄至今﹐你對得起龍族的親人嗎﹖” (m/aV  
w1c w1xX*  
上官殘心恨恨地別過頭去。“不用你來教訓我﹗” ^g[J*{+!W  
a&N%|b K  
香九齡原本打算迴避﹐但又怕紅雲父子一言不合引發矛盾﹐現在一看如此情形﹐連忙喝止。 -IbbPuRq  
loBtd%wY  
“殘心﹗怎可如此對你的父親說話﹖” I ld7}R  
6W$rY] h!  
紅雲緩緩調息﹐過了片刻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兩人流有相同血脈﹐所以無論對人對事﹐一定也是提得起放得下﹐誰知……” QE3ryD  
xb]o dYGdW  
殘心冷笑道﹕“讓你失望是嗎﹖何必呢﹖一廂情願的作法﹐並不能彌補上官殘心數十年無親人相依的遺憾﹗” (U_wp's  
rtus`A5p  
紅雲急了﹐上前一步﹕“為父……” yZ5 x8 8>  
6Etss!_  
“哼﹗你不配使用這二字﹗”殘心倔強別過頭去。 `/0u{[  
z(rK^RT  
絕情話語如致命重擊﹐聽到此話的紅雲臉色蒼白﹐嘴唇顫抖。香九齡一拍桌子﹕“殘心﹗太不像話了﹗跪下﹗” k8 u%$G  
b9DR%hO:  
“算了……”紅雲仰頭輕嘆﹐強忍心中翻江倒海的痛苦。“殘心﹐兩卷書希望……” :pb67Al29  
W"|mpxp  
“太遲了﹗”仍然是恨恨的語調﹐殘心連看都不願意看他。 P2t_T'R}  
x^X$M$o,l  
看著好友的手就要落下﹐紅雲連忙請香九齡先出去片刻﹐以免引起爭執。 `\ R{5TU  
>K5~:mx#3  
“殘心﹐世局已經逐漸脫出我能預測的軌道﹐兩卷書不能再如過去一般﹐將你放心交代摯友。” 紅雲看著他的背影﹐心底不斷淌血。再倔強﹐他也只是個孩子啊…… _F^$aZt?e  
McP~}"!^  
回想自有記憶起﹐就無父母﹐無親人﹐只有師尊的關心﹐小梅的陪伴…… R3Ee%0QK  
0 7\02f  
“其實恩師對我的疼愛﹐遠超過你﹐你還有什麼不放心﹖” *%I[ ke *  
1|]xo3j"'  
再度壓抑住徹骨心痛﹐紅雲急急而言﹕“可是數理命皇再度步入江湖﹐必然與我同樣朝不保夕﹐而且近觀天象﹐除了文曲星墜落以外﹐天魁和天命星座也藏有血光﹔一旦命皇與吾皆面臨災劫﹐到時候誰也保護不了你。” -,|ha>r  
L_k9g12  
“那就讓我自生自滅吧﹗上官殘心是扶不起的阿斗﹐光大龍族的任務﹐就交給其他人吧﹗”殘心說完﹐大步離去﹐始終不願看紅雲一眼。 SHwRX? B|  
MUB37  
可是已經淚流滿面的紅雲﹐卻下意識地緊緊握住手中記載九龍一生的天卷﹐無奈閉上了雙眼…… e"~)Utk  
M7vj^mt?  
“紅雲……”不知過了多久﹐低沉而溫柔的呼喚聲傳來﹐一雙手臂將紅雲輕輕摟在懷中。紅雲身子陡然一晃﹐癱倒在香九齡懷中﹐正如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ol<lCp  
iE=P'"I  
聽到遠方輕微的門戶落鎖聲﹐紅雲毫無在乎﹐只是靜靜躺在床上﹐感受到溫熱的吻輕輕落下。細長手指的溫柔觸感﹐只是留戀在他沾滿淚水的臉龐輕輕擦拭。多少委屈﹐多少痛楚﹐毫無保留地傾瀉。 XGhwrI^  
26 ?23J ;  
香九齡只是抱著他﹐直到他的心跳穩定下來。半晌﹐紅雲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我去過三千總門了。” ~#q;bS  
GQ[pG{ _+  
“為……為什麼﹖”香九齡大吃一驚﹐愛三千穢名遠揚﹐紅雲為何要去招惹他﹖ !)nD xM`p  
4\HsU9x  
默默看著不解焦急的好友﹐紅雲起身﹐將手中天卷交給他。“好友看看便知。” 1AT'S;`  
@/ k x er  
輕輕合上長卷﹐香九齡看著紅雲。“我明白了。” `36N n+A  
<6R"h-u"  
“我應愛三千之邀前往貓門﹐順機誘惑兄妹兩人﹐令他們反目。” 紅雲聲調漸冷﹕“愛三千兄妹擒捉一條龍﹑圓龍不像僧﹐害死楚小雨﹐算計小天真﹐紅雲誓死力保九龍根苗﹐不惜一切代價。” 2f^-~dz  
LN\[Tmd &  
那你自己的兒子呢﹖香九齡慨然喟嘆﹐拍拍紅雲的肩膀。 .jargvAL*  
B4^`Sw  
“紅雲﹐一切皆有天命﹐你這麼做﹐恐怕會招來更大麻煩。” 香九齡聲調一抬﹕“我不能讓你再往前走。” 79wLT \&  
l]) Q.m  
“香九齡﹐你知道天宇寶器‘衛天劂’ 嗎﹖”紅雲突然轉移話題。 "S(yZ6r"  
).Gd1pE  
“嗯﹐熔稀世雙對﹐合鑄的寶劂。不是近日中正在進行嗎﹖”  NpR6  
g|4w8ry  
“它已經被人改動天時﹐提前取走了。” 紅雲看著香九齡的眼睛。 ,T{oy:rB  
JhJLqb@q  
“什麼……”香九齡大驚。“天時未到﹐什麼人竟能……” n,sY\=vB  
s1=+::  
“天宇已被外勢力侵入﹐如果不儘早滅掉三千﹐讓龍族一事落定﹐天宇將陷入人間地獄啊﹗”沒有回答好友的疑問﹐但紅雲心中已有底牌。 )88nMH-  
8YKQIt K  
身為天宇第一學府—長生學府的首席弟子﹐紅雲和藍霞同樣﹐皆學過逆轉天時﹑地理或人事的奇術。但是因為此術偏正近邪﹐經過造雲麒麟三令五申﹐兩人都保證不輕易使用。 X4'kZ'Sy<  
Y"*:&E2)r  
“我立刻派人將它追回﹗” ^K;hn,R=  
Z/7dg-$?'0  
紅雲搖頭道﹕“追不回來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必須為了龍族全力以赴﹐往後……殘心還是拜託你啊﹗” g z4UV/qr/  
#w*"qn#2Uz  
“紅雲﹗此事事關重大﹐香九齡希望你能慎重考慮﹗”搶先一步﹐香九齡霸道地攔在紅雲面前﹐竭力阻止他離開的意圖。 auL^%M|$R  
<m]wi7  
“香九齡……我們各負天命﹐請讓我去完成自己的天命吧。” 紅雲微微苦笑﹐“我何嘗不想順應天數﹐可是人的一生﹐有太多慾望……” \8>oJR 6  
r.<JDdj  
“紅雲﹐留下不可嗎﹖殘心孤獨一人﹐正需要親人的陪伴。” 香九齡仍然試圖挽留。 ^yJ:+m;6K  
-TS? fne)  
“世局越發艱險﹐紅雲已無絲毫鬆懈的空間。龍族危在旦夕﹐生死存亡﹐在此一舉。” 微微吐了一口氣﹐紅雲沉重道﹕“你知道嗎﹐你我初次相見之時﹐紅雲也是因為龍事……” { 8p\Y  
si?HkJv5  
命皇眼神黯淡下去﹐無奈點點頭。“香九齡明白了。” dhtb?n{  
c{VJ2NQ+  
“紅雲就此告辭啊。” 輕輕一點頭﹐紅雲打開門﹐毅然離去。 %t[K36,p  
c&m9)r~zP  
“唉……”淡淡嘆息散飛空氣中﹐香九齡無奈看著一直躲在門廊下的上官殘心。“既然有心﹐何必一再逃避呢﹖” (tKMBxQo8  
8^vArS;  
殘心靠著門廊下的柱子﹐虛弱地緩緩滑坐地上﹐沉默無語。 pX_b6%yX(  
;{Jb6'K1h  
~~~~~~~~~~~~~              ~~~~~~~~~~~~~~~          ~~~~~~~~~~~~~~ Gkmsaf>  
B6%&gXr\  
“哎呀﹗蟠日龍妃﹗一條龍﹗怎會如此﹗”貓門之前﹐紅雲如遇驚雷。 HTR1)b  
tl^m=(ZQ  
“貓姬這個賤人﹐竟然咬斷母親舌頭……”一條龍緊緊扶著衣衫襤褸﹐滿身血痕﹐口中流血的母親龍妃﹐只見龍妃盈淚的雙眼望著紅雲﹐片刻又低下頭去。 %Rarr  
rN#\AN  
“請立刻釋放他們母子兩人﹗兩卷書什麼條件都答應﹗”此時此刻﹐紅雲已無別路可行。 .[(P  
Q7(eq0na  
貓姬精明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放人﹖哼哼……除非你自盡謝罪﹐否則一切免談﹗” 9^\hmpP@D  
J3IRP/*z  
“好﹗我相信門主言出必行﹗” $20s]ywS  
m[rL\](-  
“前輩﹐不可啊﹗”“唔唔……”一條龍和龍妃拼命想阻止。 w+=Q6]FxJ  
sUc iFAb  
“呦﹐說死就死啊﹖人家我只是說笑啦﹗唉﹗真希望你也能這樣為我付出啊﹗”妖媚嘆息﹐貓姬盈盈水袖輕揚。 tT-=hDw  
" @)lH  
“不可再折磨他人﹐什麼條件儘管說出吧﹗”按住心中怒火﹐紅雲冷靜和她談判。 L$hc,  
 5~s{N  
“嗯~豪爽豪爽﹗條件非常簡單﹐聽好了﹗讓本宮廢去你的功夫﹐永遠留在貓門。” YxyG\J\|,  
+nQ!4  
“兩卷書答應你的條件﹐永遠留下。現在﹐立刻釋放他們兩人﹗”紅雲別無選擇﹐狠心答應﹐只要兩人離開貓門﹐一切另作打算﹗ ?!7 SzLll  
QptOQ3!  
愣了一下﹐貓姬沒想到他會如此輕易答應。反應過來﹐一陣狂喜充滿心房。“哈哈……兩卷書﹐我終於得到你了﹗哈哈……” OoM_q/oI  
} # Xi`<{  
寧靜夜晚﹐花好月圓。欣喜若狂的貓姬慾三千﹐聲聲呼喚愛人的名字﹐可是紅雲心中﹐卻是冷如冰山。 5#!ogKQ(i  
'=#5(O%pp  
貓姬閨房門口﹐愛三千托人送來一封書信。 H+`*Y<F@  
@woC8X  
“小妹﹐為兄很高興﹐在我們歷盡滄桑的今天﹐你終於找到歸宿了。世上想再找一個像兩卷書這種超凡的人難了﹐好好把握﹗身為兄長的我﹐也只能在月光照射的另一角﹐衷心祝福你。唉~~過去我曾有擁有兩卷書的念頭﹐但是你比我更為適合。在他人眼中﹐為兄是一個變態的男人﹐既然大家這樣對待我﹐我更要以此身長存﹐這是我修成無竅之體的主因……” OL9]*G?F  
a( |xw  
同時山頭野地﹐失意人提著酒壺﹐徘徊不去。歷盡風波﹐愛三千終於放開了手﹐只因為小妹的痴狂愛戀對象﹐和自己的是同一人…… )eq}MaW+j  
jsZY{s=  
“白藕化花風已秋﹐不堪殘睡又回頭﹔晚雲帶雨歸飛急﹐去似西窗一夜愁。小妹﹐今夜你是世上最快樂的人﹐為兄替你歡喜啊﹗兩卷書苦修數十年純陽功體﹐今夜獻出﹐小妹﹐你好福氣啊﹗” \ 3G*j`  
 2d~LNy  
而在閨房之內﹐卻是春光旖旎﹐兩條身影﹐兩種心思…… (: OHyeNt  
vgo{]:Aj{  
“兩卷書﹐今夜我將屬於你了。” xFwXW )  
"mt p0  
“門主憐愛﹗” D$hQyhz'  
)S Q('vwg  
“蝴蝶有情同入夢。” :~33U)?{T  
m}pL`:e!  
“鴛鴦到死不分飛。” }4vjKSV  
x.\XUJ4x  
貓姬﹐此番我以純陽破了你的極陰功體﹐你們兄妹想滅龍族﹐一切成泡影矣﹗ LzE/g)>  
:'Xr/| s  
兩卷書﹐貓姬浮華一生﹐經歷無數男人﹐今天才明瞭生命的真正含義﹐就是能夠與你渡過每一天。你可知我已無心江湖﹐無心權勢﹐唯一的念頭﹐就只有和你白頭諧老…… {82rne `[  
9GPb$ gtx  
記得當時﹐愛三千對兩卷書誠懇的話語…… $',3Pv  
!-RwB@\  
“兩卷書﹐我只有這個小妹﹐你要好好疼惜她﹗” 6RP+4c  
/{R3@,D[]  
以及那夜﹐枕邊人的溫柔…… oZ-FF'  
P&\X`ZUA  
“一夜夫妻百世恩。兩卷書啊﹐今生今世﹐我就是你的人了……” lR}%)3_k  
@G(xaU'u  
可是﹐就在那夜…… HEpM4xe$  
H pFb{  
“四弟﹐四弟上官殘心啊﹗是誰下的毒手啊﹖”九龍排二﹐靜海龍東方孤行悲痛呼道。 xE1rxPuq)d  
zDd5cxFdZ  
“龍終歸大海﹐二哥不用為我報仇。” 最後一次找上太陰門﹐卻找來了自己的致命之劫。奄奄一息的上官殘心看著無緣的兩位龍族兄弟﹐艱難說道。 C fSl 54  
-5xCQJ[  
“九龍同生共死﹐你們一一離吾而去﹐是不是太殘忍了﹖”東方孤行哽咽道。 ,ey0:.!;  
OAVQ`ek  
“小梅在地下太孤單﹐讓我陪伴她……又何妨﹖”言未盡﹐氣聲已虛弱下去。 :MBS>owR  
m#MlH=-  
“四弟﹐四弟振作…… ” 東方孤行拼命握住他的肩﹐卻挽不回漸漸逝去的生機。 e`AUYli"  
4,zvFH*AH  
“二哥﹐答應我……答應我一件事…… ” 97S? ;T  
H+R7X71{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pg!`SxFD  
w%rg\E  
“今天之事﹐千萬不可讓兩卷書知情。” 艱難喚出那個名字﹐殘心難過地別過頭去。 `*d{PJTv  
G h=<0WaF=  
不假思索﹐東方孤行道﹕ “我會守口如瓶。” 1 KB7yG-#6  
$`v+4]   
兩卷書陰陽交合﹐上官殘心魂歸蒼冥。黑氣沖天而起﹐遮掩住皎潔月光﹐紅雲感覺到愛子之死﹐撇下貓姬﹐破窗而出。 ^r4|{  
'%ebcL  
“吾兒啊— ” Wxs>osq  
GmAj</~  
悲傷的呼喚迴蕩在寂靜黑夜﹐紅雲披頭散髮﹐心中意識空白一片﹐腳下卻是不停奔跑。狼狽的形態引起武道眾人注意﹐嘲笑聲也此起彼伏地響起。 )2]a8JVf  
niQcvnT4b  
“看看﹐那不是紅雲驕子嗎﹖” &N9IcNP  
? rQc<;b  
“怎麼變那麼狼狽﹖喔﹐上官殘心死了。誰叫他後天拼先天﹐自不量力﹗” (Xj.iP  
Q]T BQ&  
“死一個兒子算什麼﹖貓姬還會為你生一個啊﹗哈哈……” &D)2KD"N  
&M= 3{[  
“就是﹐哈哈……” y<v|X2  
Q ]0r:i= .  
“你們說什麼﹗還我兒來﹐還我兒來﹗” SXh?U,5u  
{=6)SBjf  
紅雲憤而揮掌﹐打出連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力道﹐造下無數殺孽…… f,JX"  
Br&^09S  
與此同時﹐時空長城正式遣人行走天宇﹐掀起無數驚濤駭浪。席卷整個天宇的災劫﹐從此拉開序幕。 s,kU*kHn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六章 97(n\Wt 2  
.5N Zf4:C  
“只顧及龍族其他後輩以及好友﹐卻忽視自己親生兒子。紅雲﹐你是逃避﹐還是……” ]Cr]Pvab{  
u X> PefR  
緩緩睜開眼睛﹐紅雲看清眼前的人﹐正是數理命皇香九齡。苦嘆一聲﹐便又閉上了眼睛。 UC(9Dz  
gLV^Z6eE  
“紅雲﹐造天筆之事我會關注﹐你不必掛心。只是尚有一事﹐吾不知是否應該告訴你。” VT Vm7l  
w~n kNqm  
艱難開口﹐紅雲輕聲道﹕“是殘心吧。” T*8_FR<  
69rwX"^  
“為了小梅在太陰門受辱﹐殘心屢次找上太陰地皇﹐如今局面已經無可收拾。小梅怨我不肯處理此事﹐已經自盡……殘心他……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哪……” r.9 $y/5  
AsD1-$  
“讓我見他吧。” N:d D*[QZ  
jKYm/}d  
紅雲﹐你為九龍﹐奔波無眠。香九齡已然盡力﹐卻只能替你照顧殘心。可是你身為生父﹐卻從不來探視自己的兒子﹐當年西嶽一別﹐就再不見你的身影。如今若非為了造天筆﹐你我尚不知何時再見啊…… ~%/'0}F  
6z PV'~q  
“命皇﹖”紅雲見他眼神複雜﹐卻遲遲未有行動﹐不禁出聲呼喚。 sC9-+}  
ti+pUlVrM  
猛然回神﹐香九齡尷尬起身。“來人﹐傳殘心進入。” FGDw;lEa9[  
b~F!.^7Q  
紅雲也站了起來﹐轉過身去﹐長睫掩去深深的心痛。片刻﹐身後傳來幾不可聞的輕哼﹐紅雲眉頭微蹙﹐責備話語便脫口而出。 b6]e4DL:R  
f7S^yA[[  
“為了一名女子﹐失魂落魄至今﹐你對得起龍族的親人嗎﹖” tG_-;03<`4  
Y5Ft96o))x  
上官殘心恨恨地別過頭去。“不用你來教訓我﹗” 9W$m D w6f  
tjt=N\;  
香九齡原本打算迴避﹐但又怕紅雲父子一言不合引發矛盾﹐現在一看如此情形﹐連忙喝止。 qq/_yt  
^fG`DjA)  
“殘心﹗怎可如此對你的父親說話﹖”  H RWZ0 '  
G;Us-IRZ  
紅雲緩緩調息﹐過了片刻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兩人流有相同血脈﹐所以無論對人對事﹐一定也是提得起放得下﹐誰知……” yB|]LYh  
 5=*@l  
殘心冷笑道﹕“讓你失望是嗎﹖何必呢﹖一廂情願的作法﹐並不能彌補上官殘心數十年無親人相依的遺憾﹗” cj`#Tg.  
[9w, WJL  
紅雲急了﹐上前一步﹕“為父……” RsR] T]4  
X E!2Q7Q9  
“哼﹗你不配使用這二字﹗”殘心倔強別過頭去。 t&8<k+m  
UP5%C;  
絕情話語如致命重擊﹐聽到此話的紅雲臉色蒼白﹐嘴唇顫抖。香九齡一拍桌子﹕“殘心﹗太不像話了﹗跪下﹗” t]gq+ c Lo  
>c&4_?d&,A  
“算了……”紅雲仰頭輕嘆﹐強忍心中翻江倒海的痛苦。“殘心﹐兩卷書希望……” J6= w:c  
G#^m<G^M  
“太遲了﹗”仍然是恨恨的語調﹐殘心連看都不願意看他。 R%qX_m\0  
kbD*=d}3{  
看著好友的手就要落下﹐紅雲連忙請香九齡先出去片刻﹐以免引起爭執。 _,11EeW@  
<XU8a:w'T  
“殘心﹐世局已經逐漸脫出我能預測的軌道﹐兩卷書不能再如過去一般﹐將你放心交代摯友。” 紅雲看著他的背影﹐心底不斷淌血。再倔強﹐他也只是個孩子啊…… @"jmI&hYn  
=%:JjgKc*t  
回想自有記憶起﹐就無父母﹐無親人﹐只有師尊的關心﹐小梅的陪伴…… $,p.=j;P  
lR|$*:+  
“其實恩師對我的疼愛﹐遠超過你﹐你還有什麼不放心﹖” 2Zv,K-G  
u XaL  
再度壓抑住徹骨心痛﹐紅雲急急而言﹕“可是數理命皇再度步入江湖﹐必然與我同樣朝不保夕﹐而且近觀天象﹐除了文曲星墜落以外﹐天魁和天命星座也藏有血光﹔一旦命皇與吾皆面臨災劫﹐到時候誰也保護不了你。” XB6N[E  
b/T20F{W\o  
“那就讓我自生自滅吧﹗上官殘心是扶不起的阿斗﹐光大龍族的任務﹐就交給其他人吧﹗”殘心說完﹐大步離去﹐始終不願看紅雲一眼。 'O!Z:-qE  
+#^sy>  
可是已經淚流滿面的紅雲﹐卻下意識地緊緊握住手中記載九龍一生的天卷﹐無奈閉上了雙眼…… #rqyy0k0'h  
mjWp8i  
“紅雲……”不知過了多久﹐低沉而溫柔的呼喚聲傳來﹐一雙手臂將紅雲輕輕摟在懷中。紅雲身子陡然一晃﹐癱倒在香九齡懷中﹐正如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bM*Pcxv  
)6PJ*;p-  
聽到遠方輕微的門戶落鎖聲﹐紅雲毫無在乎﹐只是靜靜躺在床上﹐感受到溫熱的吻輕輕落下。細長手指的溫柔觸感﹐只是留戀在他沾滿淚水的臉龐輕輕擦拭。多少委屈﹐多少痛楚﹐毫無保留地傾瀉。 |`N$>9qN  
41P4?"O  
香九齡只是抱著他﹐直到他的心跳穩定下來。半晌﹐紅雲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我去過三千總門了。” e5]&1^+  
o'9OPoof:.  
“為……為什麼﹖”香九齡大吃一驚﹐愛三千穢名遠揚﹐紅雲為何要去招惹他﹖ FSI]k:  
K7)j  
默默看著不解焦急的好友﹐紅雲起身﹐將手中天卷交給他。“好友看看便知。” #L|JkBia  
>OF:"_fh  
輕輕合上長卷﹐香九齡看著紅雲。“我明白了。” ?6_"nT*}  
D? ^`(X P  
“我應愛三千之邀前往貓門﹐順機誘惑兄妹兩人﹐令他們反目。” 紅雲聲調漸冷﹕“愛三千兄妹擒捉一條龍﹑圓龍不像僧﹐害死楚小雨﹐算計小天真﹐紅雲誓死力保九龍根苗﹐不惜一切代價。” U[K0{PbY  
p,M3#^ q  
那你自己的兒子呢﹖香九齡慨然喟嘆﹐拍拍紅雲的肩膀。 xCDA1y;j  
2@"0} po#  
“紅雲﹐一切皆有天命﹐你這麼做﹐恐怕會招來更大麻煩。” 香九齡聲調一抬﹕“我不能讓你再往前走。” ^bZ<9}  
9q@ z[+X  
“香九齡﹐你知道天宇寶器‘衛天劂’ 嗎﹖”紅雲突然轉移話題。 P_:?}h\  
awj}K  
“嗯﹐熔稀世雙對﹐合鑄的寶劂。不是近日中正在進行嗎﹖” PV5TG39qQ  
,3fuX~g  
“它已經被人改動天時﹐提前取走了。” 紅雲看著香九齡的眼睛。 B}l}Aq8  
?NL&x  
“什麼……”香九齡大驚。“天時未到﹐什麼人竟能……” H]T2$'U6  
B^Rw?: hN  
“天宇已被外勢力侵入﹐如果不儘早滅掉三千﹐讓龍族一事落定﹐天宇將陷入人間地獄啊﹗”沒有回答好友的疑問﹐但紅雲心中已有底牌。 ;] l{D}  
uFA|r X  
身為天宇第一學府—長生學府的首席弟子﹐紅雲和藍霞同樣﹐皆學過逆轉天時﹑地理或人事的奇術。但是因為此術偏正近邪﹐經過造雲麒麟三令五申﹐兩人都保證不輕易使用。 ]4LT#  
nr<}Hc^f-  
“我立刻派人將它追回﹗” f4 Sw,A  
1I:"0("}  
紅雲搖頭道﹕“追不回來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必須為了龍族全力以赴﹐往後……殘心還是拜託你啊﹗” s>9z+;~!  
2@=cqD7x  
“紅雲﹗此事事關重大﹐香九齡希望你能慎重考慮﹗”搶先一步﹐香九齡霸道地攔在紅雲面前﹐竭力阻止他離開的意圖。 U|y;b+n`  
OuYE-x2]x"  
“香九齡……我們各負天命﹐請讓我去完成自己的天命吧。” 紅雲微微苦笑﹐“我何嘗不想順應天數﹐可是人的一生﹐有太多慾望……” 7(nz<z p  
Sop Ntcu!  
“紅雲﹐留下不可嗎﹖殘心孤獨一人﹐正需要親人的陪伴。” 香九齡仍然試圖挽留。 3cV+A]i  
os "[Iji  
“世局越發艱險﹐紅雲已無絲毫鬆懈的空間。龍族危在旦夕﹐生死存亡﹐在此一舉。” 微微吐了一口氣﹐紅雲沉重道﹕“你知道嗎﹐你我初次相見之時﹐紅雲也是因為龍事……” Jq$6$A,f  
Gdc ~Lh  
命皇眼神黯淡下去﹐無奈點點頭。“香九齡明白了。” (e bBH  
V29S*  
“紅雲就此告辭啊。” 輕輕一點頭﹐紅雲打開門﹐毅然離去。 :yFTaniJ'.  
iuH8g  
“唉……”淡淡嘆息散飛空氣中﹐香九齡無奈看著一直躲在門廊下的上官殘心。“既然有心﹐何必一再逃避呢﹖” D>"{H7m Y  
b _K?ocq  
殘心靠著門廊下的柱子﹐虛弱地緩緩滑坐地上﹐沉默無語。 @+T{M:&l  
W?4&lC^G  
~~~~~~~~~~~~~              ~~~~~~~~~~~~~~~          ~~~~~~~~~~~~~~ TQb FI;\  
l/y Kc8^<  
“哎呀﹗蟠日龍妃﹗一條龍﹗怎會如此﹗”貓門之前﹐紅雲如遇驚雷。 ,h5-rw'  
5,=B1  
“貓姬這個賤人﹐竟然咬斷母親舌頭……”一條龍緊緊扶著衣衫襤褸﹐滿身血痕﹐口中流血的母親龍妃﹐只見龍妃盈淚的雙眼望著紅雲﹐片刻又低下頭去。 h Vt+%tmNy  
c?V*X-   
“請立刻釋放他們母子兩人﹗兩卷書什麼條件都答應﹗”此時此刻﹐紅雲已無別路可行。 m_PrasZ>  
>X\s[d&(  
貓姬精明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放人﹖哼哼……除非你自盡謝罪﹐否則一切免談﹗” j4 &  
oE|u;o  
“好﹗我相信門主言出必行﹗” M~g~LhsF  
E=tx.h4xG~  
“前輩﹐不可啊﹗”“唔唔……”一條龍和龍妃拼命想阻止。 kVG6\<c]  
1>*UbV<R;u  
“呦﹐說死就死啊﹖人家我只是說笑啦﹗唉﹗真希望你也能這樣為我付出啊﹗”妖媚嘆息﹐貓姬盈盈水袖輕揚。 B3g82dm  
x" :Bw;~  
“不可再折磨他人﹐什麼條件儘管說出吧﹗”按住心中怒火﹐紅雲冷靜和她談判。 >w]k3MC  
'#An+;x{  
“嗯~豪爽豪爽﹗條件非常簡單﹐聽好了﹗讓本宮廢去你的功夫﹐永遠留在貓門。” 1X!f!0=g+  
^&Rxui  
“兩卷書答應你的條件﹐永遠留下。現在﹐立刻釋放他們兩人﹗”紅雲別無選擇﹐狠心答應﹐只要兩人離開貓門﹐一切另作打算﹗ )2^/?jK  
u`H@Q&(^wa  
愣了一下﹐貓姬沒想到他會如此輕易答應。反應過來﹐一陣狂喜充滿心房。“哈哈……兩卷書﹐我終於得到你了﹗哈哈……” Kj1#R  
:.'T+LI  
寧靜夜晚﹐花好月圓。欣喜若狂的貓姬慾三千﹐聲聲呼喚愛人的名字﹐可是紅雲心中﹐卻是冷如冰山。 l]58P  
;]#4p8lh+  
貓姬閨房門口﹐愛三千托人送來一封書信。 }5Tyzi(  
n[cyK$"  
“小妹﹐為兄很高興﹐在我們歷盡滄桑的今天﹐你終於找到歸宿了。世上想再找一個像兩卷書這種超凡的人難了﹐好好把握﹗身為兄長的我﹐也只能在月光照射的另一角﹐衷心祝福你。唉~~過去我曾有擁有兩卷書的念頭﹐但是你比我更為適合。在他人眼中﹐為兄是一個變態的男人﹐既然大家這樣對待我﹐我更要以此身長存﹐這是我修成無竅之體的主因……” PE6u8ZAb"  
%]:vT&M  
同時山頭野地﹐失意人提著酒壺﹐徘徊不去。歷盡風波﹐愛三千終於放開了手﹐只因為小妹的痴狂愛戀對象﹐和自己的是同一人…… Q\/":ISq1  
+<9q]V  
“白藕化花風已秋﹐不堪殘睡又回頭﹔晚雲帶雨歸飛急﹐去似西窗一夜愁。小妹﹐今夜你是世上最快樂的人﹐為兄替你歡喜啊﹗兩卷書苦修數十年純陽功體﹐今夜獻出﹐小妹﹐你好福氣啊﹗” Zy+QA>d|  
3{#pd6e5  
而在閨房之內﹐卻是春光旖旎﹐兩條身影﹐兩種心思…… /cg]wG!n8  
w]5f3CIm  
“兩卷書﹐今夜我將屬於你了。” dc@wf;o  
by:xD2 5  
“門主憐愛﹗” R82Zr@_  
O^="T^J  
“蝴蝶有情同入夢。” J ]l@ r  
tx&U"]  
“鴛鴦到死不分飛。” _%p9 B#X<>  
YI\Cs=T/  
貓姬﹐此番我以純陽破了你的極陰功體﹐你們兄妹想滅龍族﹐一切成泡影矣﹗ DRg ~HT  
VOF:+o@.  
兩卷書﹐貓姬浮華一生﹐經歷無數男人﹐今天才明瞭生命的真正含義﹐就是能夠與你渡過每一天。你可知我已無心江湖﹐無心權勢﹐唯一的念頭﹐就只有和你白頭諧老…… (+Nmio  
XL&eJ  
記得當時﹐愛三千對兩卷書誠懇的話語…… Sy0s `\[  
&+w!'LSaD  
“兩卷書﹐我只有這個小妹﹐你要好好疼惜她﹗” l<MCmKuYp  
]v,y(yl  
以及那夜﹐枕邊人的溫柔…… mX_Uhpw?t  
s:Ql](/B#  
“一夜夫妻百世恩。兩卷書啊﹐今生今世﹐我就是你的人了……” ht cO ~b  
*y\tnsU  
可是﹐就在那夜…… ALt";8Oa  
WZ V*J&  
“四弟﹐四弟上官殘心啊﹗是誰下的毒手啊﹖”九龍排二﹐靜海龍東方孤行悲痛呼道。 Ud(dWj-/  
o-i.'L)X  
“龍終歸大海﹐二哥不用為我報仇。” 最後一次找上太陰門﹐卻找來了自己的致命之劫。奄奄一息的上官殘心看著無緣的兩位龍族兄弟﹐艱難說道。 qx<zX\qI6n  
y7G|P~td  
“九龍同生共死﹐你們一一離吾而去﹐是不是太殘忍了﹖”東方孤行哽咽道。 +?m=f}>W1  
YU\t+/b  
“小梅在地下太孤單﹐讓我陪伴她……又何妨﹖”言未盡﹐氣聲已虛弱下去。 rJ~(Xu>,s  
cZK?kz_Y  
“四弟﹐四弟振作…… ” 東方孤行拼命握住他的肩﹐卻挽不回漸漸逝去的生機。 _itN.^  
w.F3o4YP  
“二哥﹐答應我……答應我一件事…… ” #?d>S;)+  
)mZy>45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SD.*G'N&2f  
0c;"bA0>Sx  
“今天之事﹐千萬不可讓兩卷書知情。” 艱難喚出那個名字﹐殘心難過地別過頭去。 $bC!T  
=Q 0 )t_z_  
不假思索﹐東方孤行道﹕ “我會守口如瓶。” b({b5z.A  
6!=9V0G~  
兩卷書陰陽交合﹐上官殘心魂歸蒼冥。黑氣沖天而起﹐遮掩住皎潔月光﹐紅雲感覺到愛子之死﹐撇下貓姬﹐破窗而出。 cFNtY~(b  
u H;^>`DT  
“吾兒啊— ” s#Y7*?Sm  
Z5^ UF2`Q  
悲傷的呼喚迴蕩在寂靜黑夜﹐紅雲披頭散髮﹐心中意識空白一片﹐腳下卻是不停奔跑。狼狽的形態引起武道眾人注意﹐嘲笑聲也此起彼伏地響起。 #7:9XID /  
op{(mn  
“看看﹐那不是紅雲驕子嗎﹖” `2U/O .rV  
S gsR;)2  
“怎麼變那麼狼狽﹖喔﹐上官殘心死了。誰叫他後天拼先天﹐自不量力﹗” RX|&cY>  
lukRFN>c"  
“死一個兒子算什麼﹖貓姬還會為你生一個啊﹗哈哈……” (Jr;:[4XC  
]vyF&`phb  
“就是﹐哈哈……” Fi=8B&j  
lz5j~t5>Q  
“你們說什麼﹗還我兒來﹐還我兒來﹗” x@\'@>_GM  
5GpKX  
紅雲憤而揮掌﹐打出連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力道﹐造下無數殺孽…… QO^X7A"?X  
VrL>0d&d  
與此同時﹐時空長城正式遣人行走天宇﹐掀起無數驚濤駭浪。席卷整個天宇的災劫﹐從此拉開序幕。 2%%U)|39mB  
cmLu T/oV  
]6 7wk  
第十七章 8[p6C Jl)  
(NV=YX?s  
“兩卷書﹐時空長城已經頻繁動作﹐為何你還不趕緊採取措施呢﹖” )8>f  
vPq\reKe  
疲憊的眼睛看著面前正氣浩然的男子﹐紅雲緩緩道﹕“飄舟﹐多謝你這些日子來提供的資料。可是誠如你所說﹐長城佈線之長之廣﹐已非是一日之功﹐便能徹底根除。從柳藏智主持的天鎖之爭﹐到今天魔蛇至尊的死﹐甚至頻繁傳出的幼童突然失蹤之事﹐我都懷疑和他們脫不了關係。我之所以先將矛頭指向三千兄妹﹐也是因為前不久﹐長城特使拜訪三千總門﹐商討合作啊﹗” /9# jv]C:  
'(:J|DN  
飄舟低頭片刻﹐道﹕“可是三千兄妹各懷異術﹐不是輕易就能除去。愛三千當年通過千道寒﹐偷走三教寶物魔蛋﹐修成無竅之體﹐全身無一處死穴﹔貓姬的勢力龐大﹐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如此如日中天的組織﹐難道你以為是能夠容易除去的嗎﹖” ?S7:KnU>K  
x%7x^]$  
微微淺笑﹐紅雲道﹕“無妨﹐我已和貓姬陰陽交合﹐用我一層的純陽體﹐破了她的極陰功體﹔而愛三千……我也已佈下計策﹐成功指日可待。” |#kf.kN  
,Yt&PE  
“唉﹗為了龍族﹐犧牲你自己﹐兩卷書﹐飄舟對你欽佩萬分﹗”飄舟一邊說﹐一邊微微向紅雲頜首。“天宇有你領導﹐必可萬年不墜啊﹗” bg. KkJMrR  
+FK<j;}C7  
紅雲聞言﹐慚愧道﹕“是兩卷書無能﹐這是不得已的做法……” '0]_8Sy&  
7lOiFw  
為了取得兄妹倆的信任﹐紅雲一度不理武道他事﹐無視正道中人的痛心扼腕﹐成天在貓門和美女貓姬飲酒作樂。當他和貓門妖女成親之事傳開之時﹐紅雲遭到很多人的唾棄和不屑﹐說他為了榮華富貴﹐拋棄正道人士的責任﹐拋棄男人的尊嚴。 [uV/ Ra*g  
pjn%CR`;  
這一切﹐都被紅雲默默承受下來。直到最後一刻﹐洞房花燭那夜﹐上官殘心慘死在地皇伏駝手中﹐他甚至沒能見上親生兒子最後一面。 } dlNMW  
U,(+rMeY0  
他雖是愛恨分明﹐但責任感和江湖磨煉﹐讓他學會將大局擺在最前面﹐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必須對大局有所幫助。到了最後﹐他不得已犧牲了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名聲﹐還有一個女人終身的幸福。 X~4:sJ\P=  
2|o$eq3t  
“兩卷書﹐很少有男人會像你這麼做。” 飄舟不解道﹕“如今天宇紛亂﹐為何你執意挑起如此重擔﹖究竟是為了什麼﹖” dgD%I  
N4NH)x  
紅雲溫柔笑笑。“是啊﹐闖蕩江湖﹐非是為名﹐便是為利。紅雲兩者皆無獲﹐只是負了個空名﹐卻如此投入﹐真是……” ^%@.Vvz<  
daNIP1Qn  
“兩卷書﹐你義行天下﹐無私無我﹐飄舟蒙你解救﹐今生肝腦涂地﹐願意跟隨你的腳步……”激動地看著紅雲﹐飄舟感慨萬分﹐不自主地拉住了他的手。 ];]EK6dzG  
a'~y'6  
臉上笑容一僵﹐紅雲垂下面容﹐流瀉的發絲稍微掩去嫣紅的臉色。“飄舟﹐謝謝你……只是長城現在既然現世﹐不可能放過你。我救你一次兩次﹐恐怕不能再救第三次啊﹗現在世局混亂﹐兩卷書希望你能夠就此退隱江湖﹐平凡度日。” _n gMC]-T  
~q>ilnL"h  
怔了片刻﹐飄舟苦笑。“兩卷書﹐我明白自己能力有限﹐再不能幫上你什麼……” e5]0<s$  
aN3{\^  
“言重了。如果不重視你﹐為何要救你呢。日後天宇局勢將異常險惡﹐我怕……”看見他難過﹐紅雲心一軟﹐上前一步﹐柔聲安慰他。 wfzb:Aig`  
eci\Q,   
“兩卷書﹗”飄舟猛然抬頭﹐熱切看著紅雲﹐紅雲吃了一驚﹐稍後退一步。 5ZxBmQ  
A1;t60z+q>  
意識到自己的莽撞﹐飄舟慨然道歉。“抱歉……我只是想說……何不我們一起退隱﹖” Q;M\P/f  
+rX,Sl`/  
紅雲搖搖頭。“天宇風雨飄搖不說﹐我至少須完成最後一件事—龍族回歸九色彩虹天。” ( #Aq*2Z.  
b)@x@3"O  
“可有飄舟可幫忙的地方﹖” /_(Dq8^g@  
9hzU@m  
“這……你在貓門身份尚未暴露﹐我希望你仍然隱藏那裡﹐隨時觀察貓姬動向。” 略微思索﹐紅雲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法﹐委婉勸退飄舟。待在貓門﹐以如今的貓姬﹐不可能再有動作﹐而貓門聲威尚在﹐飄舟也可保無虞。 |7fBiVo  
o(qmI/h  
“兩卷書﹐飄舟期待你早日完成心願﹐從此無牽無掛。” 雙眼閃過一抹感動﹐飄舟從懷中取出一枚橙子大小的水晶球﹐遞給紅雲﹕“兩卷書﹐這水晶球是當年我離開時空長城之時﹐城主所賜﹐用以聯絡的信物。我想﹐日後你對抗長城﹐應該用得著。” Pl6=._  
!*-cf$  
“兩卷書不能收下﹐請你還是收回去。” 紅雲聽說是長城之物﹐頓起警戒。 0w]?yqnE  
_ji%BwJ  
飄舟搖搖頭。“此地一別﹐不知何日再見。天宇眾人對長城一無所知﹐我擔心到時候會吃虧啊﹗” ?A>-_B  
n-_w0Y  
紅雲躊躇半晌﹐道﹕“飄舟﹐除了你和半截至尊﹐還有何人是長城派來天宇的臥底呢﹖” \_'pUp22  
']D( ({%g  
“還有已死的柳藏智﹐以及陰界掌令﹐幽浮夜影。太陰門主伏駝也是當年長城的人﹐不過聽說他自立門戶﹐不接受長城指令多年了。” ,{at?y*  
Z;:-8 HPDY  
“嗯﹐太陰門﹐我等長城自理門戶即可。現在需要整合所有天宇的力量﹐統一對外。這麼多年的爭斗﹐天后和龍妃也應該停戰了。” 眼神一冷﹐紅雲硬是壓下親兒的仇恨﹐開始再次冷靜佈局。 p,fin?nW c  
t|lv6-Hy9  
“兩卷書﹐通過晶球﹐你可以和長城直接聯絡﹐比通過其他長城分子保險多了。你還是拿著吧。” 飄舟此刻只希望紅雲早日告別紛亂武道﹐平定天宇﹐便執意將晶球塞在他手中。 ma~`&\xE  
KS_d5NvYl  
“飄舟……”紅雲緊緊握著略微冰涼的觸感﹐不知說什麼才好。“天宇虧欠你太多……” 39CPFgi<l*  
N h%8;  
坦然一笑﹐飄舟道﹕“沒有你幾次的援手﹐哪來飄舟呢﹖我走了﹐保重啊﹗清溪流過碧山頭,空水澄鮮一色秋,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 7h~M&\M  
kA0 ^~  
望著飄舟離去的背影﹐紅雲深深嘆息。當年救他﹐是為了拯救一個心懷良知的正義之人﹐希望日後能夠為武道貢獻一分力量﹔只是像自己這樣一個一個地救﹐究竟趕不上殘酷江湖毀滅生命的速度。到最後﹐自己也只能勸他從此退出武道﹐平安後半生。 Hua8/:![+  
q?\D9aT9  
離開紅雲﹐飄舟微微苦笑。他何嘗不曉得紅雲的意圖﹐只是…… Q1yTDJ(2  
@pz2}Hd |  
看著陰沉天邊﹐道道如炬閃電﹐聲聲驚雷﹐他不再猶豫﹐直直向那個方向走去。 v\C+G[MV 7  
7Cjrh"al"  
果然﹐一走進陰暗的中心﹐一名瘦削長髮男子佇立前方﹐冷冷面容隱藏墨鏡下﹐冷酷聲音訴說生死邊緣。 UHWun I S  
kOO2 ?L|Z  
“長城降指令﹐點殺不留情。” gy.; "W  
_De;SB %V  
意料之中的回答﹐飄舟坦然一笑。“你的名字﹖” t!GY>u>`  
/_8V+@im  
“長城頭號殺星—末路狂人﹐彪﹗” 40XI\yE_?  
i%2K%5{)$D  
依然是幽冷寂靜的時空長城﹐因為藍霞多日的閉關﹐讓長城之主魔空隱隱不安﹐多次徘徊在他的書房外面。 %LyB~X  
"mA/:8`Q  
長城當年培養的殺星一一出臺﹐也按照藍霞的指令開始在天宇行動。可是數月以來﹐房門依然緊閉﹐裡面毫無聲響﹐魔空焦躁之余﹐也開始懷疑。終於﹐他耐不住心底擴大的不安感覺﹐喊了一聲。 vvCGzOv  
}$ der  
“軍師藍霞……” dXhV]xK  
"+AD+D  
話音未落﹐房門打開﹐藍霞並無不悅表情﹐而是微微欠身﹕“城主久等了。請進來共商大計。” DS yE   
0OXd*  
這是魔空首次進入藍霞的書房。一直以來﹐藍霞都不許任何人踏入此地一步﹐連打掃整理的事情都是他自己來。環顧四週﹐魔空不禁深深欽佩感嘆﹐藍霞負責整個天宇的攻略﹐大小細節皆巨細靡遺﹐可是書桌上整理得乾淨利索﹐無絲毫紊亂。靠牆壁一排書櫃也都按日期或地域歸檔﹐一目瞭然﹐整肅嚴謹﹐一絲不亂。 z,WrLZC  
A6VkVJZx  
“城主請坐。” 藍霞毫無廢話﹐直接切入重點。“天宇經過這段期間的矛盾整合﹐勢力經過分化重組﹐或被殲滅﹐或被吸收﹐局勢已呈明朗。” 2+HiaYDZ  
Cpl)byb  
“喔﹖那長城要從何處著手﹐吞滅天宇呢﹖”魔空看著藍霞鋪開地圖﹐很驚訝地發現﹐那是藍霞親筆手繪﹐不只是一般單純標誌地形地理。 7w|s8B  
CAO$Zt  
“城主現在所見﹐正是藍霞為長城攻略﹐重新繪製的地圖。為求城主一目瞭然﹐就從五嶽說起吧。” 藍霞輕揮羽扇﹐侃侃而談。“天宇之中﹐真佛為求萬年長存﹐立五皇守五嶽﹐其下設三教聯盟﹐分掌儒﹑道﹑佛三教﹐以順應天理﹐教化人文。其實五皇久不涉世﹐現在經過我一番調度安排﹐除了天皇仍然毫無蹤跡﹐西嶽數理命皇﹑東嶽八世古皇以及北嶽鱗皇都已經現世。攻下五嶽﹐取得皇血打通山嶽脈氣﹐就可以一舉擊垮天宇廣袤山河﹐這也是藍霞一直在全心經營的計劃。城主以為如何﹖” n$QFj'  
whshjl?a  
“可是天皇未出……”魔空猶豫道﹐“軍師不覺得這可能是天宇暗棋一著嗎﹖” _+i-)  
bmLNR  
藍霞點頭道﹕“城主所慮﹐的確有理。所以現在起﹐有一著大計﹐需城主全盤配合。七靈殼之爭引發十三懸案﹐已經滅去無數天宇精英﹐如今也已告一段落。現在我們再在智慧之門展開‘夜空不滅之星’ 的爭奪﹐就算不能一舉殲滅五皇﹐也可以逼出天皇﹐屆時就是吾出關之日。” 7VraWW`H'  
5VfP@{  
聽聞藍霞即將出關﹐魔空大感意外﹐“啊” 了一聲。 }V{, kK  
[}D)73h`  
藍霞卻置若罔聞﹐取出一疊冊子﹐交給魔空。 |d$aIS O`  
dO2cgY}  
“城主﹐此乃這次計劃的細部安排﹐請城主事必躬親﹐仔細安排行動。紅雲驕子兩卷書乃天宇之首﹐真佛以下﹐如果能夠順機扳倒他﹐吞滅天宇指日可待。” O7W}Z1G  
+t f=  
魔空進門時﹐並未完全關閉房門﹐此時彪正好返回﹐在書房前恭候。 Q5ux**(Wr  
G>b1No3%k  
“是時空殺星。回來繳令麼﹖”藍霞一面低頭書寫下一道指令﹐一面問道。 D c^d$gh  
Kmtr.]Nj  
“是。叛徒飄舟已除﹐另外太陰伏駝也被暫時穩住﹐但看軍師和城主如何處置。” ETtR*5Y 5  
XB?!V|bno  
“很好。水晶球呢﹖”魔空問道。 #AHIlUH"m  
Ua4} dW[w  
“這……飄舟身上並無水晶球﹐想必已經丟失了。” $[d}g  
&nq[Vy0kO4  
書案後方﹐傳來“喀啦” 一聲輕響。藍霞手中毛筆﹐陡然斷成兩截。 Z(s} #-  
Q]\x O/  
魔空大驚失色。“什麼﹗水晶球失落天宇﹐萬一……立刻去找回來﹗” ;iEqa"gO  
F]&9Lp} "  
“不用找了。” 冷冷話語傳來﹐藍霞道﹕“立刻傳令﹐全體配合城主行動﹐智慧之門之計﹐必須成功﹗” DE[y&]/C{  
<"-sN  
看著魔空和彪先後離去﹐藍霞一腳踢上房門﹐頹然倒入椅內﹐卻克制不住心中激動﹐氣得渾身發抖。 *+G K ?Ga  
/cg!Ap5  
腦中盈滿那最後一次相見的情形﹐紅雲始終用充滿恨意的眼光狠狠瞪著他﹐讓他控制不住地瘋狂凌虐身下脆弱的身體。即使知道自己正在撕碎兩人之間最後的情感﹐可他就是難以忍受﹐紅雲為了天宇甘願犧牲一切的個性。 7W*OyH^  
>v(Xc/oI  
從袖內取出一團已經幾乎揉爛的報告﹐正是紅雲和貓姬成親的消息。慢慢攤開﹐藍霞再一次看著上面的字﹐心神俱碎。 WJ%b9{<  
\l`;]cA  
“紅雲……為天宇﹐為龍族﹐你就這麼無情無義﹐什麼都能拋棄嗎……” eWFlJ;=  
X@ss d  
回答他的﹐只有靜靜滴落桌面的一滴燭淚﹐紅紅的﹐熱熱的﹐但又瞬間變冷﹐殭硬。 D^pAf/ek@i  
=y<Fz*aA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八章 f#!Ljjf$;  
#e=[W))  
“啟稟命皇﹐真佛在梵天宮外傳見。”命皇駕前兩大弟子之一﹐返朴道子恭敬傳報。 0s(G*D2%6  
S2`p&\Ifn  
“哦﹖匆匆到來﹐必有急事。”香九齡恰好在與儒佛雙聖商討天宇之劫﹐聞言連忙起身。“我們一同出外晉見吧﹗” zfS`@{;F`|  
i# QI}r  
宮外﹐真佛並未現身﹐顯然仍在修行中﹔巨大的“佛”字護體金光﹐閃閃發亮﹐慈輝萬丈。 |kjk{  
DlaA-i]l  
“諸位﹐紅雲驕子兩卷書昨夜陰陽交合﹐卻因兒子之死﹐心亂之下不慎走火入魔﹐正在武道瘋狂屠殺啊﹗”真佛痛心疾首﹐緩緩道來。 N^O.P  
0Rj_l:d=  
“啊……怒雨飛龍啊……”命皇仰天長嘆﹐不知道紅雲此刻﹐該是如何的悲慟欲絕啊…… -ohqw+D  
wz'D4B  
真佛也頻頻嘆息。“而且吾家居然在偶然間發現﹐兩卷書居然身懷時空長城信物—水晶球啊﹗可見他此次濫殺無辜﹐也許就是借題發揮﹐戕害天宇生靈。” 7r:!HmRl  
w'}b 8m(L  
“什麼﹗”數理命皇﹑儒佛雙聖聞言都驚呆了。 O5E\#*<K  
,}J(&  
“是吾家親眼所見﹐應該不會有錯。何況以兩卷書的修為﹐何至突然走火入魔呢﹖” %/4ChKf!VR  
sVGyHA  
既然是天宇之主所言﹐眾人不得不相信下來。香九齡沉吟道﹕“既然如此﹐真佛的意思呢﹖” ]@_*O$  
7%C6gU!r  
“全面擒拿。” gVb;sk^  
Z[ys>\_To  
佛聖金慧蓮猶豫道﹕“可是……” ^W;\faG  
aCQAh[T  
真佛無奈道﹕“吾家曉得。兩卷書過去對天宇以及龍族頗多貢獻﹐無奈公事公辦。唉﹗殺之未免殘忍﹐盡可能生擒﹐吾當秉公處置。” B%[Yu3gBo  
'v?Z~"w=  
佛聖道﹕“萬一他頑強抵抗呢﹖” WxFVbtw  
gd2cwnP  
“此亦是吾家懮心之處啊﹗為了自身安危﹐你們自己視情況而行吧﹗” 6m?}oMz  
xM[m(m  
香九齡猶疑不定﹐半晌道﹕“若非時空長城在幕後操縱﹐我確信兩卷書尚有良知啊﹗” Uh{|@D  
L_Z>*s&  
真佛頓了片刻﹐嘆息道﹕“唉﹗惡人非天生﹐善者亦非天生﹔一切乃隨時光流轉﹐變換不定。為惡者從善屢見﹐善良者為惡亦不少啊﹗” yj-BLR5  
0ZTT^2R  
說話當時﹐又有命皇另外一隨侍弟子﹐歸真道子前來通報﹕“兩卷書來犯西嶽﹐非要見真佛不可。” Oo$i,|$$  
G{)2f &<  
眾人連忙下山一觀﹐只見紅雲披頭散髮﹐雙眼無神﹐見人就出招﹐連忙喝住。 H}`}qu #~V  
2Lm.;l4YO  
“你……你們誰是兇手﹖還我兒來﹐還我兒來啊﹗” NU O9,  
\Gg6&:Ua  
佛聖上前勸阻道。“兩卷書﹐清醒啊﹗你不能一錯再錯﹗” Ubv<3syR'  
I~|.Re9a  
儒聖文冠天也說﹕“若有冤屈﹐真佛絕對還你公道。濫殺無辜﹐罪上加罪啊﹗” 8do-z"-  
)ui]vS:>  
可是紅雲看似神智不清﹐什麼話也聽不進去﹐頻頻發招﹐擊退眾人﹐又飛跑而走。 mqQN*.8*  
]U82A**n  
香九齡眉頭緊鎖﹐扶著受傷的雙聖問道﹕“事已至此﹐我們要如何才能制止呢﹖” ("?V|  
PCtf&U  
真佛略加思索道﹕ “讓吾家再思量應變之策吧﹗紅雲開殺﹐汝等也已親見。數理命皇﹐為了天宇大局﹐速速將兩卷書繩之以法﹐昭示天下﹗” JZB7?@h%  
)k$ +T%  
看著真佛光形遠去﹐香九齡默然無語﹐心中煩亂漸生。“來人﹗將雙聖扶入梵天宮療傷。” ]sB-}n)  
w6aq/m"'  
看著不再風和日麗的天空﹐成日布滿陰雲閃電。數理命皇心底煩躁﹐猶疑道﹕“紅雲……你真是長城的臥底麼……” IBZ_xU\2  
)CKPzNf  
~~~~~~~~~~~~~              ~~~~~~~~~~~~~~~          ~~~~~~~~~~~~~~ ^-Bx zOp  
q-}q rg  
“傳令下去﹐今夜圍剿貓門﹐不可留下活口﹗”藍霞丟給彪一封信函﹐隨口道﹕“長城出口有兩名剛改造完畢的殺星﹐你們三人一起行動。” "dQ02y  
kIrb;bZ+l  
“遵命﹗” G*^4+^Vz?  
>8PGyc*9  
一旁的魔空頗為不解﹕“可是三千總門不是前些時日還與我們聯盟﹐商討共滅天宇的麼﹖”  Jpm=V*P  
b*(74>XY  
藍霞冷笑不止。“時空長城不可能有天宇永遠的朋友。” 說罷﹐立刻回身入書房﹐將門關起來﹐緩緩閉眼﹐長吁了一口氣。 GKIO@!@[  
MfQ 9d9  
紅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裝瘋賣傻。現在你變成人人得以誅之的對象﹐不怕你還有閑情逸致再來扯我後腿。智慧之門將五皇一網打盡﹐天宇支離破碎﹐我看眾叛親離的你還有哪裡可去﹗ Qq+$ea?>  
B:;$5PUTc  
人煙稀少的小道上﹐只見紅色身影一路奔跑過來﹐前方香九齡等候已久。看見攔阻身影﹐紅雲想也不想﹐出手揮出一掌﹕“閃開﹗” b1\.hi  
}hRw{#*8  
“紅雲﹗是我啊﹗”香九齡愕然﹐難道紅雲他真的…… ~Z-o2+xA  
@L0xU??"|  
眼看紅雲即將跑過去﹐香九齡情急﹐回身一指點在紅雲背後。 Lh\ 1L  
a]\l:r  
“啊……你……”無力軟倒在香九齡懷中﹐紅雲趁勢輕聲道﹕“快召集天宇眾人到白雲道﹐要事相商﹗” OXp(rJ*bK  
wNl{,aH@  
命皇頓時如醍醐灌頂﹐一把抱起紅雲﹐將他飛速帶離小徑。 O/ybqU\7  
e*)*__$O  
西嶽之主迅速向武道各方發出召集信函﹐當眾人依約來到白雲道內中密室﹐只見紅雲驕子站立上首﹐神采飛揚﹐手執一紙捲﹐目光沉睿﹐氣質超然﹐不禁為之深深震撼。正在感慨﹐紅雲開口了。 :8=7)cW  
i24t$7q  
“兩卷書首先在此感謝諸位豪傑參與今天密商﹐其實天宇存亡人人有責。” $\Oc]%  
owQSy9Az  
佛聖金慧蓮道﹕“你的犧牲使眾人感動萬分﹐所以大家願聽你全權調度應變之策。” )xm[mvt  
H< 51dJn~  
紅雲也不繞彎﹐直接道﹕“五天後﹐五皇受邀至真佛掌管的智慧之門爭奪五皇之首的名銜﹐也正是天宇將面臨的最大劫厄。” 4 '"C8vw.  
}2%L 0  
下面有一人突然質疑道﹕“且慢﹗這次的集會﹐應該由真佛主持﹐怎麼是你兩卷書﹖” 37<^Oly!  
mSeCXCrZlI  
兩卷書一伸手﹐紙卷在手中展開﹕“真佛非真﹐此乃證據。” O pavno%&  
XCvL`  
上面是一則真言﹕“天宇時空不同系﹐外魔強勢結一體﹔世俗真偽難分辨﹐三老見佛開玄諦。” v9*31Jx  
V$0mcwH  
紅雲手指緩緩滑過第一句第一字﹑第二句第二字﹐到最後一句第四字。 6pP:Q_U$  
AdD,94/  
香九齡驚叫出聲﹕“啊~天魔真佛﹗” duQ ,6  
zCji]:  
“接下來﹐就由兩卷書﹐仔細向各位說明應變措施﹐對抗長城。” ]}4JT  
z_f^L %J0  
密商大約一個晚上﹐紅雲一一分析一一佈置﹐井井有條﹐聽得眾人點頭稱是﹐毫無異議。 ghU~H4[xD  
N1iP!m9Q  
“感謝眾人的支持﹗時空長城貪婪之眼神﹐已窺視天宇數十年﹐最後只剩三天﹐希望三天後﹐同心協力為天宇存亡而戰﹗今天議商到此為止。” \:-"?  
u4x>gRz)  
步出密洞﹐紅雲關切地看著隨行的造天筆。“好友﹐你受苦了﹗” cXw8#M!  
ghGpi U$  
“比起兩卷書的犧牲﹐造天筆這點小難﹐算不得什麼。” 造天筆將自己這些日子的磨難輕描淡寫帶過﹐“對了﹐待我尋得徒兒﹐立刻行動破除三千。” 3FY87R   
QZ& 4W  
“感謝你。” 紅雲感激一鞠躬。 &8\6%C  
T {:8,CiW  
一起同行的香九齡不解道﹕“紅雲﹐你是何時對真佛起疑心的呢﹖” Dr K@y8  
fDjJdRS"  
紅雲道﹕“自從我去參佛嶺﹐拜求拯救天宇之策時。” C&HN#Q_  
xciwKIpS  
“喔﹖那你由何處看出破綻﹖” LIE5of  
;W{2\ Es  
“真佛一向喚吾小名﹐朱雯。” X4eoE  
zb3,2D+P  
香九齡立刻皺眉道﹕“糊塗﹗你早就該向眾人說穿陰謀啊﹗” Yz)+UF,  
+\-cf,WkI  
紅雲嘆氣道﹕“我懷疑真佛落在他們手中﹐怎敢輕易說出啊﹖” (&MtK1;;  
S-5O$EnD  
“所以你才會將計就計﹐待最後一刻揭發﹖”香九齡恍然大悟。 IN_O!c0e  
@.)WS\Cv#E  
造天筆頷首淺笑。“不但如此﹐兩卷書在智慧之門也別有安排啊﹗” p(>D5uN_}5  
s+t[{i4|  
“是啊﹗長城雖以長生不死欺騙世人﹐挑起五皇內鬥﹐可是卻對龍族幫助甚大。” 紅雲慧黠一笑。 TXT!Ae  
y!8m7a  
~~~~~~~~~~~~~              ~~~~~~~~~~~~~~~          ~~~~~~~~~~~~~~ n|fKwWB\  
m$bYx~K  
智慧之門。真佛一向的聖地﹐今日四皇齊集。不待任何人開口﹐紅雲指掌蘊勁﹐首先衝至真佛光形前面﹕“邪魔﹐現身吧﹗” &G!~@\tMg  
G5hf m-  
“哈哈……”隨著強勁掌勁沖破護體光形﹐魔空現身了。 ZZ>F ^t  
BdB9M8fM  
“不愧是紅雲驕子兩卷書﹗” O1Ynl` }  
+2+|zXmT  
“邪惡之首﹐歸位吧﹗”紅雲並不多言﹐大喝一聲﹐提運真元﹐紅色煙氣集成一團﹐隨後朝著魔空猛然射出。 T]x]hQ  
<ivq}(%72  
強悍氣流打破魔空幻體﹐由魔空胸前閃射出一條光芒﹐光芒射向夜空不滅之星﹐經過九曲坎射在天宇奇石—不死石上﹐化成瑰麗萬丈的九色彩虹﹐慢慢往彩虹道延伸開去。 cHC1l  
kho$At)V  
齊集彩虹道的龍之尊﹑天后﹑龍妃和小天真﹐卻遇到了長城眾殺星的圍阻。 ` ZBOaN^if  
3/y"kl:< -  
“長城早就料到這一步﹐龍族殘孽受死吧﹗” !Qq~lAJO;  
Q[c:A@oW  
此刻﹐一條雄偉身形凝現﹕“有中嶽天皇在此﹐時空走狗何足掛齒﹗” )# v}8aL  
G/ H>M%M  
氣宇軒昂﹐面如冠玉﹐隱隱散發的氣勢更是不容人小覷。在長城之中觀控的藍霞見狀﹐連忙打出指令﹐命殺星即刻收手回城。 ,]tEh:QC  
vRb7=fXf  
若非天宇有叛徒﹐自己也沒料到天宇眾人早有準備﹐在智慧之門反計一著﹔更沒想到自己苦心佈置﹐竟然成全了龍族順利回歸九色彩虹天﹐為龍族保留下一絲血脈。 F9k}zAY\J  
@HE<\Z{ KI  
不過這計策到最後﹐也不算是完全的失敗﹐至少天皇已經現身。看那架勢模樣﹐又是不可輕視的強敵一名。迅速平靜心潮﹐藍霞定下神來﹐卻聽得外面傳報﹕“恭迎城主回城﹗” cx[[K.  
fu iTy72  
“軍師藍霞啊﹗為什麼明知會失敗﹐還是堅持要行動呢﹖”魔空走向藍霞﹐感嘆道﹕“不過現身一觀天皇英姿﹐值得啊﹗” {A~3/M%74;  
5/R ~<z  
“城主認為天皇此人實力如何﹖” #+H3b!8=  
_\<TjGtG  
“深不可測﹐和兩卷書有得比﹗”魔空道﹕“不過我已向眾人下了戰書﹐長城不日攻取五嶽﹐相信他們已經嚇得膽戰心驚了﹗” YJ+l \Wb}  
@1~cPt   
藍霞無奈皺眉﹐對魔空這種意氣之舉不置可否。沉思片刻﹐緩緩道﹕“勞煩城主對在天宇臥底的眾人說明﹐藍霞‘合扇不問世﹐開扇渡天宇’ ﹐即將出關﹐攻取五嶽。” @=OX7zq\h-  
#y'p4Xf  
紅雲﹐五皇守五嶽﹐你該明白我首要拿下的﹐是何人之嶽吧﹗ 0ybMI+*  
~7gFddi=i  
羽扇輕掀﹐修長手指慢慢劃過五嶽地圖﹐藍霞冰冷一笑﹐微閉雙眸。 !yvw5As%  
YZAQt* x  
&14xYpD<  
第十九章 f\FqZ?w  
sf O{.#5<  
“紅雲﹐這次大破三千之無竅體﹐你居功不小。” 南嶽的一處隱密山谷中﹐造天筆尋得紅雲﹐告知他最新的消息。 NtmmPJ|5  
'|}H ,I{  
“言重啊﹗若無令徒的‘血手八齊’ 和好友的‘孔子眼’ 完美配合﹐哪來無竅被破呢﹖”紅雲道﹕“我之所以之前放出假消息﹐說‘血手八齊’ 乃是四人合招﹐也是為了混淆試聽﹐使愛三千不至於對整個武林出手。” -Un"z6*  
*^KEb")$  
“如今三千被破﹐眾人可以全力對付長城攻勢了。” 造天筆秀眉緊蹙﹐似乎帶起久遠的某種回憶﹐停住了話頭﹐沉默下去。 ^B8 [B&K  
h1y3gl[;TD  
心中昇起濃濃惆悵﹐紅雲絲毫沒注意到造天筆的懮心﹐一徑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許久﹐兩人就這樣默然對坐。 Z 5g*'  
Tv `&  
也不知過了多久﹐造天筆發現天黑了﹐起身就要告辭。“紅雲﹐這幾日你需要好好休養功體﹐加上南嶽需要你守護﹐就別四處跑了。我會帶給你信息的。” i|0!yID0@  
j )wrF@W  
“我擔心五嶽在互不支援的協議下﹐被一一攻破。” 紅雲沉郁片刻道﹕“紅雲必須為此努力﹐讓大家團結起來。” %XQJ!sC`  
"EVf1iQ  
造天筆苦笑道﹕“恕我直言﹐五皇個個眼高于頂﹐不比小九龍乖乖聽你調度啊﹗對了﹐你就安心讓雙龍半留在天宇麼﹖” <E:_9#Z0sc  
..x 2  
“命該如此﹐無可奈何啊﹗不過好友放心﹐紅雲會盡全力保護天宇和龍族。現在五皇皆已回守五嶽﹐我必須開始行動﹐以免被長城佔得先機。” Q9c*I,O j  
_0y]U];ce  
“讓造天筆效勞吧﹗你日後凶險還甚大﹐造天筆希望你能借這段時間好好調理身體。” Uu|2!}^T  
a^Z=xlJ/uZ  
“五嶽若失﹐再無補救之機。因為一旦讓五皇血液滴入嶽氣通口﹐高山將被夷為平地。此事大意不得﹐須我親自統籌。” 紅雲鄭重道。 mKoDy`s  
C)~%(< D  
“可是天皇不是已經現身﹐何不讓他來負責呢﹖”造天筆疑問道。 Tkn8W j  
Jpy~5kS  
“你忘了他也是五皇之一麼﹖東嶽古皇﹑北嶽鱗皇都是傲氣沖天之人﹐哪有可能聽他的話﹖何況五嶽互不支援條約的簽訂者之中﹐也有天皇本人啊﹗”紅雲嘆道﹕“不過天皇的出現﹐的確減去我不少壓力。靜海龍東方孤行和暴龍海派浪子經過他的調教﹐一定也進步不少。至於天宇的防護措施……我會細心計劃。” mz<X$2]?  
3[@:I^q  
“紅雲﹐南嶽地皇數十年前就已經捐軀﹐現在南嶽只有你一人﹐萬一長城首要目標是南嶽……”紅雲來得及召集眾人抵抗嗎﹖ <nK@+4EH"o  
zcuz @  
“放心﹐除非長城已經掌握南嶽皇血﹐不然就算攻取南嶽﹐同樣是一場徒勞﹔何況還要浪費兵力顧守南嶽。身為策劃者﹐不會連這點都想不到吧﹗”紅雲分析道。 TEbIU8{Y  
7q:;3;"9  
造天筆沉默片刻﹐問道﹕“那你對長城這次派出攻嶽之人﹐有何看法﹖” pU<GI@gU  
2&=CC4<!d  
“好友所指是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紅雲平靜抬眼﹐無絲毫情緒波動。 l3y}nh+ 8  
>|0 I\{ C  
“喔﹖你知曉此人﹖” r*ziO#[  
IpM"k)HR  
“他是長生學府﹐紅雲的同門師兄。” 努力保持心潮平穩﹐紅雲隱在衣袖下的雙手﹐已經握到發疼。 T+S\'f\  
)`S5>[6  
“既是同門所出﹐你一定了解此人。天宇此戰有望啊﹗”造天筆看著紅雲﹐微微笑道。 (=j/"Mb  
wv=U[:Y  
“唉﹗不可再增添紅雲的壓力啊﹗”聲音已隱約透出一絲顫抖﹐紅雲拼命克制住自己即將爆發的情感。 s@g _F  
Bat@  
造天筆當下明瞭﹐什麼也沒說﹐只輕輕拉過紅雲攥得發紅的手﹐溫柔撫慰。 b!`6s  
k8i0`VY5Y  
“無論如何﹐天宇和造天筆﹐永遠站在你這邊。” [;l;kom  
p<&>1}j=  
~~~~~~~~~~~~~              ~~~~~~~~~~~~~~~          ~~~~~~~~~~~~~~ Zad>i w}  
/8u}VYE  
紅雲的判斷沒有錯。不久﹐時空長城派下五虎殺星﹐氣勢洶洶朝西嶽方向而去。天宇方面的情報一傳到﹐紅雲馬上動身前往西嶽梵天宮。 o}D }Q"=A  
hu7o J H  
時近黃昏﹐大部份天空仍如近來一般﹐烏雲密佈﹐雷電交加。香九齡站立峰頂﹐遙望天際那唯一亮色。窄窄一條天空﹐未被烏雲佔據﹐落下的夕陽從那縫隙中射出不算強烈的光芒﹐映得旁邊細薄彩雲艷麗萬分。溫暖的色彩﹐儘管只是短短時間﹐仍然給了人無盡的溫暖和希望。 GnC s_[*&r  
lanU)+U.  
回想自己自多年前受封數理命皇﹐掌管西嶽﹐創立梵天宮以來﹐自己大部份的職責﹐都在審理各種無頭奇案。如今真有天外勢力欲覬覦天宇﹐五皇皆已回守各自的山嶽﹐自己可不能首戰失敗﹐挫天宇眾人銳氣。思及比別人更沉重的壓力﹐香九齡不禁心裡煩亂無比。 .yHK  
[q/eRIS_  
“唉﹗峰高華嶽三千丈。” 環顧壯麗山嶽﹐香九齡脫口輕吟。 C+_UI x]A  
06`caG|]-M  
“險據秦關百二重。” 背後一抹身影逐漸清晰﹐伴隨溫雅柔和聲音﹐慢慢接近。 A'"J'q*t  
gQ|?~hYYv  
香九齡心底一震﹐不可置信地緩緩回過頭去。 >>M7#hmt  
|+Z-'k~Q  
“香九齡﹐紅雲懮心西嶽﹐來此與你共商計策。” wod(P73?  
9yu#G7  
“感謝關懷。請到裡面談吧。” 香九齡微一欠身。 -FrK'!\  
sxdDI?W4  
仰望天邊唯一一抹亮色隱於黑暗之中﹐紅雲不禁傷感起來﹐怕命皇看見﹐連忙轉過頭去﹐匆匆應了一聲。 vbtjPse  
R?dMM  
一前一後進入房內﹐香九齡退去眾人﹐將門閉上。 V2:S 9vO'  
&x4*YM h  
“紅雲﹐恕我直言。聽聞此次進攻西嶽之人﹐乃是你同門師兄﹐可有此事﹖” `Gx 5=Bm;  
iG"1~/U  
“唉……同門互鬥﹐學府之恥啊……”紅雲低下頭去﹐攥緊拳頭﹐完全無視那手心裡的刺痛﹐只因為此刻﹐心痛已大過一切。 W}|k!_/  
m63>P4h?  
“就你看來﹐你和令師兄﹐誰更優一疇呢﹖”香九齡急欲知曉對方實力。 K M[&WT  
')iyD5/4  
紅雲慚愧低頭。“這……紅雲不如師兄多矣。” %|ioNXMu  
F>?~4y,b7  
香九齡聞言﹐微微嚴肅了口氣。“已經歸屬邪惡組織﹐必要之時﹐你不可心存慈悲啊﹗” uH7!)LE#  
{bC(>k|CQ  
“紅雲曉得。對了﹐這裡有一物。” 一邊答應著﹐一邊伸手至衣襟內﹐紅雲取出一顆水晶球。 twt's,dO  
y'<5P~W!a  
“好友請看﹐這就是飄舟臨死之前﹐交給我的長城信物。長城多年來在天宇埋伏多人﹐進行各種破壞和顛覆活動﹐只可惜天宇一直以來﹐各方不能團結﹐才使天外勢力有了可乘之機。” M5x MTP-  
6KE64: \;  
“嗯。水晶本就是玄奇寶物﹐能想的出以此為信物﹐也不簡單。可是此物如何使用呢﹖”香九齡微微施加元力﹐只見那晶球竟然緩緩發出光芒﹐流光溢彩﹐瑰麗無比。 -zZb]8\E  
z~i>GN_  
“聽聞天皇不日將入長城﹐與長城之主魔空會談﹐我想他可能用得著。” 紅雲嘆道﹕“時空長城隱藏在異度空間之中﹐真是玄奇無比的組織啊﹗” iAeq%N1(0  
<p?oFD_e4  
“是啊﹗”漫不經心地應和著﹐命皇把玩著晶球﹐一面悠悠道﹕“紅雲﹐那一天……你不用來西嶽了。” ^* CKx  
&o&}5Aba9  
“天宇存亡﹐人人有責。” 紅雲斷然拒絕﹕“就算是別人會閒話﹐我可沒有參與你們當初互不支援條約﹗” i3) 7Qa[  
[<}W S} .  
輕輕把晶球放在桌上﹐香九齡無聲嘆息。看見好友懮愁滿面﹐紅雲不禁柔聲道﹕“相信我﹐紅雲決不會……” qWXw*d1]  
bn=7$Ax  
話語未落﹐香九齡起身伸手﹐將紅雲一把攬入懷中﹐低頭吻上了他的紅潤雙唇。 8M]QDgd.  
!, sQB_09C  
心中雖然驚駭﹐可是紅雲卻不忍推開他﹐任由他動作﹐直到兩人衣衫半解﹐雙雙倒向一旁休憩的小榻。 NFG~PZ`6R  
VkId6k:>6C  
溫潤軀體在抱﹐香九齡如入仙境﹐見對方毫無反抗﹐不禁微微愕然﹐停下了動作。“紅雲﹐我……可以嗎﹖” A6xN6{R!  
@udc/J$  
看見香九齡眼中的絕望和深深懮愁﹐紅雲沒答話﹐頭一偏﹐眼睛緩緩閉上﹐一滴淚水倏然滑入鬢邊﹐滲入微亂的紅白髮絲中。 Ax9A-|  
V<U9Pj^?^  
香九齡見狀不再猶豫﹐徑直退下兩人衣物﹐輕輕覆在紅雲稍微殭硬的身體上﹐輕柔的吻仔細拂過每一吋肌膚。白皙身體上落滿了當年的傷留下的淡淡痕跡﹐香九齡看見的時候﹐更加心疼小心地親吻下去。 MRHRa  
<W^>:!?w  
“紅雲……辛苦你了……” oHF,k  
er@.<Dc  
一句話﹐訴盡人世辛酸﹐江湖無奈。紅雲突然抽泣﹐淚水如洪水潰堤﹐雙手緊緊環住香九齡的肩膀﹐把他更近地拉向自己。 <d[GGkY]=  
^a|  
“殘心曾經告訴我﹐感情不是我手中的命盤……”香九齡眉間凝聚濃濃愁雲﹐切切訴說。“香九齡遵循既定的軌跡﹐已經走得太久太久了……” <! *O[0s  
[t*-s1cq  
一切順應天理循環﹐未來是絕對不可以插手的﹐正如法律的公正﹐如鐵板訂釘﹐沒有人情疏通之理。可是只要裁判者是人﹐就免不了在‘人情’ 與‘法制’ 之間徘徊。 d7Z$/ $  
n8q%>.i7  
“香九齡……”難受地扭動身體﹐紅雲淚眼朦朧﹐卻發現自己不能也不願擺脫他的層層愛撫。 }{[p<pU$C  
3qDuF  
“一直以來﹐我以為只要有理智存在﹐就可以划定感情的盲目走向﹐不至於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 耳邊聆聽著宛如天籟的呻吟﹐他慨然嘆息。“可是我錯了……紅雲……你願意接受我嗎……” {>Qs+]  
YdYaLTz  
幾近膜拜的祈求﹐在喘息不止的紅雲耳邊響起。迎受理智徹底崩潰的入侵之時﹐心心念念的愛妻夢雨涵溫柔笑靨一閃即逝﹐愛子上官殘心倔強卻可憐的面容片刻消失。淚眼模糊了眼前憂鬱溫柔的人﹐紅雲放任自己的情感首次脫韁﹐任隨香九齡的黑色發絲與自己的嬌艷發色散為一體﹐任隨無邊的懮愁席卷絕望的未來…… ,8DjQz0ZPo  
hy3?.  
一旁的小桌上﹐水晶球華光陡盛﹐異常的光線詭異流轉﹐陰沉暗夜卻依然寂靜。 @[5]?8\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二十章 nd h\+7  
7[M@;$  
面對時空長城軍師親征西嶽﹐數理命皇香九齡不敢大意﹐全力以赴。西嶽初建之時﹐共有十八派門﹐而今只存三派﹐如今正逢長城第一波攻勢﹐眾人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經過慎重思考﹐香九齡召集眾人﹐絕對研討對抗的策略。 v5L#H=P  
P_E xh]P  
“命皇﹐真的是兩卷書和你一同商討出的對策嗎﹖”其中一派門的領導者問道。 .zJZ*\2ob  
k[1w] l8  
“嗯。長城此次派來的殺星五虎﹐冷酷殘暴﹐熟用身上所配帶的特殊利器﹐習慣在雷電中瘋狂出擊。相信諸位也注意到了﹐長城殺星進攻期間﹐必是雷電大作﹐以此擾亂對手視覺。” wNl "y  
TEbE-h0)]  
“可是﹐我們現在所剩時間不多﹐不能通過練習來克服眼力缺失啊。” 眾人疑惑道。 $-n_$jLY  
n%{oFTLCo  
“這我早有準備。” 香九齡拍拍手﹐返朴歸真二道子取來一面盾牌。只見那盾牌上鑲嵌了很多金屬亮片﹐凹凸不平。香九齡拿起盾牌﹐在燭火下略晃動﹐眾人只覺一陣眼花繚亂﹐光線四射﹐耀目萬分。 oho~?.F  
{HP.HK  
“就是這樣﹐用盾牌護住我方人馬﹐卻借用雷電的閃光反射給對方。” s~I#K[[5  
0fa8.g#I$  
“妙﹗真是妙計啊﹗不愧是命皇﹗”眾人嘖嘖喝彩。 _2xYDi  
{InW%qSn_  
“長城一向眼高於頂﹐相信這次必然會吃虧。眾人下去準備吧。” 香九齡回身對返朴歸真道﹕“我們是第三線﹐好好準備。” }vW3<|z  
c`#4}$  
“喔﹖那第二線呢﹖” (U*Zz+ R   
-M-y*P)  
“天皇有所安排﹐雖然我曾經婉拒﹐但這也是兩卷書的意思。” 簡單解釋了一下﹐香九齡便離去了。 @SAJ*h fb0  
:;o?d&C  
回轉房間﹐香九齡輕輕關上門﹐回想著那晚上紅雲對他慇切交代的所有。 sV`XJ9e|  
z2SR/[I?  
“香九齡﹐師兄智勇雙全﹐長城兵力精良﹐前面幾道防線恐怕都不穩妥。但是若是最後能讓他單獨對上你﹐你應該有五分勝算。屆時我會上嶽頂助你一臂之力﹐相信藍霞會知難而退。” 2/l4,x  
AKAxfnaR  
難道藍霞果然如此厲害﹐竟然讓之前戰無不勝的天宇驕子紅雲也深深忌憚﹖ P1"g62R  
OJ}aN>k  
~~~~~~~~~~~~~              ~~~~~~~~~~~~~~~          ~~~~~~~~~~~~~~ _;k))K^  
t\lx*_lr  
詭譎幽暗的時空長城之內﹐今日迎來天宇嘉賓—中嶽天皇。  83:qIfF  
* Vymb  
“城主﹐把時空星盒給他看﹐氣勢別被他壓下去。另外﹐把他身上的水晶球要回來。” 藍霞吩咐著魔空。 Z DnAzAR  
2spK#0n.HV  
“嗯﹖天皇哪來水晶球呢﹖”魔空不解道。 4,ewp coC%  
+9_E+H'?!  
“是叛徒飄舟的。城主照辦就是﹐日後我還有大用處。” P/8z  
eRIdN(pP  
“好吧﹗軍師啊﹐五虎應該已經攻到西嶽第一線了吧﹖” &3Mps[u:h  
` aaT #r  
“城主放心﹐藍霞有把握輕鬆取西嶽。不可讓天宇嘉賓久等﹐快去吧﹗”藍霞送走魔空﹐隨即開始監控西嶽景象。 bt?)ryu  
1)!]zV  
“嗯~香九齡腦子不差﹐想得出這種陣勢反制五虎。” 藍霞用扇柄輕敲桌案﹐嘴角扯出譏諷笑容。“不過﹐你已經佔住地利﹐難道藍霞沒想到要控制天時麼。你太小看藍霞了﹗” f{#Mc  
v0 |"[qGb  
西嶽第一線﹐眾人蓄勢待發。滿天雷電交閃中﹐五名時空殺星已經逼近。可是就在交鋒的剎那﹐天邊涌來大量烏雲﹐雲捲整個天空﹐遮蔽了所有亮光﹐西嶽眾人皆是一怔﹐再抬頭﹐五虎已經攻上。 S3YAc4  
s _`y"' ^  
藍霞殘酷淺笑﹐看著毫無意外的結果﹐不堪一擊的西嶽。走到書桌前﹐他拈筆鋪紙﹐緩緩寫下題頭。 20mZ{_%  
J i:0J},m  
數理命皇詳閱。 %gXNWxv  
bqUQadDB  
~~~~~~~~~~~~~              ~~~~~~~~~~~~~~~          ~~~~~~~~~~~~~~ QK`2^  
X[o"9O|<  
小徑上﹐懮心忡忡的紅雲朝著空谷方向快步行走﹐身後造天筆緊緊跟隨。 ]\:l><  
)jN fQ!?/  
“紅雲﹐黑暗希望現世﹐是上天給天宇的最後機會﹐不能再錯失了﹗”想到衛天劂的詭異消失﹐造天筆異常懮心。 /M~rmIks  
pPZ^T5-ks  
“刀界的黑暗希望﹐劍界的衛天劂。天宇只要掌握住一項﹐就有抗衡時空長城的本錢。” 紅雲蹙眉道﹕“我懷疑是師兄改動天時﹐提前衛天劂的出爐時間﹐派人取走。無論如何﹐黑暗希望方面﹐我們絕對不能再失手了﹗” NKw}VW'|  
|n.ydyu`  
“什麼﹗”造天筆大驚失色。能夠有本事改動天時﹐那…… ktK/s!bgY  
Px"K5c*  
“哎呀﹗不妙﹗”紅雲也突然想起這一點﹐“我必須趕往西嶽﹐好友﹐少陪了﹗” IN94[yW{1  
Vq#_/23=$y  
等紅雲將將趕到﹐第一線已經失守了。 !)'|Y5 o  
0qD.OF)8  
“兩卷書﹐第二線將是後輩人表現的機會﹐你有什麼要交代的嗎﹖”氣宇軒昂的人影帶著東方孤行﹑海派浪子來到西嶽﹐正是從長城返回的天皇。 SQx:`{O  
c)=UX_S!  
“可是……烏雲密佈的天時﹐對雙龍不利啊﹗”紅雲心裡暗暗打鼓﹐雙龍真能拼過五虎麼…… [0hZg  
6c&OR2HGqO  
天皇自信一笑。“今夜子時﹐我會在山頂監戰﹐施展急吹風﹐驅散烏雲。兩卷書﹐穩扎穩打是你的作風﹐可是在非常時刻需要拿出魄力。我主動挺進﹐主要讓後輩人放手一搏﹐得到鍛煉的機會。” >.#tNFAs  
z50f$!?  
長城之中的藍霞見狀微微思索﹐起身離開書房﹐向外走去。有天皇在後面壓陣﹐來硬的就太不智了﹗ U>_#,j  
JZrUl^8E  
子時一到﹐天頂果然驟風急旋﹐撥雲見月。雙龍正要和五虎對上﹐突然天際飛來一朵藍色雲彩﹐來到雙方上空﹐氣芒留字後又離開了。 MFLw^10(T  
_k.gVm  
“半刻之後再殺龍﹗” -<B{?D  
<(-4?"1  
五虎看見命令﹐立刻撤退﹐不與雙龍再加糾纏。雙龍要追趕﹐卻被一朵紅色雲彩攔住。東方孤行老成持重﹐見狀回頭對兄弟道﹕“算了﹐尊重前輩的意見吧﹗” ^o*$+DbC  
d@t3C8  
幾下拖延﹐藍霞已經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施展逆風倒旋﹐將烏雲重新吹往西嶽方向。天時已錯過﹐天皇愕然之中﹐不禁佩服起藍霞超強的武功﹐自己一時低估﹐才痛失良機。 _d/ZaCx'i  
MHKB:t]hA  
匆忙勸下衝動的雙龍﹐紅雲驚見師兄的藍色雲朵疾速飛行﹐竟是朝著真佛休養的浩陽觀而去﹗ @;@Wt`(2a  
f7QX"p&P  
好不容易將真佛從不死岩中解救﹐紅雲將天宇聖者安置在終日炎火熾熱的浩陽觀恢復功體﹐本指望放眼天下﹐沒幾個人有本事接近真佛﹐沒想到師兄會向那個方向而去。想不得許多﹐紅雲毫不猶豫﹐尾隨而去。 \78kShx  
S~DY1e54GF  
“朱雯﹐西嶽此時血光連天﹐你不該來到此地啊﹗”真佛看見紅雲匆忙來到﹐嘆息道。 o] 7U;W  
kXbdR  
    “弟子擔心師兄藍霞會對真佛不利﹐所以特來照看。” 紅雲見真佛無恙﹐松了一口氣﹐恭謹答道。 j>OB<4?.+  
 %;9+`U  
    “浩陽觀終日灸火不斷﹐氣溫炎熱﹐除非功體過人﹐否則無人可近吾百步之內。你懮心什麼﹖” ? /Z hu  
mF !=H%  
    “可是師兄有此能耐﹗倘若真佛有了萬一﹐天宇交與何人領導呢﹖”紅雲心系西嶽的危急﹐不得不匆忙告辭。“紅雲就此告退了﹐真佛請保重﹗” +bK.{1  
,W/D0  
    藍霞分身來到浩陽觀﹐其實並不是要去滅除真佛﹐而是要引開紅雲﹐在攻取西嶽的計劃中進行最重要的一步。 f*SAbDE  
TID0x/j"K5  
    清冷夜晚﹐漫天烏雲﹐天際藍影閃動。突破西嶽第二防線的時空五虎殺星﹐鬥志昂揚前往嶽頂。天宇五皇之西嶽數理命皇香九齡﹐率領梵天宮弟子返朴道子﹑歸真道子﹐正在半路嚴陣以待。寒風迎面而來﹐香九齡雙眸微凝﹐長嘆一聲﹐心內已經暗下決定﹕ “堂堂天宇五皇之一﹐數理命皇﹐絕不會向時空長城低頭﹗就算奮戰到最後那刻﹐如有萬一……香九齡寧可自爆軀體﹐也不會讓皇血落入敵人之手﹗數理命皇可以為天宇而亡﹐然而時空長城也必須付出相當代價﹗唉……世人皆醉吾獨醒,梵天痴迷玉漢生,蕭蕭空樓無情嶽,數理命皇香九齡。” "A?_)=zZ  
>zDnJb&"&  
    面對張牙舞爪的五虎殺星﹐香九齡輕喝一聲﹐揮袖布下梵天旗陣﹐困住兩虎﹔返朴﹑歸真對另外兩人﹐數理命皇獨對五虎之首﹐末路狂人﹐彪。 =F}e>D  
%U)M?UNjw  
    雖然已聽聞由時空星盒培養而出的殺星﹐定期餵食閃電﹑霹靂﹐體格﹑耐力﹑意志力皆數十倍優于常人﹐可是己方的梵天宮弟子卻因為長久以來﹐命皇令旗一出﹐各方勢力皆予以面子﹐以致疏于實戰﹐此刻便吃了大虧。時間不長﹐返朴﹑歸真已雙雙隕命。 &Wup 7  
W=~H_ L?/  
    香九齡見弟子慘死﹐心下大慟﹐頓時怒由心生﹐決心與彪決生死。哪知道招式未起﹐天際疾速飛來藍雲﹐拋下兩封信函﹐分別給予命皇以及彪﹔又噴出火焰直指命皇旗陣﹐剎那間四旗被毀﹐兩虎得以脫困離去。 ".SQ*'Oc  
wfrWpz=FO  
    五虎遵照藍霞的指示離開西嶽﹐香九齡心中泛起不好的預感﹕臨陣退兵﹐以藍霞的智慧﹐恐怕又要對自己有所不利。“罷了﹐該來的﹐香九齡不會閃避。且先看看他信中所寫。” ?k:i3$  
~ Qt$)  
    “數理命皇詳閱﹕五虎冒犯之處敬請海涵。以今日過招情形看來﹐閣下已呈敗北之勢﹐亦籍此證明時空殺星功夫強悍。為了不讓閣下身受天宇眾人的恥笑﹐近日中吾藍霞將親自在西嶽插上長城旗幟。敗在吾之手﹐世人將原諒數理命皇實乃心有餘力不足﹐皆因你我兩人實力懸殊﹐非閣下之錯也。” cIgicp}U  
Kv:ih=?  
    香九齡冷哼一聲道﹕“這是你的激將法﹐吾怎有可能上當﹗”於是繼續往下看。 3It'!R8$  
jP";ll|c  
    “以閣下數理命皇之命格﹐應該使西嶽長青百世﹐然而若如此﹐怎能使五嶽之游戲進入高潮哉﹖因此吾藍霞斗膽為五嶽試排名﹕第一﹐西嶽先失守﹐命皇入死州﹔第二﹐東嶽再淪陷﹐古皇走陰間﹔第三﹐北嶽全面倒﹐鱗皇往地府﹔第四﹐南嶽護不住﹐紅雲叛天宇﹔第五﹐中嶽終放棄﹐天皇投胎去。” TGz5t$]I  
Up$vBE8i]  
    此時香九齡已有幾分動氣﹐激動道﹕“啊~~藍霞﹐你太囂張了﹗”再低頭看下面的部份﹕“倘或閣下自負護衛西嶽之天命﹐豈可讓無辜污染汝之命格﹖梵天宮兩名門生﹐令吾同情。無奈戰場之上﹐寡情絕義﹔自身已難保﹐怎能救他人﹖自責乎﹖那何不自盡﹐以示閣下之無能哉﹖藍霞筆。” 1`_i%R^  
AcF;5h  
    “啊~藍霞你﹗”數理命皇閱畢﹐只覺血氣上涌﹐眼前一片昏黑﹐腳下踉蹌幾步﹐一口鮮血已自口中噴涌而出﹐功體立時破了三分。 /vB%gqJvX  
lA<IcW  
~~~~~~~~~~~~~              ~~~~~~~~~~~~~~~          ~~~~~~~~~~~~~~ YtrMJ"  
?Y~>H 2  
    “哎呀﹗香九齡啊﹗”紅雲感受到藍霞逼近的危急﹐運起全身功力﹐飛速趕往西嶽。可是一面趕路﹐其他方向的事情﹐也逃不過他細密心思的測知…… `'[ 7M  
y|X\f!  
海派浪子孤身前往空谷﹐卻中了伏駝埋伏﹔黑心陀身帶南嶽皇血﹐逼近南嶽﹔愛三千為人常老所擒﹐即將隕命烈火泥潭﹗ A4?_ 0:<  
Q'^]lVY  
後輩小龍生命危急﹐紅雲不能不救﹔黑心陀打算靠攏長城勢力﹐獻出南嶽﹐他不能不阻擋﹔對三千兄妹的愧疚﹐明知這是人常老的陷阱﹐他不能不去。可是西嶽危在旦夕﹐放眼天宇﹐只有他能夠對抗藍霞﹗  iV71t17  
ASLRP  
“啊~一元化四絕。去﹗”一咬牙﹐紅雲化出三道幻形﹐飛向關心之處﹗ y*6r&989  
T`=N^Ca1!`  
趕到西嶽峰頂之下﹐卻見造天筆匆忙趕來﹐兩人不及寒喧﹐藍雲已經飛到﹐氣芒一閃﹐囂狂字句就鐫在西嶽峰頂﹗ n.y72-&v  
2'J.$ h3  
一招取西嶽。 OX4+1@$tk  
c"J(? 1O  
x9HA^Rj4-  
第二十一章 0nz k?iP  
+-#| M|a  
時近午時﹐原本烏雲密佈的天空漸漸雲開霧散﹐卻是藍光大盛﹐幾已掩蓋整個天空﹐顯得詭異至極。西嶽防線此刻只剩數理命皇香九齡一人﹐情勢異常凶險。距離峰頂百步之處﹐紅雲驕子兩卷書﹑一揮長虹造天筆兩人﹐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盯著整座西嶽的情景﹐不放過風吹草動的絲毫變化。 JCZJ\f*EZ  
<..%@]+  
關心則亂。雖說西嶽之危如火燃眉﹐可是事關紅雲自守的南嶽﹑有著無數愧疚的愛三千﹑以及幸存小龍的安危﹐他又當如何﹖ H2RNekck  
\o@b5z ]e  
早年在長生學府之時﹐因為紅雲已有多年的修為﹐造雲府尊便先行將這分身之術教予了他。一般來說﹐分出一個乃至多個幻體﹐因個人修為而定﹐如果修為不足﹐最多只能做到分身出去行動﹐而本體則不能觀視﹐不能開口﹐不能移動。紅雲聰明絕頂﹐更加上修為已到上層﹐可以不費氣力化出兩道幻體﹐而本體亦可自由活動行事﹐因此深得府尊讚許。 ,9"</\]`  
nZN]Q9  
後來藍霞聽說此術﹐只是冷冷回道﹕“功力減半乃至減至三成﹐成功率也不會增加﹐更容易被人趁隙而入﹗化體之術金玉其外﹐吾不屑為之。” !U/: !e`N  
zT~ GBC-IX  
兩道幻形﹐已是紅雲的極限。可是這次同時發生的三方災難﹐讓他無法選擇拋下其中任何一方。橫下心來﹐紅雲首次挑戰自己的極限﹐化出三條幻影﹐加上本體共四個﹐支援四個不同方向的危機。 {R,rc!yF  
(w% hz']  
顧不得每個幻體皆是不能言語﹐而且只存本體四分之一的功力﹐紅雲留存在西嶽的主體仍然努力支撐著﹐密切關注著長城的一舉一動。 # dxlU/*  
^B?koU l^  
幻體之一來到南嶽﹐卻驚見黑心陀陰冷得意的笑容﹐攔阻在半途。 fp4d?3G  
~%Yh`c EP  
“哈哈……早知道你兩卷書會回守南嶽。你的一舉一動已被掌握﹔換句話說﹐今天所發生之事﹐皆是針對你紅雲驕子﹗任憑你有通天本領﹐不到三成的功力﹐只有任憑處置了﹗” mcDW&jwQ  
Z#;ieI\  
紅雲心內暗暗叫苦﹐卻礙於形勢﹐不敢妄動。 Hv0sl+  
{M E|7TS=  
“嗯﹖怎麼不回答﹖堂堂太虛渡者算萬年﹐風度也僅至於此嗎﹖喔~我忘了此刻的你﹐是一個啞口的替死鬼﹗” > KH4X:  
OG 5n9sx  
話音未落﹐黑心陀凶猛殺招連續攻來。不到三成功力的幻體哪是對手﹐草草交手幾個會合﹐那幻體已然負傷。紅雲心慌﹐連忙撤回幻體﹐飛速退出南嶽了。 qg6Hk:^r  
:eQx di'  
空谷之中﹐因為爭奪天宇利器﹐黑暗希望﹐海派浪子中了伏駝埋伏﹐卻因為突然的林中狂風﹐使伏駝等人畏懼而撤退。紅雲松了一口氣﹐幻體於是得已安全離去。 }.zgVL L  
`U`Z9q5-  
烈火泥潭﹐先天三老之一﹐人常老以愛三千為餌﹐在烈火泥潭佈下陷阱﹐準備除殺紅雲。然而背後暗中跟隨的天皇及時插手此事﹐也替紅雲解決了這一方面的危機。 8gBqur{  
?67j+)  
西嶽的主體收回兩道幻體﹐紅雲心中稍感安穩﹐卻感到最後那道幻體因為受傷半途﹐遲遲難歸回主體﹐而氣血紊亂﹐身體微有不適。抬眼迎向造天筆關懷的眼神﹐他不禁定了定心﹐勉強溫柔笑道﹕“我沒事。等下希望能夠面諫師兄﹐化解西嶽危機。” %v~j10e  
5'V'~Q%  
造天筆心中卻是猶疑不定﹐看見紅雲過於蒼白的面容﹑滴滴的冷汗以及輕輕的喘息﹐便明白他內元必然已經挫損。可是當前又不好多加過問﹐只得草草應了一句﹕“紅雲﹐你的師兄已經加入邪惡組織﹐必要之時﹐你不可心存幻想。” >o>'@)I?e6  
.FHOOw1r=  
紅雲嘆息道﹕“你放心﹐先禮後兵﹐這個道理師兄他還是懂得。” W {dx\+  
a9jY^E'|n  
見紅雲心存仁善﹐造天筆正色道﹕“當藍霞使出武功﹐我將以孔子眼看穿他的死竅﹐必要之時﹐希望你也不可存有同情。對付藍霞這樣的智者﹐機會是稍縱即逝啊﹗” E4y"$U%.  
PLo.q|%  
緩緩點頭﹐紅雲不禁心中一酸﹐視線望向峰頂上那個冷清站立的人。無情的狂風掀起他的衣襟﹐堅強的面容依然不改。雖然心中萬般不願和師兄敵對﹐無奈今朝再見﹐卻早已是滄海桑田﹐人事皆非。 L1C' V/g  
Cfz1\a&V{  
~~~~~~~~~~~~~              ~~~~~~~~~~~~~~~          ~~~~~~~~~~~~~~ !FpMO`m  
(%+DE4?  
午時一到﹐西嶽上空藍光更盛﹐伴隨雷聲帶來地動山搖﹐天際雲層中飄下一朵藍色雲彩﹐疾飛來到西嶽峰頂。耀眼光芒一閃﹐藍霞由天而降。離開數十年之後﹐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終於在西嶽重新踏上天宇這片土地。 &|E2L1  
\wDOE(>  
“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身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2HygS  
'T|.<u@~  
耀目光華中﹐伴隨朗朗詩韻﹐藍霞一身靛藍戰袍﹐背後插藍白雙色羽毛傘﹐手執同色系羽毛扇﹐眉目俊朗﹐神情肅然。見藍霞神態舉止﹐自有威儀﹐香九齡心內一凜﹐卻是不吝讚揚。 <"[}8  
ha8do^x  
“藍傘高張﹐氣蓋天地﹐全身散發能人氣質。藍霞果然與眾不同﹗” 2,QkktJLo  
`(o1&  
微微瞥了香九齡一眼﹐藍霞對這可有可無的讚賞視若無睹。側過身去﹐鷹隼般的眼神卻並不落在他身上﹐只是緩緩而清晰地說道﹕“降可生﹐抗則死﹐藍霞等你回話。” [>_( q|A6+  
& bw1  
每一個字有如千鈞重石﹐再再壓迫著每個人的心。紅雲一顆心已經提到嗓子眼裡﹐腳步緩緩向嶽頂移動…… Fx3VQ'%J  
(vj2XiO^+  
造天筆在他耳邊低聲道﹕“稍安勿躁。” [Q 2t,tQx  
Qn*c<:  
只見香九齡聞言﹐怒火頓時揚起﹐昂然答道﹕“嶽存吾存﹐嶽亡吾亡﹗” {&h&:  
5E!|-xD  
毫不意外接到這個回答﹐藍霞微一點頭。“三步讓你緬懷過去﹐以免含恨哪﹗” ]B,S<*h  
%W&=]&L  
一邊說﹐藍霞一邊回過身去﹐右腳邁出了第一步。 m/6oQ  
HZK0Ldf  
下面的紅雲見狀卻是雙眼圓睜﹐“哎呀﹗是送終三步行﹗師兄不可啊﹗” Cq(Xa-  
09%eaoW  
隱約聽到下面的焦急呼喚﹐藍霞心中卻只是冷笑。其實今天紅雲所有的舉動﹐他一清二楚。 i*U\~CZjT  
s` 9zW,  
看著香九齡不明就理地盯著藍霞的背影﹐紅雲急得幾乎要哭出來。三步很快就走完﹐自己輕功再好﹐也來不及了。顧不上提醒造天筆﹐紅雲一提氣﹐就要奔上前去。 BgpJ;D+N4  
y6PAXvv'{  
就在這關鍵的一瞬間﹐那受傷半途的幻形﹐被一張由天而降的大網﹐扣在下面﹐頓時失去了意識。牽連到主體﹐紅雲只來得及痛苦呻吟了一聲﹐就軟倒地上﹐昏迷不醒了。 fnmZJJ,Q  
jZ{S{"j  
“哎呀﹗紅雲啊﹗”造天筆沖上前去﹐拍了紅雲兩下﹐不見醒來﹐也管不了許多﹐匆忙之間提氣運功﹐準備使出“孔子眼” ﹐待藍霞發招時﹐一舉看穿他的竅門。 Rthu8NKn  
#!`zU4&2  
藍霞對四週的鬧劇只是屑然﹐走完三步﹐猛然回身﹐凌厲眼神直射香九齡﹐兩人眼神瞬間相接— l E&hw  
40 c#zCE  
無數美麗彩色光點在他面前爆開﹐香九齡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只覺得全身一陣劇痛﹐全身筋脈已然齊斷。 /d{L]*v)]  
~y|%D;  
“啊—”縱然有再堅強的忍耐力﹐也承受不住﹐香九齡痛苦慘叫﹐倒落地面﹐再也起不了身了。 dIpt&nH&$  
UxS;m4  
造天筆施展孔子眼之時﹐則只是看見一片異常耀目的極光﹐驟然刺傷了雙瞳﹐頓時感覺到眼前一片黑暗﹐臉頰上有溫熱液體流下…… "BVz5?  
%*19S.=l  
痛苦呻吟一聲﹐失明的造天筆雙膝落地﹐心中無限悲哀地明瞭了一個無可改變的事實﹕西嶽失守了。 MW4dPoa  
HRb_ZJz  
緩緩走到香九齡身前﹐藍霞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這是他第一次對面看著這個男人﹐前一刻還是不容小覷的對手﹐現在卻只是將死之屍。 5r+0^UAO:J  
Bw#ubQJ8}  
“明白吾為何第一個取你西嶽嗎﹖”藍霞用很輕的聲調問他﹐殘酷眼神緩緩掃過他不斷抽搐的身軀﹐沒有憐憫﹐也沒有激動。 y1 }d(%  
rL,)Tc|"  
滿口溢滿鮮血﹐香九齡微微開口﹐已是吐血不止。藍霞見狀冰冷一笑。 NqwVs VL  
d#b{4zF"  
“縱使華嶽三千丈﹐豈是紅雲留駐處﹗” )>Lsj1qk  
VG8rd'Z  
“什……什麼……”香九齡頓時了悟﹐心下一片通明。思及紅雲的溫柔和淚水﹐心疼的感覺瀰漫全身。 ~.@fk}'R  
[y{ag{  
(紅雲﹐原諒我……不能再見到你了……) G1nW{vce  
9=kTTFs  
看見命皇痛苦掙扎的樣子﹐藍霞只是穩穩站在一旁。“數理命皇﹐將死之前﹐何必留下一招呢﹖” "FXS;Jf  
=:g^_Hy  
明白自己穩死無生﹐香九齡用盡全身力量﹐舉起手掌﹐欲自爆軀體﹐毀掉全身血液﹐不讓時空長城得到皇血。 yCkm|  
mhVoz0%1X  
早已看穿命皇的企圖﹐藍霞輕喝一聲﹕“妄想﹗”衣袖一揚﹐搶在香九齡發出自爆氣流之前﹐一招將他整個軀體打得粉碎﹐只取來後頸一段骨節。 R Nv<kw  
ZK ?x_`w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般﹐乾淨利落。取來皇血﹐藍霞頭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一邊冷笑道﹕“好個與嶽共存亡﹗來人﹗” Hwc{%.%ae  
NuooA  
一旁觀戰的時空五虎殺星早看得目瞪口呆﹐此刻放才回神﹐紛紛上前聽候吩咐。 1tr>D:c\  
pS<b|wu?f  
“厚葬西嶽之主﹗” M|v.5l#   
r2](~&i2  
眾殺星上前一看﹐數理命皇早已尸骨無存﹐大量鮮血染紅了整個嶽頂﹐沿著山崖﹐一徑染紅了整個山壁。 8;!Eqyt  
aW6+Up+G*  
緩緩步下西嶽﹐藍霞來到紅﹑造兩人之處﹐卻發現兩人早已被人救走。 "aBd0i&  
tZ@ +18  
“哼﹗天宇閑雜人等倒還不少嘛﹗”微微心算了一下﹐藍霞明白南嶽方向﹐正有人等著和他談筆生意。雖然不屑﹐但也許可以因為此人﹐提前完成心中所願﹐藍霞輕哼一聲﹐舉步向那方向行去。 >C-_Zv<!T\  
4bxkp3~h;  
天水一色的藍色危機﹐替天宇提前帶來了秋日的肅殺以及寒冷。雖是早有防備﹐天宇眾人依舊擋不住長城軍師的氣焰﹐西嶽淪陷﹐數理命皇慘死﹐紅雲驕子兩卷書﹑一揮長虹造天筆雙雙重傷﹐而長城勢力無絲毫折損﹐輕鬆凱旋。藍傘張天﹐氣吞山河。歷盡滄桑的天宇﹐終於到了被命運判決的時候。 "{B ek<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二章 . ?p}:  
R2$U K  
取下西嶽﹐藍霞遣返五虎殺星﹐自己則是轉向南嶽方向﹐因為他明白﹐有一個人正等著與他會面。 AIm$in`P  
/SXz_ e  
    果然﹐來到半途﹐前方一條人影﹐正是黑心陀。看著他不斷閃爍的陰沉眼睛﹐藍霞停住腳步﹐傲然而立﹐卻是早將他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K>H S\e  
YSV,q@I&1  
    “西嶽峰頂藍光四射﹐傲世的英雄終於露出尊容。久仰了﹐長城軍師﹗” HLe^|  
_onp%*  
    對這番誇讚或者可說是奉承的話語絲毫不放在心上﹐藍霞瞥了他一眼。 y^AA#kk  
Xo@YTol  
    “星宿過客﹐南嶽之行減弱紅色光輝﹐你手腕高明啊﹗” tqQ0lv^J  
(J*w./  
    黑心陀心下暗驚﹐一時間沒明白他是什麼意思。藍霞的確有能力將天宇之事一手掌握﹐可是他的態度和口氣卻…… \u]CD}/  
t%U[\\ic  
    急于表明自己的立場﹐黑心陀賠笑道﹕“這只是建立友情的開始。” ;-?ZI$  
Is@a,k  
    藍霞仰面大笑﹐卻將對方驚得冷汗直流﹐因為藍霞面上不帶一絲笑意﹐冰冷話語直指黑心陀。 ~B&*7Q7  
uit-Q5@~  
    “藍霞對此並不欣賞。” 長城做事﹐不需要外人來插手﹗ 4*vas]  
;:c%l.Y2  
    黑心陀頓時了解了他的心思。藍霞有他自己的驕傲﹐希望堂堂正正完全靠自己的實力打倒紅雲。一轉眼珠﹐他笑道﹕“紅雲驕子乃你同門師弟﹐也是你最強的競爭者啊。” ^V}R(gDu}s  
}Hz-h4Z  
    藍霞聞言﹐心裡不住冷笑。對方是棵狡猾的牆頭草﹐懷著投機的心思﹐以為長城會因此對他另眼相待。輕輕一搖羽扇﹐藍霞背過身去。 _g 4 /%  
F36ViN\b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我和紅雲的競爭﹐不用旁人干預。 I/Jp,~JT*  
}IN_5o((  
    模棱兩可的答話﹐黑心陀一時弄不清楚﹐大著膽子道﹕“藍霞﹐不可因為取下西嶽就覺得自滿﹗”天宇人才濟濟﹐能人輩出﹐憑你一朵藍雲想游遍五嶽﹐恐怕非易。 Z va  
_?s %MNaX  
    藍霞驀地轉過身來﹐凌厲目光直射黑心陀。“你以為南嶽皇血就是你此刻談話的本錢嗎﹖” dPx<Dz;  
9*KMbd ^T  
    黑心陀心中訝異﹐但他的反應也是極快。“不敢﹐不過可以縮短你我之間的距離。” s$Zq/l$1x  
.NkAD-k`  
    “卜萬年厭惡買賣方式。” T@|l@xm~L  
n`)7Y`hBhP  
    黑心陀略感疑惑。眼前這狂傲小子﹐哪來自信﹖微一思考﹐他更近一步加以說明。 ChTXvkdH  
tQ~<i %;  
    “皇血乃打開嶽脈通口之根本﹐是長城築貫天宇必經之手續﹐自有價值的存在。” ]1?=jlUl  
yIIETE  
    藍霞微微冷笑﹐這還用得著他解釋麼﹖不願意再繞彎子﹐直接一語點破。“就算我接受這樁買賣﹐你哪來貨色呢﹖” `<J#l;y  
_E6} XNS  
    “你什麼意思﹖”黑心陀手心已經沁出細密汗水。 umjhG6  
Mjj}E >&  
    “南嶽皇血其實並不在你的身上。” ^5]u BOv  
7B(bH8  
    有些被戳破的惱羞成怒﹐黑心陀繼續嘴硬。“哼﹗如無皇血﹐兩卷書何必以幻形阻止我上南嶽﹐因而負傷遁逃﹖” i~)N QmH<  
u<]mv  
    不屑偏過身子﹐藍霞道﹕“能打倒紅雲幻形﹐有人助你三分﹐也順便化解了雲霞在西嶽的第一次接觸。” )_8}53C  
NLQE"\#a  
    說到此﹐藍霞自己也微微吃驚。現在無論天宇還是時空﹐每個人都有明顯的立場﹐不可能同時偏向兩人……除了…… vWl[l -E  
\V^*44+ <!  
    有人暗裡助他﹖黑心陀越聽越心驚﹐藍霞到底明白多少﹖“是何人助我呢﹖” [8@kxCq  
90s;/y(  
    “自有關心此事的人。” 藍霞心底沉吟﹐難道真是他麼…… T^$g N|  
(a `FS,M  
    “嗯﹖”仔細思考一番﹐黑心陀突然哈哈大笑。“兩卷書是智者﹐若不是為了南嶽皇血﹐何必冒著幻形破散的危險呢﹖” U,<]J*b(@4  
@8nLQh^  
    把玩手中扇墜﹐藍霞淡淡回了一句。“這就是你與紅雲之前預言頂之爭﹐你屢屢慘敗的原因。” wn+j39y?ZY  
\2Og>{"U  
    提及自己最不願意回想的慘淡經歷﹐黑心陀七竅生煙。“哼﹗你太抬舉自己的派門了﹗” 3@)obb  
@Y UY9+D&  
    一提長生學府﹐藍霞陡生恨意﹐卻又瞬間壓下。因為倘若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根本沒資格在智慧場上與人一較長短。輕輕搖扇掩去心中激蕩﹐藍霞緩緩解釋道﹕“一氣化四絕﹐顧名思義乃由主體化出三道幻形﹐簡單看來是正在分散自己的功力﹔其實三道幻形迴旋在不同地方﹐也就是同時吸納不同的玄異之氣。待幻體歸入主體﹐功力不但增加了數倍﹐招式的變化也層出不窮了。” I1)-,/nEjg  
{/d4PI7)tK  
    黑心陀疑問道﹕“可是幻形所到﹐皆是他關心之事啊﹗” &$qF4B*  
BWUt{,?KU  
    “這就是紅雲驕子過人之處。以虛掩實﹐同一時間同時完成兩件事。” 藍霞為此也是讚嘆不已﹐師弟每次犧牲自己的計劃﹐都是事半功倍﹐令人激賞。 M!gBmQZ1  
lwOf)jK:J  
    “那被打傷是他疏忽了﹖”明知紅雲實力深不可測﹐黑心陀仍然希望從藍霞口中得到切實的答案。 @P:R~m2  
)nwZ/&@  
    黑心陀心存僥倖﹐慮事不周﹐必定給人可乘之機。藍霞心內評價﹐口中回答道﹕“人非萬能﹐疏忽難免。黑心陀﹐當紅雲受傷的幻形再回歸主體﹐你出自何門﹐皇血在哪裡﹐已在他的心中寫下正確的答案了。” Hz?!BV0  
\+k, :8s/  
    黑心陀心慌不已﹐嘴裡卻道﹕“哼﹗不可能﹗” ~uI**{  
MZ|\S/  
    藍霞沉吟道﹕“所以打傷兩卷書也等於是你自己留下敗筆。不過這一切也必是智者故意的安排﹐因為有一天南嶽皇血﹐必是我藍霞奪取的目標啊﹗” d/{Q t  
Q,.By&  
    既然紅雲已經掌握南嶽皇血的去向﹐接下來的事就好辦多了﹗南嶽之前﹐長城可以無後顧之懮地先將東﹑北二嶽拿下。 m0A#6=<  
Ly9Q}dL  
    黑心陀聽聞此事背後另有高人操盤﹐不禁心中惴惴。“那……這位智者是誰呢﹖” P:sAqvH6  
]9jZndgC  
    藍霞心中已有底案﹐卻不願告訴他。不屑抬眼﹐冷峻目光掃過面前之人。這就是之前與師弟紅雲較量過的人﹖太讓人失望了吧﹗ s^w\zzYb  
4\M8BRuE  
    “將使我殺你的人。記住﹐藍霞不談條件﹗”  SLkuT`*  
4`nqAX~'f  
    說罷﹐藍霞狂傲冰冷笑聲迴旋荒野。腳下一蹬﹐身子憑空飛翔﹐宛若一隻霸氣華貴的藍色鳳凰﹐直上雲端﹐只留下詩韻不絕﹕“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深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cIu|bRO  
&1wpGJqm  
    仰面目送長城軍師離去﹐黑心陀汗如雨下﹐整個人虛脫無力﹐緩緩坐倒地上。 K@HQrv<  
0G5'Y;8  
~~~~~~~~~~~~~              ~~~~~~~~~~~~~~~          ~~~~~~~~~~~~~~ {j?7d; 'j  
fk>l{W}e)  
    心靈測知紅雲的幻體所在﹐藍霞毫不停步地前往滴水岩。只是心中那個疑問尚待證實﹐難道真的是他重現武道﹐插手此事麼﹖思及此﹐向來果斷明慧的藍霞不禁躊躇起來。 T2wv0sHlt  
x;u~NKy  
    “罷了﹐先試探一下。” k oM]S+1  
=7 VCtd/  
    行至半途的黑心陀突然接到一封飛書﹐上寫﹕“紅雲幻體現在滴水岩﹐生擒則可與長城談判。” 3gpo %  
td >,TW=A*  
    “嗯~果然是能人﹗那就不妨一試吧﹗” IAI(Ix  
2F1ZAl  
來到滴水岩﹐只見紅雲幻體躺在一塊大石上﹐面色蒼白﹐顯然仍是昏迷未醒。看著那熟悉的面容﹐想到當年此人帶給自己的無數羞辱﹐黑心陀早已失了風度﹐也將飛書上“生擒” 的話忘掉﹐蘊氣於掌﹐就要趁機報仇。 W;q+,Io  
Z,WubX<  
“堂堂星宿過客﹐當年預言頂上第一人﹐行此小人之事不妥吧﹖”一襲氣宇軒昂﹑神采奕奕的人影由岩後石洞走出﹐阻止了黑心陀的毒手。 i\Yl  
c3] C:t+  
“啊~是你天皇﹗” XA1f' Kk  
iK!dr1:wSw  
“怎樣﹐份量不足嗎﹖” x;j{} %  
(/K5!qh  
黑心陀見狀咆哮起來。“你休想自告奮勇﹐來此地逞英雄﹗” :uo[&&c  
lkA^\ +Ct  
“南嶽需要有人看守。” 淡淡一句話﹐天皇護在紅雲身前﹐直視黑心陀。 @`wn<%o$  
5`~mqqR5  
“哼﹗你們確定兩卷書守得住﹖”黑心陀嗤笑。 ~:[!Uyp0b  
WfG(JJ  
“品德功夫皆在你黑心陀之上﹐當然守得住。” 天皇不屑地把視線轉開。 R)+t]}  
@9 )}cg  
沉穩自信的話語激怒了對手﹐黑心陀冷哼一聲。“兩卷書的生死﹐由我決定﹗” !\;:36B#6  
mV?&%>*(f  
“是嗎。” 天皇冷笑道﹕ “那天皇決定一招打敗你﹗” ! _{d)J  
0(gq; H5x'  
“什麼﹗哼﹗接招~”大喝一聲﹐黑心陀使出“轉紅火流星” 一式﹐直擊天皇。 KiAcA]0  
3]/.\(2  
只見天皇身形不動﹐左腳向後輕移七寸﹐右腳入地三分﹐儼然是天皇名響天下的絕招“天地雙掛”﹗ q[ ULG v  
DyfsTx  
“啊—”慘叫一聲﹐黑心陀落敗﹐口吐鮮血﹐拖命而逃。 /^:2<y8Ha  
t`5j4bdG  
對著對手離去的方向﹐天皇不屑冷哼。“吾能獨自入長城﹐豈是平庸之輩﹖你黑心陀今日能使我手下留情﹐是因為你與南嶽皇血有不淺的關係。” (a.1M8v+Sg  
Hx %$ X  
俯下身去﹐天皇抱起紅雲﹐對四週朗聲道﹕“紅雲驕子吉人天相﹐天皇在此代他謝過關心的人。告辭﹗” }>}1oUCi  
/r^[a,Q#x  
觀視了全過程的藍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只利用一張飛書﹐就讓黑心陀敗得原形畢露﹐同時也了解了南嶽皇血的下落﹐窺探了天皇的實力。 m'x;,xfY&F  
ff E#^|  
“紅雲啊﹗好棋還得有好對手才能走下去啊﹗你可不能讓我失望﹗” eA=WGy@IcN  
q[ d)e6  
溫柔眼神目送天皇手中殷紅之人的平安離去﹐藍霞轉身﹐往另外一處荒郊走去。 z/7$NxJH  
{%b }Z2  
~~~~~~~~~~~~~              ~~~~~~~~~~~~~~~          ~~~~~~~~~~~~~~ Hi7y(h?wj  
 s;Y<BD  
看見當年不可一世的太陰門主﹐今日淪落到被龍族後輩殺得落荒而逃的地步﹐藍霞嘴邊扯起冰冷的笑容﹐飛速上前﹐將伏駝從戰圈裡救了出來。 [2 zt ^  
5~+XZA#2  
剛從地獄門口轉了一圈回來的伏駝﹐見是藍色光芒﹐不禁嚇得魂不附體。當年奉城主之令來天宇假扮南嶽地皇﹐執掌太陰門﹐殘害天宇生靈﹐後來自己見派門越發壯大﹐漸漸心生自立之意﹐遂開始和反天宇的旁枝雜流合作﹐企圖創造第三勢力﹐鼎足天下。如今長城軍師鐵面無私﹐處理叛徒手段毫不留情﹐伏駝只覺得自己斷無生路﹐絕望至極﹐哀嘆連連。 xWE8W m  
K2rzhHfb  
“啊~唉……為什麼是藍光解救我啊……為什麼啊﹖” -M4p\6)Ge  
+ E5=$`  
一旁藍光閃處﹐藍霞身影凝現。“為了使你再度感受長城的溫暖啊。” %=Tr^{ i  
*(QH{!-$s  
看見熟悉的身影﹐聽著不帶溫度的回答﹐伏駝驚懼更甚﹐不住發抖。 pQWHG#?7  
por/^=e{Y  
“啊~果真是你藍霞﹗啊……” kl}Xmw{tJ  
{]kaJ{U>  
“我又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你何必驚成這樣呢﹖”藍霞微微嗤笑﹐面容卻是一樣冰冷。 \+nGOvM  
|`O7nOM  
更加猜不透軍師的心思﹐伏駝扑通跪倒﹐連連磕頭。“啊……我錯了﹐我不該離開組織﹗請軍師讓我有一次自新的機會﹗” "aq'R(/`c  
t6lE#<xZV;  
    “我會解救你﹐就表示長城已原諒你無知的過去了。”一邊說﹐藍霞一邊背過身去﹐緩緩隨意踱步。 x83a!9  
OP! R[27>  
    以為軍師要施展絕命三步﹐伏駝已是汗如雨下﹐魂飛魄散。 O#eZ<hN V  
6f)2F< 7  
    “啊~請饒命﹗啊……我絕對效忠長城﹗” s B 20/F  
S%mfs!E>  
    看見軍師轉身﹐他絕望閉上雙眼﹐卻沒等來斷脈的痛苦。“啊﹖你……沒殺我﹖” "y;bsZBd"  
_P7tnXww  
    扔給他一個小藥瓶﹐藍霞淡淡道﹕“拿去吧﹗先恢復功體。” 0Scm? l3  
h7yqk4'Lq  
    “我不要﹗我不要﹗一旦功體復原﹐就是你殺我的時候﹗” Bh]!WMAw.  
A??@AP[7M  
    藍霞不屑冷哼。“猜忌之心也是你叛離長城的主要原因。” q%/uQT?  
.Zmp ,  
    仍是驚疑未定﹐伏駝顫抖問道﹕“你真是不會殺我﹖” -YGbfd<wq  
G64Fx*`  
    “自從長城派你入天宇頂替地皇至今﹐功勞不談﹐苦勞不少。在意識分歧的情形下﹐你選錯方向實也可憫﹐功過相抵﹐你自可得到寬赦的機會。” oPQtGl p  
Di5(9]o2  
    “是真﹖” m D58T2 Z  
{~Tg7<\L  
    藍霞眼中閃過一抹利光。“嗯﹖你懷疑我所說的話﹖” ;xYNX  
?]O7Ao  
    “這……”短短一刻間﹐不知道已在生死間徘徊幾輪﹐伏駝已經幾乎失去思考能力﹐不知如何回答。 ?> D tw#}  
O(Jj|Z  
    “三天後再到此地﹐自然有人會接你回城。或者不願回去也可以。” 'LE"#2Hu  
Wp0 Dq(  
    “回回回﹗我絕對回城﹗”伏駝連連磕頭。 mpw~hW0-  
+A8j@d#:  
    “嗯~”藍霞滿意一聲﹐轉身朝著長城方向走去。伏駝曾是魔空當年建城功勛﹐所以藍霞交代﹐此人由城主親自處理。 =aG xg57  
`~BZ1)@  
三日過後﹐伏駝戰戰兢兢在指示地點等候進入長城。突然﹐電閃雷鳴﹐五虎殺氣騰騰﹐迎面而來。 4Xj4|Rw%  
P9Q~r<7n  
    “啊~五虎你們﹐不可亂來﹗”伏駝驚得面如土色。 OO) ~HV4\  
YB(Gk;]  
    “長城叛孽﹐饒不得﹗”發話的是五虎之首﹐彪。 eU@Cr7@,|  
`# P$ ]:  
    “彪你……”伏駝被突來狀況嚇得不知所措。正當五虎準備開殺﹐藍色身影及時到來﹐喝止五虎的舉動。 i[jJafAcN  
*fMpZ+;[m  
    “住手﹗聽著﹐伏駝之事由城主親自定奪﹐虓﹐你帶他回城﹐其他人到東嶽﹐等待吾之命令。” dl-l"9~;  
H}}$V7]^),  
“是﹗”五虎接令﹐分頭行動去了。 7- d.ZG  
G3i !PwW  
舉目望天際﹐視線穿過三山五嶽﹐遙遠光陰。緊張了數天的情緒﹐只有在獨自一人時方可放松下來。數十年來不住思念的人﹐在此刻的心中格外清晰起來。終於又回到了天宇﹐重逢在即啊﹗ hfWFD,  
%ysZ5:X  
正在感慨之時﹐一封書信緩緩飄至身前。藍霞微怔﹐緩緩抽出信紙。熟悉的紅色信箋﹐上面端正楷書﹐娟麗字跡﹐登時攝住了他的視線。 4,Ic}CvM  
D;}xr_  
“師兄藍霞親啟。擬明日午時﹐相聚浩陽觀。師弟紅雲筆。” feM6K!fL`  
Sjj>#}U  
難言的滋味瀰漫胸口﹐藍霞綻出一抹苦澀笑容﹐緩緩將信箋折好﹐放入懷中。 g=L]S-e  
Dim> 7Wbh  
s ^Nw%KAv  
第二十三章 }L=/A7Nk>  
LW6ZAETyL  
水煙繚繞﹐脫俗絕塵之地水煙廬﹐紅雲驕子緩緩睜眼﹐沉默不語。面前的天皇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也不知道從何解說起。 F9"w6;hh  
JuR"J1MY  
半晌﹐紅雲緩緩開口。“多謝天皇的搭救。” 4R^mI  
+n0r0:z0  
“你該感謝是西嶽峰底救走你主體的人。” 天皇皺眉道﹕“如此行險﹐值得嗎﹖” {$D,?V@%_  
/*FH:T<V  
“師兄藍霞在吾危急之際﹐決不可能再施毒手。” 低下頭去﹐紅雲掩飾自己的黯然﹐緩緩穿起外掛。 nQX+pkJ  
g#]" hn  
天皇搖頭道﹕ “難道沒有其他人在附近嗎﹖藍霞現身天宇﹐是天宇眾多智者觀摩的對象。週圍有多少眼睛正在注意﹐你知道嗎﹖其中或者有你們長生學府的仇人也說不定啊﹗” N?Q+ >  
S{t+>/  
紅雲慚愧一笑。“幻形離體﹐警覺性自然就降低了。” ~/pzxo$  
^n Jyo:DO;  
天皇嚴肅下來﹐責備道﹕“不足三成的功力﹐如何上西嶽對抗藍霞﹖你分明是自找死路﹐讓人擔心啊﹗” !^#jwRpeN  
|y;}zQB-dH  
輕吁一口氣﹐紅雲解釋道﹕“其實我會使用分身術﹐除了想化解各方劫難以外﹐都另有意圖。” >eQr<-8  
\uqjs+  
“除了引我插手南嶽之事﹐還有什麼﹖”天皇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看著紅雲。 !%+2Yifna  
jdZ~z#`(!:  
“天皇果然智慧不凡。我受黑心陀一掌﹐另外一個幻體則帶回烈火泥潭的溫度。兩者對比﹐則南嶽地皇皇血的下落﹐我已有底案。原本在西嶽﹐我也有八分把握﹐可是沒想到……” -&x2&WE'  
}U~6^2 .,  
卻沒想到會被捉走幻體﹐令自己親身面對藍霞的計劃失敗。想到此﹐心情陡然一沉。 8 ;d$54 b  
{R<Ea @LV+  
“你這麼有把握﹐藍霞面對功力不足的你﹐會產生同情﹖”天皇對此頗是不以為然。 9_s6l  
>2$5eI  
“非也。紅雲原本以為師尊造雲麒麟必不會坐視同門互鬥﹐而出面調解﹐這樣西嶽之危可解。沒想到卻是老師派人捉走幻體﹐隔去我們兩人見面的機會……唉……數理命皇啊……”紅雲轉過身去﹐仰天嘆息﹐借此掩去眼中就要落下的淚水。 QZp6YSz.4  
u@'0Vk0zGH  
沉默片刻﹐紅雲控制了心緒﹐回頭問道﹕“還有一事﹐不知……” EKEjv|_)  
^H{R+}  
“造天筆亦被人所救﹐現在盲園治療雙眼。” 天皇敏銳捕捉到了紅雲眼中的哀傷﹐準確道破他的心事。 @bM2{Rh:  
FuG4F  
“啊﹖他的眼睛怎麼了﹖” 00I}o%akO  
O<PO^pi  
“施展孔子眼之時﹐被極光刺激﹐失明而已。紅雲﹐我相信盲園主人會治好他﹐你放心吧﹗”天皇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忍地勸解道。 4'j sDcs  
nkxzk$  
“啊……都是紅雲無能啊……” <?-YTY|  
Ds #/  
天皇拍拍他的肩膀。“紅雲﹐你守護南嶽事關重大﹐如今有傷在身﹐還是暫時休養一段吧﹗” ~vmd XR`'T  
gTgMqvt  
要操心之事何其多﹐哪來空閑呢﹖紅雲搖頭道﹕ “我已經約了師兄在浩陽觀見面﹐希望在聖者真佛面前勸導他回歸天宇。就算勸說不成﹐聯合五嶽之事﹐紅雲也必須完成﹐以免西嶽慘劇重演。” CTt vyr  
#/"8F O%~p  
天皇看著紅雲堅定的眼神﹐無奈回道﹕“既然如此﹐就容我直言了。紅雲﹐你的功體在力戰陰界七先天之時便有折損﹐雖然經過天宇麟池的調養﹐也未能完全恢復﹔而後與貓門女主陰陽交合﹐純陽體又損一層。如今西嶽計敗﹐你雖然全身而退﹐但是對身體造成的傷害﹐已經到了不可忽視的地步。” t"hYcnC  
e0@ 6Pd  
紅雲默默聽著﹐自己的身體如何﹐怎會不清楚﹖自醒來以後﹐身體就時常感覺虛弱不適﹐偶爾還有頭暈胸悶的感覺。 <DKS+R  
qPB8O1fyU  
“紅雲﹐為了天宇大計﹐你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調治身體。將一切交給我即可。” 天皇看著臉色越來越蒼白的紅雲﹐竭力勸說。 PWh^[Rd)  
{FRAv(,\  
“感謝天皇的關心﹐南嶽之前﹐紅雲必須辦完最後兩件事﹕與師兄會談﹐以及聯合東嶽。一旦三嶽聯合起來﹐長城想攻破﹐就沒那麼容易了。” 紅雲淺笑﹐“這些事情都不需要耗費功體﹐天皇請放心。” M;cO0UIwO  
 S( S#  
見紅雲如此堅持﹐天皇也不好再說什麼。“既然主意已定﹐天皇就不再多言。切記﹐勿輕易動怒﹐勿輕易動情﹐否則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一旦牽動氣血﹐再要調復正常就非易事了。” [U}+sTQ  
GRb*EeT  
“紅雲曉得。唉……” '1,,)U#6E  
*n]7  
~~~~~~~~~~~~~              ~~~~~~~~~~~~~~~          ~~~~~~~~~~~~~~ Vd".u'r  
/V3=KY`_J  
今日的浩陽觀﹐寧靜不在﹐雖無殺風旋繞﹐卻有一股難言的緊張氣流﹐隨東西兩個方向的兩朵不同色彩而逐漸凝聚。休養之中的天宇聖者真佛﹐仍然以光形護體﹐上方赫然可見紅傘一頂﹐那是兩卷書的萬年紅傘﹐保護真佛躲過九九陽雷一關的功臣。明白雲霞相逢不可避免﹐聖者懮愁的嘆息瀰漫炎火之中﹐隨著熱流傳向四面八方。 bCref$|  
ZX ?yL>4  
傲然步伐﹐堅定自信。背插藍白色羽毛傘﹐手執同色系羽扇﹐一身藍袍的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闊步而來﹐同時朗朗詩韻響徹浩陽觀﹕“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深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X x(^Zh  
G+B~Ix-  
另一方向﹐手持一卷書﹐背後一卷書﹐一襲紅色儒袍的紅雲驕子兩卷書﹐穩重緩慢的步伐亦緩緩接近了浩陽觀。雖是心裡沉重﹐和煦溫雅的聲調﹐亦將詩號傳入對方耳中﹕“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遨遊江湖千萬里﹐身藏天地兩卷書。” ;^*Unyt[4]  
X37L\e[c  
兩人停步在真佛左右距離十步的地方﹐仔細打量著對方。面對藍霞銳利堅定的目光﹐紅雲回以平靜的對視。雖然心中有千言萬語﹐但兩人明白﹐在天宇的精神領袖面前﹐每一句出口的話﹐均代表自己的一方勢力。 8N:owK  
!d<"nx[2`  
感覺到師弟看似平靜內藏複雜的目光﹐藍霞眼中浮起一抹難以察覺的笑意。“嗯~久違了﹐紅雲﹗” u` oq(?|  
?)bS['^1)  
紅雲報以回禮﹕“重逢了﹐藍霞﹗” <%xS{!'}  
[: xiZ  
兩人數十年來重逢﹐直呼對方名字﹐代表已經抹去了過去長生學府的一切了嗎﹖紅雲心裡微起波瀾﹐也許想以過去情義感化師兄﹐已經不可能了…… >=]'hyn]]  
T+N|R  
誰知藍霞看穿他的心思﹐緊接著說道﹕“浩陽觀炎熱的溫度﹐就好像藍霞盼望再見紅雲﹐永不冷卻。” (D@A74q\'  
"ZTTg>r  
紅雲心裡猛然一震﹐卻及時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略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再次回以同樣的話。“也好似紅雲思念師兄﹐熱度不減。” v9Xp97J2  
[tMZ G%h  
藍霞早知紅雲會以過去來游說他﹐此時又聽他稱呼自己“師兄”﹐因此笑道﹕“哈哈……長生學府雖有美好回憶﹐也畢竟是回憶啊﹗” U4 13?Pe  
-(O-%  
誰知紅雲輕輕言道﹕“若沒回憶﹐哪有今天之兩卷書呢﹖” vG \a1H  
f;}EhG'  
“你仍然惦記長生學府造就之恩﹖”其實﹐他是多麼希望紅雲的記憶中﹐也有那個初逢的清晨啊… … n@ w^ V   
nXjP x@  
“難道師兄忘懷了﹖”紅雲一臉悲傷﹐已經不是在詢問﹐而是質問。多年教導之恩﹐一夕背棄﹔出身天宇﹐今為長城之人﹐雙手沾染同胞鮮血。背師忘義﹐同門互鬥﹐是何等的悲哀啊﹗ SP|<Tny  
V5p= mmnA,  
看了看紅雲的痛心的眼神﹐藍霞心中微痛﹐卻迎向他的目光﹐絲毫沒有退縮。“萬一不能成為人中豪傑﹐你是否會記得此生辛苦浪費的光陰呢﹖” h3T9"w[  
DGevE~  
既然已經決定將事業人生凌駕感情之上﹐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 odg<q$34  
FgLrb#  
原來這就是師兄的人生觀……要出人頭地﹐要爭取功名利祿。紅雲暗自咽下了苦澀。“已入此路﹐何必再回首望前塵呢﹖” qc#)!   
`DT3x{}_S  
“你當初就對日後的成敗看開了﹖”尖銳問句﹐藍霞毫不掩飾地說出同門相搏的事實﹐也再次刺痛了紅雲的心。 BTM), w2  
"5eNLqt^q  
“生死天定﹐從何計較﹖”雖然語氣平靜無波﹐情緒控制得很好﹐紅雲已感到心中有道傷痕﹐正在慢慢被撕裂。 aZEn6*0B  
cBo{/Tn:  
看著紅雲故作平靜的樣子﹐藍霞瀟灑一揮羽扇。“吾不同啊﹗成敗對吾而言﹐太重要了﹗” [:^-m8QC  
#2`D`>7456  
紅雲溫言道﹕“細算古今﹐無一人可以長勝不敗。” Q,&/V_  
5OoN!TEM  
“至少在有生之年﹐為自己留下光輝一頁。”毫不退縮的堅定話語﹐伴隨萬丈豪情﹐似乎已駕凌四週焰氣之上。 c)@>zto#  
'ejvH;V3i  
“逼使老師關閉長生學府﹐舉世皆知﹐已是光芒萬丈了。”紅雲激動說出學府恥辱的過去﹐藍霞﹐那不僅只是老師和弟子們的恥辱﹐同時也是你的恥辱啊﹗ YC_1Ks  
V/LQ<Yke  
藍霞雙眸一瞇﹐閃動出些許危險信息﹐但是瞬間又平靜下來。“可是尚未打敗你紅雲。” M-i_#EWP  
/m!Cc/Hv  
捉住師兄瞬間的怒氣﹐紅雲立刻接道﹕“既然是個人的因素﹐今天在浩陽觀可做了斷。”雖然明知自己不一定能夠勝過師兄﹐但是如果能夠將長城災劫轉至自己一人身上﹐紅雲心甘情願。 ~EK'&Y"1  
G;f/Tch  
微微一笑﹐冰冷寒意由眼底滲出。“你寧為天宇犧牲的精神我敬佩之﹐不過……”拖長語調﹐突然口氣一轉﹐變得尖銳凌厲﹕“我所要贏取﹐不只是你個人﹐而是整個與你有關之事﹗” tgjr&G}a@0  
191&_*Xb  
轟然一聲﹐理智已幾近破碎邊緣。師兄此話﹐竟然挑明﹐他為長城在天宇開路﹐全是因為要打倒自己﹖將兩人的競爭﹐擴大為一場血腥的掠奪與殺伐﹐長城之災﹐原來紅雲難辭其咎啊﹗ Q[+ac*F=Y  
QXF aAb=(7  
語調已經有些發顫﹐紅雲道﹕“師兄﹐你欲將紅雲逼入萬劫不復之地﹗” 4(-b x.V  
[!%![E  
毫不停頓地﹐藍霞道﹕“這樣才算徹底打敗你﹗” S$2b>#@UJ  
E9V 5$  
見紅雲身體氣流紊亂﹐呼吸開始急促﹐一直沉默的真佛出聲了。“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T7nO%p  
s}pIk.4ot!  
終於引得真佛開口﹐藍霞得意萬分﹐譏諷話語隨口而出﹕“真佛﹐你能使兩卷書不惜代價﹐為南嶽而守﹐佛之精神偉大啊﹗” gIA@l `"  
d&#~ h:~  
雖然真佛高度的修養不與他計較﹐但語氣已是一片痛心。“虎心何日善﹖獅首幾時回﹖” `GXkF:f=  
8p-=&cuo\@  
“待長城築貫五嶽之時﹗”時至如今﹐藍霞已經明白﹐他的一言一行﹐皆已準確而沉重地打擊到天宇每一位高層人物的內心。 Cuc$3l(%  
kD[ r.Dma  
紅雲還想試圖挽回﹐苦勸道﹕“師兄﹐時空長城乃邪惡的組織。” /x{s5P 3  
"QvmqI>  
藍霞嘲諷笑道﹕“嗯﹖你口中的邪惡﹐就表示你正義聖潔嗎﹖” "TH6o: x  
w,Ee>cV]a  
曾經不堪的回憶隨這句質問猛然涌回腦海﹐紅雲一下子臉色刷白﹐手腳冰涼﹐竟是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L.]$6Q0  
G|\^{ 5   
真佛聽不下去﹐試著轉移話題道﹕“唉﹗可說一說長城賦予你的精神嗎﹖” t'm;:J1  
1".v6caW  
手揚扇搖﹐藍霞朗聲道﹕“企圖心﹗企圖對抗大自然循環之天規﹔企圖改變所謂的命運﹑命數。就如同紅雲驕子兩卷書﹐陰陽交合﹐改變龍族毀于三千之厄運﹔也如同我藍霞控制天時﹐讓衛天劂提前一天完成﹔更有人立五皇守五嶽﹐欲使天宇萬年長存。哈哈……何必將自己標榜成為救世之主呢﹖” OM{WI27  
;;A2!w{}[i  
三件事﹐更是直指紅雲心中最痛之處﹐當時讓紅雲氣血上涌﹐腳步踉蹌﹐幾乎就要暈倒。面對藍霞的回答﹐真佛亦是無別話可講﹐再次嘆道﹕“唉﹗天下大勢所趨﹐鬼神不能易﹐而易者人也。天宇乃光明聖境﹐藍霞若有良知﹐理當走入。” s|y:UgD  
?'"X"@r5  
藍霞傲然道﹕“夕蛾棄暗﹐赴燈而死。” y,pZTlE  
V] Et wA  
紅雲勉強開口﹐問道﹕“師兄堅持與黑暗勢力並肩而行﹖” _{jjgQJ5  
K!,<7[MBg  
“企圖以黑暗取代光明。” 藍霞深深望向他。因為這樣﹐才能得到光明聖境中的你啊﹗ ^fz+41lE\  
NAPX_B,6  
真佛無奈道﹕“唉﹗禍心已食去你之本性。” .UoOO'1K  
' H7x L  
厭倦這樣一來一往﹐拖延時間對話的藍霞﹐突然羽扇動﹐掀起壓迫氣流﹐上前一步道﹕“嗯~這樣清高聖者﹐吾理當踏進前討教﹗” j1 =`|  
'EFyIVezg9  
氣氛頓時緊張﹐紅雲嚇得面色蒼白﹐搶先一步護在真佛身前﹕“師兄你…… ” pStk/te,XK  
Ma| qHg  
藍霞見紅雲如此緊張﹐一絲冷笑浮上唇際。緩緩將踏出的腳步收回﹐“很好﹗紅雲﹐你將真佛保護得無微不至﹐更加強我的企圖心﹗離開之前提醒真佛一件事﹐衛天劂﹑黑暗希望﹐這禍劫天地雙利﹐不知道哪個肯饒過你呢﹖紅雲﹐咱們來日方長﹐我不希望未踏上南嶽之前﹐你就雲消霧散﹗” z#F.xVg'  
jmg!Ml  
囂狂大笑中﹐伴隨朗朗詩韻﹐藍霞離開浩陽觀﹐留下滿臉疲憊﹐身心飽受重創的紅雲。低頭不語﹐此刻的他﹐腦中一片混亂﹐仿彿墜入混沌空間﹐一時無有頭緒。 )#F]G$51r  
%7g:}O$  
“唉﹗朱雯﹐是吾家害苦你。” 聖者一聲長嘆﹐將紅雲心思拉回。  )J?{+3  
-+t]15  
“聖者切勿這樣說﹗師兄偏激不滿現實的個性﹐是導致他扶助邪道的主因。” 紅雲按下心中懮悶﹐勉強解說。 moVbw`T  
$)H@|< K  
沉默片刻﹐真佛突然問道﹕“朱雯﹐還記得我當年賜你之天地雙卷嗎﹖” y$<Vha  
N$[$;Fm:  
“記得。天卷讀龍蛇﹐可是……太令人失望了﹗”九條小龍﹐各自命運悲慘﹐雖然已經盡力﹐得到的仍然是悽涼的結局。 7Ol}EPf#  
.@-$5Jw  
“如果沒有你的努力﹐龍族已經滅亡了﹗結果所得到﹐也只是地卷中所記寫之劫厄﹐對你……不公平啊﹗”真佛哀傷語氣中夾帶一絲激動﹐卻使紅雲連連擺手。 -)vEWn$3<  
0P>OJYFr'  
“值得啊﹗太值得了﹗”若非事先窺破天機﹐哪來挽救龍族的一線生機呢﹖ nADX0KI  
hXGwP4  
“那麼﹐何時打開地卷﹐記住嗎﹖” RI2f`p8k  
>MJg ,  
“天降血雨﹐地涌藍泉。”努力壓抑心中悲傷﹐紅雲激動道﹕“我願意承擔自己的劫數﹐總算是回報龍族照顧上官殘心之恩﹗” 5'a3huRtV  
@E.k/G!~Nb  
“白髮送黑髮﹐悲哀啊﹗”想到紅雲是如何經歷那最痛苦的一夜﹐真佛不禁苦嘆。紅雲連忙回答道﹕“過去了﹐都過去了﹗喔﹐東嶽戰事將起﹐我想前往與古皇談談﹐也許有辦法團結天宇一切力量﹐避免重蹈覆轍。” n&MG7`]N  
)etmE  
“唉﹐快去吧﹗” V<HU6w  
7=]i~7uy  
無人荒郊﹐紅雲一陣氣血上涌﹐頓覺頭暈眼花﹐不禁停下腳步﹐背靠大樹﹐緩緩坐下。此刻方才感覺﹐後背已被汗水浸濕﹐疲憊的感覺從四面八方涌來﹐一時竟然無法站起。 w:' dhr':  
%P;Q|v6/|  
“啊……數理命皇啊……好友造天筆……師兄藍霞啊……” !.1%}4@Q]  
Jgu94.;5  
關心武道各方的測算靈思運作間﹐紅雲腦中突然閃過一線清明﹕愛三千為報破竅之仇﹐闖入盲園﹐性命危在旦夕﹗ 4 g. bR  
~ d^<_R  
“啊…… ” 因為一份歉疚﹐無法眼睜睜見死不救﹐紅雲呻吟一聲﹐顧不得身體力虛﹐咬牙站起— 7*DMVok:  
4em;+ >D6  
“紅雲﹐這麼晚了﹐還要去哪兒啊﹖” ob_I]~^I?|  
>u%]6_[  
伴隨著挑舋話語﹐藍霞的囂狂身影降落身前﹐攔住了紅雲的去路。 }IEb yb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四章 \RQ='/H*  
ydv3owN  
紅雲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 e7u^mJ  
*sQcg8{^  
看來今夜這關難過了…… m\ /(w_/?  
vFrt|JC_{  
調息壓下體內種種不適﹐他平靜開口。 T2 ?HRx  
t)oapIeIe  
“這麼晚了﹐我才應該問師兄有什麼事情大駕光臨。” 9@ $,oM=  
+&KQ28r  
眼睛微瞇﹐藍霞輕輕一勾嘴角﹐對師弟的口氣不置可否。“來和你談談。” #$vRJ#S}U  
ihT~xt  
背過身去﹐紅雲道﹕“浩陽觀一會之後﹐你認為我們還有談話的必要嗎﹖” 2Ha5yaTL  
OEr:xK2T  
“就算沒必要談話﹐不至於連面都不見吧。” 藍霞溫柔淺笑﹐上前伸手就要搭上紅雲的肩頭。“紅雲﹐我……” Q Z8QQ`*S  
"%8A :^1  
“紅雲現在心負倒懸之急﹐恐怕不能奉陪了。”紅雲冷淡避開他﹐繞道就要離開。 >95TvJ  
V@=V5bZLs  
“原來是難忘舊日情人啊。” 藍霞懶懶搖著扇子﹐得意地看著紅雲停下了腳步。  &K^MN d  
j*T]HaM  
意識到是故意的挑舋﹐紅雲一言不發﹐匆匆往前走去。 M4Z@O3OI E  
5H,G-  
“盲園之主的絕招‘半天散骨’ 之下﹐你的舊情人頃刻間就要命喪黃泉。你這種速度﹐大概剛好趕上揀他最後一塊骨頭吧。” 藍霞嘖嘖嘆息。 AV&yoag1  
x2|6   
紅雲心頭猛然一震。師兄他發現什麼了﹖ bAxTLIf  
Bd bJ< Is  
“反正也是來不及了﹐就留下陪我聊聊天吧。” 藍霞慢慢走上前去﹐再次擋在紅雲面前。 !a1i Un9  
r0m)j  
“別碰我﹗”紅雲突然失控大吼﹐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47 u@4"M  
V9x8R  
藍霞見狀﹐目光陡然變得凌厲。 ~!%0Z9>ap  
MWuXI1  
驚惶所見﹐紅雲不再多言﹐提氣就要逃離。藍霞卻早有準備﹐飛縱幾步﹐雙指點上紅雲後背心。 5T4"j;_.BL  
%R0v5=2'  
紅雲身子一側﹐避開點穴﹐回身就是一掌﹐直拍藍霞前額﹐逼他仰後閃避﹐自己則趁機逃離。沒跑多遠﹐突然心血上沖﹐頭腦一陣眩暈﹐絆到一塊石頭﹐狠狠摔倒在地。 guN4-gGDr<  
 Kn+=lCk  
此地荒郊野外﹐卻是滿地大小石子﹐有些還是邊緣銳利﹐紅雲單憑渾身的痛楚便明白自己現在有多狼狽﹐卻是一聲不吭﹐腰一挺就要起身。 ApPy]IdwX  
`NwdbKX  
“呃—”腰上一沉﹐劇烈疼痛傳至大腦。紅雲抬眼一看﹐藍霞居然一腳踩在他的腰側﹐驚怒交加﹐剛想張口怒斥﹐卻是一口鮮血直涌出來。 8dT'xuch  
>',y  
見紅雲吐血﹐藍霞一怔﹐連忙放下腳。其實方才是他一時衝動﹐沒想到去踢到紅雲肋下﹐登時慌了神﹐俯身下去﹐抱住紅雲。 nN`"z3o  
)&W|QH=AI  
“你還好吧﹖”藍霞焦急問道﹐真氣隨貼上後背的手掌涌入紅雲體內﹐一邊用自己的衣袖拭去他唇邊血跡。 dGH_ z8  
X=qS"O 1  
紅雲不答話也不掙扎﹐因為稍微一動﹐便會牽扯肋下劇烈的疼痛。急促地呼吸著﹐紅雲不願接受師兄強迫的好意﹐倔強地運動元功﹐排斥藍霞的真氣。 0rMqWP  
^[h2%c$  
“你……”藍霞氣得發抖﹐突然起身﹐狠狠將紅雲摔在地上﹐“看你這個樣子﹐要去哪裡就去﹗” & %}/AoU  
<z#BsnjW{  
半晌不見紅雲有任何動作﹐藍霞心裡一驚﹐連忙再次將他抱起來﹐發覺他雙眼緊閉﹐早已經暈過去了。 5{ >0eFzG  
"2n;3ByR  
~~~~~~~~~~~~~              ~~~~~~~~~~~~~~~          ~~~~~~~~~~~~~~ ucg$Ed  
m^!Sv?hV  
/rF8@l  
時近三更﹐藍霞抱著紅雲﹐尋遍方圓數百里﹐竟然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最後好不容易在一處山麓找到一個山洞﹐稍微掃視四週﹐連忙走入其中。 zjbE 7^ N  
si/er"&o  
解下披風﹐將紅雲輕輕放在上面﹐藍霞從懷中取出一個小袋﹐拿出兩塊特殊礦石﹐就地生起火來。時近中秋﹐夜晚風寒露重﹐依照紅雲現下的身體﹐一不留神就會感染傷風﹐大意不得。 _^uc 0=  
_[E\=  
把紅雲緊緊攬在懷裡﹐面對火堆﹐藍霞低下頭去﹐輕輕啄吻他的面頰。等到兩人都暖和起來﹐藍霞拉出紅雲藏在袖管裡的手﹐開始為他細細診脈。 }F{=#Kqn^  
C@dGWAG  
他明白紅雲早年曾受功體盡散的打擊﹐後來多虧造雲麒麟以雲氣為他再造功體。可是藍霞卻並不知曉﹐幾十年前太虛一行﹐紅雲為保龍族生機﹐強行將神龍族秘寶合入體內。紅雲本身非是神龍族之人﹐如此行為﹐只能再次對身體增添一層負擔。至於後來再涉紅塵﹐遭遇體內體外﹐林林總總的傷害﹐在此刻已經到了不能忽視的地步。 #0MK(Ut/  
5]"BRn1*  
不再猶豫﹐將紅雲盤腿坐起﹐藍霞雙掌貼上他的後背心﹐再次運氣。失去意識的紅雲這次毫無反抗之舉﹐藍霞輸功一刻之後﹐停下動作﹐緩緩調息。 %= u/3b:o  
+802`eax  
從懷裡取出恢復功體的藥丸﹐藍霞捏開紅雲下頷﹐將藥丸餵給他﹐然後一推後頸﹐在他胸口輕輕拍了兩下﹐讓藥丸滑落腹中。 9EgP9up{6!  
uIP iM8(  
夜漸深沉﹐藍霞也無意返回長城﹐看著紅雲在他懷中安心熟睡的樣子﹐他微微苦笑。抱著懷中的軀體坐在火堆旁﹐手指不由自主地輕輕按揉那滑膩觸感﹐不禁意亂情迷起來﹐低頭吻上了他略微冰涼的唇。 '_Wt }{h  
D?u`  
其實紅雲從剛才藥丸下肚就已經清醒﹐多年來江湖行走練出的警覺性﹐讓他著實驚了一下﹐後來發現只是一般療傷的藥丸﹐才繼續裝睡思考對策。然而躺在藍霞懷裡﹐他必須小心翼翼﹐不能改變呼吸頻率和強弱﹐不能讓身體殭硬起來﹐不能動彈﹐實在相當艱苦。 ]UUI~sFE  
?M&4pO&Y  
很長時間﹐藍霞都沒別的動靜﹐紅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越來越緊張﹐直到藍霞吻住他的唇﹐他才顫抖了一下﹐張開眼睛。 $^vP<  
Fn,k!q  
“不用裝了﹐你早就醒了﹐為何不敢面對﹖”藍霞發覺他要掙脫的意圖﹐更加用力勒住﹐不讓他逃離。 :4;S"p  
wkT;a&_  
大概是從變化的心跳發覺的吧。紅雲心裡一抖﹐卻不答話﹐舉手就往藍霞手腕劈去。藍霞卻更快一步﹐另一只手閃電般擊出﹐一把將他雙手同時扣住。為防紅雲起身﹐藍霞右腳一伸﹐往下一壓﹐登時絆住紅雲小腿﹐卡住了他起身的勢子。 g5R,% 6  
z}5<$K_U  
“紅雲﹐你尚未回答我的問題。” 藍霞好言勸慰﹐從背後將臉頰渴求地貼近紅雲幾乎燒起來的容顏。“不要害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vj3isI4lU  
\RE c8nsLy  
“你還想怎樣﹖”紅雲咬牙切齒﹐難堪的受制於人之下﹐之前的冷靜完全崩潰。“真是沒想到﹐紅雲居然是和你這種禽獸不如忘恩背義的人同出一門﹗” ,RK3eQ  
_^; ;i4VZ  
剛說出口﹐紅雲自己心內也是一震。自己多年溫雅修養﹐怎會以如此惡毒話語攻擊師兄﹖ R#0{Wg0O)  
)Xno|$b5Eo  
剛在躊躇是不是要道歉﹐思及藍霞對天宇的所作所為﹐又將話頭咽了下去。 xURw,  
LP>UU ,Z  
藍霞聽聞此語﹐如遭晴天霹靂﹐扣住紅雲手腕的手不由自主一緊﹐隨即無力松開。身子微微後退﹐放開了對他的鉗制。 [-VGArD[k,  
hPPB45^  
“你走吧。從今往後﹐你不必再叫我師兄。” 艱難地從口中擠出話語﹐藍霞轉身背對紅雲﹐不再看他。 $9i9s4u^  
T'R,vxP)\  
看著藍霞落寞的影子被火光映在壁上﹐紅雲心裡一緊﹐卻是一時無話可答。一咬牙﹐轉身朝洞外跑去。 IxP^i{/1?  
XM!M%.0WS  
剛到洞口﹐他忽然想起什麼﹐轉身向內問道﹕“天宇寶器衛天劂是不是被你們搶走﹖” vXubY@k2  
t{ H 1u  
藍霞緩緩轉身看著洞口的人影﹐嘴角扯出譏諷笑容。“你不是很能測算嗎﹖還問我做什麼﹖” )VY10 R)$  
!QTPWA  
這次則是換紅雲呆住。好熟悉的話語……略略出神地站了片刻﹐藍霞又出聲了﹕“再不去給你的情人揀骨頭﹐只怕盲園主人要當垃圾處理了。” " dT>KQ  
t&f" jPu>  
看著紅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藍霞緩緩起身﹐仰起頭來﹐閉上了雙眼。 K`gc 4:A  
?>)yKa#U  
~~~~~~~~~~~~~              ~~~~~~~~~~~~~~~          ~~~~~~~~~~~~~~ _?Ckq  
('HxHOh2  
盲園之主“半天散骨”絕招一出﹐愛三千化為一地碎骨﹐血肉四散﹐香消玉隕了。一旁的造天筆阻止不及﹐ “啊”地一聲﹐不忍後退數步。 P!>g7X  
U?EG6t  
“愛三千啊……”造天筆哀傷的語氣﹐讓徒弟一好漢頗為心疼。 $`Rxn*}V4#  
6H6Law!)  
“老師﹐你這又何必呢﹖” L<E/,IdE  
[|z'"Gk{  
為報破竅之仇﹐愛三千闖入盲園﹐又違反盲園規定﹐摘下覆眼之布﹐要除殺造天筆。可惜﹐在他動手之前﹐就被盲園主人懲處掉了。 Oo/8Y E @  
fM9xy \.  
造天筆嘆息道﹕“縱然曾經十惡不赦﹐畢竟也是頗有人性之人啊﹗如今走投無路﹐山窮水盡到這一步﹐真是…… ” qvN"1=nJ  
x:C@)CAr  
“這種人﹐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不值得我們傷心﹗仙仔啊﹗別想了﹗”一好漢勸道。 EP0a1.C  
iPkT*Cl8  
師徒兩人互相扶攜﹐一邊收拾地上殘骨。此刻紅雲方才匆忙趕到﹐雖然雙眼被遮﹐卻已然由空氣中隱約浮動的血腥氣味﹐明白了一切。 ~ a >S#S  
R_9 o!s TZ  
造天筆熟悉好友的氣息﹐嘆氣道﹕“唉﹗真正傷心的人來了。” ~,G]glu8  
HqRCjD  
扑倒在裝骨的袋子上﹐紅雲難扼心中悲痛﹕“紅雲……來遲啊﹗” Cg*kN"8q  
}6@%((9E 2  
造天筆摸索著扶起他﹕“我已經要求園主﹐將愛三千的尸骨﹐讓你紅雲親手掩埋。” :3gFHBFDj  
cE 2Rr  
儘管都是不堪的回憶﹐卻是人生旅途中﹐無可避免的命數。他對不起三千兄妹﹐無奈“三千不滅﹐龍脈難保” ﹐為了龍族﹐他已經無可選擇。撫摸著那袋枯骨﹐紅雲悲哀一嘆﹐眼眶濕潤。“沒緣的舅兄……啊﹗” ax]9QrA  
U TS{H  
沒緣的愛三千啊…… n531rkK-   
Hi7G/2t@`  
冷夜淒涼﹐幾處人斷腸。 :P"9;$FY  
U 5clQiow  
]wR6bEm7  
第二十五章 T"B8;|  
.Map   
“紅雲……”送走疲憊離去的紅雲﹐造天筆不住搖頭嘆息。 I2W{t l  
d~,n_E$q;  
堅持不讓好友同行﹐紅雲拖著裝愛三千的殘骨的袋子﹐一個人來到修羅海崖。 -rRz@Cr  
acy"ct*I  
愛三千雖是世人口中殘忍變態﹐不是男人的男人﹐卻是天下最好的兄長。為了自小同命相依的妹妹﹐不惜一切的付出。 r.Lx%LZ\^  
@M9_j{A  
直到那天﹐自己利用了貓姬對自己的感情﹐將兄妹兩人玩弄手心﹐佈局之下令兄妹倆的功體先後被破﹐而自己則冷眼看著他們的人生從此墜落無底深淵﹐貓門隨後被時空長城所滅﹐貓姬自此消失江湖。而愛三千﹐歷盡悽慘的顛沛流離﹐受到諸勢力迫害﹑玩弄之後﹐也終於絕命於盲園。 XC2Q*Z  
vS2(Q0+TZi  
龍族後輩九人﹐經歷這段時間斷斷續續的劫難之後﹐幸存下四人。雖然依然是令人斷腸的結局﹐但總是好過絕滅的命運。 %WmZ ]@M  
S~} +ypV  
紅雲回思著一路走來的風風雨雨﹐心底異常沉重。與貓姬借成親之名﹐行陰陽交合之實﹐然後殘忍將她拋棄— @NBXyC8,Z  
?Cc$]  
“唉﹗貓姬啊……”顫抖的手將愛三千殘骨拋入大海﹐心中是無與倫比的愧疚與痛楚。 ]svw CPu C  
{YfYIt=.  
呆呆坐在冷風海崖上﹐腦海中愛妻夢雨涵的溫柔笑靨一閃而逝。眼眶隱隱酸澀起來﹐“雨涵﹐妳在哪裡……” wb@]>MJ}[s  
;wp W2%&  
紅雲對不起妳…… eNivlJ,K|@  
 @}Pw0vC  
未出口的話語﹐化做濃濃悵然﹐化散在夜風之中﹐隨海浪起伏﹐消失無蹤。 fA;x{0CAMX  
'2j~WUEmg  
~~~~~~~~~~~~~              ~~~~~~~~~~~~~~~          ~~~~~~~~~~~~~~ (s.o  
9/^d~ ZO  
失神了整整一晚﹐直到東方泛起魚肚白﹐紅雲才驚覺﹐自己尚有要事在身﹗ y.%i  
_5Bu [I  
沒閑情觀賞海上日出﹐匆忙的身影疾走﹐趕到了東嶽地域。 Mru~<:9  
QZz&1n  
儘管東嶽守護者八世古皇乃是造雲府尊的摯友﹐紅雲仍然不敢輕忽了東嶽的安危。畢竟和師兄高深莫測的能為相比﹐天宇眾人的防護線顯得太單薄。 &,F elB0*  
rC~_:uXtE  
遠遠就看見許多武者巡邏﹐紅雲顧不得許多﹐挪動腳步向前走去。果然﹐未到近前﹐就立刻被攔下了。 ;,R[]B01u  
^1()W,B~w  
“停﹗東嶽已是戒嚴禁地﹐私入者格殺不論﹗”  -\5[Nq{N  
-<_+-t  
放軟聲調﹐紅雲道﹕“請回報嶽主古皇﹐說兩卷書有事求見。” v)TUg0U=,  
Un~]Q?w  
無奈這批守衛並不因紅雲之名給他面子﹕“戰備時刻﹐嶽主不可能接見﹗” }D(DU5r  
,CN#co  
紅雲堅持要進入﹐守衛發怒了。“來人﹗拿起來﹗” P: jDB{  
hLCsQYNDU  
話語剛落﹐一道沉穩威嚴的聲音傳來。“讓他進入﹗” n&3iz05}  
hwc:@'  
聽見古皇傳音﹐守衛們不敢不從﹐只得放行﹐讓紅雲走入。心中雖略有不快﹐無奈事關天宇﹐怎麼都該先將個人情緒放下。 V#+126  
3{I=.mUUm  
緩步來到古皇的書房外﹐紅雲鄭重行禮。 @^B S#  
ik8|9m4/  
“紅雲驕子兩卷書見過東嶽古皇前輩。” c,+iU R<  
4,o %e,z  
古皇端坐椅內﹐眼光只稍微瞥了一下門口躬身行禮的紅雲﹐隨即輕輕哼了一聲﹐並不回答。 oA5<[&~<  
Jx)~kK  
感受到古皇莫明其妙的怒氣﹐紅雲稍感不安﹐但仍是循規蹈矩地立在門外。 @263)`9G  
 ?L`MFR  
過了一會兒﹐古皇見他這樣﹐怒氣稍降﹐合上手中書冊﹐緩緩道﹕“進來吧﹗” oD Q9.t  
`" i^'VL,  
“謝過前輩。” 紅雲踏入書房﹐目光落在書案上﹐當下愣住。 3}v0{c  
': 5Trx  
破霞秘笈。 &E} I  
721{Ga4~S  
這是什麼東西﹖哪來的﹖ (K!M*d+  
)zo#1$C-  
正在胡思亂想﹐古皇銳利目光凝視著他﹐緩緩開口了。 Cij$GYkv  
6tDg3`w>  
“聽聞西嶽已經失陷﹐數理命皇連自爆軀體也不能毀掉皇血。你們長生學府的人﹐真是主宰天地的派系啊﹗” 5)h+(u C3  
"TEBByO'  
紅雲聞言﹐渾身一顫﹐不禁低頭沉痛道﹕“古皇前輩所言每一字﹐皆讓紅雲心如刀割啊﹗” sDW"j\  
z0EjIYI[N  
古皇微微冷笑道﹕“事實如此﹐何必謙虛呢﹖” @'6S[zU  
#JHy[!4  
深深呼吸﹐紅雲咬牙道﹕“師兄誤入歧途﹐是吾門恥辱﹐望古皇前輩… … ” IptB.bYc  
DKe6?PG  
看著紅雲的模樣﹐古皇輕輕捻著鬍鬚﹐在書房內緩緩踱步。“早知日後所對上是好友的愛徒﹐我就不會答應真佛守護東嶽。唉﹗直到此刻﹐我仍然懷疑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啊﹗” !3O,DhH>MC  
ZJiuj!  
明瞭前輩的痛心﹐紅雲誠懇道﹕“盡心則無愧﹐平心則無私。” 1jR=h7^=  
,<R>Hiwg/s  
其實從一開始﹐古皇就頻頻讚許紅雲的人格和操守。心中不止一次感慨﹐為何同出一門﹐性格行事會相差這麼多﹖雖然心內也想替好友保住他門下最得意的弟子﹐可是立場對立﹐戰場無情﹐誰能擔保會發生何事呢﹖可是身為東嶽守護者﹐該來的還是避免不了啊﹗看著紅雲﹐他點頭道﹕“既然走上這條路﹐沒到盡頭絕不罷休。” &ryl$!!3H  
7-g]A2N  
見古皇心意堅決﹐紅雲也委婉道出來意。“藍霞過去是學府第一的高才生﹐加上在時空長城自我參修數十年﹐他的實力界限已經無法評估了。” b|\{ !N]  
T)$ 6H}[c  
“這我非常清楚。” 古皇鄭重言道。 TyxU6<>4J4  
?GaI6?lbn  
紅雲接著說﹕“在此提醒古皇一件事﹐藍霞殺人極招乃絕命三步行。” KqT#zj  
G~b`O20N  
“嗯。當他施招之際﹐必須與他面對面﹐不可讓他背向你。三步走完回頭時﹐不可與他眼神相接。” 古皇悠然接過話來﹐讓紅雲驚訝不已。 cij]&$;Q  
+H2m<  
“古皇由何處得來破解之法呢﹖” <DA{\'jJ  
xg*\j)_}  
古皇回身﹐從書案上取來那本書冊。“由此﹗” 7UeE(=Hr5  
]{q- Y<{"  
“破霞秘笈﹖”紅雲蹙眉道﹕“前輩何處得來這個﹖” \}]=?}(  
}.fZy&_  
“是你的老師所送。” =%:n0S0C"  
yBXkN&1=%;  
古皇短短一句話﹐令紅雲滿腹驚疑。“既然由老師提供破解之法﹐那我就放心了。只是藍霞在長城參修這些年﹐不知道是否另有秘招﹐就還請前輩小心應對。” %8rr*l5  
e>ZbZy?  
“東嶽古皇朝兵精將廣﹐你不用擔心。” 古皇自信滿滿。 *o:B oP=S  
+R{A'Yl[(  
“可是到時候……”倘若藍霞敗﹐古皇會怎樣處理﹖ Q{ |+ 3!!'  
CWobvR)e  
“兩卷書﹐你不用多言﹐我明白你心內所想。回去小心顧守南嶽﹐勿以一己之私﹐耽誤天宇大計。” 古皇背過身去﹐心內主意已定﹐便不願再多談論此事。 8.q13t !D  
;L\!g%a  
雖是時空與天宇對立﹐但是宛如兄弟般的感情卻還珍惜保存﹐這對某一人來說太殘忍了啊﹗兩卷書﹐原諒古皇朝不能因為吾而終啊﹗ T2/v}  
!>a&`j2:W  
“是。那紅雲告退了。” 見沒什麼好再說﹐紅雲拖著落寞的步伐緩緩踏出房門﹐心中的疑問卻仍然沒有解開。 + Tgy,oD0  
2Q`PUXj  
自從授命自己查詢可能的長城臥底份子以來﹐老師就像消失一般﹐不再出現。西嶽危急之時﹐本來期待府尊降臨﹐看在自己只剩兩成半的功力﹐勸導師兄手下留情﹔結果竟然是師尊派人捉走自己幻體﹐令自己當場昏迷﹐錯過了致命時機﹐也因此導致命皇慘死﹐西嶽淪陷。 [FeJ8P>z  
.>AFf9P  
可是… …這次為何老師又助古皇前輩呢﹖想到唯一的那種可能﹐紅雲的心﹐直直往下沉落。 /Gh x2B  
MIk #60Ab  
不能無視天宇淪陷﹐又不能害愛徒慘死﹐當然只有通過好友之手﹐打敗藍霞﹐然後以和平手段逼藍霞從此放棄霸業﹐從此回歸平凡。 L:k@BCQM  
)Ta]6  
“唉﹗師愛如五指﹐長短不齊﹗”紅雲心裡滿不是滋味﹐一邊緩緩走回南嶽﹐自己搭建的安身之處。 }QApeZd+q  
(F4dFh  
看來﹐守護五嶽﹐還是得靠自己和眾人的力量…… >h/)r6  
?h>%Ix  
~~~~~~~~~~~~~              ~~~~~~~~~~~~~~~          ~~~~~~~~~~~~~~ ';fU.uy  
U&d-?PI  
巍峨東嶽之上﹐八世古皇除了加緊練兵之際﹐也勤學苦練那冊“破霞秘笈”。而這期間﹐長城勢力竟然奇跡般一直沒來進犯。古皇自負武功高強﹐又有專門針對藍霞的秘笈﹐此刻自信滿滿。 ;ZE<6;#3IP  
8`rAE_n`%  
“破霞秘式我已經練成九分﹐加上我古皇朝原有之武藝﹐對付藍霞已是綽綽有餘。哼﹗你想奪取五嶽的夢想﹐將在東嶽破滅啊﹗只是戰場上如果有萬一……真是愧對好友造雲麒麟﹐送來破霞秘式﹐又打倒他的愛徒……唉﹐局勢所逼﹐也是無可奈何啊﹗誰不希望自己護衛之嶽﹐是最後長青之嶽呢﹖” Q9x` Uy  
dH2j*G Ij  
正在自言自語﹐突然門外飛來書信一封﹐信封上是熟悉的印象﹕麒麟花紋。 6a2w-}Fs  
]6i_d  
“是好友造雲麒麟的傳書﹗嗯﹐‘雲已不能再云﹐假戲非人能演﹐速將秘式全冊練透﹐將藍霞趕回平凡’。”沉吟片刻﹐古皇已然明白了好友的意思﹕“‘雲已不能再云’﹐是好友暗示不能再向我提說什麼﹔‘假戲非人能演’﹐這句一定是提醒我不用手下留情﹐否則會吃虧。將秘式全部習練﹐打倒藍霞﹐逼他退隱深山。好友啊﹐能夠這樣﹐何嘗不是我古皇的希望呢﹖” mTb2d?NS  
FzsS~C$wH{  
雖然不明瞭為何造雲麒麟至今不願現身﹐古皇殷無邪仍是相信自己還是了解好友的。曾經最愛的弟子﹐如今反叛成為天宇的敵人﹐當然希望以最平和的手段勸導弟子放棄。 n'x`oI)-  
$fj"*   
回想當年長生學府中﹐藍霞當眾挑戰造雲麒麟的場面﹐古皇心中微微起了一陣寒意。這麼多年了﹐不知道那小子是否變得更加囂張難對付。單看他攻取西嶽的駭人之舉﹐就足以威懾五嶽其他諸皇。不過這次﹐有好友造雲麒麟背後助陣﹐藍色傳奇看來是註定要終結在東嶽。想到當年五皇為了爭“長青之嶽” 的稱號﹐共同立下互不支援條約﹐古皇面上微微露出一絲得意笑容。 |aOnV,}  
q6m87O9  
“哈﹐長青之嶽﹐捨吾東嶽其誰呢﹖” U# FJ8CD&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OXC+=^4  
'mY,>#sT  
一夜未睡﹐天明後又趕去東嶽和古皇商討事宜﹐當紅雲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南嶽﹐已是傍晚時分。 C}DG'z9  
oRJP5Y5na  
南嶽自從數十年前地皇死後﹐變得無比荒涼﹐方圓數十里﹐不見人煙。紅雲滿心懮慮煩悶﹐突然覺得胸口一陣發悶﹐只好停下來稍作休息。 LTls]@N  
48"Y-TV  
雖然前面幾步就是那間小屋﹐他臨時搭建的棲身之處﹐紅雲就是無意走進去。 :0TSOT9.  
@T~#Gwv  
夕陽西斜﹐寒鴉數聲﹐他坐在一塊大石上面﹐靠著一棵枯樹﹐緩緩閉上眼睛﹐沉澱心緒。 {$QF*j  
IG3K Pmu  
師尊究竟是何想法﹖是助天宇﹐還是……如果是助天宇﹐何來對西嶽袖手旁觀之舉﹖如果助藍霞﹐又為何會將那個什麼秘笈交給古皇﹖若非破霞秘式有問題﹐就是老師下了狠心﹐要除去昔日弟子。可如果是那樣﹐老師自己為何不出面﹐親自清理門戶﹐而是交與他人代勞﹖難道……紅雲不敢再往下想﹐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意識也漸漸不清了。 ,ex(pmZ;  
<J_,9&\J  
朦朧中﹐感覺一件衣服落在身上﹐耳邊也傳來了輕輕的呼喚。 <K.C?M(9  
p6eDd"Y  
“紅雲﹐在這裡睡著了可是會傷風啊。” oe_[h]Hgl  
8Q)mmkI\=  
有人﹗紅雲驚醒﹐暗自責備自己變差的警覺性。一抬頭﹐發現來者正是自己最不願見到的那人。 !A^w6Q;`V  
EA@$^e[  
“你來做什麼﹖”敵視地坐起﹐紅雲一低頭﹐看到自己身上還搭著藍霞的衣服﹐不禁臉微微一紅。 51(`wo>LS  
Z=/L6Zb  
“喲﹐說的好像南嶽是你的地盤一樣。” 藍霞淺笑﹐將紅雲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 bO\,  
bEXHB  
糟了﹗難道……他是來取南嶽皇血的﹖紅雲心內警鐘大響﹐面上卻是毫無表情。藍霞應該不知道皇血下落﹐看他單身匹馬來南嶽﹐應該也不是為了和自己交鋒才是。 '>WuukC  
9Nbg@5(  
“這……紅雲只是代守南嶽而已。” 謹慎應對著﹐紅雲不敢多答一句話。 =x.v*W]F`  
{HJ`%xN|  
看著紅雲的無措﹐藍霞笑道﹕“我遠來一趟﹐不請我進去坐坐﹖” Y| N vBr  
,tv9+n@x  
如果拒絕﹐必定引起他的懷疑。到時候﹐恐怕事情就難處理了……以自己眼下的狀況﹐還是低調點為是。 d\<aJOi+-  
Bw/H'Y  
默默點頭﹐紅雲掙扎起身﹐順手將衣服遞給藍霞。藍霞卻不等他鬆手﹐一把將衣服拽過來﹐連帶著拉著紅雲倒向他的懷中。 #?|1~HC  
%IH|zSr)EM  
“啊﹗”驚叫一聲﹐紅雲身子騰空﹐居然被藍霞橫抱了起來。 kFZu/HRI  
uc(yos  
“別怕﹐我只是懶得看你病病歪歪走路的樣子。” 藍霞幾步走向小屋﹐一腳把門踢開﹐再把紅雲放下。 ][K8\  
g}og@UY7#  
“你好歹也算是天宇名人﹐怎麼住這麼破的地方﹖”藍霞走進屋內﹐環視四週﹐嘖嘖嘆息。“是不是因為仇家太多﹐怕被找上門來﹖還是……” =`.5b:e  
NVh>Q>B$_  
看著藍霞無論何時都一副精力旺盛﹐故意挑舋的樣子﹐紅雲不禁氣上心來。“再多﹐也沒你藍霞的仇人多。” SIBIh-L  
-0J<R;cVs  
故意的頂嘴﹐卻引起藍霞高度興趣。“哈﹐所以我該感謝你﹐剛去給舊情人下葬﹐又不辭勞苦地跑去東嶽替我關說﹐真是令我感動萬分哪﹗” rpP+20v  
mM^8YL  
藍霞明白他的行蹤﹖紅雲氣急敗壞道﹕“你監視我﹖” xbH!:R;  
Va[dZeoy  
“看你一肚子氣﹐殷無邪那老頭是不是兔死狐悲﹐把怨氣都撒在你身上了﹖”藍霞欣賞著紅雲泛紅的面頰﹐悠哉往他的床上一坐﹐避開了他的責問。 w#bbm'j7r  
wTuRo J  
回想古皇說過的話﹐每字皆如利針刺在心口。紅雲一陣眩暈﹐往前踉蹌了一步﹐勉強扶住了桌子。 g8qAJ4  
w0%ex#lkm  
藍霞懶懶撐起身體﹕ “要不要我替你討回這條帳﹖” T7Qd I[K%b  
Sw9mrhzJfe  
喘息不止﹐紅雲怒目瞪向藍霞。“你別做夢了﹐你以為這次﹐老師還會像以前那樣縱容你嗎﹖” exMPw ;8  
>U Ich  
“要不要過來一起躺﹖”藍霞指指床鋪﹐好像他才是此地的主人﹕“躺下再罵﹐累了就睡﹐替你省點體力﹐好去四處奔波。” p){RS q  
nsw8[pk  
“你……”紅雲氣得臉色更加嫣紅﹐胸口發悶。知道這是師兄的激將法﹐為避免上當﹐他勉強咽下怨氣﹐不再答話﹐直接朝門口走去。 a ZCZ/  
)^@V*$D  
“對了﹐害死你兒子上官殘心的伏駝﹐已經被魔空處決了。” 藍霞懶懶一句話﹐拉住了紅雲跨出門的勢子。 M #Ru I%  
D'hr\C^  
那一閃而逝的激烈眼神並未逃過藍霞的捕捉﹐他冷笑兩聲﹐繼續道﹕“那個叫貓姬的女人﹐沒給你留下骨肉嗎﹖” V`&*%xgGR  
kk./-G  
紅雲聽見這個名字﹐心痛的感覺一下擴大到全身﹐呻吟一聲﹐抓住門框的雙手慢慢下滑﹐整個人無力倒在地上。 -EIMh^  
~ilBw:L-3  
微微嘆息﹐藍霞來到他身前﹐將他抱到床上﹐轉身去倒水。 {_N(S]Z  
-OGy-"  
“我沒想到你已經病的這麼嚴重。” 藍霞一邊倒水﹐一邊回頭對紅雲溫柔道﹕“好好躺著﹐我給你帶了點藥來。” 91Sb= 9  
T1W9@9,s  
心中一驚﹐紅雲卻已經無力起身﹐心中百般滋味地看著本該是自己最恨的人﹐貼心地為他跑前跑後。 00x^zu?N  
lSv;wwEg  
是否該告訴他﹐東嶽此次是早有準備﹖萬一他敗在古皇手下﹐是不是有活命的機會﹖依藍霞倔強高傲的個性﹐恐怕寧死也不言敗﹔古皇也是自尊甚強之人﹐萬一弄到僵局…… D7 '0o`|  
48*pKbbM4  
可是藍霞是天宇的敵人啊﹗如果不及早制止他行山攻嶽﹐那不知道還要有多少人死在長城的瘋狂殺戮之下…… mztq7[&-  
qBrZg  
“師兄……你究竟為何﹐一定要攻破五嶽﹖”萬般艱難地開口﹐紅雲屏住呼吸﹐看著藍霞。 T{xo_u{Q  
wbKBwI5w  
藍霞聞言﹐手上動作一頓﹐隨即雲淡風清地答道﹕“以個人立場而言﹐為長城效命﹐這有什麼疑問嗎﹖” "JGig!9  
@uD{`@[  
紅雲幾乎就要告訴他事情的真相﹐卻又硬是遏制住。天宇﹑時空﹐要止住殺戮的蔓延﹐難道非要拼到一方倒下嗎﹖ %SFR.U0}yK  
N28?JQha  
“不用胡思亂想。” 藍霞將水和藥丸遞給他﹐“我今天純粹只是來看看你。明天我就要上東嶽了﹐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_@?Jx/`;bk  
7027@M?A?  
手一抖﹐一杯水灑了半杯。“你……你說什麼﹖”紅雲驚疑未定﹐藍霞他知道什麼了嗎﹖ dllf~:b  
X(q=,^Mp  
“桌上那瓶是我親自煉製的﹐給你修復功體的藥丸﹐還挺管用的。你放心﹐你恢復之前﹐我不會來攻南嶽。” 藍霞笑著拍拍他。 Mp}NUQHE  
wD Y7B  
“等等﹗”紅雲決定要將古皇得到秘笈之事告訴他﹐至少也要他有所提防— k"-#ox!  
} ZGpd9D  
藍霞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動容﹐卻是毅然向門口走去。 i_^NbC   
9uoj3Rh<  
“紅雲﹐別忘了你是天宇的領導者。等我從東嶽歸來﹐我們再好好談吧﹗保重。” 4^9_E &Fa  
Eu~wbU"%  
門扉輕輕合上﹐紅雲無力倒在枕上﹐五內俱焚﹐心如刀絞。 n,LKkOG  
SytDo (_=W  
而門外的藍霞﹐則是滿懷心中五味﹐仰望漫天星光﹐隨即閉上了雙眼﹐掩去其中那抹無情的冰冷。 ]Y! Vyn  
ai9,4  
~~~~~~~~~~~~~              ~~~~~~~~~~~~~~~          ~~~~~~~~~~~~~~ RxG./GY  
ee[NZz  
這一天終於到來﹐無情的戰火在東嶽燃起。沉著穩重的長輩﹐面對意氣囂狂的下輩人。天上依舊雷電閃閃﹐雄偉東嶽依然沉默謹肅。 o fv 1G=P  
()JDjzQT  
“藍霞﹐今天我八世古皇﹐將為長生學府清理門戶﹗”自信滿滿﹐古皇看著眼前的藍色身影。 -{mq\GvGn  
Av4E ?@R  
藍霞不屑道﹕“何必為一個解散的派系費神呢﹖” @x ]^blq  
n:] 1^wX#  
古皇呵斥道﹕“你以為打敗造雲麒麟就是打敗整個長生學府﹑整個天宇嗎﹖後輩人﹐你大夢睡過頭了﹗” z3LPR:&Z  
;itg>\ p3  
藍霞驕狂道﹕“說得好﹐藍霞此生就為實現夢境而奮鬥。” YIqfGXu8  
cYS+XBz  
“你所做的夢﹐是一個永無結果的夢。” %*}f<k{6  
kfECC&"  
“取下東嶽﹐就是我夢中所求的結果。” L#b Q`t  
N'.+ezZ;h  
“八世古皇專門驚醒夢中人。” P$(}}@  
BBj"}~da  
藍霞輕蔑一眼看去﹕“造雲麒麟不能﹐你也絕對不能啊﹗” '" yl>"  
1yc@q8  
古皇惱怒道﹕“放肆﹗長城勢力不可能在我東嶽延伸﹗” 2a-hf|b1  
%W@IB8]Vr  
“憑你﹖來啊﹐殺﹗”藍霞一聲令下﹐時空殺星開始進攻。雙方人馬對上﹐時間一長﹐耐力和意志力都略遜一疇的東嶽武者們死傷慘重。冷眼旁觀的藍霞﹐不禁面露得意。  p$v +L  
(LPD  
“八世古皇﹐你大勢已去了﹗” )uWNN"  
T+!kRigN~P  
誰知古皇並未有一絲驚慌﹕“哈哈……劣勢中方能表現我古皇朝堅毅的精神啊﹗”何況他尚有底牌在手。 uMZf9XUE  
,Yz+?SmSZ&  
藍霞隨即喝令時空殺星們圍殺古皇﹐哪知道古皇武功之高﹐遠在時空殺星之上﹐一招過後﹐長城人馬已然受傷。藍霞見狀出聲了。 ``Rb-.Fq,  
l))IO`s=_  
“退下﹗” [)u{-  
!-~(*tn  
古皇冷笑道﹕“怎樣了﹖古皇朝的功夫讓你清醒了﹖” Dw,f~D$+ic  
mr.DP~O:9p  
誰知藍霞仍是一臉的不在乎﹕“藍霞當他是兒戲﹗” 3Re\ T  
X|G+N(`|(  
古皇大怒。“誇口﹗”隨即發招﹐震退藍霞。 2 wvDC@  
-C<aB750O)  
藍霞尤自嘴硬﹕“八世古皇﹐降可生﹐抗則死。” i(rY'o2 BN  
xc?<:h"  
“那我當然選擇死﹗” $vz%   
`;@4f |N9  
“嗯﹐好一個去生從死﹗”話音落﹐藍霞一回身﹐開始行步。古皇暗自回想紅雲所言。 b*fflJ  
R0'EoX  
(“送終三步行又名相吸引殺﹐你的視線決不能與對方的視線相接﹐否則必死無生。儘量面對敵方的背部﹐只要能夠做倒﹐必可化解。”) cIjsUqKa  
4y.[tk5  
思及此﹐古皇暗自得意﹐心內說﹕“藍霞﹐當你第三步轉身﹐方知送終三步行對我古皇毫無威脅之時﹐那就準備等待破霞秘式﹐打散你的幻夢了﹗” l0)uu4|  
1YL5 ![T  
此刻﹐藍霞第三步踏出﹐猛然回首﹐全身上下金光點點。可是古皇早就以背相對﹐光點飛出之時﹐因為無法鎖定目標﹐於是沖散在草木之間了。 F{tSfKy2  
Eq{TZV  
一時間﹐一人得意﹐一人愕然。 BZ9iy~  
Z]d]RL&r  
“哈哈……數理命皇不幸慘亡在你手﹐八世古皇怎有可能重蹈覆轍呢﹖”古皇捻須大笑。 iSHl_/I<  
;wrgpP3  
藍霞不服氣道﹕“狂言﹗若不是拜他人所賜﹐你也是一樣氣貫五臟﹗”他沒有那種本事﹐破解長生學府的秘式﹐一定有人助他﹗ l-EQh*!j  
ls Ch K  
“既生瑜﹐何生亮﹐兩卷書就是專門瓦解你秘式的人。” 古皇慢慢說道﹐同時緊盯著藍霞的反應。 eH{ 9w8~  
wt;aO_l  
藍霞愣了一下。有那麼一瞬間﹐在他的眼前仿彿閃過一抹虛幻至極的紅影。但那只是極短的剎那﹐高傲笑容再次揚起。 Ea?.H Rxl  
AF6'JxG7  
“哈哈……一部絕招使出﹐再研究破解之法。如此一命換一招的代價﹐就算以天宇能人而言﹐還不足換我藍霞三分之一的功夫啊﹗” #J_i 5KmXJ  
1O4"MeF  
古皇看著他﹐沉著道﹕“很可惜﹐破霞秘式會終止你在天宇要走的路。” wP*Z/}Uum+  
`m^OnH  
四字如利箭﹐瞬間動搖了藍霞的心。“啊~造雲麒麟﹗他……” qzz'v  
HxaUVg0  
話語未竟﹐古皇勃然大怒。“什麼﹗對老師稱名道姓﹐你習武何用啊﹗”真不明白造雲麒麟怎麼會教出這等目無尊長的弟子﹖氣流上手﹐極招立時發出﹕“破霞掌箭﹐去﹗” g=Di2j{A  
X Rn=;gK%J  
中招之後﹐藍霞腳步不穩﹐氣血上涌﹐一口腥甜已到喉嚨。 CgC wM=!r  
~l~g0J  
古皇見藍霞負傷﹐心內大喜﹐厲聲道﹕“這只是小小的警戒﹐速速去深山修悟﹐還有生存機會﹗” X$f%Ss  
}__+[-  
雖然受挫﹐藍霞看了古皇一眼﹐猶然不鬆口。“古皇﹐你老了﹐氣勁疲軟無力﹐真佛會選你守東嶽﹐看走眼了﹗” 1S.~-K*X  
D2bUSRrb  
“啊~好狂妄的後輩人﹗”開天撥雲手一出﹐藍霞再退數步﹐嘴角已經見紅。“唉﹗藍霞﹐念在造雲麒麟與我的交情﹐趕緊帶著小命遠離紅塵吧﹗” )RFeF!("  
@Rm/g#!h"  
羽扇一揮﹐藍霞拭去嘴角血跡。“除非我已無能力戰鬥﹐那就是死﹗而這種極度的難題﹐相信天宇無人可以做到﹗” r;z A `  
<h({+N  
古皇嘆息道﹕“你何必為長城這樣的犧牲呢﹖”多少是好友最重視的弟子﹐他實在不忍心下殺手啊﹗ xFZq6si?  
}|,y`ui\  
“討厭沒有挑戰的人生嘛﹗”藍霞輕佻的回答﹐令古皇搖頭。 nKdLhCN'=  
9&cZIP   
“唉﹗你中毒太深了。” S J5kA`  
3QpT O,  
“先救你自己吧﹗”討厭和以長輩自居的人講話﹐藍霞再次提氣﹐極招再出。 V_!i KEU  
}JD(e}8$!  
“不可逼我使用破霞最極之招啊﹗”藍霞﹐我實在不想殺你﹐你要識趣啊﹗ ?}[keSEh>  
F*f)Dv$p  
嘴角再次掛血﹐藍霞卻毫無退縮之意。“你永遠打不倒藍霞﹗” `Nj|}^A  
pC6_ jIZ  
~~~~~~~~~~~~~              ~~~~~~~~~~~~~~~          ~~~~~~~~~~~~~~ @^O ww(I  
XJ;/ kR  
數日以來﹐東嶽之上古皇對藍霞的戰鬥﹐仍然未見生死﹔可是﹐藍霞已是傷痕累累﹐腳步不穩了。古皇雖然不忍﹐一直未將至極之招使出﹐也是顧及朋友﹐憐惜後輩人的意思。 i7FEjjGtG  
g5)VV"  
“藍霞﹐你已經遍體鱗傷﹐為何還不終止築貫五嶽的夢想呢﹖” 1*fA>v  
Tx*m p+q  
藍霞氣息雖然已經微弱許多﹐傲氣卻仍然不減﹕“哈哈……理想隨吾氣息而存留啊﹗” ~"k'T9QBY  
$Tg$FfD6&  
古皇只好挑明﹕“八世古皇不忍殺你﹐乃因為造雲麒麟是我摯友﹐愛花惜盆啊﹗” T (qu~}  
9!LAAE`  
“那就應該報回好友失敗之恥辱﹗”藍霞傲然道。 0N xaQ`\  
4rm/+Zes  
“你……哼﹗自大的後輩﹗”古皇被氣得七竅生煙。 art{PV4-  
`f'P  
藍霞不屑一骨地嗤笑道﹕“造雲麒麟只是一個自私過時的老者﹐對失敗一直耿耿于懷﹐所以才會助你破霞秘式﹐妄想打倒我。” K_i2%t3  
DI_mF#5q  
古皇氣憤至極道﹕“住口﹗枉費長生府尊對你的疼愛﹐他是希望以破霞秘式將你趕回平凡﹗” }1V&(#H2  
#XsqTK_nk  
藍霞仰天大笑。“平凡﹖真是枯燥乏味的二字﹗‘赤手挽銀河﹐君自大名垂宇宙’。” )n.peZ  
{Fj`'0Xu;  
古皇語重心長回道﹕“‘青山葬白骨﹐吾將何處弔英魂’﹖”藍霞﹐不可一錯再錯﹐遺恨終生啊﹗ X 6)LpMm  
PsLCO(26  
“待一方倒下﹐才是此役終了之時﹗”堅決固執的話語﹐加強了古皇的意志。 iQKfx#kt  
Z(L>~+%  
看看天色﹐藍霞嘴角勾起一抹詭笑﹐喚來身後眾殺星﹕“你們先陪古皇玩玩。” U&6f}=v C  
;c`B '  
古皇一面交戰﹐臉上有些怒意了﹕“藍霞﹐你是一個小人﹐不過你仍然佔不了便宜﹗” ]Uu/1TTf  
b{&@ Lm0Tn  
“嗯~想不到八世古皇是如此頑強﹐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不過﹐你已呈現疲狀﹐東嶽維持不久了﹗”藍霞略作休息﹐挺身再上。 F}X_I  
<~d N23)  
古皇道﹕“極端往往就在此刻發生﹗” DCj!m<Y&  
x-1[2K1"[  
藍霞微微冷笑道﹕“經過一番激戰﹐你已無法全力以赴了﹗” yC[}gHv  
gnQd#`  
“唉﹗喚不醒夢中人﹐那只好結束他了﹗藍霞﹐多日以來我讓你有悔悟的空間﹐你卻不知珍惜。現在一切遲了﹗”古皇提氣﹐破霞秘式蓄勢待發。 R:Lu)d>=  
}^H_|;e1p  
“造雲麒麟只是讓失敗在你身上延續。” LE;c+(CAU  
,0~=9dR  
“你少年得志不知珍惜﹐反而與邪惡掛勾﹐空生有用之軀。” ps2C8;zT  
6[cMPp x  
藍霞輕揚羽扇道﹕“老朽﹐你言差了。我此刻不是已將長生學府的精神﹐發揚至天地之外的時空長城嗎﹖” jzQgD ed ]  
wNlp4Z'[  
古皇大怒道﹕“哼﹐無恥﹗天宇眾人不能原諒你的罪行﹗” yxH[uJpb  
[K5afnq`  
“哦﹖那就換我原諒眾人。” 藍霞淺笑﹐輕易就將對方激得火冒三丈。 w^~,M3(+)1  
c0@v`-9  
“啊~說什麼﹗風捲殘霞~” 8:f( PN  
W+QI D/  
藍霞擋下此招﹐搖搖羽扇﹐諷刺笑容掛在嘴邊。“且慢﹐你乃堂堂古皇朝第八代傳人﹐使用他門之招﹐不對吧﹖” VD4(  
Q8_d]V=X:  
古皇回敬道﹕“以造雲麒麟的破霞秘式﹐教訓你這名長生學府的叛徒﹐最適當不過了﹗” ^#nAS2w7U  
0:XmReO+k  
“想清楚﹐萬一失敗﹐助你秘式的人﹐是何等痛苦啊﹖” aa|xZ  
*`kh}  
“藍霞﹐你怕了﹖” &:rf80`z.  
NunT1ved  
“何怕之有﹖你不認為此戰﹐你是代表古皇朝嗎﹖” -{dw Ll_  
y0 xte&  
“古皇朝早與天宇融為一體了﹗” ^Kn}{m/3Y  
o.,hCg)X  
藍霞站穩腳步﹐鄭重道﹕ “最後再賜你一次機會﹐捐出皇血退離東嶽﹐長城容納你。” +U[A.^t  
/wQDcz  
古皇喝道﹕“你不夠份量與我談條件﹗” q N>j2~  
IMj{n.y4  
藍霞耐性漸失。“那你就準備做神吧﹗” #}.db?[Rv  
Z',pQ{rD  
極招上手﹐古皇飽提內元﹐大喝一聲﹕“提日—” S;Vj5  
|g~.]2az  
誰知突然間﹐全身脈流失調﹐血液從七孔噴出﹐剎那間功體盡散﹐痛苦倒地了。“啊—” ZPXxrmq%  
Hg]r5Fe/c  
風起﹐輕掀藍色衣袍。一切皆在掌握之中﹐藍霞淡淡笑了。傲然佇立在痛苦的老人身前﹐清晰道出事實。“八世古皇﹐你敗了﹗” ;X8eZQ  
sPut@4[S  
“啊……破霞秘式……唉﹐好友造雲麒麟﹗”仍然不敢相信﹐好友竟然會欺騙他﹗ _o;alt  
L9T|*?||  
“你以為他真助你嗎﹖真正助你破霞秘式的人﹐乃是一位超塵拔俗的偉者﹗”藍霞懶得再浪費時間﹐直接點明。 ,+ WDa%R  
[l0>pHl@  
不是好友﹖那……“是何人﹖” ./u3z|q1  
bYiaJ  
“藍霞﹗” bi QDupTz  
\j4TDCs_[  
巨大的驚訝﹐再次衝擊虛弱的老人。一邊嘔血﹐一邊不住回想﹐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Ls( &.  
J=  T!  
“數日來我一直故意負傷不倒﹐就是想引出你使用破霞最極之招﹐然後導致走火入魔。想不到你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藍霞嘖嘖嘆道。 cY5h6+_  
y:mXv<g  
原來……古皇此刻已經無力多說。“藍霞你……” LBTf}T\  
F8q|$[nH  
藍霞繼續解釋道﹕“八世古皇﹐念在你與造雲麒麟的交情﹐我才會使計而不是親手殺你﹔我也明白你智慧不差﹐所以又在信中提示你。誰知啊﹐你還是笨的不能悟知﹗‘雲已不能再云﹐假戲非人能演。’雲字拿掉云﹐加上假字去掉人﹐兩字組合乃‘霞’ 也。這不是已告知你﹐破霞秘式是我藍霞所送﹐而非造雲麒麟﹖” XOU 9r(  
Wh,p$|vL  
古皇一聽﹐幾乎昏厥。一旁的彪提醒道﹕“軍師﹐皇血。” H?PaN)_6-+  
W 5-=,t  
藍霞看看古皇﹐說﹕“嗯~我們只需要他三滴皇血。” 3{CXIS  
zpJQ7hym  
聽聞此話﹐古皇欲自蓋天靈﹐以免羞辱。藍霞在一旁冷笑道﹕“八世古皇﹐你不用浪費氣力了。數理命皇自爆軀體﹐尚不能廢掉皇血﹐別說是你毫無功夫的人。” svN& ~@ l  
+d<o2n4!  
心中戚惶﹐古皇此刻已明白﹐自己是真正敗在下輩人手中了。 WOh?/F[@u  
*~cq (PFQ  
“該尊重你﹐我已做到。含笑送出東嶽吧﹗”微微抬首﹐二虎上前﹐分執古皇雙手。藍霞輕喝一聲﹐古皇後頸骨節離體﹐飛入藍霞手中。 rOX\rI%0+  
g/eE^o ~;  
“彪﹐減少古皇在世的痛苦。” D KR2b`J  
arm26YA-,  
眼前已是一片昏黑﹐八世古皇口中吐出微弱話語。 H+` Zp  
NSZ9M%7  
“天宇啊﹐原諒我吧……” G@s rQum(  
12.|Ed*72  
“送行﹗” ) }(Po_  
`Ps&N^[  
一聲令下﹐可憐的古皇朝第八代傳人﹐也在東嶽結束輝煌的王朝了。滿意看著翠色環繞的東嶽﹐藍霞道﹕“來呀﹗將八世古皇遺體移葬南嶽﹐我倒要看看﹐紅雲有多大定力﹗” L\a G.\  
eot%T h?[  
“是﹗” f<<1.4)oSV  
H>X:#xOA_  
紅雲﹐我藍霞說到做到﹐攻取東嶽之後的見面﹐想必你不會很期待吧﹗誰叫你竟敢助古皇來對付我﹖真是令我痛心﹗從現在開始﹐不可怪罪藍霞無情了﹗ vr"O9L w  
Kqm2TMO]>V  
“哈哈……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深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m'W{n%Pp  
 Vmt$]/  
~~~~~~~~~~~~~              ~~~~~~~~~~~~~~~          ~~~~~~~~~~~~~~ ^? }-x  
qx|~H'UuBN  
終於結束盲園之行的兩卷書﹐拖著疲憊身心﹐連夜趕回南嶽顧守﹐卻看見古皇墓塚﹐以及幾件遺物擺在墓前。 Fsz;T;  
;X, A|m$(  
“啊~八世古皇啊﹗”雖知古皇非是師兄對手﹐可是有老師暗中協助﹐怎麼還會如此結果﹖看來必是破霞秘式的問題了﹗ ;0FfP  
s+DOr$\  
正思想中﹐一封飛書送到。熟悉的筆跡﹐讓紅雲不禁一愣。打開看時﹐只見上面寫道﹕ vhvFBx0  
?L x*MJZ  
“紅雲﹐東嶽我已拿下﹐守嶽之人也正長睡在你面前。不過這並不是我打倒他﹐而是造雲麒麟害他命喪黃泉。” -%,=%FBi~4  
]jjHIFX  
看到此處﹐紅雲不禁大驚﹐果然是老師助他﹗ h/k00hD60  
lha)4d  
“破霞秘式原來是一冊亂流之譜﹐悟練之人最後必定走火入魔﹐含恨而終。其實造雲麒麟不用助吾﹐東嶽仍然難逃滅亡厄運﹐這樣一做反而使我被情所困。想當初打敗他﹐又想起他今天助吾。這種微妙的感情﹐實在不應該存在。我所能回報﹐也只有託紅雲金口代為謝之。但是我希望我走上南嶽之時﹐造雲麒麟所幫助是紅雲你﹐這是藍霞衷心之言。” zcGmru|k  
5X&Y~w,poU  
讀完﹐紅雲手指緊緊掐住信箋﹐不住地發抖。“唉~老師﹐你……為何呢﹖為什麼啊﹖” 2{|Z?3FJ^  
- ({h @  
雖然知道藍霞善於攻心戰術﹐殘酷事實就擺在眼前﹐紅雲不得不相信。又想起之前在盲園對舊日同窗通靈鳥沖口而出的話語﹕“老師對藍霞的偏愛﹐紅雲嫉妒過嗎﹖嫉妒過嗎﹖” cDS \=Bf  
{>g{+Eq  
老師果然偏愛藍霞﹐才會一直任由兩卷書奔走武道﹐而遲遲不露面﹗師兄性格驕傲﹐絕不求人﹐可是老師卻一直暗中支援他﹗難道……感覺頓失後盾的紅雲﹐哽咽不能言語﹐只有緩緩跌坐古皇墓前﹐任由手中信箋飄落風中。 rny(8z%Ck-  
2)hfYLi  
身後﹐一抹冷酷身影靜靜而立﹐毫無溫度的目光直射在紅雲身上。 y*=sboX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八章 q)i %*IY  
SK lvZ  
“你還要發呆多久﹖”嘲諷話語傳來﹐紅雲只是低頭跪坐在古皇墓前﹐半晌將目光調開﹐卻是凝望遠方落日。 rz@q W2  
}9+;-*m/  
心酸地看著天邊依舊美麗的夕陽風景﹐多少回憶在剎那間涌上心頭。絕決地一閉眼﹐紅雲緩緩起身﹐不帶溫度的目光直視身後那人。 >=[uLY[aK  
d #1Y^3n  
“你滿意了﹖老師最終還是垂青於你……” 9a=Ll]=\  
nd]SI;<  
“可是藍霞希望親手打敗你﹗”抑住心中怒火﹐藍霞雙眸變得深沉。 aOH|[  
QkBw59L7  
垂青﹖他若真的垂青于我﹐不會在我們結業之際﹐安排你領導天宇﹗他若真的在乎我﹐怎麼會將我逼走﹖他若不重視你﹐何必在西嶽那一役扣下你的幻形﹐間接救了你﹖ )GkJ%o#H2  
G9f6'5 O  
“是嗎﹖那紅雲也說過﹐你若單是沖著我而來﹐就別遷怒整個天宇。” 紅雲看了墓牌一眼﹐淡淡撇下一句﹐“只是行此小人手段﹐實在可恥。” \IE![=p\w  
HEBeJ2w  
藍霞仰天大笑﹐眼中卻無一絲笑意﹕“我也說過﹐我所要贏取﹐不只是你個人﹐還有與你有關的一切﹗” &]DB-t#\  
~ubvdQEW  
“紅雲隨時恭候。” 厭倦了浪費時間而毫無意義的對話﹐紅雲拂袖而去。 6N#hN)/  
c,4~zN8Ou  
見紅雲如此厭惡和不屑他﹐徑直往他休憩的小屋而去﹐藍霞竟是不驚不怒﹐反而在心底昇起一抹殘酷的開懷。 h+}BtKA  
"E(i<  
紅雲﹐你很快就知道﹐藍霞行事雷厲風行﹐絕對不會浪費一分一秒﹐一舉一動﹐一字一句﹗ I.n,TJoz4J  
7v*gwBH  
決意堅定信念﹐重整旗鼓和時空長城對抗﹐紅雲單憑堅強意志﹐壓住體內氣血上涌的不適﹐儘量保持腳步平穩﹐慢慢走到屋前。 5p (zhfuG  
]xQv\u  
發現藍霞仍是一路尾隨﹐紅雲一手扶住門框﹐沒有回頭﹐一面冷冷說道﹕“師兄﹐紅雲今日身體不適﹐不能招待你﹐請回去吧﹗” o]4]fLQ  
YIg(^>sq  
等了片刻﹐並未等到腳步離開的聲音﹐紅雲哼了一聲﹐邁步進屋﹐回身猛地要關門。藍霞嘴角一勾﹐伸手撐住門沿。 ECOJ .^  
:j]1wp+  
    “紅雲﹐藍霞耐性有限﹐我不想把你好不容易建造的棲身之地給毀了。” h^SWb9 1"G  
@|\9<S  
    “有話請說﹐紅雲想休息了。”忍住怒火﹐紅雲松開手﹐踏進屋﹐一邊淡漠以對。 hx9{?3#  
hZx&j{  
    “九龍排二﹐靜海龍﹐東方孤行。”藍霞也走進門來﹐反手輕輕合上門。 V`y^m@U!  
fOV_ >]u  
紅雲聞言﹐渾身一震﹐警戒敵視的目光直射師兄。 /W/e%.  
~w? 02FU  
藍霞見狀﹐冷笑道﹕“長城需要替衛天劂找尋優秀劍者﹐東方孤行﹐我看上了﹗” 6Ijt2c'A}  
FJ_7<4ET  
“不可能﹗靜海龍是龍族後輩﹐長城沒資格網羅﹗”事關僅存的小九龍﹐紅雲語氣微微提高﹐口氣也焦躁起來。 1Cw]~jh  
0 0N[ : %  
“師兄弟一場﹐我才特別來告知你一聲。東方孤行中了我深層的迷音侵腦﹐無人能夠解開。我希望身體有恙的你此時專心北嶽戰事﹐勿為木已成舟之事再分心。雖然你能一心多用﹐不過請記住西嶽的教訓。” 藍霞像沒聽見紅雲的反對般似的﹐篤悠悠將話說完。 X`.##S KC  
h3o'T=`Sm  
剛想反駁回去﹐突來的一陣眩暈﹐紅雲“啊” 的一聲﹐往前趔踥了兩步﹐卻不偏不斜﹐又被藍霞伸出的手臂抱住。 Dh8ECy5k<*  
Sc7 Ftb%  
“走開﹗”厭惡甩掉﹐紅雲坐到桌前﹐轉過身子不去看他。頭暈得厲害﹐用一手撐住前額﹐紅雲微微喘息﹐腦中著急地思考著應對之策。 h[W`P%xZ  
%L=e%E=m  
怎麼辦﹖天宇有誰能解開迷音呼喚﹖這種陰邪功夫絕對不是天宇所有﹐不然去找好友造天筆﹐也許…… wXIRn?z  
ev4[4T-( @  
冷眼看著師弟煩惱焦躁的模樣﹐藍霞不動聲色﹐從桌上茶壺裡面倒了一杯茶﹐放在紅雲面前。 Xs~'M/> O  
UxGu1a  
“冷掉了。” }bb,Iib  
WC#6(H5t$  
“啊﹖”思考被打斷﹐紅雲茫然抬頭﹐看見面前的茶杯。 #L*\^ c  
BU:;;iV8  
“要不要去重新燒水﹖”藍霞拿起茶杯﹐做勢就要潑掉。 w"j>^#8  
V$?6%\M^*  
“不勞費心﹗”紅雲氣上心頭﹐抓過茶杯﹐一飲而盡。“紅雲要休息了﹐師兄你請便﹗” Pk;\^DRC  
=I# pXL  
藍霞不回話﹐只是目光深沉地看著他。紅雲被這種不明的目光逼得心慌意亂﹐不禁顫抖道﹕“你……你還想怎樣﹖” #`VAw ) eV  
731Lz*IFg  
“我要親眼看著你去休息﹐再離開。” '(.5!7?Qc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EaZ/Bl/  
M~A# _%2U  
日光緩緩從窗縫中泄入﹐照在紅雲布滿激情痕跡的肌膚上。藍霞一低頭﹐只見曾經有的大小傷痕﹐即使是已經痊癒﹐也已經留下的淡淡的印子。 (VeK7cU  
OG5{oH#K  
剎那間﹐心中猛然驚起的刺痛﹐緊緊攫住了藍霞。顫抖地俯下身子﹐嘴唇顫抖地吻上那些傷痕。 6u, g  
l77 -I:  
“這些……是怎麼弄的﹖” Db|f"3rq?  
tgF~5 o}?  
溫熱觸感一上身﹐紅雲猛然驚醒﹐左手一巴掌就打過去﹐失控的喊聲也隨之而來。 v \:AOY'  
$|~ <6A{y  
“你滾﹗” Ui'v ' $  
y!b2;- Dp  
藍霞緩緩抬頭﹐專注看著眼前悲憤交加的人﹐那個曾經他發誓以全部生命摯愛的那個人。 G"/;Cq=t  
K(+=V)'Dz  
緩緩穿好衣服﹐藍霞背對著紅雲﹐坐在床邊。 A (2 0+  
~ P\4 N  
“紅雲﹐我……”半晌﹐艱澀的嗓子裡只有這幾個字。 `=(<!nXJx  
bBi>BP =  
眼中的激烈慢慢退去﹐紅雲無力閉上雙眼。 xrf|c  
rS [4Pey  
“師兄﹐放過東方孤行﹐就算紅雲求你。” Cj= R\@  
B ~v6_x  
放在床邊的手倏然握緊成拳﹐不甘的怒火終於再次囂然在心中擴展開來。使勁一捶床鋪﹐藍霞猛然抄起桌上羽扇﹐沖出小屋﹐砰的一聲甩門離去。 7nB4(A2[S4  
Qw0k-t0=4  
紅雲卻是看也不看。平靜如水的雙眼一顫﹐一滴晶瑩垂在眼睫上﹐映照著金色的陽光﹐閃出了五彩光華。 Va?]:Q  
m6i ,xn  
大概﹐離自己開閱地卷的時刻不久了…… Ichg,d-M-K  
9K$ x2U  
G#%Sokkb'  
第二十九章 I'5[8  
sPNm.W$_  
不顧已經滲透全身心的重重傷痛﹐紅雲在藍霞離去的下一刻﹐馬上離開南嶽﹐趕往盲園﹐將造天筆約了出來。 .q 2r!B  
y6$a:6  
“好友造天筆﹐現在有一事﹐需要立刻處理……” 1)~|{X+~  
EB3/o7)L  
蒼白的臉色﹐仿彿大病了一場似的﹐眼睛有點腫﹐說話時的語氣也不如平日充滿精神﹐造天筆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他一會兒。 g:!U,<C^a  
Fg`<uW]TFZ  
“來這邊坐下說吧。” ^]o H}lwO  
)7.)fY$  
找了塊大石﹐兩人並肩坐下。紅雲垂著頭﹐手撐著額頭道﹕“紅雲無能﹐東嶽也失守了。” Yi9Y`~J  
-|V#U`mwF  
“是時空攻勢太猛﹐天宇不是對手。” 造天筆看見他耳下一點紅斑﹐不露痕跡地伸手﹐從他的發箍裡面挑出兩綹頭髮﹐垂在鬢際。“紅雲﹐你無須太過自責﹐好好保養身體為是。” Uh.swBC n  
X5o*8Bg4M  
紅雲急切搖頭。“我沒事﹐不用替我擔心。只是﹐藍霞以迷音呼喚控制了東方孤行﹐說要帶他入長城……” Uh0g !zzp  
wqG#jC!5  
又是藍霞﹗造天筆緩緩調息﹐平息心中憤怒。“藍霞怎麼會看上東方孤行﹖” 趁後輩人心神波蕩之際施此招數﹐真是太狠毒﹗ ,u}wW*?,sT  
l;q]z  
紅雲嘆氣道﹕“因為衛天劂無人佩帶﹐長城才會到天宇﹐挑選合適人才。” r5gqRh}+  
(PPC?6s  
“嗯﹖時空長城的殺星個個精英﹐難道就選不出一個刀客劍者﹖”造天筆疑問道。 ^|<>`i6  
V?OTP&+J%  
“長城沒有培養劍術人才的環境﹐加上那些殺星多是小童改造而成﹐先天後天皆條件不足﹐所以……”紅雲沉吟道﹕“至於為何選上東方孤行﹐我就不清楚了。” jG ouwta  
:i{M1z I  
多想無益﹐現在最重要﹐是阻擋長城帶走東方孤行。造天筆略作思考﹐果斷道﹕ “紅雲﹐你放心﹐造天筆一定努力破解迷音呼喚﹐帶回靜海龍。” r`- 8+"P  
l$5nv5r  
“有勞好友了。另外﹐北嶽危機在際﹐北嶽之主鱗皇倨傲孤僻﹐決不可能接受他人的助力。紅雲現有一計﹐請好友附耳來……” .c>6}:ye  
qb;b.P?~D$  
造天筆聽罷﹐微微苦笑。“真是好計策﹐只是又要委屈你了。” #e.x]v:  
.-YE(}^  
“為天宇﹐為龍族﹐再大的苦難﹐紅雲也無怨無悔。我另有要事處理﹐就此告辭啊﹗”說罷﹐紅雲起身﹐踏著不太平穩的腳步匆匆離去﹐造天筆長嘆一聲﹐轉身回盲園。 /[?} LrDO  
2=?3MXcjy  
因為中了藍霞的迷音呼喚﹐靜海龍東方孤行意識開始混亂﹐往昔的事情樁樁件件﹐陸續出現腦海之中。造天筆託人將他帶入盲園﹐試圖將他導回正途。 @q!T,({kx  
Ab[o~X"  
因為盲園的規矩﹐東方孤行同樣帶上眼布。不能視物﹐使得他狂殺以及思切之心明顯降低﹔然而黑暗使他焦急恐懼﹐慢慢產生迷失的感覺。焦躁的腳步來回轉了幾圈﹐此刻﹐前方輕盈的腳步伴著低柔嗓音聲響起在他面前。 t;+b*S6D  
a=W%x{  
“前面這位﹐可是劍法精異的東方孤行﹖” ^U?Ac=  
F=Xb_Gd`  
東方孤行一驚﹐警覺起來。“你是誰﹖” 8GBKFNR 8  
or#] ![7N  
“聽過一揮長虹造天筆嗎﹖” J#Q>dC7  
Jt}`oFQ5l  
努力搜索腦海中印象﹐東方孤行半晌後斷然搖搖頭。“不曾聽過。” |*48J1:1y  
z4 =OR@ h  
暗自嘆了口氣﹐造天筆道﹕“這不重要﹐只要我認識你就可以了。” Y*#xo7#B  
7#wB  
“你也矇住雙眼嗎﹖”東方孤行雖然心中尚有疑問﹐卻因為心事混亂迷惑﹐皆問不出口。 "'t f]s  
r?u4[ Oe#  
點點頭﹐造天筆道﹕“在盲園之內﹐人皆相同。” Ytc[ kp  
PK|qiu-O&*  
“那為何你的腳步﹐走得這樣自在呢﹖” 4"|3pMr  
5$!idfDr|m  
“雖無雙眼引路﹐但是有心靈的帶引﹐心清則見物﹐你也可以試一試。” >!qtue7B  
z#Qe$`4&  
試著放松腳步﹐東方孤行往前走了幾步。“這……這困難﹗”畢竟看不見啊﹗ Cgln@Rz  
+@uA  
“不難也。凡事要預先打定主意﹐穩定腳跟﹐壯定膽氣。主意定﹐便不迷錯﹔腳跟定﹐便不忙亂﹔膽氣定﹐便不怯畏﹐才能走出平穩的腳步。” _8r'R  
-uN{28;@  
東方孤行疑惑道﹕“真能如此﹖” v6G1y[Wl  
&_]G0~e  
“不只心氣神﹐體也需要配合。心欲其定﹐神欲其定﹐體欲其定。” ;1yF[<a  
)a0l:jEOc  
“我只是陪恩父暫時來盲園。” 需要特別鍛煉如何在黑暗中行走嗎﹖ V5-!w0{  
^O<v'\!z-  
造天筆道﹕“心不識﹐則慮事不周﹔心不定﹐則遇事必卻。就算你離開盲園﹐這也是一則有益自身﹐必記之學問﹐並在危急時站得住的有用之學。” u ]y[g  
<V)z{uK  
“你來盲園﹐只為研究靜定的哲學嗎﹖” J;<dO7j5  
gJp6ReZ#  
“不只如此﹐學習在黑暗中抵制恐懼﹐肯定部份的回憶﹐不可能再回到現實。”造天筆心中暗捏一把汗﹐能不能將東方孤行導回﹐就看這次了﹗ /$clk=  
UUDbOxD^w  
“何謂部份回憶不可能回到現實呢﹖” ]35`N<Ac  
|X*y-d77W  
“比如﹐患難相交的兄弟或者朋友﹐因為某種因素而分開﹐有一天﹐有可能回到我們的面前﹔又比如光陰流逝﹐不可能再回﹐錯誤的行為已經做了﹐不可能再回﹐親人失散﹐不可能再回。這就是部份回憶不可能再重回的事實。” 造天筆空靈溫和的聲調緩緩陳述﹐試圖將腦中一片混亂的後輩人慢慢從迷思中拉回正軌。 :LB*l5\  
Q_p&~PNy5  
東方孤行沉默片刻道﹕“聽完你的話﹐我腦中好似非常的複雜。” =}tomN(F~[  
>l8?B L  
造天筆繼續引導道﹕“你應該有很多年齡相近的兄弟﹐或者朋友。” vCej( ))  
>o13?-S%e  
困惑地皺起眉頭﹐東方孤行道﹕“我有……不過記不住了。” IAzFwlO9  
OYxYlUq  
“那你記住什麼﹖” T}z? i  
=\u,4  
“恩父……吊頭溝……人頭……” L8n?F#q  
f99"~)B|  
造天筆心中有些著急。“再想清楚﹐這是幻想迷覺﹐或者事實的存在呢﹖” :~R a}  
y$nI?:d  
陰冷潮濕的吊頭溝﹐冰涼的雨水打在岩壁﹐匯合泥土變成泥濘的道路。山洞深處﹐病病歪歪的老邁身影﹐披頭散髮地癱在土炕上…… IR]5,K^l  
u(yN81  
從小而來的記憶﹐模糊卻又清晰﹐佔據了大半的腦識﹐東方孤行慨嘆著肯定。 _t"[p_llo  
P<Z` 8a[  
“啊……這一切是事實﹐不是幻想﹗”。 /2d>nj  
i._RMl5zg  
造天筆口不言語﹐心內一沉。情況很糟糕﹐強度的迷魂呼喚﹐想在這短短時間內挽回東方孤行的腦識﹐恐怕難矣﹗ &,8Qe;  
FZ%h7Oe  
東方孤行繼續肯定道﹕“這不是幻想﹐是事實﹗” L'a+1O1q&i  
'/XP4B\(E  
造天筆暗地想道﹐既然言語勸導已經無效﹐只好三天後離開盲園﹐取來鳳凰筆﹐看是否能夠點開腦識﹐恢復他的記憶。 Z" H;t\P  
\ :s%;s51  
見對方久久沒有回答﹐東方孤行又說了一次﹕“造天筆﹐我確定事實的存在。” doTbol?+  
9i 9 ,X^=  
哀傷浮現在造天筆的面上。“你能確定就好。” @D*PO-s9  
A@_>9;   
~~~~~~~~~~~~~              ~~~~~~~~~~~~~~~          ~~~~~~~~~~~~~~ ?fP3R':s  
 wT19m  
一夜未回﹐天明時刻才返回長城的藍霞﹐同樣是滿面陰霾﹐讓本來想詢問某事的魔空﹐稍微卻步。 'hWA&Xx +  
x0%m}P/  
藍霞看到魔空等在長城內殿大廳﹐才稍微平霽了臉色﹐問道﹕“城主有事﹖” OY(CB(2N  
eD(5+bm  
魔空本來心裡就在犯嘀咕﹐攻下東嶽之後﹐軍師並未如以前一般立刻趕回長城﹐這次回來又是這麼難看的臉色﹐難道在哪裡遇到困難了﹖以藍霞的本事﹐在天宇還有對手嗎﹖ l]D $QT3  
W tw,YFT  
看見魔空猜疑神色﹐藍霞解釋道﹕“此次在天宇耽擱﹐是為衛天劂選擇佩帶者。天宇已經將近選出黑暗希望的佩帶人﹐長城必須更早一步﹐才不至於落了下風。” BI%~0 Gj8  
|*w)]2B l  
“什麼﹗你要在天宇境內選人﹖”魔空大驚失色。“軍師﹐小心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Q jXJo$I6  
8pA<1H%  
“這我會小心佈局。” 藍霞淡然回答﹐轉身離開大殿﹐“藍霞需要休息片刻﹐告退。” I+twI&GS  
Fhllqh)  
處理完手邊一干雜事﹐藍霞立刻前往盲園。知曉東方孤行的行蹤﹐長城的情報之精準迅速﹐堪稱他的一大助力。守在門口﹐他並不入園﹐而是在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施展迷音呼喚。 "(W;rl  
Dz$w6 d  
“東方孤行﹐隨我來啊﹗” VI9rezZ*  
R=a4zVQ  
當藍霞的音波傳入盲園之內﹐東方孤行神不由主地隨著音波﹐慢慢走出盲園。 @,= pG  
Qp[ Jw?a  
“東方孤行﹐來啊﹐來啊﹗” "8uNa  
d])ctxB  
一路上﹐東方孤行隨著藍霞的聲音前行﹐仍然罩在雙眼之上的眼布﹐同時也蓋住了他的前程。 a;KdkykG  
QsxvA;7%  
突然﹐前方紅光閃閃﹐一條人影由半空落地。一轉身﹐雙目射出怒火﹐直視藍霞。 P 0+@,kM  
MYb^G\K  
音波終止﹐藍霞心頭猛然一震。 VHqoa>U,*  
9 4H')(  
熟悉的紅色衣袍﹐夾帶沖天怒氣﹐正是藍霞此生認定的唯一對手。 stfniV  
XP!m]\E&I  
紅雲驕子兩卷書。 4qE4 i:b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章 "]p&7  
b@4UR<  
藍霞明瞭﹐帶走靜海龍東方孤行的途中﹐必然遭致天宇眾人的攔截。沒想到﹐竟會是紅雲親身前來。 >*O5Ry:4  
`$JZJ!,A  
東方孤行坐倒一邊﹐痛苦迷茫的神情﹐顯示他仍然陷入迷陣之中﹐混亂的腦識﹐讓他一時失去判斷能力。 u=s,bt,"5  
BcpbS%S  
“紅雲﹐你……”藍霞仔細端詳著紅雲蒼白面容﹐心內略有不捨﹔可是話語未落﹐已被面前之人打斷。 saZK+kD4I  
q Sv!5&u  
“藍霞﹐放過東方孤行。不可利用他思念恩父之心﹐而導入歧途﹗”一字一頓﹐紅雲冰冷聲調直指藍霞﹐控訴他的行為。 i83Jy w,f  
LzLJ6A>;R  
冷笑一聲﹐藍霞轉過身去。“劍者至高榮譽﹐由你紅雲清聖的口中﹐卻變成歧途了﹖” !<j4*av:G  
+,R!el!o~u  
長嘆一口氣﹐紅雲道﹕“九龍由始至終﹐乃屬天宇﹐長城何必強行網羅呢﹖” D2D+S  
# SCLU9-  
藍霞回過身來﹐銳利眼神直射紅雲。“你之心不能代表他之心﹗撇開你我立場不談﹐東方孤行放棄回歸九色彩虹天﹐無疑想存活天地。紅雲﹐生存不易啊﹗新秀輩出﹐高手抬頭﹐沒有優越的競爭條件﹐很快就會被淘汰。而我﹐只是想延長他的武藝生涯。” Rl0"9D87z  
Uv.Xw}q  
真是堂皇的理由啊。紅雲心中更怒﹐看向一旁的東方孤行﹕“感謝藍霞的疼愛﹐雖有佩帶衛天劂無上的光榮﹐但終有一天﹐劍尖必指向自己的友人﹑兄弟。” TBJ?8W(  
x4g6Qze  
藍霞仰天大笑。“哈哈……江湖無奈﹐適者生存嘛﹗誰也想不到﹐同自長生學府而出﹐而今我必須取下你紅雲守衛之南嶽。這與劍尖指向友人兄弟﹐不是同樣道理﹖” 6ZI7V!k  
BHgs,  
將雙目閉了一下﹐紅雲壓下心中激蕩﹐沉痛道﹕“你也了解我為龍族付出甚多﹐絕不可能眼睜睜看你將東方孤行改造成邪惡的劍者﹗” .Xf_U.h$*@  
+&f_k@+  
看來要帶走東方孤行﹐不出重招不行了。藍霞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看向紅雲。 kzUj)  
>m%TUQ#%  
“沒錯﹗你為龍族付出的心神﹐世人皆知﹔可是你無從表白﹐因為你的愛子﹐上官殘心也是九龍之一﹗” AIQ {^:  
' ZTRl+  
說罷﹐藍霞盯住紅雲﹐浮起一抹殘酷微笑。果然﹐紅雲心神一震﹕“藍霞你……” u&o4? ]6  
5z3WRg  
不等紅雲再說什麼﹐藍霞繼續道﹕“因為龍族近年來的迅速凋零﹐所以當你得到愛子之時﹐喜悅是普通人的雙倍﹔同樣﹐當你的兒子慘死在太陰門﹐你的悲慟也是加倍﹕你不但失去了唯一的兒子﹐而且還使怒雨飛龍族﹐從此絕了後﹗紅雲﹐你還有面目﹐去見你地下的族人嗎﹖” KgD$P(J:[  
k 75 p  
藍霞的話語﹐字字如針刺痛心口。一時間﹐天旋地轉。紅雲渾身顫抖﹐腳步不穩﹕“別說了﹗別再說了﹗” jZidT9[g  
Fq+Cr?-  
斜睨對方一眼﹐藍霞繼續道﹕“誰說聖者無私心﹖上官金鴒﹑大地戰鵬﹐你們二度驚世之戰﹐其實乃私怨之爭﹐不是世人所謂的爭王之鬥﹗冠冕堂皇的名目﹐掩蓋不了當年大地戰鵬失手將你妻子打落千丈崖的事實﹐而你則寧可兩敗俱傷﹐也要報回夫妻離散之痛﹐真令人感動啊﹗” # Dgkl  
cC$YD]XdIA  
“住口﹗你住口啊﹗”眼前浮起的水霧﹐使面前的人慢慢變成一片藍色氤氳﹐紅雲在不知不覺中﹐聲音也哽咽起來。 !E00I0W-h  
.^F&6'h1H  
“所以你才會將失去母愛的上官殘心﹐託付龍妃撫養﹔而其後﹐你也讓出太陽的故鄉﹐安置流離失所的龍妃﹐報答她撫養愛子之恩。可惜呀﹗豁盡一切犧牲無數的你﹐如今連殘存的幾條小龍﹐也即將保不住﹗”藍霞看著坐在一旁地上﹐迷茫無措的東方孤行﹐得意說道。 _O87[F1  
]x8Y]wAU&{  
師兄的激將法﹐雖有效果﹐但紅雲僅憑著超人的堅強心志﹐迅速平定了內心的混亂。 B$s6|~  
Ym ]g0a  
“藍霞﹐你何以曉得的這般清楚﹖” o8E<_rei  
hF^JSCDz l  
“因為我看過‘天宇秘史’ 。” 藍霞看到逐漸平靜下來的紅雲﹐略覺失望。 s/~[/2[bnf  
LHOt(5VY  
紅雲卻是立刻大驚失色。“什麼﹗你看過師尊編寫之禁書﹗”果然﹐師尊如此偏愛藍霞﹐對其他弟子的禁令﹐完全不曾用在藍霞身上﹗ <)O#Y76s  
x7l}u`N4  
“非但如此﹐我還看過‘紅雲自傳’ 。” 藍霞殘酷一笑﹐注視著再度受驚的紅雲。 `'r]Oe  
]!P6Z?  
自己所寫的日常筆記﹗紅雲之覺得腦中“嗡” 的一聲﹕“藍霞﹐你……” 5M)B  
O\yYCi(  
他還知道什麼﹖自己從入學府﹐就鮮少提及自己的私事﹐如今…… &"tQpw5  
Z(4/;v <CT  
冷冷看向對方額角的汗水﹐藍霞明白自己已快攻破對方的心防。剎那間﹐天地死寂。微微冷笑﹐他逐字逐句﹐說出最重要的話。 p\'X%R  
uW[AnQ1w  
“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名字﹐你應該長記心中﹕那就是上官殘心的母親——夢雨涵﹗”  r?0w5I  
l1 08.ao  
聲聲皆是怨﹐字字皆是血﹐數十年來夜以繼日的無邊思念﹐已讓紅雲幾乎崩潰。那是沉蘊心底的名字﹐哪怕四週無人﹐不敢也不忍心再提的名字。 ;2fzA<RkK  
L!/{Z  
“啊——” V5h_uGOD  
MGw XZ7?E  
紅雲痛苦的叫聲﹐穿破九重天。頓時紅光閃射﹐塵沙漫天﹐狂暴氣流毫無目標射向四面八方﹐藍霞也被這股前所未見的狂猛氣流逼退數丈遠。 $[cB6  
p'@z}T?F  
發出勝利者的大笑﹐藍霞道﹕“紅雲﹐由你的舉動﹐證明夫妻情深啊﹗” ?_uan  
GP ^^ K  
曖昧的眼光上下掃視紅雲﹐藍霞雖在大笑﹐心中卻是極度的不快。證實了紅雲對夢雨涵的深情所在﹐他暗自咬牙﹐眼神更加冰冷無情。 q(s0dkrj  
KU+u.J  
激動尚未收起﹐紅雲強按捺心中洶湧的波濤﹕“其他不說﹐留下東方孤行﹗”此刻還不是動怒的時刻﹐一定要挺住﹗ v/]xdP^Z  
Q(1R=4?.Z  
“我希望在南嶽打倒你﹐而不是此地啊。” 藍霞好整以暇道。 HH(2  
5c%Fb :BW=  
紅雲﹐藍霞為你在南嶽之守準備了一份大禮﹐我不希望你還沒到那時候﹐就已經撐不住了啊﹗ d@Bd*iI<  
FRPdfo37  
“紅雲再問你一次﹐留下東方孤行﹗”面頰通紅﹐氣流不穩﹐紅雲已經再無力唇槍舌劍﹐只是盡了最大的忍耐﹐生硬要求。 Td^62D;  
@{<^rLt  
“吾要將他帶回長城。” 藍霞心中好笑﹐也不拐彎﹐直接回答他。 srImk6YD  
D2MIV&pahP  
紅雲終於發怒了。“藍霞﹐如果你不介意提前對戰﹐那就今日了﹗” \:n<&<aVSr  
2"Unk\Y  
藍霞也不甘示弱﹕“紅雲﹐以你現在的體力﹐藍霞完全樂意奉陪啊﹗” | z}VP-L  
6+>X`k%D  
心底一沉﹐昨晚不堪的回憶浮現心頭。一激動﹐紅雲不自覺提元至最高﹐完全不顧自己的身體是否能負荷得了。 9K&YHg:1  
HPO:aGU   
“啊~九天血雨﹗” \!>qtFT  
3v#F0s|  
藍霞愕然﹐沒想到紅雲一出手就是極招﹐看來自己非得以同階極招應對了﹕“紅雲﹐我們卯上了﹗地支藍泉﹗” iY sQ:3s  
ky]L`w  
鮮紅的血雨慢慢飄降大地﹐藍色泉水也漸漸濕透地面。正當兩人一触即發之時﹐忽然半空飛下一道人影﹐迅速帶走了東方孤行。 -=1>t3~\  
XL1x8IB  
“東方孤行﹗”收起招式﹐紅雲飛身去追。 cZ.p  
%3HF_DNOY=  
“哼﹗走的了嗎﹖”藍霞冷笑一聲﹐半空推出一掌﹐將紅雲攔下。 #.}&6ZP  
h: z$uG  
“你……”紅雲怒道﹕“藍霞﹐你的小人路數越用越順手了﹗” G [yI[7=d  
[*ug:PG  
“哈哈……兵不厭詐嘛﹗”藍霞慢慢逼近紅雲﹐“你是想繼續對戰﹐還是……” =t}m  
9I1`*0A  
~~~~~~~~~~~~~              ~~~~~~~~~~~~~~~          ~~~~~~~~~~~~~~ KlwB oC/{K  
rXGaav9  
趁著兩人交戰之際﹐一名時空殺星奉藍霞之令﹐帶走了東方孤行。可是半途﹐一抹雪白人影擋在前方﹐冰涼的氣息雖溫潤柔和﹐卻散發出不可輕視的氣度﹐當場震懾住了殺星。 FB~IO#E8W  
+f^|Yi  
“放下東方孤行﹐否則造天筆不惜動殺﹗” R\6dvd  
#xq|/JWs  
未等殺星開口﹐另外一股超強的邪魔氣息迎面而來。 CA/Lv{[2  
=G 'c%  
“哈哈……軍師果然料事如神﹐知道半路有人攔截。造天筆﹐讓魔空陪你玩玩如何﹖” ="g9>  
a63Ud<_a7  
造天筆雲淡風輕﹐一派閑雅﹐面對長城之主﹐卻是全無畏懼﹐淡淡開口道﹕“長城雖有計劃﹐難道天宇就沒有自己的計劃麼﹖魔空﹐天外有天﹐不可過於自大。” \/m-G:|  
`[_p,,}Ir  
“嗯﹖什麼意思﹖”魔空警惕﹐注視著面前看似文弱之人。 sk t9mU  
(I1^nrDP.  
“意思就是﹐參加今日計劃的天宇之人﹐不只是造天筆一人。” [RDY(}P%  
8*]dA ft  
伴隨宏亮而清朗的嗓音﹐天皇從魔空後方走出﹐形成兩對一的局面。“魔空﹐放下東方孤行﹐天皇可以考慮少造一條殺孽。” IJZx$8&A  
 `7V'A  
呆住的時空長城殺星﹐聞言才反應過來﹐抓著東方孤行就要遁離。魔空上前猛然攔下造天筆追人的勢子﹐卻被天皇從背後襲擊成功﹐一招“開山指” 打去﹐生生將那殺星打成碎粉。 ~!Rf5QA85  
Ivq|-LDNc  
“天皇你﹗”魔空見狀大怒﹐“魔空今日將血洗天宇啊﹗” CSFE[F63  
/)Weg1b  
“有那本事再來說吧﹗”天皇向造天筆略使個眼色﹐兩人便一起上陣﹐配合出招。 P$/Y9o  
*>lXCx  
這邊﹐紅雲竭盡全力﹐只為拖住藍霞﹐不讓他趕到魔空那邊去。藍霞慢慢覺得不對﹐此刻懷裡用以聯繫魔空的水晶球發出了異常波動。 d8^S~7  
4)snt3k  
天皇和造天筆都是當今武林上武功一流的高手﹐以二對一﹐魔空完全處於下風﹐就算他萬幻魔體練得再精純﹐也應付不來兩人聯手圍攻。時間一長﹐一個疏忽﹐被造天筆的“絕魔天掌” 打中﹐從半空摔落地面。 HIlTt  
/XuOv(j  
感應到城主受傷﹐藍霞第一反應﹐就是迅速擺脫紅雲的糾纏﹐飛速離開。可是還是慢了一步﹐天皇趁魔空墜地的空間﹐再贊一掌﹐那招式落入藍霞眼中﹐頓時令他幾乎驚斷氣息。 jyRz53  
mP +H C)2  
“住手﹗”藍霞衝入戰圈﹐搶了人就走﹐不欲再與兩人多言什麼。 j'SGZnsy*  
3HndE~_C&  
“停手吧。” 造天筆勸下天皇要追趕的勢子﹐微蹙的眉間表達著他的淡淡懮心﹕“去看看紅雲如何了。” Sjmq\A88dc  
6ZC~q=my  
~~~~~~~~~~~~~              ~~~~~~~~~~~~~~~          ~~~~~~~~~~~~~~ gp^xl>E  
v@:m8Y(t  
時空長城之中﹐藍霞扶住魔空﹐急切為他療傷。天皇的極炎之招氣勁十分霸道﹐如果不趕緊用極冷凍氣疏通脈道﹐結果就將是功體全廢。想到攻取寒地北嶽之前﹐自己就要在魔空身上損失至少一半的功力﹐藍霞的心裡﹐已經不單是憤怒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r)dXcus  
$j0<ef!  
可惡的紅雲﹐知道我將上北嶽﹐才想出來如此的爛計策…… (%]M a  
VQ2B|v  
好啊﹐要鬥﹐藍霞就陪你玩到底﹗ 7C@m(oK  
xI5zP? _v  
“紅雲﹗紅雲你怎麼了﹖”造天筆逼退魔空和藍霞﹐和天皇一起趕到方才的小徑﹐卻見紅雲倚樹而立﹐背對著他們﹐所以看不見面容。 PW*[(VX  
}~ga86:n0  
造天筆輕輕拍了拍紅雲的肩膀﹐卻見他抖了一下﹐鮮血再度由口中溢出﹐滴到地面。 S <++eu  
)aX#RM? N  
睜開眼睛﹐紅雲看見來人﹐急忙問道﹕“東方孤行呢﹖” `S]DHxS  
vPu {xy  
“已經安置妥善了﹐紅雲﹐你沒事吧﹖”天皇皺眉﹐“你和藍霞動手了﹖” QLH6Nmk  
s#(<zBZ9p#  
“沒有。” 紅雲虛弱倚在造天筆的肩頭﹐緩緩道﹕“幸好東方孤行不曾入長城﹐否則接下來天宇的浩劫﹐就難以控制了啊﹗” 3=^B &AB  
'R n\CMTH  
造天筆一邊替他把脈﹐一邊焦急問道﹕“到底發生何事﹖藍霞把你怎麼了﹖” 8H{9  
o{MmW~/o&  
紅雲只是搖頭﹐默默咽下心中苦澀。這步棋雖是天宇險勝﹐可是藍霞也已經成功打擊到自己內心最脆弱的部份。血雨一旦會藍泉﹐自己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今天幸好還未走至那一步﹐可是內心的傷痛﹐卻已經烙下殘酷印記。 -$f$z(h  
hh^_Z| 5  
逆天之路﹐不可行而行之﹐是勇者﹐或是愚者呢﹖ %Q5 |RL D  
D{]9s  
-lI6!a^  
第三十一章 212  
kO8oH8Vt  
依舊是幽幽燭火﹐靜謐得有些空洞的空間。作為異度空間的魔域﹐時空長城名實兼俱。 jbu+>  
t[bZg9;  
盤腿坐在小榻上﹐藍霞微微倚著一側牆壁﹐注視著琉璃燈罩裡小小的一簇燈火。這是多年來休息時養成的習慣﹐也是他稍微滿足心裡空虛的唯一寄託。 ^cI RP  
SMHQh.O?5  
自從上次長城受挫﹐藍霞為解天皇之招而喪失一半功力﹐進攻北嶽的計劃就暫時終止。他恢復到之前的閉關狀態﹐對外宣稱要修復損失的功體。 ^A t,x  
_I #a `G  
計劃因為產生變數而失敗﹐造成城主重傷﹐魔空雖並未有只言片語的責備﹐可是藍霞卻鄭重宣佈﹕“藍霞執掌軍師要職﹐是長城計劃的策劃者。此次挫敗﹐吾佔七分的職責﹐所以自罰一個月﹐閉關思過。” t",b.vki\z  
esHcE{GNOS  
閉上眼睛﹐眼前全是那令他愛恨交織的紅色身影。聰明慧黠的紅雲﹐睿智坦蕩的紅雲﹐懮心忡忡的紅雲﹐怒火中燒的紅雲﹐還有…… x1 1ug  
h_xzqElZu  
苦笑一聲﹐藍霞深吸一口氣﹐將心中隱隱而動的燥熱壓下。翻看著近日送來的情報﹐看不見關於紅雲的只言片句。他其實明白﹐必定是天宇眾人將他藏匿某處﹐也和他一樣﹐在將養身體吧。真不愧是師兄弟﹐連掩人耳目的方法都一模一樣…… NS^+n4  
q<Wz9lDMNR  
事已至此﹐再無轉寰余地。藍霞手上一緊﹐那幾張報告陡然化成粉末﹐散落一地。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叩門聲。 BGL-lJrG  
,) 3Eog\-  
“軍師﹗” @t,Y< )U  
0/b3]{skK  
尖銳聲音傳來﹐藍霞不禁微皺眉頭。情緒焦躁不安﹐魔空今天是怎麼了﹖雖然暫時閉關﹐可是天宇和長城的事務﹐都還在他的掌握之中啊﹗不可能發生什麼意外﹐除非…… gib;> nuBK  
axiP~t2  
藍霞開了門﹐魔空焦急倉惶的表情映入眼帘。 ^$J.l+<hy  
W0 N*c*k  
“軍師﹗我做了一個不祥的夢﹐夢見我的頭被黑暗希望所斷… …我問你﹐天宇是不是已經有人佩帶黑暗希望了﹖” SQI =D8  
h Ap(1h#m  
“城主放心﹐黑暗希望尚無人佩帶﹐天宇眾家刀劍客還在爭奪之中。” 藍霞平靜鎮定的回答﹐卻並未換來魔空的安心。 j{H,{x  
w?A6S-z  
“是嗎﹖那……趕緊派人奪取來﹗”魔空心有餘悸地撫摸胸口﹐近乎任性地要求著。 )ZDqj  
"v5jYz5M  
藍霞神情一凜。“這……我已決定要攻打北嶽。” P&9&/0r=_  
=_9grF-  
魔空聞言頓了一下。沒錯﹐攻五嶽佔天宇﹐是長城的首要計劃。可是斷頭的噩夢﹐有如額上細密汗珠﹐揮之不去啊﹗ xw~&OF&  
9':MD0P/M  
“如果不能更改﹐那就兵分兩路﹗”自認為果斷地下著命令﹐魔空一心想將噩夢中的事實改變。 OC_i,  
\Qe`>nA  
藍霞的眉頭越皺越緊﹐內心十分不悅。因為一次小小挫敗﹐就心驚膽戰到這個地步﹖冷眼看著天花板﹐藍霞並未立刻答話﹐只是顧及魔空的面子﹐給他些許思考的空間。 ?8@EBPpC  
`EzC'e  
看著軍師只是沉默而未有明確回答﹐魔空著急道﹕“吉凶未來先有兆﹐我已經覺得非常恐慌了﹗” 6^hCW`jG  
Q`(.Blgm;  
藍霞經過短暫的盤算與思考﹐做下決定。 MDOP2y`2i  
sn:wLc/GAd  
“好吧﹗就依城主﹐吾將派遣眾殺星前往奪取黑暗希望﹐北嶽就由吾一人獨上。” Q`[J3-Q*{  
%&S :W%qm?  
~~~~~~~~~~~~~              ~~~~~~~~~~~~~~~          ~~~~~~~~~~~~~~ N#4"P: Sv  
T Ue=Yj  
“好友造天筆﹐真是不好意思﹐又拖累你了。” 接過藥碗﹐紅雲慢慢喝著﹐真誠向造天筆道謝。 DzG$\%G2R}  
)W$@phY(I  
“紅雲﹐我們之間﹐不該如此生疏吧。” 造天筆溫柔笑笑﹐一邊在他床邊坐下。“今天感覺如何﹖” 'jd fUB  
_J33u3v  
紅雲點點頭。“氣流平穩許多﹐胸口也不再有滯悶的感覺了。” DeR C_ [  
y>_*}>2,O  
“早點休息吧。我告辭了。” 造天筆拍拍他的肩。“安心養病﹐這裡隱蔽得很﹐沒人會知道。” y,vrMWDy  
. I#dR*  
“能陪我一晚嗎﹖”紅雲直視好友﹐“我們好久沒長談了……” v[=TPfX0  
,L9ioYbp  
“這……”造天筆垂眼﹐心內暗嘆。紅雲雖然隱匿江湖﹐卻仍然心系五嶽戰事﹐讓他不禁心疼無比。 Y|N.R(sAs&  
K._* ~-A  
“好吧﹐那我只好說了。藍霞將於明日﹐獨自上北嶽。” 造天筆沉吟道﹕“不知道他又在盤算什麼。” 2f7]= snCG  
Rkz[x  
紅雲也大為驚訝。就算功體盡復﹐一個人對抗北嶽的人馬﹐也太托大了吧﹗師兄不是輕易冒險的人﹐難道他另有佈局﹖ V75P@jv5J  
!d3:`l<  
“難道是長城內部出事了﹖”紅雲馬上想到這個可能。 ""u>5f  
k5]`:k6  
“嗯。聽聞是魔空執意要奪取黑暗希望﹐才迫使藍霞不得不分兵兩路。” 造天筆暗暗欽佩紅雲敏銳的直覺﹐可是也頻頻嘆息雲﹑霞同門互鬥的命運。 b0!ZA/YC-  
c:sk1I,d~^  
還是不對。長城殺星無數﹐再怎麼兵分兩路﹐也不至於讓藍霞單槍匹馬出戰北嶽啊﹗何況他也沒理由非得在同一天進行這兩樁事﹐這裡面一定有文章。 a<mM )[U  
Vrx3%_NkQ  
“北嶽那邊怎麼樣﹖”紅雲決定謹慎佈局﹐也許這次能夠保住北嶽…… I\:(`)"r  
P`!31P#]L  
造天筆道﹕“鱗皇自從回守北嶽﹐戰備甚嚴﹐加上特有的冰雪寒地氣候﹐難道長城還有可趁之機﹖對了﹐半龍黑蟒自從半截至尊死後﹐就一直在他門下學習﹐聽說他現在也在北嶽。” :x/L.Bz  
`%A>{A"  
就是這個﹗紅雲猛然從床上坐起﹕“好友﹐我決定親自上北嶽﹗” !w=6>B^  
"`8~qZ7k  
只要關係小九龍﹐紅雲就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造天筆緩緩搖頭﹐制止他下床的勢子。 mnS F=l;;  
3pk `&'  
“你這種身體﹐在冰雪寒天裡撐不過一個時辰。如果你堅持的話﹐北嶽就由我去。” ;Alw`'  
76rRF   
秀眉緊鎖﹐紅雲半晌道﹕“還是不夠穩妥。依我看﹐不如將東方孤行帶上﹐好友以為呢﹖” No G`J$D  
:bV1M5  
造天筆當下瞭然。同為小九龍﹐平輩之間﹐應該更容易處理事情。 [Uw/;Kyh  
|$aTJ9 Iq:  
“我明白。你是害怕藍霞對黑蟒動手。” La#otuw+?  
1feS/l$  
“唉﹗戰場上不擇手段﹐師兄已經失去過去的操守了。” 紅雲無奈嘆息道﹕“只是萬一極端發生﹐還請好友手下留情啊﹗” ?wQaM3 |^:  
'k(aZ"  
此話一出﹐造天筆神情陡然冷凝。 yCLDJ%8  
/agX! E4s  
“什麼意思﹖” mhZ60RW  
P]b * hC  
驚覺自己說出了心裡深藏的想法﹐紅雲一時不知所措﹐臉上染上淡淡緋色﹕“我……” .S =^)  
SByn u  
造天筆見狀﹐表情更加嚴肅。“紅雲﹐你何時也變得如此糊塗了﹖緊要關頭﹐這次絕對不能再有疏失了﹗” p!]$!qHO (  
Q1?09  
西﹑東兩嶽接連被攻破﹐天宇已失五分之二。如果再讓藍霞拿下北嶽﹐以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焉能抵擋長城的攻勢﹖四方若破﹐中嶽必定難保。紅雲暗自悔恨﹐咬牙道﹕“是紅雲失態﹐好友見諒啊﹗” KaGG4?=V  
[[sfuJD  
“抱歉﹐是我太衝動……”造天筆嘆息道﹕“天宇局勢至此﹐造天筆漸失方寸了。” E |BE(F;K  
slWO\AYiO  
“好友放心﹐還要麻煩你去放出消息﹐說天皇將二訪長城。牽制住魔空﹐北嶽防守則必定萬無一失了。” 紅雲按住微微痛楚的額頭﹐緩緩吐氣。 3 2MdDa  
,]UCq?YW)T  
“嗯~紅雲真不愧是天宇第一智者﹐思慮週到﹐造天筆佩服。” 扶著紅雲躺下﹐造天筆道﹕“那我先告辭了﹐你好好休息。” Q4vl  
~xSAR;8  
“贊謬了。祝好友一路順利啊﹗” \uT y\KA  
cXY;Tw45  
如果有可能﹐紅雲也不想如此啊…… ]~H\X":[>  
hwR_<'!  
心煩意亂﹐輾轉了半宿﹐終於抵擋不住沉沉睡意﹐紅雲合上了眼睛。 <5wk~|@t  
+^\TG>le  
~~~~~~~~~~~~~              ~~~~~~~~~~~~~~~          ~~~~~~~~~~~~~~ eub2[,  
gN("{j1Q  
“嗯﹖天皇要來拜訪長城﹖”藍霞得到傳報﹐隨即了然大笑。“哈哈……好啊﹐既然如此﹐那城主你也不必客氣﹐好好招待他﹗” G$)f5_]7{  
6*]g~)7`Q~  
“軍師……”魔空猶豫著。“不如等黑暗希望到手之後﹐再上北嶽。” .3QX*]{  
,|r%tNh<8$  
“城主放心﹐藍霞能一心多用。何況攻取北嶽﹐不用動到長城一兵一卒。” 藍霞微微冷笑﹐紅雲﹐等著接招吧﹗ C%l+<wpXO  
=T0;F0@#4  
清晨第一縷光線降臨大地﹐造天筆喚來東方孤行。 ySEhi_)9^  
8r46Wr7Q  
“東方孤行﹐隨吾上北嶽﹐支援你的九弟黑蟒。” i G%h-  
QSxR@hC  
“是。” 冷漠劍客恭順跟著造天筆﹐向冰雪寒地而行。 ,fa'  
2iJ)K rw  
藍霞一踏出時空長城之外的不毛曠地﹐就看見了刺眼的人。 :g`j gn 0  
#OT8_D  
高俊挺拔﹐面前的中嶽天皇氣勢沖天卻精華內斂﹐那份骨子裡透出的傲氣更是不輸他自己。 --}5%6  
2Vn~o_ga  
“哦﹐是天宇貴賓。只是藍霞今日將攻取北嶽﹐不克奉陪了。” 藍霞心內讚許﹐卻是非常仔細地打量著這名日後的強勁對手。 w#!^wN  
x  #Um`  
“無妨。吾約見之人﹐本來就非是你長城軍師﹐而是城主魔空。” 天皇絲毫不給藍霞面子。 UHh7x%$n  
sOY+ X  
對話語之中的嘲諷毫不在意﹐藍霞笑笑﹐明白自己遇到對手了。看看天時尚早﹐他決定稍作停留﹐見識一下這名天宇能人。 X*^^W_LH.  
8w Xnc%  
“嗯~天皇果真是五嶽互不支援協議的執行者﹐看來你對北嶽戰事毫不關心。” =5v=<, ]  
LW$(;-rY  
“非也。有紅雲驕子運籌帷幄﹐北嶽萬無一失。” 天皇注意到藍霞眼神中一閃即逝的光芒﹐心底暗暗盤算。 &# ?2zbZ  
oXxY$x*R1  
看得出來﹐藍霞對這個同門師弟﹐相當忌憚。看來要對抗藍霞攻勢﹐非得紅雲不可。 H>qw@JiO!  
?b8 :  
“哈哈……想不到天皇對紅雲﹐評價如此之高。” 藍霞輕搖羽扇。“不過﹐若說起對他的了解﹐你就不及吾了。” Q2L>P<87T  
^z%ShmM&LZ  
什麼意思﹖天皇謹慎盯著藍霞﹐等著他的近一步解釋。 p!OCF]r  
DNGXp5I  
就在此刻﹐天際悶雷滾動﹐電閃陣陣﹐傳來魔空不耐煩的聲音﹕“既然天皇與軍師相談甚歡﹐軍師啊﹐不如你就另擇日子出發吧﹗” Gz,?e]ZV  
`v|w&ty*  
“何必麻煩﹖日後請教的機會多著呢﹗”藍霞似笑非笑﹐看著天皇。 m'b9 f6  
!)1gGXRY  
天皇冷笑道﹕“是呀﹐不過也得看你藍霞﹐是否有命活到那個時候﹗” , Y\`n7Ww  
1j!LK-  
“哈哈……吾就將此當作祝福吾順利歸來的吉言了﹗請。” 一甩袍袖﹐藍霞囂狂笑聲迴蕩四週﹐身影漸漸隱沒在北方陰沉的天際之中。 O_kBAC-|R(  
o;zU;pkB  
若有所思地看著藍霞遠去﹐天皇心裡﹐竟然隱約昇起一抹不安。 !pqfx93R*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二章 ~\oF}7l$  
wqnHaWd*  
地處冰天雪地的北疆﹐北嶽巍峨雄偉﹐卻又冰冷無情。終年不停的風雪天﹐造就了守護者同樣的個性﹕狂傲﹑孤僻而冷情。恪守五嶽互不支援的條約﹐北嶽鱗皇獨坐峰頂﹐閉目養神﹐等待極端的來臨。 n ZbINhls  
nr{#Krkb  
造天筆帶著東方孤行﹐疾速趕往北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干擾﹐兩人特別挑選偏僻小路﹐終於順利來到北嶽領域。 i!a. 6Gq  
)-s9CWJv  
一路上並未感受到長城軍師的氣息﹐造天筆心裡也就略微放心了。只要趕在藍霞上北嶽之前攔住他﹐北嶽必然萬無一失。   L* 0$x  
`B A'a" $  
可是他心中卻一直隱隱感覺不對﹐這麼順利﹐其中一定有問題。 'nMj<:0wlD  
F4*ssx  
“前輩﹐怎麼停下來了﹖”東方孤行見造天筆在北嶽關口停步﹐不禁奇怪。 g!\H^d4  
7K 'uNPC  
造天筆沒有回答﹐靈思暗自運轉﹐巡查北嶽一周﹐並未發現任何異狀。可是心底的詭異感覺﹐卻依然揮之不去。 N8E  
D^Gs_z$['  
“前輩﹐天象變了。” )yt_i'D}  
gJZH??b  
東方孤行一句話﹐令造天筆猛然抬頭。藍光閃現﹐雲流狂捲﹐漫天飛雪之中﹐一道藍色人影凝現﹐正是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 $ o }  
Mgp+#w+,  
造天筆提飽內元﹐身形挪移﹐立時擋在藍霞身前。 0#S#v2r5  
Tfz _h~D  
“北嶽地域﹐不歡迎別有企圖的人。” 造天筆淡淡開口﹐“請回吧。” Tpd|+60g  
II'"Nkxd  
“哦﹖北嶽可是你造天筆的地盤﹖”藍霞挑眉問道。 fjd)/Gg  
Ab In\,x  
“天宇存亡﹐人人有責。” 造天筆道﹕“吾不希望動到極端﹐乃是因為紅雲特別交代﹐讓吾放過你。” `PUGg[Zx^  
rQD^O4j R  
一句話﹐隱隱觸動心底怒氣。可是藍霞並無半絲動容﹐嘴角一勾﹕“憑你這句話﹐藍霞今天留你不死﹐速速回去吧﹗” PWBcK_4i%  
M-8`zA2  
意料之中的回答﹐造天筆只是想讓他明白﹐紅雲其實並不想徹底和他決裂。意思傳到﹐對方仍然固執﹐理虧的一方就非是天宇了。 *6bO2LO"  
jcbq#  
“既然如此﹐那造天筆得罪了。” 仍然是輕柔言語﹐但殺氣已漸凝聚在手心。 'N3)>!Y:8  
TYKs2+S6  
“前輩﹐讓我來﹗”東方孤行上前一步﹐躍躍欲試。 (2Z k fN  
%6W%-`  
藍霞突然仰天大笑。“哈哈……何必著急呢﹖下輩人﹐我不會與你動手﹐造天筆﹐好好看著吧﹗” AGGT] 58|  
fgoLN\  
心頭一緊﹐造天筆看向藍霞目光注視之處。一個黑點慢慢變大﹐儘管是風雪漫天﹐可見度頗低﹐但造天筆仍然一眼認出了來人。 `k6ZAOQtX  
"U-dw%b}b  
“黑蟒﹗” NZ"nG<;5  
mt]^d;E  
來不及訝異﹐東方孤行就被兄弟手中所取之物震撼﹐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Rc vp@  
RKPX*(i~  
驚叫聲出口之前﹐藍霞發出勝利的大笑。“幹得好﹐黑蟒﹗” cN-$;Ent  
ubv>* iO  
“黑蟒你﹗”造天筆難以置信地轉向藍霞﹕“藍霞﹐你又使了什麼卑鄙手段了﹖” \iP5.3C  
|->C I  
篤悠悠地取過仍然鮮血淋瀝的骨節﹐藍霞回身看著造天筆兩人。 [jv+Of IZ  
q5G`q&O5  
“奇怪嗎﹖問問黑蟒自己﹐為何會背叛天宇。” 藍霞冷笑道﹕“成為各方利用的對象﹐然後被隨手拋棄。他父母各奔前程不要他﹐龍族因為他半龍的血統歧視他﹐天宇沒一個人關心在乎他。”  i}_"  
z d6F}2*6  
“且慢﹗黑蟒﹐鱗皇可是對你關愛有加的恩人﹐你怎可反叛他呢﹖”造天筆打斷藍霞得意的言語﹐悲傷質問。 bXi!_'z$  
5P{[8PZxbV  
“哼﹗他殺死我的親生父親﹐還利用我替他守北嶽﹐幸虧長城軍師……” s o1hC  
\(MI DCZ@-  
“住口﹗”造天筆氣得渾身發抖﹕“天宇生你養你這麼多年﹐你居然隨便聽信一個外域之人的信口開河﹗” v5\5:b {/  
Za,myuI+  
“喔﹖那你們一會兒說黑蟒的父親是龍之尊﹐一會兒又說是五方君﹐其實也不過是在利用黑蟒的特殊關係﹐達成你們的目的而已﹗”藍霞凌厲眼神射過來﹕“你們誰能真正了解﹐黑蟒要的究竟是什麼﹖龍之尊為了小妾﹐可以毫不猶豫把他打成重傷﹔五方君為了讓他徹底和半截至尊斷交﹐可以不惜將他訓練成瀕臨崩潰的狂人。紅雲口口聲聲愛護龍族後輩﹐結果也是對黑蟒不聞不問。造天筆﹐天宇盡是你們這等偽善無情之人﹐你想黑蟒還會在這裡停留片刻嗎﹖” N%F4ug@i   
(6Ciqf8  
東方孤行出聲了。“兄弟﹐長城是異域﹐不是龍族之人該去的所在﹐回頭吧。” nb.|^O?  
j5[Y0)pV\  
黑蟒倔強道﹕“軍師將培養我成為劍界的頂尖高手﹗東方孤行﹐同為用劍之人﹐追求頂峰的熱情﹐你也應該不陌生吧﹗” ?<` ;lu/eL  
nTl2F1(sV7  
“東方孤行﹐不惜一切帶回兄弟。” 往前站了一步﹐兄弟倆眼看就要對上。 _=cU2  
RGL2S]UFs  
“黑蟒﹗”藍霞突然出聲﹐“取下東方孤行的首級﹗” !QpOrg  
nV`U{}x  
極端在即﹐造天筆見狀﹐搶先一步擋在兩人中間﹕“住手﹗東方孤行﹐不能傷害黑蟒﹗” pm=m~  
\zc R7 5  
“前輩﹗東方孤行不能坐視兄弟從此反目﹗”懇切話語﹐卻陡然震攝了藍霞的內心深處。 *M)M!jTv  
{;N2 &S o  
隨著殘忍的變數和天意﹐曾經他們也擁有的決心和誓言﹐一切隨風而逝。 Z9.0#Jnu  
f^ja2.*%?  
造天筆嘆息道﹕“藍霞﹐此事只在你我之間﹐何必牽扯龍族後輩呢﹖” "x vizvR  
]q~bi<E9W  
“哦﹖是嗎﹖”藍霞譏諷一笑﹐重新將心底隱隱的激蕩平息。“造天筆﹐北嶽戰事已經結束了﹐你還有閑心在這裡和我磨蹭時間。如果你不在意紅雲的安危﹐藍霞有的是時間奉陪﹗” P{x6e/  
Z5 p [*LMO  
“你……”腦中一片混亂﹐造天筆已經說不出半句話。許久﹐無奈嘆息逸出口中。 \wD L oR  
<F8e?xy  
“東方孤行﹐我們回去吧。” PXyv);#Q`  
@C<ofg3E  
躊躇地跟著嘆了一口氣﹐東方孤行回頭看了一眼黑蟒﹐無奈離開。 :..WL;gC  
0'HQ=pP  
造天筆心急如焚﹐難道此次佈局﹐紅雲當真完全失敗嗎﹖ pztfm'  
;: &|DN3;  
紅雲……你到底出什麼事了﹖ vz~Oi  
BA2J dU  
~~~~~~~~~~~~~              ~~~~~~~~~~~~~~~          ~~~~~~~~~~~~~~ ?5jLN&A3 G  
IJ~j(.W  
天皇二度探訪時空長城﹐自是信心滿滿﹐可是遇到完全翻臉的魔空﹐一時也不知如何收場﹐全身而退。 2e-`V5{)b  
M!kSt1  
“哼﹗軍師藍霞早就看穿你們的計劃﹐故意將計就計﹐引你入長城。中嶽天皇﹐時空魔殿﹐今日將成你的葬身之處啊﹗” 1+gFfKq  
sPG500=)  
魔空銳聲大笑﹐喚來無數殺星﹐包圍住微微錯愕的天皇。 2n$Wey[  
r^a:s]  
“不必企圖逞口舌脫困﹐拿出你的看家本領吧﹗” Y!8FW|  
\ @ fKKb|  
而在天宇的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紅雲猛然警覺。 -r_,#LR!l  
q-+:1E  
“哎呀﹗天皇啊﹗” F}7sb#G  
] j8bv3  
南嶽局勢日漸危急﹐紅雲無法就這麼放下守護之職﹐一咬牙﹐幻體再度化出﹕“去—” cS'{h  
-|Zzs4bx  
像是一切皆有安排﹐時空長城居然大門敞開﹐似乎就在等待幻體的進入。 lm 96:S  
_-lE$ O  
顧不得許多﹐紅雲幻體一路飛奔﹐直闖時空魔殿。 tRpY+s~Fq  
$~iZaX8&  
“魔空﹐紅雲今日不會讓你得逞﹗” 71y{Dwya  
BM/o7%]n  
天皇看到突然出現的紅雲﹐立刻知道事情壞了。今天的計劃﹐長城皆是有備而來﹐說明北嶽同樣不保了。 eZ+6U`^t  
pr,,E[  
銳利眼神一掃﹐魔空盤算片刻﹐放聲大笑。 &y}7AV  
p_g`f9q6D  
“紅雲驕子兩卷書﹐三分之一的幻體﹐也敢只身入長城﹐佩服﹐佩服啊﹗” !6 L!%Oi  
9(J,&)J  
“就算是三分之一的功體﹐對付你們這批雜魚﹐綽綽有餘啊﹗”天皇臨危不亂﹐權衡局勢之後﹐冷笑答話。 m$_b\^we  
) $_1U!z  
魔空頓了一下﹐此時紅雲開口了。“長城之主﹐你們此次的目標﹐非是天皇﹐何不讓他離開﹖” MqB@}!  
TIxOMYy  
這句話正中魔空下懷。“他離開﹐你留下嗎﹖” ROmmak(y8  
:09NZ !!  
“有何不可﹖”紅雲淡淡答道。 . }/8 ]  
*V%"q|L8  
天皇聞言﹐臉色一沉。紅雲護守南嶽責任在即﹐居然在此刻逞一時之勇﹖剛想開口勸說﹐卻被紅雲搶先一步堵住。 y^,QM[&  
s*[ I"iE  
“天皇職責在中嶽﹐請勿再為他事分心。” 紅雲目光注視著他﹐暗地裡心識傳音道﹕“只要吾不開口﹐南嶽皇血萬無一失。然而你若被扣住﹐天宇就岌岌可危了。吾三分之二的主體尚在天宇﹐足以支撐大局﹐請天皇放心。” mf3,V|>[\  
$3 P De  
不等天皇答話﹐魔空陰惻惻笑道﹕“真是感人啊﹗天皇﹐我們總有再見面的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W-l+%T!  
#|ts1lD#ah  
的確﹐自己留下﹐只有更加行險。不如讓並非五皇的紅雲幻體﹐在此抵擋一陣﹐說不定天宇能夠從此尋回生機。 =T,Q7Dh  
8W{M}>;[9  
“天皇隨時恭候。” 不再多爭﹐天皇邁步離開。行至魔殿出口﹐又微微側過頭來。“紅雲驕子若有萬一﹐天宇將不惜一切﹐極端相對﹗” O-X(8<~H=  
Q(]m1\a  
紅雲一言不發﹐慢慢算著天皇大概已經平安離去﹐才轉身對魔空道﹕“扣下我的幻體﹐真是長城之主的意思﹖” k9f|R*LM  
0-S.G38{  
“是吾的意思。” 熟悉聲音傳來﹐紅雲抬頭一看﹐只見藍霞由門口緩緩走近前來﹐而他身後跟隨的人影﹐徹底將紅雲的希望打入萬丈深淵。 1,%`vlYv  
CYLab5A  
“黑蟒﹗”不用多想﹐紅雲已經分析出了前因後果﹐怒火三丈。“藍霞﹗屢次誘拐龍族後輩﹐你的行事手段﹐不能讓人信服﹗” [9${4=Kq  
Wu^Rv-xA  
藍霞不答話﹐只是冷眼看著魔空。魔空會意﹐厲聲道﹕“住口﹗紅雲﹐你以為此處是容你大聲的所在嗎﹖莫忘了你現在的處境﹗” Ig t*8px  
s`_EkFw>Gl  
紅雲卻是臨危不懼﹐揚聲挑舋道﹕“原來堂堂時空長城之主﹐一舉一動﹐還要看軍師的眼色﹐紅雲今日總算見識了﹗” a1~|?PCbY  
 ce9P-}d  
“啊~你﹗”魔空動了氣﹐不等發泄﹐藍霞眼神一厲﹐搶先下了命令。 Jgv Mx  
tkT,M,]?9  
“來人﹗把紅雲關入密牢﹐等候發落﹗” vt{[_L(h  
()IZ7#kL?  
j*<J&/luYZ  
第三十三章 D[/fs`XES  
6X*vCylI  
時近黃昏﹐烏雲漸漸掩蓋了天空﹐寒風襲來﹐雨絲陣陣。 IQ @9S  
TvDSs])  
將窗戶關上﹐紅雲垂著頭坐在窗臺下﹐聽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 X|T|iB,vT  
<Z:FY|'s  
幻體入長城﹐他已做下最壞的打算。兩番出江湖﹐從未遇到如此窘狀。說實話﹐他已江郎才盡。 !iKW1ks  
M; wKTTQy  
正如萬里明月皆相同﹐冰冷雨水﹐到哪裡都是寒徹骨髓的痛。 a]u.Uqyx2w  
yws'}{8  
今夜風寒雨水冷﹐可比紅花落紅塵。 T0tX%_6`  
C '( Y  
熟悉的雨中旋律﹐再不曾響起。怒雨飛龍族呼風喚雨的特徵﹐也從即日起﹐消失江湖。 \{ @m  
xrPZy*Y,  
也許﹐在功體盡廢的那天﹐上蒼就已經暗示了飛龍族將滅絕的結果吧…… A7Ql%$v7^  
|@u2/U9  
曾經一度引起武道風波的歌韻﹐如今只能在他腦海中輕輕回響。那是最不堪回首的紀念﹐伴隨著噬心的痛楚﹐夜夜難休。 =O }^2OARo  
&T,|?0>~=J  
今夜雨落為誰愁…… 4{YA['  
*~)6 sm  
天色暗得只能看見遠處叢林在夜幕下的投影。腦中一個激靈﹐竟是另外一縷哀怨歌聲緩緩飄來— |O_ JUl  
(p[#[CI9  
走到緣盡無奈何﹐愛到情斷為何錯﹖是不是﹐情花慢慢凋落﹐還是﹐緣淺比紙薄…… >+a\BK"k  
R%WY!I8C  
明明那麼遠﹐還隔了一道牆﹐風雨中的吟唱﹐仍然清晰傳入耳內。 /P*XB%y  
;DuVb2~+  
心中無由來的一陣懮煩﹐紅雲撐起紅傘﹐推門而出﹐好奇為何僻靜的南嶽山麓中會有女子歌聲— o'#& =h$_  
$&as5z8  
雨霧如帘。風雨的中心﹐紅雲隱約看見一抹幾乎和樹林融為一體的身影。仔細看去﹐好像是一個人﹐推著一輛小車。 X[o+Y@bc  
Wlhh0uy  
女人和小孩﹖ fEZuv?@  
O`~#X w  
非常時刻﹐紅雲心中充滿疑惑﹐移步向對方行去。漸行漸近﹐他看清了﹐原來是一個落魄的女人。 lV$JCNe  
$pES>>P  
襤縷的衣衫﹐糾結在一起的散髮﹐和著雨水貼在臉上。柔弱的身體﹐推著小小的嬰兒車。 jw:z2:0~  
2T&MVl!%  
原來這陣雨是她引起﹖疑惑慢慢擴大﹐紅雲又往前兩步﹐仔細打量。 5G`HJ6  
i!%bz  
早已污穢濕掉的繡鞋和裙擺下端﹐隱約可以看出那上面細緻精巧的繡花﹔車輪碾過泥濘的道路﹐濺起的小小水花﹐再次落在已經幾乎看不出顏色花紋的衣裙之上。 ]o<]A[<  
N:<$]x>  
女子雙手推車﹐沒有傘可以為她遮擋無盡的風雨﹐她也空不出多餘的手撐傘。只是嬰兒車上﹐卻細心地罩上一塊布﹐隔去無情的雨水。女子仔細地推著小車﹐仿彿推著她一生的希望與生命。 0V1GX~2  
rtuaU=U  
為你愛過﹐為你醉過﹐生生世世不反悔…… zWEPwOlI1P  
ddfGR/1X  
難道是……紅雲心中一動﹐快步奔去。可是那女子發現身後有人﹐立刻推著小車﹐迅速離去。 a<<4gXx  
xJCx zJ  
“這……”紅雲心中百感交集﹐來人是誰﹐他已心底有譜﹐三年了﹐沒想到今生還有再見時…… 0F|t@?S  
( V4Ppg  
不過﹐比起那名落魄女子﹐他更在意的是車中的幼兒。 |SkQe[t  
% "(&a'B  
可是﹐那孩子……不可能是他的。三年了﹐就算有孩子﹐也該跑會跳了。 F@u7Oel@m  
N(7 XILC  
沒有追上去﹐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消失的一人一車﹐紅雲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衣袍下擺﹐已經被雨水浸濕﹐而那陣風雨﹐也不知再何時悄然停下了。 G!Zb27u+  
1p}H,\o  
~~~~~~~~~~~~~              ~~~~~~~~~~~~~~~          ~~~~~~~~~~~~~~ Z_q+Ac{p  
f!x9%  
“參見軍師。” 時空長城所有地方無不陰暗沉寂﹐牢房這種地方和其他地方的唯一差別﹐大概就是這裡的照明更稀少一些。 /3ohm|!rW  
JY"jj}H]|  
“都下去吧。” 藍霞拿著一串鑰匙﹐屏退密牢四週所有兵卒﹐打開門﹐走了進去。 %y RGN  
,&_H  
紅雲站在牆角﹐雙手被合在身前﹐鏈在牆上﹐背對著門口。聽見響動﹐也絲毫不理會。 cqG6di7#  
]{1{XIF  
“紅雲﹐是我。” 藍霞放輕聲調﹐慢慢伸手要搭上他的肩頭。 "#~>q(4^  
]=~dyi  
迅速往旁邊挪了一步﹐紅雲微微偏過頭﹐避開了那隻手。“你要什麼﹐直說吧。” ''nOXl  
}^&S^N 7  
拴住紅雲雙手的鐵鏈響了一下﹐藍霞眼神一緊﹐上前去開鎖。紅雲冷笑著看他一枚枚鑰匙輪流試過﹐“你不怕我跑了﹖” T?7u [D[[  
Hm2Y% 4i%  
“三成功力﹐能在我眼皮底下跑了﹐我就服了你。” 藍霞打開鎖扣﹐將鎖鏈從鐵鐶裡抽出來﹐丟在地上﹐發出沉沉的響聲。 : "85w#r  
]*=4>(F[  
“藍霞﹐你別忘記了﹐這是幻體。” 紅雲冷然直視他。 296}LW  
o !tC{"g  
“又怎樣﹖”藍霞無聊地打個哈欠。“脫光了還不是一樣。” `;UWq{"  
]DNPG"  
“到必要之時﹐我可以犧牲掉。” 幻體絲毫不被挑逗話語影響﹐平然反擊。 q_b!+Y  
PT~htG<Fw  
“嗯﹖”藍霞銳利眼神橫掃過來﹐空氣頓時冷凝。 y#GHmHeh  
i=gZ8Q=H  
紅雲一邊交互揉著剛被解放的手腕﹐一邊問道﹕“我來猜猜你的目的﹐大概和南嶽皇血脫不了關係吧﹖” y\skke]  
9+@h2"|N4*  
藍霞暗暗思忖。原來紅雲不顧後果讓幻體入長城﹐是為了深入敵方﹐背水一戰。犧牲掉三分之一的功力﹐徹底打擊時空長城的主力﹐的確是個可行的方法。 4mvR]: G  
oqJ Ybim  
“你不怕我嚴刑逼供你皇血下落﹖”藍霞背過身去﹐敲敲牢房的鐵欄杆。 }Fjbj5w0  
c~ R'`Q  
“那就同歸于盡了。” 幻體沉著道﹐“只要你死了﹐時空長城對天宇而言﹐完全構不成威脅。” a}UmD HS-  
\|,| )  
藍霞仰天大笑。“哈哈……好啊﹐現在就給你機會﹐來和我同歸于盡吧。” r)^sHpK:`  
Y ^+x<  
開玩笑﹐要玉石俱焚﹐也得有足夠功力才行啊﹗不然一隻螞蟻要和一頭獅子同歸于盡﹐還不是笑話一樁。 3]*Kz*i  
jYp!?%!  
紅雲眼神陡然一沉﹐卻隨即散發出懾人光華。藍霞見狀﹐收斂了玩笑神態﹐只見隨著幻體的聚氣﹐紅色光氣漸漸由淡轉濃﹐從全身滲透至週圍的空間。 `\UY5n72  
Bv<gVt  
看見紅雲的雙眼中閃爍的光芒更盛﹐藍霞心下一沉﹐及時出聲喊停。 ` s7pM  
"V p nr +6  
“住手﹗我讓你離開。” Z*k(Q5&U  
Fl`U{03  
幻體卻置若罔聞﹐一徑提昇功力﹐將四週空間變得一片通紅﹐明亮耀目﹐驚人的熾熱甚至令藍霞全身滲出汗珠。 PeJ#9hI~rQ  
#gC [L=01  
毫不遲疑地﹐藍霞回身﹐一把拉開牢房鐵門﹐對外面喊道﹕“來人﹗傳吾的命令﹐放紅雲出長城﹐不得為難﹗” A*OqUq/H`;  
h.EI(Ev"GN  
光氣漸漸消散﹐幻體其實也已經支撐不住﹐收回招式之後﹐疲憊倚在牆上﹐大口喘氣﹐臉色蒼白。 qZd*'ki<  
q<:8{Y|  
目睹了令人心寒的整個過程﹐藍霞僅存的最後惻隱之心﹐終於被逼到了死角。 w ,j*I7V  
Q!+AiSTU  
“藍霞﹐我尚有一事請教。” 調息告一段落﹐幻體冷然開口。 ~Zr}QO}G  
wKM9fs  
紅雲﹗你就這麼沒血沒淚﹗ p":u]Xgb  
Skt-5S#  
竭力壓抑住幾乎爆發的痛楚﹐藍霞故作漫不經心地回道﹕“還有什麼廢話﹐一併說完吧。” &s".hP6  
NH/A`Wm  
“你用了什麼卑鄙手段﹐誘拐黑蟒背叛天宇﹖” c>LP}PGk  
=dGp&9K,fw  
“紅雲﹐注意你的用詞﹗”藍霞凌厲瞪視著他﹐隨後又傲然輕笑。“我不過飛書一封﹐沒想到這單純的孩子就上了當﹐真是沒什麼挑戰性啊﹗” K%J?'-  
Q a (Sb  
“你調唆他殺了鱗皇﹖” '-v:"%s|  
6|eqQ+(A  
“再厲害的人﹐對來自信任之人的謀殺﹐也是難以防備。如此一來﹐省了我多少事。紅雲﹐你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乖乖認輸吧﹗” [.}qi[=n  
R #wZW&N  
“紅雲明白了。不過你不可得意過早﹐因為接下來﹐天宇不可能再後退一步﹗”對接二連三的挑舋無動于衷﹐撂下話﹐紅雲轉身就走。 Rt#QW*h\|i  
GQbr}xX. #  
看著紅色身影慢慢消失在時空走廊另一端﹐藍霞抖抖手中那串鑰匙﹐無所謂地笑笑﹐然後隨手將它拋給一個兵卒。 F!X0Wo=  
(  cs  
紅雲變了﹐變得如此冷血如此無情﹐還不惜折損三分之一的功體﹐只為了除掉他。看不到紅雲的時驚時疑時怒的動人表情﹐也完全感受不到他起伏多變的內心。仿彿只是一具無心的冰人﹐為達目標不擇手段﹐最後差點與他極端相對。 30sJ"hF9  
V#ELn[k  
一直以來﹐他欣賞著迷的紅雲﹐冷靜﹐聰慧﹐如今全變成傷害他的利器。最後﹐還不惜奪取他的生命。他費盡心機想得到紅雲﹐卻一再挫敗。 uyYV_Q0~;  
5SY%B#;5G  
如果和一個幻體同歸于盡﹐那堂堂長城軍師﹐豈不變成笑柄。所以他放走幻體﹐準備接下來連本帶利地討回。 aF 2vgE\  
 R0Vt_7  
回到長城魔殿﹐魔空正為了衛天劂終於找到主人而興奮著。 {xZY4b2  
z206fF  
“哈哈……軍師真是深謀遠慮﹐長城率先推出浩劫天地雙利﹐就算天宇找到黑暗希望的佩帶者﹐我也無後顧之懮了﹗真好﹐真好……” a[K&;)  
6(QfD](2}  
“托城主之福﹐藍霞才能尋到黑蟒這樣一個劍界慧星。” 藍霞調整了一下心情﹐笑著答道﹕“不過寶器尚未開鋒﹐焉能論定高下﹖” d_,Mylk  
>>{):r Z  
“軍師的意思我明白﹐你儘管放手一試﹗”魔空大笑道﹕“恰好我的萬幻魔體也即將練至最高段﹐天宇這次萬劫不復了﹗哈哈……” ^&<M""Z  
li%@HdA!  
淡淡看著興奮萬狀的魔空﹐藍霞心底卻激不起半點波瀾。回想那仿彿吞天滅地的紅光和熾熱﹐他迷惑了。 |.c4y*  
N*A*\B%{x'  
難道他費盡半生心血﹐付出一切追求的﹐竟是最終要將他毀滅的﹖ A-r;5?S  
Y!M0JSaM  
~~~~~~~~~~~~~              ~~~~~~~~~~~~~~~          ~~~~~~~~~~~~~~ gfggL&t(  
^ |MS2'  
收回虛弱得只剩一口氣的幻體﹐紅雲長吁一口氣﹐疲憊倒在床上。想到北嶽的慘敗﹐藍霞囂狂的大笑﹐紅雲抑制不住胸中激憤﹐鮮血再次由口中涌出。 Qf_N,Bq{a  
lj]M 1zEz&  
北嶽失守﹐天宇陣地再失五分之一﹐已是無可挽回﹐只是黑蟒…… KiXfR\S~C  
8[@,i|kgg0  
時空長城﹐向來擄掠天宇幼童進行改造﹐成為殺人不眨眼的殺星。如今藍霞竟然變本加厲﹐把腦筋動到龍族後輩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s _k/dM~&  
E{V?[HcWq  
憤然起身﹐紅雲猛然將門打開﹐卻立刻被飄至腳下的一封信函楞住。 z- q.8~Z  
5X^\AW  
師弟紅雲親啟。 &n1Vv_Lb  
OmB M)g  
dz@+ jEV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四章 x6K_!L*Fx]  
mZU L}[xf  
制止住自己撕開信封的衝動﹐紅雲退回屋內﹐慢慢坐在椅子上。 CY?J$sN  
S(3h{Y"#  
已經不能再拖了。幻體的長城一行﹐已然激怒藍霞。接下來他會採取何等反擊手段都無可訝異。 ubB1a_7  
k:n{AoUc  
有點頭暈﹐紅雲往桌前傾了傾身﹐感覺胸口有東西硌住。伸手向衣襟內摸去﹐是一個小瓶子— iJOoO"Ai  
;8#6da,  
普通的白色小瓶﹐晃一晃裡面有丸藥的響動。是前些日子藍霞給他恢復身體的。紅雲突然有點感傷﹐早年學府的過往﹐早已記不清的片段﹐此刻斷斷續續蕩在腦海裡﹐引得胸口發疼。 N]yT/8  
q2#Ebw %]  
此時﹐門口傳來輕輕兩響﹐紅雲回過神來﹐把藥瓶重新放回衣內﹐起身去開門。 O$z"`'&j#  
,%Z&*/*Oh  
“原來是好友。” 紅雲將造天筆讓進來﹐反手關上門。“紅雲正要去找好友呢。” 5!ngM  
{#+K+!SvDX  
“北嶽被破﹐是商討下一步計劃嗎﹖”造天筆蹙眉道﹕“為何不將天皇眾人一併找來呢﹖” D*@'%<?  
HCr}|DxyK  
“來不及了。你看看這個。” 紅雲的聲音有點疲憊﹐造天筆挪開不捨的目光﹐慢慢移到桌上的信函上。 n$ByTmKxv  
Yjo$vQi  
“信函指名給你﹐何不打開一觀呢﹖”看著將雙手撐住額頭﹐痛苦閉眼的紅雲﹐造天筆再次將信推過去﹕“見招才能拆招﹐不是嗎﹖” Jb{g{a/  
1]>JMh%X9t  
慢慢轉頭看著造天筆﹐紅雲再也壓抑不住﹐靠在他的肩頭上。“二哥﹐是金鴒對不起你……” J4]"@0?6  
BUZ74  
“藍霞打算對南嶽皇血下手﹖”造天筆輕拍紅雲﹐嘆息道﹕“你哪有對不起我。別多想了﹐讓我來拆信吧。” $Ud9v4  
#HL$`&m  
信箋一抖開﹐雖是端正的楷書﹐卻透露著深藏的狂妄和囂張— &=t~_ Dc  
XSx!11  
明日午時﹐帶南嶽皇血到長城﹐交換夢雨涵。 Z3o HOy  
Z^]Oic/0Oa  
短短一句話﹐登時攫住呼吸。造天筆臉色剎時變得慘白﹐手一抖﹐薄薄的宣紙皺成一團。 fV9+FOZn  
.+2:~%v6  
紅雲仍然閉眼靠著﹐一邊喃喃道﹕“如果不是當初把你拖出來﹐也不會有今天……造天筆﹐我對不起你……” @}jg5}  
PU ea`rE?R  
造天筆已經說不出任何話語﹐只能緊緊擁抱懷中的軀體。 <O) if^  
$ ^)g,  
該怎麼辦﹖紅雲現在心防如此脆弱﹐他要怎麼勸解他﹖藍霞這一招又準又狠﹐直接插進紅雲的死穴﹐躲都躲不過。何況﹐紅雲就算交出皇血﹐恐怕也逃不過藍霞的手心。 :M;|0w*b  
{B=64,D^7R  
“紅雲﹐你放心﹐無論發生何事﹐天宇眾人都站在你這一邊。” 柔言安慰著﹐造天筆手心卻不停沁出冷汗﹐信紙也漸漸變得潮濕。 oTk\r$4eb  
1V5N)ty  
突然間﹐紅雲抬起頭來﹐嚴肅的眼神讓造天筆一怔。 1grcCL q  
n{|j#j  
“紅雲尚有一事拜託……” "/O07l1Q<  
#U'}g *  
心裡一緊﹐造天筆道﹕“你我之間﹐還客套什麼。” Q~^v=ye  
860y9wzU  
“請好友儘快找到長生府尊造雲麒麟﹐時局已危如累卵﹐老師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紅雲垂下頭﹐看著那團信紙﹐“寫的什麼﹖讓我觀之吧。” s4 , `  
ZLaht(`+  
下意識地攥緊它﹐造天筆沉默許久﹐松開了手﹐隨即轉身向門外走去﹐似是不忍面對接下來的事情。可是﹐走到門口﹐卻又停下步伐﹕他更不忍心在這個時候拋下紅雲啊﹗ x15&U\U  
1_&W1o  
許久許久﹐身後沒有動靜﹐只有沉默一片。淺淺的急促呼吸在幾乎靜止的空間裡顯得格外清晰﹐造天筆聽得幾乎連心都要顫抖起來。 v3~`1MM  
;U0w<>4L  
“紅雲﹐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說出這幾乎破碎掉的字句﹐造天筆已經不想轉身了。 [ )X(Qtk  
DM6(8df(  
這是肯定的支持﹐甚至不曾質問他﹐是否將個人情愛和天宇大業衡量以後再做決定。 9XUYy2{G  
3#fg 2  
默默望著好友的背影﹐紅雲心底涌起酸澀的溫暖感覺﹐想起了之前的一切﹕紅雲降天鎖﹐神筆出硯臺﹐鬥天后﹐救小九龍﹐組合天宇勢力﹐算萬年現身……甚至在這之前更早的時候…… U&^(%W#  
m k~F@  
“二哥﹐我想去連鐶洞﹐你陪我去吧﹗” O&CY9 2)Lk  
\Ogs]4   
“那裡地勢險峻﹐前輩們不許我們去……” 1Xcj=I- 4  
Q&$2F:4f&  
“偷偷去﹐別讓人發現就是了﹗”小小的飛龍族的男孩﹐雙眼中神采飛揚﹐眼神亮得如辰星一般。 rf/]VAK  
rk+s[Qi~  
後來﹐男孩摔了下來﹐他的二哥辛苦等到半夜﹐才偷偷將他背回去﹐清洗上藥﹐熬了整整一夜沒合眼。族人沒發現﹐可是卻累壞了他。 q%s<y+  
c -~i=C]  
“二哥……恐怕還有一事要麻煩你了……”記憶中的影像如今就站在身前﹐紅雲努力支持著即將渙散的心神﹐渴望而歉疚地看著他。“好好保管南嶽皇血﹐這不單是天宇南方保護屏﹐還有……” ]q #"8 =  
<YG 42,N  
話語未落﹐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紅雲猝然摔倒在桌前﹐昏死過去。 % T$!I(L&  
QeQwmI  
~~~~~~~~~~~~~              ~~~~~~~~~~~~~~~          ~~~~~~~~~~~~~~ z\k 6."e_&  
j`u2\ ;  
再度清醒時﹐已是半夜時分。紅雲看看週圍﹐坐在他床邊的造天筆﹐不禁輕嘆一口氣。 q.hpnE~#lh  
 1A]   
聽見響動﹐造天筆抬眼﹐關心道﹕“你醒了。” BN`tiPNEp  
G #$r)S  
“我枕下是皇血存放的地點﹐一切有勞你了。” 掙扎起身﹐紅雲苦笑道﹕“該來的還是避不開﹐紅雲絕不會讓長城輕易得逞。” ?S)Pv53>}  
NljcHe}Qy  
“紅雲……”造天筆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紅雲打斷。 gf;B&MM6  
Ta8lc %0w3  
“至少在數十年奔波找尋之後﹐得知她還活著﹐紅雲已經心滿意足啊﹗”冰涼的手指緊緊揪住床單﹐紅雲蒼白的嘴唇邊擠出苦笑。 06af{FXsGb  
TY+Rol;!  
“希望才剛剛萌芽﹐為何要如此灰心呢﹖”造天筆哀傷勸慰。“也許……事情尚有轉機……” 74A&#ecb{  
/z1-4:^`A[  
紅雲搖搖頭。“不用等我回來了。往後天宇大業﹐還請好友和天皇多費心了。” %B>>J%  
_P_R`A)"  
心裡一滯﹐造天筆緊緊抓起他的手﹐心疼地看著他空茫的雙眼。許久﹐他長嘆一口氣﹐悠悠道﹕“昨天我看見她了。” gfXit$s  
ZB$,\|^6  
疑惑抬頭﹐紅雲不解看著他。 {f6~Vwf  
 =VSUE Pq  
“風雨中的女人歌聲﹐是她嗎﹖” ]|Iczg-  
zM%2h:*+{  
稍微定了定神﹐紅雲道﹕“應該是她沒錯。好友也看見了﹖” N@? z&urQi  
*]S&V'Di  
“愛三千已死﹐三千總門和貓門都早已不存在﹐如今她只身帶著一個孩子﹐再說那孩子……” B%co`0$  
 N,ihQB5  
“不可能是我的﹗”紅雲有些激動﹐“三年了﹐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D M!=.]  
T ^`R  
造天筆默默看著他﹐紅雲覺得有些侷促。“難道不是嗎……” 4n\O6$&.x  
G{'`L)~3N  
“你聽說過靈胎一說嗎﹖”造天筆解說道﹕“三百年一出的亂世靈胎﹐母體懷胎三年﹐出生十五天即可下地……” &K"qnng/y  
(ap,3$ hS  
“好友﹐你想太多了。” 紅雲輕輕搖頭。“貓姬男人無數﹐不可能剛好就是吧﹗” :N=S nyz  
d?GB#N|+g  
話語未竟﹐外面窗下竟然傳來一聲痛泣。雖然立刻被捂住﹐可是屋內兩個人都頓時警覺起來。 $Ehe8,=fj  
$=!_ !tr  
“什麼人﹖”造天筆搶到窗口﹐砰的一聲推開窗戶。 rV/! VJ6x  
>` |sBx  
“下……下雨了……”冰涼雨絲飄進窗臺﹐紅雲痴痴望著雨中一條落魄背影匆匆推車跑遠﹐一顆心幾乎裂成碎片。 =W'{xG}  
V(!-xu1,  
不用問了﹐這個籃車中的小孩子﹐就是…… u$V@akk  
O1z3(  
“紅雲……”輕輕喚了一聲﹐造天筆從身後環住紅雲顫抖的身子。 -[A=\]RfJ  
ftqeiZ 2  
已然滅絕的希望﹐重新燃起小小火苗。此時烏雲籠罩的天空﹐雲層中隱約透出一抹艷紅﹐是如此燦美。 eBl B0P  
m@` NN  
“是朝霞﹐好美啊……” C1(0jUz  
^1+=HdN,  
緊緊握著環在腰上的溫暖雙手﹐紅雲朦朧淚眼遙望天際。 m@c\<-P  
Cbr>\;sc2Z  
“是啊。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收緊手臂﹐造天筆順著他的目光﹐也望向那一線紅色。“我會好好照顧她們﹐希望你不可放棄。” *46hw(L  
K1|xatx1V  
“我答應你。” 雙手握緊﹐紅雲心神激蕩﹐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虛弱的雙足已經站立不住﹐整個人倚倒在造天筆懷裡。 }C{wGK+o[  
fJOA5(  
~~~~~~~~~~~~~              ~~~~~~~~~~~~~~~          ~~~~~~~~~~~~~~ X=X  
k%sh ;1.  
無眠夜晚﹐不只一處。時空長城魔殿之內徹夜燈火通明﹐魔空第一次看見藍霞如此緊張。 |s[k= /~"  
5cSqo{|En  
“軍師﹐不過是南嶽皇血而已﹐為何這次如此在意呢﹖” cY%6+uJ1  
iJEKLv  
“城主言差了。五嶽乃攻破天宇之關口﹐藍霞每次都很在意。” 不滿地瞥了魔空一眼﹐藍霞緩緩道﹕“只是這次是正面對上紅雲﹐我不得不做下額外佈置。” 2)R*d  
OR-fC  
“紅雲並非南嶽原本的守護者﹐難道他掌握了皇血動向﹖” FP h1}qS  
{b]V e/\  
“城主所料不差﹐只是吾尚且不確定﹐紅雲是否會帶皇血前來。” 藍霞沉吟道﹕“萬一使出極端﹐吾擔心長城也佔不了便宜。” d7!,  
j |:{ B  
魔空冷笑。“這還不容易解決嗎﹖紅雲如果空手前來﹐立刻結果他的性命。” p>0n~e  
\XgpwvO".  
“那就永遠得不到皇血了。” 藍霞眼中射出厲光﹐“城主為何有如此想法﹖” MN. $a9m  
`&)uuLn|  
“這……”魔空頓了頓﹐很知趣地收住話頭。“軍師勿怪﹐此事由你全權處理﹐吾絕不插手﹗” ^yVKW5x  
KFn[  
藍霞聞言﹐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城主器重了。時辰不早﹐藍霞告退。” eQ eucmQd{  
T.#Vma  
看著軍師走出大廳﹐魔空心中漸起一絲疑惑。 P4dhP-t  
#bdSH)V  
真的需要如此大費周張對付紅雲嗎﹖難道藍霞打算……  C\5"Kb  
2VA mL7)  
略微瞥見藍霞佈置的魔空﹐竟然在心中昇起一抹寒意。 0%GQXiy  
222Mm/QN  
_(J/$D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Y+P(o$HM  
Kv>P+I'|r  
午時一到﹐等候在時空長城入口外圍﹐不毛曠地上的眾殺星提高警覺﹐看著由天射下的紅光﹐慢慢變濃﹐掩蓋視線所及的部份。 e"ur+7  
)i*-j =  
一朵紅色雲彩飄至地面﹐慢慢顯露出一抹人影。紅雲站立地面﹐環視片刻﹐嚴肅的眼神令眾人心中一凜。 ?CUGJT  
! p|d[  
“紅雲驕子兩卷書﹐前來赴約﹐請你們軍師出城一見吧。” ^|ln q.j  
EnnE@BJ"  
“哈哈……”嘹亮的笑聲由長城入口處傳來﹐“貴賓既然到了門口﹐怎麼不進入呢﹖” 5Uha,Q9SA  
ubQZTAx  
紅雲哼了一聲﹐跟隨一個殺星舉步踏入時空長城。剎那間﹐長城浮現在空中的入口處隨即消失﹐看著眼前一片詭異霓虹幻彩﹐他知道﹐這次沒有回頭路了。 c*HWH$kB  
1|/]bffg!c  
通過漫長迷幻走廊﹐穿過時空魔殿﹐紅雲被直接帶到藍霞的書房前面。 KO5! (vi@  
gj-MkeI)  
門是開著的﹐仿彿一直在等待某人的到來。 W]= $0'  
[5sa1$n96G  
毫不畏懼﹐紅雲舉步跨過門檻﹐看到窗邊懶洋洋倚著桌子而立的他。看見門口的人﹐嘴角勾起冰冷笑容。 YVS~|4hu?i  
MY" 8!  
“皇血帶來了嗎﹖” <WRrB `nO  
S[5e,E w  
“先讓我見到她吧﹗”紅雲努力克制心中的波濤洶湧﹐面無表情地回道。 i*ErxWzu  
S"G`j!m1  
眉頭一緊﹐藍霞上下打量著他。片刻﹐輕笑出聲。“‘她’ 是誰啊﹖” B~t[Gy  
d\A!5/LG  
心中一痛﹐紅雲微微抖了一下﹐還是咬牙說出。“夢雨涵﹗” T?V!%AqY:  
BEnIyVU;L  
“把皇血拿出來讓我看看﹐我就讓你見她。” 藍霞毫不鬆口。 E-J<%+  
On4tK\l @  
“這對我不公平。我就在這裡﹐還跑得了嗎﹖”紅雲昂然反對﹐引起對方冷哼。 19.oW49Sw  
N9=1<{Z  
“也好。來人﹗” W$ag |WV  
1a>TJdoa  
藍霞一彈指﹐門口兩名兵卒﹐抓著夢雨涵的手臂﹐將她推了進來。看見愛妻安然無恙站在他身前﹐紅雲一時幾乎喜極而泣下﹐三步並作兩步要衝過去﹐卻被兵卒攔住。 XpU%09K  
qrZ*r{3  
“紅雲﹐先將皇血拿來﹗”藍霞走到他面前﹐伸手道。 /yNLFL"  
yV/A%y-P  
“先放了雨涵﹐我就將它交給你。” 紅雲儘量保持冷靜﹐直視藍霞﹐手心裡卻已是冷汗涔涔。 65||]l  
N#zh$0!8bJ  
注視著紅雲的眼眸﹐藍霞緩緩漾開一抹笑容﹐可是他眼底的幽深黑暗﹐幾乎讓紅雲支持不住﹐慢慢轉開了眼神。 7\nR'MOZ  
rwSmdJ~  
見此情景﹐藍霞沒回頭﹐朝身後作了個手勢﹐兩名兵卒立刻重新將雨涵架住﹐利刃抵在弱女子的脖頸上。 aokV'6  
2{fPQQ;#  
“你— ” 紅雲雙目圓睜﹐“放開她﹗” ~s4o1^6L  
95%QF;h  
“紅雲﹐你分明就是空手前來﹐還敢和我耍花樣。”藍霞絲毫不掩飾眼中陰狠﹐開口下令。“動手﹗” $Y9Wzv3Ra  
A4`3yy{0-  
剎那間﹐緊繃的神經承受不住﹐眼前一黑﹐就這樣失去了知覺。 .1#G*A|  
T5b*Ia  
伸手接住倒在臂彎裡的紅雲﹐藍霞再次下令。“都捆起來。” @_4E^KgF  
i]M:ntB"  
不多時﹐紅雲慢慢甦醒過來﹐想挪動一下身體﹐卻發現身子動不了。抬眼一看﹐夢雨涵竟然被綁在對面的柱子上﹐立時一陣激動﹕“雨涵啊……” deVbNg8gs  
C.Ty\@U  
藍霞左右各瞥了一眼﹐冷笑道﹕“別太激動﹐刺激的還在後面呢﹗” LOf)D7T  
+(l(|lQy$  
看著藍霞屏退眾人﹐把門關上﹐紅雲定神看了看自己的情形﹐心底不住發寒。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固定在椅子上﹐腳腕緊緊地捆在椅子腿上﹐兩邊扶手之間橫了七八根鐵絲樣的東西﹐陰森森散發著邪氣。 NT&sk rzW  
g:]X '%Ub  
“藍霞﹐我認輸。讓我寫信給天宇眾人﹐把皇血送來就是。” 紅雲看著相見不能言的妻子﹐咬牙做下決定。 MWZH-aA(.  
dD.;P=AP  
“紅雲﹐我沒事。” 夢雨涵溫柔開口﹐語氣雖然無奈﹐卻是一如既往的鎮定平和。“為天宇﹐你不能顧小親而失大義﹐否則就算你我苟活下來﹐又有何面目面對天宇眾人﹖” . \:{6_  
u#r[JF9LP  
“可是雨涵﹐紅雲更不能對不起妳呀﹗”一激動﹐紅雲掙動起來﹐身子一個前傾﹐碰上了那些鐵絲— w:+wx/\  
yON";|*\m  
“啊— ” 痲痺的痛苦襲來﹐紅雲只覺得一陣眩暈。這什麼東西﹖ }G53"  
{RPZq2Tpc  
“好感人的對話啊。” 藍霞冷冷轉身﹐“不過我勸你別亂動﹐散元線一次碰觸就消掉你一分功力﹐你還得存點力氣出門啊﹗” Cr#Z.  
xR`M#d5"  
勉強挺起身子﹐重新靠回椅背﹐紅雲恨恨喘息道﹕“難道你還會放我們夫妻倆一條生路不成。” .Qz412  
|fhYft  
藍霞仰頭大笑。“紅雲﹐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忘用激將法。告訴你﹐我不要南嶽皇血了。” W34_@,GD  
V4>qR{5  
紅雲狐疑地瞧著他。“條件是什麼﹖” W&`{3L  
c|KN@)A  
“我問你三個問題﹐你就在這裡﹐當著你妻子的面回答。如果有半句虛言﹐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ll8Zo+-[  
(dgBI}Za  
“如果我能回答上來﹐你真的肯放我們離開﹖”紅雲思忖著﹐藍霞大概無非是要問及天宇的某些機密情報﹐到時候見機行事﹐也許還有一線希望。 5%1a!M M M  
~us1Df0bp  
“哈哈……”藍霞輕蔑大笑。“想不到堂堂天宇領導﹐也有如此落魄的一日。那就靜聽來﹗” l`k""f69W  
bji^b@ us_  
“請問吧。”默默冷靜心緒﹐紅雲無比心疼地看著被綁在對面的愛妻﹐發誓一定要堅持過關。 Wi%e9r{hU  
!Pf6UNN'  
“第一個問題﹐你為何忍心犧牲你們唯一的兒子﹐上官殘心﹖” tTcff9ee  
v| Yh]y  
“啊—”痛叫一聲﹐紅雲猛然抬頭﹐卻看到妻子眼中的驚慟﹐連忙辯白道﹕“我沒有……” SL ) ope  
L-z9n@=8\  
“紅雲﹐答非所問﹐你正在浪費機會。” 藍霞順手拉過椅子坐下﹐冷冷指點。 nC2e^=^  
FBGe s[,  
三年了﹐一直是心中最隱忍的痛楚﹐本來希望就這樣獨自痛下去……如今卻被生生挖出來﹐而且是當著她的面。 SQ0?M\D7  
S<nf"oy_K  
深深吸了一口氣﹐紅雲勉強開口﹐卻是眼神飄忽﹐最後低下頭去。 xN CU5  
fjP(r+[  
“第一﹐為逼天皇現身。第二﹐為拯救真佛。” X5w_ }Nhe  
J_eu(d[9  
話語一出﹐一口甜腥已到嗓子口﹐紅雲無力癱在椅內﹐不敢去看自己可憐的妻子﹐得知此事後的反應。 wJMk%N~R:  
&V77Wn OY  
藍霞點頭冷笑。“夢雨涵﹐看看﹐這就是你的男人。” lGZf_X)gA^  
v-ZTl4j$  
拼命抑制住揪心悲痛﹐夢雨涵柔言道﹕“我相信紅雲﹐為了天宇大局﹐這是萬般無奈的決定﹐我不會怪他。” u|{(m_"H  
b<E+5;u  
感動之際﹐紅雲微微抬頭﹐感激看著夢雨涵。這一切看在藍霞眼中﹐卻只是引起他不住的冷笑。 1];OGJuJ2  
c]]e(  
“拼命去救別人的孩子﹐結果居然捨得犧牲自己的孩子。第二個問題﹐為何娶了貓門之主﹐又將她拋棄﹖” `%ulorS  
}8&?  
“唉……貓姬……”雨中推車的背影歷歷在目﹐紅雲再難支持﹐一口鮮血涌出唇邊﹐整個人往前伏倒﹐再次暈了過去。 UEeq@ot/4  
6haw\ *  
“長城軍師﹐你的行為﹐非是正人君子所為……”夢雨涵滿腔激憤﹐卻礙於氣勢過於柔弱﹐對強悍執著的藍霞而言﹐完全不起作用。 *-\qO.4\  
>O$ JS,  
“哈﹗什麼是正人君子﹖像你丈夫這樣嗎﹖”藍霞嗤笑。“你知不知道﹐紅雲為了保住其他小九龍﹐自願跑去三千總門﹐迷惑愛三千和貓姬﹖最後雖然成功除去兩人﹐可是改變不了他玩弄他人感情的事實﹗為成功不擇手段﹐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Wm'@4bH  
tRu j}n+x  
藍霞緩緩上前﹐看著倒在散元線上的師弟﹐伸手用羽扇柄部托起他的下頜﹐將他上半身重新推到椅背上。 I3,0vnE@  
|9Pi*)E  
取來一條手巾﹐沾濕涼水﹐藍霞溫柔擦拭著他慘白的臉龐﹐看得對面的夢雨涵心驚膽戰﹐不知道這個可怕的男人﹐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奪走紅雲的性命。 T:=ST3#m  
e]DuV)k&  
過了片刻﹐感到臉上涼意的紅雲﹐緩緩睜開了雙眼。藍霞轉過身去﹐冷冷道﹕“善於玩弄他人感情的天宇聖者﹐接著回答剛才的問題吧。” )&vuT q'7'  
WNo7`)Kx  
“啊……”紅雲雙眼一酸﹐幾乎流下眼淚。“雨涵﹐是我對不起妳……” 6QM$aLLP?  
l?<DY$H 0  
“嗯﹖”藍霞微微偏轉身子﹐凌厲眼神直射而來。“這是回答嗎﹖” ;m#_Rj6  
NE5H\  
“為了天宇﹐為了龍族不至於絕滅﹐唯一可行之路﹐就是陰陽交合﹐以我的純陽功體﹐破去貓姬的極陰功體……”吐出口的每一字每一句﹐皆如利刃﹐一刀一刀凌遲在心窩處﹐紅雲知道自己的意念已經到了極限﹐哀傷看向對面﹐渴望從妻子溫柔鼓勵中尋獲支持﹐卻被藍霞嚴嚴地擋住了視線。 f~t5[D(\Q,  
t/B4?A@C  
“說完了﹖為什麼還沒講到重點﹖”藍霞看他氣息微弱的樣子﹐接過話頭道﹕“算了﹐看你這副樣子﹐我都有點不忍心了。我來替你回答﹐你後來拋棄了貓姬﹐是因為你嘗過她的滋味以後﹐覺得女人實在沒什麼意思﹐可是又撂不下臉回頭去找愛三千﹐遷怒之下﹐從此避不見面。你當然不屑去操心一個無家可歸的女人究竟該何去何從﹐反正以你的名聲地位﹐這點小事還掩蓋不住嗎﹖” |A,<m#C  
[MXyOE  
這邊藍霞信口開河﹐紅雲早已氣得渾身顫抖﹕“你……你胡說﹗不可以為……我……我沒有……” x^~@`]TV^  
B]#^&89wG)  
夢雨涵生怕紅雲支持不住﹐連忙開口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是兩三句挑撥﹐就能改變事實。紅雲﹐我相信你。” >QSlH]M  
0T2^$^g  
“雨涵啊……”紅雲感激得不知說什麼才好﹐可是卻引發又一陣氣血上涌﹐微微喘氣。 M.3ULt8  
Dt:NBN  
藍霞聞言﹐笑道﹕“好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紅雲﹐第三個問題很簡單了﹐你回答‘是’ 或‘不是’ 就可以﹐答完就可以走了。” <i~=-Z(  
^ /ZNdwx  
“你……”紅雲勉強打起精神﹐其實剛才一陣頭暈目眩﹐視線都已經模糊了不少。 UZRN4tru6  
4Is Wp!`W  
真的放他們離開﹖藍霞到底擺這個陣做什麼﹖ a&Z;$  
'_B;e=v`  
“別高興得太早﹐紅雲﹐如果你不實話實說﹐就莫怪我唐突了。” 藍霞冷睨。“告訴我﹐你﹐是不是和數理命皇香九齡上過床﹖” r)|6H"n#]S  
)<(3 .M  
驚喘一聲﹐夢雨涵身驅猛然抖了一下﹐恐懼充滿了雙眼﹐原本想調開的視線﹐卻如被下了咒一般﹐緊緊盯著紅雲。 j.kv!;Rj=  
p1!-|Sqq  
快否認﹐快點否認……我的愛人﹐不該是這樣沒原則的人﹗一定是藍霞故意陷害﹐一定的﹗ !uW;Ea?  
@~&1!  
掩藏心底的呼喚是如此微不足道﹐可是夢雨涵焦急恐懼的心情﹐卻點滴不漏﹐傳向至愛虛弱的心房。 Aaug0X  
M3!4,_!~  
艱難啟口﹐紅雲輕輕道﹕“沒有。”  h@CP  
66{Dyn7J~  
剎那間﹐夢雨涵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喜悅席卷整個身心﹐眼眶也紅潤起來。 Vy7 )_D  
q+2v9K@  
可是藍霞卻紋絲不動﹐只是冷冷地﹐居高臨下看著紅雲。 ijACfl{!:t  
te;VGpv.  
“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最後一次。” _%KRZx}  
Ij2T h]  
心一橫﹐紅雲決定了﹐即使是要他對天發誓﹐他也一定咬住﹐絕不鬆口。事後就算被五雷轟頂﹐也好過當眾被折辱。 -,q qQf  
VQ;'SY:`  
“沒有的事﹗藍霞﹐你不可血口噴人﹗” }CM#jN?(  
I{i6e'.jP  
“很好﹗”藍霞居然笑了﹐而且是少有的開懷大笑。“哈哈哈……紅雲﹐你這天宇萬眾仰慕的聖潔領袖﹐藍霞今日要讓你身敗名裂﹐悔不當初﹗” a[jNT$8  
/BwG\GhM  
瀟灑一回身﹐袍袖一揮﹐桌面上赫然出現一枚水晶球。雖然精神已經不佳﹐可是記性頗好的紅雲﹐一下就認出了它。 t1ers> h  
s\e b  
“什麼﹗這……” 7Qd boEa  
L, 2;-b|  
是落葉人飄舟﹐臨行前贈予他的水晶球﹗ \3T[Cy|5|  
A [_T~+-G  
當時天皇欲初訪長城﹐為防萬一﹐紅雲將此物交給他﹐後來也不曾聽他提起﹐原來被藍霞收回了。 + zf`_1+)U  
/h 4rW>8D2  
“記得這是誰的嗎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四章 R`M@;9I.@  
G4ycP8  
制止住自己撕開信封的衝動﹐紅雲退回屋內﹐慢慢坐在椅子上。 Bh7hF?c Sj  
OVGB7CB]S  
已經不能再拖了。幻體的長城一行﹐已然激怒藍霞。接下來他會採取何等反擊手段都無可訝異。 EY0,Q {  
[#%@,C  
有點頭暈﹐紅雲往桌前傾了傾身﹐感覺胸口有東西硌住。伸手向衣襟內摸去﹐是一個小瓶子— vlFq-W!  
UkcH+0o  
普通的白色小瓶﹐晃一晃裡面有丸藥的響動。是前些日子藍霞給他恢復身體的。紅雲突然有點感傷﹐早年學府的過往﹐早已記不清的片段﹐此刻斷斷續續蕩在腦海裡﹐引得胸口發疼。 ^O!;KIe{g  
uSv]1m_-]  
此時﹐門口傳來輕輕兩響﹐紅雲回過神來﹐把藥瓶重新放回衣內﹐起身去開門。 S R s  
!6hV|2aJy  
“原來是好友。” 紅雲將造天筆讓進來﹐反手關上門。“紅雲正要去找好友呢。” rDGrq9  
a% /D~5Z  
“北嶽被破﹐是商討下一步計劃嗎﹖”造天筆蹙眉道﹕“為何不將天皇眾人一併找來呢﹖” `6(Zc"/ \m  
VO~%O.>  
“來不及了。你看看這個。” 紅雲的聲音有點疲憊﹐造天筆挪開不捨的目光﹐慢慢移到桌上的信函上。 39L_O RMH  
|Xt6`~iC  
“信函指名給你﹐何不打開一觀呢﹖”看著將雙手撐住額頭﹐痛苦閉眼的紅雲﹐造天筆再次將信推過去﹕“見招才能拆招﹐不是嗎﹖” `dhBLAt  
_ jH./ @G  
慢慢轉頭看著造天筆﹐紅雲再也壓抑不住﹐靠在他的肩頭上。“二哥﹐是金鴒對不起你……” <sSH^J4QqX  
^oR qu  
“藍霞打算對南嶽皇血下手﹖”造天筆輕拍紅雲﹐嘆息道﹕“你哪有對不起我。別多想了﹐讓我來拆信吧。” -@@ O<M^  
q2s=>J';  
信箋一抖開﹐雖是端正的楷書﹐卻透露著深藏的狂妄和囂張— 1jE {]/Y7&  
K+ ~1z>&  
明日午時﹐帶南嶽皇血到長城﹐交換夢雨涵。 DVf}='en8  
/qFY $vj  
短短一句話﹐登時攫住呼吸。造天筆臉色剎時變得慘白﹐手一抖﹐薄薄的宣紙皺成一團。 u8gqWsvruM  
v`S ;.iD  
紅雲仍然閉眼靠著﹐一邊喃喃道﹕“如果不是當初把你拖出來﹐也不會有今天……造天筆﹐我對不起你……” *P|~v Cnr  
o#WECs>  
造天筆已經說不出任何話語﹐只能緊緊擁抱懷中的軀體。 KGc!#C  
dH'02[;  
該怎麼辦﹖紅雲現在心防如此脆弱﹐他要怎麼勸解他﹖藍霞這一招又準又狠﹐直接插進紅雲的死穴﹐躲都躲不過。何況﹐紅雲就算交出皇血﹐恐怕也逃不過藍霞的手心。 % bKy  
B>c2 *+Bk  
“紅雲﹐你放心﹐無論發生何事﹐天宇眾人都站在你這一邊。” 柔言安慰著﹐造天筆手心卻不停沁出冷汗﹐信紙也漸漸變得潮濕。 V+r&Z<&  
nJ$2RN  
突然間﹐紅雲抬起頭來﹐嚴肅的眼神讓造天筆一怔。 gX*j|( r  
U;0:@.q  
“紅雲尚有一事拜託……” (?ULp{VPFl  
s p+'c;a  
心裡一緊﹐造天筆道﹕“你我之間﹐還客套什麼。” CR;E*I${  
Ti7 @{7>  
“請好友儘快找到長生府尊造雲麒麟﹐時局已危如累卵﹐老師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紅雲垂下頭﹐看著那團信紙﹐“寫的什麼﹖讓我觀之吧。” 2:<H)oB  
e,d}4 jy  
下意識地攥緊它﹐造天筆沉默許久﹐松開了手﹐隨即轉身向門外走去﹐似是不忍面對接下來的事情。可是﹐走到門口﹐卻又停下步伐﹕他更不忍心在這個時候拋下紅雲啊﹗ {,1>(  
ryqu2>(   
許久許久﹐身後沒有動靜﹐只有沉默一片。淺淺的急促呼吸在幾乎靜止的空間裡顯得格外清晰﹐造天筆聽得幾乎連心都要顫抖起來。 1/i1o nu}  
MNp4=R  
“紅雲﹐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說出這幾乎破碎掉的字句﹐造天筆已經不想轉身了。 ?zfm"o  
Pz\ByD  
這是肯定的支持﹐甚至不曾質問他﹐是否將個人情愛和天宇大業衡量以後再做決定。 +3sbpl2}  
RJKi98xwJ  
默默望著好友的背影﹐紅雲心底涌起酸澀的溫暖感覺﹐想起了之前的一切﹕紅雲降天鎖﹐神筆出硯臺﹐鬥天后﹐救小九龍﹐組合天宇勢力﹐算萬年現身……甚至在這之前更早的時候…… aX*9T8H/  
`\'V]9wS  
“二哥﹐我想去連鐶洞﹐你陪我去吧﹗” PF#<CF$=  
Af r*'  
“那裡地勢險峻﹐前輩們不許我們去……” 5>UQ3hWo  
#l@P}sHXq  
“偷偷去﹐別讓人發現就是了﹗”小小的飛龍族的男孩﹐雙眼中神采飛揚﹐眼神亮得如辰星一般。 *.KVrS<B1  
3177R>0  
後來﹐男孩摔了下來﹐他的二哥辛苦等到半夜﹐才偷偷將他背回去﹐清洗上藥﹐熬了整整一夜沒合眼。族人沒發現﹐可是卻累壞了他。 \En"=)A  
[rW];H8:~  
“二哥……恐怕還有一事要麻煩你了……”記憶中的影像如今就站在身前﹐紅雲努力支持著即將渙散的心神﹐渴望而歉疚地看著他。“好好保管南嶽皇血﹐這不單是天宇南方保護屏﹐還有……” /t! 5||G  
unKl5A[h  
話語未落﹐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紅雲猝然摔倒在桌前﹐昏死過去。 %3AE2"  
l<+PA$+}}  
~~~~~~~~~~~~~              ~~~~~~~~~~~~~~~          ~~~~~~~~~~~~~~ ^Wn+G8n  
#)@#Qd  
再度清醒時﹐已是半夜時分。紅雲看看週圍﹐坐在他床邊的造天筆﹐不禁輕嘆一口氣。 G!wb|-4<$  
+-9-%O.(;  
聽見響動﹐造天筆抬眼﹐關心道﹕“你醒了。” Dr[;\/|#  
#9 Fk&Lx  
“我枕下是皇血存放的地點﹐一切有勞你了。” 掙扎起身﹐紅雲苦笑道﹕“該來的還是避不開﹐紅雲絕不會讓長城輕易得逞。” !m%'aQHH(  
vVIN D  
“紅雲……”造天筆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紅雲打斷。 :U=3*f.{  
Lusd kc7  
“至少在數十年奔波找尋之後﹐得知她還活著﹐紅雲已經心滿意足啊﹗”冰涼的手指緊緊揪住床單﹐紅雲蒼白的嘴唇邊擠出苦笑。 VW*?(,#j{  
Dsn=fht  
“希望才剛剛萌芽﹐為何要如此灰心呢﹖”造天筆哀傷勸慰。“也許……事情尚有轉機……” vLBuE  
;#S]mso1  
紅雲搖搖頭。“不用等我回來了。往後天宇大業﹐還請好友和天皇多費心了。” nC!]@lA  
_}ii1fLv  
心裡一滯﹐造天筆緊緊抓起他的手﹐心疼地看著他空茫的雙眼。許久﹐他長嘆一口氣﹐悠悠道﹕“昨天我看見她了。” R4P&r=?  
IG{Me  
疑惑抬頭﹐紅雲不解看著他。 `#wEa'v6  
]$ Nhy8-  
“風雨中的女人歌聲﹐是她嗎﹖” RgJbM\`} ?  
|)" y  
稍微定了定神﹐紅雲道﹕“應該是她沒錯。好友也看見了﹖” ryw%0H18  
c q[nqjC=  
“愛三千已死﹐三千總門和貓門都早已不存在﹐如今她只身帶著一個孩子﹐再說那孩子……” /#SfgcDt  
eThFRU3 F  
“不可能是我的﹗”紅雲有些激動﹐“三年了﹐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4`Vl<6  
g/ShC8@=u  
造天筆默默看著他﹐紅雲覺得有些侷促。“難道不是嗎……”  8y  
>~]|o   
“你聽說過靈胎一說嗎﹖”造天筆解說道﹕“三百年一出的亂世靈胎﹐母體懷胎三年﹐出生十五天即可下地……” { dh,sbl  
(aC=,5N  
“好友﹐你想太多了。” 紅雲輕輕搖頭。“貓姬男人無數﹐不可能剛好就是吧﹗” 7SH3k=x  
d>W#c8X>  
話語未竟﹐外面窗下竟然傳來一聲痛泣。雖然立刻被捂住﹐可是屋內兩個人都頓時警覺起來。 ?U[6X| 1  
[Gv8Fn/aG  
“什麼人﹖”造天筆搶到窗口﹐砰的一聲推開窗戶。 lY(_e#  
rQGInzYp  
“下……下雨了……”冰涼雨絲飄進窗臺﹐紅雲痴痴望著雨中一條落魄背影匆匆推車跑遠﹐一顆心幾乎裂成碎片。 a^|9rho<  
4c{j9mh  
不用問了﹐這個籃車中的小孩子﹐就是…… o<txm?+N  
reArXmU<u  
“紅雲……”輕輕喚了一聲﹐造天筆從身後環住紅雲顫抖的身子。 C4d'z(<  
s8 MQ:eAP  
已然滅絕的希望﹐重新燃起小小火苗。此時烏雲籠罩的天空﹐雲層中隱約透出一抹艷紅﹐是如此燦美。 1KGf @u%-1  
NqD Hrx  
“是朝霞﹐好美啊……” ~@ PD\  
1 I.P7_/  
緊緊握著環在腰上的溫暖雙手﹐紅雲朦朧淚眼遙望天際。 FXn98UFY  
UcD<vg"p  
“是啊。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收緊手臂﹐造天筆順著他的目光﹐也望向那一線紅色。“我會好好照顧她們﹐希望你不可放棄。” SCe$v76p#  
WFV'^-4  
“我答應你。” 雙手握緊﹐紅雲心神激蕩﹐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虛弱的雙足已經站立不住﹐整個人倚倒在造天筆懷裡。 O CIoY?a  
4e eh+T  
~~~~~~~~~~~~~              ~~~~~~~~~~~~~~~          ~~~~~~~~~~~~~~ PN 8#T:E  
_h  \L6.  
無眠夜晚﹐不只一處。時空長城魔殿之內徹夜燈火通明﹐魔空第一次看見藍霞如此緊張。 "u^vBd[}  
~$C<^?"b  
“軍師﹐不過是南嶽皇血而已﹐為何這次如此在意呢﹖” Y@#N_]oXj  
mIDVN  
“城主言差了。五嶽乃攻破天宇之關口﹐藍霞每次都很在意。” 不滿地瞥了魔空一眼﹐藍霞緩緩道﹕“只是這次是正面對上紅雲﹐我不得不做下額外佈置。” dR< d7  
z80FMulO  
“紅雲並非南嶽原本的守護者﹐難道他掌握了皇血動向﹖” tu$rVwgM  
"+7E9m6I  
“城主所料不差﹐只是吾尚且不確定﹐紅雲是否會帶皇血前來。” 藍霞沉吟道﹕“萬一使出極端﹐吾擔心長城也佔不了便宜。” Jq(;BJ90R  
Z'2AsT  
魔空冷笑。“這還不容易解決嗎﹖紅雲如果空手前來﹐立刻結果他的性命。” SpU|Q1Q/h  
S2E z}*plp  
“那就永遠得不到皇血了。” 藍霞眼中射出厲光﹐“城主為何有如此想法﹖” ]dJ"_  
Z : xb8]y  
“這……”魔空頓了頓﹐很知趣地收住話頭。“軍師勿怪﹐此事由你全權處理﹐吾絕不插手﹗”  ^,ISz-4  
XR7v\rd  
藍霞聞言﹐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城主器重了。時辰不早﹐藍霞告退。” `o }+2Cb  
X"q[rsB  
看著軍師走出大廳﹐魔空心中漸起一絲疑惑。 MI(#~\Y~P  
u*I'c2m  
真的需要如此大費周張對付紅雲嗎﹖難道藍霞打算…… D]*|Zmr+}  
)$i,e`T   
略微瞥見藍霞佈置的魔空﹐竟然在心中昇起一抹寒意。 ercXw7{  
T* 0;3&sA  
||wi4T P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sU*?H`U3d  
ilJ`_QN  
午時一到﹐等候在時空長城入口外圍﹐不毛曠地上的眾殺星提高警覺﹐看著由天射下的紅光﹐慢慢變濃﹐掩蓋視線所及的部份。 n YUFRV$  
Lp(`m=;O  
一朵紅色雲彩飄至地面﹐慢慢顯露出一抹人影。紅雲站立地面﹐環視片刻﹐嚴肅的眼神令眾人心中一凜。 5XHejHn>  
FNF`Z  
“紅雲驕子兩卷書﹐前來赴約﹐請你們軍師出城一見吧。” S#8)N`  
GwP!:p|  
“哈哈……”嘹亮的笑聲由長城入口處傳來﹐“貴賓既然到了門口﹐怎麼不進入呢﹖” M@h"FuX:  
f"j9C% '*  
紅雲哼了一聲﹐跟隨一個殺星舉步踏入時空長城。剎那間﹐長城浮現在空中的入口處隨即消失﹐看著眼前一片詭異霓虹幻彩﹐他知道﹐這次沒有回頭路了。 =Hd#"9-  
s K+uwt  
通過漫長迷幻走廊﹐穿過時空魔殿﹐紅雲被直接帶到藍霞的書房前面。 !i (V.A  
$6*Yh-"g  
門是開著的﹐仿彿一直在等待某人的到來。 u*=^>LD  
$"|r7n5[  
毫不畏懼﹐紅雲舉步跨過門檻﹐看到窗邊懶洋洋倚著桌子而立的他。看見門口的人﹐嘴角勾起冰冷笑容。 g&F$hm  
d ([~o  
“皇血帶來了嗎﹖” &}P#<"Fo8Q  
PpG;5  
“先讓我見到她吧﹗”紅雲努力克制心中的波濤洶湧﹐面無表情地回道。 Bx5xtJ|!  
gM;m{gXYK  
眉頭一緊﹐藍霞上下打量著他。片刻﹐輕笑出聲。“‘她’ 是誰啊﹖” FA{Q6fi:2  
[[<TW}  
心中一痛﹐紅雲微微抖了一下﹐還是咬牙說出。“夢雨涵﹗” 4Ps;Cor+  
J Hm Pa  
“把皇血拿出來讓我看看﹐我就讓你見她。” 藍霞毫不鬆口。 >M{98NH  
 {p/Yz#  
“這對我不公平。我就在這裡﹐還跑得了嗎﹖”紅雲昂然反對﹐引起對方冷哼。 ]k]bLyz\J  
2%R.~9HtA  
“也好。來人﹗” ~<K,P   
T|BlFJ0"  
藍霞一彈指﹐門口兩名兵卒﹐抓著夢雨涵的手臂﹐將她推了進來。看見愛妻安然無恙站在他身前﹐紅雲一時幾乎喜極而泣下﹐三步並作兩步要衝過去﹐卻被兵卒攔住。 (Ytr&gh;0  
B%Qo6*b  
“紅雲﹐先將皇血拿來﹗”藍霞走到他面前﹐伸手道。 nZ'jjS[!  
OwNM`xSa|\  
“先放了雨涵﹐我就將它交給你。” 紅雲儘量保持冷靜﹐直視藍霞﹐手心裡卻已是冷汗涔涔。 PZJn/A1  
b~tu;:  
注視著紅雲的眼眸﹐藍霞緩緩漾開一抹笑容﹐可是他眼底的幽深黑暗﹐幾乎讓紅雲支持不住﹐慢慢轉開了眼神。 Y0lLO0'  
NV/paoyx:*  
見此情景﹐藍霞沒回頭﹐朝身後作了個手勢﹐兩名兵卒立刻重新將雨涵架住﹐利刃抵在弱女子的脖頸上。 r7_%t_O|IL  
mUP!jTF  
“你— ” 紅雲雙目圓睜﹐“放開她﹗” &W<9#RPK'  
B;8Zlm9  
“紅雲﹐你分明就是空手前來﹐還敢和我耍花樣。”藍霞絲毫不掩飾眼中陰狠﹐開口下令。“動手﹗” fOSk > gK  
)O+Zbn  
剎那間﹐緊繃的神經承受不住﹐眼前一黑﹐就這樣失去了知覺。 MLTS<pW/  
H"w;~;h  
伸手接住倒在臂彎裡的紅雲﹐藍霞再次下令。“都捆起來。” &P}t<;  
<aaT,J8%[  
不多時﹐紅雲慢慢甦醒過來﹐想挪動一下身體﹐卻發現身子動不了。抬眼一看﹐夢雨涵竟然被綁在對面的柱子上﹐立時一陣激動﹕“雨涵啊……” hVB(*WA^D  
x(EwHg>;  
藍霞左右各瞥了一眼﹐冷笑道﹕“別太激動﹐刺激的還在後面呢﹗” nPI$<yW7F  
(fl$$$  
看著藍霞屏退眾人﹐把門關上﹐紅雲定神看了看自己的情形﹐心底不住發寒。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固定在椅子上﹐腳腕緊緊地捆在椅子腿上﹐兩邊扶手之間橫了七八根鐵絲樣的東西﹐陰森森散發著邪氣。 AHuIA{AdUR  
2Uf/'  
“藍霞﹐我認輸。讓我寫信給天宇眾人﹐把皇血送來就是。” 紅雲看著相見不能言的妻子﹐咬牙做下決定。 Y{dX[^[  
dB#c$1  
“紅雲﹐我沒事。” 夢雨涵溫柔開口﹐語氣雖然無奈﹐卻是一如既往的鎮定平和。“為天宇﹐你不能顧小親而失大義﹐否則就算你我苟活下來﹐又有何面目面對天宇眾人﹖” "eTALRL'o  
%4M,f.[e  
“可是雨涵﹐紅雲更不能對不起妳呀﹗”一激動﹐紅雲掙動起來﹐身子一個前傾﹐碰上了那些鐵絲— .7Yox1,  
X8*~Cf73u  
“啊— ” 痲痺的痛苦襲來﹐紅雲只覺得一陣眩暈。這什麼東西﹖ l{^s4  
5-fASN.Lx  
“好感人的對話啊。” 藍霞冷冷轉身﹐“不過我勸你別亂動﹐散元線一次碰觸就消掉你一分功力﹐你還得存點力氣出門啊﹗” ( ?(gz#-  
+Z_VF30pa  
勉強挺起身子﹐重新靠回椅背﹐紅雲恨恨喘息道﹕“難道你還會放我們夫妻倆一條生路不成。” Ici4y*`M  
NM:$Q<n  
藍霞仰頭大笑。“紅雲﹐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忘用激將法。告訴你﹐我不要南嶽皇血了。” 32aI0CT  
[x, `)Fk  
紅雲狐疑地瞧著他。“條件是什麼﹖” =#Jx~d[C  
~$^ >Vo  
“我問你三個問題﹐你就在這裡﹐當著你妻子的面回答。如果有半句虛言﹐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l+y;>21sTu  
e#}Fm;|d  
“如果我能回答上來﹐你真的肯放我們離開﹖”紅雲思忖著﹐藍霞大概無非是要問及天宇的某些機密情報﹐到時候見機行事﹐也許還有一線希望。 HWFTI /]  
jp4-w(  
“哈哈……”藍霞輕蔑大笑。“想不到堂堂天宇領導﹐也有如此落魄的一日。那就靜聽來﹗” G"(aoy, co  
] FvGAG.*  
“請問吧。”默默冷靜心緒﹐紅雲無比心疼地看著被綁在對面的愛妻﹐發誓一定要堅持過關。 1K|F;p  
Oop6o $k  
“第一個問題﹐你為何忍心犧牲你們唯一的兒子﹐上官殘心﹖” zHNBX Rx  
RTg\c[=w  
“啊—”痛叫一聲﹐紅雲猛然抬頭﹐卻看到妻子眼中的驚慟﹐連忙辯白道﹕“我沒有……” Hiwij,1  
d+]=l+&  
“紅雲﹐答非所問﹐你正在浪費機會。” 藍霞順手拉過椅子坐下﹐冷冷指點。 "G*$#  
rk;]7Wu  
三年了﹐一直是心中最隱忍的痛楚﹐本來希望就這樣獨自痛下去……如今卻被生生挖出來﹐而且是當著她的面。 {gu3KV  
sEfT#$ a^8  
深深吸了一口氣﹐紅雲勉強開口﹐卻是眼神飄忽﹐最後低下頭去。 /7+b.h])^  
:?ZrD,D  
“第一﹐為逼天皇現身。第二﹐為拯救真佛。” 6#jql  
"+&pd!\  
話語一出﹐一口甜腥已到嗓子口﹐紅雲無力癱在椅內﹐不敢去看自己可憐的妻子﹐得知此事後的反應。 5f0g7w =-  
x)$0Nr62D  
藍霞點頭冷笑。“夢雨涵﹐看看﹐這就是你的男人。” a!u5}[{  
"dOQ)<;  
拼命抑制住揪心悲痛﹐夢雨涵柔言道﹕“我相信紅雲﹐為了天宇大局﹐這是萬般無奈的決定﹐我不會怪他。” K(lVAKiP]  
c 8Q2H  
感動之際﹐紅雲微微抬頭﹐感激看著夢雨涵。這一切看在藍霞眼中﹐卻只是引起他不住的冷笑。 ~@@$-,}X   
- 3PLP$P  
“拼命去救別人的孩子﹐結果居然捨得犧牲自己的孩子。第二個問題﹐為何娶了貓門之主﹐又將她拋棄﹖” HSU?4=Q  
1#AxFdm1  
“唉……貓姬……”雨中推車的背影歷歷在目﹐紅雲再難支持﹐一口鮮血涌出唇邊﹐整個人往前伏倒﹐再次暈了過去。 } C/+zF6q  
# &5.   
“長城軍師﹐你的行為﹐非是正人君子所為……”夢雨涵滿腔激憤﹐卻礙於氣勢過於柔弱﹐對強悍執著的藍霞而言﹐完全不起作用。 1BEc"  
QKVOc,Fp7i  
“哈﹗什麼是正人君子﹖像你丈夫這樣嗎﹖”藍霞嗤笑。“你知不知道﹐紅雲為了保住其他小九龍﹐自願跑去三千總門﹐迷惑愛三千和貓姬﹖最後雖然成功除去兩人﹐可是改變不了他玩弄他人感情的事實﹗為成功不擇手段﹐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g.39u  
%{^|Av1Uz  
藍霞緩緩上前﹐看著倒在散元線上的師弟﹐伸手用羽扇柄部托起他的下頜﹐將他上半身重新推到椅背上。  ZpBP#Y*  
?Oy0p8  
取來一條手巾﹐沾濕涼水﹐藍霞溫柔擦拭著他慘白的臉龐﹐看得對面的夢雨涵心驚膽戰﹐不知道這個可怕的男人﹐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奪走紅雲的性命。 ,-(D (J;}1  
NZ!I >  
過了片刻﹐感到臉上涼意的紅雲﹐緩緩睜開了雙眼。藍霞轉過身去﹐冷冷道﹕“善於玩弄他人感情的天宇聖者﹐接著回答剛才的問題吧。” B *6 ncj  
mZ:#d;0  
“啊……”紅雲雙眼一酸﹐幾乎流下眼淚。“雨涵﹐是我對不起妳……” J 48$l(l3  
]Z=al`-  
“嗯﹖”藍霞微微偏轉身子﹐凌厲眼神直射而來。“這是回答嗎﹖” 1Q9Hs(s  
-^7 $HD  
“為了天宇﹐為了龍族不至於絕滅﹐唯一可行之路﹐就是陰陽交合﹐以我的純陽功體﹐破去貓姬的極陰功體……”吐出口的每一字每一句﹐皆如利刃﹐一刀一刀凌遲在心窩處﹐紅雲知道自己的意念已經到了極限﹐哀傷看向對面﹐渴望從妻子溫柔鼓勵中尋獲支持﹐卻被藍霞嚴嚴地擋住了視線。 7D'D7=Z.  
+7_U( |gO  
“說完了﹖為什麼還沒講到重點﹖”藍霞看他氣息微弱的樣子﹐接過話頭道﹕“算了﹐看你這副樣子﹐我都有點不忍心了。我來替你回答﹐你後來拋棄了貓姬﹐是因為你嘗過她的滋味以後﹐覺得女人實在沒什麼意思﹐可是又撂不下臉回頭去找愛三千﹐遷怒之下﹐從此避不見面。你當然不屑去操心一個無家可歸的女人究竟該何去何從﹐反正以你的名聲地位﹐這點小事還掩蓋不住嗎﹖” @}{uibLD\  
w?N>3`Jnf  
這邊藍霞信口開河﹐紅雲早已氣得渾身顫抖﹕“你……你胡說﹗不可以為……我……我沒有……” ~MYE8xrId  
Q^05n$ tI  
夢雨涵生怕紅雲支持不住﹐連忙開口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是兩三句挑撥﹐就能改變事實。紅雲﹐我相信你。” a +~b3  
/<k 5"C% z  
“雨涵啊……”紅雲感激得不知說什麼才好﹐可是卻引發又一陣氣血上涌﹐微微喘氣。 zA3r&stN+  
asmu<  
藍霞聞言﹐笑道﹕“好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紅雲﹐第三個問題很簡單了﹐你回答‘是’ 或‘不是’ 就可以﹐答完就可以走了。” #&L7FBJ"*v  
cF9oo%3  
“你……”紅雲勉強打起精神﹐其實剛才一陣頭暈目眩﹐視線都已經模糊了不少。 7(^F@,,@  
t6\--lk_  
真的放他們離開﹖藍霞到底擺這個陣做什麼﹖ m9&%A0  
 P7/Xh3  
“別高興得太早﹐紅雲﹐如果你不實話實說﹐就莫怪我唐突了。” 藍霞冷睨。“告訴我﹐你﹐是不是和數理命皇香九齡上過床﹖” ryA+Lli.  
0,.|-OZ  
驚喘一聲﹐夢雨涵身驅猛然抖了一下﹐恐懼充滿了雙眼﹐原本想調開的視線﹐卻如被下了咒一般﹐緊緊盯著紅雲。 V U5</si+  
ZB/1I;l`c  
快否認﹐快點否認……我的愛人﹐不該是這樣沒原則的人﹗一定是藍霞故意陷害﹐一定的﹗ zzW$F)X  
~kDJ-V  
掩藏心底的呼喚是如此微不足道﹐可是夢雨涵焦急恐懼的心情﹐卻點滴不漏﹐傳向至愛虛弱的心房。 ,]]IJ;:w  
w8J8III\~  
艱難啟口﹐紅雲輕輕道﹕“沒有。” H/;AlN|!  
1cRF0MI  
剎那間﹐夢雨涵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喜悅席卷整個身心﹐眼眶也紅潤起來。 7-u'x[=m  
+qT+iHa|n  
可是藍霞卻紋絲不動﹐只是冷冷地﹐居高臨下看著紅雲。 |Sua4~yL(  
cN&:V2,  
“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最後一次。” ];b+f@  
$MfRw  
心一橫﹐紅雲決定了﹐即使是要他對天發誓﹐他也一定咬住﹐絕不鬆口。事後就算被五雷轟頂﹐也好過當眾被折辱。 r=A A /n<  
asLrXGGyT  
“沒有的事﹗藍霞﹐你不可血口噴人﹗” UA ]fKi  
KHJ wCv  
“很好﹗”藍霞居然笑了﹐而且是少有的開懷大笑。“哈哈哈……紅雲﹐你這天宇萬眾仰慕的聖潔領袖﹐藍霞今日要讓你身敗名裂﹐悔不當初﹗” [cl+AV "  
tXZMr   
瀟灑一回身﹐袍袖一揮﹐桌面上赫然出現一枚水晶球。雖然精神已經不佳﹐可是記性頗好的紅雲﹐一下就認出了它。 $% gz, {  
ue'dI   
“什麼﹗這……” Qc PU{#6  
,\aL v  
是落葉人飄舟﹐臨行前贈予他的水晶球﹗ b0@K ~O;g  
S{f,EBE  
當時天皇欲初訪長城﹐為防萬一﹐紅雲將此物交給他﹐後來也不曾聽他提起﹐原來被藍霞收回了。 DQ[7p(  
KT>Y^  
“記得這是誰的嗎﹖”藍霞溫柔問道﹐一邊擦拭著晶球表面。 %^nNt:N0  
u%I%4 gM  
“是飄舟的﹐怎麼你……” khD)x0'b  
w9O!L9 6  
藍霞慨嘆。“原來我的手下﹐也被你勾搭上了。紅雲﹐你果真是來者不拒﹐男女通吃﹐老少咸宜啊。” ,&o^}TFkg  
x#zj0vI-8  
“不是﹗我沒有﹗藍霞﹐你快放開我﹐什麼時候你變得如此極端了﹖”明知無望﹐紅雲還是不死心地做著最後抗爭。 B I3fk  
r3-<~k-  
不理會紅雲絕望的叫喊﹐藍霞緩緩運勁﹐將氣流輸進晶球﹐不久晶球飄浮空中﹐光華四溢。詭異流光之中﹐慢慢浮現當日梵天宮最難堪的一幕— v&WK9F\  
o)7Ot\:E  
赤身裸體的兩人﹐交纏一起﹐互相撫慰…… >7~*j4g  
a l6y=;\jZ  
“你大概不知道﹐時空長城的水晶球﹐有留像攝影的作用吧。” 藍霞緩緩解說﹐一邊斜睨臉色慘白的兩人。“紅雲﹐你還有什麼可解說的嗎﹖” hlze]d?z  
2k^rZ^^"  
雨涵﹐不要看﹐不要看啊…… 84WcaH  
H{S+^'5Y.  
心中歇斯底裡的吶喊﹐卻梗在胸口﹐焦急看去﹐卻只見至愛盈淚不堪的悽楚眼神﹐滿是悲傷﹐滿是懮愁…… 6akI5\b  
B$x@I\(M  
藍霞緩緩坐下﹐卻是一眼也不看那晶球。一如當時偶爾看見這裡面留的影像一樣﹐他渾身冒汗﹐呼吸急促﹐腦中一片混亂﹐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 @ F $}/  
J:&.[  
三個人﹐就這樣靜止在幾乎空洞的時空裡﹐直到傳來一絲細小聲音。 \0_jmX]p  
P3Lsfi.  
清晰的液體墜落地面的響聲﹐紅雲再也承受不住這樣殘忍的打擊﹐再次暈倒了。 W83PMiN"T-  
k<+Sj h$  
“紅雲﹐紅雲……”夢雨涵焦急的呼喚﹐看著地面上一攤鮮血﹐和由鐵絲上滴滴掉落的血珠﹐終於忍不住﹐淚如雨下。“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e8EA!Ipte  
bDJ!Fc/  
慢慢回過神來﹐藍霞不帶感情地看著梨花帶雨的她。 x;E/  
G kG#+C0L  
紅雲至愛夢雨涵…… a7F_{Mm  
R9 #ar{  
就為了當年那本手扎中的一句話﹐他走到今天這一步。決然拋棄撫養自己長大的師尊﹐叛出天宇﹐造下無數血劫…… Dykh|"  
<g;,or#$  
一直以為﹐阻隔他和紅雲的﹐都是看似堂皇的天宇大業﹐龍族危難﹐只要將它們從紅雲身邊隔開﹐就能得到他…… h$6'9rL&i  
v {uq  
直到今天﹐看到紅雲夫妻情深的樣子﹐看到紅雲可以為了天宇犧牲掉自己的名聲﹑兒子﹐卻不忍看到夢雨涵受到一點點傷害﹐他就知道﹐自己已經輸的一塌糊塗。 j%-Ems*H  
ecoI-@CAI  
方才一直以冰冷陰狠偽裝的眼神﹐蒙上一層黯淡。藍霞打開門﹐傳喚手下。 bn8maYUZ  
/#(IV_Eol  
“來人﹐把夢雨涵放了。” a=A12<  
]Sa#g&}T>  
待所有人全部離去﹐書房的空間又恢復成為靜謐一室。藍霞重新關起門來﹐細細除去紅雲身上全部束縛﹐將他溫柔抱起﹐放在書房的小榻上。 }zsIp,  
S Z/yijf  
不管了﹐為了這一天﹐再多的付出﹐他也心甘情願。 &|ne!wu  
X';qcn_^  
曾經遮掩半邊天宇的紅色雲朵﹐如今也遭遇了萬劫不復的劫數﹐悄然墜落在黑暗時空之中。 h9<PP2.(  
ly0L)L]\  
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自己都有點記憶模糊了。氤氳的霧氣﹐朦朦朧朧﹐而他﹐卻怎麼也找不到出口。 7vFmB  
Zy;jp*Q  
“雨涵……雨涵妳在哪裡……” CLVT5pj='  
kc P ZIP:  
自己怎麼會如此驚慌失措﹖這樣怎麼能成大事﹖ 9< 07# 8c.  
R+(f~ j'  
可是……虛無縹緲的感覺﹐他開始六神無主…… ]GY8f3~|{  
 aY(s &  
不能心慌﹐塵世本虛無…… wbKJ:eWgt  
xt pY*  
“金鴒﹐我在這裡﹐快點過來啊﹗”柔柔軟軟的聲音﹐是他的雨涵﹗ Ot`%5<E^  
_BJ:GDz>  
“嗯﹐我這就過去﹐妳在哪裡﹖”可是對方不再給他回應﹐他心一慌﹐腳下一腳踏空﹐直墜無邊黑暗。 bO/r1W  
3))R91I  
眼前景色如幻彩霓華﹐絢爛的顏色﹐變化的光線﹐一時間眼花繚亂﹐頭暈目眩。 {S9gOg  
85Yi2+8f4  
“兩卷書﹐再陪我喝一杯啊﹗” ro<w8V9.a  
wUr(i*  
“門主﹐妳已經醉了……” yGt [Qvx#  
<_|@ ~^u  
“嗯~那就扶我去安歇吧~” oYf+I  
ej kUNCKQt  
妖媚嬌軟的呢喃﹐此起彼伏的貓聲﹐靡靡之音不絕於耳﹐他厭惡至極﹐卻不得不強迫自己﹐冷酷執行著計劃。 Bl6I@w  
/N*<Fq7w~  
“討厭啦。本門主最討厭三心二意的男人﹐說﹗你是不是還想著我哥哥﹖” XfVdYmii  
r`6f  
“算萬年﹐為了你﹐男奴愛三千願意做任何事……不要離開我……” R"O%##Ws  
Oi:Hs  
“放手放手﹗紅雲是堂堂七尺男兒﹐正道領袖﹐恥于和你們這種殘酷淫蕩的人相處﹗” 5!Y\STn  
O*?^a7Z)4  
黑暗中﹐懮傷眼眸憤恨盯著他。“那你喜歡什麼樣的人呢﹖是不是造天筆那種軟骨頭﹖還是迂腐的香九齡﹖居然和男人上床﹐紅雲﹐你自己才是真正淫蕩無恥﹗” sgK =eBE  
pn(i18 x  
“我……”他語塞﹐惶恐得無地自容。 vqf}(/.D  
%_Lz0L64k  
“紅雲﹐為了你﹐香九齡縱然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WOCG 2h  
;k#_/c  
    “不要﹗香九齡﹐不要離開我﹐是我害了你﹗” '\8YH+%It  
0.R3(O  
“紅雲﹐無論你做何選擇﹐天宇眾人都站在你這邊。” 1=IOio4U  
C/N;4  
可是紅雲愧對眾人……我不配……不配再為天宇領導…… 8h|}Q_  
jmq^98jB  
腦中一聲輕響﹐一切聲音就此歸於虛無。他好累﹐累到不想再面對這一切。 w ]T_%mdk  
vS5}OV  
朦朧中﹐眼前似乎被一片囂張的藍色籠罩﹐雙手被緊緊攫住。他無力再抗爭﹐任隨意識離他越來越遠…… (_}q>3  
D Q={  
守了一天一夜﹐冰冷的身軀終於有了反應。 yc7b%T*Y  
v ))`U,Gm  
“水……”艱難吐出一個字﹐鮮血再次由口中流下﹐驚得藍霞趕緊跑去倒茶。 qlPIxd  
#| g h  
一手撐著紅雲的後背﹐一手端茶杯﹐看著虛弱至極的紅雲一口氣喝光一杯茶。 ynMYf  
b+whZtNk7  
“好點了嗎﹖”藍霞放下杯子﹐替他擦擦嘴角。 T^7}Qs9  
b}Im>n!  
“嗯﹐謝謝。” }I}GA:~$%  
& }j;SK5  
平靜的道謝﹐讓藍霞立時呆住。隨即而來的一句話﹐將他徹底打入萬丈深淵。 Pr%KcR ;  
Gb[J3:.  
“請問……我在哪裡﹖你是誰﹖” '*`n"cC:  
s@%>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七章 N@'l: N'f4  
+W-b3R:1>  
青山隱隱﹐綠水悠悠的一處人間勝境﹐本是纖塵不染﹐今日卻帶來一絲塵世信風。 @sd{V  
{~g7&+9x*  
一襲飄逸白衣﹐超脫凡俗的面容﹐掩蓋不住濃濃的疲憊。為摯友離去之前的一句請托踏遍大江南北﹐三山五嶽的造天筆﹐在經歷數十日奔波之後﹐終於得償所願﹐找到了避世已久的長生府尊﹐造雲麒麟。 k{Y\YG%b  
9~K>c  
躊躇在種滿各色花朵的庭院前﹐造天筆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進入後該要如何開口。年事已高的老人﹐又經受了當年最難堪的打擊﹐退隱江湖。如今要請他出面主持大局﹐造天筆實在開不了口。 P$ b5o  
l_2l/ff9  
紅雲為何執意要找造雲麒麟﹖當年囂狂叛出學府﹐藍霞早已不把這過去的師長放在眼中﹐甚至直呼其名。最得意的弟子也是畢生心傷的源頭﹐就算府尊真的可以制衡藍霞﹐他也未必肯再踏入江湖一步。 -s0J8b  
XCn;<$3w  
畢竟﹐哀莫大於心死。 e+2lus,u6t  
MScUrW!TA  
感慨地嘆了口氣﹐造天筆猶豫著是否下次再來。紅雲究竟回來沒有﹐此行是否順利﹖不如先回南嶽看看﹐再做打算。 v=uQ8_0~N  
_m#TL60m  
剛一轉身﹐身後的木門吱呀一聲﹐親切嗓音淡淡牽住即將離去的腳步。“遠來不易﹐怎麼就要走了呢﹖” {JKG-0)z?  
JiA1yt  
驟然回頭﹐和藹面容映入眼帘﹐造天筆怔了片刻﹐連忙上前見禮。 j~;y~Cx?  
EjEXev<]  
“造天筆見過長生府尊。” ]8cD,NS  
r|3u]rt  
“原來是名響天下的一揮長虹造天筆﹐老夫久仰了。”造雲麒麟淡笑﹐掩去眼眸中一抹精明。 F*:H&,  
-/7@ A  
“府尊過譽了﹐晚輩不敢。”造天筆恭恭敬敬﹐直接道出來意。“是令弟子紅雲驕子﹐委託我到此處﹐恭請府尊……” >Ij# +=  
qX[C%  
“喔。” 造雲麒麟漠然應道﹐沉吟片刻。“那﹐他自己為何不來﹖” [R~@#I P!  
0R&7vn  
造天筆一愣。“這……” hGUQdTNP  
8h|~>v  
府尊嘆息﹐將人讓進屋裡。“外頭風大﹐進來說話吧。” ^#7&R"  
c8cGIAOY)  
“我雖然老了﹐可還是不能完全心無牽掛。”倒了兩杯茶﹐老人沉沉吐氣。“當年得意弟子﹐學府的傲世奇才﹐如今已變成天宇之禍。這兩個孩子﹐什麼時候能讓我放心啊……” " M&zW&  
TjctK [db@  
造天筆心智聰慧﹐明瞭他的想法﹐也黯然低頭。畢竟是一手培養的弟子﹐哪可能忍心親手對付。 }L5;=A']S  
.d4&s7n0  
“容晚輩冒犯﹐想問您一事……”回想蒼白笑容的紅雲﹐造天筆握住茶杯﹐小心翼翼詢問長者﹐“不知紅雲和藍霞﹐府尊最疼愛哪一位呢﹖” %NL7XU[~  
JQ\o[t  
造雲麒麟心內像被狠狠剜了一刀。“這是你個人的疑問﹐還是全天宇的人都想知道的秘密﹖” rV I-Yb  
5pE@Ww  
“前輩見諒。”造天筆溫煦解說。“若非是紅雲所托﹐造天筆亦不忍擾亂府尊寧靜的退隱生活。只是如今天宇連逢劫難﹐山河已失大半﹐望府尊看在紅雲的面上﹐出手拯救天宇於水火之中啊﹗” -dUXd<=ue  
&G+:t)|S  
幫助紅雲回歸天宇﹐滅掉藍霞﹖手心手背都是肉﹐能輕易抉擇的話﹐他早就行動了…… Ti5"a<R4m6  
OadGwa\:s  
“晚輩了解您的無奈﹐只求您出面勸解藍霞罷手即可﹐相信他不會置之不理。” 造天筆切切盼望。 -]MZP:s  
4-xg+*()  
“紅雲並沒有回來……”低低沉吟一句﹐讓造天筆頓時驚斷氣息。 6rAenK-%  
^`(3X  
站起身來﹐造雲麒麟雙眉緊鎖﹐緩緩在室內踱步。“容老夫唐突﹐造天筆﹐你究竟是什麼人﹖” y;LZX-Z-  
_3_o/I  
“我……”不明白府尊因何有此一問﹐造天筆舌頭像打結一樣﹐不知該如何回答。 'KNUPi|  
qI\B;&hr(  
“你與紅雲﹐似乎關係頗為密切。” 4f,%@s)zn  
9kU|?JE  
“是。晚輩是紅雲的族親。”心下一橫﹐造天筆咬牙說出自己萬般不願再承認的事實。“只是此事尚無人知曉﹐望府尊替我守密。” ? ~~,?Uxw!  
<ZeZq  
心內百感交集﹐老者點點頭。“那﹐你明白藍霞和紅雲的關係嗎﹖” ezk:XDi4  
eN I6V/\`  
“略知一二。” r6`KZ TU  
sMb+4{W&6  
“所以你也應該知道﹐如果他們兩人之中一人遭劫﹐另外一個也不能幸免。雲霞之命﹐扣扣相連啊﹗” [ Q20c<,  
j}DG +M  
    造天筆徹底呆住了。也難怪府尊下不了手﹐這下子﹐連天宇眾人都下不去手了…… 5A"OL6ty  
lV<j?I~?Q  
“請回吧。和眾人商量出個結果﹐看是不是值得玉石俱焚﹐再來找我這老頭子。” 造雲麒麟苦苦壓抑心中悲傷﹐揮手送客。 >c8EgSZJ  
O LxiY r  
腦中一片茫然﹐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拖著麻木腳步回到塵世之中﹐眼前的事實卻更加令他觫然。 I)X33X,  
<al/>7z' O  
夢雨涵安然無恙回到天宇﹐而紅雲沒有。 4P}<86xk  
skn];%[v\  
~~~~~~~~~~~~~              ~~~~~~~~~~~~~~~          ~~~~~~~~~~~~~~ 4o*wLCo7^  
BDT1qiC  
“已經快三個月了﹐藍霞究竟在搞什麼﹗”時空長城爆出的不耐煩怒吼﹐震得堅實柱石都發顫。魔空不滿地在魔殿中轉來轉去﹐嚇得四週的兵卒戰戰兢兢。 V@Fj!/  
AE 2>smp5@  
自從私審紅雲﹐藍霞放走夢雨涵﹐就再沒踏出房門。開始魔空還以為軍師在拷問南嶽皇血的下落﹐可是日子一長﹐他也發現不對勁﹐卻又不肯前去打擾﹐只好天天發火﹐不時帶著黑蟒或者眾殺星去天宇屠殺一番發泄一下。可疑的是﹐天宇這個時期竟然也沉寂得如一潭死水﹐對長城的挑舋半點反應也無﹐魔空心中的疑團也越來越大。 VE5M}kDCZ  
p_2-(n@  
與此同時﹐天皇和造天筆兩人﹐則擔負起領導天宇的責任﹐但因為天宇兵力薄弱﹐僅在保證不再失地﹐並未做出任何反擊。陰鬱愁悶的氣氛籠罩整個天宇﹐老輩的江湖人開始耳語傳聞多年前的奇談﹐聖影鬥魔空。 V,)bw  
Qf}b3WEAI  
“那是很多年以前了﹐時空長城曾經進犯天宇﹐就像這次一樣。不同的是﹐那個時候﹐天宇有個大救世主﹐身著金甲戰袍的聖影﹐最終將長城之主魔空逼回異度空間。” 'uw=)8t7  
r@Tq-o  
雖然無人見過傳奇聖影的真面目﹐但那驚天動地一役之後就悄然消失的刻意隱瞞﹐使眾人都堅信﹐這位大英雄﹐一定一直隱藏在天宇茫茫人海之中﹐等待復出的機會。 re\&'%~K  
$ @cg+Xrg1  
天宇至今已經損失慘重﹐為何曾經悲天憫人的救世英雄仍然蜇伏不出﹖聖影﹐究竟只是一個傳說﹐還是真有其人﹖漫長歲月﹐他是否尚存人世﹖ p+ bT{:  
Qyoly"b@  
“以老輩人的推想﹐聖影不是自甘寂寞之人﹐必定改名換姓﹐活躍武道之上。究竟是何原因﹐使他遲遲不出面呢……” n$}Cj}eju  
+\n8##oAI  
眾人的竊竊私語﹐傳到造天筆耳中﹐格外刺耳。推開門﹐大步走了出去﹐引起身後一片不滿私語。 #Y;_W;#  
"]C$"JR  
無奈苦笑一聲。做天宇領袖﹐重要是做實事﹐定決策拿主意﹐而不是聚在一起閑聊天。 y0D="2)  
<Sx-Ca7  
“應該抓個重點了。”天皇昂然走來﹐完全不屑裡面那團嘈雜。“近日長城的行動﹐看不見藍霞﹐說不定紅雲已經把他絆住。如果是這樣﹐也許天宇有機會放手一擊﹐攻入長城。” 4=E9$.3a  
0R%R2p'wG  
造天筆垂眸輕嘆。“恐怕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順利。” 4 u!)QG  
]N+(SU  
“或者可以再詢問一下夢雨涵。” 天皇建議。 Td !7Rx _  
nT.2HQ((Xg  
自從返回天宇﹐眾人問她究竟發生何事﹐紅雲現在如何﹐夢雨涵都搖頭不答﹐偶爾的隻言片語之後﹐只有眼淚不斷掉落。可是紅雲既然活著﹐又沒受半點傷害﹐為何她會如此難過﹖ Oi=c 6n  
n$fYgZKn  
即將脫口的話語足足在心中轉了好幾圈﹐造天筆才猶豫開口。 AF}6O(C~  
S0 AaJty  
“我見到造雲府尊了。” &v\  
7]w]i5  
“可是他不肯出手相助﹖”天皇無奈。“老人家有他的堅持﹐不是我們可以勉強的。” Rh:edQ #  
GDgq 4vfj  
“前輩說過﹐雲霞之命﹐扣扣相連。一個遇難﹐另一個也不能幸免。” 造天筆細細分析。“長城攻嶽計劃中止﹐魔空的舉動看來都是出自個人意願。會不會紅雲已經……” CnT]u U  
BuE=(v2}  
“也有可能是藍霞的計謀。”天皇慨然。“畢竟紅雲落在他手裡﹐身不由己了。” `czL$tN<P  
D.hj9  
貿然挺進﹐不是害怕中計﹐而是擔心再也沒有翻本的機會。天宇陣線實力太薄弱﹐經不起再次的打擊了。 E{m\LUd^ :  
o+o'!)  
然而倘若天皇猜測是真﹐眾人白白耗在天宇拖時間﹐只有浪費紅雲的一片苦心。 +O 2H":$  
~9N n8g6  
“唉﹗我也希望傳說中的聖影為真啊﹗”兩難之下﹐天皇不禁隨口牢騷。 bcp+7b(IB  
h <s.o#8  
“這麼說……你不是聖影﹖”造天筆小心翼翼求證﹐引來天皇的不悅。 y my/`%  
~@=*JzP?  
“胡來啊﹗好友何處聽說的呢﹖” vKv!{>,v9Z  
<g SZt\  
“眾人猜測紛紛……什麼人都猜到了。你自出江湖﹐就只有‘天皇’ 一個稱號﹐本名無人得知﹐會引來懷疑﹐不足為奇啊﹗” ]chfa  
8{@0p"re@  
天皇冷笑。“行走江湖﹐哪個是用自己的真實姓名﹖就好像你一揮長虹造天筆﹐不是也曾經是儒門學子夜讀五車書嗎﹖這種毫無憑據的猜測﹐未免荒唐。” sOegR5?;  
Bg"KNg  
“是啊。”不再答話﹐造天筆仰望天際﹐依然烏雲密佈的天空﹐只有地平線上的一小塊依然有著天空的顏色。從那明亮的顏色中﹐他隱約看見希望。 7q2G/_  
"enGWI H  
只是﹐那希望太遙遠﹐太隱約﹐除了飄浮天上的雲朵﹐以及遨遊太空的日月星辰﹐誰也夠不著。 .d) X.cO  
2 1b  
~~~~~~~~~~~~~              ~~~~~~~~~~~~~~~          ~~~~~~~~~~~~~~ .DzFt c  
Ifgh yh<d  
“天地之間﹐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擁有你﹗因為我們同是天際的雲霞﹗” 8reis1]2S  
j06q3N"  
擁著懷中目光迷離的人﹐藍霞一遍又一邊地重複著他的佔有﹐他的誓言﹐他的決心。不管對方是否明白﹐也不管日後兩人命運會變成怎樣。 cO]_5@#f'8  
5%+M:B  
美好傳說中的千年愛慕暗戀﹐相隔兩地的孤獨守望﹐都是毫無意義的浪費和無能。他藍霞才不會為這些不切實際的浪漫感動﹐要得到的﹐就儘早把他抓在身邊﹐實實在在的擁有﹐才勝過一切。 {tq.c9+!d  
~J :cod  
近百支燭火激烈舞動著﹐帶來不可思議的熱度和激情。淚花模糊的眼帘中﹐依然是那一片藍色﹐每每在黑暗夢境中都無法擺脫的囂張顏色。 0+\%os V  
=0Z^q0.  
“我……我究竟是誰﹖你又是誰﹖” >l<`)4*H  
Fj?gXc5{  
激烈的吻隨著強大的佔有﹐伴隨答案席卷整個意識空間﹐強悍地佔據著他的身心。 ;'E1yzX^  
6:Fb>|]*PY  
“你是紅雲﹐藍霞的紅雲﹐我是藍霞﹐紅雲的藍霞。我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 2pKkg>/S  
= ;hz,+  
g4Y1*`}2f  
第三十八章 WOw( -  
>S<`ri'5_  
靜謐一室﹐窗外風聲呼嘯﹐伴隨陣陣悶雷﹐使房間內氣氛更為壓抑。天皇緊蹙雙眉﹐盯著面前稍顯不安的人。 S!'Y:AeD&  
+v!% z(  
看得出來﹐造天筆拜訪造雲麒麟一行﹐有事瞞著他。也許那就是攻破長城攻勢的關鍵﹐而造天筆在顧忌什麼呢… … ,~ z*V;y)  
&7K 4tL  
沉默許久﹐天皇決定打破僵局。 J@ CKgE  
3FD6.X>x  
“造天筆﹐你認為紅雲現在﹐是生是死﹖” y\?T%g  
v(|Arm?  
“府尊說過﹐雲霞之命﹐扣扣相連﹐我相信藍霞不會對紅雲下毒手。” 造天筆不假思索﹐順口回答。 U=kP xe  
I34|<3t$  
“萬一藍霞並不了解此事呢﹖”天皇銳利雙眼一瞬不瞬。 !HV<2q()  
^x BQ#p  
“如果藍霞殺了紅雲﹐為何不一鼓作氣﹐攻擊天宇﹖”造天筆娓娓道來﹐“而且據吾測算結果﹐紅雲尚有生機﹐只是紅光晦暗﹐不知現在如何了。” DlMT<ld  
`RF0%Vm~t  
造天筆身負測算之能﹗天皇肅然起敬﹐心念快轉﹐笑道﹕“如此看來﹐是時空長城別有打算﹐才中止攻嶽計劃了﹖” < 5 ?  
-:$#koW  
躊躇片刻﹐造天筆道﹕“也許吧。” -nHt6AbqP  
zs=[C+Z\  
室內恢復沉寂。同為智者﹐兩人的心思﹐同時被牽引到一種可能之上。 yH9(ru  
uZ1b_e0SGu  
“造天筆﹐你可曾記得當年從天宇失蹤的孩童… … ” tL>c@w#Pv  
"j2th.  
“當然﹐此事曾由數理命皇親手查偵﹐卻一直一無所獲﹐直到長城份子蹤跡逐漸暴露於天宇﹐方才露出眉目。” %0y_WIjz  
6Z}8"VJr {  
一直以來﹐時空長城擄掠天宇的幼童﹐攜至異度空間﹐可造之才被送入時空星盒改造成為殺星﹐餘下的一概被殘暴的魔空吸收﹐成為城主駐顏的犧牲品。 PLb[U(~  
o)V@|i0Js  
“依吾看來﹐是在你造天筆出現江湖之時﹐此案才有了眉目吧。” 天皇微笑道。 MWl2;qi  
4X}.aZO&b  
“言重了。造天筆與異度空間﹐向來毫無交集﹐此事是他們自露馬腳。只是長城變本加厲﹐將腦筋動到龍族後輩身上﹐實在令人發指﹗”思及已變成長城殺手的黑蟒﹐造天筆義憤填膺。 fk6`DUBV  
4#^E$N:  
天皇表情漸露凝重﹐一言不發看著對方。造天筆心領神會﹐當下臉色劇變﹐手足冰涼。 3 i*HwEh  
H Q_IQ+  
只是他想到的﹐比天皇更深一層。早在隱約知曉雲霞之間的曖昧之時﹐他就了解﹐藍霞絕不會對紅雲下毒手﹐也因此﹐他才放心讓紅雲空手入長城交涉。可是如今紅雲被關押已久﹐保不住藍霞行走極端﹐將紅雲以同樣手段改造﹐以減少敵對可能。 s"'ns  
v@&UTU  
倘若日後紅雲變成天宇之敵﹐眾人將如何應對﹖ QC,LHt?6  
 l_2B  
當下﹐天皇拍板定案。“不能再等了。造天筆﹐我們再走一趟長生府尊住處﹐早日解決此事﹗” VUneCt%  
_9pcHhJux  
~~~~~~~~~~~~~              ~~~~~~~~~~~~~~~          ~~~~~~~~~~~~~~ I(5sKU3<  
Jyz*W!kI  
“紅雲﹐我是誰﹖”重複詢問著已經問過無數遍的問題﹐濕熱的吻頻頻落在身下顫抖的白皙肌膚上﹐貪婪聽著那動人的嗓音﹐呼喚自己的名。 L2Vj2o"x?  
N 4!18{/2  
“藍霞……你是藍霞……” p0|PVn.^h  
)wM881_!  
依舊空茫雙眼落無據點﹐紅雲依本能回應著﹐口中制式吐出他要的答案。一個抬頭﹐藍霞看到紅雲無焦點的眼神﹐心底漸漸冰涼起來。 u]766<Z  
KHT RoXt  
雖然我希望得到你﹐可不該是這樣的你啊…… o..iT:f;n  
y0R9[ ;b07  
時空魔殿之中﹐魔空不耐煩地來回踱步﹐突然一名時空殺星由內殿跑出﹐躬身下拜。 ~_]i'ii8  
H "; !A=0  
“好了﹐免禮吧。軍師都在裡面忙什麼﹖” N hY`_?)  
oG$OZTc  
“呃……啟稟城主﹐軍師好像在給那個紅雲療傷……所以壓在他身上……” /* G-\|  
MwHxn%  
“什麼﹗”魔空差點跳起來﹐“你確定是在療傷﹖” \gW6E^  
KlGmO;k  
“也許吧﹐不然兩個人為什麼都沒穿衣服﹖” $fhR1A  
L2Z-seE  
魔空氣得幾乎眼前發黑。他一直以來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藍霞畢竟是天宇之人﹐就算之前再有功勛﹐也改不掉他心向天宇的事實﹗和天宇領袖同處一室這麼久﹐只怕就是在商量怎樣對付時空長城吧﹗ +Y_]<  
:m[HUh  
“去﹗傳吾的指令﹐叫軍師立刻來見吾﹗” fAT+x1J\  
f~R`RBZ]9  
可是回報者說﹐藍霞現在無暇見他。魔空怒氣更甚﹐傳令叫藍霞立刻出兵天宇。 vPSY 1NC5  
S^:7V[=EgI  
“我要一舉滅掉天宇﹐叫他立刻出兵﹗” iI$;%uY3g  
wu;^fL  
“現在出兵﹐城主不怕中了天宇之計嗎﹖”清朗聲音傳來﹐藍霞出現在魔殿一端入口處﹐眼神在微暗空間中銳利如劍﹐懾得魔空稍微失神。“吾堅持不出兵﹐讓天宇眾人滿腹疑惑﹐正可以在最適當的時機出其不意。城主倘若此刻出兵﹐則是小不忍亂大謀﹐天宇智者眾多﹐草率行事對我們並無好處。望城主三思。” q71V]!  
x4CSUcKb  
“那軍師認為﹐我們應該等到何時﹖”魔空勉強壓下怒火﹐心裡卻是全然不信。 >*1YL)DBT\  
(r-8*)Qh8  
藍霞盤算了片刻。“藍霞需向城主告個假﹐前往天宇暗訪一遭﹐出兵一事﹐等吾回來再議吧。” Vif)e4{Pn  
I~&*8)xM  
果然﹗他要去和天宇眾人接頭嗎﹖魔空暗自冷笑﹐卻又問道﹕“那軍師是否要將紅雲也帶上﹖” e8U6D+jY  
4vMjVbr  
“的確﹐有紅雲在吾手中﹐更是成功的一大助力。” Jl fIYf~  
:+v4,=fHy  
“喔﹖你確定是助力﹐不是阻力嗎﹖”魔空暗自握拳﹐勉強穩定自己的聲音﹐不至於大喊大叫出來。 KSR'X0'  
b" kL)DL1L  
“城主在擔心什麼﹖”藍霞不耐煩地皺眉﹐“究竟發生何事﹐讓城主如此焦躁﹖” m/"}Y]n!  
X8 A$&  
魔空一愣﹐隨即迅速平定心緒。藍霞果然難纏﹐心思敏銳﹐千萬不能讓他知曉自己真正的想法。 $|o[l.q2  
gCZm7dgo  
“哦﹐沒什麼﹐只是多日不見軍師行動﹐吾有些心緒浮動。既然如此﹐你就放心前去﹐如有意外﹐長城會全力支援。” M!O &\2Q  
'^`%  
藍霞聞言﹐未多做表示﹐只是微微點點頭﹐便隨即離去。其實他心中的焦慮不下於魔空﹐只要有關紅雲﹐就一切就都脫離了控制。 3z!^UA>q  
rds0EZ4W  
~~~~~~~~~~~~~              ~~~~~~~~~~~~~~~          ~~~~~~~~~~~~~~ ^o[(F<q  
?Vc/mO2X  
三個月的肌膚相親﹐藍霞竭盡全力﹐悉心照料著身心重創的紅雲。可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喚回他的記憶。 yC9~X='D  
 Wo,fHY  
“紅雲﹐你的詩號也不記得了嗎﹖” _ {mG\*q  
iz:O]kI  
“我有詩號嗎﹖” a!mdL|eA@  
,H5o/qNU`{  
“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 _MzdbUb5,  
S,GM!YZg  
紅雲蜷在他溫暖的懷裡﹐若有所思地抬起頭來。“好像很耳熟呢﹗” S !R:a>\  
ke5_lr(  
“還記得長生學府嗎﹖”雖是他此生最不願回顧的故地和往事﹐但為了紅雲﹐他壓下心中翻江倒海的感觸﹐循循善誘。 ]3~X!(O  
iYl{V']A  
“嗯……似乎聽過……” K~jN"ev  
)B5(V5-!|  
藍霞微微嘆息。沒辦法﹐自己知曉的紅雲往事﹐只從長生學府開始。再往前﹐恐怕…… DTM xfQdk  
Vf` 9[*j  
“啊﹗有了﹗”藍霞猛然想起那本“紅雲自傳” ﹐多年過去﹐是否還留存在天宇呢﹖ TuMD+^x  
LO;Z3Q>#0  
也許﹐紅雲在看過自己記述的往事之後﹐就會想起來。 =d1R9O  
gpe-)hD@R  
“紅雲﹐我要去天宇一趟﹐你等我回來。” 披衣起身﹐卻被溫暖雙手緊緊拉住。 S0mF %"  
nISfRXU;  
“我陪你一起去。” :t6.J  
"jAEZ  
“你……”半截未說出口的話語﹐是驚訝﹐是喜悅﹐藍霞表情複雜地看著他。 ?G$X 4KY6`  
^*+-0b;[G  
“紅雲和藍霞﹐此生永不分離。這不是你說的嗎﹖”澄澈眼光盈盈對視﹐在那魂牽夢縈的面容上﹐看不到一絲虛偽。全心全意的信任和真心﹐差點令藍霞感動而泣。 q@&.)sLPgO  
I,YP{H4  
“紅雲﹐記住你說過的話﹐我們永不分離……”溫柔地牽起他的手﹐仿彿握住了整個世界。紅雲向他淡淡一笑﹐緩慢回握他的堅定。 A]mXV4RmI  
P1}Fn:Xe%7  
時間頓時靜止。在天地不容的世界裡﹐曾經有一個靜止的瞬間﹐他們彼此擁有。 8CN 0Q&|  
Jz'8|o;^  
~~~~~~~~~~~~~              ~~~~~~~~~~~~~~~          ~~~~~~~~~~~~~~ SBqx_4}  
K)8N8Js(  
就在兩人踏出時空長城﹐來到天宇的時候﹐長生府尊親訪時空長城。曾經是軍師藍霞的師尊﹐魔空不敢怠慢﹐親自出城迎接。雖然是敵對立場﹐但持續已久的冷戰對歭﹐已使天宇時空雙方都開始燥動不安。而這不安的源頭﹐正是藍霞。 ]Qb85;0)  
*kWrF* )J  
“無事不登三寶殿。老夫多年未出江湖﹐今日卻驟然來訪時空長城﹐都只為了孽徒一人。” 開門見山﹐造雲麒麟淡然卻頗有威勢的話語﹐奠定了在對方心中的地位。 O)WduhlGQ  
]aVFWzey  
魔空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一代梟雄﹐聞言微微冷笑。 4?F7%^vr  
~R\Z&oQ  
“府尊口中的孽徒﹐不知是哪一位。” ~i)IY1m"  
jM  DG  
“嗯﹖”造雲麒麟不悅蹙眉。“特意來訪時空長城﹐所為何人﹐城主何必避而不談﹖” h>[][c(b  
^qD@qJ  
“哦﹐如此說來﹐是魔空妄言了。只是昔日天宇才子﹐學府雙璧﹐紅雲﹑藍霞﹐乃眾所仰望之傳奇﹐如今憑自身才學﹐行盤天下﹐勾心鬥角﹐作賤蒼生﹐更互行苟且之事﹐吾以為兩人之間﹐除了立場各異﹐其心其行﹐實在沒什麼不同啊﹗哈哈……” Qg;?C  
e.:SBXZ  
“時空進犯天宇在先﹐身為天宇領導﹐反擊乃屬應當。” 造雲麒麟避重就輕﹐刻意忽略“互行苟且之事” 幾字﹐挑開話題。 K,\Bj/V(  
0/Wo":R:  
“如此說來﹐府尊偏愛紅雲﹐乃是事實。難怪軍師藍霞忿忿不平﹐投靠時空組織。” Q-LDFnOFwp  
~Q)137u]P  
“縱然投靠時空﹐終於還是天宇的人。老夫想問問城主﹐看著藍霞孤身回天宇﹐心中是否有所想法呢﹖”造雲麒麟輕輕兩句﹐挑起魔空心中的不安。 EO[UezuU  
HX]pcX^K  
“府尊多慮了﹐本城主沒有任何想法。” 魔空一邊說﹐一邊仔細注意著對方表情。只是﹐造雲麒麟仍是古井無波﹐毫無破綻。 !\%0O`b^4  
:Sj r  
“呵呵……” 造雲麒麟看看魔空﹐微微冷笑。“城主何必隱瞞﹐神山之上﹐三頂天羅帳﹐是為何人所設﹐不用老夫說明白吧。” JZ  
eVYUJ,  
魔空聞言﹐驚得後退半步。“你……”  #FfUkV  
+ ^9;<>P  
“不必驚訝﹐撇開測算這一層﹐莫忘了藍霞乃是老夫一手撫養成人的大弟子。”  `xpU  
8v)PDO~D}A  
“那為何……”藍霞回歸天宇﹐眾人居然還要除掉他﹖ ~!w()v n  
Dx-G0 KIG  
“城主不要誤會﹐老夫此來﹐正是想商量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不傷和氣﹐將此事平靜處理。” 造雲麒麟淡淡看著魔空忽青忽白的臉色﹐慢慢道﹕“畢竟師徒一場﹐老夫希望他能在時空長城渡過余生﹐永不入天宇。” H8}}R~ZO  
2-3|0<`  
回思軍師曾經為時空組織付出的心力﹐魔空躊躇半晌沉吟道﹕“可以。” {,|J?>{  
3 #zw Y  
“吾乃天宇之人﹐只處理天宇之人。至於你時空組織的人﹐就交由你處理。” -O ro$=%  
mQOYjy3  
這會不會又是天宇的一樁連環計﹖魔空肚內盤算﹐口中卻應答道﹕“如此甚合本城主之意﹐府尊大可放心。” 96.A8o  
Z-!W#   
目送長生府尊離去﹐魔空隱隱冷笑出聲。 H...!c1M@  
:X`Bc"  
時空長城﹐不留無用之人。 A~!3svJW  
@a1+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九章 S8" h9|  
`xkJ.,#Io  
蒼涼武道上﹐風雨依然無情侵襲著瘦弱狼狽的推車女子。數月以來﹐淒涼歌韻﹐流傳在許多好奇之人口邊﹐有人疑惑﹐有人嘆息﹐有人無動于衷。只是﹐這些人共同之所在﹐就是從來沒有過機會﹐接近這位神秘女子。 M`umfw T  
&adKKYN  
疲憊奔波一天的造天筆﹐在遠遠歌聲飄來之時﹐猛然記起了當日對摯友的承諾。 &hs)}uM&$  
L[+65ce%*  
我會好好照顧她們。 Hu x#v>e  
Arz> P@EQ  
舉步走在雨中﹐造天筆朝著歌聲而行。奇怪地發現﹐無論再怎麼加快腳步﹐都始終距離前方女子一段距離﹐無法接近。無可奈何之下﹐他出聲呼喚。 E/_=0t  
F1?@tcr'  
“請問前面那位﹐是貓姬嗎﹖” hGF:D#jyT  
33couAP#  
雨中朦朧的背影顫了一下﹐隨即跑離當地。造天筆無奈繼續喊道﹕“請留步啊﹐是兩卷書托我傳話給妳。” e )\s0#  
CN: 36  
“有什麼話﹐叫他自己來說吧﹗”帶著哭腔的恨語﹐令造天筆不禁嘆息。 hW>@jT"t1C  
Q=~e|  
“紅雲被時空長城扣下﹐至今生死不明。造天筆好不容易才找到妳的行蹤﹐希望妳能夠停下來﹐聽我一言。” ,[+gE\z{{u  
1h]Dc(Oc#=  
看著女子停下猶豫的腳步﹐造天筆疾步走上前去。“妳不用害怕﹐是兩卷書托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好好照顧你們母子倆。” m+DkO{8F  
50rq} -  
聞言﹐顫抖的手指撫上車中的幼兒﹐貓姬的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伴隨雨絲流淌不盡﹕“我們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我只是恨……為何我會這樣命苦﹗” yXrFH@3  
4jis\W}%L3  
“流落野外總是不安全﹐天宇眾人會保護妳和妳們的孩子﹐還是和我一起回去吧。” 造天筆溫柔勸慰﹐可是女子只有一徑地搖頭。 nb'],({:9  
x1+8f2[  
“不能﹐我不能……” j4H,*fc  
5Z6$90!k  
“貓姬﹐貓姬啊﹗”焦急看著再度跑掉的女子﹐造天筆追趕不及﹐萬般無奈。 <+sv7"a  
Y4! v1  
“紅雲啊……唉……貓姬啊……” ^"l>;.w  
+Medu?K `  
回到天宇眾人聚集之處﹐剛想歇口氣﹐眾人卻一涌而上﹐將他圍住。 bPOehvK/  
(Pc:A! }  
“造天筆﹐你沒將那女人和她的靈胎小孩帶回來嗎﹖” Jan73AOX  
mm\J]Cc`  
“胡說﹐這是哪來的謠言﹖”造天筆雖然一驚﹐卻立刻按住﹐不動聲色。 DDc?G Y:  
E7oL{gU  
“哎呀﹐武道上都傳遍啦﹗被紅雲拋棄的貓姬﹐懷胎三年﹐產下一子﹐正是妖種孽根。聽說三色天羅已然正式出山﹐神山上架起的三色天羅帳﹐正是為此子而設﹗” %@kmuz??  
<.s[x~b\`  
聽著眾人七嘴八舌地解說﹐造天筆蹙眉道﹕“不可胡說。據我看來﹐那小孩活潑可愛﹐與一般孩童無異﹐怎就說是靈胎﹖” (6>8Dt 9[  
e6QUe.S  
正在雙方爭議之時﹐天皇插入﹐拉走造天筆。一遠離人群﹐造天筆即刻問道﹕“是誰將謠言放出來的﹖” zg0)9 br  
m+"?;;s  
“吾也不知。造天筆﹐長生府尊來找我們相談﹐先去見過他老人家吧﹗”緊皺的眉頭﹐看來天皇也是為此謠言頭痛不已。奈何天宇存亡在即﹐只好先將此事擱下。 x<~ pqq8]  
,g 6w2y7 ]  
“造天筆見過府尊。” 深施一禮﹐造天筆看著面前白髮蒼蒼的老者﹐欣喜他終於願意伸出援手了。 ~*- eL.  
N'i%9SBcg  
“不用客氣﹐兩位都是天宇棟樑﹐劣徒紅雲不在的日子裡﹐兩位代為支撐大局﹐辛苦了。” 造雲麒麟微微笑著﹐看得兩人稍顯侷促。 %mt|Dl  
AWi~qzTZ  
淡淡掃了兩人一眼﹐“這次前來﹐是告訴你們﹐紅雲回到天宇了。” pI,QkDJ0  
*y='0)[BD  
聞言﹐造天筆眼睛一亮﹐急欲出門。天皇阻止道﹕“造天筆﹐先聽府尊將話說完吧。” !WR(H&uBr\  
co|jUDu>W  
“不但紅雲回來﹐藍霞也一並回來了。紅雲現在失去記憶﹐該怎樣做﹐相信你們心裡有數。” 造雲麒麟緩緩道﹐“點開紅雲天竅﹐就可以恢復記憶﹐此事並不難。只是藍霞方面﹐還需要兩位多動腦筋。” T7'njaLec  
C~yfuPr\B  
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兩人心下明白﹐可是…… V; Yl:*  
O1ofN#u  
“府尊﹐容我多言﹐他們倆怎麼會在一處﹖”天皇不解道。“憑藍霞的本事﹐行走天宇之地﹐還需要人質嗎﹖” *[wy- fu  
%r=uS.+hrF  
造雲麒麟沒有立刻回答他的疑問﹐而是微微偏轉過去﹐看了一眼造天筆。 )~rf x  
\|F4@  
接到這意義不明的視線﹐造天筆心中一緊﹐吞吞吐吐道﹕“這……無論如何﹐我們勢必帶回紅雲﹗” N&]v\MjI62  
1y2D]h/'  
答非所問﹐天皇心中雖然疑惑﹐卻仍是堅定地點點頭。見狀﹐造雲麒麟起身道別。 >8"oO[U5>  
Vl%AN;o  
“天皇﹐你的好奇﹐將在不久之後親眼看見答案。老夫告辭了。” jr|(K*;  
nL%;^`*8  
“請問府尊﹐夢雨涵她……還好嗎﹖”造天筆一句輕輕呼喚﹐止住了造雲麒麟出門的勢子。 :2pd2S  
>XcbNZV  
“唉……可憐的女人……”沉吟片刻﹐老者嘆息離去。 GpMKOjVm|  
w},' 1  
“你將夢雨涵﹐托給府尊照顧﹖”天皇問道。 %0fF_OU  
^VK-[Sz&  
“嗯。那裡與世隔絕﹐是最安全的所在。只是……”思及紅雲的另一個女人﹐造天筆頻頻搖頭。 L-hK(W!8pt  
L>5VnzSI  
靈胎﹐向來是世人口中的滅世禍根﹐邪惡化身。當年早有先天預言﹐靈胎將禍亂天地﹐更兼其本身也是因罪惡而降生﹐所以天理不容。神山上三位先天中的強者﹐三色天羅﹐正是靈胎的天生克星﹐專職剿滅靈胎﹐毫不留情。 T]Gxf"mK  
PVP,2Yq!  
當年﹐紅雲挽救龍族於滅族之禍﹐不惜人力克天命﹐與貓姬陰陽交合﹐改寫了天卷中的註定。三千總門雖破﹐但他紅雲卻因為違逆天理﹐種下禍根﹐殃及后代。上蒼給他的報應﹐居然就是這個靈胎。 xphw0Es  
BIEc4k5(  
“到底是誰把消息傳出去的﹗”造天筆雖然氣憤﹐卻無可奈何。此子是紅雲此生唯一的后代﹐更是怒雨飛龍家的命根﹐為了紅雲﹐他誓保幼兒。只是貓姬死活不願隨他回來﹐那樣一個孤身女子﹐武功又失了十之八九﹐哪經得起武道眾人全力的圍剿。 |RDmY!9&  
+-&N<U  
天皇無奈搖頭。“造天筆﹐孩子固然可憐﹐可是我們當下之急﹐乃是將紅雲救回天宇﹐免受藍霞荼毒。貓姬一事﹐稍後再說吧。” )SQ*"X4"  
^.5 L\  
“唉……”雖然懮心如焚﹐可是權衡利弊之後﹐造天筆只好暫時放棄對貓姬母子的關注﹐全心全意佈局﹐準備奪回紅雲。 S+3'C  
X0 O0Y>"  
~~~~~~~~~~~~~              ~~~~~~~~~~~~~~~          ~~~~~~~~~~~~~~ RqgH,AN  
vpcHJ^19  
踏上昔日故地﹐藍霞心中五味雜陳﹐百感交集。轉頭看看紅雲﹐仍是一派平和溫柔﹐顯見是毫無所動。 xT70Rp(2po  
py`RH )  
“紅雲﹐你看﹐前方就是我們曾經居住過的所在﹐長生學府。” 藍霞執起他的手﹐細細解說。 CB<1]Z  
j!q5Bc?  
“我第一次見到你﹐並不是在這裡﹐而是在數百里以外的山上。那個時候……” 4d4le  
vZj^&/F$=g  
過往點滴﹐絲絲滲入心靈最細密的角落﹐悠悠蕩漾在兩人之間。忘情地貪婪分享著屬於兩人的一切﹐甚至忘記了繼續趕路。 'bGL@H  
LI_>fuv"8  
“我為了得到你的注意﹐什麼都要和你一爭高下。可是你呢﹐總是一副恬淡模樣﹐愛理不理﹐氣得我半死。” 藍霞輕笑﹐將身邊的人攬入懷裡。 ^prseO?A  
b/Y9fQ n  
默默聽著一切﹐紅雲心中緩緩泛起複雜情緒﹐那是什麼原因﹐自己如今會和他在一起呢﹖ ztf VXmi'  
Gc>bli<-  
自從離開學府﹐至今已是數十載春秋。沿著記憶中的道路進入學府﹐一路直奔熟悉的院落。因為過於激動﹐精明的藍霞並未注意到﹐不變的傢具擺設﹐雖非一塵不染﹐卻也不是多年荒廢的樣子。連書櫃中的書冊都未泛黃﹐說明此地還是有人不時前來照顧。只是因為無人居住﹐床上被褥等物一概被撤走。 Yr5A,-s  
lA {  
“你先坐一回兒﹐我去後面找點東西﹐馬上回來。” 藍霞將披風脫下來﹐鋪在床上﹐“來﹐坐這邊。” wNL!T6"G  
Y,RED5]t  
“好吧。” 紅雲依依不捨﹐只是因為自己實在走不動了﹐不得不坐下稍作休息。“你快點回來。” 3":ef|w]  
zIt-mU  
藍霞跑到後面的書閣﹐憑著記憶打開櫃門﹐細細搜索。學府自從關閉之後﹐這些書籍再無人翻閱﹐蟲蛀的不少﹐損壞的更是大部份。藍霞先將成堆的書籍用袖子略略撣過﹐判定書皮的顏色﹑厚薄﹐再抽出來一一確認。 VvN52 qeL  
UMwB.*  
房間裡﹐紅雲坐在藍霞的披風上﹐半倚身後的牆壁﹐百無聊賴地環視這個房間。可惜﹐腦中依然混沌一片﹐思緒空白。知道藍霞費盡心力要為他恢復記憶﹐所以他自己也努力回想﹐甚至忽略了窗縫裡透來的微微清香。 PxzeN6f  
EW*!_|  
門被突然推開﹐紅雲驚了一跳﹐反射地要跳起來﹐可是發現自己手足酸軟﹐動彈不得﹐只能害怕地看著逐漸走近自己的兩人— ?g%5 d  
>JwdVy^  
“救……”呼救聲尚未出口﹐就被天皇快手捂住﹐同時用眼神示意造天筆。 Mf7Q+_!  
u8qL?Aj^  
“神筆開天竅﹐去—” O%5cMz?eU  
txQyHQ)@  
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受了點竅的紅雲﹐突然靈臺一片清明﹐怔怔看著兩人﹐竟是說不出半句話。 ~E-YXl9  
-cs 4<  
造天筆微微喘息﹐取出迷香的解藥﹐餵紅雲吃下。“紅雲﹐你終於回來了。我們走吧。” 44FK%TmtF  
I2kqA5>)j  
緩緩抬頭﹐紅雲眼中竟是滿滿淚水。長睫一動﹐晶瑩淚珠滑下面龐。 6g4CUP'Y  
!O F#4N  
終於到了該面對的時候了嗎…… ,6Sa  
%AW5\ EX  
書閣之中﹐藍霞心神劇震﹐凝神測算﹐卻發覺一股強大力量正在阻礙他感應的方向。 l=D E|:  
,OWdp<z  
“紅雲﹗”藍霞第一時間知曉自己中了天宇眾人之計﹐紅雲一定出事了﹗ c:I1XC  
hPr*<2mp  
飛跑著踏出書閣大門﹐前方一道麒麟光形﹐擋住了去路。熟悉的老者聲音﹐淡柔卻不失威嚴﹐將他擋在書閣門口。 rg+28tlDn  
v:1l2Y)g  
“孽徒﹐你終於回來了。” ?GqFtNz  
S+>&O3m  
F7a &-  
第四十章 ^(m`5]qr7J  
y@]4xLB]  
面對師尊攔路﹐藍霞毫不猶豫﹐揮掌出擊﹐招招扎實打在麒麟光形之上。 8yz A W&q  
C0/s/p'  
“造雲麒麟﹐你給我閃開﹗” 1Uz'= a  
b0X*+q   
“藍霞﹐你現在過去﹐也為時已晚。違逆天命的愛﹐乃是天理不容﹐師徒一場﹐為師不希望你自取滅亡。” 老者的聲音依舊平和穩定﹐似乎絲毫不受掌氣的影響。 8~RUYsg  
GJWC}$#T Y  
藍霞心中駭然﹐停下了動作﹐心中明白﹐如果不能說服老師﹐祇怕自己再也不能擁有紅雲。微微定了定神﹐心念快轉﹐一絲冷笑逸出嘴角。 T[xGF/  
$t.N |b`'  
“今日如果不能帶走紅雲﹐時空長城就將全力攻取天宇﹗捨一人而顧大局﹐你打算如何取舍﹖” seY0"ym&e  
Noz+\O\  
“孽徒﹐你太自大了。如今紅雲回歸﹐正是你最強的對手。” 造雲麒麟淡淡道出事實。 S$W *i@x?  
C yC<{D+  
“哼﹗紅雲已經被我整得心神俱破﹐武功也廢得差不多﹐別以為拿他就可以嚇倒我﹗”藍霞抑住心中焦躁﹐眼神逐漸狂亂。 deaxb8'7  
-qfd)A6]  
一言不發﹐造雲麒麟只是沉默著。藍霞見狀慢慢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再怎麼說﹐紅雲始終是他最強的對手﹐如今更成為自己致命的弱點。師徒一場﹐做老師的怎會不清楚。 lnbw-IE!  
qA9*t  
“無論如何﹐今日藍霞絕不空手而回﹗”失去這個機會﹐他就永遠失去紅雲了﹗ c}Jy'F7&f  
7qon:]b4  
沉吟片刻﹐造雲麒麟深深嘆息。“好吧﹐為師就告訴你一事。時空長城﹐你是回不去了。” ./kmI#gaV  
h 7kyz  
“什麼意思﹖”藍霞警惕看著他。“你們打算圍剿我﹖” aFo%B; 8m  
l*_b)&CH  
此刻的長生學府﹐聚集了天宇現今最強的力量﹐的確有機會讓他當場斃命。 L"zOa90ig  
*-Lnsi^7v  
“你靈胎身份已經曝光﹐不但天宇眾人﹐甚至時空長城﹐也不會留你活路。唯一可以活命的方法﹐就是自廢武功﹐從此退隱江湖。” 一字一句﹐造雲麒麟冷冷道出事實﹐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當場大驚失色。 51`w.ri  
9^0 'VRG  
“你……你胡說﹗我怎麼可能是靈胎﹗” 0VoC|,$U  
[KWF7GQi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一名滿身傷痕的人﹐被逼殺逃至長生學府﹐交我一張書信之後就氣絕而亡了。信中所寫﹐因為你的母親無意中向朋友透露﹐你就是她懷胎三年生下之靈胎﹐結果消息一出﹐馬上引來各派的圍殺。那人叫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可憐這個無辜的靈胎﹐收留他。就因此﹐你我師徒結下不解之緣。” =%U t&6}sQ  
M(Jf&h4b  
震驚的血緣內幕﹐讓藍霞一時心神大亂。造雲麒麟見狀不忍道﹕“事到如今﹐為師只能忠告你﹐從此再勿與紅雲見面﹐否則你劫數立至﹐必死無疑。” N<Bi.\XC  
WSDNTfpI  
“你…… ” 藍霞昂聲反駁。“你胡說﹐我不相信﹗憑什麼說我是靈胎﹐你拿出證據來﹗” j /-p3#c  
rZGbU&ZM8  
“證據就是﹐好不容易將你的身份掩蓋過去之後﹐一次偶然機會﹐吾之好友無意得知此事﹐酒後當吾之面說出﹐而被吾狠心除掉。好友名叫衛秋林﹐他的遺孤﹐正是今日盲園之主。” p: sn>Y  
b_V)]>v+  
藍霞聞言冷笑。“為了一個忤逆你的弟子﹐犯下殺人之罪﹐造雲麒麟﹐你也配為人師表﹗” 'P@a_*I  
Uw61X>y=  
不為所動﹐府尊再次苦勸道﹕“如今神山架起三色天羅帳﹐就為收除靈胎。他們是你天生克星﹐你命定的劫數﹐為師希望你… … ” m>:%[vm  
SKLQAE5  
“不可能﹗藍霞不甘心平淡度日﹗”一口回絕﹐藍霞眼中閃爍堅毅光芒。“就算真是我的劫數﹐藍霞寧可轟轟烈烈而死﹐勝過平凡苟活﹗” 5 1 x^gX|  
V2, .@j#  
“藍霞﹐你大概不知道﹐你和紅雲﹐劫數相連吧。你若死﹐紅雲同樣避不開他的死劫。” 造雲麒麟冷冷言明﹐看向再次驚呆的藍霞。 dmlh;Z  
]Wd{4(b  
接二連三的驚人衝擊﹐藍霞方寸大亂﹐不顧一切﹐撇下師尊﹐往前院奔去。 \vQ_:-A  
7{<F6F^P  
紅雲﹐不要離開我﹗我想見你﹐我要見你…… 7Fy^K;V"  
y9s5{\H  
“紅雲﹗你出來﹗”遠遠看見天皇和造天筆兩人﹐分立於門裡門外﹐他立刻明瞭﹐一切為時已晚。 !+>yCy$~_  
6h+/C]4  
渴望地望著那扇門﹐視線恨不能穿透時光﹐回到當年……紅雲﹐你快出來吧…… [&{"1Z  
/E]4N=T  
稍等片刻﹐鮮紅亮色出現在門口。看著三刻鐘以前還被自己攬在懷中﹐口口聲聲永不和他分離的那人﹐現在冷然站在他面前﹐滔天的恨意從雙眸中射出﹐瞬間將他的心切成碎片。 "A/kL@-C  
0-|1}/{4  
只有短短一瞬間﹐流轉兩人之間的無聲詭譎氣流﹐已讓當場眾人心驚肉跳。 [dzb{M6_  
*JpEBtTv=5  
堅定推開攔在自己面前的手臂﹐紅雲一步跨出門檻﹐往前走了幾步﹐立在藍霞面前。 (nE$};c<b2  
X&p-Ge1>z  
沉重的默然在兩人之間慢慢延伸﹐雙方都毫不退步地對視著對面的人﹐同出一門的師兄弟﹐有著驚人相似的傲骨和倔強。 3c9[FZ@ya  
uq 6T|Zm  
來到院落一角﹐默默觀看這一切的造雲麒麟﹐任隨無奈在心中蔓延。天意﹐天意啊…… a:;*"p[R  
Q|v=WC6  
“紅雲﹐跟我走吧。” 縱使心中千言萬語﹐吐出口的﹐卻永遠都是這一句。藍霞非是不善表達﹐而是面對紅雲﹐再好的口才﹐都再無用武之地。 %^5$=w  
CZa9hsM  
平凡誠懇的一句話﹐卻在瞬間觸動紅雲心底最痛苦最難堪的記憶﹐令他眼神陡然銳利起來。 F~DG:x~  
u j:w^t ][  
第一次﹐他說這句話之後﹐長生學府被迫關閉﹐而他叛出天宇﹐一去不知年。 A?7%q^;E  
)Z; Y,g  
第二次﹐紅雲仍然給他拒絕的答案之後﹐他不顧身處荒郊野外﹐當場強要了他。 $PTedJ}*Y  
-B4v1{An  
而這前後﹐時空長城對天宇眾人展開令人發指的侵略﹐鮮血鋪路﹐屍橫遍野﹐全是他一手佈局。 dT|z)-Z`  
jkdNisq37  
如今﹐在自己身心已經被他蹂躪得千瘡百孔之後﹐他居然還有臉再來問這相同的問題﹗痛苦閉眼﹐這三個月來的記憶歷歷在目﹐劇烈撕扯著他的自尊和信心。紅雲忍不住身體輕輕顫抖著﹐強咬著牙關﹐才沒讓自己當場叫出聲來。 .(Pe1pe  
vj_oMmjKw  
“你折辱得我還不夠嗎……藍霞﹐你什麼時候才肯放過我﹖”低沉悲傷的聲音﹐依舊澄澈悅耳﹐卻不啻於最嚴厲的控訴。 #m M&CscE  
>WD^)W fa  
剎那間﹐藍霞似乎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一切都無可挽回了﹐紅雲再也不會原諒他了。 YT3QwN9  
VAthQ<  
天皇看不下去﹐出聲了。“藍霞﹐你再不走﹐莫怪我們無情了﹗” B!N807  
PIrUls0}  
藍霞迅速平定心緒﹐也揚聲道﹕“只要你們不怕背上以多欺少的名聲﹐藍霞樂于奉陪﹗無論如何﹐今日勢必帶走紅雲﹗” wM yPR_  
hZ#tB  
回答他的﹐是紅雲淺淺的腳步﹐緩緩後退少許。 KW;xlJz(j  
HaC3y[LJ0  
“紅雲你……”看著紅雲開始運動真氣﹐藍霞著急道﹕“你舊傷未愈﹐不能運功啊﹗” RXof$2CZS  
@t2 Q5c  
“此招過後﹐你我再不相見。藍霞﹐出招來﹗”紅雲沉痛決絕的語氣﹐瀰漫一片血紅煙霧之中﹐懾得再場之人一片寂靜。 H@3+K$|v  
JZY=2q&  
九天血雨﹗造雲麒麟和藍霞幾乎同時喊出口﹐卻又同樣將驚呼壓了下去。 -j$l@2g  
,-1$Vh@wM  
匆忙之間﹐藍霞運氣抵擋。小小院落﹐充斥著兩股強大氣流的衝擊﹐頓時飛沙走石﹐三光失色﹐草木全非。 ]_=HC5"  
yd%\3}-  
雙色光芒旋閃兩人之間﹐正是兩人已自己功體原體﹐紅藍兩色雨氣﹐做致命一搏。造天筆眼見不妥﹐準備出手阻擋﹐卻被府尊攔下。 1Efl|lV  
(G"qIw   
“造天筆﹐不可衝動﹐此招威力﹐非是你可以抵擋。” p}.b#{HJ  
=;a4 Dp  
隨著兩人運氣到了極端﹐四週空間甚至開始扭曲分裂﹐造天筆等人也被逼到了十幾丈開外﹐連靠近的機會也沒有。 %%Kg'{-:  
IMR|a*=`c  
強大氣流同時壓迫著身處中心的兩人﹐風暴捲起的威力割得肌膚生疼﹐只是兩人心中之痛﹐皆已到達極點﹐至於身體上的痛楚﹐竟是絲毫感受不出。 &B2c]GoW  
$oQsh|sTI  
“九天血雨﹗呀— ” 3D.S[^s*  
q7]WR(e  
“地涌藍泉﹗” 6nfkZvn  
ICTtubjV"  
瞬間﹐天塌﹐地陷﹐心碎。 M"vcF5q  
&Kv evPF  
此招過後﹐你我再不相見。 dbuOiZ  
~76.S  
天卷讀龍蛇﹐地卷閱殺機。天降血雨﹐地涌藍泉﹐地卷開﹐死劫現。 _Ry.Wth  
p)^:~ ll  
抑住心中疼痛﹐藍霞決然離去﹐再不曾回頭。 7, 13g)  
/2cI{]B  
紅雲默然立於當場﹐身體已經麻木無知覺。離去的腳步聲雖然不大﹐卻在他腦子裡轟然作響﹐他明白﹐師兄的心﹐也是萬分痛楚。 :I'Ezxv|  
I:_*8el&d  
“紅雲﹗”造天筆疾步奔來﹐欲扶住搖搖欲墜的紅雲。 `eWc p^|  
i-FUAR  
只見紅雲眼睛一閉﹐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身體也隨即軟倒在他的臂彎裡。 Q kZM(pG  
yK B[HpU-  
“府尊您……為何不制止他們……” 造天筆心疼看著臉色蒼白的紅雲﹐望向麒麟光形。 /kA19E4  
U>+~.|'V9  
“天意﹐天意如何制止……” 造雲麒麟憐惜地看著虛弱暈倒的愛徒﹐同樣痛心到說不出話。 ;a3nH  
q-G|@6O  
“地卷……把地卷打開……” 突然﹐虛弱聲音從造天筆懷中傳來。 U&n>fXTHn  
WhZaq  
“愛徒﹐你先好好休養﹐什麼別的事暫且放下吧。” 造雲麒麟柔聲勸說。 c9 uT`h  
$ tNhwF  
掙扎著起身﹐紅雲伸手﹐將自從出道以來﹐一直未離身的背後錦囊扯下﹐慢慢打開。 e] K=Nm  
8T)zB6ng  
早在陰陽交合﹐逆轉天數那夜﹐他就明白﹐自己將面對怎麼樣的結局。 bQy%$7UmX,  
cXY'>N  
值得嗎﹖ '^l^gW/|\  
p},Fwbl  
值得﹐太值得了……無論問多少次﹐他都不會改變這個回答。 ow_y  
iHn!KV  
打開書卷﹐紅雲看了一眼﹐臉色大變﹐當時運氣於手﹐迅速將書卷毀成碎粉。天皇等人嚇了一跳﹐急忙詢問。 b H?qijrC  
/plUzy2Yu  
“紅雲﹐怎麼了﹖” FMd LkyK;  
HS:}! [P  
疲憊地搖搖頭﹐紅雲苦笑地看著粉末從自己手指間落下。“沒什麼﹐一時激動﹐控制不住力道。” B^_Chj*m  
7_40_kwJi  
紅雲在說話的時候﹐不自覺地避開了師尊的方向。如果真有什麼劫數﹐就讓紅雲一人來承擔吧…… =/g$bZ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一章 0\'Q&oTo  
`z}vONXpAX  
默默看著紅雲整理房間﹐然後踏出門﹐造天筆滿臉憂鬱﹐卻一言不發。天皇看得焦心﹐又不便直接詢問﹐當關門聲划破沉寂空間之時﹐兩人竟然同時嘆氣出聲。 G#w^:UL  
,\lY Px\P[  
“身為朋友﹐卻無能助他……”天皇感慨道﹐“難道命數真的難以更改嗎﹖” dK}WM46$   
[0u.}c;(  
“早在做下決定的那日﹐就有了覺悟吧……”造天筆道﹐“只是他不讓大家知道他的劫數究竟為何﹐使我心中不安啊﹗” kS+r"e .TM  
_ktK+8*6`  
“不然……跟去看看﹖” Tr8AG>  
[eNkU">}  
造天筆搖搖頭。“今早他問了我造雲府尊現在的住處﹐大概現在是往那裡去了。” O3kg  
_F`$ d2  
歷劫歸來﹐紅雲必是前往與雨涵夫妻團聚。天皇瞭然﹐沒多說什麼。 RpO@pd m  
Y=vVxVI\  
被禁長城這段時間﹐紅雲並未受苦﹐可是整個人卻憔悴不少。重新踏在天宇的土地上﹐心中卻是異常的沉重。恍惚的心神﹐連冰涼雨水落在頭上也絲毫不覺。 fvcW'T}r  
~u /aOd  
“是不是﹐情花慢慢凋落﹐還是﹐緣錢比紙薄……” ;)(Sdf[P  
`DLp<_z>  
女子幽怨歌聲在此時傳來﹐紅雲陡然驚醒﹐一陣劇痛攫住心房。 7/H^<%;y  
DX}B0B  
“貓姬﹗妳在哪裡﹖妳在哪裡﹗” 4\LZD{  
JEWL)  
近似瘋狂地在雨中奔跑﹐追尋著仿彿一縷冤魂的她……還有他們的孩子。 yoBgr7gS  
;,1=zhKU.  
仔細拉好覆在小車上的遮雨布﹐貓姬跑得更快。雖然心中恨意滔天﹐可是為何連見他一面都不肯呢﹖當面質問他﹐責備他﹐不是會更適合些嗎﹖ 6'xomRpYN  
d<Ggw#}:m  
漫無目的在武道游蕩﹐躲避眾人的追殺— -S"5{N73  
#`W=m N(+k  
靈胎﹐她的孩子是靈胎…… <9P4}`%)3  
%35L=d[  
“孩子﹐是娘對不起你﹐如果娘不是這般殘酷淫蕩﹐你一定會是個正常健康的寶寶…… ” =p <?Hu  
7~_I=-  
由於經常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可憐的貓姬連食物都很難找到﹐只有採摘一些林間的野果﹐剝皮去籽之後﹐喂給小孩吃﹐勉強維持生命。 s\[LpLt  
u!Xb?:3uj  
紅雲心急如焚﹐一路順著歌聲追趕貓姬﹐卻在看見她匆忙間丟到地上的半串野葡萄時﹐忍不住嗚咽出聲。 &&=[Ivv  
)Im3'0l>  
“貓姬﹐貓姬啊…… ” p SHSgd ~&  
]' Y|N l  
大滴的淚珠滾下臉頰﹐此刻的他﹐完全忘記了要去府尊住處和夢雨涵相會﹐跟著貓姬的行蹤﹐一路行去。 ! Tx&vtq  
5?WYsj"  
臉上的淚﹐早已流乾。迷茫徘徊在盲園入口﹐耳邊是那日聽到的傳聞﹕愛三千絕命於盲園之主的手中﹗ 33Jd!orXU  
bEm7QgV{X  
“小妹﹐為兄希望你幸福過一生﹗” L!t@-5~  
zuSq+px L@  
“我最喜歡哥哥﹐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4({( i  
,LD m8   
如今﹐因為這個在身後苦苦相追的男人﹐他們兄妹倆昔日繁華成舊夢﹐變成今日悽慘模樣。 nq"evD5  
:ygWNK[ 6D  
只是﹐就算如此﹐無論是兄長還是她自己﹐都沒想過要向他復仇…… o*">KqU`b  
Ko6^iI1  
“兄長﹐孽妹今日誓為你報仇啊﹗”頭一抬﹐殺兄仇人就在面前﹐嬌叱一聲﹐貓姬運氣於掌﹐衝入盲園。“盲園主人﹐納命來﹗” r9# \13-  
^$v3eKA  
“找死。” 輕柔陰森嗓音悠悠蕩在空氣中﹐盲園之主仿彿幽靈一般出現在陰暗角落﹐瞬間移動至貓姬身後。 )VSwT x&  
aSC9&Nf;  
“啊— ” 慘叫一聲﹐貓姬被打飛出盲園門口﹐狼狽摔倒在小車前面。 Lxv6!?v|  
+oI3I~  
正當盲園之主再要補上一掌時﹐小車劇烈顫抖起來。 T.REq4<  
O*[{z)M.  
“嗯﹖”雖然雙眼不能視物﹐但滔天殺意傳來﹐盲園之主謹慎地面對著小車方向。 NQfYxB1Yr:  
L*h{'<Bz  
小小的嬰兒發出哭叫﹐同時一束強大氣流衝出小車﹐將他硬是逼退了數十步。 7tNc=,x}  
~. YWV  
“呵呵……”陰森笑意傳來﹐聽在貓姬耳中﹐仿若地獄傳喚。“這麼小就有這麼強猛的功力﹐果然是靈胎啊……” #sTEQjJ,J  
t 42ub  
“不是﹗不是靈胎﹗”驚恐莫名的母親不能自已﹐爬起來推著小車﹐踉踉蹌蹌﹐狼狽不堪地逃離了盲園﹐顧不得身後那仿彿催命一般的笑聲。 -'`TL$  
mMSh2B  
隱約感受到遠來的某種氣息﹐盲園之主冷笑不已﹐等著來人跑近。 & $'z  
.~>?*}  
“請問……”紅雲氣喘吁吁﹐向盲園趕來﹐卻已是人走園空。 7Vu?  
Df4+^B,1  
盲園之主手杖略略抬起﹐微微指了指某個方向。 ljC(L/I  
:u6JjW[a)  
“多謝﹗”紅雲連喘息的工夫也沒有﹐回頭跑了過去。 |F[=b'?  
.1yT*+`  
蒼白嘴唇扯出諷刺微笑﹐低沉話語卻已經趕不上紅雲離去的腳步。 .B72C[' c  
=-KMb`xT  
“紅雲﹐你愛惜天宇何用﹖所得到的卻是邪惡的結晶﹐以及喪命的劫厄……這是上天給你的報應﹐給長生學府的報應……哈哈哈……” 0* ;O?T  
Su8|R"qU  
~~~~~~~~~~~~~              ~~~~~~~~~~~~~~~          ~~~~~~~~~~~~~~ #>[a{<;Kn  
JhHWu<  
一路瘋狂奔跑﹐驚恐萬分的貓姬毫無目的﹐只是生怕被人發現。內傷加劇﹐體力耗損﹐不多時﹐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了。 iD`d99f8O  
+JRF0T  
小車裡的嬰兒雖然不曉人事﹐但看不見母親來哄慰他﹐也開始煩躁不安﹐哭聲越來越大。 >&,[H:Z  
T!RT<&  
“哇……” q[3x2sR  
-d+aV1n  
    此時﹐隱約的一陣玫瑰香氣飄來﹐一朵粉紅色的玫瑰花﹐破空而至﹐準確落入小車。 'G&{GVbXY  
omSM:f_~  
小孩子看見美麗的香花﹐止住哭泣﹐好奇地把玩著。而不知何處散發出來的玫瑰香氣由淡轉濃﹐似有生命般﹐縷縷傳入貓姬的七竅之中。 Z[Qza13lo  
 6e,xDr  
隱約之中﹐淡淡嘆息如煙﹐甫接觸空氣﹐便化散了。而那抹不真實的只言片語﹐更是虛無縹緲。 $e1=xSQp4  
gF?[rqz{  
“唉……幼兒何辜呢……” TlZT1H  
j;b42G~p  
花煙漸淡﹐隨後而至的紅雲﹐看見貓姬倒在地上﹐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衝上前去﹐將她扶坐在自己身前﹐由後背運氣入體。 e~l#4{w  
h `}}  
待將盲園之主的氣勁全部逼出﹐紅雲氣喘吁吁﹐收功調息。突來一陣眩暈﹐竟然片刻站不起來。 V7d) S&*V  
;-P)m  
就這樣﹐貓姬醒來看見的第一幕﹐就是自己躺在他的懷中…… fKH7xu!V4+  
K5Q43 e1  
“啊﹗”驚叫一聲﹐貓姬掙扎站起﹐撲向旁邊的小車﹐意欲逃離。紅雲搶先一步擋在面前﹐“貓姬﹐等一下﹗” $+JS&k/'m  
kOO Gw:/  
“把孩子還給我﹗”貓姬紅了眼眶﹐不顧一切要搶過小車。紅雲被她一推﹐不及防備﹐往後一絆﹐摔倒在地。 N;Dp~(1 J1  
uvDzKMw~R  
看見紅雲的模樣﹐貓姬不禁心底涌上一陣酸楚。看著紅雲懊惱垂首的樣子﹐半晌才從嗓子中擠出一句話﹕ “是你救我嗎﹖” {S/yL[S.  
Kt@M)#  
一陣氣血翻涌﹐紅雲有一剎那開不了口﹐痛苦按住胸口。貓姬看他這副模樣﹐登時一腔怨火全化作飛煙﹐俯下身子﹐柔聲問道﹕“自己身體不好﹐還要強救人﹐真是……” KmG  
5=Xy,hmnC  
“我……沒事……”艱難回應一句﹐紅雲勉強道﹕“貓姬﹐是我對不起你…… ” ~h}Fi  
m>USD? i  
聽到這句話﹐貓姬開始不說話﹐但下一刻﹐豆大的淚珠一顆接著一顆從眼眶中掉了出來。成年的流浪生活﹐失去保養的她﹐眼眶內陷而且微微發暗﹐一下子承受不得如此多的情感委屈﹐那眼淚不是緩緩流出來﹐而是仿彿爭先恐後般地﹐從眼中直墜而下。 [(X y.L7x  
|-sPLU&s%  
紅雲此刻見狀﹐心如刀割。兩人默默相對﹐直到車中的幼兒﹐因為飢餓發出哭聲。 ZkL8e  
:B3[:MpL}  
艱難開口﹐貓姬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發顫﹐“兩卷書﹐我……可不可以和你……” ,.eWQK~  
v+p {|X-  
剎那間﹐溫柔紅色細紗在腦海中氤氳成霧﹐思及那菩薩般溫柔的面容﹐紅雲殭硬轉過身去。“貓姬﹐你明白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Chj T}  
!!@A8~H  
貓姬愣了一下﹐隨即黯然低頭。“我明白你的苦衷﹐可是孩子是無辜的啊…… ” ahx>q  
Z^ }mp@j>  
此時﹐小孩哭得更凶﹐聲聲都牽動著無奈的父母雙方。紅雲一陣心酸﹐來到小車上方﹐看著一個小小的身體﹐舞手蹬腿地哭鬧﹐不禁想伸手去抱抱他。 R_M?dEtE>  
w=b)({`M  
“嗯﹖”紅雲伸出手的同時﹐發現了在車中的那朵粉紅玫瑰花。“現在不是玫瑰時節﹐哪來盛放的玫瑰呢﹖” DPi_O{W>  
X%yO5c\l2  
貓姬也是一愣﹐隨即回想起自己昏迷之前﹐隱約聞到的玫瑰香氣。剛想告訴紅雲﹐卻聽得他先一步問道﹕“貓姬﹐在我之前﹐是否有人給你療傷過呢﹖剛才輸功之時﹐我感覺到有玫瑰氣息在妳體內。” BA\/YW @  
@SCI"H%[  
“我不清楚…… ” 貓姬小聲道。 ?X@fKAj  
%X#zj"  
“唉……世局越發迷亂﹐貓姬﹐早點遠離這個武道吧…… ” 紅雲苦心勸道。 DN4$Jva  
ga?*DI8w  
“那﹐那你呢﹖”貓姬渴望抬頭﹐望著紅雲。 ^u 3V E  
DNGvpKY@  
“這……紅雲不可能與你白頭諧老。” 冷硬答話﹐紅雲不自然地撇過頭去﹐隨後又不忍地補上一句﹕“但是你放心﹐我會以生命保護幼兒的安全。” V_plq6z  
Ol4+_n8xj  
聽見這句話﹐貓姬大吃一驚﹐“你……你要帶走孩子﹖” ss;R8:5  
\*=7#Vd  
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自私﹐紅雲滿臉通紅﹐慌亂解釋﹐“貓姬﹐請聽我解釋…… ” pr%nbl  
y% :4b@<  
貓姬爆發出哭泣﹐“為什麼……為什麼夢雨涵會擁有你全部的愛……” 6e&>rq6C  
N0#JOu}~  
紅雲聞言更加慌亂﹐“這﹐這該如何解釋啊……” M Zmb`%BZ  
zYl#4O`=c  
一邊啜泣﹐貓姬一邊撫拍著哭聲越來越弱的孩子。母親的淚水流到嬰兒的面上﹐雜亂長髮垂下﹐“孩子﹐可憐的孩子……” 7GDHz.IX  
V5}B:SUB  
見狀更是手足無措﹐紅雲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聽得貓姬嗚嗚咽咽地對著小孩說﹕“孩子﹐你應該跟隨英名千秋的父親﹐而不是殘酷淫蕩的母親﹐為了你的未來﹐母親要對不起你了……” B"%{i-v>**  
5`f@>r?  
“等一下﹗我不是要搶走孩子﹐我們再商量一下……” 紅雲攔住撒手要走的貓姬﹐苦苦勸解。 K~ ;45Z2  
cQ9q;r`%  
“不必商量了﹐愛人是痛苦﹐被愛是幸福。一切都是命﹐我……不會埋怨什麼的﹗”貓姬低聲說﹕“此刻貓姬別無所求﹐只希望你們父子倆平安長命﹐情深永固﹐今生我就心滿意足啊﹗” o)'y.-@Q  
{BKl`1z  
“貓姬﹐原諒紅雲﹗”看著在大雨中跑走的脆弱身影﹐紅雲萬般心痛﹐推著小車﹐注視著那瘦弱背影漸行漸遠…… ca+[0w@S  
fS^!ZPe1  
y"Nsh>h  
第四十二章 ^ns@O+Fk  
{rcnM7 S1L  
大步踏出長生學府﹐藍霞難掩心中的波動。他何嘗不知紅雲身後的地卷牽連死劫﹐卻怎麼也沒想到﹐竟是他自己促成了這劫數的來臨。 ]9\!;Bz^J  
j <o3JV  
事情既已發生﹐後悔無益。藍霞很快鎮定下情緒﹐思考可以破解的方法。天地之大﹐總有逃過劫數的方式。 z0/} !  
fxgr`nC  
穿越一片濃密樹林﹐藍霞眼尖地看見黑蟒手持衛天劂﹐立在前方。 7Pa@1']  
  zxp`  
他來做什麼﹖眉頭一皺﹐藍霞迎了上去﹐“黑蟒﹗是城主命你來此等我﹖” ;E'"Ks[GH  
&w=3^  
“是﹗城主派我來請軍師回城﹐要事相商。” 黑蟒回答。 ~F1:N>>_Cf  
6Zn @2PGEl  
“走吧﹗” I$8" N]/C  
L\;6y*K  
兩人剛邁步﹐後面就傳來一陣低沉笑聲﹐“留下黑蟒﹐哼……”  6m6zA/  
qc-mGmomL  
“九龍殘孽﹐海派浪子﹐活夠了想去投胎是吧﹖”藍霞聽聲認出此人﹐頭也不回﹐直接下令﹕“黑蟒﹐結束他﹗” IgC}&  
cV`E>w=D0  
“哼……看不出來﹐一條愛換主人的狗﹐一個愛遛狗的自大狂……笑盡天下﹗”海派浪子冷笑幾聲﹐一拳揮出﹐衝著黑蟒而去。 6 PxW8pn  
1h.)#g?{  
意外地﹐黑蟒並未擋招﹐手中衛天劂一轉﹐竟是朝著藍霞背後砍去。 o=nsy]'&  
T~b>B`_  
變數乍生﹐眨眼之間﹐藍霞左手羽毛扇掀起強大氣流﹐將海派浪子的拳風逼向一邊﹐右手食指中指並做劍指﹐朝著衛天劂的鋒勢上一點﹐避開此招。可是黑蟒見一擊未成﹐反手又是一劍。 Znetzm=0  
%Ts PyiYl  
見此情形﹐藍霞心底陡生怒意﹐不再控制力道﹐狂猛一擊﹐將黑蟒打出十步外。 &d'Awvy0  
C)cwAU|h#  
海派浪子出招受阻﹐退了幾步﹐勉強定下身形。看見對方居然自相殘殺起來﹐意外之余﹐也不忘諷刺一番﹕“哼……狗咬主人了﹐真是精彩好戲﹐不看可惜啊﹗” <x!GE>sf+  
q{ O% |  
“什麼好戲﹖”淡柔嗓音響起﹐書香一縷﹐造天筆走來到海派浪子身前﹐但眼中的嚴厲卻不容忽視。“這是你對待兄弟的態度嗎﹖” `SVmQSwO[  
zq%D/H6J,  
藍霞見狀﹐心中通明﹐當然了解這是魔空的意思。長生學府一行﹐師尊之話雖然難聽﹐卻句句事實﹐他從未懷疑過。如今前後皆無去路﹐他可真的是身處險境了。 Ux+Q  
;U_QvN|  
“城主捨得好不容易找來的劍界慧星就此消失人間嗎﹖”藍霞絲毫不理會海派浪子的嘲諷﹐揚聲對黑蟒道﹕“或者今天是龍族滅亡之日﹖”看看一前一後兩條小龍﹐一絲冷笑扯出嘴角。  \lSU  
yS=oUE$  
“一起來吧。” S/ibb&  
w4fW<ISg  
出乎意料﹐黑蟒垂下劍鋒﹐從懷中掏出信函一封﹐扔在地上。“城主有令﹐一擊不中﹐則立即放棄。黑蟒感謝軍師提拔之恩﹐後會無期了﹗”說罷遠遠朝著藍霞鞠了一躬﹐便大步消失在前方。 u<n Lag  
[xKd7"d/n  
攔住海派浪子追人的勢子﹐造天筆看也不看藍霞﹐拉著人就走。 q7&6r|w1I  
n#=o?!_4  
“前輩﹗”海派浪子被硬拉走﹐急著說道﹐“這個人是天宇的敵人……” GLGz 2 ,#  
D0BI5q  
平平實實一句話﹐打在藍霞的胸口﹐隱隱作痛。低頭拾起信函﹐裡面的兩句話更是攫住了呼吸。 Iuh/I +[7  
`l*;t`h  
靈胎降世生藍霞﹐天羅伏孽三掌化。 <r3J0)r}  
ek N' k  
~~~~~~~~~~~~~              ~~~~~~~~~~~~~~~          ~~~~~~~~~~~~~~ O2"gj"D  
~/_SMPLo  
一路推著小小的嬰兒車﹐紅雲心中百感交集﹐多少過往煙雲﹐多少恩怨情仇﹐在心中已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而這些或悲或喜的痕跡﹐大概也只有等到來生﹐才能有機會全部抹平吧。 /6_|]ijc  
M|] "W  
“雲兒﹐你回來了。” 造雲麒麟在門口欣喜相迎﹐在看到小車的時候﹐卻不自覺地移開眼神。 )Jv[xY~  
|c`w'W?C6  
紅雲抬眼一看﹐日思夜夢的愛妻夢雨涵正在倚門而望﹐自己卻帶了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回來。 c,*9K/:  
WMj}kq)SY)  
“我……這個……”火熱的面頰掩飾不住他此刻的心虛﹐手中把著的小車手柄如熾鐵般燙手﹐可是該走的一步﹐還是得咬牙邁出。 r0m*5rd1  
r$wxk 4%Rz  
“雨涵﹐我對不起妳﹐可是小孩子是無辜的……”紅雲不敢想像﹐雨涵在經歷那麼多次失望和打擊之後﹐為何還慇切盼望與他再相見。深深的愧疚﹐讓他無地自容﹐嘴唇發白﹐雙手顫抖。 qL94SW;  
+\r+n~w  
“嗯﹐我明白。紅雲﹐外面風大﹐快進屋吧。” 溫柔體貼的話語﹐毫無半點哀怨之氣﹐紅雲卻更加歉疚﹐不知說什麼好。 5xOvY  
xGI, Lk+  
將風雨關在外面﹐溫暖燭火一跳一跳的﹐光明和溫暖點滴滋潤著紅雲。看著和藹的師尊﹐溫柔的妻子﹐現在又有了兒子…… yOvm`9  
K x~|jq  
奔波武道之人﹐哪有一個像他這麼幸福的﹖就算是馬上去死﹐也無怨無悔了。 3su78et}  
q=lAb\i  
轉頭看著被妻子溫柔撫愛著的小孩﹐紅雲的心思﹐卻早已飄遠。 8?FbtBAn  
m5Tr-w$QY  
“你喜歡燭火﹖”模糊記憶中﹐曾經問過的一句話。 $mCarFV-T  
[7 YPl9  
“嗯。但是我更喜歡你。” 1 tR_8lC  
S'HnBn /  
剎那間﹐紅雲腦中澄澈一片﹐心底激蕩起千層水浪﹐直氤氳了雙眼。 CwJDmz\tk  
JBnK K  
光明﹐溫暖。人世間﹐有一個關心真愛你的人﹐此生何求。 CZbYAxNl  
z(\4 M==2O  
看著眼前溫馨景象﹐他心底卻是相當明白﹐這一切﹐都是破滅之前﹐最後的幻像。 v)_nWu  
DvM5 k  
“紅雲。” 一片和樂安祥氣氛中﹐造雲麒麟突然開口。“你把孩子抱過來﹐是為了保護貓姬吧。” &* E+N[  
_Ob@`  
“是。” 師尊一針見血﹐紅雲不敢隱瞞﹐“現在各方都在追殺這孩子﹐我不能讓他們母子行險。” &[hLzlrg  
%e@HZ"V  
如果孩子不再和貓姬在一起﹐那貓姬的退隱之路﹐應該走的順順暢暢。 Y-0?a?q2Fr  
"U \JV)N  
“可是﹐如果是貓姬自己﹐心底還有放不下的事呢﹖”造雲麒麟苦心點撥﹐“這個武道上﹐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恩怨﹐不是他人能插手得了。” ,<:!NF9  
jVH|uX"M5Y  
話語剛落﹐就看見嬰兒車突然劇烈震動起來﹐小孩開始不安地哭鬧。 c`fG1s  
i%6;  
“寶寶想媽媽了。” 雨涵溫柔地笑笑﹐“別看他小﹐前輩說什麼話﹐他都明白呢。” "}Me}S<  
jP~Z`y f  
纖白玉腕伸向小車﹐雨涵抱起小孩﹐輕輕哄拍﹐可是嬰兒毫不領情﹐小手伸出﹐向雨涵打來。 `CeJWL5{  
G/v/+oX  
直覺到危險的紅雲﹐搶先一步衝了上來﹐將小孩發出的掌風擋了下來﹐但氣流波及四週的傢具﹐一時間室內一片混亂﹐小孩卻哭得更凶。 ?3O9eZY@  
I7&_Xr  
“究竟怎麼回事﹖”紅雲手忙腳亂﹐保護著夢雨涵﹐又怕小孩子傷了師尊。 W0=O+0$^  
{vo +gRYYv  
夢雨涵若有所思﹐突然睜大眼睛﹐難掩驚惶﹕“母子連心﹐一定是貓姬出事了﹗” i>[_r,-\[  
mE^o-9/  
不及多想﹐小車已經朝著敞開的大門﹐一逕衝了出去。紅雲大驚﹐快步跟上﹐在漫天大雨中追著小車﹐拼命奔跑。 |X`/  
H}LS??P  
“吾兒﹐你要去哪裡﹖”在後面呼喚著﹐紅雲顧不上濺得全身狼狽的泥濘﹐隨著小車一路追去。 = P   
?<* -j4v  
突來變數﹐夢雨涵雖然訝異﹐但多年來的嫻雅素養﹐仍能處變不驚﹐可是造雲麒麟卻不然。凝神細算了片刻﹐卻登時臉色慘變。 K\)Td+~jc  
DD44"w_9  
~~~~~~~~~~~~~              ~~~~~~~~~~~~~~~          ~~~~~~~~~~~~~~ ;=? ~ -_  
KLX/O1B  
毫不猶豫﹐堅定步伐行向神山。命運是什麼﹖相信命運﹐此生將一無所成。 V)P&Zw  
W(hMft%  
所以﹐就算天意如此﹐也堅持人力克天命。 GQ_p-/p R  
,E|m.  
雖然沒必要相信師尊或者魔空的話﹐可是神山這一遭﹐非走不可。 $'pNp B#vH  
F:#J:x'  
雲霞之命﹐扣扣相連…… *G UAO){'  
^;c16  
無論遇上何事﹐從不慌亂的藍霞﹐此時雖然心中堵著滿滿心事﹐表面仍是不露分毫。瀟灑步伐踏進神山﹐卻隱約聞得玫瑰花香。 n8hRaNHl2  
+I>p !v  
“嗯﹖”藍霞暗自思忖﹐“這季節哪來玫瑰呢﹖” `nO71mo  
_uc\ D R  
沿著花香走了一段﹐定睛看去﹐前方茂密樹叢中﹐一頂奇異花床攔住去路。床有四柱﹐垂下紅色輕紗﹐隨風飄蕩﹐伴隨陣陣玫瑰芬芳﹐令人心醉。床上側臥著一個清瘦俊美的少年男子﹐一手懶懶撐著額頭﹐一手拈著一管白銅煙斗﹐有一口沒一口地吸吐著花煙﹐悠閑至極。 uGs; }<<8  
l6kmS  
神山高偉險峻﹐崎嶇難行﹐加上千奇百怪的傳說﹐向來少有人跡。如今這麼大一頂花床攔路﹐顯見是此人心中明瞭藍霞意圖﹐更加引起藍霞的警惕。 $F.kK%-*  
 9dzdrT  
不動聲色緩緩停步﹐藍霞羽扇半遮面龐﹐銳利眼神直射面前臥床花者。那少年卻是依然閉目﹐只緩緩吐出一口白煙﹐裊裊繞繞﹐慵懶嘆息。 |;A/|F0-e  
S^Au#1e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 c)&>$S8*  
,^8MB.  
那嗓音淡若無息﹐卻是直侵人心。帶著奇異韻調﹐吟唱般擴散在這杳無人煙的僻靜山麓中。 MuBx#M/  
_73h<|0  
藍霞有一剎那的失神﹐但立刻定下心來。不待他開口﹐那少年再度開口。 \(p{t  
|Oag,o"  
“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Dr;iQkGP  
xmGk*W)P  
武道上有這等人物﹖藍霞登起警戒﹐卻仍是不動聲色﹐回身背對。 :D7|%KK  
t4K~cK  
“貪何﹖有權﹑有勢﹑有名。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9%sM*[A  
)IT6vU"-yd  
超然的形像﹐優雅的姿態﹐警句告誡世人。藍霞微微一笑﹐轉過身來。 +%\oO/4Fs  
S-+M;@'Rl  
“此地無風無月﹐人心虛偽險惡﹐世間貪圖名利者比比皆是﹐憑你一人﹐可以改變嗎﹖” ftBq^tC  
htP|3B  
少年不以為忤﹐雲淡風輕。“世局之外﹐處處寧靜地。” D5?phyC[Z  
[Vf}NF  
“既然如此﹐一身不染凡塵的你﹐因何踏入這個骯髒世局﹖”藍霞討厭自命清高之人﹐揚聲挑舋。 ^zEE6i  
<:8,niKtw  
“世局圈中世局外。” oPKXZU(c  
^/Sh=4=G  
“攔路的目的。” 藍霞不耐煩﹐單刀直入﹐挑開無意義的閑扯。  j<"nO(  
%i)B*9k  
“三色天羅帳﹐神山雲上張。靈胎不除﹐羅帳不收。” 少年眼半開﹐泄露了微微的懮愁。 2i|B=D(  
9N[EZhW  
“嗯﹖原來你也明白我的身份了。為何要插手我的事﹖”藍霞的口氣陡然嚴厲﹐全盤防備。 ;7Oi!BC  
t5 a7DD  
“擔心漫天藍霞﹐經不起風雨清洗﹐原色將褪。” 少年淡淡敘述﹐絲毫沒有被藍霞的口氣影響到情緒。 djT5 X  
Fl>]&x*~  
藍霞仰天大笑。“藍霞卜萬年之名號﹐由天宇延至時空﹐非是短短光陰﹗經不起風雨﹐哪來今日藍霞綻放天際﹐遮雲蔽月﹖” @;wzsh >o  
y33~HsOJ  
少年不屑揚眉﹐吞吐花煙之間﹐悠悠嘆息。“祇怕雨落之時﹐雲霞齊墮﹐枉費一片逆天改運之心。” ;HOPABWz)  
jw6Tj;c  
心中一驚﹐藍霞凝重了神情﹐正視眼前這名奇異少年。“請問名號﹖” (P6vOo  
OY"6J@[z  
“塵世浮沉近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千少一﹐九九九。” u}6v?!  
/vE]2Io  
悠揚動聽的詩號中﹐花床凌空旋起﹐紅紗飛揚﹐花煙瀰漫。淡淡玫瑰香氣尚在﹐但憑空消失的人影﹐讓藍霞若經大夢﹐心底隱起不安。 59Sw+iZj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