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219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流霞•浮雲 \$Qm2XKrK  
第一章 >" 8j{ s  
“霞兒﹐為師有事外出﹐今夜不回來了。記得把門窗關好。” 造雲麒麟來到書房門口叮囑著﹐卻在看見徒兒的模樣時皺起眉頭。 9 7qS.Z27  
“喔。” 藍霞蹺起一只腳歪在書房小榻上﹐隨口應著﹐視線並未離開手中書冊。 rnr8t]  
“藍霞﹗”造雲麒提高音量大吼一聲﹐驚得藍衣少年立刻跳起來﹐端正站好。 #AnSjl  
“告訴你多少次了﹐讀書要有讀書的樣子﹗瞧瞧你坐沒坐相﹐如何讀得進書﹗” 3 AF]en  
“是是是﹗”藍霞嘻皮笑臉點頭不迭﹐“請師尊放心﹐徒兒恭送師尊﹗” <(lSNGv5N  
無可奈何地看著自己唯一的弟子擺出“請” 的手勢﹐長生府尊造雲麒麟無聲嘆息﹐轉身離去。 u5B/Em7,0  
突然﹐行至門口的腳步停下﹐造雲麒麟回頭道﹕“還有﹐不許再給我惹出禍來﹗” ':>*=&  
剛剛倒回榻上的少年聞聲立即蹦起端坐好﹐表情嚴肅。“是是是﹗恭送師尊﹗” kEDZqUD  
“你……” b4OR`dd*J  
“徒兒知道了﹐請師尊快走吧﹐不要耽誤了時辰。” 燦爛的笑容﹐無辜的表情﹐造雲麒麟看在眼中﹐心中七上八下卻又無奈﹐只能暗暗希望﹐這次捅出的漏子不是難以收拾的…… QnAf A%  
~~~~~~~~~~~~~              ~~~~~~~~~~~~~~~          ~~~~~~~~~~~~~~ 7I3CPc$  
藍霞從記事起﹐就身處長生學府﹐由於個性極端頑皮﹐所以遭到府尊一再告誡﹐不得隨意踏出學府大門﹐以免惹來禍端。他雖然心中大不以為然﹐卻也老實遵照師尊叮囑—當然是在表面上。 M|]1}8d?  
“哈﹗不要捲入江湖爭端﹖好可怕的借口啊﹗”藍霞甩開書本﹐一躍跳下小榻﹐往大門衝去。 {Ag}P0% '  
一直被禁錮在學府內﹐除了朝夕相伴的師尊以及灑掃幫佣的工人之外沒見過其他活人﹐以藍霞天生活潑的性格﹐當然早就受不了。於是他三五不時就趁師尊出門的機會偷溜出去﹐反正只是看看風景﹐熟悉世事人文﹐然後趕在師尊返回之前回去就是了。 5"]2@@b4  
自從練得上乘輕功以後﹐藍霞更加肆無忌憚﹐經常跑出去三五百里﹐然後再快速返回。其實造雲麒麟何嘗不知徒兒的行蹤﹐只是心有苦衷﹐不得不把他圈在小小學府範圍內﹐由此心生內疚﹐於是也睜只眼閉只眼﹔只要他不在外面惹麻煩﹐也就隨他去了。 3@bjIX`=H  
時值初春時節﹐萬物復甦。藍霞早看準離學府不遠的一處綠水青山﹐山峰連綿起伏﹐鬱鬱蔥蔥﹐層林迭翠﹐美不勝收。一提氣﹐藍霞飛奔上山﹐在山脊峰頂停住﹐眺望四週美景﹐陶醉不已。 fmN)~-DV9`  
就這樣時緩時急﹐漫無目的地遊走﹐藍霞突然聞到一股血腥味道﹐從遠處飄來。習武之人皆有的警惕讓他頓時止步﹐但仔細辨認﹐四週並無明顯殺氣﹐於是心中瞭然。 JF=ABJ=  
“哈﹗有什麼東西受傷了麼﹖”循氣味走去﹐藍霞發現一處血跡斑駮的樹叢﹐裡面一個倒插著的人﹐一身血紅衣服﹐一動不動。 O lIH0  
好奇看了一會兒﹐藍霞只是不動。此地地形險峻﹐決非平常人能來之處。此人受傷落入樹叢﹐看起來一定是被人由高空擊落至此。有這般修為之人尚傷至此﹐他的敵人一定更厲害﹐自己可不能隨便惹上這個麻煩﹗ 6spk* 8e  
又看了一會兒﹐那個人居然悠悠轉醒﹐發現身邊有人﹐身體稍微晃了一下﹐口中似乎在說什麼。 C)kQi2T  
藍霞歪著頭﹐突然靠近他道﹕“你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FDC{8e  
那人聲音實在太小﹐山上風又大﹐藍霞根本聽不清﹐只好嘆了一口氣﹐把他使勁一拽﹐從樹叢裡“拔” 了出來﹐跌在地上。 _cs9R%  
那人倒也硬氣﹐受此衝擊﹐連哼一聲都沒有﹐沾染污血的發絲之下﹐一雙澄澈大眼一瞬不瞬﹐瞪著藍霞。 &Rt]K  
“說啊﹗你這個模樣幾天了﹖”藍霞蹲在一旁﹐毫不閃避地和他對瞪。 +Y[+2=lO  
“三天。” 雖是沙啞嗓音﹐藍霞卻不禁為他溫柔而磁性的聲音深深著迷。 />7/S^  
“喔。那看來是沒人會來追殺你了﹗”藍霞繼續問道﹐“你是怎麼掉下來的﹖你叫什麼﹖和你車拼那人叫什麼﹖” .T X& X  
奄奄一息的那人心裡暗暗叫苦﹐為什麼他不急著救治自己﹐而是在這裡和他閒話﹖ ?b$zuJ]  
“上……官……” 7C yLSZ  
“什麼﹖你大點聲﹗喂—”藍霞伸手戳戳那人冰凍得發白的臉﹐卻發現對方已經昏迷過去。 EqluxD=  
~~~~~~~~~~~~~          ~~~~~~~~~~~~~~~            ~~~~~~~~~~~~~~ <LZvh8  
回到學府﹐已是半夜。背了一個人﹐速度當然不可能再如以往那麼快﹐體能也消耗不少。把帶回來的人稍微擦洗﹐藍霞翻箱倒櫃找出藥品繃帶之類﹐開始處理他身上大大小小傷口。 `3n*4Lz  
當用毛巾把那人的臉擦干淨﹐頭髮也洗過梳齊﹐藍霞不禁看呆了。潔白如玉的秀逸面龐﹐長長的白髮夾著天然紅色發絲﹐幾綹垂落額前。文雅秀麗的氣質﹐在他昏迷之時更添加了無助動人﹐藍霞一下子興趣盎然﹐蹲在他面前﹐細細端詳起來。等他睜眼﹐已經是次日早晨﹐自己居然就這麼在這個陌生人床前趴了一夜﹖ ZEJa dR  
當造雲麒麟返回﹐看見那人﹐不禁滿心不悅﹐嚴厲的目光看著藍霞﹐非聽他給出一個交代不可。 <TuSU[]  
“哎呀﹐師尊不是經常教導弟子﹐要行善積德嘛﹗弟子不過是遵循師尊教誨……” Qeog$g.HI  
“住口﹗你知道此人是誰麼﹖他就是—”怒然呵斥的話語半截落肚。府尊皺起眉頭﹐無奈地仰天長嘆。 QYGxr+D  
天意﹐真是天意啊…… H)+kN'J  
藍霞見此情形也愣了﹐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煩。視線遊走師尊和那人之間﹐他連忙替自己解圍﹕“師尊若覺得不妥﹐不如弟子再將他丟出去就是了。” Ol0|)0  
“萬萬不可﹗”一旦此人曾進入學府一事被人知曉﹐長生學府多年來的平靜生活﹐就會一去不複返﹐自己的半生苦心﹐也將就此付諸東流。 I]$d,N!.  
思索半晌﹐造雲麒麟嚴厲目光落在藍霞身上。“此人身負嚴重內傷﹐為師必須耗費極大功力救治他。你從即日起不許出門﹐替為師護法。” <}1%">RA  
藍霞聞言﹐驚得目瞪口呆。早知道撿回來的是這麼個大麻煩﹐就讓他繼續被插在樹叢裡算了…… ?{IvA:   
“師尊﹐對不起。” 藍霞低下頭﹐小聲道。 MF(~!SOIG  
見藍霞如此模樣﹐府尊心中有再大不悅﹐此刻也煙消雲散。拍拍徒兒的手﹐造雲麒麟和藹笑道﹕“無妨。從現在起﹐你守在房裡﹐不可使外物打擾我。” Wc G&W>  
“是﹗” m(P)oqwM  
~~~~~~~~~~~~~           ~~~~~~~~~~~~~~~            ~~~~~~~~~~~~~~ DNe^_v)]|  
經過府尊師徒多日悉心照料﹐被救回的人終於可以下地行走了。當造雲麒麟欣喜地推開房門﹐卻見那人扑通一聲﹐跪倒在地。 ~` hcgCi%  
“劣者叩謝府尊救命之恩﹗救命之恩﹐在造之德﹐終生無以報答……” JwczE9~o  
造雲麒麟連忙上前將欲扶他起來﹐一邊笑道﹕“客氣了﹐快快請起。不知英雄是何緣故﹐傷重至此呢﹖喔﹐當然﹐若有不便言處﹐老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c*|vE  
那人依然跪在地下﹐劉海遮住的眼神微黯。一咬牙﹐便將自己來歷﹑遭遇﹐和盤托出。最後﹐重重磕頭﹕ ]~ M -KT  
“金鴒冒昧﹐望府尊收留一段時日﹗” eP?|U.on  
長生府尊依然是滿臉笑容。“何必如此﹐老夫早有此意。不嫌棄的話﹐就拜我為師﹐與霞兒一處伴著﹐學些四書五經﹐奇門陣法﹐五行陰陽﹐也可互相砥礪﹐競爭上游。” xU"qB24]=  
“叩謝府尊﹐只是……”那人抬起頭﹐又立刻移開猶豫的眼神。 va;wQ~&  
造雲麒麟飽經世事﹐怎不知道對方擔心為何。  (RS:_]  
“你放心。我既已紅色雲氣再造你的功體﹐你就和藍霞按字平輩﹐改叫紅雲吧。長生學府避世已久﹐不會因此惹來無謂是非。時機若至﹐天宇有幸﹐則將再見紅雲飄浮萬里晴空啊﹗” d(Ou\7  
欣慰看著面前感激涕零的秀雅俊杰﹐造雲麒麟道﹕“雲兒﹐來﹐和你師兄認識認識。” 說罷拉著他的手﹐朝門口走去。 N9<eU!4>  
誰知一開門﹐就看見前面不遠處﹐藍霞快步行走的身影。造雲麒麟即時將他叫住﹕“霞兒﹗方才你可是偷聽了﹖” [40 YoVlfM  
“這嘛……”藍霞笑道﹕“見師尊久未出來﹐徒兒擔心啊﹗” vsR ^aVwVZ  
“既然來了﹐就當進來﹐鬼鬼祟祟﹐豈是正人君子作風﹗”造雲麒麟今日再收一徒﹐喜懮參半﹐心底雜亂﹐其實並沒有對藍霞多加苛責的意思﹐只是隨口說說罷了﹔誰知藍霞立時變了臉色﹐滿面委屈不甘﹐顯露無疑。 b1o(CG(}*  
一旁的紅雲見狀﹐連忙上前打圓場﹕“紅雲見過大師兄﹗方才老師只是隨口之言﹐其實並無責怪師兄之意﹐還請……” x"80c(i  
“你是何人﹖剛剛拜師﹐就來妄自揣測師尊和我的心意﹖哼﹗”藍霞不屑嗤笑﹐高聲打斷紅雲的自以為是﹐竟然就此拂袖而去。 h`j gF  
紅雲登時羞得滿面通紅﹐尷尬萬分﹐不知如何是好。造雲麒麟連忙趕來安慰道﹕“雲兒勿惱﹐你師兄從小被我驕縱慣了﹐不曉得忍讓他人。為師這就去說說他﹗” 6vA 5;a@  
“老師不必了﹐是紅雲的不是﹐不該在第一天就輕易插嘴。若因此惹得師兄被責罰﹐紅雲更加不安了﹗”紅雲連忙擋在府尊身前一側﹐懇切說道。 Oc`fQqYy  
造雲麒麟仔細端詳了他一陣﹐微笑道﹕“雲兒真是個知書識禮的好孩子。說實在﹐那天﹐正是霞兒把你救回來的呢﹗這孩子﹐嘴硬心軟﹐你不要和他計較。” PBv43uIL  
其實紅雲心中早已知曉﹐但也不說破﹐只畢恭畢敬地應答著﹕“是﹗請老師放心。” uSjMqfK  
安頓了紅雲的起居和其他大小事宜﹐紅雲就此在長生學府安下身來。造雲麒麟思考再三﹐也終於開始正式納入其他學生﹔等長生學府成為天宇首席的一流學府﹐已是多年之後了。 WG{/I/bJ_  
6f>HE'N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二章 Vi_|m?E  
\zwb>^  
    自從紅雲進入長生學府﹐造雲麒麟在諸事上將他與藍霞一視同仁﹐而紅雲無論學藝武功文采﹐皆與藍霞不相上下。對自小高傲的藍霞而言﹐紅雲無疑是一名能激起鬥志的最佳對手﹐兩人較勁之下﹐也慢慢心生敬佩相惜之心﹐感情也越來越好。 =I1@O9}+i  
urB.K<5ZA  
    “和其他學子相比﹐我寧可和紅雲相論交﹗”藍霞有一次無意中的話﹐讓紅雲立刻不知所措﹐臉紅難堪地轉開視線﹐因此沒看到府尊眼中的笑意。 d6VKUAk'7>  
Dr:}k*  
    “這麼晚了﹐師兄有事嗎﹖”已是深夜的某日﹐其他院落皆已熄燈﹐紅雲卻發現藍霞站在他房間門口。雖然沒有敲門﹐但習武之人特有的感知﹐是瞞不了紅雲。 H>]x<#uz)  
vrGNiGIi[  
    “我睡不著﹐看見你的房間還亮燈﹐就來找你聊聊。” 藍霞淺笑。“不請我進去坐嗎﹖” dp"w=~53  
ngjbE+  
    紅雲也輕鬆一笑﹐把師兄讓進房內﹐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藍霞走到紅雲桌前﹐側頭看了看﹕“讀什麼書呢﹖” Zn/ /u<D  
f@mM&e=f  
    是一本《華嚴經》﹐上頭一句話映入藍霞眼帘﹕“遠離二邊﹐住於中道。” y=Hl~ev`9  
5 \J;EWTU  
    “紅雲師弟啊﹐這麼晚了看佛經﹐不會睡著嗎﹖” G`z48  
4hs4W,2!  
    紅雲笑道﹕“是啊﹐差點就睡著了﹐幸虧師兄及時趕到﹐不然又要浪費燈火一夜。” dEiX! k$#  
C@-JH\{\T#  
    藍霞說﹕“不過這上頭的句子很有意思。‘住於中道’ ﹐和儒家的‘君子之道﹐抱守中庸’ 類似。關於是非之間的選擇﹐雖然理想狀態是跳出三界外﹐無是無非﹐可是佛門並未給出切實可行的指導﹐如何拋棄三千紅塵﹐遠離是非。” 2h!3[{M\  
$j/F7.S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選擇入世以觀是非。世界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正邪善惡﹐悲喜離合﹐每一刻皆變化萬千。如果不能身處其中切實感受﹐只一味選擇逃避﹐就辜負人生的意義了。” 紅雲一邊說﹐一邊將眼光落在書冊上。“超脫塵俗﹐是何等高潔的理想﹐只是為了眾生﹐仍然需要有勇于涉世之人。” OjI*HC  
wkGF&U  
    藍霞點點頭。“沒錯。可是當世的野心家﹐皆意圖以自身願望控制所謂的‘是非’ ﹐讓人們以為他自己的行為想法為‘是’ ﹐而以敵對者的一切為‘非’ 。可悲的是﹐現實世界弱肉強食﹐以武力定天下﹐道德﹑智慧皆淪為武力的附庸。試問﹐如果有一天﹐你擁有逐鹿天下的能耐﹐你是不是也會以自己心中標尺﹐去界定你所謂的‘是非’ 呢﹖” THJ+OnP  
mx yT==E  
    紅雲忍不住笑道﹕“其實我也不確定﹐我的觀點是正是邪﹐理念是好是壞。說到底﹐還是遠離是非紅塵比較好﹐是不是﹐師兄﹖” i=4bY[y  
pK`rm"6G  
    沉吟半晌﹐藍霞笑道﹕“不說這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師尊不許我隨意出學府﹐怕我惹上什麼‘江湖是非’ 。” P,wJ@8lv  
8z-Td-R6  
    紅雲大笑道﹕“我是不是你惹的第一個‘江湖是非’ ﹖” /%7eo?@,  
r/e&}!  
    調皮的眨眨眼﹐藍霞道﹕“當然不是了﹗我以前啊﹐有一次私自跑出去﹐在市集上﹐惹到毒蛇門的人。後來師尊替我收拾﹐還把我狠狠罰了一通。” a#1X)ot  
i/L1KiCLx  
    “毒蛇門……可是三尊之一的魔蛇至尊的派門﹖”紅雲兩眼大睜﹐讓藍霞奇怪不已。 D-.>Dw:  
, ]MX&]  
    “是啊﹗怎麼了﹖” 1\p[mN  
>X F@=J p  
    “你好大膽……”紅雲喃喃道﹐一邊慢慢坐下﹐緊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bVyvH  
-~q]0>  
    藍霞眼珠轉轉﹐也在紅雲身邊坐下。“紅雲﹐你以前都是做什麼的﹖和我講講吧。” 見紅雲一時沒答話﹐又說﹐“不會和三尊有關吧。沒什麼名氣的人物﹐一提起來你就精神百倍﹐三尊是你什麼人啊﹖” weOMYJO;8  
{e^llfj$#  
    “喔﹐不是。” 紅雲緩緩說﹕“三尊是江湖上現今名氣最大的三派門之首﹐當然有名。你不感覺他們有名﹐是因為你不涉江湖事﹐不知武林人。”  ;P_Zen  
f`%k@\  
    “那你一定經歷過﹐我把你拖回來那天﹐你就是被仇家打得奄奄一息。和我講講吧。” 藍霞懇切道。 wg_Z!(Hr#  
'a}{s>{O  
    紅雲垂下眼睫﹐半晌沒有言語。藍霞知道他正在想怎麼啟這個話頭﹐也不著急﹐篤悠悠地等著。 2I7P}=  
|z~?"F6 Y<  
    “我是龍族的人。” 紅雲沉吟道﹐“龍族源起太虛﹐距離天宇遙遠無境。會來到天宇﹐大概……也是不堪寂寞﹐想創一番事業吧。” rtpjx%  
+ |,CIl+  
    “難怪現在你會想退隱。江湖風雨摧殘人哪。” 藍霞悠閑把玩著茶壺蓋。 /_O-m8+ 4m  
M3V[p9>  
    “退隱﹖”紅雲一愣﹐轉眼明白師兄所指為何。“呵呵﹐我是龍潛於淵待天時啊﹗” :\[F=  
#FcYJH  
    “你真的是龍族的人﹖那你和龍之尊什麼關係﹖”藍霞問道。 <3qbgn>}b  
4u&doSXR  
    “這……同是龍族吧。我們算來﹐是同輩的遠親。” 紅雲藏在袖子裡的雙手﹐已經捏至發白。 `uU@(  
F ;D_zo?  
    “天宇還有你們龍族的人嗎﹖”藍霞又問。 r?Vob}'Pt]  
D fb&/ }  
    “我不清楚。只知道前輩的三世九龍是每一甲子輪番鎮守太虛和天宇。” 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好奇心甚重的師兄﹐紅雲根本無法隱藏任何答案。 2'_sGAH  
4c% :?H@2  
    “嗯﹖聽你的意思﹐龍族好像認定天宇也是其管轄地盤之一﹖”藍霞目光陡然銳利起來﹐盯住紅雲的面龐。 qr@,92_  
QWoEo  
    “這……師兄不可誤會﹐龍族並沒有……”突然想起三尊之一的龍之尊﹐紅雲突然住口﹐尷尬面容一覽無疑。頓了一下﹐才又繼續道﹕“其實龍之尊是由前輩的意思而入天宇﹐平衡其他兩勢力的。據我所知﹐他並非那種熱衷權力功利之人。” 5~kf:U%~  
tx@Q/ou`\P  
    藍霞嘴角一勾。“當然不是。就如我所說﹐塵世中人﹐無不已經界定自己認為的善惡是非。你和他們不同的地方﹐就在於你尚未處於權力巔峰﹐所以現在你只有跟隨他人的是非觀而已。” rT#QA=YB  
'Zzm'pC  
    紅雲稍有不悅﹐不過仍然溫和解說。“我會這麼認同龍之尊﹐不是因為他是我的族人﹐而是在現在並起的三大勢力中﹐他的行事做法﹐是我比較而言最不會排斥的。天下不會有永久的太平﹐所以只要將惡勢力穩住﹐達到平衡的作用﹐就可以了。” j\a?n4g -  
ZjcJYtD  
    “那你怎麼知道三尊之中﹐誰是善誰又是惡呢﹖說不定三人皆非善類﹐但因為彼此衝突的利益﹐互相牽制﹐也有可能啊﹗”藍霞笑吟吟地看著紅雲。 mF1oY[xa_  
&jJgAZ!  
    紅雲有些不高興了﹐抬起眼眸﹐眉頭一皺﹕“就因為我曾經入江湖﹐自然就有自己的想法認知。你從來不曾親身體會人情事物﹐如何界定善惡﹐區分是非﹖所以不要和我再爭了﹗” v=4TU \b%  
c"~TH.,d  
    本以為師兄會繼續冷嘲熱諷或者拍案而起﹐可是半晌沒有動靜﹐只聽得細瓷壺蓋輕扣壺口的清脆聲響。紅雲也不說話﹐兩人就這麼互相瞪著﹐直到藍霞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3FdoADe{{  
g41LpplX  
    “哈……所以說﹐你仍然未對江湖死心﹖紅雲師弟﹐原來你還是有入世的打算啊﹗” >3bpa<M_  
7XY C.g  
    紅雲聞言﹐溫和一笑。“難道這麼多日子以來﹐師兄不曾動過這個念頭﹖” (ZnA#%  
@sDd:> t  
    “哈﹐當然當然﹐自從你紅雲入學府﹐無時無刻不在誘惑我啊﹗只是師命難違﹐我只好聽你講講外面的風雨﹐聊以解饞哪﹗”藍霞拍拍他的肩膀﹐“方才那幾句話﹐別放在心上。” jsR1jou6  
`{/=i|6  
    紅雲笑道﹕“當然不會。” Xy{b(b;9  
,QQ:o'I!  
    正當兩人執手相望的時候﹐外面傳來造雲麒麟的聲音﹕“雲兒﹐已經三更了﹐怎麼還沒睡嗎﹖” IFgF5VG6g  
6k[u0b`  
    紅雲趕緊高聲回道﹕“是﹐弟子馬上就熄燈。師尊﹐我來開門。” /b*@dy  
bHP-Z9riv  
    “不用了﹐我回去了。你早些睡吧。” p|((r?{  
gO5;hd[ l  
    “是﹐師尊慢走。” OLi;/(g  
Zy#r<j]T  
    片刻﹐兩人偷偷笑著﹐吹熄了燈火。 (3-G<E  
`DwlS!0  
    “紅雲﹐今天我在你這裡歇了﹗”藍霞說罷﹐就脫衣服上床。 *~vRbD$q  
x6,RW],FGR  
    “師兄﹐我的床很小耶﹗”紅雲一邊抗議﹐一邊卻從櫃子裡拿來另外一個枕頭﹐放在床上。 I;7{b\t Q  
P.wINo  
    “我們一個枕頭不好嗎﹖”藍霞笑道﹐“你這麼小的床能放兩個枕頭﹖” @6gz)  p  
:!/}*B  
    “好吧﹐將就一晚上。” 紅雲搖頭。“今天是因為老師在外面還沒走遠﹐以後你得回你自己屋去。” #RSxo 4  
rYLNV!_  
    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卻是誰也沒立即入睡。藍霞聽著紅雲淺淺的呼吸聲﹐突然說﹕“紅雲﹐你想家嗎﹖想你的家人嗎﹖” J+TYm%A;-  
ijTtyTC  
    紅雲心裡一緊﹐他知道藍霞是孤兒﹐從小無父無母無親人﹐聽見他落寞的語氣﹐不禁一陣難過。 ;gc 2vDMv  
wOsr#t7  
    “在學府﹐有老師和你﹐和家人一樣。” 紅雲說﹐“別想了﹐睡吧。” 因為﹐再說下去﹐連他自己都不能確定是否能控制得住積壓太久的感情。 2P|-V};9  
giTlXz3D9  
    “紅雲﹐有你這樣的師弟﹐藍霞感到很幸福。” 藍霞摟著紅雲﹐把他緊緊壓在自己胸口。“明天我就去和師尊說﹐我要搬來和你一起住。” WULj@ds\~  
(=X16}n:>  
    紅雲沒答話﹐只是深深回擁藍霞的懷抱。 }O>IPRZ  
A@#dv2JzP  
    相逢無處不相識。何況廣大天宇﹐本來就是雲霞相依的所在啊﹗ brFOQU?  
KyDBCCOv  
~~~~~~~~~~~~~              ~~~~~~~~~~~~~~~          ~~~~~~~~~~~~~~ H5 -I}z  
    恬淡無爭的生活過得很快﹐一晃已是多少歲月。藍霞學藝精進﹐儼然已是學府首席才子。紅雲卻一直因為早先重傷﹐功體未能完全恢復﹐所以武功略遜師兄﹐但兩人就文采智慧方面﹐皆是不分上下。兩人都有極高的天賦﹐聰明刻苦﹐又以彼此為競爭對手﹐因此長年下來﹐已經遠遠超出學府其他才子許多。這種結果令造雲麒麟喜懮參半﹐喜的是自己最鐘愛最看重的兩名弟子均表現不凡﹐懮的是兩人因此會引來其他學子的嫉妒﹐從而引發不樂觀的麻煩。紅雲謙虛謹慎﹐鋒芒畢露棱角壓人的時候不多﹔而藍霞卻是天生一股傲氣﹐並非他主動炫耀﹐而是他身處的地方﹐自然就是眾望所歸﹐隨即而生種種嫉妒不滿的情緒。所幸藍霞自恃才高﹐不屑與其他人為伍﹐平時相見﹐根本連話也不說一句﹐久而久之也沒什麼人理他﹐也就省去不少是非。 48DsRy  
%cv%u6 b  
    “唉﹗幸虧有雲兒……”造雲麒麟搖搖頭﹐苦笑著。藍霞的孤僻﹐源于他的高傲﹐沒有他的認同﹐就沒資格與他論交。 4qMHVPJv\  
YlA=? X  
    雖然也說了幾次﹐可是藍霞漸漸連他的話也聽不進去﹐造雲麒麟只能感慨﹐昔日的少年今已長大成人﹐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了。 pQ>V]M  
T>z@;5C  
    正在府尊時喜時嘆的當口﹐紅雲來到師尊的書房門口﹐行禮道﹕“老師。” Vlf@T  
EKt-C_)U  
    “喔﹐是雲兒啊。快進來。” 造雲麒麟笑吟吟地招手﹐“來嘗嘗東嶽好友送來的新茶。” C]`Y PM5  
ufo?ZFq@$L  
    “不敢不敢﹗讓紅雲來吧。” 紅雲連忙接過茶杯﹐先給老師倒了一杯﹐然後才給自己一杯。 P~#jvm!  
*qqFIp^  
    “師尊﹐弟子尋獲多年故友﹐急欲前往相會﹐不知道可否……請假出學府一日﹖”  WsoB!m  
nO/5X>A,Zw  
    造雲麒麟臉色慢慢變得凝重﹐紅雲見師尊半晌沒回覆﹐不禁心裡七上八下的。 C+iP @~  
kju:/kYA  
    “雲兒﹐你來學府﹐多少年了﹖”造雲麒麟突然問。 2H /a&uo@n  
7KEGTKfW  
    “嗯……只怕也有近二十年了吧。” 紅雲答道。 rfZA21y{?  
( u _ sz  
    “能和老師說說﹐今天去見的是什麼人嗎﹖”造雲麒麟毫不意外地看見紅雲稍有為難的表情。 3o?Lz7L  
lojn8uL  
    “這……弟子也不確定是不是他……”紅雲緩緩抬頭。“可是即使只有微弱感應﹐弟子也不能放棄。” ^KlOD_GN|  
UOY1^wY  
    造雲麒麟點點頭。“去吧﹐不必告訴你師兄了。記得天黑之前回來。” D3Mce|t^  
lN&GfPP6  
    就此一句話足矣。紅雲去心似箭﹐立刻出發﹐直奔詩海。 4S=lO?\"A  
07#!b~N  
    造雲麒麟臉色陰沉下來﹐緩緩放下尚熱的茶水﹐長嘆了一口氣。 $DVy$)a!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三章 bcYz?o6  
IF}r%%'Y$  
    詩海是一個南北向蔓延開來的地域﹐它是一個內陸海﹐坐落在風景秀美的沖積平原﹐隔著狹長的陸地﹐東臨滄海。紅雲一邊心中不斷確認目標所在﹐一邊加速朝可能的地帶奔去。 o i?ak  
j oG>=o  
    一處人跡罕至的低地﹐四面林木環繞﹐清澈湖水中央一座石臺﹐形狀酷似巨大硯臺。石臺上一個靜坐的身影﹐讓紅雲停下腳步﹐眼神陡然一亮﹗ b-Hn=e_  
&td#m"wI  
    完全不是多年前熟悉中那人的裝扮﹐此人一身雪白衣袍﹐長長的雪白髮絲在頭上挽成髻﹐戴上白玉色的冠﹐余下則垂至腰際。紅雲慢走兩步來到他身前﹐隔水相望﹐看見他清瘦雋麗面龐時﹐不禁忘情地輕呼出口。 W1s|7  
N7_Co;#(zK  
    “夢霓﹗真的是你﹗” B/71$i   
)t4C*+9<U  
    那人微微一震﹐自是想不到此地有人以這個名字稱呼他﹔緩緩睜開如水的眼睛﹐更是震驚愕然﹐手中拂塵一抖﹐嘴唇不敢置信地吐出兩個字﹕“金鴒﹗” BCbW;w8aI  
Ef!F;De)A  
    紅雲輕輕一縱﹐飛身來到狹小石臺上﹐握住對方的手﹕“我總算找到你了﹗” :uEp7Y4  
'3Ri/V,  
    “金鴒﹐你還好嗎﹖我聽說你和向天翔對決失敗﹐從此下落不明﹐心裡很是擔心。” oW_WW$+N  
A3n"zxU  
    “那你呢﹖自從當年從太虛一別﹐至今沒有消息﹐不是要存心讓我急死﹖”紅雲故作抱怨道﹕“現在又是什麼身份了﹖說來聽聽吧﹗” e=_hfOUC  
)&9RoW()?  
    那人無奈拍拍紅雲的肩頭。“就知道你又來擾我清靜。自從鬥魔空﹑入儒教之後﹐我已經再沒回去的資格和打算﹐也就從此退隱﹐改名一揮長虹造天筆。” :-Pj )Y{I  
N_<n$3P\?f  
    紅雲沉默片刻﹐道﹕“對不起。我不該舊事重提。” .EcMn  
I?"5i8E  
    “無妨啊﹗你我是共患難的兄弟﹐怎可如此見外﹖說說你這些年的去向吧。” 造天筆輕輕撫著紅雲剪短至肩頭的發﹐憐惜地發現他變得比以前更瘦了。 V*aTDU%-.  
v^tKT&  
    紅雲被造天筆拉著坐下﹐順便靠在他身上。“我被長生府尊所救﹐蒙他收留﹐治傷傳業。我打算再過一段日子﹐報答救命之恩之後﹐就重出江湖﹐報仇雪恨。” !S:@x.n@iR  
;w>B}v;RE  
    “你好久沒回太陽的故鄉了吧﹖”造天筆微微蹙眉﹐“你和其他人還有聯繫嗎﹖” :q=OW1^k^  
5f5ZfK3<i  
    紅雲身體一僵﹐將頭低了下去。 -AE/,@\P  
J 0 P  
    造天筆見狀﹐輕輕嘆氣道﹕“金鴒﹐我知道你一直關注著龍族。只是自身之事﹐也不能不去處理啊﹗雨涵她一直很想念你……” { SfU!  
*l//r V?l  
    “夢霓﹐不是我不願回去﹐而是太虛龍族血劫在際﹐我打算儘早做下防範﹐也希望能夠有你的幫助……” F0\ry "(t  
,b4&$W].  
    “嗯﹖你認為我還有資格﹐插手龍族之事嗎﹖”造天筆眼神一冷﹐推開肩頭上的紅雲﹐“造天筆已經不屬龍族多年了﹗” |#wz)=mD  
lg1D>=(mY  
    “二哥﹗”紅雲一急﹐舊日稱呼脫口而出﹕ “你可知這次災劫﹐席卷太虛所有龍族九脈嗎﹖就算來不及回太虛助力﹐至少要想辦法在天宇另開基地﹐留存血脈啊﹗” >MT)=4 9q  
?<;<#JN  
    “你詳細說說吧。” 造天筆看著幾乎快哭出來的紅雲﹐淡淡說道。 b<n)`;  
m%&B4E#3T  
    紅雲嘆了一口氣。“我測算的結果﹐太虛龍劫和宿龍有關﹔而天宇方面﹐卻是因龍之尊而將引起的禍事。二哥﹐你能不能……” +[ zo2lBx  
C#Jj;Gd  
    造天筆仍然是輕柔而冰冷的語氣﹐把紅雲未竟的話頭接過來﹕“太虛太過遙遠﹐以你我的輩份資歷﹐豈能隨便插手﹔龍之尊方面﹐你認為他會讓我們兩個干涉他的事情﹖” kQ8WO|bA  
5IK@<#wE  
    一語點破﹐紅雲心裡一沉。龍之尊怎麼說也是當年奉了前輩們的指示來天宇創業的﹐自己呢﹖可是想到龍族的未來﹐他一咬牙﹐猛然起身﹐朝著造天筆一伸手﹕“拿來﹗” 3fPv71NVtt  
zMKL: Um"  
    “什麼﹖”造天筆不解的看著他。 ~'3% Qr  
=S,<yQJ  
    “鳳凰筆﹗你既然不答應插手﹐我只有自己來﹗”紅雲心痛道。 U4gwxK  
A3_9MO   
    造天筆沒有立刻答話﹐也沒有取出鳳凰筆﹐只是輕輕把紅雲拉著﹐重新坐下。 U&R$(k0zS  
2e"}5b5  
    “金鴒﹐你知道萬事都有天意嗎﹖你知道逆天而行的後果嗎﹖不但不能成功﹐而且還會加倍報應到自己頭上。何況你孤身一人﹐要如何行動﹐如何成事﹖” W=?87PkJu  
w.f [)  
    面對造天筆的頻頻拒絕﹐紅雲的眉頭越蹙越緊。手心裡已經積滿冷汗﹐心在不停顫抖。事情已至燃眉之急﹐他必須馬上趕回太虛﹐向三世九龍和諸位前輩求助。 '_)t R;s  
;"Y6&YP<  
    造天筆不了解紅雲內心的激烈﹐仍以冷靜而輕柔的語調﹐慢慢向他分析著。 ,)1e+EnV&  
fsd>4t:" \  
    “金鴒﹐龍族自興盛以來﹐已曆三千年。這三千年來﹐征戰無數﹐擴張無數﹐創下整個銀河都震驚的豐功偉績。可是月盈則虛﹐水滿則溢﹐有盛必有衰﹐有起必有落﹐如今龍族天年將過﹐你我要做的﹐是順應天時﹐而非強行以一人之力逆天﹐而自取滅亡啊﹗” $}$@)!-  
"+&<Qd2  
    聞言﹐紅雲眼睫微斂﹐眼神卻更為深邃。緩緩起伏的胸膛﹐深藏內心的激動﹐已為他暗下決定。 mQd?Tyvn  
j`B{w   
    “回去吧。你出學府已久﹐不怕造雲府尊責備嗎﹖”造天筆見紅雲不再答話﹐也收了話頭﹐輕輕推著紅雲﹐催促他離開。 -cgukl4Va  
&u-Bu;G.e  
    看著造天筆恬淡卻冷漠的面容﹐紅雲面露失望之色﹐緩緩起身。 5ov%(QI  
>gJWp@6V  
    “打擾甚久﹐紅雲告辭。” z7C1&bGe  
)v~]lk,o  
    眼見一襲落寞紅色身影離去﹐造天筆長嘆一聲。 ?sYjFiE  
s`RJl V  
    “紅雲……每人皆各負天命﹐你或許將自由飄游天宇﹐而造天筆﹐終將枯守硯臺一生啊﹗” u#~! %~  
k#xpY!'7  
~~~~~~~~~~~~~              ~~~~~~~~~~~~~~~          ~~~~~~~~~~~~~~ sA}R!  
sjm79/  
    當夜﹐紅雲並未返回長生學府。 H%]ch6C  
R:N-y."La.  
    “你不許去﹗”造雲麒麟斬釘截鐵﹐拒絕了藍霞打算出學府找尋紅雲的要求。 -::%9D}P|  
K8Zk{on  
    “紅雲會有危險﹗師尊﹐你不是最疼愛他嗎﹖”藍霞苦苦哀求著﹐只差跪地磕頭了。 /&7Yi_]r  
g/p }r.  
    沉吟半晌﹐府尊道﹕“三天以後﹐再不見他回來﹐我會親自去找尋。你絕對不可出門﹐聽見了﹖” .Er/t"Qs;  
;!?K.,N:N  
    藍霞一咬牙﹐轉身跑了出去﹐沖近自己的房間﹐把門甩上。 M7,MxwZ0k  
uszSFe]E  
    向來精準的測算出了異常荒唐的結果﹐使遇事冷靜的藍霞一時不知所措。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反復測算﹐眼前出現的﹐都是一片燦爛得令他難以睜眼的光色。 +_P 2S  
QaR.8/xV  
    “那到底是什麼﹐紅雲你在哪裡啊﹖”藍霞滿頭冷汗﹐雙手握拳﹐一次次失望之後﹐他重重喘氣﹐疲憊地癱坐在地上。 8[;oUVb5  
-^v}T/Kl#  
    “三天… … ” 藍霞雖然疲憊不堪﹐但腦中卻不停思考著。師尊一定也了解到紅雲可能的下落﹐卻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前往﹐否則他怎肯等到三天以後﹐才同意出發找尋呢﹖“若是天宇之中﹐沒有理由不能去… …啊﹗我明白了﹗” zD<9A6AB  
!`o:+Gg@  
~~~~~~~~~~~~~              ~~~~~~~~~~~~~~~          ~~~~~~~~~~~~~~ {LHe 6#  
u V7Hsg9l  
    是夜﹐紅雲乘光球直奔太虛。接近目的地的時候﹐光球停下了。 rJp6d :M  
%PbqASm  
    看著眼前景象﹐紅雲腦中一片空白。就在發愣的一瞬間﹐一個白色光球已經朝他直沖過來。紅雲一驚﹐立刻回神﹐加速向某個方向而去﹐漸漸甩掉了跟蹤的白色光球。 G6{A[O[  
Ws)X5C=A  
    來到太虛最隱密的神龍殿﹐紅雲散去光球﹐直接進入早已無人的殿堂。一路上﹐他強迫自己冷靜﹐因為受功體影響﹐測算的準度大幅偏差﹐短短幾日﹐不但五行游氣被盜﹐外星系也已經橫掃龍族基地﹐造成難以估算的重大傷亡。 +Q31K7Gr  
J5_Y\@  
    所幸神龍密殿的寶物沒幾個人知曉﹐不然…… n5*7~K "C  
j9'XZq}  
    紅雲運動元功﹐由密殿深層取出一物﹐打算將之帶走。可是那物體光華萬丈﹐熾熱灼燙﹐漂浮空中卻難以接觸。龍族危機迫在眉睫﹐紅雲焦急萬分﹐心一橫﹐再次運起全身之力﹐將此物收入體內﹐慢慢和自身融為一體。 f*{;\n (.t  
DAHf&/J K  
    劇烈的疼痛感蔓延全身﹐每個角落好像被火灼燒一樣。紅雲強忍暈眩的感覺﹐在密殿中繼續前行﹐因為尚有另外一物﹐絕不能落入外人之手……然而體內的變化越來越劇烈﹐呼吸也越來越困難﹐在紅雲勉強來到一處﹐打開內壁卻發現其中空空如也時﹐終於堅持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L]N2r MM  
8p{  
~~~~~~~~~~~~~              ~~~~~~~~~~~~~~~          ~~~~~~~~~~~~~~ _x 6E_i-(  
:b*`hWnQ  
    一昏迷就是三天﹐當紅雲悠然醒來﹐天宇的三尊﹐也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數。 L^1q/4${  
NP'Ke:  
    拖著虛弱無比的身體勉強返回天宇﹐紅雲再也無法多行走一步﹐西嶽山峰腳下﹐他猛然咳血﹐跌倒在地。 rq["O/2  
myOX:K*  
    “造天筆……”我終於明白你為何要阻止我了…… %C0O?q  
b.q"s6u  
    因為鬆懈已久﹐疏于防範﹐竟在龍族大事上測算錯誤﹐錯過時間﹐導致如此慘痛後果…… zB" `i  
zN/~a)  
    太虛龍族九支﹐頃刻滅絕九成以上。龍之尊因為和黑暗冥尊﹑魔蛇至尊對決﹐一起墜入黑洞﹐三尊勢力竟一夜煙消雲散。紅雲悲慟萬分﹐腦中急切思考對策﹐希望尋獲一線生機﹐延續九龍血脈。 #UCQiQfP  
oV>AFs6  
    因為一時間行走不得﹐紅雲也放棄繼續前進的打算﹐專心擬定可能的計策。正當他苦苦蹙眉時﹐面前來了一位頭頂珠冠﹐身著粉色繡袍﹐面如皎月﹑氣宇不凡的人物﹐打斷了他的冥想。 Ej09RO"pB  
I{e^,oc  
    “這位公子﹐來到西嶽梵天宮可是有事﹖” {JCz^0DV  
:*:fu n  
    紅雲連忙行禮﹕“有勞動問﹐在下只是路過﹐馬上就離開﹗如果誤入了禁地﹐還望原諒。” ~Z6p3# !o  
$1zeY6O  
    那人微微一笑﹐上前攙起紅雲的手臂﹕“你受傷不淺﹐不嫌棄的話﹐隨我入內療治一番吧。” MI'l4<>u  
p6Dv;@)Yn  
    紅雲隨著他的手勁勉強起身﹐卻立刻感到全身使不上力﹐往前一倒﹐落在那人懷中。 tW"ptU^9)  
9^#gVTGXv  
    “啊﹗劣者失禮了﹗”紅雲驚慌要起身﹐那人卻按住他﹐諒解一笑。 >"g<-!p@  
ak8^/1*@  
    “無妨。在下西嶽之主香九齡﹐不知閣下是﹖” {-N90Oe  
G4%M$LJ h  
    “紅雲。” 微微喘息著﹐紅雲道﹕“我不要緊﹐可否借筆紙一用﹐劣者有要緊消息告知家人啊﹗” 1 lCikS^c  
m4U+,|Fa  
    “等回去宮中﹐為你療治完畢再說吧﹗”香九齡見紅雲一副搖搖欲墜的虛弱樣子﹐心內大不忍﹐不禁拒絕他的要求﹐半拖半抱地將紅雲帶了回去。 7h9[-d6  
ZQ'  z  
~~~~~~~~~~~~~              ~~~~~~~~~~~~~~~          ~~~~~~~~~~~~~~ 0!,gT H>  
fMEv85@JL  
    “師尊﹗已經是第三天了﹐讓徒兒去找尋師弟紅雲吧﹗求您了﹗” k.xv+^b9Q  
ca3BJWY}J  
    看著藍霞眼睛下淡淡黑影﹐造雲麒麟仍是狠下心來拒絕。 yX.5Y|A<  
? Ga2K  
    “為師已經說過了﹐你不許出學府﹗找尋紅雲之事﹐我已經拜託外面的數名好友代為關注﹐有消息的話﹐他們一定會來告知我的。” 造雲麒麟拍拍藍霞的肩膀﹕“你師弟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uj9tr`Zh  
p/WH#4Xdr  
    “可是師尊不是說會親自出去尋找紅雲﹖”藍霞仍不放棄﹐繼續追問著。 LF)a"Sh  
C:GHP$/}  
    “我前腳出門﹐你一定後腳溜出去。別以為為師不知道你每次的小動作﹗” K1/gJ9+(\  
,C,e/>+My  
    苦求不成﹐藍霞焦急萬分﹐卻不得不無奈退下。當天幾次試圖偷偷逃出去﹐都被府尊發現斥責回來﹐他有點泄氣。 gLSG:7m@  
Z++Z@J"  
    夜深了﹐望著懸垂天際的明月﹐藍霞頭疼無比﹐卻難以入睡。這次的測算仍是沒有結果﹐似乎是來自西方的結界﹐或者有人故意的阻隔…… @S"pJeP/f  
4 ^~zN"6]  
    梵天宮內﹐香九齡不遺余力將真氣灌注在紅雲體內﹐可是一陣陣強大氣流的回流﹐如拍岸浪濤﹐再再將他的真氣攔回。半個時辰之後﹐徒勞無功的香九齡沮喪地停下動作。 7|M$W(P  
CziaxJ  
    紅雲其實從方才開始﹐就一直經歷著兩股相斥的力量在體內的衝擊﹐劇烈的疼痛幾次席卷意識﹐卻在他更堅強的意志下被強行壓下。知道對方好心救人﹐紅雲並沒不悅﹐反而虛弱笑著開解。 a}qse5Fr  
[zTYiNa  
    “香九齡﹐不用麻煩了。紅雲只要休養幾日﹐讓體內真氣平復就無事了。先讓我遞封書信吧。” D PS1GO*  
Hdbnb[e  
    看著面前百折不撓的人﹐香九齡按下心中陌生的感覺和衝動﹐慢慢點頭﹐起身親自拿來文房四寶﹐放在紅雲面前﹐然後走出房間。 3pTS@  
g t^]32$  
    “紅雲﹐寫好了就喊我一聲﹐我派人給你送出去。”  @6YBK+"  
' MS!ss=r  
    “多謝您了﹗”紅雲對他體貼的君子風范感激不已﹐忍著體內氣血逆流的痛苦﹐寫下簡短幾句﹐剛在信封上寫上名字﹐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人就這麼倒了下去。 AJ?}Hel[0  
5}MlZp  
    “紅雲﹗”香九齡聽見屋內的動靜﹐連忙沖了進來﹐卻發現紅雲倒在地上﹐身邊的信箋上血跡班班…… }]g95xT  
: >wQwf  
    拾起信封﹐上面四個字令他一驚﹕ cbu nq"  
`mKlv~$1^  
    蟠日龍妃。 mzV"G>,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四章 8!uL-_Bn  
z{`6#  
    經過半個月的調養,紅雲勉強能夠下地行走。心懮龍族的他﹐不久便提出告辭的請求。 ?@lx  
o%Uu.P  
    “不多住幾日嗎﹖”梵天宮之主苦苦挽留著。 O$"bd~X  
D%;wVnU w  
    除了“紅雲” 這個名字﹐香九齡不知道其他任何關於他的事情﹕來歷﹐年齡﹐因何遭劫﹐欲往何方……他不是不想知道﹐但是既然對方不說﹐他就不問。 sP6 ):h  
1Nl&4YLO  
    唯一有線索供他猜測的﹐就是那封指名給蟠日龍妃的書信。三尊俱敗的當下﹐這份拼著命也要傳遞的消息﹐必然有關龍族的存亡大計。換言之﹐紅雲與龍族關係非淺。 b(|%Gbg@c  
pcRF: ~TE  
    江湖詭譎﹐人心難測。香九齡心下瞭然﹐雖不願強人所難﹐但他仍然為某種特殊情愫困擾﹐無限渴望得知關於紅雲的一切。 ?#BZ `H  
nszpG1U:  
    為了替他保密﹐香九齡紆尊降貴﹐親自出西嶽﹐為紅雲送信。龍族敵人甚多﹐替龍族之人傳遞消息﹐不能不慎。 }>{ L#JW  
dysX  
    看見香九齡無限不捨的表情﹐紅雲心內亦是不安。雖然過去只是聞名而不曾見面﹐大名鼎鼎的天宇第一執法官數理命皇﹐位居天宇上層機關的五皇之一﹐每日不知要打理多少公務﹐卻如此無微不至照看受傷的他。香九齡為人正派﹐頭腦靈活機智﹐處理事情滴水不漏﹐對他更是體貼入微﹐紅雲感激之外﹐對他更是有著難以割捨的感情。 <TLGfA1bC  
Avs7(-L+s  
    “多謝數日的照顧﹐但紅雲尚有要事﹐不能再拖了。來日若有機會﹐必當登門拜謝﹗”紅雲誠心道謝著。 } g3HoFC  
?jNF6z*M6  
    香九齡突然上前﹐抓住紅雲雙手﹕“紅雲﹐我……” i!SW?\  
9Qt)m fqM  
    “嗯﹖”紅雲雖是吃了一驚﹐卻沒立刻掙開﹐明澈大眼直視對方。 hF7V !*5  
UM4 @H1  
    “唉……失禮了……”香九齡望進他的眼眸﹐剎那間感到尷尬﹐心內萌起的情感也驟然降溫。慢慢松開了手。“只是一時失態﹐情難自禁……” :u >W&D  
`d}W;&c  
    垂下眼睫﹐瞭然的紅雲掩去眼中輕輕笑意﹐再次作揖﹕“無妨﹐那麼紅雲就此告辭了。” o{{:|%m3Q  
< -Hs<T|tW  
    失神地看著紅色人影漸行漸遠﹐香九齡久久不能自已激蕩情緒﹐緩緩閉上了雙眼。 LKR==;qn  
wUZQB1$F  
    “紅雲啊……” ,_.@l+BM.  
%rM-"6Q  
~~~~~~~~~~~~~              ~~~~~~~~~~~~~~~          ~~~~~~~~~~~~~~ @9_nwf~X4  
?G4iOiyt  
    步下西嶽﹐體力不足的紅雲緩步前行。不能運動元功﹐只好一點點走回學府。比當時師尊規定的返回時間晚了半個多月﹐不知道回去之後會如何﹖老師也許已經明白一切﹐那也該是自己離開長生學府的時候了吧。畢竟﹐天宇殘存龍族命運未卜﹐自己也實在放不下心…… Wk/fB0  
'v'` F*6  
    只是……真的能就這麼毫無牽掛離開嗎﹖師尊會不會阻攔﹖還有……紅雲低頭走著﹐完全沒注意到前方迎面而來的人影…… PU^[HC*K  
/Y;+PAy  
    “紅雲﹗”靛藍色澤在面前一晃﹐紅雲的雙肩被緊緊握住。 b:fxkQm  
W$z#ssr  
    “師兄……”紅雲不用多看﹐就知道是師兄﹔多日來的疲憊﹑悲傷和無奈瞬間奔涌而出﹐眼眶一濕﹐滲出淚來。 *oEv,I_  
yD"]{  
    藍霞見紅雲這般模樣﹐不禁緊蹙眉頭﹐焦急的雙眼上下打量著紅雲。紅雲感覺到師兄的緊張﹐忍住撲進他懷中的衝動﹐勉強安慰道﹕“我沒事。” H{j~ihq7  
?JuX~{{. L  
    緊緊盯著紅雲半晌﹐藍霞突然將他用力一擁﹐摟進懷裡。 (y=dR1p  
}x:\69$  
“幸好找到你了﹗原來此地的結界這麼強﹐看來我要加強功力﹐突破測算的界限﹗”藍霞難掩語氣中的激動和不安﹐“紅雲﹐我們回家吧﹗” 8_"3Yb`f  
hf_R\C(c  
紅雲聽聞此言﹐手心慢慢冰冷起來﹐身體也殭硬了一下。早先因為自己測算失誤﹐造成無法挽回的巨大遺憾﹐此刻見到師兄如此精準的測算功夫﹐卻仍然有所不滿﹐不禁滿心洋溢著難以形容的滋味。 pGY [f@_x-  
#C"7 l6'a  
“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我會算到一片耀眼光華﹖”藍霞扶著師弟﹐完全沒注意到他漸變的難看臉色﹐開口問道。 T1lXYhAWS  
o{9?:*?7  
紅雲心裡涌上一股酸楚。自己不知道比藍霞多了多少年的修為﹐卻在許多方面都不及他。紅雲不是量小嫉妒之人﹐但在連續挫折的當前﹐不免失意沮喪﹐懷疑起自己的能力起來。 ?D1x;i9<  
>:.w7LQy/  
“你說龍族基地在太虛﹐難道……你上太虛去了﹖遇到什麼事情了﹖你到底哪裡受傷了﹖”藍霞見紅雲愁苦萬分的表情﹐緊張得連連追問。 !aQIh  
.>k=A|3G  
“你不是很能測算嗎﹗還問我做什麼﹖”紅雲突然一把推開藍霞﹐失控大吼起來。 N1YgYL  
_TZW|Dh-2F  
藍霞不妨﹐連著倒退了幾步﹐愕然望著滿眼淚光的紅雲。 "I5uDFZR&  
d>YmKTk"  
“回去吧。師尊很擔心你……”壓下心中擔心和半個月來的懮悶之火﹐藍霞好聲好氣﹐上前去拉紅雲。 &\&'L|0F  
NV&;e[z  
“紅雲自己會走﹗”一甩手﹐紅雲憤然大步前行﹐卻感到一陣氣悶﹐腳下一個踉蹌﹐倒在地上。 9Tqn zD  
j'k8^*M6  
藍霞見狀﹐也忍不住吼了起來﹕“你到底是在鬧什麼﹖回去師尊問起什麼原因﹐你也這麼回他嗎﹗” w|&,I4["  
_mw13jcN]  
問言﹐紅雲止住激動﹐倏地平靜下來。 La\Q'0  
Mx^y>\X)v  
現在天宇的龍族之人﹐不知下落為何﹖是否有機會能夠將他們聚集起來﹐避免族運衰微的此刻﹐一一被人消滅﹖思及此﹐心內懮煩陡增﹔抑住心痛﹐紅雲望向藍霞﹐輕輕說道﹕ j?=VtVP  
6e,Apj 0  
“是啊﹐不如到此為止吧……” grGhN q  
0o;k?4aP.c  
“什麼意思﹖”藍霞警覺地看著半癱在地上的紅雲。 P`}$-#DF  
S2Zx &D/_  
“藍霞師兄﹐紅雲心系倒懸之急﹐恐怕學府生涯﹐到此告一段落了。請轉告師尊﹐弟子不肖﹐教導之恩﹐容後再報……”說著﹐慢慢轉過頭去﹐嘴角雖然在笑﹐眼淚已經掉了下來。 +<gg  
-_s%8l^  
內心雖然震驚﹐但竭力壓抑住幾乎失控的情緒。譏諷地笑了兩聲﹐藍霞道﹕“那我當年救你的恩德﹐你什麼時候報答﹖想就這樣這麼一走了之﹐做夢﹗” MO[c0n%  
et@">D%;]  
說著﹐藍霞向前一步﹐強行將紅雲從地上拉起來﹐“跟我回去﹗” mRwXN*Izw  
s5Pq$<  
“放開我﹗”紅雲拼命掙扎﹐但此刻體力虛弱的他哪敵得過師兄的鉗制﹐片刻就氣喘吁吁﹐臉上紅潮浮現﹐汗珠點點。 Z#CxQ D%\  
@o`sf-8x  
手臂被握得生疼﹐耳邊傳來冷森森的話語﹕“你想被我打昏了回去還是自己走回去﹖” :eSc;  
R_maNfS]Z  
無奈地閉上雙眼﹐紅雲停下抗掙﹐伏在藍霞肩頭﹐一任淚水浸透師兄的衣袍。 1d`cTaQ-  
kl| g  
~~~~~~~~~~~~~              ~~~~~~~~~~~~~~~          ~~~~~~~~~~~~~~ F@g17aa  
$6W3EOl  
“藍霞受封卜萬年。” ,cLH*@  
QQ*gFP.Ao  
紅雲回到學府﹐將養了數十天﹐從旁人口中得知了這半個月中學府發生的大事。受師尊親自封號﹐是學府的最高榮耀﹐說明弟子各方面都受到老師的讚賞認可﹐隨時可以出師了。 HHZ`%  
%z30=?VL  
想起自己對龍劫的失誤測算﹐再想到重回學府這些日子來﹐師兄對此閉口不提﹐全心照顧他的情形﹐不禁心內一陣煩躁。從床上坐起﹐披上外衣﹐就要出房門。  "";=DH  
? 'Cb-C_  
造雲麒麟剛好來看望他﹐遠遠地在走廊上看到紅雲﹐連忙道﹕“雲兒﹐外面風大﹐快進去﹗” Bu&So|@TL  
{JXf*IJ  
紅雲跨出門檻看見師尊﹐萬般情緒涌上心頭﹐扑通跪倒。 nZ~kZ |VS  
J l\'V  
“師尊﹗弟子……何時才能出師﹖” CdZnD#F2  
>A<Df  
造雲府尊吃了一驚。他慎思著紅雲的問話﹐不明白向來冷靜溫和的他為何在此事上如此急躁。前前後後想了一會兒﹐開口反道﹕ L,#^&9bHa#  
lBS"3s384  
“雲兒是為你師兄受封號一事不平麼﹖” OH>r[,z0  
;3mL^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入門以來﹐勤攻苦讀﹐晝夜不敢鬆懈﹐師尊所教導的﹐雖然不敢說十成領悟﹐也有九成通徹。如今弟子……實有要事﹐恐怕不能常伴師尊左右﹐還望師尊賜號﹐讓弟子出師吧﹗” -=5EbNPwG  
xF&6e&nv  
造雲麒麟未及開口﹐身側一個譏諷聲音響起。 nMkOUW:T!  
WX LK89ev\  
“紅雲﹐你差遠了﹐還不配被賜號的資格啊﹗” HV8I nodi  
{ E^U6@  
“藍霞你……”紅雲突遭諷刺﹐怒火上揚﹐起身憤怒看著師兄。 3+ e4e  
$_wo6/J5+D  
“師尊﹐徒兒說錯了嗎﹖如果師弟也有徒兒的能耐﹐為何自他回府﹐您都一直沒開口呢﹖”藍霞得意看著紅雲﹐手中不知哪來的藍白雙色羽毛扇輕掀﹐意態竟是自滿十足的模樣﹐讓紅雲險些背過氣去。 >d#3|;RY  
2R\+}  
“霞兒不要說了﹗”造雲麒麟輕斥藍霞﹐轉頭看見紅雲面色唰白﹐連忙撫慰道﹕ <Kg2$lu(_`  
>}CEN  
“雲兒﹐不是你不夠資格﹐而是你天命未到﹐為師約束於某個承諾﹐不能在此刻為你封號﹐讓你出師。你要稍安勿躁﹐日後自然有賜號於你的人。” X6'H`E[  
5 5^tfu   
見紅雲繼續默然無語﹐藍霞不耐煩道﹕“紅雲﹐你是要讓師尊就這麼站著等你回答嗎﹖” w\Iqzpikr  
ndqckT@93  
“啊﹗弟子不敢……請老師入房再說吧。” 忍耐著心中委屈﹐紅雲回身欲為造雲麒麟打起竹帘。 7H4L-J3  
Nfg{,/ O  
造雲麒麟冷冷看了得意的藍霞一眼﹐朝紅雲擺擺手。 o OQ'*7_  
B@"J]S  
“不必了﹐為師只是來看看雲兒﹐身體復原得如何了。” 嘆了一口氣﹐他繼續道﹕“雲兒﹐你若不開心繼續和你師兄在一起住﹐就叫他搬出去吧。” bf1)M>g,O  
lirNYJ]tO  
望著師尊頭也不回地離去﹐面色逐漸陰沉下來的藍霞﹐和滿心疲憊的紅雲﹐誰也沒理誰﹐一前一後近了房間。半晌﹐紅雲開口了。 x7H A722w  
0 k9<&  
“沒有賜號﹐我也必須離開。” f\ 'T_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五章 D/:3R ZF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六章 ri=+(NKo-  
"+h/-2rA  
    洗漱完畢﹐一直到深夜﹐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紅雲因為傷痛﹐不敢坐下﹐藍霞則因為心亂無比不時踱步﹐所以映在窗戶上的人影顯得紛亂﹐也再次引起造雲府尊的懷疑。 I$j|Rq  
e=>% ^F  
    叩門聲起﹐紅雲連忙將師尊迎進來。府尊看到兩人互相不搭理﹐卻又不像是吵架的樣子﹐便開口問道﹕“你們今天究竟發生何事﹖雲兒﹐你來說。” D^?_"wjW  
-oh7d$~  
    “我……是紅雲不對……”極力壓制狂跳的心臟﹐紅雲聲音略微顫抖﹐頭腦飛速運轉﹐想趕緊找出合理解釋。 UA(;fZ@  
bE I!Ja  
    “雲兒﹐坐下回話。” 造雲麒麟見兩人面色有異﹐不禁更加懷疑。“來﹐坐這邊。” U^?= 0+  
9)lZyE}   
    “這……”紅雲本來想說“弟子不敢” 之類的話搪塞過去﹐可是看到老師眼中嚴肅的堅決表情﹐只好來到下首﹐輕輕坐在凳子邊緣。 zP nC=h|g  
kUbnVF5'  
    刺骨疼痛頓時迅速沿脊椎上延﹐紅雲雖然極力克制面色如常﹐還是在鼻尖滲出了少許汗珠。 XwPx9+b6j  
9@y3IiZ"}  
    造雲麒麟卻不看紅雲﹐眼神轉向一旁的藍霞。自看到紅雲忍痛坐下﹐藍霞就眼睛圓睜﹐牙關緊咬﹐緊張得似乎他才是受苦之人。 '5rU e\k  
,8##OB(  
    “藍霞﹗”造雲麒麟見此情形﹐突然起身﹐厲喝一聲。 sfI N)jh  
fj+O'X  
    “師尊息怒﹗”卻是紅雲搶先一步﹐在府尊面前雙膝落地。“是紅雲的不是﹐不該無視師尊和師兄苦苦勸導﹐一意孤行要出學府﹐才導致師兄弟不和……請師尊降罪﹗” 88o:NJ}_  
(("OYj  
    一時間﹐造雲麒麟心中如翻江倒海。兩人之間眼光流轉﹐分明暗藏曖昧。看著仍然跪在地上的紅雲﹐衣領內隱約紅斑﹐更是讓他又驚又怒。 ?\ Q0kr.T%  
O-!,Jm   
    看見府尊壓抑怒氣的樣子﹐雲霞兩人皆惴惴不安。藍霞心知闖了大禍﹐一旦師尊發難﹐後果不堪設想。紅雲則拼命祈禱﹐希望老師不知道今日駭人的變數。 q-IWRb0j%a  
lRND  
    “藍霞﹐你今天就搬出去﹐回去你原來的住處。” 半晌﹐造雲麒麟放平聲音命令著﹐然後拂袖而去﹐甚至沒叫紅雲起來。  Zi4d]  
*Hunp Y  
    藍霞未等府尊踏出門檻﹐就快步來到他原來站著的地方﹐看了紅雲一眼﹐立刻面色大變。 M[s\E4l:t  
1JeJxzv>C  
    紅雲緩緩從地上起來﹐不知所措地調開視線﹐輕聲說﹕“對不起。” 3dm'xe tM  
w~N-W8xNR  
    一言不發﹐藍霞開始收拾東西﹐當他拎著一堆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紅雲拉住了他。 k?j Fh6%  
j04/[V)  
    “師兄……”紅雲暗想﹐事情也許還有解釋的余地…… j-32S!  
@a(oB.i  
    “放手。” 冷冷一句話﹐隔斷兩人之間最後的牽連。 j@v-|  
YoAg  
    從那天起﹐藍霞再沒踏進這個院落一步﹐再也不和紅雲講一句話。 qjLo&2)  
w1i?# !|  
~~~~~~~~~~~~~              ~~~~~~~~~~~~~~~          ~~~~~~~~~~~~~~ ps+:</;Z  
     [`nY2[A$  
    時光如白馬過隙﹐日月輪轉不計年。好似變了個人似的藍霞﹐即使已經得到封號﹐也不曾停止繼續進修的步伐。長生學府藏書如海﹐資料無數﹐每日除了練習或者自創武功﹐藍霞就在書閣之內盡力潛修。看到師兄如此刻苦上進﹐紅雲也被激起好勝心﹐從各方面不斷充實著自己。造雲麒麟如願看到最愛的兩大弟子再次並肩進步﹐也心懷欣然﹐認為當年的荒唐不過是兩人年少輕狂。唯一的可惜﹐是他們之間和氣的景象再不復見﹐文采武功的爭鋒之外﹐偶有相遇﹐皆比陌生人更冷漠。造雲麒麟雖然遺憾﹐卻也不好多說什麼。 F$yeF^\g  
q%S8\bt  
    武道依然風雲變幻﹐紅雲再也不提涉足江湖。只是偶爾懇求師尊﹐讓他回太陽的故鄉﹐探視妻子夢雨涵。 I?M@5u  
J"&y |; G  
    也曾經順道轉去詩海﹐卻再也不見造天筆的身影。清冷的早春空氣微微透著涼意﹐漫步詩海岸邊﹐紅雲不禁又回想到初入學府那日。 N^J*!]|  
&t6Tcy  
    同樣的季節﹐截然不同的心境。早年平和已如昨日黃鶴﹐這些年來﹐兩人之間一次次故意的爭執﹐使得學府中流言四起﹐雲霞之爭成為學子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P]GPEz_  
@vAFfYU9<.  
    只有心中難言的苦澀﹐婉轉心中流瀉。師兄﹐我一點都不想和你爭﹐可是你為何偏偏要如此﹖難道當初我有半點對不起你﹖ 7\%$>< K  
}n[Bq#  
    紅雲自己也是男人﹐了解男人慾望來時的洶湧可怕。藍霞自記事起就沒出過學府﹐紅雲自然認為那日突然之舉是來自他青春期的一時衝動。雖然包容﹐但是也非常痛心﹐為什麼非要如此極端﹖難道真的不能恢復到當初的友愛時光中嗎﹖ WG%2<Q^  
sX'nn   
    苦笑不已﹐紅雲回思自己一生孤寂﹐就算是愛妻﹐也不曾有幾天好好相聚的日子。闖蕩江湖的人﹐本來就沒資格體認家的意義﹐可是自從進入學府﹐使他第一次感覺到安心溫暖。自己實在不願失去師尊的慈愛溫和﹐以及和師兄之間這份難得的友情。一次次試探和好的努力失敗﹐他終於放棄﹐無奈承受著和師兄之間寒冰般的關係。 b:Dg}  
?Aw3lH#:  
    藍霞終日不出學府﹐可是也通過身邊的議論積極探取武道當前訊息。師弟失望低落的情緒他一清二楚﹐但比起失去紅雲的痛楚﹐他寧可親手推開自己的心意。不是不想和紅雲一同遨遊江湖﹐而是生怕從此再也見不得面。 kqf8=y  
SRWg[H  
    “紅雲……就算不能像以前那樣﹐每天看看你也好……”雖然極度思念﹐藍霞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不動聲色﹐一直默默隱忍下去。 -u~eZ?(!Ye  
+c?ie4   
    師弟每次出門﹐他都看在眼內。時近黃昏﹐還不見師弟返回﹐藍霞心底掠過一絲沉悶和煩躁﹐正想起身出門走走﹐卻聽得前院有人大聲說道﹕“真佛來拜訪府尊了﹖真的嗎﹖” EfKntrom[  
all*P #[X  
    臉色一凝﹐藍霞無聲來到門口﹐仔細傾聽。 qZbHMTnT6  
g;G5 r&T  
    “我們長生學府隱世多年﹐還是難掩鋒芒﹗你看﹐天宇之主親自來訪﹐一定是有大事﹗” ]!aUT&  
P` ]ps?l  
    “說不定是來挑選人才﹗” =|V" #3$f  
OjATSmZ@@  
    聽著這些議論﹐藍霞不屑地冷笑一聲﹐大踏步穿過庭院﹐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步向大廳。 @C_ =*  
:8]6#c6`74  
    “大師兄你不能進去…… ” 門口的小弟子囁嚅著﹐看到藍霞冷凝眼神之時自動閉嘴。 L[. <o{  
o9+Q{|r  
    “長生學府名揚天下﹐雲霞並稱傲世雙璧﹐吾家可有幸一見麼﹖” aAcKwCGq\  
Z= ik{/  
    “這…… ” 造雲麒麟猶豫聲音傳出。“雲兒今日出府探望妻子﹐尚未回來﹐霞兒他…… ” K~@`o-Z[  
@_Sp3nWdu  
    本想直接走入的藍霞﹐聞言如遭雷擊。紅雲有家室﹖怎麼從來不曾聽他說過﹖他知道紅雲在遙遠的太虛﹐有九龍族的親人﹐而且是多年沒有來往的遠親﹔可是從來沒聽他提起過有妻子啊﹗ !NA`g7'  
uO"8aD`W  
    “天宇如今時局動蕩難測﹐吾家又將閉關潛修四德聖珠﹐天宇如今急需有人掌舵﹐還望府尊捨小親而就大義﹐勿因一己之私﹐罔顧萬千生靈啊﹗” BS.=  
?(Bl~?zD  
    “真佛所言極是。老夫兩名弟子皆文采出眾﹐武功不凡﹐只是藍霞心高氣傲﹐性格倔強﹐不善與人相處。還是二弟子紅雲胸懷寬廣﹐氣度恢宏﹐個性溫和圓融﹐是治世的不貳人選。真佛以為呢﹖” !Bj^i cR  
3?^NN|xg  
    “阿彌陀佛﹐府尊慧眼識英才﹐吾家豈有反對之理。不知紅雲何時返回呢﹖” `oXg<tivU  
Hz?,#>{  
    “今日日落之前﹐雲兒必會回來。真佛如著急一見﹐待他回來﹐老夫再叫他親自去拜見真佛如何﹖”造雲麒麟微笑起身。 8]]@S"ZM,\  
6sy,A~e  
    “阿彌陀佛﹐有緣自當相會﹐吾家不急於一時。吾家先告辭了﹐府尊請留步。” ' &N20w  
Ql8^]gbp+  
    藍霞猶在發愣﹐門一開﹐真佛和造雲麒麟看見他﹐都吃了一驚。未及開口﹐藍霞抬頭譏諷一笑﹐狠狠瞪向真佛﹐連聲招呼也不打﹐轉頭離去。 )Y[/!  
:`5;nl63  
~~~~~~~~~~~~~              ~~~~~~~~~~~~~~~          ~~~~~~~~~~~~~~ %I}'Vb{C  
#[(gIOrNn8  
    重新踏入那個熟悉萬分卻久違的院落﹐藍霞坐在對窗的書桌前﹐目光落在一冊紅色無名書冊上﹐卻是眼珠呆滯。 kQ[Jo%YT?E  
==`Pb  
    “夢入巫山﹐雲騰致雨……” #G~wE*VR$  
X TM$a9)  
    輕輕吟著夢幻般的字句﹐藍霞再也看不下去﹐放好紅雲的筆記﹐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B!iFmkCy  
9C=~1>S  
    滿眼似乎都是紅雲溫柔的影子﹐好像漫天柔雲包圍著他﹐可是卻一直看不清他在哪裡。 I1i:}g/  
xD^wTtT  
    多變的雲彩﹐可以幻化無數形狀。你可以把他想象成任何物體﹐但那只是你自己心中的願望。當你回過神來﹐他早已變化無形。 pU@YiwP"]x  
 +Lhe,  
    “霞兒﹐你來。” 造雲麒麟的呼喚﹐驚醒在沉思中的藍霞。面無表情地﹐他一步一挪﹐跟著師尊進了大廳。 ydyG}XI7V  
4UVW#Rw{  
    “你師弟紅雲要出師了。” 造雲麒麟盯著藍霞﹐看他是什麼反應。 C$_G'XI  
0<3E  
    “弟子都聽到了。” 藍霞平板回答道﹐“為什麼不是我﹖” !G[f[u4Zg  
yZ|+VXO  
    “霞兒﹐你再說一遍。” 造雲麒麟嚴肅地盯著他﹐仿彿回到當年兩人同居逼問的時刻。 =-m(\ }  
6+ ?wnp-  
    “為什麼師尊的人選不是我﹖”質問不平的眼光大膽地迎上去﹐藍霞絲毫沒感覺到﹐府尊眉心深深的皺痕。 Z,SY N?@  
Nuo^+z E   
    “你想離開長生學府﹖”嚴厲的聲音顯示府尊的不悅。 }1,'rm T  
nfa_8  
    “師尊﹗我想和紅雲在一起。” 藍霞著急了﹐平日的沉穩冷漠一下如春冰迸裂﹐“請讓我出學府吧﹗” 1y~L8!: L  
X*)?LxTj  
    “除非你離開天宇﹐否則你哪裡也別想去。” 造雲麒麟怒火中燒﹐表面卻是一片冷然。“紅雲是日後天宇的領導者﹐你也聽見了﹐不是嗎﹖” 9u?Eb~#$  
eX@ v7i,}  
    “我絕對不會耽誤他的﹗”藍霞緩緩跪下﹐拉著府尊的袖子﹐“請師尊成全﹗” (H P z  
9p4%8WhJ  
    看著從來不為任何事屈膝的藍霞流露脆弱的哀求表情﹐造雲麒麟卻是更加堅決﹐冷冷地說﹕“那你問問你師弟﹐願不願意在一家三口團圓之外﹐帶你同行。” OelU D/[$  
r(]98a]o~  
    短短一句話﹐將藍霞的美夢徹底打碎。所有美好前景﹐多年來隱忍努力﹐化為泡影。松開手﹐藍霞緩緩坐倒地上。 @]E]W#xAn  
D/cg7  
    “為師明白你不可能屈居人下﹐所以你的去向﹐自己決定。” a^(2q{*  
drbe#FObX  
    看著窗外湛藍天空﹐廣闊無垠﹐藍霞突然心裡一松﹐無所謂地笑了出來。 *|^,DGfQ6  
rykj2/O  
    是誰﹖笑得這麼瘋狂﹖誰會在大廳裡這麼放肆﹖藍霞不明白﹐怎麼臉上濕漉漉的﹐難不成下雨下到屋裡來了﹖ 6-tiRk~  
hcQSB00D^  
    為什麼這個世上﹐就沒有人真心對他嗎﹖就這麼想看他落魄出醜的樣子嗎﹖這麼看不得他幸福嗎﹖自己明明是最優秀的﹐為什麼得不到相應的待遇﹖ >T`zh^+5W  
X:U=MWc>  
    “紅雲… … ” 未及出口的哽咽﹐淡淡化開在冰冷暗夜的空氣中。 Q7L)f71i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七章 Ndo}Tk!  
F|6 nwvgq  
    天色漸暗﹐烏雲積聚﹐到了晚間﹐淅淅瀝瀝下起雨來。不知朝那個方向看了多少次﹐看著紅雲的房間燈火從亮起到滅掉﹐藍霞再也忍耐不住﹐外衣一披就沖了出去﹐直奔那個熟悉的院落。 JR] )xPI`  
ix:2Z-  
    一天的奔波﹐來往於太陽的故鄉和長生學府﹐紅雲略感疲憊﹐可是妻子懷孕的消息讓他又興奮又激動﹐翻來覆去睡不著。外面雨聲越來越大﹐突然輕輕的叩門聲﹐毫無睡意的紅雲心中一凜﹐披衣下床。 N`f!D>b:dn  
KuIkul9^%  
    “是誰﹖”一開門﹐看見藍霞就站在門外﹐頭髮濕漉漉的﹐外衣也滴著水。 [?A&xqO3  
JIVo=5c}  
    “啊﹗是師兄﹗快進來﹗”紅雲絲毫沒注意到師兄異樣的眼神﹐拉著他進屋坐下﹐取來毛巾給他擦頭髮﹐又拿走他的濕透的外衣﹐給他披上自己的斗篷。 ={\![{L  
EK^JLvyT  
    轉身倒來熱茶﹐紅雲隔著小桌遞過去一杯﹐關心地問道﹕“師兄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嗎﹖” "pOqd8>]  
AbL5 !'  
    藍霞從方才起就牢牢盯著紅雲的面容﹐似乎下一刻他就會消失不見一樣。紅雲遞茶杯過來﹐他看也沒看﹐突然傾身向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連同茶杯一起狠狠捏住— VIb;96$Or  
LFl2uV"  
    “啊﹗”滾燙茶水四濺﹐紅雲驚恐地看著師兄狂亂的眼神— ,?Ok[G!cm  
?){0-A4  
    藍霞恍若未聞﹐手上一施力﹐將紅雲拉到懷裡來﹐霸道的力勁掀翻了小桌﹐瓷器砸碎的聲音在寂靜深夜中格外刺耳。 )uANmThOz  
u.$Ym  
    “師兄……”剛來得及出聲的紅雲﹐被藍霞狂暴吻住﹐他又驚又羞﹐拼命推拒著﹐急得眼眶都滲出淚水。 ]U_5\$  
}*0,>w>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紅雲拼命猜測﹐多年前輕狂的回憶猛然映入腦海﹐他一下子為自己的想法驚呆了﹐一動也不敢動﹐任隨師兄對他緊緊地擁抱﹐似乎要將他揉進身體一般﹐隨後被解開了衣釦…… < }<#W/  
C\y[&egww  
    聽到響聲﹐府尊造雲麒麟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推開門﹐卻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 |Uc <;> l  
zB;'_[8M  
    兩人上衣半卸﹐緊緊抱在一起瘋狂親吻…… cR,'o'V/  
~o:rM/!Ba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紅雲最先回過神來﹐渙散的目光轉向端坐在旁邊的府尊﹐“啊” 的一聲﹐後退了一步﹐順勢推開了藍霞。 >/(i3)  
eVJ= .?r  
    “完事了嗎﹖還盡興吧﹖” :uOZjEZi  
c$@`P  
    冰冷的話語狠狠敲進兩人內心深處。“雲兒﹐就要做父親了﹐這樣和你師兄卿卿我我﹐不太好吧﹖” k}- "0>  
.UNF~}^H  
    紅雲腦子“嗡” 的一聲﹐只覺得滿世界都要崩潰了。慢慢跪下﹐低聲道﹕“我……我沒有……我不是……” _2NN 1/F5  
=n> iQS  
    “為師知道你是受藍霞脅迫﹐不怪你。” 紅雲戰戰兢兢地抬起頭來﹐望向師尊一如平日的和藹面容﹐卻不帶一絲笑意。 sGXp}{E9  
xylpiSJ  
    “雲兒﹐明天為師就要送你出師了﹐真佛挑選你作為天宇領袖﹐日後要端正作風﹐盡心盡力為天宇付出﹐明白嗎﹖” rdXCWK$E  
;gZwQ6)i  
    “我……師尊﹐弟子才疏學淺……”紅雲著急推辭﹐吞吞吐吐。 VI(RT-S6  
_Ngx$  
    “師尊﹐領導天宇責任重大﹐師弟未及享受天倫﹐就要擔此重擔﹐實在……”藍霞看著驚惶不安的紅雲﹐忍不住插話道。 _Syre6k  
v]B0!k&4.  
    “藍霞﹐記得以前的你﹐可不會嫉賢妒能﹐拐彎排擠他人啊﹖”造雲麒麟看著他﹐輕柔地打斷他的話語。 ,O$Z,J4VL  
`Af{H/qiI  
    “師尊﹐師兄他不是……”紅雲匆匆插嘴﹐卻在看見府尊責難眼神時倏然住口。 GwTT+  
s]$HkSH  
    “啊﹐那是為師老糊塗了﹐連自己的弟子都誤會了﹖” NYWG#4D  
(J6" ;  
    “紅雲失言﹗請師尊原諒﹗”不得不低下頭﹐紅雲心中暗暗叫苦﹐再不敢多說一句話。 Q&oC]u(="&  
}@3Ud ' Y  
    造雲麒麟冷冷看著兩人﹐半晌起身。 pYYqGv^oa  
$KoPGgC[  
    “雲兒﹐你該休息了﹐為師不打擾了。明天是你出師的日子﹐為師要讓全府弟子見證﹐紅雲是長生學府的光榮。” x, G6\QmA  
\;nD)<)J  
    紅雲仍是羞愧跪在地上﹐好像多年前那個被揭穿的時刻一樣。藍霞卻是牙關緊咬﹐狠狠望著造雲麒麟的背影。 Xg|8".B)A  
Nr> c'TH  
    “霞兒﹐”造雲麒麟突然回頭﹐朝他微微一皺眉。“怎麼﹐你還要留在這裡過夜﹖” Yh}zt H  
!F=|*j  
    緩緩轉頭﹐藍霞渴望地看著仍然跪地的紅雲。紅雲在府尊嚴厲目光的注視下﹐頭也不敢抬﹐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卻吐不出一個字。 ;k9 ?  
43vGgGW  
    滿心的期待完全落空﹐藍霞突然失控大笑。 ( rA\_FOJ  
j lYD~)  
    “哈哈……” Gg 7Wm L  
W,QnU d'N  
    紅雲﹐枉費我對你一片真心﹐卻得不到你一句話。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你就這麼不屑我的感情嗎﹖還是你有了前程﹐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xI=}z  
\(.nPW]9  
    毅然轉過頭去﹐藍霞在漫天大雨中快步走出庭院﹐沒有回頭。 BNAguAxWo  
08<k'Oi]  
~~~~~~~~~~~~~              ~~~~~~~~~~~~~~~          ~~~~~~~~~~~~~~ t/l!KdY$  
1Z^`l6|2  
    正午時分﹐府尊為紅雲開設的餞行會正式開始。滿府的喜慶氣氛中﹐各位弟子排隊到紅雲面前﹐為他敬酒表示祝賀。造雲麒麟不是喜好炫耀之人﹐但是因為今天日子特別﹐也請來了自己的幾位好友﹐一起慶賀。 ?b!CV   
l.__10{  
    紅雲已經喝了許多﹐但是因為他酒量不錯﹐臉不紅心不跳﹐還能從容應酬。得了空隙﹐轉頭看了一圈﹐沒有藍霞的影子。想到昨天他落寞的瘋狂笑聲﹐紅雲心底一下沉了下來﹐緩緩放下了酒杯。 h Jfa_  
Y|{r vBKjf  
    “二師兄﹐不喝就不給面子喔﹗”活潑的師弟們鬧著﹐紅雲回過神來﹐也笑回道﹕ 8@Egy%_  
oUW )H  
    “都喝了這麼多了﹐想把我灌到醉死是嗎? ” CL)1Q  
 ET >S  
    “嗯﹖怎麼不見大師兄﹖” .V5q$5j  
pFpQ\xc9$  
    不知誰插的一句話﹐熱鬧場面頓時冷清下來﹐只見府尊的面上﹐隱隱泛著怒氣。 ^CowJ(y(  
3v8V*48B$  
    “好友﹐怎麼了﹖”東嶽古皇殷無邪﹐府尊的朋友之一﹐見狀奇怪問道。 MgJ%26TZ  
-mev%lV  
    “沒什麼……大弟子藍霞恃才傲物﹐驕縱輕慢﹐目中無人﹐老夫也拿他沒辦法了……”濃濃的失望情緒充斥話語之中﹐造雲麒麟緩緩飲下一口酒﹐嘆了口氣。“隨他去吧。” LK'S)Jk  
eT7!a']x  
    古皇大吃一驚。提起這個大弟子藍霞﹐好友向來引以為傲﹐不止一次讚揚他聰慧多智﹐反應敏捷﹐舉一反三﹐是他最得意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的優秀傳人﹐怎麼今天如此批評他﹖ QU-7Ch#8  
sD LVYD  
    氣氛陡然落下來﹐紅雲心中隱約不安﹐也有了幾分醉意﹐但礙於自己是筵會主角﹐不能最先退席﹐只好默默不語。 ua]\xBWx  
4A\BGD*5  
    “府尊大可不必傷感﹐書院才子濟濟﹐如今又有紅雲驕子嶄露頭角﹐前程不可限量﹐何必為一失足弟子落落寡歡呢﹖”另外一名老友笑著開解。 |i,zY{GI+2  
{ ()p%#*  
    眾人一再勸慰﹐造雲麒麟終於面上微露霽色﹐看著紅雲﹐微微笑了起來。 WUE)SVf  
N<#S3B?.  
    氣氛再次活躍起來﹐紅雲也端著一杯酒﹐恭敬來到府尊下首﹐為師尊敬酒。 =yk Rki  
VxUvvJ{-v  
    “紅雲叩謝師尊多年教導栽培﹗師尊的天大恩情﹐紅雲終身不敢忘卻……”一邊說﹐一邊慢慢跪下﹐眼眶也漸漸濕了。 KuIt[oM  
Zu2m%=J`  
    “好啊﹗說得好感人哪﹗” baUEsg[~V  
d1srV`  
    陰冷氣流由門口卷進﹐突然而來的囂狂諷刺﹐震驚了在場眾人。紅雲一怔﹐緩緩回頭— T..N*6<X  
OPvj{Dv$0  
    是藍霞。 &A ;3; R  
LVR;&Z>j  
    “師兄……”紅雲慢慢站起來﹐手裡還端著那杯沒敬出去的酒﹐一時不知所措。 ^%K1R;  
2.fyP"P L  
    “栽培之恩﹐難以報答是嗎﹖”藍霞邪笑靠近﹐一手突然接走那杯酒﹐一飲而盡﹐“那我當年對你的救命之恩呢﹖你當以何報答﹖” B$}wF<`k7  
VTy,43<  
    話語未落﹐藍霞出手點住還沒反應過來的紅雲的穴道﹐讓他軟倒在自己懷裡。 fWtb mUq  
?/`C~e<J  
    猛然將酒杯往地下一摔﹐藍霞昂然看著驚憾的在場眾人。 o 1 hdO  
i# pjv'C  
    “卜萬年藍霞﹐今日當眾挑戰長生府尊﹐如果師尊不答應﹐弟子就要紅雲師弟以命來償當年救命之恩了﹗” v7{ P].M  
rE1np^z7  
    “你……”造雲麒麟驚駭至極﹐沒料到藍霞會有此瘋狂舉動。 !#,-  
OCbQB5k3  
    “放肆﹗藍霞﹐你太目中無人了﹗還不跪下給你師尊賠不是﹖”古皇不悅喝道。 UA69_E{JCH  
Ct =E;v7}  
    “答應﹐還是不答應﹖”藍霞盯著上首坐著的造雲麒麟﹐一字一字地說。 JEK%yMj  
boC>N   
    造雲麒麟看見他冷靜眼神﹐以及慢慢撫上紅雲脖頸的手﹐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看著驚訝的好友﹐驚惶的弟子﹐和眼中瀰漫哀痛的紅雲— ,mO(!D  
"v\ bMuS  
    “可以。開出條件吧。” "W?l R4  
@!L@UP0  
    “哈哈……爽快﹗”藍霞羽扇一掀﹐“我敗﹐就地自蓋天靈﹔你敗﹐立刻解散長生學府﹐退隱深山﹗” Ak\D6eHcB  
!^Z[z[  
    “自蓋天靈” 四字﹐重重震撼了造雲麒麟的心。仰躺在師兄懷裡的紅雲﹐清楚看見了師尊的心正在崩潰﹐似乎隱藏著極大哀痛﹐感覺到不對﹐紅雲拼命運轉真氣﹐企圖沖破被點的穴道﹐卻在同時被藍霞一手甩到一邊去﹐重重落在地上。 /I`cS%U  
M(.uu`B  
    一剎那﹐紅雲好似回到那個初春的早晨﹐自己也是被這個男人從樹叢裡拖出來﹐落在地上﹐動彈不得。 u):%5F/  
{a+Fx}W  
    可是當時﹐看著他清澈明亮的眼睛﹐重傷即將昏迷的自己卻非常安心﹐知道他會救助保護自己﹔而今﹐在和他分享了那麼多年風雨之後﹐自己卻好像變得再也不認識這個男人似的…… `'G),{ j  
|!4B Wt  
    紅雲躺在地上﹐耳邊一切嘈雜恍若隔世﹐紛亂的人影來來去去﹐流動的空氣﹐昏暗的天空﹐迷茫的意識席卷疲憊的身心﹐卻再也難掩他內心深處的巨大惶恐和悲哀。 A:8FJ3'  
SHXa{-  
    他是誰﹐他來干什麼﹖他要去哪裡﹖ VV0EgfJ  
mR" 2  
    朦朧間﹐一滴淚水滑下眼角﹐落在地上。 F- !}dz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八章 n7`.<*:  
J#Ne:Aj_  
    “師兄﹖師兄你在哪裡﹖”隨著天色漸暗﹐紅雲在這一片山林中找尋了很久﹐卻仍是失望。 ;:-2~z~~  
}Yo15BN+  
    學府變故之後﹐藍霞便不見人影。還來不及慢慢品味心痛的感覺﹐紅雲回想當時他的瘋狂舉動﹐不禁心驚膽戰﹐生怕他又做出什麼事來﹐便隨即跟了出來﹐只想儘快找到師兄。 #RLch  
NSiYUAu g  
    這一切都是為什麼﹖一向冷靜開朗的師兄﹐為何會一夕間變成這樣﹖難道就是為了真佛臻選自己為天宇領袖﹐卻沒選他的緣故﹖還是因為師尊不再認可他﹐讓他開始自暴自棄﹖ /\3XARt  
3-9J "d !  
    紅雲心裡其實清楚得很﹐師尊最疼愛的弟子﹐一直都是師兄藍霞。只是過度的特權和寵溺﹐在一個從未有機會涉世的奇才子身上﹐只會讓他變得孤傲偏激﹐稍有挫折便經受不住。 HAI1%F236  
*s<dgFA'  
    腳步慢慢停下來﹐前面一抹恍惚的背影﹐讓紅雲猶豫得開不了口。 6gg#Z  
8eS@<[[F#  
    “你又跟來干什麼﹖”一回頭﹐藍霞厭惡地看著紅雲。 :nbW.B3GV  
,h wf  
    心口似乎被重重打了一下﹐紅雲一怔﹐所有到口的話全收了回去。 0-t4+T  
eHnei F  
    藍霞從來沒用那種眼光看著他過。印象中﹐就算是對其他人﹐他頂多也是冷漠忽視地瞟他們一眼﹐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mD=Br*r~  
 jKb=Zkd  
    師兄討厭他了﹖是因為……自己導致他走到這一步﹖ t;e]L'z@:  
{Gb)Et]<  
    “我……對不起…… ” 艱澀開口﹐紅雲慢慢低下頭。 B!E<uVC  
Tl/Dq(8JH  
    “讓天宇之主向我賠禮道歉﹐我藍霞真有面子啊﹗”藍霞一邊輕搖羽扇﹐一邊靠近紅雲。“怎麼﹖來看看我有沒有對那些不識抬舉的人趕盡殺絕﹖放心﹐事有輕重緩急﹐要一件一件的辦﹐對吧﹖” N8L)KgM5#7  
_!CvtUU0Vv  
    打敗造雲麒麟之後﹐藍霞曾經遭周圍的人阻攔﹐可是眾人難料他超出估計的武功造詣﹐被他輕鬆離去。 F"@'(b  
E3.W#=o  
    “為什麼﹖有什麼事不能心平氣和地處理﹐要弄到這個地步﹖就算想證實你是第一﹐也不用打倒師尊﹐關閉學府吧﹖”紅雲無視他的諷刺﹐苦心勸解﹐“如今學府關閉﹐我想師尊他… … ” >ihe|WN  
}07<(,0n  
    “你何不想想你自己﹖”藍霞越走越近﹐將紅雲逼得連連後退﹕“紅雲﹐如果什麼事情﹐都能心平氣和來處理的話﹐你和向天翔的恩怨﹐又從何而來﹖” {C0OrO2:  
P`IMvOs&  
    “什麼﹗”紅雲如遭雷擊﹐他為什麼知道﹖驚訝中﹐他已無暇顧及自己已經退到一棵大樹前﹐再無退路了。 d~z<,_ r5c  
Tm~#wL +r  
    “紅雲﹐我要走了。” 藍霞的手觸上他驚得蒼白的臉﹐著迷地來回撫摸那柔嫩的肌膚。“跟我一起走吧。” d=+Lv<  
9^Vx*KVrU  
    “你……什麼意思…… ” 紅雲結結巴巴﹐腦子亂成一片﹐不知道是該躲避他的手﹐還是繼續勸說他﹐或者回答他的問題。 Bu >yRL=*  
"]\":T  
    “如果你放下一切跟我走﹐我就放過那些人。” 藍霞輕柔說道。 (?&_6B.*  
)H37a  
    “什麼放過﹖”紅雲突然警惕起來。“你不可亂來﹗” w3?t})PB&  
ss*2TE7  
    “喲﹐教訓起我來了。你是師兄還是我是師兄﹖”藍霞笑道。 Nh7!Ah  
woH3?zR  
    紅雲不悅地打掉他的手﹐卻換來他更放肆的動作。手指沿著臉頰向下﹐一把拽開衣領﹐登時衣釦迸散﹐紅雲“啊” 了一聲﹐雪白脖頸上出現一道勒痕— {If2[4!z  
DRmh(T  
    “啪” 的一聲﹐紅雲毫不客氣地一掌打在師兄右肩。雖然沒有運動元功﹐藍霞還是吃痛﹐後退一步﹐放開了紅雲。 kmwrv -W  
xz+`]Q  
    瞪大的眼睛充滿不可置信的表情﹐從來沒挨過打的藍霞揉著肩窩﹐看著將衣領拉回去的紅雲。 x_H7=\pX]  
_I70qz8  
    他討厭他﹖討厭到動手的地步﹖藍霞怒火上揚﹐不假思索地推出一掌﹐紅雲靈巧一躲﹐氣勁將身後的樹木轟為碎粉。 7i|hlk;  
# V9hG9%8  
    紅雲見狀﹐更加心急﹕師兄精神焦躁﹐出手異常﹐自己必須趕緊制止他﹗ \%4+mgiD  
 9jzLXym  
    “師兄﹐住手啊﹗” '`goy%Wd  
oj4)7{  
    “住手﹖這話不該是你說的吧﹖”狠笑一聲﹐藍霞凝氣在手﹕“你不是早就想打倒我﹐樹立你第一的名聲嗎﹖還猶豫什麼﹖” koWb@V]  
[Ey%uh 6*  
    凶猛氣流橫掃而來﹐紅雲只好凌空躍起﹐險險避過。 )i6U$,]  
oWaIjU0  
    “快停下啊﹗紅雲無意與師兄多爭什麼……啊﹗”落地瞬間﹐一道凌厲掌氣打中胸口﹐紅雲只顧說話﹐並未運氣護心﹐當場吐血。 Xde=}9  
m+gG &`&u  
    “紅雲﹗”藍霞見自己傷了他﹐不禁後悔出手太重﹐連忙上前欲為他療傷﹐“快坐下﹗” 7rDRu]  
5tCq}]q#P  
    紅雲卻連連後退了幾步﹕“別……你別過來﹗”一邊痛苦咳嗽著﹐一邊用痛心的眼神望著藍霞。 ]#7Y @Yo  
X9`C2fyVd  
    他躲他﹖藍霞當場僵住了﹐手伸在半空。 ,E8>:-boL  
Z FrXw+  
    看見師兄失望表情﹐紅雲心生不忍﹐壓住咳血的衝動﹐別過頭道﹕“師兄﹐你氣也消了﹐快走吧﹗” 1oW]O@R  
kA :;c}p  
    藍霞心裡猛然一震。他在趕他走。 zl8\jP  
I3[RaZ2z{  
    “紅雲﹐跟我走吧﹗我們永遠在一起﹐像以前那樣……”一開口﹐不自主流出的話語連他自己都吃了一驚﹐這……算是告白嗎﹖ ! {o+B^^  
hpi_0lMkI  
    紅雲也微微一楞﹐隨即無奈淺笑。 uu/7Ie  
2'^OtM,  
    “師兄﹐你還是這麼任性。” BRok 89  
)I UWM  
    “紅雲﹗我是認真的。” 藍霞誠懇道﹕“我打算前往異度空間﹐遠離天宇。沒有束縛﹐不用考慮那麼多不必要的恩怨是非……” PQ#-.K  
ZxeE6&#M^w  
    “可是我有責任﹐介入那些恩怨是非。” 紅雲淡淡說道﹐“人生有時候充滿無奈﹐不是說放下﹐就能放得下的。” FCB/FtI0  
_TcQ12H 5<  
    “我明白你肩負龍族和個人恩怨﹐藍霞可以等……”眉間皺痕愈深﹐藍霞急切看著紅雲。 C%7)sLWjJS  
e =Tc(Mwn  
    “不﹐你不明白。” 紅雲道﹐“你所知道的﹐只是表皮而已﹐事實有時候不等於真實﹐我涉足的事情﹐不是你能了解的。” ,'{B+CHoS  
jxOVH+?l%  
    臉色慢慢凝重起來﹐藍霞沉吟半晌道﹕“紅雲﹐你對天宇了解多少﹖一旦成為天宇領導﹐那麼一切覬覦天宇的勢力﹐都會以你為首要目標。現在的武道﹐已然混亂不安﹐就算三聖五皇﹐也未必都是一條心﹐更遑論隱藏暗處的不明組織。跟我走吧﹐真要建功立業﹐憑你我的實力﹐還怕找不到機會﹖” ?}Ptb&Vk(  
U[ O!&:6  
    “建功立業﹖”紅雲蹙眉道﹕“紅雲在師兄眼裡﹐是這般膚淺之人﹖” /ykxVCvAt  
6o23#JgN  
    藍霞焦躁起來。“紅雲﹐你到底要什麼﹖你要我怎樣﹐你才肯和我一起走﹖” M,U=zNPnk  
iC0,zk4&  
    看著師兄著急模樣﹐紅雲心下暗嘆。師兄不是能夠屈居人下之人﹐所以如果勸他留在天宇﹐對他而言﹐無疑是折辱他。可是自己身負的一切﹐又不可能輕易拋下…… V'hz1roe  
9oN'.H^  
    “師兄﹐是紅雲對不起你。可是無論如何﹐我不可能跟你走。” z)y(31K<1  
\hD bv5  
    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藍霞什麼都沒說﹐心裡卻暈開一抹苦澀。  SSM> ID  
(2\ekct ^  
    “如果不同行﹐那就不同鄰。” 恢復了平日的平和聲調﹐藍霞轉開視線不再看他﹐揚首看著天空。 `e;Sjf<  
pQ`L=#WM  
    “你……”紅雲整顆心都揪了起來。只有他明白這句話的含義﹕師兄要拋下他了。 *8eh%3_$h  
,^[37/S  
    也好﹐日後師兄增廣見識﹐熟悉人事之後﹐就會明白﹐天地間其實有很多事物﹐可以引起興趣﹐激發追求的願望﹐而不會像今天一樣執著一件事﹐一個人。 /%'7sx[p  
(S 3kP5:F  
    “不過﹐有一事﹐我希望你明白。” 藍霞輕搖羽扇﹐語氣中充滿不可抗拒的自信。“我回天宇的那天﹐你和整個天宇﹐都一定會後悔莫及﹗” E1Aa2  
f! Nc+  
    “師兄你不可做出錯事啊﹗”隱約心裡有譜﹐紅雲一下子驚慌起來。 GT}#iM  
ieoUZCO^r\  
    “好好珍惜我不在的日子吧。” 藍霞冰冷笑容重新掛在唇邊﹐“爭取把握一切可以利用的勢力﹐鎮守天宇這塊地盤吧。” \D k^\-  
Fm~}A4  
    絕望的心痛再次蔓延﹐紅雲哽咽道﹕“你這是為什麼……” /*2W?ZM~H  
?Lb7~XKt\  
    “為什麼﹖為了你我的未來啊﹗”藍霞溫和卻冰冷的譏諷笑容﹐讓紅雲徹底掉入無底的黑暗深淵。 Kyiez]T6%q  
{YLJKu!M  
    “藍霞……呃……”輕微不可聞的呼喚伴隨大口鮮血涌出口﹐紅雲身體搖晃﹐腳下踉蹌了一下。 e7AI&5Eg{  
}nERQq&A  
    溫暖的氣流隨貼上後心的掌勁源源傳來﹐紅雲忍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多想就此拉住師兄﹐不讓他離去…… /FZ )ej\  
BqAwo  
    看著師弟脆弱面容﹐藍霞忍不住伸手﹐輕輕為他拭去唇邊血跡。紅雲﹐今日我帶不走你﹐是因為我沒能力﹔可是終有一天﹐我藍霞將擁有和你不相上下的一切﹐到時候﹐任誰也別想阻止我﹗ r<H^%##,w  
%ycT}Lu  
    師兄﹐你要去哪裡﹖為了和我爭風﹐你真的忍心從此背叛自己的出身﹐自己的一切﹐和天宇為敵嗎﹖ \V\ET  
%pKs- n`  
    紅雲﹐如果能夠與你比肩﹐就算是敵對立場﹐我藍霞也毫無猶豫﹗ znpZ0O\!  
F9%VyQf  
    如果……能夠再次挽留他……紅雲慢慢轉頭﹐柔細的手腕攬上藍霞的脖頸— v" TH[}C9D  
j'b4Sb s-f  
    “保重了。” 藍霞不留痕跡地側身避開紅雲﹐一轉身拉開兩人距離﹐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XE%6c3s  
Z+Zh;Ms  
    天涯何處不相逢﹐如今咫尺成天涯。 `erQp0fBM  
F<<H [,%0  
    一年以後﹐消失多年的龍族天驕上官金鴒重現江湖﹐與當年同為三分武道之能人的大地戰鵬向天翔﹐在九環山進行震天動地的世紀對決。 EB<tX`Wp  
9cPucKuj  
    預言頂兩張截然相反的預言﹐威脅著常勝預言者帝王金言的地位﹕ 2;7GgO~  
I9&<:`  
    “金鴒尺飛難敵戰鵬翔天—柳常勝” 。 } +Z;zm@/6  
Q%d[ U4@  
    “金鴒飛天九層﹐戰鵬陷地九千﹔帝王誤開金言﹐長勝遺恨萬年—太虛渡者算萬年” 。 U.jMK{  
dL"i\5#%A  
    萬年渡紅塵﹐時光輪轉﹐天宇的命運﹐龍族的未來﹐從此系於一人之手。 3+PM_c)Y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九章 ZS;kCdL   
^<b.j.$<z  
    “阿彌陀佛﹐人不持戒﹐茲蔓如藤﹔逞情極欲﹐惡行日增。持戒者安﹐全身無惱﹔夜臥恬淡﹐寤則多歡。朱雯﹐在吾家處修行既久﹐可有感悟麼﹖” CtxK{:  
EFOQ;q  
    “是﹐弟子跟隨真佛以來﹐謹慎持戒﹐為求心靈通脫一切痛苦煩惱。然而縱然心淨﹐也未嘗得見一片淨土﹐只有三千殺劫﹐何得徹底淨心呢﹖” M,lu)~H  
p 1fnuN |,  
    “心法本非有﹐凡夫執迷謂非無。若能觀心體性空﹐惑障不生便解脫啊﹗只是﹐汝已註定涉濁世﹐染凡塵﹐吾家但希望無論何時何地﹐汝皆能保持一塵不染之通透純淨心靈﹐隨汝之淨心﹐得佛土之淨﹐遂成就眾生之淨。” }k~0R-m  
3F3?be  
    紅雲默默不語﹐心中暈開一抹苦澀。想到九環山兩敗俱傷的比鬥﹐失散後生死不明的妻子夢雨涵﹐頓時心裡亂得一塌糊涂。 Etk<`GRfA  
I<#kw)W!  
    雖然歸依佛門﹐希望以高深佛法淨化心靈﹐得到安寧﹐如今看來﹐隨著涉世之心再度浮動﹐恐怕此願望也如鏡中觀花﹐水裡望月一般了。 6P $q7G  
%QkvBg*  
    看著弟子眉間緊蹙﹐真佛輕嘆一聲。“朱雯﹐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不入大煩惱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寶也。所謂無魔則無佛﹐繁雜世界中﹐方能證見個人之定力。汝修行已久﹐也該是離去之時了。切記﹐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花。無淤泥不顯蓮花﹐無煩惱不見真佛啊﹗” 69L&H!<i:  
1Pc'wfj  
    沒有煩惱﹐哪來禪道﹖沒有魔高一丈﹐焉有聖佛入世﹖ }DwXs`M7  
evP`&23tP  
    既然已被千般煩惱週身纏繞﹐不如就此投身其中﹐也許能夠因為淤泥而生蓮花。 ~=Sr0+vV  
> [7vX m4  
    承諾在先﹐更兼一念之差﹐身負兩卷聖書的紅雲﹐步出智慧之門。 \NRRN eu|  
.!! yj,bQz  
    “朱雯﹐臨行之前﹐吾家最後囑托一句。賜汝天地雙卷﹐何時打開﹐可記得麼﹖” ? 'nMZ  
5$w1[}UUd  
    “真佛惠賜﹐紅雲晝夜切記﹐不敢稍忘。天卷讀龍蛇﹐地卷閱殺機。紅雲涉世則開天卷﹐血雨會藍泉之時則開地卷。” 3e:y?hpeL  
b*7i&q'H  
    真佛懮心嘆氣。“吾家知曉汝心系何事﹐但願汝一切順天而行﹐則永無開閱地卷之日﹐則天下幸甚﹐吾家也得欣慰﹗” BC+qeocg  
y3GIR f;>  
    “紅雲謹記真佛聖教﹐弟子告辭了。” 鄭重施禮之後﹐紅雲微微揚首﹐從此踏入滾滾紅塵。 ~yg9ZM  
]5CFL$_Q{  
~~~~~~~~~~~~~              ~~~~~~~~~~~~~~~          ~~~~~~~~~~~~~~ `WL*Jb  
,kI1"@Tu  
    暮色西沉。紅雲順夕陽而行﹐不知不覺已經來到西嶽轄域。猶豫片刻﹐還是決定去拜訪故友﹐因為接下來的日子裡﹐恐怕再難有空閑時間了。 zSO9 U  
2Ev,dWV  
    “嗯﹖自從真佛閉關﹐五嶽嚴加防守﹐這西嶽四十二道防線﹐實在叫人覺得繁瑣。” 紅雲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環顧四週﹐卻不經意間﹐發現不遠處兩名小孩童在嬉戲玩耍。 l0V@19Ec  
XO>Y*7rO  
    紅雲趕上前去。“借問一下﹐劣者乃數理命皇之友﹐今日路過﹐欲前往拜訪﹐不知小哥知曉路徑嗎﹖” &bNj/n/  
AmFHn  
    男童愣了一下﹐睜著大眼﹐將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後道﹕“嗯﹐我正是梵天宮弟子﹐命皇是我師父。” 一邊說﹐一邊很自然地讓身邊的女童拉著他的胳膊。 cQ%HwYn  
v%w]Q B  
    紅雲微笑道﹕“那可否替劣者引見一下﹖” )c_ll;%  
9EW 7,m{A  
    男童見紅雲溫文爾雅﹐禮節週到﹐並無拒絕﹐點點頭﹐拉著女童說﹕“好﹐跟我來。” TY}?>t+  
~Fh(4'  
    紅雲的微笑﹐在看到男童空空的右袖管時﹐陡然僵住。 O jmz/W  
LgYzGlJp  
    “你這胳膊……”雖然知道不該提起小孩童最傷心的事情﹐可是紅雲不知為何﹐就是忍不住。“抱歉﹐劣者失言了。” M~4!gKs  
[;bLlS,  
    “沒什麼。身殘者心不殘。” 小小孩童﹐卻有著成人一般的成熟穩重﹐讓紅雲訝異不已。 :yeTzIz]  
`Hqu 2 '`  
    有小童的帶領﹐重重防線均無人阻攔。不多時﹐已到西嶽峰頂的梵天宮。 'Z[R*Ikzq  
6W o7q\"  
    “師尊﹐有一位先生找您﹐說是您的故友。” >#Y q&@G  
?T"crX  
    香九齡穩步走出﹐微笑的神情在見到來人的時候凝住﹐滿是不可置信的驚喜。 |k0VJi  
el<nY"c  
    “紅雲﹖” 70Am]L&M  
SE1 tlP  
    “紅雲驕子兩卷書﹐見過數理命皇。” 紅雲微微欠身﹐唇際含笑。“多虧這位小哥帶路﹐不然恐怕到明天也見不到您。” mCo5 Gdt  
uBXI*51{  
    香九齡不禁尷尬道﹕“呃……現在是非常時期……” B^Q#@[T   
3`y:W9!u  
    “紅雲明白﹐說笑而已。” 紅雲微笑著﹐看著命皇揮手讓兩名小童退下。 0J" 3RTt  
hV%l}6yS&  
    兩人進屋坐下以後﹐很久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著對方。長久的分離﹐動蕩的江湖﹐本以為沒有再見的機會﹐如今經歷人生驚濤駭浪﹐酸甜苦辣後再相逢﹐內心皆是五味雜陳﹐滿心的話語說不出口。 ZL Aq8X  
\GN5Sy]r  
    半晌﹐香九齡道﹕“嗯……方才的小弟子﹐沒有讓好友見笑吧﹖” d>}%A ]  
VI4d/2e  
    “好友教徒有方﹐個個皆是不凡﹐看他雖然年幼殘疾﹐卻是成熟穩重﹐表現不俗﹐更兼身殘志堅﹐勝過許多成年人甚多啊﹗”紅雲笑道。 ?bEYvHAzg  
;-F#a+2]!  
    聞言﹐香九齡內心猶豫起來﹐看看紅雲﹐又把頭微微低下去﹐欲言又止。 &N#)(rQ1  
5y)kQ<x"  
    “好友﹖怎麼了﹖紅雲說錯話麼﹖”紅雲暗自揣測﹐梵天宮門禁森嚴﹐平日裡弟子除了外出任務﹐不可能隨便四週遊走﹐那對小孩子雖說年紀尚小﹐也不可能隨便違禁﹐下山玩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在數理命皇眼中﹐有特殊地位。 Us<lWEX;k  
)8_0d)  
想到此﹐紅雲略微慌亂﹐剛要道歉﹐卻見香九齡微微欠身﹐按住他的手。 :zCm$@  
TFhj]r^ {  
“非也﹐好友不必誤會。只是想起殘心這孩子……命苦啊﹗”說罷﹐眼神一黯﹐輕輕嘆了口氣。 [g{}0 [ew  
"T'!cy  
方才欲說不說﹐是怕說多了﹐引起紅雲疑心。紅雲和龍族有密切關聯﹐而殘心這孩子正是幼龍島失散的小九龍之一。可是如果乾脆說出來﹐說不定能夠幫助紅雲找到親密的血親﹐也可以借此機會多挽留他一陣子…… sC$X7h(Q+  
t t=$:}A  
紅雲理解地點點頭。“好友心地善良﹐紅雲曉得。” 回握著香九齡的手﹐“他的名字叫殘心是嗎﹖難怪方才他對我說﹐身殘者心不殘。好友切勿悲傷﹐有弟子如此﹐也是不容易了。” LLMkv!%D  
*e R$  
溫柔勸慰﹐讓香九齡一時間心涌如潮﹐感慨萬分﹐不禁脫口道﹕“是啊﹗龍族有此後輩﹐也不枉龍妃含辛茹苦﹐落拓江湖半生了﹗” >3JOQ;:d8  
!dGgLU_  
一言將紅雲震住。“好友﹐你……你說殘心是……” 0-FbV,:;  
6 B )   
仍然沉浸過往回憶﹐香九齡點點頭。“三尊被禁黑洞之後﹐天后苗萍不知被何人放出彩雲牢﹐回去幼龍島和龍妃大打出手﹐極端對決。” otOl7XF  
Hi9]M3Ub  
“這紅雲知曉﹐天后一招破天神功﹐驚飛九條小龍。” 紅雲急切道﹕“那殘心……” al2v1.Y}  
S'WmPv  
“正是九龍之一﹐怒雨飛龍﹐那日飛出幼龍島﹐中途不幸被悟練指功的天皇打中﹐從此右臂被斷……” ;pNfdII(  
<:p&P  
“啊……”驚叫一聲﹐紅雲激動之下﹐吐出一口鮮血﹐身子倒了下去。 gm8H)y,  
:p{iBDA  
香九齡同樣大驚失色﹐伸手將失去知覺的紅雲抱在懷中﹐驚疑不定。 3+Q6<MS q  
Vo\d&}Q  
~~~~~~~~~~~~~              ~~~~~~~~~~~~~~~          ~~~~~~~~~~~~~~ ;RrfE8mGj  
t :_7 O7  
緩緩醒來﹐紅雲失神的雙眼﹐對上一張焦急面容。 /swTn1<Y  
ecb[m2z  
“好友……”甫一開口﹐忍不住的眼淚﹐便如斷線的珠子般滾落。愛妻雨涵因自己的個人恩怨不幸墜崖﹐幼小的兒子無人照看﹐才托給龍妃撫養﹔誰知美夢再度驚破﹐再回首﹐已是不能彌補的圓﹗ |^=`ln!  
j6\{j#q  
“紅雲……”香九齡輕輕擦去他面上淚水﹐“要我叫他過來嗎﹖” qIk6S6  
6l=n&YO  
幾乎微不可見的點頭﹐香九齡立刻傳人進入。“來人﹐叫殘心過來。” mHP1.Z`  
0YS*=J"7z  
“且慢﹗”紅雲突然出聲﹐“不用了。” YC$pT  
`s+qz  
“怎麼﹖” k`?n("j  
{kC]x2 U  
“這……不用特別叫他﹐我只是……” sU8D;ML7  
BH}u\K  
屏退所有人﹐香九齡在床沿坐下﹐溫和看著半撐起身體的紅雲。 TiOvrp7B  
5Hr"}|J<8  
“紅雲﹐我……我可以問嗎﹖” 71~V*  
L3/ua  
苦澀一笑﹐紅雲點點頭。接過香九齡遞來的茶﹐喝了一口。一啟唇﹐又是兩顆淚珠滑下。 d#(xP2  
.VI2V-Q  
“殘心他……是紅雲的親生兒子……” 8z+ CYeV  
-Ju!2by  
命皇陡然僵住一切動作。看不到紅雲悲悽面容﹐他緩緩將袖中的手握緊。  E$G8-  
!,\]> c  
“沒想到……他……” i^n&K:6  
}/=VnCfU  
努力維持語氣的和平冷靜﹐香九齡艱澀道﹕“那……你是不是要……帶他走﹖” {30A1>0#P  
W6)A":`  
紅雲悽然搖頭。“縱有此心﹐奈天命不隨人意……”視線轉向命皇﹐紅雲傷情道﹕“我一旦踏入紅塵﹐從此再沒半點清閑了……殘心這麼小……” :!R+/5a  
J sH9IK:  
心緒慢慢平緩下來﹐香九齡看著失落低下頭的紅雲﹐輕聲道﹕“你放心﹐只要西嶽存在一天﹐香九齡就絕不會讓殘心受半點苦﹗” A_[65'*b  
?e BN_a,r6  
“好友……”紅雲感動抬頭﹐卻發現和香九齡靠得太近﹐剛想往後挪﹐卻被輕輕攬進懷中。 v(af aN  
0uZHH  
溫暖的手撫著殭硬的後背﹐耳邊傳來溫柔話語。“紅雲﹐我……” FNUue  
;xb:{?  
“啊﹖”紅雲停頓的片刻﹐柔軟的唇貼了上來﹐將他滿心的驚訝和苦澀﹐悉數包容。 Q=+KnE=h  
<EE)d@%>v  
暗夜深沉﹐何處相思可為家。 F`3I~(  
Q%85,L^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十章 (pAGS{{  
O)W1.]GMbf  
“金鴒﹐你已經對著那塊石頭看了一個時辰了﹐在想什麼呢﹖”把爐子上的水提下來﹐注入茶壺﹐造天筆微微嘆息﹐倒掉紅雲面前已冷的茶水﹐重新斟上熱茶。 w,^!kO0)~8  
xvb5-tK -  
“好友造天筆﹐不可再叫我金鴒﹐否則我就喚你夢霓。” H1N%uk=kV  
C EAwQH  
“請便。” 造天筆不以為然地輕啜香茗。“整個天宇﹐除了你﹐還有誰記得這個名字﹖倒是上官金鴒四字……” xFgY#F  
8E|S`I  
“你……”紅雲眼珠一轉﹐不怒反笑。“那﹐日後我還是叫你夜讀五車書好了。反正好友名號甚多﹐每天換著叫﹐才不會忘記。” >d_O0a*W-  
hH%@8'1v  
“是啊﹐為什麼江湖新人紅雲驕子兩卷書﹐和當年十三懸案的主犯在一起﹐若傳到三聖耳中……”造天筆嘖嘖嘆息﹐“恐怕對好友﹐不是很方便。” )y._]is)b  
h\jwXMi,tj  
“我還沒正式在江湖露面。” 紅雲一臉正經地糾正道﹐“何況就算被揭穿﹐好友你也省事不了。” }O8$?7j(  
>8EIm  
“只要詩海硯臺存在一天﹐造天筆就沒有涉紅塵的機會啊。” 造天筆道﹐“不知道算萬年通徹過去未來﹐肯為我測算一二麼﹖” hbn2(e;FZ  
RHeql*`  
“你……”紅雲氣結。想到自己比師兄晚了數十年才得到賜號﹐不禁眼神黯淡下來﹐默然不語。 W* N^Gp@  
85-00m ~  
“抱歉﹐我不該提那件事。紅雲﹐好像自從進入學府﹐你的功體就再也沒有龍形氣流了﹖有沒有方法可以復原﹖”看見紅雲失落表情﹐造天筆趕緊轉移話題。 yyG:Kl  
&_G^=Nc,H  
“第一次和向天翔對決﹐我受傷沉重﹐功體盡廢﹐若非造雲府尊﹐我早就絕命了。府尊以紅雲之氣再造功體﹐才有了今日的紅雲。至於龍形光流……除非奇跡發生﹐不然今生無望了。” 紅雲輕嘆﹐轉而道﹕“不過這未免不是好事﹐以龍族身份介入今日的江湖﹐做起事情來縛手縛腳﹐麻煩也是甚多。” Kk-A?ju@g  
tK0?9M.)  
“就算你改名換姓﹐因為你的作風﹐遲早被人看出端倪。” 造天筆放下茶杯﹐凝重看著紅雲。“不過無論如何﹐多幾重身份有好處。未正式踏入江湖這段日子﹐就以算萬年之名行動吧。” wU+-;C5e  
*GD?d2.6j  
“嗯﹐我也是如此打算。除了當年預言頂的印象﹐我想世上無人會如此注重這個名字了。” R{u/r%  
Q/L:0ovR  
“還是小心為是。” 造天筆伸手至紅雲鬢邊﹐替他攏上一綹垂下的發絲。“為防萬一﹐你還是改變一下多年穿著的喜好為是。” Y=\;$:L[  
:Fu.S1j$  
紅雲抿唇一笑。“我了解好友的意思﹐只是紅雲自己尚在客中……” dy`K5lC@  
3y<;fdS7  
“你啊……”造天筆起身﹐進入山林小屋取出自己的一套衣物﹕“誰叫你就這麼把自己的安身之所送人﹐自作自受。” "/g/Lc  
&E0P`F,GQA  
“龍妃曾經替我撫養孩子﹐如今她一個女人﹐孤苦伶仃﹐沒有安身之處怎麼行呢﹖紅雲堂堂六尺男兒﹐正當遨遊江湖﹐何患無立足之地﹖”說到如今龍族背後的操盤領導者蟠日龍妃﹐紅雲內心五味雜陳﹐感慨不已。 Yq}(O<ol  
,~>A>J  
“龍之尊優柔寡斷﹐遇事則急功近利﹐實在不配領導龍族。” 造天筆一邊抖開衣服﹐在紅雲身上比著﹐一邊道﹕“看他來天宇多年﹐成果全無﹐反而結下無數冤仇﹐如今還連累了無辜的九龍後輩。如此紛亂局勢﹐盡丟下予龍妃一介女流打理﹐他男人氣魄何在﹖” Xb.WI\Eh  
0escp~\Z  
“太長了﹐要截掉一截。” 紅雲比比長袍底端﹐嘆息道﹕“現在局勢亂雖亂﹐幸好是沒有大規模行動的勢力。各方就如同暗潮洶湧﹐誰也沒先出頭﹐等龍族休養生息一陣﹐再作打算不遲。” a}EO7tcg,  
ZxLgV$U  
“那你現在的打算﹖”造天筆把衣服折好﹐放在一邊。“是要繼續四方行走﹐了解形勢﹐還是……” (w `9*1NO  
DavpjwSn  
臉色微沉﹐紅雲低聲道﹕“造雲府尊命我查詢三界尊者柳藏智的底細﹐所以我打算去拜他為師﹐順便調查。” N8_ c%6GE  
dJ#mk5= "  
沉吟片刻﹐造天筆也緩緩點頭。“令師不愧是天宇智者﹐一眼看破三千世界的關節所在。說實在﹐我對於此人的存在﹐早就起疑心了。” 73 ix4C  
?%d]iTZE  
“是啊。天宇之內﹐派系雖多﹐終不過是互相爭來鬥去﹐為己方那點事費盡心機。這個柳藏智﹐居然有辦法利用他的地位和名聲﹐對各方勢力或壓制或網羅﹐不但不符正道聯盟的宗旨﹐心思也更加難以捉摸。他若不是異想天開要做天宇之主﹐就是……” *;5P65:u$>  
t&*X~(Yb!  
“背後另有高人操縱。” 造天筆把話頭接過來。“只是﹐如果是那樣﹐他肯收一個來路不明的人為徒麼﹖” $GB/}$fd&  
~QQi{92  
紅雲淺笑。“為了替他那個預言失敗﹐負氣自盡的兄長柳長勝出一口氣﹐他非收算萬年為徒不可。” /J9|.];%r  
tUaDwIu#  
造天筆臉色變得凝重。“紅雲﹐小心了﹗” 5R"iF+p4  
%L,mj  
“放心﹐紅雲也非省油的燈。” 紅雲看看天色﹐起身道﹕“真抱歉﹐又打擾這麼久﹐我告辭了。” !hdOH3h=  
Y|stxeOC  
“也好﹐省得等會兒我徒兒回來﹐又是一番口舌。一路小心﹐路過就回來報個平安吧﹗”造天筆把衣服遞過去﹐微微一笑﹐“我就不送了﹐算萬年﹗” ^`?2g[AA  
8 6y)+h`  
~~~~~~~~~~~~~              ~~~~~~~~~~~~~~~          ~~~~~~~~~~~~~~ m:_'r"o  
]rY:C "#  
如願以償離開三界真人柳藏智的居處﹐欣然步出大門的紅雲﹐卻發現道聖千道寒﹐行蹤詭秘地從另一小道離開。 Rw-!P>S$  
^~XsHmcQ  
“怪了﹗三聖不是方才一同拜訪柳藏智的麼﹖他怎麼一個人先摸出來了﹐作客需要如此鬼鬼祟祟嗎﹖”注意到千道寒甚至並未攜帶他那把寸步不離身的巨大六識拂塵﹐紅雲不禁更加疑心。“嗯~且跟去看看。” mO=bq4!  
js^+{~  
這一跟蹤﹐不下千里。縱然上好輕功﹐到達之時﹐也近半夜了。 C+tB$yahO  
x/7kcj!O  
“修羅海﹖”紅雲一時沒反應過來﹐只見千道寒身影一晃﹐閃進前方一間小屋。紅雲屏息凝神﹐在不遠處靜靜聽著。 rY yB"|  
41dB4Td5t  
這一聽﹐紅雲面色陡變﹐詫異非常。裡面嬌滴滴的聲音﹐向千道寒撒嬌抱怨﹕“嗯~你怎麼才來啊﹗人家等好久了~” 3V2dN )\  
R+}7]tva6C  
是男奴愛三千﹗當年自己和大地戰鵬向天翔兩敗俱傷之後﹐這個萬教公認排第三的愛三千也不知去向﹐原來這麼多年來﹐他也在鞏固自己的勢力﹗ F5s Pd  
6N+]g/_a  
“寶貝﹐好寶貝﹐我不是來了麼……如果不是儒佛雙聖拖著我……”千道寒也放軟聲音﹐匆忙解釋。 F`))qCgg]  
kn9ul3c  
“哎呀﹗討厭﹗干嘛撕破人家的衣服~” Pr|BhX  
Pk)>@F<  
紅雲忍不住笑起來﹐輕蔑地朝那間小屋瞥了一眼。 jjLx60|{  
]l/ PyX  
原來堂堂道聖﹐有這般丑態……看來日後若需要牽制三教聯盟﹐便又多了一項利器。只是男奴愛三千……紅雲蹙起眉頭。以他的修為﹐何須委曲求全給道聖﹖難道他對三教聯盟有什麼企圖﹖聯盟又有什麼值得他看重的﹖ :k&R]bc9  
&pCa{p  
偏僻海邊小屋﹐傳出陣陣放肆呻吟。兩人絲毫不擔心被外人知曉﹐放聲大喊﹐什麼肉麻話都說。 zp.-=)D4e  
CvkZ<i){  
慢慢的﹐嬌喊變成哭聲﹐再來是嗓子啞了的啜泣。到底沒聽到什麼有用信息﹐紅雲百無聊賴地起身﹐打算離開。 {Qv Whf  
v%^"N_]  
就在此時﹐千道寒衣著整齊﹐走出門來﹐顯見兩人“好事” 已完。紅雲連忙一蹲身﹐隱蔽起來。看看東邊天際泛白﹐紅雲諷刺微笑﹐道聖真是好體力啊…… lFJDdf2:$C  
Es]:-TR  
看著天邊的明亮色彩﹐驀地牽動了心底某個記憶﹐紅雲的笑容突然變成苦笑﹐僵在嘴角。心中隱約的一個結﹐影響著渾身每一條神經﹐心情陡然低落下來﹐悶得他幾乎想大哭一場。 aq,Ab~V]  
f(SK[+aqW  
不顧一切地奔上海崖﹐望著一片燦美朝霞﹐金色陽光慢慢從海面昇起﹐淚水模糊了眼帘。咽下心中苦澀﹐紅雲慢慢轉身回頭— ^W#161&  
!DU4iq_.  
卻看見儘著薄衫的愛三千﹐在下面痴迷地站著﹐仰頭望著他。 f N_8HP6&  
{mOQRAKl  
他看見仿彿從天而降的仙人﹐白衣飄飄﹐在一片光華聖景中來到人間。 ^?<gz!(-  
\%BII>VS  
愛三千甚至不敢大聲出氣﹐只是定定望著紅雲。他溫雅而略帶憂鬱的純淨面龐﹐一塵不染﹐沐浴在最純潔的朝陽天光下﹐讓人忍不住膜拜的衝動。 2J;_9 g&M  
9^+8b9y  
紅雲卻是不帶任何感情地回望他。沒有絲毫溫度的目光﹐卻引來對方更加瘋狂的渴望眼神。當他緩緩步下海崖﹐欲舉步離開之時﹐袖管被輕輕拉住。 {wJ8% ;Z7  
tleWJR8oc  
“我……我叫愛三千……”刻意嬌媚的聲調﹐配上脆弱的無助表情﹐晨光下楚楚動人的尤物﹐卻打動不了滿心煩悶的紅雲。 dQ#$(<v[  
Ar{7H)V:  
“不要走……”苦苦哀求著﹐“你叫什麼名字﹖” @{V bu  
fmgXh)=  
也不是第一次受到糾纏﹐紅雲回頭﹐冰冷注視著他。瑟縮了一下﹐愛三千放開他的袖子﹐失望低下了頭。 ?q{HS&k  
w#qE#g %1  
“我知道我這樣的人﹐是不配和您這樣的仙人說話的……” RwyX,|  
wa1Qt  
微微一愣﹐紅雲輕笑出聲﹐目光略放柔和﹐簡短地回答道﹕“在下太虛渡者算萬年。” -_[ZRf?^  
l~(A(1  
仿彿一朵冰蓮綻放開來﹐光華流轉﹐剎那間天地一片清和明潔﹐深深震撼了愛三千渴求的心。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胸膛微微起伏﹐似乎為了那一絲微笑﹐他已等待千年。 SB x<-^  
omu )s '8  
沒時間再讓愛三千痴迷下去﹐心系千頭萬緒的紅雲邁開步伐﹐靜靜地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dQljG.PiK  
|X47&Y  
那驚鴻一瞥﹐卻從此在命運轉輪上烙下致命痕跡。雖然那純白身影已漸行遠去﹐秀媚少年仍然不捨眺望﹐直到他身後﹐嬌嗔女聲傳來﹕ H3#rFO"C*  
nI_UL  
“哥哥﹐你在看什麼嘛﹗都叫了你好幾聲了﹐真是的﹗” X:2)C-l?  
h[(.  
慢慢轉身﹐愛三千眼光閃動﹐心潮澎湃。 P!xN]or]u  
2]:Z7Ji  
“三千總門統領天宇之日﹐或許就是我和他再見之時了﹗” Fswr @du  
>S}^0vNZX  
“誰﹖哥哥﹐你在說誰啊﹖” P1G;JK  
Bcl6n@{2f  
……………………………  -^ceTzW+  
…………………………… j"5 $m@lgn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一章 |%$mN{  
UPcx xtC  
    清水粼粼﹐綠樹悠悠。一如既往的詩海石硯臺﹐清幽雅靜﹐不染凡塵。白色長髮隨風飄舞﹐長睫下的眼眸卻是輕閉﹐不動如山的靜坐﹐與四週景物似已凝為一體。 -izZ D  
*pSD[E>SU  
    雖已避世多年﹐近來的江湖越來越動蕩﹐三尊消失多年的當下﹐四方紛亂錯雜的變數﹐卻隱約和三尊有所牽連。幾次勢力重組﹐使武道兩大黑色勢力脫穎而出﹐正是陰界掌令幽浮夜影和十重天的半截至尊。 *\#?)q  
M _e^KF  
    他隱居在詩海﹐冷眼看著龍之尊座下名動江湖的梅蘭菊竹﹑劍扇筆掌為了玉龍全脈一一背叛﹐又一一滅亡﹔看著龍族領袖因家室不和﹐妻妾鬩牆﹐最終導致龍族未來的希望失蹤散離﹔也旁觀著當年的幼龍在不同環境下慢慢長大成人﹐終於成為武林新一代的矚目焦點。 D` abVf  
}@TtX\7(D  
    “唉﹗龍現江湖﹐終將激起詩海一片水花﹐從此造天筆還能安穩度日嗎﹖” gJYX  
(W'3Zv'f  
    薄唇輕啟﹐悠然沉吟的音律蕩漾開來﹐引來一聲笑。 |Ye%HpTTv  
>5MHn@  
    “聽說一揮長虹造天筆﹐身懷龍族秘寶七孔鳳凰筆﹐近日中﹐可有意為小龍揮舞神筆麼﹖” }J+ \o~  
4l?"zv1  
    若是旁人﹐造天筆必然穩坐如磐石﹐可是聽見此人話語聲音﹐無奈表情登時出現在面上﹐搖搖頭﹐緩緩睜眼。 QHPC?a6CD  
f9a_:]F  
    “江湖異數兩卷書﹐天卷讀盡龍蛇之過去未來﹐何必來此詢問我呢﹖” h(gpq SN  
$.KD nl^  
    兩卷書微微一笑。“天鎖未降﹐天卷不開啊﹗” cr>"LAi  
O Ce;8^  
    “是真佛的意思﹖” ZIp"X  
L4!T  
    “不﹐是造雲府尊的安排。” 兩卷書道﹐“也許是異度空間將再有行動﹐尋找九龍一事﹐必須靠後。” \(;X3h  
IRK(y*6  
    “嗯。容造天筆大膽推測﹐天鎖降﹐紅雲現。” JAU:Wqlg1  
(( {4)5}  
    “耶~龍族眾人翹首以待的關鍵人物﹐非是兩卷書哪﹗可嘆詩海隱士鐵石心腸﹐雖目睹九龍不能會齊﹐卻又無動于衷啊。”紅衣儒生嘖嘖怨嘆。 zC|y"PTw  
)^]1j$N=3  
    頓了一下﹐造天筆苦笑搖頭。“兩卷書﹐不必自欺欺人了。九龍不可能會齊﹐此乃天意﹐非是你我可以更改。” hZ~ \Z S7  
RGz NZc  
    “放眼當今武道﹐論武功﹐無人能與你造天筆相比﹐你如今坐山觀火之意已定﹐實在讓好友我痛斷肝腸啊﹗”兩卷書搖頭﹐嘴角雖仍是含笑﹐眼中一抹懮心卻不曾消失。 JG*Lc@Q  
L@x#:s=  
    “金鴒﹐你忘了幾十年前的太虛之行嗎﹖”造天筆見他如此堅決﹐不禁站起身來﹐試圖勸說他。 ByivV2qd{  
Zd <8c^@  
    “是﹐天意不可違背。只是無論如何﹐兩卷書今日之行﹐只想請求好友為九龍點開天竅﹐其他事情﹐一概不用多慮。舉手之勞﹐好友忍心推辭﹖” cUD}SOW  
2>'/!/+R  
    “你是算到近日三星伴月的異象﹐才來臨門一腳的嗎﹖”造天筆看著他懇求的面容。 A[Pz&\@  
Y N*"q'Yz_  
    “兩卷書不敢篡改天數﹐但盡力範圍之內﹐還請好友不吝幫忙。” [fIElH<  
;To][J  
    “唉……罷了。就讓你欠吾一份人情吧﹗”造天筆輕點水面﹐來到岸邊﹐拍拍兩卷書的肩膀。“多年不見﹐你又變瘦了。” M2rgB%W)m  
&- 2i+KjEX  
    “一人一心境﹐一家一風景﹐一國一滄桑啊。” 兩卷書嘆道﹐“從使擁有通天的本事﹐無奈事情太多﹐總有忙不過來的感覺。” [*z`p;n2D  
-J(93@X 9  
“是嗎﹖點滴不漏的安排﹐細緻長遠的佈局﹐讓造天筆自嘆不如啊。” "2>_eZ#b  
W8Aii'Q8C/  
兩卷書微嘆。“天宇廣大﹐需要用心的地方太多太雜﹐我怕一旦真正置身其中﹐立刻有如捲進旋渦﹐從此驚濤駭浪﹐再要冷靜處世﹐難矣﹗” $94l('B6H  
c~v(bK  
造天筆聞言﹐默默不語。紅雲畢竟是天宇主幹﹐站在正道最前線的角色﹐一旦出場﹐必定吸引所有關注的目光。而自己…… 3-U@==:T  
gQlL0jAV  
“兩卷書﹐其實九龍的下落﹐你已有幾分把握了吧。” I7} o>{  
I1fUV72  
“嗯﹐只待天卷開啟﹐兩卷書將全力以赴。” X.FFBKjf[e  
-eQ70BXvB  
“敵人甚多﹐小心為上。” 造天筆溫柔提點﹐關心的目光注視著他。 gvy c(d  
? yek\X  
“兩卷書需先向你說謝。” 誠摯欠身﹐紅雲道﹕“讓好友一身清白從此踏入滾滾塵浪﹐實在……” [O\[,E"K  
Hi Pd|D  
“時也運也命也。” 造天筆按住紅雲的歉意﹐接過話頭。“何況當年與某人對決之後﹐沾染無數鮮血的造天筆﹐早非清白之人。” lbnH|;`$]m  
(@ixV$Y  
“可有重寫歷史的打算麼﹖”兩卷書對造天筆當年的恩怨頗為在意﹐探詢道。 |^T?5=&Kt  
+/Qgl  
看了紅雲一眼﹐造天筆輕輕搖頭。“我和你不同﹐如今形勢如箭上弦﹐一切大局為重。” xq\A TON  
Qv/Kbw N{  
“那就有勞了。你另有嘉賓來訪﹐不多打擾了。” 深深一鞠躬﹐兩卷書不再多言﹐轉身離開。 /><+[\q4LM  
V^E.9fs,  
~~~~~~~~~~~~~              ~~~~~~~~~~~~~~~          ~~~~~~~~~~~~~~ 4@1C$|k  
+9[s(E?SY  
佛門裝扮﹐卻是灑脫不羈的風范。佛童論十方﹐神情焦躁無奈﹐再度來到詩海。 m j@{hGP  
EjFK zx  
看見那人一如既往穩坐石臺﹐不禁音調提高﹐口氣也有了幾分不滿﹕ A-5'OI  
D/Hob  
“一揮長虹造天筆啊﹗龍族今天這般危急﹐難道你就真的沒有半點憐憫之心麼﹖” %2z] 2@  
e sDd>W  
淡淡看了岸上的佛童一眼﹐造天筆仍是緩緩閉眼。 =x^b  
,{VC(/d  
“迷時三界有﹐悟後十方空。人生充滿考驗﹐有時修煉到某個境界﹐卻因凡俗擾亂而慾念叢生。忍耐﹐真是一生中﹐最難做成的功夫。” T Z_](%  
>uVr;,=y  
佛童聞言﹐差點跳起來﹐指著身邊石頭上刻的一排“正” 字回駁道﹕“你看看﹗這樣還不算忍耐啊﹖我來數數—一﹑二﹑三……十四﹑十五。還有啊﹐就算你不肯幫忙幫助我家圓龍不像僧﹐起碼也給給準信﹐說出什麼時候三星伴月﹐你出手點龍竅啊﹗” e{fm7Cc)D  
x/^,{RrPk  
仍是不慌不忙﹐造天筆道﹕“近日中必現。” ?JI:>3e  
1k?k{Ri  
佛童大喜﹕“真的喔﹗哇﹐你越來越像人了呢﹗” -$+`v<[r  
/.<2I  
“但是﹐不像僧災劫將到﹐可能會錯過天時。” 眼眸微啟﹐造天筆看向雙眼圓睜的佛童。 EH~XN9b  
e QGhX(  
果然﹐佛童像被雷擊一樣﹐大喊起來﹕“喂喂……造天筆啊﹐你別嚇唬我啊﹗你別嚇唬我﹗” `2.2; Vk  
xji2#S%  
造天筆解釋道﹕“有禍必有福。龍族新秀一條龍將在近日中重出江湖﹐天鎖也即將降臨。” gy6Pf4Yo  
GMJ</xG  
天鎖降臨﹐表示當年關閉在黑洞的三尊﹐將有機會得到釋放。佛童不滿叨咕道﹕“不講便罷﹐一講就是兩三樁。唉﹗我滾了啦﹗還是趕緊去找不像僧啊﹗”一邊說﹐一邊匆忙離開了詩海。 T~JE.Y3B3  
64w4i)?eM[  
背後﹐造天筆慢慢沉下面容。 NB[(O#  
^;gwD4(hs  
“唉……三星顯現伴明月﹐禍福雙臨令吾煩哪﹗” XLxr@1   
72;ot`  
“仙仔﹐你在煩哪樁﹖”輕柔又痞痞的年輕聲調傳入﹐一個身穿橙紅外掛的少年﹐嘴裡銜著一根草﹐不緊不慢的踱近來。 ^oT!%"\  
6|AD]/t^K  
造天筆看見來人﹐不禁心內又是暗嘆一聲。兩卷書之外﹐也就是這個寶貝徒兒﹐讓他沒辦法再做勢下去。 KOHYeiry~A  
41Htsj  
“一好漢﹐你又去哪裡逛了﹖” +8~C&K:  
QM 'Db`B  
“哎喲~今天老師的口氣不太平和喔﹗”一好漢看見造天筆陰沉面色﹐不禁趕緊調開話題。“喔﹐是一個叫蝶蛾舞三千的傢伙﹐為十三墳墓之事﹐找徒兒麻煩。” %jnSJjcq  
Uth H  
“啊﹖”造天筆略微緊張問道﹕“他可有把你怎麼樣了﹖” sfw lv^  
AHl1{* [  
“安啦﹗仙仔﹐這邊不是軟仔呢﹗”一好漢笑道﹕“想破解七星絕式﹐要有相當%數呢﹗” w\QMA3  
Ln C5"  
“蝶蛾舞三千……”造天筆沉吟著。三千麼…… K>x+*UPL  
u[;,~eB%w  
~~~~~~~~~~~~~              ~~~~~~~~~~~~~~~          ~~~~~~~~~~~~~~ [/iT D=O,  
j!;y!g  
一兩天的光陰﹐對修行動輒上百年的先天人而言﹐無疑是轉瞬之間。可是世事無常﹐往往就在一剎那間﹐就註定了日後千百年的愛恨悲歡。 kjVJ!R\  
W]U}, g8Z  
“唉﹗詩海從此﹐風浪將漸起漸大矣……”一陣陰冷風氣夾雜沙塵捲入﹐造天筆再難悠閑處之﹐慎重凝神以待。 hEv}g  
b w2KD7  
塵止風息﹐造天筆緩緩吟道﹕“吾本來自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啊﹗” Fy8$'oc  
3HI- G.]hC  
來人濃黑密發﹐卻長短不齊﹐一身鑲黑棗紅服顯得做作﹐手持一人高手杖﹐陰鷙雙眼﹐露出銳利目光﹐一看令人先膽寒三分。 H 6~6hg  
r}]%(D](v  
未見禮﹐未報名﹐來人突來就是一句﹕“你可以引述達摩禪道嗎﹖” x{.+i'  
{} gr\  
“絕學無謂閒道人﹐誇耀自己所學﹐就失去修行意旨。” 造天筆淡淡回道。 1*o=I-nOa  
CW9vC  
“嗯~枯木鳴閒鳥﹐荒山泣野猿。看見古石上﹐停落一隻飛禽﹐凝然不動﹐狀之落寞﹔深山傳來野猿叫聲﹐更添悽涼。” 來人多用隱喻﹐但看造天筆如何回答。 @fz!]/  
XwNJHOaF  
依然一派優雅﹐造天筆道﹕“不畏北風迷惑﹐靜坐體悟萬象森羅。” QaYUcma~n  
,2C{X+t  
臉色一沉﹐來人詭笑道﹕“真是難能可貴﹐悟出借星點天竅。” (yB)rBh>n  
O<EFm}Ae  
果然﹗造天筆心下主意已定。此人裝扮﹑言語﹐應該就是預言頂和算萬年齊名的星宿過客黑心陀。算萬年未出江湖﹐龍族有這麼個對手﹐應付得來嗎﹖於是和言回道﹕ <yq kJ  
b!J%s   
“與道友星宿過渡客同樣﹐未修佛果﹐先結人緣。” Z2cumx(  
pi|P&?yw  
果然又把話題繞開。黑心陀心內暗自冷笑﹐口中卻道﹕“好說好說﹐立身要高一步﹐處世需退一步。” 2\/,X CQV  
|*5803h  
對於他的威嚇﹐造天筆之是以平淡處之。“冷靜觀人﹐理智處世。” d$}z,~sN  
U:1cbD7|3  
“正確﹗正確﹗” t6JM%  
-fm1T|>#  
看著他開始打哈哈﹐造天筆蹙眉道﹕“天下第一預言家﹐今日來到詩海石硯臺﹐有何指教﹖” Z|k>)pv@  
VsJ4sb7  
看見對方單刀直入﹐黑心陀也不再繞圈子。“以你根基﹐點開天竅並非難事﹐何必要借金星﹖” C ks;f6G  
do$+ Eh  
當然是不能讓我的立場太快被看穿啊﹗造天筆正色道﹕“天上只有三星﹐受惠者只限三人。” *@1(!A  
B2/d%B  
只可惜﹐最關鍵的一筆沒能按預期點上…… d)yu`U  
'Jl |-RUd  
“很可惜﹐黑夜怨靈損去一星﹐使你失望萬分啊﹗”黑心陀不掩幸災樂禍。 rUL_=>3  
q<Sb>M/\,  
“順逆一視﹐欣戚兩忘。” 無視黑心陀的話﹐造天筆暗恨黑夜怨靈﹐可惜無計可施﹐自己又未出詩海﹐現在不可大意動作。 jr`;H  
(O@fgBM  
“嗯。那‘龍落九天恨無雙’ 這句﹐你認為有必要更改嗎﹖” Q 2mTu[tx  
T>cO{I  
造天筆心內稍亂。失去雙環的圓龍﹐難道真的逃不過命定的劫數﹖ 3)6&)7`*  
dvX[,*wz  
“哪個膽敢揮毫添字在首席預言之中﹖”雖仍是口氣雲淡風輕﹐卻已是微微掩蓋不住內心慌亂。 $]`rWSYtv`  
a F!Im}  
“客氣﹗客氣﹗這樣是不是就說明﹐九龍之中﹐有人必然要犯劫數﹖”黑心陀繼續攻進。 ^S%xaA9  
\a7caT{  
“天意﹐天意﹗”造天筆眉頭越來越緊。 TEN~3 Ef#  
*+|,rcI  
一鼓作氣﹐黑心陀又道﹕“假使你揮動憐憫之筆﹐早些點開天竅﹐不就有救了嗎﹖” 49?wEm#  
Z&![W@m@0N  
長嘆一口氣﹐造天筆道﹕“時也運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 =lOdg3#\a  
 Ww&r  
“打擾了﹗”看見對方已無心思對話﹐黑心陀道﹕“星宿過客黑心陀最大的願望﹐是能夠與你閒遊青山綠水之間﹐談文論武。” km,I75o.  
L#6!W  
不動聲色﹐造天筆明白﹐此人將是紅雲出江湖之後﹐最大的絆腳石。“造天筆希望此生﹐長棲硯臺之上。” # X`t~Y'  
s'4%ZE2Dr  
暗笑一聲﹐黑心陀朗聲道﹕“是嗎﹖如果我在預言頂留下預言‘詩海不存在﹐神筆出硯臺’ ﹐你願意賞臉嗎﹖” D<wz%*  
pg9 feIW1  
壓抑心中怒火﹐造天筆仍是輕柔回答道﹕“寵辱不驚﹐去留無意。” 089 <B& <  
w}WfQj  
得意的大笑立時充斥天地間。“好一個迭蕩飛揚﹑清高絕俗﹐一揮長虹造天筆﹗告辭﹗” 2K VX  
\WPy9kRU  
塵沙過後﹐造天筆無奈苦笑。回想自己數日無視佛童苦苦哀求﹐堅持不點圓龍之竅﹐眼睜睜看他歷劫﹐不禁苦自心生。 `37%|e3bQ  
[fZhfZ)<  
“雲洞出九龍﹐條條是英雄。百世同一宗﹐命運……盡不同啊﹗” ?[!_f$50]P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二章 O^DLp/vM  
iit 5IV  
“啟稟軍師﹐天宇預言頂上﹐太虛渡者算萬年留下預言﹕五日紅雲降天鎖。” DCSmEy`.  
cXIuGvE&=  
“嗯。你下去吧。” U&o ~U] rm  
kIJ=]wU|v  
深幽寂靜的房間內﹐兩盞燈火分點左右﹐映出窗前一條偉案挺拔身影。習慣性地握著手中羽扇﹐他輕輕哼了一聲。 l{8t;!2t  
S76x EL  
“預言﹖譁眾取寵﹗算萬年啊﹐你遲遲不敢現身﹐實在令藍霞我懷疑萬分哪﹗” l9+)h }  
%*^s%NI  
說實話﹐聽到屬下傳報的消息﹐他對內容的關注多過對作者的好奇。消失江湖幾十年的師弟紅雲﹐終於要再涉天宇﹐從此擔起領導天宇的重任了。內心竟然昇起微微激動﹐畢生認定的對手﹐是否值得他精心的佈局﹐他滿心期待。 4hWFgk  
c?}{>ig/)  
“軍師藍霞﹐這麼晚了﹐還在參悟麼﹖”高亢尖銳聲音傳來﹐藍霞不悅皺眉﹐轉身開門。 7b*9 Th*a  
bC,SE*F\  
“藍霞見過城主。” us )NgG  
#&Fd16ov  
“不用客氣。軍師﹐天鎖將降﹐不是你的佈局麼﹖為何會有什麼紅雲降天鎖之說﹖那算萬年又是何人﹖”長城之主魔空也得到情報﹐萬分不解﹐連忙趕來詢問。 ow7*HN*  
A"wso[{  
“城主以為﹐米字峰‘一網打盡’的計策天衣無縫嗎﹖”冷笑一聲﹐藍霞搖搖羽扇﹐臉色凝重。“看來從今以後﹐我必須拿出全副精力﹐對付天宇了。請城主速聯繫柳藏智﹐叫他如此如此……” `^: v+!  
BYZllwxwTE  
“啊﹖這……”魔空聞言大驚。“這到底是何人哪﹖竟然能夠看穿軍師的妙計﹖” q@d6P~[-gj  
SD.c 9  
“不管是誰﹐五日一到﹐一切行動照常。” 藍霞羽扇輕拂面上﹐輕柔詭笑﹐心內暗道﹕“讓我看看你的功力進步到何等地步吧。” &G aI  
kPYQcOK8  
~~~~~~~~~~~~~              ~~~~~~~~~~~~~~~          ~~~~~~~~~~~~~~ B&sa|'0U  
R_duPaWc@  
“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遨遊江湖千萬里﹐身藏天地兩卷書。” 6#Bg99c  
h{CMPJjD  
紅雲風暴﹐逼散聚集米字峰的各路能人﹐由是暗中化消了一場被全盤覆滅的悲劇。 vFK!LeF%  
ar:qCq$\  
果然﹐米字峰剛現身﹐馬上被黑心陀盯上。龍妃屬下覺萬玄﹐也立刻挺身而出﹐與兩人形成預言頂三足鼎力的局面﹐穩定形勢。 Qy\K oo  
Wl{wY,u  
預言頂風雲再起﹐雖是不見硝煙的戰場﹐同樣血痕斑斑。神秘的預言殺手﹐一旦判定預言失準﹐三天內立刻失去性命。 Z9UNp[  0  
n:[LsbTk  
“什麼﹗” @O| l A  
v;:. k,E0  
以兩卷書之名入世未久﹐就傳來覺萬玄被黑心陀逼下預言頂的噩耗。黑心陀輔助天后一派﹐借刀殺人﹐這步棋走得又準又狠。當天﹐因為黑心陀另一紙預言﹐讓兩卷書驚愁參半。 Bw4PxJs-  
e$4l[&kH_  
“詩海不存在﹐神筆出硯臺﹗” kjRL|qx`a;  
24I~{Qy  
“好友造天筆啊﹗你千萬要忍耐啊……”鳳凰筆伴隨造天筆不知多少歲月﹐甚至已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當年被逐出龍族﹐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只有此筆相伴﹐如今神筆落入天后的手下﹐黑夜怨靈之手﹐紅雲比誰都更清楚﹐好友會為了這支筆﹐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K~14;  
,,~|o3cfq  
藍霞坐鎮隱密時空中樞﹐冷眼看著龍族兩派的內鬥﹐擴大為波及整個天宇的血戰。天后一派﹐加上在暗處的三千總門﹐消滅龍族的任務﹐不用時空精英動到一根手指頭。 }^ZPah  
X`0`A2 n  
“傳令下去﹐叫半截至尊﹐聯合天后一派﹐加速對龍族的圍剿。” h"(HDnq  
Wa'm]J  
“天后已決意逼出算萬年﹐我們只需旁觀即可。” RQW<Sp~  
;mXw4_{  
“太陰門有自立門戶的嫌疑……無妨﹐我們此刻尚不需要用到這張牌。” G;;iGN  
/;9]LC.g  
“一揮長虹造天筆……嗯﹐這倒是個大麻煩。無妨﹐我會讓他忙得無暇抽身。哈哈……制住此人﹐紅雲師弟啊﹐你是不是感覺頓失一臂啊﹖” 9 [wR/8Xm  
J0yo@O  
“嗯﹖叛徒飄舟已死﹖那就無須時空親自處理了。龍妃一方損失慘重﹐我倒要看你如何操盤﹗” F}4jm,w  
$-lP"m@}  
一邊冷靜仔細地發佈各項指令﹐一邊不斷在腦中思考各種未來的棋路。善於操縱棋局之人﹐不但要“看三步﹐走一步” ﹐還必須考慮到可能出現的種種變數﹐隨時應變。 #6za  
u =|A  
看著預言頂算萬年再貼預言“天鎖再降” ﹐他半點驚訝也無。早已佈置齊全的局﹐這次單憑紅雲一個人的力量﹐無論如何也無法化解了。 d1/uI^8>  
k1_ 3\JO"6  
“紅雲﹐我知道你必定使盡手段﹐阻止天宇眾人自相殘殺﹐可是你有想過我安排這局的真正用意嗎﹖哈哈……” Jtl[9qe#]  
Gu\lV c  
~~~~~~~~~~~~~              ~~~~~~~~~~~~~~~          ~~~~~~~~~~~~~~ X-J<gI(Y  
<'<{|$Pw  
“啊……天鎖又降﹐稀世雙對必然集齊﹐曝光之後﹐龍族真的有能力保全它們嗎……而三尊無論誰被放出﹐都必然有如在千瘡百孔的世局上再擊一招﹐這到底是什麼人﹐佈下如此狠毒之局啊﹗” 2w67 >w\  
S<DS|qOo  
撫摸手中天卷﹐紅雲似有千鈞重負。當他聽聞一條龍﹑黑蟒分別代表龍妃和天后兩派出戰﹐參與天鎖之爭時﹐頓時一陣天旋地轉﹐苦不堪言。 |d=MX>i|G  
(C!33s1  
天鎖一戰以後﹐天宇勢力必然更加明朗化﹐可是想到前方不定什麼時候會出現何種的危機﹐就已經讓紅雲很久沒有安穩睡過覺了。 @(s"5i.`)  
P:2 0i*QU  
遨遊江湖千萬里﹐卻非是一身輕鬆逍遙無事。柳藏智主持天鎖大會﹐紅雲卻被黑心陀牽制﹐不得前往無私亭﹐觀視動向。 2Ls  
^r0mx{i&  
為了反制黑心陀﹐紅雲就以天鎖之戰做下預言﹐施展才華一鳴驚人。雖然因此壓制了黑心陀的囂張氣焰﹐卻也引起他的警惕與懷疑。自身安危再陷一層﹐回身卻驚聞好友造天筆﹐為奪回鳳凰筆﹐使出儒教禁招一事。 ccJ!N  
r$z0C&5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為了好友﹐紅雲也只好涉險了﹗”主意已定﹐紅雲馬不停蹄﹐開始四方交涉。 Zn"1qLPF  
/]"2;e-s+  
黑心陀一邊百般阻撓紅雲的行動﹐一邊用盡心機﹐逼迫紅雲泄露身份。 3qBZzM O*  
#ZPy&GIr  
“兩卷書﹐你該不會就是算萬年本人吧﹗”  B!+`km5  
%2TjG  
“被人誤解的心情﹐你了解嗎﹖”彎眉輕蹙﹐紅雲打定主意﹐給予黑心陀嚴厲反擊﹐不但是為了煞煞對方銳氣﹐也為了儘量擺脫這個麻煩﹐使自己接下來能夠全心全力營救好友。 |\S p IFH1  
PV/S zfvIq  
“如果柳藏智尊者見到你之後﹐也反對我的認定﹐黑心陀就不再糾纏。” 黑心陀心內暗自得意﹐柳藏智早被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說動﹐哪怕算萬年再度遁形呢﹗ J;cTEB  
\ D,c*I|p7  
毫不畏懼踏上參佛嶺﹐紅雲將左手微舉﹐早已得到消息﹐來到山嶺上等待的柳藏智﹐見到對方手中的刻字石頭﹐驚叫一聲。 nK5FPFz8  
Oj^qh+r  
“算萬年﹐你無所遁形了﹗”黑心陀見柳藏智驚訝﹐壓抑不住滿心狂喜﹐厲聲喝道。 VJ$UpqVm  
i-_ * 5%A  
“唉﹗被人三番五次誤解﹐是何等痛苦﹐誰來彌補我呢﹖”紅雲愁眉不展﹐哀嘆著。 XhxCOpO  
Z4@GcdZ  
“公道自在人心﹐你不用隱瞞了﹗萬一真不是﹐你可以得到平反。” 黑心陀信心滿滿。 f S(IN~  
l-RwCw4f  
紅雲正色道﹕ “我如果不是算萬年﹐你需向我賠不是。” L/n?1'he  
U> s$}Y:+Z  
“可以可以。柳藏智﹐你們可以師徒相認了。” nnPY8pdjSD  
U#U nM,3%  
雖然紅雲已經收起那塊刻有“貪” 字的石頭﹐柳藏智仍是驚魂未定地看著他的左袖。聽到黑心陀的話﹐他略定一定心神﹐笑道﹕“兩卷書非吾徒算萬年啊﹗” TEi~X 2u  
CN, oH4IU  
黑心陀表情一僵。“嗯﹖你再詳細看看。” )I`Ma6bX  
O6$d@r;EK]  
柳藏智不耐道﹕“身為爭奪天鎖公道的審判﹐我所講的話﹐你懷疑﹖” &p#$}tm  
smN |r  
紅雲略微放舒眉頭﹐緩聲道﹕“幸虧世上多是正直之士﹐才讓我得到幾分安慰啊。” qg#|1J6e  
,wE cRN w  
腦中一片混亂﹐黑心陀氣鼓鼓道﹕“兩卷書﹐對不住。” b 6B5  
jsOid5bs  
揚眉詭笑﹐紅雲向柳藏智道﹕“前輩﹐他這樣算是賠不是嗎﹖” >|@i8?|E  
_r&,n\ T  
“這……”柳藏智為難地看著兩人。“那你希望怎樣﹖” D!d1%hac  
26Jb{o9Z<  
“上次在預言頂就誤會我一回﹐這次又當著前輩的面誤會我﹐害我心痛啊﹗”紅雲眼中流露哀傷﹐讓黑心陀幾乎吐血。 w `0m[*  
y}t1r |p  
“兩卷書—”咬牙切齒的聲音﹐紅雲聽到卻不動聲色﹐繼續演戲。 ~E tW B  
\tx4bV#  
“道友黑心陀﹐我看不如到預言頂﹐貼出向我澄清以及抱歉之意吧。前輩柳藏智﹐兩卷書相信您會主持公道啊﹗” :7-2^7z)  
p 3*y8g-  
看著紅衣身影翩然而去﹐黑心陀七竅生煙﹐又氣又恨。預言頂是極其公開的場所﹐一旦道歉貼出﹐他星宿過客黑心陀還有何面目行走江湖。恨恨看向柳藏智﹐卻見他目光閃爍﹐面露躲避之態﹐立時恍然大悟。 rW(<[2vg  
:v>Nz7SB  
兩卷書﹐必然握有柳藏智的把柄。 j6_tFJT  
ij<6gv~ n"  
“哼﹗兩卷書﹐我絕對不相信﹐你還能瞞得了一輩子﹗” UfWn\*J&k  
n6Qsug$z  
~~~~~~~~~~~~~              ~~~~~~~~~~~~~~~          ~~~~~~~~~~~~~~ %}=:gF  
+__PT4ps  
“哈哈……”得知紅雲的精彩表演﹐藍霞笑得前仰後合﹐不能自已。天鎖之爭已告一段落﹐在正道人士護航下﹐龍族雖然有所損傷﹐但總體損失仍是低于他的預計。 OW|5IEC  
F+3}Gkn  
“紅雲……”藍霞漸漸止住笑聲﹐一抹幾不可見的心疼侵上面容。“若非你當年以算萬年之名留下這麼多後患﹐你用得著如此辛苦麼……黑心陀利欲熏心﹐處處找你麻煩﹐不就是因為你一句‘識吾者助上指尖﹐有心人需算萬年’ 嗎﹖你……何必呢﹖” efu'PfZ`&  
;9rS[$^$O  
重新排佈了一下日後計劃﹐他暗自嘆氣。龍族按如今的形勢﹐離絕滅之日不遠了﹔而紅雲身邊一干人的護航幫助﹐才是日後拿下天宇﹐最大的阻礙。只是三尊沒落之前﹐長城沒必要趕著出兵﹐先讓天宇自己人先自相殘殺一陣吧。 byTTLs,}d  
C>:'@o Z  
沒日沒夜的黑暗時空﹐到處死氣沉沉﹐安靜得令人心慌。又翻了兩頁書冊﹐藍霞心底煩悶﹐轉過視線﹐注視著旁邊一盞燈火。一直很不屑城主魔空在外廳和走廊裡佈置的幻彩霓虹﹐俗麗華燈﹐藍霞從來不用那些東西照明﹐只一心執著火焰的微弱光明和淡淡溫暖。 7A mnxFC  
J*} warf&  
那些聊以慰藉的光明和溫暖﹐好像多年來一直佔據他內心深處的某人﹐讓他又愛又恨﹐竭盡全力地閉關修行﹐巨細靡遺地運籌帷幄﹐好像賭氣一般傾注自己的全部才華和智慧﹐來譜寫自己的人生﹐掌握自己曾經失落的一切。 NP#:} )  
QwSYjR:K  
踏錯一步是非路﹐是非路上踏錯步。 BQ7p<{G  
uVn"'p-  
兩卷書費盡心機為造天筆求來七天後三教公審的延期﹐卻也因此等來了自己的第一波劫數。 ,s9gGCA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三章 miTySY6 ^  
7B)m/%>3s  
“嗯~造天筆將被三教公審﹐除非奇跡發生﹐不然難逃死劫了﹗”藍霞翻看手中報告﹐當他看見紅雲在預言頂的新留言之時﹐微微錯愕。 f~0CpB*X  
<lo\7p$A  
“赤雷道長生乎﹖不短命。兩卷書長生乎﹖不獨活。” dz>2/'  
p-Jp/*R5  
怎麼會是這樣的預言﹖三尊出黑洞﹐黑暗冥尊一定不會放過叛徒赤雷道﹐紅雲何必替他作保﹖何況赤雷道坑害正道中人已久﹐難道…… 3Hd~mfO\  
j*' +f~ A  
又唸了這兩句話幾遍﹐藍霞恍然大悟﹐隨即陷入沉思。 ~Bi>T15e  
!JGe .U5  
“兩卷書—”氣到聲音發抖的黑心陀看著浮現標點的預言﹐再也說不出半句話。 {)?:d6"  
HPz3"3n!  
“赤雷道長生乎﹖不﹐短命。兩卷書長生乎﹖不﹐獨活。” ^kO+NH40  
MOia] 5  
“黑心陀好友﹐讓你作陪三日﹐飽受寒夜冷風吹襲﹐兩卷書感恩不忘。告辭啊﹗”依舊是謙恭有禮的溫和話語﹐卻準確擊在對手心口﹐紅雲重挫黑心陀之後﹐翩然離去。 a7@':Rb n  
6^l|/\Y{  
赤雷道被黑暗冥尊盛怒之下擊成碎粉﹐黑心陀本想親眼目睹紅雲預言失準被殺﹐或者被迫現出算萬年的身份﹐沒想到反被羞辱﹐再次鎩羽而歸。羞憤怒火之下﹐口吐鮮血。 l{o,"P"  
$~+(si2  
“兩卷書﹗等著接招吧﹗” BH"OphE  
r&y0`M  
念念不忘好友造天筆﹐紅雲三番五次奔走儒﹑道﹑佛三聖之間﹐乞求赦免好友使用禁招之罪。無奈道聖千道寒﹐一心除去儒門奇人造天筆﹐堅決不會肯松口。 ~9[O'  
m0Geq.  
“唉﹗一步踏錯是非路﹐是非路上踏錯步。造天筆時日無多﹐現在只求能抓緊所剩無幾的時間﹐為九龍點開天竅……”含淚揮別愛護自己的徒兒一好漢﹐造天筆決然踏上宿命之路。 Q_r}cL/A  
YstR T1  
審判地點是高峰之巔千丈崖﹐面對儒聖文冠天﹐造天筆難言心中苦澀﹐只艱難開口道﹕“吾……讓儒教蒙羞……” yCvP-?2  
@y!oKF  
冷眼看著為難的儒聖﹐千道寒冷然開口。“文冠天﹐喜怒哀樂人生難免﹐心中雖有諸多不願﹐但面對無情的變數﹐又能如何呢﹖” 2if7|o$=  
~~\C.6c#  
佛聖金慧蓮亦是心存慈悲﹐圓場道﹕“戒律之嚴厲﹐也不外乎人情啊﹗” _@5|r|P>  
[. Db56  
冷笑一聲﹐千道寒說﹕“我也希望沒有誓約約束﹐可是……”故意望向雲海內穩穩佇立的三教誓石﹐“一切秉公處理吧﹗文冠天﹐造天筆乃你的教下﹐由你判決吧。” qeUT]* w  
K'_qi8Z  
躊躇甚久﹐文冠天一咬牙﹐艱難開口。 BICG@  
S6CI+W  
“造天筆聽著﹗三教誓約乃天宇和平象徵﹐你身為儒教一員﹐不能堅心遵守﹐濫用禁招‘滿天神字’ 於武林﹐經過被害者黑夜怨靈的指證﹐你無從狡辯。現在我以最公正﹑嚴厲的判決﹐處你死罪。” e~U]yg5X-  
\'Q rJ ?D  
話語一出﹐文冠天頹然轉身﹐潸然落淚。造天筆大吃一驚﹐連連後退了好幾步。金慧蓮急忙開口﹕“且慢且慢﹐造天筆罪不及死啊﹗” OAauD$Hh  
Fd86P.Df  
搶在眾人之前﹐千道寒朗聲道﹕“君無戲言﹐臣無亂奏。三教聖者以口威立天宇﹐雖判得太過﹐可是為時已晚了﹗” 2z9s$tp  
#PkZi(k hv  
此話一出﹐佛聖也落下淚來。造天筆自從離開詩海捲入紅塵﹐步步為天宇﹐處處助龍族﹐日夜奔走﹐勞苦功高。可恨天后一派設下連環毒局﹐一心置他於死地。如今雖是儒佛兩聖有意挽救﹐奈何道聖之心早已偏離。只有轉開視線﹐不忍望向即將發生的殘忍一幕。 jP{&U&!i  
l@)`Q  
文冠天強忍淚水﹐悲傷目光望向道聖﹕“千道寒﹐造天筆已是誓約之下的犧牲者﹐望你一招將他送到往生路﹐免受在世之苦。” xfa-   
D){my_ /  
冷笑一聲﹐千道寒不滿上前。“你以為我樂意殺人嗎﹖造天筆﹐可有遺言﹖” 5MCnGg@  
Lc#GBaJ  
低下頭去﹐造天筆默默搖頭。 21$E.x 6  
awv$ }EFo  
“臨刑﹗”一聲暴喝﹐千道寒凝氣在手﹐蓄勢待發。 sg8[TFX@Z  
|z7V1xF  
昔日閑逸悠然﹐不染紅塵﹐笑對紜紜眾生。今日一步踏錯﹐遺恨萬年。 `y|_hb  
; I;&O5Y  
~~~~~~~~~~~~~              ~~~~~~~~~~~~~~~          ~~~~~~~~~~~~~~ 8<)ZpB,7  
(Z0_e&=*  
“半截至尊﹐殘紅婉燕這名字﹐好熟悉啊﹗”黑心陀滿懷對兩卷書的仇恨﹐挑舋看著驚愁無限的合作夥伴。 g\% Z+Dc  
(^NYC$ZxM=  
“你……什麼條件﹐快說來﹗”心底最深處的痛楚被人生生挖出來﹐半截至尊無可奈何﹐只好依他所求。 xG(xG%J  
rJ)j./c  
“叫兩卷書擋你三掌。第一掌打出他的穴道﹐二掌鎖住他全身可動之脈﹐第三掌﹐打碎他胸前佛印。如果胸前無佛門的如來璽印﹐我再背後一招﹐送他上路。一切有勞﹗” T-LX>*  
PU,%Y_xR  
為了履行條件﹐半截至尊氣勢洶洶﹐半路攔截受傷慘重的一條龍。 u4h0s1iI  
apOa E7|  
“兩卷書﹐要我放人走路﹐你有兩條路可選。” O9C&1A|lA  
16ZyLt  
“只要有理﹐兩卷書願意一聽。” 懮心望向奄奄一息的九龍之首一條龍﹐紅雲心急如焚。 "<"m}rE?Q  
lrAhdi  
“一是承認你就是算萬年﹐二是擋我三掌。” p0[+Zm{#l  
RR+{uSO,t  
“兩卷書非算萬年也。”  k^Q.lb {  
: eCeJ~&E  
“很好﹐接招吧﹗”半截至尊也不廢話﹐一掌打去﹐紅雲未及抵抗﹐已倒地吐血。 Z]e`bfNnI  
4[(NxXH8M  
“呃……” _U_O0@xi  
vc :%  
半截至尊絲毫不給他喘息機會﹐“再接招﹗” {h=gnR-9  
=EYWiK77a  
武林當下的頭號狂人﹐氣勁凶猛霸道﹐兩下將紅雲打得吐血不止。抑住傷體的沉重﹐紅雲抬眼望去﹐險些驚飛了魂魄。 )q66^% ;S  
;I&XG  
一條龍氣息漸無﹐手臂也垂了下來…… QC?~$>h!?  
-&COI-P8  
“哎呀﹗可恨哪﹗”紅雲拼盡全力﹐對著再次發招的半截至尊猛出一掌﹐兩股驚天動地的氣勁合二為一﹐偏離方向﹐竟向某個方向射去— &7i&"TNptP  
Z5E; FGPb  
~~~~~~~~~~~~~              ~~~~~~~~~~~~~~~          ~~~~~~~~~~~~~~ $J^fpXO  
9Ta0Li  
千道寒發功同時﹐不知何處飛來一道光勁﹐不偏不倚擊中雲海誓石﹐毀天滅地的威力將誓石瞬間打成粉末。儒佛雙聖見狀﹐眼疾手快﹐上前擋招﹐雙雙護下造天筆。 R_O=WmD  
?j0yT@G  
“千道寒﹗誓石已破﹐三教約束到此為止﹐你怎可再發招啊﹖” 41x"Q?.bY  
Z\$M)e8n  
“這……我已出手﹐一時無法控制。” 千道寒心內暗叫可惜﹐表面卻道﹕ “嗯﹐現在三教立下的誓約﹐隨著突來的變數﹐已經蕩然無存了。此事就到此為止吧。” W6Mq:?+D  
m):*>o55  
文冠天幾乎虛脫地松了一口氣。“蒼天啊﹗你終於降下慈心么﹖造天筆﹐儒教重新宣判﹐你不必再為天宇負起任何責任。下去吧﹗” X$;&Mdo.  
Y hQ)M5  
這邊﹐已經站立不住的紅雲﹐遙望遠方﹐竟然面上微露喜悅神色。只是隨即面色蒼白﹐軟倒在地。 0,nz*UDk  
Cs_&BSs  
半截至尊見狀嘆道﹕“你何苦呢﹖我第二掌已經將你脈道鎖住﹐你還敢運動真元﹐非但救不了一條龍﹐反而替你自己惹來滅身之禍啊﹗” ?!K6")SE  
n1JtY75#,/  
紅雲虛弱笑道﹕“救不了眼前之人﹐卻救了遠方的朋友。沒有你驚天功力相助﹐哪來天宇三分呢﹖” TF%Xb>jy[  
[}YUi>NGA  
此言一出﹐躲在樹叢內的黑心陀差點驚叫出聲。至此﹐他已深深體悟到﹐縱然兩卷書非算萬年﹐同樣是他怎麼也追不上的對手。 5f{P% x(  
6Cz O ztn  
一句話﹐將半截至尊惹得怒火中燒。回想造天筆三番兩次欲為黑蟒點天竅﹐不禁恨上加恨﹐遷怒之掌毫不留情打在紅雲身上﹐直到他昏死過去。 wk ^7/B  
%@Z;;5L  
~~~~~~~~~~~~~              ~~~~~~~~~~~~~~~          ~~~~~~~~~~~~~~ 1X[^^p~^  
,sIC=V +  
讀完手中報告的長城軍師﹐則是頹然坐倒﹐內心五味雜陳。紅雲測算精準﹐兵行險著﹐不但救下造天筆﹐還順便替三教解約﹐讓正道中人再無約束﹐而且從此使得三教鼎立局面形成﹐對抗外勢力也多了一分勝算。 .[ }G{%M~[  
\n t~K}a  
想到自己未來的對手竟有如此實力﹐藍霞期待之外﹐興奮中隱約夾雜一抹複雜。 'f!U[Qatg  
8Z0x*Ssk  
“紅雲……你為天宇﹐已經為自己惹來太多極端﹐長此以往﹐你……” <:V~_j6P0  
Bb:C^CHIQm  
回頭又重複看了幾遍﹐藍霞臉色慢慢陰沉下來。 L;* s-j6y  
1_<x%>zG  
“一揮長虹造天筆﹐能讓紅雲驕子兩卷書花費如此大的心思保護﹐你行情不差啊﹗” UXlZI'|He  
ni&|;"Nt-  
想到師弟紅雲巧妙佈計﹐全力護友﹐心底陡然昇起一抹醋意。恨恨地捏緊扇柄﹐卻聽得門外屬下的通報。 ~N/r;omVc  
?+))J~@t  
“啟稟軍師﹐昔日半截至尊手下﹐落葉人飄舟當年並未絕命﹐而是被兩卷書所救﹐近日再次出現江湖﹐改名秋之者。” `0N7Gc  
i1|>JM[V  
聞言﹐向來冷靜不動聲色的藍霞﹐竟然抑制不住﹐“啊” 了一聲﹐卻隨即強行壓下激動﹐平聲對門外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 mwo:+^v(  
8[KKi~A  
一時間﹐酸甜苦辣悉數涌上心頭。紅雲啊紅雲﹐你竟敢…… b?l>vUgAg  
QYMfxpiC  
理智不受控制的藍霞﹐竟然一時間忘記﹐紅雲完全不知道他在時空長城任職﹐而且固執地認定﹐紅雲是專門在和他作對﹗想到最重要的一樁可能﹕時空長城長久以來的佈局和計劃﹐也許就因此通過飄舟傳達到紅雲那裡﹗ Bz<hP*.O  
>Jmla~A  
勉強壓抑下心中暴怒﹐藍霞快步來到書桌前﹐抽出信紙﹐開始下令。 1!KROes4  
\4L ur  
“半截至尊﹐昔日叛徒﹐勿必儘早斬除﹗” !JDr58  
U\p`YZ  
都是當日屬下傳報不清﹐預言頂上看似一樣實則完全不同的兩張預言(“飄舟斷魂” 和“落葉歸根﹐飄舟斷魂”)﹐混淆了眾人視線﹐也讓飄舟保存了一線生機。 \ dFE.4  
}! EVf  
“紅雲……你存心和我過不去﹗”重重把筆一摔﹐藍霞走到門口﹐厲聲喝道﹕“來人﹗” RbX9PF"|+  
1>OlBp  
“屬下在﹗” 3l~+VBR_  
7ocUFY0"  
甩下信封﹐藍霞恨道﹕ “傳令半截至尊﹐叫他儘早斬除叛徒飄舟﹗” Qz,2PO  
st;iGg  
“是﹗” -;7xUNQ  
SHX`/  
可是沒幾天﹐藍霞竟然接到了讓他驚斷魂魄的消息。 >`\.i,X .D  
Jv8:GgSg  
金鴒翼舞動﹐七殘一股風﹔萬年終需盡﹐鮮血染道紅。 rXi&8R[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四章 -G.N  
'4 *0Pw  
“好友造天筆﹐這裡四封信﹐麻煩你了。” E`o_R=%  
~_fc=^o  
“兩卷書啊﹗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為何明知是不歸路﹐仍然單獨前往呢﹖ FJc8g6M  
'#7k9\  
“英雄本色四字﹐精神剛烈。我自私﹐想獨自體悟。” ]q1w@)]n}  
zMv`<m%  
握緊手中信函﹐造天筆沉痛嘆息。“你放心﹐我一定盡力辦好此事﹐了卻你的心願。” /oT~CB..  
I=kqkuW  
“感謝你。此生朋友情淺﹐但願來世緣深。” 紅雲誠摯說道﹐面容卻是義無反顧的決絕。 Kk8wlC  
k24I1DlR8  
“言重了。” 造天筆上前一步﹐卻被紅雲輕輕避開。 9^XZ|`  
,^([aK  
“唉……生死至交十三世。” UjI./"]O  
MJ JC6:  
心中一震﹐造天筆靈犀通徹﹐瞬間解悟。一抬眼﹐看見紅雲澄澈清亮目光閃爍﹐不禁嘴角微微上彎。 ~6f/jCluR%  
_d]{[& p4t  
“知音難逢尋萬年。” ^ 8}P_  
1m~|e.g_'`  
無常道風雲變幻﹐隨時辰不斷轉換空間﹐詭異難測。無星無月的陰冷夜晚﹐只有預言頂上狂風猛吹的紙片﹐默默訴說著武道的詭譎殘酷。  ;j26(dH  
3gUY13C}:p  
“兩卷書﹗”看見仇人﹐陰界聯盟之首黑暗冥尊咬牙恨道﹕“這次你如果能活命從無常道離開﹐七大聯盟非但立刻解散﹐我黑暗冥尊也甘願自盡預言頂﹗” ^*}D*=>\  
|8'}mjs.Q  
“既然敢來﹐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昂然面對張牙舞爪的陰界七大先天﹐紅雲沒半點畏懼。 e3ZRL91c  
v WXo#  
“嘿嘿……雄心萬丈﹐可惜英雄命短﹗” @rYZ0`E9  
M2Nh3ijr  
“兩卷書借此機會﹐提醒七大聯盟﹐武林不是這般容易就統合。” GrLxERf  
jlBsm'M<m  
“少廢話﹗接招來﹗”已經失去耐心的狂人﹐蓄勢在手﹐陰毒招式毫不留情招呼過去。 @@D/&}#F  
d~aTjf  
無常道紅雲血戰七聯盟﹐事關重大﹐也必然是紅雲重要暗棋一著﹐藍霞不再坐鎮長城中樞聽詢傳報﹐而是潛入天宇一角﹐欲親眼觀視。 p%$r\G-x  
GJB+] b-  
“紅雲為何貼出‘子時命數盡﹐三天解迷津﹐太虛降豪光﹐萬年渡風塵’ 的預言﹖如果不是對此戰充滿信心﹐何來此貼呢﹖” !0l|[c4 e>  
b$'%)\('g  
沉吟許久得不到結論﹐藍霞決定先按兵不動﹐看看結局再說。 #`_W?-%^  
R|RGoGE6g  
一直到親眼看著棺材被運到天宇麟池﹐藍霞始終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事。好不容易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默默站在停棺的後方樹林內﹐焦急思考著種種可能。 JPDxzp  
_/:--Z  
正在沉思中﹐前方腳步聲傳來﹐定睛一看﹐居然是星宿過客黑心陀﹗心念一動﹐藍霞並不出面﹐只以意念傳音﹐呼喚對方。 OAkqPG&w  
'gN[LERT  
“只差最後一步﹐沒能揭開兩卷書的真實身份。堂堂預言頂第一人﹐咽得下這口氣嗎﹖” e)H FI|>  
~~{lIO)&  
“嗯﹖什麼人﹖”本想偷偷來證實一下兩卷書的生死﹐結果突然被傳音挑起心中迷惑﹐黑心陀心內開始忐忑不安起來。恰逢此刻﹐黑暗冥尊因為陰界聯盟折損三人﹐心下不忿﹐連夜趕來﹐欲將紅雲毀尸滅跡﹐以消心頭怒火。 $(62j0mS>  
Ov(k:"N  
黑心陀一見﹐陰笑步上前去。“想不到三尊之一﹐記恨的心如此強烈。陰界之主啊﹐今天就算沒遇上﹐他日我也會找你﹗” 570ja7C:  
Sqp91[,  
黑暗冥尊一驚。“你想怎樣﹖” 1jx?zvE,  
!*c%Dj  
“將陰界除名﹗” q}_8iDO6  
QHv]7&^rlj  
好整以暇地看著武林兩大強人對鬥﹐藍霞嘴邊冷笑連連。當他看到最後一招﹐黑心陀居然使出“十尖交合” 打敗冥尊﹐才錯愕起來。 8;qOsV)UDT  
2_Lu 0Yrg  
“太虛降豪光﹐萬年渡風塵﹗紅雲無論生死﹐都絕對不曾踏出麟池半步﹐那究竟是誰﹐助黑心陀練成十尖交合﹖” :30daKo  
!IJ YaQ6z  
心下已有九成把握﹐紅雲此次必是詐死﹐藍霞仍然不敢大意﹐專心等候接下來的變數。果然﹐太陰門因為陰界勢敗﹐已露出蹤跡﹐輪迴四生之一﹐超渡劍生來到麟池﹐對准棺木方向﹐揚手揮出劍氣— <RxxGD  
=4)8a"7#.  
藍霞想也沒想﹐揚手發招﹐擋下那道劍氣﹐隨即暗叫失策。麟池有人顧守﹐超渡劍生必定回報此事﹐紅雲的生死必然再度引起各方懷疑﹐只怕從此麟池將不得安寧了。 i{}m 8K)  
!v3d:n\W8  
“可恨太陰門伏駝自立門戶﹐偏偏現在還不能驚動他。”放下揚起的手﹐藍霞不悅低哼。“等時空長城正式入天宇﹐你將後悔莫及啊﹗” @w33u^  
.\`M oH  
夜漸深沉﹐萬籟俱寂。藍霞溫柔目光投向麟池上方﹐緩步而去。 -qSGa;PJ  
g#P]72TQ  
到了跟前﹐看見空無一物的棺木﹐藍霞也沒怎麼吃驚。可是當他回頭緩緩走下來﹐卻被眼前不知何時出現的一襲紅影所震懾。 =?CIC%6m  
ZW))Mx#K=T  
紅雲隨意坐在一棵樹下﹐衣袍半敞﹐平靜目光看著他。沒有喜悅﹐沒有驚訝﹐沒有憤怒失望﹐只是淡淡地看著他﹐好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n.&N   
}G(#jOYk  
時隔多年﹐印象中的紅雲經歷風雨江湖洗禮﹐顯得更加優雅成熟。只是苦戰之後﹐蒼白面容﹐瘦弱身軀﹐讓藍霞幾乎抑制不住﹐將他摟進懷中的衝動。 k Jz^\Re  
vmxS^_I  
因激動而稍微哽咽﹐藍霞卻被他的冷淡震住而難以開口﹐只是怔怔地看著日思夜想的人。 #pWy%U  
v#d3W| ~  
“身帶重傷﹐不能起身見禮﹐請師兄原諒。” 一貫的溫和有禮話語﹐卻如最殘酷的利箭﹐刺在藍霞心口。 yu#m6K  
([m4 dr  
“紅雲…… ” 不知該如何接話﹐當他看到紅雲將視線從他身上轉開的時候﹐一切隱忍頓時化為烏有。 UaG&HGg]!  
"wVisL2+.  
“師兄﹐拿整個天宇和龍族玩的游戲﹐很過癮吧﹖”紅雲無視衝上來緊緊抱住自己的男人﹐諷刺輕笑。若非方才聽到他的自言自語﹐自己哪敢相信這一切竟是如此殘酷的真相﹗ {%2p(5FB  
#}6~>A  
“我沒有﹗我只是……” ZHRMW'Ne  
N/C$8D34  
“紅雲知道﹐你只是想試試﹐天宇的精英能人﹐能在你的佈局和手段下活多久﹐對嗎﹖當初背叛學府﹐反出天宇﹐不就是為了爭這口氣麼。” 因為身體虛弱﹐紅雲毫不反抗﹐但時間一久﹐也被他強力的壓迫弄得身體隱隱不適﹐“藍霞﹐放開我。” k'v+/6 Y  
f3;[ZS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你何必拿這些話來傷我﹗”藍霞從心底不承認他說的動機﹐更加用力地想把他揉進懷中﹕“紅雲﹐你的死訊已傳遍天宇﹐你從此無後顧之懮了﹐跟我走吧﹗” =m|<~t  
pl}W|kW}  
“抱歉﹐紅雲不能放下被你折騰得千瘡百孔的天宇和龍族。” 話一出口﹐紅雲自己也覺得稍微過份﹐畢竟起局是龍族兩派內鬥﹐才惹來其它勢力的覬覦和殘害﹐怎麼能統統歸罪于時空長城頭上﹖ e9\_H=t+  
DW,Z})9  
“你…… ” 藍霞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很好﹐你說說看﹐我都做什麼了﹗” v%#@.D!)  
0 Swu]OE  
因為說錯話﹐紅雲不禁語塞﹐卻一直沒有停下掙扎。 87pu\(,'  
JrxQ.,*i  
向來伶牙俐齒的師弟突然沉默下來﹐藍霞警戒頓起﹐莫不是之前飄舟已將他所知曉的長城情報計劃﹐儘數告知紅雲了吧﹖﹗ G_WFg$7G%  
asW W@E  
驚覺有這種可能﹐藍霞不覺手勁一松﹐讓紅雲氣喘吁吁掙開了他的懷抱﹐虛弱往後倒去。拼著一口氣﹐紅雲揮開師兄伸來扶自己的手﹐用手肘撐地﹐垂下頭不願意看他。 }w=|"a|,  
]'<}kJtN.  
“是說不出來﹐還是不願意說﹖”藍霞見他如此排斥自己﹐恨恨地抓住他撐地的手肘﹐用力一拉﹐左手一推他的肩頭﹐就將紅雲壓在地上。 iQ;lvOja  
RSe av  
多年前的放肆回憶突然重回腦中﹐紅雲極度驚恐﹐想也沒想﹐腳下一踹﹐右手拼盡元力揮出一掌﹐將藍霞遠遠打開。 i1{)\/f3  
OZKZv,  
藍霞挨了打﹐反而冷靜下來﹐深邃目光射向虛弱無比﹐已經無力再動作的紅雲。紅雲感受到他駭人的目光﹐心中發慌﹐身體隱隱顫抖。半晌﹐兩個人就這麼盯著對方﹐直到藍霞開口。 8VpmcGvc3  
v)vogtAQa  
“紅雲﹐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有多少底牌﹖”藍霞一步步逼近﹐居高臨下看著幾乎縮成一團的紅雲。 CTqhXk[  
D3tcwjXoW_  
不再說話﹐紅雲暗自運氣﹐想再做最後一擊之後遁離此地﹐別作打算。可是似乎看穿他企圖的藍霞冷笑一聲﹐搶先一步﹐一掌打在紅雲胸口﹐不但沖散氣流﹐而且將他的脈門完全鎖住。 75h]# k9\  
D=f$-rn  
絲毫沒給痛苦咳嗽的紅雲片刻喘息機會﹐藍霞順手一把拽開他的衣領﹐將他再次按倒地上﹐另一手蠻橫抽下他的衣帶﹐身子也隨即壓了上去。 5IgO4<B  
A(XX2f!i  
紅雲見狀大吃一驚﹐拼命掙扎。可是藍霞力氣比他不知大多少﹐又正值是體虛氣弱之時﹐怎麼反抗也無力逃脫。藍霞三兩下將他雙手手腕捆在身後﹐然後扯掉他身上剩下的衣物﹐火熱的目光盯著他。 e6y!,My<  
,7d#t4  
被折辱得瑟瑟發抖﹐紅雲卻更加頑強﹐嘴唇緊咬﹐一句求饒的話都沒有﹐只是恨恨地瞪著藍霞。藍霞被激起怒火﹐俯下身去﹐一口吻住紅雲的紅唇﹐瘋狂吮吸﹐雙手重重撫摸揉掐他的軀體。粗暴的對待讓紅雲倔強反抗﹐當藍霞的舌頭伸入他口腔的時候﹐他毫不留情地重重咬下去。 1n)YCSA  
Tv,ZS   
“ 你走﹗你快走啊﹗”紅雲使勁扭動身體﹐欲從雙手束縛中掙開。藍霞吃痛捂住嘴﹐然後失控大吼起來。 <\d`}A:&  
|@B|o-  
“紅雲﹗” d_[ zt)  
A/Sj>Y1j  
驚恐看著藍霞出手點住他的穴道﹐軟倒在他的懷中﹐紅雲突然感覺一陣心慌意亂﹐尖叫出聲。 p`"Ic2xPJ  
fn5!Nr ,  
“放開我﹐快放開我啊﹗” &`'@}o>2  
-LFk7a  
“紅雲﹐天宇麟池現在隨時會有人來﹐你不希望行蹤暴露吧。” 藍霞卻突然間恢復平常的冷靜﹐一邊解下自己的披風鋪在地上﹐一邊將動彈不得的紅雲輕輕放在上面。 z  +c8G  
Yru,YA   
“別……別這樣啊……”紅雲驚羞難當﹐眼淚幾乎要逼出眼眶。 f(EO|d^u  
3z k},8fu  
藍霞俯下身軀﹐輕輕吻去那差點落下的淚珠。 Z0 c|;  
M^n^wz  
“紅雲﹐跟我走吧。只要你點頭﹐你想要怎麼樣﹐藍霞誓死為你完成。” Lq#!}QcW=  
qP9`p4c8i  
微微仰頭﹐紅雲不自主呻吟出聲。可是雙眼朦朧中﹐仍是緩緩搖頭。 ws;|fY  
$m-@ICG#  
“紅雲﹐你若不答應﹐日後會後悔的。” 藍霞手上動作仍是輕柔撫慰﹐口中的話語卻多了三分陰狠。 s?9`dv} P  
Rd@?2)Xm  
思及天宇已經付出的慘痛犧牲﹐紅雲決然搖頭。“龍族後輩皆已尋獲﹐龍族力量也逐漸整合﹐接下來……啊﹗” Co/04F.  
Q0XSQOl  
驚叫一聲﹐藍霞已經殘忍入侵他的身體。“接下來﹐就該是時空長城上場的時候了﹗”無視疼痛難耐的紅雲﹐他一邊無情地穿插﹐一邊殘酷笑道﹕“藍霞親自陪你唱對手戲﹐你是否感覺很榮幸呢﹖” D4{<~/oBv  
(2 P&@!|  
“啊……嗯……”紅雲完全無法回答﹐只能含淚忍痛被動接受他的攻勢。淚眼朦朧中﹐寂靜夜空仿彿被一片藍色雲彩完全籠罩﹐不見月亮﹐也不見星光。 NiVZ=wEp,  
Eb&=$4c=  
寂寞時空中﹐閃爍點點光華﹐不是你的清澈雙眼。茫茫天地﹐溫柔彩雲片片﹐何處是歸路。 :c:}_t{%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五章 \XbCJJP  
Wm!cjGK  
“日出日落又一天﹐生死道中皆聖賢。修繪萬象讀不滅﹐太虛渡者算萬年。” qjN*oM,  
g]?QV2bX6  
從天宇麟池痊癒復出的紅雲驕子﹐好不容易將身邊瑣事告一段落﹐匆匆找到造天筆。 f5*hOzKG6  
c`UizZ  
“你……你已經暴露身份了﹖” >4?735f=x  
AD7&-=p&w  
紅雲微微苦笑。“愛三千一掌打碎麟池棺木﹐發現真相啊﹗造天筆﹐感謝你這段日子來的幫助。” +@+*sVb  
o}L\b,])  
眼神一黯﹐造天筆嘆道﹕“幸好你及時出現了﹐不然……我恐怕也來不及了﹗” s[t?At->  
dlDO?T  
“嗯﹖發生何事﹖” xeRoif\4c  
R E9 `T  
“還記得當年七僧五儒嗎﹖” !!)NER-dv  
X(;W Y^i!  
幾十年前的命案再度掀出﹐紅雲登時知道不妙。“這……難道……” =GC,1WVEqV  
4=l$wg~;  
“數理命皇已經開審﹐他限我一個月期限﹐找出兇手﹐否則秉公處理。” 造天筆皺眉道﹕“我先前好不容易說服徒兒﹐解除他的懷疑﹔只是現在情形對我相當不利﹐不知道千道寒會找來何等人物作證……” mfk^t`w_  
`dgZ`#  
“哎呀﹗不妙﹗”紅雲驚叫一聲﹐“千道寒必然找來三千總門之主愛三千﹐那好友你就危險了﹗” }Rq{9j,%  
Yo}QW;,g  
“愛三千﹖難道……”造天筆心念快轉﹐抬頭正對上紅雲焦急面容。躊躇片刻﹐絕然搖頭。 x.q"FXu  
\| 'Yuh  
“紅雲﹐你療傷期間﹐天宇發生劇變﹐先權五皇一一出現江湖﹐其中也牽連龍族後輩。造天筆如今身陷命案﹐不得脫身﹐龍族需要你的力量啊﹗” Hw,@oOh.  
oUL4l=dj.  
“紅雲欠你已經太多﹐不能……”回想當年詩海超塵絕俗的逍遙人﹐被自己一身是非牽扯到今天的地步﹐紅雲心如刀割。 55zy]|F"  
$g }aH(vf  
“紅雲……”造天筆輕輕把手放在他的肩頭。“你信不過我的能力嗎﹖” [$`%ve  
~Vf A  
可是有時候﹐能力不能幫助一切。天命天數﹐才是決定結局的關鍵。 |0VZ1{=*  
$AdBX}{  
就在紅雲匆忙奔走途中﹐一襲熟悉身影﹐橫擋前方。 [I( Yn  
j;EH[3  
“數理命皇﹗”看見香九齡竟然踏入江湖﹐紅雲始信造天筆所言不虛﹕天宇另一波動蕩開始了﹗ ^K:-r !v^  
sc y_  
“對不起﹐打擾你了。” 溫和有禮的嗓音淡淡響起﹐卻讓紅雲緊張萬分﹕萬一他問起十三懸案…… : CP,DO  
~ L"?C  
看見對方的疏離緊張﹐香九齡不禁嘆氣。心一橫﹐直接說出來由。 Bk/&H-NI  
2CV?cm  
“上官殘心為了你﹐追殺七大聯盟﹐因此激怒太陰門主地皇伏駝﹔這次又為了小梅直搗太陰總殿﹐已經與地皇結下樑子了。香九齡雖是他的師尊﹐但是此事頗大﹐我希望征詢你的意見。” SnY{|  
{vp*m :K  
幾乎握碎手中天卷﹐紅雲苦自心生。該怎麼辦﹖ rw[Ioyr-  
HnKXO  
看著紅雲痛苦掙扎的表情﹐香九齡心下不忍﹐低聲道﹕“你做何打算﹐香九齡全面支持啊﹗” /1b7f'  
yKC1h`2  
五皇現在還不能分心﹐雖然知曉地皇乃是陰邪的冒牌貨﹐但其它三皇﹐因為消失已久﹐無法確定立場為何。萬一鬧大﹐一定會波及數理命皇﹐弄的不好﹐護衛天宇的力量將再去一分。 G BM8:IG \  
cT nC  
何況……人各有命﹐就算逆天力挽狂瀾﹐也要有價值…… @jKB[S;JSn  
+77B656  
“紅雲……其實我已通過命盤﹐看出殘心的劫數……” M[QQi2:&  
c6VyF=2q  
渾身一震﹐紅雲再抬起頭來﹐已是淚流滿面。 EvF[h:C2  
]$I}r= Em  
“禍福隨天吧……”說完﹐紅雲快步轉身離去﹐留下怔怔的數理命皇﹐感慨萬千。 HmbQL2  
Dv~jVIXu  
“數理命皇﹗”迅速回神﹐卻是黑心陀﹐滿面難掩興奮之色﹐一路奔來。“請快跟我去看十三懸案的物證﹗” %RzCJxT  
;KT5qiqYH  
~~~~~~~~~~~~~              ~~~~~~~~~~~~~~~          ~~~~~~~~~~~~~~ yV*4|EkvW  
KY\=D 2m  
“仙仔放心﹗有徒兒以命相保﹐一定沒問題﹗”一好漢看著近來越發愁眉不展的造天筆﹐只恨自己沒能力儘早替老師洗刷冤屈。 N t\ZM  
e s<  
“還是要感謝數理命皇秉公執法﹐良心所在﹐寧願放過百人﹐不願錯殺一人啊﹗”造天筆心底喟嘆﹐無言嘆息。 b8glZb*$  
\q^:$iY~  
墳墓被一好漢打破﹐露出當年他親手埋下的僧袍﹑儒衣。一旁的黑心陀欣喜若狂﹐只待造天筆失足的好戲﹔不料一好漢斬釘截鐵﹐力保師尊清白﹐使得事情發展再得緩沖。 @I#uv|=N  
^ U~QQ  
思及當時紅雲的激動﹐造天筆頻頻搖頭。才剛剛脫離一劫﹐他實在不希望看到紅雲再次被捲入險惡風波﹔何況三千總門﹐勢力囂張﹐正邪兩派都曾在其下吃虧﹐萬一對紅雲不利﹐該如何是好啊﹗ }ldpudU  
>+):eB L  
匆忙從命皇身邊逃開﹐紅雲努力鎮定心神﹐來到三千總門﹐求見愛三千。 }l Gui>/D  
/dHIm`. Z  
“三千主宰現在喵喵洞。” od^ylg>K  
,( NN)Oj  
趕到愛三千之妹﹐貓姬慾三千的地盤﹐只見愛三千壓抑不住滿心驚喜﹐捏著小手帕跑了出來。 &_74h);2I:  
w^N QLV S  
“兩卷書~哦﹐不是﹐算萬年—我知道你一定還惦記著我﹗” IRTD(7"oyp  
R[OXYHu  
“三千主宰﹐紅雲此番前來﹐是希望你能夠出席命皇公審﹐提供確實證據。” 微微避開愛三千伸來的手﹐紅雲一臉正色。 <6X*k{  
z7TyS.z  
“兩卷書﹐只要你答應終身陪伴我﹐我願意向數理命皇說明一切。嗯~”說著﹐愛三千故意向紅雲懷中倒去。 tTWEhHQ`  
=Q*3\ )7  
紅雲一驚﹐不堪地往後退了一大步﹕“哎呀﹗淫蕩啊﹗” G=|~SYz  
&^l(RBp]0  
愛三千扑了空﹐哀怨道﹕“唉……久別重逢﹐你居然辱罵我﹖人家好傷心……” Zn[ppsz|  
%< `D' V@  
無可奈何下﹐紅雲按住情緒道﹕“愛三千﹐你有陰陽雙性並不怪你﹐可是我今天出面叫你指證﹐也是因為順此機會讓武林的人減去對你的排斥之心﹐畢竟你存有善良的一面。” /i#";~sO  
UqNUX?(  
愛三千卻倔強一揚頭。“愈是排斥﹐就愈加強我征服的意念﹗哼﹗” Y(R.<LtY  
F6aC'<#/  
紅雲見狀﹐也不多羅嗦。“既然相求無望﹐那我告退了﹗” ?$l|];m)-  
O&,8X-Ix  
還想說點什麼﹐身後一陣濃郁粉味旋風般捲來。在一旁偷窺多時的貓姬﹐媚眼圓睜﹐臉色泛紅﹐急急地詢問哥哥﹕ hw(\3h()  
I5 qrHBJ >  
“兄長﹐此人是誰﹖氣宇軒昂﹐英俊出眾﹐叫人好不自在啊﹗人家我要這個﹗我要這個啦﹗快為小妹設法啊﹗” =}.gU WV  
<. *bJ  
愛三千心裡泛起一股酸意﹐道﹕“如此平庸之人﹐怎麼配得上小妹你﹖” %Aqf=R_^  
8|zOgn{  
嬌美臉龐立刻漾著不滿﹐貓姬扯著兄長的袖子道﹕“人家不管啦﹗人家不管啦﹗” KC)}M zt6_  
"lSh 4X  
“這……好吧﹗他日為兄邀請他到貓門作客﹐這樣小妹應該歡喜了﹖” Je}0KW3G9L  
+wf9!_'  
“感謝兄長﹗”掩住羞紅面龐﹐貓姬樂不可支地跑開。 Qqs1%u;e8  
'u~0rMe4})  
漸漸遠去的紅雲﹐眼中閃過一抹陰霾。三千總門和貓門﹐擒捉九龍後輩一條龍﹑不像僧和小天真﹐還計劃滅掉其它九龍…… ~H1<8py\J  
dCe LW  
眼睛一瞇﹐紅雲下定決心﹐給這淫蕩的兄妹倆重重一擊。 5JHEBw5W%  
9zY6hh**  
~~~~~~~~~~~~~              ~~~~~~~~~~~~~~~          ~~~~~~~~~~~~~~ $sS~hy*  
lqKj;'  
五葉山無私亭﹐兩派嫌疑人分立兩旁﹐等待十三懸案二審開庭。清風一陣﹐命皇旗至﹐香九齡飛身上臺。 ~]q>}/&YLo  
Q<gUu^rq  
威嚴眼神掃視臺下一周﹐命皇緩緩開口。 p4 =/rkq  
{Ay dt8  
“聽著﹗最近因為命案頻傳﹐為防節外生枝﹐故提前審理本案。現在你們可以列出有力證據﹐以為辯護。” w ?*eBLJ(G  
w)`XM  
話音剛落﹐千道寒昂然站出。“三千主宰願意證明案發當時﹐千道寒不在現場。” _54gqD2C,  
}pIn3B)  
數理命皇轉向愛三千。“說出經過的情形。” Ih>s2nL  
Wky9w r:g  
嫣人一笑﹐愛三千向香九齡展露曖昧笑容。“因為那段日子是我們最親密的時候﹐整日遊玩天宇﹑訪問雙聖啊﹗哈哈……” ?^W1WEBm  
Z&U:KrFH  
“好﹐千道寒的人證在此﹐還有人證嗎﹖”環視寂靜一周﹐香九齡道﹕“既無人證﹐靜聽﹗涉案者千道寒﹑造天筆﹐必須向天發誓﹐凡是關係懸案之事﹐老實回答。若有虛言﹐天雷蓋頂﹐血肉四散。” Ka_;~LS>(  
)BvMFwQG  
千道寒不假思索﹕“若有虛言﹐天雷蓋頂﹐血肉四散﹗” E&eY79  
`G_~zt/  
造天筆也凜然道﹕“若有虛言﹐天雷蓋頂﹐血肉四散。” G]4Ca5;Z!N  
b?c/J {me  
香九齡見狀道﹕“好﹗聽來﹐你們二人誰練有五魄朝月﹐沖天七象﹖” qR_>41JU"  
*3r s+0  
千道寒搖頭道﹕“我不曾練過﹐也不曾聽過。” Gx6%Z$2n  
%qiVbm0  
“造天筆﹐你呢﹖” *tgu@9b  
Tjhy@3  
躊躇片刻﹐造天筆慨然開口。“唉… …我練有五魄朝月。” ],k~t5+  
IWq#W(yM  
香九齡一怔﹐臉色變得異常嚴肅﹕“是真﹖造天筆﹐想清楚啊﹗” m\X\Xp~A  
J=t}9.H~=  
昂然仰首望著命皇﹐造天筆決然道﹕“沒錯﹐人是我所殺﹗” t ^[fu,  
(:HT|gKoE  
“什麼﹗”香九齡急忙道﹕“審判庭上無戲言﹐造天筆你… … ” P_w4 DU  
YWvD+  
“人的確是吾所殺﹐不過其中另有隱情﹐懇請命皇聽我細說﹗” v"W*@7<`S  
%1.F;-GdsW  
一旁的千道寒喜上眉梢﹐想不到造天筆居然會順利招認。見他還有話說﹐不禁諷刺大笑﹕“哈哈… …殺人有理﹐可是我千道寒第一次聽說。命皇小心被騙啊﹗” zX4RqI  
e6Y>Bk   
“為求慎重起見﹐說吧﹗” }Sbk qd5  
HE%/+mZN  
造天筆緩緩道﹕“十三儒俠曾經歃血為盟﹐共同為儒教效力﹐若有異心﹐人神共誅。豈料除我之外的十二人﹐為圖謀七僧靈殼﹐同時背叛。” xcU!bDV  
#79[Qtkrhm  
“嗯。那你又是如何發覺的呢﹖” | @$I<  
w2'q9pB+  
“那日接到兩卷書的傳話﹐我就猜測有陰謀正在進行﹐所以急速趕到醫廬。果然不出所料﹐五儒正準備凐滅七僧的屍體﹐看我出現﹐不得不將吾除掉。” b%%r`j,'JE  
.Zv~a&GE  
“結果反被你除掉﹖”命皇暗驚﹐以一敵五仍能取勝﹐造天筆不簡單﹗“那其它七儒呢﹖” ?VmgM"'md  
mXOI"B9Sq  
“查訪至今﹐沒有消息。”  d]`6N  
kuD$]A Q`&  
千道寒譏諷道﹕“嗯﹖總不會無緣無故消失人海﹐一定是被你陷害﹐不敢承認﹗” dN)8r  
HyVV,q^E  
造天筆反駁道﹕“五條人命與十二條人命﹐結果同樣﹐我為什麼不敢承認﹖” ,>h"~X  
ekL;SN  
香九齡喝道﹕“肅靜﹗十三懸案到此真相大白﹐但是尚有疑點有待調查﹐所以本皇儘對命案部份宣判。十三儒俠之首夜讀五車書殘害同教﹐又凐滅證據﹐本該處以極刑﹐但念其行可誅﹐其情可憫﹐加上諸多疑問必須澄清﹐故改判廢除武功﹐禁入罪牢。來人﹗發監進行﹗” YE~IO5   
_ERtL5^  
千道寒哈哈大笑。“數理命皇斷案如神﹐還吾清白﹐千道寒銘感五內﹗” >&KH!:OX|  
rZJJ\ , |  
待道聖一干人離去﹐支持正道的人群不禁紛紛嘆息。“為了什麼智慧之門的‘夜空不滅之星’ 的虛幻傳說﹐害死七僧﹐太愚蠢也太卑鄙了﹗” 45 sEhs[$  
>kK@tJn  
“是啊﹗只是就這麼放走千道寒……” m^}|LB:5  
z3K$gEve  
命皇聽見議論﹐只是淡淡說道﹕“欲擒故縱之計﹐為造天筆尋求有利證據。” ]s AuL!  
U?le|tK  
一語點破﹐眾人恍然大悟﹐頻頻點頭。“啊……命皇深謀遠慮﹐非常人可比。佩服佩服﹗” ou<3}g  
.Y;f 9R  
對眾人讚揚無動于衷﹐命皇抬眼觀望﹐只見一襲紅影﹐匆忙而來。 $jg[6`L$  
qBX_v5pvVA  
“是紅雲﹐有事嗎﹖” 2c 0;P #ol  
<@KIDZYC  
來不及寒喧﹐紅雲焦急問道﹕“命案審判結束了﹖結果如何﹖” 4d5c ]%  
L AasmQ  
香九齡道﹕ “造天筆承認殺人﹐被判廢除武功監禁罪牢。” gZ$ 8Y7  
tr[}F7n9  
“啊—”聞言﹐紅雲驚叫一聲﹐一陣天旋地轉﹐失去了意識。 R+Hu?Dv&F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