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5695阅读
  • 308回复

★【荐】【羅黃/微漠御】洪荒年代 1-38(上卷完) 284F

楼层直达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 本帖被 碧落黄泉 设置为精华(2015-04-24) —
W2&o'(P\  
這篇文的靈感來源於《阿凡達》和《艾利之書》(The Book of Eli)。書名則是剽竊了Margaret Atwood女士的<The Year Of the Flood> Nu/wjx$b  
d)1 d0ES  
,` 6O{Z~  
================以下正文================ C6Lc   
F2QFQX(j  
1 x+EkL3{  
L 4V,y>  
kUGOkSP8[  
For once the God’s Garden was so green, m}hEi  
lE'3UqK  
0Ta&o-e  
That no one has ever seen. w;W# 'pE  
m Q4(<,F  
>J*x` a3Q  
But then we lost the Garden forevermore. /W9(}Id6  
,sI<AFI  
n+MWny  
And the emptiness becomes a festering sore. SO4?3wg7  
z?dd5.k  
eu={6/O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B\S}*IE  
i' V("  
0v+ -yEkw  
當第一縷陽光穿透雲層的時候,乳白色的霧氣從叢生的樹林中升騰而起,好像毛茸茸的蜘蛛腿一樣,彌漫到不遠的地方就慢慢消失了。東方逐漸顯明亮,遠處灰藍色的霧靄中溢出飽脹的暗紅,讓人想起遙遠的海洋。 ' Dp;fEU$  
}C4wED.  
U}@xMt8@l  
地面凹凸不平。曾有的寬闊柏油道路完全掩蓋黃沙之下,同周圍起伏的丘陵融為一體。丘陵中遺棄著大大小小褪漆的金屬塊,有的還保持著轎車的形狀,不時發出難聞的汽油味道,在陽光下反射出黯淡的光芒。更遠處廢舊的高塔斑駁陸離,看上去像是深海中重疊的珊瑚礁。 J?{@pA  
ckGmwYP9  
!6!Gx:  
空氣乾燥地嚇人,也安靜地嚇人。空曠的沙地上除了那片細小的樹林之外尋覓不到其他生命的痕跡,沒有鳥叫,也沒有機器的轟鳴,只有黑色的禿鷹張開翅膀在距離地面幾十米處無聲盤旋,不知在尋覓著什麽——不論條件如何嚴苛,禿鷹似乎總能平安生存下來。也許是它們的生命本身便象徵著死亡,因而才顯得如此不同。 ~jC+6v  
~=va<%{ U  
7-:R{&3Lm:  
忽然間空氣有了一絲波動,禿鷹們靜默地拍打起翅膀,紛紛沖上了高空。破曉的薄霧裡走出五個男人的身影,一前四后,正匆忙地朝著太陽升起的地方走。儘管清晨陽光照射的溫度攀升地很快,他們卻都用黑色的袍子和帽兜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戴著黑色墨鏡的半張臉,和袍子下面的平跟皮靴。 @,Z0u2WLl6  
d|?Xo\+  
;3x*pjLG:Q  
最前面的人身材高挑,他大踏步地走在荒廢的沙路上,每一步都很用力,留在地面的腳印卻很淺。身後的四個人原本同他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漸漸不能跟上他的腳步,於是小步跑著趕到了他的身邊。 {Y-~7@  
wg%g(FO  
6_,JW{#"  
“喂,朋友。”四人中的一個從左邊靠過去說:“你要去哪裡?” -M/j&<;LW  
>)F "lR:o  
`AYq,3V  
最前面的人愣了愣,加快了趕路的速度,低下頭用低沉的聲音回答道:“前面的城邦。” !iO2yp  
8Cs;.>75[  
B*Q9g r  
“正好,我們也要去。”四人中的另一個人走到了他的右邊,:“離這裡最近的有兩座城市。你是去天都,還是妖世浮屠?” 3xT9/8*  
&1(- 8z*  
27k(`{K  
“……妖世浮屠”,那人猶豫了一下,仿佛很不情願告訴他們答案。他說話含混不清,夾雜著奇怪的口音,遮掩在帽兜下的皮膚白得接近透明。 CP~mKmMV  
$=iw<B r  
&rGB58  
“真麻煩,妖世浮屠在另一個方向。”左邊的人說:“你恐怕是走錯了。不過沒關係,我們可以替你指路。”  ^M{,{bG  
#x;,RPw5  
>H^#!eaqw  
他一邊說著,一邊往中間靠去。最前面的人厭惡似地往右躲開,腳下幾乎已經是在奔跑。正在這個時候右邊的人突然伸出手去對準他的面頰就是一拳,他仰面怪叫了一聲,踉蹌退了幾步,帽兜滑落下來露出淺銀色的頭髮;墨鏡“哐噹”一聲掉在地上溅起沙土,底下是一雙驚恐的金色眼睛。 z/u^  
],_+J *  
>`r3@|UY  
“月族人!”四人中身材最矮的人高聲叫道。他剛才一直尾隨其後默不作聲,現在聽到聲音才知原來是個年輕女孩。她話音未落,那名月族人猛然轉身,一把抓過左邊男人的脖子,用力扯下了他的墨鏡。男人不及防備,想要閉眼已經來不及,發出一聲淒厲的哀嚎捂住面龐跌倒在地上,痛苦地左右翻滾。 c/Xg ARCO  
N_I KH)  
Y{D%v  
月族人跳過他的身體,向著道旁林立的沙丘撒足狂奔,他不需要墨鏡遮掩陽光,一轉眼就消失在沙丘後面。另外三人低咒一聲“混蛋”,也接二連三地越過同伴蜷曲的身軀,緊追在月族人身後奔跑。 NMe{1RM  
*,mI=1  
T'9ZR,{F  
“新手的低級錯誤!”其中一個男人在追逐中還不忘了責怪同伴:“所有人都知道丟了墨鏡會因燒壞眼睛而喪命。寒冰語,你是怎麼訓練他的?” M@#T`aS  
h);^4cU  
#MKM.T,\t  
“我當然……強調過……孤影笑!”另一個男人邊跑邊反駁,上氣不接下氣。 }x?F53I)  
Q_U.J0  
As<B8e]  
“閉嘴!”在寒冰語和孤影笑疾速交談的時候,先前說話的女孩超過了他們,語氣簡短地命令道:“追上他!” "$XX4w M  
U@M3.[jw  
_bGkJ=  
“是,玉小姐。”兩人異口同聲地回答,接著就看見女孩往右邊一偏,蹭蹭幾步登上了沙丘頂端,發現那名月族人身影之後,毫不猶豫地高高躍起,然後穩穩地踩落在臨近的沙丘上。她就這樣敏捷利落地在不同沙丘間迅速騰躍著,很快就縮短了同月族人的距離。兩個男人緊緊跟在她的身後,從隨身的挎包里套出牛角尖刀。 #8|LPfA  
kk %32(By  
wqhktgG  
銀髮金眸的月族人回頭看到三人越追越近,奔跑地更加迅速,若不是被稱為“玉小姐”的女孩找到了捷徑,追蹤者根本毫無勝算。終於女孩跳到了月族人的身後,對準他飛身撲上。月族人機敏的往旁邊躲避,女孩不顧自身平衡,在空中伸長雙腿,狠狠地踹上了他的左肩,著陸后以手撐地,漂亮的一個翻滾又重新站了起來。 @(Y!$><Is  
#0>xa]S  
VGmvfhf#"  
吃痛的月族人並沒有與他們硬拼的打算,捂著肩膀繼續往前跑去。隨後趕到的寒冰語和孤影笑也都撲了個空。孤影笑情急中擲出了尖刀,恰恰落在月族人身後半米外的地方。渾身沾滿沙土的女孩毫不遲疑地又追了上去,抽出隨身攜帶的套索緊捏在手掌中。 nq)F$@  
^Jp,&  
7 p{Pmq[  
就這樣又跑了一段,眼前身後仍然是寂寞的茫茫沙海。受傷的月族人步履開始錯亂,跟在他身後的三人也漸漸力不從心。他們咬緊牙關,鼻翼扇動著,依靠吞咽唾沫來滋潤干疼的喉嚨。女孩估計距離已經足夠接近,揮舞起套索,在空中呼呼作響。 *!%lBt{2  
CuWJai:nQ;  
7~ PL8  
就在這時右邊的沙丘後頭突然躥起一個短促尖銳的聲音,把大家都嚇了一跳。奔跑中的月族人驀然放慢了腳步扭頭看去,瞳孔興奮地收縮起來。女孩看准機會正要扔出套索,冷不防從左邊閃出一條從天而降的人影,迅速貼到了月族人的身後,反剪了他的雙手。月族人怒吼起來,抬腳向後踢去,那身影斜跨一步,橫起手肘,不輕不重地在他脖子上敲了一下,他便立刻軟成一團,昏了過去。 OvtE)u l@  
sU"%,Q5  
lG}#K^q  
月族人的敏捷度遠在人類之上,因此剛才這一套動作看似簡單,其實極難完成。追逐中的三人驚詫地停下腳步,見那身影熟練地俯下身去,捆綁住月族人的手腳,然後直起腰來面對著他們。 <.Ws; HN}  
Zz0e4C  
xSm;~')g  
那是個高高瘦瘦的年輕男人,臉頰削尖,皮膚白皙,扎在腦後的頭髮漂白后又挑染了幾束紅色,一縷彎彎的劉海垂在額前。他像他們一樣戴著墨鏡,卻穿著件洗得看不出原本顏色的長袖T恤和皺巴巴的藍色牛仔褲,戴著手套,腳下是雙駝色的磨砂皮靴,還背著個深灰色的帆布包。他一手拿著繩索,一手那著個打火機,嘴裡叼著根抽到一半,還帶著火星的煙,皺著眉頭說:“我原以為至少能等到把煙抽完。” O2?C *  
.!x&d4;,q  
V5 w1ET  
“喂,這是我們先發現的!” 孤影笑大聲說,跟兩名同伴們一起把白髮男人圍在了中間:“你這是什麽意思?” SVZocTt  
;f =m+QXU  
TIWR[r1!  
“唔,現在連你們這樣子的人,也能成為月狩了呀。”白髮男人仿佛沒聽出他的不滿,把煙夾在修長的手指中間,看他一眼輕鬆地說:“真遺憾,是我抓到的。” MKl0 d  
}(oeNP M8  
){*+s RBW  
“我們隸屬天都。——這名月族人是從天都乔装逃出來,應該還給我們。”寒冰語知道他不好對付,嘗試著同他理論:“不管你為誰工作,你也不會想同天都作對,對吧?” z3Q&O$5\  
;f[lq^eV  
:OG I|[  
“我為我自己工作”,男人毫不在意地回答,把煙頭丟在地上用腳掌碾滅了。孤影笑又問道:“剛才沙丘后那個奇怪的聲音是你弄的?是月族語。” )th[fUC(  
)S caT1I  
CIjc5^Y2  
“沒錯。”白髮男人回答。 7l D-|yx  
p+ CUYo(  
;V xRaj?  
“卑鄙的方法。”孤影笑說:“不管怎麼說,是我們將這名月族人追趕到你的陷阱里的。” >?, Zn  
T3X'73M  
Jsz!ro  
“……”白髮男人聳了聳肩,懶得和他說話似的,彎腰去拉昏迷著的月族人。性急的孤影笑大叫一聲“別動”,一拳就揮了過去。那人微微後仰,他的拳頭勘勘擦過鼻尖,然後一把用左手抓住他的手臂,斜下肩膀,右手肘狠狠一記撞擊上他的小腹。 U ? +_\  
rm iOeS`:  
l3>S{  
在孤影笑呻吟著彎腰倒地的同時,寒冰語和女孩一前一后地向男人出手了。可還沒等他將手裡的尖刀遞出,男人已經飛起一腳踢中他的膝蓋,然後又飛快地轉身,抓住女孩的手反扭到她的身後。女孩發出一聲短促的尖叫,白髮男人迅速鬆了手:“哦,我不對女人動手。” KJA :;   
" 8xAe0-4  
5E&#Kh(I  
女孩掙脫了他的鉗制,看一眼兩名尚未起身的同伴,捂住手臂慢慢退到幾米之外,从怀里拿出一枚逆十字形的黑色金屬徽章,上面豎刻著五個銀色的花體字母:“我們的確是受天都城刀無極閣下的派遣……你清楚城邦間的契約。” 1~5DIU^  
(N7 uaZ?Z  
an"&'D}U  
“與我無關。”男人冷冷說完,這時才將打火機塞進口袋裡,慢吞吞地走向右邊沙丘後頭,拿出一個小小的錄音機放進背包裡。他隨後輕而易舉地將那名月族人抗在肩膀上準備離開。孤影笑仍舊不甘心地叫道:“你打傷了我們,必定要付出同等的代價!” EY,jy]|#  
+$h  
7?$?Yu  
“哦。那你可要記好,那名被太陽烤瞎眼睛的可憐人,不是我的問題。”男人無所謂的說,轉身越走越遠。他身後傳來女孩略帶憤怒的譴責聲音:“那個時候你就在了。你根本就在偷偷的利用我們……”,後面的話他沒有留意,思緒已經飄到了別的地方。 ^"WV E["  
M|WBJ'#x0  
|A8@r&   
“這名月族人要帶去哪裡去出售才好……離這裡最近的城邦,應該是天都吧。”他暗暗想:“不如就去那裡。” hF%M!otcJ-  
$ik*!om5  
o~Se[p  
——至於剛才是否有人告訴過他這本來就是名從天都出逃的月族人,他已經完全不記得了。  =<HDek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3 条评分
蓝风密码 兔子 +20 2011-01-16 补上之前的加分,请继续加油!
白小次 兔子 +1 2010-10-12 -
白小次 萝卜 +8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0-10-12
2 ;]{ee?Q^ld  
yvAO"43  
Lc3&\q e  
When the Flood rages, ;G[V:.o-  
XYEwn_Y  
"y1Iu   
Together we count down our days. j4.wd RK  
dbI>\khI  
-@orIwA&  
The sun rises and changes for no reason, h>N}M}8  
IhnBp 6p9  
_?{7%(C  
But to everything there is a season. 1U 6B$(V^i  
uqMw-f/  
.E4* >@M5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PRKZg]?  
[a=exK  
swKkY`g  
*rxr:y#Ve  
gFDnt  
倘若在“洪荒”之前,一切都會簡單得多。白髮男人背著高大的月族人走在荒地上的時候忍不住這樣想。那時有各色交通工具,可以讓人在一天之內往返于兩個城邦。 \Wbmmd}8  
LP<A q  
?#xl3Z ;I  
然而“洪荒”把這一切都毀掉了——國家、種族、文化、秩序,同時還有傲慢和尊嚴。這其實是九十年前氣候劇變引起的災難,陽光中突然開始攜帶有大量輻射,遠超過人類能夠承受的範疇。世界各地都有大批大批的人不斷死去,好像一場傳染病迅速蔓延。 !X>u.}?g  
9!FX *}dC  
{e|qQ4~h  
“死亡使一切平等”,幾乎所有的語言中都有類似俚語,但卻只有在那一天來到的時刻,人們真正開始意識到先人們的智慧。 m,l/=M  
9&6juL  
55[ 4)*  
虔誠的教徒們聲稱這便是聖經中所記載淹沒地面的洪水,將其稱為“無水洪荒”(the waterless flood)。所不同的是在“洪荒”中倖存下來的並非諾亞和他方舟上的動物,而是極少數的、失去了科技支撐的人類,以及被稱為月族(Lunarn)的類人種族。 1b,a3w(:1  
3DU1c?M:  
1W^hPY  
擁有金色眼睛的美麗月族,皮膚在月下會發出柔和的螢光——“月族”的名字也便由lunar即月亮一词演变而來。 !Ok(mgV$/  
nm'l}/Ug  
)2}R1K>  
他們居住在罕無人跡的山中,使用落後的武器捕獵為生。直到環境異變之後,人們很快注意到月族的血清里能提煉出讓他們安全暴露于陽光下的抗體,但只能維持幾個月的時間,因此需要反復注射。 u-_r2U  
Bo 35L:r|  
G7Nw}cVJ)  
人類最初嘗試著同月族溝通,懇求他們提供血樣。被月族人蠻橫的拒絕後,在絕望和貪欲的驅使之下,以抓捕月族人為生的月狩(lunar hunter)這一職業便應運而生。 {SoI;o_>  
+-9vrEB  
D=tZ}_'{t  
最初還有人類學家極力反對,認為月族更像是一種土著,而並非可以獵捕的動物。但大家很快確信這是讓他們重新行走在太陽底下的唯一方法,質疑的聲音也便消亡殆盡。 kaG/8G(  
NBikYxa  
^t >mdxuq  
月狩是項極其危險的職業,在缺少醫藥的情況下,任何傷病都可能致命。於是獵人們組成團體,制定新的條規法律。這便成爲了 “洪荒”后各大城邦建立起來的最初基礎。 gI+8J.AG=  
s**<=M GK  
sD|l}f  
而天都,則是所有城邦中最為壯麗繁榮的一座,亦是“無水洪荒”后人類榮耀的頂峰。 0|3I^b  
~9X^3.nI  
nl@an!z  
年輕的白髮男人到達天都的時候正是傍晚,遠遠就能看到威嚴聳立的石砌黑色高臺。夕陽正徐徐沉下地平面,噴薄而出的彩霞鋪了半邊天空,簇擁着那座凜然靜默的龐大建築。 ] V D  
.;#T<S "  
&|v)   
他沒有把捕獲的月族人帶在身邊,而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天都的大門,順著大理石鋪成的石榴红階梯一路往下,很快就到了城市的主干道。久違的嘈雜人聲灌入他的耳膜,他不由自主地搖了搖頭。 sNf& "C!;  
y^. 66BH  
Epzg|L1)  
天都位於地下的部份是地面部份的十三倍。月族血清只能定量配給,人們必須在地下消磨大部份的時間。好在地底城市經過長期的建設,設施一應俱全,除了缺乏一張真實的天空之外,比起地面上荒蕪的廢棄環境實在更令人覺得舒適。 =c8}^3L~7  
UaT%tv>}8#  
qJ ey&_  
白髮男人摘下墨鏡,露出一雙刀刻似的細長眼睛,暗紅色的睫毛捲曲濃密。這使得他的外貌一下子變得令人印象深刻,站在路邊叫賣水果的少女忍不住向他多看了兩眼。他低下頭,很快地融入人流之中,在六七百米之後拐入了一道較為冷清的小巷。 53Adic  
te_2"Z  
} ueFy<F  
地下城完美地模擬著地面上的時間,此時正點起一排排的路燈。男人留心觀察著每個牆壁拐角,在看到一個細小的紅色箭頭之後便順著指引向前走去,就這樣又拐過幾個彎口,他突然發現自己站在了一條熱鬧無比的街口。街兩邊亮著閃爍招搖的霓虹燈,寫著各種語言,汗水和香粉混合成刺鼻的味道溢滿了街道,鑽進毛孔中刺激人的神經。 9zaN fs  
SzULy >e  
8K%N7RL|  
男人對這樣的情況習以為常。他目不斜視地穿梭過霓虹街口,必要的時候側過身去,免得剛被從樓裡出來的醉漢撞到。有幾個金髮的女人穿著無袖短裙,晃動著結實飽滿的胸部,充滿期待地向他打招呼:“英俊的年輕人,你就不想休息一下嗎?” aSR-.r  
% rBz A<  
j"W>fC/u  
中文和英文的交替使用已成了最為普遍的交流方式。男人有些不悅地想,他突然有點懷念從前各種語言混雜的時候,往往別人向他張開嘴,而他聽不懂他們在說些什麼。他加快步伐,身後傳來金髮女人們誇張的惋惜哀歎。在擺脫了沿途各色聲調的“英俊的年輕人”之後,他終於來到了長街盡頭的一幢大樓前。 &kb`)F3nU  
C]^Ep  
b R\7j+*&  
大樓上掛著最顯目的標語,門口人流擁擠,空氣里飄著一股嘔吐物的酸味。男人巡視了一下,果斷地推開了推開左手邊一道不起眼的,上頭掛著“職員通道”的鐵門。 K)Y& I  
86&M Zdv6  
<-lM9}vd  
鐵門比看起來沉重,男人稍微了一點力氣才將它完全打開。裏面是個寬敞的大房間,四周擺著八九張桌子,每張桌子後面都站了人,桌上放著大同小異的銅色儀器,大約花盆大小。桌前有人數不等的人正在排隊,每人手裡都捏著一個小小的玻璃瓶,裡頭盛著暗紅色的血樣。有兩個排在隊伍最前的人同桌後的人大聲爭論著,後面的人不耐煩起來,吆喝著讓他們閃開。 )^(*B6;z5  
uvys>]+  
UG| /Px ]  
——就是這裡了,天都月狩的黑市。在天都,私人蓄養月族是被絕對禁止的,月族只能由政府統一囚禁采血。然而嚴苛的法律並不能遏制贵族和富人們渴望擁有穩定月族血源的決心,暴利的地下交易於是日益蓬勃。 *$p*'vR  
t)SZ2G1r  
;vx5 =^7P  
白髮男人徑直走到一張無人排隊的桌子前面。桌后站著個清秀好看的黑髮年輕人,嘴角帶著微笑,主動招呼說:“嗨,我叫御不凡。你叫什麽名字?” 6opin  
JWVV?~1  
s!6lZ mPM  
男人沒有回答,從口袋裡掏出小瓶遞過去。御不凡還是笑笑,接過瓶子,將裡頭的血樣倒入儀器按下按鈕,然後眯了眯眼,笑地更加溫和了。 X>(1fra4  
5LeZ ?'"c  
8|&,JdT  
“你真倒楣。”他壓低聲音說:“這隻是三天前從這裡逃出去的,已經登記過了。你知道,要把有官方記錄的月族人轉手出去,是件麻煩事——不過像我這樣善良的人,當然不會讓你為難。三百金幣,怎麼樣?” F72#vS j  
qF)J#$4;6  
,H7X_KbFD4  
“五百。”男人說。 "N4^ ^~s  
,p2UshOmd  
lg%fjBY  
“那是無記錄的月族的價格。”御不凡撓了撓頭。他抬起頭來的時候,白髮男人才注意到他的左眼下有一顆細小的淚痣:“四百,不能再多了。” kHM Jh~  
Ple.fKu  
5Cf!NNV  
“四百五。” sz7*x{E  
CEfqFn3^  
0KA*6]h t  
“你真是個固執的人,連我這樣好口才的人都甘拜下風。” 御不凡友善地笑笑:“可是除了我,這裡沒有人敢收從本城出逃的月族。”他說完盯著男人發白的嘴唇和乾癟的背包:“我猜,你已經沒有乾糧和水。而妖世浮屠在三百公里之外。” xC76jE4  
vHaM yA-  
z8=THz2f  
“我能走到。”男人簡短地回答,聲音不帶任何感情。御不凡略微吃驚的看著他,覺得他不像是在撒謊。這時他轉身離開,御不凡趕緊把人叫住:“好吧,四百五。——不過,扣掉交易税,我再給你五升天然水,算四百三十怎麼樣?那可是天然水源的飲用水。” }U]jy  
6)[moR{N1  
*CN *G"  
 他的語氣那樣真誠,差點就讓人忽略掉“黑市交易怎麼還有稅”這個問題。男人也沒再爭辯,一口答應:“成交。” gC7!cn  
7UTfafOGX  
{X,%GI  
“你真是個不喜歡說話的人哪。” 御不凡又顧自絮絮叨叨地說,好在他的聲音很輕,所以也不讓人覺得厭煩:“你把存貨地點告訴我,我立刻派人去取——然後貨到付款。” D?Oe";"/  
 3@Ndn  
>t+ ENYb  
白髮男人點點頭,提起筆在紙上飛快地寫下了一行字。一個小時之後他關上鐵門又走入了一片女人的嬉笑聲中,背包裡裝著四百三十個金幣和五公斤的水。 VFE@qX|  
.ARYCTyG  
6@]o,O  
外面天已完全黑了。他並沒有立刻出城,而是找到了不遠處一條酒吧林立的小巷,挑了其中最為熱鬧的一家。酒吧的招牌上用藍色的燈管拼成 “Heliades”,意思是希臘神話中的太陽之女。雖然不停地閃爍,藍色的光線卻並不刺眼,反給人一種奇異的安寧感覺。 uYW4$6S 3  
G?4@[m  
HG"ZN)~  
——最無法得到的東西,往往最是嚮往。人類就是這樣一種生物,無論經過多少次洪水的懲罰都無法更改天性。 dJuyJl$*  
~!uX"F8Xl  
GrF4*I`q  
白髮男人才一進門,就看到門口橫七豎八地放著三排鞋。低沉舒緩的音樂聲中,吧臺後面容溫和的藍衣男人對他示意地舉起手。他順著那人的手指往上看去,赫然見到一塊醒目的白色標牌,上面用同燈管同色的藍字寫著“入內脫鞋。” =<\22d5L  
}:$cK(|  
HwU9 y   
這種怪癖的堅持讓男人覺得頗為有趣。他脫順從地把鞋脫下來,整齊擺放在最外邊,穿著襪子走到吧台前坐下,放下隨身的背包。 y_PA9#v7  
^}  {r@F  
KXKT5E$  
“請先允許我猜測你的職業和血統。”藍衣男人轻快地走近他,用悅耳的聲音說:“這是我的小小樂趣。如果猜不中,你就可以免費喝一杯。爲了公平起見,我的職業是这间酒吧的主人,亞洲人。” i0M6;W1T  
p.:651b  
74^v('-2  
“請吧。”男人饒有興致地答應說。 hs6pp/h>  
(Cr  
'O a3 6@  
“月狩。”吧主說,看到男人點頭,高興地彎了嘴角,指著不遠處坐著的一個灰紅頭髮的人:“今晚你的同伴還真不少。”  L : $ `8  
{7y;s  
~[H8R|j "  
“可是血統……”,他又在不甚明亮的灯光下仔细看了男人一會兒,放棄地搖搖頭:“你贏得了你的免費飲料。” !ooi.Oz*Tu  
:.PA(97x b  
kBP?_ O  
“謝謝。”男人似乎早料到了這個結果,禮貌地道謝:“一杯長島冰茶。” QQ?t^ptv  
^y,h0?Z9  
^f[6NYS?  
“我本來想猜你是維京人的後裔,淺色的頭髮,藍色的眼睛。可是你的捲髮令我困惑。”店主一邊調酒,一邊這樣說道。 eKLvBa-{@  
9nY`rF8@  
c[ 2t,+O  
“真可惜你沒有猜。”男人說。店主愣了一下,把調好的雞尾酒放在他的面前,皺眉說了一句“可惡”。這時候酒吧的門突然被撞開,一小隊穿著和白天月狩一樣黑色長袍的人涌了進來。 &l6@C3N$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8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0-10-12
3 G]h_z|$K  
Y" =8wNbr  
We live our lives in the dark ##mZ97>$  
Never hear a dog bark; yjT>bu]  
Unseen by the God’s sight; ,^bgk -x-  
Our day is like our night. E6 oC^,ZRy  
Cab-:2L]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WIE`P%  
H+*3e&  
月狩們一言不發地跨進門口,將黑袍抖開露出腰間的逆十字徽章,酒吧裡立刻安靜下來。 ZH~bY2^;  
<T>s;b  
為首的一個向吧臺後的店主點頭致意,正要抬腳,店主豎起手掌做出了個阻止的手勢,指指房梁上懸著的標牌。那名月狩無奈地後退了幾步,彎腰解開鞋帶。他身後人也紛紛彎腰脫鞋,因為地方太小而開始推推搡搡,原本讓人害怕的場景一時間變得有些滑稽。 ]QlW{J  
Hn >VPz+I  
好容易脫下了鞋子,月狩們走上前將坐在吧台旁的白髮男人團團圍住。男人低頭抿了一口他的長島冰茶,似乎不捨得放棄這杯飲料。 4T@+gy^.  
#E+ybwA  
黑色徽章在他眼前霍然放大,他這才看清上面印的是“CIELO”。這是西班牙語里“天空”的意思,也是天都創立時候的原本名字。近十年來隨著語言的演變合併,大家才開始以天都來稱呼這座城邦。當然也有懷舊的老人們堅持按照西班牙語的發音將它稱為“錫埃羅”。 }etdXO_^  
9(t(sP_  
男人抬起眼角,視線順著徽章往上,看到一張仿佛見過的男人面孔。 _1[Wv?  
he(K   
“本城月狩徽章,認得麼??”那人問著,一隻手又指了指自己:“我,白天你也見過。明白了吧?我們外頭說話。” S ,F[74K  
<ll?rPio"  
男人看了一眼四周,垂下眼睛點點頭。他伸手去拿放在椅子上的背包,卻被剛才說話的孤影笑及時阻止了:“將東西留在這裡。尚風悅先生會替你保管妥當的。” ZK;/~9KU  
+TbAtkEF*  
尚風悅,也就是藍衣的酒吧店主,在聽到這句話后毫無表示。白髮男人沒有將手從背包上移開,反而靠近了一點,低聲問孤影笑說:“我需要付酒錢,能從邊袋里取錢么?”接著他看出了孤影笑的猶豫不決,主動提議說:“你可以扣住我的右手。” xHt7/8wF  
'$Z)2fn7  
孤影笑看了尚風悅一眼,點了點頭。周圍兩人按住白髮男人的右手,緊張地注視著他用左手靈巧地打開邊袋,從裏面拿出一個金幣。一種微妙的失望情緒於是在酒吧中彌漫開來,大家或多或少地都期待著男人的反擊,他卻真的只是老老實實地取錢而已, e-*@R#x8+  
U!uPf:p2  
男人把錢放在吧臺上,站起來,對尚風悅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謝謝你的雞尾酒。這枚金幣用來補償你的吊燈。” ~QSX 1w"  
* WV=Xp  
“吊燈?”尚風悅來不及發問,男人已經在天都月狩們的簇擁下往外走去。而在他剛剛和孤影笑對話的時候,早有一個人離開了月狩隊伍,走到一張桌子前面。桌邊坐著的那名灰紅頭髮、剛才被尚風悅指認做同是月狩的人。 Dtd~}-_Q  
UYxn? W.g  
“漠刀,好久不見啦。”離隊的月狩,同時也是剛才黑市里跟白髮男人交易的御不凡拍著那人的肩膀說:“我很想念你,你想念我了沒有?。” U[MeK)*  
pO *[~yq5  
“……”叫做漠刀的年輕人不太情願地抬頭,棱角分明的堅毅臉龐正對著御不凡:“我正好來這裡休息一下。” W,EIBgR(R5  
g8cBb5(L  
“當然啦,你只是路过而已。我也是因為執行任務才來的。”御不凡笑嘻嘻地在他身邊坐下:“這就是緣分嘛。我聽說最近你的戰績不錯。——不過,我也一直很努力的工作。” ]AQ}_dRi=  
T1q27I  
“假扮黑市商販,誘捕非法交易人的工作”,漠刀心想。但他不是個喜歡多話的人,所以只是沉默地拍拍御不凡放在他肩膀上的手。做這個動作的時候他本來冷漠的深褐色眼睛裡流露出溫暖人心的光芒。御不凡愉快地勾起了嘴角。 #czTX%+9(e  
cFc(HADM`r  
“漠刀,上次邀请你加入我們天下封刀的事,考慮得怎樣?”他問:“雖然名義上聽命于首席執政官,其實接受大法官刀無極閣下的直接管理。他是位正直高尚的人,又懂得變通。” /a*){JQ5j  
S3M!"l  
他說完見漠刀沒有反應,反而把視線移去別的地方,不放棄地繼續鼓吹:“一個人行動太危險了。而且天下封刀的月狩都是最頂尖的……” |Uics:cQC  
nrY)i_\  
“不好。”漠刀說。 ,KJHYm=Q  
XB7*S*"!  
“哎,不要那麼快拒絕嘛。”御不凡故意用手撐住額頭:“至少等我把話說完。” @<eKk.Y?+  
i.'"`pn_  
“不好……”漠刀重複一遍:“……你要抓的人要跑了。”  g*a+$'  
N&   
這時候只聽酒吧門口“兵乓”一陣亂響,然後就是哇哇亂叫。御不凡趕緊抬頭。原來那個白髮男人趁著穿鞋的間隙一下子往回沖入月狩群中,幾步就跳上了吧台。他一手勾起背包,在吧台上助跑幾步用力一跳,抓住了天花板上垂落的玻璃吊燈,蕩秋千似地從眾人頭頂優雅滑過。眼看到了門口,他把吊燈狠命往下一拽,鬆手落向地面。只聽“嘩啦”一聲,在他落地的同時,大吊燈把他身後追出來的月狩們砸了個措手不及。 A:Wr5`FJ  
E"9(CjbQ[  
酒吧里爆发出意义不明的哄笑喝彩。尚风悦看着吊灯轻轻叹气,轉過身继续专心调酒。漠刀注視著門口,用平板的聲音說。“你剛剛說,天下封刀的月狩都是最頂尖的。” PS" rXaY  
+YZo-tE  
“我們……有點小麻煩。”御不凡一邊說著,一邊向門外跑。漠刀想了想,站起來跟在他的身後。御不凡跑到門口,看見月狩們正手忙腳亂地抬起吊燈,救出壓在下面的人。他說了句:“快叫急救隊”,就穿過人群往外追去。漠刀緊跟著他,還有幾名沒受傷的月狩也跌跌撞撞地跟在後面。 8\68NG6o  
m"rht:v5  
酒吧門外只有一條通向城外的道路,地形並不複雜。他們六七個人跑出了幾個街區,早就沒了白髮男人的蹤影。正在奔跑間,忽然從路邊不緊不慢地走出三個人。最前面的那個披著直垂到地的黑色大氅,袖口和下擺上繡了暗色金邊。他有一頭金紅色的長髮,即使站在橘黃色的路燈底下也顯得氣勢奪人。 tx7 zG.,  
Uj;JN}k  
御不凡數人來不及收腳,險些撞在那個人的身上。幸好那人伸出手臂,只輕輕一擋就讓他停下了腳步。他退後幾步抬頭,看清楚那人的面容之後,臉色立刻變得尊敬:“閣下……” 6YU,> KP  
;[;WEA  
其他人也停下腳步,仿佛畏懼似地低下頭。只有漠刀神色不變,仍舊站在他身後不遠。金髮男人點點頭,語氣平淡地問道:“你們在這裡幹什麼?” (mp  
27 XM&ZrZ  
他的聲音有种奇特魅力,明明算不上低沉厚重,卻充滿了威嚴。 lIS`_H}  
K@*+;6y@  
“追捕在黑市販賣月族人的逃犯。”御不凡謹慎地回答。 ^+Nd\tp  
IQU1 JVk Z  
“唔,那麼消息來源應當是準確的咯?”金髮男人問。 +r'&6Me!  
3N$@K"qM#  
“消息……是聽說的。”御不凡說:“但那個人在早上打傷了我們的夥伴,抓走了出逃的月族人,卻是絕對的事實。我們不慎讓他逃脫了。這樣的失誤,我向您保證日後不會發生。” ~588M 8~  
*-PjcF}Y  
“沒有保證的必要。誰都會不斷犯錯。”金髮男人說,平靜的語氣里聽不出一絲情緒。他揮了揮手,示意御不凡他們離開:“替我向刀無極問好。” .KKecdd?=  
7zCJ3p  
“是的,閣下。”除了漠刀以外,所有人都像金髮男人深鞠了一躬,這才轉身離開。金髮男人看著他們走遠,微微轉了一個角度,背負雙手,好像是對他身後的侍從們說話,又好像在自言自語:“執法者沒能盡到職責,卻以此為藉口無限制地打攪民眾的正常生活,這不是我希望見到的。” ^85Eveu  
)1!<<;@0  
“是”,沉默片刻后,侍從之一回答說。 n4!RGq.}  
l,lqhq\  
得到回應后,金髮男人並沒有住嘴的意思:“可讓我更為痛恨的,是頂著月狩名義卻不勞而獲的無恥之徒。雖然以傷害其他物種為生,但月狩這一職業的初衷,卻是爲了保證人類的生存而存在的。這是一項高尚的職業,不應完全為利益所驅使,更不应成為人類互相爭鬥的理由。——要是那人沒有逃走的話,我將保證他受到公正嚴厲的審判和懲罰……” HSysME1X:/  
gdeM,A|  
“喂,你很煩哪!!”——金髮男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身後傳來大声的抱怨。他轉過身,看到一個穿著長T恤牛仔褲的年輕白髮男人從屋頂上一躍而下,落在他的面前:“快要半夜了,你這樣站在路中間說些無聊的話,實在很讓人討厭。” K-:y  
ViiJDYT>E<  
“你的膽子很大。”金髮男人看著他,與頭髮同色的金紅眼睛中透出隐约的欣賞:“居然敢在我面前出現。” d)1gpRp  
7P2n{zd,  
“反正你也早知道我在這裡了,不是嗎?”白髮男人無所謂地聳聳肩,同金髮男人直視之後,他才看清那是一張俊美又充滿魄力的臉,皮膚白皙,鼻樑高挺,嘴唇末梢像菱角一般帶著微小的弧度:“再說,雖然我早已經甩掉了他們,可你的確是幫我把他們趕走了。我想應該謝謝你。” wr"0+J7  
4ams~  
“你覺得我很討厭?”金髮男人沒有回應他的感謝,反而饒有興致地問道。 n[0u&m8  
5e. aTW;U  
“不瞭解事實情況的空洞議論,當然討厭。”白髮男人答道:“將別人辛苦抓回的月族強行劃歸城邦佔有,這才是不勞而獲的表現。我從來都靠自己的技巧抓捕月族换取酬劳。——至於那些天都的月狩,我警告過他們,後來也留意了分寸。” =s":Mx,o  
H2%Qu<Kg2  
“有趣的理論。”金髮男人沒有贊同也沒有反對,僅僅這樣評價道。他說話總是不急不緩,一字一句地咬字清晰。這給人造成一種錯覺,似乎他的每一個單詞都至關重要:“那麼,你打算怎樣答謝我呢。” Hghd Ts  
YA,~qT|  
白髮男人歪著頭想了想,從背包裡抽出兩支煙,遞了一支給對面:“請你。” OC*28)  
"\EX)u9ze  
“天都入夜后禁煙。”金髮男人沒有伸手去接,反而這樣說道。 J@:Q(  
V3ht:>c9qs  
“得了吧。”白髮男人第一次在別人面前笑起來:“如果真是這樣遵守法律,你們這些貴族就不會通過黑市買賣月族了。” z(A[xN@/W<  
0zNbux_  
“你覺得我是貴族么?” *JDz0M4f  
b]b>i]n  
“不是嗎?閣下!”白髮男人眯眼打量他的穿著:“這也是你支開那些月狩的原因吧。” h"+7cc@  
=tD*,2]  
“也算是吧。”金髮男人認真考慮了一会儿,點頭承認說:“我是羅喉。” BeLD`4K  
?D.+D(  
白髮男人正在點煙的手頓了一下。打火機“噗”的一聲躥出藍色的火苗,很快在夜風裡被吹滅了。 JrOx nxd^  
d~qQ_2M[G  
羅喉,曾經极富傳奇色彩的頂尖月狩,現任的天都首席執政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10-12
4 :W0p3 6"  
:ZY%-]u7  
Oh we smother the farmer’s Weeds, .4\I?  
For they are only for the meek in needs. b_RO%L:"yL  
Not ever for the elegant rich, BS fmS(.  
To whom we present tasty peach. FzX ;~CA  
kVQm|frUz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G^t)^iI"'  
56z>/`=  
FTCIfW  
白髮男人仍然略歪著頭,掀起眼角看著羅喉。這個動作使他的面容一下子生動起來,本來冷冽駭人的眼睛也因此帶了些情緒。他把煙掐在手裡熄滅了,好像一點兒都不害怕:“既然這樣,看來我得趕快走了。” fX`u"`o5  
L" ejA  
“走?”羅喉身形一閃,搶在前面攔住了他,滿意地看到他英俊的臉上流露出微微吃驚的表情:“我們有三個人,你還背著個不輕的包。你覺得,能夠就這樣走掉?” k)-+ZmMOh  
se %#U40*  
“爲什麽不試試看呢?”白髮男人勾起半邊嘴角問道。 )&_bY~P  
|1!fuB A  
“哈。”羅喉發出一聲短促的輕笑。他沉溺于執政官的書面工作太久,這樣的挑戰讓他躍躍欲試。兩個人同時抬起頭,都覺得對方的眼睛成了鏡子,在瞳孔里準確反射出一個纖毫畢現的自己。 ij0I!ilG4  
vU,7Y|t`  
這時候遠處傳來惶急的腳步聲,一個濃眉大眼的男人跑到跟前。他畢恭畢敬地對羅喉鞠躬,氣喘吁吁地說道:“閣下……平民們哄搶今天新提煉出的血清,圍住了城東的研究所。” X1(ds*'Kv  
IrL7%?  
“唔。”羅喉簡短應道,立刻收回了落在白髮男人身上的視線。白髮男人立刻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他當然沒有把這表現出來。下一刻羅喉好像完全把他忘記了似的,向剛才報信的人以及兩位侍從揮揮手,轉身大踏步地朝著城東走去:“冷吹血,還有你們,都跟我走。” g)czJ=T2  
K9EHT-  
羅喉的步伐矯健迅捷,很快就消失在拐角盡頭。白髮男人踮起腳望去城東的方向,看到空中交叉掠過照明光柱。他在原地想了一會兒,不急不緩地邁步往城東走去。 6 8,j~e3-i  
]|g2V a~-  
“去看看熱鬧,也沒什麼不可以。”這是當時,白髮男人給自己的理由。 9< ?w9D.1  
a%Q`R;W  
街道上的人比他剛進城時少了許多,可每個人都在奔跑,不時發出幾句呼喊。這種快速的移動比白日的熙熙攘攘更讓人覺得煩躁不安。他跟隨在幾個人身後,穿過大半座天都,很容易就找到了位于城東的血液研究所。 =h4u N,  
;)FvTm'"\.  
那是幢乳白色的建築物,有三層高。房子周圍圍繞著一圈羅馬柱,用鐵門與外界隔開。窗戶上鑲著茶色玻璃,看不見裏面是否有人。暴亂的人們已經將鐵門外擠的水泄不通,鐵門內分列著十幾名軍人打扮的人,都拿著槍。站地離鐵門最近的那個手裡拿著喊話器。正試圖讓大家安靜下來。 s`=| D'G(=  
Y^Buz<OiG  
“洪荒”之後,爲了節約能源,戰爭器械的製造使用日漸稀少。為數不多的遺留槍支往往掌握在城邦的當權者手中,在大多數情況下只用來起威懾作用。人群毫不畏懼,有人大聲喊道:“配備的血清根本不夠我們使用。所謂的民主和平等在哪裡?” xcw:H&\w6  
;GM`=M4  
“除了配備之外,政府每月都提供一部份血清在市場上出售。”鐵門裡的人答道:“所有人都能公平地購買他們。” 6Sd:5eTEQ  
VYb,Hmm>kC  
“去你的,那是只有貴族和月狩們才負擔得起的價錢!”又有平民大喊:“如果我們能湊到足夠的錢,爲什麽就不能像有錢人那樣飼養一隻自己月族呢?我們不需要別人幫我們決定何時該在太陽下行走。” E>QS^)ih  
5z0Sns  
“研究所拥有精良的儀器,可以保證月族的健康。但私人飼養的月族總是很快死去。況且私人飼養月族是絕對禁止的……” a?+C]u?_D  
zgjgEhnvU  
沒有意義又拖延時間的喊話還在繼續。白髮男人站在外圍觀察,尋找羅喉的身影,很快發現那個男人正以一種沉穩悠閒地姿態往人群深處走去。顯然所有人都認出了他,無聲地讓出了一小條通道,而一旦他走過之後,身後分開的人群又立刻重新圍攏。 KX~ uE6rX  
0bh 6ay4  
羅喉慢慢向研究所走近,並沒有宣佈自己的打算,人群中心的叫嚷還在繼續。外圍人們仿佛獲得了某種不祥的預感,開始推推搡搡地往前擠去。人群的邊緣於是像沸水一樣翻滾起來,而羅喉簡直就像是沒有手杖的摩西,用他前進的腳步使海水分開。 NW6;7nWb  
B0b|+5WhR  
白髮男人也被人推來搡去。他敏感的發現人群湧動的方向分成了兩撥。外圍的人仍舊拼命想靠近研究所,而中心的人已經想往外退走。——不管羅喉幹了什麽,顯然對平民們有著極大的影響力。 .\oW@2,RA9  
<~uzHg%Y  
人們開始互相攻擊,都想把阻礙自己前進的障礙掃除。男人轻松地往人群邊緣移動,順手擺平了幾個想從他身邊跨過的愚蠢的人,忽然看到一個黑髮少女呼喚著“羅喉叔叔”,艱難的往裡走來,卻被人流蠻橫地推向一邊。 0J'^<G TL  
C '[4jz0xF  
他箭步上前,扶住少女即將跌倒的身軀,用手臂護著她一直把她拖到人群以外。那女孩看來不會超過二十歲,面目柔美,穿著淡粉色的長裙。她細聲細氣地向他道謝之後,又想回到人流中去,被男人伸手攔住了:“我如果是你,就不會回去。” vxPE=!|  
X'$H'[8;C  
“可是……”少女踮起腳尖,擔心地望著:“你看見執政官大人了嗎?我是他的……” _DSDY$Ec  
LAc60^t1  
“他在裏面。”男人用手指了一個方向:“他不會有事。” <fHHrmZ#/.  
;U4O` pZ  
女孩聽了他的話稍稍安心,站在他身邊不時的往人群里張望。她擰起細巧的眉心,低聲說:“真是奇怪。每個月研究所提成血清的時間都不固定,爲什麽這些人會知道呢?” EwzcB\m  
JvXuN~fI{[  
這時候有人大叫“快走開”,數十名月狩忽然從各個方向衝入了人群。他們個個都是近身搏擊的好手,很快就將聚集的人群割裂成小塊。鬧事的平民們四散奔逃,月狩們也沒有追擊的慾望。只將喊叫得最凶的三人抓住,押到了羅喉面前。 gH(#<f@ZI  
,Dv*<La`\  
羅喉背負雙手站在鐵門前,金紅的眸子俯視著肇事者,看得他們瑟瑟發抖。 fGV'l__\\  
\"ogQnmz  
“記下他們的名字,讓他們回去吧。”他最終命令月狩們說。 T4:H:  
MRz f#o<H  
男人在這時候放低了攔著少女的手。少女心急的往羅喉身邊奔去,男人也顧自往相反方向離開。這時候他聽到身後有個不算太熟悉的聲音說道:“謝謝你救了曼睩。” EgG3XhfS  
$MDmY4\  
他停下腳步,思索著如果現在發足奔跑,跑掉的可能性會有多大,最終還是無奈地轉過身,今夜第二次面對上天都的執政官。 $)*qoV  
;v]C8}L^  
“她是我的侄女,君曼睩。”羅喉指著身邊的少女向他介紹。君曼睩顯然沒來得及向羅喉描述所發生的事情,是羅喉自己將一切盡收眼底。不出白髮男人所料,周圍的月狩很快發現了他的存在,圍攏在羅喉身後。這其中有羅喉的三名隨從,跟他交易過的御不凡,還有白天碰見的那名女孩玉小姐。 -sv%A7i  
<UO[*_,\  
“在你們到來之前,他為解決這場暴亂幫了不少忙。”羅喉看著他,用低沉的聲音說:“我無法更改法律。但我請求你們,今晚不要再有不愉快的事情發生。” EFDmNud`Q  
UUz{Qm%  
“我們遵從閣下的命令。”御不凡還沒說話,玉小姐就大聲答應道。她此時穿著一件緊身夾克和牛仔褲,下面是及膝的長靴。這樣的打扮完美襯托出了她纖細的腰身和修長的腿,掛在腰上的徽章也就格外醒目。她大膽地直視羅喉,要求道::“但是,我們至少想要知道這位先生的名字。” 8OOAPp$%|  
u^SInanw  
“哦,當然。”羅喉點點頭,這才想起什麽似的,詢問白髮男人:“你叫什麽名字?” [gUD +  
ugN%8N  
“黃泉。”男人猶豫了一會兒說。 . h)VR 5?j  
3. dSS  
“……!”月狩們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一股釋然和驚慕交織的情緒,玉小姐也吃驚地瞪大了眼睛。旁邊的御不凡拍拍她的肩膀,露出了招牌微笑:“小妹……秋風,你看,輸給排名第一的月狩,你一點兒也不冤枉。” U~BR8]=G  
h(kPf ]0  
他然後又向黃泉笑笑,全然忘記了自己在剛才的黑市交易中出賣過他:“我實在太榮幸了。——從傳聞判斷,你一個人打我們十幾個也綽綽有餘。” nL^7t7mp  
? ;Sg,.J  
雖然嘴裡說著榮幸,他倒還沒有笨到伸手去向黃泉表示親密的地步。黃泉對他的讚美不置可否,用一臉“我是不是可以走了”的表情看向羅喉。他不確定羅喉是不是早就從他的身手中判斷出了他的身份。待在羅喉身邊讓他覺得緊張,好像很難保守任何秘密似的。 N}/V2K]Q  
F/J s K&&  
“切,我還以為黃泉有多厲害。”他臨走之前,那名叫做玉秋風的女孩突然冷冷開口:“原來不過就是搶別人獵物的狡猾傢伙而已。看來傳言一點都不可靠。” pvsY 0a@4  
N>EMVUVS  
“當然不可靠。”出乎她的意料,黃泉居然認真地回答了她:“我還聽說天下封刀從創立之初就秉承著天主教的傳統。可現在你們卻人人都掛著象徵撒旦的逆十字。” 'J*'{  
Y*9vR~#H  
——“根據《彼得行傳》的記載,當聖徒彼得在羅馬殉難的時候,他請求行刑人將他倒釘在十字架上受刑,因為他自認為不配像基督一樣受死。這是逆十字最初的由來。它表示“謙卑”和‘不值得與我主基督相比’。”——勃然變色的玉秋風來不及張嘴,就聽到從他們身後傳來一個極富磁性的男性嗓音。這個聲音渾厚內斂,聲調里又帶著抑揚頓挫,似乎蘊藏著細膩豐富的感情,讓人肅然起敬。 Z L0Vx6Ph  
K+ /wJ9^B  
月狩們的眼中流露出尊崇的光芒,羅喉也將目光望那個方向移去。聲音的主人很快出現在黃泉面前。那是個三十左右的黑髮男人,寬額濃眉,眼眶深邃,薄如刀削的嘴唇為他的面容增添了令人畏懼的威嚴。他披著同羅喉相似的黑色大氅,只是下擺繡著紅邊,走到黃泉面前,看着他溫和地把話說完:“後世的流行文化中,人們想當然地將逆十字與撒旦和反基督聯繫起來,其實是一種悲哀的誤讀。” KJ/Gv#Kj  
umuj>  
“你來的正是時候。”羅喉對他說:“這是……” MjQ>& fUK  
dCn9]cj/  
“傑出的月狩黃泉。”那人打斷了羅喉的話,仍然認真地看著黃泉,向他禮貌地點點頭:“我是刀無極,天都的大法官。” \'g7oV;>cI  
V1Ft3Msq  
黃泉皺起眉頭。刀無極的教養極佳,舉動無可挑剔,可不知為何他卻本能的不喜歡這個彬彬有禮的男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10-12
5 j."V>p8u$  
j-aTpN  
I walked along the lonely street. AWFq5YMSI  
But just can't find a seat.  \v:Z;EbX  
Then a voice started to speak. ,,j >2Ts  
Someone came, and found me. =j w?*  
V?T&>s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3`3my=   
W4qT]m  
fi'zk  
“我正請月狩們不要為難這位朋友。”羅喉在這時插話:“當然這需要你來決定。” t#f-3zd9  
3^H-,b0^  
“如您所願。”刀無極用低沉悅耳的聲音回答道,無視黃泉反感的表情,依舊向他微笑著點頭:“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你將從此擁有特權。” wmbG$T%k  
Ao\OU}  
“我才不需要什麽見鬼的特權。”黃泉腹誹道。但他對著刀無極連話都不想說,所以只是沉默著,用無所謂的目光打量著刀無極。 g]MgT-C|  
s 64@<oU<"  
“所幸研究所沒有遭到破壞。”刀無極再次無視了他,轉身同羅喉對話:“不過以這樣的警衛力量,總是讓人放心不下。我之前向閣下提議的,將血液研究所同城北的器官移植研究所合併的做法,您考慮的如何?” dJQwb  
RK&RMN8@  
“沒有那個必要。”羅喉看著他,不留餘地地拒絕:“器官移植研究所由私人資助,當然可以自由增配守備。但血液研究所隸屬於城邦,增派太多的警力是對民眾不信任的表現。” [70 _uq  
UaXIrBc  
“我明白閣下的考量。”刀無極說,微微低下頭。即使做出妥協的姿勢,他也依舊保持著優雅的風度。這時羅喉把目光投向刀無極的身後,略微提高了聲音說道:“我們又有新的同伴了。” m(xyEU  
R-iWbLD  
早在他說話之前,黃泉就見到一名長者往這個方向走來。他蓄了鬍鬚,穿著白色長袍,束著同色腰帶,右肩上披著條手掌寬的紫色綬帶,腳底踏著暗色皮靴。刀無極轉過身,對那名長者露出親切的笑容,握住他主動伸來的手招呼:“元老閣下。” 4%yeEc ;z  
IWddJb~hu  
“執政官大人”。老人只對刀無極笑笑,卻向羅喉問候道。他同刀無極之間顯然較之羅喉更為默契,而且絲毫沒有掩飾的打算。這時沉默站在旁邊的玉秋風和御不凡也異口同聲地向老者行禮:“父親。” hE\gXb  
BUL<FTg  
“玉刀爵。”羅喉向他點頭致意。由元老們組成的元老院是天都的最高權力機構,而首席執政官正是元老院中的最高地位者。玉刀爵看了一眼完好無損的白色建築物,如釋重負地說道:“我正好在這附近,剛聽說有平民鬧事……幸好沒造成損失。” Z~w?Qm:/  
o<s~455m/  
“多虧執政官的及時趕到。”刀無極告訴他。玉刀爵點點頭,低聲說了句:“若能加強守備就可以放心了”,見羅喉沒有接話,便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他又同羅喉隨便寒暄了幾句,很快就同刀無極一起帶著月狩們離開了。他們走後站在羅喉身邊的君曼睩往旁邊看去,驚訝地叫道:“呀,黃泉先生不在了。” /viBJ`-O  
lUnC+w#[  
“在玉刀爵到達後不久就走了。”羅喉心想,他本來就不指望黃泉會就此在天都逗留,因為也沒有覺得特別遺憾。 yJ; ;&  
T-s[na(/L  
“你會另有別的機會向他道謝的。”他安慰君曼睩說。這個男人在剛才走進人群的時候是那樣的不可一世,如今在少女面前又變得這樣溫柔耐心。他然後配合著少女的腳步往官邸走去,不久后金色的長髮就消融在了路燈的燈光里。 ?*q-u9s9  
h|z59h&X8G  
等黃泉再次捕獲月族人,時間已往後推移了一個半月。他背包裡的金幣還沒用完,於是掏出十幾枚灑在沿途,希望能旅人們帶來一些驚喜——對他而言,狩獵並非為生計所迫,而更像是一種愛好。一個人的生活太過無聊,他不得不主動尋找些挑戰和刺激。 1D"EF  
N- <,wUxf  
在這樣想法的驅使下,雖然他當時就在妖世浮屠附近,還是毫不猶豫地拐去了天都的方向。 BG-nf1K(  
l,QO+ >)z  
剛到達紅色階梯底端,他就敏感地感受到旁邊射來的視線——並不友善,但也沒有立刻進攻的意圖。他摘下墨鏡轉頭看去,見到上次跟在羅喉身後的、那名喚作冷吹血的男人正雙手交叉靠牆站立,正冷冷用眼角的余光盯著他。 s<C66z  
v~dUH0P<>e  
黃泉不打算理他,正想從旁邊走過的時候卻被冷吹血叫住了:“喂,我等你很久了。” ey>tUmt6?  
44B9JA7u  
“是嗎?”黃泉用一種缺乏興趣的語調反問。冷吹血抓了抓頭髮,看他那急躁又不耐煩的樣子,估計天天都守在天都門口:“執政官大人很欣賞你。” |BbrB[+ v[  
n#P?JyGm1g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緊緊皺著眉頭,把臉糾結成一團,好像剛吞下了一隻蒼蠅。黃泉想像著他心裡此時該有多么不情願,居然無由來的覺得心情很好。他仿佛看出了黃泉的想法,把眉頭擠的更緊:“執政官大人願意以城邦的名義,用黑市的最高價收購你手裡的月族。——這是一項特權,完全來自于執政官的恩典。這樣你就再不用為違反法律而苦惱了。” {oo(HD;5  
<&1hJ)O  
冷吹血用盡可能公事公辦的語氣把話說完,努力不流露出自己的厭惡情緒。遺憾的是黃泉絲毫沒有為此而感動,反是愉悅地回答他道:“我從來沒有為此苦惱過。” *$t=Lh  
,/p .!+  
他說完不等冷吹血回話,邁著輕快的腳步沿著大街往前走去。冷吹血在他身後追了幾步,很快就停了下來:“無知的人,你會後悔的!” ?|<p^:  
Q;z'"P   
羅喉的指令應該只是“用黑市最高價收購月族”而已,後面的話都是冷吹血自己加上的。哪怕是以他對羅喉的粗淺瞭解,黃泉也能自信地斷定這一點。雖然這是樁划算的買賣,但他極不喜歡被人指引的感覺。獨自生存的頭條準則,就是不讓任何人影響自己的決定。 WR* <|  
` gor  
黃泉準備推開黑市鐵門的時候正看到漠刀從裏面出來——“漠刀”這個名字,是他在酒吧中從兩人的對話中得知的。漠刀手裡沒有裝血液的玻璃瓶,但身上又不像是帶著幾百金幣的樣子。他認出了黃泉,兩人互相點了點頭,然後沉默地擦身而過。單幹的月狩之間總有些與生俱來的好感,這就好像是在外省遇到了同城老鄉。 sPX~>8}|VP  
l2!ztK1^  
今晚的黑市比上一次冷清,當然也沒有御不凡。黃泉正要問價,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轉過頭,,那人沖他討好地咧開嘴,略帶神秘地指了指大房間最里的小門,壓低聲音恭敬地說:“‘金首’想請您見面。” YMwL(m1  
lz#@_F|.*  
黃泉聽說過“金首”這個外號,指的是天都月族黑市的操縱者。先是羅喉,后是“金首”,一天之內被兩個大人物看重,讓他覺得不勝其煩。不過眼前人說話的態度比冷吹血好上太多,又考慮到本來就想和他們做筆交易,黃泉還是決定接受他的邀請。 ?,Wm|xY  
LwI4 2  
小門后是裝飾簡單的昏暗房間,牆上掛著一幅维米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雖然是張贗品,在“洪荒”后也已經極為難得,由此可見主人附庸風雅的品味。“金首”高大魁梧,背對他站立,隱約可見臉上的金色面具:“你是黃泉。” 6se[>'5  
b]Lp_t  
這是個問句,被“金首”用陳述語氣說出來,更襯托出他聲音的平板乾澀。黃泉沉默著算是回應。“金首”低低笑了幾聲,開門見山地邀請道:“為我工作吧。” OOz;/kay  
]4_)WUS.c  
“抱歉,我不為任何人工作。”黃泉本能的拒絕。 OBM&N  
K;g6V!U  
“哦,你的生活不會有任何改變。唯一的區別就是,我將確保你不會再被天都的執法者騷擾。而我所要求的回報,只是每次交易時的一個金幣。” 59_VC('  
j4D`Xq2 X  
“聽起來不錯啊。”黃泉伸個懶腰,留意著周圍的動靜,盤算著萬一被人扣押,硬衝去的勝算如何:“可惜我沒興趣。” Xr|e%]!**  
> lK:~~1  
“哦。真遺憾。”“金首”歎了口氣:“那麼希望下次還能見到你。” bXWodOSN  
v`"BXSmp{  
他說完揮了揮手,手下人開了門,站在門邊做了個請的手勢。黃泉沒想到能這樣輕易脫身,立刻對這名“金首”感興趣起來,站著沒動。 >$A,B  
5[+E?4,&  
“呵呵,你怕我會設陷阱么?” A$J?-  
1 u~.^O}J  
“我沒想到能用這麼單純而常規的方式離開”。黃泉繞了個彎子,還算坦白地回答。 n]_<6{: U  
l\=He  
“哈,你想不到的事情還有很多。”“金首”說,好像長輩面對不懂事的年輕人似的,無奈地搖了搖頭。他接著仰起頭,在昏暗的光線下認真欣賞起那幅油畫。金色面具的反射使他整個人顯得死氣沉沉。黃泉覺得房中的氣氛令人很不舒服,很快就走了出來。 &,=t2_n  
6~8X/ -02  
他沒有再和任何一人交易,直接走出了大廈,站在微涼的晚風中長長地吐氣。他站了一會兒,煩悶的感覺逐漸消失,再次嗅到了巷中漂浮著的酒糟氣味。“看來只有再去一趟妖世浮屠了。”他悶悶地想。不自覺的步子把他帶到了Heliade門口。 9>L{K   
.|J-(J<>[.  
剛在酒吧里脫下鞋子,他一直起腰就望見吧台邊上,自己上次坐的位置上正端坐著一個金髮男人,早有預謀似地向他舉起酒杯,危險地瞇了瞇眼。 ^;mGOjS  
M|'![]-  
有那麼一瞬間,黃泉想推開酒吧門奪路而逃,然後一輩子再也不踏進天都。他剛移動腳掌,想起鞋子還留在身後,只好抑制住這股丟人的衝動,硬著頭皮走到金髮男人跟前,居高臨下地審視著他。 ;u?H#\J,  
4 eP-yi  
“你跟蹤我?”儘管看不見自己的表情,他也可以感覺到此時臉上肌肉的抽動。 N07FU\<9  
6Y= MW{=F  
“當然沒有。”羅喉笑笑,把酒杯放下:“冷吹血說你回來天都,我猜你會來這裡。” &G!2T!xx  
hjoxx F\_  
黃泉“哼”了一聲,什麽都沒說就在羅喉身邊坐下。羅喉用了“回來”這個詞語,聽在耳朵里非常彆扭,但又帶著一股奇異的溫暖,讓他不想反駁。 ^: V6=  
nc>Ae`"(  
羅喉當然不會被他的消極抵抗所影響,繼續問道:“看來,你已經把貨賣掉了吧?” 7|7sA'1 cM  
'y:+w{I2o  
這句話戳到了黃泉的痛處,讓他由衷懊惱。不過他很快設法從這種低落的情緒中解脫出來,成功挽回了劣勢:“當然沒有,賣貨總是要拿最高價——不過,我需要跟正主交易。” E1rxuV|9  
l*4_  
“公平的要求。”羅喉點點頭:“但我沒有那麼多的現錢。” [- x]%  
O(44Dy@2  
黃泉早料到這一點,翹著腿,略帶得意地盯著羅喉:“這可真糟糕。” ^sZ,(sc{G  
cvv(OkC  
“呃,尚先生,你能借我五百金幣么?”羅喉忽然對著吧台裡頭彬彬有禮地問。 mwqe@7  
E\=23[0  
“那可是一大笔钱呢。”尚風悅笑起來,眉毛彎彎的往上輕挑:“請您在借據上簽字,閣下。” ! ^U!T\qDi  
vWpkU<&3|  
“……”於是,五分鐘之後,黃泉在目瞪口呆之中抱著沉甸甸的、執政官大人新借來的五百金幣,瞪著對面羅喉的滿意微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10-12
6 zkRL'-  
!9JK95;  
Mid excitements and pleasures though we may roam, LZG ~1tf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00)=3@D  
A charm from the sky seems to hallow us there, V:8ph`1  
Which, seek through the world, is never met with elsewhere. |LNAd:0  
/SDDCZ`;|c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k5b,}tN  
ir*T ,O 2J  
$f^ \fa[  
“沒想到執政官也會搞這種地下交易呀。”黃泉愣了愣,最後終於說:“而且是相當虧本的交易。” -P>f2It  
ROB/#Td  
“嚴格來說,這是完全合法的,不算地下。”羅喉微微皺眉,一本正經地糾正他。 rG|*74Q]  
a\m@I_r.N  
“唔,不管怎麼說,看來執政官的生活也是悠閒得很。” 黃泉接過尚風悅遞上的長島冰茶,理所當然地指指羅喉:“算在執政官大人的賬上——上次那個血液移植研究所,沒人再惹麻煩咯?” 2m/=0sb\{  
`CXAE0Fx  
“是血液研究所,專門負責月族血清的提取及人工合成方面的研究。另外還有刀無極提到的器官移植研究所,它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實驗如何將月族的眼睛移植給人類上。” /_G^d1T1?L  
*q.qO )X}3  
“移植?”黃泉問:“我還以為早在二十年前人們就放棄這種無效的做法了。而且一對眼睛只能移植給一個人,簡直是浪費資源。” w;p!~o &  
=9ISsI\Y6  
“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認為。”黃泉聽到羅喉輕輕歎息了一聲,在輕柔環繞的音樂里並不真切:“有些人固執地相信,器官移植才是一勞永逸的方法。器官移植研究所由城中有聲望的家族出資建立,名義上只能使用死去的月族人的屍體進行實驗。但有傳言說,他們也從黑市中購買活體研究對象。” =5sUpP V(  
\f7A j>  
“可憐的月族人。”黃泉沉默片刻:“我還以為他們能得到合理的安葬。” BejeFV3  
aZMMcd   
“這不像是一名月狩會說的話。”羅喉笑笑。他金紅色的眼睛在今晚並不顯得那樣咄咄逼人,反而有種令人心動的美麗光暈:“你對天都的一切都似乎很有興趣?” pK~K>8\  
9e|]H+y  
“不過是隨便問問而已。”黃泉將視線移回飲料上,想了想反駁道:“你也說過,月狩的是爲了捍衛人類生存而不得不存在的。我捕捉月族人,可並不想他們就此死去。” U0kEhMIIf  
J0vCi}L  
羅喉聽完這段話笑起來。他側頭看去,覺得黃泉的睫毛密長得驚人,將細長的眼睛完全遮蓋住了,只在眼睫下透著些靈動的微光。他用手指敲打著面前酒杯的邊沿,慢條斯理地說:“我以為你覺得那段演說令人討厭。” !@x'?+   
V:w=h>z8  
黃泉猛然回過頭,看樣子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沒有出聲。他看到羅喉蒼白的手指貼在透明的玻璃杯上,杯裡透明的液體里浸泡著綠色的薄荷葉:“Mojito?” K8UgP?c;0  
?u9JRXj%  
“水。”羅喉淡淡地說:“我不喝酒。” iX{Lc+u3  
P`K?k<  
“不喝酒來酒吧幹什麼?” nUL8*#p-  
$m;rOKVU  
“等你。”——羅喉從手邊小碟拿起一片檸檬,小心得擠進杯子里,回答地很乾脆。 8[|RsM   
G=lket6  
“……你是斯拉夫人?”短暫的沉默之後,黃泉又點了杯長島冰茶,決定換個話題。 FM3DJ?\L-  
n"1LVJN7  
“東斯拉夫。”羅睺看著他接過酒杯,並沒有詢問他的血緣,想必是已經探聽清楚了。 /Af:{|'$%  
\*V`w@  
“哦,你和你的侄女兒一點都不像。” p v2u.qg5z  
P7Ws$7x  
“曼睩是我舊……好友的女兒。”羅喉謹慎地選擇他的用詞,在“舊友”和“好友”間猶豫了一下。他其實並不是個太擅長掩藏情緒的人,只不過很少有人能這樣近距離的與他攀談罷了。 <d\Lvo[  
zl W 5$cC[  
黃泉點點頭,沒有追問下去:“你不著急去取貨么?” y0R5YCq\":  
rU /V ~;#%  
“不急。我相信你把那名月族人藏在了無人能發現的地方。”羅喉抬頭看看牆上的挂鐘,站起來拉好黑色的大衣:“不過,我的確必須走了。下一次還在這裡交易。” b'N(eka  
prC1<rm  
“哦。”黃泉漫不經心地答應一聲,看著羅喉往外走去。他忽然醒悟到什麽,跳下高腳凳緊跟在羅喉的後面:“喂,你!執政官喝酒都不給錢的嗎?” ?{ "_9g9  
d+Vx:`tT  
“哦,我之前問過尚先生,他說你上次給他的吊燈錢還有多餘。”羅喉停住腳步轉身看著他,好心地建議道:“我想,你還可以再喝幾杯的。” #UcqKq  
"@JSF  
“……說好是你請客才對吧!”黃泉憤憤地抱怨道,看到酒吧門在那人身後合上。他走回自己的座位,不甘心地拿起羅喉那背飲料湊到鼻尖下聞了聞,果然只是清水而已。 E r6'Ig|U  
:-=,([TJ  
“時刻都必須保持著絕對的清醒,是件相當麻煩的事。”尚風悅不知何時走過來,收走了羅喉的玻璃杯,對他笑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可不會允許你在我的酒吧裡只點清水。” I3A@0'Vm;L  
DJv;ed%x  
“我才沒有這種無聊的癖好呢。”黃泉嘟囔了一句。他幾口喝空了面前的酒杯,穿好鞋子走出門外。天都的夜晚很安靜,頭頂永遠是一片深沉的黑暗,好像墨色的床單籠罩下來,沒有半點星月。他走了一段,漸漸遠離了酒吧街,正在思考今晚去哪裡投宿,在經過一個販賣夜宵的小攤的時候,看見漠刀和御不凡正面對面地坐在那裡。 B!=JRf T  
52$7vYMto  
御不凡脫掉了黑色長袍,露出裏面天藍色的軍隊制服。左手袖口的扣子解開了,袖子卷到上臂,常年不見陽光的胳膊雪白地露在外頭,算不上健碩,但也可以看見清晰地肌肉線條。他和漠刀中間的桌子上放著一個廣口的瓷瓶和兩個小杯,可能是爲了避免被熟人看見,才沒有去酒吧。 FBYA d@="2  
e)[>E\u_  
御不凡好像已經醉了,臉向著牆壁,半趴在桌上,胳膊伸的很長,搭住對面漠刀的手。漠刀習慣性地皺起眉頭,正在解釋些什麽:“……我去黑市找過你。” mE"?{~XVL  
sz'IGy%  
“我又不是天天都在那裡。”御不凡含糊地說:“我可是在城門口等了你大半天呢。你該不會是想辦法躲著我吧。” :h>d'+\  
'= _}&  
“反正見到了就好。”漠刀說,一把抓住御不凡拿酒壺的手:“要是真的喝醉了,你父親會相當生氣。” 7B`,q-x.  
tkFGGc}w\  
“我現在已經真的喝醉啦。”御不凡提高聲音說。漠刀只是把酒壺移遠了些,在燈下沉默地凝視著他。御不凡等了片刻不見回答,顧自念叨起來:“其實,我也不是真要你加入天下封刀……我只是,呃,不想讓你一個人。” k:Iz>3O3]  
|(E.Sb  
“跟朋友在一起,有固定的地方住,有家可以回,每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有人和你打招呼,出門的時候有人向你告別,睡覺前又有人說晚安。——漠刀,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有這樣的生活而已。” d85\GEF9i  
5y. n  
“我不是有你了嗎?”漠刀不動聲色地說:“我不是一個人。” (Z YGfX  
L,&R0gxi  
“哈,說的也是啊……” i>n.r_!E  
&VIX?UngE  
“不凡,你不要裝醉了。” ic}M)S FD;  
HeagT(rN'  
漠刀說到這裡的時候,黃泉已經走出很遠了,所以沒能聽到剛才有人用那種平板冷漠的語調,說出了這樣溫暖人心的話語。人們選擇自己的人生軌跡,從出生開始越分越遠,最終卻能像這樣交匯在天都城路邊的沽酒攤上,不能不說是一種神的恩賜。 XCNfogl  
Xj/U~  
可惜的是,黃泉從很早之前就清楚地知道,從出生開始直至死亡,他註定只得孤身一人。 S aCa  
/ -ebx~FX&  
——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或許也算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吧。黃泉在旅店床上閉起眼睛的時候忍不住想。 (GVH#}uB  
J Cu3,O!q  
從那天開始,排名第一的月狩黃泉就這樣開始了同羅喉的固定交易。他進城的時間並不規律,因此總能看到羅喉的某個侍從沒精打采地站在天都門口。有幾次侍從們忘了出現,黃泉就去Heliade里耐心等候,然後他會要求羅喉請他喝酒,酒杯的數量由羅喉遲到的時間決定。黑市的月族價格不斷浮動,黃泉從來也沒有盤算的太仔細。 I<q=lK  
qHGXs@*M&  
“差价就用请我喝酒来补吧。”他這樣對羅喉說。 k\T,CZ<  
gHLBtl/  
大多數時候他們會隨便閒聊幾句,也有幾次羅喉放下金幣就必須立刻離開。其實他完全可以派手下來完成這件事,黃泉始終沒有詢問過他堅持親自前來的原因。 18|i{fE;  
 q$$:<*Uy  
如果問的話,他大概會說“因為你需要正主交易”吧?羅喉這個人能把每一句對話都記得清清楚楚,從而也使人喪失了很多鬥嘴的樂趣。 oJ cR)H  
Jl^Rz;bQ-  
“我想邀請你去家裡過夜。”有一天買賣完畢之後,羅喉面無表情地這樣說道。 #Y3:~dmJ-  
HSk gS  
黃泉手一抖,差點沒把嘴裡含著的酒噴上吧台。他正要開口,一不留神酒水又嗆進了氣管,讓他連連咳嗽,好容易拾回呼吸,抬頭神色扭曲地瞪著羅喉。 8*nl Wl9qo  
m@hmu}qz-  
“哦,後天是曼睩的生日。”羅喉慢慢說。他習慣了先說命令再解釋緣由,顯然沒意識到這其中可能造成的詭異誤會:“她一直希望能夠鄭重地向你表達感謝,所以很想邀請你明天和我們共進晚餐。——我想,你不會讓她失望的。” 1nv#Ehorg  
;- D1n  
“哦,那我可以明天去……” nR7 usL  
P=:mn>  
“我不能放任被邀請的客人在外住宿。”羅喉說:“這在我是非常失禮的事。” _c=[P@  
(vCMff/ Y1  
“……好吧。有免費地方住也不錯。”黃泉想了想,最終聳了聳肩,不甚在乎地說道。 oyGO!j  
jXEuK:exQ  
“很好”。羅喉滿意地站起來,率先向門外走去。黃泉跟在他身後,保持著三步左右的距離。和所有的月狩一樣,他隨時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性和反應能力,不習慣同人太過接近。 FhZ^/= As  
VJ` c/EVIt  
出了酒吧后走了一段,黃泉每一步都踩在羅喉身後拖長的影子里。羅喉的步伐快而沉穩,即便是他也必須加緊腳步才能跟上。——無法磨滅的月狩痕跡和身為天都統治者的矜傲疊加起來造就了獨一無二的羅喉。這點即便在最微小的地方也能得到忠實的反應。 `mro2A  
-jc8ku3*  
長時間的跟隨讓黃泉有種被迫臣服的錯覺。他於是緊趕幾步到了羅喉的右手邊,兩人並肩而行。羅喉看他一眼,減慢了腳步低聲說道:“你可以走在我的左手。” $2uZdl8Rvj  
&UhI1mi]h  
黃泉無所謂地換了位置。羅喉似乎有不少令人費解的怪癖,大概是在早年養成了的習慣,雖然沒有理由,卻比什麽都更難更改。 m_Owe/BC#m  
""[(e0oA  
就這樣走了半個小時,執政官的府邸出現在道路盡頭。那是幢二層樓的別墅,同血液研究所一樣採用新古典主義的建築風格,從外表看來並不豪華。窗戶里透出亮白的燈光。黃泉心裡升起一股久違的新鮮感,他已經記不清上一次踏進亮著燈的住宅是在什麽時候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10-12
7 *Mf;  
f\sxx!kt  
We human always love wine, +@]b}W  
So as not to feel the burden of time. nJJ9>#<g$  
Sometimes we want an excuse to cry. ]I9Hbw  
Other times we borrow wings to fly. (VYY-%N`  
vkdU6CZO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8Y& KVhu  
C:qb-10|A  
dmHpF\P5f  
羅喉抬手敲了敲門,只聽“吱呀”一聲,光線從打開的厚實木門邊上流瀉出來,像水一樣把羅喉身後的黃泉淋了透濕。一個面色黝黑的高大男人穿著黑色西服站在門口,像羅喉深深鞠了一躬:“晚上好,閣下。” M)Iu'  
k!e \O>+  
“嗯,這是我的管家虛蛟。”羅喉進門,轉身向黃泉介紹。虛蛟一本正經地對黃泉鞠躬,黃泉突然覺得有點彆扭,含糊應了一聲,快步走過了虛蛟身邊。 s#,~Zb=  
w ^ v*1KA&  
進門是一條走廊,白粉細刷的牆壁上裝著葉形壁燈,沒有多餘的裝飾。兩邊個有幾個房間。左邊是上二樓的扶梯,盡頭則直通到一樓的宴會大廳。此時裏面黑乎乎的一片,單能看出房間的空曠龐大。 7Y$#* 7  
,3_;JT"5  
紅木樓梯上響起輕盈从容的腳步聲,細雨點打落在樹葉上那樣和緩悅耳,不一會兒君曼睩纖細的身影出現在他們眼前,,不急不緩地走下最後一級臺階:“羅喉叔叔,你回來了。” x{Y}1+Y4  
*')g}2iB  
她接著把目光投向羅喉身後,黃泉不知道應該怎麼同她招呼,只好點了點頭。少女驚喜地笑起來,拉起鵝黃色的裙擺,像模像樣地對他行了個屈膝禮:“黃泉先生,真高興見到您。” Z:3N*YkL  
nQuiRTU<  
“不用叫我先生。”黃泉說:“我會不自在。” Bl5*sfjG  
cE}R7,y  
“那我就冒昧地稱呼您為黃泉了。”曼睩說:“虛蛟在幾天前就收拾好了客房,因為不知道您什麼時候會來。上次被您搭救后,我一直在想應該怎樣向您表達謝意。” 2@``=0z  
RZm}%6##ZC  
“也不需要用‘您’。”黃泉再次糾正她,發現羅喉一直面帶微笑地聽他們說話,這種長輩的和藹態度令他覺得不悅。 t^0^He$Ot  
WVc3C-h,  
“我知道了。”曼睩微笑著點點頭,伸出細白的小手接過羅喉解下的大氅遞給虛蛟。大氅底下的羅喉是 “洪荒”前最常見的精英打扮——長袖的棉布襯衫和淺灰長褲。襯衫的袖扣被整齊扣上了,領口的第一顆扣子倒是敞開著,露出一小片白皮膚。 kTG4h@w  
^06f\7A  
曼睩轉身往前走去,推開了宴會廳旁邊的一扇門,打亮了裡頭的燈:“你們想要喝點什麽嗎?” 8d9&LPv  
rzJNHf=FVY  
“我們剛從酒吧里出來。”羅喉搖搖頭,還是跟黃泉一起走進了房間。那是一個較小的餐廳,牆壁上鑲嵌著櫥櫃。中央放著一張能坐四個人的圓桌,上面鋪著潔白的蕾絲桌布,還擺著金色的燭台。羅喉請黃泉坐下,對著曼睩的背影說:“已經很晚了,你該去睡覺。” ZV}"k_+-  
%c%0pGn8-  
“有客人的特殊場合,我原來希望能例外一次呢。”,曼睩無聲笑起來,正踮起腳尖從頭頂的櫃子里取出玻璃酒杯。她將高腳杯擺放在二人面前,細聲詢問黃泉:“羅喉叔叔討厭酒精,你是否願意嘗嘗我釀的酒呢?” V5y8VT=I  
P(I`^x  
不知為何,曼睩雖然只有十幾歲的年紀,一舉一動中卻帶著種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溫雅寧靜。黃泉面對著她,總不由自主地想拿出自己的最好儀態,就好像幼年時候見到老祖母似的——這個比喻相當可笑,但他想不出更好的說明方式。總之當曼睩將酒杯放在他面前的時候,本想拒絕的他在猶豫片刻之後還是沉默地點了點頭。 ,1'9l)zP  
Fy|tKMhnc  
曼睩很高興。顯然她住在執政官的宅邸里,很少有機會見到訪客。她彎腰從牆角的胡桃木櫥櫃里拿出一個細細高高的玻璃瓶,裏面盛著霧色似的白色液體,雙手捧著走到男人們面前,略帶羞澀地介紹道:“只是普通的米酒而已,才釀好的。” qbjBN z  
wD|,G!8E2  
她一面說著,一面注滿黃泉面前的酒杯。羅喉在旁邊看著,評價說:“聞起來很香。” y9d[-j ;w  
rQ|^H Nj  
“嗯,喝起來的味道也不錯。”黃泉嘗了一口:“謝謝。” uP<w rlW  
ZD{%0 uh  
“那就太好了。”曼睩抿著粉紅的嘴唇,又給他倒了一點兒,同時在羅喉的杯子里住滿了清水:“我原來想,如果沒人喝的話,我只好和虛蛟把它分掉了。” O)nLV~X  
cjzhuH/y  
“在你這個年紀,不應該喝酒。”羅喉立刻說。 !'>(r K$  
*<k8H5z8]  
曼睩看了他一眼,顧自笑笑並沒有回答。羅喉對她管教很嚴,但又似乎十分寵愛,所以儘管語氣有些嚴厲,她也並不害怕。黃泉注意到她的眼睛是天藍色的,長髮烏黑,鼻樑高挺細巧,但面部輪廓十分柔美,像是南歐人的後裔。 dR"H,$UH  
E~?0Yrm F  
羅喉又和曼睩在說些什麽,大致是詢問她這一天的生活作息。黃泉坐在旁邊靜靜聽著,沒有插嘴的慾望,但也不覺得自己被他們排除在外。等他喝干了面前的酒杯,曼睩最後一次替他斟滿,然後屈膝向他們道了晚安。 o -tc}Aa  
y+f@8]  
羅喉目送曼睩走上樓梯,等他回到餐廳的時候,黃泉正端著酒杯,一口一口地將酒咽下。他抱著胳膊,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兒,終於開口道:“你知道,你其實沒必要把酒喝完。” <ijf':X=*  
_EeH  
然而在他說話的間隙里,黃泉已經解決了最後一滴酒,放下酒杯抬頭看著他。青年的眼睛遮掩在睫毛後面,從他的角度看不清裏面是否已有了醉意,但蒼白臉頰上的隱約潮紅卻明白無誤的暗示著青年的酒量並不像看起來那麼好。 s(56aE  
7Iu^ l4=2  
羅喉皺了皺眉,走去黃泉身邊。黃泉一手撐著桌子,仰起臉看著他,嘴角似乎還噙著一抹玩味的笑意:“喂,謝謝你請我來你家。” ~m^.&mv3/  
Le3H!9lbc  
“不用客氣。”羅喉被這股笑容看得渾身發燙,愣了一會兒才沉聲回答。他沒想到曼睩的酒會讓人醉的那麼快,伸手想扶黃泉起來。不料黃泉一把扯住他的襯衫領子,用力把他的臉拉向自己。在羅喉來得及反應之前,他的鼻尖已經能嗅到殘留在黃泉唇邊的米酒香味。 yidUtSv=,  
^)ouL25Z*2  
“喂,羅喉。這樣近距離看起來,你還是蠻帥的。” nU]n]gd  
Wz)O,X^  
“什麽?……唔”羅喉的話還沒說完,黃泉主動把嘴唇貼了上去,因為動作太過迅速,兩個人的鼻尖險些撞在一起。羅喉只覺得一股酒味直衝進口腔,連帶著白髮青年橫衝直撞的霸道舌尖。 !mNXPqnN  
;h[p "  
黃泉的嘴唇冰涼濕潤,親上去並不太舒適,卻能恰到好處的勾起人進一步的慾望。對於這種近乎冒犯的舉動,羅喉並不生氣,只是難免覺得驚訝——畢竟平心而論,他得承認自己對於黃泉有著一份超出欣賞的,特殊的喜歡;然而這種喜歡最終會引向哪裡,卻并不在他之前的考慮範圍之內。 C"bG?Mb  
f8`K8Y]4  
他彎著腰,被黃泉扯住了衣領,條件反射地想要奪回主動權,於是伸出右手托住黃泉的後腦。就在這個時候黃泉敏捷地移開嘴唇,用手撐住他的肩膀將他稍稍推遠。——若不是此時能清楚地看見他的雙目朦朧混沌,羅喉簡直要以為他剛才的動作是源於故意的壞心眼兒。羅喉低下臉,正在考慮應當如何收場,就看見他放鬆了手臂整個人趴向桌子,一面還低啞地小聲笑著說:“哈哈,嘴唇嘗起來味道也不錯。” ~l$u~:4Ob  
xU$A/!oK  
“……”,羅喉看他醉的不輕,虛蛟又已經被打發去休息,只好認命的扶起他走去客房。好在以一個男人來說他實在並不算重,而且一路上都很老實的掛在羅喉肩上,除了沉重的呼吸外沒發出一點聲響。 N6wea]  
$qkV u  
進門口羅喉打開檯燈,把他搬去床上。他沒想到一個孤身行動的月狩居然會如此輕易地醉倒在別人的地盤上,心想黃泉也許並不如他所表現出來的那樣冷漠而充滿戒心。他希望明天醒來以後黃泉能徹底忘了今晚的滑稽場景,否則難免覺得尷尬。 P3|_R HIb  
hwF9LD~^  
他正要轉身離開,床上的黃泉翻了個身,單手撐著坐了起來,用手搓了搓眼睛,又晃晃腦袋,然後頗為不悅地瞪著羅喉,低聲嘟囔一句“糟透了”。 @UCI^a~w  
*,$cW ,LN  
羅喉猜想他終於清醒了一些,正在抱怨現在的處境,只好替侄女道歉:“我沒想到曼睩的酒那麼厲害,不然一定會提醒你。” yl|?+  
#m_3l s}W$  
不料這句話卻引來了黃泉的越發不悅:“哈,你以為我喝醉了?” ]v=*WK  
+2%ih !  
“你……要算沒醉也可以。”羅喉思考片刻,決定不同醉鬼爭論。 4;anoqiG\  
OiI[w8  
“哦,那你以為我剛才也是喝醉了?”黃泉偏過頭,挑起半邊眉毛看著羅喉,臉上的潮紅明明還沒有退去。在這種情況下他的短期記憶力依然好的驚人,這讓羅喉覺得有點頭痛。 i0`<`qSQh  
oBZ\mk L  
“嗯,你沒醉。”他順著黃泉的話說:“要不要喝點水?” :;[pl|}tM  
\l^L?69  
“我可以證明給你看。”黃泉不依不饒,幾乎是從床上蹦起來,用上臂勾住羅喉的脖子。這個動作如果力氣夠大足以折斷頸骨,羅喉既然沒有躲開的打算,只好順從的彎腰坐在床邊,同黃泉形成相對的姿勢。 qfp,5@p  
S a5+_TW  
黃泉又把嘴唇湊上來,先用舌頭掃過羅喉嘴唇的輪廓,這次因為有了手臂固定,所以動作更為深入長久。羅喉用手攬過他的腰,把他拉進一點,兩個人緊貼著糾纏在一起。黃泉微卷的劉海被吹吐出的熱氣包圍,掛下額角輕輕晃蕩著。 shjc`Tqm  
[fF0Qa-  
借酒撒瘋的人最是貪得無厭,不懂得在適當的時候劃下休止符。羅喉當然不希望他就此憋昏過去,只好在糾纏的間隙里騰出一隻手托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同自己分開。黃泉猛地深吸兩口空氣,胸膛劇烈起伏著,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 #clOpyT*  
kO:|?}Koc  
對面羅喉回復到筆挺的坐姿,在床頭檯燈的傾斜燈光下認真凝視著他,金紅色的瞳孔像野獸一樣興奮地收縮起來。 mQ 1)d5  
MfNxd 6w  
“看來你還是很願意的嘛?”黃泉得意洋洋地總結。 *a_U2}N  
^mWOQ*zi;  
“我的確很願意。”羅喉沉著地回答。這個聲音太過冷靜,好像是在一鍋冒泡的沸水砸下一個冰塊,讓原本就不甚清醒的黃泉聽得愣在當場。 {)j~5m.,/o  
oRl~x^[%[-  
好在羅喉本也沒指望任何回應。他不等黃泉完全理解這句話里的含義,就攬過對方的肩膀,低頭吻上青年半裸的白皙脖頸。空閒的右手從T恤底下伸進去,輕而易舉地觸摸到了腰間滾燙的皮膚。 nulCk33x'=  
Ewjzm,2  
黃泉發出一個含混的單詞,順著羅喉的動作,兩人一起倒向床的中央,羅喉居高臨下地看著他,突然間滿心希望他明早依然能夠記得今晚發生過的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10-12
8 }DH3_M!  
^PwZP;On  
We knew of an extraordinary man s"u6po.'  
Who lived and believed in doing all that he can. ckR>ps[u  
But one day we wake up and he is gone. ~s.~X5  
Oh we cannot believe it has been this long. !*2cK>`  
aYTVYg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Z>=IP-,>  
Y0nnn  
ZAe'lgS  
黃泉並不像他表現出來的醉得那樣徹底。 _5<d'fBd  
$~x#Q?-y  
若說最初時有點混沌,稀裡糊塗地親了羅喉,那麼後來羅喉把他放在客房的時候,其實酒意已經退了大半。他是個獨來獨往的人,做事全憑自己心意,幾次交往下來覺得羅喉這個人的確不錯。況且剛才親都親了,羅喉也沒有反對。既然自己喜歡,對方也不討厭,那麼接下來不管做什麽都是理所當然。 <2b&AF{En  
"Zk# bQ2j  
——黃泉活了二十多歲,沒妥貼地進行過一場戀愛,感情的事在大多數人看來複雜糾結的要死,在他看來就是這樣簡單。 _v~c3y).  
c6v@6jzx0Y  
心裡這樣想,行動上他卻不知應該怎樣與人親近。若是按部就班地來,他恐怕要和羅喉抱著被子說一晚上的話。反正羅喉說他醉了,他索性就借酒壯膽,把人拉倒床上制住再說。雖然最後的事實同他事先設想的有些出入,總也還是過了個美妙夜晚。 ]=X6* E*/E  
GYv D*?uBc  
他不知道這樣的感情是否就是喜歡,也沒有費心思考答案的打算。像這樣有人陪伴的夜晚他之前也經歷過幾次。不可否認的,在某個短暫的時刻里,另一個人的體溫呼吸能讓他明確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令他安心愉悅。但一切也僅止於此而已。不論對方是男是女,他都絕沒有將其發展為終身伴侶的計劃。 =;9 %Q{  
jA<(#lm;  
——這就像是一頓擺在餐桌上的豐盛美餐,雖然身穿西服拿起刀叉細品的過程能給人帶來額外的享受,但天天如此就不勝其煩。托在金邊瓷盤上的奶酪焗蝸牛片歸根結底也並不比一個乾燥的麵包更能填飽肚皮。 MNC=r?  
UZcsMMKH  
即便是無需維持的關係,他也是個相當挑剔謹慎的人,羅喉的出現是個驚喜的意外。雖然在今晚之前他從未想過兩人之間還有另一種可能,但生活的美妙殘忍之處就在於總有意想不到的轉變來臨。 hw2'.}B"(  
PE!/n6  
那天晚上羅喉躺在他的身邊,兩人的腦子里都呈現出短暫的空白。在逐漸平復的喘息聲中黃泉忽然有點後悔,仿佛才醒悟到自己剛才引誘了天都的首席執行官。 qp#Is{=m  
c@SNbY4}%  
他這樣想著,才發現客房的床雖然很大,兩個大男人卻像小動物一樣擠在中央抱成一團。他於是借著翻身的機會,不著痕跡地往床邊移動。激情過後,他其實更喜歡獨自入眠。不管曾經同另一個人多么親近,他在內心也始終不允許陌生的足跡停留。 i}&&rr  
Z;=h=  
羅喉察覺到他的意圖,從身後向他靠來。黃泉裸露的背脊感受到逼近的熱度,側躺著沒有回頭。這時候他聽到羅喉附在他耳邊,用含著熱氣的溫柔的聲音說道:“我們都是一樣的。” Zv[D{  
\<e?  
他回過身,看到羅喉把一隻手搭在被子外頭,肌肉勻稱的手臂白得有些晃眼。羅喉對他笑笑,壓低的聲音里充滿了魅惑,又像談論公事時候那樣自然:“只要有別人在床上,就沒法睡得著——我想,你大概也是這樣。” &%@e6..Ex  
SB1j$6]OR7  
黃泉眯了眯眼,那表情可說是有點不耐煩。通常而言羅喉是個直接的人,但在他這裡永遠只喜歡把話說到一半。 y!z2+q2  
kSW=DE|#}  
“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羅喉又笑起來,像一名紳士那樣將他黏在脖子裡的汗濕頭髮梳理去腦後,又低下頭把被子拉上一點蓋住他的肩膀:“晚安,黃泉。” }j+Af["W?  
@`Fv}RY{  
他說完拉開被子下床,動作輕巧地穿起衣褲,再把被角重新掖好,然後邁著穩健的步伐往門口走去。黃泉看了他一會兒,始終沒有說話,最後乾脆轉過身去睡上枕頭,輕輕地對著牆壁上的高大影子說了一句“晚安。” &Hz{   
>(EC.ke  
落在地毯上的腳步停頓了一下,然後就是開門的輕微“吱呀”聲。他然後閉上眼睛,難得的一夜好眠。 6XP>qI,AJ  
Bf5Z  
第二天早上他按時醒來,因為房間貼心的拉起了厚重的窗簾,所以看不到外面的人造陽光。他將燈打亮,這才注意到旁邊的衣櫃上早在昨晚就已經擺上了折叠整齊的襯衫長褲,不用想也知道這些本來都是羅喉的衣服。 _#\e5bE=Z  
! qVuhad.  
他的汗衫在昨晚脫下后被隨便扔在地上,原本就洗得看不出顏色,現在更是皺巴巴的一團縮在牆角。他瞄了幾眼,聯想到君曼睩一絲不苟的束腰長裙,認命地走去撿起汗衫塞進背包,去櫥櫃上抖開了條紋襯衫。 _ MsO2A  
$7bLw)7  
上身之後才他發現衣服的肩膀稍寬了點,顯得袖子有些太長,好在扣上袖口之後就變得不那麼明顯。褲子倒是正合長短,繫好皮帶之後簡直像是為他量身定做。他匆忙洗漱了一下就想出去,先是徑直走過穿衣鏡前,然後停下來又倒回兩步,對著鏡子照了幾眼,這才擰開了門。 % w\   
WdWMZh  
他才把頭探出去,站在不遠處的虛蛟就迎了上來:“早上好,先生。” _sp, ,gz  
G3.*fSY$.<  
“好。”黃泉對他點點頭,一覺醒來神清氣爽,頓時覺得虛蛟的黑面也不那麼醜陋了。 lw\+!}8(  
HZASIsl  
“執政官大人已經去辦公了。曼睩小姐正在用早餐,請您跟我來。”虛蛟欠欠身,轉身在前帶路。黃泉聽說羅喉不在家裡,覺得有些慶倖。昨晚羅喉的做法出乎他的意料,還沒有決定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位體貼的一夜情人。 <QuIXA  
?xa70Pb{;  
曼睩在餐廳裡等他。今天她穿著件粉藍色的洋裝,在頭髮上也別了同色的髮飾,更襯托出皮膚的雪白。她看到黃泉的時候站起來微微屈膝,由衷地讚美說:“這套衣服很好看。” 5taR[ukM  
lpq) vKM}^  
“謝謝。”黃泉其實更喜歡他的T恤牛仔,襯衫西褲總讓他覺得行動不不便。虛蛟替他拉開椅子,曼睩坐回桌邊:“你跟羅喉叔叔差不多高,但是稍微瘦一點兒,我想這件襯衫應該會適合你。——聽說你昨晚醉了,實在很抱歉。” %>p[;>jW  
hD> ]\u  
“沒事。”,黃泉看著她,確定羅喉只說了這部份無傷大雅的事實,然後回頭對虛蛟說:“我不吃早餐,給我一杯水就可以了。” HbI'n,+  
`p!&>,lrk  
“連習慣都和叔叔一樣。”曼睩這次是對著虛蛟說話,虛蛟贊同地點了點頭。等黃泉喝完了他的水,曼睩也儀態優雅地用完了餐點:“離中午還有一段時間,如果不累的話,我帶你參觀一下這幢房子吧。” hQeGr 2gMq  
g 2LY~  
黃泉無所謂地點了點頭。執政官的宅邸寬敞宏大,裝飾卻很簡單,大體上是白色的牆壁搭配核桃木的傢具,餐具和金屬燈飾則是金銀兩種色調。樓下是宴會廳、羅喉的臥室、書房以及三間客房;二樓的格局同一樓相當類似,對應宴會廳的位置是一間龐大的圖書館,連四周牆上都鑲嵌著書櫃,也是曼睩平時消磨時光的地方。 1;*4y J2  
A ".v+  
在圖書館旁邊連著一個採光充足的小房間,兩側都有長方形的玻璃窗,對著門口的那面牆壁上則是掛著好幾幅人物肖像。高高供起的圓形屋頂上用金邊鑲嵌,畫著以耶穌救贖世人為主題的彩色壁畫。這是曼睩帶黃泉參觀的最後一站,她的腳步在門口就刻意放輕,讓黃泉意識到房間的特殊性。 N!PPL"5z  
Wtwo1pp  
“從天都建城以來,歷代執政官都住在這裡。這裡懸掛著的是他們的肖像。” 6N49q -.Lg  
X!b+Dk  
黃泉跟隨她走到近前,羅喉的肖像懸掛在最左邊,可以看出是最新的作品。他的目光掃過一幅幅畫像,看到畫的右下角寫著就任期限,很快停留在一個穿著灰色軍裝,表情陰鷙的短髮男人身上。男人的臉頰像鷹隼一樣瘦削,一黃一綠兩隻不同顏色的眼睛看來尤其可怖。 ]Cc3}+(s  
n1!}d%:  
“這就是邪天御武,移植月族眼睛的開創者?” )_&P:;N  
\DiAfx<Ub  
“是他。”曼睩說,語氣里有顯然的不贊同:“他因此能夠自由地行走在陽光下。但在他以後,所有移植眼睛的手術都以失敗告終。大家猜測是因為他使用了異色眼睛的月族,不過這一點到目前為止都無法被證明。” (U{,D1?  
elqm/u  
“據說異色眼睛的月族只在月華之森出沒。”黃泉說,見曼睩并無興趣的樣子也就沒有繼續,又指著緊挨著羅喉的,一名銀灰頭髮黃色長袍,英俊的面容里透出重重憂慮的男人問:“他的就任時間只有兩天?” 7"_m?c8  
x/pX?k  
“這位是天尊皇胤。”曼睩告訴他:“天下封刀的開創者,御天家的長子,刀無極閣下的兄長。” *M?[Gro/  
&%UZ"CcA  
“是嗎?他們長得一點都不像。” oSf6J:?*e  
A=Y A#0  
“嗯,在十多年前,那時妖世浮屠還是實力最龐大的城邦。當時天都正不斷地走向破敗衰弱,而如果說‘洪荒’之後還有真正的貴族的話,沒有任何家族比掌握天都大半資源的御天家更有資格了。天尊皇胤看到了天都的未來命運,於是網羅了許多出色的月狩組建天下封刀,希望借此能與妖世浮屠抗衡。”曼睩對天都的任何一段歷史都如數家珍,毫不停頓地為黃泉講解著。 U#iGR5&^3  
uIy$| N  
“哦,我大致知道一點。”黃泉接下去說:“那是同妖世浮屠發生戰爭之前的事。” SeV`RUO  
HUFm@?  
“的確如此。”曼睩微微點頭,微笑著說:“此後不久,妖世浮屠挑起了戰爭,大家都沒料到天都能取得最後的勝利。羅喉叔叔經過這場戰役成為了天都的英雄。給予他全力協助的天尊皇胤則被推舉成為新的首席執政官。” I!?)}d  
dfA2G<Uc  
“不如說是天都的戰神更為恰當些。”黃泉在心裡說,那是天都鼎盛的初始,亦是羅喉被神話的開端。 bMA0#e2  
dc dVB>D  
“不幸的是,天尊皇胤先生在當選的兩天后死於暗殺。羅喉叔叔成為他的繼任者,而刀無極閣下在同時接管了天下封刀。” 4<j7F4  
1!%T<!A.  
“唔。”,黃泉忽然想起了什麽:“羅喉說過,你的父親是他的好友?” qEvbKy}  
+=`*`eP:U  
“我的養父。”曼睩毫不介意地坦白說,看了一眼牆上的肖像,明瞭地笑起來:“哦,不,他不是他們中的任何一位。但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同他們一樣重要。” j].=,M<dxE  
E5$Fhc   
她說完自豪地笑起來,露出兩顆編貝似的牙齒,仿佛說出父親的名字都是一種榮耀:“我的父親君鳳卿,是前任的天都大法官,現行天都法典的制定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10-12
9 aH&Efz^  
5^97#;Q;J"  
Strolling down the memory lanes, nh]HEG0CZJ  
Filled with our loves and pains. >qU5(M_&L  
The colors of memory will never fade, l*z+<c6$_  
Telling me that I shall never be afraid. 8Sk$o.Gy  
Sc?q}tt^C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u4;A[- R  
uqM=/T^A  
Ov#G7a"  
“從你的姓氏中,我早就應當猜到了。”聽完君曼睩的話,黃泉若有所思地點頭:“你的父親是位了不起的人。” z.~jqxA9  
^&lkh@Y1q  
雖然話中的讚賞包含有禮儀的成份,黃泉也並沒有說謊。他的確聽說過君鳳卿的名字。——事實上,這個名字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同羅喉的名字一起被人們掛在嘴邊頻頻提及,直到最近幾年才被逐漸淡忘了。 )!lx'>0>  
489xoP  
人們都說,如果沒有君鳳卿,羅喉依舊能成為天都的首席執政官,卻無法成為歷史的開創者。如果說羅喉本身是位毋庸置疑的傑出領導者,那麼君鳳卿就是那個助他登上神壇的人。 goOw.~dZ'  
#0:rBKm,  
“父親從少年時期起,就是羅睺叔叔的摯友。”曼睩很高興黃泉有興趣聽她談論君鳳卿,引導黃泉走回寬敞明亮的圖書館。黃泉替她從長桌邊拉出木質的圓椅,她轉頭向他微笑著致謝,請他在對面坐下:“那時的天都和現在完全不同。月狩們將捕獲的月族人高價出售給貴族,每個貴族家庭都有自己的月族聚集点,供他們提煉血清。” vawS5b;  
n#5S-z1KNw  
“是么”,黃泉隨口回答道。平心而論他對羅喉的過去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但也并不介意進一步的瞭解:“在十年內徹底改造一座城市,你父親對他理想中的世界肯定十分執著。” xnDst9%  
} 4ZWAzH  
“就是這樣的。”曼睩輕聲贊同道:“父親堅信生命的平等,希望能儘量減少對月族的傷害,城東的血清研究所也是在他的主張下創立的。在我來到他身邊後不久,他就開始撰寫一部全新的法典。那時我們住在城東的小公寓,羅喉叔叔過來做客。父親是個溫和安靜的人,但在說到法典的時候會忍不住提高聲音,連在書房外的我都能聽見……” z~th{4#E ;  
j6E|j>@u  
曼睩說到這裡,原本雪白的面頰因為激動而透出淡淡的粉紅。她抬起眼睛看著黃泉,微垂下形狀姣好的脖頸,凸顯出纖細的筋脈:“然後呢,每次他興奮不已的時候,羅喉叔叔就會在一旁說:‘鳳卿,你把人類想的太善良了!’” G+t=+T2m  
oL7F^34;  
她這時壓低聲音模仿出羅喉深沉的語調,終於顯出一點兒十幾歲少女該有的頑皮。儘管她裝得並不像,黃泉還是點了點頭。 RB9ZaL\  
K 8W99:v  
“不論從哪方面來說,他們都是十分不同的人。彼此間竟能產生如此堅固的友情,這令很多人覺得不解,但父親本人似乎從未這樣想過。他們曾在地面上分享過僅剩的一針血清,曾在地下城的角落被三十個拿著火器的人包圍,曾經徒步走完三百五十公裡的沙漠,至今也想不起來到最後是誰背著誰……”曼睩沉浸在回憶里,她看著黃泉,目光卻落在他背後圖書館大開的沉重木門上。黃泉猜想也許曾有過一個像這樣陽光明媚的午間,君鳳卿牽著她的小手腳步輕盈地邁進圖書館,而羅喉早已坐在桌前等待。 PDS?>Jg(  
T7^?j :kJ/  
正在這時,他身後響起禮貌的敲門聲。他回過頭去,看到虛蛟站在圖書館的門邊,身後跟著冷吹血。冷吹血見到他,霎時變了臉色,對曼睩淺淺鞠了一躬,用生硬的語調說:“執政官大人派我來取他昨日起草的一份文件,是有關於提高城邦收購月族價格的提案。我無權進入大人的書房,只好請曼睩小姐幫忙。” )S`=y-L$  
}J`cRDO  
“我想羅喉叔叔是不會介意的。”儘管這樣說,曼睩還是站起來,向黃泉介紹道:“這位是……” */OKg;IMi  
\ cdns;  
“我們認識。”黃泉打斷她。 f#\Nz>tOhE  
YH&q5W,KX  
“是嗎?那太好了。”曼睩說完向黃泉歉意地點點頭,對冷吹血說“請您稍後片刻”,隨後便轉身下樓去了。 d+nxvh?I8  
Nj.;mr<  
曼睩離開以後,冷吹血看了黃泉一眼,用不滿的語氣低聲斥責虛蛟道:“你是這裡的管家,怎能讓曼睩小姐和來路不明的男人單獨呆在一起?” BdP+>Ij  
r%9=75HA  
“衛隊長大人……”,虛蛟被嚇了一跳,結結巴巴地小聲辯解說:“他,他是執政官大人的客人,我想……” nE56A#,Q,  
q<K/q"0-l  
沒等他說完,就被黃泉挑釁的聲音打斷了:“喂,我說,你是妒忌吧?沒本事的傢伙,只敢對弱者發洩。” '?6j.ms M  
<cFj-Ys(T  
“你說什麼?”冷吹血猛地轉頭,臉色有點扭曲:“你以為你是誰?自以為是的蠢貨!” ~|S}$|Mi50  
}S;A%gYm  
“這句話用來說你自己正合適。”黃泉絲毫沒有被激怒,輕鬆地反擊道:“你不過是個隨時可以被替代的人。” 3U'l'H,  
7u:QT2=&  
“……我們到外面去!” 冷吹血低吼。 =&)R2pLs*  
y@<&A~Cl^  
黃泉靠近了一點。他看起來並不太強壯,但比冷吹血更高:“在這裡解決就好。還是你想在更多人面前出醜呢?” abp\Ih^b  
T_d)1m fl  
冷吹血捏起拳頭,渾身的肌肉緊繃。這時黃泉猛地舉起了手掌。這一動作本身並無攻擊的暗示,但冷吹血本能地向他揮出了拳頭。 [ @2$W?0i  
,'n`]@0?\  
黃泉對著虛蛟做了個 “我也很無奈”的表情,敏捷地跳到一旁,拉住冷吹血來不及收回的手臂,右腿測勾住他的膝窩往旁邊一帶。他的力量不輕不重,冷吹血撞上書櫃,並沒有弄出太大聲響,只聽到“撲”的一聲,有本書掉下了書架。 @p@b6iLpO  
4Ik'beZqK  
“二位,請不要……”可憐的虛蛟嚇壞了,不知道應該先關上門,還是應該沖上去保護執政官的書。冷吹血抬腳往黃泉腰上踢去,黃泉不閃避,搶先一拳擊中了他的胸口。趁他痛得彎腰的時候抓著他的領子把他抵在牆上,右臂結實地壓上他的喉結。 rl x6a@MiD  
/CUBs!  
冷吹血嘗試著掙扎,但毫無成效。他的背脊抵住凹凸不平的書櫃,疼痛被分割成長方形的小塊。這時門外樓梯上傳來有節奏的輕微腳步聲,虛蛟滿頭大汗地向面對著他的冷吹血拼命打著手勢。冷吹血喘著氣,不確定地看向黃泉。黃泉似乎是飛快地沖他笑了一下,然後鬆開了手。 R+El/ya:6  
RN$>!b/  
“我沒有依靠折辱別人來證明自己的興趣。”曼睩出現在圖書館門口的時候,他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音量對冷吹血說。 qC B{dp/  
Ph)>;jU  
進門的曼睩沒覺察出異樣,將手裡拿著一卷薄紙交給已經整理好衣上皺褶的冷吹血:“應該是這一份吧。就在他的書桌上。” SX&Q5:  
B}J0 d  
“沒錯。”冷吹血打開卷紙匆匆掃了一眼,立刻把它捲攏:“多謝你。” j^/=.cD|  
:%h|i&B  
而就在他們談話的時候,黃泉蹲下去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書本:“真抱歉,我不小心碰掉了這本書。” mNsd&Rk'  
j9X|c7|  
冷吹血轉身略帶驚訝地看了他一眼,向曼睩告別後,跟虛蛟一起飛快地下樓了。曼睩看到黃泉手裡拿著的那本書,深紅色的封面上裝飾著金色條紋,中央用黑字凹印著: {B4.G8%Z  
“MIZAR & ALCOR O Q$C#:?  
A Story of Cielo” G_M8? G0  
ZSr!L@S  
Mizar位於大熊座尾端,是顆明亮二等星,而Alcor則是位於它附近的較暗伴星。它們的距離非常接近,在“洪荒”前的遠古文明裡,包括巴比倫,阿拉伯和羅馬在內的民族都曾經用是否能以肉眼區分開這兩顆星作為選選拔弓箭手的條件。黃泉從名字就能猜出這是本關於羅喉和君鳳卿的書,但惡俗的封面設計使它和高雅樸素的圖書館裝潢格格不入。 P26"z))~d  
">5$;{;2r  
“這是我偷偷收藏的。”曼睩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雖然是不入流的作品,充滿了臆想和胡編亂造,可凡是關於父親的書,我總想看裡頭寫了些什麽。” {q^UWv?1  
PsZ>L  
“當然了。”黃泉把書放回原位,這才發現這排書架上放的都是關於新天都和羅喉的書籍,從小說到政論一應俱全。在這本書的左邊插著一本風格相仿的褐色硬皮書,書脊上的名字是“奠定天都歷史的一句話”。 <`?%Cz AO  
.#Z"Sj  
“哦,這本書其實不像它的封面看起來那麼糟糕。”曼睩順著他的視線,解釋說:“那是句羅喉叔叔對父親說過的話,據說是二人友誼的開端。你不是天都人,所以才沒有聽說過。” ;0`IFtz  
y#= j{  
“我的確不太清楚。” ZZ T 9t#~  
@1i<=r  
“其實並不是特別激動人心的話語,你知道後可能會覺得失望。”曼睩這樣說著,一面將雪白的雙手重疊地按在胸口,用一種近乎虔誠的語調輕輕複述道:“他說的是,請你走在我的左邊。” ;#^ o5ht  
n(i/jW~0w  
“什麽?”正午猛烈的陽光下,黃泉深藍色的瞳孔驟然收縮,曼睩沒發現這細微的變化。 '<>?gE0Cd  
c7.M\f P  
“‘右手要隨時為攻擊和防禦做好准備,左手則永遠只留給我最忠實的朋友’,羅喉叔叔當時,就是這樣說的。” ,N nh$F  
0\, !  
“是麽。”黃泉默默地想:“最忠實的朋友,這可真是個可怕的詞語。”——羅喉天性慎重,若是放縱自己這樣毫無保留地接近一個人,必然先要求對方卸下防備,讓他走進心靈的最深處。君鳳卿在獲得羅喉全部信任的同時,想必也交付了心底盡頭的所有秘密。這種做法在君鳳卿來說或是心甘情願,對於黃泉則像毒蛇一樣致命。 >WLHw!I!6  
y.-Kqa~  
從童年開始他就明白,自己心底需要有個緊鎖記憶的落滿灰塵的房間,絕不能將鑰匙交付給任何人。他原本以為和羅喉之間不過是場偶然際遇,但羅喉卻對他啟用了一句塵封已久的承諾。這種在感情上直接而天真的做法令他感到驚詫,他一旦想到羅喉或許想過要同他親密無間,就如同與當年君鳳卿一般,心中首先升起的並不是妒忌或是傷心,而是一種想要即刻逃離的,深深的害怕。 T=RabKVYP  
qC5IV}9`  
唯恐不能全身而退的害怕。 7-0j8$`  
D]5j?X'  
曼睩注意到他沉思的神態,以為他被剛才的故事所吸引,仿佛自語般地說道:“也許是我的私心吧,我不認為應當用主星和輔星這樣的比喻來形容他們。他們彼此扶持,不論在艱難或是安適的歲月裡,都絕不會放棄和背叛……對於父親來說,羅喉這個名字與其說是一種信念,不如說是一種信仰。我相信,對於羅喉叔叔也是一樣的。” YI`BA`BQ8  
[Zzztn+  
“我不懷疑。”黃泉隨口答道。聽到這裡,不知為何他的心情突然變得莫名焦躁。這時虛蛟告訴他們午餐已經準備妥當,曼睩轉身下樓,他也只好跟在後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10-12
10 L$rr:^J  
=pTTXo  
I have a secret, 2dK:VC4U  
So delicate and beautiful like a white floret. 6!N2B[9  
The secret is buried so deep, :D eJnE  
The secret that you once put in me. y7R=zkd C9  
!R gj'{  
——from <The Book of The Waterless Flood>  Pa?{}A  
{;6a_L@q;|  
)."dqq^ q  
午餐是凱撒沙拉、澆了迷迭香醬汁的惠靈頓羊排、烤奶油菠菜和土豆泥。以執政官的府邸來說這絕算不上奢華,但相對於黃泉平時的習慣,足可稱之為豐盛。 ( uG; Q  
fn.;C  
然而他心不在焉,象徵性地動了動刀叉,只陪曼睩枯坐。曼睩又給他講了些天都歷史,虛蛟惴惴不安地問他是否不合口味,他搖搖頭,鏟起一小坨土豆泥塞進嘴裡,最後在曼睩的注視下拿起一個杏仁布丁吃了乾淨。 $My~sN8  
/8Z&Y`G  
吃完之後,他將餐巾放回桌上,很快拉開凳子站起來:“我必須要告辭了。” URt+MTU[  
;*ni%|K  
“咦……?”曼睩跟著他的動作起身,露出困惑失望的表情:“我以為你會留下來吃晚飯。我是說,至少等羅喉叔叔回來之後……” N 1.fV-  
YK5(oKFN  
“請替我向他說再見。本來我想在午飯前離開,但我答應過他要陪你吃一頓飯。” 7 toIbC#  
)o-mM tPj  
“可是您的衣服。”虛蛟在一旁很緊張地插話:“很抱歉,我還沒來得及……” WJ LqH<  
Se37-  
“那麼,只好再請你替我謝謝他的衣服了。”黃泉毫不留戀地說,從客房裡拿出自己的包。陳舊的帆布背包磨損的厲害,同他身上的嶄新衣褲毫不相配,但他臉上仍舊是一派自然態度。曼睩無法挽留,只好跟著他走到門口。 JT~Dr KI_  
WF_QhKW|k  
黃泉在臨走前想起了什麽,轉過身向曼睩微笑了一下:“生日快樂,曼睩小姐。” JT=ax/%Mo  
#?,"/Btq  
“啊……謝謝。”曼睩低頭,向他屈膝行禮,目送虛蛟將他送出門外。她忽然覺得這其實是個非常細心的男人,雖然難以捉摸,卻不像傳聞中的那樣冷酷刻薄。 E|jU8qz>P  
Pc7p2  
羅喉回來之後聽說黃泉已經離開,點點頭什麽都沒有說。他和曼睩一起享用了虛蛟精心準備的晚餐,拿出了給她的禮物:一本關於倫敦喪葬儀式演變的書。這也許不是最適合的生日禮物,卻足以讓曼睩驚喜地跳起來。 lR9uD9Dr  
2\1bQ q\  
因為原本將黃泉的份也算在裏面,所以他們沒能把食物吃完,只好留到明天。席間曼睩向他複述了今天的談話。他很少見到少女這樣高興,心想也許應該多邀請些人來家裡做客。 ,el[A`b  
NFC/4  
他多少能猜到黃泉匆匆離開的理由。甚至於在他內心的某個角落,當他對黃泉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就早已預見到了事情的發展。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也許正是他潛意識里所希望的結果也未可知。 Oi]B%Uxy=  
g \ou+M#  
黃泉身上的確存在著一些令他著迷的特質。這同瞭解的深淺無關,好像是兩塊磁石間的內在吸力。但這種感情是否是他所需要的,他卻並不知道。 mlUj%:Gm#  
c-!3wvt)  
在這種情況下,他暫時將決定權留給黃泉。如果黃泉選擇留下,那麼他將勢必為自己的行動做出解釋,也許能借機進一步認清自己的內心情緒。他不是個喜歡逃避的人,不論前方等待著什麽,羅喉的字典里永遠只有“直面”一詞。 )heHERbJ  
.:GOKyr(~  
可是黃泉離開了。 &49WfctT  
2?v }w<Ydl  
一生中所有的相逢和錯過,有時只需要一天的時間完成。 M{jq6c  
k@h0 }%  
有句古老諺語說,如果喜歡一樣東西,就要放它自由。等它再次回到你的身邊,才是真正屬於你的時候。——那天夜晚坐在書房檯燈下的羅喉,不知為何想到了這句話。 SXN]${  
ledr[)  
而當他沐浴在橘黃燈光下的時候,有另一個人正穿著他乾淨體面的襯衫西褲,半躺在天都不遠處的廢棄礦坑里,點起一支煙,與他思考著同樣的問題。 SqdI($F\:  
shP}T[<  
也許那人只是太寂寞了,黃泉對自己說。雖然君曼睩沒有講明,但他能聽得出來,君鳳卿的治世理念對羅喉起了相當大的影響。大家都將君鳳卿稱為羅喉的伴星,但也許事實上或許是君鳳卿充當了引導者的角色。 -t>"s'kv  
9\T9pjdZE  
雖然在嘴上取笑君鳳卿把人類看的太過善良,從之前羅喉對待平民暴亂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出,在內心深處,他同君鳳卿一樣,甚至比君鳳卿更為固執地堅信著人性的美好。在他們年少時候必定經歷過某個堪稱可笑的階段,夢想著依靠自己的努力,將人類引導回失落已久的烏托邦。 g!o2vTt5  
>oaL-01i  
然而與此同時,羅喉又對現實有著無比清醒的認知。人性的虛偽和狡詐、貪婪和反復,他將每一樣都看在眼裡,並且加以利用控制。若非如此,他便無法在同妖世浮屠的戰役中取得勝利,無法同理念背道而馳的刀無極共治天都。 TCIbPs E  
`e?~c'a@  
一方面對人性的善良保持著極高的期望,一方面又被迫直面他最不願意承認的醜惡本質。如果羅喉更天真一些,他也許可以像君鳳卿那樣始終秉持著光明單純的心;而如果羅喉再殘忍一些,他也許可以像邪天御武那樣爲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但羅喉就是羅睺,清醒,敏銳,嚴厲但又寬容。這樣的人活在“洪荒”后的世界上身居高位,必然是無比痛苦掙扎的。 [hk/Rp7{  
'#e T  
在這種情況下失去了瞭解支持他的唯一摯友,即便是羅喉這樣的強者,也會覺得難以承受吧。黃泉想。 y~\uS  
}T AG7U*  
所以在Heliade酒吧門口的昏黃燈光下,明知道他會很快領悟到其中的真正意義,羅喉也還是對他說了那句話。 B#35)QI  
q_mxZM ->  
但是,爲什麽會是自己呢?他不習慣信任別人,總是將人性假設到最壞,更沒有氾濫的同情心,毫無疑問無法成為第二個君鳳卿。事實上,黃泉完全確信,在羅喉心中也從未想過要能人可以替代君鳳卿的位置。 >3&V"^r(|  
JAI.NKB3  
那麼,爲什麽會是自己呢? NV@$\ <  
m~fDDQs  
更令人惱怒的是,這句話中包藏著一種久違的溫情,令人不自覺地感動,就像空氣一樣,正慢慢滲入他的胸腔。 8G9( )UF.  
7s!rer>  
“不論怎樣,他肯定是抱著某種目的才會那樣說。”在被這種感動征服之前,他趕緊告誡自己,同時拼命甩了甩頭:“不要想了,我才不會理睬這種無聊的事。” ,'9R/7%s  
8xG"hJR  
他把煙頭在地下按滅,伸了個懶腰站起來,準備在睡覺前去外面呼吸幾口新鮮空氣。他剛離開礦坑不遠,忽然聽到右邊傳來嘈雜的腳步聲,警惕地轉頭,很快看到五六個銀灰色制服打扮的人從側面慌慌張張地斜衝了出來。 ry@p  
DyA /!%g  
他們不是天都的人,都沒有背包,腳步淩亂喘息急促。跑在最前面的一個人一邊奔跑,一邊神經質地回頭張望,筆直地往黃泉這裡衝來,一直跑到跟前才猛然回頭發現面前有人,大叫一聲往後跳去。 ^U96p0H"T  
6l &!4r@}  
黃泉猜想他們是在逃命。雖然不明原因,但他不想招惹麻煩,於是也往後退了一步,讓去旁邊。 C5$?Y8B3  
gW9`k,U  
沒想到那人看他一眼,居然面露驚恐,像見了鬼似地哇哇大叫起來,然後一句話也不說,發瘋似地衝向他,提起拳頭迎面就砸。黃泉一把拽住他的手腕,抬起膝蓋重重地撞上他的上腹部。他哀號連連卻不撤退,尚且自由的左手毫無章法的向黃泉捶來。黃泉暗罵一聲,右手用力一扭,將他的右臂擰脫了臼,然後趁他痛得渾身發軟,抬起右腳把他踢遠。 r .6?|  
b& -8/t  
他的右腳還沒著地,就感到有人從背後撲來。他一貓腰,抓住背後人的手臂,利落的一個過肩摔。那人越過他的肩膀,霎時往前方飛了出去,只聽“碰”的一聲,重重落在幾米外的地方,濺起一蓬沙土。 R*XZPzg%  
*!{&n*N  
與此同時,剩餘的四個人已經將他圍在中心,從不同方向撲了上來。黃泉來不及說話,只好趁著貓腰的動作一個前滾翻,先出了包圍圈,不等起立就立刻回身掃腿。最靠近他的人撲在空中正要落地,被他一腿踹中膝蓋失去重心,低呼一聲摔在地下,絆倒了身邊的同伴。兩人吃痛滾在一起,呻吟著想要爬起來。 _-^mxC|M  
9zrTf%m F  
等黃泉站直,襲擊他的四個人都還躺在地上。剩下的兩個人死死瞪著他,臉被月光鍍上了一層死樣的青白,絕望的神色簡直能把人吞沒。即便膽大如黃泉,也看的毛骨悚然,腦中不禁冒出“僵尸”這個詞。他四下打量,後退一步,大聲對那兩人喊道:“你們是誰?發生了什麽事……” C*B5"s"  
0vBQzM Q  
“啊!”沒等他說完,不知是誰大吼一聲,兩人都拿出拼命的力氣向他沖來。一個抱他的腰,一個想要扯住他的腿。這種不要命的打法,好像困獸瀕死。黃泉莫名其妙,後退幾步,連叫了幾聲“等等”,他們都恍然未聞,仍然一個勁地追著他跑。他看著氣勢洶洶躥到跟前的兩個人,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低咒了句“這一定是在開玩笑”,一記右勾拳打歪了一個人的下巴,再順勢一記凌空后旋腿,將最後一人踢得橫飛出去。 pG"h ZB3)  
hY !>>  
他呼出一口氣,覺得和這幫人無法理論,不如乾脆離開。正要邁步,卻看到先前被打倒的幾個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又向他靠攏。這些人明明已經精疲力竭,卻不知為何,還要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攻擊他。照這樣下去,黃泉想要脫身不難,但難免將他們傷的更重。 (I'{ pF)  
-mmQ]'.0  
其實以他的實力,要把他們全部殺死也不過是轉眼間的事,但他絕不是個享受濫殺的人,更何況這些人看來像是職業月狩。他發現他們雖然神色猙獰,閃爍的眼神卻又似乎是害怕到了極點,猜測他們是把自己誤認為了敵人。攻擊他並非由於仇恨,而純粹是出自求生的本能。 {XUSw8W'  
7~'%ThUb$-  
“喂,你們聽我說。”他掃視著他們,再一次努力解釋,儘量把語速放慢:“我不是追蹤你們的人,也不會傷害你們。——你們看清楚,我和你們一樣都是月狩……” i~R+ g3oi  
fwMYEj  
“月狩”這兩個字讓踉蹌包圍上來的六人放慢了腳步。他們在月光下大口喘息著,抬頭看著黃泉,好像漸漸恢復了神智。 <F"G~.^ *s  
7Kb&BF|Q  
“月狩,不是……”被他弄傷手臂的人最先開口,吐出的卻是支離破碎的單詞:“你是,哪裡來?” Fp [49  
-1`}|t;  
緊接著在黃泉答話之前,另一人突然顫抖著伸手向遠方一指,用扭曲的嗓音尖叫道:“來了,他們來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白小次 萝卜 +9 2010-10-12 -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34
萝卜
2798
兔子
184
计都
2
天币
0
银枪
3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10-12
不行,一定要吐一下~~ !M9mX%UQ  
這篇文實在是多災多難啊啊啊 /(ㄒoㄒ)/ :`"- Jf  
先發在36。沒多少人看……沒多少點擊……沒多少回帖……什麼都沒啊啊啊啊 !dcvG9JZ  
GK6CnSV8d  
開在xh的blog,剛開發出來的文整個抽啊抽。 zb02\xvf  
一怒之下給技術支持的人寫信,blahblah一長串,總算整好了。 ;X0uA?  
N2k{@DY  
然後,還是沒人看……還是沒點擊……還是沒回复…… f~TkU\Rh  
我停坑閉關……我自我反思…… gm8Jx hL  
:?m"kh ~  
再上碧落黃泉一看,連id都沒了啊啊啊啊 /(ㄒoㄒ)/ v)nv"o[  
這一切都是為什麼呀~~~ \u[5O@v#  
HU4h.Lm  
一定是被詛咒了……一定是!!!!! fb^R3wd$ff  
所以xh的blog都改名字了。然後頂著詛咒重新再來~ W[]|Uu/%  
3pL4 Zhf  
重新恢復更新,表明這不是一個坑…… Gv }  
很抱歉停了這麼長時間,鞠躬~ sCQV-%9  
這段時間就像閉關一樣,都在自我反省: W_Y56@7e  
為什麼沒人看…… 0b8=94a{>  
為什麼沒人看…… v$(Z}Hg  
為什麼沒人看…… /d Ua  
5nceOG8  
寫過的章節,修改了。 u(? U[pe[  
覺得拖沓和很平淡的地方,也盡量去改掉。 0oBAJP  
以後情節的設計,再三斟酌過,跟朋友討論,看是不是能夠吸引到人。 P 6ka'!z  
寫新章的過程,也是在不停地修改。 Fl{~#]  
拜託大家,看一眼,給個回帖吧…… l=S!cj;  
O*,O]Q  
最後再提醒一下:8F第九章改過,看過的別忘了再去看一遍(停了這麼長時間,複習也好……)。
级别: 金萝卜
发帖
1528
萝卜
2002
兔子
461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156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10-13
终于更新了我好激动!!!!!!!!!!!!!!!!!!!!!!!!!!!!!!!!!!!!!!!!!!!!!!!!!!!!!!!!!!!!!!!!!!!!!!!!!!! "(';UFa  
大人你一停就是这么久我总是提心吊胆地担心它坑了呀呀呀><(滚动) ^HI2Vp  
我是过来大力抚摸作者大人的,有人看啊真的有人看啊!!有个人爱它爱到抓狂呢呢呢!!不要灰心啊尤其不要弃坑啊!没有点击率回复率什么的原因多种多样,有可能是因为是新手写文大家都不认识你啊,也可能在这个快餐文化时代不是那么多人都有耐心去认真琢磨一篇设定复杂铺陈得不急不慢的文,还有可能有许多人在看霸王文……回复数量不能代表什么问题啦(在我爬到36惊奇地发现那么几篇文笔情节都明显非常低龄化的文底下一堆赞美之后我就悟了这一点==) 4`RZ&w;1H2  
反正写文这种东西,有时候也是为了自己的心情嘛~不必太过在意这个啦~我自己发文发图发歌什么的也是基本从来没人回的(←那是你货真价实的太渣不要拿来和别人比),自娱自乐呗~ ']OT7)_  
:inVwc  
于是我离题了?下个星期有个非常恐怖的考试,把文存着待我考完好好拜读……此刻焦灼而惨淡的心境……不适合读这个TT(那你来回复是干啥来的!)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87
萝卜
2703
兔子
206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1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0-10-13
很好看啊。。怎么会米有人看。。 n \&H~0X  
不看是因为他们没耐心。。不想花时间整理背景什么的。。 Rdj^k^V+a1  
停更虾米的还会有么。。天天上碧落看一回的某人期待更新啊!!! Ak O-PL  
不过话说最近事情的确多有诡异。。
级别: 小月兔
发帖
1883
萝卜
2000
兔子
1039
计都
6
天币
8
银枪
6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0-10-13
安慰的拍拍LZ,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抬頭看看天,陽光依然燦爛嘛~這篇文,我記得在罎子抽搐前看過喲,有印象。還記得是開頭的設定讓我不自覺的想起最終幻想7那部電影哈哈 nD=N MqQ &  
.j"@7#tW  
LZ很認真,在第七章的結尾處,讓我萌了= = 大概還是羅黃的緣故吧,不小心的誘惑,算是這對在奇幻設定發展的開端吧。同樣類型的傢伙,竟然連醒來之後的感覺都是一樣。不經意的插曲,引來各自的試探。哈,都是在害怕和猶豫么 ?U2 'L2y  
}|znQ3A2\l  
面對月族危險的處境,身份謎樣的泉仔,會跟羅黃走向什麼樣的結局,LZ繼續交代啊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02
萝卜
2015
兔子
224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0-10-14
在壇子抽搐前,我有看過一遍到第九章 VWqZ`X  
還很喜歡這篇文章(我喜歡看科幻類) lZ) qV!<  
現在終於又更新我等很久了 isFxo,R9r  
?R4%z2rcW  
黃泉聽曼睩講了一個早上,知道很多有關天都的事情 sR)jZpmC(  
關於羅喉的部份,卻讓黃泉直接逃避,還自我催眠!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